美国「饿了么」送餐员:没有小费过不下去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 努力码稿的小浪,36氪经授权发布。

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外卖平台的送餐员们每天都在为了生计奔波。他们想方设法抢时间,甚至冒着受伤风险,只为了多接单多送餐。但与中国送餐员不同的是,美国送餐员在送餐之外,还要关心消费者到底给了多少小费。小费是他们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没有小费,美国的送餐员们甚至连最低工资都拿不到。

40分钟送餐8美元小费

近期一段美国外卖送餐员的吵架视频引发了网络热议。美国纽约长岛Smithtown地区一位消费者,通过美国最大的外卖平台DoorDash,从同在长岛的Commack地区一家餐馆点了份外卖。按照美国外卖平台惯例,他在支付了食物餐费、送餐费、平台服务费、消费税之外,又给了外卖司机8美元小费。(如果每月支付10美元成为DoorDash订阅会员,从指定餐馆订餐,可以免除送餐费。)

但令他惊讶的时候,姗姗来迟的送餐员(被称为Dasher)上门送餐之后,却一肚子火气地想找他理论。这名送餐员没有戴口罩,抱怨自己花了40分钟跑了12.5英里(约合20公里路程)才送了这份餐,意思是8美元的小费实在太少。而消费者则回应说,这段路程平时开车也就20分钟,何况自己都已经给了8美元小费。两人最终大吵一架不欢而散,送餐员竟然一气之下带着外卖走了。

眼看着等了快一个小时的外卖又从门口飞了,(饿疯了的)这位消费者随后把这段视频上传到网络,立即引发了网络热议和媒体报道。DoorDash发言人随后对媒体表示,平台不会容忍这一错误行为,他们已经和这位送餐员解约,并对消费者表达了歉意。北美最大的华人电商网站亚米网CEO周游对新浪科技介绍,他们生鲜平台的顾客是收货之后才根据满意程度决定是否给送货员小费,而不是事先就支付小费。

这段视频在YouTube播放量已经超过了56万次,留言接近5000条。大部分评论都认为这位消费者已经给了8美元小费,送餐员没有理由再抱怨,花40分钟送餐并不是消费者的问题。但也有评论觉得送餐员拿走外卖的确不对,但她的情绪背后也有原因。她赶上了交通高峰,花了40分钟送餐却只拿到8美元小费,加上平台送餐费也就10多美元;再考虑回程的时间和成本,几乎是没有赚到钱。而且她可能因此错过了其他送餐单子,失去了不少收入。

美国小费文化无处不在

事件本身并不复杂,但小费在美国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社会问题。和其他国家根据满意程度自愿给象征性的感谢费不同,美国的小费文化几乎是强制性的“服务税”。很多中国游客第一次来到美国,都不太理解这种“不得不给”的小费文化。哪些场所要给小费,应该给多少小费,更是令人一头雾水。

去餐厅吃饭要给小费,去酒店住宿要给小费,打出租车要给小费,理发按摩要给小费,叫外卖更要给小费,俄勒冈等州甚至加油都要给小费。除非消费者有足够的理由投诉服务人员的过错,否则就必须按照特定的比例,额外再掏出一部分钱。哪怕打车理发按摩本身就是在购买服务,也要额外再给小费。但是打包自取不用给小费,星巴克、麦当劳等没有服务员的场所也不用给小费(会有一个小费罐,顾客随便给)。

不同行业与不同地区的小费也有所差别,里面也有诸多猫腻。加州去餐馆吃饭小费比例大约是税前小费金额的15%-20%,如果就餐者超过6人,餐馆会在结账时自动加上小费;高级餐厅的小费比例更高。我还在拉斯维加斯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些专门做外地游客生意的餐馆,在结账时先加上小费,然后还列出一个小费栏,游客要是不仔细看账单,可能就会给出两倍小费。

打车的小费比例同样是车费的15%-20%。打车的时候需要事先确认能否用信用卡,如果不能刷卡,打车者务必需要确定自己是否有足够的现金。由于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并不高,他们很看重小费。如果乘客给少了小费,原本客客气气的司机可能会非常生气,轻则言语冲突,甚至还有可能引发暴力冲突。

小费文化源头是奴隶制

为什么全球很多国家都有小费,但只有美国发展出了这样强制性的小费文化?欧洲的小费只是象征性给几块钱感谢一下。美国小费文化的起源有着多种说法,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十八世纪中期一些美国人从欧洲带回了感谢费习惯,但大幅提升小费额度则可以追溯到19世纪60年代美国内战之后。

根据加州伯克利大学的食品劳工研究中心(Food Labor Reserch Center)的研究,美国内战结束后,原先做厨师、侍者、车夫的南部黑人们都摆脱了奴隶身份,成为了自由公民。而此前无偿使用他们的白人奴隶主现在变成了雇主。但是这些南方白人又不愿意支付足额工资,因此就引入了小费来顶替部分工资。

在很长一段时间,美国人都是抵制反感小费的。直到二十世纪初,很多州还在通过立法禁止小费。艾奥瓦州1915年的法律甚至将小费定性为“商业贿赂”,收取小费的服务业人员会受到处罚。但在大喧嚣的二十年代,餐馆行业成功促使法院以违宪为由废除了禁止小费的法律。餐馆主当然欢迎小费文化。这意味着餐馆就可以减少工资标准。

在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小费文化迅速从美国南部扩散到了其他地区,并成为了诸多行业的惯例。1938年的《公平劳工标准法》(Fair Labor Standars Act)最终不成文确立了小费文化。这条法律规定,如果某个行业从业人员收取小费,那么雇主只需要保证服务者拿到小费之后的收入满足联邦最低工资标准就可以,小费正式变成了服务业从业人员收入的一部分。

废除小费已经不现实

换句话说,小费实际上是商家雇主为了降低工资成本,将这部分成本以小费的形式强加给消费者的一种手段。然而,小费文化确立之后,要废除就变成了一个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如果废除小费制度,那么很多行业势必会大幅上调价格,将这部分成本找补回来。消费者可能也不愿意看到价格大幅上涨,而且消费完之后给小费也可以保证他们享受到良好的服务。(当然也有服务态度恶劣还嫌弃小费太少的奇葩。)

另一方面,在工资部分没有得到大幅提高的情况下,服务人员更不愿意废除小费。小费已经成为他们收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小费收入,雇主支付最低工资的话,他们的收入反而会明显下滑。智库机构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现实,餐饮行业服务者的贫困率只有7%,明显低于其他行业平均的18%。

纽约市餐馆服务员目前的现金最低时薪仅为8.65美元(有小费情况下),而纽约市法定最低工资则是15美元,这意味着服务员收入大部分都来自于顾客额外支付的小费。而2017年研究机构PayScale的一项调查显示,小费占美国餐馆服务员收入的比重高达62%。即便如此,餐饮行业服务员工会组织过去几年一直在游说国会,希望通过法律将收取小费的从业人员的最低工资和其他行业看齐。

在今年的新冠疫情中,餐饮行业也成为遭受冲击最大的行业;很多疫情严重地区禁止提供堂食,导致服务员失去了大笔小费收入。上调最低工资的需求就显得尤其紧迫。西雅图等民主党主导的地方政府已经通过了类似法案。随着大选之后,民主党全面控制国会两院和白宫,这一立法议程或将在拜登政府正式提上日程。

共享经济也要靠小费

话题回到美国共享经济从业人员。尽管引领着全球新经济模式,但Uber、DoorDash这些市值数百亿美元的共享经济巨头依然和传统行业一样,要靠消费者给的小费来补贴自己的签约司机,实际上还是在变相转移自己的用工成本。如果没有小费,这些共享经济巨头的签约司机可能连法定最低工资都拿不到,因为他们还要自己承担油费和车辆费用。

Uber原本在美国是没有小费功能的,他们原先想让用户带着手机就能打车,不用带信用卡或现金。随着司机逐渐“人多单少”,收入水平慢慢下滑,Uber也在2018年推出了小费功能,让司机们每单额外多拿几美元。但和出租车行业要给15%的小费不同,Uber和Lyft的小费则是看着给。

虽然司机送餐员们很需要小费,但他们也在努力争取“不靠小费的自由”。去年9月美国西雅图正式通过法案,要求Uber、Lyft等共享经济平台必须保证签约司机的实际薪酬高于当地最低工资(每小时16.39美元)。西雅图市政府委托伯克利大学所做的调查显示,这些平台签约司机虽然名义上每小时可以拿到21.53美元,但刨除各种自付成本之后的实际时薪只有9.73美元。

这种基本薪酬加小费的模式也被共享经济模式的其他企业所普遍采用。无论是共享乘车司机,还是外卖送餐员,或者是生鲜电商送货,都需要消费者在运费之外额外再加一笔司机小费。而且,外卖平台是根据餐费比例来给小费的。近期DoorDash订餐还需要再加一笔1.5美元的监管部门政策调整费(Regulatroy Response Fee),这是他们因为加州政府限制外卖平台对餐馆的手续费而导致的收入减少部分。

而在2019年7月之前,DoorDash甚至直接用消费者给司机的小费来补贴自己的送餐员,意味着消费者多给一块钱小费,DoorDash就会少给一块钱工资。直到引发众怒被《纽约时报》报道之后,DoorDash才放弃了这一政策,允许送餐员拿到消费者原本就是给他们的小费。而送餐员还需要自己承担各种费用和风险。

送餐员生活压力不小

相比Uber和Lyft在新冠疫情中业务急剧缩水,外卖平台却在疫情期间迎来了需求高峰。据市场研究公司Statista预计,去年美国外卖点餐用户或达到1.12亿人,同比增长17%。而外卖市场总销售额或将增长20%,达到265亿美元,大致是中国市场的一半。然而,业绩的大幅提升是否意味着送餐员的实际收入也有相应增长?

DoorDash没有回复新浪科技的置评要求。但DoorDash一位华人工程师透露,平台一直很重视送餐体验,疫情之前哪怕是开发部门员工也要每个月至少体验一次送餐。DoorDash是根据距离来确定送餐费的,而不会考虑交通拥堵情况,旧金山和纽约曼哈顿的送餐员为了赶时间多送单子,都会骑自行车送餐。

就纽约这个送餐员暴怒一事,这位DoorDash工程师猜测了诸多原因,也许送餐员在餐馆等待食物花了时间,也许遇上交通拥堵耗费了时间,也许她当时只送这一个单子。顾客给的8美元小费并没有问题,但送餐员的确因为这一单白白耗费了太多时间,失去了送其他单子的收入。无论如何,怪罪于顾客以及拿走外卖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行为。

然而,一位DoorDash的送餐员告诉新浪科技,DoorDash的确是按照里程来确定餐费的,但是却没有算入回程车费,如果这单(去除油费、车辆折旧以及税费)的实际收入低于回程里程数(即1英里1美元),那么送餐就是亏本行为。纽约这位送餐员行为的确不对,但真的是生活压力太大。

DoorDash送餐员到底收入多少?这位送餐员向新浪科技透露,每接一个单,保底薪酬7美元(实际送餐中存在一次多单Batch Order的情况,所以最后报酬并不是简单的单数乘以送餐费)。在他看来,如果平台给了足够的薪酬待遇,送餐员也不会为几块钱小费大为光火。从来没有听说亚马逊的全职快递员索要小费,但外卖和生鲜平台上的签约司机却需要靠小费,才能保证工作拿到基本酬劳。

另外一位送餐员则晒出了自己的工资单。这一天他在线12个小时,送餐时间10个半小时,送了30单外卖,收到了DoorDash的126.5美元送餐费,加上74美元的小费。全天收入合计200.5美元。虽然看起来收入还不错,但考虑到纽约市最低工资是15美元,工作10个半小时,也应该有160美元,而且送餐员还需要自付油费、车辆折旧、医疗保险等诸多成本。

无论中国还是美国,外卖平台上的送餐员们都在为了生计而奔波劳碌。2018年纽约的一项调查显示,将近三分之一的送餐员都曾经受过伤,那年还有四位送餐员不幸在交通事故中去世。(因为交通拥堵,纽约送餐员是骑自行车或者电动车的)康奈尔大学劳工研究所(Cornell University Worker Institute)的劳工政策研究主管菲戈罗阿(Maria Figueroa)把外卖送餐员称为“数字经济领域最脆弱的劳动者”。

菜肴包撑起外卖行业的底层 你吃的外卖半年前就做好了?

来源:金角财经

作者 | 周大锤

你知道每天中午吃的外卖,都是怎么做出来的吗?

当订单通过手机发送到商家的打印机里,后厨响起的不是灶火声,而是微波炉转动的轰鸣。按照订单,商家会从冷库里拿出装着菜的塑料袋子,加热以后直接铺到饭盒里,就成了外卖员们送到你手上的午饭。

这些袋装菜品叫做菜肴包。在中国的外卖餐饮行业,菜肴包大概有 70% 。

也就是说,现在吃的外卖,七成都是这一类菜肴包做的。

你早已被菜肴包包围了。现在,它们正涌入品牌餐厅。

菜肴包无处不在

这些保质期从三个月到半年不等的工业化产品,撑起了中国外卖行业的底层。

成都商报记者曾前往建设路上的“外婆卤肉饭”暗访。这家店,在当地店算高销量网红,美团平台月售23455件,饿了么月售5560件。狭小的店面靠一块帘子分隔,前面是挤满骑手,不足10平米的前厅,负责接单和出餐,帘子后则是“餐食加工区”。

加工的流程并不复杂,按照订单从冰柜里拿出预制的菜肴包,放在沸水里加热好,倒在米饭上,打包完就可以交给骑手。这并不是孤例,在成都商报采访的四家门店里,有的门店完全依靠菜肴包进行销售,有的则是将现炒的菜品和菜肴包搭配使用。

菜肴包会在外卖行业那么泛滥,离不开这个行业对压缩成本、提高效率的病态追求。

淘宝上,商用预制菜肴包的价格在每包4-6元,销售的商家大多为调料品、冻品类相关企业。如果离开线上,到各个城市的调料品市场、冻品批发市场去和代理商接洽,这个价格还能更便宜。

商家要拼命压缩成本,是因为在平台挤压下,外卖的利润空间太过微薄。不断上涨的房租、人工、菜价,是明面上看得到的成本,看不到的另一块巨大支出,是外卖平台的佣金。

根据2019年美团公布的数据显示,平台上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如果没签独家协议,佣金比例更是高达22%-26%。固定的佣金抽成之外,平台还会要求商家贴补推广活动津贴,面对平台的要求,商家难以拒绝——不参与,就会在流量上落后。

流量,是外卖商家赖以维生的根本,而出餐速度,则直接决定了外卖商家能否得到流量。按照美团的规则,出餐慢、漏餐、错餐等由非顾客原因导致的异常订单,一旦占总订单数的比例太高,商家就会遭遇降权,导致排名下滑,流量严重受损,订单量自然也会降低。

为了追求出餐速度,外卖商家有的引入炒菜机器人取代人力,有的自行制作预制菜品,提前把各种肉类炒至半熟,再根据订单进行加工,还有的,选择直接使用菜肴包。

我们所了解到的普通个体小餐厅,一天两百多单就需要从早到晚洗菜、切菜、炒菜,而如果使用两分钟就可以出餐的菜肴包,只需要用蒸箱蒸好米饭就行。微波炉足够的前提下,只要米饭不断供,多少单都吃得下。

系统困住的不止骑手,还有商家。在全行业互相踩踏,追求效率的浪潮里,落后的结果就是失去流量,失去收入,采用预制菜肴包,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商家的个人选择,而是这个行业的集体选择。

也有人选择不使用这类方便的产品。在杭州太平门直街、中山中路分别开了两间小面店的陈进,就多次拒绝过上门推销的预制菜肴包代理商。普通食材在冰箱里的保鲜期也就两三天,而菜肴包的保质期,动辄半年到一年。

换句话说,你吃的外卖,很可能是半年前就做好的。

根据陈进观察,菜肴包已经成为外卖行业内的主流,还有一些体量大的同行,几家联合起来建立了中央厨房,生产可以公用的菜肴包。

在疫情催化下,中大型企业也开始入局菜肴包行业,菜肴包也从餐厅后厨,直接走到消费者面前。

2020年2月,海底捞开始销售方便菜肴,3月眉州东坡开超市迷你店,到8月,西贝砸20亿卖贾国龙功夫菜,再到10月,肯德基、吉野家等快餐品牌集体上线零售产品。曾经躲躲藏藏的菜肴包,疫情压力下以所谓“家庭厨房”新增量的身份,光明正大走进大众眼前。

活在外卖时代,一日三餐,可能吃的都是菜肴包。

这种工业流水线餐饮,安全吗?

所以,菜肴包到底安全吗?

两年前,菜肴包厂家合肥杠岗香被媒体曝光食品安全问题,记者镜头记录下,流水线上的工作人员直接用手搅拌酱料,水池里的排骨“放了一年”照样还在使用。

新闻曝出后不久,杠岗香进行整改,但更多没有被曝光的相关厂家依然还在运转。在相关法律实践里,有大量空白地带需要被关注,比如外卖店用的菜肴包,到底该作为工业制成品受到监管,还是作为饭店的原料采购受到监管?监管主体不明,让安全问题难以根除。

2020年2月,北京市监局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允许线上和线下销售加工制作的半成品预制菜,西贝收到了全国首张食品生产许可证电子证书,获允对外零售半成品预制菜。这代表,政策层面有地方政府认可了这类产品存在的合理性,相关的监管完善也许已经在路上。

外卖菜肴包大行其道背后,除了外卖效率带来的竞争加剧,还有餐饮食品工业化的汹涌浪潮。

实际上,我们早已置身食品工业的链条里。满街都有的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等舶来品,就是成熟的食品工业链条中的一环,全国性的连锁餐饮品牌中,70%以上拥有自建的中央厨房。

在节省原料和人工成本、实现标准化上,中央厨房确实有优势,但产能过剩、闲置成本大、物流利用率不足会导致企业的利润被侵占。可这套模式只适合有足够大的消耗量,资金充裕的大型企业,达不到中央厨房要求采购量的中小型企业,要提高效率只能选择菜肴包。

菜肴包分为常温、冷冻两种,二者最大的不同在于杀菌的方法。常温菜肴包采用巴式消毒(高温杀菌),在 121 度以上的高温下将肉制品内细菌杀死,然后将食品放入特制的耐煮、微波 PET 袋内密闭封口。

冷冻菜肴包则使用速冻技术,让产品在瞬间达到冷冻状态,再将菜肴包放置于-18℃下贮存,使料理包无法产生细菌。这种模式采用瞬间急速冷冻的方式,口味接近于现炒,几乎尝不出明显差别。

但要接受这种模式,依然需要时间。西贝寄予厚望,用来救场的贾国龙功夫菜,就因为步子迈得太大,导致口碑翻车。

贾国龙功夫菜是西贝试水餐饮零售化的关键一步,按照西贝的规划,这个项目预计年营收要超过10亿元。作为零售化项目,功夫菜并没有厨师、厨房,菜品都是半成品,直接从保鲜柜取出后放在卡斯炉上加热,就可以上桌。

顾客对这种模式并不买账,在点评网站上,有人吃完以后评价,“人均100吃点啥不好,非要吃加热食品?”

餐饮零售化不是新鲜概念了,广义上来说,打包外带、购买半成品、外卖,都算餐饮零售化的一部分。在过去,这是个不受关注的边缘业务,直到疫情打乱了餐饮业的步调,堂食无法维持的背景下,从业者急需寻找新的增长。

经过熟化、真空包装的半成品菜和方便食品,只需要简单加热或者二次烹饪就能入口,技术成熟,又符合消费者需求,在这个特殊时期成为破局的希望。根据统计,疫情初期天猫整体预制菜销售额一度相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70%,部分品牌增长超400%,这个趋势还在继续加速。

餐饮食品工业化的浪潮,终将波及我们所有人。

底层只配吃菜肴包?

一个事实是,菜肴包已经进入社会生活多年,并且还在不断扩大影响,渗透进更多地方。

日本、台湾等地,居家生活中购买菜肴包满足日常饮食需要并不少见,尤其在台湾的台北、高雄等地,菜肴包被冠以“妈妈餐”、“家庭便当”之名,成为当地居民常见的主要食物形态。

而现在电商平台、超市、餐馆不断上架菜肴包,已然显示出向台湾、日本看齐的趋势。

从卫生、安全的角度讲,只要合规,菜肴包并不存在额外风险,甚至还对食品安全等领域有益。四川大学农产品加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赵志峰认为,菜肴包对食品溯源和公共卫生保障方面有更大的作用——正规菜肴包生产厂家受食药监部门监管,产品质量需要达到国家检验标准。

举例来说,“如果有人在餐馆吃坏肚子,除非是大规模爆发,否则很难找商家理论”,而根据目前的《食品安全法》,菜肴包要是出问题,可以进行同批次产品的查验,进一步溯源,从而保护消费者权益。

在日本,菜肴包已经成为常态

但问题是,商家未经明示使用菜肴包,是否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饿了么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只要商户提供的外卖商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规章规定,“在保证食品安全的基础上,商户可以自主采用不同的经营形式。”。美团外卖平台给出的态度也一样,只要符合法律法规,“允许餐饮商户通过菜肴复热的方式进行生产、售卖”。

至于是否需要做出标示,两家平台都没有做出要求。同时,新修订的《餐饮服务食品安全操作规范》里,也只是提出鼓励餐饮服务提供明示餐食的主要原料信息、餐食的数量或重量,但并未对此做出强制性规定。换言之,消费者根本无法知晓自己买到的外卖,是不是复热过的菜肴包。

成都商报那篇讨伐菜肴包的稿件刊载之后,自媒体平台秦朔朋友圈撰文称,这种流水线上的食品工业产品,成本低、出餐快,确实能通过标准化解决卫生、品质、口味等问题,确实利好餐饮从业者。

利好的代价,却要作为食客的大多数人来承担——中餐厨艺衰退、菜品普遍快餐化、公众口味被“阉割”之后,美食会不会成为上层阶级专属的“贵族食物”,而这个社会里的大多数,只能依靠流水线生产的产品维持生存。

费曼偷上吴镇宇微博发文 抱怨爸爸偷吃自己外卖

吴镇宇儿子费曼偷用爸爸微博账号,以爸爸的口吻说道:“身为一个外卖员和食食猪乐部的团长偷吃客人的食物是肯定的”。


新浪娱乐讯 1月13日,吴镇宇[微博]儿子费曼偷用爸爸微博账号,晒出一张爸爸正在吃外卖的照片,以爸爸的口吻说道:“身为一个外卖员和食食猪乐部的团长偷吃客人的食物是肯定的”,随后,费曼在自己的微博账号,把爸爸的照片手动P上狗头挡住脸,开始抱怨爸爸偷吃自己的外卖,说道:“怎么样才能给吃我食物的外卖员差评?求攻略,在线等”。吴镇宇本尊发现儿子一系列的操作后,转发疑惑地问道:“原来被人拍了,还发到自己账号的感觉是如此。但这不是主要原因,问题是他怎么做到的?”

刘凯演《阳光之下》 向外卖小哥《绿皮书》"取经"

刘凯形容小武身上有烟火气、江湖味儿,为此他专门跟家附近的外卖小哥体验生活,这段经历对塑造角色帮助很大。


刘凯剧照刘凯剧照

闫宇彤执导的悬疑剧《阳光之下》正在芒果TV播出,刘凯[微博]饰演富有正义感的底层小人物小武。他目睹“恩师”陈警官(王劲松[微博]饰)被害之后,从普通外卖小哥逐步成长为协助警方打入犯罪集团内部的“平民英雄”。刘凯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小武就像一艘无依无靠的夜航船,陈警官就是他的灯塔。他形容小武身上有烟火气、江湖味儿,为此他专门跟家附近的外卖小哥体验生活,这段经历对塑造角色帮助很大。

表演参考《绿皮书》

小武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完美男主角”,他没有理想主义者的光环,更多的是底层小人物的善良、胆怯和狡黠。他从小被拐卖,为了寻找父母当上外卖员,最开始给警方提供封氏集团的犯罪线索,也是因为陈警官答应帮他寻找亲生父母。刘凯形容小武是个有烟火气和江湖味儿的小人物,也有搞笑和随机应变的一面,“但最让我有共鸣的,是每一次被打倒,他都要继续坚持死磕的那种劲儿”。

进组之前,刘凯特地去到附近的外卖配送中心,观察外卖小哥日常的工作和生活状态,跟他们聊天。“包括他们平时如何接单取件送件,如何跟客户沟通;如果某个件出现问题,比如里面出现了可疑的物品,他们要通过什么样的程序开包进行安检,这些我都了解过。跟真实外卖小哥的接触,对我塑造角色帮助挺大的。”至于骑电动车,倒是刘凯在演《鳄鱼与牙签鸟》时学会的技能,这次演小武又派上了用场。

剧中,小武是封潇声的司机。身份悬殊的两人在封闭的空间里,通过对话互相试探、暗中交锋,剑拔弩张的人物关系隐藏在前后座各安身份的平静表象之下。刘凯坦言,如何演给老板开车的司机,他观察了做老板的朋友平时怎样和司机相处,也参考了《绿皮书》。“那部戏里,一个是艺术家,一个是混社会底层的。两人格格不入的人生境遇和人生状态,刚好和小武跟封潇声的关系比较类似。”

最难忘陈警官遇害的戏

外卖小哥小武的人生观发生转折,从目睹陈警官被“刀尖”撞死开始。原本他趁着给“老油枪”拿钱的机会跟陈警官接头,雨夜里陈警官发现情况不对,伸手看似接雨实则阻止了小武上前,下一幕他就被车撞飞了。小武奔逃回到赌局,被尾随而来的“刀尖”诘难,应付“刀尖”之后又要面对“老油枪”的盘问。他需要忍住悲痛,衡量双方关系的不同,说不同程度的真话来获取信任。

这场雨夜的戏拍了四五个大夜,也是刘凯全剧印象最深的一场戏。“它有很多个层次:小武的崩溃和悲痛,‘刀尖’追来他还要装得若无其事,面对‘老油枪’要假装撂真话,表面因为害怕哭了出来,其实是在宣泄最真实的悲痛。这个分寸不好拿捏。”刘凯透露,拍这段戏他一直沉浸在状态里,很长时间出不来,很压抑。甚至现在回看那场戏,自己情绪都不会太好。

在刘凯看来,王劲松演的陈瑾岩警官对小武非常重要。从小被拐卖的小武在这个社会里就像一艘无依无靠的夜航船,只有身边的那些兄弟能给一点温暖。而陈警官相当于他的灯塔,把快要陷入犯罪境地的小武拉了回来,还给了他的希望和方向。“王劲松老师演陈警官是四两拨千斤的方式,他用了最好的处理方式去调动小武、演小武的我,以及现在看剧观众的兴趣点。”

和封潇声兄弟情是演的

剧中,彭冠英[微博]饰演的封潇声表面上是成功的商业精英,实际上是背负了多条人命、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申世杰,经由犯罪集团的安排,整容之后以封潇声的身份出现在阳光之下。接近封潇声并获取他信任的过程中,小武仗义真诚的草根本色和随机应变的幽默感发挥了关键作用,他让封潇声有机会找回那个混社会的申世杰的世界。小武与封潇声的“兄弟情”,也成为观众津津乐道的话题。

“小武是为警方工作的人,封潇声是十恶不赦的罪犯,从根上来讲他们不是一路人。但小武要迷惑他、博取他的信任,从中看出一些兄弟情也是正常的。”但刘凯表示,这样的“兄弟情”其实是演出来的,小武演了个有点呆萌的“逗比”,让封潇声觉得这傻小子还挺可爱的。“小武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其实是个比较深沉的人。刚开机的时候,我演小武还有点收着,导演要求我更放一些,更演一点,这样的小武才能得到封潇声的信任。”

刘凯此前在《少年派》里演过自信的“海归”蒋煜文,和草根隐忍的小武反差很大。他称两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影子,但又都跟自己不像。“蒋煜文是个极度自信的人,对爱情特别炙热,我觉得他特别酷。我没有他那么自信和直接。小武是非常坚韧不拔,被打了不想干了,但又爬起来接着干。现实生活中,小武这样的人我觉得太难了。”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外卖骑手,巨头的炮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金玙璠,编辑:魏佳,36氪经授权发布。

“我是送外卖的。”

急诊科医生冯萧夜间出诊询问对方职业时,每当听到类似回答,都替对方倒吸一口凉气。据他回忆,这些外卖骑手急诊经常是因为外伤、骨折,多是交通事故或恶劣天气路滑所致。

2020年12月21日,饿了么骑手韩某之死,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看到这一事件,冯萧比一般网友淡定得多。饿了么声称该骑手与平台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网友批判平台冷血无情;骑手猝死只能拿到3万元的保险赔偿,饿了么继续被批玩弄文字游戏,连骑手缴纳的保险费都要克扣65%,每天收3元,只拿出1.06元购买人身意外险。

事件的最新进展是,饿了么向韩某致哀并向家属提供60万元的抚恤金,此后平台也将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同时将“蜂鸟众包”APP关于保险费用的措辞修改得更加明确:“3元服务费是为您提供管理及相关支持服务的服务费,并不是所有的保险金。”

外卖骑手是典型的平台经济下的非正规就业者,这个群体还包括网约车司机、代驾、快递员等。当一家家平台型公司采用外包、众包模式,快速招揽成千上万人为其工作,甚至简单到在APP上申请即可时,平台享受着廉价劳动力带来的资本市场溢价,但骑手的风险由谁来买单?很多时候,平台和外包公司都不愿意负责,最终将风险转嫁给了保险公司和骑手自己。

一桩桩发生在骑手群体身上的悲剧告诉我们,探讨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用工模式和平台上的非劳动关系网约工的权益保障问题,显得尤为重要。

饿了么平台最终提升了猝死保障额,而现实中,骑手想要获得意外险、医疗险的正常理赔,不仅要驾驶合规车辆,还要遵守交通规则。但在外卖系统与数据“围捕”下,想要满足这个前提并不容易。

平台经济这个大系统能做的还有很多,外卖平台系统应该督促骑手更守规矩,比如禁止超速送餐,把与骑手无直接关联的因素考虑进算法里,让骑手有相对多的选择权,不再超速、闯红灯、逆行。

骑手受谁管控,为谁打工?

外卖骑手们的雇主是谁,已经不是一个新问题。而面对饿了么骑手之死,平台第一回应是“不存在劳动关系”,把法律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这也是目前以外卖行业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用工诉讼案件的核心争议点。

深燃查看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发现,以外卖行业的两大巨头“饿了么”、“美团”为例,分别搜索关键词“上海扎拉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总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团),骑手一方多数要求认定劳动关系。

骑手尽管身穿平台工作服,送餐过程受平台严格管控,但这个群体与平台的关系既复杂又简单。

复杂是指,骑手分为专送骑手(专职骑手)和众包骑手(兼职骑手,饿了么是蜂鸟众包,美团是美团众包),这背后是外卖平台规避与骑手劳动关系的方式:通过外包、众包或者代理商等渠道与骑手签订合同,不论签署的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出现问题,都找第三方。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的韩某就是众包大军中的一员。

简单来说,结论一致:不管骑手的身份是什么,与外卖平台都没有劳动关系。平台会在协议中“特别提示”:平台提供的是信息撮合服务,与骑手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骑手所得收入是资金奖励,不属于“工资”。

饿了么蜂鸟众包特别提示条款

煞费苦心撇开骑手,外卖平台打的是两张算盘。首先是节省成本,不用给骑手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单是五险一金就能节省40%的用工成本,美团和饿了么的骑手数都是以百万计。另一项在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暴露得淋漓尽致——规避劳动法的责任。

这两座大山压在高风险职业骑手的身上就是,骑手若发生工伤或其他意外,只能寻求商业保险,或者在公司存在过失的情况下获得少部分赔偿。

目前关于外卖平台和骑手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各地法院判例并不一致。深燃查看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发现,骑手要求确认劳动关系胜诉的案例一般都是举证外卖员事实上被平台雇佣、管理与控制,比如平台管理和控制着骑手的薪资构成和工作时间的证据,以及有早会、招聘信息、培训记录或述职、管理规则等记录。

这也揭开了外卖平台用工模式的本质,表面上用工关系灵活自主,主流形态是劳务外包、劳务派遣,将骑手的劳动关系转移出去,却行“劳动关系”管理之实,所有骑手以统一的管理、着装为外界所认知。

时薪CEO杨光形容,舆论不能接受的原因在于,“(这就好比)离了婚还要住在一起,出了问题又说我们早就离婚了,不负责任”。

外卖平台与骑手的关系,在互联网平台经济中并不是个例。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曾在2019年做过一次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护的调研,调研对象为北京部分外卖员、快递员、同城速递、网约车司机等,调研发现,绝大多数平台经济劳动者没有与平台公司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或者只是签订了模糊不清的合作服务协议。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中相关判决结果来看,大多数胜诉的案例是判定骑手与承包公司的劳动关系,目前为止,这一劳动关系的判定难度比起诉平台更容易,当然,这种情况下平台依然无需承担责任。

骑手险,保险吗?

非劳动关系的网约工,一旦在工作过程中出现意外,平台就可以把劳动者推给保险公司,而劳动者往往只能拿到一些商业保险的赔偿,理赔过程较为复杂。这是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结果的另一个指向。

在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平台最初的回应是,只能给2000元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据红星新闻报道,韩某每天在开始接单配送前,都会通过蜂鸟众包为自己在太平洋保险投保一份1.06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

网友提供的蜂鸟众包骑手保险单

这唯一的保障来自骑手自费,骑手每天只要接单,系统就会强制骑手向平台缴纳3元服务费,这是必选项,不能取消。剩下的1.94元去哪了?

蜂鸟众包骑手保险购买说明

从网友提供的关于这笔保险说明的截图来看,图中这段表述很容易理解为,骑手被扣除的3元都被用于购买人身意外险了,但事实上,平台收取了其中的65%作为服务费,只有1.06元花在了保险上。换言之,一年365天的保费是386.9元,但骑手个人需要被扣1095元。

据饿了么官网的子页面显示,其骑手人数达到300万人,饿了么的相关人士向红星新闻透露,目前饿了么平台的月活跃骑手为85万。我们按照这个数字算一笔账,一年365天,平台能从这一渠道进账6.02亿元。

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发酵后,“蜂鸟众包”APP此处的措辞已修改为:“3元服务费是为您提供管理及相关支持服务的服务费,并不是所有的保险金。”

在保险上,美团外卖与饿了么类似,专送骑手的保险由站点按月扣除,具体金额也由站点决定;众包骑手的保险则是按天扣除,每天3元,保障时间当日24时。据深燃统计,两个平台这份综合意外险+第三方责任险的保额差别不大,差别主要在猝死的保额上,饿了么修改前为3万,修改后和美团一致为60万。饿了么事件的最新进展是,饿了么向韩某致哀并向家属提供60万元的抚恤金,此后平台也将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

饿了么、美团保险保额 制图 / 深燃

我们把这两份保险和支付宝里一款更加便宜的综合意外险做个对比,看看骑手被割韭菜了吗?

支付宝平台一款综合意外险及详情

支付宝里的综合意外险月付37.33元,意外身故或伤残赔付100万,急性病猝死赔付20万,意外医疗赔10万,还有50万的新冠肺炎身故保障和1000元的意外救护车费用,一年保费是450元左右,对于骑手而言,自己购买这款保险,能够省下一半的钱,保障也没有打折。

某寿险公司的内部人士李玫对深燃分析,外卖平台给骑手选择这类型短期保险的保费相对便宜,两个平台的骑手险都相当于综合意外险加第三方责任险,但对于骑手而言,每年花费上千元投的保险却有些鸡肋。

如果骑手在送餐途中发生意外,不幸去世或伤残赔付65万/60万,如果意外受伤到医院就医,最高能报销5万元的医药费,没有免赔额能够100%报销,这两点没有问题。

在第三方责任险中,骑手在配送过程中造成他人死亡伤残或产生了医疗费用,最高可以赔付20万,财产损失最高赔付5万,其中美团有300元的免赔额。保险额是够用的,鸡肋之处在于骑手要在合法驾驶的情况下才能获得赔付。

这个前提本没错,但放在现实中,很多骑手索赔无门,原因是超速、闯红灯、逆行的情况下出现事故是不赔的,酒后驾驶、无证驾驶或者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也是不赔的。这些情况都属于除外责任,保险公司可以拒赔。

2018年出了电动车新规,把时速控制在25公里以内,在新国标下,骑手们的电动车大部分属于机动车,需要上牌照、考驾照。

相关数据显示,由于平台规定的配送时间越来越短,外卖骑手因超速、闯红灯、逆行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人物》“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中提到,2019年,中国全行业外卖订单单均配送时长比3年前减少了10分钟。

平台经济享受资本市场溢价的同时,理应加强对骑手的保护,饿了么平台提升猝死保障额是一种进步,但在现实中,为了让骑手能够在出事后获得意外险、医疗险的正常理赔,平台经济这个大系统能做的还有很多,比如禁止超速送餐,把与骑手无直接关联的因素考虑进算法里,让骑手有相对多的选择权,不再超速、闯红灯、逆行。

骑手们出路在哪儿?

《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我国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8亿人,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7800万人,以外卖员、快递员为主体的平台劳动者已然是重要的劳动群体,但如今,关于互联网非正规就业群体的劳动保障却远远不足。

在外卖平台的用工模式上,美国和中国的区别不大。美国外卖平台从业者孙邻家告诉深燃,只不过美国的运力输出公司刚刚发展起来,平台主流的操作方式是,自己到各大平台发布招聘广告。

美国法律中明确规定,一种是w2,即全职员工(employee),另一种是1099,指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美国所有有配送业务的平台都属于后者,类似于国内的众包模式,外卖员和网约车司机虽然直接跟平台合作,但与平台之间没有劳动关系。平台不会给他们上保险,在配送过程中,出现问题也是个人承担。

但两地最大的区别在于,美国外卖员不需要受制于平台的管控。“以外卖这个行业为准,平台不能过度控制外卖员,只能激励外卖员,比如在11:00准时上线,平台给10块奖励。”孙邻家举例称。

洛杉矶所在的加州对1099法案管控得尤为严格,如果平台出现违反规定的行为,三个人就可以发起集体诉讼,来告这家公司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

来源 / Pexels

外卖员、网约车司机是不是平台的员工,这个问题在美国部分地区尚处于博弈当中。联邦法律认定外卖员是1099,但不同的州对此定义不同,比如加州的州议会和工会一直在讨论这一问题,有两派意见,一派支持外卖员属于1099,另一派认为外卖员属于w2,应该享受这些公司的权益。

孙邻家称,Uber是支持1099的,这家企业在加州有14万司机,如果都转成雇员,增加的用工成本难以想象,而只想兼职赚点零花钱的司机不一定全部支持w2,因为这种模式下意味着更长的工作时间、接受更严格的管理。

据他了解,很有可能出现第三种情况,这种方案下,外卖员的薪资待遇比1099更好,比如公司需要承诺外卖员每小时赚到20美金,或者保障更高的收入。

这就是中美外卖行业各自努力方向的不同,美国需要的是保证收入,中国亟需的是骑手安全方面的保障。

因为美国外卖和中国最大的不同是,美国通常性用四轮车也就是汽车送外卖,只有少数几个大城市的市中心因为不好停车,外卖员用两轮车配送,外卖员上路前会给车辆上保险。孙邻家表示,美国的外卖平台也不会给外卖员额外购置其他保险,Uber倒是新推了一种模式,给有Uber牌照的全职司机买了额外保险。

“美国这些平台没有像国内一样去push外卖员、司机。”孙邻家告诉深燃,这也是原因之一,美国没有哪个外卖员会闯红灯、逆行,因为他们不需要。外卖员也着急,因为系统里有时间限制,但执行力度没有国内外卖平台这么强。平台更多的是进行正向激励,而不是管控,因为法律不允许,另外,美国服务业的劳动力相对较少,平台需要留住这些靠体力赚钱的服务者。

他形容说,在美国做外卖员比国内舒服太多了。就收入方面,以他所在的平台为例,工作8小时的司机一个月的收入是5千到1万美金,这个收入水平并不低。

加拿大的情况和中美不同,凯尔特创投亚洲管理合伙人陈洁投资了加拿大外卖平台饭团,据他介绍,加拿大法律要求外卖平台按比例给外卖员加保保险,包括意外险,这笔钱不需要外卖员出。

对比美国、加拿大外卖员的处境,国内的骑手实属被困在了系统里,送餐的时间被压缩得越来越短只是表象,背后是商业规律和消费者的选择。

商业规则里效率就是生命,平台要有更多的数据流水,只能不断压缩每一个环节。

“一些公司是给员工‘选择’的,劳动合同和灵活用工的模式都保留,只是后者的工资更高,实际上也是变相诱导。”杨光对深燃分析,平台经济大行其道,用工市场慢慢地在进行半软性的全员的转换。

平台终究是规则制定者,如果没有长期的利益,那就给及时的甜头。深燃从多位骑手处了解到,专送骑手薪资偏高,但坑位有限;众包骑手更加自由,平台抽成较低,超时会扣钱,投诉会扣钱,但是差评不扣钱,众包也能接不同平台的单、注册多个平台的骑手,不受限制。

骑手、快递员、网约车司机身处平台经济系统中,被外包、被众包是最终的出路吗?杨光认为本质上是供需双方博弈的过程,蓝领市场对五险一金没有那么在意,核心诉求是短期内收入的增加。

于是,数百万外卖骑手只得被外卖系统与数据“围捕”,疲于奔命,与死神赛跑,只能更快,更快。不知道他们何时才能说出一句,“我们不需要超速、闯红灯、逆行。”

外卖帝国的一些潜规则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老杨,编辑:城南,36氪经授权发布。

外卖平台又双叒叕上热搜了。

去年,《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揭开外卖系统的种种操作,把美团和饿了么推上风口浪尖。

上月,《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一文质疑平台“大数据杀熟”,美团“定位缓存偏差”的回应,似乎不太令人满意。风波未平,美团又因取消支付宝渠道遭遇反垄断诉讼。

上周,饿了么骑手韩某在配送途中不幸离世,死后因为4个订单未完成而被罚款。平台第一反应是以无劳动关系为由,不愿承担赔偿。

大平台与民众的矛盾日益突出,频频上升至法律层面。问题的根源究竟在何处?平台与民众的关系又将走向何方?

大平台下的众生

走访了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几家餐饮店以后,我们看到了大平台之下,商家生存的现状。

上海徐汇区某大鼓米线加盟店店主告诉亿欧,每单美团外卖,平台会扣点21%,骑手配送扣点10%,支付手续费扣去0.4%,再算上每份优惠活动商家承担80%的优惠成本,一份原价40元的单子,到手往往只有20多元。

碰上搞活动厉害的时候,一份原价50元的单子,到手只有15元,还要附赠小吃。“常常就是亏本买卖,连辛苦钱都赚不到。”

更令他郁闷的是平台复杂的扣点规则,却无人询问、无从申诉。

好几次一个25元的单子,他发现无论在美团还是饿了么平台上,都会出现扣点数不一样的情况,有时抽成21%,有时更高。对此,他打电话询问平台区域经理,得到的解释是,不管客单价多少,平台会有最低抽成费用,系统是严格按照算法执行。

“算法又是什么呢?”他搞不清,“可是客户都爱用美团和饿了么,我们不得不上,没有选择。”

开在写字楼中间,周边居民区在两公里开外,他的店面外卖月均营收2万,毛利率20%,在扣除人工、租金后,到手利润仅一两千。

旁边一家新开的家常菜餐馆老板告诉亿欧,疫情期间餐厅生意冷清,遂选择在饿了么和美团同时上线外卖。美团给的条件是,如果只上美团一家,平台抽成21%,如果同时上线两个平台,抽成费率变为25%。

他还发现,自家店上了别家平台后,在美团App上的排位大幅靠后,且配送范围由3公里缩减到2公里左右。对此,美团早在签订合同时打下了“预防针”:合同并未提及明确配送范围,且声明会依据商家投诉、物流情况作实时调整。

“平台的话语权大,我们只能服从规则。”他感叹。

不过,从江苏地区某三线城市网红火锅店店主那里,我们听到了不一样的答案。

他表示,开业时入驻美团团购平台,花了1.5万的开店费,头两个月每天还有费用四五百的推广服务。1.5万,在三四线城市已能买下“豪华套餐”,美团会为店家制作详细的照片、视频上传,并承诺前期做排位推广。

开业当天,这家火锅店就排起长队,甚至堵塞交通,需要当地交警维持秩序。

他还透露,在上海同样品牌的网红火锅店,开店费2.5万起,如果要保持App排名靠前,每日营销费用在2万-3万。

对网红店而言,前期平台的导流作用十分关键。能否扛得住前期巨额营销成本,在“过气”前回本,是这类店面存活的关键。

就目前而言,没有过多外卖压力,他的这家1岁不到的火锅店与美团合作甚是愉快。

大平台之下,什么样的商家能适应规则生存到最后?

一些水面下的规则

某餐饮平台内部工作人员,向我们透露了一些外卖平台的常用套路。

原则上抽成比例会按照城市和地区划分,相同地区比例统一,个别连锁餐饮店会有比例优惠。比如上海地区平台统一抽成21%,三四线城市一般为17%。

但在实际操作中,解释权完全掌握在大平台手中。

2019年,多地爆料美团利用提费率、限流、缩减配送范围等手段,要求商家在美团和饿了么之间做“二选一”抉择。青海、海南、浙江、云南等地曾就此事立案调查,事后即使有关部门作出罚款处罚,美团依旧我行我素。

疫情期间,美团被曝普涨佣金,让平时受尽“压迫”的商家忍无可忍,纷纷发声。

重庆市数千家餐饮企业联合发出公函,呼吁美团减免佣金;河北餐饮协会向美团外卖发出公开信,希望其顾及商家艰难经营境地;四川南充市火锅协会则向当地政府举报美团提价、“二选一”等行为…

作为后来者的饿了么,在市场份额上仅次于美团,涨价幅度却不逊色。据财经网报道,2018至2019年一年多时间,部分店主反映饿了么的商户费率已经从18%上涨到了24%,甚至有些店主称在饿了么平台的蜂鸟配送佣金已经高达26%。

复产复工后,饿了么也上调了10%左右的非独家佣金比例。有商户反映,如果不与饿了么签署独家就要接受26个点抽成,做独家就是17个点。

虽然最终这些矛盾,大多以和外卖平台的暂时和解收场,但实际上商家们的处境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平台调价一般会依据地区经营、商家规模等情况综合考量,但对于考量的依据,我们也不知道。”某三线城市外卖平台工作人员告诉亿欧。

他还透露,最近平台们出了新规则——按照距离动态收费。根据地区不同,平台会收取基础费率,外加配送费加成,而这部分加成会依据距离计算,且不包括骑手配送费。

看起来,这样的动态算法更高级了。但同时意味着更难搞懂的规则,和更无处申诉的商家。

可以预测,现有规则下,外卖平台上的商家将出现两极分化。能存活下来的,要么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连锁品牌商,要么是极低租金成本、极低物料成本的小型餐饮店。

前者因为资金实力强、订单量大,而得以享受规模效应;后者依靠优惠、补贴活动,价格上富有竞争力,也能在外卖红利未消去之时暂时存活。

但对于后者,平台的前置排位、极低的租金和人力成本,是续命的关键。如何保证两个条件持续满足,主动权却不全在他们手中。在外卖红利日渐消退、平台话语权愈发增强之时,这类中低档餐馆,或许仍将面临命运的抉择。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些既不具备价格优势、又不具备知名度的餐饮店,将很难在平台苛刻的规则下存活。

被困在系统里的你我他

再来看看平台频频引起热搜的其他参与者——骑手和用户。

在《外卖骑手被困在系统》一文爆出后,美团和饿了么纷纷上线“延长送到时间”选项,客户在点单时,可以选择允许骑手延长5分钟送到。此事引发了更大的舆论谴责,用户纷纷表示,平台的锅,最终却轮到客户承担后果,明显在转移矛盾。

而鲜有人注意到,后续平台的算法或规则究竟如何调整,“延长送到时间”的选项也不知何时默默下线。

上述平台工作人员表示,平台要赚钱,必然会打造越来越高效的算法。或许他没有说出的后半句是,提高效率就意味着,骑手的时间被压缩再压缩。

就在采访后的第二天,饿了么骑手韩某猝死在他当天第34单配送的路上。平台2000元的“人道主义赔偿费”显得格外讽刺,在媒体舆论压力下,骑手的家属最终得到了60万抚恤金和3万元保险赔偿费。

知乎网友、保险从业者“肆大财子”指出问题所在——骑手和平台不存在劳动关系,骑手每天需交3元购买平台提供的商业保险。细拆保单信息,会发现这份保险实际只需1.06元,剩下的1.94元都是平台征收的服务费。也就是说,平台每年可通过保险从每位骑手那里倒赚708.1元服务费。

网友们纷纷吐槽平台“搜刮骑手血汗钱”,但截至发稿,饿了么并未做出更多回应。

平台上的用户们,亦面临着“算法”的困惑。

《我被美团会员割了韭菜》一文里,揭示了同一个人在同一家店、每天同一时间下同样的单,却面临不同配送费的问题。

对此美团回应:“毋庸置疑,定位缓存问题导致配送费预估不准,是我们的问题,这里向用户诚恳致歉。”

但直至最近,知乎上还有人讨论着,为什么不同时间买会员会有不同价格?为什么不同人看到的同一个商家满减活动不同?

躲在算法后面的大平台,在一片讨伐声中,或许还在悄然继续大数据杀熟的行为。

平台走向何方

众生“苦外卖平台久矣”的根源,究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算法,还是互联网大平台的垄断?

从法律层面上解读,垄断的说法未必成立。

所谓垄断,是指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损害竞争,前提是“市场支配地位”。

某业内人士告诉亿欧,如果把美团界定为外卖服务平台,市占率约为70%,达到了“市场支配地位”的标准。但如果界定为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平台,美团和阿里相比,尚未达垄断程度。如果再考虑不同地区范围,界定起来就更复杂。

但商家的困惑、用户的不满、骑手的困境表明,至少平台算法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大数据杀熟”、“二选一”行为,短期内可以为平台谋利,长期下去必将损害客户信任、品牌形象。

当初心是为消费者、从业者创造价值的平台,开始给用户和劳动者带来伤害,其被颠覆、被革命或许也就不远了。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原标题: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住户半掩着门伸出一只手接过外卖,还没看清楚住户长什么样,外卖员李兵(化名)就脱口而出了那句说过上百次的话“祝您用餐愉快”,便迅速下楼,跨上了停在小区楼下的电动车。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李兵和此前43岁蜂鸟骑手韩某一样,都是众包骑手。日前,韩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引发社会热议。因韩某属于众包骑手,与饿了么平台没有劳动关系,饿了么只愿给家属提供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其他则由保险公司理赔。而韩某唯一能依赖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06元意外险。据红星新闻报道,保险公司表示只能赔3万元。如此少的保险理赔引发关注,外卖员猝死一事随即发酵。

1月8日,饿了么针对社会关注的外卖员猝死一事发表声明称,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饿了么方面表示,对外卖员的意外身故保障工作做得还不够,还要做更多,即刻起,该公司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让全体蓝骑士(饿了么外卖员)家庭享有保险和关爱金的双重保障。

其次,饿了么还称,当下众包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也依然有所不足,饿了么将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外卖员家属。


国务院:疫苗接种费用由医保和财政共同承担,个人不负担费用21-01-09 12:43:37

别信,关于疫情,这些都是谣言!21-01-10 15:45:19别信,关于疫情,这些都是谣言!

“大头娃娃”事件暴露“消”字号护肤品安全隐患21-01-10 13:56:45大头娃娃 护肤品 安全隐患

创纪录的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已经启动了21-01-10 13:15:53特朗普 弹劾

河北石家庄:举报哄抬物价、捏造涨价 最高奖励5000元21-01-10 00:47:30石家庄奖励举报哄抬物价

放下行李,就地过年!全国多地已发出建议21-01-11 07:06:53多地倡导就地过年

美国北加州湾区将“无限延长”居家令21-01-11 07:02:31北加州湾区疫情

菅义伟记者会上半小时说39次口头禅 日本专家这样说21-01-11 06:57:59菅义伟口头禅

印度医院大火烧死10名新生儿 莫迪:这场悲剧令人心痛21-01-11 06:54:47印度医院大火

推动社会共治消费更加放心(来信与访谈·关注外卖食品安全(下))21-01-11 06:41:01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原标题: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住户半掩着门伸出一只手接过外卖,还没看清楚住户长什么样,外卖员李兵(化名)就脱口而出了那句说过上百次的话“祝您用餐愉快”,便迅速下楼,跨上了停在小区楼下的电动车。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李兵和此前43岁蜂鸟骑手韩某一样,都是众包骑手。日前,韩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引发社会热议。因韩某属于众包骑手,与饿了么平台没有劳动关系,饿了么只愿给家属提供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其他则由保险公司理赔。而韩某唯一能依赖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06元意外险。据红星新闻报道,保险公司表示只能赔3万元。如此少的保险理赔引发关注,外卖员猝死一事随即发酵。

1月8日,饿了么针对社会关注的外卖员猝死一事发表声明称,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饿了么方面表示,对外卖员的意外身故保障工作做得还不够,还要做更多,即刻起,该公司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让全体蓝骑士(饿了么外卖员)家庭享有保险和关爱金的双重保障。

其次,饿了么还称,当下众包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也依然有所不足,饿了么将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外卖员家属。


国务院:疫苗接种费用由医保和财政共同承担,个人不负担费用21-01-09 12:43:37

别信,关于疫情,这些都是谣言!21-01-10 15:45:19别信,关于疫情,这些都是谣言!

“大头娃娃”事件暴露“消”字号护肤品安全隐患21-01-10 13:56:45大头娃娃 护肤品 安全隐患

创纪录的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已经启动了21-01-10 13:15:53特朗普 弹劾

河北石家庄:举报哄抬物价、捏造涨价 最高奖励5000元21-01-10 00:47:30石家庄奖励举报哄抬物价

放下行李,就地过年!全国多地已发出建议21-01-11 07:06:53多地倡导就地过年

美国北加州湾区将“无限延长”居家令21-01-11 07:02:31北加州湾区疫情

菅义伟记者会上半小时说39次口头禅 日本专家这样说21-01-11 06:57:59菅义伟口头禅

印度医院大火烧死10名新生儿 莫迪:这场悲剧令人心痛21-01-11 06:54:47印度医院大火

推动社会共治消费更加放心(来信与访谈·关注外卖食品安全(下))21-01-11 06:41:01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原标题: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住户半掩着门伸出一只手接过外卖,还没看清楚住户长什么样,外卖员李兵(化名)就脱口而出了那句说过上百次的话“祝您用餐愉快”,便迅速下楼,跨上了停在小区楼下的电动车。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李兵和此前43岁蜂鸟骑手韩某一样,都是众包骑手。日前,韩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引发社会热议。因韩某属于众包骑手,与饿了么平台没有劳动关系,饿了么只愿给家属提供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其他则由保险公司理赔。而韩某唯一能依赖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06元意外险。据红星新闻报道,保险公司表示只能赔3万元。如此少的保险理赔引发关注,外卖员猝死一事随即发酵。

1月8日,饿了么针对社会关注的外卖员猝死一事发表声明称,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饿了么方面表示,对外卖员的意外身故保障工作做得还不够,还要做更多,即刻起,该公司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让全体蓝骑士(饿了么外卖员)家庭享有保险和关爱金的双重保障。

其次,饿了么还称,当下众包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也依然有所不足,饿了么将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外卖员家属。


国务院:疫苗接种费用由医保和财政共同承担,个人不负担费用21-01-09 12:43:37

别信,关于疫情,这些都是谣言!21-01-10 15:45:19别信,关于疫情,这些都是谣言!

“大头娃娃”事件暴露“消”字号护肤品安全隐患21-01-10 13:56:45大头娃娃 护肤品 安全隐患

创纪录的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已经启动了21-01-10 13:15:53特朗普 弹劾

河北石家庄:举报哄抬物价、捏造涨价 最高奖励5000元21-01-10 00:47:30石家庄奖励举报哄抬物价

放下行李,就地过年!全国多地已发出建议21-01-11 07:06:53多地倡导就地过年

美国北加州湾区将“无限延长”居家令21-01-11 07:02:31北加州湾区疫情

菅义伟记者会上半小时说39次口头禅 日本专家这样说21-01-11 06:57:59菅义伟口头禅

印度医院大火烧死10名新生儿 莫迪:这场悲剧令人心痛21-01-11 06:54:47印度医院大火

推动社会共治消费更加放心(来信与访谈·关注外卖食品安全(下))21-01-11 06:41:01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原标题: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住户半掩着门伸出一只手接过外卖,还没看清楚住户长什么样,外卖员李兵(化名)就脱口而出了那句说过上百次的话“祝您用餐愉快”,便迅速下楼,跨上了停在小区楼下的电动车。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李兵和此前43岁蜂鸟骑手韩某一样,都是众包骑手。日前,韩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引发社会热议。因韩某属于众包骑手,与饿了么平台没有劳动关系,饿了么只愿给家属提供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其他则由保险公司理赔。而韩某唯一能依赖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06元意外险。据红星新闻报道,保险公司表示只能赔3万元。如此少的保险理赔引发关注,外卖员猝死一事随即发酵。

1月8日,饿了么针对社会关注的外卖员猝死一事发表声明称,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饿了么方面表示,对外卖员的意外身故保障工作做得还不够,还要做更多,即刻起,该公司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让全体蓝骑士(饿了么外卖员)家庭享有保险和关爱金的双重保障。

其次,饿了么还称,当下众包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也依然有所不足,饿了么将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外卖员家属。


国务院:疫苗接种费用由医保和财政共同承担,个人不负担费用21-01-09 12:43:37

别信,关于疫情,这些都是谣言!21-01-10 15:45:19别信,关于疫情,这些都是谣言!

“大头娃娃”事件暴露“消”字号护肤品安全隐患21-01-10 13:56:45大头娃娃 护肤品 安全隐患

创纪录的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已经启动了21-01-10 13:15:53特朗普 弹劾

河北石家庄:举报哄抬物价、捏造涨价 最高奖励5000元21-01-10 00:47:30石家庄奖励举报哄抬物价

放下行李,就地过年!全国多地已发出建议21-01-11 07:06:53多地倡导就地过年

美国北加州湾区将“无限延长”居家令21-01-11 07:02:31北加州湾区疫情

菅义伟记者会上半小时说39次口头禅 日本专家这样说21-01-11 06:57:59菅义伟口头禅

印度医院大火烧死10名新生儿 莫迪:这场悲剧令人心痛21-01-11 06:54:47印度医院大火

推动社会共治消费更加放心(来信与访谈·关注外卖食品安全(下))21-01-11 06:4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