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霉汉堡、丑哭大赛,反向营销好用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趣研究院”(ID:SocialTouch2020),作者:keddy,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一些奇奇怪怪、可可爱爱的丑东西真的是丑出圈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被丑到?

这是一场关于“审丑”的大赛,要说大赛,大家平常接触更多的基本都是审美,美丽、美好等相关的,而这一次反其道而行之,淘宝和豆瓣丑东西保护协会等发起了丑东西大赛,一个“清新脱俗”的视角,反而和年轻人玩在了一起。大赛征集阶段就陆陆续续收到了不少网友的投稿,选出了30个晋级,最后又从30个选出了5个丑到家了,奖项的名字也设计的很有喜感、有趣,拔得头丑、更胜一丑、丑名远扬和略胜一丑、丑味相投

中插一个“全丑福”,欢迎一起“审丑”(liang xia yan)。

虽然,丑东西大赛看起来确实不太正经,表面上是以丑出圈获得了一大批的关注和流量,但实际背后上也承载了品牌主的审美价值观,包容丑就像追求美一样,要自由不设限。“你不喜欢的东西,并不代表没有其他人喜欢。”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关于审丑的大赛,在此之前,豆瓣就有一个丑东西保护协会,在一年的时间里就聚集了大约15万的年轻人,这个社区文化就是从小众视角出发,换一个角度去看待世界的美与丑。当然,这可能只是年轻人在某一领域的认知表达,从实际情况来看,国潮、丧文化、弹幕文化、性别平等、姨妈自由等等都能看出来年轻人在看待事物的角度已然有很大的不同,这就意味着品牌主需要重视当下年轻人的多元化认知和视角。

回到这次大赛,不得不说这样的非常规操作,在大众认知上是有一定违和感的,但却获得了小众年轻人的喜爱,也破圈了。这种反向营销的创意思维,反套路,一方面借助认知反差,在营销“审美”疲劳的社交环境中,很容易出镜获得社交话题焦点,另一方面因为反向表达更加独特,也就更容易被用户记住。

除了丑东西大赏,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也有很多品牌运用反向营销的经典案例,在用户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时有趣认为,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发布的一支公益广告《蠢蠢的死法》(Dumb ways to die),这支广告是专门为宣传铁路安全而制作的,因为那里一年里有979人掉落轨道。这首歌曲视频在发布的24小时内即飙升至iTunes排行榜前十名的位置,在油管和B站上都非常火。

这是一个蠢萌蠢萌又暴力血腥的视频,不少年轻人应该小时候都看过,甚至被爷青回刷屏。另外,从网友评论中也可以看出这则视频真的恐怖,也有人说这真的是一支很棒的少儿安全教育视频,真的是“奇奇怪怪”长大的一波群体。

其实,像大多数安全教育视频都在传达禁止、不要做之类的,而这支视频就是从反向视角出发,以动画形式展示了100种令人细思极恐的死法,不多说了,有多恐怖自己看吧!(慎点)

另外,时有趣必须要举出“反向营销”爱好者汉堡王。

去年,汉堡王发布了一支《发霉的皇堡》。这支片子里的内容其实并没有很复杂,从主题也可看出,就是简简单单的记录了一个汉堡发霉变化的过程,但就是因为这个视角很独特,才获得了大量的关注和讨论争议。

要知道,以往的传统食品广告都是展示最好的一面,新鲜、好吃、量多等等,甚至为了吸引消费者,也有很多广告片是夸大事实的,过度美化食物,这支广告片却在展示一个食品都会霉变的真相,而行业内争议的点在于应该没有哪家做食物的公司会想向消费者展示一个这么没有食欲的短片,发布这个短片是想要消费者买还是不买,吃还是不吃?

但事实上,这支广告片是从反向视角出发来传递汉堡不添加任何人工防腐剂,“THE BEAUTY OF NO ARTIFICIAL PRESERVATIVES.”对于消费者来说吃什么首要关心的都是健不健康,比起好看的食品广告,更真实的更能获得好感和信任。

除此之外,汉堡王在2014年时因为被人评论不如肯德基麦当劳,一“怒”之下发起了取关互动,声称只要取关掉粉,就能够得到免费的汉堡,连很多忠粉为了得到汉堡也“无奈”取关。令人大跌眼镜的同时也诱惑了很多人参与到活动中去,并且在此期间成功地将线下门店汉堡卖光。

汉堡王这样的反向营销真的是需要勇气,但也确实展示了品牌个性,拉了一波粉和好感度。

当然,除了国外的一些反向营销的案例,去年网易在双十一的时候其实也贡献了一次,当各大平台、品牌都在忙于双11备战的时候,网易严选退出双十一就冲上了热搜,同时,网易严选“友好”的劝用户:走好自己的路,不要被复杂的玩法套路,引发了网友的讨论。

可以看到,网易严选在一波混战中“脱颖而出”,选择反向营销的方式,巧妙的赢得了不少流量,其实网易也不是第一次这样玩了,去年年初也玩了一次,在公交站台和商场的平面广告中都大字展示“还是别看这个广告了”,在当时也获得了不少好感度。

还有去年“破产风波”的露华浓,但这个是否真的是“反向营销”,欢迎后台留言一起探讨。

最后,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感知营销不好做了,营销变得越来越难,到底怎样才能实现病毒化的社交传播呢?

通过以上一些案例,从某种层面来讲,反向营销确实是一个值得借鉴的营销思维,因为视角独特、差异化可以吸引一波关注度,甚至引起话题讨论,为品牌带来流量或者拉近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

但并不是说所有的品牌都适合反向营销,忽略大众的普遍价值观和认知,而是从不同的视角解读消费者心理,传达消费者内心所关注和在意的,引起共鸣,而且也不是说品牌要标新立异,而是需要从产品和品牌出发,结合产品和品牌,找到一个反向点,并且把握反向的度。

当然,如果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用反向营销,或者品牌频繁用反向营销,那也就不是反向了,消费者也很难再为此买单了。

本文素材和导图均来自网络

《影之刃3》暗黑同人大赛作品赏析 佳作频出大神现创

暗黑国风武侠动作手游《影之刃3》即将于1月28日正式公测。为感谢玩家的支持与厚爱,官方准备了高额现金、十连抽等限定奖品,在微博举办的“暗黑同人大赛”活动中送出。如今,活动已开展半月有余,不少高手都亮出了自己的作品,手绘杀气十足的魂、女装大佬弦者Cos,都展现出了参赛玩家的高超水平。下面,一起来看看本次大赛还有哪些惊艳的作品吧!

大触出手,绘出影境本色!

本次同人大赛分为“绘画”和“Cosplay”两个赛区。绘画赛区可谓大触云集,游戏中的“魂”人气极高,分别有多名玩家使用他的角色形象进行绘画制作,刀光血影中,赭红与墨色交替,血迹与铠甲交融,行走于阴暗尘世的霸气剑客,便如此显露于画中。

角色“弦者”也是热门选择,身材曼妙的“圣音”手抱琵琶,展现出的迷人姿态,鲜花与死亡、温柔与杀戮,强烈反差的写意画风,绝对创意满分。还有使用指甲油进行绘制的玩家参与其中,将“魔弦”姿态展示的惟妙惟肖,不禁感叹高手在民间!

Coser亮相,扮出角色精髓!

在另一边的Cos区,同样大神云集。选择“弦者”进行Cos的数量是所有角色中的第一,可以看出她的人气之高,“弦者”的妖娆妩媚,“圣音”的自带仙气,从场景到装扮的精致程度,可见看出参加cos的选手们对本次大赛花费了不少心思。

同样是在Cos区,有一位身着墨色旗袍外衬金丝银线,面覆紫羽假面,妖魅十足的”魔弦“。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这位选手其实是以男儿之身女装出境,拍摄效果丝毫不亚于其他Coser,许多网友在看到他的Cos后,也纷纷评论”太美了”、”我可以!”。

公测将至,丰富活动上线!

除了上述一些作品以外,在微博#影之刃3同人大赛#活动里,还有更多优秀的同人作品等你来发现。此外,《影之刃3》在1月28日正式公测前,还开放了不少福利活动,其中最值得参与的,就是官网的公测预抽卡活动。玩家只需每天签到、分享就能参与活动,免费抽取游戏福利,还有极致稀有的S级橙色心法等你来拿!

如果你也喜欢真实的武侠,想要体验阴沉乱世中挥剑破局的快感,想要用自创的连招斩尽江湖阴霾,一定不要错过《影之刃3》!目前,游戏公测预约已正式开启,参与预约,抽取属于你的S级心法吧!

2020年度“中国好游戏”游戏文化评选大赛正式启动!

由好游戏平台创办的2020年度游戏文化评选大赛 第一届 中国好游戏 奖于1月8日正式启动!大赛将通过文化表达、文化深度等多维度的评选条件,评选出游戏中最具有文化气息的优秀作品,以此鼓励企业打造出更多与传统文化有关的优秀作品,助力中国游戏产业的蓬勃发展。

游侠网1

本届 中国好游戏 奖项以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为主,对三国文化、武侠文化、戏剧文化、民俗文化等国内特有的传统文化进行深度挖掘,入选了各类以文化艺术为入围标准的产品,涉及不同文化领域的奖项高达30多个。大赛通过对游戏文化的宣传,不断加大传统文化在游戏内容上的渗透力度,助力文化传承,彰显文化自信,赋能传统文化新定义。

游侠网2

游戏+文化,带动游戏产业文化新发展

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人的需求分为五个等级: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需求。随着现在社会的不断发展与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最高层次的自我需求,而游戏正是满足自我需求最简单的一种方式。不过,游戏是一把双刃剑,好的游戏能实现社会价值,在提供娱乐的基础上能提供更深层次的精神需求,使一些优秀文化得以传承。

游侠网3

中国拥有上下五千年的悠久历史,还有诸子百家、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文化的内涵可谓极其丰富。但是由于文化的当代表现力和渗透力还不够,因此游戏行业更应该主动去展示中国文化,这既是时代的需求,也是时代应该有的担当。未来的游戏,应该超越娱乐性需求,提供更具有艺术涵养的层面,通过传统文化与游戏的深度融合,再逐渐演变成 游戏+ 的形态去普及中式美学,创造中国潮流,激发文化创新势能,让优秀的文化,获得无限的传承。

好游戏APP推动游戏产业发展,助力传统文化起航

自好游戏APP于2020年初上线以来,便一直以 推荐好游戏、助力游戏文化发展 为核心理念,积极推动中国传统文化游戏的发展而努力着。而本届举办的 中国好游戏 游戏文化评选大赛,也是为了鼓励游戏厂商不断进取突破,以此创作出更多优质精品的具备游戏文化的游戏作品,为所有玩家构建出一个健康且有文化氛围的游戏环境,从而推送中国游戏产业的良性可持续性发展。

作为一家为用户发声、长期推荐好游戏、以游戏玩家为核心的社区,好游戏APP最看重的是游戏背后的文化气息,通过不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游戏,致力于让更多的玩家发现游戏中的文化之美。至此,希望大家能够积极参与进来,为自己最喜欢的优秀产品投上一票,推动中国游戏文化产业的发展事业,让优秀的文化,获得无限的传承,助力传统文化的起航。

游侠网4

现在参与投票,还能获得好游戏APP限定徽章一枚,更有机会获得300钻石(可兑换成现金)及由好游戏APP独家打造的珍藏版金属钥匙扣一个,彰显自己尊贵的游戏达人身份。具体活动细则,可前往好游戏APP查看(各大应用商店均可下载)下载地址:

游侠网5

第二届全国残疾人诗歌大赛颁奖活动在京举办

人民网北京12月31日电29日,第二届全国残疾人诗歌大赛颁奖活动在京举办。获奖人员、评审专家、残疾人工作者等50余人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参加了颁奖活动。

本届全国残疾人诗歌大赛以“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为主题,旨在进一步促进残疾人文学事业的发展繁荣,激发广大残疾人坚定脱贫攻坚的信心,鼓励更多残疾人参与文学创作,展示残疾人文学事业发展成果,表现残疾人在全面小康路上怀抱梦想、超越自我、追求卓越的奋斗精神。

据介绍,本届全国残疾人诗歌大赛自9月发布征稿启示以来,得到全国各地残疾人诗歌爱好者的踊跃参与,共收到各种形式的投稿2000余首。诗歌大赛组委会组织专家进行匿名评审,并将评审结果在中国残联网站公示,以保证评审结果的公开、公平、公正,最终评选出一等奖1名、二等奖3名、三等奖6名、优秀奖12名。

活动现场,张跃勇、崔晓红朗诵了获奖作品《替捐出双眼的人说话》、《腰道扶贫纪事》、《轮椅的诉说》,获奖作品作者黄海、刘厦等残疾诗人代表以录播视频的形式发言。

据悉,本届全国残疾人诗歌大赛由中国残联宣文部指导,华夏出版社、中国残疾人特殊艺术指导中心、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主办,辽宁省残联、阜新市残联《五月花》杂志社协办。举办全国残疾人诗歌大赛,旨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人道主义和中华传统仁爱精神。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庄羽回应:接受郭敬明的道歉 郭敬明接受成立反剽窃基金建议20-12-31 10:46:35庄羽回应:接受郭敬明的道歉 郭敬明接受庄羽提议

乱港分子偷渡台湾案宣判,10人获刑20-12-30 13:32:14乱港分子偷渡台湾案宣判

美国借口制裁中国的“新疆情报”,居然是日本提供?!20-12-30 09:48:52制裁中国

公民健康宝信息被盗卖 严防严惩均须从快20-12-29 09:27:49健康宝 公民信息

喝酒坏事?南非疫情期间为何三禁酒商卖酒21-01-01 06:49:10南非疫情防控

均价1.2万!广州首次推出销售1366套共有产权住房21-01-01 06:46:29共有产权住房

瑞士部分儿童感染新冠病毒后出现多系统炎症综合征21-01-01 06:44:23感染新冠病毒后出现炎症反应

辽宁锦州凌海市冷链食品外包装核酸检测呈阳性21-01-01 01:58:22冷链食品外包装核酸检测呈阳性

法国发现另一名变异新冠病毒感染者 此前曾停留南非21-01-01 01:50:20变异新冠病毒

英国首相父亲:我要入籍法国,当法国人21-01-01 00:04:32英国首相父亲入籍法国

互联网存款产品下架,银保监会首次回应20-12-31 23:22:17互联网存款产品下架

港媒:黎智英再被锁上手铐,由囚车押到收押所20-12-31 23:18:04黎智英再被收押

环卫工人倒在雪地中死亡 谁来为他们的健康买单?20-12-31 23:15:12环卫工人倒在雪地中死亡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杀死一名男子,示威又起20-12-31 23:10:59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杀死一名男子

拜登提名美国首位女性国防部副部长20-12-31 23:07:15美国首位女性国防部副部长

看了网友评出的 2020 年「丑东西」,我竟然有那么一点爱上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作者:朱海,36氪经授权发布。

「快把那个丑东西送给我!」「不,它可是我最喜欢的丑宝宝,你别想夺走!」

最近,豆瓣的「丑组」淘宝联合举办了一个「2020 丑东西遴选」大赛,号称要「选出并保护丑东西」。

逛完大赛页面,我想到了一首歌,蔡依林的《怪美的》。

丑东西,有多丑?

话不多说,先上「丑」图。

让人吃惊的是,这些「丑东西」的淘宝销量还不错,有的甚至成为爆款,评论区还形成了「比比谁更丑」的文化现象。

有些店铺干脆做起了「丑东西生意」,在售的商品都丑美丑美的,受到买家的热烈欢迎,不少人觉得把屎(拖鞋)穿在脚上,戴火龙果绿帽子,玩毒蘑菇硅胶减压玩具等等很新奇、很刺激。

丑吗?不好说

爬完几百楼,我觉得大部分「丑东西」怪,并不丑。

这些「丑东西」的确给人一种极具冲击的视觉和心理感受,但在配色、材质和线条处理方面,无一不透露出「怪」是精心设计的,只是寻求外型的标新立异效果,不是真的要让人感觉丑。

当然,有些商品那是真的丑……

防色狼腿毛裤

看完这些商品,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真丑的东西是真的丑,而大部分号称「丑东西」的商品其实很难和丑画上等号,只是在用更多形式表现「美」的多样性。

美到底是什么?

有关「美」的争议,在人类历史里从未消失,美的标准也一直随着社会发展改变,呈现出每个年代独有的特征。

美的边界一直在被扩宽. 图片来自:Unsplash

按通俗理解,美的内涵是指能引起人们美感的客观事物的一种共同的本质属性,它本身是一种主观感受。

人类历史上有关美的定义有很多,有人认为美是形式的和谐,有人觉得美是完善、美是愉快、美是关系、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美是生活等等。

由此可见,美,既主观,又包罗客观万象。

进入现代社会,经济和科技的爆炸式发展,总体构建了一个物质生活更加充裕的人类社会,人和人之间的竞争不再主要依靠「你死我活」的形式开展,再加上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推动,越来越多个体有了表达观点的基础和环境,人们对美的定义开始由一种集中的、共同定义的、标准化的,开始向分散的、个性的、包容的方向转变。

互联网时代,美变得分散了

对「美」的定义,或许只有一种绝对客观的标准,那就是:美是主观的。

「美」只有坚持自己的主观性,才能不再被一小群人用偏见和固执定义,改由大众共同塑造。

颠覆美 ≠ 审丑

美就美在美是矛盾的,既对立又统一,推动着自身不断向前发展。

但在塑造美时,有的行为是在颠覆美,想要更深入接触美的内核,有的则是「审丑」,试图混淆美和丑,强行变丑为美。

除了对美的标准有争议,探索美的行为到底是颠覆美还是审丑也存在着巨大的认知差异。

今年 6 月, CK 投放了一个巨幅露天海报,名为琼斯的模特半蹲在蓝色的海报幕布中央,配合黑人女性常梳的发型和头巾,穿着大码的运动系内衣正视镜头。随着海报在互联网 传播,随巨大的社会争议接踵而至。

人们的观点分为两派,有人认为这个广告打破了美的固有认知,美的标准不应该被狭隘定义为白、瘦、高鼻子和整洁的牙齿,普通人也可以是美的。有人认为广告为了迎合部分人群,混淆美丑,为了商业目的故意审丑,不惜倡导肥胖等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及态度。

你觉得呢?

单就这件事,我也很难下定义,不过我认为颠覆美不等于审丑,就好比一个人可以穿着「屎(鞋子)」追求怪异的可爱,但不可以真的在脚上糊满大便到处显摆,还要强辩这是艺术美。

不管美的外在形式怎么变,都不能违背、伤害和动摇人类社会的基础 —— 公共卫生、公平正义和是非黑白。

读懂人类发展,才能了解美

在谈美之前,我们先来说说「苦」和「甜」这两个味道。

生活中,尝到苦味觉得难受,吃到甜的东西会觉得很愉悦。事实上,如果放到绝对理性的角度,味道就是一种味道,苦和甜并没有差别。

为什么苦和甜会带给人截然不同的感受呢?

还没亲口尝一尝,大脑就已经让很多人联想到了愉悦和恶心. 图片来自:Unsplash

有人类历史学家分析,这是因为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日积月累总结经验,产生了趋利避害的厌恶感,把「苦」等同于有毒、存在健康或卫生问题,比如大多数较苦的植物食用后有毒副作用,腐烂变质的食物是苦的,人类的排泄物也是苦的,而「甜」等同于富含能量、新鲜未变质,比如新鲜的水果(尤其要考虑到人类祖先靠香甜的植物果实生存),这种厌恶感不断加深,味觉关联大脑形成条件反射。

那么苦的东西都是不好的,甜的东西都是好的吗?

未必,比如咖啡是苦的,喝了并不会要人命,有些化工合成物是甜的,但可能一丁点儿就能毒死很多人。

所以说,苦和甜都是事物的外在表现,真正决定东西好坏的是事物的本质。

美和丑和甜和苦一样,都是来源于人类进化过程中的经验总结形成的条件反射,同时又在不断排除外在因素的干扰,通过实践更加接近其本质。

宇宙并无美丑,星空美感的所有客观标准都来源于人们的主观判断. 图片来自:Ken Cheung(Unsplash)

古代以胖和壮为美,这是因为当时油脂和蛋白质较为稀缺,只有达官贵人和社会地位较高的人才可以吃得较胖,如果在战乱时期,肥胖者吨位足,脂肪多,具备明显的生存优势,所以胖和壮逐渐被定义为美。历史上的安禄山大腹便便孔武有力,是他受到唐玄宗赏识的原因之一。

到了现代,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油脂和蛋白质再也不是稀缺品,每个人的时间自由程度和健康程度与财富以及社会地位挂钩,肥胖还会导致多种非常消耗现金流的慢性病,所以肥胖一度又被定义为丑,「减肥」这个词风靡全世界。

大部分食材都是健康食物的汉堡却被定义为垃圾食品,只因热量高易导致肥胖,美丑观念甚至能扭曲人们对食物的评价. 图片来自:Carles Rabada(Unsplash)

后来人们弄懂了美的内核,才知道一个人肥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喜爱美食,遗传基因,或有某些疾病,甚至是药品导致的后遗症等等,肥胖也并不意味着这个人懒惰或收入低,所以又逐渐不把肥胖作为丑的评判指标。

这就是典型的社会变迁影响美丑判断的证明,让人觉得丑的不是特征,美只是一种归纳总结,背后的社会评判标准才是核心。

美的进化,是更包容

可以这么说,美是一种主观感受,背后的逻辑却是带有偏见的客观。探索美的过程,实际上是要让背后的客观逐渐剥离偏见。

什么是美的标准?美并不是单方面塑造的,而应该由定义方和被定义方共同努力达成更包容的和解。

大红配大绿是公认的配色雷区,但红绿搭配本身就是自然界的常态,不应用美丑去审判. 图片来自:Timon Klauser(Unsplash)

令人担忧的是,在探索过程中出现了两个极端。

第一种极端我们比较熟悉,那就是固执认为只有符合某些特征的事物才算美。

比如固执认为白等于美,米其林星级餐厅等于美味餐厅,甚至可以扩展到更深入的层面,英语等于美,只要是西方的就是美,而忘了探寻这些事物为什么会让人觉得美的本质。

从理性的人类发展角度看,白人的高鼻深目蓝眼睛只是一种生理特征,和美无关,让白人普遍崛起的科学、理性、严谨才让人们形成了白人特征等于美。如果白人放弃了这些美的内核,再次被人觉得丑只会是早晚的事。今年的黑天鹅事件应该让不少人感知明显到了社会美丑观念的转变。

第二种近些年兴起,觉得丑有理美有罪,谁用美丑去评判事物,谁就「不正确」,扣上一顶帽子发动全社会去批判。

谁用美丑评判我,我就键盘伺候. 图片来自:papi 酱

最典型的表现是部分群体因各种原因,养成了好逸恶劳的习性,违法犯罪率居高不下,形成了普遍特征,面对社会的美丑评判时,对自身的陋习视而不见,拒绝反思,拒绝改善,企图靠舆论的裹挟混淆美丑甚至是彻底消灭美丑概念,变本加厉放大自身行为对人类社会的负面影响。

这个极端同样忽略了美的客观内核,有人觉得他们长得丑,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生理特征,而是因为他们的社会行为。如果他们的陋习得到持续改善,展现出积极进取的一面,生理特征也就不再会被定义为丑了。

整容其实最简单,如何主动破除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偏见才是最难的

用极端方式去解决美丑矛盾并不可取,美的进化,应该是更包容,不再以那些浮于表面的特征去评判,而代之以评判美的内核。在观点的碰撞中,知道美的内核的人,去帮助还未看清美的内核的人,看清了美的内核的人,努力改变自身,消弭在客观评判中夹带的偏见。

颠覆美不是要消灭丑,而是用正确的方式消除偏见。掩耳盗铃、负面应对、混淆是非,都是不可取的。

期待人类继续发展,未来只剩对客观规律的美丑评判。

《死或生》 第 1 届泳装设计大赛金奖作品:SSR 泳装!

游侠网1

台湾光荣特库摩宣布,Windows PC 用度假游戏『DEAD OR ALIVE Xtreme Venus Vacation』

(Steam),于本日 2020 年 12 月 23 日(三)发表了第 1 届泳装设计大赛金奖的得奖 作品。

第 1 届维纳斯泳装设计大赛,是与 4 月的 1 周年一同实施的活动,向各位玩家募集要 加入游戏中泳装的设计。在「Cute」「Sexy」两个类别得到金奖的作品将追加至游戏 内。同时,可以获得设计大赛泳装的换购券「第 1 届泳装设计大赛「Sexy」「第 1 届

泳装设计大赛「Cute」和风潮抽卡券的「第 1 届泳装设计大赛组合包」也在本日开始 发售了。

同时,游戏中也开始举办新抽卡活动,有一定机率获得圣诞节的应景新 SSR 泳装「圣 洁之雪」的「圣洁之雪穿搭抽卡」。本活动是在期间中每天可以免费抽 1 次 10 抽卡的 进阶式抽卡,在阶段 6/6 时的付费 10 连抽卡便可以额外获得「圣洁之雪必中抽卡券」。

此外也将实施其他活动,能以期间限定优惠价格购买「V 心石」的「圣诞 V 心石包」, 以及每天可以获得「圣诞礼物 2020」的登入奖励等许多活动。

游侠网2

「第 1 届泳装设计大赛组合包」介绍

举办期间:2020 年 12 月 23 日(三)5:29 UTC 开始

内容:保证可以获得第 1 届维纳斯泳装设定大赛中,以金奖作品为创作基 础的 SSR 泳装。

・第 1 届泳装设计大赛组合包 有偿 V 心石 3,000 个 换购券「第 1 届泳装设计大赛「Sexy」」 1 张 换购券「第 1 届泳装设计大赛「Cute」」 1 张 风潮抽卡券 10 张

备注 ※本泳装无能力值,无法作为挑战赛穿搭装备。

※本泳装未含写真及装饰写真。

「圣洁之雪穿搭抽卡」介绍

举办期间:

活动开始~2020 年 12 月 29 日(二)18:59 UTC 为止

内容:

出现的SSR泳装仅有精选16名角色的「圣洁之雪」。 此外,阶段6/6的付费10连抽卡可额外获得「圣洁之雪确定抽卡券」。 期间中每天可免费抽1次10连抽卡。

圣洁之雪(霞)

圣洁之雪(玛莉)

圣洁之雪(穗香)

圣洁之雪(绫音)

圣洁之雪(女天狗)

圣洁之雪(心)

圣洁之雪(瞳)

圣洁之雪(红叶)

圣洁之雪(海莲娜)

圣洁之雪(海咲)

圣洁之雪(露娜)

圣洁之雪(环)

圣洁之雪(丽凤)

圣洁之雪(菲欧娜)

圣洁之雪(凪咲)

圣洁之雪(神无)

「圣诞节 V 心石包」介绍

实施期间:

活动开始~2020 年 12 月 30 日(三)05:29 UTC 为止

内 容:

限定期间的优惠促销套组。

圣诞节V心石包 付费V心石 14,000个 免费V心石 10,000个

※每人最多购买5次。

游侠网3

更多内容: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AI草莓种植大赛冠军:让“无人农场”从实验室走向田间地头

在嫦娥五号登月的过程中,登月地点是由人工智能自主决策的,AI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宇航员”,边走边找,最终找到合适的着陆地点。如今,草莓种植也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在云南昆明的玻璃温室内,AI就像一位“老师傅”,能够精准控制水肥灌溉系统,照顾一排排的草莓苗。

AI种草莓背后,中国优秀的AI科学家正在将科幻小说中的“无人农场”搬到现实。

林森是国家农业智能装备工作技术研究中心的博士生,郑建峰是农业农村部设施农业工程重点实验室的博士生。他们共同参与了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导,中国农业大学和拼多多举办的首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

12月16日,他们组建的CyberFarmer·HortiGraph联队,经过多轮激烈角逐之后,最终获得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AI组冠军,成为数字农业领域的新星。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联队获得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冠军,右二为林森、右三为郑建峰。(摄影:龙遇春)

在初赛阶段,郑建峰和林森各自率领的队伍本来是对手,因为成绩并列第四名,两队合并混组。两队风格相近,都属于“学院派”,队内成员分别来自中国农业大学、比利时根特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国家农业智能装备工程研究中心。

他们之前的队名分别为“CyberFarmer”和“HortiGraph”。前者意为 “网络农民”,后者意为“园艺图谱”。这批青年学者都想用科技做一些更酷的事情,极客、理性是这两支团队的特点。落脚到比赛上,HortiGraph的技术优势是人工智能,CyberFarmer队的技术优势是草莓管理和草莓模型。

决赛阶段,“CyberFarmer. HortiGraph联队”是合并后的队名,他们的对手除了3支AI队,还引入了来自辽宁丹东、江苏镇江、安徽长丰的草莓种植高手。在这场人工智能和传统农人的较量中,他们使用9种算法,把人工智能技术、专家经验、模型系统进行融合,让种草莓也变成了一桩年轻人眼中性感的工作。

在工业奏鸣曲中做持续奔跑的科研人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林森在求学阶段,把这句话写在了他的笔记本扉页上。

在求学生涯中,林森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出色拔尖的优等生,只是一个在学术道路上不断坚持的人。本科毕业后,林森跟大多数同学一样,进入一家电子企业,成为一名工程师。宿舍、工区,2300米的距离,两点一线的生活,伴随检测、调试相关的单调工作,很快消磨了林森的激情。

“虽然当时的收入已经很不错了,但企业里的隐性壁垒很多,而且因为是外资企业,本土的工程师会被排斥。”林森说。

重拾学术梦,辞职考研成为他的选择。2009年林森成功考入重庆大学攻读硕士,3年后,他进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2016年林森通过人才引进,来到北京市农林科学院专攻农业智能装备研究,2019年,林森攻读沈阳农业大学农业信息化技术专业博士。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队员林森(左一)、杨浩(左二)、王英利(左三),正在与大赛技术专家沟通调试环境控制设施。(摄影:穆功)

一晃11年的时间,林森依然保留着当年考研期间的笔记。

企业的经历并非一无是处。在林森看来,科研一定要随时做好走出实验室的准备。特别是农业科研,价值成就于广袤的田间地头。

在近几年的科研生涯中,林森和他的科研同伴们,构建了一个农业机器人作业系统,包括农业园区巡检机器人、采摘机器人、路轨两用自主导航运输机器人、无人喷药机器人、智慧管控语音服务机器人、授粉机器人和机器人调度系统。负责运输、打药、授粉、巡检等工作。

郑建峰的团队主要来自中国农业大学,在科研道路上,郑建峰和林森的感受一样,“科研成果要经得起推敲和实践。”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队员郑建峰(右一)正在进行实验。(摄影:穆功)

在工业实践中做持续奔跑的科研人,是他们两个科研团队的共同想法。此次比赛,林森和郑建峰的团队希望在和其他队伍的切磋中,探索一套能够提高生产效益的数字化草莓种植方案,并且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

郑建峰说:“我希望我们在比赛中实践的技术能够形成产品,这样的技术产品能帮小农户提高生产效率,能给小农户带来真金白银,让他们从中受益。”

 “人机共舞”的新模式

《机器管家》是美国导演克里斯·哥伦布执导的科幻片,片中的机器人管家诞生了好奇心,在艺术创作上显示了非凡的创造力,并且具有了“人性”。这种机器演化为人的故事,其实并不是真实的人工智能。

林森认为,“当前的人工智能是以知识、算法和算力为代表的弱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更高形式应该是知识、数据、算法和算力等要素构建的更强大的人工智能。当下农业发展情况应该是人机协同作业的局面,决策系统由专家经验与人工智能结合,通过托管式的管控方式,最终形成‘人机共舞’的新模式。”

林森和他的团队构建了一套专家经验与人工智能结合的智慧决策系统。

image.png

▲7月22日,在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媒体开放日上,林森介绍团队研发的智慧决策系统(摄影:穆功)

在这套系统中,他们团队首先将种植者经验、环境数据和草莓图像数据标准化,建立标准化的作物种植知识结构,构建智慧决策知识图谱。第二步,知识图谱的决策结果会输出到模型系统进行温室的控制,第三步,温室内的传感器会反馈环境参数和作物生长情况,这些数据会反馈回知识图谱,知识图谱会决定是否修正。

简言之,就是翻译、学习,翻译的过程就是数据结构化的过程,先把草莓种植的所有要素“翻译”成计算机看得懂的数据,再把过往的人工种植经验教给AI,让AI进行学习,最后由AI对生产进行决策。

在这个过程中,玻璃温室里的各项传感器就像人工智能的眼睛,通过它们,草莓的生长过程被完整记录。温度、土壤、水、养分成为了可以看得见的数据,有了数据,人工智能就把草莓种植转化为一场关于选择和决策的数学游戏。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在AI温室内加装的摄像头,通过图像识别算法来智能侦测草莓的生长状态。(摄影:穆功)

团队成员龙洁花说:“我们主要是采用机器视觉、知识图谱以及模型相结合的方法构建一个标准化的草莓种植知识结构。”

团队成员张宇介绍,决策当中数据和专家的标准化、知识化是最重要的,可解释的知识越多,这套方法和决策越精准。“比如说阿尔法狗,这是机器和人结合的决策,我们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首先把种植方法标准化,在这个框架下将经验填进来,相当于填了图谱,填的越多越精准,这是我们总体思路。”

在草莓模型的搭建方面,郑建峰介绍,种植战略采用与植物对话的智能环控技术(SPA技术),以小时为单位计算参考作物的能耗,然后调整水肥灌溉量。“就好像请了一位草莓种植的老师傅”。

这一系统的缺点是,一旦传感器出现问题,那么人工智能的所有干预就会失效,甚至会出现烧苗、死苗的情况。“CyberFarmer· HortiGraph联队”就遇到了这个情况。

在比赛过程中,水质检测和处理水的装置出现偏差,导致水质的pH值出现波动,这直接导致草莓的生长不及预期。“当时我们打了一天的电话会,因为不在现场的话,是没办法知道哪个装置出现问题,所以我们当时一方面联系温室进行检查,另一方面挨个调试我们的装置。”林森说。

文朝武说:“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们会定期对传感器进行调试检查,同时和在昆明当地的专家加强联系,不再仅仅依靠AI。”

林森认为,长远来看,未来人工智能技术会逐渐在生产各环节替代人的工作,这需要一个过程,短时间内农业种植过程仍然需要人的大量参与,呈现人机协调作业的局面。

“无人化”温室的未来

钱学森曾对农业发展提出建议,他认为:“在中国小农经济基础之上,不可能自发地走向农业产业化;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根本动力在于科技创新、产业化进程和整个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林森最喜欢的运动是爬山,在他看来,科研就是爬山,突破技术阻碍是到达山顶,看到新的山峰,要想登上新的山峰,需要先下山。这个下山就是技术商业化。

好的AI一定可以在田间地头帮到农民。前端技术进步的一小步,有可能会重塑从生产到流通的全产业链条,从而为农产品带来更多的附加值,为规模庞大的农业种植者们带来更多收入。

为了实现技术商用,林森团队正在开发的托管式可视化温室智慧管控云服务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实现种植过程中水肥托管、环境管控托管、机器人托管、设备托管等。

image.png

▲在各类算法的支持下,比赛基地内的草莓实现了无人化种植。(摄影:穆功)

在此次比赛后,他们希望建立一套可推广、可复制的草莓自动化生产方式,进一步构建人工智能的作物生产模式,在若干年内,“少人化”、“无人化”温室能够逐步推广。

在他们的构想中,“无人化”温室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干预,它依然依赖人工智能和人工经验相结合的决策。林森说:“因为人工智能还不能解决温室管理过程中的全部问题,将人工和人工智能相结合以后,作用会强大很多。像阿尔法狗,它之所以能打败人类就是棋谱和算法的结合,这里我们每个专家的经验就相当于一个棋谱,农业人工智能也需要和种植专家经验进行结合。”

在采摘和托管环节,视频监控、采摘机器人、巡检机器人、自动化水肥设备、智能温室设备等等将发挥更大作用,节约大量人力。

此次比赛的成果已经在着手进行商业转化,也吸引着更多年轻科研学者入场。

林森表示:“我们会建立一个标准草莓知识库,将种植草莓的过程中标准化、草莓方式标准化,包括草莓因素之间关系数据标准化,我们将数据标准化成知识,让计算机读懂知识,这是最重要的,已经做了。”

王少磊负责本次比赛云端管控系统的运行,王少磊说:“只需要给草莓种植户一个接口,就可以把草莓相关种植的方法调出来之后,哪怕农户完全不懂种植,也可以按照流程做,按照专家的经验做,这对于普通农户来说,会有很大帮助。”

郑建峰说:我们技术开发的初衷是要低成本,让农户容易接受,真正能够应用到实际生产中去,让知识不那么丰富的农民,也能很快地使用这个技术,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AI草莓种植大赛冠军:让“无人农场”从实验室走向田间地头

在嫦娥五号登月的过程中,登月地点是由人工智能自主决策的,AI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宇航员”,边走边找,最终找到合适的着陆地点。如今,草莓种植也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在云南昆明的玻璃温室内,AI就像一位“老师傅”,能够精准控制水肥灌溉系统,照顾一排排的草莓苗。

AI种草莓背后,中国优秀的AI科学家正在将科幻小说中的“无人农场”搬到现实。

林森是国家农业智能装备工作技术研究中心的博士生,郑建峰是农业农村部设施农业工程重点实验室的博士生。他们共同参与了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导,中国农业大学和拼多多举办的首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

12月16日,他们组建的CyberFarmer·HortiGraph联队,经过多轮激烈角逐之后,最终获得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AI组冠军,成为数字农业领域的新星。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联队获得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冠军,右二为林森、右三为郑建峰。(摄影:龙遇春)

在初赛阶段,郑建峰和林森各自率领的队伍本来是对手,因为成绩并列第四名,两队合并混组。两队风格相近,都属于“学院派”,队内成员分别来自中国农业大学、比利时根特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国家农业智能装备工程研究中心。

他们之前的队名分别为“CyberFarmer”和“HortiGraph”。前者意为 “网络农民”,后者意为“园艺图谱”。这批青年学者都想用科技做一些更酷的事情,极客、理性是这两支团队的特点。落脚到比赛上,HortiGraph的技术优势是人工智能,CyberFarmer队的技术优势是草莓管理和草莓模型。

决赛阶段,“CyberFarmer. HortiGraph联队”是合并后的队名,他们的对手除了3支AI队,还引入了来自辽宁丹东、江苏镇江、安徽长丰的草莓种植高手。在这场人工智能和传统农人的较量中,他们使用9种算法,把人工智能技术、专家经验、模型系统进行融合,让种草莓也变成了一桩年轻人眼中性感的工作。

在工业奏鸣曲中做持续奔跑的科研人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林森在求学阶段,把这句话写在了他的笔记本扉页上。

在求学生涯中,林森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出色拔尖的优等生,只是一个在学术道路上不断坚持的人。本科毕业后,林森跟大多数同学一样,进入一家电子企业,成为一名工程师。宿舍、工区,2300米的距离,两点一线的生活,伴随检测、调试相关的单调工作,很快消磨了林森的激情。

“虽然当时的收入已经很不错了,但企业里的隐性壁垒很多,而且因为是外资企业,本土的工程师会被排斥。”林森说。

重拾学术梦,辞职考研成为他的选择。2009年林森成功考入重庆大学攻读硕士,3年后,他进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2016年林森通过人才引进,来到北京市农林科学院专攻农业智能装备研究,2019年,林森攻读沈阳农业大学农业信息化技术专业博士。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队员林森(左一)、杨浩(左二)、王英利(左三),正在与大赛技术专家沟通调试环境控制设施。(摄影:穆功)

一晃11年的时间,林森依然保留着当年考研期间的笔记。

企业的经历并非一无是处。在林森看来,科研一定要随时做好走出实验室的准备。特别是农业科研,价值成就于广袤的田间地头。

在近几年的科研生涯中,林森和他的科研同伴们,构建了一个农业机器人作业系统,包括农业园区巡检机器人、采摘机器人、路轨两用自主导航运输机器人、无人喷药机器人、智慧管控语音服务机器人、授粉机器人和机器人调度系统。负责运输、打药、授粉、巡检等工作。

郑建峰的团队主要来自中国农业大学,在科研道路上,郑建峰和林森的感受一样,“科研成果要经得起推敲和实践。”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队员郑建峰(右一)正在进行实验。(摄影:穆功)

在工业实践中做持续奔跑的科研人,是他们两个科研团队的共同想法。此次比赛,林森和郑建峰的团队希望在和其他队伍的切磋中,探索一套能够提高生产效益的数字化草莓种植方案,并且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

郑建峰说:“我希望我们在比赛中实践的技术能够形成产品,这样的技术产品能帮小农户提高生产效率,能给小农户带来真金白银,让他们从中受益。”

 “人机共舞”的新模式

《机器管家》是美国导演克里斯·哥伦布执导的科幻片,片中的机器人管家诞生了好奇心,在艺术创作上显示了非凡的创造力,并且具有了“人性”。这种机器演化为人的故事,其实并不是真实的人工智能。

林森认为,“当前的人工智能是以知识、算法和算力为代表的弱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更高形式应该是知识、数据、算法和算力等要素构建的更强大的人工智能。当下农业发展情况应该是人机协同作业的局面,决策系统由专家经验与人工智能结合,通过托管式的管控方式,最终形成‘人机共舞’的新模式。”

林森和他的团队构建了一套专家经验与人工智能结合的智慧决策系统。

image.png

▲7月22日,在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媒体开放日上,林森介绍团队研发的智慧决策系统(摄影:穆功)

在这套系统中,他们团队首先将种植者经验、环境数据和草莓图像数据标准化,建立标准化的作物种植知识结构,构建智慧决策知识图谱。第二步,知识图谱的决策结果会输出到模型系统进行温室的控制,第三步,温室内的传感器会反馈环境参数和作物生长情况,这些数据会反馈回知识图谱,知识图谱会决定是否修正。

简言之,就是翻译、学习,翻译的过程就是数据结构化的过程,先把草莓种植的所有要素“翻译”成计算机看得懂的数据,再把过往的人工种植经验教给AI,让AI进行学习,最后由AI对生产进行决策。

在这个过程中,玻璃温室里的各项传感器就像人工智能的眼睛,通过它们,草莓的生长过程被完整记录。温度、土壤、水、养分成为了可以看得见的数据,有了数据,人工智能就把草莓种植转化为一场关于选择和决策的数学游戏。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在AI温室内加装的摄像头,通过图像识别算法来智能侦测草莓的生长状态。(摄影:穆功)

团队成员龙洁花说:“我们主要是采用机器视觉、知识图谱以及模型相结合的方法构建一个标准化的草莓种植知识结构。”

团队成员张宇介绍,决策当中数据和专家的标准化、知识化是最重要的,可解释的知识越多,这套方法和决策越精准。“比如说阿尔法狗,这是机器和人结合的决策,我们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首先把种植方法标准化,在这个框架下将经验填进来,相当于填了图谱,填的越多越精准,这是我们总体思路。”

在草莓模型的搭建方面,郑建峰介绍,种植战略采用与植物对话的智能环控技术(SPA技术),以小时为单位计算参考作物的能耗,然后调整水肥灌溉量。“就好像请了一位草莓种植的老师傅”。

这一系统的缺点是,一旦传感器出现问题,那么人工智能的所有干预就会失效,甚至会出现烧苗、死苗的情况。“CyberFarmer· HortiGraph联队”就遇到了这个情况。

在比赛过程中,水质检测和处理水的装置出现偏差,导致水质的pH值出现波动,这直接导致草莓的生长不及预期。“当时我们打了一天的电话会,因为不在现场的话,是没办法知道哪个装置出现问题,所以我们当时一方面联系温室进行检查,另一方面挨个调试我们的装置。”林森说。

文朝武说:“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们会定期对传感器进行调试检查,同时和在昆明当地的专家加强联系,不再仅仅依靠AI。”

林森认为,长远来看,未来人工智能技术会逐渐在生产各环节替代人的工作,这需要一个过程,短时间内农业种植过程仍然需要人的大量参与,呈现人机协调作业的局面。

“无人化”温室的未来

钱学森曾对农业发展提出建议,他认为:“在中国小农经济基础之上,不可能自发地走向农业产业化;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根本动力在于科技创新、产业化进程和整个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林森最喜欢的运动是爬山,在他看来,科研就是爬山,突破技术阻碍是到达山顶,看到新的山峰,要想登上新的山峰,需要先下山。这个下山就是技术商业化。

好的AI一定可以在田间地头帮到农民。前端技术进步的一小步,有可能会重塑从生产到流通的全产业链条,从而为农产品带来更多的附加值,为规模庞大的农业种植者们带来更多收入。

为了实现技术商用,林森团队正在开发的托管式可视化温室智慧管控云服务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实现种植过程中水肥托管、环境管控托管、机器人托管、设备托管等。

image.png

▲在各类算法的支持下,比赛基地内的草莓实现了无人化种植。(摄影:穆功)

在此次比赛后,他们希望建立一套可推广、可复制的草莓自动化生产方式,进一步构建人工智能的作物生产模式,在若干年内,“少人化”、“无人化”温室能够逐步推广。

在他们的构想中,“无人化”温室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干预,它依然依赖人工智能和人工经验相结合的决策。林森说:“因为人工智能还不能解决温室管理过程中的全部问题,将人工和人工智能相结合以后,作用会强大很多。像阿尔法狗,它之所以能打败人类就是棋谱和算法的结合,这里我们每个专家的经验就相当于一个棋谱,农业人工智能也需要和种植专家经验进行结合。”

在采摘和托管环节,视频监控、采摘机器人、巡检机器人、自动化水肥设备、智能温室设备等等将发挥更大作用,节约大量人力。

此次比赛的成果已经在着手进行商业转化,也吸引着更多年轻科研学者入场。

林森表示:“我们会建立一个标准草莓知识库,将种植草莓的过程中标准化、草莓方式标准化,包括草莓因素之间关系数据标准化,我们将数据标准化成知识,让计算机读懂知识,这是最重要的,已经做了。”

王少磊负责本次比赛云端管控系统的运行,王少磊说:“只需要给草莓种植户一个接口,就可以把草莓相关种植的方法调出来之后,哪怕农户完全不懂种植,也可以按照流程做,按照专家的经验做,这对于普通农户来说,会有很大帮助。”

郑建峰说:我们技术开发的初衷是要低成本,让农户容易接受,真正能够应用到实际生产中去,让知识不那么丰富的农民,也能很快地使用这个技术,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AI草莓种植大赛冠军:让“无人农场”从实验室走向田间地头

在嫦娥五号登月的过程中,登月地点是由人工智能自主决策的,AI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宇航员”,边走边找,最终找到合适的着陆地点。如今,草莓种植也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在云南昆明的玻璃温室内,AI就像一位“老师傅”,能够精准控制水肥灌溉系统,照顾一排排的草莓苗。

AI种草莓背后,中国优秀的AI科学家正在将科幻小说中的“无人农场”搬到现实。

林森是国家农业智能装备工作技术研究中心的博士生,郑建峰是农业农村部设施农业工程重点实验室的博士生。他们共同参与了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导,中国农业大学和拼多多举办的首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

12月16日,他们组建的CyberFarmer·HortiGraph联队,经过多轮激烈角逐之后,最终获得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AI组冠军,成为数字农业领域的新星。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联队获得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冠军,右二为林森、右三为郑建峰。(摄影:龙遇春)

在初赛阶段,郑建峰和林森各自率领的队伍本来是对手,因为成绩并列第四名,两队合并混组。两队风格相近,都属于“学院派”,队内成员分别来自中国农业大学、比利时根特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国家农业智能装备工程研究中心。

他们之前的队名分别为“CyberFarmer”和“HortiGraph”。前者意为 “网络农民”,后者意为“园艺图谱”。这批青年学者都想用科技做一些更酷的事情,极客、理性是这两支团队的特点。落脚到比赛上,HortiGraph的技术优势是人工智能,CyberFarmer队的技术优势是草莓管理和草莓模型。

决赛阶段,“CyberFarmer. HortiGraph联队”是合并后的队名,他们的对手除了3支AI队,还引入了来自辽宁丹东、江苏镇江、安徽长丰的草莓种植高手。在这场人工智能和传统农人的较量中,他们使用9种算法,把人工智能技术、专家经验、模型系统进行融合,让种草莓也变成了一桩年轻人眼中性感的工作。

在工业奏鸣曲中做持续奔跑的科研人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林森在求学阶段,把这句话写在了他的笔记本扉页上。

在求学生涯中,林森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出色拔尖的优等生,只是一个在学术道路上不断坚持的人。本科毕业后,林森跟大多数同学一样,进入一家电子企业,成为一名工程师。宿舍、工区,2300米的距离,两点一线的生活,伴随检测、调试相关的单调工作,很快消磨了林森的激情。

“虽然当时的收入已经很不错了,但企业里的隐性壁垒很多,而且因为是外资企业,本土的工程师会被排斥。”林森说。

重拾学术梦,辞职考研成为他的选择。2009年林森成功考入重庆大学攻读硕士,3年后,他进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2016年林森通过人才引进,来到北京市农林科学院专攻农业智能装备研究,2019年,林森攻读沈阳农业大学农业信息化技术专业博士。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队员林森(左一)、杨浩(左二)、王英利(左三),正在与大赛技术专家沟通调试环境控制设施。(摄影:穆功)

一晃11年的时间,林森依然保留着当年考研期间的笔记。

企业的经历并非一无是处。在林森看来,科研一定要随时做好走出实验室的准备。特别是农业科研,价值成就于广袤的田间地头。

在近几年的科研生涯中,林森和他的科研同伴们,构建了一个农业机器人作业系统,包括农业园区巡检机器人、采摘机器人、路轨两用自主导航运输机器人、无人喷药机器人、智慧管控语音服务机器人、授粉机器人和机器人调度系统。负责运输、打药、授粉、巡检等工作。

郑建峰的团队主要来自中国农业大学,在科研道路上,郑建峰和林森的感受一样,“科研成果要经得起推敲和实践。”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队员郑建峰(右一)正在进行实验。(摄影:穆功)

在工业实践中做持续奔跑的科研人,是他们两个科研团队的共同想法。此次比赛,林森和郑建峰的团队希望在和其他队伍的切磋中,探索一套能够提高生产效益的数字化草莓种植方案,并且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

郑建峰说:“我希望我们在比赛中实践的技术能够形成产品,这样的技术产品能帮小农户提高生产效率,能给小农户带来真金白银,让他们从中受益。”

 “人机共舞”的新模式

《机器管家》是美国导演克里斯·哥伦布执导的科幻片,片中的机器人管家诞生了好奇心,在艺术创作上显示了非凡的创造力,并且具有了“人性”。这种机器演化为人的故事,其实并不是真实的人工智能。

林森认为,“当前的人工智能是以知识、算法和算力为代表的弱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更高形式应该是知识、数据、算法和算力等要素构建的更强大的人工智能。当下农业发展情况应该是人机协同作业的局面,决策系统由专家经验与人工智能结合,通过托管式的管控方式,最终形成‘人机共舞’的新模式。”

林森和他的团队构建了一套专家经验与人工智能结合的智慧决策系统。

image.png

▲7月22日,在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媒体开放日上,林森介绍团队研发的智慧决策系统(摄影:穆功)

在这套系统中,他们团队首先将种植者经验、环境数据和草莓图像数据标准化,建立标准化的作物种植知识结构,构建智慧决策知识图谱。第二步,知识图谱的决策结果会输出到模型系统进行温室的控制,第三步,温室内的传感器会反馈环境参数和作物生长情况,这些数据会反馈回知识图谱,知识图谱会决定是否修正。

简言之,就是翻译、学习,翻译的过程就是数据结构化的过程,先把草莓种植的所有要素“翻译”成计算机看得懂的数据,再把过往的人工种植经验教给AI,让AI进行学习,最后由AI对生产进行决策。

在这个过程中,玻璃温室里的各项传感器就像人工智能的眼睛,通过它们,草莓的生长过程被完整记录。温度、土壤、水、养分成为了可以看得见的数据,有了数据,人工智能就把草莓种植转化为一场关于选择和决策的数学游戏。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在AI温室内加装的摄像头,通过图像识别算法来智能侦测草莓的生长状态。(摄影:穆功)

团队成员龙洁花说:“我们主要是采用机器视觉、知识图谱以及模型相结合的方法构建一个标准化的草莓种植知识结构。”

团队成员张宇介绍,决策当中数据和专家的标准化、知识化是最重要的,可解释的知识越多,这套方法和决策越精准。“比如说阿尔法狗,这是机器和人结合的决策,我们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首先把种植方法标准化,在这个框架下将经验填进来,相当于填了图谱,填的越多越精准,这是我们总体思路。”

在草莓模型的搭建方面,郑建峰介绍,种植战略采用与植物对话的智能环控技术(SPA技术),以小时为单位计算参考作物的能耗,然后调整水肥灌溉量。“就好像请了一位草莓种植的老师傅”。

这一系统的缺点是,一旦传感器出现问题,那么人工智能的所有干预就会失效,甚至会出现烧苗、死苗的情况。“CyberFarmer· HortiGraph联队”就遇到了这个情况。

在比赛过程中,水质检测和处理水的装置出现偏差,导致水质的pH值出现波动,这直接导致草莓的生长不及预期。“当时我们打了一天的电话会,因为不在现场的话,是没办法知道哪个装置出现问题,所以我们当时一方面联系温室进行检查,另一方面挨个调试我们的装置。”林森说。

文朝武说:“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们会定期对传感器进行调试检查,同时和在昆明当地的专家加强联系,不再仅仅依靠AI。”

林森认为,长远来看,未来人工智能技术会逐渐在生产各环节替代人的工作,这需要一个过程,短时间内农业种植过程仍然需要人的大量参与,呈现人机协调作业的局面。

“无人化”温室的未来

钱学森曾对农业发展提出建议,他认为:“在中国小农经济基础之上,不可能自发地走向农业产业化;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根本动力在于科技创新、产业化进程和整个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林森最喜欢的运动是爬山,在他看来,科研就是爬山,突破技术阻碍是到达山顶,看到新的山峰,要想登上新的山峰,需要先下山。这个下山就是技术商业化。

好的AI一定可以在田间地头帮到农民。前端技术进步的一小步,有可能会重塑从生产到流通的全产业链条,从而为农产品带来更多的附加值,为规模庞大的农业种植者们带来更多收入。

为了实现技术商用,林森团队正在开发的托管式可视化温室智慧管控云服务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实现种植过程中水肥托管、环境管控托管、机器人托管、设备托管等。

image.png

▲在各类算法的支持下,比赛基地内的草莓实现了无人化种植。(摄影:穆功)

在此次比赛后,他们希望建立一套可推广、可复制的草莓自动化生产方式,进一步构建人工智能的作物生产模式,在若干年内,“少人化”、“无人化”温室能够逐步推广。

在他们的构想中,“无人化”温室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干预,它依然依赖人工智能和人工经验相结合的决策。林森说:“因为人工智能还不能解决温室管理过程中的全部问题,将人工和人工智能相结合以后,作用会强大很多。像阿尔法狗,它之所以能打败人类就是棋谱和算法的结合,这里我们每个专家的经验就相当于一个棋谱,农业人工智能也需要和种植专家经验进行结合。”

在采摘和托管环节,视频监控、采摘机器人、巡检机器人、自动化水肥设备、智能温室设备等等将发挥更大作用,节约大量人力。

此次比赛的成果已经在着手进行商业转化,也吸引着更多年轻科研学者入场。

林森表示:“我们会建立一个标准草莓知识库,将种植草莓的过程中标准化、草莓方式标准化,包括草莓因素之间关系数据标准化,我们将数据标准化成知识,让计算机读懂知识,这是最重要的,已经做了。”

王少磊负责本次比赛云端管控系统的运行,王少磊说:“只需要给草莓种植户一个接口,就可以把草莓相关种植的方法调出来之后,哪怕农户完全不懂种植,也可以按照流程做,按照专家的经验做,这对于普通农户来说,会有很大帮助。”

郑建峰说:我们技术开发的初衷是要低成本,让农户容易接受,真正能够应用到实际生产中去,让知识不那么丰富的农民,也能很快地使用这个技术,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AI草莓种植大赛冠军:让“无人农场”从实验室走向田间地头

在嫦娥五号登月的过程中,登月地点是由人工智能自主决策的,AI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宇航员”,边走边找,最终找到合适的着陆地点。如今,草莓种植也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在云南昆明的玻璃温室内,AI就像一位“老师傅”,能够精准控制水肥灌溉系统,照顾一排排的草莓苗。

AI种草莓背后,中国优秀的AI科学家正在将科幻小说中的“无人农场”搬到现实。

林森是国家农业智能装备工作技术研究中心的博士生,郑建峰是农业农村部设施农业工程重点实验室的博士生。他们共同参与了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导,中国农业大学和拼多多举办的首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

12月16日,他们组建的CyberFarmer·HortiGraph联队,经过多轮激烈角逐之后,最终获得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AI组冠军,成为数字农业领域的新星。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联队获得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冠军,右二为林森、右三为郑建峰。(摄影:龙遇春)

在初赛阶段,郑建峰和林森各自率领的队伍本来是对手,因为成绩并列第四名,两队合并混组。两队风格相近,都属于“学院派”,队内成员分别来自中国农业大学、比利时根特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国家农业智能装备工程研究中心。

他们之前的队名分别为“CyberFarmer”和“HortiGraph”。前者意为 “网络农民”,后者意为“园艺图谱”。这批青年学者都想用科技做一些更酷的事情,极客、理性是这两支团队的特点。落脚到比赛上,HortiGraph的技术优势是人工智能,CyberFarmer队的技术优势是草莓管理和草莓模型。

决赛阶段,“CyberFarmer. HortiGraph联队”是合并后的队名,他们的对手除了3支AI队,还引入了来自辽宁丹东、江苏镇江、安徽长丰的草莓种植高手。在这场人工智能和传统农人的较量中,他们使用9种算法,把人工智能技术、专家经验、模型系统进行融合,让种草莓也变成了一桩年轻人眼中性感的工作。

在工业奏鸣曲中做持续奔跑的科研人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林森在求学阶段,把这句话写在了他的笔记本扉页上。

在求学生涯中,林森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出色拔尖的优等生,只是一个在学术道路上不断坚持的人。本科毕业后,林森跟大多数同学一样,进入一家电子企业,成为一名工程师。宿舍、工区,2300米的距离,两点一线的生活,伴随检测、调试相关的单调工作,很快消磨了林森的激情。

“虽然当时的收入已经很不错了,但企业里的隐性壁垒很多,而且因为是外资企业,本土的工程师会被排斥。”林森说。

重拾学术梦,辞职考研成为他的选择。2009年林森成功考入重庆大学攻读硕士,3年后,他进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2016年林森通过人才引进,来到北京市农林科学院专攻农业智能装备研究,2019年,林森攻读沈阳农业大学农业信息化技术专业博士。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队员林森(左一)、杨浩(左二)、王英利(左三),正在与大赛技术专家沟通调试环境控制设施。(摄影:穆功)

一晃11年的时间,林森依然保留着当年考研期间的笔记。

企业的经历并非一无是处。在林森看来,科研一定要随时做好走出实验室的准备。特别是农业科研,价值成就于广袤的田间地头。

在近几年的科研生涯中,林森和他的科研同伴们,构建了一个农业机器人作业系统,包括农业园区巡检机器人、采摘机器人、路轨两用自主导航运输机器人、无人喷药机器人、智慧管控语音服务机器人、授粉机器人和机器人调度系统。负责运输、打药、授粉、巡检等工作。

郑建峰的团队主要来自中国农业大学,在科研道路上,郑建峰和林森的感受一样,“科研成果要经得起推敲和实践。”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的队员郑建峰(右一)正在进行实验。(摄影:穆功)

在工业实践中做持续奔跑的科研人,是他们两个科研团队的共同想法。此次比赛,林森和郑建峰的团队希望在和其他队伍的切磋中,探索一套能够提高生产效益的数字化草莓种植方案,并且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

郑建峰说:“我希望我们在比赛中实践的技术能够形成产品,这样的技术产品能帮小农户提高生产效率,能给小农户带来真金白银,让他们从中受益。”

 “人机共舞”的新模式

《机器管家》是美国导演克里斯·哥伦布执导的科幻片,片中的机器人管家诞生了好奇心,在艺术创作上显示了非凡的创造力,并且具有了“人性”。这种机器演化为人的故事,其实并不是真实的人工智能。

林森认为,“当前的人工智能是以知识、算法和算力为代表的弱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更高形式应该是知识、数据、算法和算力等要素构建的更强大的人工智能。当下农业发展情况应该是人机协同作业的局面,决策系统由专家经验与人工智能结合,通过托管式的管控方式,最终形成‘人机共舞’的新模式。”

林森和他的团队构建了一套专家经验与人工智能结合的智慧决策系统。

image.png

▲7月22日,在多多农研科技大赛的媒体开放日上,林森介绍团队研发的智慧决策系统(摄影:穆功)

在这套系统中,他们团队首先将种植者经验、环境数据和草莓图像数据标准化,建立标准化的作物种植知识结构,构建智慧决策知识图谱。第二步,知识图谱的决策结果会输出到模型系统进行温室的控制,第三步,温室内的传感器会反馈环境参数和作物生长情况,这些数据会反馈回知识图谱,知识图谱会决定是否修正。

简言之,就是翻译、学习,翻译的过程就是数据结构化的过程,先把草莓种植的所有要素“翻译”成计算机看得懂的数据,再把过往的人工种植经验教给AI,让AI进行学习,最后由AI对生产进行决策。

在这个过程中,玻璃温室里的各项传感器就像人工智能的眼睛,通过它们,草莓的生长过程被完整记录。温度、土壤、水、养分成为了可以看得见的数据,有了数据,人工智能就把草莓种植转化为一场关于选择和决策的数学游戏。

image.png

▲CyberFarmer·HortiGraph在AI温室内加装的摄像头,通过图像识别算法来智能侦测草莓的生长状态。(摄影:穆功)

团队成员龙洁花说:“我们主要是采用机器视觉、知识图谱以及模型相结合的方法构建一个标准化的草莓种植知识结构。”

团队成员张宇介绍,决策当中数据和专家的标准化、知识化是最重要的,可解释的知识越多,这套方法和决策越精准。“比如说阿尔法狗,这是机器和人结合的决策,我们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首先把种植方法标准化,在这个框架下将经验填进来,相当于填了图谱,填的越多越精准,这是我们总体思路。”

在草莓模型的搭建方面,郑建峰介绍,种植战略采用与植物对话的智能环控技术(SPA技术),以小时为单位计算参考作物的能耗,然后调整水肥灌溉量。“就好像请了一位草莓种植的老师傅”。

这一系统的缺点是,一旦传感器出现问题,那么人工智能的所有干预就会失效,甚至会出现烧苗、死苗的情况。“CyberFarmer· HortiGraph联队”就遇到了这个情况。

在比赛过程中,水质检测和处理水的装置出现偏差,导致水质的pH值出现波动,这直接导致草莓的生长不及预期。“当时我们打了一天的电话会,因为不在现场的话,是没办法知道哪个装置出现问题,所以我们当时一方面联系温室进行检查,另一方面挨个调试我们的装置。”林森说。

文朝武说:“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们会定期对传感器进行调试检查,同时和在昆明当地的专家加强联系,不再仅仅依靠AI。”

林森认为,长远来看,未来人工智能技术会逐渐在生产各环节替代人的工作,这需要一个过程,短时间内农业种植过程仍然需要人的大量参与,呈现人机协调作业的局面。

“无人化”温室的未来

钱学森曾对农业发展提出建议,他认为:“在中国小农经济基础之上,不可能自发地走向农业产业化;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根本动力在于科技创新、产业化进程和整个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林森最喜欢的运动是爬山,在他看来,科研就是爬山,突破技术阻碍是到达山顶,看到新的山峰,要想登上新的山峰,需要先下山。这个下山就是技术商业化。

好的AI一定可以在田间地头帮到农民。前端技术进步的一小步,有可能会重塑从生产到流通的全产业链条,从而为农产品带来更多的附加值,为规模庞大的农业种植者们带来更多收入。

为了实现技术商用,林森团队正在开发的托管式可视化温室智慧管控云服务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实现种植过程中水肥托管、环境管控托管、机器人托管、设备托管等。

image.png

▲在各类算法的支持下,比赛基地内的草莓实现了无人化种植。(摄影:穆功)

在此次比赛后,他们希望建立一套可推广、可复制的草莓自动化生产方式,进一步构建人工智能的作物生产模式,在若干年内,“少人化”、“无人化”温室能够逐步推广。

在他们的构想中,“无人化”温室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干预,它依然依赖人工智能和人工经验相结合的决策。林森说:“因为人工智能还不能解决温室管理过程中的全部问题,将人工和人工智能相结合以后,作用会强大很多。像阿尔法狗,它之所以能打败人类就是棋谱和算法的结合,这里我们每个专家的经验就相当于一个棋谱,农业人工智能也需要和种植专家经验进行结合。”

在采摘和托管环节,视频监控、采摘机器人、巡检机器人、自动化水肥设备、智能温室设备等等将发挥更大作用,节约大量人力。

此次比赛的成果已经在着手进行商业转化,也吸引着更多年轻科研学者入场。

林森表示:“我们会建立一个标准草莓知识库,将种植草莓的过程中标准化、草莓方式标准化,包括草莓因素之间关系数据标准化,我们将数据标准化成知识,让计算机读懂知识,这是最重要的,已经做了。”

王少磊负责本次比赛云端管控系统的运行,王少磊说:“只需要给草莓种植户一个接口,就可以把草莓相关种植的方法调出来之后,哪怕农户完全不懂种植,也可以按照流程做,按照专家的经验做,这对于普通农户来说,会有很大帮助。”

郑建峰说:我们技术开发的初衷是要低成本,让农户容易接受,真正能够应用到实际生产中去,让知识不那么丰富的农民,也能很快地使用这个技术,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

  • Sealing Wax
  • Orthodox Candles
  • Portable Campfire
  • City Bonfire Candles
  • Wax Sealing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