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奖得主郝景芳拼多多直播讲新书,近7万书迷蹲守百亿补贴直播间抢购

科幻作品超越时空、架构未来,而当科幻作家当了母亲,在育儿上最关注的,则是培养孩子适应未来创新时代的能力。

11月30日,第74届雨果奖得主郝景芳走进拼多多百亿补贴直播间,向平台网友倾情荐书,并分享了自己的成长历程和写作思维训练,通过直播与书迷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交流与互动。

同时,作为一位母亲,郝景芳还重点与全国家长分享了自己的育儿心得,系统解答了如何培养孩子的元认知和自驱力,并在直播间带来了自己的新书《孩子,愿你一生勇敢,心中有光》。

image.png

▲11月30日,第74届雨果奖得主郝景芳(右)走进拼多多百亿补贴直播间,向平台网友倾情荐书。  林光 摄

据介绍,这场直播是由拼多多百亿补贴联合中信出版集团共同发起,直播间搭建在北京中信出版社内。拼多多图书类目相关负责人称,活动旨在通过电商平台与头部出版社持续合作的方式,在图书行业打造“正品好书全网最低价”,切实让阅读爱好者买得实惠、买得放心。

此外,本次郝景芳专场直播所有书目均由“系统+人工”多层选品,结合百亿补贴优惠让利,确保所有书目都是正品全网最低价,且无需领券、没有套路,补贴后价格直接低至五折以下,吸引近7万网友在线抢购。

科幻作家分享当母亲后的育儿心得

郝景芳是中国首位获得雨果奖的女作家,其作品中展现了令人惊叹的空间解构和逻辑堆叠,深受读者喜爱。直播当晚,郝景芳还未走进直播间,书迷就在直播间刷屏蹲守。

除了科幻作家的身份,郝景芳现在也是一位母亲,在孩子幼儿时期的启蒙教育方面颇有心得。郝景芳表示,在成为母亲之后,自己就开始倾注于儿童教育方面的专业研究,并在直播间大方分享了自己和女儿的生活趣事,以及她在其中的教育引导方法。

“在幼儿时期,一定要从根上信任孩子。小孩子都会犯错、犯懒,家长在教育的时候,一定注意不能对孩子的品性下判断,比如‘你怎么这么笨’之类的。而要鼓励孩子‘你这么聪明下次肯定能行’。”郝景芳表示,幼儿时期给孩子充分的信任有利于培养亲子关系的安全感,而过度的挫折教育往往会让孩子产生愤怒和逃避等不良情绪。

同时她也认为,孩子的启蒙教育做好了,之后的学业教育等都可以事半功倍。“最重要的是培养孩子的元认知和自驱力,让孩子产生自我内心的积极性,这样的孩子内心有光,自然可以自我照亮,自己推动自己成长。”

image.png

▲郝景芳正在拼多多直播间讲解自己的新书《孩子,愿你一生勇敢,心中有光》。

科幻作家以超前的想象力和抽象理解能力著称,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的郝景芳谈起自己读书时的经历,表示“抽象概念本身就很难理解”,因此,家长在指导孩子做抽象概念理解时,不能急于求成。关于孩子未来的核心竞争力,郝景芳总结为思考能力和创造能力的相辅相成,家长需要做的就是注重通识思维的培养,同时家长也要做到应有的陪伴和表率。

当天的直播间里,郝景芳重点推荐了多种适合少儿阅读的优秀书籍,有调皮的书迷网友希望尽快推荐成年人图书,留言询问“26岁的孩子适合看什么书”,引得直播间一阵欢乐。最终,这场直播吸引了近7万消费者在线抢购拼单。

百亿补贴打造正品好书全网最低价

调研数据显示,消费者对于纸质书的阅读需求日益提升,即使是最习惯电子产品的90后年轻群体,也有半数以上更喜欢阅读纸质书。

为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图书消费需求,长期以来,拼多多平台积极与行业权威出版社、出版品牌、知名作家等开展合作,引入覆盖经济、艺术、人文社科、儿童读物等各个领域的优质书刊,为消费者提供海量正版图书。

同时,拼多多通过“名家荐书+平台百亿补贴”相结合的形式,为消费者带来正品好书全网最低价。比如,在此次郝景芳专场直播活动中,除了平台“百亿补贴”,还叠加了“满40减10”优惠让利,补贴后图书价格低至5折以下。此外,直播间还设置了赠送郝景芳亲笔签名、抽取千元耳机大奖和赠书等福利。

image.png

▲在此次郝景芳专场直播活动中,补贴后图书价格低至5折以下。拼多多正通过“名家荐书+平台百亿补贴”相结合的形式,为消费者带来正品好书全网最低价。

在郝景芳之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中国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也都走进过拼多多百亿补贴直播间荐书,名家直播荐书活动深受网友的喜爱。“终于蹲到最喜欢的作家了!”不少在线观看的网友呼吁“希望这样的活动越来越多”。

尤其是家长群体,因为这种通过直播与名家“面对面”实时交流的形式非常新颖,能进一步增加孩子对阅读的热情,同时家长也能在与名家的交流中学习更多育儿心得。

与此同时,参与拼多多“名家荐书直播”活动的作家和出版机构也表示,这是一种走近读者、靠近读者、倾听读者的机会。

“名家直播荐书的形式受到广泛好评,这对我们是一种鼓励。”拼多多图书类目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图书类目会继续与平台百亿补贴等频道一起,与更多知名作家、文化名人、权威出版机构合作,通过直播与消费者一起品鉴好书。同时,不断提高图书商品的补贴范围和力度,打造正品好书全网最低价。”

新晋诺奖得主:抗击新冠不会像丙肝持久战 疫苗明年有希望|新冠肺炎

新晋诺奖得主:抗击新冠不会像丙肝持久战,疫苗明年有希望

澎湃新闻记者 虞涵棋

“我有点惊讶,现在还没有像丙肝特效药那样的新冠特效药问世。”10月30日晚间,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美国病毒学家哈维·奥尔特(Harvey J。 Alter)通过视频方式与正在上海准备参加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的记者们连线。

丙肝病毒发现史对于眼下新冠疫情的借鉴意义,成为讨论的焦点。丙肝特效药已经挽救了大量患者的生病,但因这种RNA病毒的变异能力强大,迄今尚无疫苗问世。

奥尔特相信,通过普及筛查和治疗,人类能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消灭丙肝病毒。而对抗新冠病毒,可能无需这样的持久战。他相信科学家们能找到药物靶点,几款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看上去也有希望。“我是乐观的。”他说道。

“我知道有一款疫苗已经开展3万人试验了,他们觉得到12月底能呈给美国FDA足够的数据。我想最早2021年2月会有结果,今年是来不及了。”

1935年,奥尔特出生于美国纽约,他在罗切斯特大学医学院获得医学学位,并在斯特朗纪念医院和西雅图大学医院接受内科训练。1961年,他加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担任临床助理。他在乔治城大学工作了几年,并于1969年回到NIH,加入临床中心的输血医学系,担任高级研究员。

当时,甲肝和乙肝病毒已为人所知,但仍有大量血源性肝炎病例无法解释。他与英国生物学家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和美国病毒学家查尔斯·赖斯(Charles M。 Rice)等人接力发现了非甲也非乙的丙型肝炎病毒,使得血液检测和新药物研发成为可能,从而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蓦然回首,奥尔特已经在肝炎研究领域奋战了半个多世纪,而这场战斗还远没有结束。世卫组织估计,2016年,约有39.9万人死于丙型肝炎,主要因发展出肝硬化和肝细胞癌(原发性肝癌)。

“在一个研究项目上进行这么多年是很罕见的。我必须感谢NIH,在别的地方或许不能做这么长周期的研究。有些研究有目标,有些研究确实不知终点何在,但我想还是需要被赋予自由度的。”奥尔特感慨道。屏幕上,他选择的“聊天背景图片”正是NIH的临床中心。

以他的获奖成果为例:“我们起初的目标是保护血源,了解人们为什么得血源性肝炎,调查发病的频率和原因,以及我们对此能做些什么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并不是要去发现新病毒,那是顺便的。我想这就是科学研究,一个发现导向另一个。”

渐渐地,奥尔特和同事们发现输血性肝炎发生频率高得惊人,而且相当一部分和已知的甲肝和乙肝无关。他们做了一些试验,发现这种未知的肝炎非常危险。不过,当时他们还没有能力找出背后的病毒。直到很多年以后,在制药公司Chiron工作的霍顿才用新的分子生物学工具分离出了病毒。

“再后来,就是检测和治疗,一直都有进展。我都停不下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健康地活了这么久还是很幸运的。”85岁的奥尔特笑着说道。

丙肝病毒发现史的借鉴意义

面对新冠病毒,他相信不需要丙肝这样的持久战。“我们已经知道了病毒序列,我们有了针对病毒蛋白和抗体的检测。接下去就是坚持不懈,投入大量人力、资源。”虽然奥尔特还没有时间去看新冠病毒的晶体结构,了解病毒的关键酶复制点,但他相信人们能找到针对这些位点的药物。

“我还是乐观的。”奥尔特总结道。美国几款疫苗也进入了三期临床,他觉得看上去有希望,按照FDA的审批进度,最早可能在2021年2月会有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迄今为止,奥尔特参与发现的丙肝病毒还没有有效疫苗。不像乙肝病毒是DNA病毒,丙肝病毒是一类小小的RNA病毒,极易变异,普适性的疫苗研发因此很困难。

“总体上来说,疫苗研发是高风险而高付出的事业。而且(丙肝)药已经很好了,其实没多少人还在研发丙肝疫苗。”

因此,奥尔特觉得未来丙肝健康事业的重点是发展大规模检测,让每个患者用得起药。这样的话,人类对抗丙肝的战争可以不靠疫苗就获胜。“这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但这是个可以预见的目标。”

也有人担心,气候变化问题会让新病毒流行更为频繁地出现。奥尔特严肃地谈起了这个话题。“气候确实在变化,冰川已经在融化。很多人否认如此明显、可以测得到的气候变化,把我们置于全球危机倒计时。”

“气候变化不仅会带来飓风,可能也会增加疾病传播。我不知道这在新冠上有没有起到什么因素,可能没有吧。但如果再不作为,我们的时间很有限了。”

奥尔特相信,如果政府有意愿,科学技术是能打赢这一仗的。“这比丙肝、新冠还要重要得多。”

想听听年轻人怎么说

当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问起诺奖如何改变了奥尔特的生活,他说道:“这个奖改变我生活的方式就是让我再也没有生活了。它把我的生活夺走了。”

“得这个奖当然很棒,但它也施加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负担。”邮件、电话、信件如雪片般涌来,而奥尔特还在努力一一回复。

他还记得10月4日那天,他还如NIH的其他科学家一般日常努力工作。“到了10月5日,我就突然变成一个天才了,一堆其实我并不具备的知识和能力被加到我头上。”奥尔特顿了顿。“我再也不是10月4日的我了。”

谈起汇集61名诺贝尔奖得主、70多名世界顶尖科学奖项得主和200多名中外青年科学家的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奥尔特表示尤其期待听到年轻研究人员的报告。“现在对年轻人来说是一段艰难的时期,起步很难,找经费很难。可能要像我当年一样幸运,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我看看听了他们的工作之后,到时候能给什么建议吧!”

诺奖得主涉嫌学术造假,30多篇论文被曝P图、复制粘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作者:文摘菌,原标题《诺奖得主涉嫌学术造假!30多篇论文被曝P图、复制粘贴,牵扯中科大教授等多国学者》,头图来自:WILL KIRK /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近日,著名学术打假网站Pubpeer又曝光了一起严重学术造假,并且这一事件的主角还是2019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

截至今年10月16日,Pubpeer已经挂了塞门扎至少32篇论文涉嫌造假,其中有29篇都是最近两周陆续公布的

著名学术打假侦探克莱尔·弗朗西斯称,在锁定塞门扎作为“造假嫌疑人”后,她已经找到了20多份有问题的论文,并在PubPeer上标记了出来,之后又发现塞门扎的研究发现与另一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Louis Ignarro高度类似,所以这是相当严重的“造假”事件。

格雷格·塞门扎目前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HU)遗传医学教授,并担任细胞工程研究所(Institute for Cell Engineering)血管研究项目主任,研究方向为生命系统的氧气代谢调控。

去年10月,塞门扎刚刚因发现了“细胞感知和适应氧气变化机制”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我们先来看两个塞门扎研究组被曝出比较明显的“造假”内容。

首先是最近几年关于HIF-1论文,在论文《HIF-1-dependent expression of angiopoietin-like 4 and L1CAM mediates vascular metastasis of hypoxic breast cancer cells to the lungs》中,图1A中两个黄色部分高度相似,很可能是复制粘贴过来的。

图6将加载控件重新用于完全无关的实验和样本。从条带的形状和间距来看,β-肌动蛋白印迹与图B和图G中所示的凝胶都不匹配。

相关链接: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0694D956FA93FB972962C5C5C150D7

此外,在2012年发布的论文《Hypoxia-inducible factor–dependent breast cancer–mesenchymal stem cell bidirectional signaling promotes metastasis》中,也存在明显的复制粘贴痕迹。

相关链接:

https://pubpeer.com/publications/B4EAD2EE03B02762393E9543F4074B

学术造假事件我们已经少见多怪了,但这次翻车的是诺贝尔奖得主,还是难得一见。

牵扯包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等多国学者

塞门扎生于纽约市皇后区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威斯特彻斯特郡长大。1974年从斯里皮高中毕业后,进入哈佛大学学习遗传学。之后到宾夕法尼亚大学进行研究生学习,在宾夕法尼亚儿童医院做了博士研究。1986年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后成为该校教授。

2008年,塞门扎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2010年获盖尔德纳国际奖,2016年获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2019年,塞门扎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以表彰其关于缺氧诱导因子1(HIF-1)的突破性发现(HIF-1是一种响应低氧水平而在细胞中打开或关闭某些基因的蛋白)。颁奖词称,该发现以及塞门扎其它的工作阐明了细胞中氧调节的分子机制。此项发现对于了解低氧水平在癌症,糖尿病,冠状动脉疾病和其它许多疾病中可能起到的作用具有深远的影响。

   

之后,塞门扎接受了非常多的演讲,在这一过程中他一直提到的一点经验就是:许多杰出的发现是由年轻科学家做出的。

他称,诺贝尔奖通常颁发给老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年轻时所做的发现。人们可能会因这一点而认为,伟大的科学只由老科学家主宰,然而,伟大的发现往往是由年轻科学家做出的。他说:“我们通常在职业生涯早期就做出这些发现,但是直到很久以后,这些发现的意义才变得显而易见。”

塞门扎的确践行了这一想法。在塞门扎被质疑的32 篇论文中,所涉及的共同作者就包括不少他的学生、助理等青年学者,其中合作者包含了来自中日韩三个东亚国家的学者。

上文提到的名为《Mitochondrial Autophagy Is an HIF-1-dependent Adaptive Metabolic Response to Hypoxia》的文章,在领域内的影响力很高。

     

这篇文章被质疑存在多个学术问题,包括存在图片部分内容复制粘贴嫌疑;

       

一图多用,WT组和KO组图片高度相似;以及存在对图片的ps刻意涂抹痕迹。

       

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正教授、博导张华凤。

       

此外,还有一篇被质疑的7年前的名为《 Procollagen lysyl hydroxylase 2 is essential for hypoxia-induced breast cancer metastasis Molecular cancer research》的论文,图片也存在可疑的复制-粘贴问题。

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Daniele曾是塞门扎的一名博士后,一直与导师保持密切联系,现在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助理教授。

在分子生命科学家杂志ASBMB TODAY的一篇采访中,Daniele曾经自述塞门扎对自己学术的指导和帮助:“拥有既是临床医生又是科学家的导师,对我的培训极为重要且具有影响力。” “ Gregg帮助我专注于可以对改善结果产生真正影响的研究。”她指出,即使实验室中有多达15人,Semenza始终会迅速回答她的问题。

修改数据在学术界普遍存在?科研人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信任

对于去年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奖或医学奖的大佬翻车事件,在网上引起的讨论热度绝对不会低。

比如知乎用户@阿诺就很犀利地指出,“你要想做出真正的科研,你得先不择手段的留在学术圈”。

在生命科学界,为了发paper修饰数据的人,如果说是百分之百,那一定是多了;但如果说是百分之九十九,那一定是少了。注意我不是特指此次疑似翻车的诺奖得主,也不是特指中国人。我是指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医学界科学家,特别是欧美大牛圈,那是改数据的重灾区。

他还指出,在Nature、Science和Cell上,只有很少的研究能够“转化为临床药物”,其中罪魁祸首就是执行同行评议(peer review),并列出了几个在学术界广泛存在的问题:

一篇文章的审稿人可能就是另一篇文章的作者,审稿人/作者只是同一科研人员的不同身份而已;那么,凭什么审稿人的意见就是对的,作者就一定是错的?

在整个的审稿/修回过程中,世界上的每一个生命科学研究者都会发现,他要是不修改数据、他根本发不了文章。

全球每一个高校、每一个研究所都有论文和考核压力。

生物学过程本来就是不完美的、充斥着随机性。

因此学术问题不能一蹴而就,需要给研究人员更多的耐心和信任。

要想立即对一个科研成果作出评价,这个想法本身就是荒谬的!每个高校院所的科研评价者,以及国家科技计划的引领者,都应该多一点耐心,再多一点给科研人员的信任。请相信:科研人员中的大多数都不是一心要划水的混子,而是一心想要做出一流科研的梦想者!

完整回答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5911838/answer/1530280302

另外,知乎用户@源老师 针对诺贝尔奖本身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诺贝尔奖给的是多年前的研究,不代表近些年的科研成果。只要他多年前的研究是真实,诺贝尔奖本身还是实至名归;如果多年前的研究都造假了,这个乐子就大了。

还有国内一直有点神化诺贝尔奖,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高的奖项,但是它代表的仅是获奖人曾经的贡献,不代表他会一直牛逼(当然有人肯定会一直牛逼)。以及某国的诺贝尔奖获得数也是代表的几十年前的科研贡献,中国现在没有很正常,那些年本来就还是弱的。

完整回答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5911838/answer/1530356619

曝出塞门扎教授学术作假的主要成员、德国的独立科学记者Leonid Schneider在揭露文章中讽刺的提到,在获得诺贝尔奖之际,塞门扎曾接受《临床研究杂志》(JCI)的采访,并表示“我小时候假装的一件事就是我是联邦调查局特工,调查犯罪、当侦探。科学家做的不就是这样的事情吗?“

截止目前,被质疑文章中只有一篇得到了作者回应,称“错误并不影响结果”。

       

这位将科学家比喻为“调查犯罪的侦探”的诺奖得主,也正面临着学术侦探们的调查。

相关报道:

https://forbetterscience.com/2020/10/07/gregg-semenza-real-nobel-prize-and-unreal-research-data/

https://www.asbmb.org/asbmb-today/people/120119/oxygen-sensing-and-adapting-to-altitude

https://www.hopkinsmedicine.org/profiles/results/directory/profile/0800056/gregg-semenza

https://scholar.google.com/citations?user=fX-_IToAAAAJ&hl=zh-CN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数据文摘(ID:BigDataDigest),作者:文摘菌

知料|古玩、车牌、5G,还有什么是诺奖“拍卖理论”吆喝不动的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保罗,是我,威尔逊。你得诺贝尔奖了!”凌晨2:15,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保罗·米尔格罗姆家门口,另一位诺奖得主威尔逊在按门铃,“他们想联系你,但是没有你的电话号码。”

或许是因为睡意未散,保罗·米尔格罗姆停顿了一会儿才回答,“哦,我吗?哇哦,行……”又问,“只有我获奖?为什么没有你?”

好在,师生共享诺奖的结局再圆满不过,而这也是两人第四次因拍卖理论的成果共同获得重大奖项。

如果没有门口的监控摄像记录下这段对话,很难相信“喜提诺奖”的方式可以如此接地气。多亏两位学者同在斯坦福大学工作,住在学校的同一个街区,才有“诺奖得主亲自向诺奖得主报喜”的一幕。

除此之外,米尔格罗姆还是威尔逊第三位摘得诺奖的学生。2012年和2016年罗思(Alvin E. Roth)和霍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m)分别因匹配理论和契约理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都出自威尔逊门下。

同属博弈论的重要分支,这一次,终于轮到拍卖理论了。

简言之,拍卖理论是是在拍卖中寻找最佳竞争策略、以提高分配效率为目标的经济学研究。

与获诺奖最多的那些宏观经济理论相比,拍卖理论这四个字听起来似乎平易近人得多,但它对当代经济生活的影响丝毫不弱。

与许多纯粹的理论家不同,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亲自将他们的学术研究应用在了现实世界中。

从各国电信业购买频谱的方式,到谷歌出售广告的模式,两人对拍卖理论的研究极大地提高了实践中的资源配置效率。即使对于那些未曾亲自竞标的人来说,也因他们的工作提高了公共资源利用效率而受惠。

一个理论,多方受益

瑞典皇家科学院在颁奖辞中写道:“实践证明,新型拍卖形式尤其有利于那些难以按照传统方法定价的商品和服务,比如无线电频谱等。……因此,获奖者对拍卖的开创性研究对世界各地的买主、卖主和纳税人都大有裨益。”

的确,我们正处在一个拍卖深刻影响社会的时代。当它的触角伸进了经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如何设计更好的拍卖机制,使买卖方利益最大化,就显得尤为关键。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赢家诅咒(winner’s curse)。

在一次典型的共同价值(common value)拍卖中,拍卖品的价值对每个投标人来说都是相同的。海底油田开采权、无线电频谱、首次公开募股……都属于这种类型。

赢家诅咒是指,最终的中标者可能面对两种情况:要么,他的出价超过了拍卖品的价值,不赚反亏;要么,拍卖品的价值低于他的预期,导致收益比预计的要低。

一旦竞拍者意识到这个潜在问题,就会为了避免过多支付而压低自己的出价,最终导致拍卖品以低于市场价格售出或者流拍。总之,买方和卖方总有一边吃亏。

如何避免这种“互相伤害”的现象,是拍卖理论创立伊始就在关注的。威尔逊自60年代起就专注这一领域,被业界视为“拍卖设计之父”。他根据共同价值的理论框架探究了矿产拍卖中的“赢家诅咒”。威尔逊的研究证明了,信息不对称时,竞拍者压价的倾向会更加明显,处于信息劣势的人的出价会变得更低或干脆放弃出价。

米尔格罗姆在比较了英式拍卖和荷式拍卖的出价策略后,提出要发展更兼容并包的拍卖理论。他的理论不仅考虑了共同价值,而且考虑了不同投标人给定的私人价值,并在此基础上设计了附加价值模型。

最广为人知的拍卖机制非英国式拍卖莫属。竞标者公开喊价,层层加码,价高者得。著名的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行采用的都是这种拍卖方式。

图源:苏富比官方网站

同样是公开喊价,荷兰式拍卖是由高向低出价,特点是耗时较短。这种拍卖法是17世纪的荷兰花市商户首先采用的,意在让新鲜花卉迅速进入分销环节。

图源:Royal Flora Holland官方网站

如果竞标者在竞标过程中得知了彼此的估值,他们就会据此修改自己对拍卖品的出价,这就是所谓“关联评价”。在这种情况下,卖方才会获得最高利润。米尔格罗姆认为,这就是拍卖中存在的激励效应,促使卖方收集并与竞标人分享真实有效的信息。

总之,公开信息有助于防止卖方损失、增加卖方收入。后来,这一点在其他经济学家的实验中得到证实。

在深入研究了前辈学人成果的基础上,二人不仅在理论领域做出成绩,还帮助改良了现实中的拍卖机制。

经典案例:无线频谱拍卖

这两位诺奖得主最著名的实践成果,便是影响远播全球、至今还在使用的“同时多回合竞拍”方案(SMRA,Simultaneous Multiple Round Auction),这一方案开启了全球频谱拍卖的历史。

1993年至1994年间,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牵头为美国联邦电信委员会(FCC)做拍卖设计,改革之后的首场拍卖就帮助美国政府获得了6.17亿美元的收入。

在此之前,用于手机和其他通讯设备的频谱资源分配曾经是一桩苦差——到90年代初,各大电讯运营商还要花大力气通过多方游说才能美国政府获取无线电频谱许可证,双方均感到这种方式效率十分低下。

FCC也通过摇号的方式出售过一些频谱资源,这造成的问题是,中彩是随机的,进而导致愿意为许可证出价最高的公司往往未能获得许可证,政府的获利空间就这样被浪费了。

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授权FCC举办频谱许可证拍卖会,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一家全国性的电信公司就很难保证自己在各州都能拍得相同的频率。

换言之,频谱的销售是相互依存的。如果只是简单地按地区拍卖频段,一家全国性的电信公司于某地区频谱的估值取决于他们是否可以在其他地方购买相同的频段。

举例来说,一家电讯运营商是否愿意为某个频段的加利福尼亚许可证支付高价,取决于他们是否也能获得这个频段在新墨西哥州的许可证。

假如按照当时的常规拍卖法,每张许可证分别按顺序进行拍卖,那么赢得第二次拍卖的不确定性将压低第一次拍卖的出价。这样一来,政府无法获得较高盈利,电信公司也难以高效发展自家通讯事业,通信覆盖范围的拼凑对于用户也很不便。

所以,无线电频谱用于远程通讯的特点,导致了拍卖机制的设计不能仅考虑单一拍卖品,而是要考虑多部分多批次的待售商品,而这个问题在拍卖能源和运输资源时也会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米尔格罗姆、威尔逊及其他专家接受美国政府委托,为首场拍卖会设计规则。他们的目标是在提高效率、合理分配稀缺资源的同时,帮助政府获得最高的预期收入。

为此,他们设计了“同时多回合竞拍”(以下简称SMRA)方案。

在第一轮叫价中,所有竞拍者为自己有意购买的所有许可证分别报价,但不会公开。第一轮结束后,只公布每个许可证收到的最高报价,并据此制定第二轮起始价。每轮最高价会被保留,直到被更高报价取代,以此类推。

这样一来,电信公司可以同时为多张许可证出价,并允许重复出价。

此外,同时进行拍卖还预防了买方串谋以压低购买价格,可以使政府最大程度获利,这些盈利得以用于公共服务,例如医疗和教育。

1994年7月,FCC举行了第一场无线电频谱许可证拍卖会,获利逾6亿美元。此后,英国、加拿大、奥地利等多国政府也采纳了SMRA方案,越来越多地采用拍卖方式分配公共资源,除了无线电频谱,还有石油开采权、电力资源、碳排放交易计划等。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受“拍卖理论”启发的竞拍方案已为欧美政府“吸金”2000亿美元。

而在当下备受关注的5G频谱拍卖中,“拍卖理论”助力各国政府获得了巨额利润,欧美主要经济体运用起这套理论更是手到擒来。

不久前,法国通过拍卖5G频谱获得了13.86亿欧元的收入。加上此前以3.5亿欧元的固定价格分配给4家运营商的50MHz频谱,最终法国通过310MHz的5G频谱获得27.86亿欧元的收入。

美国FCC 主席也在8月公开表示,该机构有望从运营商身上获取近 46 亿美元的 5G 频谱拍卖所得。德国政府方面此前估计,5G频谱拍卖将为政府带来40至50亿欧元的收入。

广告?网购?内核都是拍卖理论

进入21世纪,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的研究帮助着这种古老的交易方式在数字时代继续焕发活力。

举个例子。2019年,谷歌广告收入达到1348.11亿美元,占比为83.87%;Facebook广告收入占比更是达到了惊人的98.53%,而它们销售广告位的方式都是竞价拍卖。

谷歌的广告竞价方式示例。图源:谷歌AdSense服务

看着谷歌和Facebook疯狂吸金,越来越多互联网公司重视起了数字广告业务。而它们普遍跟随行业巨头,选择了通过即时竞价为广告展示位定价,从广告主那里获取最高的收益。

如果拍卖为互联网巨头赚得的巨额广告费用还显得不够真实可触,还有另一种普通人“一键直达”的拍卖会——电商网站上的竞拍服务。

获奖后,威尔逊对记者坦承,作为这个领域的专家,自己倒是几乎没参与过拍卖,他能想到的唯一一个例子就是他和妻子在eBay上拍得了两双滑雪靴。

虽然不知道诺奖得主是否在网购中用上了自己的学说,但是我们不妨使用eBay独特的拍卖机制来解释一下,普通人在生活中会怎样与拍卖理论狭路相逢。

eBay拍卖有以下几个特点。

eBay拍卖仅在特定时间内接受出价。卖家可以设定物品起拍价及结束时间,买家可以在1、3、5、7或10天之内公开竞标。 因此,在拍卖老手之间产生了一种“抢拍”的玩法,大家前期都按兵不动,等到最后几分钟才开始快速出价,这样就避免了在前期把价格炒得过高。

所有人都可以使用eBay的自动竞标系统。这个系统在参加“抢拍”时很有用。用户可以在竞标结束的几分钟前,输入一个自己愿意支付的最高价。出价最高者胜利,而且他支付的数额略微高于第二位的出价。

拍卖品当前收到的最高出价是保密的。因此,用户无从得知自己出价多少钱可以刚好拍得商品。

此外,由于同类商品数量繁多,可能会让竞价模式变得更复杂。总之,eBay竞标是不同策略、期望和可能性的混搭。

如今,eBay在美国的核心业务已经转移到定价商品销售,但线上拍卖在许多地方仍是蓝海。中国消费者更加熟悉的阿里巴巴集团已于 2012年入局,正式上线“阿里拍卖”,业务内容包括司法拍卖、资产拍卖、房产拍卖和奢侈品拍卖等。

近年,其他电商平台也发现了这个潜力市场:2016年,京东增加拍卖频道;2020年,58同城也增加了拍卖业务。

根据最新数据,仅阿里拍卖的用户数量就已超过两亿。阿里拍卖的市场增速可观,与2015年仅有600到800亿元的成交规模相比,2018年阿里拍卖全年交易额达到5000多亿元。随着行业发展日益规范,普通消费者有望在参与网络竞价的同时,见证它开启新的经济增长阀门。

根据拍卖理论,多数电商网站采用的竞标方式属于第二价格密封拍卖(The second-price sealed auction)的变体。

1996年诺奖得主威廉姆·维克里(William Vickrey)曾论证,这种机制下,竞标者的最优策略就是按照自己对拍卖品的估价诚实地出价;这种机制也因此被称为“维克里拍卖”。

基本的拍卖类型,还包括建筑工程的招标投标常常使用的第一价格密封拍卖(The first-price sealed auction),以及前文提到过的英国式拍卖与荷兰式拍卖。

这些四个类型的拍卖及其变种,对买卖双方各有利弊。竞买者数量、信息透明程度等多方因素都可能会影响卖方的最终利润和中标者的获利,这就要求卖方和买方在交易中注重策略的调整。

如果我们多学习一点拍卖理论,或许也能在类似的拍卖中多多“捡漏”。

诺奖之后,继续乘风破浪

同为拍卖理论专家的牛津大学教授保罗·克伦佩勒(Paul Klemperer) 说,“拍卖理论之于经济学,就像果蝇之于生物学,是理想的实验研究课题。”

简直之,拍卖本身结构简单,在实际操作中却会出现许多复杂状况。这让它非常适合测试竞争策略和博弈论的各种主题。

和有着两千五百多年历史的拍卖本身相比,萌芽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拍卖理论要年轻很多。但它已从学术照进现实,惠及了每一个拍卖的应用场景。

多年以来,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这对师生和他们所研究的拍卖理论都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热门候选。关注微观经济学领域的人们年年预测,年年遗憾,终于在跌宕起伏的2020年见证两人收获最响亮的掌声。

尽管他们的成绩并不一定需要多一顶桂冠来论证,诺奖委员会在这时作出这个选择还是耐人寻味。

新冠大疫当前,世界陷入经济下行的泥沼,何时能走出阴霾仍是未知数。当许多过去赖以生存的规律被打破,或许人们都需要更加具体而微的指导。

而威尔逊和米尔格罗姆的研究成果恰恰证明了,当经济理论走出象牙塔,与实践相结合,它们有能力将人们对于效率和便利的想象更新换代

无处不在的拍卖正在被无远弗届的拍卖理论所改变。待诺奖尘埃落定后,它的光芒将继续闪耀。

诺奖得主:在线教育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教育不平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李梓毅,原文标题:《陈一丹对话诺奖得主:在线教育创造新机遇的同时,加剧教育不平等》,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芥末堆讯  10月12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詹姆斯·赫克曼与腾讯主要创始人、“一丹奖”创办人陈一丹就“疫情下的全球教育”展开线上对话。

陈一丹对话诺奖得主赫克曼

他们一致强调,科技发展给教育带来了新形式和新思路,特别是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在线教育一方面创造了新机遇,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间的教育不平等状况。在这一背景下,家庭在教育中发挥的关键性作用更需要得到特别重视。

在线教育突破主流教育方式,家长卷入程度高

早在今年4月,伴随全球新冠疫情的蔓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预计全球将有12亿学生受防控政策影响,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前往学校。

对此,陈一丹在对话中分享了自己的三点观察和思考。首先,此次疫情让社会第一次全面了解到科技为教育带来的巨大变化,在线教育成为疫情中替代传统教育的新模式,并推动一批成熟多年的技术方案在教育体系核心中落地。

“以往在线教育是进不了K12课堂的,只能在课外辅导、技能培训、继续教育等外围板块作为辅助手段,扮演一个学校教育的补充角色。但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第一次打入了K12的课堂,成为承担教育工作的主力。而且是第一次比较完整地替代。”陈一丹举例说。

“从课堂交流到布置作业,老师、学生、家长都有第一时间和第一手的使用体验。对现行的主流教育方式实现突破,是很不容易的。”

其次,陈一丹强调,疫情也进一步拉大了欠发达地区与发达地区在教育上的差距。在条件较好的地区,在线教育只是改变了教育的形式,但不少地区受困于硬件条件等限制,在疫情下还面临着“有”或“没有”的问题。而一些公益组织由于对弱势群体长期关注,因此在缓解疫情冲击方面能够更及时的“查漏补缺”,发挥了重要的帮手作用。

此外,他认为,在线教育与课堂教育的一个显著区别在于,家长的卷入程度更高。

赫克曼同样指出,在线教育发挥的更重要作用是把更多的学习过程和环节带到了家里。家庭是孩子们学习知识和技能的核心场所,所以疫情时期的线上学习创造了机会,而不是障碍。但倘若不去指导父母,不让父母参与到子女的教育中去,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在线教育下的不平等状况。

赫克曼甚至将这一问题称为“不平等的根源”。他强调,如果父母和家庭环境不鼓励学习,不重视亲子关系在孩子成长中的重要作用,这将无助于孩子发展。

“家庭是教育孩子的核心载体”

“很多人会说,这一切(校园学习活动)都结束了。”赫克曼说,不过他更倾向于从一个更宏大的视角去理解疫情下的教育变化——传统的教育系统,需要一个老师和一间教室,在这样的教学环境下,父母与孩子被以某种方式分隔开了。

“而现在我们反而认识到,父母一直和老师和孩子们在一起,这样的教育效果实际上是更好的,这才全面反映了疫情期间的教育现实。”

赫克曼指出,在美国,虽然一些教育人士认识到学校和家庭紧密相连,但传统上,不少人认为学校才是教育孩子的主要工具,乃至一些专业教育团体,甚至师范学校等机构都鼓励划清学校和家庭的界限。

“他们把学校视为社会的一部分,把家庭看作另一部分,他们不理解家庭参与的强大力量。”赫克曼说,实际上,家庭才是教育孩子的核心载体,包括一代又一代人,家庭传授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纪律、性格、自控力、理解力、同理心、对他人的关爱以及其他各种特质。

“我觉得中国古代也是一样的,这个社会现代化之前的几千年里,所有的教育其实都是在家里进行的。”

赫克曼的这一说法也引起了陈一丹的共鸣。“举个例子,我们中国人如果说,哎呀这个人没有家教,那是对他最大的侮辱。什么是好的家庭?无论是贫或富,好的家庭就是重视教育的家庭。”

“在中国的传统里,家庭教育是放在家族传承的重要位置上的。”陈一丹强调,过去几十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与人口结构的变化,家庭教育发挥的功能出现了一些弱化迹象,乡村留守儿童以及智能设备和网络较早进入孩子世界等问题都受到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公益力量助力全球教育变革

面对今年的疫情蔓延,各国公益机构除了协助解决抗疫物资运输等迫切需求,如何继续发挥自身资源优势,助力化解教育等更多深层次不平等问题同样备受期待。

在赫克曼看来,美国的公益机构,例如基金会等组织,需要以更“开明”的态度鼓励学术创新和基础研究,而不是追求短期收益。

“互联网让慈善公益在中国迸发起来,让所有的爱心通过科技的方法迸发起来。”陈一丹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李梓毅

诺奖得主告诉你:几岁拿诺贝尔奖最合适?|恒星

原标题:独家|诺奖得主告诉你:几岁拿诺贝尔奖最合适?

原创 Kai 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去年4月,Nature Index 刊登了丹麦技术大学(Technical University of Denmark)的物理学家拉斯姆斯·比约克(Rasmus Bjørk)关于诺贝尔奖得主年龄的调查结果。

比约克根据诺贝尔基金会官方披露的数据,整理了178名诺贝尔物理、化学、经济、和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获奖时的年龄,和发表他们获奖成果时的年龄。

从图片可以直观地看到,平均而言,物理学家是最早出成果的,42岁就能进行改变世界的科学发现;然而他们的等待时间也是最长的,平均要再等近24年,方能接过属于自己的诺贝尔奖章。

在所有诺贝尔科学奖领域里,物理学家进行他们的获奖研究时年龄最轻,化学家则相对大器晚成。图|Rasmus Bjørk

化学家平均需要等待20年获得诺贝尔奖,这已经是分析数据中,诺奖得主里等待时间最短的了。图|Rasmus Bjørk

01

意气风发奎洛兹:我29岁就有了重大发现!

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WLF)今天要首先给大家介绍的一位WLF会员迪迪埃·奎洛兹(Didier Queloz),不多不少等了24年。

在第三届WLF紧锣密鼓的筹备期间,奎洛兹在与WLF的网络连线中,表示从他得知自己获奖到典礼这个过程是一段非常美妙的体验,他也希望能够将自己的科学热情带给更多的人。

奎洛兹在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图|WLF独家

1994年,28岁的迪迪埃·奎洛兹离博士毕业还有6个月。他正在为自己的博士课题烦躁:探测到恒星上的一颗轨道行星。

探测行星需要很长时间,但他很快就要毕业了,他总觉得自己要完不成了。然而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他发现在他颇为熟悉的恒星飞马座51外面有着什么东西。

刚开始,奎洛兹慌张了,他觉得一定是仪器坏掉了。后来,他反复推敲思索,排除了所有可能,在心中写下了答案:他发现的是一个行星,正在绕着飞马座51运行。也就是说,这将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颗已知的围绕着类似太阳的恒星运转的系外行星!

他还是怀疑自己搞错了,焦虑万分地将他可能搞了个大新闻的消息告诉了导师马约尔(Michel Mayor)。

奎洛兹笑着回忆,当时马约尔非常淡定地安抚了他,给了他很多的信心。马约尔对他说:“哦,是吗,也许你是对的呢,我们来仔细观察一下吧。”

马约尔来实验室和奎洛兹一起研究数据,并且找到了扎实的证据论证了奎洛兹的观点:这真的是一颗行星。于是,在奎洛兹29岁时,他们一起公布了这个重大发现。

瑞士天文学家奎洛兹和马约尔在智利的拉西拉天文台前。两人在1995年发现了飞马座51b,这是第一颗被发现的围绕太阳等恒星运行的行星。图|L.Weinstein/Ciel et Espace

但是奎洛兹后来才知道,马约尔当时并不相信奎洛兹的说法,他只是想向学生展示友善,不要打击到学生对于科学的热爱。

奎洛兹说自己真的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能够跟随着非常棒的导师,一起有最疯狂的科学探险,一起获得了重大突破。接着很多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在其后用各种技术方法发现了成千上万的行星,一起让行星探索的领域更加蓬勃壮大。

饶是如此,奎洛兹也要等到53岁时,才拿到属于自己的诺贝尔物理学奖章。

02

最年长诺奖得主古迪纳夫:我的年龄刚刚好

WLF曾向大家推送过现年98岁高龄的2019 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得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教授约翰·班宁斯特·古迪纳夫(John Bannister Goodenough)的故事(详见推送)。

古迪纳夫。图|University of Texas

这位因为姓氏原因被称为“足够好先生”的科学家,去年成为了诺奖史上最年长的得主,今年仍然在科研路上辛勤耕耘,5月份连发两篇《先进功能材料》(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在新型电池材料的研发取得了重大进展,有望极大地提高电池的安全性并增强电池性能。

“足够好先生”出生于1922年——石油时代初期。以比约克的研究数据来看,到50来岁才因为能源危机,开始思考如何将电力储存在微小的包装中的古迪纳夫显然已经落后了。这个年龄段,对于很多人而言,已经是功成名就、知天命的年纪了,而古迪纳夫刚刚摸到了他事业的新方向。

在70年代,德克萨斯州的监管机构鼓励使用煤炭发电。而现在时代已经发生了变化。大家开始关注环境影响。图|The New York Times

2015年,93岁的古迪纳夫决定创造一种更安全、更低成本、更轻巧的固态电池。即使和年轻时一样,他惊世骇俗的想法又遇上众多的不理解与冷遇,他仍然又一次充满激情与干劲地投入了新的领域。他在接受QUARZ采访时乐呵呵地表示世界需要一种超级电池,能够更好地解决能源争端和缓和气候危机,而“我今年只有93岁,我还有很长的时间来努力,我希望能在我拿不动薯条之前解决这个问题。”

固态电池在锂离子电池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使用固体电解质代替液体或聚合物电解质。图|trade skills 4u

他曾经的脑洞带领着我们步入了新科技的时代,我们现在才能拥有锂电池供电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和电动汽车。 或许仍然年轻、仍然火力全开的古迪纳夫会带给我们新的“足够好的“技术,永久地解决燃油问题。

2019年,97岁的古迪纳夫在诺贝尔获奖感言中这样说道:“活到了97岁更让我明白,我可以做成任何事情。”

古迪纳夫在获得诺奖后,仍然活跃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开发新的聚合物。图|Houston Chronicle

而古迪纳夫在之前的《纽约时报》中也这样调侃:“我总是在正确的时刻,遇上恰好的机会。我真的十分感激在我的人生的不同时期都能有大门向我敞开。我这个年纪有新的想法真的是最合适的,因为我压根不担心丢工作!”

要成为诺贝尔得主,每个人经历的路并不相同。有的人如威廉·劳伦斯·布拉格(William Lawrence Bragg),23岁就发现了关于X射线衍射的布拉格定律,25岁与父亲一同成为了1915年的诺贝尔奖物理学奖得主。至今,布拉格仍然是最年轻的科学领域诺奖得主。

也有像古迪纳夫这样的人,在漫漫人生路中不畏惧改变,也不害怕流言蜚语,在即将百岁的高龄仍能够轻松自在地说一句:我的年龄刚刚好。

或许这世界上压根就没有最好的年龄。只要你愿意,任何年龄,都是最好的年龄。

因为疫情,2020年的诺贝尔奖将在10月5日开始,分日以网络直播的方式公布各个奖项的得主。WLF也将为大家播报最新最热的诺奖信息,内容精彩,不要错过!

诺贝尔奖。图|ADAM BAKER/FLICKR

十一前后这样投资:机会大于风险 关注消费科技主线|A股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十一”长假即将来临,近期A股市场的持续震荡引发了不少投资者的忧虑。长假前后如何把握市场节奏?哪些行业和板块有望带来超额收益?

9月27日晚,在中证报举办的“新华社快看周末直播间”,六届金牛奖得主、相聚资本总经理梁辉与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围绕“双节前夕市场震荡,哪些板块迎上车良机”主题进行对话,并通过与投资者的精彩互动解答了市场诸多疑虑。

两位嘉宾认为,未来海外市场或面临较大波动,但A股终将走出独立行情,对此无需过度忧虑,四季度A股整体上机会大于风险;对于投资赛道,两位嘉宾均看好科技及消费板块,此外医药板块和黄金也存在一定配置机会。

六届金牛奖得主、相聚资本总经理梁辉(中)与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右)做客新华社快看周末直播间。本报记者 车亮 摄

海外扰动无需过度担忧

四季度机会大于风险

“环球同此凉热”。随着国际化程度的日益提升,A股受海外市场扰动影响也逐渐加深。两位嘉宾认为,未来海外市场或面临较大波动,但基于国内基本面复苏以及疫情控制形势,A股终将走出独立行情,对此无需过度忧虑。

梁辉认为,海外股市存二次探底的风险:首先,参照2018年,当前经济也受到全球贸易方面的扰动,这会对投资者情绪、资金流动等带来一定负面影响;其次,随着欧美疫情二次爆发,很多货币政策已经接近极限,叠加美股整体估值较高,之后股市如何演绎还是未知数。

“立足当前时点,后续流动性方面的积极因素减弱而不确定性因素增强,因此市场波动可能会加大。对于投资者来说,应该更关注优质公司,寻找盈利质量高、真正有增长的公司。”梁辉表示。

在解运亮看来,A股本轮市场波动主要是受外围股市调整影响,不过目前国内宏观经济复苏节奏没有变,且无论从经济基本面看还是从流动性看,中国市场相对海外都有明显的优势。“接下来可能海外市场的波动会很大,短期内A股难免也会受一些影响从而出现一些波动,但是鉴于国内基本面比海外更好,所以最终A股一定会走出独立行情,面对短期波动没有必要过度恐慌。”

梁辉补充指出,A股结构性机会还会持续。“目前市场情绪低迷主要是受外围市场影响,随着四季度不确定性因素的逐渐消除,市场最终会跟随经济基本面出现一些机构性的机会,可把握真正盈利处在上升阶段的优质个股。”

对于A股四季度行情,解运亮认为机会大于风险:一是经济复苏对A股将形成利好;二是对四季度的流动性无需担忧;三是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可能会更乐观一些。

科技、消费领域备受看好

关注医药板块回调机会

对于配置方向,解运亮看好科技、可选消费和券商三条赛道。“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转型,具体有三个方向:一是从低端制造向高端制造转型,对应到资本市场上利好科技板块;二是从对外需的依赖转向内需主导的驱动,对应到资本市场上利好消费;在转型的过程中,要更好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对券商也是利好。”

此外从经济复苏路径看,解运亮认为服务业有两个板块可以关注:一是交通板块,从6月份开始,上海、武汉、西安等大城市的拥堵指数均超过了去年同期;二是电影板块,近期文化娱乐、文化消费的活跃度有所回升,在即将到来的国庆假期里,电影市场亦值得期待。

梁辉倾向于从公司商业模式选择投资机会。“食品饮料龙头公司的商业模式好于其他板块,具有更强扩张能力,盈利质量更高,食品饮料是泛消费行业的不错选择。此外科技引领全球经济发展,建议投资者始终在这一领域寻找比较好的投资机会。”

对于科技板块细分领域,梁辉表示更看好消费电子、计算机、新能源车的投资机会。“今年是5G投入大年,消费电子行业需求旺盛,对于接下来几年相关公司而言都是利好;对计算机行业而言,在创新的大背景下,这方面会有更多的机会出现;新能源车行业也面临较大的发展机遇。”

梁辉还指出,随着经济的逐步复苏,周期性行业会出现一些机会,但鉴于全球经济恢复程度不如国内,因此这一机会是结构性的,需要更加关注细分领域。“相对来说,看好借助互联网的小家电行业,以及价格上涨的周期品等。”

受到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医药板块出现了相当可观的行情,但近期板块回调明显。在梁辉看来,医药行业增速非常快,长期看是非常好的赛道,板块回调带来了选择优质公司的机会,投资上需要精选细分好赛道的龙头公司。

重视基金投资的复利机会

作为一类大类资产,黄金价格今年也迎来一波波澜壮阔的行情,但近期同样出现明显回调。在解运亮看来,未来黄金行情还是可以期待的,尤其是明年上半年,“从现在开始到明年上半年,投资策略上建议左手黄金右手科技股。”

梁辉建议投资者在资产配置时要用长线思维,增加对权益资产的配置。“如果股市估值不是特别高,经济没有明显下行趋势,股市都是会有机会的。如果担心市场波动,可配置混合型基金。”

对于基金,梁辉补充指出,在信息渠道、管理经验方面专业投资者更强,因此长期来看买股票不如买基金。“建议普通投资者可选择长期业绩比较好、管理人风格与自己契合的基金产品。”

在解运亮看来,买基金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长期持有,此外还要重视复利的力量。“尽管一只基金短期收益率很可能不如股票,但是基金可以凭借复利的力量给投资者带来持续稳定回报,从长时间维度看能够跑赢股票。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可以多关注指数基金。”

编辑:李若愚 于红波

诺奖得主斯宾塞:美国给到中小企业的救助贷款相当于赠款|斯宾塞

原标题:诺奖得主斯宾塞:美国给到中小企业的救助贷款相当于赠款

迈克尔·斯宾塞

新冠病毒疫情大暴发以来,主要发达国家推出了大规模抗疫纾困政策。诺奖得主对此如何评价?5月16日,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在“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分析认为,各国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并不是为了刺激经济,而是为了增加财政政策的空间。

斯宾塞举例称,以意大利为例,疫情暴发时意大利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为135%,如果没有欧洲央行大幅度的宽松政策,意大利的GDP负债率可能会上升到160%。这会带来长期的后果。而如果忽视目前的危机,让病毒在全国蔓延的话,带来的消极后果会比负债率上升要更加严重。现在有了财政政策的空间之后,各国政府都在通过不同的渠道来缓冲疫情带来的冲击。

包括欧洲和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在竭尽全力保就业,帮助有关企业,向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金融资源。美国虽然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但是美国主要是靠失业救济、失业保险来解决问题,而且这个救济直接发放给个人而不是发放给企业。斯宾塞认为,中国和欧洲的做法更好,因为中国和欧洲的做法能够确保就业。

美国到底做得如何?

在斯宾塞看来,美国采取的也不是一刀切的政策,一些财政政策主要是针对缓冲中小型企业遭受的冲击。相当一部分资金作为贷款提供给了中小企业,可以让这些中小企业不需要还,那就成了赠款,实际上把经济系统的冲击重新做了分配。就像社保一样,多管齐下的社保。另外一个组成部分是失业保险,对于企业的支持,这些都是有理由的,因为如果有很多企业因为抵御不了这场危机而消失,经济就会遭受更加长久的损失。所以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以及其他国家都在竭尽全力避免这样的前景的发生。

“在美国,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认为现在给到企业的很多贷款是不用还的,将来就变成了赠款,用来避免家庭和中小型企业遭受过多的损失,从这个角度来说实际上美国做的事情和其他国家是类似的。”斯宾塞说道。

斯宾塞总结称,各国推出的财政政策具体措施不一样,但是目标是一样的:一,控制疫情降低风险;二,避免不可恢复的资产负债平衡表的损失,并且把这样的损失或多或少变成为主权债务。

但斯宾塞也强调说,无论复工复产的程度如何,我们都仍处在一个极其不确定性的时代,这会让复苏的速度更慢,需求的复苏也会更加困难。

斯宾塞还判断认为,疫情会加速美国朝移动支付转型,而且转型的速度会更快。五年以后美国也会像今天的中国一样,实现二维码扫描支付。二维码扫描的特点之一就在于能实现无接触付款。在这点美国是落后于中国的,PayPal刚刚进入了中国,美国会逐渐加快跟上中国的步伐。简而言之,在数字化经济和技术行业中国做得很好,这是今天股市表现当中的一个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