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倒掉的牛奶VS崛起的植物奶,究竟谁会赢?

作者 : Emma,硅兔君,责编 :Zi,头图来自:日剧《半泽直树》剧照截图

销量下滑,利润稀薄,美国奶农支撑不住了。从4月初起,美国奶农倒牛奶的消息层出不穷。如今,形势愈演愈烈。每日约12万吨的牛奶被白白浪费。

面对肉荒的情况,奶农开始将奶牛送往屠宰场,变成人们餐桌上的牛肉,以期减少损失。4月份,奶牛屠宰量上涨了2.3%。资本市场对牛奶市场的预期也一降再降,牛奶期货的价格在3月份一度跌幅超过50%。

(数据来源:USDA)

美国牛奶行业的低迷现象已经持续了很久,突入其来的疫情,令奶农和工厂的未来更加扑朔迷离。

美国两大牛奶工厂覆灭

去年11月份,作为美国最大的牛奶生产商之一的迪恩食品宣布破产。无独有偶,今年1月份,拥有近160多年历史、在南北战争时期曾给军队提供牛奶的Borden Dairy也申请了破产保护。

(图片来源:Borden Dairy)

两家牛奶巨头的倒下,无疑为乳制品行业的参与者敲响了一记警钟。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美国的牛奶消耗量下降了37%。自2000年来,每人的牛奶需求量直线下滑。

(数据来源:USDA National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Service)

在申请破产前,迪恩食品掌控着牛奶市场12%的份额,是最大的供应商。但这样的迪恩,也抵不住接连亏损造成的损耗。在宣告破产前,迪恩食品连续6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Q4更是亏了30多亿美金。

(数据来源:Company reports)

迪恩食品CEO Eric Beringause无奈的发言:

“尽管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使业务更灵活、更具成本效益,但仍然受到经营环境的挑战,消费者的牛奶消费量持续下降。”

华尔街日报评论迪恩食品的破产,对于在需求下降、竞争加剧下苦苦挣扎的美国乳制品行业如晴天霹雳。Borden Dairy同样因为无力继续承担亏损而宣告破产,2018年销售额12亿美金,亏损1460万美金,2019年亏损扩大到了4240万美金。

规模大、年代久的牛奶工厂尚且如此,其他奶农也在艰难度日,去年一共2700个家庭牛奶农场关闭。自1992年来,近10万所牛奶农场消失。

(图片来源:CNN)

消费者习惯改变,乳制品失宠……牛奶行业再难回到黄金时代。

牛奶 vs植物奶,冰火两重天

与牛奶行业的萎靡不振相反,植物奶进入了发展快车道。2017~2019年,植物奶市场规模从18亿美金增长至20亿美金,每年以超过5%的速度增长。

数据来源:SPINSscan Natural and Specialty Gourmet

虽然人造肉在近年来成为资本和消费市场的宠儿,但人造肉与植物奶的市场规模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人造肉在2019年的销量仅9.39亿美金,还未突破10亿美金大关。但增长速度确实远高于植物奶。

(数据来源:SPINSscan Natural and Specialty Gourmet)

同时,在植物素产品的总销售中,植物奶贡献了40%的销售额。植物奶也占到所有乳制饮料销量的14%。人造肉还徘徊在所有肉类销量的1%。

(数据来源:SPINSscan Natural and Specialty Gourmet)

植物奶的快速发展给牛奶行业造成了不小的压力。早在2016年底,成立于1925年,纽约最大的牛奶生产商之一Elmhurst关闭了旗下工厂,之后摇身一变,成了最时髦的植物奶生产商Elmhurst Milked。完全抛弃牛奶生产,转型以杏仁、榛果、胡桃、腰果等为原料的植物奶。

市场环境的极速改变令Elmhurts决心尽早转型。Elmhurts CEO Schwartz表示:

“我们看到植物基食品逐渐成为当今的主流。在经历了92年的发展后,是时候开始接受新的模式展望未来了。”

这厢奶农愁着牛奶卖不动,那厢Oatly却愁着燕麦奶太好卖。在亚马逊上,一箱Oatly出品的燕麦奶一度炒至180美金。

(图片来源:Amazon)

2016年瑞士品牌Oatly进军美国市场,另辟蹊径,采用咖啡店包围超市的策略,两年攻占2000家美国精品咖啡店,随后进入主打有机健康食品概念的Whole Foods,Trader Joe's等超市。

喝上瘾的美国消费者,对燕麦奶的需求量大增。2015年以来,美国市场的燕麦奶销量实现了555%的增长。

(数据来源:CNBC)

甚至在囤货抗击疫情期间,除了卫生清洁用品,燕麦奶也成了美国人民的必囤物资,2月底,燕麦奶销量一骑绝尘,上涨306%。令人大跌眼镜。

数据来源:Nielsen Retail Measurement Services

植物奶品牌的春天

2018年,一场由“保护动物”组织和动物维权网红Erin Janus合作的大型“反牛奶运动”在洛杉矶开展,发起方从长滩到洛杉矶市中心租下了60个广告牌,打上巨幅“反牛奶运动”广告,向大家警告乳制品行业的残酷与危害(‘dairy is scary’)

在各方人士的推动下,越来越多消费者关注到牛奶行业的环境危害性。畜牧业产生的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15%,超过全球所有交通工具碳排放的总量。生产每公升新鲜牛乳的碳排放量接近豆浆的7倍。

另外,生产牛奶所消耗的水资源也相当惊人。每生产100ml牛奶需要100公升水,而植物奶,如生产核桃奶仅需5公升。

此外,消费者相信选择植物奶代表着全新的生活方式和理念,意味着对健康、品质、甚至时尚的追求。关注身材的年轻女孩们会担心牛奶中的脂肪含量,植物奶中的高纤维含量更能引起他们的关注;对喝奶牛会摄入激素和抗生素担忧的消费者,植物奶的纯天然植物让他们感到安心;对乳糖不耐受者,植物奶是不二选择。

对走在潮流前端的弄潮儿,植物奶是他们紧跟时尚潮流的标志。基于对自身健康状况的考虑、对动物权益的维护和对环境保护的重视,消费者们对植物奶的选择和倾向正成为一股不可低抵挡的潮流。

(图片来源:eatthis.com)

资本的嗅觉是最敏锐的。2019年12月,植物奶生产商Perfect Day C轮融资1.4亿美金,由淡马锡领投。它家的植物奶冰激凌,去年上线后一天内全网售罄。

今年1月,另一家大牌生产商Califia Farms融资2.25亿美金,以燕麦和杏仁奶文明。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新加坡政府主权基金、淡马锡以及香港的Green Monday Ventures参与投资。

“全球乳业和咖啡业加起来超过1万亿美金,颠覆时机成熟。追求健康的消费者更愿意接受加工程序少、营养更丰富、对地球和动物更友善的产品。”Califia的创始人和CEO表示。

传统玩家并不想掉队。达能集团在2017年以125亿美金收购植物奶品牌Silk and So Delicious,2019年又投资植物奶品牌Forager Project。丹麦乳业巨头Arla Foods一口气推出了3款燕麦牛奶,成立了Jord植物奶品牌。

加拿大乳业巨头Saputo也在寻找并购标的,以期能尽快搭上植物奶的顺风车。尽管财报表现不错,Saputo还是在今年初关闭了两家牛奶加工场。

植物奶与牛奶的战事并不局限在北美和欧洲地区。亚洲市场规模甚至更大。

在上海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咖啡店,你都能点上一杯燕麦拿铁。上个月,星巴克同时推出人造肉和燕麦奶的消息炸出,一时间朋友圈全是期待、想吃、等不及……的分享。燕麦奶也走进李佳琪和薇娅的直播间,那也是秒速清空。

不过,美国牛奶生产商认为,植物奶虽然打着“奶”的旗号,外形也跟牛奶一模一样,却并非真正的奶,只能称得上是植物饮料。他们正在推动美国立法机构强制要求植物奶生产商更改产品标签,明确此产品的性质。

至于奶农倒奶,甚至通过屠宰、人为降低牛奶产量等方式力求供需平衡,疫情结束后会不会出现牛奶供给供不上需求的问题,我们暂时可能还不需要焦虑。

且看人造肉行业,肉类产品的供应量下降,反而给了人造肉生产商机会。泰森等肉类制品生产大厂,因为疫情不得不暂停生产。牛肉、猪肉和其他肉类产品生产量下降28%,价格也水涨船高。

(数据来源:USDA)

消费者被动选择植物素肉,Beyond Meat股价大涨。CEO Ethan Brown还在酝酿新一轮减价计划,吸引蠢蠢欲动的消费者。“这是让肉食动物试验素肉产品的最佳时机。”

洛杉矶的一家Kroger,空荡荡的肉食货架,只有植物素肉还没抢完。此消彼长,生活在这个时代,成熟的商业化变现通道加上资本的助推,不管是肉制品还是乳制品,我们还是有机会找到满意的替代品的。

参考资料:

1. https://www.marketsandmarkets.com/Market-Reports/dairy-alternative-plant-milk-beverages-market-677.html

2. https://www.wsj.com/articles/farmers-deal-with-glut-of-food-as-coronavirus-closes-restaurants-11586439722

3. https://www.gfi.org/marketresearch

4. https://www.wsj.com/articles/coronavirus-meat-shortages-have-plant-based-food-makers-mouths-watering-11589371206

被倒掉的牛奶VS崛起的植物奶,究竟谁会赢?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牛奶不够,植物奶来补

作者 | Emma,硅兔君

责编 | Zi

销量下滑,利润稀薄,美国奶农支撑不住了。

从4月初起,美国奶农倒牛奶的消息层出不穷。如今,形势愈演愈烈。每日约12万吨的牛奶被白白浪费。

面对肉荒的情况,奶农开始将奶牛送往屠宰场,变成人们餐桌上的牛肉,以期减少损失。4月份,奶牛屠宰量上涨了2.3%。

资本市场对牛奶市场的预期也一降再降,牛奶期货的价格在3月份一度跌幅超过50%。

数据来源:USDA

美国牛奶行业的低迷现象已经持续了很久,突入其来的疫情,令奶农和工厂的未来更加扑朔迷离。

美国两大牛奶工厂覆灭

去年11月份,作为美国最大的牛奶生产商之一的迪恩食品宣布破产。

无独有偶,今年1月份,拥有近160多年历史、在南北战争时期曾给军队提供牛奶的Borden Dairy也申请了破产保护。

图片来源:Borden Dairy

两家牛奶巨头的倒下,无疑为乳制品行业的参与者敲响了一记警钟。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美国的牛奶消耗量下降了37%。自2000年来,每人的牛奶需求量直线下滑。

数据来源:USDA National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Service

在申请破产前,迪恩食品掌控着牛奶市场12%的份额,是最大的供应商。但这样的迪恩,也抵不住接连亏损造成的损耗。

在宣告破产前,迪恩食品连续6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Q4更是亏了30多亿美金。

数据来源:Company reports

迪恩食品CEO Eric Beringause无奈的发言:“尽管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使业务更灵活、更具成本效益,但仍然受到经营环境的挑战,消费者的牛奶消费量持续下降。”

华尔街日报评论迪恩食品的破产,对于在需求下降、竞争加剧下苦苦挣扎的美国乳制品行业如晴天霹雳。

Borden Dairy同样因为无力继续承担亏损而宣告破产,2018年销售额12亿美金,亏损1460万美金,2019年亏损扩大到了4240万美金。

规模大、年代久的牛奶工厂尚且如此,其他奶农也在艰难度日,去年一共2700个家庭牛奶农场关闭。自1992年来,近10万所牛奶农场消失。

图片来源:CNN

消费者习惯改变,乳制品失宠… 牛奶行业再难回到黄金时代。

牛奶 vs. 植物奶,冰火两重天

与牛奶行业的萎靡不振相反,植物奶进入了发展快车道。

2017~2019年,植物奶市场规模从18亿美金增长至20亿美金,每年以超过5%的速度增长。

数据来源:SPINSscan Natural and Specialty Gourmet

虽然人造肉在近年来成为资本和消费市场的宠儿,但人造肉与植物奶的市场规模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人造肉在2019年的销量仅9.39亿美金,还未突破10亿美金大关。但增长速度确实远高于植物奶。

数据来源:SPINSscan Natural and Specialty Gourmet

同时,在植物素产品的总销售中,植物奶贡献了40%的销售额。植物奶也占到所有乳制饮料销量的14%。人造肉还徘徊在所有肉类销量的1%。

数据来源:SPINSscan Natural and Specialty Gourmet

植物奶的快速发展给牛奶行业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早在2016年底,成立于1925年,纽约最大的牛奶生产商之一Elmhurst关闭了旗下工厂,之后摇身一变,成了最时髦的植物奶生产商Elmhurst Milked.

完全抛弃牛奶生产,转型以杏仁、榛果、胡桃、腰果等为原料的植物奶。市场环境的极速改变令Elmhurts决心尽早转型。

Elmhurts CEO Schwartz表示:“我们看到植物基食品逐渐成为当今的主流。在经历了92年的发展后,是时候开始接受新的模式展望未来了。”

这厢奶农愁着牛奶卖不动,那厢Oatly却愁着燕麦奶太好卖。在亚马逊上,一箱Oatly出品的燕麦奶一度炒至180美金。

图片来源:Amazon

2016年瑞士品牌Oatly进军美国市场,另辟蹊径,采用咖啡店包围超市的策略,两年攻占2000家美国精品咖啡店,随后进入主打有机健康食品概念的Whole Foods,Trader Joe’s等超市。

喝上瘾的美国消费者,对燕麦奶的需求量大增。2015年以来,美国市场的燕麦奶销量实现了555%的增长。

数据来源:CNBC

甚至在囤货抗击疫情期间,除了卫生清洁用品,燕麦奶也成了美国人民的必囤物资,2月底,燕麦奶销量一骑绝尘,上涨306%。令人大跌眼镜。

数据来源:Nielsen Retail Measurement Services

植物奶品牌的春天

2018年,一场由“保护动物”组织和动物维权网红Erin Janus合作的大型“反牛奶运动”在洛杉矶开展,发起方从长滩到洛杉矶市中心租下了60个广告牌,打上巨幅“反牛奶运动”广告,向大家警告乳制品行业的残酷与危害(‘dairy is scary’)。

在各方人士的推动下,越来越多消费者关注到牛奶行业的环境危害性。畜牧业产生的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15%,超过全球所有交通工具碳排放的总量。生产每公升新鲜牛乳的碳排放量接近豆浆的7倍。

另外,生产牛奶所消耗的水资源也相当惊人。每生产100ml牛奶需要100公升水,而植物奶,如生产核桃奶仅需5公升。

此外,消费者相信选择植物奶代表着全新的生活方式和理念,意味着对健康、品质、甚至时尚的追求。

关注身材的年轻女孩们会担心牛奶中的脂肪含量,植物奶中的高纤维含量更能引起他们的关注;

对喝奶牛会摄入激素和抗生素担忧的消费者,植物奶的纯天然植物让他们感到安心;对乳糖不耐受者,植物奶是不二选择。

对走在潮流前端的弄潮儿,植物奶是他们紧跟时尚潮流的标志。

基于对自身健康状况的考虑、对动物权益的维护和对环境保护的重视,消费者们对植物奶的选择和倾向正成为一股不可低抵挡的潮流。

图片来源:eatthis.com

资本的嗅觉是最敏锐的。

2019年12月,植物奶生产商Perfect Day C轮融资1.4亿美金,由淡马锡领投。它家的植物奶冰激凌,去年上线后一天内全网售罄。

今年1月,另一家大牌生产商Califia Farms融资2.25亿美金,以燕麦和杏仁奶文明。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新加坡政府主权基金、淡马锡以及香港的Green Monday Ventures参与投资。

“全球乳业和咖啡业加起来超过1万亿美金,颠覆时机成熟。追求健康的消费者更愿意接受加工程序少、营养更丰富、对地球和动物更友善的产品。”Califia的创始人和CEO表示。

传统玩家并不想掉队。

达能集团在2017年以125亿美金收购植物奶品牌Silk and So Delicious,2019年又投资植物奶品牌Forager Project。

丹麦乳业巨头Arla Foods一口气推出了3款燕麦牛奶,成立了Jord植物奶品牌。

加拿大乳业巨头Saputo也在寻找并购标的,以期能尽快搭上植物奶的顺风车。尽管财报表现不错,Saputo还是在今年初关闭了两家牛奶加工场。

植物奶与牛奶的战事并不局限在北美和欧洲地区。亚洲市场规模甚至更大。

在上海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咖啡店,你都能点上一杯燕麦拿铁。上个月,星巴克同时推出人造肉和燕麦奶的消息炸出,一时间朋友圈全是期待、想吃、等不及…的分享。燕麦奶也走进李佳琪和薇娅的直播间,那也是秒速清空…

不过,美国牛奶生产商认为,植物奶虽然打着“奶”的旗号,外形也跟牛奶一模一样,却并非真正的奶,只能称得上是植物饮料。他们正在推动美国立法机构强制要求植物奶生产商更改产品标签,明确此产品的性质。

至于奶农倒奶,甚至通过屠宰、人为降低牛奶产量等方式力求供需平衡,疫情结束后会不会出现牛奶供给供不上需求的问题,我们暂时可能还不需要焦虑。

且看人造肉行业,肉类产品的供应量下降,反而给了人造肉生产商机会。

泰森等肉类制品生产大厂,因为疫情不得不暂停生产。牛肉、猪肉和其他肉类产品生产量下降28%,价格也水涨船高。

数据来源:USDA

消费者被动选择植物素肉,Beyond Meat股价大涨。CEO Ethan Brown还在酝酿新一轮减价计划,吸引蠢蠢欲动的消费者。“这是让肉食动物试验素肉产品的最佳时机。”

洛杉矶的一家Kroger,空荡荡的肉食货架,只有植物素肉还没抢完

此消彼长,生活在这个时代,成熟的商业化变现通道加上资本的助推,不管是肉制品还是乳制品,我们还是有机会找到满意的替代品的。

参考资料:

https://www.marketsandmarkets.com/Market-Reports/dairy-alternative-plant-milk-beverages-market-677.html

https://www.wsj.com/articles/farmers-deal-with-glut-of-food-as-coronavirus-closes-restaurants-11586439722

https://www.gfi.org/marketresearch

https://www.wsj.com/articles/coronavirus-meat-shortages-have-plant-based-food-makers-mouths-watering-11589371206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