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造车,动了谁的奶酪?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新经纬”(ID:jwview),作者:付玉梅,36氪经授权发布。

苹果造车的动态让一些人坐不住了。

近日,大众汽车CEO发文评价称,苹果对大众带来的挑战要高于传统竞品丰田,而特斯拉CEO则公开质疑苹果的电池技术。争议之下的苹果造车,面临着哪些问题?又会动了谁的奶酪?

01 苹果造车迷雾

过去几年里,关于“苹果造车”的新消息和猜测从未间断。相较于此前的造车传闻,近日的消息则披露出更多细节。

据路透社22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苹果正在推进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并计划在2024年生产一款乘用车,其中可能包含该公司自己研发的突破性电池技术。该报道还提到,自2014年以来,苹果在造车上已经取得了长足进展。

据台湾《经济日报》21日报道,苹果公司的首款电动汽车Apple Car原型车已经在美国加州上路测试,将于2021年9月发布,较原先外界猜测的2023年至少提前两年。

该报道还称,供应链正准备最早在明年第二季度增加苹果汽车的零部件生产,因应Apple Car备货需求,和大、贸联等大厂已全面爆单。

事实上,苹果官方对于苹果汽车的发布时间并没有公布明确的时间点。不过,其近年的一些动作被视为在持续释放造车信号。例如,据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苹果公司特殊项目组总计有1200多人,其中170人来自福特汽车公司,300多人来自特斯拉,110多人来自汽车相关的民营研究机构。

另外,2019年,苹果在汽车领域一共获得了30多项专利,涉及自动驾驶、AR导航、车载VR、车内支付、生物识别、智能硬件、车外交互、虚拟后视镜等多个领域。

“苹果现在掌握着智能网联核心技术,今后或将是智能网联汽车赛道上最核心的部分。那他们何苦为他人作嫁衣?”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向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分析称。

罗兰贝格全球高级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方寅亮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也谈到,尽管传闻未定,但苹果之前已经做了大量与汽车相关的技术与布局。随着消费电子的业务增长空间受限,苹果也可能会更多地去考虑是否要进入整车制造的环节。

业内对苹果造车的声音分化,有人赞叹这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但也有人并不买账。

据前述路透社报道,苹果计划使用一种独特的“单体电池”设计,通过省略装电池材料的包装和模块,来增大单体电池的体积,并释放电池组内部的空间,使汽车的潜在续航里程更长。

对此,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社交媒体发文提出质疑。“这真的很奇怪。特斯拉已经在上海工厂的生产中采用了磷酸铁锂电池,单体电池在化学上是不可能的,最大电压放大100倍都低,除非将它们粘合在一起。”

▲特斯拉资料图

除了技术层面,华尔街也就苹果跨界的利润问题提出了质疑声。花旗分析师在报告中称:“我们非常怀疑苹果是否真的会生产汽车,因为汽车行业的利润要低得多。”投资机构Evercore的一名分析师也怀疑苹果是否会进入低利润率、资本密集型的汽车行业。

02 为市值而战?

关于苹果造车,马斯克还分享了一个值得玩味的故事。他写道:“在Model 3项目最黑暗的日子里,我曾联系蒂姆·库克(苹果CEO)讨论苹果收购特斯拉(以我们当前市值的十分之一价格)的可能性。但他拒绝参加会议。”

有分析称,苹果的回绝是因为其不热衷于巨资收购成熟业务,苹果更擅长和喜欢的是自己亲手打造贯穿苹果基因的产品。

特斯拉两年10倍市值的“逆袭”印证了市场对电动汽车的追捧。不过,有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称,苹果进军自动驾驶电动汽车领域可能会创造“新的特斯拉熊市”。

大众汽车CEO赫伯特·迪斯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手握重金的科技巨头进入汽车行业,对大众带来的挑战要高于传统竞品丰田。

迪斯表示,苹果的加入将加速行业的变革,同时也带来新的技术。他还强调,正如他所说过的那样,世界上市值最高的企业终将再次成为移动出行公司,它可能是特斯拉、苹果或大众。

随着以特斯拉为代表的电动汽车市值“神话”不断上演,造车已在资本市场演变成“造富机器”。例如,蔚来CEO李斌曾被调侃为“2019年最惨的人”,在今年很是扬眉吐气:蔚来市值年内暴涨逾10倍,更一度迎来超过通用、宝马、法拉利等传统造车巨头的“高光”时刻。

▲蔚来资料图

电动汽车正来势汹汹。丰田汽车CEO丰田章男近日在日本汽车制造商协会年终新闻发布会上称,他对当前正在兴起的“电动车革命”感到不满,生产越多,二氧化碳排放越严重。同时,丰田章男认为当前特斯拉4000亿美元的价值被严重高估,特斯拉还没有成熟到足以影响全球汽车发展的趋势,尤其是在电动汽车的技术领域。

“从丰田章男的表态来看,我相信大家都意识到了一些危机感和挑战性。首先,多元化的竞争会让整个行业更快速发展、更有活力。但不可否认的是,传统汽车工业和消费电子有很大区别,比如制造环节中对安全和可靠性的要求,传统厂家的质量还是不一样的。因此,需要新玩家们对制造业怀有极高的敬畏心。”方寅亮表示。

“与其说苹果造车是为了提升市值,倒不如说苹果是为了突破业务瓶颈。”国金证券分析师徐茂洋向中新经纬分析称,苹果手机业务或有见顶信号,而汽车被誉为是“未来的行走在马路上的手机”,除具备交通功能外,还是智能终端。汽车又是除房地产外的第二大消费品,所以,苹果造车既是在寻求新的业绩增长点,同时也是对未来的布局。

03 与特斯拉相比,如何?

若要真正进入造车赛道,欲生产纯电动车的苹果终将与特斯拉短兵相接。二者相比,各自有何优劣势?

徐茂洋认为,特斯拉的主要优势在于智能化、无人驾驶、数据和品牌。传统汽车正在向智能汽车转变,就像十年前的手机转型一样,需要强大的计算平台和操作系统,有了这些支撑,汽车才能真正实现用软件定义。

她分析称,苹果一方面在智能手机的利润丰厚,拥有大量现金储备和招聘尖端人才。另一方面,在自研芯片、Carplay车机系统,苹果可以打造出应用生态和高端品牌,其在智能手机的路线完全可以无缝移植到智能汽车上来。

大摩分析师也谈到,苹果造车的目标可能是利用其设计和软件打造更好的汽车体验,并可以通过其当前的订阅和服务产品矩阵实现货币化。

“特斯拉目前拥有100万辆车队规模,累计行驶数量达数十亿公里,数据量远远超过竞争对手。苹果要在这个市场上撕开口子,需要推出有竞争力的新技术应用和产品体验提升。”徐茂洋称。

方寅亮还谈到,目前像苹果一样入场造车的科技巨头公司不少,如果苹果真的能先行打造整车,对行业趋势和技术落地都会起到一个标杆作用,也会让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但苹果最后是不是真的会做整车,我们也只能是拭目以待。”

徐茂洋表示,苹果参与造车势必会加速推进以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为主的新能源汽车发展方向,利好新能车产业链中高标准企业,与此同时,对现有造车企业销量都会带来压力。

孙俪吐槽邓超“双标” 对家中两只萌犬区别对待

12月23日上午,孙俪]透露家中又新领养了一只小狗“奶酪”,晒出一组奶酪和奶牛的照片,吐槽邓超“双标”只宠奶酪。


新浪娱乐讯 12月23日上午,孙俪[微博]透露家中又新领养了一只小狗“奶酪”,邓超[微博]和她特别投缘,每天都要和她说话,“邓先生每天都会赞美她,夸她漂亮美丽,温柔……但今天吐槽她了,说她为什么身子越长越长了,长的像火车,不能再长了,再长就不美丽了……奶酪一直在倾听”,至于另外一只爱犬“奶牛”,孙俪则吐槽邓超“双标”道:“对着我的奶牛,天天说她长得像猪,放屁臭,打呼响……”。照片中奶酪睁着黑黑的眼睛炯炯有神,奶牛躺在沙发上被孙俪摸着小肚子十分享受。还有网友调侃:“奶牛,奶酪,下一个狗狗是不是该叫奶茶了”。

孙俪吐槽邓超“双标” 对家中两只萌犬区别对待

12月23日上午,孙俪]透露家中又新领养了一只小狗“奶酪”,晒出一组奶酪和奶牛的照片,吐槽邓超“双标”只宠奶酪。


新浪娱乐讯 12月23日上午,孙俪[微博]透露家中又新领养了一只小狗“奶酪”,邓超[微博]和她特别投缘,每天都要和她说话,“邓先生每天都会赞美她,夸她漂亮美丽,温柔……但今天吐槽她了,说她为什么身子越长越长了,长的像火车,不能再长了,再长就不美丽了……奶酪一直在倾听”,至于另外一只爱犬“奶牛”,孙俪则吐槽邓超“双标”道:“对着我的奶牛,天天说她长得像猪,放屁臭,打呼响……”。照片中奶酪睁着黑黑的眼睛炯炯有神,奶牛躺在沙发上被孙俪摸着小肚子十分享受。还有网友调侃:“奶牛,奶酪,下一个狗狗是不是该叫奶茶了”。

妙可蓝多30亿易主“奶酪女王”柴琇发员工信诉缘由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妙可蓝多30亿易主“奶酪女王”柴琇发员工信诉缘由

张晓晖

以2020年12月14日复牌之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每股39.17元来计算的话,被称为“奶酪行业第一股”的上海妙可蓝多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882.SH,以下简称“妙可蓝多”)之股价,最高涨幅一度达到27%。

这一切是因为——妙可蓝多12月13日晚间公告,公司将向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内蒙蒙牛”)定向增发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的股票,并从妙可蓝多实际控制人柴琇处获得表决权委托,从而成为妙可蓝多的实际控制人。

内蒙蒙牛是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2319.HK,以下简称“蒙牛乳业”)附属子公司。蒙牛乳业的股价,在收购妙可蓝多股权的消息公布之后,从12月14日的40.95港元上涨至17日的44.55港元,涨幅约9%。

妙可蓝多易主蒙牛这桩交易,在二级市场上将激起怎样的火花?

30亿元易主蒙牛

妙可蓝多披露的预案显示,这桩交易分为两个步骤:

第一步,妙可蓝多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0亿元,价格为29.71元/股,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00,976,102股。内蒙蒙牛将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全部股票,并已与公司签署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

第二步,内蒙蒙牛与公司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柴琇签订《合作协议》。

根据《合作协议》,柴琇同意,自上市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之日起的六年内,自内蒙蒙牛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之日起12个月内,柴琇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括但不限于柴琇实际控制的吉林省东秀商贸有限公)自愿放弃直接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全部股份所对应的上市公司的表决权;自内蒙蒙牛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之日起13个月至72个月内,柴琇应确保内蒙蒙牛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表决权比例高于柴琇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表决权比例的10%。

妙可蓝多三季报显示,作为控股股东的柴琇直接持有18.59%的股权,通过吉省东秀商贸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妙可蓝多1.29%的股权。值得注意的是,柴琇直接持有的7610万股妙可蓝多股份,有7200万股已经质押,股权质押率是94.6%。

三季报显示,妙可蓝多是一家处于高速增长中的企业——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18.76亿元,同比增长61.92%;净利润5284.47万元,同比增长348.50%。

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61亿、5.12亿、9.82亿、12.26亿和17.44亿,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5.52%、41.76%、91.96%、24.82%和42.32%;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1亿、-1498.46万、111.40万、-1357.13万和-1218.99万;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30.48%、94.66% 、107.43% 、-1318.21% 和10.18%。

12月15日,在香港上市的蒙牛乳业也就收购妙可蓝多一事发布信披公告。

蒙牛乳业称,妙可蓝多主要从事乳制品的制造和分销,包括奶酪、液态奶、黄油、奶油、炼乳、奶酪片的生产。其在中国境内拥有5家生产设施,是国内奶酪领军品牌。

妙可蓝多近年来奶酪业务高速增长,拥有丰富的奶酪产能和奶酪生产技术,已成长为中国境内奶酪行业龙头企业。此次投资符合公司发展战略,公司看好奶酪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认同妙可蓝多的长期发展潜力。

“奶酪女王”致员工信

在蒙牛收购妙可蓝多这桩交易上,被称为“奶酪女王”的妙可蓝多原实际控制人柴琇是如何考量的?

12月13日妙可蓝多披露与蒙牛交易的当晚,柴琇发了一封致员工信,在信中,柴琇表示,“这个合作对我们而言是极大的利好”。

柴琇称,从上周一公告妙可蓝多拟筹划实控人变更,到今晚公告蒙牛入主妙可蓝多,获批后蒙牛将成为我们第一大股东。这段期间我收到了很多妙可蓝多家人,以及亲朋好友的关心和问候。大家有的担心、有的替我难过、也有的在祝贺,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用自己的理解传递着对我、对妙可蓝多的关爱。关爱之中隐含着大家的疑惑:“妙可蓝多业务蒸蒸日上,几乎每年都有翻番的增长,我们的当家人为什么要让渡控股权?”

这一年里,在市场需求大好的形势下,我们始终处在产品供不应求的状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我总在思考:妙可蓝多可以飞多高走多远?妙可蓝多前进道路上还会有多少暗礁激流?如何才能让妙可蓝多在未来五年里更快、更稳健的发展?现阶段是自己单打独斗,还是借助更好的资源?

与蒙牛结缘,我发现这家优秀的乳业巨头对奶酪市场前景非常看好,蒙牛与我们的目标及价值观高度契合。如果把控股权让给蒙牛,我们由家族企业转型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那么站在乳业巨擘的肩膀上,妙可蓝多将能获得的能量和资源实在是太多了!市场增长大趋势下,这种资源加上妙可蓝多团队的拼搏文化,对妙可蓝多的家人、股东以及合作伙伴都是极大的利好。因此让蒙牛成为我们的控股股东,是一次多赢的合作。本次合作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实现“百亿收入千亿市值”、“让妙可蓝多家人都富裕起来”的美好愿望。

于我个人而言,我在意的不是大股东或二股东的地位,而是能否有更好的资源让我带着团队去实现我们的使命和奶酪中国梦。我的那个“小我”与这愿景的“大我”相比,就变得微不足道了!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了引入蒙牛为控股股东。

12月18日下午,妙可蓝多董秘办公室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确认了上述信件的真实性,并表示,关于引入蒙牛的缘由,看董事长的信就好了,是她真实意思之表达。

在创建妙可蓝多这个奶酪品牌之前,现年56岁的柴琇已经经商多年,她在资本市场的历程也并非一帆风顺。妙可蓝多的前身是上海广泽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柴琇起家于东北的吉林省。

2019年,柴琇及关联方曾曝出违规占用妙可蓝多资金2.4亿元,其后受到上交所问询,尽管该部分资金已经归还给上市公司,但该资金的违规操作,暴露出妙可蓝多公司管理中的漏洞。

妙可蓝多2019年报显示,柴琇在奶酪行业之外还投资了地产行业等多处生意。

简历显示,柴琇现任妙可蓝多董事长、总经理,长春市东秀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吉林省东秀投资有限公司监事,吉林省广泽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吉林省广讯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广泽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吉林省家和投资有限公司监事,吉林市筑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北京时代风华投资有限公司监事等。

柴琇在妙可蓝多上的股权质押率超过90%,这与此次交易是否有关,目前不得而知。

但对蒙牛而言,以30亿元的价格拿下奶酪这个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控制权,可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蒙牛花30亿元买的一块儿奶酪,它香吗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珍珍

头图 | 视觉中国

对于自己认定的目标,蒙牛还是“咬的死死的”。这种坚持不懈终于有了回报。12月14日,蒙牛花了30亿元人民币,终于把被称为“国内奶酪第一股”的妙可蓝多拿下!

据妙可蓝多12月13日晚公告称,本次交易,蒙牛以29.71元/股、总价30亿元,使用现金形式认购妙可蓝多不超过10097.61万股的股票。交易完成后,蒙牛将成为妙可蓝多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持股将达23.80%,妙可蓝多创始人柴琇为第二大股东。

对于这一交易,很多人心里应该和虎嗅一样有些疑惑,毕竟蒙牛在8月份被妙可蓝多“放过鸽子”(看下文)

所以,在这件事上,蒙牛稍微略显被动、处于相对弱势一方。即便这样,蒙牛还是要买,首先,蒙牛自身经营的奶酪业务发展不佳;其次,妙可蓝多在国内市场奶酪头部位置,正好弥补自身奶酪业务;最后,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蒙牛想要开拓第二大企业营收来源,目前蒙牛最大营收来源是液态奶,相当于单腿独舞的大象。

蒙牛吃定这块儿奶酪

据蒙牛财报显示,液态奶业务占收入85%以上,是蒙牛主要年度收益来源,而冰淇淋、奶粉产品和其他业务都是亏损状态。

蒙牛收入分布(百万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蒙牛财报/制图:财华社

开源证券指出,国内乳制品消费已进入低速增长的成熟期,核心的液态奶消费量已基本稳定在3300万吨左右,消费结构正由液态奶向更加营养、健康的酸奶和奶酪等升级。西式餐饮文化的普及带来了奶酪消费场景增加,国内奶酪行业规模迅速从2004年的4.03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65.49亿元。

开源证券还称,近年来,奶酪行业推出了再制奶酪和儿童零食的大单品奶酪棒,并且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目前,我国奶酪行业规模仅百亿水平,但随着我国乳制品行业规模的稳步提升以及乳制品消费向奶酪的升级,国内奶酪市场规模千亿可期。

另外,根据欧睿咨询数据,2019 年奶酪市场规模增长65.5 亿元,同比增长12%,这是中国乳制品细分品类中增幅最大的。

欧睿预测,预计2020 至2024 年,奶酪单价CAGR 达到 3%-4%,销量 CAGR 达到 7%-8%,奶酪零售市场规模CAGR 将达到 11%-12%,2024年我国奶酪市场(零售口径)规模将同比增长8.18%至100亿元左右。

所以,蒙牛非常看重奶酪业务。

早在2000年前后,蒙牛就有了奶酪业务,但并不受重视。在2018年,蒙牛才开始设立奶酪事业部,主要发展零售、乳品深加工及餐饮奶酪三大业务。在设立完奶酪事业部后,同年蒙牛还联合欧洲最大乳品企业Arla Foods引进专业餐饮品牌Arla Pro。

据财华社报道称:在2018年上半年,蒙牛推出第一款专为中国市场定制并在蒙牛工厂生产的爱氏晨曦马苏里拉干酪丝,进军高端餐饮奶酪业务。11月,推出100%丹麦原装进口的爱氏晨曦小探险家儿童奶制品系列新品,进军奶酪零售。

2019年,蒙牛与Arla Foods进一步协同双方产品和渠道优势,大力发展儿童乳酪,积极拓展餐饮渠道,并不断提升产供销效率。并且双方在奶酪业务合作基础上,还成立专注于奶酪业务的合资公司,完成奶酪“从生产加工到终端销售的合作一体化”。

但该业务相比于专注于奶酪的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优势并不明显。在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中,市占率前五为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国产品牌仅有妙可蓝多入围前五,蒙牛、光明排名第八、九,市占率为2.8%、0.9%,处在第二梯队。

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

而入股妙可蓝多,蒙牛不仅可以提前跻身第一梯队,而且还可以借助妙可蓝多品牌、渠道等优势迅速打开奶酪市场,进一步提高市场竞争力。在某种程度上,不出意外,面对伊利、蒙牛、三元,也是独占奶酪市场鳌头,这就是蒙牛的野心。

其实对于本次交易,虎嗅有2个疑问:第一、双方有没有内部交易人去促使这笔交易成功?第二、蒙牛有办法让增收不增利的妙可蓝多实现逆袭吗?

带着这些疑问,虎嗅联系到了蒙牛方面,对方回复:目前无法接受采访。

这块奶酪,它香吗

与此同时,有一点也非常值得关注,就是妙可蓝多资金与营收问题。

今年上半年,妙可蓝多创始人及其内部一部分股东、包括创始人为家庭成员挪用资金,让妙可蓝多陷入内部乱动资金、乱交易等方面的负面争论,使得有些人对妙可蓝多的评价是“这是一家很妖的公司”。

此外,根据妙可蓝多近5年财报,其业务增收不增利。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1亿,-1498.46万、111.40万元、-1357.13万、-1219.99万。扣非后净利润多年处于负值。《每日财报》报道称:妙可蓝多早已陷入“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困境。

当然,在2020年妙可蓝多最新财报来看,也有所看转。前三季度,妙可蓝多营收约为18.76亿,同比增长61.92%;净利润约为5284.47万,同比增长348.5%;扣非净利润约为3943.05万,同比增长247.93%。

时隔近4个月时间,妙可蓝多向蒙牛抛售比之前更多的股份也不得不令人猜疑,是不是内部资金遇到问题。

如今,蒙牛现在是妙可蓝多最大股东,妙可蓝多是否可以扭转之前负面新闻局面,是否可以改善妙可蓝多增收不增利状态,蒙牛除了思考与妙可蓝多合作之后的战略问题外,这是蒙牛当下需要思考的两个点。

附加:关于蒙牛被“放鸽子”

此前,双方在2017年其实就开始了多轮谈判,直到今年双方才有具体进展。

今年1月6日,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总价2.87亿元购买妙可蓝多5%股份,与此同时,蒙牛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入股公司全资子公司吉林科技,成为妙可蓝多第二大股东。

在这之后,蒙牛本可以再以15.16元/股的价格,总价3.15亿元认购妙可蓝多2078万股,但妙可蓝多却在8月23日晚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此前与蒙牛集团签订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

这桩认购案被终止后,有媒体评价称:“看似美好的认购最终却像是一个炒作股价的谎言”。因为今年3月24日妙可蓝多披露定增预案,“拟向东秀实业和内蒙蒙牛定增募资”消息一出,第二天3月25日,妙可蓝多股价高开高走,盘中涨幅最高达22.69元,创下其股价历史新高。截止8月23日妙可蓝多暴涨近200%。

而妙可蓝多当时在公告解释称,终止发行是综合考虑最新监管要求、资本市场环境并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提出的,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与持续稳定发展造成重大影响。蒙牛方面未做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蒙牛购买妙可蓝多每股价格也上涨了10多元。每股上涨10多元,就这笔交易而言,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现在,欲拒还迎的妙可蓝多终于被蒙牛溢价拿下,这是否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还要看市场后续的反馈。

蒙牛花30亿元买的一块儿奶酪,它香吗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珍珍

头图 | 视觉中国

对于自己认定的目标,蒙牛还是“咬的死死的”。这种坚持不懈终于有了回报。12月14日,蒙牛花了30亿元人民币,终于把被称为“国内奶酪第一股”的妙可蓝多拿下!

据妙可蓝多12月13日晚公告称,本次交易,蒙牛以29.71元/股、总价30亿元,使用现金形式认购妙可蓝多不超过10097.61万股的股票。交易完成后,蒙牛将成为妙可蓝多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持股将达23.80%,妙可蓝多创始人柴琇为第二大股东。

对于这一交易,很多人心里应该和虎嗅一样有些疑惑,毕竟蒙牛在8月份被妙可蓝多“放过鸽子”(看下文)

所以,在这件事上,蒙牛稍微略显被动、处于相对弱势一方。即便这样,蒙牛还是要买,首先,蒙牛自身经营的奶酪业务发展不佳;其次,妙可蓝多在国内市场奶酪头部位置,正好弥补自身奶酪业务;最后,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蒙牛想要开拓第二大企业营收来源,目前蒙牛最大营收来源是液态奶,相当于单腿独舞的大象。

蒙牛吃定这块儿奶酪

据蒙牛财报显示,液态奶业务占收入85%以上,是蒙牛主要年度收益来源,而冰淇淋、奶粉产品和其他业务都是亏损状态。

蒙牛收入分布(百万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蒙牛财报/制图:财华社

开源证券指出,国内乳制品消费已进入低速增长的成熟期,核心的液态奶消费量已基本稳定在3300万吨左右,消费结构正由液态奶向更加营养、健康的酸奶和奶酪等升级。西式餐饮文化的普及带来了奶酪消费场景增加,国内奶酪行业规模迅速从2004年的4.03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65.49亿元。

开源证券还称,近年来,奶酪行业推出了再制奶酪和儿童零食的大单品奶酪棒,并且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目前,我国奶酪行业规模仅百亿水平,但随着我国乳制品行业规模的稳步提升以及乳制品消费向奶酪的升级,国内奶酪市场规模千亿可期。

另外,根据欧睿咨询数据,2019 年奶酪市场规模增长65.5 亿元,同比增长12%,这是中国乳制品细分品类中增幅最大的。

欧睿预测,预计2020 至2024 年,奶酪单价CAGR 达到 3%-4%,销量 CAGR 达到 7%-8%,奶酪零售市场规模CAGR 将达到 11%-12%,2024年我国奶酪市场(零售口径)规模将同比增长8.18%至100亿元左右。

所以,蒙牛非常看重奶酪业务。

早在2000年前后,蒙牛就有了奶酪业务,但并不受重视。在2018年,蒙牛才开始设立奶酪事业部,主要发展零售、乳品深加工及餐饮奶酪三大业务。在设立完奶酪事业部后,同年蒙牛还联合欧洲最大乳品企业Arla Foods引进专业餐饮品牌Arla Pro。

据财华社报道称:在2018年上半年,蒙牛推出第一款专为中国市场定制并在蒙牛工厂生产的爱氏晨曦马苏里拉干酪丝,进军高端餐饮奶酪业务。11月,推出100%丹麦原装进口的爱氏晨曦小探险家儿童奶制品系列新品,进军奶酪零售。

2019年,蒙牛与Arla Foods进一步协同双方产品和渠道优势,大力发展儿童乳酪,积极拓展餐饮渠道,并不断提升产供销效率。并且双方在奶酪业务合作基础上,还成立专注于奶酪业务的合资公司,完成奶酪“从生产加工到终端销售的合作一体化”。

但该业务相比于专注于奶酪的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优势并不明显。在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中,市占率前五为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国产品牌仅有妙可蓝多入围前五,蒙牛、光明排名第八、九,市占率为2.8%、0.9%,处在第二梯队。

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

而入股妙可蓝多,蒙牛不仅可以提前跻身第一梯队,而且还可以借助妙可蓝多品牌、渠道等优势迅速打开奶酪市场,进一步提高市场竞争力。在某种程度上,不出意外,面对伊利、蒙牛、三元,也是独占奶酪市场鳌头,这就是蒙牛的野心。

其实对于本次交易,虎嗅有2个疑问:第一、双方有没有内部交易人去促使这笔交易成功?第二、蒙牛有办法让增收不增利的妙可蓝多实现逆袭吗?

带着这些疑问,虎嗅联系到了蒙牛方面,对方回复:目前无法接受采访。

这块奶酪,它香吗

与此同时,有一点也非常值得关注,就是妙可蓝多资金与营收问题。

今年上半年,妙可蓝多创始人及其内部一部分股东、包括创始人为家庭成员挪用资金,让妙可蓝多陷入内部乱动资金、乱交易等方面的负面争论,使得有些人对妙可蓝多的评价是“这是一家很妖的公司”。

此外,根据妙可蓝多近5年财报,其业务增收不增利。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1亿,-1498.46万、111.40万元、-1357.13万、-1219.99万。扣非后净利润多年处于负值。《每日财报》报道称:妙可蓝多早已陷入“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困境。

当然,在2020年妙可蓝多最新财报来看,也有所看转。前三季度,妙可蓝多营收约为18.76亿,同比增长61.92%;净利润约为5284.47万,同比增长348.5%;扣非净利润约为3943.05万,同比增长247.93%。

时隔近4个月时间,妙可蓝多向蒙牛抛售比之前更多的股份也不得不令人猜疑,是不是内部资金遇到问题。

如今,蒙牛现在是妙可蓝多最大股东,妙可蓝多是否可以扭转之前负面新闻局面,是否可以改善妙可蓝多增收不增利状态,蒙牛除了思考与妙可蓝多合作之后的战略问题外,这是蒙牛当下需要思考的两个点。

附加:关于蒙牛被“放鸽子”

此前,双方在2017年其实就开始了多轮谈判,直到今年双方才有具体进展。

今年1月6日,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总价2.87亿元购买妙可蓝多5%股份,与此同时,蒙牛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入股公司全资子公司吉林科技,成为妙可蓝多第二大股东。

在这之后,蒙牛本可以再以15.16元/股的价格,总价3.15亿元认购妙可蓝多2078万股,但妙可蓝多却在8月23日晚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此前与蒙牛集团签订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

这桩认购案被终止后,有媒体评价称:“看似美好的认购最终却像是一个炒作股价的谎言”。因为今年3月24日妙可蓝多披露定增预案,“拟向东秀实业和内蒙蒙牛定增募资”消息一出,第二天3月25日,妙可蓝多股价高开高走,盘中涨幅最高达22.69元,创下其股价历史新高。截止8月23日妙可蓝多暴涨近200%。

而妙可蓝多当时在公告解释称,终止发行是综合考虑最新监管要求、资本市场环境并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提出的,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与持续稳定发展造成重大影响。蒙牛方面未做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蒙牛购买妙可蓝多每股价格也上涨了10多元。每股上涨10多元,就这笔交易而言,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现在,欲拒还迎的妙可蓝多终于被蒙牛溢价拿下,这是否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还要看市场后续的反馈。

蒙牛花30亿元买的一块儿奶酪,它香吗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珍珍

头图 | 视觉中国

对于自己认定的目标,蒙牛还是“咬的死死的”。这种坚持不懈终于有了回报。12月14日,蒙牛花了30亿元人民币,终于把被称为“国内奶酪第一股”的妙可蓝多拿下!

据妙可蓝多12月13日晚公告称,本次交易,蒙牛以29.71元/股、总价30亿元,使用现金形式认购妙可蓝多不超过10097.61万股的股票。交易完成后,蒙牛将成为妙可蓝多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持股将达23.80%,妙可蓝多创始人柴琇为第二大股东。

对于这一交易,很多人心里应该和虎嗅一样有些疑惑,毕竟蒙牛在8月份被妙可蓝多“放过鸽子”(看下文)

所以,在这件事上,蒙牛稍微略显被动、处于相对弱势一方。即便这样,蒙牛还是要买,首先,蒙牛自身经营的奶酪业务发展不佳;其次,妙可蓝多在国内市场奶酪头部位置,正好弥补自身奶酪业务;最后,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蒙牛想要开拓第二大企业营收来源,目前蒙牛最大营收来源是液态奶,相当于单腿独舞的大象。

蒙牛吃定这块儿奶酪

据蒙牛财报显示,液态奶业务占收入85%以上,是蒙牛主要年度收益来源,而冰淇淋、奶粉产品和其他业务都是亏损状态。

蒙牛收入分布(百万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蒙牛财报/制图:财华社

开源证券指出,国内乳制品消费已进入低速增长的成熟期,核心的液态奶消费量已基本稳定在3300万吨左右,消费结构正由液态奶向更加营养、健康的酸奶和奶酪等升级。西式餐饮文化的普及带来了奶酪消费场景增加,国内奶酪行业规模迅速从2004年的4.03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65.49亿元。

开源证券还称,近年来,奶酪行业推出了再制奶酪和儿童零食的大单品奶酪棒,并且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目前,我国奶酪行业规模仅百亿水平,但随着我国乳制品行业规模的稳步提升以及乳制品消费向奶酪的升级,国内奶酪市场规模千亿可期。

另外,根据欧睿咨询数据,2019 年奶酪市场规模增长65.5 亿元,同比增长12%,这是中国乳制品细分品类中增幅最大的。

欧睿预测,预计2020 至2024 年,奶酪单价CAGR 达到 3%-4%,销量 CAGR 达到 7%-8%,奶酪零售市场规模CAGR 将达到 11%-12%,2024年我国奶酪市场(零售口径)规模将同比增长8.18%至100亿元左右。

所以,蒙牛非常看重奶酪业务。

早在2000年前后,蒙牛就有了奶酪业务,但并不受重视。在2018年,蒙牛才开始设立奶酪事业部,主要发展零售、乳品深加工及餐饮奶酪三大业务。在设立完奶酪事业部后,同年蒙牛还联合欧洲最大乳品企业Arla Foods引进专业餐饮品牌Arla Pro。

据财华社报道称:在2018年上半年,蒙牛推出第一款专为中国市场定制并在蒙牛工厂生产的爱氏晨曦马苏里拉干酪丝,进军高端餐饮奶酪业务。11月,推出100%丹麦原装进口的爱氏晨曦小探险家儿童奶制品系列新品,进军奶酪零售。

2019年,蒙牛与Arla Foods进一步协同双方产品和渠道优势,大力发展儿童乳酪,积极拓展餐饮渠道,并不断提升产供销效率。并且双方在奶酪业务合作基础上,还成立专注于奶酪业务的合资公司,完成奶酪“从生产加工到终端销售的合作一体化”。

但该业务相比于专注于奶酪的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优势并不明显。在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中,市占率前五为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国产品牌仅有妙可蓝多入围前五,蒙牛、光明排名第八、九,市占率为2.8%、0.9%,处在第二梯队。

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

而入股妙可蓝多,蒙牛不仅可以提前跻身第一梯队,而且还可以借助妙可蓝多品牌、渠道等优势迅速打开奶酪市场,进一步提高市场竞争力。在某种程度上,不出意外,面对伊利、蒙牛、三元,也是独占奶酪市场鳌头,这就是蒙牛的野心。

其实对于本次交易,虎嗅有2个疑问:第一、双方有没有内部交易人去促使这笔交易成功?第二、蒙牛有办法让增收不增利的妙可蓝多实现逆袭吗?

带着这些疑问,虎嗅联系到了蒙牛方面,对方回复:目前无法接受采访。

这块奶酪,它香吗

与此同时,有一点也非常值得关注,就是妙可蓝多资金与营收问题。

今年上半年,妙可蓝多创始人及其内部一部分股东、包括创始人为家庭成员挪用资金,让妙可蓝多陷入内部乱动资金、乱交易等方面的负面争论,使得有些人对妙可蓝多的评价是“这是一家很妖的公司”。

此外,根据妙可蓝多近5年财报,其业务增收不增利。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1亿,-1498.46万、111.40万元、-1357.13万、-1219.99万。扣非后净利润多年处于负值。《每日财报》报道称:妙可蓝多早已陷入“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困境。

当然,在2020年妙可蓝多最新财报来看,也有所看转。前三季度,妙可蓝多营收约为18.76亿,同比增长61.92%;净利润约为5284.47万,同比增长348.5%;扣非净利润约为3943.05万,同比增长247.93%。

时隔近4个月时间,妙可蓝多向蒙牛抛售比之前更多的股份也不得不令人猜疑,是不是内部资金遇到问题。

如今,蒙牛现在是妙可蓝多最大股东,妙可蓝多是否可以扭转之前负面新闻局面,是否可以改善妙可蓝多增收不增利状态,蒙牛除了思考与妙可蓝多合作之后的战略问题外,这是蒙牛当下需要思考的两个点。

附加:关于蒙牛被“放鸽子”

此前,双方在2017年其实就开始了多轮谈判,直到今年双方才有具体进展。

今年1月6日,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总价2.87亿元购买妙可蓝多5%股份,与此同时,蒙牛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入股公司全资子公司吉林科技,成为妙可蓝多第二大股东。

在这之后,蒙牛本可以再以15.16元/股的价格,总价3.15亿元认购妙可蓝多2078万股,但妙可蓝多却在8月23日晚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此前与蒙牛集团签订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

这桩认购案被终止后,有媒体评价称:“看似美好的认购最终却像是一个炒作股价的谎言”。因为今年3月24日妙可蓝多披露定增预案,“拟向东秀实业和内蒙蒙牛定增募资”消息一出,第二天3月25日,妙可蓝多股价高开高走,盘中涨幅最高达22.69元,创下其股价历史新高。截止8月23日妙可蓝多暴涨近200%。

而妙可蓝多当时在公告解释称,终止发行是综合考虑最新监管要求、资本市场环境并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提出的,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与持续稳定发展造成重大影响。蒙牛方面未做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蒙牛购买妙可蓝多每股价格也上涨了10多元。每股上涨10多元,就这笔交易而言,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现在,欲拒还迎的妙可蓝多终于被蒙牛溢价拿下,这是否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还要看市场后续的反馈。

蒙牛花30亿元买的一块儿奶酪,它香吗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珍珍

头图 | 视觉中国

对于自己认定的目标,蒙牛还是“咬的死死的”。这种坚持不懈终于有了回报。12月14日,蒙牛花了30亿元人民币,终于把被称为“国内奶酪第一股”的妙可蓝多拿下!

据妙可蓝多12月13日晚公告称,本次交易,蒙牛以29.71元/股、总价30亿元,使用现金形式认购妙可蓝多不超过10097.61万股的股票。交易完成后,蒙牛将成为妙可蓝多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持股将达23.80%,妙可蓝多创始人柴琇为第二大股东。

对于这一交易,很多人心里应该和虎嗅一样有些疑惑,毕竟蒙牛在8月份被妙可蓝多“放过鸽子”(看下文)

所以,在这件事上,蒙牛稍微略显被动、处于相对弱势一方。即便这样,蒙牛还是要买,首先,蒙牛自身经营的奶酪业务发展不佳;其次,妙可蓝多在国内市场奶酪头部位置,正好弥补自身奶酪业务;最后,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蒙牛想要开拓第二大企业营收来源,目前蒙牛最大营收来源是液态奶,相当于单腿独舞的大象。

蒙牛吃定这块儿奶酪

据蒙牛财报显示,液态奶业务占收入85%以上,是蒙牛主要年度收益来源,而冰淇淋、奶粉产品和其他业务都是亏损状态。

蒙牛收入分布(百万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蒙牛财报/制图:财华社

开源证券指出,国内乳制品消费已进入低速增长的成熟期,核心的液态奶消费量已基本稳定在3300万吨左右,消费结构正由液态奶向更加营养、健康的酸奶和奶酪等升级。西式餐饮文化的普及带来了奶酪消费场景增加,国内奶酪行业规模迅速从2004年的4.03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65.49亿元。

开源证券还称,近年来,奶酪行业推出了再制奶酪和儿童零食的大单品奶酪棒,并且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目前,我国奶酪行业规模仅百亿水平,但随着我国乳制品行业规模的稳步提升以及乳制品消费向奶酪的升级,国内奶酪市场规模千亿可期。

另外,根据欧睿咨询数据,2019 年奶酪市场规模增长65.5 亿元,同比增长12%,这是中国乳制品细分品类中增幅最大的。

欧睿预测,预计2020 至2024 年,奶酪单价CAGR 达到 3%-4%,销量 CAGR 达到 7%-8%,奶酪零售市场规模CAGR 将达到 11%-12%,2024年我国奶酪市场(零售口径)规模将同比增长8.18%至100亿元左右。

所以,蒙牛非常看重奶酪业务。

早在2000年前后,蒙牛就有了奶酪业务,但并不受重视。在2018年,蒙牛才开始设立奶酪事业部,主要发展零售、乳品深加工及餐饮奶酪三大业务。在设立完奶酪事业部后,同年蒙牛还联合欧洲最大乳品企业Arla Foods引进专业餐饮品牌Arla Pro。

据财华社报道称:在2018年上半年,蒙牛推出第一款专为中国市场定制并在蒙牛工厂生产的爱氏晨曦马苏里拉干酪丝,进军高端餐饮奶酪业务。11月,推出100%丹麦原装进口的爱氏晨曦小探险家儿童奶制品系列新品,进军奶酪零售。

2019年,蒙牛与Arla Foods进一步协同双方产品和渠道优势,大力发展儿童乳酪,积极拓展餐饮渠道,并不断提升产供销效率。并且双方在奶酪业务合作基础上,还成立专注于奶酪业务的合资公司,完成奶酪“从生产加工到终端销售的合作一体化”。

但该业务相比于专注于奶酪的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优势并不明显。在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中,市占率前五为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国产品牌仅有妙可蓝多入围前五,蒙牛、光明排名第八、九,市占率为2.8%、0.9%,处在第二梯队。

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

而入股妙可蓝多,蒙牛不仅可以提前跻身第一梯队,而且还可以借助妙可蓝多品牌、渠道等优势迅速打开奶酪市场,进一步提高市场竞争力。在某种程度上,不出意外,面对伊利、蒙牛、三元,也是独占奶酪市场鳌头,这就是蒙牛的野心。

其实对于本次交易,虎嗅有2个疑问:第一、双方有没有内部交易人去促使这笔交易成功?第二、蒙牛有办法让增收不增利的妙可蓝多实现逆袭吗?

带着这些疑问,虎嗅联系到了蒙牛方面,对方回复:目前无法接受采访。

这块奶酪,它香吗

与此同时,有一点也非常值得关注,就是妙可蓝多资金与营收问题。

今年上半年,妙可蓝多创始人及其内部一部分股东、包括创始人为家庭成员挪用资金,让妙可蓝多陷入内部乱动资金、乱交易等方面的负面争论,使得有些人对妙可蓝多的评价是“这是一家很妖的公司”。

此外,根据妙可蓝多近5年财报,其业务增收不增利。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1亿,-1498.46万、111.40万元、-1357.13万、-1219.99万。扣非后净利润多年处于负值。《每日财报》报道称:妙可蓝多早已陷入“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困境。

当然,在2020年妙可蓝多最新财报来看,也有所看转。前三季度,妙可蓝多营收约为18.76亿,同比增长61.92%;净利润约为5284.47万,同比增长348.5%;扣非净利润约为3943.05万,同比增长247.93%。

时隔近4个月时间,妙可蓝多向蒙牛抛售比之前更多的股份也不得不令人猜疑,是不是内部资金遇到问题。

如今,蒙牛现在是妙可蓝多最大股东,妙可蓝多是否可以扭转之前负面新闻局面,是否可以改善妙可蓝多增收不增利状态,蒙牛除了思考与妙可蓝多合作之后的战略问题外,这是蒙牛当下需要思考的两个点。

附加:关于蒙牛被“放鸽子”

此前,双方在2017年其实就开始了多轮谈判,直到今年双方才有具体进展。

今年1月6日,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总价2.87亿元购买妙可蓝多5%股份,与此同时,蒙牛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入股公司全资子公司吉林科技,成为妙可蓝多第二大股东。

在这之后,蒙牛本可以再以15.16元/股的价格,总价3.15亿元认购妙可蓝多2078万股,但妙可蓝多却在8月23日晚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此前与蒙牛集团签订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

这桩认购案被终止后,有媒体评价称:“看似美好的认购最终却像是一个炒作股价的谎言”。因为今年3月24日妙可蓝多披露定增预案,“拟向东秀实业和内蒙蒙牛定增募资”消息一出,第二天3月25日,妙可蓝多股价高开高走,盘中涨幅最高达22.69元,创下其股价历史新高。截止8月23日妙可蓝多暴涨近200%。

而妙可蓝多当时在公告解释称,终止发行是综合考虑最新监管要求、资本市场环境并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提出的,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与持续稳定发展造成重大影响。蒙牛方面未做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蒙牛购买妙可蓝多每股价格也上涨了10多元。每股上涨10多元,就这笔交易而言,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现在,欲拒还迎的妙可蓝多终于被蒙牛溢价拿下,这是否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还要看市场后续的反馈。

蒙牛花30亿元买的一块儿奶酪,它香吗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珍珍

头图 | 视觉中国

对于自己认定的目标,蒙牛还是“咬的死死的”。这种坚持不懈终于有了回报。12月14日,蒙牛花了30亿元人民币,终于把被称为“国内奶酪第一股”的妙可蓝多拿下!

据妙可蓝多12月13日晚公告称,本次交易,蒙牛以29.71元/股、总价30亿元,使用现金形式认购妙可蓝多不超过10097.61万股的股票。交易完成后,蒙牛将成为妙可蓝多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持股将达23.80%,妙可蓝多创始人柴琇为第二大股东。

对于这一交易,很多人心里应该和虎嗅一样有些疑惑,毕竟蒙牛在8月份被妙可蓝多“放过鸽子”(看下文)

所以,在这件事上,蒙牛稍微略显被动、处于相对弱势一方。即便这样,蒙牛还是要买,首先,蒙牛自身经营的奶酪业务发展不佳;其次,妙可蓝多在国内市场奶酪头部位置,正好弥补自身奶酪业务;最后,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蒙牛想要开拓第二大企业营收来源,目前蒙牛最大营收来源是液态奶,相当于单腿独舞的大象。

蒙牛吃定这块儿奶酪

据蒙牛财报显示,液态奶业务占收入85%以上,是蒙牛主要年度收益来源,而冰淇淋、奶粉产品和其他业务都是亏损状态。

蒙牛收入分布(百万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蒙牛财报/制图:财华社

开源证券指出,国内乳制品消费已进入低速增长的成熟期,核心的液态奶消费量已基本稳定在3300万吨左右,消费结构正由液态奶向更加营养、健康的酸奶和奶酪等升级。西式餐饮文化的普及带来了奶酪消费场景增加,国内奶酪行业规模迅速从2004年的4.03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65.49亿元。

开源证券还称,近年来,奶酪行业推出了再制奶酪和儿童零食的大单品奶酪棒,并且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目前,我国奶酪行业规模仅百亿水平,但随着我国乳制品行业规模的稳步提升以及乳制品消费向奶酪的升级,国内奶酪市场规模千亿可期。

另外,根据欧睿咨询数据,2019 年奶酪市场规模增长65.5 亿元,同比增长12%,这是中国乳制品细分品类中增幅最大的。

欧睿预测,预计2020 至2024 年,奶酪单价CAGR 达到 3%-4%,销量 CAGR 达到 7%-8%,奶酪零售市场规模CAGR 将达到 11%-12%,2024年我国奶酪市场(零售口径)规模将同比增长8.18%至100亿元左右。

所以,蒙牛非常看重奶酪业务。

早在2000年前后,蒙牛就有了奶酪业务,但并不受重视。在2018年,蒙牛才开始设立奶酪事业部,主要发展零售、乳品深加工及餐饮奶酪三大业务。在设立完奶酪事业部后,同年蒙牛还联合欧洲最大乳品企业Arla Foods引进专业餐饮品牌Arla Pro。

据财华社报道称:在2018年上半年,蒙牛推出第一款专为中国市场定制并在蒙牛工厂生产的爱氏晨曦马苏里拉干酪丝,进军高端餐饮奶酪业务。11月,推出100%丹麦原装进口的爱氏晨曦小探险家儿童奶制品系列新品,进军奶酪零售。

2019年,蒙牛与Arla Foods进一步协同双方产品和渠道优势,大力发展儿童乳酪,积极拓展餐饮渠道,并不断提升产供销效率。并且双方在奶酪业务合作基础上,还成立专注于奶酪业务的合资公司,完成奶酪“从生产加工到终端销售的合作一体化”。

但该业务相比于专注于奶酪的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优势并不明显。在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中,市占率前五为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国产品牌仅有妙可蓝多入围前五,蒙牛、光明排名第八、九,市占率为2.8%、0.9%,处在第二梯队。

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

而入股妙可蓝多,蒙牛不仅可以提前跻身第一梯队,而且还可以借助妙可蓝多品牌、渠道等优势迅速打开奶酪市场,进一步提高市场竞争力。在某种程度上,不出意外,面对伊利、蒙牛、三元,也是独占奶酪市场鳌头,这就是蒙牛的野心。

其实对于本次交易,虎嗅有2个疑问:第一、双方有没有内部交易人去促使这笔交易成功?第二、蒙牛有办法让增收不增利的妙可蓝多实现逆袭吗?

带着这些疑问,虎嗅联系到了蒙牛方面,对方回复:目前无法接受采访。

这块奶酪,它香吗

与此同时,有一点也非常值得关注,就是妙可蓝多资金与营收问题。

今年上半年,妙可蓝多创始人及其内部一部分股东、包括创始人为家庭成员挪用资金,让妙可蓝多陷入内部乱动资金、乱交易等方面的负面争论,使得有些人对妙可蓝多的评价是“这是一家很妖的公司”。

此外,根据妙可蓝多近5年财报,其业务增收不增利。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1亿,-1498.46万、111.40万元、-1357.13万、-1219.99万。扣非后净利润多年处于负值。《每日财报》报道称:妙可蓝多早已陷入“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困境。

当然,在2020年妙可蓝多最新财报来看,也有所看转。前三季度,妙可蓝多营收约为18.76亿,同比增长61.92%;净利润约为5284.47万,同比增长348.5%;扣非净利润约为3943.05万,同比增长247.93%。

时隔近4个月时间,妙可蓝多向蒙牛抛售比之前更多的股份也不得不令人猜疑,是不是内部资金遇到问题。

如今,蒙牛现在是妙可蓝多最大股东,妙可蓝多是否可以扭转之前负面新闻局面,是否可以改善妙可蓝多增收不增利状态,蒙牛除了思考与妙可蓝多合作之后的战略问题外,这是蒙牛当下需要思考的两个点。

附加:关于蒙牛被“放鸽子”

此前,双方在2017年其实就开始了多轮谈判,直到今年双方才有具体进展。

今年1月6日,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总价2.87亿元购买妙可蓝多5%股份,与此同时,蒙牛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入股公司全资子公司吉林科技,成为妙可蓝多第二大股东。

在这之后,蒙牛本可以再以15.16元/股的价格,总价3.15亿元认购妙可蓝多2078万股,但妙可蓝多却在8月23日晚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此前与蒙牛集团签订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

这桩认购案被终止后,有媒体评价称:“看似美好的认购最终却像是一个炒作股价的谎言”。因为今年3月24日妙可蓝多披露定增预案,“拟向东秀实业和内蒙蒙牛定增募资”消息一出,第二天3月25日,妙可蓝多股价高开高走,盘中涨幅最高达22.69元,创下其股价历史新高。截止8月23日妙可蓝多暴涨近200%。

而妙可蓝多当时在公告解释称,终止发行是综合考虑最新监管要求、资本市场环境并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提出的,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与持续稳定发展造成重大影响。蒙牛方面未做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蒙牛购买妙可蓝多每股价格也上涨了10多元。每股上涨10多元,就这笔交易而言,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现在,欲拒还迎的妙可蓝多终于被蒙牛溢价拿下,这是否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还要看市场后续的反馈。

蒙牛花30亿元买的一块儿奶酪,它香吗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珍珍

头图 | 视觉中国

对于自己认定的目标,蒙牛还是“咬的死死的”。这种坚持不懈终于有了回报。12月14日,蒙牛花了30亿元人民币,终于把被称为“国内奶酪第一股”的妙可蓝多拿下!

据妙可蓝多12月13日晚公告称,本次交易,蒙牛以29.71元/股、总价30亿元,使用现金形式认购妙可蓝多不超过10097.61万股的股票。交易完成后,蒙牛将成为妙可蓝多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持股将达23.80%,妙可蓝多创始人柴琇为第二大股东。

对于这一交易,很多人心里应该和虎嗅一样有些疑惑,毕竟蒙牛在8月份被妙可蓝多“放过鸽子”(看下文)

所以,在这件事上,蒙牛稍微略显被动、处于相对弱势一方。即便这样,蒙牛还是要买,首先,蒙牛自身经营的奶酪业务发展不佳;其次,妙可蓝多在国内市场奶酪头部位置,正好弥补自身奶酪业务;最后,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蒙牛想要开拓第二大企业营收来源,目前蒙牛最大营收来源是液态奶,相当于单腿独舞的大象。

蒙牛吃定这块儿奶酪

据蒙牛财报显示,液态奶业务占收入85%以上,是蒙牛主要年度收益来源,而冰淇淋、奶粉产品和其他业务都是亏损状态。

蒙牛收入分布(百万元人民币)

数据来源:蒙牛财报/制图:财华社

开源证券指出,国内乳制品消费已进入低速增长的成熟期,核心的液态奶消费量已基本稳定在3300万吨左右,消费结构正由液态奶向更加营养、健康的酸奶和奶酪等升级。西式餐饮文化的普及带来了奶酪消费场景增加,国内奶酪行业规模迅速从2004年的4.03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65.49亿元。

开源证券还称,近年来,奶酪行业推出了再制奶酪和儿童零食的大单品奶酪棒,并且获得了快速的发展。目前,我国奶酪行业规模仅百亿水平,但随着我国乳制品行业规模的稳步提升以及乳制品消费向奶酪的升级,国内奶酪市场规模千亿可期。

另外,根据欧睿咨询数据,2019 年奶酪市场规模增长65.5 亿元,同比增长12%,这是中国乳制品细分品类中增幅最大的。

欧睿预测,预计2020 至2024 年,奶酪单价CAGR 达到 3%-4%,销量 CAGR 达到 7%-8%,奶酪零售市场规模CAGR 将达到 11%-12%,2024年我国奶酪市场(零售口径)规模将同比增长8.18%至100亿元左右。

所以,蒙牛非常看重奶酪业务。

早在2000年前后,蒙牛就有了奶酪业务,但并不受重视。在2018年,蒙牛才开始设立奶酪事业部,主要发展零售、乳品深加工及餐饮奶酪三大业务。在设立完奶酪事业部后,同年蒙牛还联合欧洲最大乳品企业Arla Foods引进专业餐饮品牌Arla Pro。

据财华社报道称:在2018年上半年,蒙牛推出第一款专为中国市场定制并在蒙牛工厂生产的爱氏晨曦马苏里拉干酪丝,进军高端餐饮奶酪业务。11月,推出100%丹麦原装进口的爱氏晨曦小探险家儿童奶制品系列新品,进军奶酪零售。

2019年,蒙牛与Arla Foods进一步协同双方产品和渠道优势,大力发展儿童乳酪,积极拓展餐饮渠道,并不断提升产供销效率。并且双方在奶酪业务合作基础上,还成立专注于奶酪业务的合资公司,完成奶酪“从生产加工到终端销售的合作一体化”。

但该业务相比于专注于奶酪的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优势并不明显。在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中,市占率前五为百吉福、乐芝牛、安佳、卡夫、妙可蓝多。国产品牌仅有妙可蓝多入围前五,蒙牛、光明排名第八、九,市占率为2.8%、0.9%,处在第二梯队。

2019 年中国奶酪零售市场企业市占率

而入股妙可蓝多,蒙牛不仅可以提前跻身第一梯队,而且还可以借助妙可蓝多品牌、渠道等优势迅速打开奶酪市场,进一步提高市场竞争力。在某种程度上,不出意外,面对伊利、蒙牛、三元,也是独占奶酪市场鳌头,这就是蒙牛的野心。

其实对于本次交易,虎嗅有2个疑问:第一、双方有没有内部交易人去促使这笔交易成功?第二、蒙牛有办法让增收不增利的妙可蓝多实现逆袭吗?

带着这些疑问,虎嗅联系到了蒙牛方面,对方回复:目前无法接受采访。

这块奶酪,它香吗

与此同时,有一点也非常值得关注,就是妙可蓝多资金与营收问题。

今年上半年,妙可蓝多创始人及其内部一部分股东、包括创始人为家庭成员挪用资金,让妙可蓝多陷入内部乱动资金、乱交易等方面的负面争论,使得有些人对妙可蓝多的评价是“这是一家很妖的公司”。

此外,根据妙可蓝多近5年财报,其业务增收不增利。2015年至2019年妙可蓝多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1亿,-1498.46万、111.40万元、-1357.13万、-1219.99万。扣非后净利润多年处于负值。《每日财报》报道称:妙可蓝多早已陷入“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困境。

当然,在2020年妙可蓝多最新财报来看,也有所看转。前三季度,妙可蓝多营收约为18.76亿,同比增长61.92%;净利润约为5284.47万,同比增长348.5%;扣非净利润约为3943.05万,同比增长247.93%。

时隔近4个月时间,妙可蓝多向蒙牛抛售比之前更多的股份也不得不令人猜疑,是不是内部资金遇到问题。

如今,蒙牛现在是妙可蓝多最大股东,妙可蓝多是否可以扭转之前负面新闻局面,是否可以改善妙可蓝多增收不增利状态,蒙牛除了思考与妙可蓝多合作之后的战略问题外,这是蒙牛当下需要思考的两个点。

附加:关于蒙牛被“放鸽子”

此前,双方在2017年其实就开始了多轮谈判,直到今年双方才有具体进展。

今年1月6日,蒙牛以每股14元的价格、总价2.87亿元购买妙可蓝多5%股份,与此同时,蒙牛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入股公司全资子公司吉林科技,成为妙可蓝多第二大股东。

在这之后,蒙牛本可以再以15.16元/股的价格,总价3.15亿元认购妙可蓝多2078万股,但妙可蓝多却在8月23日晚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此前与蒙牛集团签订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

这桩认购案被终止后,有媒体评价称:“看似美好的认购最终却像是一个炒作股价的谎言”。因为今年3月24日妙可蓝多披露定增预案,“拟向东秀实业和内蒙蒙牛定增募资”消息一出,第二天3月25日,妙可蓝多股价高开高走,盘中涨幅最高达22.69元,创下其股价历史新高。截止8月23日妙可蓝多暴涨近200%。

而妙可蓝多当时在公告解释称,终止发行是综合考虑最新监管要求、资本市场环境并结合公司实际情况提出的,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与持续稳定发展造成重大影响。蒙牛方面未做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蒙牛购买妙可蓝多每股价格也上涨了10多元。每股上涨10多元,就这笔交易而言,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现在,欲拒还迎的妙可蓝多终于被蒙牛溢价拿下,这是否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还要看市场后续的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