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劲波PMLS散伙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乐居财经 严明会,36氪经授权发布。

58同城CEO 姚劲波

 “抱团取暖”这个战术,或许并不适合姚劲波。

先是,由58发起的“反贝壳联盟”倒戈,成员21世纪和中环互联纷纷投向贝壳找房的怀抱。眼下,他鼓吹的行业内首家PMLS(新房联卖平台)也面临“瓦解”。

12月8日,世联行(002285.SZ)公告称,世联行、同策拟向天津瑞庭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天津瑞庭”)转让二者持有的上海更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更赢”)全部55%股权,转让价合计3.57亿元注册资本。

上海更赢主营业务中,58爱房是由五八、世联行、同策共同发起的互联网+新房分销平台,业务品牌为“爱房·带客通”。

转让前,上海更赢由五八、世联行和同策分别持股45%、31.4286%和23.5714%,且三方的认缴出资额分别为2.92亿元、2.04亿元和1.53亿元,合计注册资本为6.49亿元。

此次受让方“天津瑞庭”由瑞庭网络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全资持股,实际控制人为ANJUKE HONGKONG LIMITED,注册资本20万元,法人姚劲波。截止今年三季度,天津瑞庭的总资产8.58万元,净资产-203.32万元,净利润-1182元。

换言之,转让完成后,上海更赢将全部归属于姚劲波和58系持有。

但这笔转让动作,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顺利。次日,深交所就下发关注函,并指出世联行须说明关于出售上海更赢股权的具体原因,以及定价的依据和相关财务来往情况;同时,说明收购方天津瑞庭的财务情况,世联行如何保证收款。

“三年三万亿”

故事的开头总是极具温柔。去年夏天,在58同城酒仙桥总部,姚劲波、陈劲松和孙益功罕见同台亮相,为行业内首家PMLS(新房联卖平台)“58爱房”共同站台。

当天的主角是58同城CEO姚劲波,他喊出了“三年三万亿(新房联卖市场)的交易目标”。

为此,老姚颇为自信解释称,58、安居客平台有100多万经纪人,利用58爱房,每个人每年卖一套100万房,就是一万亿,希望能超额完成这个目标。

台下,陈、孙二人同坐一排,不时窃窃私语。提出PMLS模式的是孙益功,其所谓“PMLS”新房联卖平台即一个能把盘源、购房者、经纪公司、经纪人圈都连接在一起的平台。

陈劲松则看到了贝壳找房、易居房友的迅速崛起,试图转型销渠一体业务,重新步入新房交易轨道,分一杯羹。彼时的他,也万分“相信PMLS平台一定能成功。”

利益,让三位大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在58爱房平台上,世联行、同策这两家代理公司拥有开发商连接和房源,58则拥有流量,各取所需,暗战左晖和贝壳找房自然也多了一份底气。

截止 2019年8月,58爱房新房销售代理项目超3500个,渠道分销服务项目超1800个,平台绑定二手合作店数量超4万家门店。开了一个好的彩头。

接盘准备?

事实上,上海更赢成立于2018年8月17日,初始注册资本3亿元,同策和五八分别持股51%和49%,旗下的58爱房最开始也由这两家企业共同发起,后来才引入世联行。

在去年那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前夜(2019年8月20日),世联行、58集团与同策签署增资扩股协议。增资后,世联行持股上海更赢的比例为40%,五八与同策分别认缴出资1.53亿元、各持股30%。

紧接着去年9月,世联行又与上海更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利用各自资源为对方委托的项目提供服务,预计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交易金额不超过35亿元。

然而,上海更赢的工商登记却迟迟未有变更的动静。以至于,彼时有专家评价道,三方签署过一份聊胜于无的合作协议其实就如同炒作。

直至去年平安夜(12月24日),上海更赢的注册资本从3亿元猛增至5.1亿元,增幅70%,同时新增一位股东——世联行,法人兼董事长由同策孙益功变更为世联行总经理朱敏。彼时,世联行、同策和五八分别持股40%、30%和30%。

转眼至今年7月,上海更赢的注册资本又发生了一轮变化,由5.1亿元增至6.49亿元,增幅27.27%。

经乐居财经查询发现,此次出资方为五八。而时间点恰好是世联行内部的动荡期,陈劲松正筹备将公司控制权转予珠海大横琴。五八这一增资举动,好似在为接盘上海更赢做准备。

由此,五八成为上海更赢和58爱房的第一大股东。在股权方面,五八、世联行和同策的持股比例也变更为当下的45%、31.4286%和23.5714%。

经过一年多的牵手,上海更赢和58爱房究竟又何成果?

目前,上海更赢对外投资了65家子公司,其中6家已“注销”。虽然步子迈得很大,但是经营业绩却不尽如意。

截止2019年底,上海更赢总资产5.7亿元,总负债3.63亿元,应收款项总额1.30亿元,净资产2.07亿元,营业收入2.28亿元,净利润-957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22亿元。

至2020年9月底,上海更赢的亏损情况愈加严重。总资产13.64亿元,总负债10.05亿元,应收款项总额2.91亿元,净资产3.59亿元,营业收入12.92亿元,净利润-1.7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59亿元。

业内人士观察称,目前58爱房全国布局烧钱,同时面临贝壳全国抵制。例如3月,58同城及58爱房向重庆房产经纪企业“到家了”投资5亿元。另外,58爱房还与优居、郑州荣庭和诺家地产相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显然,并不是所有的1+1+1>3。

合伙到散伙

姚劲波不仅打脸自己“三年三万亿”,另一个Flag也破灭了。

他原本希望引入更多的投资方,“我们不希望作唯一,希望给开发商另外的选择,哪怕58在58爱房的股份下降,但要让这个共建平台成为行业的基础设施。”

谁曾料到,不仅股权没有给出去,还全都收归五八麾下。

当下,为何同策和世联行同时撤离58爱房?

除了58爱房摆在明面上的不佳业绩以外,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同策和世联行做过一笔交易,看似是世联行收同策,实际上是同策要吞并世联行。然而,世联行却最终卖身给了国企。随着这次世联行撤了,同策估计也不想搞,它有自己的新房交易平台——同策好房。”

乐居财经获悉,去年12月1日,世联行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同策的控股权,且该重大收购事项已签署意向性协议。

然而,随着又一个夏天的降临,同策和世联行却没有最终走到一起。今年8月,国资背景的珠海大横琴正式战略入股并实控世联行。

此次,出售58爱房所持股份,世联行预计产生投资收益5100万元,占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62.24%。

未来,世联行将何去何从?

陈劲松称,2020下半年,公司构建“大交易+大资管”双核协同的业务体系的战略方向,其中,大交易业务将进一步聚焦优势业务、发挥世联行特长、深度服务开发商,将进一步开放与中介平台的广泛合作,故本次交易符合公司整体战略规划。

眼下,没有世联行和同策两个重要合作伙伴的助力,姚劲波肩上的担子显然更加沉重了。

姚劲波PMLS散伙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进深News”(ID:leju-sydcsxh),作者:乐居财经 严明会,36氪经授权发布。

58同城CEO 姚劲波

 “抱团取暖”这个战术,或许并不适合姚劲波。

先是,由58发起的“反贝壳联盟”倒戈,成员21世纪和中环互联纷纷投向贝壳找房的怀抱。眼下,他鼓吹的行业内首家PMLS(新房联卖平台)也面临“瓦解”。

12月8日,世联行(002285.SZ)公告称,世联行、同策拟向天津瑞庭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天津瑞庭”)转让二者持有的上海更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更赢”)全部55%股权,转让价合计3.57亿元注册资本。

上海更赢主营业务中,58爱房是由五八、世联行、同策共同发起的互联网+新房分销平台,业务品牌为“爱房·带客通”。

转让前,上海更赢由五八、世联行和同策分别持股45%、31.4286%和23.5714%,且三方的认缴出资额分别为2.92亿元、2.04亿元和1.53亿元,合计注册资本为6.49亿元。

此次受让方“天津瑞庭”由瑞庭网络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全资持股,实际控制人为ANJUKE HONGKONG LIMITED,注册资本20万元,法人姚劲波。截止今年三季度,天津瑞庭的总资产8.58万元,净资产-203.32万元,净利润-1182元。

换言之,转让完成后,上海更赢将全部归属于姚劲波和58系持有。

但这笔转让动作,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顺利。次日,深交所就下发关注函,并指出世联行须说明关于出售上海更赢股权的具体原因,以及定价的依据和相关财务来往情况;同时,说明收购方天津瑞庭的财务情况,世联行如何保证收款。

“三年三万亿”

故事的开头总是极具温柔。去年夏天,在58同城酒仙桥总部,姚劲波、陈劲松和孙益功罕见同台亮相,为行业内首家PMLS(新房联卖平台)“58爱房”共同站台。

当天的主角是58同城CEO姚劲波,他喊出了“三年三万亿(新房联卖市场)的交易目标”。

为此,老姚颇为自信解释称,58、安居客平台有100多万经纪人,利用58爱房,每个人每年卖一套100万房,就是一万亿,希望能超额完成这个目标。

台下,陈、孙二人同坐一排,不时窃窃私语。提出PMLS模式的是孙益功,其所谓“PMLS”新房联卖平台即一个能把盘源、购房者、经纪公司、经纪人圈都连接在一起的平台。

陈劲松则看到了贝壳找房、易居房友的迅速崛起,试图转型销渠一体业务,重新步入新房交易轨道,分一杯羹。彼时的他,也万分“相信PMLS平台一定能成功。”

利益,让三位大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在58爱房平台上,世联行、同策这两家代理公司拥有开发商连接和房源,58则拥有流量,各取所需,暗战左晖和贝壳找房自然也多了一份底气。

截止 2019年8月,58爱房新房销售代理项目超3500个,渠道分销服务项目超1800个,平台绑定二手合作店数量超4万家门店。开了一个好的彩头。

接盘准备?

事实上,上海更赢成立于2018年8月17日,初始注册资本3亿元,同策和五八分别持股51%和49%,旗下的58爱房最开始也由这两家企业共同发起,后来才引入世联行。

在去年那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前夜(2019年8月20日),世联行、58集团与同策签署增资扩股协议。增资后,世联行持股上海更赢的比例为40%,五八与同策分别认缴出资1.53亿元、各持股30%。

紧接着去年9月,世联行又与上海更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利用各自资源为对方委托的项目提供服务,预计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交易金额不超过35亿元。

然而,上海更赢的工商登记却迟迟未有变更的动静。以至于,彼时有专家评价道,三方签署过一份聊胜于无的合作协议其实就如同炒作。

直至去年平安夜(12月24日),上海更赢的注册资本从3亿元猛增至5.1亿元,增幅70%,同时新增一位股东——世联行,法人兼董事长由同策孙益功变更为世联行总经理朱敏。彼时,世联行、同策和五八分别持股40%、30%和30%。

转眼至今年7月,上海更赢的注册资本又发生了一轮变化,由5.1亿元增至6.49亿元,增幅27.27%。

经乐居财经查询发现,此次出资方为五八。而时间点恰好是世联行内部的动荡期,陈劲松正筹备将公司控制权转予珠海大横琴。五八这一增资举动,好似在为接盘上海更赢做准备。

由此,五八成为上海更赢和58爱房的第一大股东。在股权方面,五八、世联行和同策的持股比例也变更为当下的45%、31.4286%和23.5714%。

经过一年多的牵手,上海更赢和58爱房究竟又何成果?

目前,上海更赢对外投资了65家子公司,其中6家已“注销”。虽然步子迈得很大,但是经营业绩却不尽如意。

截止2019年底,上海更赢总资产5.7亿元,总负债3.63亿元,应收款项总额1.30亿元,净资产2.07亿元,营业收入2.28亿元,净利润-957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22亿元。

至2020年9月底,上海更赢的亏损情况愈加严重。总资产13.64亿元,总负债10.05亿元,应收款项总额2.91亿元,净资产3.59亿元,营业收入12.92亿元,净利润-1.7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59亿元。

业内人士观察称,目前58爱房全国布局烧钱,同时面临贝壳全国抵制。例如3月,58同城及58爱房向重庆房产经纪企业“到家了”投资5亿元。另外,58爱房还与优居、郑州荣庭和诺家地产相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显然,并不是所有的1+1+1>3。

合伙到散伙

姚劲波不仅打脸自己“三年三万亿”,另一个Flag也破灭了。

他原本希望引入更多的投资方,“我们不希望作唯一,希望给开发商另外的选择,哪怕58在58爱房的股份下降,但要让这个共建平台成为行业的基础设施。”

谁曾料到,不仅股权没有给出去,还全都收归五八麾下。

当下,为何同策和世联行同时撤离58爱房?

除了58爱房摆在明面上的不佳业绩以外,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同策和世联行做过一笔交易,看似是世联行收同策,实际上是同策要吞并世联行。然而,世联行却最终卖身给了国企。随着这次世联行撤了,同策估计也不想搞,它有自己的新房交易平台——同策好房。”

乐居财经获悉,去年12月1日,世联行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同策的控股权,且该重大收购事项已签署意向性协议。

然而,随着又一个夏天的降临,同策和世联行却没有最终走到一起。今年8月,国资背景的珠海大横琴正式战略入股并实控世联行。

此次,出售58爱房所持股份,世联行预计产生投资收益5100万元,占公司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62.24%。

未来,世联行将何去何从?

陈劲松称,2020下半年,公司构建“大交易+大资管”双核协同的业务体系的战略方向,其中,大交易业务将进一步聚焦优势业务、发挥世联行特长、深度服务开发商,将进一步开放与中介平台的广泛合作,故本次交易符合公司整体战略规划。

眼下,没有世联行和同策两个重要合作伙伴的助力,姚劲波肩上的担子显然更加沉重了。

58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从美国退市 能否再次神奇?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23日电 (张旭)“58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杨幂喊出的这句广告词让无数人记住了58同城。

在上市近7年后,9月18日,58同城宣布完成私有化并购,从纽交所退市。从2005年成立至今,58同城一路成长为分类信息领域的王者,但在与后浪的竞争中,又显得大而不强。58同城,还能再次“神奇”吗?

图为58集团首席执行官姚劲波。 中新网记者 李卿 摄图为58集团首席执行官姚劲波。 中新网记者 李卿 摄

58同城,国内第一世界第二

1999年,姚劲波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2000年初,辞去中国银行山东分行技术部门的职位,南下创业,他觉得“单纯做技术与志向不符”;2000年底,他把自己创办的一家提供域名交易服务的网站卖给了中国万网,攫取到第一桶金。

2005年,他辞去中国万网副总裁的职务,再次选择离职创业,58同城由此诞生。那时的姚劲波认为,只要有足够多的用户数量,且有流量收入做支撑,58同城就能很快做大做强。

58同城拿到了软银赛富的500万美元起步资金。创业初期,58同城长期处于亏本状态,直到2008年,58同城推出付费会员服务才迎来盈利的曙光。同年6月,软银赛富再次向58同城投资4000万美元。随后,58同城接连拿到华平投资、DCM中国及软银赛富的7500万美元融资。

借着资本的力量,58同城一路狂奔。到2010年年底,58同城累计注册用户数突破400万,各项指标在分类信息领域中都处于领先地位。彼时,同行业的玩家要么被58同城收购,要么已经退出市场,赶集网成了姚劲波唯一的对手。

58同城首页。

2011年,58同城以第91名冲进谷歌的全球TOP100强网站榜单中,成为国内最大的分类信息型网站,在世界上仅次于Craigslist,排全球第二。

与此同时,姚劲波将主要精力回归到信息平台领域,强化衍生出两种盈利模式——针对个人收费的会员服务,针对商家收费的在线营销。通过解决信息不对称、服务商家和用户两端,58同城真正成为了一个分类信息的综合性网站。

合并赶集网,“神奇的网站”一家独大

很多人即使没用过58同城,大概也听说过那句让58同城成功出圈的广告词——“一个神奇的网站”。

2011年,缠斗已久的58同城和赶集网又推出了高度一致的广告,告诉观众自己的网站内可以搜寻或发布房源信息、招聘信息以及二手物品买卖信息等。唯一的不同在于,姚晨为赶集网喊出的“赶集网,啥都有”,最终不敌杨幂的“58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

杨幂58同城广告截图。杨幂58同城广告截图。

在2018年的“58神奇日”,姚劲波揭秘为何请杨幂拍广告。“赶集网请了姚晨,拍了一条广告喊‘赶集网’。我们就说这个不行,我们也得找一个人来喊。”由于杨幂主演的《宫》刚播出,榜单排名在前,姚劲波的女儿也喜欢她,最终定了下来。

“赶集网喊了一遍,它把那个嘴巴P得特别大。我当时就想:你喊一遍,我的方法很简单,我喊两遍(58同城)。”姚劲波说。

双方在那几年投入巨资,展开了广告大战。“每年烧一二十亿的广告费,这已经超过了我们所有的收入,估计赶集网也差不多”,姚劲波提及当时的烧钱大战时说。

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登陆纽交所上市,成为“分类信息第一股”,首日股价大涨42%。上市18个月,58同城大举并购,投资布局招聘、房产等各个领域,其中就有安居客和中华英才网等耳熟能详的企业。但最让人瞩目的,当属58同城与老对手赶集网的合并。

2014年,姚劲波用58同城15%的投票权,换回了腾讯7.36亿美元投资。2015年4月,58同城与赶集网在投资人的牵线搭桥下握手言和,完成合并。

速途研究院当时的市场数据表明,58同城的市场份额大约为47.5%,而赶集网的市场份额为34.1%,在合并赶集网后,其市场份额超过了80%。58同城已是这个赛道当之无愧的王者。

58,大而不强

2015年,是58同城的转折点。此前,58同城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与赶集网的争斗上,合并后颇有“拔剑四顾心茫然”之感。用姚劲波的话说:“与赶集斗了那么多年,将其收购后一瞬间感觉失去了对手。”

也是2015年,同属生活服务领域的美团攻城略地,接连进军酒店、外卖、电影、旅行、出行、新零售等领域。“美团没有边界”,如今已成为市值超万亿人民币的生活服务巨头。

美团市值超万亿人民币。数据来自同花顺美团市值超万亿人民币。数据来自同花顺

58同城与其他互联网企业相比,似乎总是慢半拍。在二手交易方面,2014年阿里推出闲鱼,时隔一年以后,58同城才推出“转转”与之抗衡。但一步慢步步慢,闲鱼已是该领域龙头。今年7月,甚至连转转官方旗舰店都入驻了闲鱼。

58同城什么都有,但“大而不强”给竞争对手留下可乘之机。

在房产领域,虽然58同城并购了安居客,但其他竞争者来势汹汹。比如链家升级为贝壳,从传统的线下房产中介向线上平台发起进攻,从直营模式转变为平台模式。目前,贝壳已经在纽交所上市,市值几乎是58同城的8倍。

在招聘信息领域方面,前有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两大老牌机构,后有拉勾网和Boss直聘等追兵,58同城压力不小。

58同城的服务质量有时也难以让人满意。“如果你恨谁,就把他的手机号码放在58同城上,保准这个号码会被骗子打爆。”这曾是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但也生动地反映出了58同城上骗子横行的现象。

诸多因素最终体现在财报和股价上。

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58同城营收分别为44.78亿元、75.92亿元、100.7亿元、131.4亿元、155.8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185.11%、69.54%、32.62%、30.48%和18.56%,呈现增长速度持续回落状态。

58同城2019年财报。

毛利方面,2015年至2019年,58同城毛利分别为41.56亿元、68.85亿元、91.43亿元、117.0亿元、137.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69.34%、65.66%、32.80%、27.96%、17.76%,毛利持续下滑。其毛利率也由2015年的92.8%下滑至86.4%。

近两年,58同城的股价一直处于波动状态,未有过多增长。58同城停止交易前的收盘价55.88美元,较2018年5月89.9美元的高点也跌去近40%。

私有化后,何去何从?

此次私有化始于今年4月。4月2日,58同城宣布公司董事会收到鸥翎投资发出不具约束力的收购要约。私有化要约曝出后,天眼查显示,4月3日,58同城CEO姚劲波出质了58同城的运营主体——北京五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

姚劲波出质股权。数据来自天眼查姚劲波出质股权。数据来自天眼查

6月15日,58同城发布公告称,与Quantum Bloom Group Ltd. 签订合并协议。根据合并协议条款,买方投资财团将以每股普通股28美元(相当于每美国存托股56美元)现金价格购买58同城所有已发行普通股,总交易估值约为87亿美元。

9月18日,58同城宣布,接受投资财团私有化要约,以每美国存托股(ADS)56美元、总金额87亿美元的价格回购美国股票,对于下一步走向,官方却未做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58同城的私有化并购,是继奇虎360之后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私有化最大宗案例。2016年7月15日,奇虎360科技宣布私有化交易完成,最终敲定的金额为514.6亿元,而此次58同城的私有化估值达到了617亿元。

私有化之后,58同城何去何从?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表示,或许是58觉得自己的估值在美国被低估。“58的平台有价值,业务毛利率也很高。对其运营利润规模和估值规模,确实存在低估。无论是回归港股还是A股,这类平台型公司应该会给出30-40倍甚至更高的估值。”(完)

私有化和品牌拆分,58航行到了自己的历史三峡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潜atom”(ID:deepatom),作者 深潜atomer,36氪经授权发布。

9月7日,58同城对外发布公告称,特别股东大会以超过75%的投票审议通过58同城的私有化提案。据悉买方投资财团将以每股普通股28美元的价格购买58同城所有已发行普通股,总交易估值约为87亿美元。

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很明显对企业当前的估值有所不满。贝壳找房上市当天晚上,面对其500亿美金的市值,姚劲波在朋友圈表面向左晖总表示祝贺,实则暗讽贝壳找房封闭,是链家内部网店。表示58安居客退市后会全方位进入/赋能产业。

△姚劲波朋友圈

在黄页领域功成名就的姚劲波,目前在移动互联网的成就并不大。近日“58到家”改名“天鹅到家”,或从58体系中剥离,冲击独立上市。但是面对如日中天的美团,天鹅到家似乎依然很难突出重围。人们也不禁想问,为什么在业务模式上,58和美团如此的相似,而最终的体量和市值又会相差的如此巨大?

58的逻辑起点:整合线下需求,提高办事效率

2005年,以“分类信息网站”之名成立的58同城,一直给人很“土”的感觉,密密麻麻的分类页面,分分钟让人回到上个世纪。但是外表土土的58同城,却在2013年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敲响了中概股沉寂许久的钟声。

在互联网没有流行之前,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主要依赖传统媒体或者线下的亲自探寻。在互联网流行之后,将各类线下需求信息整合梳理搬到线上,就成为一个巨大的需求。58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黄页公司,为网民提供房屋租售、招聘求职、二手买卖、汽车租售、宠物票务、餐饮娱乐、旅游交友等多种生活信息,并且覆盖中国所有的大中城市。用户获得精准高效优质的生活服务的同时,也缩减了用户获取价值信息的时间,大大提高了效率。

在58并购赶集后,分类信息这一领域,58已经一家独大,成为广大网民发布需求,寻找需求的首选产品。但这是黄页产品的宿命——想象的空间和能触达的边际,都非常有限。事实也是,58很快就接近了自己边际,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有效的突围。

△58赶集

大面上一统江湖,抵挡不住后浪们的深耕细作

58同城并不是唯一的分类信息网站,赶集网成立比58更早几个月。从2005年到2015年,是58同城和赶集打的你死我活的十年,最终以58同城战略入股赶集结束了这场持久战。

2007年,姚劲波从赶集挖来了陈小华,发力SEO(搜索引擎优化),短短8个月便将58同城的流量从20万突破到100万,58一举超越赶集成为行业最大的网站。

再之后,做好了上市准备的58同城,看到了电视上赶集的广告,姚劲波决定用双倍的价格给予对手沉重的打击。2011年,58同城花费了6700万美元的广告费,一举奠定了自己的行业地位。一时间网页、街道上、电视上等流量场景,全部出现了一句广告语——58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

△一个神奇的网站

在58一统江湖,指点江山之时,互联网已经悄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创业者看准了互联网带来的机遇,纷纷投入互联网的浪潮之中。创业公司频繁出现,使得综合性的生活信息网站开始受到分化,58的每一个细分领域都要面对一群创业公司的围剿。例如,招聘市场有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猎聘网,boss直聘等这样完全原生于移动端的产品,卖车市场有优信二手车、人人车等,租房市场的有搜房网,蚂蚁短租等。

垂直领域的创业公司凭借优质及专业的服务,收割、深耕了各个细分市场,如今业务被瓜分的58同城,只有表面上的“广度”,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垄断地位,姚劲波也只能在贝壳找房上市后,独自暗伤。

黄页的历史局限:技术缺失,想象力有限

58同城是基于网络黄页产品的集合,收集各种各样企业的服务,然后将技术展示给用户,完成需求对接。PC时代,58同城的模式无往不利,然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App的模式让用户流量更加分散。

△58App

PC向移动的转变,也是技术的升级,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全部都是技术驱动,可以精确的分析到用户的地点、用户的需求画像等。虽然58同城也在移动端应用上加入了智能推荐的技术。但是与业内领先的应用相比,依然显得技术能力不足。

在PC上的成功,决定了58很难从原来大而全的主产品中抽离出来,迅速完成产品端和品牌端在移动端的有丝分裂。主产品和主品牌,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会成为一种羁绊和阴影。等到决定发力移动端的时候,其他的竞品就已经蹿出来了。这不单单是58,而是过去十多年里,所有在PC端成功过的产品,在面对移动端的崛起时,都遇到的问题和繁荣陷阱。

现在,58开始筹划分拆有前景业务,比如安居客、天鹅到家等,将这些品牌从58的主品牌里拆分出来,就是开始意识到这种问题。但在时间上,已经被后起之秀,包括美团,甩出足够远的距离了。

拆分策略既是必要的,又是一步险棋

大而不强的58同城,其依赖的本地生活信息服务本质是一门流量驱动的B2C撮合交易。

58收取B端商家的会员费和推广费,大部分投入到对外采买C端流量这件事上来,要巩固市场就必须源源不断的投入巨额广告营销成本,杨幂铺天盖地的声音“58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就是靠巨量的广告费砸出来的。近几年流量费用水涨船高,加上移动互联网时代,各家APP对流量的垄断,58同城突然陷入一个窘境,从还有钱可以支撑业务更快发展,转变为在市场上已经买不到流量了。

△58到家

其次,58同城虽然业务布局相当广泛,细看却是什么都会样样不精,不能对垂直化行业进行精细化运营,却又四处树敌。

近日传出消息,58到家改名天鹅到家,意欲成为58新的增长点,但根据2019年3月6日,做空机构GMT Research发布的报告,对58同城的利润增速及溢价市盈率提出质疑。同年4月,GMT再发布做空报告:由于58到家的账面价值已降为零,58同城停止记录了58到家的大部分损失,GMT认为,若算上58到家的亏损,58同城在2018财年的真正利润应该是下降36%,而不是其年报中披露的55%的增长。

今年2月份,58到家延迟了赴美IPO的计划,更糟糕的是疫情期间,家政业务几乎停摆。这次改名有互联网分析师认为,陈小华表面上讲要改革,变成线下服务线上的平台,背后是要割离58大而不强的品牌负面印象。

今天那篇刷屏朋友圈的爆文,揭示了美团外卖残酷性的一面。但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美团的竞争力在于,用Ai算法驱动人力,而外卖骑士无限压缩个人需求的耐受力,又反哺这个系统高效的运行。在这种残酷的运营面前,58整体的运营能力,还看不出什么能攻克美团的迹象。或者说,58和服务提供端,从来没有形成美团和服务提供端一样紧密的关系。

而58的拆分策略,也会激起竞争对手们的注意和反击。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在是58的历史三峡,是一步险棋。如果挺过去,就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如果完成不了和主产品的有丝分裂,也打不赢外部的狙击战,那么以后就真不好说了。姚劲波对左晖的不服气,也就只能是条朋友圈而已。

争议“中介之王”左晖:重写行业规则的“屠龙者”,还是有鳞片的“恶龙”?

时至今日,互联网中介行业混乱依旧,拉帮结派、攻击争吵、诉讼封杀……轮番上演中,谁是“屠龙者”,谁又是“恶龙”,外界没人能说得分明。

作者 | 杨銘

编辑 |朱珠

2018年6月12日下午,北京市气象台发布冰雹黄色预警。不久,链家创始人、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发了个朋友圈:此时的北京,乌云密布。有会解天象的吗?

“相由心生,我看到的是阳光明媚。”很快,58同城CEO姚劲波如此评论。

左晖回复:“老兄慧眼,乌云中的确有阳光!不知为何下午突然打了一会儿雷,应该是又有人赌咒发誓了。”

朋友圈交锋,犹如天空的电闪雷鸣——却仍不及背后的暗流涌动,当日下午,由姚劲波牵头,汇聚诸多国内房地产经纪业大腕,召集了一个硝烟味十足的大会,名义上倡导“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其真实意图只有一个:批斗既想做裁判,又想当运动员的贝壳找房。

彼时,姚劲波曾经的好友、“中介之王”左晖刚转换赛道,从直营链家切换到大居住平台贝壳找房,准备通吃线上线下中介市场,建立“淘宝式”的房产中介平台。

成为“业内公敌”之前,左晖曾是批斗者中的一员——20年前,他和现在千万北漂一样,被黑中介坑了之后深恶痛绝,并立志成为一名“屠龙者”,试图改变暴利、信息混乱、假房源,以及吃差价骂名的中介行业。

背负“屠龙”使命的左晖开始了创业之旅,20年来商业版图迅速扩大,贝壳找房、链家、德佑、自如、万链等逐渐延伸……以超过2万亿的GTV(平台成交总额),成为继阿里巴巴之后的中国第二大商业平台后,却成了行业眼中的“霸权统治者”,如同尼采在《善与恶的彼岸》中说的名言:“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现在,左晖决定要带领贝壳找房(以下简称贝壳)迎来关键一步,去美国上市——根据最新消息,数次被传上市的贝壳终于迎来靴子落地,“我们借助网络和大数据的力量,彻底地重塑了这个行业。”在7月24日向SEC递交招股书附上的公开信中,左晖说。

回顾左晖创业20年史,是彻底重塑中介行业的“屠龙者”,还是一个“屠龙者”变“恶龙”的故事?贝壳的上市,是点燃新一轮战火,还是左晖再次重写行业规则?

时至今日,即便是在2020年疫情之下,互联网中介行业混乱依旧,拉帮结派、攻击争吵、诉讼封杀……轮番上演中,谁是“屠龙者”,谁又是“恶龙”,外界没人能说得分明。

“中介之王”屠龙往事

2020年2月的胡润富豪榜上,49岁的左晖身价为180亿元。很显然,伴随贝壳找房的上市,持股46.8%的左晖,将成为最大赢家,按照最新140亿美元估值计算,左晖持有这部分市值约为460亿人民币。

在媒体描述中,毕业于计算机系的左晖,人到中年仍然保持着良好身材,极具理性思辨精神,加上偶尔贴心幽默,散发着“暖大叔”的气息。

就是这样一位“暖大叔”,却是中国名副其实的“中介之王”——他一手创办的链家,大小街头随处可见,2年前就在全国拥有8000多家门店,超过麦当劳和肯德基数量之和,能跟链家拼门店数的只有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

左晖商业版图不限于此,除了直营中介链家,还有加盟品牌德祐,中国最大的长租公寓品牌“自如”、装修品牌“万链装饰”,以及要求平台上入驻品牌都必须使用的金融产品理房通,由此将房地产行业中的链条打通,建立一个闭环。

可以说,相比王健林、许家印们,左晖如今更能影响着无数买不起房的年轻人的命运。

左晖起点和大多数被撵得满城跑的北漂一样,甚至更为底层,1992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北京做过技术工人、客服、销售,因为和两个大学同学“25岁出来单干”的约定而创业,每人出资5万做财产保险代理。5年后,他们获得了500万元的回报,赚了第一桶金。

左晖人快到30,却没有自己的家。在租房的12年里,他搬了10次家,被黑中介骗得一塌糊涂。这成了他进入房产中介行业的契机——在左晖后来的采访回忆中,这些黑中介带来的混乱都是“恶龙”,而自己则是重新书写行业规则屠龙勇士。

彼时,房地产中介业务刚开始孕育,行业极度不规范,“恶龙”由此找到了生存空间:很多中介一方面采用各种非法手段对同行进行打压,意欲垄断行业;一方面又使用大量虚假低价房源让租客心动,使用骗术或暴力,谋取不正当利益。

其中,中大恒基是最嚣张的。1996年,在老家参与枪杀协警判处有期徒刑7年刘永学(音),被假释后来到北京,改名为刘益良,创办了中大恒基——后来的一篇报道如此描述,因为一位跳单的酒楼老板,“刘益良带着百八十人,来到酒楼,点一壶免费茶水,一盘花生豆,几十张桌子全被占,一占就是一整晚。”

刘益良

2001年9月,怀着“屠龙”愿望的链家成立,第一家店开在了甜水园,到当年年底,链家有了两个门店、37个人。

最初,链家跟同行一样,靠吃差价盈利。2004年,链家提出“不吃差价,吃中介费”,并一年把中介费上调两次。同行则打出口号:不收中介费。

那是左晖的第一战。左晖说,这是一个艰难的调整过程。但后来同行业的纷纷暴雷,证明了他眼光的独特。

2005年10月,北京爆发“佰家”事件,数十名房主以佰家中介涉嫌诈骗为由集体向警方报案,“中国百强经纪公司”佰家就此停摆。同年,国家第一次调控房价上涨,房产中介一片哀嚎,大幅裁员,链家却逆势扩张到300家门店。

这一年,左晖在北京买了第一套房,结束了自己的漂泊生涯。

不过,链家系并未引起行业里太多关注,那些年占据北京中介市场第一的都是中大恒基——直到2007年老板刘益良涉黑被逮捕,中大恒基短时间关闭40多家门店;紧接着顺驰和中天置业爆发财务危机,创辉地产也接连关闭300多家门店。

链家开始弯道超车,大幅提升市场份额。数据显示,2007年-2010年,链家门店扩张到500多家。2010年,链家在北京市场占有率提升到33%,稳居第一宝座,实现了左晖在孩子出生时的笑言:“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

这样的故事,在此后重复上演。2011年,二手房交易市场再次陷入低迷。链家砸钱40亿,布局二三线城市。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认为这样做风险太高,左晖又一次赌对,完成了对全国市场的扩张。我爱我家从此成为“行业老二”。

与此同时,在号称耗时10余年、花费数亿元建立的“楼盘字典”基础上,左晖提出了真房源计划,即真实存在、真实在售、真实价格、真实图片。链家经纪业务短时间内连续下滑,一线经纪人都觉得“老左疯了”。

大规模扩张,还是得益于资本的推动。2014年起,在先后进行了A、B、B+轮融资,拿到百度、高瓴资本、腾讯、融创中国等120个亿的链家,就像加满油的飞机和坦克,此后数年迅速在全国疯狂扩张,并发起了多次行业并购与惨烈大战,从2014年的1500家发展到2018年初的8000家,约为第二名我爱我家的3倍。

它与行业巨无霸中原地产之间的残酷战争最具代表性——在上海,链家通过扩张门店和并购本地品牌德佑地产,1年之内门店数量从200家增加到千余家,在竞争中击败了中原,并迫使1949年出生的中原创始人施永青重新出山。

“屠龙者”长了鳞片?

中介行业里,斗争永不平息。在蛮荒时代,竞争主要存在于经纪人之间,抢房源、切客户,无所不用其极。但随着竞争加剧,斗争从经纪人,上升到整个行业,手段更为外界所惊诧。

2014年,互联网公司染指房产中介行业趋势全面爆发。3月,纯互联网公司爱屋吉屋打着“干掉门店、颠覆行业”口号横空出世,半年拿下上海30%左右的房屋租赁市场,继而踢馆链家大本营北京。与爱屋吉屋一战,链家顺势推出实验性产品“丁丁租房”进行狙击,贝壳模式雏形由此初现。

10月,搜房网全面转型房产交易平台,改名房天下,遭到全行业抵制。抵制阵营中,闹得最凶的,正是曾和搜房有很长蜜月期的链家——此前若干年里,链家都给搜房贡献了上亿收入。

“搜房在开历史倒车,既做平台公司,又做中介公司,这是全中介行业的公敌。”左晖在公开信中如此指责。1个月后,链家全面终止与搜房网的合作,并在体系内开始快速推动互联网化。

彼时的左晖不会想到,这句话几年后,会原原本本用在自己身上。

2015年3月,58同城以2.67亿美元收购安居客,一跃成为线上中介庞然大物。之后,58系上涨端口费,这让链家等十分恼火,并接连爆发口水战。

2017年,彼时还是链家高管的彭永东(现贝壳找房CEO)在郑州、徐州等城市试点贝壳模式。不同于58同城、安居客收取端口费,贝壳是对每次交易佣金进行抽成。而在交易上,贝壳找房两大利器是楼盘字典真房源信息系统和ACN(Agent Cooperate Network)模式。

意识到中介行业线上线下融合趋势越来越快,当所有高管都反对做大平台时,左晖拍板必须立刻将线上流量与地面网络结合,才能抢跑对手。然后,贝壳找房大平台在2018年4月铺天盖地的广告中诞生——左晖短期内抽调了链家精兵强将的70%-80%至贝壳,同时从各互联网大厂招兵买马。

左晖的野心也很大,按照设想,到2020年,平台要链接100个经纪品牌、10万家门店、100万经纪人。简单来说,有了贝壳找房,任何经纪人都可以在上面发布房源,它实际成了58们的最大竞争对手。

随后链家从58同城平台退出,左晖与姚劲波关系骤变,从朋友瞬间成为对手。

随后,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贝壳联盟”在58同城的召集下成立了。不仅有我爱我家、中原地产、麦田房产等站台,链家关联方21世纪不动产和万科物业作也毫不避嫌。而在2018年年初,我爱我家还与链家、麦田同处一个战壕,携手抵制安居客上调端口费。

会场气氛可以称得上同仇敌忾。4年前左晖指责搜房网的话,被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用到了自己身上:“那种既做线上、又做线下的平台,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

“有的公司希望同行全死掉,只有我活着,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姚劲波说。

58们的担忧不无道理。此前直营和平台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是上下游关系——中介行业第一链家做平台,就相当于把信息分发平台和中介机构都得罪了。

《财经》则报道说,贝壳找房的真实意义,是一个垄断级封闭数据库的开始。它的终点,是汇集真正有价值的客流和房源,而房产经纪人将变成为数据库搬运食物的蚂蚁。显然,这样一个高价值的房产数据库是不可能开放的。姚劲波指责左晖“想搞死全行业”,并不过分。

同行眼中,曾经的“屠龙者”就这样成了长了鳞片的“恶龙”。6月,在一次行业会议上,左晖上台前,屏幕上打出三个头衔:链家集团董事长、贝壳找房董事长、自如董事长。主持人特别提醒:“我提醒大家保持冷静,我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大家可以争论,但不要争斗。”

手下败将、中原地产董事局主席施永青也公开质疑贝壳的ACN模式:“之前搜房网一家独大,可以随意收费,现在链家却变成了以前的搜房网。”

高潮持续到来。8月18日,我爱我家时任副总裁胡景晖,突然在朋友圈宣布辞职。他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辞去在我爱我家的所有职务。

胡景晖的离职,要从北京等地房租价格出现明显上涨说起。在地产界打拼18载的他,在8月17日上午的一个电话会议上,将租金上涨矛头对准了自如长租公寓。“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

这个言论让左晖震怒。胡景晖描述说,左晖与谢勇的谈判很影像化——就像90年代香港帮派电影中的情节一样简单粗暴。电话里,左晖对谢勇说,“如果你管不住胡景晖,链家将全面和我爱我家在舆论上开战。”

最终,左晖兵不血刃除掉了胡景晖这个刺头——但胡景晖的故事还没完,在此后的各种场合,他频频出现,成为反贝壳和左晖的急先锋。

胡景晖

去年12月底,贝壳将矛头指向了好房通,起诉房产SAAS厂商好房通不正当竞争。庭审中,以证人身份出庭的胡景晖声称,此举为“恶人先告状”,是链家、贝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在先。

“行业垄断者”的矛与盾

多年来,围绕左晖的一个争议是,一手打造的链家和贝壳是“行业垄断者”吗?

单从体量和规模上看,难逃“行业垄断者”嫌疑——截止目前,贝壳进驻全国110个城市,入驻合作新经纪品牌超过250个,连接经纪门店超过4万家,服务超37万经纪人,成为全行业绝无仅有的领跑者。

2019年,它的平台交易总额达21280亿元,是国内所有行业除阿里巴巴之外,第二大商业平台。同时,贝壳全行业独一无二的“楼盘词典”涵盖了约2.26亿套住房,是中国最全面的房源数据库,这是它的核心资源,也是链家生态系统得以运转的血液。

与此同时,左晖引以为傲的信息化程度,可视化消费体验,也让其他同行望尘莫及。自贝壳上线以来,贝壳就连续推出为购房者提供看房、选房、认购的一站式数字化购房服务。

这得益于左晖的高度重视。早在2008年,链家便引入了好旺角实施内部ERP系统改革。为此,据说期间左晖甚至卖掉个人房子,在2011年左右还在过着与人合租的生活。

这些都让链家APP上的交易数据,拥有准公信力的威望,一度成为业内和老百姓判断市场冷暖的“风向标”。

无论是资本对贝壳的青睐,还是贝壳本身的庞大规模,以及左晖旗下的商业闭环版图,其实都让贝壳建立起了厚厚的护城河,并最终让“反贝壳联盟”有了裂缝——2019年4月,21世纪不动产倒戈加入贝壳,4个月后,贝壳与中环地产宣布达成业务合作,又给了58联盟一记重击。

尽管58同城封杀了21世纪不动产,但一定程度上对贝壳模式也有了更立体的认可。

去年开始,姚劲波在某些场合也愿意直接说出“贝壳”。当然,他依旧质疑贝壳“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又说贝壳是一个“封闭平台”,又不得不肯定贝壳对推动中介行业发展的作用。

必须承认,因为贴着真房源、强规则、互联网标签的链家,才让这些年来,我爱我家、安居客、21世纪等品牌都纷纷加强房源真实性的把控,经纪行业信息的真实性得到提高。

这源于左晖早年被黑中介欺骗后,对经纪人制度的十分愤恨。直至今日,从链家员工着装,到与同业之间的竞争,左晖都有一套标准和制度,要求所有员工强有力的执行,对各种违规行为有“红黄牌”警告——红线辞退,黄线发现两次辞退,红黄线标准曾高达到二十几条,像高压线一样压在链家房介经纪人的头上。

只是,真与假,永远是一对处于斗争中的矛与盾。贝壳的房源,一定就全部是真实的吗?APP上的数据,就一定是行业和市场的真实反映吗?有关它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中,这同样是业界和消费者围绕多年来的质疑。

2019年,贝壳、安居客就曾因真假房源互撕。彼时,安居客称:贝壳盗用安居客网站房源、周边配套图片,要求贝壳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元,并刊登声明道歉。

几个小时后,贝壳也发起诉讼,要求58安居客赔偿1亿元,并提出同样的道歉要求。

业内人士说,这场互撕,掀开的不过是中介行业盗图成灾、不规范运营的乱象。毕竟,“真房源”是贝壳、链家、安居客等平台如今都在喊的口号——看上去,是不是多了些讽刺的味道?

去年9月,一家地区性的反“壳”联盟又横空出世。金华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共同签署了《反壳联盟条约》,联盟中530家门店喊出:反对垄断,抵制不良竞争。

今年4月7日,重庆到家了总经理王凯发朋友圈表示不满:贝壳用高薪挖走员工不说,并扬言半年之内灭掉到家了。一时舆论哗然。

今年5月,胡景晖又在微博写道:

“对贝壳找房的部分行为表示公开谴责”。他说,此前中国房产经纪公平正义联合会陆续收到了多起关于链家、德佑、贝壳涉嫌不正当竞争,霸凌行业,碾压竞争对手的投诉。

这些中介玩家的江湖故事,真的是为了消费者吗?其实,不过是很好的诠释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IPO不能解决的那些难题

当贝壳成为一个事实上的“行业垄断者”,或者行业遥遥领先者之后,虽然难以从外界难以找到一个对手来制衡它,但在内部,却有着高压下的重重隐忧。

时至今日,掌握游戏话语权的贝壳,并未实现盈利,其招股书就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一季度,贝壳找房净亏损为4.27亿元、21.8亿元和12.31亿元。

某种程度上,拖累它前进步伐的正是其重资产运营模式。它的收入主要来自住房交易服务的佣金,其中2019年二手房交易和新房交易收入分别为246亿元人民币和202亿元人民币——庞大的中介、员工数量导致工资、提成、培训费用等各方面支出很大,至今难以看到扭亏为盈的希望。

更重要的是,过去两年高速发展的贝壳进入了瓶颈期,一些经营状况良好的中介机构,并不甘心投至贝壳旗下。“如温州21世纪、武汉龙头世纪宏图、唐山龙头千家等等。因为,入贝代价很大,会失去企业业务,以及一定的财务控制权。”

今年4月23日举行的贝壳新居住会上,左晖宣布,贝壳2020年的目标不再是规模的快速扩张。不过,就在左晖表态不久,就爆出了因为快速扩张,高薪挖角到家了员工事件。

同样在贝壳新居住大会上,左晖提出“向低收入宣战”,2020年贝壳达到中产线门店达到1/4,约为1万家,达到温饱线的门店达到1/2,约为2万家,同时2025年90%的门店要跃过温饱线。

但是根据《市界》的报道,贝壳平台目前99%的品牌商处于亏损。而贝壳自己却在诸多地区野蛮扩张,又引发了后续的“反壳”潮。

与此同时,当左晖仍然对“垄断者”标签据理力争之时,贝壳的亲儿子链家,却与曾经的“反壳者”一起,联合抵制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

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即地产开发商、发展商、渠道商不论职业资质,发动一切个人充当其“房产经纪人”,为其提供客户信息,并在成交后给予个人一定报酬的营销模式。

这个模式开始与2014年。2020年,在疫情倒逼之下,地产商们全力推自己的营销工具,全民经纪人模式又开始火爆起来。显然,当各房企都自建营销团队,将销售主动权收归自己手中时,中介开始担心手中的饭碗。

这不是贝壳要去IPO临门一脚的全部理由。

如今的贝壳,早已不是左晖一个人的贝壳。早在2016年,在进行B轮融资时,链家与投资人进行了对赌,称在完成该轮融资后的五年内,实现链家上市,否则就需要回购投资。按照此前对赌协议时间推算,2021年是大限,如果不能在此时上市,贝壳就要向投资人还回60亿元本息。

图源:一点财经

这被外界看成贝壳IPO的一大理由。此前,当贝壳着急上市的同时,左晖也正紧锣密鼓梳理自如的股权架构。据乐居财经报道,6月17日,左晖退出34家自如旗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最终受益人。“他就是要推动贝壳找房和自如上市”。

自如面临的形势更复杂:长租公寓不盈利众所周知,更何况还频频遭遇公众的质疑——在“房租门”的2018年,一篇由“呦呦鹿鸣”发布的《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引爆了自如的“甲醛门”。

围绕贝壳的虚假房源、泄露隐私、虚假宣传等方面的投诉,同样层出不穷。去年《钱江晚报》旗下新媒体平台“浙江24小时”连发三篇文章,将链家、德佑、贝壳一起推上舆论风口,其起因是德佑加盟商万德雇佣了黑名单经纪人,万德是实际操作者,德佑负责监督,最后被处罚的却是链家,在公司内部发出处罚通知的却是贝壳。

潮起潮落,只有江湖纷争永不落。

2019年11月21日,面对甚嚣尘上的渠道绑架开发商质疑,左晖在朋友圈发布了十条解释,最后一条如下:“未来对于贝壳的挑战在于,如何创造更大的价值和更大的蛋糕,能够帮助行业里更多人可以快速成长起来。”

故事里,屠龙少年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龙穴内遍布的金银,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在链家故事里,左晖曾是屠龙少年,面对租售同权遍地的金银珠宝,未来的故事,又会如何书写呢?

争议“中介之王”左晖:重写行业规则的“屠龙者”,还是长了鳞片的“恶龙”?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点商业”(ID:jdsy2020),作者:杨銘,编辑:朱珠,36氪经授权发布。

时至今日,互联网中介行业混乱依旧,拉帮结派、攻击争吵、诉讼封杀……轮番上演中,谁是“屠龙者”,谁又是“恶龙”,外界没人能说得分明。

2018年6月12日下午,北京市气象台发布冰雹黄色预警。不久,链家创始人、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发了个朋友圈:此时的北京,乌云密布。有会解天象的吗?

“相由心生,我看到的是阳光明媚。”很快,58同城CEO姚劲波如此评论。

左晖回复:“老兄慧眼,乌云中的确有阳光!不知为何下午突然打了一会儿雷,应该是又有人赌咒发誓了。”

朋友圈交锋,犹如天空的电闪雷鸣——却仍不及背后的暗流涌动,当日下午,由姚劲波牵头,汇聚诸多国内房地产经纪业大腕,召集了一个硝烟味十足的大会,名义上倡导“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其真实意图只有一个:批斗既想做裁判,又想当运动员的贝壳找房。

彼时,姚劲波曾经的好友、“中介之王”左晖刚转换赛道,从直营链家切换到大居住平台贝壳找房,准备通吃线上线下中介市场,建立“淘宝式”的房产中介平台。

成为“业内公敌”之前,左晖曾是批斗者中的一员——20年前,他和现在千万北漂一样,被黑中介坑了之后深恶痛绝,并立志成为一名“屠龙者”,试图改变暴利、信息混乱、假房源,以及吃差价骂名的中介行业。

背负“屠龙”使命的左晖开始了创业之旅,20年来商业版图迅速扩大,贝壳找房、链家、德佑、自如、万链等逐渐延伸……以超过2万亿的GTV(平台成交总额),成为继阿里巴巴之后的中国第二大商业平台后,却成了行业眼中的“霸权统治者”,如同尼采在《善与恶的彼岸》中说的名言:“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现在,左晖决定要带领贝壳找房(以下简称贝壳)迎来关键一步,去美国上市——根据最新消息,数次被传上市的贝壳终于迎来靴子落地,“我们借助网络和大数据的力量,彻底地重塑了这个行业。”在7月24日向SEC递交招股书附上的公开信中,左晖说。

回顾左晖创业20年史,是彻底重塑中介行业的“屠龙者”,还是一个“屠龙者”变“恶龙”的故事?贝壳的上市,是点燃新一轮战火,还是左晖再次重写行业规则?

时至今日,即便是在2020年疫情之下,互联网中介行业混乱依旧,拉帮结派、攻击争吵、诉讼封杀……轮番上演中,谁是“屠龙者”,谁又是“恶龙”,外界没人能说得分明。

01 “中介之王”屠龙往事

2020年2月的胡润富豪榜上,49岁的左晖身价为180亿元。很显然,伴随贝壳找房的上市,持股46.8%的左晖,将成为最大赢家,按照最新140亿美元估值计算,左晖持有这部分市值约为460亿人民币。

在媒体描述中,毕业于计算机系的左晖,人到中年仍然保持着良好身材,极具理性思辨精神,加上偶尔贴心幽默,散发着“暖大叔”的气息。

就是这样一位“暖大叔”,却是中国名副其实的“中介之王”——他一手创办的链家,大小街头随处可见,2年前就在全国拥有8000多家门店,超过麦当劳和肯德基数量之和,能跟链家拼门店数的只有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

左晖商业版图不限于此,除了直营中介链家,还有加盟品牌德祐,中国最大的长租公寓品牌“自如”、装修品牌“万链装饰”,以及要求平台上入驻品牌都必须使用的金融产品理房通,由此将房地产行业中的链条打通,建立一个闭环。

可以说,相比王健林、许家印们,左晖如今更能影响着无数买不起房的年轻人的命运。

左晖起点和大多数被撵得满城跑的北漂一样,甚至更为底层,1992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北京做过技术工人、客服、销售,因为和两个大学同学“25岁出来单干”的约定而创业,每人出资5万做财产保险代理。5年后,他们获得了500万元的回报,赚了第一桶金。

左晖人快到30,却没有自己的家。在租房的12年里,他搬了10次家,被黑中介骗得一塌糊涂。这成了他进入房产中介行业的契机——在左晖后来的采访回忆中,这些黑中介带来的混乱都是“恶龙”,而自己则是重新书写行业规则屠龙勇士。

彼时,房地产中介业务刚开始孕育,行业极度不规范,“恶龙”由此找到了生存空间:很多中介一方面采用各种非法手段对同行进行打压,意欲垄断行业;一方面又使用大量虚假低价房源让租客心动,使用骗术或暴力,谋取不正当利益。

其中,中大恒基是最嚣张的。1996年,在老家参与枪杀协警判处有期徒刑7年刘永学(音),被假释后来到北京,改名为刘益良,创办了中大恒基——后来的一篇报道如此描述,因为一位跳单的酒楼老板,“刘益良带着百八十人,来到酒楼,点一壶免费茶水,一盘花生豆,几十张桌子全被占,一占就是一整晚。”

刘益良

2001年9月,怀着“屠龙”愿望的链家成立,第一家店开在了甜水园,到当年年底,链家有了两个门店、37个人。

最初,链家跟同行一样,靠吃差价盈利。2004年,链家提出“不吃差价,吃中介费”,并一年把中介费上调两次。同行则打出口号:不收中介费。

那是左晖的第一战。左晖说,这是一个艰难的调整过程。但后来同行业的纷纷暴雷,证明了他眼光的独特。

2005年10月,北京爆发“佰家”事件,数十名房主以佰家中介涉嫌诈骗为由集体向警方报案,“中国百强经纪公司”佰家就此停摆。同年,国家第一次调控房价上涨,房产中介一片哀嚎,大幅裁员,链家却逆势扩张到300家门店。

这一年,左晖在北京买了第一套房,结束了自己的漂泊生涯。

不过,链家系并未引起行业里太多关注,那些年占据北京中介市场第一的都是中大恒基——直到2007年老板刘益良涉黑被逮捕,中大恒基短时间关闭40多家门店;紧接着顺驰和中天置业爆发财务危机,创辉地产也接连关闭300多家门店。

链家开始弯道超车,大幅提升市场份额。数据显示,2007年-2010年,链家门店扩张到500多家。2010年,链家在北京市场占有率提升到33%,稳居第一宝座,实现了左晖在孩子出生时的笑言:“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

这样的故事,在此后重复上演。2011年,二手房交易市场再次陷入低迷。链家砸钱40亿,布局二三线城市。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认为这样做风险太高,左晖又一次赌对,完成了对全国市场的扩张。我爱我家从此成为“行业老二”。

与此同时,在号称耗时10余年、花费数亿元建立的“楼盘字典”基础上,左晖提出了真房源计划,即真实存在、真实在售、真实价格、真实图片。链家经纪业务短时间内连续下滑,一线经纪人都觉得“老左疯了”。

大规模扩张,还是得益于资本的推动。2014年起,在先后进行了A、B、B+轮融资,拿到百度、高瓴资本、腾讯、融创中国等120个亿的链家,就像加满油的飞机和坦克,此后数年迅速在全国疯狂扩张,并发起了多次行业并购与惨烈大战,从2014年的1500家发展到2018年初的8000家,约为第二名我爱我家的3倍。

它与行业巨无霸中原地产之间的残酷战争最具代表性——在上海,链家通过扩张门店和并购本地品牌德佑地产,1年之内门店数量从200家增加到千余家,在竞争中击败了中原,并迫使1949年出生的中原创始人施永青重新出山。

02 “屠龙者”长了鳞片?

中介行业里,斗争永不平息。在蛮荒时代,竞争主要存在于经纪人之间,抢房源、切客户,无所不用其极。但随着竞争加剧,斗争从经纪人,上升到整个行业,手段更为外界所惊诧。

2014年,互联网公司染指房产中介行业趋势全面爆发。3月,纯互联网公司爱屋吉屋打着“干掉门店、颠覆行业”口号横空出世,半年拿下上海30%左右的房屋租赁市场,继而踢馆链家大本营北京。与爱屋吉屋一战,链家顺势推出实验性产品“丁丁租房”进行狙击,贝壳模式雏形由此初现。

10月,搜房网全面转型房产交易平台,改名房天下,遭到全行业抵制。抵制阵营中,闹得最凶的,正是曾和搜房有很长蜜月期的链家——此前若干年里,链家都给搜房贡献了上亿收入。

“搜房在开历史倒车,既做平台公司,又做中介公司,这是全中介行业的公敌。”左晖在公开信中如此指责。1个月后,链家全面终止与搜房网的合作,并在体系内开始快速推动互联网化。

彼时的左晖不会想到,这句话几年后,会原原本本用在自己身上。

2015年3月,58同城以2.67亿美元收购安居客,一跃成为线上中介庞然大物。之后,58系上涨端口费,这让链家等十分恼火,并接连爆发口水战。

2017年,彼时还是链家高管的彭永东(现贝壳找房CEO)在郑州、徐州等城市试点贝壳模式。不同于58同城、安居客收取端口费,贝壳是对每次交易佣金进行抽成。而在交易上,贝壳找房两大利器是楼盘字典真房源信息系统和ACN(Agent Cooperate Network)模式。

意识到中介行业线上线下融合趋势越来越快,当所有高管都反对做大平台时,左晖拍板必须立刻将线上流量与地面网络结合,才能抢跑对手。然后,贝壳找房大平台在2018年4月铺天盖地的广告中诞生——左晖短期内抽调了链家精兵强将的70%-80%至贝壳,同时从各互联网大厂招兵买马。

左晖的野心也很大,按照设想,到2020年,平台要链接100个经纪品牌、10万家门店、100万经纪人。简单来说,有了贝壳找房,任何经纪人都可以在上面发布房源,它实际成了58们的最大竞争对手。

随后链家从58同城平台退出,左晖与姚劲波关系骤变,从朋友瞬间成为对手。

随后,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贝壳联盟”在58同城的召集下成立了。不仅有我爱我家、中原地产、麦田房产等站台,链家关联方21世纪不动产和万科物业作也毫不避嫌。而在2018年年初,我爱我家还与链家、麦田同处一个战壕,携手抵制安居客上调端口费。

会场气氛可以称得上同仇敌忾。4年前左晖指责搜房网的话,被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谢勇用到了自己身上:“那种既做线上、又做线下的平台,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

“有的公司希望同行全死掉,只有我活着,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姚劲波说。

58们的担忧不无道理。此前直营和平台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是上下游关系——中介行业第一链家做平台,就相当于把信息分发平台和中介机构都得罪了。

《财经》则报道说,贝壳找房的真实意义,是一个垄断级封闭数据库的开始。它的终点,是汇集真正有价值的客流和房源,而房产经纪人将变成为数据库搬运食物的蚂蚁。显然,这样一个高价值的房产数据库是不可能开放的。姚劲波指责左晖“想搞死全行业”,并不过分。

同行眼中,曾经的“屠龙者”就这样成了长了鳞片的“恶龙”。6月,在一次行业会议上,左晖上台前,屏幕上打出三个头衔:链家集团董事长、贝壳找房董事长、自如董事长。主持人特别提醒:“我提醒大家保持冷静,我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大家可以争论,但不要争斗。”

手下败将、中原地产董事局主席施永青也公开质疑贝壳的ACN模式:“之前搜房网一家独大,可以随意收费,现在链家却变成了以前的搜房网。”

高潮持续到来。8月18日,我爱我家时任副总裁胡景晖,突然在朋友圈宣布辞职。他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辞去在我爱我家的所有职务。

胡景晖的离职,要从北京等地房租价格出现明显上涨说起。在地产界打拼18载的他,在8月17日上午的一个电话会议上,将租金上涨矛头对准了自如长租公寓。“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

这个言论让左晖震怒。胡景晖描述说,左晖与谢勇的谈判很影像化——就像90年代香港帮派电影中的情节一样简单粗暴。电话里,左晖对谢勇说,“如果你管不住胡景晖,链家将全面和我爱我家在舆论上开战。”

最终,左晖兵不血刃除掉了胡景晖这个刺头——但胡景晖的故事还没完,在此后的各种场合,他频频出现,成为反贝壳和左晖的急先锋。

 胡景晖

去年12月底,贝壳将矛头指向了好房通,起诉房产SAAS厂商好房通不正当竞争。庭审中,以证人身份出庭的胡景晖声称,此举为“恶人先告状”,是链家、贝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在先。

03 “行业垄断者”的矛与盾

多年来,围绕左晖的一个争议是,一手打造的链家和贝壳是“行业垄断者”吗?

单从体量和规模上看,难逃“行业垄断者”嫌疑——截止目前,贝壳进驻全国110个城市,入驻合作新经纪品牌超过250个,连接经纪门店超过4万家,服务超37万经纪人,成为全行业绝无仅有的领跑者。

2019年,它的平台交易总额达21280亿元,是国内所有行业除阿里巴巴之外,第二大商业平台。同时,贝壳全行业独一无二的“楼盘词典”涵盖了约2.26亿套住房,是中国最全面的房源数据库,这是它的核心资源,也是链家生态系统得以运转的血液。

与此同时,左晖引以为傲的信息化程度,可视化消费体验,也让其他同行望尘莫及。自贝壳上线以来,贝壳就连续推出为购房者提供看房、选房、认购的一站式数字化购房服务。

这得益于左晖的高度重视。早在2008年,链家便引入了好旺角实施内部ERP系统改革。为此,据说期间左晖甚至卖掉个人房子,在2011年左右还在过着与人合租的生活。

这些都让链家APP上的交易数据,拥有准公信力的威望,一度成为业内和老百姓判断市场冷暖的“风向标”。

无论是资本对贝壳的青睐,还是贝壳本身的庞大规模,以及左晖旗下的商业闭环版图,其实都让贝壳建立起了厚厚的护城河,并最终让“反贝壳联盟”有了裂缝——2019年4月,21世纪不动产倒戈加入贝壳,4个月后,贝壳与中环地产宣布达成业务合作,又给了58联盟一记重击。

尽管58同城封杀了21世纪不动产,但一定程度上对贝壳模式也有了更立体的认可。

去年开始,姚劲波在某些场合也愿意直接说出“贝壳”。当然,他依旧质疑贝壳“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又说贝壳是一个“封闭平台”,又不得不肯定贝壳对推动中介行业发展的作用。

必须承认,因为贴着真房源、强规则、互联网标签的链家,才让这些年来,我爱我家、安居客、21世纪等品牌都纷纷加强房源真实性的把控,经纪行业信息的真实性得到提高。

这源于左晖早年被黑中介欺骗后,对经纪人制度的十分愤恨。直至今日,从链家员工着装,到与同业之间的竞争,左晖都有一套标准和制度,要求所有员工强有力的执行,对各种违规行为有“红黄牌”警告——红线辞退,黄线发现两次辞退,红黄线标准曾高达到二十几条,像高压线一样压在链家房介经纪人的头上。

只是,真与假,永远是一对处于斗争中的矛与盾。贝壳的房源,一定就全部是真实的吗?APP上的数据,就一定是行业和市场的真实反映吗?有关它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中,这同样是业界和消费者围绕多年来的质疑。

2019年,贝壳、安居客就曾因真假房源互撕。彼时,安居客称:贝壳盗用安居客网站房源、周边配套图片,要求贝壳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元,并刊登声明道歉。

几个小时后,贝壳也发起诉讼,要求58安居客赔偿1亿元,并提出同样的道歉要求。

业内人士说,这场互撕,掀开的不过是中介行业盗图成灾、不规范运营的乱象。毕竟,“真房源”是贝壳、链家、安居客等平台如今都在喊的口号——看上去,是不是多了些讽刺的味道?

去年9月,一家地区性的反“壳”联盟又横空出世。金华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共同签署了《反壳联盟条约》,联盟中530家门店喊出:反对垄断,抵制不良竞争。

今年4月7日,重庆到家了总经理王凯发朋友圈表示不满:贝壳用高薪挖走员工不说,并扬言半年之内灭掉到家了。一时舆论哗然。

今年5月,胡景晖又在微博写道:

“对贝壳找房的部分行为表示公开谴责”。他说,此前中国房产经纪公平正义联合会陆续收到了多起关于链家、德佑、贝壳涉嫌不正当竞争,霸凌行业,碾压竞争对手的投诉。

这些中介玩家的江湖故事,真的是为了消费者吗?其实,不过是很好的诠释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04 IPO不能解决的那些难题

当贝壳成为一个事实上的“行业垄断者”,或者行业遥遥领先者之后,虽然难以从外界难以找到一个对手来制衡它,但在内部,却有着高压下的重重隐忧。

时至今日,掌握游戏话语权的贝壳,并未实现盈利,其招股书就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一季度,贝壳找房净亏损为4.27亿元、21.8亿元和12.31亿元。

某种程度上,拖累它前进步伐的正是其重资产运营模式。它的收入主要来自住房交易服务的佣金,其中2019年二手房交易和新房交易收入分别为246亿元人民币和202亿元人民币——庞大的中介、员工数量导致工资、提成、培训费用等各方面支出很大,至今难以看到扭亏为盈的希望。

更重要的是,过去两年高速发展的贝壳进入了瓶颈期,一些经营状况良好的中介机构,并不甘心投至贝壳旗下。“如温州21世纪、武汉龙头世纪宏图、唐山龙头千家等等。因为,入贝代价很大,会失去企业业务,以及一定的财务控制权。”

今年4月23日举行的贝壳新居住会上,左晖宣布,贝壳2020年的目标不再是规模的快速扩张。不过,就在左晖表态不久,就爆出了因为快速扩张,高薪挖角到家了员工事件。

同样在贝壳新居住大会上,左晖提出“向低收入宣战”,2020年贝壳达到中产线门店达到1/4,约为1万家,达到温饱线的门店达到1/2,约为2万家,同时2025年90%的门店要跃过温饱线。

但是根据《市界》的报道,贝壳平台目前99%的品牌商处于亏损。而贝壳自己却在诸多地区野蛮扩张,又引发了后续的“反壳”潮。

与此同时,当左晖仍然对“垄断者”标签据理力争之时,贝壳的亲儿子链家,却与曾经的“反壳者”一起,联合抵制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

全民经纪人营销模式,即地产开发商、发展商、渠道商不论职业资质,发动一切个人充当其“房产经纪人”,为其提供客户信息,并在成交后给予个人一定报酬的营销模式。

这个模式开始与2014年。2020年,在疫情倒逼之下,地产商们全力推自己的营销工具,全民经纪人模式又开始火爆起来。显然,当各房企都自建营销团队,将销售主动权收归自己手中时,中介开始担心手中的饭碗。

这不是贝壳要去IPO临门一脚的全部理由。

如今的贝壳,早已不是左晖一个人的贝壳。早在2016年,在进行B轮融资时,链家与投资人进行了对赌,称在完成该轮融资后的五年内,实现链家上市,否则就需要回购投资。按照此前对赌协议时间推算,2021年是大限,如果不能在此时上市,贝壳就要向投资人还回60亿元本息。

图源:一点财经

这被外界看成贝壳IPO的一大理由。此前,当贝壳着急上市的同时,左晖也正紧锣密鼓梳理自如的股权架构。据乐居财经报道,6月17日,左晖退出34家自如旗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最终受益人。“他就是要推动贝壳找房和自如上市”。

自如面临的形势更复杂:长租公寓不盈利众所周知,更何况还频频遭遇公众的质疑——在“房租门”的2018年,一篇由“呦呦鹿鸣”发布的《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引爆了自如的“甲醛门”。

围绕贝壳的虚假房源、泄露隐私、虚假宣传等方面的投诉,同样层出不穷。去年《钱江晚报》旗下新媒体平台“浙江24小时”连发三篇文章,将链家、德佑、贝壳一起推上舆论风口,其起因是德佑加盟商万德雇佣了黑名单经纪人,万德是实际操作者,德佑负责监督,最后被处罚的却是链家,在公司内部发出处罚通知的却是贝壳。

潮起潮落,只有江湖纷争永不落。

2019年11月21日,面对甚嚣尘上的渠道绑架开发商质疑,左晖在朋友圈发布了十条解释,最后一条如下:“未来对于贝壳的挑战在于,如何创造更大的价值和更大的蛋糕,能够帮助行业里更多人可以快速成长起来。”

故事里,屠龙少年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龙穴内遍布的金银,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在链家故事里,左晖曾是屠龙少年,面对租售同权遍地的金银珠宝,未来的故事,又会如何书写呢?

代表姚劲波:推灵活用工分担成本 扶持中小微企业稳就业|姚劲波

原标题:每经专访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推灵活用工分担成本 扶持中小微企业稳就业

58同城CEO姚劲波,更喜欢被人称呼“老姚”。相较于同属互联网圈的马化腾、张近东等两会“常客”,第三次步入“两会时间”的老姚,仍旧算得上是一名“新人”。

今年两会期间,姚劲波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公示了此次带来的三份建议,内容涉及中小企业发展、职业技能培训及县域经济发展。

三年来,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姚劲波共提交10份建议。其中,就业是姚劲波始终聚焦的议题,县域、乡镇经济的发展,新市民的居住需求等,同样是他的关切所在。

这些关切背后,是姚劲波敏感洞察社会现实后,依旧保持的初心。正是凭此,姚劲波才会基于初到北京租房被骗的经历,而创立58同城。同样是由于这份初心,姚劲波在履职的三年中,彰显了超越成功企业家的那份厚重的家国情怀。

两会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姚劲波。姚劲波历数参加两会这三年来的种种,以及提交上述建议背后的原因。

就业议题一以贯之

“这个建议得到全国人大的极大重视,并被作为重点督办建议。人社部等部门相关负责领导带队来公司深入座谈,就扩大中小企业就业问题征求意见,交流解决办法。”今年两会期间,姚劲波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姚劲波说到的建议,正是他在2019年两会期间提交的《关于降低用工成本,促进中小企业吸纳就业的建议》。姚劲波对记者说,这让他再次体会到全国人大“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的务实高效工作作风。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记者注意到,上述建议中所聚焦的就业议题,在过去三年一直为姚劲波所牵念。

2018年,当姚劲波首次步入“两会时间”时,他就提及利用互联网促进残疾人就业创业。

进入2020年,虽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目前已逐步得到控制,但其对就业市场所造成的冲击值得重视,尤其是疫情对劳动力主要吸纳主体——中小企业的挑战堪称严峻。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中小企业的数量超过3000万家,个体工商户数量超过7000万户,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从宏观来看,受疫情影响,我国2020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06504亿元,同比下降6.8%,创有季度数据以来最大降幅。其中,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分别下降3.2%、9.6%和5.2%,而占GDP近六成的第三产业同时也承载着较大比例的就业岗位。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在重申“六稳”的同时,政治局首次提出“六保”。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六保”是今年“六稳”工作的着力点。守住“六保”底线,就能稳住经济基本盘。而位列“六保”之首的是保居民就业,可以看到,就业是整个国民经济的保证。

在此背景下,姚劲波对记者表示:“如果能把中小微企业现阶段的发展问题解决好,中国的就业不会出大问题,中国的经济发展依然会很有后劲。”

他谈到,今年中央及地方围绕“稳就业保就业”和助企纾困,密集出台大量政策举措,以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不过,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中小企业经营压力继续增加。一些中小企业由“复工复产难”到“找订单难”,甚至出现“复工复产即破产倒闭”的现象。

“所以,我的第一号建议,就是进一步稳定就业,扶持中小企业发展。”姚劲波说。

具体而言,姚劲波建议,进一步降低公积金和社保缴纳比例,减轻企业经营负担;积极推动灵活用工等新模式,有效分担企业用工成本;引导金融机构与互联网平台合作,解决企业融资需求。

姚劲波的观察与建议,并非出自凭空臆断。他向记者介绍,以2019年《关于降低用工成本,促进中小企业吸纳就业的建议》为例,58同城特地针对此组织招聘业务部门,成立“中小企业就业情况调研小组”,通过自身业务平台采集海量数据,以区域、产业、规模等维度进行分析研究,最终才提出相关建议。

首提职业技能培训

扶持中小企业,自然能够促进就业,但姚劲波也深知,就业者也需要迭代技能,以匹配企业需求,才能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眼下,新一轮技术变革,更是对就业者的技能提出新要求。

2019年5月2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12)》指出,2019年至2021年共开展各类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5000万人次以上,其中2019年培训1500万人次以上。经过努力,到2021年底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比例达到25%以上,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30%以上。

“我们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大量的制造业人员会向服务业流动,大量的就业者会从农村向城市流动,大量的岗位会被AI、机器人替代,求职者需要重新发现自己的一技之长。”今年5月,姚劲波曾对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记者表示。

根据统计局数据,2019年我国就业总人口7.7亿人,年均培训1700万人次占总就业人口的2.2%。人社部2017年数据显示,我国共有技能劳动者1.65亿人,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21.3%;高技能人才4791万人,仅占技能劳动者总数的29%。技能劳动者比例偏低且结构不合理,高技能人才严重匮乏。

职业技能培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近几年来,随着经济社会转型发展,职业技能培训已成为提升劳动者就业创业能力、缓解结构性就业矛盾、扩大就业规模的重要举措。”姚劲波对记者说。

除了一系列政策推动,实际上,职业技能培训迫切需求背后同时也隐藏着千亿蓝海。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7年职业技能教育总收入为980亿元,2013~2017年复合增长率为11.7%,预计2020年将增加至1614亿元。

不过,疫情期间,线下职业技能培训几乎陷于停滞状态。实际上,不仅职业技能培训,几乎所有线下业态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其结果便是促进了诸多产业的在线化、云端化。

“这次疫情至少让各行各业在线化提速了三年,我们过去还说大家要拥抱互联网,今天几乎所有的中小企业,不管你在大城市还是在中小城市,甚至在乡镇,没有人会怀疑,必须要把业务、生意搬到互联网上来。”在今年“58神奇日”线上发布会上,姚劲波表示。

线上职业技能培训亦如是,不过其仍存在多方面问题。姚劲波表示,相比庞大的农民工等就业群体,目前线上职业技能培训仍存在着企业从事培训服务的积极性不高、接受培训劳动者偏少、培训资源供需不均等问题。

“从长远看,推动线上职业技能培训不仅是疫期‘战时’举措,更是持续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的未来方向。”姚劲波说。

因此,今年他提出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线上职业技能培训”的建议,希望强化政策激励,支持企业搭建线上职业教育平台,加大组织引导,鼓励劳动者积极参与线上培训,提升服务质量,为构建灵活、有序市场体系打好基础。

“春节后疫情暴发以来,很多公司采取紧缩市场投入的措施,但是58同城逆势加大了市场投放。”同样在“58神奇日”发布会上,姚劲波说,“58同城准备把过去15年积累的资金,在这一轮产业升级和自我革新中,全部投向市场。”

其例证之一,便是姚劲波及其身后的58同城,基于职业技能培训的迫切性成立58同城大学。在成立仪式上,姚劲波甚至将58同城大学视作今年公司“最重要的举措”。目前,58同城大学下设六大培训学院,包括:房产经纪大学、人力资源学院、家庭服务学院、汽车服务学院、设计学院、新媒体营销学院,为房产经纪人、普工、家政、客服、快递员等从业者提供学习机会。

“58同城大学的目标是未来200个城市落地1000家职业技能培训和就业中心,并且会和当地的主管单位来共同打造这些中心。”姚劲波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在人社部推荐的54家线上平台中,58同城大学被纳入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将与安徽、福建、重庆等10个省份的地方人社部门合作。

下沉市场大有可为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以乡镇、县域为代表的“下沉市场”一度被忽视。但在经过20多年的发展,如今不论农村还是城市、教授抑或农民,都能够平等地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

由此,“下沉市场”作为一个关键概念,开始受到各方关注。尤其是拼多多的快速崛起,更是让外界一窥了“下沉市场”的魔力。

2018年第一次参加两会时,姚劲波的首份建议便是加强“三农”信息化建设,服务乡村振兴战略。这份建议既体现了姚劲波对于传统“三农”问题的关注,亦是其对下沉市场所蕴含动能的敏锐察觉。

不过,就信息化水平而言,“下沉市场”的发展情况并不乐观。2019年4月20日,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发布的《2019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水平评价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总体水平达到33%,处于起步阶段。

从有效样本县看,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水平超过60%的县(市、区)81个,占比为 3.9%,处于30%~60%的有1185个,占比为56.5%,低于30%的有828个,占比为39.6%。

从上述报告可以看到,我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水平与地区经济发展程度成高度正相关。从地区发展水平来看,东、中、西部地区依次递减。

“县域信息化水平总体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地区发展不平衡,信息化人才建设相对滞后,难以适应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需要。”姚劲波分析道。

因此,今年姚劲波也提出了“关于以信息化建设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建议,希望通过搭建本地互联网信息平台,进一步服务民众,建设基层信息化人才队伍,加快普及互联网应用技能,以数字经济驱动本地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在姚劲波第一次参加两会的2018年,58同城推出了最初定位乡村信息服务平台的58同镇。彼时,58同城计划在2018年年内将服务覆盖到全国4万个乡镇,争取能够在乡镇再造一个58同城。

“58同镇三年来发展迅猛,已覆盖中国绝大部分的乡镇,从2019年探索商业化,已经构建了以本地的站长为核心的下沉营销生态。这充分说明县域市场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姚劲波说。

此次疫情,在某种程度上也揭示了县域经济可能的发展方向。姚劲波表示,疫情期间,直播带货、云旅游、线上问诊等新业态逐渐成熟,5G、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被广泛运用。58部落通过联动招聘、房产、汽车、本地服务的业务线客户企业,帮助企业来创新社区内容服务形式,以行业直播、线上话题的形式帮助企业更好地展示形象、推荐品牌。

据了解,2020年1~4月,58同镇微信端用户同比涨幅为140%,APP端去中心化流量同比涨幅为400%,活跃站长数同比涨幅为38%。

因此,在“关于以信息化建设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总体建议下,姚劲波进一步建议,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对特色产业链进行数字化改造,推动县域经济转型升级,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乡村振兴战略。

记/者/手/记

保持真心 方能守得初心

姚劲波在两会履职的时间并不长,特点却十分鲜明,那就是对就业议题始终如一地关注。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从2018首次步入“两会时间”开始,姚劲波的建议就涉及就业问题,而2019年、2020年的建议更是紧扣就业议题。不同之处在于,后两年他更多从为中小企业减负或者赋能中小企业的角度出发,毕竟中小企业是社会劳动力的主要吸纳主体。

安居乐业,是近几年58同城对外推出的slogan(口号)。这四个字其实也寄托了姚劲波的初心。其中,“乐业”二字虽然指涉58同城在线招聘业务,但也表达了促进就业者与企业之间完美匹配的愿景。从客观上说,58同城业务本身便是就业这一最大民生工程的助力者。

“安居”则与58同城的房产经纪业务不可分割。但脱离58同城的业务来说,对于每一个打拼在大城市的年轻人来说,“安居”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其内心最深处的渴望,谁都想在奔忙一天之后能回到自己的小窝,舒适栖居。

而“安居”本身也是姚劲波早年作为一个年轻人,初来北京打拼时的愿望,毕竟,他也有过租房被骗的惨痛经历,而这也成为他成立58同城的原始推动力之一。2019年,他也曾提出《关于补齐租房市场短板解决新市民居住需求的建议》,聚焦新市民的居住需求问题。

姚劲波的建议不是空口白牙、不假思索胡乱提之,而是秉持求真的态度,扎扎实实调研出来的。2019年,姚劲波特地成立“中小企业就业情况调研小组”,通过采集海量数据,以区域、产业、规模等维度进行分析研究,最终才提出《关于降低用工成本,促进中小企业吸纳就业的建议》。

正是凭借这份真心,姚劲波历年来的建议才能真正切中时代的核心议题。经由这份真心,58同城作为一名“老兵”,才能在激烈到堪称残酷的中国互联网江湖中稳步向前。

我想,正是保持了这份真心,姚劲波也好、58同城也罢,才能始终守住让普通人“安居乐业”的初心。

去年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1877万人次58同城姚劲波建议进一步做好线上职业技能培训

5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指出,2019年,我国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筹集资金1138亿元,2019年至2021年持续开展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其中,2019年开展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1877.1万人次。筹资额度和培训人次均超额完成预期目标。

对于2020年工作,政府工作报告将“六保”和“六稳”置于突出重要位置。“六保”、“六稳”的第一项均是保障或稳定就业,而促进劳动者充分高质量就业,适应岗位需求的职业技能必不可少。为此,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向大会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线上职业技能培训》的建议,从政策激励、组织引导、提升服务三大方面支持线上职业技能培训。

在姚劲波看来,首先要强化政策激励,支持企业搭建线上职业教育平台。企业作为用人主体,对人才技能的标准及要求最为了解,建议支持企业搭建线上职业技能培训平台,并将该平台优先纳入各地“两目录一系统”享受相应补贴,对于培训内容、技术、师资等领先项目,可加强与各地培训机构合作共建,带动各地职业培训发展。此外,可以多方筹集资金支持线上职业技能培训,解决部分中小企业申请补贴流程复杂、耗时较长等问题,更好地服务中小企业。

其次是加大组织引导,鼓励劳动者积极参与线上培训。针对劳动者参与线上培训积极性不高、参与人数少等问题,姚劲波建议设立劳动者职业技能培训电子档案,做到“一人一档”,逐步实现数据统计、过程监督、效果评价、资金拨付等功能一体化。对参加线上培训的建档立卡贫困人群、残疾人求职者、就业困难人员、高校毕业生等群体,在培训期间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同时,姚劲波还建议通过市场调研等方式,集中推荐最紧缺岗位及相关培训课程,便于劳动者选择学习,并鼓励“订单式培训”,实现“招、培、就”环节无缝衔接。

最后是提升服务质量,为构建灵活、有序市场体系打好基础。姚劲波表示,为进一步落实“放管服”改革要求,建议鼓励行业协会、企业、职业院校等多方主体共同筹办线上职业技能平台,并给予一定职业资质认证权限,为其招生打开窗口。同时,各地应避免补贴数额“一刀切”,将补贴标准与市场培训成本挂钩,并进一步简化手续、缩短审批时长,为线上职业培训平台提供更全面便捷的服务。

近期,58同城正式成立58同城大学,下设房产经纪大学、人力资源学院、家庭服务学院、汽车服务学院、设计学院、新媒体营销学院等六大技能型人才培训学院。58同城大学致力于开发和推广以应用型人才、技能培养和产教融合为特色的职业能力标准体系,在帮助生活服务业商家数字化转型的同时,主要将加强在房地产、家政、汽车、商业管理等领域提供人才培训,为从业者提供更多学习机会。

姚劲波表示,58同城大学将围绕招生、培训、就业的一站式开放服务目标,与专业培训机构共建全面、专业的城市技能型人才发展大平台。相信在58同城大学的职业技能培训服务下,广大求职者将实现精准学习、更好就业,以人才技能提升助推企业振兴发展、经济转型升级。

去年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1877万人次58同城姚劲波建议进一步做好线上职业技能培训

5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指出,2019年,我国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筹集资金1138亿元,2019年至2021年持续开展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其中,2019年开展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1877.1万人次。筹资额度和培训人次均超额完成预期目标。

对于2020年工作,政府工作报告将“六保”和“六稳”置于突出重要位置。“六保”、“六稳”的第一项均是保障或稳定就业,而促进劳动者充分高质量就业,适应岗位需求的职业技能必不可少。为此,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向大会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线上职业技能培训》的建议,从政策激励、组织引导、提升服务三大方面支持线上职业技能培训。

在姚劲波看来,首先要强化政策激励,支持企业搭建线上职业教育平台。企业作为用人主体,对人才技能的标准及要求最为了解,建议支持企业搭建线上职业技能培训平台,并将该平台优先纳入各地“两目录一系统”享受相应补贴,对于培训内容、技术、师资等领先项目,可加强与各地培训机构合作共建,带动各地职业培训发展。此外,可以多方筹集资金支持线上职业技能培训,解决部分中小企业申请补贴流程复杂、耗时较长等问题,更好地服务中小企业。

其次是加大组织引导,鼓励劳动者积极参与线上培训。针对劳动者参与线上培训积极性不高、参与人数少等问题,姚劲波建议设立劳动者职业技能培训电子档案,做到“一人一档”,逐步实现数据统计、过程监督、效果评价、资金拨付等功能一体化。对参加线上培训的建档立卡贫困人群、残疾人求职者、就业困难人员、高校毕业生等群体,在培训期间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同时,姚劲波还建议通过市场调研等方式,集中推荐最紧缺岗位及相关培训课程,便于劳动者选择学习,并鼓励“订单式培训”,实现“招、培、就”环节无缝衔接。

最后是提升服务质量,为构建灵活、有序市场体系打好基础。姚劲波表示,为进一步落实“放管服”改革要求,建议鼓励行业协会、企业、职业院校等多方主体共同筹办线上职业技能平台,并给予一定职业资质认证权限,为其招生打开窗口。同时,各地应避免补贴数额“一刀切”,将补贴标准与市场培训成本挂钩,并进一步简化手续、缩短审批时长,为线上职业培训平台提供更全面便捷的服务。

近期,58同城正式成立58同城大学,下设房产经纪大学、人力资源学院、家庭服务学院、汽车服务学院、设计学院、新媒体营销学院等六大技能型人才培训学院。58同城大学致力于开发和推广以应用型人才、技能培养和产教融合为特色的职业能力标准体系,在帮助生活服务业商家数字化转型的同时,主要将加强在房地产、家政、汽车、商业管理等领域提供人才培训,为从业者提供更多学习机会。

姚劲波表示,58同城大学将围绕招生、培训、就业的一站式开放服务目标,与专业培训机构共建全面、专业的城市技能型人才发展大平台。相信在58同城大学的职业技能培训服务下,广大求职者将实现精准学习、更好就业,以人才技能提升助推企业振兴发展、经济转型升级。

聚焦信息化:全国人大代表姚劲波提出“信息化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建议

2020年全国“两会”于5月22日在北京开幕,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向大会提交了《关于以信息化建设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建议》的代表建议。

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77.7%的县(市、区)设立了农业农村信息化管理服务机构,并向乡村延伸建立益农信息社。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水平超过60%的县(市、区)仅占3.9%,低于30%的县(市、区)占比39.6%,县域信息化水平总体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地区发展不平衡,信息化人才建设相对滞后,难以适应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需求,需要进一步挖掘信息化建设在促进县域经济发展中的潜力。

为此,姚劲波提出了“以信息化建设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建议。一是搭建本地互联网信息平台,进一步服务民众。姚劲波建议,以县为单位搭建本地信息平台,采用政府引领、企业运营、居民互动的模式,在发布政府公告、政策和便民信息的基础上,引入互联网平台上的电商服务、求职招聘、水电缴纳、公交出行等功能,构建符合当地本土化、特色化信息平台,进一步服务好当地居民。

二是建设基层信息化人才队伍,加快普及互联网应用技能。姚劲波认为,应当积极选拔各类人才参与信息化工作,打造信息化人才队伍。通过提高福利待遇和职称评定等政策,引导、吸纳返乡务工人员、高校毕业生、大学生村官等熟悉互联网的人群,组建人才队伍,从事信息平台的建设和推广普及。此外,还应加强基层人员的互联网应用技能培训,鼓励线上职业教育平台免费向基层开放部分课程。同时,组建培训师资队伍在县、乡开展专项培训,让基层公务人员和广大民众学会使用互联网工具工作生活,提升当地居民网络技能和信息素养。

三是以数字经济驱动本地产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姚劲波认为,特殊时期,直播带货、云旅游、线上问诊等新业态逐渐成熟,5G、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被广泛运用。他建议,将本地特色工业、农业产业、服务业,与信息化手段充分结合,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对特色产业链进行数字化改造,推动县域经济转型升级。

建议中,姚劲波还表示,58同城将积极践行社会责任,努力发挥业务优势,以信息化为引擎,加强县域市场的用户服务、人才培养、产业融合,抓住数字转型的战略机遇助推县域经济升级跃迁,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持续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