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二公主」出道,谁来捧红姚安娜?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慧莹,36氪经授权发布。

1月14日上午,天浩盛世娱乐公司官宣姚安娜加入其公司,正式出道。随后,姚安娜本人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称这是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此消息一出,头顶华为“二公主”光环的姚安娜,迅速登上了热搜第一的位置。

华为“二公主”出道之路

作为任正非的二女儿,华为的二“公主”,17岁时,姚安娜以ACT(美国大学入学考试)满分的成绩,提前被哈佛大学本科录取,学习计算机科学与统计学专业,这些履历看似与娱乐圈毫无关联。

但另一方面,她与艺术也有不解之缘。

姚安娜从5岁开始学习芭蕾舞,15岁便成为了英皇芭蕾RAD最高级别获得者。20岁,受邀参加每年只邀请20人的巴黎成人礼晚会,与比利时王子共舞。

“我不想屈从于命运的安排,不论这个安排是什么样的”,姚安娜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2020年8月,姚安娜与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的女儿袁九儿、赌王何鸿燊的女儿何超欣,穿上百褶裙跳起了女团舞,在社交平台上自称“创造营103”,网友将三位千金组成的女团称为“千亿女团”,姚安娜位居C位。

在冬至当天,姚安娜本人空降微博,仅一条微博便引来10万粉丝。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月时尚芭莎的珠宝大片中也有姚安娜的身影。

如今回过头来看,这些都是在为姚安娜23岁生日这一天官宣出道做铺垫。

为什么是天浩盛世?

纵观中国娱乐市场产业,不乏各种知名的娱乐公司。比如,“老牌大哥”华谊兄弟传媒、“选秀鼻祖”天娱传媒、“香港神坛”英皇娱乐;新晋的经济公司也有杨天真的壹心娱乐、杜华的乐华娱乐、周冬雨的老东家泰洋川禾。前三者是中国娱乐市场的三大巨头,后三者则是新生代艺人的造梦工厂。

而此次成功签约姚安娜的公司——天浩盛世,论造星的能力或许略微逊色。

天眼查显示,天浩盛世的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企业策划、接受委托代售门票、文艺创作、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电影发行等。

大股东周浩持股55.69%,并出任法定代表人, 第二大股东为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0%,此外,金牌制片人陈红也持股10%。

值得注意的是,姚安娜和陈红的长子陈宇昂私交甚好,再加上天浩盛世此前已经签约了陈红的次子陈飞宇。所以,姚安娜此次签约陈红持股的天浩盛世,也是有迹可循。

近年来,在《中国好声音》后签约吉克隽逸,《我是歌手》后签约谭维维,这些都让天浩盛世赢得了更多的曝光量和关注度。而在话题度颇高的角色竞演真人秀《演员请就位》中,第一季最终的冠军,也是由天浩盛世旗下艺人牛骏峰获得。

作为一个“发现型”公司,天浩盛世一直都在做选秀团体。去年,天浩盛世筹备参加了《创造营2020》的女团,因缺少vocal担当,便以艺人“分享经济约”的新模式签约了唱功卓越的陈卓璇。如今,陈卓璇顺利通过“硬糖少女303”出道。去年7月,有消息传出天浩盛世将和乐华娱乐共同打造4+3女团。

与此同时,“品牌中心”也是天浩盛世的一大特色。天浩盛世的CEO周浩在此前公开表示,“如今的娱乐行业是一个大圈层,每一个‘艺人产品’的推出,都不只靠一股力量,而需要来自多方位的助力。”举例来说,陈飞宇的“新时代新青年”形象,便是天浩盛世根据其身上的“正能量”特性所打造的。

天浩盛世从1月10日开始,分别以“新生·当行”、“打破适从·由我思存”、“打破谬论·褪翼无惧”、“打破界限·既生不凡 未来新生·蓄势待发”等主题发布倒计时剪影海报,为这位新艺人造势。

破格“公主”:艺人对我不仅是职业,会当作事业

天浩盛世品牌中心总监大越介绍,为姚安娜定义的“破格公主”形象,也是在帮助姚安娜寻找自己,不断定位的过程,而这里的关键,叫做“破格”。

姚安娜在最近的一期视频中说道,“在网上,人们会给我很多标签,芭蕾舞者、哈佛毕业、名媛、富二代,我不想被这些定义所束缚住,我想去尝试一些没有做过的事情,去做一些打破常规的事情,做艺人可以说是我人生中一个比较重大的决定。”

从姚安娜的成长经历来看,拥有这些标签的她,也是一个有实力的“破格公主”。

但由于一方面,姚安娜头顶华为“二公主”的光环,家庭背景雄厚;另一方面,姐姐孟晚舟尚在国外居家监禁,高调出道的她备受质疑。

姚安娜在一期视频中也首次公开回应了这些问题,“我经常也在网上看到一些负面的评论,一开始,我会很难过,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大家要这样骂我,为什么大家喜欢姐姐不喜欢我,但后来我就想通了,每个人都会得到肯定,也会面临质疑,这世界上总会有不喜欢我的人,我不能一个一个的去改变他们的想法,我能做的,只是做好自己”。

“艺人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职业,我会把它当作一个事业”,姚安娜表示,“我不想活着别人的评论和定义中,我相信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出道后,姚安娜的艺人之路将会如何?能否通过自己的演艺事业,摆脱华为二“公主”的光环?且拭目以待。

姚安娜否认美国国籍: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姚安娜出道海报姚安娜出道海报

新浪娱乐讯 近日姚安娜接受新浪娱乐专访,回应美国国籍传闻。她辟谣称,自己只有大学的三年半在美国住过,是云南昆明出生的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网上的人都说自己是美国籍:“我是中国护照、中国户口、中国身份证。” 

姚安娜进军娱乐圈 任正非曾称支持她参加文艺活动

任正非接受专访曾坦言:“小孩很热爱文艺,有人邀请她参加名媛会时,她跟爸爸妈妈商量说她要出席,当时我的态度是支持。”


姚安娜出道姚安娜出道

1月14日午间, 姚安娜出道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名。

姚安娜身上有多重光环,单是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小女儿的身份,就使她此举足够吸睛。

姚安娜进入娱乐圈

1月14日,天浩盛世娱乐官方微博发文宣布,姚安娜加入天浩盛世。姚安娜转发微博称,对于自己的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未来同行,不负热爱。

这一消息迅速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名。

公开资料显示,姚安娜1998年出生于云南昆明,在8个月大时随父母来到深圳。5岁时开始学习芭蕾舞。2020年,姚安娜从哈佛大学毕业。在哈佛大学读书期间,姚安娜攻读电脑工程和统计数据专业。在学生阶段,姚安娜曾在Brainco实习,她参与研发了世界首款脑机接口智能假肢。

在新浪娱乐的视频专访中,姚安娜说:“在哈佛这4年,给我最大的收获,不是具体的知识,也不是名校的光环,而是让我更加了解自己。整个大学阶段,都可以算是一边学习,一边寻找自己定位的过程。刚开始比较盲目,会跟着大家寻找金融行业、咨询行业的工作。”后来她做了很多不同的尝试,才慢慢找到自我。“我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不是去做一件合群或者别人觉得你该做的事情,而是去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姚安娜签约天浩盛世

目前,姚安娜的微博认证为天浩盛世签约艺人。天眼查显示,北京天浩盛世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法定代表人为周浩,注册资本4137.78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企业策划、接受委托代售门票、文艺创作、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电影发行等。

天眼查显示,周浩为北京天浩盛世娱乐文化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5.69%;第二大股东为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0%。歌手谭维维也持有该公司1.8%的股权。

天眼查显示,“姚安娜”已被申请注册商标,申请日期为2020年12月11日,国际分类为珠宝钟表,申请人为壹联盟传媒(广州)有限公司,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此外,该公司也申请注册了“YAO ANNA”“ANNA YAO”“Y.A.O”“ANNABEL.YAO”等商标,国际分类均为珠宝钟表。

壹联盟传媒(广州)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注册资金500万元,法人代表韦绍钧,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市场营销策划服务、广告业;动漫及衍生产品设计服务、多媒体设计服务等。

任正非曾谈儿女:各人有各人的个性

姚安娜说:“我经常也会在网上看到一些负面的评论,一开始我会很难过,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大家要这样骂我?为什么大家喜欢姐姐而不喜欢我?但后来我就想通了,每个人都会得到肯定,也会面临质疑。我会把这些质疑的声音当作一个前进的动力。”

早在2019年2月,任正非接受BBC专访时就说:“我有三个小孩,其实我都很关注他们,但是他们各人有个人的个性,我们之间不能完全和谐相处。”

谈及儿女时,2019年5月,任正非接受中国媒体专访时坦言,这辈子很对不起小孩,很亏欠他们。

“小女儿其实也很艰难,因为那时我们公司还在垂死挣扎之中,我基本(每天)十几个小时都在公司,要么就在出差,几个月不回家。当时为了打开国际市场,在国外一待就是几个月,小孩基本上很少有往来,很亏欠他们。其实小孩都是靠自己的努力,自己对自己要求很高。”任正非说。

据任正非说,姚安娜在中学的时候,每个星期要跳15小时芭蕾舞,跳完舞回来才能做作业,晚上一点多才能休息。大学以后基本上做作业到晚上两点多钟,有时候做算法会做到四五点钟。

在这次专访中,有记者还问及姚安娜参加名媛会拍全家福的事情。任正非坦言:“小孩很热爱文艺,有人邀请她参加名媛会时,她跟爸爸妈妈商量说她要出席,当时我的态度是支持。因为如果打击这一次,未来她人生的其他路走不顺时,就会说爸爸妈妈堵了这条路。我们还不如支持她,她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人家提出来,要照全家福,我第一个表态坚决支持。她好好去学习,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命运。”

任正非小女儿姚安娜出道,天浩盛世娱乐官宣霸气海报(组图)

天浩盛世娱乐今日通过微博官宣,签约姚安娜。“未来携手前行,奔赴热爱”。天浩盛世娱乐发出题为“破格公主”的海报,正式发布姚安娜的签约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是姚安娜的生日。

随后,姚安娜转发上述微博并表示,“(签约天浩盛世娱乐是)对于自己的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未来同行,不负热爱”。

姚安娜为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的小女儿。其由于受邀参加巴黎名媛舞会,而被中国网民所熟知。

据悉,天浩盛世是内地娱乐圈知名经纪公司,旗下艺人包括了陈凯歌儿子陈飞宇、李治廷、戚薇、牛骏峰、文淇、邢菲等。



实至名归!张伟丽击败乔安娜获评UFC“年度最佳比赛”

原标题:实至名归!张伟丽击败乔安娜获评UFC“年度最佳比赛”

澎湃新闻记者 陈均

张伟丽庆祝胜利,她的对手乔安娜头部受伤肿起。

张伟丽庆祝胜利,她的对手乔安娜头部受伤肿起。

日前,2020年最佳UFC格斗对决奖项揭晓,无论是UFC官方还是英国BT体育,都将中国选手张伟丽卫冕战击败乔安娜评选为年度最佳比赛。而众多UFC明星在接受采访时,也认为这是一场载入史册的对决。

张伟丽赛后几乎哽咽落泪。

张伟丽赛后几乎哽咽落泪。

这场比赛于今年3月8日进行,张伟丽与乔安娜上演了一场惨烈的对决,最终张伟丽凭借48-47、48-47、49-46的点数以分歧判定险胜,成功卫冕综合格斗草量级金腰带。赛后,双方脸上都挂了彩,尤其是乔安娜,额头因为击打导致肿胀变形。

实至名归!张伟丽击败乔安娜获评UFC“年度最佳比赛”

对于本场比赛的高质量,英国BT体育点评道:“感谢两位选手,张伟丽和乔安娜带给我们一场伟大的战斗,张伟丽的胜利是不可思议的。”UFC巨星迈克尔·比斯平同样认为这场比赛获评最佳实至名归:“看看乔安娜与张伟丽打完后各位选手的反应吧,如果这不是年度最佳之战,那么真是难以置信了。向张伟丽和乔安娜致敬,感谢她们贡献的经典战役。”

两人在比赛中。

两人在比赛中。

对于自己的胜利被英国BT体育评选为年度最佳战役,张伟丽本人也表示了感谢。而关于女性从事格斗被歧视的话题,她最近在接受采访时也有自己的观点。“性别偏见一直令人头疼,男人可以卖口红,女人也可以选择拳击和摔跤,这都是普通的工作。”张伟丽还透露明年初可能与名将罗斯展开对决,这也是一场值得人们期待的大战——两人之前也隔空叫板过,希望最终大战能不受疫情影响,顺利举行。


明星“健康宝照片”被曝泄露,北京市经信局:正在进行核实20-12-29 11:06:28健康宝 被泄露

七部门印发通知便利老年人日常交通出行20-12-29 10:28:07老年人 交通出行

公民健康宝信息被盗卖 严防严惩均须从快20-12-29 09:27:49健康宝 公民信息

菲总统发言人证实:杜特尔特护卫队已接种中国疫苗20-12-29 16:34:18杜特尔特护卫队已接种中国疫苗

第六届中巴经济走廊媒体论坛成功举行,外交部回应20-12-29 16:18:36第六届中巴经济走廊媒体论坛成功举行

外交部:在对外开放方面中国不开空头支票,是实实在在的行动派【视频】20-12-29 16:16:25对外开放

蒙古国捐赠3万只羊分发完成,附分发明细图20-12-29 16:15:00蒙古国捐赠3万只羊分发完成

总台记者眼中的2020世界丨重回明尼阿波利斯20-12-29 16:12:282020世界

美公众无视防疫警告仍然聚集 护士直呼“我们搞砸了”【视频】20-12-29 16:11:00防疫警告

数百英国游客在悉尼海滩狂欢 澳官员:驱逐出境20-12-29 16:10:54数百英国游客在悉尼海滩狂欢

北京出台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管理办法 2021年1月1日起实施20-12-29 16:08:21养老服务

【元旦将至】消费观察:夜游新创意点亮夜间经济20-12-29 16:05:23消费观察

【元旦将至】消费观察:文旅融合 深挖消费潜力20-12-29 16:04:28消费观察

外交部: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近期取得重大进展 前景可期可待20-12-29 16:03:59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近期取得重大进展

山东舰在某海域进行试验训练【视频】20-12-29 16:03:43山东舰在某海域进行试验训练

好久不见丨“护目镜女孩”朱海秀最想见谁?【视频】20-12-29 16:02:39护目镜女孩

任正非小女儿姚安娜开通微博 分享自拍祝冬至快乐

12月21日,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开通微博并晒出一张自拍,说道:“冬至快乐,北京好冷呀”。


新浪娱乐讯 12月21日,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开通微博并晒出一张自拍,说道:“冬至快乐,北京好冷呀”。照片中她穿着黑色运动服,妆容精致,歪着头看向镜头,一双大眼睛十分漂亮。网友纷纷评论:“手机该换了”、“居然没用Mate40?”

纸媒式微、经费紧缺、人才断流,但今天的学生依然需要校园媒体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安娜堡市,自从当地的《安娜堡新闻》在2009年因经营问题停刊之后,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报纸《密歇根日报》就成了十多年来安娜堡市区唯一的日报。这个由大约300名学生记者组成的团队一直致力于做新闻的发现者与记录者,为当地12万居民提供一手消息。

其中一位学生记者Sourine表示:“很多人依赖我们获取信息。如果我们不去报道,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安娜堡市区,《密歇根日报》已然扮演了公共生活中的重要角色,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例如去年,在#MeToo运动的风潮中,该报发布长文曝光了一名教授的性骚扰行为,推动了其教学生涯的提前终结。

在报刊逐渐走向衰落的背景下,像《密歇根日报》这样的“异军突起”的学生媒体并不是个例。根据统计,在美国许多地方报纸纷纷合并或关停以致于1300多个社区成为“新闻荒漠”后,越来越多由学生记者组成的校园媒体正活跃在新闻报道的一线。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来编译文章,聚焦国外的校园媒体生态,看看它们正面临怎样的困境,又如何在困境中奋力生长。

什么是校园媒体?

校园媒体之于我们并不陌生:广播台、电视台和校报几乎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很多学院都设立了自己的发声栏目,甚至很多中学也有自己专属的校媒平台。学生记者是校媒的主力军,他们将学校作为报道的主要观察对象,作为亲历者记录校园生活,有时也会走出象牙塔,对周围社区以及社会中的热点话题投以关注。

国外的校园媒体也有着悠久而丰富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据悉,最早的校园报纸起源于美国,但究竟谁才是第一家呢?现在还有八所学校为此争论不休,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1799年出版的《达特茅斯公报》。时至今日,校园媒体的发展日趋成熟:有的成为了线上的数字出版物;有的已经走出校园,被更多社会人阅读;有的甚至已经赢得了新闻领域的知名奖项。

下面介绍美国几家小有名气的校园媒体:

纽约大学:Washington Square News

Washington Square News于1973年创立,如今拥有1万发行量和4万在线读者。从这里走出去的许多学生已经成为知名新闻媒体的骨干力量,如《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这份报纸完全由学生经营,它曾多次获得纽约州新闻协会和美联社的奖项,并在深度报道上得到了美国职业记者协会的认可。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Daily Tar Heel

Daily Tar Heel成立于1893年,是美国最古老的校园报纸之一,主要看点是校园新闻和体育新闻。它也由学生独立经营,工作人员包括三名全职专业人员、约80名带薪兼职学生,以及150多名学生志愿者。Daily Tar Heel的发行量为1万份,总读者超过3.8万人。

Daily Tar Heel网站上的广告

Daily Tar Heel分别于2007年和2011年被《普林斯顿评论》评为最佳大学报纸,其在摄影、新闻写作和设计上被北卡罗莱纳新闻协会高度认可。值得一提的是,它还是学校所在的教堂山镇阅读人数最多的报纸。

匹兹堡大学:The Pitt News

The Pitt News创办于1910年,有新闻、评论、娱乐艺术、体育和广告五个版块,今年还额外出版了几期特刊,为学生提供餐饮、租房和就业方面的指导。

这份报纸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由一个顾问委员会进行监管,组成人员有媒体主编、业务经理、学生记者、其他学生、本地记者、大学新闻学和商学的教授以及当地企业家。顾问委员会被写入报纸的章程,旨在推动其实现打造高质量报纸、为匹兹堡大学学生发声的办报目标。有研究表明,匹兹堡大学90%的学生都是该报纸的读者。

普渡大学:The Exponen

The Exponen成立于1889年,发行量超过1.7万,是印第安纳州规模最大的校园报纸。The Exponen现由七名全职专业人员运营,大部分工作都是由约80名学生记者来完成的。普渡大学并没有新闻学院,但仍然诞生了这样一份非常成功的校园媒体,且校友们已经赢得了六个普利策奖、四个艾美奖和一个奥斯卡奖。

麻省理工学院:The Tech

The Tech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校报,创办于1881年,是该学院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学生媒体。它在财务上独立于学校,运营资金来自广告和捐款,工作人员主要由学生志愿者和少数校友组成,也有一个由前教职员和校友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报纸的内容包括新闻、评论、艺术、体育和校园生活,每一版都会在网站上进行同步更新。另外,The Tech是第一份进行在线出版的校园报纸,早在1993年就有了电子版。

哈佛大学:The Harvard Crimson

哈佛大学的The Harvard Crimson成立于1873年,其工作人员均由本科生组成,他们可以获得一笔额外的财政资助。The Harvard Crimson和哈佛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唯一一份每天出版的日报,也是唯一一个拥有自己的印刷机而不依赖外部印厂的校园报纸,它还允许其他报刊在此进行付费印刷。许多知名记者、政府官员和学者曾担任过该报的编辑,比如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约翰·肯尼迪。

校园媒体的五重困境

在美国,尽管有一些非常出色的校园媒体,但整体上,这类媒体的情况并不太乐观。它们所遭遇的困境与市场化媒体存在一些共性,又有独特之处。

资金断流,经费紧缺

钱是校园媒体尤其是校园报纸面临的第一道坎。

校园媒体协会(College Media Association,CMA)的主席Chris Evans指出,尽管很少有校园报纸会像地方报纸那样直接关停,但它们不得不减少出版次数。CMA在2019的一项研究显示,35%的校报减少了每周的印刷出版次数,5%不再发行纸质报纸,只提供电子版。

北卡罗来纳大学Daily Tar Heel的主编Maddy Arrowood说,在2017年,他们意识到报纸正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于是将发行频率改为每周三次,削减记者的工资,并搬到一个更狭小的办公室。目前,为提高盈利能力、获得资金支持,Daily Tar Heel正在尝试面向特定受众发展垂类内容,记者们也试图通过报道北卡罗莱纳教堂山周边的社区新闻来吸引更广泛的校外读者和广告商。

类似的遭遇还有很多:雪城大学的The Daily Orange每周只能印刷三期,不得不向校友寻求资助;华盛顿霍华德大学的校园报纸The Hilltop已经负债28万美元,去年,它在10月份才出版了2019学年的第一版;密苏里大学的Maneater杂志由过去的一周印刷两次变成一周一次,现在已降至每月一次……

Maneater编辑Leah Glasser表示,由于缺少必要的经费,Maneater现在向记者们收取年费,换句话说,学生必须付费才能参与其中的工作。Glasser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感慨:“听到‘我们没有足够的钱’这样的声音,让人很难过。”同时他也表示经常听到这样的话,但不会放弃。

媒介转换,大浪淘沙

和外边市场上的媒体类似,校园媒体其实也得经历向新媒体转型的艰难过程。多数校园媒体一开始都是纸质出版,它们会有意模仿知名报社的排版方式、栏目规划、选题思路乃至文风调性。某种意义上,新闻学院的学生本身都是很容易受新闻理想感召的一群人,新闻纸很大程度上寄托了这样一种情怀。所以,国外很多校园媒体,有辉煌的历史,有优良的传统,也怀抱着对传统媒体黄金时代的怀念。

然而,淘沙的新媒体大浪就像一个大漏斗,将跟不上时代的校园媒体筛进了历史的洪流中。生长于互联网时代的学生,对于媒介转换的感知能力并不如专门的从业者。因此,逐渐凋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少数有着百年历史的校园媒体之外,更普遍的现象则是淘汰与更替。

人才供给容易断层

由于缺乏长期稳定的组织结构和培养体系的维系,一些校园媒体办着办着,人越来越少,质量越来越差,出版周期越来越长。这与人才的断流息息相关。

学生做媒体,多是凭着一腔热血,这种激情很难在频繁的人员换届中一直存续下去。这暴露了校园媒体的一大弱点,即人员流动性非常高,平均一个学生能够干满两年,已经算很不错了,毕竟学生总得毕业。而且目前多样化的媒体形态,本身就对学生记者/编辑/设计师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久而久之,理想耗尽,专业力量得不到延续,人才供给不足的现象就随时可能发生。在那些独立性较强、外部支持较弱的校园媒体中,一旦人员流失严重,影响力就会大打折扣,进而导致对新生的吸引力下降,如此反复,形成恶性循环。

来自学校的压力

英美等国的校园媒体名义上是学生自主运营的,但在现实的运作中,还是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牵制。

前文中提到,不少校园媒体都有自己的媒体顾问,他们通常是专业的记者或相关从业者。大学媒体协会为媒体顾问制定了一套道德行为准则:“媒体顾问是记者、教育家和管理者,最重要的是,TA应该是一个榜样。因此,顾问的个人与职业道德必须无可挑剔;应鼓励校园媒体制定、坚持、宣传自己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确保媒体、学生记者和顾问不会遭遇公众的信任危机。”

然而,2016年3月,对大学媒体协会下属的校园媒体顾问进行的一项调查里,有20多名媒体顾问表示,他们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压力——学校要求他们严格把关学生的内容。甚至有媒体顾问因“失职”而被迫离开,比如,费尔蒙特州立大学的新闻顾问Michael Kelley在任职9个月后就被学校解雇,原因是有学生发表了一篇关于校园宿舍水霉菌超标的文章。此外,还有些学校会限制学生记者对校园事务的参与。而为了增强主导性,削减对学生媒体的经费支持也是惯用方式。

疫情冲击,雪上加霜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Student Publication Association ,SPA)的研究显示,由于大学以疫情压力为由削减资助,有一半的英国校园媒体将在明年面临关闭的危机;四分之三的校园媒体担心他们今后无法定期出刊;90%以上校园媒体认为他们从学校获得的资金可能再也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SPA的主席Ben Warner说道:“从新生记者到大学校长,这些统计数据应该引起每个人的关注。校园媒体如果得不到充足的资金支持,下一代学生记者将面临很大的阻碍,也更难进入新闻行业。对很多人来说,参与校园媒体的经历是今后求职的基础,对于那些没有接受过新闻专业训练的人来说,一条在校报上的头版独家新闻,或者一次最佳记者奖,都可以成为他们未来职业道路上重要的敲门砖。”

学生为什么需要校园媒体?

尽管面临种种压力,但校园媒体在疫情期间依然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纽约大学的Washington Square News率先报道了发生在大学宿舍的疫情,佛罗里达州的一家校媒Alligator不断更新着当地的疫情发展地图。

“我们都感受到了一种责任感,”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Daily Student的主编Jacob deCastro说,“我们希望人们能了解校园内外的动态,以便他们做出更好的选择,同时让大学担负起保护学生安全和校园安全的责任。”

校园媒体和学生记者的力量从来都不容小觑。他们的存在,有助于在校园中建立并维系负责任的讨论空间,鼓励大家进行智性的探索;有助于让教师和学校管理者注意到学生所关心的问题,帮助学生对校园、社会乃至世界上的各种问题形成自己的观点和意见。

无论是对学生的个人成长、对新闻业的持续繁荣,还是对社会的健康发展,校园媒体都发挥着它独特而深远的价值。

对学生而言,如果有志于从事新闻行业,那么参与校园媒体意味着可以以较低的成本提前获得实操锻炼的经验。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的主席Ben Warner也曾是校园媒体的一份子,并对校媒的重要性深有感触:“在校园媒体中,我逐渐学习并掌握了一系列日常新闻实践:采访技巧得到了提高,对好故事的嗅觉更加敏锐,与公关团队沟通的能力也更强了。我也受过新闻科班教育,但真正使我获得长足进步的,是我在校园报纸中的经历,而不是我上过的专业课。对于协会内部的许多人以及我们国家的顶级记者来说,大家的经历都是类似的,是校园媒体给了我们走进媒体行业所必需的知识和经验。”

达科他州立大学教授罗斯·柯林斯Ross Collins也曾是校园报纸的记者,她认为,校园媒体给学生提供了较低的试错成本和相对安全的试错环境,学生记者有机会尝试采访、编辑、版面设计、摄影等不同的岗位,并能迅速将课堂上所学与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为日后的职场生涯作储备。即便将来并不从事新闻业,也可以从中积累起丰富的写作和时间管理经验。

对新闻业来说,他们同样欢迎有校媒实践经历的年轻新闻工作者。在校园媒体的额实践经历中,学生记者们既能得到新闻实务上的锻炼,又能习得必要的商业技能,这样,当他们进入真正的职场时,便有更大的胜算可以顺利完成角色转换、尽快上手工作,这其实也节约了行业的培训成本。

在各个国家,校园媒体的工作形式、组织结构和面临的境遇有很大的不同。但不可否认,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校园媒体最本质的价值在于,它为学生搭建了一个锻炼专业能力的平台,而这个平台的影响力,往往可以扩展到更大的范围、更多的群体。

对许多在校学生来说,校园媒体是他们深入感知社会、抒发所思所想的起点,也是启发他们参与公共事务的重要一步。这些或大或小、或近或远的声音,为学生营造了观点碰撞和多元讨论的生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家校园媒体、每一张学生报纸都应该被珍视。抛去所有功利的因素不谈,仅此一点,校园媒体就值得长长久久地存在。

参考链接:

1.https://www.nytimes.com/2019/10/19/us/news-desert-ann-arbor-michigan.html

2.https://www.onlineschoolscenter.com/most-impressive-school-newspapers/

3.https://learningenglish.voanews.com/a/us-college-student-reporters-face-difficult-future/5155501.html

4.https://www.voanews.com/student-union/student-newspapers-face-real-world-challenges

5.https://www.aaup.org/report/threats-independence-student-media

6.http://spajournalism.com/half-of-student-publications-fear-folding-within-12-months-spa-research-shows/

7.https://www.journalism.co.uk/news/death-of-student-newspapers-could-thwart-efforts-to-diversify-the-industry-/s2/a772041/

8.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media/2020/09/19/coronavirus-college-newspapers/

9.https://www.ndsu.edu/pubweb/~rcollins/newsletters/studentnewspaperwork.html

纸媒式微、经费紧缺、人才断流,但今天的学生依然需要校园媒体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安娜堡市,自从当地的《安娜堡新闻》在2009年因经营问题停刊之后,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报纸《密歇根日报》就成了十多年来安娜堡市区唯一的日报。这个由大约300名学生记者组成的团队一直致力于做新闻的发现者与记录者,为当地12万居民提供一手消息。

其中一位学生记者Sourine表示:“很多人依赖我们获取信息。如果我们不去报道,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安娜堡市区,《密歇根日报》已然扮演了公共生活中的重要角色,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例如去年,在#MeToo运动的风潮中,该报发布长文曝光了一名教授的性骚扰行为,推动了其教学生涯的提前终结。

在报刊逐渐走向衰落的背景下,像《密歇根日报》这样的“异军突起”的学生媒体并不是个例。根据统计,在美国许多地方报纸纷纷合并或关停以致于1300多个社区成为“新闻荒漠”后,越来越多由学生记者组成的校园媒体正活跃在新闻报道的一线。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来编译文章,聚焦国外的校园媒体生态,看看它们正面临怎样的困境,又如何在困境中奋力生长。

什么是校园媒体?

校园媒体之于我们并不陌生:广播台、电视台和校报几乎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很多学院都设立了自己的发声栏目,甚至很多中学也有自己专属的校媒平台。学生记者是校媒的主力军,他们将学校作为报道的主要观察对象,作为亲历者记录校园生活,有时也会走出象牙塔,对周围社区以及社会中的热点话题投以关注。

国外的校园媒体也有着悠久而丰富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据悉,最早的校园报纸起源于美国,但究竟谁才是第一家呢?现在还有八所学校为此争论不休,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1799年出版的《达特茅斯公报》。时至今日,校园媒体的发展日趋成熟:有的成为了线上的数字出版物;有的已经走出校园,被更多社会人阅读;有的甚至已经赢得了新闻领域的知名奖项。

下面介绍美国几家小有名气的校园媒体:

纽约大学:Washington Square News

Washington Square News于1973年创立,如今拥有1万发行量和4万在线读者。从这里走出去的许多学生已经成为知名新闻媒体的骨干力量,如《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这份报纸完全由学生经营,它曾多次获得纽约州新闻协会和美联社的奖项,并在深度报道上得到了美国职业记者协会的认可。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Daily Tar Heel

Daily Tar Heel成立于1893年,是美国最古老的校园报纸之一,主要看点是校园新闻和体育新闻。它也由学生独立经营,工作人员包括三名全职专业人员、约80名带薪兼职学生,以及150多名学生志愿者。Daily Tar Heel的发行量为1万份,总读者超过3.8万人。

Daily Tar Heel网站上的广告

Daily Tar Heel分别于2007年和2011年被《普林斯顿评论》评为最佳大学报纸,其在摄影、新闻写作和设计上被北卡罗莱纳新闻协会高度认可。值得一提的是,它还是学校所在的教堂山镇阅读人数最多的报纸。

匹兹堡大学:The Pitt News

The Pitt News创办于1910年,有新闻、评论、娱乐艺术、体育和广告五个版块,今年还额外出版了几期特刊,为学生提供餐饮、租房和就业方面的指导。

这份报纸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由一个顾问委员会进行监管,组成人员有媒体主编、业务经理、学生记者、其他学生、本地记者、大学新闻学和商学的教授以及当地企业家。顾问委员会被写入报纸的章程,旨在推动其实现打造高质量报纸、为匹兹堡大学学生发声的办报目标。有研究表明,匹兹堡大学90%的学生都是该报纸的读者。

普渡大学:The Exponen

The Exponen成立于1889年,发行量超过1.7万,是印第安纳州规模最大的校园报纸。The Exponen现由七名全职专业人员运营,大部分工作都是由约80名学生记者来完成的。普渡大学并没有新闻学院,但仍然诞生了这样一份非常成功的校园媒体,且校友们已经赢得了六个普利策奖、四个艾美奖和一个奥斯卡奖。

麻省理工学院:The Tech

The Tech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校报,创办于1881年,是该学院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学生媒体。它在财务上独立于学校,运营资金来自广告和捐款,工作人员主要由学生志愿者和少数校友组成,也有一个由前教职员和校友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报纸的内容包括新闻、评论、艺术、体育和校园生活,每一版都会在网站上进行同步更新。另外,The Tech是第一份进行在线出版的校园报纸,早在1993年就有了电子版。

哈佛大学:The Harvard Crimson

哈佛大学的The Harvard Crimson成立于1873年,其工作人员均由本科生组成,他们可以获得一笔额外的财政资助。The Harvard Crimson和哈佛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唯一一份每天出版的日报,也是唯一一个拥有自己的印刷机而不依赖外部印厂的校园报纸,它还允许其他报刊在此进行付费印刷。许多知名记者、政府官员和学者曾担任过该报的编辑,比如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约翰·肯尼迪。

校园媒体的五重困境

在美国,尽管有一些非常出色的校园媒体,但整体上,这类媒体的情况并不太乐观。它们所遭遇的困境与市场化媒体存在一些共性,又有独特之处。

资金断流,经费紧缺

钱是校园媒体尤其是校园报纸面临的第一道坎。

校园媒体协会(College Media Association,CMA)的主席Chris Evans指出,尽管很少有校园报纸会像地方报纸那样直接关停,但它们不得不减少出版次数。CMA在2019的一项研究显示,35%的校报减少了每周的印刷出版次数,5%不再发行纸质报纸,只提供电子版。

北卡罗来纳大学Daily Tar Heel的主编Maddy Arrowood说,在2017年,他们意识到报纸正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于是将发行频率改为每周三次,削减记者的工资,并搬到一个更狭小的办公室。目前,为提高盈利能力、获得资金支持,Daily Tar Heel正在尝试面向特定受众发展垂类内容,记者们也试图通过报道北卡罗莱纳教堂山周边的社区新闻来吸引更广泛的校外读者和广告商。

类似的遭遇还有很多:雪城大学的The Daily Orange每周只能印刷三期,不得不向校友寻求资助;华盛顿霍华德大学的校园报纸The Hilltop已经负债28万美元,去年,它在10月份才出版了2019学年的第一版;密苏里大学的Maneater杂志由过去的一周印刷两次变成一周一次,现在已降至每月一次……

Maneater编辑Leah Glasser表示,由于缺少必要的经费,Maneater现在向记者们收取年费,换句话说,学生必须付费才能参与其中的工作。Glasser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感慨:“听到‘我们没有足够的钱’这样的声音,让人很难过。”同时他也表示经常听到这样的话,但不会放弃。

媒介转换,大浪淘沙

和外边市场上的媒体类似,校园媒体其实也得经历向新媒体转型的艰难过程。多数校园媒体一开始都是纸质出版,它们会有意模仿知名报社的排版方式、栏目规划、选题思路乃至文风调性。某种意义上,新闻学院的学生本身都是很容易受新闻理想感召的一群人,新闻纸很大程度上寄托了这样一种情怀。所以,国外很多校园媒体,有辉煌的历史,有优良的传统,也怀抱着对传统媒体黄金时代的怀念。

然而,淘沙的新媒体大浪就像一个大漏斗,将跟不上时代的校园媒体筛进了历史的洪流中。生长于互联网时代的学生,对于媒介转换的感知能力并不如专门的从业者。因此,逐渐凋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少数有着百年历史的校园媒体之外,更普遍的现象则是淘汰与更替。

人才供给容易断层

由于缺乏长期稳定的组织结构和培养体系的维系,一些校园媒体办着办着,人越来越少,质量越来越差,出版周期越来越长。这与人才的断流息息相关。

学生做媒体,多是凭着一腔热血,这种激情很难在频繁的人员换届中一直存续下去。这暴露了校园媒体的一大弱点,即人员流动性非常高,平均一个学生能够干满两年,已经算很不错了,毕竟学生总得毕业。而且目前多样化的媒体形态,本身就对学生记者/编辑/设计师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久而久之,理想耗尽,专业力量得不到延续,人才供给不足的现象就随时可能发生。在那些独立性较强、外部支持较弱的校园媒体中,一旦人员流失严重,影响力就会大打折扣,进而导致对新生的吸引力下降,如此反复,形成恶性循环。

来自学校的压力

英美等国的校园媒体名义上是学生自主运营的,但在现实的运作中,还是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牵制。

前文中提到,不少校园媒体都有自己的媒体顾问,他们通常是专业的记者或相关从业者。大学媒体协会为媒体顾问制定了一套道德行为准则:“媒体顾问是记者、教育家和管理者,最重要的是,TA应该是一个榜样。因此,顾问的个人与职业道德必须无可挑剔;应鼓励校园媒体制定、坚持、宣传自己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确保媒体、学生记者和顾问不会遭遇公众的信任危机。”

然而,2016年3月,对大学媒体协会下属的校园媒体顾问进行的一项调查里,有20多名媒体顾问表示,他们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压力——学校要求他们严格把关学生的内容。甚至有媒体顾问因“失职”而被迫离开,比如,费尔蒙特州立大学的新闻顾问Michael Kelley在任职9个月后就被学校解雇,原因是有学生发表了一篇关于校园宿舍水霉菌超标的文章。此外,还有些学校会限制学生记者对校园事务的参与。而为了增强主导性,削减对学生媒体的经费支持也是惯用方式。

疫情冲击,雪上加霜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Student Publication Association ,SPA)的研究显示,由于大学以疫情压力为由削减资助,有一半的英国校园媒体将在明年面临关闭的危机;四分之三的校园媒体担心他们今后无法定期出刊;90%以上校园媒体认为他们从学校获得的资金可能再也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SPA的主席Ben Warner说道:“从新生记者到大学校长,这些统计数据应该引起每个人的关注。校园媒体如果得不到充足的资金支持,下一代学生记者将面临很大的阻碍,也更难进入新闻行业。对很多人来说,参与校园媒体的经历是今后求职的基础,对于那些没有接受过新闻专业训练的人来说,一条在校报上的头版独家新闻,或者一次最佳记者奖,都可以成为他们未来职业道路上重要的敲门砖。”

学生为什么需要校园媒体?

尽管面临种种压力,但校园媒体在疫情期间依然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纽约大学的Washington Square News率先报道了发生在大学宿舍的疫情,佛罗里达州的一家校媒Alligator不断更新着当地的疫情发展地图。

“我们都感受到了一种责任感,”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Daily Student的主编Jacob deCastro说,“我们希望人们能了解校园内外的动态,以便他们做出更好的选择,同时让大学担负起保护学生安全和校园安全的责任。”

校园媒体和学生记者的力量从来都不容小觑。他们的存在,有助于在校园中建立并维系负责任的讨论空间,鼓励大家进行智性的探索;有助于让教师和学校管理者注意到学生所关心的问题,帮助学生对校园、社会乃至世界上的各种问题形成自己的观点和意见。

无论是对学生的个人成长、对新闻业的持续繁荣,还是对社会的健康发展,校园媒体都发挥着它独特而深远的价值。

对学生而言,如果有志于从事新闻行业,那么参与校园媒体意味着可以以较低的成本提前获得实操锻炼的经验。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的主席Ben Warner也曾是校园媒体的一份子,并对校媒的重要性深有感触:“在校园媒体中,我逐渐学习并掌握了一系列日常新闻实践:采访技巧得到了提高,对好故事的嗅觉更加敏锐,与公关团队沟通的能力也更强了。我也受过新闻科班教育,但真正使我获得长足进步的,是我在校园报纸中的经历,而不是我上过的专业课。对于协会内部的许多人以及我们国家的顶级记者来说,大家的经历都是类似的,是校园媒体给了我们走进媒体行业所必需的知识和经验。”

达科他州立大学教授罗斯·柯林斯Ross Collins也曾是校园报纸的记者,她认为,校园媒体给学生提供了较低的试错成本和相对安全的试错环境,学生记者有机会尝试采访、编辑、版面设计、摄影等不同的岗位,并能迅速将课堂上所学与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为日后的职场生涯作储备。即便将来并不从事新闻业,也可以从中积累起丰富的写作和时间管理经验。

对新闻业来说,他们同样欢迎有校媒实践经历的年轻新闻工作者。在校园媒体的额实践经历中,学生记者们既能得到新闻实务上的锻炼,又能习得必要的商业技能,这样,当他们进入真正的职场时,便有更大的胜算可以顺利完成角色转换、尽快上手工作,这其实也节约了行业的培训成本。

在各个国家,校园媒体的工作形式、组织结构和面临的境遇有很大的不同。但不可否认,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校园媒体最本质的价值在于,它为学生搭建了一个锻炼专业能力的平台,而这个平台的影响力,往往可以扩展到更大的范围、更多的群体。

对许多在校学生来说,校园媒体是他们深入感知社会、抒发所思所想的起点,也是启发他们参与公共事务的重要一步。这些或大或小、或近或远的声音,为学生营造了观点碰撞和多元讨论的生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家校园媒体、每一张学生报纸都应该被珍视。抛去所有功利的因素不谈,仅此一点,校园媒体就值得长长久久地存在。

参考链接:

1.https://www.nytimes.com/2019/10/19/us/news-desert-ann-arbor-michigan.html

2.https://www.onlineschoolscenter.com/most-impressive-school-newspapers/

3.https://learningenglish.voanews.com/a/us-college-student-reporters-face-difficult-future/5155501.html

4.https://www.voanews.com/student-union/student-newspapers-face-real-world-challenges

5.https://www.aaup.org/report/threats-independence-student-media

6.http://spajournalism.com/half-of-student-publications-fear-folding-within-12-months-spa-research-shows/

7.https://www.journalism.co.uk/news/death-of-student-newspapers-could-thwart-efforts-to-diversify-the-industry-/s2/a772041/

8.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media/2020/09/19/coronavirus-college-newspapers/

9.https://www.ndsu.edu/pubweb/~rcollins/newsletters/studentnewspaperwork.html

纸媒式微、经费紧缺、人才断流,但今天的学生依然需要校园媒体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安娜堡市,自从当地的《安娜堡新闻》在2009年因经营问题停刊之后,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报纸《密歇根日报》就成了十多年来安娜堡市区唯一的日报。这个由大约300名学生记者组成的团队一直致力于做新闻的发现者与记录者,为当地12万居民提供一手消息。

其中一位学生记者Sourine表示:“很多人依赖我们获取信息。如果我们不去报道,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安娜堡市区,《密歇根日报》已然扮演了公共生活中的重要角色,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例如去年,在#MeToo运动的风潮中,该报发布长文曝光了一名教授的性骚扰行为,推动了其教学生涯的提前终结。

在报刊逐渐走向衰落的背景下,像《密歇根日报》这样的“异军突起”的学生媒体并不是个例。根据统计,在美国许多地方报纸纷纷合并或关停以致于1300多个社区成为“新闻荒漠”后,越来越多由学生记者组成的校园媒体正活跃在新闻报道的一线。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来编译文章,聚焦国外的校园媒体生态,看看它们正面临怎样的困境,又如何在困境中奋力生长。

什么是校园媒体?

校园媒体之于我们并不陌生:广播台、电视台和校报几乎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很多学院都设立了自己的发声栏目,甚至很多中学也有自己专属的校媒平台。学生记者是校媒的主力军,他们将学校作为报道的主要观察对象,作为亲历者记录校园生活,有时也会走出象牙塔,对周围社区以及社会中的热点话题投以关注。

国外的校园媒体也有着悠久而丰富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据悉,最早的校园报纸起源于美国,但究竟谁才是第一家呢?现在还有八所学校为此争论不休,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1799年出版的《达特茅斯公报》。时至今日,校园媒体的发展日趋成熟:有的成为了线上的数字出版物;有的已经走出校园,被更多社会人阅读;有的甚至已经赢得了新闻领域的知名奖项。

下面介绍美国几家小有名气的校园媒体:

纽约大学:Washington Square News

Washington Square News于1973年创立,如今拥有1万发行量和4万在线读者。从这里走出去的许多学生已经成为知名新闻媒体的骨干力量,如《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这份报纸完全由学生经营,它曾多次获得纽约州新闻协会和美联社的奖项,并在深度报道上得到了美国职业记者协会的认可。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Daily Tar Heel

Daily Tar Heel成立于1893年,是美国最古老的校园报纸之一,主要看点是校园新闻和体育新闻。它也由学生独立经营,工作人员包括三名全职专业人员、约80名带薪兼职学生,以及150多名学生志愿者。Daily Tar Heel的发行量为1万份,总读者超过3.8万人。

Daily Tar Heel网站上的广告

Daily Tar Heel分别于2007年和2011年被《普林斯顿评论》评为最佳大学报纸,其在摄影、新闻写作和设计上被北卡罗莱纳新闻协会高度认可。值得一提的是,它还是学校所在的教堂山镇阅读人数最多的报纸。

匹兹堡大学:The Pitt News

The Pitt News创办于1910年,有新闻、评论、娱乐艺术、体育和广告五个版块,今年还额外出版了几期特刊,为学生提供餐饮、租房和就业方面的指导。

这份报纸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由一个顾问委员会进行监管,组成人员有媒体主编、业务经理、学生记者、其他学生、本地记者、大学新闻学和商学的教授以及当地企业家。顾问委员会被写入报纸的章程,旨在推动其实现打造高质量报纸、为匹兹堡大学学生发声的办报目标。有研究表明,匹兹堡大学90%的学生都是该报纸的读者。

普渡大学:The Exponen

The Exponen成立于1889年,发行量超过1.7万,是印第安纳州规模最大的校园报纸。The Exponen现由七名全职专业人员运营,大部分工作都是由约80名学生记者来完成的。普渡大学并没有新闻学院,但仍然诞生了这样一份非常成功的校园媒体,且校友们已经赢得了六个普利策奖、四个艾美奖和一个奥斯卡奖。

麻省理工学院:The Tech

The Tech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校报,创办于1881年,是该学院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学生媒体。它在财务上独立于学校,运营资金来自广告和捐款,工作人员主要由学生志愿者和少数校友组成,也有一个由前教职员和校友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报纸的内容包括新闻、评论、艺术、体育和校园生活,每一版都会在网站上进行同步更新。另外,The Tech是第一份进行在线出版的校园报纸,早在1993年就有了电子版。

哈佛大学:The Harvard Crimson

哈佛大学的The Harvard Crimson成立于1873年,其工作人员均由本科生组成,他们可以获得一笔额外的财政资助。The Harvard Crimson和哈佛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唯一一份每天出版的日报,也是唯一一个拥有自己的印刷机而不依赖外部印厂的校园报纸,它还允许其他报刊在此进行付费印刷。许多知名记者、政府官员和学者曾担任过该报的编辑,比如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约翰·肯尼迪。

校园媒体的五重困境

在美国,尽管有一些非常出色的校园媒体,但整体上,这类媒体的情况并不太乐观。它们所遭遇的困境与市场化媒体存在一些共性,又有独特之处。

资金断流,经费紧缺

钱是校园媒体尤其是校园报纸面临的第一道坎。

校园媒体协会(College Media Association,CMA)的主席Chris Evans指出,尽管很少有校园报纸会像地方报纸那样直接关停,但它们不得不减少出版次数。CMA在2019的一项研究显示,35%的校报减少了每周的印刷出版次数,5%不再发行纸质报纸,只提供电子版。

北卡罗来纳大学Daily Tar Heel的主编Maddy Arrowood说,在2017年,他们意识到报纸正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于是将发行频率改为每周三次,削减记者的工资,并搬到一个更狭小的办公室。目前,为提高盈利能力、获得资金支持,Daily Tar Heel正在尝试面向特定受众发展垂类内容,记者们也试图通过报道北卡罗莱纳教堂山周边的社区新闻来吸引更广泛的校外读者和广告商。

类似的遭遇还有很多:雪城大学的The Daily Orange每周只能印刷三期,不得不向校友寻求资助;华盛顿霍华德大学的校园报纸The Hilltop已经负债28万美元,去年,它在10月份才出版了2019学年的第一版;密苏里大学的Maneater杂志由过去的一周印刷两次变成一周一次,现在已降至每月一次……

Maneater编辑Leah Glasser表示,由于缺少必要的经费,Maneater现在向记者们收取年费,换句话说,学生必须付费才能参与其中的工作。Glasser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感慨:“听到‘我们没有足够的钱’这样的声音,让人很难过。”同时他也表示经常听到这样的话,但不会放弃。

媒介转换,大浪淘沙

和外边市场上的媒体类似,校园媒体其实也得经历向新媒体转型的艰难过程。多数校园媒体一开始都是纸质出版,它们会有意模仿知名报社的排版方式、栏目规划、选题思路乃至文风调性。某种意义上,新闻学院的学生本身都是很容易受新闻理想感召的一群人,新闻纸很大程度上寄托了这样一种情怀。所以,国外很多校园媒体,有辉煌的历史,有优良的传统,也怀抱着对传统媒体黄金时代的怀念。

然而,淘沙的新媒体大浪就像一个大漏斗,将跟不上时代的校园媒体筛进了历史的洪流中。生长于互联网时代的学生,对于媒介转换的感知能力并不如专门的从业者。因此,逐渐凋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少数有着百年历史的校园媒体之外,更普遍的现象则是淘汰与更替。

人才供给容易断层

由于缺乏长期稳定的组织结构和培养体系的维系,一些校园媒体办着办着,人越来越少,质量越来越差,出版周期越来越长。这与人才的断流息息相关。

学生做媒体,多是凭着一腔热血,这种激情很难在频繁的人员换届中一直存续下去。这暴露了校园媒体的一大弱点,即人员流动性非常高,平均一个学生能够干满两年,已经算很不错了,毕竟学生总得毕业。而且目前多样化的媒体形态,本身就对学生记者/编辑/设计师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久而久之,理想耗尽,专业力量得不到延续,人才供给不足的现象就随时可能发生。在那些独立性较强、外部支持较弱的校园媒体中,一旦人员流失严重,影响力就会大打折扣,进而导致对新生的吸引力下降,如此反复,形成恶性循环。

来自学校的压力

英美等国的校园媒体名义上是学生自主运营的,但在现实的运作中,还是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牵制。

前文中提到,不少校园媒体都有自己的媒体顾问,他们通常是专业的记者或相关从业者。大学媒体协会为媒体顾问制定了一套道德行为准则:“媒体顾问是记者、教育家和管理者,最重要的是,TA应该是一个榜样。因此,顾问的个人与职业道德必须无可挑剔;应鼓励校园媒体制定、坚持、宣传自己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确保媒体、学生记者和顾问不会遭遇公众的信任危机。”

然而,2016年3月,对大学媒体协会下属的校园媒体顾问进行的一项调查里,有20多名媒体顾问表示,他们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压力——学校要求他们严格把关学生的内容。甚至有媒体顾问因“失职”而被迫离开,比如,费尔蒙特州立大学的新闻顾问Michael Kelley在任职9个月后就被学校解雇,原因是有学生发表了一篇关于校园宿舍水霉菌超标的文章。此外,还有些学校会限制学生记者对校园事务的参与。而为了增强主导性,削减对学生媒体的经费支持也是惯用方式。

疫情冲击,雪上加霜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Student Publication Association ,SPA)的研究显示,由于大学以疫情压力为由削减资助,有一半的英国校园媒体将在明年面临关闭的危机;四分之三的校园媒体担心他们今后无法定期出刊;90%以上校园媒体认为他们从学校获得的资金可能再也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SPA的主席Ben Warner说道:“从新生记者到大学校长,这些统计数据应该引起每个人的关注。校园媒体如果得不到充足的资金支持,下一代学生记者将面临很大的阻碍,也更难进入新闻行业。对很多人来说,参与校园媒体的经历是今后求职的基础,对于那些没有接受过新闻专业训练的人来说,一条在校报上的头版独家新闻,或者一次最佳记者奖,都可以成为他们未来职业道路上重要的敲门砖。”

学生为什么需要校园媒体?

尽管面临种种压力,但校园媒体在疫情期间依然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纽约大学的Washington Square News率先报道了发生在大学宿舍的疫情,佛罗里达州的一家校媒Alligator不断更新着当地的疫情发展地图。

“我们都感受到了一种责任感,”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Daily Student的主编Jacob deCastro说,“我们希望人们能了解校园内外的动态,以便他们做出更好的选择,同时让大学担负起保护学生安全和校园安全的责任。”

校园媒体和学生记者的力量从来都不容小觑。他们的存在,有助于在校园中建立并维系负责任的讨论空间,鼓励大家进行智性的探索;有助于让教师和学校管理者注意到学生所关心的问题,帮助学生对校园、社会乃至世界上的各种问题形成自己的观点和意见。

无论是对学生的个人成长、对新闻业的持续繁荣,还是对社会的健康发展,校园媒体都发挥着它独特而深远的价值。

对学生而言,如果有志于从事新闻行业,那么参与校园媒体意味着可以以较低的成本提前获得实操锻炼的经验。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的主席Ben Warner也曾是校园媒体的一份子,并对校媒的重要性深有感触:“在校园媒体中,我逐渐学习并掌握了一系列日常新闻实践:采访技巧得到了提高,对好故事的嗅觉更加敏锐,与公关团队沟通的能力也更强了。我也受过新闻科班教育,但真正使我获得长足进步的,是我在校园报纸中的经历,而不是我上过的专业课。对于协会内部的许多人以及我们国家的顶级记者来说,大家的经历都是类似的,是校园媒体给了我们走进媒体行业所必需的知识和经验。”

达科他州立大学教授罗斯·柯林斯Ross Collins也曾是校园报纸的记者,她认为,校园媒体给学生提供了较低的试错成本和相对安全的试错环境,学生记者有机会尝试采访、编辑、版面设计、摄影等不同的岗位,并能迅速将课堂上所学与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为日后的职场生涯作储备。即便将来并不从事新闻业,也可以从中积累起丰富的写作和时间管理经验。

对新闻业来说,他们同样欢迎有校媒实践经历的年轻新闻工作者。在校园媒体的额实践经历中,学生记者们既能得到新闻实务上的锻炼,又能习得必要的商业技能,这样,当他们进入真正的职场时,便有更大的胜算可以顺利完成角色转换、尽快上手工作,这其实也节约了行业的培训成本。

在各个国家,校园媒体的工作形式、组织结构和面临的境遇有很大的不同。但不可否认,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校园媒体最本质的价值在于,它为学生搭建了一个锻炼专业能力的平台,而这个平台的影响力,往往可以扩展到更大的范围、更多的群体。

对许多在校学生来说,校园媒体是他们深入感知社会、抒发所思所想的起点,也是启发他们参与公共事务的重要一步。这些或大或小、或近或远的声音,为学生营造了观点碰撞和多元讨论的生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家校园媒体、每一张学生报纸都应该被珍视。抛去所有功利的因素不谈,仅此一点,校园媒体就值得长长久久地存在。

参考链接:

1.https://www.nytimes.com/2019/10/19/us/news-desert-ann-arbor-michigan.html

2.https://www.onlineschoolscenter.com/most-impressive-school-newspapers/

3.https://learningenglish.voanews.com/a/us-college-student-reporters-face-difficult-future/5155501.html

4.https://www.voanews.com/student-union/student-newspapers-face-real-world-challenges

5.https://www.aaup.org/report/threats-independence-student-media

6.http://spajournalism.com/half-of-student-publications-fear-folding-within-12-months-spa-research-shows/

7.https://www.journalism.co.uk/news/death-of-student-newspapers-could-thwart-efforts-to-diversify-the-industry-/s2/a772041/

8.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media/2020/09/19/coronavirus-college-newspapers/

9.https://www.ndsu.edu/pubweb/~rcollins/newsletters/studentnewspaperwork.html

纸媒式微、经费紧缺、人才断流,但今天的学生依然需要校园媒体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安娜堡市,自从当地的《安娜堡新闻》在2009年因经营问题停刊之后,密歇根大学的学生报纸《密歇根日报》就成了十多年来安娜堡市区唯一的日报。这个由大约300名学生记者组成的团队一直致力于做新闻的发现者与记录者,为当地12万居民提供一手消息。

其中一位学生记者Sourine表示:“很多人依赖我们获取信息。如果我们不去报道,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安娜堡市区,《密歇根日报》已然扮演了公共生活中的重要角色,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例如去年,在#MeToo运动的风潮中,该报发布长文曝光了一名教授的性骚扰行为,推动了其教学生涯的提前终结。

在报刊逐渐走向衰落的背景下,像《密歇根日报》这样的“异军突起”的学生媒体并不是个例。根据统计,在美国许多地方报纸纷纷合并或关停以致于1300多个社区成为“新闻荒漠”后,越来越多由学生记者组成的校园媒体正活跃在新闻报道的一线。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来编译文章,聚焦国外的校园媒体生态,看看它们正面临怎样的困境,又如何在困境中奋力生长。

什么是校园媒体?

校园媒体之于我们并不陌生:广播台、电视台和校报几乎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很多学院都设立了自己的发声栏目,甚至很多中学也有自己专属的校媒平台。学生记者是校媒的主力军,他们将学校作为报道的主要观察对象,作为亲历者记录校园生活,有时也会走出象牙塔,对周围社区以及社会中的热点话题投以关注。

国外的校园媒体也有着悠久而丰富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据悉,最早的校园报纸起源于美国,但究竟谁才是第一家呢?现在还有八所学校为此争论不休,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1799年出版的《达特茅斯公报》。时至今日,校园媒体的发展日趋成熟:有的成为了线上的数字出版物;有的已经走出校园,被更多社会人阅读;有的甚至已经赢得了新闻领域的知名奖项。

下面介绍美国几家小有名气的校园媒体:

纽约大学:Washington Square News

Washington Square News于1973年创立,如今拥有1万发行量和4万在线读者。从这里走出去的许多学生已经成为知名新闻媒体的骨干力量,如《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这份报纸完全由学生经营,它曾多次获得纽约州新闻协会和美联社的奖项,并在深度报道上得到了美国职业记者协会的认可。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Daily Tar Heel

Daily Tar Heel成立于1893年,是美国最古老的校园报纸之一,主要看点是校园新闻和体育新闻。它也由学生独立经营,工作人员包括三名全职专业人员、约80名带薪兼职学生,以及150多名学生志愿者。Daily Tar Heel的发行量为1万份,总读者超过3.8万人。

Daily Tar Heel网站上的广告

Daily Tar Heel分别于2007年和2011年被《普林斯顿评论》评为最佳大学报纸,其在摄影、新闻写作和设计上被北卡罗莱纳新闻协会高度认可。值得一提的是,它还是学校所在的教堂山镇阅读人数最多的报纸。

匹兹堡大学:The Pitt News

The Pitt News创办于1910年,有新闻、评论、娱乐艺术、体育和广告五个版块,今年还额外出版了几期特刊,为学生提供餐饮、租房和就业方面的指导。

这份报纸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由一个顾问委员会进行监管,组成人员有媒体主编、业务经理、学生记者、其他学生、本地记者、大学新闻学和商学的教授以及当地企业家。顾问委员会被写入报纸的章程,旨在推动其实现打造高质量报纸、为匹兹堡大学学生发声的办报目标。有研究表明,匹兹堡大学90%的学生都是该报纸的读者。

普渡大学:The Exponen

The Exponen成立于1889年,发行量超过1.7万,是印第安纳州规模最大的校园报纸。The Exponen现由七名全职专业人员运营,大部分工作都是由约80名学生记者来完成的。普渡大学并没有新闻学院,但仍然诞生了这样一份非常成功的校园媒体,且校友们已经赢得了六个普利策奖、四个艾美奖和一个奥斯卡奖。

麻省理工学院:The Tech

The Tech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校报,创办于1881年,是该学院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学生媒体。它在财务上独立于学校,运营资金来自广告和捐款,工作人员主要由学生志愿者和少数校友组成,也有一个由前教职员和校友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报纸的内容包括新闻、评论、艺术、体育和校园生活,每一版都会在网站上进行同步更新。另外,The Tech是第一份进行在线出版的校园报纸,早在1993年就有了电子版。

哈佛大学:The Harvard Crimson

哈佛大学的The Harvard Crimson成立于1873年,其工作人员均由本科生组成,他们可以获得一笔额外的财政资助。The Harvard Crimson和哈佛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唯一一份每天出版的日报,也是唯一一个拥有自己的印刷机而不依赖外部印厂的校园报纸,它还允许其他报刊在此进行付费印刷。许多知名记者、政府官员和学者曾担任过该报的编辑,比如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约翰·肯尼迪。

校园媒体的五重困境

在美国,尽管有一些非常出色的校园媒体,但整体上,这类媒体的情况并不太乐观。它们所遭遇的困境与市场化媒体存在一些共性,又有独特之处。

资金断流,经费紧缺

钱是校园媒体尤其是校园报纸面临的第一道坎。

校园媒体协会(College Media Association,CMA)的主席Chris Evans指出,尽管很少有校园报纸会像地方报纸那样直接关停,但它们不得不减少出版次数。CMA在2019的一项研究显示,35%的校报减少了每周的印刷出版次数,5%不再发行纸质报纸,只提供电子版。

北卡罗来纳大学Daily Tar Heel的主编Maddy Arrowood说,在2017年,他们意识到报纸正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于是将发行频率改为每周三次,削减记者的工资,并搬到一个更狭小的办公室。目前,为提高盈利能力、获得资金支持,Daily Tar Heel正在尝试面向特定受众发展垂类内容,记者们也试图通过报道北卡罗莱纳教堂山周边的社区新闻来吸引更广泛的校外读者和广告商。

类似的遭遇还有很多:雪城大学的The Daily Orange每周只能印刷三期,不得不向校友寻求资助;华盛顿霍华德大学的校园报纸The Hilltop已经负债28万美元,去年,它在10月份才出版了2019学年的第一版;密苏里大学的Maneater杂志由过去的一周印刷两次变成一周一次,现在已降至每月一次……

Maneater编辑Leah Glasser表示,由于缺少必要的经费,Maneater现在向记者们收取年费,换句话说,学生必须付费才能参与其中的工作。Glasser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感慨:“听到‘我们没有足够的钱’这样的声音,让人很难过。”同时他也表示经常听到这样的话,但不会放弃。

媒介转换,大浪淘沙

和外边市场上的媒体类似,校园媒体其实也得经历向新媒体转型的艰难过程。多数校园媒体一开始都是纸质出版,它们会有意模仿知名报社的排版方式、栏目规划、选题思路乃至文风调性。某种意义上,新闻学院的学生本身都是很容易受新闻理想感召的一群人,新闻纸很大程度上寄托了这样一种情怀。所以,国外很多校园媒体,有辉煌的历史,有优良的传统,也怀抱着对传统媒体黄金时代的怀念。

然而,淘沙的新媒体大浪就像一个大漏斗,将跟不上时代的校园媒体筛进了历史的洪流中。生长于互联网时代的学生,对于媒介转换的感知能力并不如专门的从业者。因此,逐渐凋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少数有着百年历史的校园媒体之外,更普遍的现象则是淘汰与更替。

人才供给容易断层

由于缺乏长期稳定的组织结构和培养体系的维系,一些校园媒体办着办着,人越来越少,质量越来越差,出版周期越来越长。这与人才的断流息息相关。

学生做媒体,多是凭着一腔热血,这种激情很难在频繁的人员换届中一直存续下去。这暴露了校园媒体的一大弱点,即人员流动性非常高,平均一个学生能够干满两年,已经算很不错了,毕竟学生总得毕业。而且目前多样化的媒体形态,本身就对学生记者/编辑/设计师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久而久之,理想耗尽,专业力量得不到延续,人才供给不足的现象就随时可能发生。在那些独立性较强、外部支持较弱的校园媒体中,一旦人员流失严重,影响力就会大打折扣,进而导致对新生的吸引力下降,如此反复,形成恶性循环。

来自学校的压力

英美等国的校园媒体名义上是学生自主运营的,但在现实的运作中,还是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牵制。

前文中提到,不少校园媒体都有自己的媒体顾问,他们通常是专业的记者或相关从业者。大学媒体协会为媒体顾问制定了一套道德行为准则:“媒体顾问是记者、教育家和管理者,最重要的是,TA应该是一个榜样。因此,顾问的个人与职业道德必须无可挑剔;应鼓励校园媒体制定、坚持、宣传自己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确保媒体、学生记者和顾问不会遭遇公众的信任危机。”

然而,2016年3月,对大学媒体协会下属的校园媒体顾问进行的一项调查里,有20多名媒体顾问表示,他们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压力——学校要求他们严格把关学生的内容。甚至有媒体顾问因“失职”而被迫离开,比如,费尔蒙特州立大学的新闻顾问Michael Kelley在任职9个月后就被学校解雇,原因是有学生发表了一篇关于校园宿舍水霉菌超标的文章。此外,还有些学校会限制学生记者对校园事务的参与。而为了增强主导性,削减对学生媒体的经费支持也是惯用方式。

疫情冲击,雪上加霜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Student Publication Association ,SPA)的研究显示,由于大学以疫情压力为由削减资助,有一半的英国校园媒体将在明年面临关闭的危机;四分之三的校园媒体担心他们今后无法定期出刊;90%以上校园媒体认为他们从学校获得的资金可能再也无法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SPA的主席Ben Warner说道:“从新生记者到大学校长,这些统计数据应该引起每个人的关注。校园媒体如果得不到充足的资金支持,下一代学生记者将面临很大的阻碍,也更难进入新闻行业。对很多人来说,参与校园媒体的经历是今后求职的基础,对于那些没有接受过新闻专业训练的人来说,一条在校报上的头版独家新闻,或者一次最佳记者奖,都可以成为他们未来职业道路上重要的敲门砖。”

学生为什么需要校园媒体?

尽管面临种种压力,但校园媒体在疫情期间依然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纽约大学的Washington Square News率先报道了发生在大学宿舍的疫情,佛罗里达州的一家校媒Alligator不断更新着当地的疫情发展地图。

“我们都感受到了一种责任感,”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Daily Student的主编Jacob deCastro说,“我们希望人们能了解校园内外的动态,以便他们做出更好的选择,同时让大学担负起保护学生安全和校园安全的责任。”

校园媒体和学生记者的力量从来都不容小觑。他们的存在,有助于在校园中建立并维系负责任的讨论空间,鼓励大家进行智性的探索;有助于让教师和学校管理者注意到学生所关心的问题,帮助学生对校园、社会乃至世界上的各种问题形成自己的观点和意见。

无论是对学生的个人成长、对新闻业的持续繁荣,还是对社会的健康发展,校园媒体都发挥着它独特而深远的价值。

对学生而言,如果有志于从事新闻行业,那么参与校园媒体意味着可以以较低的成本提前获得实操锻炼的经验。

英国学生出版协会的主席Ben Warner也曾是校园媒体的一份子,并对校媒的重要性深有感触:“在校园媒体中,我逐渐学习并掌握了一系列日常新闻实践:采访技巧得到了提高,对好故事的嗅觉更加敏锐,与公关团队沟通的能力也更强了。我也受过新闻科班教育,但真正使我获得长足进步的,是我在校园报纸中的经历,而不是我上过的专业课。对于协会内部的许多人以及我们国家的顶级记者来说,大家的经历都是类似的,是校园媒体给了我们走进媒体行业所必需的知识和经验。”

达科他州立大学教授罗斯·柯林斯Ross Collins也曾是校园报纸的记者,她认为,校园媒体给学生提供了较低的试错成本和相对安全的试错环境,学生记者有机会尝试采访、编辑、版面设计、摄影等不同的岗位,并能迅速将课堂上所学与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为日后的职场生涯作储备。即便将来并不从事新闻业,也可以从中积累起丰富的写作和时间管理经验。

对新闻业来说,他们同样欢迎有校媒实践经历的年轻新闻工作者。在校园媒体的额实践经历中,学生记者们既能得到新闻实务上的锻炼,又能习得必要的商业技能,这样,当他们进入真正的职场时,便有更大的胜算可以顺利完成角色转换、尽快上手工作,这其实也节约了行业的培训成本。

在各个国家,校园媒体的工作形式、组织结构和面临的境遇有很大的不同。但不可否认,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校园媒体最本质的价值在于,它为学生搭建了一个锻炼专业能力的平台,而这个平台的影响力,往往可以扩展到更大的范围、更多的群体。

对许多在校学生来说,校园媒体是他们深入感知社会、抒发所思所想的起点,也是启发他们参与公共事务的重要一步。这些或大或小、或近或远的声音,为学生营造了观点碰撞和多元讨论的生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家校园媒体、每一张学生报纸都应该被珍视。抛去所有功利的因素不谈,仅此一点,校园媒体就值得长长久久地存在。

参考链接:

1.https://www.nytimes.com/2019/10/19/us/news-desert-ann-arbor-michigan.html

2.https://www.onlineschoolscenter.com/most-impressive-school-newspapers/

3.https://learningenglish.voanews.com/a/us-college-student-reporters-face-difficult-future/5155501.html

4.https://www.voanews.com/student-union/student-newspapers-face-real-world-challenges

5.https://www.aaup.org/report/threats-independence-student-media

6.http://spajournalism.com/half-of-student-publications-fear-folding-within-12-months-spa-research-shows/

7.https://www.journalism.co.uk/news/death-of-student-newspapers-could-thwart-efforts-to-diversify-the-industry-/s2/a772041/

8.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media/2020/09/19/coronavirus-college-newspapers/

9.https://www.ndsu.edu/pubweb/~rcollins/newsletters/studentnewspaperwor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