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王》总监接受Fami采访 暗示《仁王》系列或已完结

宫崎英高的魂系列游戏火了以后,出现了很多的 模仿者 ,当然了,其中也不乏优秀的作品,比如安田文彦的《仁王》系列,这款游戏相比老高的魂系列游戏,更加专注于打斗和战斗系统,游戏发售以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还出了后续的DLC。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个系列似乎也走到了尽头。

游侠网1

日媒Famitsu最近采访了多位日本游戏制作人,其中就包括了《仁王1》、《仁王2》的总监安田文彦(Fumihiko Yasuda)。虽然安田文彦并没有明确表示该系列已经完结了,但他也表示,经过了将近10年的《仁王》系列的开发工作,这个系列是时候 休息一下 了。安田文彦同样暗示了明年将会有几个新项目进入全面开发阶段,此外他表示他2021年的关键词是 转换(transition) 。

游侠网2
《仁王1》、《仁王2》的总监安田文彦

安田文彦说: 在Team Ninja,我们长达7年的《仁王》系列的开发工作将要停歇一下了,2021年,我们将有几个新项目进入全面的开发阶段。我计划改变一下我的开发风格,从而能够匹配我不断变化的生活方式,我将会专注于新作的开发。就我个人而言,我将会努力不要再增加体重了。

游侠网3

更多内容:

日本史上“最自由”的漫画完结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所(ID:yysaag),原文标题:《电锯人“漫不经心”地完结了,就像它的作者一样》,作者:空白缠绕,题图来自:《电锯人》剧照

这半年内,你可能被这样奇奇怪怪的梗刷过屏:“好耶”“我的精神病人”“万圣节”“我逐渐理解一切”……

这些梗都是出自一部漫画:《电锯人》。

论今年讨论度较高的漫画,《电锯人》是不能避开的一环。

它出自藤本树之手——这位作者之前因其创作的《炎拳》而小有盛名;它被认为是《少年JUMP》近来最”自由“的漫画,因一次次超展开而引发大范围讨论;它是少年漫中最骨骼清奇的那一本,反套路的手法令人难以捉摸。

而就在不久前,这部话题度极高的作品公开了最后一话,结束得非常突然,却又像是藤本树会做出来的事。

要提藤本树,就不得不提“自由”。

在《电锯人》连载的期间,每逢剧情有了急转弯,社交媒体上总会冒出几声“自由 自由”的赞叹。

“自由”是个漫画圈内的梗,最早出自《刃牙》。它指的是一种属于漫画作者的,在创作层面上的自由:剧情难以预料,展开突破天际,走向毫无规律。

反规则,反常态,反套路。靠着自己的前期作品《炎拳》,藤本树早早就接下了“自由”的称号。

2016年,藤本树开始在《少年jump+》上连载《炎拳》,这是集英社旗下的网络连载平台。和本刊相比,它对连载作品的选择没有特别的标准,强调的是乐趣,对作品限制不是特别大。

《炎拳》就在这诞生的。即便没看过这部漫画,不少人也听过关于它的梗,以及它的“声名狼藉”。

这部漫画有一个相对套路的设定:在一个据称是被“冰之魔女”祸害的世界里,主角是有再生能力的人。他被一个路过的火焰能力者锤过一顿后,失去了心爱的妹妹,但自己变成全身有不灭火焰的能力者,走向了复仇之路。

这种基本设定,在漫画行业里,并不能称得上多有新意。但藤本树就硬是以此为基础,画出了一部在读者间引起巨大反响的作品。

在一开始,同样有再生能力的妹妹就砍下哥哥的手臂,分给全村人吃肉,十分干脆地把观众拉入残酷离奇的世界观里,还一并缔造了“哥哥真好吃”的名场面。

在男主复仇之路渐入佳境,人们觉得要“热血”起来的时候,画面一转,出现了个毫无铺垫的导演角色,开始拍电影。

剧情推进到关键时刻,“该放弃复仇”的气氛铺垫到极其浓郁的地步。一格“对他使用炎拳吧”,又使所有人大跌眼镜。

跳脱离奇的剧情无处不在。且其厉害之处在于:你并不会只是为了这一点,而带着猎奇视角看完这部漫画的。

被漫画中寻常套路驯化的读者们,被藤本树拉进一个奇异的世界,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剧情,惊掉了下巴。千言万语,最终只能化成对他和《炎拳》的一句赞叹:自由。

《电锯人》也是如此。

《炎拳》完结,结尾一如既往地超展开。而藤本树经过《少年Jump+》上的连载考验,顺利入驻本刊《少年JUMP》,于2018年12月开始连载《电锯人》,这也是藤本首度在该杂志连载的作品。

或许为了迎合JUMP一惯的基调,相较之前的《炎拳》,《电锯人》的设定显然更倾向于普通的少年漫。

在这部漫画的设定中,主角电次在恶魔横行的世界里苟延残喘,却在无意中获得了一位恶魔的心脏,从此有了变身电锯人的力量,随后被一位神秘的大姐姐玛奇玛收养,加入了讨伐恶魔的队伍中。

这听起来非常正统王道向。

尽管目前为止,这看似是一个“猎奇漫画家洗心革面从良开始画王道向作品”的故事,但事实并非如此:《电锯人》虽然有着一般热血漫的骨架,但呈现出的还是那个藤本树的风味。

所谓藤本树的风味,一部分是指其剧情展开的出乎预料性,即上述的“自由”。

尽管《电锯人》的“自由程度”不比《炎拳》,但仍然在一众少年漫中显得清新脱俗。例如,主角的初期核心动力简单直白到你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动作,和其他热血漫比起来,场面有时会荒诞到像是一场反讽。

貌美的女角色登场,你以为会送福利的时候,他又用一格对白提醒你这个美少女她不冲厕所。

人气不错的角色上一话还生龙活虎,下一话就惨死街头。主角为其伤心欲绝,随后一句“好耶”振聋发聩。

一切怪异的事情,在怪异的世界里发生地顺理成章。藤本树在采访中曾提到,自己是抱着“世界就是这样子的世界,震惊是理所当然的”这种感情画的。

而藤本树风味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则是他作品所呈现的“电影感”。

人们赞美一部漫画,经常用“电影感”这个词。其本质上是在称赞作品的分镜和画面,用一个个孤立的2D的静态媒介传递出了电影版的流畅效果。

这也是藤本树作为漫画作家较为鲜明的标识之一。并在《炎拳》期间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他会用大量的画面,来讲述一个对剧情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的细节或动作。

《炎拳》中的一处

分镜切换自如,仿佛有一架摄影机在纸面中穿梭,期间也会夹杂着一些精彩却并无太大意义的对白。

在跳脱剧情和电影级画面的加持下,《电锯人》毫不辜负它的作品名,呈现出一部B级片的效果——还不是烂的那种。在这部作品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吊诡到恰到好处的设定和技法,让你耳目一新的同时感叹作者是不是磕了药。

例如,漫画中一位象征黑暗的恶魔登场,藤本树以被腰斩、双手合十的宇航员给它铺上红毯,渲染恐怖气氛。

一位恶魔角色的能力,是能将一切灌输到对方的脑中。而最后呈现的结果是:“只能思考万圣节直至死亡”。

主角之一玛奇玛在一段对话中,提到主角曾吞噬并使其消失的东西里包括“除了死亡之外的四种结局”——就这样轻飘飘地铺了个世界观:在这个世界里,此前人类并不是只能走向死亡。

这些设定的一个优点在于:藤本树并没有试图为它们作出任何合理化的解释,只是将其视作荒诞世界里的自然成分。在这类操作下诞生的藤本树作品,有一种特性:它总会在读者之间引起解读热潮,而每个人解读出来的东西,又都是不同的——甚至天差地别。

看过之后,你会陷入“这个作品是在表达什么”的迷局,但实际上它的每一格却都在表达。

如此种种,在《电锯人》的读者群体中造就一个有趣的现象,人们都觉得这位作者的脑回路实在有些扑朔迷离。

在国内搜索引擎上搜索“藤本树”,联想词会是“我的精神病人”(原梗是我的超人),用日文搜索引擎搜索”电锯人“,会联想出“作者 疯”。

以正常人的视角来看,藤本树虽然远没到疯的程度,但的确是位有些“不正常”的作者。这也是为何他的作品总能诞生一些梗的原因之一。

ACG行业是经常造梗的。早年有“Nice boat”“我不做人了”,后来有“不要停下来啊”等等。梗的诞生,除去人民群众的智慧在作祟之外,更多是因为这个被奉为梗的场面本身是冲击的,有记忆点。

炎拳造就了“对他使用炎拳吧”。电锯人的梗也层出不穷:“尸体在说话”“好耶”“我逐渐理解一切”……

但最有冲击力度,影响力最大的梗,还是绕不过“坏女人”这三个字。

《电锯人》的女主角,是个用正常人视角来看坏得有些清新脱俗的女角色:她无底线地利用他人,杀人不眨眼……

这样的角色在正流行给反派铺下悲惨背景的少年漫画行业里,实在是少得可怜,也因此很快受到大量欢迎。

但刻画这个坏女人对藤本树而言没什么深刻的目的,只是个人喜好而已。他讲过一个故事,自己大学时后被女孩子捉弄,对方把他的自行车弄翻了,还留下一句“我把你的车弄翻了哦”。

女孩明显是故意欺负人,但藤本树却因此觉得“很幸福”。在JUMP的采访中,采访者问,你是如何创造有美丽的女角色的?他也只是回了一句:“我只是在画我喜欢的女人”。

这样随性对话在藤本树的相关采访中十分之多。

对方问:开始画漫画的理由是什么?藤本树答:喜欢所以画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决定。

对方问:第一次投稿时什么心情?藤本树答:想要稿费。

对方问:你做人物设定的时候,是先做一个大体设定,还是直接就从细节开始?藤本树答:我两个都没有。

对方问:有什么想对之后的新人漫画家说的吗?藤本树答:注册个Netflix吧。

从寥寥几句中可以看出,藤本树的个人风格,和他笔下《电锯人》主角电次——乃至他所有作品的风格都有那么一些相似:一种稚嫩的洒脱。

藤本树从小就喜欢画画,初中开始连载漫画——不是正经的那种,因为连载平台是自己的脑海里。在购买数位板后,他开始正式在网上发布漫画,初期作品就透出一股不同的劲:

他出身的仁贺保市没有大城市的繁华,连美术预校都没有。为了考美术学校,藤本树只能去了个老年人较多的画室,考上当地美术大学的油画系。

大学期间,他的画技才开始突飞猛进,因为周围有几个画的不错的人,藤本树的觉悟是:“四年里要是不能比这些人更会画图,就把他们杀了”。

随后的经历,就是投稿——拿奖——被编辑相中后培养——爆火。

他也知道自己的作品与众不同的。藤本树一直想画的是韩国电影一样的漫画,这种想法,一部分来源于一部叫《追击者》的电影。在这部电影里,开场三十分钟,主角就捉到了大反派。电影走向不同寻常,但看到结尾,又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藤本树说,自己想画的就是这种漫画。

无论是在《电锯人》还是《炎拳》期间,藤本树都曾表示过,自己会避开一些常规的剧情展开。这是下意识的反套路,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作品“不会受到世人的欢迎” 。

他给自己作品的定位是:“厌倦读漫画的人才能读懂”的作品。

这种漫画家的诞生,对于日益趋同,只在套路层面博新意的少年漫画行业来说,也是一种必然。登上《少年JUMP》的《电锯人》,击碎了少年的套路,也扩开了“少年”的定义——毕竟不是所有少年,都追求友谊、热血、梦想。

由于作品本身的质量,加上反套路带来的话题度,《电锯人》很快在日本及国内引起较大范围的讨论。

例如因为前几话的某个剧情,直接导致日本的生姜烧卖到切货。

“好耶”成为流行语。

藤本树给自己推特账号的设定是“藤本树三年级的妹妹”,经常会发一些让人看不太懂的胡言乱语。但因《电锯人》人气日益走高,这个推特的热度也变得奇高无比,以至于有日本人开始担忧:“不知道外国人看到这个账号这么火会怎么想……”

也正是在这部作品热度最高的时候,剧情进展到最难分难舍的节点,《电锯人》突然宣布,下一话完结。

人们的期待涌向最高点,纷纷讨论藤本树会用一话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结局。而就在今天,最后一话的生肉和熟肉都已出,他表示:这只是第一部的完结,之后还有第二部。顺便还交代了一下,《电锯人》要动画化。

“电次,我的梦想啊,曾经是能被谁拥抱”

《电锯人》的动画将由MAPPA进行动画化。而《电锯人》漫画的下一部,也从本刊回到了《少年JUMP+》上继续连载。万众瞩目的“完结”只是指第一部,本以为是中篇的漫画还有续篇,这部满载血浆的漫画能够动画化,这几件事,合起来也算是个现实里的“超展开”。

坦率而言,无论是漫画后半程愈发明显的仓促和跳脱,还是从宣布完结到“是第一部完结”,从传统读者视角来看,藤本确实显得非常“漫不经心”。

但或许,没有这样“自由”的漫画家,也就不会有同样调性的漫画作品存在了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所(ID:yysaag),作者:空白缠绕

日本史上“最自由”的漫画完结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所(ID:yysaag),原文标题:《电锯人“漫不经心”地完结了,就像它的作者一样》,作者:空白缠绕,题图来自:《电锯人》剧照

这半年内,你可能被这样奇奇怪怪的梗刷过屏:“好耶”“我的精神病人”“万圣节”“我逐渐理解一切”……

这些梗都是出自一部漫画:《电锯人》。

论今年讨论度较高的漫画,《电锯人》是不能避开的一环。

它出自藤本树之手——这位作者之前因其创作的《炎拳》而小有盛名;它被认为是《少年JUMP》近来最”自由“的漫画,因一次次超展开而引发大范围讨论;它是少年漫中最骨骼清奇的那一本,反套路的手法令人难以捉摸。

而就在不久前,这部话题度极高的作品公开了最后一话,结束得非常突然,却又像是藤本树会做出来的事。

要提藤本树,就不得不提“自由”。

在《电锯人》连载的期间,每逢剧情有了急转弯,社交媒体上总会冒出几声“自由 自由”的赞叹。

“自由”是个漫画圈内的梗,最早出自《刃牙》。它指的是一种属于漫画作者的,在创作层面上的自由:剧情难以预料,展开突破天际,走向毫无规律。

反规则,反常态,反套路。靠着自己的前期作品《炎拳》,藤本树早早就接下了“自由”的称号。

2016年,藤本树开始在《少年jump+》上连载《炎拳》,这是集英社旗下的网络连载平台。和本刊相比,它对连载作品的选择没有特别的标准,强调的是乐趣,对作品限制不是特别大。

《炎拳》就在这诞生的。即便没看过这部漫画,不少人也听过关于它的梗,以及它的“声名狼藉”。

这部漫画有一个相对套路的设定:在一个据称是被“冰之魔女”祸害的世界里,主角是有再生能力的人。他被一个路过的火焰能力者锤过一顿后,失去了心爱的妹妹,但自己变成全身有不灭火焰的能力者,走向了复仇之路。

这种基本设定,在漫画行业里,并不能称得上多有新意。但藤本树就硬是以此为基础,画出了一部在读者间引起巨大反响的作品。

在一开始,同样有再生能力的妹妹就砍下哥哥的手臂,分给全村人吃肉,十分干脆地把观众拉入残酷离奇的世界观里,还一并缔造了“哥哥真好吃”的名场面。

在男主复仇之路渐入佳境,人们觉得要“热血”起来的时候,画面一转,出现了个毫无铺垫的导演角色,开始拍电影。

剧情推进到关键时刻,“该放弃复仇”的气氛铺垫到极其浓郁的地步。一格“对他使用炎拳吧”,又使所有人大跌眼镜。

跳脱离奇的剧情无处不在。且其厉害之处在于:你并不会只是为了这一点,而带着猎奇视角看完这部漫画的。

被漫画中寻常套路驯化的读者们,被藤本树拉进一个奇异的世界,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剧情,惊掉了下巴。千言万语,最终只能化成对他和《炎拳》的一句赞叹:自由。

《电锯人》也是如此。

《炎拳》完结,结尾一如既往地超展开。而藤本树经过《少年Jump+》上的连载考验,顺利入驻本刊《少年JUMP》,于2018年12月开始连载《电锯人》,这也是藤本首度在该杂志连载的作品。

或许为了迎合JUMP一惯的基调,相较之前的《炎拳》,《电锯人》的设定显然更倾向于普通的少年漫。

在这部漫画的设定中,主角电次在恶魔横行的世界里苟延残喘,却在无意中获得了一位恶魔的心脏,从此有了变身电锯人的力量,随后被一位神秘的大姐姐玛奇玛收养,加入了讨伐恶魔的队伍中。

这听起来非常正统王道向。

尽管目前为止,这看似是一个“猎奇漫画家洗心革面从良开始画王道向作品”的故事,但事实并非如此:《电锯人》虽然有着一般热血漫的骨架,但呈现出的还是那个藤本树的风味。

所谓藤本树的风味,一部分是指其剧情展开的出乎预料性,即上述的“自由”。

尽管《电锯人》的“自由程度”不比《炎拳》,但仍然在一众少年漫中显得清新脱俗。例如,主角的初期核心动力简单直白到你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动作,和其他热血漫比起来,场面有时会荒诞到像是一场反讽。

貌美的女角色登场,你以为会送福利的时候,他又用一格对白提醒你这个美少女她不冲厕所。

人气不错的角色上一话还生龙活虎,下一话就惨死街头。主角为其伤心欲绝,随后一句“好耶”振聋发聩。

一切怪异的事情,在怪异的世界里发生地顺理成章。藤本树在采访中曾提到,自己是抱着“世界就是这样子的世界,震惊是理所当然的”这种感情画的。

而藤本树风味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则是他作品所呈现的“电影感”。

人们赞美一部漫画,经常用“电影感”这个词。其本质上是在称赞作品的分镜和画面,用一个个孤立的2D的静态媒介传递出了电影版的流畅效果。

这也是藤本树作为漫画作家较为鲜明的标识之一。并在《炎拳》期间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他会用大量的画面,来讲述一个对剧情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的细节或动作。

《炎拳》中的一处

分镜切换自如,仿佛有一架摄影机在纸面中穿梭,期间也会夹杂着一些精彩却并无太大意义的对白。

在跳脱剧情和电影级画面的加持下,《电锯人》毫不辜负它的作品名,呈现出一部B级片的效果——还不是烂的那种。在这部作品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吊诡到恰到好处的设定和技法,让你耳目一新的同时感叹作者是不是磕了药。

例如,漫画中一位象征黑暗的恶魔登场,藤本树以被腰斩、双手合十的宇航员给它铺上红毯,渲染恐怖气氛。

一位恶魔角色的能力,是能将一切灌输到对方的脑中。而最后呈现的结果是:“只能思考万圣节直至死亡”。

主角之一玛奇玛在一段对话中,提到主角曾吞噬并使其消失的东西里包括“除了死亡之外的四种结局”——就这样轻飘飘地铺了个世界观:在这个世界里,此前人类并不是只能走向死亡。

这些设定的一个优点在于:藤本树并没有试图为它们作出任何合理化的解释,只是将其视作荒诞世界里的自然成分。在这类操作下诞生的藤本树作品,有一种特性:它总会在读者之间引起解读热潮,而每个人解读出来的东西,又都是不同的——甚至天差地别。

看过之后,你会陷入“这个作品是在表达什么”的迷局,但实际上它的每一格却都在表达。

如此种种,在《电锯人》的读者群体中造就一个有趣的现象,人们都觉得这位作者的脑回路实在有些扑朔迷离。

在国内搜索引擎上搜索“藤本树”,联想词会是“我的精神病人”(原梗是我的超人),用日文搜索引擎搜索”电锯人“,会联想出“作者 疯”。

以正常人的视角来看,藤本树虽然远没到疯的程度,但的确是位有些“不正常”的作者。这也是为何他的作品总能诞生一些梗的原因之一。

ACG行业是经常造梗的。早年有“Nice boat”“我不做人了”,后来有“不要停下来啊”等等。梗的诞生,除去人民群众的智慧在作祟之外,更多是因为这个被奉为梗的场面本身是冲击的,有记忆点。

炎拳造就了“对他使用炎拳吧”。电锯人的梗也层出不穷:“尸体在说话”“好耶”“我逐渐理解一切”……

但最有冲击力度,影响力最大的梗,还是绕不过“坏女人”这三个字。

《电锯人》的女主角,是个用正常人视角来看坏得有些清新脱俗的女角色:她无底线地利用他人,杀人不眨眼……

这样的角色在正流行给反派铺下悲惨背景的少年漫画行业里,实在是少得可怜,也因此很快受到大量欢迎。

但刻画这个坏女人对藤本树而言没什么深刻的目的,只是个人喜好而已。他讲过一个故事,自己大学时后被女孩子捉弄,对方把他的自行车弄翻了,还留下一句“我把你的车弄翻了哦”。

女孩明显是故意欺负人,但藤本树却因此觉得“很幸福”。在JUMP的采访中,采访者问,你是如何创造有美丽的女角色的?他也只是回了一句:“我只是在画我喜欢的女人”。

这样随性对话在藤本树的相关采访中十分之多。

对方问:开始画漫画的理由是什么?藤本树答:喜欢所以画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决定。

对方问:第一次投稿时什么心情?藤本树答:想要稿费。

对方问:你做人物设定的时候,是先做一个大体设定,还是直接就从细节开始?藤本树答:我两个都没有。

对方问:有什么想对之后的新人漫画家说的吗?藤本树答:注册个Netflix吧。

从寥寥几句中可以看出,藤本树的个人风格,和他笔下《电锯人》主角电次——乃至他所有作品的风格都有那么一些相似:一种稚嫩的洒脱。

藤本树从小就喜欢画画,初中开始连载漫画——不是正经的那种,因为连载平台是自己的脑海里。在购买数位板后,他开始正式在网上发布漫画,初期作品就透出一股不同的劲:

他出身的仁贺保市没有大城市的繁华,连美术预校都没有。为了考美术学校,藤本树只能去了个老年人较多的画室,考上当地美术大学的油画系。

大学期间,他的画技才开始突飞猛进,因为周围有几个画的不错的人,藤本树的觉悟是:“四年里要是不能比这些人更会画图,就把他们杀了”。

随后的经历,就是投稿——拿奖——被编辑相中后培养——爆火。

他也知道自己的作品与众不同的。藤本树一直想画的是韩国电影一样的漫画,这种想法,一部分来源于一部叫《追击者》的电影。在这部电影里,开场三十分钟,主角就捉到了大反派。电影走向不同寻常,但看到结尾,又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藤本树说,自己想画的就是这种漫画。

无论是在《电锯人》还是《炎拳》期间,藤本树都曾表示过,自己会避开一些常规的剧情展开。这是下意识的反套路,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作品“不会受到世人的欢迎” 。

他给自己作品的定位是:“厌倦读漫画的人才能读懂”的作品。

这种漫画家的诞生,对于日益趋同,只在套路层面博新意的少年漫画行业来说,也是一种必然。登上《少年JUMP》的《电锯人》,击碎了少年的套路,也扩开了“少年”的定义——毕竟不是所有少年,都追求友谊、热血、梦想。

由于作品本身的质量,加上反套路带来的话题度,《电锯人》很快在日本及国内引起较大范围的讨论。

例如因为前几话的某个剧情,直接导致日本的生姜烧卖到切货。

“好耶”成为流行语。

藤本树给自己推特账号的设定是“藤本树三年级的妹妹”,经常会发一些让人看不太懂的胡言乱语。但因《电锯人》人气日益走高,这个推特的热度也变得奇高无比,以至于有日本人开始担忧:“不知道外国人看到这个账号这么火会怎么想……”

也正是在这部作品热度最高的时候,剧情进展到最难分难舍的节点,《电锯人》突然宣布,下一话完结。

人们的期待涌向最高点,纷纷讨论藤本树会用一话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结局。而就在今天,最后一话的生肉和熟肉都已出,他表示:这只是第一部的完结,之后还有第二部。顺便还交代了一下,《电锯人》要动画化。

“电次,我的梦想啊,曾经是能被谁拥抱”

《电锯人》的动画将由MAPPA进行动画化。而《电锯人》漫画的下一部,也从本刊回到了《少年JUMP+》上继续连载。万众瞩目的“完结”只是指第一部,本以为是中篇的漫画还有续篇,这部满载血浆的漫画能够动画化,这几件事,合起来也算是个现实里的“超展开”。

坦率而言,无论是漫画后半程愈发明显的仓促和跳脱,还是从宣布完结到“是第一部完结”,从传统读者视角来看,藤本确实显得非常“漫不经心”。

但或许,没有这样“自由”的漫画家,也就不会有同样调性的漫画作品存在了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所(ID:yysaag),作者:空白缠绕

日本史上“最自由”的漫画完结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所(ID:yysaag),原文标题:《电锯人“漫不经心”地完结了,就像它的作者一样》,作者:空白缠绕,题图来自:《电锯人》剧照

这半年内,你可能被这样奇奇怪怪的梗刷过屏:“好耶”“我的精神病人”“万圣节”“我逐渐理解一切”……

这些梗都是出自一部漫画:《电锯人》。

论今年讨论度较高的漫画,《电锯人》是不能避开的一环。

它出自藤本树之手——这位作者之前因其创作的《炎拳》而小有盛名;它被认为是《少年JUMP》近来最”自由“的漫画,因一次次超展开而引发大范围讨论;它是少年漫中最骨骼清奇的那一本,反套路的手法令人难以捉摸。

而就在不久前,这部话题度极高的作品公开了最后一话,结束得非常突然,却又像是藤本树会做出来的事。

要提藤本树,就不得不提“自由”。

在《电锯人》连载的期间,每逢剧情有了急转弯,社交媒体上总会冒出几声“自由 自由”的赞叹。

“自由”是个漫画圈内的梗,最早出自《刃牙》。它指的是一种属于漫画作者的,在创作层面上的自由:剧情难以预料,展开突破天际,走向毫无规律。

反规则,反常态,反套路。靠着自己的前期作品《炎拳》,藤本树早早就接下了“自由”的称号。

2016年,藤本树开始在《少年jump+》上连载《炎拳》,这是集英社旗下的网络连载平台。和本刊相比,它对连载作品的选择没有特别的标准,强调的是乐趣,对作品限制不是特别大。

《炎拳》就在这诞生的。即便没看过这部漫画,不少人也听过关于它的梗,以及它的“声名狼藉”。

这部漫画有一个相对套路的设定:在一个据称是被“冰之魔女”祸害的世界里,主角是有再生能力的人。他被一个路过的火焰能力者锤过一顿后,失去了心爱的妹妹,但自己变成全身有不灭火焰的能力者,走向了复仇之路。

这种基本设定,在漫画行业里,并不能称得上多有新意。但藤本树就硬是以此为基础,画出了一部在读者间引起巨大反响的作品。

在一开始,同样有再生能力的妹妹就砍下哥哥的手臂,分给全村人吃肉,十分干脆地把观众拉入残酷离奇的世界观里,还一并缔造了“哥哥真好吃”的名场面。

在男主复仇之路渐入佳境,人们觉得要“热血”起来的时候,画面一转,出现了个毫无铺垫的导演角色,开始拍电影。

剧情推进到关键时刻,“该放弃复仇”的气氛铺垫到极其浓郁的地步。一格“对他使用炎拳吧”,又使所有人大跌眼镜。

跳脱离奇的剧情无处不在。且其厉害之处在于:你并不会只是为了这一点,而带着猎奇视角看完这部漫画的。

被漫画中寻常套路驯化的读者们,被藤本树拉进一个奇异的世界,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剧情,惊掉了下巴。千言万语,最终只能化成对他和《炎拳》的一句赞叹:自由。

《电锯人》也是如此。

《炎拳》完结,结尾一如既往地超展开。而藤本树经过《少年Jump+》上的连载考验,顺利入驻本刊《少年JUMP》,于2018年12月开始连载《电锯人》,这也是藤本首度在该杂志连载的作品。

或许为了迎合JUMP一惯的基调,相较之前的《炎拳》,《电锯人》的设定显然更倾向于普通的少年漫。

在这部漫画的设定中,主角电次在恶魔横行的世界里苟延残喘,却在无意中获得了一位恶魔的心脏,从此有了变身电锯人的力量,随后被一位神秘的大姐姐玛奇玛收养,加入了讨伐恶魔的队伍中。

这听起来非常正统王道向。

尽管目前为止,这看似是一个“猎奇漫画家洗心革面从良开始画王道向作品”的故事,但事实并非如此:《电锯人》虽然有着一般热血漫的骨架,但呈现出的还是那个藤本树的风味。

所谓藤本树的风味,一部分是指其剧情展开的出乎预料性,即上述的“自由”。

尽管《电锯人》的“自由程度”不比《炎拳》,但仍然在一众少年漫中显得清新脱俗。例如,主角的初期核心动力简单直白到你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动作,和其他热血漫比起来,场面有时会荒诞到像是一场反讽。

貌美的女角色登场,你以为会送福利的时候,他又用一格对白提醒你这个美少女她不冲厕所。

人气不错的角色上一话还生龙活虎,下一话就惨死街头。主角为其伤心欲绝,随后一句“好耶”振聋发聩。

一切怪异的事情,在怪异的世界里发生地顺理成章。藤本树在采访中曾提到,自己是抱着“世界就是这样子的世界,震惊是理所当然的”这种感情画的。

而藤本树风味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则是他作品所呈现的“电影感”。

人们赞美一部漫画,经常用“电影感”这个词。其本质上是在称赞作品的分镜和画面,用一个个孤立的2D的静态媒介传递出了电影版的流畅效果。

这也是藤本树作为漫画作家较为鲜明的标识之一。并在《炎拳》期间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他会用大量的画面,来讲述一个对剧情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的细节或动作。

《炎拳》中的一处

分镜切换自如,仿佛有一架摄影机在纸面中穿梭,期间也会夹杂着一些精彩却并无太大意义的对白。

在跳脱剧情和电影级画面的加持下,《电锯人》毫不辜负它的作品名,呈现出一部B级片的效果——还不是烂的那种。在这部作品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吊诡到恰到好处的设定和技法,让你耳目一新的同时感叹作者是不是磕了药。

例如,漫画中一位象征黑暗的恶魔登场,藤本树以被腰斩、双手合十的宇航员给它铺上红毯,渲染恐怖气氛。

一位恶魔角色的能力,是能将一切灌输到对方的脑中。而最后呈现的结果是:“只能思考万圣节直至死亡”。

主角之一玛奇玛在一段对话中,提到主角曾吞噬并使其消失的东西里包括“除了死亡之外的四种结局”——就这样轻飘飘地铺了个世界观:在这个世界里,此前人类并不是只能走向死亡。

这些设定的一个优点在于:藤本树并没有试图为它们作出任何合理化的解释,只是将其视作荒诞世界里的自然成分。在这类操作下诞生的藤本树作品,有一种特性:它总会在读者之间引起解读热潮,而每个人解读出来的东西,又都是不同的——甚至天差地别。

看过之后,你会陷入“这个作品是在表达什么”的迷局,但实际上它的每一格却都在表达。

如此种种,在《电锯人》的读者群体中造就一个有趣的现象,人们都觉得这位作者的脑回路实在有些扑朔迷离。

在国内搜索引擎上搜索“藤本树”,联想词会是“我的精神病人”(原梗是我的超人),用日文搜索引擎搜索”电锯人“,会联想出“作者 疯”。

以正常人的视角来看,藤本树虽然远没到疯的程度,但的确是位有些“不正常”的作者。这也是为何他的作品总能诞生一些梗的原因之一。

ACG行业是经常造梗的。早年有“Nice boat”“我不做人了”,后来有“不要停下来啊”等等。梗的诞生,除去人民群众的智慧在作祟之外,更多是因为这个被奉为梗的场面本身是冲击的,有记忆点。

炎拳造就了“对他使用炎拳吧”。电锯人的梗也层出不穷:“尸体在说话”“好耶”“我逐渐理解一切”……

但最有冲击力度,影响力最大的梗,还是绕不过“坏女人”这三个字。

《电锯人》的女主角,是个用正常人视角来看坏得有些清新脱俗的女角色:她无底线地利用他人,杀人不眨眼……

这样的角色在正流行给反派铺下悲惨背景的少年漫画行业里,实在是少得可怜,也因此很快受到大量欢迎。

但刻画这个坏女人对藤本树而言没什么深刻的目的,只是个人喜好而已。他讲过一个故事,自己大学时后被女孩子捉弄,对方把他的自行车弄翻了,还留下一句“我把你的车弄翻了哦”。

女孩明显是故意欺负人,但藤本树却因此觉得“很幸福”。在JUMP的采访中,采访者问,你是如何创造有美丽的女角色的?他也只是回了一句:“我只是在画我喜欢的女人”。

这样随性对话在藤本树的相关采访中十分之多。

对方问:开始画漫画的理由是什么?藤本树答:喜欢所以画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决定。

对方问:第一次投稿时什么心情?藤本树答:想要稿费。

对方问:你做人物设定的时候,是先做一个大体设定,还是直接就从细节开始?藤本树答:我两个都没有。

对方问:有什么想对之后的新人漫画家说的吗?藤本树答:注册个Netflix吧。

从寥寥几句中可以看出,藤本树的个人风格,和他笔下《电锯人》主角电次——乃至他所有作品的风格都有那么一些相似:一种稚嫩的洒脱。

藤本树从小就喜欢画画,初中开始连载漫画——不是正经的那种,因为连载平台是自己的脑海里。在购买数位板后,他开始正式在网上发布漫画,初期作品就透出一股不同的劲:

他出身的仁贺保市没有大城市的繁华,连美术预校都没有。为了考美术学校,藤本树只能去了个老年人较多的画室,考上当地美术大学的油画系。

大学期间,他的画技才开始突飞猛进,因为周围有几个画的不错的人,藤本树的觉悟是:“四年里要是不能比这些人更会画图,就把他们杀了”。

随后的经历,就是投稿——拿奖——被编辑相中后培养——爆火。

他也知道自己的作品与众不同的。藤本树一直想画的是韩国电影一样的漫画,这种想法,一部分来源于一部叫《追击者》的电影。在这部电影里,开场三十分钟,主角就捉到了大反派。电影走向不同寻常,但看到结尾,又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藤本树说,自己想画的就是这种漫画。

无论是在《电锯人》还是《炎拳》期间,藤本树都曾表示过,自己会避开一些常规的剧情展开。这是下意识的反套路,也让他意识到自己的作品“不会受到世人的欢迎” 。

他给自己作品的定位是:“厌倦读漫画的人才能读懂”的作品。

这种漫画家的诞生,对于日益趋同,只在套路层面博新意的少年漫画行业来说,也是一种必然。登上《少年JUMP》的《电锯人》,击碎了少年的套路,也扩开了“少年”的定义——毕竟不是所有少年,都追求友谊、热血、梦想。

由于作品本身的质量,加上反套路带来的话题度,《电锯人》很快在日本及国内引起较大范围的讨论。

例如因为前几话的某个剧情,直接导致日本的生姜烧卖到切货。

“好耶”成为流行语。

藤本树给自己推特账号的设定是“藤本树三年级的妹妹”,经常会发一些让人看不太懂的胡言乱语。但因《电锯人》人气日益走高,这个推特的热度也变得奇高无比,以至于有日本人开始担忧:“不知道外国人看到这个账号这么火会怎么想……”

也正是在这部作品热度最高的时候,剧情进展到最难分难舍的节点,《电锯人》突然宣布,下一话完结。

人们的期待涌向最高点,纷纷讨论藤本树会用一话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结局。而就在今天,最后一话的生肉和熟肉都已出,他表示:这只是第一部的完结,之后还有第二部。顺便还交代了一下,《电锯人》要动画化。

“电次,我的梦想啊,曾经是能被谁拥抱”

《电锯人》的动画将由MAPPA进行动画化。而《电锯人》漫画的下一部,也从本刊回到了《少年JUMP+》上继续连载。万众瞩目的“完结”只是指第一部,本以为是中篇的漫画还有续篇,这部满载血浆的漫画能够动画化,这几件事,合起来也算是个现实里的“超展开”。

坦率而言,无论是漫画后半程愈发明显的仓促和跳脱,还是从宣布完结到“是第一部完结”,从传统读者视角来看,藤本确实显得非常“漫不经心”。

但或许,没有这样“自由”的漫画家,也就不会有同样调性的漫画作品存在了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所(ID:yysaag),作者:空白缠绕

日媒爆料《鬼灭》完结原因 或是因为原作者被催婚

据《Daily新潮》消息,《鬼灭之刃》之所以完结的理由是,原作者吾峠呼世晴被家里催着结婚。


《鬼灭之刃》到底有多红?

凭借着《鬼灭》的热度,歌曲爆红,9号,LiSA二度登场红白歌会的消息又官宣,

《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的票房也突破200亿日元,目前已经是日本本土票房史上第五名,目前还在上升中,已经无法预估这部电影到底最后能到什么位置。整个日本娱乐圈也都刮起了《鬼灭》的风潮。

而原作漫画的销量也是逐步攀升,实体+电子版的总销量目前已经有超过一亿册。


看起来,《鬼灭之刃》倒是动画、漫画两开花,但是原作漫画已经在今年完结,很多粉丝都觉得故事结束得有点仓促。

据《Daily新潮》消息,《鬼灭之刃》之所以完结的理由是,原作者吾峠呼世晴被家里催着结婚?

一直以来,吾峠呼世晴一直都没有公开过自己的照片、性别这类消息,只是画了一个戴眼镜的鳄鱼,自称鳄鱼老师。究竟鳄鱼老师是什么样的人,读者也完全不清楚。

不过随着《鬼灭之刃》的爆红,鳄鱼老师的身份多少还是瞒不住,再加上一些之前的蛛丝马迹的细节,也证明了鳄鱼老师其实是一个女孩子。

(比如提到自己和负责编辑像“兄妹”)

好家伙,漫画里面写死了那么多人,是个心狠手辣的狠女子!

说回婚姻的问题,其实这篇报道篇幅很长,铺垫了非常多有关《鬼灭》的制作、版权相关的内容,最后只是提到一小部分“出版社的知情人士表示也许是因为福冈老家那边催着结婚吧”。。。

又是胡编乱造小作文的预感啊!

不过讲真,吾峠呼世晴真的这么需要结婚吗?《鬼灭之刃》非常成功,她在物质上绝对是能得到充分的保证,赚到的版权费应该也够她花一辈子了;

况且《鬼灭》只是漫画完结了,之后留给动画版、剧场版的篇幅还长着呢,只要她愿意,她在这段时间里面依旧可以继续“吃老本”,时隔多年以后还可以再出来卖情怀。况且凭着这股东风,下一部推出的作品肯定备受关注,这个时候冲一把事业再合适不过了。

就算不想这么在工作上push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也非常多,无论是日媒的小作文,还是现实生活里认识她的人,倒是也不必一直催着人家结婚,她只是31岁,不代表她必须要原地结婚。

不管是娱乐圈、动漫圈还是别的领域,都有很多优秀的单身女性在闪耀着自己的光辉,对于她们而言婚姻未必是人生之中的任务,也只是生活里面的众多选择之中的一个,日媒一直用婚姻话题去捆绑她们,是真的很没劲,很low。

比如今年绫濑遥的所谓“恋情”,最后本人都出来澄清了。之后石原里美宣布结婚,日媒又继续开始做文章。Horipro的三位当家花旦——深田恭子、绫濑遥、石原里美,日媒拿她们三个人来写的小作文那是一次比一次夸张。

如果遇到了合适的对象,想要进入婚姻阶段,那大家肯定都愿意送上祝福、全力支持。但如果暂时还想一个人过过,那也别用婚姻话题去催促她们了吧。



《风犬》完结 30多年了为何青春剧还这么火?

《风犬少年的天空》完结,豆瓣评分7.9分,播放量超过3亿。22年过去了,青春剧为何还备受观众偏爱,并且常演不衰?


《风犬少年的天空》海报《风犬少年的天空》海报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24日电(袁秀月)22年前,导演张一白[微博]拍出了自己的处女作《将爱情进行到底》。那时很多人都没想到,这个拍年轻人的剧会火遍大街小巷,后来还成为国产青春剧的经典之作。

最近,张一白执导的青春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完结,豆瓣评分7.9分,播放量超过3亿。22年过去了,青春剧为何还备受观众偏爱,并且常演不衰?

无厘头的外壳,写实的内核

《风犬少年的天空》故事从重庆的解放碑中学说起,老狗、大力娇、咪咪、大嘴是一个班的同学,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是“大兴村四兄弟”,每天同欢乐共受罚,重要的是,一起做过不少丢脸的蠢事。

高三开学第一天,他们就和新来的转学生结下了梁子。跟“大兴村四兄弟”不同,转学来的马田、李安[微博]然是家境好学习棒的好学生。

然而,好学生也有一颗叛逆的心。其实李安然转学来解放碑中学,是为了挽回男友刘闻钦。刘闻钦是老狗的大哥,擅长打篮球,但一年前却因故退学。

为了找到刘闻钦,李安然开始接近老狗。马田也对大力娇一见钟情,“好学生二人组”和“大兴村四兄弟”的生活逐渐交织到一起。

与很多青春剧的小清新风格不同,《风犬少年的天空》从剧名就透着一股无厘头的气质。电视剧一开篇,不管是演员表演还是剧情,更是极尽夸张。有网友戏称为“沙雕”青春剧。

这种独特的风格,让很多观众眼前一亮,但同时也劝退了一批观众,不少人评价尴尬、用力过猛。

但随着剧情深入,也有不少人都“真香”了。《风犬少年的天空》显然不甘心只做一部包装完美的偶像剧,它在无厘头的外壳下藏着一颗现实主义的内核。几个少年看似无忧无虑,但他们在脱下校服的那一刻,身上都带有家庭、社会的印迹,心里藏着各自的烦恼与辛酸。

有的家境殷实,有的单亲离异,有的父母开明,有的是老年得子,而这也影响着他们的性格和人生选择。

李安然与刘闻钦互相喜欢,但两人面前始终摆着一条鸿沟,李安然随手就可以送刘闻钦上千块的运动鞋,但刘闻钦一年攒的钱只是两人的一顿饭钱。随着刘闻钦退学,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老狗看似没心没肺,背后也有一个破碎的家庭和一颗敏感的心。他坐长途车去看望母亲,最后只看到母亲和新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他只能默默把带给母亲的礼物放下离开。神经大条如他,在跑步时运动鞋坏掉,也会小心翼翼地掩饰。

《风犬少年的天空》不仅融入了重庆的市井味,也拍出了青春的成长、烦恼和温暖。不过,由于该剧偏向于写实,情节的戏剧张力并没有那么强,剧中对于阶层差异、重要角色下线的呈现引来争议,也有观众认为剧情是为了虐而虐。

青春剧的进化

《风犬少年的天空》不是今年第一部高分青春剧,上半年的《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豆瓣评分8.2分,最近几部热播剧《以家人之名》《二十不惑》《穿越火线》讲的也都是年轻人的故事。

2013年,赵薇[微博]导演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大火,旋即掀起一股青春片热潮,《小时代》《匆匆那年》《同桌的你》《原来你还在这里》等多部青春题材电影扎堆上映。然而由于情节狗血,出轨、车祸、堕胎等桥段频频出现,让很多观众对青春片失去信心,青春片也被打上了“烂片”的标签。

经过一段低潮期后,青春题材作品逐渐回暖。近几年,国产青春剧产生不少佳作,比如《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一起同过窗》《我在未来等你》《忽而今夏》等,豆瓣评分都在8.5分以上。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剧的风格都比较平实,不撒狗血,不靠颜值,而是从内容、细节入手,短小精悍又不失质感。故事也从校园生活延伸开来,不仅讲爱情,还有友情、亲情,增加了对于现实生活的思考。其拍摄手法和表达方式也都比较新颖,贴近年轻人的口味。

为什么青春剧会常演不衰?

虽然有起有落,但青春剧一直是国产影视剧的重要题材。从1989年的《十六岁的花季》到1997年的《十七岁不哭》、1998年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再到2000年之后的《十八岁的天空》《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这些剧都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回忆。

历经30余年,青春剧为什么能够常演不衰?这其中有大环境的原因,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青春剧开风气之先,它的出现不仅代表着电视剧向通俗化方向发展,也意味着以年轻人为主的电视受众群体崛起。

进入21世纪后,大众文化繁荣发展,80后、90后逐渐成为新一代观众主力,青春偶像剧有了更大的市场。与此同时,网络写作崛起,大批年轻作家开始进行个性化的写作。这些网络小说也成为近年来影视剧改编的富矿,比如前面提到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小时代》等等。

到了这几年,青春剧又有了显著变化。以前青春剧大多是给青少年看,现在很多青春剧的主力观众都是90后。很多人看的不是剧,而是自己的青春。这反映了一个现象——当下年轻人越来越爱怀旧了,经典电视剧重聚很容易就能登上热搜,90后、95后都在喊着自己“老了”。

有人说,爱怀旧是因为社会发展太快了,小时候的生活环境只能在电影中才能回味。也有人说,因为小时候太美好,怀旧是想从过去的时光中得到安慰。

最近,《风犬少年的天空》编剧里则林在采访中也说出了自己的理解,他认为是这代年轻人生活压力太大了,一走出校园就成为一个踏踏实实的中年人,开始考虑如何买房、买车、结婚、生子,大部分人从少年直接步入中年,跳过了青年,调侃老了其实是一种无奈。

这可能也是当下青春剧的新功能,不仅记录青春岁月,还抚慰青春不再的人心。(完)

20年旅程即将结束!《速度与激情》系列计划完结

《速度与激情》剧照《速度与激情》剧照

新浪娱乐讯 据外媒报道,著名赛车/动作电影《速度与激情》宣布完结计划:该系列还会拍两部,即第10和第11部,为该系列20年的旅程画上句点。而最后两部都将由林诣彬执导。

目前《速激》拍到了第9部,不久前推迟到2021年5月28日北美上映。主系列将结束,而衍生电影和剧集会继续筹划。

《行尸走肉》宣布11季完结 最终季24集播出跨两年|行尸走肉

《行尸走肉》《行尸走肉》

新浪娱乐讯 据外媒报道,美剧《行尸走肉》宣布将完结,2021和2022年播出的11季就是最后一季,这部牵动许多剧迷的心的末日丧尸剧终于要走到尽头。最终季播出横跨两年,长度也有增加——这季将有24集。

AMC同时宣布:一部由弩哥和Carol担任主角的衍生剧已在开发中,2023年推出。

《怪猎冰原》完结了之后 《怪物猎人》将走向何方?

8 月 28 日《怪物猎人:世界 – 冰原》最后一次开发者日记的公布,宣告着这款游戏的正式完结。在本次也是最后一次免费大型更新中,《怪物猎人》历史上最为古老的传奇生物 黑龙 将作为压轴,届时玩家们将重见初代《怪物猎人》最终 BOSS 的魄力。

又一个时代的完结

直到 2020 年 6 月 30 日,《怪物猎人:世界》的全球全平台总销量已经超过 1610 万份,而作为《怪物猎人:世界》的大型付费 DLC,《怪物猎人:世界 – 冰原》也以 580 万的销量取得历代第二的好成绩。

根据卡普空的公开数据,在《怪物猎人:世界》之前,《怪物猎人》系列最高销量是 PSP 版的《怪物猎人 Portable 3rd》,共为 490 万。

可见《怪物猎人:世界》所创下的成绩是多么辉煌。

《怪物猎人:世界》能够取得如此销量,不单归功于《怪物猎人》IP 影响力日益壮大,也归功于本世代主机市场的蓬勃发展,和 PC 端不断增加的 3A 游戏玩家数量。

2019 年 Steam 全球用户量突破十亿

《怪物猎人:世界》不仅为本系列创下了目前最高销量的记录,同时也创下了卡普空全社游戏最高销量的记录。更为《怪物猎人》系列开创了许多设计上的先例。

高清化、无缝大地图、奔跑喝药等,没有玩过前作的玩家肯定无法想象,在过去喝药是要站立不动的。

然而在《怪物猎人:世界》刚公布时,这部全新续作却被打上了种种负面的标签,并被当时大多数老玩家所不看好

漫长的独占历史

可能在现如今千万数量的玩家里,有许多玩家都是从《怪物猎人:世界》这一部才开始入坑的。或许现在全平台的新玩家们想不到,本系列从 2004 年到 2008年 曾为索尼平台独占,再从 2011 年开始,又经历了长达七年左右的任天堂平台独占。

在掌机兴盛的时代,索尼和任天堂两大厂商曾各自撑起了半边天,而两家产品也在明着暗着做着各种各样的竞争。先有 PSP 对抗 NDS,后有 PSV 对抗 3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