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建一对一家教辅导平台,教育版“滴滴”「微邻」在30分钟内匹配学生和教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作者 | Zhudy

编辑 | 静婷

中国整个 K12 领域的学生数为1.8亿,学生参培率达40%。当前 K12 辅导教育有三个较为主流的模式:第一是线上题库模式,如猿题库和易题库等;第二是家教O2O模式,瞄准家教中介市场,通过搭建线上平台提高匹配效率;第三是传统网校的升级版,用视频、PPT等进行实时或非实时的网络教学。

36氪近期接触的深圳市心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邻」),成立于2019年,专注于6-18岁一对一个性化上门辅导场景,基于微信小程序为家长和老师提供一站式的辅导平台。公司曾在2019年11月完成240万天使轮融资。

微邻创始人唐伟豪表示,家教市场集中于珠三角地区,因为该地区经济发达、家长重视教育,所以线下一对一家教有很大的需求空间。但传统的一对一家教存在双方难以对接的痛点,好老师难以找到合适的雇主,需求方也需多次招聘及试课才能确定老师的契合度。同时辅导效果无法保障,部分老师缺乏对症下药的能力,家长无法实时了解当天的辅导情况及进度。微邻教育的项目和产品恰是从痛点切入,打开市场。

微邻的运营模式分别围绕家长和教师展开

在家长端,平台会收取服务费,费用为每小时课时费的10%。除此之外,在正式辅导开始前,有一个试课环节,试课时间超过30分钟也要收取相应的试课费。顺利匹配教师后,家长先在平台充钱购买课时,然后平台会按次发给教师。

在教师端,平台要收取押金和应聘费。在校生需支付69元的押金,非在校生需支付249元押金,押金的收取是为避免出现教师接了单却没有按时去上课的情况。应聘费则为每小时课时费的10%,热度低或活动订单免应聘费。

微邻还有一部分收入来源于城市加盟,公司会收取加盟费和城市收益的30%,目前已加盟的城市包括武汉、广州和珠海。

同时,微邻通过数据和服务双向驱动的方式管理用户及跟进辅导进度,辅导进度可视化,教务人员可第一时间获取学生、老师及订单异常状况并及时跟进处理。

「微邻」 一对一家教服务

微邻提供家教的一对一辅导课分为以下三种模式:

  • 陪学辅导:一对一课业辅导,指导学生完成课后作业,巩固课堂知识;

  • 专项辅导:以学生为中心,因材施教,排查学生考试丢分原因,定向解决学生知识疏漏,并提升做题技巧;

  • 提升突破辅导:以中、高考升入重点中学、大学为目标,一线专职教师定制提分方案,帮助学生在短期内提高成绩。

「微邻」小程序

唐伟豪表示,到目前为止,微邻已积累家长用户数超4500人、教师用户数超16000人。平台试课转化率达66.8%、充值续费率(3次以上充值)达91.5%,用户推荐率达30%以上。疫情期间上线在线辅导功能后业务高速提升,保持每月30%的增长率,目前公司已在深圳、广州、武汉等一二线城市建立教育分部。

微邻创始人唐伟豪深耕教育行业9年,投资布局多家公司教育类公司,联合创始人林泽鹏10年教育一线经验,曾辅导学生考得高考理科状元,技术团队来自腾讯工程师。

目前,微邻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800万人民币,出让10%的股权比例,计划用于市场品牌推广和产品升级研发等。

少儿家教机屡次惊现色情内容,“老大哥”步步高飘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 纪宁,36氪经授权发布。

学习机领域的“老大哥”步步高近日陷入舆论漩涡。

2020年7月初,北京消费者张先生日前向媒体曝光称,在自己8岁女儿的步步高家教机中发现一个名为“小肚皮”的APP。该APP在家教机中以“小肚皮计算器”APP的外皮存在,界面下方的推广内容才是真身,点击广告后会进入线上交友社区“圈儿”,里面的帖子多为露骨的色情文字、相对暴露的照片,甚至有性爱漫画。

APP内活跃的用户多为00后为主的小学、初中学生。张先生女儿也曾用APP内的聊天功能和他人交流,言语暧昧,涉及性和情感等内容。这让他十分震惊。

事件一经曝出,“8岁女儿家教机现成人内容”迅速以1亿多的阅读量上了微博热搜榜。

教育应用防不胜防

根据天眼查信息,小肚皮APP所属的北京九识佳科技有限公司创立于2014年,至今已融资至B轮。该公司将小肚皮APP定位为“针对00后的、基于女生养成社交应用”,称用户可以通过不同模块来学习不同知识、变换职业、穿戴虚拟服装且与他人互动。

这款APP用户可以用手机号、微信和QQ等软件直接注册登录,进入后需要选择自己的性别。主页面有“圈儿”、“聊天”、“小窝”三个入口,其中,“圈儿”就是一个可以发帖讨论的论坛社区。

在2019年就曾有网友曝光,小肚皮APP社区内有人以金钱或充值等方式诱导未成年人自拍身体照片。该网友称:“是我10岁侄女推荐给我的,里面的用户基本都不超过15岁,对孩子影响有点大了。”

步步高方面回应称,小肚皮APP是用户在家教机应用商店内自行下载的第三方软件,此前已经下架。如果现在用户的家教机中还有该应用,应该是在过去下载的。目前步步高已通知技术部门进行排查,下架了“小肚皮计算器”APP。

“小肚皮”APP方面则称,公司一直有专门负责审查的人员,出现类似问题可能是审查疏忽,会尽快处理。现在该APP已主动在各大平台下架。

这一事件让所有家长捏了把汗,尤其是发生在步步高这种教育电子领域市场份额最大的品牌身上,更让人对少儿产品的审核把关细思恐极。

张先生表示,此前之所以选择购买步步高,是因为家教机只能下载其本身应用商店的软件,“比较安全”。现在他却意识到,竟然依旧“防不胜防”。

趋利的线上教育

步步高发生“小肚皮”事件并非偶然。

早在2017年便有家长在步步高官网论坛中提出质疑,称其家教机应用商店中的小肚皮APP有换装游戏,不是益智类游戏,不应该出现。

但步步高当时回复说,换装游戏是对孩子进行素质教育之后的一种奖励,能够培养努力向上的精神,搭配服装也能从小培养审美意识。孩子完成好当日作业后可获得系统奖励,所以也能够促进他们更好的学习。

2019年时,再次有网友爆出小肚皮社区内有涉黄内容。或许是因为未引起舆论关注,步步高也并没有公开作出反应。

但步步高客服对媒体承认,早前经过检测发现小肚皮APP里面有不良信息,于是下架过一次。此后九识佳科技对APP进行了处理优化,又重新上架。显然涉黄内容一直都没有被彻底铲除。

此后,步步高家教机应用商店内虽然没有“小肚皮”,但是有“小肚皮计算器”,用户仍有可能通过后者进入“小肚皮”社区。直到被张先生曝光,步步高才决定永久下架。

步步高内容审核不力是一部分原因,但屡次在一个APP上出问题让人不禁质疑,步步高和小肚皮APP之间有怎样的关系,而步步高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背后的利益链或许是根本原因所在。

据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在注册费、充值费等盈利层面,步步高家教机应用商店内上架的APP与步步高有7:3的分成,如果是预装在家教机中的软件,预装费是一个机器1.5元。如果按照目前步步高家教机应用商店上万款APP的数量来估算,步步高通过第三方APP盈利的数目不可小觑。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近两年一直有家长在购买步步高家教机后,在评论区指出其存在的种种类似问题。“广告多”、“预装软件多”、“额外付费项目多”、“应用商店里有很多游戏”等等。

随着青少年的线上学习场景愈发成熟,学习机、教育类APP、直播网课等领域成为前景利好的盈利风口。步步高作为老牌学习机企业,暴露了业内监管不严格、自我审查有漏洞的行业阴暗面。

目前市场上针对未成年人的网络信息产品和服务越来越多,包括早教、游戏、社交等等不一而足,此类网络信息范围广、种类多。在这种背景下,趋利的线上教育更容易对这一特殊群体造成身心危害。

据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为1.75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1%。互联网对于低龄群体的渗透能力持续增强,32.9%的小学生网民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 

在步步高之后,陆续有直播平台和网校也被爆出存在低俗内容、引导未成年下载游戏等行为。因此,国家网信办在7月13日启动了为期2个月的“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

步步高的老大哥地位还能做多久?

趋利思维必然导致企业发展重心错位。在小肚皮事件发生之前,在电商平台的评论区已经可以看到很多家长对步步高的品质控诉。

例如家教机仍然可以下载各种游戏,导致孩子分心,“孩子天天抱着学习机玩游戏”。甚至就连学习功能也遭到差评,“学习的内容非常鸡肋”、“宣传称九门功课同步,但只有语文”、“资源不够多、价格贵”等。

可以看出,许多家长在购买之前根本想不到会出现类似状况,以为自己选择了不会出错的老牌企业。

步步高从1998年开始便推出复读机,2006年起推出学习功能指向性更强的点读机。2013年,王牌产品家教机正式面世,之后的7年内不断升级换代至如今的型号S5 Pro。并凭借“作业辅导”、“AI人工智能辅导”、“保护视力”、“名师教学”等宣传点直指中国中小学生的课后辅导需求,迅速占领市场。

数据显示,步步高电子学习产品目前总销量已达1000万台,家教机占市场整体份额超20%。在2020年618期间,京东商城的同品类销量占比超50%。用户日活达350万。

步步高一直稳坐同品类市场头部的位置,然而,在这背后,竞争危机已经来临。

以步步高最新的两款家教机为例,核心的“点读”功能和初代产品相比并未发生太大变化,反而是高清拍摄、视力保护等边边角角的功能被反复强调,而这些在家长看来只是噱头,并不实用。

线上课堂、便捷查询、英语语音教学等主要功能在市面上也已经屡见不鲜,众多独立APP都可以实现,甚至更加垂直和专业。

与优学派、读书郎等竞品相比,步步高也并未有突出的特色差异。而且,随着讯飞这种深耕人工智能的技术原生企业进入少儿教学赛道,步步高未来的竞争压力也会越来越大。

这意味着步步高虽然暂时处于行业龙头位置,但如果不加强自身技术研发实力、回归产品本身、转变运营重心,仍过分依赖与第三方应用合作盈利,这块金子招牌会逐渐失去消费者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