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大给尔冬升庆生 寿星回复:歌声比草莓还甜

12月28日是尔冬升导演的生日,张大大发出亲手剪的视频祝尔冬升生日快乐,他还说道:“愿您生活的每一天,都能过得比草莓还甜”。


新浪娱乐讯 12月28日是尔冬升[微博]导演的生日,张大大[微博]发视频祝尔冬升生日快乐,还说道:“祝尔冬升导演生日快乐!这个我亲手制作的小视频,送给您当作生日小礼物,还望您笑纳。愿您生活的每一天,都能过得比草莓还甜”。视频中张大大身穿蓝色卫衣给尔冬升导演祝寿,还亲口唱了生日快乐歌,尔冬升回复道:“你的歌声令我无语,没想到比草莓还甜”。

尔冬升的“情绪管理问题”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ID:northpark2018),作者:王小笨 木村拓周,36氪经授权发布。

01

《演员请就位》第一期上,尔冬升批评了陈宥维的表演,质问他,“你够梁朝伟帅吗?”这成就了这个节目的第一个名场面,尔冬升所谓严厉的人设也就此立住了。

但尔导这个问法本身就透露着一种荒诞感。梁朝伟再过一年半就 60 岁了,今年刚接了一个手游代言,广告近期在微博疯狂投放,开头基本复刻了成龙十五年前洗发水广告的台词:“基本上,我不接游戏代言的。但这一次,例外”。

接手游广告当然不可耻,但在当今娱乐工业中,大概只有当一个明星艺人的品牌势能累积已经基本见顶了,才会“下海”代言手游,比如上一代香港明星渣渣辉、陈小春和这两年的高晓松。仍然在高速成长期的艺人多少会介意代言游戏本身的对自己品牌调性的损耗,也就是王者荣耀这种国民游戏才能拿下五大顶流为自己代言。

尔冬升和今天中国的娱乐工业中心的脱节由此可见一斑:在2020年的今天,尔冬升脑子里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娱乐工业中最能代言“帅”这个字的明星,还是梁朝伟,这个年近花甲、开始代言手游,属于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时代的符号艺人。

但天已经变了又变。今天中国的娱乐工业中心和香港几乎没有关系了。

这实际上,注定了尔冬升和郭敬明之间的冲突是难以避免的。只是上周末播出的那期节目中,他和郭敬明所代表的两种体系之间的脱节和断层,终于来了一次积压已久的碰撞。

场景看起来是一个发生在个体和个体之间的小误会:郭敬明私下向尔冬升求情,说尔导手下留情,回头又在节目中批评起了尔冬升组,惹得尔冬升情绪失控、暴怒立场;郭敬明,一个几十亿票房大导,不知怎的被尔冬升的言辞击中了,低头哭泣,“尔导我不是这个意思”;赵薇试图打圆场失败,大鹏想让德高望重的陈凯歌出来主持公道,结果陈凯歌一言不发。最后尔冬升返场,走到郭敬明身边,“敬明”,伸出了手,握手言和,误会消除,团圆结局。

看起来是郭敬明“不讲武德”,出尔反尔。我们当然可以这么理解,这也令郭敬明的“投机小人”叙事也更加丰满完整了。但我倒觉得郭敬明可能只是随口一说。

所谓的“手下留情”,听起来很像是今天一种常见的社交辞令,一种对比自己更有权威的人的奉承。这可能是郭敬明在他的工作环境最常用的话术套装——要知道内地娱乐行业会把每一个人称呼为老师,比如“灯光老师”、“场记老师”。

但在香港电影工业中成长的尔冬升当真了,出于某种尊重契约精神的肌肉记忆,他把郭敬明那句近似于玩笑的话理解成了一种严肃的君子协定、和平信号。于是当郭敬明没有遵守这个“协定”时,尔冬升怒不可遏,几近失态,“多少人叫我开炮对你,我有冲着你吗刚刚?”

在离场十分钟后,尔冬升回来了,在后期采访里,他把这次冲突归结为自己的情绪管理问题。这一句轻描淡写的、偏向个人的解释,似乎一定程度上掩盖掉了他和郭敬明两位导演之间这场冲突背后更本质的一些东西,关于体系、地域与代际问题的本质对立。

02

尔冬升和郭敬明之间的冲突,实际不是个人和个人之间的问题,而是香港那已经写入历史课本的、曾经极度辉煌高效的电影工业体系,和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迅速野蛮生长起来的、以内地为中心的、高度资本化的娱乐工业体系之间,所不可避免的冲突和矛盾。

虽然在内地名气不如其他几位同辈的香港导演大,但把尔冬升看作香港电影某种意义上的“代表”,其实是相当适合的。

他57年生人,家里几代人从事电影相关,他40岁前演戏、40岁后拍戏,赶上了新浪潮,大半辈子给了香港电影,从2015年开始一直担任香港电影金像奖的主席,在2016年金像奖那尴尬危险的时刻坚定地站在台上告诉电影人“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在他创作力最旺盛的年代,香港电影承担着同时向中国人和外国人讲述中国故事的使命,是中国文化向外输出最重要的载体。

影响塑造尔冬升的那套香港电影工业的体系,也在 CEPA 签署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刚刚起步的内地电影工业最重要的滋养。

徐克的老婆施南生回忆过,当年他们去上海聊《黄飞鸿》的发行,面对刚刚从国营转向市场化的电影发行方,他们几乎是手把手教他们怎么买卖拷贝、怎么跟院线分账。“你说我们香港电影人为大陆电影做了什么?我觉得很多,包括制作的制度、预算、流程把控、还有很多技术上的东西。头20年,我觉得香港人做了很多。”

只是这些事,伴随着香港电影的衰落和内地电影市场的狂飙突进,被很多人遗忘了。资本、流量和商业成功成为了这个舞台和很多其他舞台上的主流叙事。

而和尔冬升一起坐在评委席的郭敬明,恰恰就是国内娱乐行业高度资本化那些年——如果框定在2009年华谊上市到2018年影视行业大地震之间的话,刚好十年——受益最大的一批人之一。这个“之一”甚至可以不用加。

在郭敬明开始拍电影的那几年,中国电影票房从170亿增长到了440亿。没有受过科班电影教育、从一个青春文学作家起步的郭敬明,变魔术一样端出来一个票房过20亿的《小时代》系列。

在当时这还被舆论普遍视为“高票房烂片”,今天在节目中这些年轻艺人嘴里“小时代”变成了“经典”、“梦想中要演的角色”。《爵迹2》因为演员个人问题无法公映,也有大视频平台来接手;而大制作新片《晴雅集》马上就要上映。这个人坚定不移地、持续地投市场所好,以至于他在节目中拍了一个性转版的《画皮》——背景是这两年娱乐市场对男男CP、耽美元素的狂热追捧。

郭敬明在点评的时候说,“当然可能我受的训练体系不一样”,尔冬升反问了一句,“不是那你那个表演体系,你学的是什么体系”。郭敬明当然答不出来。一定要说的话,他也是有体系的,但这个体系的基础不是任何一个表演或者电影学派,它的基础是一个畸形的、高度资本化的影视娱乐市场,以及其所滋生的一系列不那么符合健康市场规律的“玩法”。

但这套玩法偏偏就是那么奏效。

03

尔冬升疫情期间在家里待了8个月,除了忙活了下金像奖的线上颁奖,几乎没什么工作。期间他和几个监制朋友一起上了媒体的访谈节目,聊到香港电影现在断代到什么程度的。《杀破狼2》的导演郑保瑞说了一个故事,说之前有个新入行的导演问他,想拍一场撞到头的戏,不知道应该怎么拍,是不是真的要去狠狠地撞头?

郑保瑞非常吃惊,“现在香港的新导演,是真的完全没有接触过一点动作戏”。

在香港电影荣光的时代,每个礼拜都有新的电影开工。动作片、警匪片、飞车片,应有尽有。新入行的人在片场里耳濡目染,不管是导演摄像还是其他技术工种,有大量的机会学习到各种各样扎实的电影技巧。但今天香港一年开不了几部片子,没有陆资的纯港片预算非常之低,一二百万港币,根本没有动作戏、大场面的操作空间。久而久之,新一代年轻的香港电影人,连最基本的动作戏都不会拍。

尔冬升今年在一次访谈中还提到过,去年金像奖符合条件的参选影片就四十多部,今年遇到疫情,更为严峻,“我跟董事局说过,如果明年我们不够20部电影,怎么办?”

这就是金像奖和香港电影现在的状况:彻底的难以为继。

在《演员请就位》媒体见面会的那天,有记者问尔冬升你为什么来参加节目录制,尔冬升就像节目里一样直接,说我知道你想听我说我是为了钱,但他接起话头,讲起了当年香港 TVB 培养演员的模式和香港影视工业多年沉淀下来的经验。我相信在这个金像奖评委会主席的内心深处,的确有着代表香港电影人的某种责任的。

代入这个层面,我们实际上就更能理解尔冬升在这个节目上展现出的“攻击性”了。

今天香港电影在规模、品质、影响力上,都已经完全无法和内地电影工业相提并论了。尔冬升像是带着“争一口气”的心态,只身闯到内地娱乐世界里,要在以郭敬明为代表的这些踩着时代红利崛起的影视力量们面前,好好展示一下香港电影、香港电影人的底蕴和精气神。

他骂今天偶像明星业务不精、靠脸吃饭,背后是一代代业务能力出色、爱业敬业的香港演艺人员;他骂今天粉丝道德绑架偶像,背后是那个演艺行业和受众的关系正常,刘青云可以上街买菜、周润发经常搭地铁被撞见的温情香港;他骂郭敬明出尔反尔,背后是那代没有踏上21世纪的资本高速路,但仍然兢业规矩、言出必行的那些香港电影人。

他把今天娱乐生态中大家都看在眼里但视而不见的畸形现状一一戳破。事实上他是在告诉我们,没错香港电影被历史抛下了,但那个体系中的许多东西,依然还存在着,依然很有价值。

而在跟郭敬明起了冲突后,节目组采访他,尔冬升说自己选择的表达方式不对,“我的情绪管理是有问题的”。在以一副勇者姿态戳破了很多东西之后,尔冬升将问题又揽回到自己的“情绪管理问题”上打圆场,多少令人感到有点无奈。

在尔冬升和郭敬明起冲突的这一期里,还有一个值得玩味的角色:一言不发的陈凯歌。陈凯歌是更早的一批在世界上崭露头角的中国电影人,早早就确定了自己的权威地位,他所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也开创了内地电影的大片时代。但在内地电影市场火热的这些年,他们并没有真正获得多少商业上的认可。

想象一下,一直在 cue 陈凯歌打圆场的主持人大鹏,处女作《煎饼侠》是一部票房十亿的电影,是陈凯歌最高票房的《妖猫传》的两倍。

但在这个节目上,陈凯歌并没有展现出像尔冬升那样,对今天种种娱乐生态怪状的不理解和不接受。相反,他和郭敬明以“小凯、四哥”互相称呼,他对年轻的偶像演员总是鼓励多于批评。他展现出一种近似于“看破不说破”的沉默,在尔冬升和郭敬明的冲突爆发之后,来了一句“我就不说了,咱们该说的话,其实大家都说了”。

在国内影视行业资本化年头中获得巨大商业成功的青年郭敬明“不讲武德”,代表着落寞香港电影的尔冬升“愤愤不平”,坐在荣誉高峰上的上一代权威陈凯歌“悠然自在”,看起来在场唯一有着较强共情能力的赵薇努力地“居间调停”。每个导师似乎都代表着电影工业乃至整个社会中某一个面向的人群。

节目组这四个嘉宾请得还真是,很有代表性。

尔冬升的“情绪管理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ID:northpark2018),作者:王小笨、木村拓周,头图来自:IC photo



《演员请就位》第一期上,尔冬升批评了陈宥维的表演,质问他,“你够梁朝伟帅吗?”这成就了这个节目的第一个名场面,尔冬升所谓严厉的人设也就此立住了。

但尔导这个问法本身就透露着一种荒诞感。梁朝伟再过一年半就 60 岁了,今年刚接了一个手游代言,广告近期在微博疯狂投放,开头基本复刻了成龙十五年前洗发水广告的台词:“基本上,我不接游戏代言的。但这一次,例外”。

接手游广告当然不可耻,但在当今娱乐工业中,大概只有当一个明星艺人的品牌势能累积已经基本见顶了,才会“下海”代言手游,比如上一代香港明星渣渣辉、陈小春和这两年的高晓松。仍然在高速成长期的艺人多少会介意代言游戏本身的对自己品牌调性的损耗,也就是王者荣耀这种国民游戏才能拿下五大顶流为自己代言。

尔冬升和今天中国的娱乐工业中心的脱节由此可见一斑:在2020年的今天,尔冬升脑子里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娱乐工业中最能代言“帅”这个字的明星,还是梁朝伟,这个年近花甲、开始代言手游,属于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时代的符号艺人。

但天已经变了又变。今天中国的娱乐工业中心和香港几乎没有关系了。

这实际上,注定了尔冬升和郭敬明之间的冲突是难以避免的。只是上周末播出的那期节目中,他和郭敬明所代表的两种体系之间的脱节和断层,终于来了一次积压已久的碰撞。

场景看起来是一个发生在个体和个体之间的小误会:郭敬明私下向尔冬升求情,说尔导手下留情,回头又在节目中批评起了尔冬升组,惹得尔冬升情绪失控、暴怒立场;郭敬明,一个几十亿票房大导,不知怎的被尔冬升的言辞击中了,低头哭泣,“尔导我不是这个意思”;赵薇试图打圆场失败,大鹏想让德高望重的陈凯歌出来主持公道,结果陈凯歌一言不发。

最后尔冬升返场,走到郭敬明身边,“敬明”,伸出了手,握手言和,误会消除,团圆结局。

看起来是郭敬明“不讲武德”,出尔反尔。我们当然可以这么理解,这也令郭敬明的“投机小人”叙事也更加丰满完整了。但我倒觉得郭敬明可能只是随口一说。

所谓的“手下留情”,听起来很像是今天一种常见的社交辞令,一种对比自己更有权威的人的奉承。这可能是郭敬明在他的工作环境最常用的话术套装——要知道内地娱乐行业会把每一个人称呼为老师,比如“灯光老师”、“场记老师”。

但在香港电影工业中成长的尔冬升当真了,出于某种尊重契约精神的肌肉记忆,他把郭敬明那句近似于玩笑的话理解成了一种严肃的君子协定、和平信号。于是当郭敬明没有遵守这个“协定”时,尔冬升怒不可遏,几近失态,“多少人叫我开炮对你,我有冲着你吗刚刚?”

在离场十分钟后,尔冬升回来了,在后期采访里,他把这次冲突归结为自己的情绪管理问题。这一句轻描淡写的、偏向个人的解释,似乎一定程度上掩盖掉了他和郭敬明两位导演之间这场冲突背后更本质的一些东西,关于体系、地域与代际问题的本质对立。

尔冬升和郭敬明之间的冲突,实际不是个人和个人之间的问题,而是香港那已经写入历史课本的、曾经极度辉煌高效的电影工业体系,和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迅速野蛮生长起来的、以内地为中心的、高度资本化的娱乐工业体系之间,所不可避免的冲突和矛盾。

虽然在内地名气不如其他几位同辈的香港导演大,但把尔冬升看作香港电影某种意义上的“代表”,其实是相当适合的。

他57年生人,家里几代人从事电影相关,他40岁前演戏、40岁后拍戏,赶上了新浪潮,大半辈子给了香港电影,从2015年开始一直担任香港电影金像奖的主席,在2016年金像奖那尴尬危险的时刻坚定地站在台上告诉电影人“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在他创作力最旺盛的年代,香港电影承担着同时向中国人和外国人讲述中国故事的使命,是中国文化向外输出最重要的载体。

影响塑造尔冬升的那套香港电影工业的体系,也在 CEPA 签署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刚刚起步的内地电影工业最重要的滋养。

徐克的老婆施南生回忆过,当年他们去上海聊《黄飞鸿》的发行,面对刚刚从国营转向市场化的电影发行方,他们几乎是手把手教他们怎么买卖拷贝、怎么跟院线分账。“你说我们香港电影人为大陆电影做了什么?我觉得很多,包括制作的制度、预算、流程把控、还有很多技术上的东西。头20年,我觉得香港人做了很多。”

只是这些事,伴随着香港电影的衰落和内地电影市场的狂飙突进,被很多人遗忘了。资本、流量和商业成功成为了这个舞台和很多其他舞台上的主流叙事。

而和尔冬升一起坐在评委席的郭敬明,恰恰就是国内娱乐行业高度资本化那些年——如果框定在2009年华谊上市到2018年影视行业大地震之间的话,刚好十年——受益最大的一批人之一。这个“之一”甚至可以不用加。

在郭敬明开始拍电影的那几年,中国电影票房从170亿增长到了440亿。没有受过科班电影教育、从一个青春文学作家起步的郭敬明,变魔术一样端出来一个票房过20亿的《小时代》系列。

在当时这还被舆论普遍视为“高票房烂片”,今天在节目中这些年轻艺人嘴里“小时代”变成了“经典”、“梦想中要演的角色”。《爵迹2》因为演员个人问题无法公映,也有大视频平台来接手;而大制作新片《晴雅集》马上就要上映。

这个人坚定不移地、持续地投市场所好,以至于他在节目中拍了一个性转版的《画皮》——背景是这两年娱乐市场对男男CP、耽美元素的狂热追捧。

郭敬明在点评的时候说,“当然可能我受的训练体系不一样”,尔冬升反问了一句,“不是那你那个表演体系,你学的是什么体系”。郭敬明当然答不出来。一定要说的话,他也是有体系的,但这个体系的基础不是任何一个表演或者电影学派,它的基础是一个畸形的、高度资本化的影视娱乐市场,以及其所滋生的一系列不那么符合健康市场规律的“玩法”。

但这套玩法偏偏就是那么奏效。


尔冬升疫情期间在家里待了8个月,除了忙活了下金像奖的线上颁奖,几乎没什么工作。期间他和几个监制朋友一起上了媒体的访谈节目,聊到香港电影现在断代到什么程度的。《杀破狼2》的导演郑保瑞说了一个故事,说之前有个新入行的导演问他,想拍一场撞到头的戏,不知道应该怎么拍,是不是真的要去狠狠地撞头?

郑保瑞非常吃惊,“现在香港的新导演,是真的完全没有接触过一点动作戏”。

在香港电影荣光的时代,每个礼拜都有新的电影开工。动作片、警匪片、飞车片,应有尽有。新入行的人在片场里耳濡目染,不管是导演摄像还是其他技术工种,有大量的机会学习到各种各样扎实的电影技巧。

但今天香港一年开不了几部片子,没有陆资的纯港片预算非常之低,一二百万港币,根本没有动作戏、大场面的操作空间。久而久之,新一代年轻的香港电影人,连最基本的动作戏都不会拍。

尔冬升今年在一次访谈中还提到过,去年金像奖符合条件的参选影片就四十多部,今年遇到疫情,更为严峻,“我跟董事局说过,如果明年我们不够20部电影,怎么办?”

这就是金像奖和香港电影现在的状况:彻底的难以为继。

在《演员请就位》媒体见面会的那天,有记者问尔冬升你为什么来参加节目录制,尔冬升就像节目里一样直接,说我知道你想听我说我是为了钱,但他接起话头,讲起了当年香港 TVB 培养演员的模式和香港影视工业多年沉淀下来的经验。我相信在这个金像奖评委会主席的内心深处,的确有着代表香港电影人的某种责任的。

代入这个层面,我们实际上就更能理解尔冬升在这个节目上展现出的“攻击性”了。

今天香港电影在规模、品质、影响力上,都已经完全无法和内地电影工业相提并论了。尔冬升像是带着“争一口气”的心态,只身闯到内地娱乐世界里,要在以郭敬明为代表的这些踩着时代红利崛起的影视力量们面前,好好展示一下香港电影、香港电影人的底蕴和精气神。

他骂今天偶像明星业务不精、靠脸吃饭,背后是一代代业务能力出色、爱业敬业的香港演艺人员;他骂今天粉丝道德绑架偶像,背后是那个演艺行业和受众的关系正常,刘青云可以上街买菜、周润发经常搭地铁被撞见的温情香港;他骂郭敬明出尔反尔,背后是那代没有踏上21世纪的资本高速路,但仍然兢业规矩、言出必行的那些香港电影人。

他把今天娱乐生态中大家都看在眼里但视而不见的畸形现状一一戳破。事实上他是在告诉我们,没错香港电影被历史抛下了,但那个体系中的许多东西,依然还存在着,依然很有价值。

而在跟郭敬明起了冲突后,节目组采访他,尔冬升说自己选择的表达方式不对,“我的情绪管理是有问题的”。在以一副勇者姿态戳破了很多东西之后,尔冬升将问题又揽回到自己的“情绪管理问题”上打圆场,多少令人感到有点无奈。

在尔冬升和郭敬明起冲突的这一期里,还有一个值得玩味的角色:一言不发的陈凯歌。陈凯歌是更早的一批在世界上崭露头角的中国电影人,早早就确定了自己的权威地位,他所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也开创了内地电影的大片时代。但在内地电影市场火热的这些年,他们并没有真正获得多少商业上的认可。

想象一下,一直在催陈凯歌打圆场的主持人大鹏,处女作《煎饼侠》是一部票房十亿的电影,是陈凯歌最高票房的《妖猫传》的两倍。

但在这个节目上,陈凯歌并没有展现出像尔冬升那样,对今天种种娱乐生态怪状的不理解和不接受。相反,他和郭敬明以“小凯、四哥”互相称呼,他对年轻的偶像演员总是鼓励多于批评。他展现出一种近似于“看不破说破”的沉默,在尔冬升和郭敬明的冲突爆发之后,来了一句“我就不说了,咱们该说的话,其实大家都说了”。

在国内影视行业资本化年头中获得巨大商业成功的青年郭敬明“不讲武德”,代表着落寞香港电影的尔冬升“愤愤不平”,坐在荣誉高峰上的上一代权威陈凯歌“悠然自在”,看起来在场唯一有着较强共情能力的赵薇努力地“居间调停”。每个导师似乎都代表着电影工业乃至整个社会中某一个面向的人群。

节目组这四个嘉宾请得还真是,很有代表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ID:northpark2018),作者:王小笨、木村拓周   

尔冬升的“情绪管理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ID:northpark2018),作者:王小笨、木村拓周,头图来自:IC photo



《演员请就位》第一期上,尔冬升批评了陈宥维的表演,质问他,“你够梁朝伟帅吗?”这成就了这个节目的第一个名场面,尔冬升所谓严厉的人设也就此立住了。

但尔导这个问法本身就透露着一种荒诞感。梁朝伟再过一年半就 60 岁了,今年刚接了一个手游代言,广告近期在微博疯狂投放,开头基本复刻了成龙十五年前洗发水广告的台词:“基本上,我不接游戏代言的。但这一次,例外”。

接手游广告当然不可耻,但在当今娱乐工业中,大概只有当一个明星艺人的品牌势能累积已经基本见顶了,才会“下海”代言手游,比如上一代香港明星渣渣辉、陈小春和这两年的高晓松。仍然在高速成长期的艺人多少会介意代言游戏本身的对自己品牌调性的损耗,也就是王者荣耀这种国民游戏才能拿下五大顶流为自己代言。

尔冬升和今天中国的娱乐工业中心的脱节由此可见一斑:在2020年的今天,尔冬升脑子里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娱乐工业中最能代言“帅”这个字的明星,还是梁朝伟,这个年近花甲、开始代言手游,属于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时代的符号艺人。

但天已经变了又变。今天中国的娱乐工业中心和香港几乎没有关系了。

这实际上,注定了尔冬升和郭敬明之间的冲突是难以避免的。只是上周末播出的那期节目中,他和郭敬明所代表的两种体系之间的脱节和断层,终于来了一次积压已久的碰撞。

场景看起来是一个发生在个体和个体之间的小误会:郭敬明私下向尔冬升求情,说尔导手下留情,回头又在节目中批评起了尔冬升组,惹得尔冬升情绪失控、暴怒立场;郭敬明,一个几十亿票房大导,不知怎的被尔冬升的言辞击中了,低头哭泣,“尔导我不是这个意思”;赵薇试图打圆场失败,大鹏想让德高望重的陈凯歌出来主持公道,结果陈凯歌一言不发。

最后尔冬升返场,走到郭敬明身边,“敬明”,伸出了手,握手言和,误会消除,团圆结局。

看起来是郭敬明“不讲武德”,出尔反尔。我们当然可以这么理解,这也令郭敬明的“投机小人”叙事也更加丰满完整了。但我倒觉得郭敬明可能只是随口一说。

所谓的“手下留情”,听起来很像是今天一种常见的社交辞令,一种对比自己更有权威的人的奉承。这可能是郭敬明在他的工作环境最常用的话术套装——要知道内地娱乐行业会把每一个人称呼为老师,比如“灯光老师”、“场记老师”。

但在香港电影工业中成长的尔冬升当真了,出于某种尊重契约精神的肌肉记忆,他把郭敬明那句近似于玩笑的话理解成了一种严肃的君子协定、和平信号。于是当郭敬明没有遵守这个“协定”时,尔冬升怒不可遏,几近失态,“多少人叫我开炮对你,我有冲着你吗刚刚?”

在离场十分钟后,尔冬升回来了,在后期采访里,他把这次冲突归结为自己的情绪管理问题。这一句轻描淡写的、偏向个人的解释,似乎一定程度上掩盖掉了他和郭敬明两位导演之间这场冲突背后更本质的一些东西,关于体系、地域与代际问题的本质对立。

尔冬升和郭敬明之间的冲突,实际不是个人和个人之间的问题,而是香港那已经写入历史课本的、曾经极度辉煌高效的电影工业体系,和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迅速野蛮生长起来的、以内地为中心的、高度资本化的娱乐工业体系之间,所不可避免的冲突和矛盾。

虽然在内地名气不如其他几位同辈的香港导演大,但把尔冬升看作香港电影某种意义上的“代表”,其实是相当适合的。

他57年生人,家里几代人从事电影相关,他40岁前演戏、40岁后拍戏,赶上了新浪潮,大半辈子给了香港电影,从2015年开始一直担任香港电影金像奖的主席,在2016年金像奖那尴尬危险的时刻坚定地站在台上告诉电影人“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在他创作力最旺盛的年代,香港电影承担着同时向中国人和外国人讲述中国故事的使命,是中国文化向外输出最重要的载体。

影响塑造尔冬升的那套香港电影工业的体系,也在 CEPA 签署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刚刚起步的内地电影工业最重要的滋养。

徐克的老婆施南生回忆过,当年他们去上海聊《黄飞鸿》的发行,面对刚刚从国营转向市场化的电影发行方,他们几乎是手把手教他们怎么买卖拷贝、怎么跟院线分账。“你说我们香港电影人为大陆电影做了什么?我觉得很多,包括制作的制度、预算、流程把控、还有很多技术上的东西。头20年,我觉得香港人做了很多。”

只是这些事,伴随着香港电影的衰落和内地电影市场的狂飙突进,被很多人遗忘了。资本、流量和商业成功成为了这个舞台和很多其他舞台上的主流叙事。

而和尔冬升一起坐在评委席的郭敬明,恰恰就是国内娱乐行业高度资本化那些年——如果框定在2009年华谊上市到2018年影视行业大地震之间的话,刚好十年——受益最大的一批人之一。这个“之一”甚至可以不用加。

在郭敬明开始拍电影的那几年,中国电影票房从170亿增长到了440亿。没有受过科班电影教育、从一个青春文学作家起步的郭敬明,变魔术一样端出来一个票房过20亿的《小时代》系列。

在当时这还被舆论普遍视为“高票房烂片”,今天在节目中这些年轻艺人嘴里“小时代”变成了“经典”、“梦想中要演的角色”。《爵迹2》因为演员个人问题无法公映,也有大视频平台来接手;而大制作新片《晴雅集》马上就要上映。

这个人坚定不移地、持续地投市场所好,以至于他在节目中拍了一个性转版的《画皮》——背景是这两年娱乐市场对男男CP、耽美元素的狂热追捧。

郭敬明在点评的时候说,“当然可能我受的训练体系不一样”,尔冬升反问了一句,“不是那你那个表演体系,你学的是什么体系”。郭敬明当然答不出来。一定要说的话,他也是有体系的,但这个体系的基础不是任何一个表演或者电影学派,它的基础是一个畸形的、高度资本化的影视娱乐市场,以及其所滋生的一系列不那么符合健康市场规律的“玩法”。

但这套玩法偏偏就是那么奏效。


尔冬升疫情期间在家里待了8个月,除了忙活了下金像奖的线上颁奖,几乎没什么工作。期间他和几个监制朋友一起上了媒体的访谈节目,聊到香港电影现在断代到什么程度的。《杀破狼2》的导演郑保瑞说了一个故事,说之前有个新入行的导演问他,想拍一场撞到头的戏,不知道应该怎么拍,是不是真的要去狠狠地撞头?

郑保瑞非常吃惊,“现在香港的新导演,是真的完全没有接触过一点动作戏”。

在香港电影荣光的时代,每个礼拜都有新的电影开工。动作片、警匪片、飞车片,应有尽有。新入行的人在片场里耳濡目染,不管是导演摄像还是其他技术工种,有大量的机会学习到各种各样扎实的电影技巧。

但今天香港一年开不了几部片子,没有陆资的纯港片预算非常之低,一二百万港币,根本没有动作戏、大场面的操作空间。久而久之,新一代年轻的香港电影人,连最基本的动作戏都不会拍。

尔冬升今年在一次访谈中还提到过,去年金像奖符合条件的参选影片就四十多部,今年遇到疫情,更为严峻,“我跟董事局说过,如果明年我们不够20部电影,怎么办?”

这就是金像奖和香港电影现在的状况:彻底的难以为继。

在《演员请就位》媒体见面会的那天,有记者问尔冬升你为什么来参加节目录制,尔冬升就像节目里一样直接,说我知道你想听我说我是为了钱,但他接起话头,讲起了当年香港 TVB 培养演员的模式和香港影视工业多年沉淀下来的经验。我相信在这个金像奖评委会主席的内心深处,的确有着代表香港电影人的某种责任的。

代入这个层面,我们实际上就更能理解尔冬升在这个节目上展现出的“攻击性”了。

今天香港电影在规模、品质、影响力上,都已经完全无法和内地电影工业相提并论了。尔冬升像是带着“争一口气”的心态,只身闯到内地娱乐世界里,要在以郭敬明为代表的这些踩着时代红利崛起的影视力量们面前,好好展示一下香港电影、香港电影人的底蕴和精气神。

他骂今天偶像明星业务不精、靠脸吃饭,背后是一代代业务能力出色、爱业敬业的香港演艺人员;他骂今天粉丝道德绑架偶像,背后是那个演艺行业和受众的关系正常,刘青云可以上街买菜、周润发经常搭地铁被撞见的温情香港;他骂郭敬明出尔反尔,背后是那代没有踏上21世纪的资本高速路,但仍然兢业规矩、言出必行的那些香港电影人。

他把今天娱乐生态中大家都看在眼里但视而不见的畸形现状一一戳破。事实上他是在告诉我们,没错香港电影被历史抛下了,但那个体系中的许多东西,依然还存在着,依然很有价值。

而在跟郭敬明起了冲突后,节目组采访他,尔冬升说自己选择的表达方式不对,“我的情绪管理是有问题的”。在以一副勇者姿态戳破了很多东西之后,尔冬升将问题又揽回到自己的“情绪管理问题”上打圆场,多少令人感到有点无奈。

在尔冬升和郭敬明起冲突的这一期里,还有一个值得玩味的角色:一言不发的陈凯歌。陈凯歌是更早的一批在世界上崭露头角的中国电影人,早早就确定了自己的权威地位,他所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也开创了内地电影的大片时代。但在内地电影市场火热的这些年,他们并没有真正获得多少商业上的认可。

想象一下,一直在催陈凯歌打圆场的主持人大鹏,处女作《煎饼侠》是一部票房十亿的电影,是陈凯歌最高票房的《妖猫传》的两倍。

但在这个节目上,陈凯歌并没有展现出像尔冬升那样,对今天种种娱乐生态怪状的不理解和不接受。相反,他和郭敬明以“小凯、四哥”互相称呼,他对年轻的偶像演员总是鼓励多于批评。他展现出一种近似于“看不破说破”的沉默,在尔冬升和郭敬明的冲突爆发之后,来了一句“我就不说了,咱们该说的话,其实大家都说了”。

在国内影视行业资本化年头中获得巨大商业成功的青年郭敬明“不讲武德”,代表着落寞香港电影的尔冬升“愤愤不平”,坐在荣誉高峰上的上一代权威陈凯歌“悠然自在”,看起来在场唯一有着较强共情能力的赵薇努力地“居间调停”。每个导师似乎都代表着电影工业乃至整个社会中某一个面向的人群。

节目组这四个嘉宾请得还真是,很有代表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ID:northpark2018),作者:王小笨、木村拓周   

尔冬升的“情绪管理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ID:northpark2018),作者:王小笨、木村拓周,头图来自:IC photo



《演员请就位》第一期上,尔冬升批评了陈宥维的表演,质问他,“你够梁朝伟帅吗?”这成就了这个节目的第一个名场面,尔冬升所谓严厉的人设也就此立住了。

但尔导这个问法本身就透露着一种荒诞感。梁朝伟再过一年半就 60 岁了,今年刚接了一个手游代言,广告近期在微博疯狂投放,开头基本复刻了成龙十五年前洗发水广告的台词:“基本上,我不接游戏代言的。但这一次,例外”。

接手游广告当然不可耻,但在当今娱乐工业中,大概只有当一个明星艺人的品牌势能累积已经基本见顶了,才会“下海”代言手游,比如上一代香港明星渣渣辉、陈小春和这两年的高晓松。仍然在高速成长期的艺人多少会介意代言游戏本身的对自己品牌调性的损耗,也就是王者荣耀这种国民游戏才能拿下五大顶流为自己代言。

尔冬升和今天中国的娱乐工业中心的脱节由此可见一斑:在2020年的今天,尔冬升脑子里第一时间能想到的、娱乐工业中最能代言“帅”这个字的明星,还是梁朝伟,这个年近花甲、开始代言手游,属于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时代的符号艺人。

但天已经变了又变。今天中国的娱乐工业中心和香港几乎没有关系了。

这实际上,注定了尔冬升和郭敬明之间的冲突是难以避免的。只是上周末播出的那期节目中,他和郭敬明所代表的两种体系之间的脱节和断层,终于来了一次积压已久的碰撞。

场景看起来是一个发生在个体和个体之间的小误会:郭敬明私下向尔冬升求情,说尔导手下留情,回头又在节目中批评起了尔冬升组,惹得尔冬升情绪失控、暴怒立场;郭敬明,一个几十亿票房大导,不知怎的被尔冬升的言辞击中了,低头哭泣,“尔导我不是这个意思”;赵薇试图打圆场失败,大鹏想让德高望重的陈凯歌出来主持公道,结果陈凯歌一言不发。

最后尔冬升返场,走到郭敬明身边,“敬明”,伸出了手,握手言和,误会消除,团圆结局。

看起来是郭敬明“不讲武德”,出尔反尔。我们当然可以这么理解,这也令郭敬明的“投机小人”叙事也更加丰满完整了。但我倒觉得郭敬明可能只是随口一说。

所谓的“手下留情”,听起来很像是今天一种常见的社交辞令,一种对比自己更有权威的人的奉承。这可能是郭敬明在他的工作环境最常用的话术套装——要知道内地娱乐行业会把每一个人称呼为老师,比如“灯光老师”、“场记老师”。

但在香港电影工业中成长的尔冬升当真了,出于某种尊重契约精神的肌肉记忆,他把郭敬明那句近似于玩笑的话理解成了一种严肃的君子协定、和平信号。于是当郭敬明没有遵守这个“协定”时,尔冬升怒不可遏,几近失态,“多少人叫我开炮对你,我有冲着你吗刚刚?”

在离场十分钟后,尔冬升回来了,在后期采访里,他把这次冲突归结为自己的情绪管理问题。这一句轻描淡写的、偏向个人的解释,似乎一定程度上掩盖掉了他和郭敬明两位导演之间这场冲突背后更本质的一些东西,关于体系、地域与代际问题的本质对立。

尔冬升和郭敬明之间的冲突,实际不是个人和个人之间的问题,而是香港那已经写入历史课本的、曾经极度辉煌高效的电影工业体系,和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迅速野蛮生长起来的、以内地为中心的、高度资本化的娱乐工业体系之间,所不可避免的冲突和矛盾。

虽然在内地名气不如其他几位同辈的香港导演大,但把尔冬升看作香港电影某种意义上的“代表”,其实是相当适合的。

他57年生人,家里几代人从事电影相关,他40岁前演戏、40岁后拍戏,赶上了新浪潮,大半辈子给了香港电影,从2015年开始一直担任香港电影金像奖的主席,在2016年金像奖那尴尬危险的时刻坚定地站在台上告诉电影人“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在他创作力最旺盛的年代,香港电影承担着同时向中国人和外国人讲述中国故事的使命,是中国文化向外输出最重要的载体。

影响塑造尔冬升的那套香港电影工业的体系,也在 CEPA 签署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刚刚起步的内地电影工业最重要的滋养。

徐克的老婆施南生回忆过,当年他们去上海聊《黄飞鸿》的发行,面对刚刚从国营转向市场化的电影发行方,他们几乎是手把手教他们怎么买卖拷贝、怎么跟院线分账。“你说我们香港电影人为大陆电影做了什么?我觉得很多,包括制作的制度、预算、流程把控、还有很多技术上的东西。头20年,我觉得香港人做了很多。”

只是这些事,伴随着香港电影的衰落和内地电影市场的狂飙突进,被很多人遗忘了。资本、流量和商业成功成为了这个舞台和很多其他舞台上的主流叙事。

而和尔冬升一起坐在评委席的郭敬明,恰恰就是国内娱乐行业高度资本化那些年——如果框定在2009年华谊上市到2018年影视行业大地震之间的话,刚好十年——受益最大的一批人之一。这个“之一”甚至可以不用加。

在郭敬明开始拍电影的那几年,中国电影票房从170亿增长到了440亿。没有受过科班电影教育、从一个青春文学作家起步的郭敬明,变魔术一样端出来一个票房过20亿的《小时代》系列。

在当时这还被舆论普遍视为“高票房烂片”,今天在节目中这些年轻艺人嘴里“小时代”变成了“经典”、“梦想中要演的角色”。《爵迹2》因为演员个人问题无法公映,也有大视频平台来接手;而大制作新片《晴雅集》马上就要上映。

这个人坚定不移地、持续地投市场所好,以至于他在节目中拍了一个性转版的《画皮》——背景是这两年娱乐市场对男男CP、耽美元素的狂热追捧。

郭敬明在点评的时候说,“当然可能我受的训练体系不一样”,尔冬升反问了一句,“不是那你那个表演体系,你学的是什么体系”。郭敬明当然答不出来。一定要说的话,他也是有体系的,但这个体系的基础不是任何一个表演或者电影学派,它的基础是一个畸形的、高度资本化的影视娱乐市场,以及其所滋生的一系列不那么符合健康市场规律的“玩法”。

但这套玩法偏偏就是那么奏效。


尔冬升疫情期间在家里待了8个月,除了忙活了下金像奖的线上颁奖,几乎没什么工作。期间他和几个监制朋友一起上了媒体的访谈节目,聊到香港电影现在断代到什么程度的。《杀破狼2》的导演郑保瑞说了一个故事,说之前有个新入行的导演问他,想拍一场撞到头的戏,不知道应该怎么拍,是不是真的要去狠狠地撞头?

郑保瑞非常吃惊,“现在香港的新导演,是真的完全没有接触过一点动作戏”。

在香港电影荣光的时代,每个礼拜都有新的电影开工。动作片、警匪片、飞车片,应有尽有。新入行的人在片场里耳濡目染,不管是导演摄像还是其他技术工种,有大量的机会学习到各种各样扎实的电影技巧。

但今天香港一年开不了几部片子,没有陆资的纯港片预算非常之低,一二百万港币,根本没有动作戏、大场面的操作空间。久而久之,新一代年轻的香港电影人,连最基本的动作戏都不会拍。

尔冬升今年在一次访谈中还提到过,去年金像奖符合条件的参选影片就四十多部,今年遇到疫情,更为严峻,“我跟董事局说过,如果明年我们不够20部电影,怎么办?”

这就是金像奖和香港电影现在的状况:彻底的难以为继。

在《演员请就位》媒体见面会的那天,有记者问尔冬升你为什么来参加节目录制,尔冬升就像节目里一样直接,说我知道你想听我说我是为了钱,但他接起话头,讲起了当年香港 TVB 培养演员的模式和香港影视工业多年沉淀下来的经验。我相信在这个金像奖评委会主席的内心深处,的确有着代表香港电影人的某种责任的。

代入这个层面,我们实际上就更能理解尔冬升在这个节目上展现出的“攻击性”了。

今天香港电影在规模、品质、影响力上,都已经完全无法和内地电影工业相提并论了。尔冬升像是带着“争一口气”的心态,只身闯到内地娱乐世界里,要在以郭敬明为代表的这些踩着时代红利崛起的影视力量们面前,好好展示一下香港电影、香港电影人的底蕴和精气神。

他骂今天偶像明星业务不精、靠脸吃饭,背后是一代代业务能力出色、爱业敬业的香港演艺人员;他骂今天粉丝道德绑架偶像,背后是那个演艺行业和受众的关系正常,刘青云可以上街买菜、周润发经常搭地铁被撞见的温情香港;他骂郭敬明出尔反尔,背后是那代没有踏上21世纪的资本高速路,但仍然兢业规矩、言出必行的那些香港电影人。

他把今天娱乐生态中大家都看在眼里但视而不见的畸形现状一一戳破。事实上他是在告诉我们,没错香港电影被历史抛下了,但那个体系中的许多东西,依然还存在着,依然很有价值。

而在跟郭敬明起了冲突后,节目组采访他,尔冬升说自己选择的表达方式不对,“我的情绪管理是有问题的”。在以一副勇者姿态戳破了很多东西之后,尔冬升将问题又揽回到自己的“情绪管理问题”上打圆场,多少令人感到有点无奈。

在尔冬升和郭敬明起冲突的这一期里,还有一个值得玩味的角色:一言不发的陈凯歌。陈凯歌是更早的一批在世界上崭露头角的中国电影人,早早就确定了自己的权威地位,他所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也开创了内地电影的大片时代。但在内地电影市场火热的这些年,他们并没有真正获得多少商业上的认可。

想象一下,一直在催陈凯歌打圆场的主持人大鹏,处女作《煎饼侠》是一部票房十亿的电影,是陈凯歌最高票房的《妖猫传》的两倍。

但在这个节目上,陈凯歌并没有展现出像尔冬升那样,对今天种种娱乐生态怪状的不理解和不接受。相反,他和郭敬明以“小凯、四哥”互相称呼,他对年轻的偶像演员总是鼓励多于批评。他展现出一种近似于“看不破说破”的沉默,在尔冬升和郭敬明的冲突爆发之后,来了一句“我就不说了,咱们该说的话,其实大家都说了”。

在国内影视行业资本化年头中获得巨大商业成功的青年郭敬明“不讲武德”,代表着落寞香港电影的尔冬升“愤愤不平”,坐在荣誉高峰上的上一代权威陈凯歌“悠然自在”,看起来在场唯一有着较强共情能力的赵薇努力地“居间调停”。每个导师似乎都代表着电影工业乃至整个社会中某一个面向的人群。

节目组这四个嘉宾请得还真是,很有代表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北方公园NorthPark(ID:northpark2018),作者:王小笨、木村拓周   

张月回应拿到尔冬升S卡 称其抠戏时有老父亲感觉

21日,张月在《演员请就位》中获得尔冬升导演的鼓励,并为她送出的S卡引发热议,对此张月发文回应。


新浪娱乐讯 21日,张月在《演员请就位》的《花椒之味》作品中饰演的假小子,获得尔冬升导演的鼓励,并为她送出的S卡引发热议。对此张月发文谈这次演绎经历:“特别感谢尔导对我的指点,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很严厉,但我知道那其实是对艺术的严谨和对演员的负责。”还称抠戏时的尔导有“老父亲”的感觉。对于得到S卡,她表示:“我真的是一个嘴笨的人,唯有凝练成谢谢二字,表达我对大家的感情,谢谢指点!谢谢信赖!谢谢所有人给我的鼓励和关心!我会继续加油!”

给年轻人指导,给中年人平台,演员这样“就位”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作者:娱乐资本论,36氪经授权发布。

惊讶是尔冬升看完《过关》片段后最大的感受。

这是《演员请就位》的节目录制现场。当任敏、董思怡和陈宥维主演的《过关》片段播出后,现场响起了阵阵掌声。导师尔冬升率先发言,“最令我惊讶的反而是陈宥维。”在此之前,他曾在陈宥维表演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片段后批评他“哭得像嚼口香糖”。

这段怒批陈宥维的话,让《演员请就位》刚一开播就引发了巨大的关注。第二场竞演,陈宥维演了《甄嬛传》里的果郡王,结果又遭到郭敬明的吐槽:看陈宥维的表演,疑惑的表情能出一套表情包。

被连着骂了两期,陈宥维终于在第三场表演里扳回一局。导演陈凯歌功不可没。看到陈宥维轻松越过地铁站栏杆,陈凯歌特意为他设计了一场追逐戏,发挥他形体上的优势。适合的角色加上导演的调教,终于让他的演技更进了一步。

在年轻演员之外,一些戏好人不红的中年演员也通过这个舞台展现了自己的实力,比如温峥嵘。从《梅兰芳》到《寄生虫》,每场戏她都能牢牢抓住观众的眼球。不常出现在观众视野的倪虹洁,也在节目开播后一天收到三个剧本,获得市场认可。

演员类节目的价值或许正在于此。通过《演员请就位》,导演可以更了解现在的演员市场;演员也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年轻演员可以借此提高演技,中年演员可以获得更大的舞台。

最近,《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就节目引发的话题召开了一场媒体沟通会。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群总经理、《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监制邱越和企鹅影视坐标系工作室负责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制片人徐扬就节目的评判标准、演员表现和市场反馈等话题进行了回应。

在沟通会中,邱越向媒体阐述了节目的初衷,“今年疫情,很多剧没有开机,演员没有活干。有了这个需求之后我们找了导演,有趣的是他们也在叫自己找不到好的演员。了解到这个市场的状况之后,我们发现供给和需求之间是有空间的,这触发了我们做演员这个品类的切口,一方面演员需要被更多人看见,一方面导演希望找到更好的演员。”

《演员请就位》如何帮助年轻演员成长?

“《过关》就是一语双关。岂止是说在故事中间他们过了海关,更重要的是,这些演员在自己的表演中间,是不是过了关了。”陈凯歌这样理解自己执导的《过关》片段。

可以看到,这一季《演员请就位》中有不少年轻演员,有些甚至是偶像转型演员,之前没有任何表演经验。说起选演员的标准,邱越表示,主要还是看他们的初衷,“是想有更多知名度和曝光,还是以后要吃演员这碗饭,这里面的沟通表达完全不同。”

“我们需要给年轻人机会的地方。第一期大家都说陈宥维是偶像,他想过很多这方面的问题,以后要以什么面貌面对这个行业,要靠什么在这个行业中立足,他想得很明白。”邱越说,包括何昶希,来之前也完全能预见可能会面临的压力。

想提升演技,演员个人的努力固然很重要,但导演的调教也很关键。许多年轻演员之所以愿意冒着“翻车”的风险来到《演员请就位》,就是冲着四位导演的指导。而几位导演的调教方式也不尽相同——

陈凯歌是鼓励式教学。即使陈宥维演完《甄嬛传》后被群嘲,陈凯歌还是鼓励他,“迎接无数次的批评,你的演员之路才可能长久。”“即使只有微小的所得,你也没白来《演员请就位》这个节目。”

郭敬明会用技巧激发演员潜力。比如在《画皮》现场故意骂哭何昶希和丁程鑫,刺激他们的情绪。下了戏后又给他们讲笑话,放松他们的情绪。最终两个偶像出身的演员,在摄影、音乐的帮助下总算顺利完成了拍摄。

赵薇会根据演员特性大胆改戏。比如在执导《昨天》片段时,把贾义妹妹的角色和病友的角色对调,让比较慢热的李智楠演贾义的哥哥,最终李智楠自然、真实的表演获得了导师们的一致认可。

尔冬升则是演员们公认最严格的导演,批评起人来不讲情面。从最早说陈宥维“哭得像嚼口香糖”,王楚然只有颜值没有性格,再到说张大大“演得像小偷”,他想用严厉的批评让年轻演员意识到自己的不足,真正投入到角色中去。

但在看到真正有演技的年轻演员时,尔冬升又会不遗余力地夸奖。比如在《过关》结束后夸任敏“真能演,前途无限”;在《天才枪手》结束后,夸丁程鑫“背着偶像的包袱,也可以很有实力”。看完辣目洋子主演的《小偷家族》片段,更是直呼她有机会拿影后。

对于有心跨界的年轻演员,导演们也认真指出了他们的不足,帮助他们一步步跨进演员的大门。比如最早靠音乐综艺进入大众视野的马伯骞,在拍《寄生虫》时还被诟病太紧绷,到拍《不了情》时表演就松弛了很多。制片人王一栩甚至当场向他发出邀约,“他适合在我们未来项目中出演一个有义气、带一点儿拽又有点逗的坏男孩。”

在采访中,《演员请就位》制片人徐扬提到,选择陈凯歌、尔冬升、赵薇和郭敬明这四位导演,是综合考量的结果。“我们希望尽可能地邀请在行业里具有代表性的,且风格上有差异的导演进入这个体系。”

在帮助年轻演员磨炼演技的同时,《演员请就位》同时也呈现了市场的复杂性。想拿到更好的角色,并不是演技好就行了。比如最早时陈宥维被制片人定为S级演员,这就是市场的标准。邱越曾在采访中表示,《演员请就位》从头到尾都不是演技比拼的节目,而是反映这个行业真实演员生态的节目。因此,“市场的标准就是节目的标准,但市场的标准从来不是单一的”。

纪录片出身的徐扬也表示,文娱产品的价值其实和纪录片一样,都应该引发用户思考。“如果我们的节目真的能做到把一些行业真实存在的现状影射到节目里,引起大家的思考,或者戳中大家对于行业的认知痛点,也是对市场的反馈,对这个行业价值的反馈。”

如何让有实力的中年演员获得更多机会?

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市场导向的原因,流量明星占据了观众大部分注意力,许多默默无闻拍戏的演员们都淡出了大众视野。《演员请就位》把这些演员重新发掘了出来。

“我觉得所有的表演类的节目,核心最基础的目的和价值,是让演员被看到。”《演员请就位》制片人徐扬说。

邱越则表示,最早开发《演员请就位》这档节目,其实是因为看到了行业的痛点,“好多演员觉得自己有能力,或者是想尝试新的戏路,但是他没有这个机会。演员一直是个特别被动的行业,无论多么厉害的演员,最终都是会被市场选择,被导演选择,被制片人选择,被投资方选择。”

于是,节目邀请了偶像转型的新人、被定型的演员、想跨界的演员等各种类型的演员。这些演员的现状能最大程度地还原行业的真实面貌。“爆款一定要最大程度还原行业真实的面貌才能真正打动人。”邱越说,“我们只是给了一个试验场和让他尝试的机会,在这个机会当中具体有什么样的表现,要靠他自己。”

通过节目,一些一直在演戏,但被定型的演员可以突破角色标签限制,刷新大众对他们的认知。

比如和温峥嵘合作《梅兰芳》片段的黄梦莹。演完孟小冬后,有导演找到她,说没想到她还能演出电影质感。还有制片人找过来,说想和她合作。这个以往一直在电视剧里打转的女演员,终于让行业看到了她出演其他类型角色的可能。

更让人惊喜的是温峥嵘、倪虹洁等“老戏骨”。通过这个舞台,他们可以收获更多的肯定和市场机会。

《演员请就位》的制片人徐扬就在采访中提到,节目开播后,倪虹洁曾经一天收到三个剧本,真正获得了市场的认可。还有《演员请就位》第一季的冠军牛骏峰,戏约已经排到了2022年。

在获得更多曝光的同时,《演员请就位》还可以帮助他们跳出舒适圈,接受市场更专业的指导。

倪虹洁在出演《误杀》中的母亲阿玉时就是如此。陈凯歌希望她演一个不一样的母亲,这让一直自信的倪虹洁一度崩溃。对这类成熟演员,导演们希望在纯熟的技巧之外,看到更多细致的、差异化的表演。

国民度很高的杨志刚,在和郭晓婷演完《受益人》后,甚至受到了尔冬升的批评。因为哥哥郭靖宇是导演,杨志刚多年来一直不愁戏拍,这也让他一直待在舒适区。尔冬升让他多接触不同的导演,提高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为了帮他突破瓶颈,提升演技。

“你会发现一个人的可能性会通过不断的尝试被放大。我们希望每个演员都找到自己想要的。包括杨志刚,刚来时甚至不太清楚要干嘛,但在节目里却找到了年轻时对表演的冲动和热爱。这就是这个节目比较有意义的地方,也是未来吸引一季一季新的演员参加的重要动力。”邱越说。

好演员理应被更多人看到。经过前几年的狂飙突进,如今影视行业已经进入了去泡沫化的阶段,观众希望看到更多的好演员,演员也希望能迎来一个真正凭实力说话的时代。不管是什么演员类节目,都应该给有实力的中年演员提供更大的舞台,把他们错失的那几年给补回来。

《演员请就位》能给影视行业带来什么?

为什么我们需要演员类节目?

从最早浙江卫视推出《演员的诞生》开始,演员类节目这些年一直备受关注。对观众来说,“真实”是这类节目打动他们的核心。导演客客气气,演员让来让去,这样的演员类节目和谐但也失真。

导演也需要更真实的演员类节目。尔冬升就在《演员请就位》第一期中说过,来这里是为了接触更多的年轻演员,陈凯歌也在《甄嬛传》剧组被群嘲后,感谢了组里的演员,“跟你们合作的过程,其实是我学习的过程,学你们这些年轻演员怎样处理角色。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邱越也在采访中提到,影视寒冬很多项目开不了机,演员没戏拍,有趣的是导演也在叫自己找不到好演员。“他们想要新鲜的面孔,想要有突破性的演员。但他们没有机会接触海量的演员。”邱越说。供需之间有空间,这是《演员请就位》这一节目诞生的基础。

最需要这类节目的,还是演员。正如演员孙千所说,她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演甄嬛这类角色的机会,但在节目里可以演到。演员需要通过不同的角色寻找自己身上的可能性,市场也会在他们突破原有框架后给予积极的反馈。《误杀》制片人马雪就在节目中告诉辣目洋子,肖央可以从喜剧角色中跳出来,她也可以成为这样的正剧演员。

更别提那些由偶像转型而来的年轻演员了。同样尝试突破自身,但错选了不适合自己角色的陈宥维,在《甄嬛传》之后终于选到了适合自己的《过关》剧本。节目希望通过导演的介入校正演员的表演。

“导演的选角对演员的引导和调整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也是节目想呈现的一部分。”邱越说,这种相互选择的过程,就是演员的自我探索和导演的帮助之间不断磨合的过程,“这不是个演技PK节目。如果要演技PK,我希望所有节目演得都是完美的。但我想呈现 (双向选择)的过程,呈现演员真实的心理,就得允许一定的偏差。在偏差中,演员会在磨合中被纠正,这也是在这个节目当中让演员有成长性的非常重要的空间。”

上节目前表演经验为零的何昶希,在《画皮》中一场哭戏的拍摄中,顶着压力和全组人熬了三十多个小时。剧组拍戏压力本来就大,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演员类综艺节目中更是如此。新人们身在其中,也能迅速成长。

“大家都很关注这一季很多唱跳偶像的转型。比如丁程鑫,大家会发现他很有灵气,是一个才18岁的小朋友,刚想尝试这个行业,就很幸运地得到大家的认可。”邱越说。

最后,对整个影视行业来说,如今正处于行业调整期,项目少演员多,正需要这样的节目给好演员创造更多机会,提高行业资源配置的效率。让真正的好演员有戏拍,让初入行的年轻演员不断进步,这或许就是《演员请就位》能让演员迅速就位的原因吧。

黄奕发文感谢尔冬升:教会我在痛苦中与角色共情

15日,黄奕发长文感谢尔冬升,她表示,“感谢尔导给了我这样一个有灵魂的角色,角色本身承载的东西远远超出想象”。


新浪娱乐讯 11月15日,黄奕[微博]发长文感谢尔冬升[微博],她表示,“感谢尔导给了我这样一个有灵魂的角色,虽然戏份不多,但角色本身承载的东西远远超出想象”。谈及“王瑶”这个角色,黄奕称自己能感受到作为母亲相似的情感,也能理解她。

最后,黄奕感慨道没有小演员,只有小角色。再次由衷的感谢尔东升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教会她在痛苦中与角色共情。同时,她也感谢大家对王瑶的喜欢,感谢小宝藏战队的队友们,感谢这个舞台。


香港导演“请就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Luc,原文标题:《北上还是固守?香港导演“请就位”》,头图来自:《演员请就位 第二季》截图

因为直言和互怼,《演员请就位 2》再次成为最近的热点话题,除了“仗义执言”的李诚儒,大家的目光还集中在了“有理有据”的尔冬升身上。

作为香港著名导演和曾经的一线男星,尔冬升当然有资格来品评演技,回顾他的演艺生涯,世家兄弟,导、演代表作,可算是煌煌半部香港电影史,而其近期的发展也是香港众多导演的一个缩影。

《多情剑客无情剑》1977

从“最靓小宝”到全才导演

相比其他人的机缘巧合,尔冬升的入行几乎是命里注定的,因为他的父母、兄弟全都是香港娱乐圈的重要人物。父亲尔光是资深制片人和导演,母亲红薇是当年颇具传奇性的女星,在嫁给尔光之前还有一段婚姻:与男星严化(姜克琪)育有四子一女,其中老大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老戏骨秦沛(姜昌年),老四则是当年最红小生,如今被称为最帅大叔的姜大卫。

红薇带着几个孩子再嫁尔光后,才有了年纪最小的尔冬升,在几位同母异父的兄长的呵护、引领下,这个“小宝”对片场像家一般熟,早早就和电影结了缘。身材高大,外形俊朗的尔冬升简直是天生的男主角,中学一毕业就签约了邵氏,那时候正流行武侠片,四哥姜大卫和名导张彻犹如“师徒”,年轻的尔冬升也在七十年代拍摄了多部楚原执导的影片,《白玉老虎》《三少爷的剑》《多情剑客无情剑》……多是古龙笔下的潇洒剑客。

《多情剑客无情剑》1977

一直到八十年代初,尔冬升都是以古装小生、少年剑客的扮相走红银幕,但他对幕后工作也抱有浓厚的兴趣,在姜大卫自己执导的那部另类武侠喜剧《猫头鹰》中,他不仅和秦沛、姜大卫两位兄长倾力出演,还担任了影片的编剧,恶搞了邵氏武侠的诸多套路,自此开始对编导越加上心。

到了八十年代下旬,邵氏武侠片黯然落幕,都市喜剧、言情和警匪片渐起,尔冬升拍完清宫戏《天官赐福》后也基本告别了古装扮相,在《错点鸳鸯》《吉屋藏娇》等现代喜剧里游刃有余,和郑裕玲扮起了欢喜冤家。此时的尔冬升虽只是年近而立,却已把心思转入了幕后执导,毕竟导演才是决定一部影片水准的关键人物。

《错点鸳鸯》1985

1986 年,尔冬升拍出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癫佬正传》,这是一部与他当演员时风格完全不同的现实主义作品,。为了更准确的挖掘人物,尔冬升开拍前花了好几个月作前期准备,亲自实地调查,这才有了银幕上周润发、梁朝伟和秦沛逼真的还原,把“颠佬”的疯狂和残酷之源指向了社会层面。《癫佬正传》获得了当年香港金像奖6项提名,兄长秦沛也凭借康复患者一角夺得了最佳男配角奖。

《癫佬正传》1986

自此,尔冬升正式开启了导演生涯,而且很多时候自己也是编剧,偶尔高兴了还会客串下小配角,总之是全面把控影片的各个方面,且类型丰富,风格调换,时而浪漫时而严酷,不拘一格。

《人民英雄》1987

像 1987 年的《人民英雄》里延续了《癫佬正传》对边缘人的关注,狄龙的独角戏很出彩,但该片在香港却是叫好不叫座,尔冬升还得去拍更有票房潜力的喜剧片、爱情片,譬如张曼玉、钟镇涛主演的《再见王老五》。1993 年的《新不了情》不仅是尔冬升的爱情代表作,也是足以铭刻在香港电影史上的经典,当年席卷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 6 项大奖。

凭着对人物精准的描摹,情感细腻的捕捉,尔冬升无论拍什么类型的作品都会“很有看头”,他自己喜欢赛车,就拍了部《烈火战车》,让大哥秦沛来演刘德华的老爸,用钱嘉乐车祸后的“喷血”来展现赛车运动的危险性。在《色情男女》里,尔冬升借导演阿星的经历,讽刺了香港电影圈的势利和困境,如今回头再看,张国荣、舒淇、三级片、自杀…满是电影人的自嘲和心酸。

注视不起眼的小人物

在拍了《真心话》《忘不了》《旺角黑夜》《早熟》等几部植根于香港市井的爱情片之后,尔冬升也和众多香港导演一样,逐渐开始了与内地的合作尝试,且选择从香港影人最擅长的警匪片打开市场。

《忘不了》2003

《门徒》《新宿事件》和《枪王之王》都有颇具辨识度的类型片元素,香港男星和内地女星的搭配,扎实紧凑的剧情,保证这种商业片有着最稳定的观众导向,但尔冬升本人的执导风格并不明显。反倒是梁朝伟、刘青云和周迅合演的《大魔术师》把舞台设定在了民国时期,上演了一出李翰祥式的大军阀喜剧,算是尔冬升了却当年邵氏片场的怀旧之情。

《门徒》2007

而最令人意外的,还是 2015 年的《我是路人甲》,一位香港导演居然拍了部反映横店群演的影片,尔冬升能如此关注不起眼的“横漂”们,底层电影工作者的生存状态,无论是励志的鼓舞还是现实的警醒,这份立意本身就值得关注。

《我是路人甲》2015

那些北上/回归/固守的香港导演们

与内地导演“第五代”仍能打,“第六代”正当年,年轻一代人才辈出的局面相比,香港导演们虽然还没到“青黄不接”的困境,但后继乏人的危急一直存在。

生于1957年的尔冬升比张艺谋、陈凯歌还要年轻几岁,论创作数量不及第五代几位活跃的导演,2016年后鲜有作品问世。而比作品数量更尴尬的,是尔冬升这代香港导演与内地合作时,大多会遇到“水土不服”的状况,警匪类型片还好说,特别像《三少爷的剑》这种古早武侠IP的新拍尝试,即便技术层面实现了效果,在剧情人设上总是显得尴尬。

这样的难题不只出现在尔冬升身上,几乎所有的香港导演都要面对适应内地市场,揣摩内地观众口味这一关。

《智取威虎山》2014

这些成名大导中不乏突破者,例如陈可辛、徐克,就拍出《夺冠》《智取威虎山》这样原型植根于全体中国人记忆的作品。尤其是陈可辛,几乎成为了完全融入到内地电影环境中的人,无论是翻拍香港老电影的《投名状》,还是体现当代中国社会的《中国合伙人》、现实题材的《亲爱的》,都能与内地观众的价值观同步。

《中国合伙人》2013

相比之下,“技术狂人”徐克则依然钟情于他擅长的古装奇幻、武侠和3D,从《龙门飞甲》到《西游伏妖篇》《狄仁杰》系列,就连尔冬升的《三少爷的剑》和《大魔术师》特效都是他来帮忙,然而这些类型如今不再是内地市场的主流,而徐克在《女人不坏》的都市题材尝试并不成功。

同样的,周星驰的喜剧片在“内地化”后也渐渐遇到了瓶颈,《新喜剧之王》的口碑和票房就不如前几部作品理想——应该说,中国观众对于“周星驰喜剧”是有特别情结的,甚至对他在内地的尝试抱有更宽容的态度,《长江七号》《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鱼》的高票房就说明,“无厘头喜剧”也能在更广泛的环境中移植。然而,同样一部关注群众演员的《新喜剧之王》,却陷入了“炒冷饭、空喊口号”的争议中,从港片时代延续下来的情怀还能延续多久,其实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此外,还有很多基本功扎实、擅长商业类型片的香港导演们,在中国巨大的市场和丰富的主流题材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林超贤拍出了军事题材的《湄公河行动》和《红海行动》;李仁港完成了致敬体育英雄的《攀登者》;刘伟强也能在短时间中拿出了《中国机长》,明年还要拍反映抗疫题材的时代纪录片《中国医生》,这些都是他们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中打拼多年的优势。在年轻一代里,“银河”出身的郑保瑞在内地,也拍出了《西游记》系列这样的魔幻大制作和《杀破狼2》这样的动作片佳作。

文艺片导演里,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已然获得了业内外的认可,讲述上海弄堂往事的《繁花》也颇受期待;而许鞍华在内地拍摄的《黄金时代》《明月几时有》比起香港本土的《桃姐》,却似乎总像是缺乏了点什么。

但其实,并非所有的香港导演都会选择“北上”,有一些人在合作不理想后选择了再度返港,坚持“原汁原味”的本土创作,其中杜琪峰和他的“银河影像”就是回归港产的代表。

在《毒战》里拍完刑警与毒匪们的恶斗之后,杜琪峰又回到香港拍摄了《盲探》《单声男女2》《华丽上班族》和《三人行》。不过遗憾的是,虽然有周润发、刘德华、张艾嘉的倾力加盟,却没能再现他在《柔道龙虎榜》时期那种极致的调度美学。

《踏血寻梅》2015

除了这些在内地也十分知名的导演之外,近几年,以曾国祥、翁子光(《踏血寻梅》)、黄进(《一念无名》),以及今年颇受关注的《叔·叔》的导演杨曜恺为代表的香港本土新人导演,似乎找到了一条更适合自己的道路,尽管影响力未必比得上那些前辈们,但却反而拍出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港片”风格——由此可见,只要有心,中国香港导演大施拳脚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叔·叔》2019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Luc

又哭了!尔冬升送张大大金像奖女神 本尊感动落泪

11月2日是张大大的生日,他在微博晒出尔冬升导演送的S卡和金像奖女神,同时表达了感谢之情。


新浪娱乐讯 11月2日是张大大[微博]的生日,他在微博晒出尔冬升[微博]导演送的S卡和金像奖女神,并说:“谢谢尔冬升导演送的金像奖女神和S卡,这个生日因有你而更开心!”同时,张大大还在直播中观看尔冬升导演录制的生日祝福,并现场拆开这份惊喜礼物,看到这些的他激动落泪。

据悉,张大大与尔冬升因《演员请就位》相识,节目中,尔冬升曾多次批评指导过张大大。而此次尔冬升送给张大大当生日礼物的金像奖女神徽章十分珍贵,只有该奖项的14位评委及董事才拥有,引得网友纷纷表示:“羡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