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实戈:中国金融数学领路人|数学|山东大学|彭实戈

来源:大可数学人生工作室

在襁褓中流离躲避战火,青少年时立志做体操健将,大学主修物理专业,人到中年却登上数学巅峰……我们很难把这些颇富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与面前这位和蔼、平实的学者联系起来。他就是中国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金融数学、金融工程及金融管理”的第一负责人、2003年度山东省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山东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彭实戈教授。

出身于红色世家

彭实戈的姓氏来源于一个“红色”家族。他的父母都是广东海丰人。提起这个地名,熟悉中国现代史的人会立刻想起一个名字——彭湃,彭实戈的母亲彭平,一位“三八式”老干部,就是彭湃烈士的亲侄女。彭实戈的外祖父彭汉垣,也是烈士。当年,身怀六甲的彭平带着腹中的小生命乘坐美国军舰长途跋涉从广东来到了山东,到达惠民不久,彭实戈就呱呱坠地。尚在济南战役硝烟中浴血奋战的父亲为他刚刚出生的儿子取名“实戈”,就是希望他长大后做一名老老实实的战士。然而,还没来得及见上爱子一面,父亲就倒在了黎明前的枪林弹雨中。从此,这个名字——黄显群,和无数烈士的名字一起,铭刻在济南战役旧址——解放阁巨大的碑墙上。因为父亲的鲜血洒在了济南,母亲也就从此留在济南,永久地陪伴在亲人身边。

一颗炽热的社会责任心

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对彭教授这位声名显赫的数学家的采访竟然是从艺术话题开始的,从法国罗浮宫的两河流域文明到印象派巨匠莫奈对光与影的追求,彭教授的知识广博和风趣健谈彻底改变了我们以往对数学家刻板、木讷的印象,仿佛我们是在与一位颇具亲和力的邻家长者促膝而谈。然而我们不能忘记的是,十几年前由彭教授亲笔收书写的对中国期货市场至关重要的两封信,折射出这位数学家严谨的工作作风和他那颗炽热的社会责任心。

1993年,彭实戈教授派学生调查,了解期货市场情况。他敏锐地发现了中国期权、期货交易中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当时中国刚刚步入国际市场,绝大部分企业、机构经验不足、信息不够通畅,对期货、期权的避险功能了解甚少,很多人在不清楚这种现代金融工具所隐藏的巨大风险以及如何度量和规避这种金融风险的情况下便盲目投资,进行境外期货期权交易。在进行了一些统计分析调查以后,根据交易规则,彭教授运用自己所研究的“倒向随机微分方程”预计每位投资者每做一单交易,输的概率将大于70%,而赢的概率则小于30%。而根据概率论中的大数定律就可以断定:这必然会造成中国资金的大量流失。

出于学者的社会责任感,他感到自己不能无所作为。他写了两封信,一封交给山东大学潘承洞校长,潘校长立即转呈山东省副省长。另一封,递交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信中,他陈述了自己对国际期货,期权市场的基本看法,以及中国目前进行境外期货交易所面临的巨大风险,并建议从速开展对国际期货市场的风险分析和控制的研究,加强对金融高级人才的培养。并曾亲赴北京,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领导当面表达自己的意见。

后来,山东省立即停止了境外期货交易。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也很快发文将彭实戈的建议信转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采取相应措施,避免了中国金融资产的大量流失。

将数学理论应用于金融研究,可以决定数百亿美元的资金流向,他越发认识到基础研究成果对国家宏观经济决策的指导作用。但当我们再次提起当时的情形,彭教授只是淡淡地说:“我这一举动完全是出于学者的社会责任感,我尽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至今感到欣慰。”

1996年12月10日,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在北京召开专家会议,审议了彭实戈的报告,通过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金融数学、金融工程和金融管理”的启动。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决定拨款400万元(后来又增加了100万元)予以大力支持。此项目由彭实戈教授任第一负责人,并集中中国国家科学院、复旦大学、南开大学、淅江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财政部、中国国家税务总局等20个单位的专家学者,向这一领域发起全面攻关。这是“九五”期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列入管理和数学学科惟一的重大项目,也标志着中国金融数学领域的“奠基性论文”,为金融数学理论大厦埋下了一块重要的基石。

对数学的眷恋是一种对美的追求

在一般人眼中,数学是枯燥的数字堆砌和演绎,但在彭教授看来,“数学即是美,对数学的眷恋就是一种对美的追求”,而他的成长是一个对数学殿堂美丽之源苦苦追求的历程。少年的彭实戈爱追问、爱读书、爱想问题,是老师眼中的“小天才”,一次偶然机会与同学打赌,成功攻下一道数学难题使彭戈发现了蕴涵在数学王国当中无穷无尽的魅力。从那时起,“小天才”便开始了对数学近于疯狂的迷恋和追求。

进入高中后,彭实戈将别莱利曼的《趣味数学》和华罗庚的《数学归纳法》以最快的速度收入脑中,在临沂下乡的两年时间里,一盏如豆的小油灯与彭实戈做伴一起“啃”完了前苏联斯米尔诺夫的《高等数学教程》。

1971年彭实戈被推荐到了山东大学读书,但他没能来到朝思暮想的数学系,而是被分到了物理系。面对山东大学图书馆浩瀚的藏书,彭实戈第一次有了一种如鱼得水的兴奋感觉。三年时间里,他几乎是把根扎在了图书馆,翻遍了图书馆收藏的物理学和数学经典著作,在打下他非常扎实的知识基础的同时也培养形成了彭实戈独立思考,不受拘束的学习方式。他逐渐发现自己更喜欢那些具有独创性的东西,这种习惯贯穿于他整个治学生涯。

毕业后的彭实戈阴差阳错干了三年多的技术员甚至是供销员,虽然社会分配给他的角色屡屡与他所钟情的数学相去甚远,但对数学的那种执著的爱是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的。终于有一天,他那篇成就于图书馆的论文《双曲复变函数》,辗转来到山东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张学铭教授手中。就是凭借这篇论文,彭实戈打动了张教授的心,那熟悉的山大校园也再次向他敞开了大门。1978年春天,彭实戈如愿调入山东大学数学研究所,与山大的不解之缘不仅改变了彭实戈的命运,也为随即分析理论的新篇章埋下了伏笔。

1983年,彭实戈来到了法国巴黎第九大学,见到了国际著名数学家本苏桑教授,彭实戈对数学扎实的基本功和敏锐的洞察力赢得了他的信任,在本苏桑教授的推荐下,彭实戈载过硕士阶段,直接攻读博士。在法国留学3年时间里,彭实戈获得了巴黎第九大学数学与自动控制三阶段博士学位和普鲁旺斯大学应用数学博士学位。1986年,在法国的留学生活即将结束时,尽管导师、同事非常希望这个才华横溢的学生能够留下来,但彭实戈考虑问题的角度绝不会从个人得失出发,学成回国对于他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爬山,追求另一种美的境界

说彭教授多才多艺一点也不为过。少年时代,他就是学校体操队成员。大学里,他是学校排球队的主力二传;排球、羽毛球、跳绳、滑旱冰是他在周末与学生们的“必修课”。彭教授甚至对绘画也颇有研究,印象派的画作是他最为钟情的,每次去法国,卢浮宫和蓬皮杜艺术中心是他必到的一站。然而彭教授最为喜爱的运动还是爬山。

彭教授对济南的山是情有独钟,周围的山脉处处留下他攀爬的足迹,他的爬山与众不同,绝对不会按既定路线拾级而上,专拣小路甚至是没有路的地方走。年轻时与好友去爬济南东南部的山,在常人看来根本无法攀登的大佛头,他硬是踩着鼻子抓着耳朵上到了头顶,当时就把尚为其女友的郝鲁民看得胆战心惊。“虽看他在家里连眼镜都懒得自己拿,可一提起爬山就有使不完的劲头”,已经习惯丈夫这一爱好的郝老师,仍然找个机会揶揄彭教授几句,“老彭最喜欢骑自行车去爬山,有路的地方就骑过去,没路的地方就扛着车子爬过去。”一有闲暇时间,彭教授都会带上他的小侄女一起去领略济南的山川之美,要么爬山,要么就去护城河划船,“两米多高的巨石,我俩连拉带拽都能爬上去,论划船,我俩也是最快的。”说到这里,彭教授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有一年两位在日本留学的学生回来要拜见恩师,给彭教授打电话请他指定一个见面的地方,彭教授想都没想就定在了千佛山后山,三个人就在后山遍布荆棘的小路上叙起了师生之谊。

郝老师还告诉我们,彭教授在生活中和工作中俨然是两个人,仿佛把自己所有严谨的一面都用在了数学上,生活中的彭教授可以用“随意”两个字概括一切,对吃穿住行没有任何特别要求,一套西服仅在1995年去北京领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时穿过仅一小时后就再也没有为彭教授出过力。有一次他骑着自行车在上班途中偶遇在山东省实验中学读书的女儿,女儿的同学诧异地问:“你的教授爸爸怎么还背个双肩背包,像个还在上学的学生呢?”

以数学为美,以数学为乐,是对美的追求让彭实戈教授登上了数学领域的某个制高点。淡泊名利、乐观谦和,这就是一位学者的襟怀,对于他的下一个课题目标我们不敢妄自揣测,但可以肯定的是,“美丽的力量”必定会使彭教授在科学的殿堂中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