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3》公布新预告 展示杀手47新装备“相机工具”

《杀手》系列的一大乐趣之一就是尝试 杀手47 的各种杀人工具和杀人技能,然后创造性地使用它们来击杀你的目标对象。《》即将发售,在《杀手3》中,47的杀人工具将会得到扩展。Game Informer公布了一段新预告片,就展示了其中的一个新工具,一起来看看吧!

《杀手3》新预告片:相机工具

视频展示了杀手47的全新 相机工具 。使用相机工具,杀手47就可以拍摄科技照片,然后他可以处理这些照片从而获得新的情报信息,用于他的杀人任务。此外,相机工具还有一些有趣的用途,比如当你杀了人以后,你可以用相机工具拍下他们的尸体,然后你可以将这些照片给他们的敌人看,从而获取对方的信任。

游侠网1

《杀手3》是 杀手 系列三部曲的最终章,本作将会让玩家重新变成无情的 杀手47 ,完成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合同。《杀手3》将带玩家到世界各地体验异国情调和各种奢华场所,每个地方都充满了 刺杀 的机会。而作为47,玩家们的最终目标是探索这些精心制作的地点,并弄清楚要如何消灭目标。

《杀手3》将于1月20日发售,敬请期待。

视频截图:

游侠网2

游侠网3

游侠网4

更多内容:

内部工具及安全密钥泄露 完美破解版XboxOne来了?

虽然微软XboxOne在前一代游戏主机大战中输给了索尼的PS4,不过在另一个领域XboxOne一直没有失败,那就是安全领域,直到现在XboxOne仍然未被黑客破解。在新老主机交替的时刻,这种情况可能将宣告结束,因为XboxOne相关内部工具及密钥已经在网络上泄露。

游侠网1

根据推特上泄露Capcom内部文件的用户发布消息称,Xbox360和XboxOne的加密密钥已经写了,同时泄露的还有大量微软Xbox内部使用的工具,其中包括母盘以及用于模拟XboxOne安全芯片的运行环境。

游侠网2

因为微软通过授权的方式开放开发者权限,任意一台Xbox都可以变成能够随便安装第三方程序的开发机,所以致力于在游戏机上运行自制程序的黑客们几乎对破解XboxOne失去兴趣。不知道随着一批工具和密钥的泄露,会不会让XboxOne的破解更进一步呢?又或者对Xbox Series X|S有影响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国务院: 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延续|货币政策

原标题:国务院: 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延续

12月2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延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这意味着今年创设的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将继续延用。

按照此前的安排,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工具使用时限分别是2021年3月底、2020年底。本次国常会后,二者都适当延长。国常会指出,实施好和适当延长上述直达货币政策工具,有利于帮助小微企业更好应对国内外环境变化,实现生产经营稳定恢复。

12月18日人民银行党委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时也表示,要进一步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金融支持,做好稳企业保就业纾困政策的适当接续,继续支持民营小微企业发展。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作为支持小微企业的工具,今年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成效不错。虽然目前实体经济在不断恢复,但小微企业的经营压力不小,两项政策工具延续有助于加强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

本次国常会会议还通过《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草案)》,对非法集资的行政、刑事责任和资金清退、非法集资参与人应承担的后果等作了严格规定。此外,此次会议还通过《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强化企业、研制机构对医疗器械安全性有效性的责任。

银行和企业自主协商确定延期事宜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务必推动企业便利获得贷款,引发市场广泛关注。6月1日,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两项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政策工具问世。

国常会指出,两项政策实施取得显著效果,惠及小微企业310多万户,对缓解企业资金压力、保市场主体保居民就业发挥了积极作用。当前经济运行逐步恢复正常,但对小微企业生产经营面临的特殊困难仍需加以帮扶。

国常会指出,为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做好政策接续和合理调整,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稳定市场预期,两项工具继续延用。

相较既有的传统政策工具,两项直达工具具有三大特点:一是市场化,对金融机构行为进行激励,但央行不直接给企业提供资金,也不承担信用风险;二是普惠性,只要符合条件,就可以享受人民银行提供的支持;三是直达性,将货币政策操作与金融机构对企业的支持直接联系,确保精准调控。

在此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后,市场已预期两项工具可能还会延续。此次国常会确定,明年一季度要继续落实好原定的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在此基础上适当延长政策期限,做到按市场化原则应延尽延,由银行和企业自主协商确定。对办理贷款延期还本付息且期限不少于6个月的地方法人银行,继续按贷款本金1%给予激励。

在这一交易结构下,本金的1%可以看作银行应计利息机会成本的补偿。考虑到之前发放贷款的利率水平较高,银行当期利润可能承压。南方地区某城商行副行长表示,该工具一方面能缓解企业的流动性压力,另一方面对银行进行利息补贴(1%),增加银行对普惠小微贷款延期的动力。

温彬表示,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原先计划明年3月到期,但应该尽量延长,助力小微企业平稳经营,助力“六保”“六稳”的实现。

“本身商业银行就有无还本续贷的业务,该业务主要支持生产经营正常但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现在小微企业因为疫情影响经营困难但有的还具有较好的盈利能力,因此应该由银行和企业自主协商确定是否延期、如何延期等事宜。”温彬称。

“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精准缓解了小微企业到期还款压力。”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在《中国金融》发表《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一文中表示,截至2020年9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已对4.7万亿元贷款本息实施了延期。

由于商业银行在我国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中处于核心地位,因此“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并非指央行直接向实体经济发放贷款,而是指央行通过商业银行完成对特定领域的贷款帮扶。

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工具正符合这一要义。在该工具下,对于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新发放的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央行按实际发放信用贷款本金的40%提供优惠资金,期限为1年。

“小微企业经营风险大,银行发放贷款时,一般要求抵押担保,而小微企业又普遍缺乏抵质押担保。这一工具有利于缓解小微企业因缺乏担保品所导致的融资难问题。”刘国强表示,截至2020年9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累计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2.3万亿元,同比多发放7961亿元。

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今年7月在央行发布会上介绍:“这一工具撬动作用还是很明显的。大部分是互联网银行以及传统商业银行利用互联网技术、大数据发放的信用贷款,单笔的贷款很小,就是两三万元,但是给尾部的客户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持。”

此次国常会会议决定,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实施期限由今年底适当延长。对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发放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继续按贷款本金40%给予优惠资金支持。

对比来看,该工具和美联储推出的商业票据融资等工具有一定相似性,但效用不同。美联储是为了提高银行等金融中介释放流动性的意愿,底层信用风险由美联储和财政部兜底;而中国央行则是为了确保银行信贷资金能够真正流向小微企业,信用风险仍由银行承担。

温彬表示,中小银行的资金成本较高,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有助于降低中小银行资金成本,提高中小银行发放信用贷款的积极性。在逐步提高小微企业信用贷款占比的同时,该工具也有助于引导中小银行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更好地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央行数据显示,2020年10月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同比增长30.3%,连续8个月创有统计以来新高;2020年1-10月,普惠小微贷款增加3.1万亿元,同比多增1.3万亿元。

今年两项直达实体的货币政策工具主要是支持小微,未来支持范围可能会拓宽。刘国强指出,下一步要设计和创新具有撬动作用的直达工具,比如健全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发展绿色金融,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三农、制造业的信贷支持。

(作者:杨志锦 编辑:张星)

《我的世界》超能工具 开启你的创造天地

在《我的世界》中,除了多样的生物群系和风格百变的建筑外观,众多工具也是不可忽略的精彩组成部分。本期专题就为大家带来多款各具特色的工具。多种新奇工具用法、武器座驾任君挑选,让你的生存之旅变得更加顺畅。冒险家们不要犹豫,赶快拉上你的小伙伴们,一起来体验这些神奇的超能工具吧!

被动天赋-10个天赋

作者:三叉戟团队

超强被动天赋来袭,赋予你更强大的力量,增加你的生存乐趣。《被动天赋-10个天赋》给大家带来了10种新的被动天赋,包括提升血量、增加伤害值、提高挖掘效率和增加防御值等多个天赋种类。想要获得被动天赋,冒险家首先要合成天赋之书,在天赋之书可以查看、升级所拥有的天赋。在组件中击杀任一怪物,皆可获得天赋点,天赋点可以用于提升天赋等级,以获得更高级的使用效果。冒险家们快行动起来,不要错过获得新天赋的机会!

便携式跑车

作者:天啦噜的橘子

在方块世界里开着超跑驰骋吧!在《便携式跑车》组件中,一共有5款跑车车型,除此之外,还有多种车身颜色供大家自由搭配,让你的爱车有一个炫酷的外观。怎样才能拥有超跑呢?冒险家首先需要使用八块石头和一颗钻石,合成跑车石;然后将跑车石放入切石机,自主选择以获取不同类型的跑车矿;最后,在生存模式下,砸碎矿石即可获得跑车。启动跑车还需要钥匙和汽油,大家可以在工作台简单合成。不仅如此,超跑还拥有夜间发光的功能,闪耀你的夜间世界。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冒险家们赶紧启动超跑,一起踏上飞驰的旅程。

超级工具[彩虹联动版]

作者:zsj_is

想让你的超级工具变得五彩斑斓吗?《超级工具[彩虹联动版]》满足你的愿望,帮助你将超级工具的外观变得更加炫酷!如果你安装了《彩虹砧板工具》组件,还可以实现彩虹砧板工具的合成。组件内高度还原了java版所有的方块、食物、武器装备和工具,兼容性超强。大家一起让工具变成“彩虹”吧!

拔刀剑-闪电鞭

作者:谢七

拔刀剑全新武器装备——闪电鞭,让你“不讲武德”,战力爆表!在组件中,新物品闪电鞭和耗子尾汁都可以在工作台合成。手持闪电鞭时可以学会全新的技能,帮助你更高效地击杀怪物。而饮用耗子尾汁后,可随机触发“有备而来”、“点到为止”和“不讲武德”3种buff之一,提升你的战斗加成。除此之外,还有全新攻击动作和粒子特效,等待大家的探索。冒险家们快来看看吧!

快捷工具

作者:妖猫

你是否还在为需要频繁切换工具而烦恼不已?来试试《快捷工具》吧!在本组件中,你只需手持任意工具,就等于同时手持着所有的已合成基础工具。在手持此工具时,工具会自动适应你的动作,变成镐、斧或者铲。不仅如此,随着使用工具破坏次数的增加,还附带自动恢复耐久度和工具升级的效果,可提高你的开采效率。如此便捷的工具,冒险家们不要错过啦!

浮游炮-NT

作者:MC部落

还在苦恼单枪匹马打不过怪物?《浮游炮-NT》将会是你的全方位作战伴侣!《浮游炮-NT》给大家带来三款浮游炮,不需要手持,不需要装备,拖动到浮游炮栏中即可安装使用。浮游炮不会被攻击,且会围绕你做圆周运动,只攻击你选择的目标,炮口永远对着敌人!所有的浮游炮合成都需要使用下界之星,冒险家不要忘记收集。快装备上浮游炮,去战斗吧!

拆解台和实用工具包

作者:子衿

《我的世界》生存实用工具包上线,生存不易,帮手可不能少!《拆解台和实用工具包》内拥有拆解台、矿工头盔和生物指南针三类物品,满足你的大部分生存需求。三类物品各有用处,拆解台通过拆解现有物品的方式,可以帮助大家实现最高效的资源利用;矿工头盔不仅可以代替火把进行照明,还拥有盔甲属性,保护你不被僵尸偷袭;生物指南针帮你避免与僵尸碰面,轻松找到其他生物。实用工具包,让你的生存更加便捷!

离子魂-超科技武器

作者:黑曜石

在资源争夺激烈的未来世界,掌握科技才是存活的有力武器。《离子魂》组件从UI到物品建模都有十足的科技风格,各类高科技武器装备,让你充分感受全新科技的强大魅力。在未来世界,电力成为人类生存极为重要的资源,人们积极引入物质发电和重核聚变的技术,为方块世界的运行提供必要的电能。同时开发了电力基站,实现供电机与用电机之间WIFI传输,减少恶劣自然环境对于电力传输的影响。除此之外,光刻机、物质感应炉和解码机等高科技机器都能在组件中使用,还有多把重型离子魂科幻3D武器可合成,以此提高你的战斗力,让大家能从多方面体验未来超强科技。新奇体验不容错过,冒险家们快来试试吧。

无论是想提高开采效率,还是想获得更高的战斗力,冒险家们都离不开超能工具的帮忙。工具是大家在方块世界生存的好帮手,本专题集合多种不同类型的实用工具,让你的冒险生存更加便利!大家快来试试这些超能工具吧!

关于《我的世界》:

网易游戏代理的《我的世界》(Minecraft)是一个关于方块与冒险的游戏,玩家可以独自一人或与朋友们一起自由冒险,探索随机生成的世界,创造令人惊叹的奇迹。无论是建造简单质朴的小屋,还是拔天倚地的城堡,尽可自由发挥你无穷的想象力。

《我的世界》超能工具 开启你的创造天地

在《我的世界》中,除了多样的生物群系和风格百变的建筑外观,众多工具也是不可忽略的精彩组成部分。本期专题就为大家带来多款各具特色的工具。多种新奇工具用法、武器座驾任君挑选,让你的生存之旅变得更加顺畅。冒险家们不要犹豫,赶快拉上你的小伙伴们,一起来体验这些神奇的超能工具吧!

被动天赋-10个天赋

作者:三叉戟团队

超强被动天赋来袭,赋予你更强大的力量,增加你的生存乐趣。《被动天赋-10个天赋》给大家带来了10种新的被动天赋,包括提升血量、增加伤害值、提高挖掘效率和增加防御值等多个天赋种类。想要获得被动天赋,冒险家首先要合成天赋之书,在天赋之书可以查看、升级所拥有的天赋。在组件中击杀任一怪物,皆可获得天赋点,天赋点可以用于提升天赋等级,以获得更高级的使用效果。冒险家们快行动起来,不要错过获得新天赋的机会!

便携式跑车

作者:天啦噜的橘子

在方块世界里开着超跑驰骋吧!在《便携式跑车》组件中,一共有5款跑车车型,除此之外,还有多种车身颜色供大家自由搭配,让你的爱车有一个炫酷的外观。怎样才能拥有超跑呢?冒险家首先需要使用八块石头和一颗钻石,合成跑车石;然后将跑车石放入切石机,自主选择以获取不同类型的跑车矿;最后,在生存模式下,砸碎矿石即可获得跑车。启动跑车还需要钥匙和汽油,大家可以在工作台简单合成。不仅如此,超跑还拥有夜间发光的功能,闪耀你的夜间世界。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冒险家们赶紧启动超跑,一起踏上飞驰的旅程。

超级工具[彩虹联动版]

作者:zsj_is

想让你的超级工具变得五彩斑斓吗?《超级工具[彩虹联动版]》满足你的愿望,帮助你将超级工具的外观变得更加炫酷!如果你安装了《彩虹砧板工具》组件,还可以实现彩虹砧板工具的合成。组件内高度还原了java版所有的方块、食物、武器装备和工具,兼容性超强。大家一起让工具变成“彩虹”吧!

拔刀剑-闪电鞭

作者:谢七

拔刀剑全新武器装备——闪电鞭,让你“不讲武德”,战力爆表!在组件中,新物品闪电鞭和耗子尾汁都可以在工作台合成。手持闪电鞭时可以学会全新的技能,帮助你更高效地击杀怪物。而饮用耗子尾汁后,可随机触发“有备而来”、“点到为止”和“不讲武德”3种buff之一,提升你的战斗加成。除此之外,还有全新攻击动作和粒子特效,等待大家的探索。冒险家们快来看看吧!

快捷工具

作者:妖猫

你是否还在为需要频繁切换工具而烦恼不已?来试试《快捷工具》吧!在本组件中,你只需手持任意工具,就等于同时手持着所有的已合成基础工具。在手持此工具时,工具会自动适应你的动作,变成镐、斧或者铲。不仅如此,随着使用工具破坏次数的增加,还附带自动恢复耐久度和工具升级的效果,可提高你的开采效率。如此便捷的工具,冒险家们不要错过啦!

浮游炮-NT

作者:MC部落

还在苦恼单枪匹马打不过怪物?《浮游炮-NT》将会是你的全方位作战伴侣!《浮游炮-NT》给大家带来三款浮游炮,不需要手持,不需要装备,拖动到浮游炮栏中即可安装使用。浮游炮不会被攻击,且会围绕你做圆周运动,只攻击你选择的目标,炮口永远对着敌人!所有的浮游炮合成都需要使用下界之星,冒险家不要忘记收集。快装备上浮游炮,去战斗吧!

拆解台和实用工具包

作者:子衿

《我的世界》生存实用工具包上线,生存不易,帮手可不能少!《拆解台和实用工具包》内拥有拆解台、矿工头盔和生物指南针三类物品,满足你的大部分生存需求。三类物品各有用处,拆解台通过拆解现有物品的方式,可以帮助大家实现最高效的资源利用;矿工头盔不仅可以代替火把进行照明,还拥有盔甲属性,保护你不被僵尸偷袭;生物指南针帮你避免与僵尸碰面,轻松找到其他生物。实用工具包,让你的生存更加便捷!

离子魂-超科技武器

作者:黑曜石

在资源争夺激烈的未来世界,掌握科技才是存活的有力武器。《离子魂》组件从UI到物品建模都有十足的科技风格,各类高科技武器装备,让你充分感受全新科技的强大魅力。在未来世界,电力成为人类生存极为重要的资源,人们积极引入物质发电和重核聚变的技术,为方块世界的运行提供必要的电能。同时开发了电力基站,实现供电机与用电机之间WIFI传输,减少恶劣自然环境对于电力传输的影响。除此之外,光刻机、物质感应炉和解码机等高科技机器都能在组件中使用,还有多把重型离子魂科幻3D武器可合成,以此提高你的战斗力,让大家能从多方面体验未来超强科技。新奇体验不容错过,冒险家们快来试试吧。

无论是想提高开采效率,还是想获得更高的战斗力,冒险家们都离不开超能工具的帮忙。工具是大家在方块世界生存的好帮手,本专题集合多种不同类型的实用工具,让你的冒险生存更加便利!大家快来试试这些超能工具吧!

关于《我的世界》:

网易游戏代理的《我的世界》(Minecraft)是一个关于方块与冒险的游戏,玩家可以独自一人或与朋友们一起自由冒险,探索随机生成的世界,创造令人惊叹的奇迹。无论是建造简单质朴的小屋,还是拔天倚地的城堡,尽可自由发挥你无穷的想象力。

《我的世界》超能工具 开启你的创造天地

在《我的世界》中,除了多样的生物群系和风格百变的建筑外观,众多工具也是不可忽略的精彩组成部分。本期专题就为大家带来多款各具特色的工具。多种新奇工具用法、武器座驾任君挑选,让你的生存之旅变得更加顺畅。冒险家们不要犹豫,赶快拉上你的小伙伴们,一起来体验这些神奇的超能工具吧!

被动天赋-10个天赋

作者:三叉戟团队

超强被动天赋来袭,赋予你更强大的力量,增加你的生存乐趣。《被动天赋-10个天赋》给大家带来了10种新的被动天赋,包括提升血量、增加伤害值、提高挖掘效率和增加防御值等多个天赋种类。想要获得被动天赋,冒险家首先要合成天赋之书,在天赋之书可以查看、升级所拥有的天赋。在组件中击杀任一怪物,皆可获得天赋点,天赋点可以用于提升天赋等级,以获得更高级的使用效果。冒险家们快行动起来,不要错过获得新天赋的机会!

便携式跑车

作者:天啦噜的橘子

在方块世界里开着超跑驰骋吧!在《便携式跑车》组件中,一共有5款跑车车型,除此之外,还有多种车身颜色供大家自由搭配,让你的爱车有一个炫酷的外观。怎样才能拥有超跑呢?冒险家首先需要使用八块石头和一颗钻石,合成跑车石;然后将跑车石放入切石机,自主选择以获取不同类型的跑车矿;最后,在生存模式下,砸碎矿石即可获得跑车。启动跑车还需要钥匙和汽油,大家可以在工作台简单合成。不仅如此,超跑还拥有夜间发光的功能,闪耀你的夜间世界。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冒险家们赶紧启动超跑,一起踏上飞驰的旅程。

超级工具[彩虹联动版]

作者:zsj_is

想让你的超级工具变得五彩斑斓吗?《超级工具[彩虹联动版]》满足你的愿望,帮助你将超级工具的外观变得更加炫酷!如果你安装了《彩虹砧板工具》组件,还可以实现彩虹砧板工具的合成。组件内高度还原了java版所有的方块、食物、武器装备和工具,兼容性超强。大家一起让工具变成“彩虹”吧!

拔刀剑-闪电鞭

作者:谢七

拔刀剑全新武器装备——闪电鞭,让你“不讲武德”,战力爆表!在组件中,新物品闪电鞭和耗子尾汁都可以在工作台合成。手持闪电鞭时可以学会全新的技能,帮助你更高效地击杀怪物。而饮用耗子尾汁后,可随机触发“有备而来”、“点到为止”和“不讲武德”3种buff之一,提升你的战斗加成。除此之外,还有全新攻击动作和粒子特效,等待大家的探索。冒险家们快来看看吧!

快捷工具

作者:妖猫

你是否还在为需要频繁切换工具而烦恼不已?来试试《快捷工具》吧!在本组件中,你只需手持任意工具,就等于同时手持着所有的已合成基础工具。在手持此工具时,工具会自动适应你的动作,变成镐、斧或者铲。不仅如此,随着使用工具破坏次数的增加,还附带自动恢复耐久度和工具升级的效果,可提高你的开采效率。如此便捷的工具,冒险家们不要错过啦!

浮游炮-NT

作者:MC部落

还在苦恼单枪匹马打不过怪物?《浮游炮-NT》将会是你的全方位作战伴侣!《浮游炮-NT》给大家带来三款浮游炮,不需要手持,不需要装备,拖动到浮游炮栏中即可安装使用。浮游炮不会被攻击,且会围绕你做圆周运动,只攻击你选择的目标,炮口永远对着敌人!所有的浮游炮合成都需要使用下界之星,冒险家不要忘记收集。快装备上浮游炮,去战斗吧!

拆解台和实用工具包

作者:子衿

《我的世界》生存实用工具包上线,生存不易,帮手可不能少!《拆解台和实用工具包》内拥有拆解台、矿工头盔和生物指南针三类物品,满足你的大部分生存需求。三类物品各有用处,拆解台通过拆解现有物品的方式,可以帮助大家实现最高效的资源利用;矿工头盔不仅可以代替火把进行照明,还拥有盔甲属性,保护你不被僵尸偷袭;生物指南针帮你避免与僵尸碰面,轻松找到其他生物。实用工具包,让你的生存更加便捷!

离子魂-超科技武器

作者:黑曜石

在资源争夺激烈的未来世界,掌握科技才是存活的有力武器。《离子魂》组件从UI到物品建模都有十足的科技风格,各类高科技武器装备,让你充分感受全新科技的强大魅力。在未来世界,电力成为人类生存极为重要的资源,人们积极引入物质发电和重核聚变的技术,为方块世界的运行提供必要的电能。同时开发了电力基站,实现供电机与用电机之间WIFI传输,减少恶劣自然环境对于电力传输的影响。除此之外,光刻机、物质感应炉和解码机等高科技机器都能在组件中使用,还有多把重型离子魂科幻3D武器可合成,以此提高你的战斗力,让大家能从多方面体验未来超强科技。新奇体验不容错过,冒险家们快来试试吧。

无论是想提高开采效率,还是想获得更高的战斗力,冒险家们都离不开超能工具的帮忙。工具是大家在方块世界生存的好帮手,本专题集合多种不同类型的实用工具,让你的冒险生存更加便利!大家快来试试这些超能工具吧!

关于《我的世界》:

网易游戏代理的《我的世界》(Minecraft)是一个关于方块与冒险的游戏,玩家可以独自一人或与朋友们一起自由冒险,探索随机生成的世界,创造令人惊叹的奇迹。无论是建造简单质朴的小屋,还是拔天倚地的城堡,尽可自由发挥你无穷的想象力。

寻找“文学社”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指北BB组 洪咸,36氪经授权发布。

溪同学相信,他们这一代年轻人(以他为参考,年龄大概可以从“98后”进行划分)再也没有文学偶像了,并且给出了一个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解释:

“不论我们如何写作,文学目的都是为了表达自己…毕竟我们对当代生活不需要负有什么责任。”

我其实很赞同他的前半句。哪怕从“227”之后不断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各种文学bot也能看出,即使到了所谓表现方式丰富、个人生活边界无限拓展的互联网时代,“文学”仍然是人类最青睐的交流工具之一,因为它太容易“个性化”、天然地允许人们“自私”。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媒体时代正在放大这个“优势”:当工具的普及不断降低着“文学”的使用门槛,与这个时代的其他事物一样,“文学”也逐渐开始强调他的实用性。以至于自带距离感的“文学偶像”看上去确实对于大众而言意义不大。

但我从不觉得文学与当代生活无关。至少在我印象里发生在2020年的社交网络热点、流行语,绝大部分都有着一个“文学”的内核。

比如上面提到的“227”、“227”后续引发的lofter、AO3争议、亚非拉文学Bot停更,再到后来的55网文写手断更节、浮生日记、北大文学系足球队,包括年底流行的打工人和凡尔赛,文学始终以一种模糊又笃定的形式参与着当代生活,或帮助人们完成戏谑与解构,或重新定义着人们的文化消费形式,成为新的财富密码

更何况溪同学在文学社副社长这些身份之前,他还是一个生活在2020年的大学生。理论上新媒体时代带给“文学”蓬勃发展的机会感受最深、最能得心应手、最有机会享受光明未来的,本来应该是他们啊。

文学社,不属于今天

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文学社”定义了中国人对于“大学生活”的全部想象:

它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型”社团,即使作为自发式的交流团体,也能跨越时代在不同的校园中生生不息。百度百科“文学社”词条里就收录了32个文学社,历史从三四十年到最近七八年不等。

它是当代文学作品中最常见的“场景”之一。例如作家独木舟在95后青春文学杂志《花火》上连载小说时,就经常引用北岛的《波兰来客》:“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想象里的大学生活就像这首诗的前半节,也成为了许多中学生最终选择“汉语言文学”这一专业的直接理由。

它也最能代表“学生”的浪漫面:被保护在象牙塔里不需要为生计发愁、拥有着相对纯洁的社会关系、身处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段里。

而这也是我决定去大学里寻找文学社的原因:我想知道在“文学青年”、“文艺青年”已经算不上什么褒义词的时代里,在“文学”已经长期工具化地运用在“凡尔赛”、“打工人”等戏谑的语境里,在“227事件”推动文学创作再一次进入社会议题之后,现在的大学文学社是由什么样的年轻人组成。

毕竟按照最流行的行业媒体话术,他们被称为“Z世代”,是能全方位定义下个时代各方面的一群人——很多人说,了解他们在想什么,可以四舍五入等于看到未来。

但我几乎没有收到任何乐观的答复。

小左就读于四川某师范大学(以下简称N大),在今年六月的社团换届大会上,她接任成为第21任文学社社长,管理着77名成员。

在这所师范院校里,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规模,但她总是感觉文学社“名存实亡”,她估算日常参与社团活动的活跃成员可能还没到10个。她向我们展示QQ群里的消息记录,群里除了她发的活动安排和寥寥几条“收到”,就几乎没有别的交流了。

新生也不青睐文学社。在今年10月的“招新百团大战”里,她发现学校的校园媒体虽然对“社团招新情况”进行了助推报道,但版面分配却十分“偏颇”:街舞社获得了7张的图片展示位,针织勾边社团、音乐社汉服社和跆拳道社都有不小的露出量,但文学社则一个都没有。

最终结果是招新结束后,小左的文学社招募到四十位新生,但随着时间推移又很快流失(比如成员同时报名了两三个社团,然后在学长们的规劝下进行了“选择”),在社成员始终维持着大约七十人、活跃十人的状态。

(一场典型的大学文学社社团活动)

相比于N大,重庆一所211综合性类院校(以下简称Z大)的文学社显得更为活跃,学院里光是带有文学性质的社团就有七八个,出版的印刷物就有两报两刊。

Z大文学社社长虎啸从八月开始筹备社刊《月光》创刊四十周年的特刊,面向校内学生以及已毕业的校友进行征稿,稿费千字25元,广告刊登了半个月,就征集到了五百多份稿件。之后便由四位学院里的指导老师进行三次审阅,再进行美编和排版,最终成为院里唯一采用铜纸全彩印刷的刊物,造价不菲,每本成本四五十块,每次大约印八百多本。

但问题同样明显:高投入并没有获得高回报,或者更准确地说没有获得“出版物意义上的回报”。社刊常常通过赠送来完成内部消化,大一大二社员两届100多人一人一本,还会赠送其他社团每社三本,剩下刨除需要留档的二十本,其余全部由展台形式发放,关注公众号领一本…

以至于虎啸的心里总是很拧巴:他确实想很用心地将这本特刊做好,但他心里更清楚并没有多少人选择“主动阅读”,感觉很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使不出来”。

甚至有多少人选择“主动投稿”都是一个未知数。

因为直属于学院,Z大文学社配备了五位指导老师,一名负责社团具体事务,一名团委学生会的团委书记老师负责统筹工作,还有三名老师专门负责杂志审稿。这种与学院的亲密关系保证了这个社团不会像大多数学生自发组织的社团一样无疾而终,但这也意味着该社团不再是开头提到的“自发交流团体”,而更类似于院系的直系下属机构。

由文学社混乱的归属一定程度上也佐证了这种依附式关系的存在,譬如Z大文学社就曾因为因为学院的专业调整,陆续归属于校学生会和院学生会,后来随着指导老师的任职调整,文学社又从学生会剥离了出来。

这对学生本人来说,也不一定算得上什么好事,虎啸就和我们抱怨过学院权责不清的事情都会丢给他们做,从学院网站的图片设计、招生文案撰写,甚至学院会议记录都要文学社来做——无数琐碎的行政指令和权责关系填满了她的课余时间。

(在社团活动海报上,“可盖学术章”被特意标注)

小左倒是希望老师和学院能更支持文学社的活动。在她的记忆里,N大文学社拥有过的巅峰时期,都有学院老师深度参与的痕迹,比如当年参与文学社活动能与绩点和学分挂钩。

但现在学校除了拨款和批准场地,就几乎不再过问文学社的运行了。

作为直观对比,小左也曾经组织过征稿,历时半个多月,最后只收集到了寥寥5份稿件。他们也有一本1999年创刊的文学社刊《青鸟》,原本保持每年一版的频率,但从去年社团陷入财政危机之后,社团便放弃了发行实体刊物,改成了线上发行。

当然文学社的生存也不一定非要来自学院的支持,社团里的组织者个人素质和参与度也直接决定社团的生存质量。

成都某理工科大学(T大)文学社之所以能创办十几年,一个关键人物是化工学院的文学爱好者李老师,社团干事朱诚诚为此深受感动:“李老师不仅经常出席社员自己组织的活动,深度参与文学社内人员任命,还会将学生的作品合辑,自费印刷成册”。

十月的时候,李老师还将投入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当时中国古典诗词大师叶嘉莹纪录片《掬水月在手》上线,T大文学社发出了组织观影的宣传,地点在离学校一两公里外的大众院线影城,原价三十多的票价同学们只需要付20即可,李老师负责补上差价。

“赤子为赤子奉献”,宣传文案里这么写道。

我并没能见到李老师,但常常能从T大文学社的微信推文里看到李老师出席活动的身影。从学术主页上看,她做人工智能、数学和逻辑、智能科学和自然语言理解NLU的方向,这也许是她的另外一面。

我担心这样文学社会变成“老师个人兴趣的后花园”,“在老师缺席后很可能就失去了存在的能力”,只是从目前来看他们享受这样的关系。

朱诚诚说李老师为人很好,特别关心文学社,但她和李老师没有太多机会聊天,交情不深,也不好主动拉家常,所以对李老师个人的状况不甚了解。另外一位文学社干事补充“君子之交淡如水嘛,哈哈。”

文学社,不属于文学

如今当人们谈起大学社团、学生干部,“功利”几乎已经成为绕不过去的关键词。例如在大学生高度活跃的知乎上,“要不要加入学生会”、“大学生应该参加什么社团”、“大学很迷茫怎么办”等问题总会在每年暑假前后被顶上热榜——而这些提问,在本质上都是围绕着“你们期待从大学教育中收获什么”的衍生讨论。

当然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则又是见仁见智的。

有人认为应该早早地为毕业后“卷起来”做准备,通过社团完成自己的职前教育和职业规划——选择合适的组织、坐上高位、写简历时好有东西可写——也有人认为应该投入自己的爱好,享受大学生活,充分试错。

从我采访的状况来看,“文学社”同样不能“免俗”。

溪同学所学的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但目前他正在腾讯游戏进行实习之前的培训,计划毕业后从事游戏策划的工作——这样的跨专业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文学社”活动的结果。他非常自豪于自己的创作,在大二时就签约过某网文平台,奇幻小说题材,每月底薪700,要求日更。虽然这种辛苦钱他赚到了两个月底薪后就及时退出了。

“写游戏也是一种写作不是吗?人物对话、世界观什么的”他自信自己在文学上的造诣会帮助他写出比同事们都更好的人物,“要是玩家能发现我的巧思那最好了,会是一个彩蛋。”

小左也认为“文学社”目前最吸引人的地方,也变成了“简历提升”,你可以将“文学修养”会被翻译成“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也可以将“文学创作”和“熟悉各类文体”、“擅长排版”划上等号,并且性价比很高。

“混子是在所难免的,写一篇文章发表到校级刊物算是一个校级奖励或者参加一次文学社讲座盖一个学术章,参加这些活动的成本比其其他拿绩点学分的活动来说容易得多。”

于是与其他主题的社团无异,受访的三个文学社在部门的设置大同小异,都同样设置了组织部、宣传部、财务部、文化部等好几个部门。也可以理解成,即使身在文学社,集中进行文学创作、文学探讨的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人,乃至是一小部分人。

我后来用“文学社+作家”为关键词搜索,还找到了这样一个观点,它来自于一个集结了官方组织的60多个文学社社长研讨会网页——抛开“文学是否真能采用短视频式的创作手法”等讨论,这个颇受争议的采访似乎也在直白地说明:

文学社在其文学属性之前,它首先是一个社团。而社团总是要回到“对自己有没有用”的话题上。

当然无论是否带上了玫瑰色的眼镜观看,“文人结社”在多个时代都带有浪漫色彩。

比如成都开在玉林西路的白夜酒吧就是其中一个代表,1998年诗人翟永明开了这家由建筑师刘家琨设计的酒吧,这十几年来,文人墨客往来,举办过无数跨界的文化活动,而被称为中国艺术圈的左岸。

在被赵雷《成都》唱红之前,同在玉林西路的小酒馆也是一个前卫艺术家沙龙,至今还能吸引各种游客前来打卡。

也必须承认,文学社里其实也不乏对文学有热情的人。

无论是小左、溪同学还是虎啸,同学们谈论起自己参加文学社的因缘都相当动情,这些小故事往往都与文学的陪伴和鼓励相关。

与虎啸一同参加采访的是学弟茂茂,《看天下》和《青年文摘》曾是他密不透风的高中生活里唯一的喘息时刻。现在,他在社团里也结交到了好朋友,获得了“一个私人空间”。为了向我传递清楚其中的羁绊,虎啸还花了很长篇幅讲述前任社长的作为以及她收获到的感动。

以至于虎啸虽然偶尔觉得“只能尽力”,但她还是仍然愿意评价目前自己在任的这届文学社“还行”,因为“你参与一个社团,你或多或少都会改变它,谈不上有太多失望”,何况文学社发挥了它本身的使命——给同学们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机会和场所。

但这似乎都在强调“结社”的重要性,而非“文学”的重要性。更何况近几年一系列有关文学、作家的热点,几乎在不断坐实“结社”与“抱团”、“站队”之间不可名状关联性。

比如韩寒在2012年发表的著名观点“文坛算个屁,谁也别装逼”,公然蔑视作协和文坛的抱团现象。童话大王郑渊洁也是拒绝“混圈”的代表并且引以为豪,时至今日仍然在微博上日常更新着其与另一位“体制内作家”曹文轩的纠葛,陈述某个榜单“功利化”带来的恶果。

再譬如出版业大厂活字文化前编辑易潇雨控诉自己费尽心力写的关于《掬水月在手》书稿,被活字文化公司洗稿、去掉署名的事情,只在小范围里引起波澜。据她所说,自己直接联络了叶嘉莹的助理和几个文化圈的名人希望得到帮助,但许多天过去这些大佬毫无回应,朋友圈依然只转发电影获奖信息,一派岁月静好模样。

这种对抄袭、剥夺署名权的恶性事件没有“出圈”,也没能引发文化圈更大讨论。

我曾经就此现象,询问过团建观影《掬水月在手》的T大文学社成员们。但他们表示没听说过这个事件,也没有开展对大厂与员工之间权力不对等之类问题的探讨,哪怕是以“55断更节”为引子。

可能这很好地说明了文学社的成员们,正在变得“纯粹”。

(忘记报备活动场地的社员们,翻墙“借用”教室)

文学社,不属于未来

虎啸在社团招新的时候设置了一项关于文学偏好的问题。

通过整理,她发现新同学们喜欢的作家分别是张嘉佳、大冰和苑子豪苑子文兄弟。

我在T大社团新干事见面会上也看到了类似的提问。当新招的干事们在副社长溪同学的组织下,讨论自己最欣赏的作家时,他们提到的主要是汪曾祺、苏轼、林清玄和冯骥才之类曾在各个中学阶段语文课本上收录过的严肃文学名家,以及唐家三少、江南、南派三叔之类有广大阅读受众的作者。

(T大文学社的群聊活动)

虎啸向我解释了这个提问的初衷,她觉得“也不是说看他写得多好或者是品味有多棒,真心诚意其实很重要”,“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喜欢文学,多问几个问题就感受得出来的”。

我按照她的思路,通过高校图书馆借阅排行榜试着对其他学校的“文学氛围”进行解答,结果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上图为武大、下图为川大)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答案是好是坏,是否证明这些人“真心喜欢文学”,还是喜欢“武侠”、“科幻”但不局限于“文学”、“影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但这样的答案却让我想起一份2019年的数据。

2019年初,二手书买卖网站多抓鱼公布了去年的滞销数据,这个数据被认为受营销的影响较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作品本身的生命力和读者的认可。滞销区的题材主要集中在青春、情感和职场,多抓鱼称:“多抓鱼买家中 30 岁以下的人占了 75%,所以我们可以不负责任地说恋爱和升职不再是这届年轻人的阅读主题。”

具体到榜单,郭敬明、韩寒、安妮宝贝在滞销作家榜单里排名前三,前二十里也来自最世文化的还有落落、笛安和安东尼,青春鸡汤作家刘同排15,大冰、白落梅、桐华、于丹和毕淑敏都有上榜。

(作为反向,这是畅销书排行榜)

前后对比,这显然带来了更多问题:

比如坐拥“Z世代”标签、被誉为能定义未来的当代文学社社员们喜欢大冰、刘同,为什么却在市场上成为“滞销作家”?比如为什么在畅销书排行榜能够和高校借阅排行榜进行对应的情况下,文学社却在逐渐边缘化?

我和虎啸分享了其他高校的“借阅排行”后她又补充了一些其他问题:文学社有用吗?社交网络上流行的“XX文学”真的来自于大家对于“文学”的热爱吗?为什么“文学青年”不再成为一个褒义词?短视频、微博、朋友圈抖机灵算文学吗?

虎啸没有给出答案。遗憾地是我也没有机会询问其他的“社长”,因为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虽然尝试进行回访,但大家都在忙碌,难以将精力分流给“文学社”:

T大举办了“校园苏轼周”,文学社和汉服社一起在校园大道办了一个小小的展,挂出了苏轼诗词的书法作品,但溪同学的主要精力投入在还没有结束的腾讯游戏的培训——虽然未接触到真实的工作,但也一定程度上契合了“文学不用对当代生活负责”的观点,毕竟有人说“游戏就是为了逃避当代生活”。

学习土木建筑学科的朱诚诚说自己领教了本行业里对女性的残酷,正在准备考公。

原本我们准备了四个院校的文学社素材,其中一个社团所归属的学院几天前刚下达了新的文件,对社团成员的管控更细致,其中就有要求社团成员不能接受外校媒体的采访,这让社团的学生主管惴惴不安、夜不能寐,在其坚持下我们删除掉了涉及该社团的内容。

我不知道大学文学社的经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参与到他们“正在发生的未来”,也或许“文学社”本身已经不需要答案了。

寻找“文学社”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指北BB组 洪咸,36氪经授权发布。

溪同学相信,他们这一代年轻人(以他为参考,年龄大概可以从“98后”进行划分)再也没有文学偶像了,并且给出了一个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解释:

“不论我们如何写作,文学目的都是为了表达自己…毕竟我们对当代生活不需要负有什么责任。”

我其实很赞同他的前半句。哪怕从“227”之后不断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各种文学bot也能看出,即使到了所谓表现方式丰富、个人生活边界无限拓展的互联网时代,“文学”仍然是人类最青睐的交流工具之一,因为它太容易“个性化”、天然地允许人们“自私”。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媒体时代正在放大这个“优势”:当工具的普及不断降低着“文学”的使用门槛,与这个时代的其他事物一样,“文学”也逐渐开始强调他的实用性。以至于自带距离感的“文学偶像”看上去确实对于大众而言意义不大。

但我从不觉得文学与当代生活无关。至少在我印象里发生在2020年的社交网络热点、流行语,绝大部分都有着一个“文学”的内核。

比如上面提到的“227”、“227”后续引发的lofter、AO3争议、亚非拉文学Bot停更,再到后来的55网文写手断更节、浮生日记、北大文学系足球队,包括年底流行的打工人和凡尔赛,文学始终以一种模糊又笃定的形式参与着当代生活,或帮助人们完成戏谑与解构,或重新定义着人们的文化消费形式,成为新的财富密码

更何况溪同学在文学社副社长这些身份之前,他还是一个生活在2020年的大学生。理论上新媒体时代带给“文学”蓬勃发展的机会感受最深、最能得心应手、最有机会享受光明未来的,本来应该是他们啊。

文学社,不属于今天

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文学社”定义了中国人对于“大学生活”的全部想象:

它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型”社团,即使作为自发式的交流团体,也能跨越时代在不同的校园中生生不息。百度百科“文学社”词条里就收录了32个文学社,历史从三四十年到最近七八年不等。

它是当代文学作品中最常见的“场景”之一。例如作家独木舟在95后青春文学杂志《花火》上连载小说时,就经常引用北岛的《波兰来客》:“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想象里的大学生活就像这首诗的前半节,也成为了许多中学生最终选择“汉语言文学”这一专业的直接理由。

它也最能代表“学生”的浪漫面:被保护在象牙塔里不需要为生计发愁、拥有着相对纯洁的社会关系、身处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段里。

而这也是我决定去大学里寻找文学社的原因:我想知道在“文学青年”、“文艺青年”已经算不上什么褒义词的时代里,在“文学”已经长期工具化地运用在“凡尔赛”、“打工人”等戏谑的语境里,在“227事件”推动文学创作再一次进入社会议题之后,现在的大学文学社是由什么样的年轻人组成。

毕竟按照最流行的行业媒体话术,他们被称为“Z世代”,是能全方位定义下个时代各方面的一群人——很多人说,了解他们在想什么,可以四舍五入等于看到未来。

但我几乎没有收到任何乐观的答复。

小左就读于四川某师范大学(以下简称N大),在今年六月的社团换届大会上,她接任成为第21任文学社社长,管理着77名成员。

在这所师范院校里,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规模,但她总是感觉文学社“名存实亡”,她估算日常参与社团活动的活跃成员可能还没到10个。她向我们展示QQ群里的消息记录,群里除了她发的活动安排和寥寥几条“收到”,就几乎没有别的交流了。

新生也不青睐文学社。在今年10月的“招新百团大战”里,她发现学校的校园媒体虽然对“社团招新情况”进行了助推报道,但版面分配却十分“偏颇”:街舞社获得了7张的图片展示位,针织勾边社团、音乐社汉服社和跆拳道社都有不小的露出量,但文学社则一个都没有。

最终结果是招新结束后,小左的文学社招募到四十位新生,但随着时间推移又很快流失(比如成员同时报名了两三个社团,然后在学长们的规劝下进行了“选择”),在社成员始终维持着大约七十人、活跃十人的状态。

(一场典型的大学文学社社团活动)

相比于N大,重庆一所211综合性类院校(以下简称Z大)的文学社显得更为活跃,学院里光是带有文学性质的社团就有七八个,出版的印刷物就有两报两刊。

Z大文学社社长虎啸从八月开始筹备社刊《月光》创刊四十周年的特刊,面向校内学生以及已毕业的校友进行征稿,稿费千字25元,广告刊登了半个月,就征集到了五百多份稿件。之后便由四位学院里的指导老师进行三次审阅,再进行美编和排版,最终成为院里唯一采用铜纸全彩印刷的刊物,造价不菲,每本成本四五十块,每次大约印八百多本。

但问题同样明显:高投入并没有获得高回报,或者更准确地说没有获得“出版物意义上的回报”。社刊常常通过赠送来完成内部消化,大一大二社员两届100多人一人一本,还会赠送其他社团每社三本,剩下刨除需要留档的二十本,其余全部由展台形式发放,关注公众号领一本…

以至于虎啸的心里总是很拧巴:他确实想很用心地将这本特刊做好,但他心里更清楚并没有多少人选择“主动阅读”,感觉很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使不出来”。

甚至有多少人选择“主动投稿”都是一个未知数。

因为直属于学院,Z大文学社配备了五位指导老师,一名负责社团具体事务,一名团委学生会的团委书记老师负责统筹工作,还有三名老师专门负责杂志审稿。这种与学院的亲密关系保证了这个社团不会像大多数学生自发组织的社团一样无疾而终,但这也意味着该社团不再是开头提到的“自发交流团体”,而更类似于院系的直系下属机构。

由文学社混乱的归属一定程度上也佐证了这种依附式关系的存在,譬如Z大文学社就曾因为因为学院的专业调整,陆续归属于校学生会和院学生会,后来随着指导老师的任职调整,文学社又从学生会剥离了出来。

这对学生本人来说,也不一定算得上什么好事,虎啸就和我们抱怨过学院权责不清的事情都会丢给他们做,从学院网站的图片设计、招生文案撰写,甚至学院会议记录都要文学社来做——无数琐碎的行政指令和权责关系填满了她的课余时间。

(在社团活动海报上,“可盖学术章”被特意标注)

小左倒是希望老师和学院能更支持文学社的活动。在她的记忆里,N大文学社拥有过的巅峰时期,都有学院老师深度参与的痕迹,比如当年参与文学社活动能与绩点和学分挂钩。

但现在学校除了拨款和批准场地,就几乎不再过问文学社的运行了。

作为直观对比,小左也曾经组织过征稿,历时半个多月,最后只收集到了寥寥5份稿件。他们也有一本1999年创刊的文学社刊《青鸟》,原本保持每年一版的频率,但从去年社团陷入财政危机之后,社团便放弃了发行实体刊物,改成了线上发行。

当然文学社的生存也不一定非要来自学院的支持,社团里的组织者个人素质和参与度也直接决定社团的生存质量。

成都某理工科大学(T大)文学社之所以能创办十几年,一个关键人物是化工学院的文学爱好者李老师,社团干事朱诚诚为此深受感动:“李老师不仅经常出席社员自己组织的活动,深度参与文学社内人员任命,还会将学生的作品合辑,自费印刷成册”。

十月的时候,李老师还将投入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当时中国古典诗词大师叶嘉莹纪录片《掬水月在手》上线,T大文学社发出了组织观影的宣传,地点在离学校一两公里外的大众院线影城,原价三十多的票价同学们只需要付20即可,李老师负责补上差价。

“赤子为赤子奉献”,宣传文案里这么写道。

我并没能见到李老师,但常常能从T大文学社的微信推文里看到李老师出席活动的身影。从学术主页上看,她做人工智能、数学和逻辑、智能科学和自然语言理解NLU的方向,这也许是她的另外一面。

我担心这样文学社会变成“老师个人兴趣的后花园”,“在老师缺席后很可能就失去了存在的能力”,只是从目前来看他们享受这样的关系。

朱诚诚说李老师为人很好,特别关心文学社,但她和李老师没有太多机会聊天,交情不深,也不好主动拉家常,所以对李老师个人的状况不甚了解。另外一位文学社干事补充“君子之交淡如水嘛,哈哈。”

文学社,不属于文学

如今当人们谈起大学社团、学生干部,“功利”几乎已经成为绕不过去的关键词。例如在大学生高度活跃的知乎上,“要不要加入学生会”、“大学生应该参加什么社团”、“大学很迷茫怎么办”等问题总会在每年暑假前后被顶上热榜——而这些提问,在本质上都是围绕着“你们期待从大学教育中收获什么”的衍生讨论。

当然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则又是见仁见智的。

有人认为应该早早地为毕业后“卷起来”做准备,通过社团完成自己的职前教育和职业规划——选择合适的组织、坐上高位、写简历时好有东西可写——也有人认为应该投入自己的爱好,享受大学生活,充分试错。

从我采访的状况来看,“文学社”同样不能“免俗”。

溪同学所学的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但目前他正在腾讯游戏进行实习之前的培训,计划毕业后从事游戏策划的工作——这样的跨专业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文学社”活动的结果。他非常自豪于自己的创作,在大二时就签约过某网文平台,奇幻小说题材,每月底薪700,要求日更。虽然这种辛苦钱他赚到了两个月底薪后就及时退出了。

“写游戏也是一种写作不是吗?人物对话、世界观什么的”他自信自己在文学上的造诣会帮助他写出比同事们都更好的人物,“要是玩家能发现我的巧思那最好了,会是一个彩蛋。”

小左也认为“文学社”目前最吸引人的地方,也变成了“简历提升”,你可以将“文学修养”会被翻译成“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也可以将“文学创作”和“熟悉各类文体”、“擅长排版”划上等号,并且性价比很高。

“混子是在所难免的,写一篇文章发表到校级刊物算是一个校级奖励或者参加一次文学社讲座盖一个学术章,参加这些活动的成本比其其他拿绩点学分的活动来说容易得多。”

于是与其他主题的社团无异,受访的三个文学社在部门的设置大同小异,都同样设置了组织部、宣传部、财务部、文化部等好几个部门。也可以理解成,即使身在文学社,集中进行文学创作、文学探讨的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人,乃至是一小部分人。

我后来用“文学社+作家”为关键词搜索,还找到了这样一个观点,它来自于一个集结了官方组织的60多个文学社社长研讨会网页——抛开“文学是否真能采用短视频式的创作手法”等讨论,这个颇受争议的采访似乎也在直白地说明:

文学社在其文学属性之前,它首先是一个社团。而社团总是要回到“对自己有没有用”的话题上。

当然无论是否带上了玫瑰色的眼镜观看,“文人结社”在多个时代都带有浪漫色彩。

比如成都开在玉林西路的白夜酒吧就是其中一个代表,1998年诗人翟永明开了这家由建筑师刘家琨设计的酒吧,这十几年来,文人墨客往来,举办过无数跨界的文化活动,而被称为中国艺术圈的左岸。

在被赵雷《成都》唱红之前,同在玉林西路的小酒馆也是一个前卫艺术家沙龙,至今还能吸引各种游客前来打卡。

也必须承认,文学社里其实也不乏对文学有热情的人。

无论是小左、溪同学还是虎啸,同学们谈论起自己参加文学社的因缘都相当动情,这些小故事往往都与文学的陪伴和鼓励相关。

与虎啸一同参加采访的是学弟茂茂,《看天下》和《青年文摘》曾是他密不透风的高中生活里唯一的喘息时刻。现在,他在社团里也结交到了好朋友,获得了“一个私人空间”。为了向我传递清楚其中的羁绊,虎啸还花了很长篇幅讲述前任社长的作为以及她收获到的感动。

以至于虎啸虽然偶尔觉得“只能尽力”,但她还是仍然愿意评价目前自己在任的这届文学社“还行”,因为“你参与一个社团,你或多或少都会改变它,谈不上有太多失望”,何况文学社发挥了它本身的使命——给同学们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机会和场所。

但这似乎都在强调“结社”的重要性,而非“文学”的重要性。更何况近几年一系列有关文学、作家的热点,几乎在不断坐实“结社”与“抱团”、“站队”之间不可名状关联性。

比如韩寒在2012年发表的著名观点“文坛算个屁,谁也别装逼”,公然蔑视作协和文坛的抱团现象。童话大王郑渊洁也是拒绝“混圈”的代表并且引以为豪,时至今日仍然在微博上日常更新着其与另一位“体制内作家”曹文轩的纠葛,陈述某个榜单“功利化”带来的恶果。

再譬如出版业大厂活字文化前编辑易潇雨控诉自己费尽心力写的关于《掬水月在手》书稿,被活字文化公司洗稿、去掉署名的事情,只在小范围里引起波澜。据她所说,自己直接联络了叶嘉莹的助理和几个文化圈的名人希望得到帮助,但许多天过去这些大佬毫无回应,朋友圈依然只转发电影获奖信息,一派岁月静好模样。

这种对抄袭、剥夺署名权的恶性事件没有“出圈”,也没能引发文化圈更大讨论。

我曾经就此现象,询问过团建观影《掬水月在手》的T大文学社成员们。但他们表示没听说过这个事件,也没有开展对大厂与员工之间权力不对等之类问题的探讨,哪怕是以“55断更节”为引子。

可能这很好地说明了文学社的成员们,正在变得“纯粹”。

(忘记报备活动场地的社员们,翻墙“借用”教室)

文学社,不属于未来

虎啸在社团招新的时候设置了一项关于文学偏好的问题。

通过整理,她发现新同学们喜欢的作家分别是张嘉佳、大冰和苑子豪苑子文兄弟。

我在T大社团新干事见面会上也看到了类似的提问。当新招的干事们在副社长溪同学的组织下,讨论自己最欣赏的作家时,他们提到的主要是汪曾祺、苏轼、林清玄和冯骥才之类曾在各个中学阶段语文课本上收录过的严肃文学名家,以及唐家三少、江南、南派三叔之类有广大阅读受众的作者。

(T大文学社的群聊活动)

虎啸向我解释了这个提问的初衷,她觉得“也不是说看他写得多好或者是品味有多棒,真心诚意其实很重要”,“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喜欢文学,多问几个问题就感受得出来的”。

我按照她的思路,通过高校图书馆借阅排行榜试着对其他学校的“文学氛围”进行解答,结果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上图为武大、下图为川大)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答案是好是坏,是否证明这些人“真心喜欢文学”,还是喜欢“武侠”、“科幻”但不局限于“文学”、“影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但这样的答案却让我想起一份2019年的数据。

2019年初,二手书买卖网站多抓鱼公布了去年的滞销数据,这个数据被认为受营销的影响较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作品本身的生命力和读者的认可。滞销区的题材主要集中在青春、情感和职场,多抓鱼称:“多抓鱼买家中 30 岁以下的人占了 75%,所以我们可以不负责任地说恋爱和升职不再是这届年轻人的阅读主题。”

具体到榜单,郭敬明、韩寒、安妮宝贝在滞销作家榜单里排名前三,前二十里也来自最世文化的还有落落、笛安和安东尼,青春鸡汤作家刘同排15,大冰、白落梅、桐华、于丹和毕淑敏都有上榜。

(作为反向,这是畅销书排行榜)

前后对比,这显然带来了更多问题:

比如坐拥“Z世代”标签、被誉为能定义未来的当代文学社社员们喜欢大冰、刘同,为什么却在市场上成为“滞销作家”?比如为什么在畅销书排行榜能够和高校借阅排行榜进行对应的情况下,文学社却在逐渐边缘化?

我和虎啸分享了其他高校的“借阅排行”后她又补充了一些其他问题:文学社有用吗?社交网络上流行的“XX文学”真的来自于大家对于“文学”的热爱吗?为什么“文学青年”不再成为一个褒义词?短视频、微博、朋友圈抖机灵算文学吗?

虎啸没有给出答案。遗憾地是我也没有机会询问其他的“社长”,因为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虽然尝试进行回访,但大家都在忙碌,难以将精力分流给“文学社”:

T大举办了“校园苏轼周”,文学社和汉服社一起在校园大道办了一个小小的展,挂出了苏轼诗词的书法作品,但溪同学的主要精力投入在还没有结束的腾讯游戏的培训——虽然未接触到真实的工作,但也一定程度上契合了“文学不用对当代生活负责”的观点,毕竟有人说“游戏就是为了逃避当代生活”。

学习土木建筑学科的朱诚诚说自己领教了本行业里对女性的残酷,正在准备考公。

原本我们准备了四个院校的文学社素材,其中一个社团所归属的学院几天前刚下达了新的文件,对社团成员的管控更细致,其中就有要求社团成员不能接受外校媒体的采访,这让社团的学生主管惴惴不安、夜不能寐,在其坚持下我们删除掉了涉及该社团的内容。

我不知道大学文学社的经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参与到他们“正在发生的未来”,也或许“文学社”本身已经不需要答案了。

寻找“文学社”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指北BB组 洪咸,36氪经授权发布。

溪同学相信,他们这一代年轻人(以他为参考,年龄大概可以从“98后”进行划分)再也没有文学偶像了,并且给出了一个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解释:

“不论我们如何写作,文学目的都是为了表达自己…毕竟我们对当代生活不需要负有什么责任。”

我其实很赞同他的前半句。哪怕从“227”之后不断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各种文学bot也能看出,即使到了所谓表现方式丰富、个人生活边界无限拓展的互联网时代,“文学”仍然是人类最青睐的交流工具之一,因为它太容易“个性化”、天然地允许人们“自私”。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媒体时代正在放大这个“优势”:当工具的普及不断降低着“文学”的使用门槛,与这个时代的其他事物一样,“文学”也逐渐开始强调他的实用性。以至于自带距离感的“文学偶像”看上去确实对于大众而言意义不大。

但我从不觉得文学与当代生活无关。至少在我印象里发生在2020年的社交网络热点、流行语,绝大部分都有着一个“文学”的内核。

比如上面提到的“227”、“227”后续引发的lofter、AO3争议、亚非拉文学Bot停更,再到后来的55网文写手断更节、浮生日记、北大文学系足球队,包括年底流行的打工人和凡尔赛,文学始终以一种模糊又笃定的形式参与着当代生活,或帮助人们完成戏谑与解构,或重新定义着人们的文化消费形式,成为新的财富密码

更何况溪同学在文学社副社长这些身份之前,他还是一个生活在2020年的大学生。理论上新媒体时代带给“文学”蓬勃发展的机会感受最深、最能得心应手、最有机会享受光明未来的,本来应该是他们啊。

文学社,不属于今天

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文学社”定义了中国人对于“大学生活”的全部想象:

它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型”社团,即使作为自发式的交流团体,也能跨越时代在不同的校园中生生不息。百度百科“文学社”词条里就收录了32个文学社,历史从三四十年到最近七八年不等。

它是当代文学作品中最常见的“场景”之一。例如作家独木舟在95后青春文学杂志《花火》上连载小说时,就经常引用北岛的《波兰来客》:“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想象里的大学生活就像这首诗的前半节,也成为了许多中学生最终选择“汉语言文学”这一专业的直接理由。

它也最能代表“学生”的浪漫面:被保护在象牙塔里不需要为生计发愁、拥有着相对纯洁的社会关系、身处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段里。

而这也是我决定去大学里寻找文学社的原因:我想知道在“文学青年”、“文艺青年”已经算不上什么褒义词的时代里,在“文学”已经长期工具化地运用在“凡尔赛”、“打工人”等戏谑的语境里,在“227事件”推动文学创作再一次进入社会议题之后,现在的大学文学社是由什么样的年轻人组成。

毕竟按照最流行的行业媒体话术,他们被称为“Z世代”,是能全方位定义下个时代各方面的一群人——很多人说,了解他们在想什么,可以四舍五入等于看到未来。

但我几乎没有收到任何乐观的答复。

小左就读于四川某师范大学(以下简称N大),在今年六月的社团换届大会上,她接任成为第21任文学社社长,管理着77名成员。

在这所师范院校里,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规模,但她总是感觉文学社“名存实亡”,她估算日常参与社团活动的活跃成员可能还没到10个。她向我们展示QQ群里的消息记录,群里除了她发的活动安排和寥寥几条“收到”,就几乎没有别的交流了。

新生也不青睐文学社。在今年10月的“招新百团大战”里,她发现学校的校园媒体虽然对“社团招新情况”进行了助推报道,但版面分配却十分“偏颇”:街舞社获得了7张的图片展示位,针织勾边社团、音乐社汉服社和跆拳道社都有不小的露出量,但文学社则一个都没有。

最终结果是招新结束后,小左的文学社招募到四十位新生,但随着时间推移又很快流失(比如成员同时报名了两三个社团,然后在学长们的规劝下进行了“选择”),在社成员始终维持着大约七十人、活跃十人的状态。

(一场典型的大学文学社社团活动)

相比于N大,重庆一所211综合性类院校(以下简称Z大)的文学社显得更为活跃,学院里光是带有文学性质的社团就有七八个,出版的印刷物就有两报两刊。

Z大文学社社长虎啸从八月开始筹备社刊《月光》创刊四十周年的特刊,面向校内学生以及已毕业的校友进行征稿,稿费千字25元,广告刊登了半个月,就征集到了五百多份稿件。之后便由四位学院里的指导老师进行三次审阅,再进行美编和排版,最终成为院里唯一采用铜纸全彩印刷的刊物,造价不菲,每本成本四五十块,每次大约印八百多本。

但问题同样明显:高投入并没有获得高回报,或者更准确地说没有获得“出版物意义上的回报”。社刊常常通过赠送来完成内部消化,大一大二社员两届100多人一人一本,还会赠送其他社团每社三本,剩下刨除需要留档的二十本,其余全部由展台形式发放,关注公众号领一本…

以至于虎啸的心里总是很拧巴:他确实想很用心地将这本特刊做好,但他心里更清楚并没有多少人选择“主动阅读”,感觉很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使不出来”。

甚至有多少人选择“主动投稿”都是一个未知数。

因为直属于学院,Z大文学社配备了五位指导老师,一名负责社团具体事务,一名团委学生会的团委书记老师负责统筹工作,还有三名老师专门负责杂志审稿。这种与学院的亲密关系保证了这个社团不会像大多数学生自发组织的社团一样无疾而终,但这也意味着该社团不再是开头提到的“自发交流团体”,而更类似于院系的直系下属机构。

由文学社混乱的归属一定程度上也佐证了这种依附式关系的存在,譬如Z大文学社就曾因为因为学院的专业调整,陆续归属于校学生会和院学生会,后来随着指导老师的任职调整,文学社又从学生会剥离了出来。

这对学生本人来说,也不一定算得上什么好事,虎啸就和我们抱怨过学院权责不清的事情都会丢给他们做,从学院网站的图片设计、招生文案撰写,甚至学院会议记录都要文学社来做——无数琐碎的行政指令和权责关系填满了她的课余时间。

(在社团活动海报上,“可盖学术章”被特意标注)

小左倒是希望老师和学院能更支持文学社的活动。在她的记忆里,N大文学社拥有过的巅峰时期,都有学院老师深度参与的痕迹,比如当年参与文学社活动能与绩点和学分挂钩。

但现在学校除了拨款和批准场地,就几乎不再过问文学社的运行了。

作为直观对比,小左也曾经组织过征稿,历时半个多月,最后只收集到了寥寥5份稿件。他们也有一本1999年创刊的文学社刊《青鸟》,原本保持每年一版的频率,但从去年社团陷入财政危机之后,社团便放弃了发行实体刊物,改成了线上发行。

当然文学社的生存也不一定非要来自学院的支持,社团里的组织者个人素质和参与度也直接决定社团的生存质量。

成都某理工科大学(T大)文学社之所以能创办十几年,一个关键人物是化工学院的文学爱好者李老师,社团干事朱诚诚为此深受感动:“李老师不仅经常出席社员自己组织的活动,深度参与文学社内人员任命,还会将学生的作品合辑,自费印刷成册”。

十月的时候,李老师还将投入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当时中国古典诗词大师叶嘉莹纪录片《掬水月在手》上线,T大文学社发出了组织观影的宣传,地点在离学校一两公里外的大众院线影城,原价三十多的票价同学们只需要付20即可,李老师负责补上差价。

“赤子为赤子奉献”,宣传文案里这么写道。

我并没能见到李老师,但常常能从T大文学社的微信推文里看到李老师出席活动的身影。从学术主页上看,她做人工智能、数学和逻辑、智能科学和自然语言理解NLU的方向,这也许是她的另外一面。

我担心这样文学社会变成“老师个人兴趣的后花园”,“在老师缺席后很可能就失去了存在的能力”,只是从目前来看他们享受这样的关系。

朱诚诚说李老师为人很好,特别关心文学社,但她和李老师没有太多机会聊天,交情不深,也不好主动拉家常,所以对李老师个人的状况不甚了解。另外一位文学社干事补充“君子之交淡如水嘛,哈哈。”

文学社,不属于文学

如今当人们谈起大学社团、学生干部,“功利”几乎已经成为绕不过去的关键词。例如在大学生高度活跃的知乎上,“要不要加入学生会”、“大学生应该参加什么社团”、“大学很迷茫怎么办”等问题总会在每年暑假前后被顶上热榜——而这些提问,在本质上都是围绕着“你们期待从大学教育中收获什么”的衍生讨论。

当然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则又是见仁见智的。

有人认为应该早早地为毕业后“卷起来”做准备,通过社团完成自己的职前教育和职业规划——选择合适的组织、坐上高位、写简历时好有东西可写——也有人认为应该投入自己的爱好,享受大学生活,充分试错。

从我采访的状况来看,“文学社”同样不能“免俗”。

溪同学所学的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但目前他正在腾讯游戏进行实习之前的培训,计划毕业后从事游戏策划的工作——这样的跨专业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文学社”活动的结果。他非常自豪于自己的创作,在大二时就签约过某网文平台,奇幻小说题材,每月底薪700,要求日更。虽然这种辛苦钱他赚到了两个月底薪后就及时退出了。

“写游戏也是一种写作不是吗?人物对话、世界观什么的”他自信自己在文学上的造诣会帮助他写出比同事们都更好的人物,“要是玩家能发现我的巧思那最好了,会是一个彩蛋。”

小左也认为“文学社”目前最吸引人的地方,也变成了“简历提升”,你可以将“文学修养”会被翻译成“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也可以将“文学创作”和“熟悉各类文体”、“擅长排版”划上等号,并且性价比很高。

“混子是在所难免的,写一篇文章发表到校级刊物算是一个校级奖励或者参加一次文学社讲座盖一个学术章,参加这些活动的成本比其其他拿绩点学分的活动来说容易得多。”

于是与其他主题的社团无异,受访的三个文学社在部门的设置大同小异,都同样设置了组织部、宣传部、财务部、文化部等好几个部门。也可以理解成,即使身在文学社,集中进行文学创作、文学探讨的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人,乃至是一小部分人。

我后来用“文学社+作家”为关键词搜索,还找到了这样一个观点,它来自于一个集结了官方组织的60多个文学社社长研讨会网页——抛开“文学是否真能采用短视频式的创作手法”等讨论,这个颇受争议的采访似乎也在直白地说明:

文学社在其文学属性之前,它首先是一个社团。而社团总是要回到“对自己有没有用”的话题上。

当然无论是否带上了玫瑰色的眼镜观看,“文人结社”在多个时代都带有浪漫色彩。

比如成都开在玉林西路的白夜酒吧就是其中一个代表,1998年诗人翟永明开了这家由建筑师刘家琨设计的酒吧,这十几年来,文人墨客往来,举办过无数跨界的文化活动,而被称为中国艺术圈的左岸。

在被赵雷《成都》唱红之前,同在玉林西路的小酒馆也是一个前卫艺术家沙龙,至今还能吸引各种游客前来打卡。

也必须承认,文学社里其实也不乏对文学有热情的人。

无论是小左、溪同学还是虎啸,同学们谈论起自己参加文学社的因缘都相当动情,这些小故事往往都与文学的陪伴和鼓励相关。

与虎啸一同参加采访的是学弟茂茂,《看天下》和《青年文摘》曾是他密不透风的高中生活里唯一的喘息时刻。现在,他在社团里也结交到了好朋友,获得了“一个私人空间”。为了向我传递清楚其中的羁绊,虎啸还花了很长篇幅讲述前任社长的作为以及她收获到的感动。

以至于虎啸虽然偶尔觉得“只能尽力”,但她还是仍然愿意评价目前自己在任的这届文学社“还行”,因为“你参与一个社团,你或多或少都会改变它,谈不上有太多失望”,何况文学社发挥了它本身的使命——给同学们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机会和场所。

但这似乎都在强调“结社”的重要性,而非“文学”的重要性。更何况近几年一系列有关文学、作家的热点,几乎在不断坐实“结社”与“抱团”、“站队”之间不可名状关联性。

比如韩寒在2012年发表的著名观点“文坛算个屁,谁也别装逼”,公然蔑视作协和文坛的抱团现象。童话大王郑渊洁也是拒绝“混圈”的代表并且引以为豪,时至今日仍然在微博上日常更新着其与另一位“体制内作家”曹文轩的纠葛,陈述某个榜单“功利化”带来的恶果。

再譬如出版业大厂活字文化前编辑易潇雨控诉自己费尽心力写的关于《掬水月在手》书稿,被活字文化公司洗稿、去掉署名的事情,只在小范围里引起波澜。据她所说,自己直接联络了叶嘉莹的助理和几个文化圈的名人希望得到帮助,但许多天过去这些大佬毫无回应,朋友圈依然只转发电影获奖信息,一派岁月静好模样。

这种对抄袭、剥夺署名权的恶性事件没有“出圈”,也没能引发文化圈更大讨论。

我曾经就此现象,询问过团建观影《掬水月在手》的T大文学社成员们。但他们表示没听说过这个事件,也没有开展对大厂与员工之间权力不对等之类问题的探讨,哪怕是以“55断更节”为引子。

可能这很好地说明了文学社的成员们,正在变得“纯粹”。

(忘记报备活动场地的社员们,翻墙“借用”教室)

文学社,不属于未来

虎啸在社团招新的时候设置了一项关于文学偏好的问题。

通过整理,她发现新同学们喜欢的作家分别是张嘉佳、大冰和苑子豪苑子文兄弟。

我在T大社团新干事见面会上也看到了类似的提问。当新招的干事们在副社长溪同学的组织下,讨论自己最欣赏的作家时,他们提到的主要是汪曾祺、苏轼、林清玄和冯骥才之类曾在各个中学阶段语文课本上收录过的严肃文学名家,以及唐家三少、江南、南派三叔之类有广大阅读受众的作者。

(T大文学社的群聊活动)

虎啸向我解释了这个提问的初衷,她觉得“也不是说看他写得多好或者是品味有多棒,真心诚意其实很重要”,“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喜欢文学,多问几个问题就感受得出来的”。

我按照她的思路,通过高校图书馆借阅排行榜试着对其他学校的“文学氛围”进行解答,结果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上图为武大、下图为川大)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答案是好是坏,是否证明这些人“真心喜欢文学”,还是喜欢“武侠”、“科幻”但不局限于“文学”、“影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但这样的答案却让我想起一份2019年的数据。

2019年初,二手书买卖网站多抓鱼公布了去年的滞销数据,这个数据被认为受营销的影响较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作品本身的生命力和读者的认可。滞销区的题材主要集中在青春、情感和职场,多抓鱼称:“多抓鱼买家中 30 岁以下的人占了 75%,所以我们可以不负责任地说恋爱和升职不再是这届年轻人的阅读主题。”

具体到榜单,郭敬明、韩寒、安妮宝贝在滞销作家榜单里排名前三,前二十里也来自最世文化的还有落落、笛安和安东尼,青春鸡汤作家刘同排15,大冰、白落梅、桐华、于丹和毕淑敏都有上榜。

(作为反向,这是畅销书排行榜)

前后对比,这显然带来了更多问题:

比如坐拥“Z世代”标签、被誉为能定义未来的当代文学社社员们喜欢大冰、刘同,为什么却在市场上成为“滞销作家”?比如为什么在畅销书排行榜能够和高校借阅排行榜进行对应的情况下,文学社却在逐渐边缘化?

我和虎啸分享了其他高校的“借阅排行”后她又补充了一些其他问题:文学社有用吗?社交网络上流行的“XX文学”真的来自于大家对于“文学”的热爱吗?为什么“文学青年”不再成为一个褒义词?短视频、微博、朋友圈抖机灵算文学吗?

虎啸没有给出答案。遗憾地是我也没有机会询问其他的“社长”,因为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虽然尝试进行回访,但大家都在忙碌,难以将精力分流给“文学社”:

T大举办了“校园苏轼周”,文学社和汉服社一起在校园大道办了一个小小的展,挂出了苏轼诗词的书法作品,但溪同学的主要精力投入在还没有结束的腾讯游戏的培训——虽然未接触到真实的工作,但也一定程度上契合了“文学不用对当代生活负责”的观点,毕竟有人说“游戏就是为了逃避当代生活”。

学习土木建筑学科的朱诚诚说自己领教了本行业里对女性的残酷,正在准备考公。

原本我们准备了四个院校的文学社素材,其中一个社团所归属的学院几天前刚下达了新的文件,对社团成员的管控更细致,其中就有要求社团成员不能接受外校媒体的采访,这让社团的学生主管惴惴不安、夜不能寐,在其坚持下我们删除掉了涉及该社团的内容。

我不知道大学文学社的经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参与到他们“正在发生的未来”,也或许“文学社”本身已经不需要答案了。

寻找“文学社”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指北BB组 洪咸,36氪经授权发布。

溪同学相信,他们这一代年轻人(以他为参考,年龄大概可以从“98后”进行划分)再也没有文学偶像了,并且给出了一个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解释:

“不论我们如何写作,文学目的都是为了表达自己…毕竟我们对当代生活不需要负有什么责任。”

我其实很赞同他的前半句。哪怕从“227”之后不断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各种文学bot也能看出,即使到了所谓表现方式丰富、个人生活边界无限拓展的互联网时代,“文学”仍然是人类最青睐的交流工具之一,因为它太容易“个性化”、天然地允许人们“自私”。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媒体时代正在放大这个“优势”:当工具的普及不断降低着“文学”的使用门槛,与这个时代的其他事物一样,“文学”也逐渐开始强调他的实用性。以至于自带距离感的“文学偶像”看上去确实对于大众而言意义不大。

但我从不觉得文学与当代生活无关。至少在我印象里发生在2020年的社交网络热点、流行语,绝大部分都有着一个“文学”的内核。

比如上面提到的“227”、“227”后续引发的lofter、AO3争议、亚非拉文学Bot停更,再到后来的55网文写手断更节、浮生日记、北大文学系足球队,包括年底流行的打工人和凡尔赛,文学始终以一种模糊又笃定的形式参与着当代生活,或帮助人们完成戏谑与解构,或重新定义着人们的文化消费形式,成为新的财富密码

更何况溪同学在文学社副社长这些身份之前,他还是一个生活在2020年的大学生。理论上新媒体时代带给“文学”蓬勃发展的机会感受最深、最能得心应手、最有机会享受光明未来的,本来应该是他们啊。

文学社,不属于今天

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文学社”定义了中国人对于“大学生活”的全部想象:

它是每所大学的“标配型”社团,即使作为自发式的交流团体,也能跨越时代在不同的校园中生生不息。百度百科“文学社”词条里就收录了32个文学社,历史从三四十年到最近七八年不等。

它是当代文学作品中最常见的“场景”之一。例如作家独木舟在95后青春文学杂志《花火》上连载小说时,就经常引用北岛的《波兰来客》:“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想象里的大学生活就像这首诗的前半节,也成为了许多中学生最终选择“汉语言文学”这一专业的直接理由。

它也最能代表“学生”的浪漫面:被保护在象牙塔里不需要为生计发愁、拥有着相对纯洁的社会关系、身处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段里。

而这也是我决定去大学里寻找文学社的原因:我想知道在“文学青年”、“文艺青年”已经算不上什么褒义词的时代里,在“文学”已经长期工具化地运用在“凡尔赛”、“打工人”等戏谑的语境里,在“227事件”推动文学创作再一次进入社会议题之后,现在的大学文学社是由什么样的年轻人组成。

毕竟按照最流行的行业媒体话术,他们被称为“Z世代”,是能全方位定义下个时代各方面的一群人——很多人说,了解他们在想什么,可以四舍五入等于看到未来。

但我几乎没有收到任何乐观的答复。

小左就读于四川某师范大学(以下简称N大),在今年六月的社团换届大会上,她接任成为第21任文学社社长,管理着77名成员。

在这所师范院校里,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规模,但她总是感觉文学社“名存实亡”,她估算日常参与社团活动的活跃成员可能还没到10个。她向我们展示QQ群里的消息记录,群里除了她发的活动安排和寥寥几条“收到”,就几乎没有别的交流了。

新生也不青睐文学社。在今年10月的“招新百团大战”里,她发现学校的校园媒体虽然对“社团招新情况”进行了助推报道,但版面分配却十分“偏颇”:街舞社获得了7张的图片展示位,针织勾边社团、音乐社汉服社和跆拳道社都有不小的露出量,但文学社则一个都没有。

最终结果是招新结束后,小左的文学社招募到四十位新生,但随着时间推移又很快流失(比如成员同时报名了两三个社团,然后在学长们的规劝下进行了“选择”),在社成员始终维持着大约七十人、活跃十人的状态。

(一场典型的大学文学社社团活动)

相比于N大,重庆一所211综合性类院校(以下简称Z大)的文学社显得更为活跃,学院里光是带有文学性质的社团就有七八个,出版的印刷物就有两报两刊。

Z大文学社社长虎啸从八月开始筹备社刊《月光》创刊四十周年的特刊,面向校内学生以及已毕业的校友进行征稿,稿费千字25元,广告刊登了半个月,就征集到了五百多份稿件。之后便由四位学院里的指导老师进行三次审阅,再进行美编和排版,最终成为院里唯一采用铜纸全彩印刷的刊物,造价不菲,每本成本四五十块,每次大约印八百多本。

但问题同样明显:高投入并没有获得高回报,或者更准确地说没有获得“出版物意义上的回报”。社刊常常通过赠送来完成内部消化,大一大二社员两届100多人一人一本,还会赠送其他社团每社三本,剩下刨除需要留档的二十本,其余全部由展台形式发放,关注公众号领一本…

以至于虎啸的心里总是很拧巴:他确实想很用心地将这本特刊做好,但他心里更清楚并没有多少人选择“主动阅读”,感觉很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使不出来”。

甚至有多少人选择“主动投稿”都是一个未知数。

因为直属于学院,Z大文学社配备了五位指导老师,一名负责社团具体事务,一名团委学生会的团委书记老师负责统筹工作,还有三名老师专门负责杂志审稿。这种与学院的亲密关系保证了这个社团不会像大多数学生自发组织的社团一样无疾而终,但这也意味着该社团不再是开头提到的“自发交流团体”,而更类似于院系的直系下属机构。

由文学社混乱的归属一定程度上也佐证了这种依附式关系的存在,譬如Z大文学社就曾因为因为学院的专业调整,陆续归属于校学生会和院学生会,后来随着指导老师的任职调整,文学社又从学生会剥离了出来。

这对学生本人来说,也不一定算得上什么好事,虎啸就和我们抱怨过学院权责不清的事情都会丢给他们做,从学院网站的图片设计、招生文案撰写,甚至学院会议记录都要文学社来做——无数琐碎的行政指令和权责关系填满了她的课余时间。

(在社团活动海报上,“可盖学术章”被特意标注)

小左倒是希望老师和学院能更支持文学社的活动。在她的记忆里,N大文学社拥有过的巅峰时期,都有学院老师深度参与的痕迹,比如当年参与文学社活动能与绩点和学分挂钩。

但现在学校除了拨款和批准场地,就几乎不再过问文学社的运行了。

作为直观对比,小左也曾经组织过征稿,历时半个多月,最后只收集到了寥寥5份稿件。他们也有一本1999年创刊的文学社刊《青鸟》,原本保持每年一版的频率,但从去年社团陷入财政危机之后,社团便放弃了发行实体刊物,改成了线上发行。

当然文学社的生存也不一定非要来自学院的支持,社团里的组织者个人素质和参与度也直接决定社团的生存质量。

成都某理工科大学(T大)文学社之所以能创办十几年,一个关键人物是化工学院的文学爱好者李老师,社团干事朱诚诚为此深受感动:“李老师不仅经常出席社员自己组织的活动,深度参与文学社内人员任命,还会将学生的作品合辑,自费印刷成册”。

十月的时候,李老师还将投入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当时中国古典诗词大师叶嘉莹纪录片《掬水月在手》上线,T大文学社发出了组织观影的宣传,地点在离学校一两公里外的大众院线影城,原价三十多的票价同学们只需要付20即可,李老师负责补上差价。

“赤子为赤子奉献”,宣传文案里这么写道。

我并没能见到李老师,但常常能从T大文学社的微信推文里看到李老师出席活动的身影。从学术主页上看,她做人工智能、数学和逻辑、智能科学和自然语言理解NLU的方向,这也许是她的另外一面。

我担心这样文学社会变成“老师个人兴趣的后花园”,“在老师缺席后很可能就失去了存在的能力”,只是从目前来看他们享受这样的关系。

朱诚诚说李老师为人很好,特别关心文学社,但她和李老师没有太多机会聊天,交情不深,也不好主动拉家常,所以对李老师个人的状况不甚了解。另外一位文学社干事补充“君子之交淡如水嘛,哈哈。”

文学社,不属于文学

如今当人们谈起大学社团、学生干部,“功利”几乎已经成为绕不过去的关键词。例如在大学生高度活跃的知乎上,“要不要加入学生会”、“大学生应该参加什么社团”、“大学很迷茫怎么办”等问题总会在每年暑假前后被顶上热榜——而这些提问,在本质上都是围绕着“你们期待从大学教育中收获什么”的衍生讨论。

当然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则又是见仁见智的。

有人认为应该早早地为毕业后“卷起来”做准备,通过社团完成自己的职前教育和职业规划——选择合适的组织、坐上高位、写简历时好有东西可写——也有人认为应该投入自己的爱好,享受大学生活,充分试错。

从我采访的状况来看,“文学社”同样不能“免俗”。

溪同学所学的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但目前他正在腾讯游戏进行实习之前的培训,计划毕业后从事游戏策划的工作——这样的跨专业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文学社”活动的结果。他非常自豪于自己的创作,在大二时就签约过某网文平台,奇幻小说题材,每月底薪700,要求日更。虽然这种辛苦钱他赚到了两个月底薪后就及时退出了。

“写游戏也是一种写作不是吗?人物对话、世界观什么的”他自信自己在文学上的造诣会帮助他写出比同事们都更好的人物,“要是玩家能发现我的巧思那最好了,会是一个彩蛋。”

小左也认为“文学社”目前最吸引人的地方,也变成了“简历提升”,你可以将“文学修养”会被翻译成“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也可以将“文学创作”和“熟悉各类文体”、“擅长排版”划上等号,并且性价比很高。

“混子是在所难免的,写一篇文章发表到校级刊物算是一个校级奖励或者参加一次文学社讲座盖一个学术章,参加这些活动的成本比其其他拿绩点学分的活动来说容易得多。”

于是与其他主题的社团无异,受访的三个文学社在部门的设置大同小异,都同样设置了组织部、宣传部、财务部、文化部等好几个部门。也可以理解成,即使身在文学社,集中进行文学创作、文学探讨的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人,乃至是一小部分人。

我后来用“文学社+作家”为关键词搜索,还找到了这样一个观点,它来自于一个集结了官方组织的60多个文学社社长研讨会网页——抛开“文学是否真能采用短视频式的创作手法”等讨论,这个颇受争议的采访似乎也在直白地说明:

文学社在其文学属性之前,它首先是一个社团。而社团总是要回到“对自己有没有用”的话题上。

当然无论是否带上了玫瑰色的眼镜观看,“文人结社”在多个时代都带有浪漫色彩。

比如成都开在玉林西路的白夜酒吧就是其中一个代表,1998年诗人翟永明开了这家由建筑师刘家琨设计的酒吧,这十几年来,文人墨客往来,举办过无数跨界的文化活动,而被称为中国艺术圈的左岸。

在被赵雷《成都》唱红之前,同在玉林西路的小酒馆也是一个前卫艺术家沙龙,至今还能吸引各种游客前来打卡。

也必须承认,文学社里其实也不乏对文学有热情的人。

无论是小左、溪同学还是虎啸,同学们谈论起自己参加文学社的因缘都相当动情,这些小故事往往都与文学的陪伴和鼓励相关。

与虎啸一同参加采访的是学弟茂茂,《看天下》和《青年文摘》曾是他密不透风的高中生活里唯一的喘息时刻。现在,他在社团里也结交到了好朋友,获得了“一个私人空间”。为了向我传递清楚其中的羁绊,虎啸还花了很长篇幅讲述前任社长的作为以及她收获到的感动。

以至于虎啸虽然偶尔觉得“只能尽力”,但她还是仍然愿意评价目前自己在任的这届文学社“还行”,因为“你参与一个社团,你或多或少都会改变它,谈不上有太多失望”,何况文学社发挥了它本身的使命——给同学们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机会和场所。

但这似乎都在强调“结社”的重要性,而非“文学”的重要性。更何况近几年一系列有关文学、作家的热点,几乎在不断坐实“结社”与“抱团”、“站队”之间不可名状关联性。

比如韩寒在2012年发表的著名观点“文坛算个屁,谁也别装逼”,公然蔑视作协和文坛的抱团现象。童话大王郑渊洁也是拒绝“混圈”的代表并且引以为豪,时至今日仍然在微博上日常更新着其与另一位“体制内作家”曹文轩的纠葛,陈述某个榜单“功利化”带来的恶果。

再譬如出版业大厂活字文化前编辑易潇雨控诉自己费尽心力写的关于《掬水月在手》书稿,被活字文化公司洗稿、去掉署名的事情,只在小范围里引起波澜。据她所说,自己直接联络了叶嘉莹的助理和几个文化圈的名人希望得到帮助,但许多天过去这些大佬毫无回应,朋友圈依然只转发电影获奖信息,一派岁月静好模样。

这种对抄袭、剥夺署名权的恶性事件没有“出圈”,也没能引发文化圈更大讨论。

我曾经就此现象,询问过团建观影《掬水月在手》的T大文学社成员们。但他们表示没听说过这个事件,也没有开展对大厂与员工之间权力不对等之类问题的探讨,哪怕是以“55断更节”为引子。

可能这很好地说明了文学社的成员们,正在变得“纯粹”。

(忘记报备活动场地的社员们,翻墙“借用”教室)

文学社,不属于未来

虎啸在社团招新的时候设置了一项关于文学偏好的问题。

通过整理,她发现新同学们喜欢的作家分别是张嘉佳、大冰和苑子豪苑子文兄弟。

我在T大社团新干事见面会上也看到了类似的提问。当新招的干事们在副社长溪同学的组织下,讨论自己最欣赏的作家时,他们提到的主要是汪曾祺、苏轼、林清玄和冯骥才之类曾在各个中学阶段语文课本上收录过的严肃文学名家,以及唐家三少、江南、南派三叔之类有广大阅读受众的作者。

(T大文学社的群聊活动)

虎啸向我解释了这个提问的初衷,她觉得“也不是说看他写得多好或者是品味有多棒,真心诚意其实很重要”,“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喜欢文学,多问几个问题就感受得出来的”。

我按照她的思路,通过高校图书馆借阅排行榜试着对其他学校的“文学氛围”进行解答,结果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上图为武大、下图为川大)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答案是好是坏,是否证明这些人“真心喜欢文学”,还是喜欢“武侠”、“科幻”但不局限于“文学”、“影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但这样的答案却让我想起一份2019年的数据。

2019年初,二手书买卖网站多抓鱼公布了去年的滞销数据,这个数据被认为受营销的影响较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作品本身的生命力和读者的认可。滞销区的题材主要集中在青春、情感和职场,多抓鱼称:“多抓鱼买家中 30 岁以下的人占了 75%,所以我们可以不负责任地说恋爱和升职不再是这届年轻人的阅读主题。”

具体到榜单,郭敬明、韩寒、安妮宝贝在滞销作家榜单里排名前三,前二十里也来自最世文化的还有落落、笛安和安东尼,青春鸡汤作家刘同排15,大冰、白落梅、桐华、于丹和毕淑敏都有上榜。

(作为反向,这是畅销书排行榜)

前后对比,这显然带来了更多问题:

比如坐拥“Z世代”标签、被誉为能定义未来的当代文学社社员们喜欢大冰、刘同,为什么却在市场上成为“滞销作家”?比如为什么在畅销书排行榜能够和高校借阅排行榜进行对应的情况下,文学社却在逐渐边缘化?

我和虎啸分享了其他高校的“借阅排行”后她又补充了一些其他问题:文学社有用吗?社交网络上流行的“XX文学”真的来自于大家对于“文学”的热爱吗?为什么“文学青年”不再成为一个褒义词?短视频、微博、朋友圈抖机灵算文学吗?

虎啸没有给出答案。遗憾地是我也没有机会询问其他的“社长”,因为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我虽然尝试进行回访,但大家都在忙碌,难以将精力分流给“文学社”:

T大举办了“校园苏轼周”,文学社和汉服社一起在校园大道办了一个小小的展,挂出了苏轼诗词的书法作品,但溪同学的主要精力投入在还没有结束的腾讯游戏的培训——虽然未接触到真实的工作,但也一定程度上契合了“文学不用对当代生活负责”的观点,毕竟有人说“游戏就是为了逃避当代生活”。

学习土木建筑学科的朱诚诚说自己领教了本行业里对女性的残酷,正在准备考公。

原本我们准备了四个院校的文学社素材,其中一个社团所归属的学院几天前刚下达了新的文件,对社团成员的管控更细致,其中就有要求社团成员不能接受外校媒体的采访,这让社团的学生主管惴惴不安、夜不能寐,在其坚持下我们删除掉了涉及该社团的内容。

我不知道大学文学社的经历,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参与到他们“正在发生的未来”,也或许“文学社”本身已经不需要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