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教师工资、学生自带床板不是因为缺钱 那是缺了啥?|义务教育

原标题:热评丨拖欠教师工资、学生自带床板不是因为缺钱,那是缺了啥?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最近,各地中小学校陆续开学,两条拖欠教师工资和学生自带床板的新闻引起人们关注。

9月4日,中国政府网就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发布通报。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同时发现,大方县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发起成立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

而在此前,网上爆出贵州关岭花江二中(现花江中学)学生上学自带床板一事。当地启动调查回应称,该校新生自带床板上学问题确实存在。由于学校学生宿舍床板使用多年,部分破损,需要更换。学校在没有统一采购床板补充的情况下,通过发放《入学通知书》要求新生入学自带床板,并注明了床板规格,床板由学生自管自用。目前,学生自带的床板花江中学已全部回收,学校正在按照物资采购程序购置符合标准的新床板,确保学生安全住宿保障。该县教科局已对该校校长作停职处理。

去年我国发布了《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确定了面向2035年的教育现代化目标。到2019年,我国已经连续8年做到财政性教育投入达GDP的4%,教育投入的增加有利于提高教师待遇,改善学校办学条件。可是在一些地方,还有教师工资被长期拖欠、孩子需要自带床板上学的情况发生。这样的现象似乎还停留在“希望工程”时期,而我国对基础教育,尤其是义务教育的投入,已经远非20年前的水准。

这些问题为何还会出现?并非因为国家对义务教育的投入不足,而是相关地方政府部门和学校漠视教师、学生权利。要实现教育现代化,发展更加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必须改革教育治理,实现教育治理现代化。

贵州大方县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对于不发达、欠发达地区发展教育,提高上级财政转移支付是重要措施,因为仅靠当地的财力,很难保障教师待遇、改善办学条件、帮助贫困孩子上学。但如果可转移支付的教育经费被截流、挪用,那再多的转移支付也只能打水漂。更令人忧虑的是,这类问题在当地已经存在多年,教师的工资从2015年起就被拖欠,问题却长期得不到解决。这表明当地存在政府部门说了算的情况,根本不顾教师待遇的保障。

至于学生自带床板上学,这令人匪夷所思,可这一问题已经持续三四年时间。2015年,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通知》,明确统一城乡义务教育学校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对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含民办学校)按照不低于基准定额的标准补助公用经费,并适当提高寄宿制学校、规模较小学校和北方取暖地区学校补助水平。为寄宿制学校配宿舍床板的费用,应该纳入生均公用经费开支,可为何没有纳入呢?是没有拨付到位,还是学校为了“节省”没有使用?追究校方责任后,还要调查生均公用经费保障与使用情况。

出现眼下的问题,表明在教育投入、教育决策、教育支出方面,还需进一步优化。2010年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提出,要提高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管理的有效性。规范决策程序,重大教育政策出台前要公开讨论,充分听取群众意见。这需要切实落实。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必须提高现代治理能力。

办好义务教育不只是钱的问题,缺钱办不好义务教育,但有钱而缺乏现代治理结构,照样会出现国家投入的钱没有切实用到教育的问题。持续加大对义务教育的投入、推进改革,建立教育现代治理结构,是我国发展教育的“两手”,这“两手”都必须抓。

(文丨熊丙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