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购特斯拉Model Y:价格吸引大,质量成最大软肋

王海宣

1月6日是本世纪以来北京最冷的一天,但体感温度达到-30°的寒冷并未阻挡张倩去特斯拉店里转一转的冲动。

一大早,张倩便带着母亲来到北京颐堤港的特斯拉体验店。“我最近也看了蔚来的EC6、ES6,宝马的X3等,几款车各有优点,我没能拿定主意。”她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元旦期间,张倩已经来店里体验过实车,这次她今天趁着调休,带母亲来替她再把把关。因为知道最近来看特斯拉ModelY人较多,所以她一大早过来了。

从早上门店开门,张倩从进店到最后的选购,所花去的时间只有50分钟。当日下午,店里的客流量渐渐多了起来。据记者统计,在15分钟内,便有10来组顾客走到展台咨询、乘坐这款车型。根据记者观察,前来看车的大都是40岁上下的中年人,特斯拉销售人员也表示,相对于Model3,ModelY的客户会年长一些。见惯了大场面的特斯拉销售顾问,显然对于这种等候开门的顾客不感到惊讶。

“今天还算人少的,元旦假期那几天,你想要坐车上感受一下都要排队。周一也是工作日,但人还是很多,周二、周三少了一些。”这家体验店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几天的抢购后,特斯拉官网在1月6日把ModelY的交付时间调整为二季度。“前两天还是按照春节(阳历2月12日)前、春节后交车来分,今天就已经是1季度、2季度的来区分了。”这位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

这种情形在Model3国产后已经出现过一次。特斯拉Model3前11个月份销量达到11.4万辆,提前锁定为今年的纯电动单一车销量冠军。ModelY正在重演Model3对车市的冲击,经济观察报记者实地走访多家特斯拉体验店发现,不少消费者与张女士有着同样的纠结,在豪华品牌中级SUV、特斯拉ModelY、蔚来EC6等新势力品牌车型之间犹豫不决。

这一点也得到了特斯拉销售人员的肯定。“我们主要针对的就是豪华品牌SUV,比如奥迪Q3、宝马X3这一级别的车型,消费者会拿这些车做比较。”特斯拉华贸中心体验店的一位销售人员这样告诉记者。实际上正是如此,特斯拉桐楠格经过多次降价,冲击的不仅是电动车市场,它也分流了一些豪华品牌的燃油车客户。

受伤的豪华车企

“ModelY价格与豪华品牌中型SUV零售价格重叠,预计在限购城市会对这些产品产生冲击。此外,也包括蔚来、理想等新势力品牌。”汽车流通行业分析师李颜伟表示,其统计的数据显示,因为2020年Model3的加入,中级豪华轿车市场增长了15%左右,但如果去掉Model3的销量,则增长1.8%左右;Model3主要抢占了德系车市场份额,包含豪华和非豪华市场

“ModelY的畅销主要还是对奥迪、宝马、奔驰带来一定冲击,对一些新势力也会捎带点儿带来一些影响。”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1月6日向记者表示。“我看了蔚来EC6、ES6,也看了宝马的X3。蔚来两款车选装下来,要比ModelY贵上几万,但质感更高。宝马X3空间不如ModelY。”张倩也告诉记者,她整体上还是更偏向于特斯拉ModelY。她家里本来就有辆宝马车型,ModelY将会是家里的第二款车。

此外,ModelY对于特斯拉旗下Model3也会有一些冲击。“消费者的确会有这样的纠结。”特斯拉颐堤港体验店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Model3作为一款轿车,操控性更好,对于性能、驾驶更在意的消费者会选择这款车,ModelY则在空间上更有优势。”

ModelY的大空间,对于年轻人也很有吸引力。一对90后年轻夫妻在选车时商量,“我们应该考虑一些实际的问题,如果要带宠物狗去洗澡,Model3这个后备箱肯定是不够用,如果是ModelY的话,就没问题。”另一位之前打算购买Model3的95后消费者告诉记者:“现在这种情况,肯定是选择ModelY,空间大上不少呢。”

实际上,特斯拉也有意调整车型配置,防止Model3、ModelY内斗。特斯拉在1月1日发布改款Modle3时,取消了长续航版本。“实际上33.99万元ModelY就是大号的Model3长续航版,贵了3万块钱,但空间更大,我肯定是会选择这款车的。”现场有消费者表示。

但竞争对手对此也有自己的一套组合攻势。1月6日,记者在蔚来空间蓝色港湾门店试乘试驾蔚来EC6过程中,销售人员主要向记者突出的地方就是车辆的豪华感、车辆品质、智能水平等,比如更加精致的内饰、良好的隔音性能、中配车型搭载的空气悬挂等。而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特斯拉还是蔚来,现有产品售价均有进一步下探的可能性。很明显的一点是,ModelY、EC6目前使用的均是三元锂电池,再换用磷酸铁锂电池的话,成本会有明显降低。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咨询了多位销售人员以及消费者,几乎所有人都认为,ModelY的销量会超过Model3。Model3目前在中国的销量为2万辆每个月,如果Model3销量保持不变,明年特斯拉在中国的销量将接近50万辆。这意味着特斯拉在明年将跻身主流汽车阵营中。

特斯拉伎俩

尽管在外界看来,国产后的ModelY降价幅度很大,但特斯拉的销售人员并不意外,售价与其预测的并没有太大差别。“我猜测起步价大概是35万元甚至更高,现在这个价格还是有一些惊喜的。”他表示。对于网络上传出特斯拉ModelY“10小时10万辆订单”的传闻,特斯拉内部人士对进行了否认,但据预测,目前假期特斯拉收到的订单量可能在3万辆左右,这大概是Model3两个月的销量。

在美国市场,Model3标准版车型的起售价价格为37990美元,ModelY长续航版本的售价则为49990美元,后者比前者高出32%。但在中国市场,Model3标准版、ModelY长续航版本的售价为24.99万元、33.99万元,后者要比前者贵出36%。从这一角度来看,国产ModelY的定价甚至要高上一些。

国信证券近日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国产ModelY长续航版售价为33.99万元,成本价为 23.8万元,毛利率在30%左右。与其作为对比的是,国产Model3单车均价 27.04万元,单车成本20.26万元,对应毛利率 25%,ModelY的毛利率甚至要高一些。国信证券指出,随着国产化程度加深,ModelY成本价有望下探至19.6万元,如果毛利率降至 25%,ModelY未来售价有望下探至26.2万元。

对于消费者而言这个价格足够有冲击力。“这太便宜了。”一位看完实车的消费者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因为特斯拉早期推出的ModelS属于“百万豪车”,在一些消费者心中形成了高大上的错觉。此外,特斯拉ModelY之前官网公布的预估价格较高,最终价格对比下形成了冲击感。

为了保证效果,特斯拉进行了严密的保密措施。特斯拉门店的销售人员说,即便是自家销售人员都不确定新车上市时间。“之前官方设置较高的价格,这样既能防止Model3的销量受到冲击,又能在ModelY正式上市后带来足够的惊喜。”一位来自新势力品牌的销售人员向记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看上去不按套路出牌、横冲直撞的ModelY,看来是有备而来,这是特斯拉的聪明之处。

特斯拉的质量,成为困扰张倩选购特斯拉的最大问题。“特斯拉这个质量啊,确实不如其他竞品。”她转头向记者吐槽道,随后她指着ModelY的天窗向销售人员:“这不会漏水吧?”尽管如此,张倩还是选择了购买,但她留了一个心眼——“春节后再说吧,现在家里也有车,不是特别着急。”她表示,“说不定能降价呢。”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张倩为化名)

一个叫谷哥的男人,决定去直播卖旧货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作者:王明雅,36氪经授权发布。

直播第四日

走进谷哥的店里,你本能地觉察到有些东西格格不入,比如那个竖在门侧的环形直播柔光灯。灯光正对的那张木桌是老旧的,桌面的沟壑裂得像黄土高坡。店里的物件是古董级的,各类西洋铜器塞满了整整三面墙货架,色泽不够明亮,暗灰色充斥了整个店面,有些昏昏的。

柔光灯的效果是显著的,直播镜头里的谷哥肤色白了几个度,圆脸瘦成瓜子,年轻好多岁。“这比照镜子好看,谁都爱美不是。”北京男人谷哥80年生,40岁整,京腔浓厚。他身形高大,不久前刚贴头皮剃了短发。

我在大柳树露天市场看到谷哥,隔着硕大的玻璃窗,他坐在店内木桌前直播,脸冲窗外,也冲着直播用手机支架。走进门,谷哥正拿着一个东西放在镜头前展示,四只连在一起的小鸭子,周身铜黄色,成年人巴掌大小,大概率作摆饰。他提振情绪:“老铁们,屏幕左下方扣1,抢到的一块钱拿走。”

屏幕下方断断续续蹦出几个1。

一位名叫“拿不起”的粉丝最活跃,和谷哥互动性很强,“还有没有类似的”“凑近点镜头看看”“多大尺寸”。这位忠粉最终成为这天直播的幸运儿,他抢到了直播间抛出的一块钱活动商品。谷哥对着镜头拱手:感谢“拿不起”大哥照顾。

这是直播第四天。

谷哥把每日直播时间固定在下午1点至3点,吃过午饭,整个下午都很闲散。他决定每日都播。第一次的体验并不算友好,“跑的人很多”,观众来来回回,最多的时候只有10个。但和“拿不起”的缘分是在第一天就开始的。

他在第一日的直播里自我介绍,“主要不是为了卖货,就是多交个朋友聊聊天”,这个北京男人说话调调带着本地人好客的劲,“顺便了解了解北京旧货行情”。“拿不起”闯进直播间,就这么停住脚。谷哥只知道他来自东北,喜欢古玩。第一天,“拿不起”就拍下一件东西,90块钱,还给直播间带来另外一位叫“燕子”的粉丝。

谷哥说,钱多钱少都高兴。交朋友的目的达成了。

为开直播的投入大约是11000元。他在“黄土高坡”木桌上摆弄两部手机,旧些的自用,一部成色很新的iPhone 11 Pro 在一周前购入,作直播用。那架门侧的柔光灯价格是130块,在淘宝下的单,尽管市场里就有卖,他总觉得网上便宜。买回来发现那个环状灯管很占地方,“其实我这里一个小三脚支架就够了”。

直播的平台是快手,一个受众很广、用户很下沉的平台。谷哥去年曾经玩过一段时间,刷些搞笑段子之类的内容,发现总是不知不觉一玩就几个小时,很浪费时间,于是卸载。疫情期间,市场冰封了三个半月,他在家中无聊又下载回来,这天中午吃的自热小火锅,便是在上面看直播的时候购入。

他的粉丝三百人,只是一个普通用户的受关注量,但快手并不在意这个数字,他缴纳了880元的“年费”,账号旁边便可以拥有一辆小黄车标志,那意味着有了直播带货的资格。推广是要另外付费的,谷哥决定先自己试试。

总之,“不舍得花钱,效果确实差了很多”。

失落大柳树

如今,百子湾的丽人们很少愿意去大柳树,距离差不多近的合生汇,是北京城东边的潮流圣地,衣食各类网红品牌汇聚,以张扬的气息吸引年轻人踏足。

大柳树的气息是古朴的。这座位于东四环外的批发市场,外贸服饰、日用百货和古玩旧货占了多数。大楼内,老板娘们总恨不得将二三十平的铺子塞得满满当当。大楼外,密集而狭长的露天摊位,还保有古朴的市井售卖气息。

在大柳树,谷哥有归属感。

小店叫“铜安阁”。谷哥的梦想是“打造中国第一家铜房子”。在店里,大兴租下的仓库里,还有家里,他陆陆续续收了近万件西洋纯铜古董器件,有自己寻摸的,也有朋友从国外张罗的。年岁久些的二三百年,稍新的也几十年。以纯铜杯壶造型为主的物件摆满了整一面墙,走进去,像百年前的英国乡村小厨厅。

铜安阁的位置不算差,在露天摊位旁的一排门面中央。露天摊位是大柳树人气最旺的地方,佛珠、玉串与老爷子爱盘的核桃占了多数,老式的收音机和唱片咿咿呀呀响,几步之外,又被喇叭声盖住:“珠宝城倒闭不干了,35元一盒,100元三盒,假一罚十。”过段时间再去,你总能发现,又一家珠宝城倒闭了。

旧货是大柳树不同于别处市场的特色,也是北京城东边,除却潘家园之外的又一处宝地。懂行的老北京还知道,这里每周二晚间会有“鬼市”。鬼市吸引来京城圈内外的古玩寻宝者,经验老道的人知道带一把手电照明。谷哥记得,每至鬼市开市,一辆辆私家小汽车从市场东门排队开进中心广场,车主们打开后备箱,便把藏品露出。玩家们举着手电筒,细细咂摸入手哪一件玩意儿。

现在,谷哥觉得有什么东西失去了。

他13岁开始跟着父亲倒腾旧物,木制品、瓷器、玻璃制品,还有金银铜器,后来自己白手起家,从摆地摊开始做起。许多年前,他在大柳树练摊,拎一块大布一抻,将物件们一件件整齐码开,他心疼这些宝贝,收摊时再匆忙也不舍得一搂完事,生怕磕了碰了,后来干脆想租个铺子,就这样在大柳树扎根了六七年。

市场在两年前装修,装修前的门面是一间铁皮棚子——那个位置现在是一家包子铺。升级完后,他以每月6000的价格租下现在这个店面,半年一缴。店格局不算差,方正、有空调,比起从前棚子冬冷夏热好太多。承租后,他和哥们儿俩人,130块钱拎了一桶油漆,把油漆盖打开,刷子搁进去,然后往墙上一滚,这就成了。刚开始总是满怀期待的。

但他说不上为什么,生意的确是不好做了。

在铁皮棚子的时候,一个月租金2000出头,客流量也很大,纯靠线下店能坚持得不错,喜欢旧货的人总爱来淘一淘。实话说,小店的客户有限,对他的物件儿感兴趣的人不算多。在大柳树的这些年,中间一度有相似的店开起来,但最终也只有他自己坚持了下来。

许是“买的人早就饱和了”,许是现在的年轻人不爱这些东西了。总之,他说不上来。

和谷哥坐着闲聊的这个下午,直至4点,窗外的摊位上终于有一个铁皮盒子卖出,20块钱。谷哥出去,20块钱已被“邻居”摊主收下。隔着窗户,隐约听见两位老北京的嬉笑争执。谷哥说,“这铁皮盒子是我的啊,我放这儿好几天了”。他回屋坐下,对着我干笑:你也坐这儿一下午了,看见没,进账20,还差点进了别人的口袋。

摊主邻居租下的摊子,其实是谷哥的。他将店门前单辟了一块位置租出去,多少减轻些租金压力。说罢,谷哥盯着门外人来人往。屋内陷入短暂沉默。

线上与线下

谷哥直播第二日,账号曾被快手短暂封禁24小时。那是一场微小且意外的事故。

他学别的主播和好友连线——是那位一同刷漆的老友,现在也做些文玩旧物的生意。过程中,对方直接将一件商品的价格报成“150元”,这不对,在直播间,“元”是一个禁词,应当用“米”代替。

尽管同样是小白,但谷哥熟知这个规则,他认真研究过那些几屏都划拉不完的直播注意事项。最终的结果是,两人的直播间均被短暂封禁24小时。“人家不管谁说的,人家就封你的号。”他嘀咕,“现在都是大数据查的,可厉害。”

在直播求转型之前,其实谷哥一直在转型。

疫情曾将大柳树冰封三个半月,市场在4月17日正式开业。宅家期间,他把店里的一部分货曾倒腾到家里去,家里不算宽敞,媳妇儿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冒,也懒得去收拾,女儿还很小,他也怕孩子玩闹磕了碰了,所以都堆在了阳台,自己一件件码好。

谷哥在大兴有一个仓库,租的是一个农家私人院子。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村里进出相对麻烦,他尽量少去,纯往家里拉了两三次货。

“疫情对我来说不算特别大的损失。”谷哥坦陈,“本身店面生意,一直就那么回事。”

客流量少,大多时间,谷哥是在等待熟客,工作日有时人少,他干脆直接关着门。如今,维系这家线下店的最主要手段,其实是微信朋友圈卖货。谷哥两个微信号中,其中一个5000人已经加满。在家的那段时间,他常常在朋友圈做些秒杀活动,单日开单五十单上下,少的也有二十几件。谷哥说,月流水最好的时候,可以有两万。

活动的规则很简单,发布完朋友圈后,第一个单独给他转账过来的人即是赢家——这很依赖老客户们的信任。在朋友圈评论区发“1”是没用的,毕竟主要目的是赚钱。无论如何,单指着店面,“那肯定得赔钱”。

这家店卖的最好的其实是镀银器,他的客户群主要是摄影爱好者。镀银器主要用来搭配食品、鲜花等物品拍照,画面调暗,色调向暖,照片具复古气息,如油画质感。谷哥扒拉微信朋友圈,一位摄影师客户将一座烛台作插花用,是有味道的美。

迄今,谷哥还把第一位接触到的摄影师称之为“贵人”。那是他的线上转型之路的“钥匙”。

那个年轻人在2017年某天走进谷哥的店里,花了不到20块钱买了一个小餐具,两人加了微信。年轻人回去后,微信给他传了张图片,问“有没有类似的东西”。谷哥才知道,他来自一个摄影教学线上班,学员有一百多位,正在做美食摄影相关练习。后来,谷哥的店铺,成了这个班级的道具来源之一。

2017年的摄影班已经毕业,贵人也早已转行,但后者还是给谷哥打开了一种新的思路,他自此进了摄影圈子——和学员们建了供货群。品类丰富、货源充足,价格便宜,很长时间里,谷哥就这样在微信里开始了铜安阁的“第二春”。

5月下旬,谷哥新缴了店面房租。每年的四月和十月是整个市场的收租日,这里半年一缴纳。针对疫情损失,大柳树对租户的补偿是一月租金。谷哥说,他在思考退租的事。大兴的库房好好改造一下,能变成一个不错的工作室。“对这边其实已经逐渐失去信心。”

支撑不下去是最主要的原因。如今,微信客户的购买力也已趋近饱和,谷哥忍不住感慨,不定多少人已经把你朋友圈屏蔽了。他同样觉得刷屏卖货不是一件讨喜的事,以至于如今很少再发。

这些年,谷哥曾尝试过别的生存门路,比如拉货,比如开车,最后还是慢慢回到了老本行,“隔行如隔山”。年前,一位大爷家的孩子预备开饭馆,投资了一大笔钱,准备年后开张,这四五个月的时间一下子给耽误了。那之前,谷哥还真的考虑过入股,寻思来寻思去,还是觉得不懂经营不好办。

这天下午的热浪一阵阵袭来,路人集中走过谷哥店门前。他突然开口,“我觉得关了真的挺可惜的,我这个位置还比较好”。因为这个方位门前有宽阔的阴凉地,要比对过客流量大很多。谷哥说,确实有点不甘心。

我想起来,在近3点准备下播时,他曾直起身,端起手机绕店面一圈:“实体店转型电商,老铁们多多关注与支持吧。”谷哥对着镜头打招呼。“实话实说,我确实是喜欢这些东西,每天也愿意摆摆他们。”

第四日直播,屏幕上方的观众数字在7上下跳跃。

都说没钱,但豪车卖爆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汽车(ID:EO-AUTO),作者:朴正浩,头图来源:IC photo

“先生,不好意思,请您稍微等一下,店里所有的销售顾问都已经在接待其他顾客了。”

5月的一个周六下午,当亿欧汽车走进一家奔驰4S店时,这是被告知的第一句话。而在前面排着的还有两批等待销售顾问接待的顾客。

不仅展车旁边总有顾客环绕,甚至店里的休息区也已经没有空位,亿欧汽车不得不站在店里等待。这一站就是20多分钟。即使当天下午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到店看车的顾客数量依旧让人意外。

梅赛德斯—奔驰4S店/亿欧汽车

“周末的话,我们每天大概能接待七八十位顾客,能成交5-10单吧。”一名销售顾问对亿欧汽车表示。

而在宝马和奥迪的4S店中,亿欧汽车也感受到了消费者的购车热情。临近下午5点,一家宝马4S店门口依旧陆续出现多辆刚刚返回店内的试驾车。

在疫情笼罩下的2020年一季度,豪华品牌市场出现了近年来少有的负增长。但在这一时期,该市场的各月同比降幅仍明显低于乘用车市场大盘。在疫情得到控制的4月,豪华品牌不仅恢复了原有的水准,还出现了远超乘用车市场的增幅。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朴正浩

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乘联会)数据显示,中国豪华品牌市场4月销量出现21%的同比增幅。作为对比,整个汽车市场增幅仅为4.4%,乘用车市场甚至继续保持同比负增长的走势。

从亿欧汽车的探店情况来看,上述数据能够体现当下豪华品牌市场的现状,消费者们的热情确实已经大幅回升。5月25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康林松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今年4月,奔驰中国经销商的客流已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

为何豪华品牌市场能够一枝独秀?市场上涨究竟是靠谁带动的?豪华品牌市场的增长究竟能否持续?

涨价挡不住热情

“不管有没有选配,宝马3系都没有现车了,需要再等等。”一家宝马4S店的销售顾问告诉亿欧汽车。

在亿欧汽车的探访过程中,多家4S店都出现了热销车型需要延迟提车的情况。部分选配车型的提车可能需要等待3个月,甚至更久。

今年一季度,由于疫情的出现,各大车企在关厂的同时,也纷纷在华缩减了对经销商的批售量要求,不少经销商也顺势减少了车辆库存。在疫情恢复后,店里本就没有多少现车,如果选配,还需要等待工厂那边排产。

“这车已经没有更多优惠了。”一位奔驰销售顾问对亿欧汽车说道。据其介绍,在疫情恢复后,店里的车型不仅没有扩大优惠幅度,部分车型的优惠幅度还出现回调。奔驰A级的优惠就在4月回调了5000元。

而这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宝马、奥迪和沃尔沃等豪华车品牌经销商中。

国产车已然如此,进口车就更难了。“我们部分的进口车甚至出现无车可卖的情况。”一家宝马4S店工作人员对亿欧汽车表示。

今年3月起,海外疫情开始大规模爆发,欧美大批工厂不得不停产,国内进口车供货出现不足。5月18日,奔驰关闭了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SUV生产工厂。此前,该工厂已经在3月至4月停产过34天。在华销售的GLE、GLS等奔驰进口SUV就产自该工厂。

虽然当下的豪华品牌发展遭遇产能不足和价格回调等方面的掣肘,但市场的火爆现状仍未改变。豪华品牌的需求之旺盛可见一斑。

数据显示,除个别未公布销量的品牌(捷豹路虎、林肯)外,各豪华品牌同比均出现正增长。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朴正浩

作为豪华品牌第一阵营的BBA(奔驰、宝马、奥迪)4月销量仍表现强势,三家销量合计为18.08万辆,成为拉动豪华品牌销量增长的主要动力。

此外,作为二线豪华品牌头名的雷克萨斯4月销量达2.31万辆,同比增长6%,紧随其后的凯迪拉克和沃尔沃在4月均出现了20%以上的增幅。即便是相对小众的英菲尼迪,4月也仍旧处于正增长态势。

不可否认,4月豪华品牌销量增长的部分原因来自于一季度被抑制的部分需求释放。随着需求释放逐步减弱,豪华品牌或许不会继续保持21%的市场增速。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预计,这一市场仍将基于其原本的推动力继续保持增长态势。

市场增长的新引擎

“据我们观察,此次疫情影响的更多的是低收入人群,对中高收入人群影响相对较小。”罗磊对亿欧汽车表示。

由于疫情对于收入的影响小,经过一个季度消费抑制的结果就是,疫情后高收入人群消费的大幅增长。那么这一推动力究竟来自谁?

答案就是SUV和A级轿车。

SUV是20世纪末才出现在豪华品牌车型库中的产品,奥迪Q5于2010年国产后才开始逐渐在华兴起。2013年,奥迪A3的国产,又让豪华品牌们看到了A级轿车在中国市场的机会。

4月豪华品牌的销量中,轿车与SUV车型依旧是销量构成的主力军,两种车型占比分别为56.2%和42.4%,其中SUV增速达到了37.3%。虽然MPV市场的增长率也较高,但受限于极小的体量,对于整个市场的走向影响较小。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朴正浩

从各年度的4月销量数据来看,SUV车型越来越受豪华品牌消费者的喜爱。2017年4月,SUV与轿车的销量比仅为57.2%。而到了2020年,二者的比值已增至75.5%。从近年来的销量走势来看,SUV在豪华品牌中的市场占比还将继续提升。

而轿车市场在近年来增长态势并不明显。若不是在A3国产取得成功后,越来越多车企将更入门的轿车产品国产,中国豪华品牌轿车市场的增速甚至可能为负。

在国产后的第一个完整销售年,奥迪A3仅取得了2.3万辆的销售成绩。但到了2015年,随着优惠幅度加大,该车销量猛增至6.4万辆,并在之后的一年达到8.5万辆。

看到A3的成功,宝马和奔驰坐不住了。宝马2017年在华推出了国产的1系三厢,奔驰A级三厢也在第二年四季度实现国产。算上终端优惠的话,三大豪华品牌入门价格均已下探到20万元以内。这对很多消费者来说,“豪华车”突然从梦想走进了现实。

车型下探策略在帮助豪华品牌销量整体向上的同时,也帮助中国豪华品牌A级车市场地位提升。2020年4月,A级车销量同比增长约30%,成为豪华品牌市场增长最快的级别,甚至已经与C级车市场接近。

制表人/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朴正浩

但A级车市场暂时还不足以威胁到B级车市场的头名地位。

B级车市场目前仍然占中国豪华品牌整体销量的近一半份额。该级别豪华品牌代表轿车有奥迪A4L、宝马3系等,代表SUV包括奥迪Q5、奔驰GLC等,都是月均销量过万的绝对主力车型。

无论从品牌还是从级别来看,豪华品牌细分市场均出现了同比正增长。这样的增长究竟至是疫情后的昙花一现,还是能够持续下去的市场新常态?

远未画上休止符

从价格来看,豪华品牌将“豪华梦”送进更多消费者生活中的同时,直接受到挤压的该是价格相近的合资品牌市场。但从市场表现来看,合资品牌的业绩受到的冲击极其有限。

2020年1-4月,德系车和日系车的占比仍然处于上升趋势,美系车和韩系车虽有下降,但整体跌幅并不算大。最终真正被抢走的是中国品牌的市场份额。

今年前4个月,中国品牌乘用车共销售168.9万辆,同比下降39.3%,占有率比上年同期下降2.5个百分点。

在豪华品牌不断下探的同时,合资品牌也在不断向下拓展空间。新一代凯美瑞的起售价较上一代车型下调接近2万元,朗逸、轩逸、福克斯等多款合资品牌A级轿车的终端起售价低至10万元以内,与自主品牌同级别中配车型的价差缩小至2万元以内。这让不少本属于中国品牌的消费者决定稍微勒紧一下裤腰带,投入合资品牌的怀中。

“中国消费者对于品牌价值的认可度高,在消费升级和豪华品牌产品、价格下探的背景下,中国正在经历豪华品牌普及阶段。”罗磊表示。

在中国汽车市场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豪华品牌却在不断进行产品和价格方面的下探,为豪华品牌近年来的强势增长贡献了极大力量。豪华品牌车型还有进一步下探的可能吗?答案是否定的。

A级车已经是豪华品牌能够下探的底线了,多数豪华品牌没有更低级别的产品规划,也没必要为了更小的市场空间去对品牌的调性造成伤害。

在豪华品牌市场持续火爆的同时,小型车市场却在不断收缩。今年前4个月,我国小型车销量同比下滑40%。再对这一市场进行布局,显示无法体现出豪华品牌该有的豪华感。

从当下的市场走势来看,豪华品牌在中国市场走下探道路日子即将结束,新一轮增长点在个性化上。

2019年四季度,北京奔驰生产的AMG A35L正式上市,这是豪华品牌首次将性能车产品放在中国市场进行生产。而这只是拉开了豪华品牌国产新趋势的序幕,未来还有更多车型可能放在中国市场投产。

根据规划,上汽奥迪将于2021年在华投产奥迪A7L,并将在未来生产B级和C级SUV车型。2018年,当华晨宝马宣布合资股比调整的同时,也宣布了X5将于未来在华国产的消息。

随着国产化浪潮的掀起,那些价格高高在上的性能车、轿跑或中大型SUV车型将拉进与更多消费者的距离。他们将有望成为豪华品牌新一轮增长的推动者。

目前,欧洲豪华品牌渗透率稳定在20%以上,德国、法国等国家的渗透率甚至在30%以上。美国的豪华品牌渗透率则稳定在15%左右,但这一数据是在其大量销量来自于皮卡的情况下取得的。而中国市场的豪华品牌渗透率刚刚超过10%。

豪华品牌的销量增长,远未走到画上休止符的时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汽车(ID:EO-AUTO),作者:朴正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