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又迎两大消息:孟晚舟引渡案继续开庭 斥资3.39亿元广州拿地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华为又迎来两个大消息!孟晚舟引渡案继续开庭,斥资3.39亿元广州拿地

华为又迎来两个大消息!加拿大温哥华当地时间7日上午,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案继续开庭审理,此次审理将围绕该案是否存在滥用司法程序进行听证,交叉询问环节的第八位证人。

此外,华为于12月7日在广州白云区竞得一地块,斥资达3.39亿元,拟投资建立华为广州研发中心,主要从事智能汽车、云计算及物联网等技术领域的研发。

孟晚舟引渡案继续开庭,交叉询问第八位证人

据央视新闻12月8日报道,温哥华当地时间7日上午,华为公司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再次出现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引渡案继续开庭审理。

按照法庭安排,7日的听证将继续围绕本案第二阶段审理中的第二分支,也就是本案是否存在滥用司法程序进行听证。交叉询问环节的第八位证人,来自加拿大联邦警察的罗斯·兰迪继续接受辩方律师的提问。

近日,美国媒体报道说,美国司法部已经与孟晚舟接触,试图让她用认罪换回国。外界普遍认为,这是美国当年构阿尔斯通的高管皮耶鲁齐的“美国陷阱”的翻版,孟晚舟不会重蹈覆辙。孟晚舟再次出现在法庭上,也证明她没有跳进美方的圈套。

在第二阶段审理中,有三个分支,分别是:本案是否受到政治干预,是否存在程序滥用,以及提交法庭的证据是否充分。

交叉询问环节已经完成大半,从听证情况来看,一些法律界人士认为,第二分支的判决可能对孟晚舟较为有利。

不过,最终的裁决权属于法官,不能以外界的判断和分析来推断最终的判决结果。

3.39亿!华为广州拿地建研发中心

12月7日,广州市白云区华侨糖厂地块在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成功出让,竞得人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据悉,华为以33931万元竞得该地块,并拟投资建立华为广州研发中心,项目计划从事智能汽车、云计算及物联网等技术领域的研发,加速ICT技术在广州各产业的应用。

据广州日报获悉,该地块上需要拆除的建筑面积达7万多平方米,预计明年1月将完成整个地块的土地清表平整工作。有着“万吨仓”之誉的华侨糖厂拱形仓库是广州市二级历史建筑,将被保留。松洲街已提前对拱形仓库建筑进行围蔽保护,避免拆除过程中对历史建筑的损害。

今年4月,白云区政府和华为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建设广州华为研发中心,就共同推动广州市智慧城市、云计算及物联网等产业发展达成全方位、深层次战略合作。该研发中心是继去年12月17日,华为与广州市政府签订“鲲鹏+昇腾”产业战略合作协议后,双方在推动广州信息通信技术领域创新发展的又一深化合作。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视新闻、广州日报等

每日经济新闻

孟晚舟案最新消息 两证人承认在执法中存在错误、过失|孟晚舟

原标题:孟晚舟案最新消息!两证人承认在执法中存在错误、过失

华为公司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案又有新进展!

孟晚舟于温哥华当地时间16日上午10点再次进入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她将在开庭后听取对其引渡案中,加拿大执法部门涉嫌滥用司法程序的交叉询问。

此次为期10天的聆讯是10月底听证会的延续。当时听证会超时,需安排继续举行听证。在10月最后一周的交叉询问中,法官只对10个证人中的8个完成了证言的听取。在接下来的两周里,将继续对其他证人听证。

据悉,引渡听证会定于2021年4月结束,不过上诉可能会使该案拖上数年。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两证人承认在执法过程中存在错误或者过失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11月16日,已经接受交叉询问的两个证人在法庭上分别承认,他们在执法过程中存在错误或者过失。其中,来自加拿大联邦警察的叶姓警官承认他在获得法官签署逮捕令的过程中,存在提供不实信息的错误。而来自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司各特·柯克兰(Scott Kirkland)承认,他将孟晚舟的手机密码写在一张纸条上,使得警方可以由此获得密码,是他的工作过失。

孟晚舟引渡案的审理目前处于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对她的引渡和逮捕是否滥用了司法程序。在这里面又有三个分支,即:美方提出的引渡要求是否出于政治利益需要,加拿大执法部门在逮捕孟晚舟的过程中是否使用了不合法的手段或者侵犯了她的宪章权利,美方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是否充分。交叉询问属于这里的第二分支。

在10月底进行的为期5天的聆讯中,加皇家骑警警官温斯顿·叶(Winston Yep)就承认,自己在行动之前已知道这是一桩“备受瞩目”的案件。叶在行动前提交给法官的一份宣誓书描述孟晚舟与加拿大“没有关联”。他在未作背景信息核实的情形下签字,后来发现内容与事实不符,但并未作出更正或任何补救措施。他承认这是他的“失误”。

加边境服务局官员柯克兰(Scott Kirkland)表示,行动前获悉孟晚舟被加边境服务局的系统列为“国家安全”警戒人物。但在对孟盘查后,他认为她并不涉及国家安全问题。

柯克兰表示,自己收缴了孟晚舟的手机并放入美国联邦调查局提供的防射线袋中。他否认边境服务局是为美国联邦调查局收缴手机,但不确定皇家骑警会否将物品交给美方。

他承认,自己“无意之中”将写有孟晚舟手机密码的纸条连同手机交给了皇家骑警,而这一做法基本上已违反隐私法。他说,自己为此感到心痛和头疼。

法官裁定孟晚舟的律师可用“重大证据遗漏”申请终止引渡程序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法官希瑟·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也于10月29日作出一项裁定,驳回检方律师的一项申请。这项裁定意味着,法官认为美国提供的“案件记录”中可能存在“故意遗漏证据”或者“重大证据遗漏”,因此可以被列为申请终止对孟晚舟引渡的理由之一。

裁定书认为,孟女士的申诉无论是要求中止诉讼还是指认“案件记录”删除证据既是基于每个分支的分别考虑,也是基于对各个分支的综合考虑。因此,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即第三分支无法独自成立,但是在与第一分支和第二分支合并考虑的情况下,就可以成立。因此,法官决定驳回检方律师的请求。

11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发布会上回应记者提问时表示,孟晚舟在没有违反任何加拿大法律的情况下被加方无理拘押超过700天。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美加执法部门涉嫌滥用程序、非法审讯孟晚舟,加方还拒绝向公众披露案件关键证据,这充分暴露了孟晚舟事件的政治本质。加方在孟晚舟事件上的所作所为才是“任意拘押”。

我们再次敦促加方正视问题的根本原因,靠掩盖事实、误导公众解决不了问题。

图片来源:外交部网站图片来源:外交部网站

美推迟引渡戈恩潜逃“帮凶” 曾涉嫌将戈恩藏身盒子逃亡|日本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国务院29日批准将两名协助日产汽车前董事长戈恩逃亡的嫌犯引渡到日本受审,但在最后一刻被联邦法官叫停。

日本共同社30日称,两名涉案人士分别为美军特种部队前成员泰勒及其儿子彼得,他们涉嫌在2019年12月29日安排戈恩藏身一个盒子内,并将戈恩送上私人飞机由日本飞往黎巴嫩。

美国政府按照日本要求,在5月拘捕泰勒父子,并一直把他们扣押在马萨诸塞州监狱。他们的代表律师从来没有否认指控,但认为两人的行为并不符合日本起诉的罪行,他们不应被引渡到日本。该律师还称,在28日收到美国务院通知批准引渡的决定,因此向法院申请延迟引渡,最终获波士顿联邦法官下令暂缓执行。

法官裁定孟晚舟的律师可用“重大证据遗漏”申请终止引渡程序|孟晚舟

原标题:法官裁定孟晚舟的律师可用“重大证据遗漏”申请终止引渡程序 

温哥华当地时间29日晚,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法官希瑟·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作出一项裁定,驳回孟晚舟引渡案检方律师的一项申请。这项裁定意味着,法官认为美国提供的“案件记录”中可能存在“故意遗漏证据”或者“重大证据遗漏”,因此可以被列为申请终止对孟晚舟引渡的理由之一。

裁定书认为,孟女士的申诉无论是要求中止诉讼还是指认“案件记录”删除证据既是基于每个分支的分别考虑,也是基于对各个分支的综合考虑。因此,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即第三分支无法独自成立,但是在与第一分支和第二分支合并考虑的情况下,就可以成立。因此,法官决定驳回检方律师的请求。

孟晚舟引渡案的审理目前进入了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审理美加两国政府对孟晚舟的逮捕和引渡申请是否存在滥用司法程序的问题。孟晚舟的律师用三个分支理由申请终止对孟晚舟的引渡程序,分别是:第一分支,政治干预司法;第二分支,加拿大执法部门逮捕孟晚舟的程序违法并侵犯了她的宪章权利;第三分支,美方提供的证据存在重大遗漏。此前,法官已经接受了第一和第二个分支。代表加拿大司法部的检方律师认为第三个分支不成立,因此申请法官驳回。但是现在,这三个分支都被法官接受,就意味着孟晚舟的律师有了更多的证据来要求终止对孟晚舟的引渡。

一般引渡案件中不会采纳被引渡人提供的证据,但是,法官选择接受被引渡人的部分证据,表明法官对美国提交的用于支持引渡要求的“案件记录”内容的可靠性存在重大疑问。

裁定是由法官根据程序法作出的,通常是法官在案件审理过程当中就案件审理程序作出的决定。判决则是法官根据实体法作出的决定,通常在案件审理结束时宣布。(总台记者 张森)

 

重磅:加法官意识到美国和汇丰有问题 允许孟晚舟提交证据

相关阅读:法官裁定孟晚舟的律师可用“重大证据遗漏”申请终止引渡程序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当地时间10月29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法官希瑟·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做出裁决,允许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方面继续提供新证据,以证实美方要求引渡她是误导了加方,存在滥用程序的行为。

这意味着,审理孟晚舟案的法官终于意识到此案的核心问题在美国方面对孟提出的所谓的“欺诈”指控。包括CBC等多家西方媒体则认为,这对孟晚舟一方来说是阶段的胜利。

孟晚舟(资料图)孟晚舟(资料图)

此前,尽管舆论场上所曝光出的大量证据显示美国司法部对孟晚舟的欺诈指控存在严重的漏洞乃至蓄意陷害的问题,但法庭上的焦点更多还是集中在加拿大方面对于在引渡孟晚舟的诸多程序性问题上,这方面控辩双方的“战局”相对胶着。

就在29日,审理孟晚舟案的法官希瑟·霍尔姆斯做出裁决称,孟女士法律团队主张美方滥用诉讼程序并误导加拿大当局引渡孟晚舟的情况,具有“真实可能性”(air of reality),如果孟晚舟方面能够提交新证据证明这一点,针对她的这场诉讼就可能终止。

CBC报道截图CBC报道截图

根据CBC等媒体的介绍,孟晚舟的律师表示,美国政府故意遗漏了本案的一些关键要素,而这些要素能够证明孟晚舟没有实施美方所指控的“欺诈”行为。所以,霍尔姆斯的这一裁决意味着,在明年2月的庭审中,孟晚舟方面可以据此提出新的证据,证明美加方面滥用诉讼程序,从而终止这场诉讼。

详细来说,美国司法部之前曾指控孟晚舟在一份交给汇丰银行的PPT文件中隐瞒了华为与香港星通技术有限公司(简称Skycom)在伊朗的商业合作关系,令汇丰银行陷入了违反美国制裁伊朗法案的风险之中,因此构成“欺诈”。换言之,美方提出这一指控的唯一“关键证据”,仅仅是汇丰提供的一个PPT。

 CBC报道截图 CBC报道截图

这个PPT 是孟晚舟在2013年8月22日向汇丰的一名高管做演讲时使用的,介绍了华为与Skycom在伊朗存在合法的商业合作。但大量由媒体披露的信息显示,汇丰当时因为忙于在其他案件中脱罪,已经开始在主动配合美国政府打压华为的政治需求给华为“设局”了。这家英国银行先是主动索要了PPT的英文版,然后便按美国政府的指示将PPT交给了美方。而后,美方故意删除了其中两页能证明孟晚舟清白的内容,陷害了她。

不仅如此,美方在陷害孟晚舟时还宣称,仅有汇丰银行的“初级”员工清楚华为与Skycom公司的关系,汇丰的高管对此都不知情,只能依靠这个PPT来判断业务合规风险。但孟晚舟律师驳斥称,这一说法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诸多证据都能证明这是“重大不实陈述”,汇丰的高层很清楚华为在伊朗的情况。

因此,法官希瑟·霍尔姆斯在这次的裁决中就表示允许孟晚舟团队提供这方面的证据,证明美方隐瞒了两页PPT,并允许孟晚舟的律师提交关于汇丰银行管理层的新证据,以证明汇丰高层是清楚华为与Skycom之间的关系的。

 CBC报道截图 CBC报道截图

霍尔姆斯在裁决中指出,孟晚舟方提出的新证据若能证实以上这些论点的任何一条,虽然可能无法改变案件的性质,但却有可能使案件终止。

孟晚舟案审理进入关键时刻 参与逮捕警员庭审证言自相矛盾|孟晚舟

2018年12月1日,华为公司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机场转机时遭到逮捕。美方按照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引渡协议提出引渡要求,孟晚舟的律师向法庭请求终止引渡程序。目前案件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的审理。

庭审理由与关键问题大梳理

先做个科普,孟晚舟的律师向法庭请求终止引渡程序,主要依据三大理由:

1、引渡不符合双重犯罪标准

2、案件存在三种程序滥用的情况

3、证据的充分性不足

案件的审理主要围绕着这三大理由来进行。也就是说,法官作出的判决有三次,其中任何一次判决如果支持孟晚舟律师的理由,那么,引渡程序就会终止,孟晚舟就可以回国。加拿大总检察长代表美国政府提出引渡,被称为检方,孟晚舟的律师是辩方。

2020年5月27日,主审本案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法官作出第一次判决,驳回了孟晚舟律师提出的引渡不符合双重犯罪标准的这个理由。孟晚舟的律师认为,加拿大没有参与对伊朗的制裁,因此,孟晚舟代表华为公司与伊朗进行商业活动,在加拿大不算违法。而法官的判决认为,孟晚舟对汇丰银行存在的欺诈行为在加拿大也是犯罪,因此符合双重犯罪标准。也就是说,审理的第一阶段在5月27日已经结束。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案件审理随后进入了第二阶段,法官审理的是对孟晚舟的逮捕和引渡过程中是否存在程序滥用的情况。

孟晚舟的律师认为,对孟晚舟的指控和逮捕存在三种程序滥用的情况,分别是:

1、政治干预,也就是美国政府利用逮捕孟晚舟来达到其他目的;

2、加拿大执法部门逮捕孟晚舟的过程存在“不当行为”;

3、误导法庭,检方代表美国提交的证据存在重大遗漏等。

自10月26日开始,庭审进入交叉询问阶段,将有10位参与此案的证人接受检方和辩方律师的询问,以了解对孟晚舟的逮捕过程是否存在“程序滥用”的情况,以及这种“程序滥用”的程度是否足以终止引渡程序。交叉询问将在今年12月之前,用2—3个星期完成。

交叉询问主要就第二种“程序滥用”的情况,也就是加拿大执法部门在逮捕孟晚舟的过程中,是否存在“不当行文”;以及第一种“程序滥用”的情况,也就是加拿大和美国针对孟晚舟的行动是否受到政治干预进行审理。

对此,两方面的证据可以证明在对孟晚舟的逮捕过程中,存在“程序滥用”情况。

首先,美国政府在本案中有政治动机。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8年12月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如果我认为这对美国有好处、对达成迄今最大的贸易协议这个非常重要的事有好处、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有好处,我要是认为有必要就会干预(孟晚舟案)。” 加拿大情报部门公开的文件表明,在逮捕孟晚舟之前,他们就认为此案具有高度政治敏感性。

另外,加拿大执法部门没有按照法庭签发的逮捕令立即执行逮捕,而是变更逮捕计划,并让边境服务局先对孟晚舟进行搜查、讯问等。这不仅违背了逮捕令,也侵犯了孟晚舟根据权利宪章应该享有的权利。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参与逮捕的加拿大警员庭审证言自相矛盾

承认申请逮捕令的宣誓书“有错误”

温哥华当地时间26日上午10点,孟晚舟引渡案听证会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再次进行。在持续了一天的法庭听证过程中,加拿大联邦警员温斯顿·叶(Winston Yep)是唯一接受交叉询问的证人。

从这位警员回答的诸多提问中,人们发现,这位加拿大联邦警员在逮捕孟晚舟的过程中,当初的做法和现在的陈述有着多处明显的矛盾之处。

矛盾之一:没有任何记录的“安全考虑”

叶警员反复说,之所以没有按照原计划在飞机上立即逮捕孟晚舟,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他解释说,法庭命令“立即逮捕”需要在安全的前提下。

然而,在他自己的工作记录中,对这次逮捕的计划,却没有考虑“安全”的只言片语。

矛盾之二:警察让别人面对“安全问题”

叶的身份是警察,他声称在飞机上逮捕孟晚舟会有安全问题,所以改变了逮捕地点,由边境服务局先对孟晚舟进行盘问。

既然如此,他应该提醒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人员注意安全,但他没有这么做,也解释不清为什么在面对有所谓“安全问题”的孟晚舟时,全副武装、穿着防弹背心的警察不出面,反而让没有任何武装的边境服务局工作人员与孟晚舟面对面接触长达3个小时。

矛盾之三:出于“安全考虑”的搜查竟然首先是电子设备

叶警员称,他们没有在飞机上逮捕孟晚舟是担心她随身携带水果刀之类的凶器。但是,他们事先准备的是专门屏蔽电子设备的“法拉第袋”。

当孟晚舟下飞机后,他们没有搜查她随身是否带武器或凶器,反而是先搜她的电子设备。

显然,他们真正关心的是这些电子设备,根本不是水果刀之类的所谓凶器。

矛盾之四:警员担心孟晚舟把水果刀带上飞机

叶警员承认他事先知道孟晚舟是一位46岁的女性,国际知名企业高管。当辩方律师里克指出,考虑到“9·11”事件后,国际航班都进行严格的安全检查,叶警员不会真的担心孟晚舟身上带着水果刀之类的武器时,叶警员已经不能自圆其说,只是辩称,他不能确认孟晚舟到底跟谁在一起,到底会做什么。

温哥华当地时间27日,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孟晚舟的律师(辩方律师)用一天的时间继续对加拿大联邦警察警员温斯顿·叶进行询问。与26日相比,这位警员当天回答辩方律师的过程明显变长,似乎对每个问题都‘三思而后答’,声调也比昨日更低。尽管如此精心地选择答案,他还是在追问过程中被迫直接承认,是他用内容错误的宣誓书获得了法官的临时逮捕令。

根据加拿大的法律,警察逮捕任何人都要向法官申请逮捕令。在这个案件中,法官签发的是临时逮捕令,也就是主要依据警察的宣誓书来签发。为防止警察滥用司法权力,警察必须在宣誓书中向法官作出诚实的陈述。法官基于对这份宣誓书内容的信任来决定是否签发逮捕令。然而,如此重要的宣誓书,叶警员在这份宣誓书中却存在着形式和内容多方面的错误。

一、没有在宣誓书中向法官提供准确的内容

宣誓书中有一个关键的信息,就是孟晚舟是否与加拿大有关联。叶警员在宣誓书中说,孟晚舟与加拿大没有关联(no ties)。而辩方律师指出,孟晚舟不仅在过去的10年内,曾50多次往返加拿大,目前在温哥华有两处房产,还曾拥有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对此,叶警员承认,“对于孟晚舟与加拿大没有关系这一点是我搞错了。”

二、明知宣誓书中有错误却不及时更正

叶警员承认,11月30日,也就是孟晚舟被捕前一天的晚上,他得知在自己当天下午签署的宣誓书中,“孟晚舟与加拿大没有关联”的陈述内容是错的。

辩方律师于是问他,他是否更正了这个错误信息?是否联系司法部的检察官寻求建议?是否与他的同事达利瓦尔(Dhaliwal)讨论怎么补救?是否向自己的上司詹妮(Jane Vander Graaf)报告,并申请推迟执行逮捕令?叶警员的回答都是没有。辩方律师又问他,如果在他签署宣誓书之前,他就知道孟晚舟在温哥华有房产,是否会把这个信息补充到宣誓书内容里,他说他会的。也就是说,叶警员明知自己的宣誓书存在内容错误,却连用四个“没有”承认他不想采取任何更正或者补救措施。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三、违反逮捕令的建议竟然“不知道谁提出的”

叶警员承认,改变在飞机上逮捕孟晚舟的建议是他提出的,但是当辩方律师问他,因为什么提出这个建议时,他回答说,是因为边境服务局的人暗示这属于他们的司法管辖权。然而,当律师问边境服务局的哪一位提出这个暗示的时候,叶警员却回答不出来。辩方律师追问他,是否真的有人说过这个暗示的时候,叶警员又改口说,当时是他自己那么理解的。

也就是说,对于违反逮捕令如此重要的决策,竟然成了“查无实据”。

案件审理可能持续数年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的审理安排,预计案件的审理将在2021年4月份结束,也就是说,届时将完成对辩方律师提出的三个终止引渡程序申请的判决,孟晚舟引渡案的审理在省高等法院的审理就宣告结束。

如果法官接受辩方律师终止引渡程序的要求,则引渡程序就将提前结束,孟晚舟便可回国。

如果法官判决驳回辩方律师提出的三个终止引渡程序的申请,要求完成引渡程序,那么,辩方律师可能会提起上诉,案件有可能进入上诉法院,甚至最终进入最高法院审理。这个时间会持续数年。

 

 

华为传来三大重磅消息:孟晚舟、华为海思、轮值董事长

来源:e公司官微

原标题:华为传来三大重磅消息!孟晚舟案听证告一段落,预计明年2月出结果;应对“断供”危机,全国招聘芯片博士;轮值董事长今起换人…

国庆中秋佳节之际,华为传来三大重磅消息:孟晚舟引渡案听证结束,预计明年2月做出裁决;华为海思全国大举招聘芯片博士;华为轮值董事长今起换人,今日(10月1日)起,胡厚崑当值轮值董事长。

孟晚舟引渡案本轮听证结束

当地时间9月28日上午10点,孟晚舟引渡案再次在位于温哥华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开庭,预计这次开庭有三天为公开审理。

10月1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最新从华为获悉,孟晚舟引渡案在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结束了本轮听证,法官没有做出裁决。

孟晚舟的律师(辩方律师)认为,美方提供的关键证据缺失了最重要的内容,也存在虚假陈述,因此误导了法官,是对加拿大司法程序的滥用。基于这样的事实,法官应该终止引渡程序。加拿大司法部的律师(控方律师)则认为,法官应该就引渡的条件是否充分来作出裁决和判断,而不应判断美方提出的证据,并要求法官驳回孟晚舟的律师提出是申诉理由。

按照法庭的排期,双方还将进行几轮法庭辩论,预计2021年2月将裁决加美双方司法部门是否“滥用司法程序”。在此之后,本案将进入第三轮,也是在省高等法院进行的最后一轮审理和裁决。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温哥华机场被加拿大警方拘押,至今未获自由。

华为加拿大公司当地时间9月28日下午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书面声明称,华为公司一直认为,孟晚舟女士是无辜的,并相信加拿大司法系统能够作出同样的结论。华为公司将继续支持孟女士寻求自由与公正。

华为海思全国招芯片博士

尽管华为芯片遭遇制造限制,但海思依然在努力向前奔跑。

日前记者最新华为海思招聘公众号获悉,华为海思已启动2021届博士招聘,面向2020年1月1日-2021年12月31日期间毕业于国内外高校的应届博士生,工作地点包括北京、上海、深圳、东莞、武汉、西安、成都、杭州、南京、苏州等国内主要城市。

此次海思将对外招聘四类共41个岗位,其中绝大部分为与芯片相关类岗位,比如芯片构架工程师、处理器开发工程师、半导体封装和硬件系统开发工程师、先进半导体工艺开发工程师、半导体材料工程师、光芯片研发工程师、电芯片研发工程师、硅光芯片研发工程师、半导体器件研究工程师、芯片软件架构工程师等,涉及芯片的材料、设计、研发、封装、测试等半导体生产全部环节,同时还涉及先进半导体、光芯片、电芯片等芯片技术,该招聘公告再次印证了前不久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所言:“华为将全面扎根半导体行业,包括突破半导体行业物理学、材料学的基础研究和精密制造等。”

此外,其中也有少数几个为网络技术研究、系统工程师、硬件技术工程师、Ai算法工程师等岗位。

海思是华为旗下半导体设计与器件公司,也是全球领先的半导体公司,目前华为芯片与解决方案已应用于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业务覆盖通信设备、智能终端、光电、处理器、AI等领域,先后推出了麒麟、巴龙、鲲鹏、昇腾等系列芯片,奠定了海思在半导体领域的关键地位。

2019年5月15日,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华为向美国采购芯片受限,同年5月17日凌晨华海思总裁何庭波致员工一封信写到,海思麒麟处理器从“备胎”正式转正。今年5月美国升级对华为芯片限制后,台积电等公司将无法为海思代工芯片生产。

此前,华为还曾广泛招聘光刻工艺人才,要求全职,且不限经验,工作地点在东莞松山湖。

今日起,胡厚崑当值轮值董事长

此外,10月1日起,华为轮值董事长也将换新了。

华为宣布,根据公司轮值董事长制度,2020年10月1日~2021年3月31日期间由胡厚崑当值轮值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在当值期间是公司最高领袖,主持公司董事会及董事会常务委员会。

在此之前前的几个月,华为轮值董事长由郭平先生当值。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华为官网获悉,华为目前共有17位董事会成员,包括任正非、孟晚舟、余承东、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梁华、郭平、徐直军、胡厚崑等,其中任正非目前担任CEO,梁华担任华为董事长,华为轮值董事长共有三位,分别为郭平、徐直军、胡厚崑。

胡厚崑简历如下:

现任华为公司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EMT(公司经营管理团队)成员、全球网络安全与用户隐私保护委员会主席。拥有超过30年的ICT行业经验,在华为战略方向制定及全球市场拓展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胡厚崑于1990年加入华为,历任公司中国市场部总裁、拉美地区部总裁、全球销售部总裁、美国华为董事长、销售与服务总裁、战略与Marketing总裁等职务。在此过程中,帮助华为建立了全球销售和服务网络,并在推动华为全球化的公司管理变革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2011年10月至2018年3月,担任华为轮值CEO,负责公司业务持续发展与内部管理优化。曾担任华为人力资源委员会主任,负责公司领导力与组织发展。

多年来,积极推动通过技术创新,促进联接、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发展。现任世界经济论坛数字通信行业工作委员会及科技先锋评选委员会成员。

胡厚崑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获理科学士学位。

孟晚舟引渡案:法庭暂未断定美方是否误导 10月底将再开庭

中新社多伦多9月30日电 (记者 余瑞冬)位于温哥华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又译卑诗省)高等法院于当地时间9月30日结束了对孟晚舟引渡案的最新一轮聆讯。对于美方是否在指控中误导了加方,以及法庭是否接受印证这一说法的额外证据,主审法官并未当庭作出任何结论。

本轮聆讯自9月28日开始,持续了两天半,孟晚舟本人全程到庭。她的律师在庭上指出,美方滥用其与加拿大之间的引渡协议的特权,试图以一套错误的“事实”实现对孟的引渡。

控方律师认为辩方试图将目前的诉讼变成一场“审判”。辩方律师反驳了这一说法,并建议法庭就此展开更详细的聆讯,以证明美方通过遗漏案件关键部分的手法来误导法庭。

辩方认为,美方向加方提供的案件记录中指控的行为与事实真相之间存在明显差异,且是实质性的错误陈述。案件记录在整体上曲解了2013年孟晚舟与香港汇丰银行方面晤谈时所作演示幻灯片(PPT)的核心内容,而PPT是目前美方指控孟晚舟的唯一证据。辩方认为,该PPT解释了华为与星通(Skycom)公司的关系及业务合规性,但控方有意遗漏了核心内容并作错误陈述,构成误导。

孟晚舟引渡案下一次开庭聆讯已排期在10月底,届时法庭将讨论2018年12月1日加执法人员在温哥华国际机场对孟的拘押过程是否存在程序滥用。孟方律师团队早前已向法庭提出,当时边境服务局人员在无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对孟晚舟进行了约3个小时问询,没收其电子设备、获取其密码,并将密码交给了皇家骑警。加方随后向美方提供了孟的电子设备的相关信息。

孟晚舟律师团队认为这一引渡案存在程序滥用,故应中止引渡程序,并为此设置三条分支线进行申诉。其一是以美方高层政治人物表态证明此案的政治属性;其二是论证加执法部门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押孟的过程中存在程序滥用;其三是指出美方向加官方提供的案件记录等文件具有误导性,存在“重大遗漏和错误陈述”。(完)

孟晚舟引渡案本轮听证结束 预计明年2月就本轮申诉作出裁决|法官

当地时间9月30日,孟晚舟引渡案在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结束了本轮听证,法官没有做出裁决。

当天的听证过程较短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在本轮听证过程中,双方律师在法庭上分别陈述了自己的主张。孟晚舟的律师(辩方律师)认为,美方提供的关键证据缺失了最重要的内容,也存在虚假陈述,因此误导了法官,是对加拿大司法程序的滥用。基于这样的事实,法官应该终止引渡程序。加拿大司法部的律师(控方律师)则认为,法官应该就引渡的条件是否充分来作出裁决和判断,而不应判断美方提出的证据,并要求法官驳回孟晚舟的律师提出是申诉理由。

主审法官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没有就双方的主张作出裁决。按照法庭的排期,双方还将进行几轮法庭辩论,预计2021年2月将裁决加美双方司法部门是否“滥用司法程序”。在此之后,本案将进入第三轮,也是在省高等法院进行的最后一轮审理和裁决。(总台记者 张森)

视频|孟晚舟引渡案再度开庭 辩方论证美方文件具误导性|加拿大

原标题:孟晚舟引渡案再度开庭 辩方论证美方文件具误导性

中新社多伦多9月28日电 (记者 余瑞冬)位于温哥华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又译卑诗省)高等法院当地时间9月28日就孟晚舟引渡案再次开庭聆讯。孟晚舟辩护团队将继续尝试论证,对孟晚舟的引渡程序构成了对加拿大司法程序的滥用,应予中止。

法庭为此轮聆讯预留了5天时间。此次聆讯结束后,法官将决定是否接受孟晚舟辩护团队今年提交的佐证引渡程序应予中止的新论点和证据。

图为孟晚舟走出住所准备赴法庭参加聆讯。这是今年5月下旬法庭裁决美方针对孟的引渡请求符合“双重犯罪”原则之后,孟晚舟本人首次现场出庭。 中新社发 钟欣 摄图为孟晚舟走出住所准备赴法庭参加聆讯。这是今年5月下旬法庭裁决美方针对孟的引渡请求符合“双重犯罪”原则之后,孟晚舟本人首次现场出庭。 中新社发 钟欣 摄

孟晚舟当天到庭参加聆讯。这是今年5月下旬法庭裁决美方针对孟的引渡请求符合“双重犯罪”原则之后,孟晚舟本人首次现场出庭。

孟晚舟律师团队为论证此引渡案构成程序滥用,在早前设置了三条分支线进行申诉。其一是以美方高层政治人物表态证明此案的政治属性;其二是论证加拿大执法部门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押孟的过程中存在程序滥用;其三是指出美方向加官方提供的案件记录等文件具有误导性,存在“重大遗漏和错误陈述”。此次聆讯的重点在第三项分支。

在稍早前的程序性开庭时,控辩双方已初步披露相关理据。

预计法官不会在此轮聆讯后立刻作出裁定。

华为加拿大公司28日通过一份简短声明重申,华为一如既往对孟晚舟女士的清白抱有信心,相信加拿大司法体系能够得出这一结论。华为将继续支持孟女士寻求公正判决和自由。

逾百名加前外交官日前联名致信加政府,呼吁加政府介入并终止引渡案进程,释放孟晚舟。此前,19名加前政要也就该事件联名致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