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张亭栋教授“砒霜”治疗白血病 医学成就举世瞩目|白血病|张亭栋

哈医大一院院长血液科专家周晋教授向荣获“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张亭栋教授表示祝贺。哈医大一院院长血液科专家周晋教授向荣获“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张亭栋教授表示祝贺。

2015年9月19日,在安徽合肥中国科大先进技术研究院举行的2015年度求是奖颁奖典礼上,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83岁的终身教授张亭栋荣膺本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奖励其在使用砒霜(三氧化二砷,ATO)治疗白血病上所作出的奠基性贡献。这一奖项的揭晓,让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神奇的中药砒霜上!

哈医大一院终身教授张亭栋致辞。哈医大一院终身教授张亭栋致辞。

张亭栋与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 中医的神奇魅力被世界瞩目

1971年暮秋,黑龙江省肿瘤防治办公室接到反映:本省林甸县民主公社卫生院采用有毒药物医治恶性肿瘤,因效果很好引得众多患者前往求治。当时全省卫生系统正在广泛挖掘、收集、整理抗癌中药及民间验方、秘方的工作。得知这一消息,黑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长、原哈医大一院中医科主任张亭栋教授被任命为专家组组长、带队“采风探秘”,了解实情。

张亭栋教授带领的专家组一行来到林甸县民主公社后,发现这里没有任何医疗设备,但的确有很多病人,经了解后果然,此地乡间一位老中医有个秘方,是用中药砒霜、轻粉、蟾蜍等几味剧毒之物配制的,最初用来下药捻治鼠疮——淋巴腺结核,后来被一位药剂师用此药治好了自己母亲的皮肤癌后改成针剂肌肉注射攻治各种癌症。这个方剂就被命名为“713”。张亭栋教授对患者病情进行一一核实后,询问了他们的用药效果,发现子宫癌患者用药后分泌物明显减少,肝癌患者用药后疼痛感消失。还有一位食道癌患者认出了专家组的赵教授,前几年,他找赵教授看过病,但因为病情太重已经无法医治了,便回到家中,听说此种药后,死马当活马医就来试试看,结果用药后不但能喝水,还能吃饭,散步了。赵教授回忆后确认了此事,觉得这个改变的确很惊人。张亭栋教授马上把这位患者带到了县医院进行透视,看看他的食道究竟有怎样的变化。结果出来后,发现患者食道出现了缝隙,狭窄程度有了明显的改善,这真是很神奇,看来这种“713”真是有效果的!

张亭栋是中西医结合血液病医生,很想在“血癌”上打开缺口。从乡下回来后,他开始将原方分成两组做体外抑瘤试验,一组由砒霜、轻粉组成,另一组由砒霜、蟾蜍组成,分别命名为“癌灵1、2号”注射液。观察发现,两组药物都有效,但前者连续用药常出现蛋白尿,说明对肾脏有损害,因为轻粉是汞剂,影响肾功能,所以去掉了轻粉;而后者注射后会使血压立即升高,病人头痛剧烈难忍,显然是蟾蜍在“捣乱”,故而将其除名。单一留下砒霜,仍有显著作用。

砒霜的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砷或亚砷酸,有剧毒。人们用它内服治哮喘,外涂治恶疮、顽癣,但历代医家启用砒霜时,均慎之又慎。在已故朝鲜族药剂师韩太云的配合和帮助下,张亭栋课题组大胆创新,将砒霜提纯,最终精制成亚砷酸注射液。

1974年,22岁的女工董秀芝成为亚砷酸注射液的早批受益者之一。当年已怀有7个月身孕的她,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所击倒:口腔里出血,鼻子里出血,连尿里都是血,皮肤颜色如白纸一般。送到哈医大一院后,被确诊为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M3型),入院第二天孩子就流产了。但她在静点4个月后,出现了奇迹。连身都不能翻的小董,竟慢慢站了起来,并能下地行走了。同年底,小董出院回家,按医嘱吃药、点滴、复查。1976年她再次怀孕并生下一个男孩,1979年重返工作岗位。到现在一直安然无恙。

白血病俗称为“血癌”,儿童和青少年死亡率较高。其中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M3型)是一种伴有特殊染色体异常的急性粒细胞白血病,临床上以起病急骤、病情凶险、病程短促、易于感染、易伴发弥漫性血管内凝血(DIC)为特征,且强烈化疗往往诱发DIC加重而死亡。

上海专家发现,砷剂对急性早幼粒细胞有诱导分化作用,并使癌细胞凋亡——即使其走向程序化死亡的“自杀”之路。让人欣喜的是,1999年,由哈医大一院伊达药业公司从中提纯的亚砷酸注射液,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专利期限为20年;同年下半年,该药被国家药品食品管理局批准为二类新药。2000年9月,美国FDA在经过验证后亦批准了亚砷酸的临床使用。

砷剂用药临床探索始终向纵深推进,科学的探索永无止境。作为砷剂治疗白血病的发源地,哈医大一院医生代代传承,对砒霜研究的“接力棒”始终步步延续。

随着全国各地大量的M3型白血病病人慕名涌入哈医大一院血液科病房,中国医师协会血液科医师分会常务委员、黑龙江省医学会血液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血液科主任周晋教授发现,临床上有部分患者应用亚砷酸注射液后血管内白细胞异常增多,这就容易加重弥漫性血管内凝血,易于合并颅内出血,最后危及生命。为此,周教授课题组不断探索,成功建立了亚砷酸持续缓慢静脉输注法及其数学模型,进而精确地控制了亚砷酸静脉输注的速度和用药量,很大程度上纠正了沿用30多年的三氧化二砷常规静点时发生率较高的“高白细胞血症”,降低了致死性脑血管事件及不良反应发生率。周晋教授的这一发明因此于2004年获国家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同时,课题组还在国内率先发现了三氧化二砷对心肌细胞钾、钙离子通道、细胞内钙的影响及其对细胞膜离子通道和细胞内钙的影响机制,科学揭示了三氧化二砷导致心脏Q-T间期延长的分子药理学奥秘及对心脏不良影响的根本原因。

与此同时,周晋教授领衔的另一项课题《单一应用亚砷酸治疗初发性儿童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研究》,还以英文形式全文发表在2010年3月出版的国际著名的《血液》杂志上。此前的研究表明,单用亚砷酸可显著缓解初发性成人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病情,但对儿童患者是否有效则鲜为人知,且对儿童合理用药剂量、给药途径和血液学完全缓解率、长期用药效果及相关毒性、安全性等问题尚不明了。周教授课题组给出的答案是,单一使用亚砷酸可使患儿M3型白血病5年总体存活率和无病存活率分别达83.9%和72.2%,与目前公认的维甲酸联合蒽环类抗生素方案疗效相当,且不存在明显的慢性砷中毒及继发肿瘤的风险。

2011年度黑龙江省科技进步奖中,哈医大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主任周晋教授领衔完成的课题《亚砷酸抗白血病靶点的新发现与给药方法创新》获得了一等奖。此项成果首次“锁定”了亚砷酸作用的3个细胞膜靶点(HERG钾通道、L-型钙通道、PKC激酶)和1个亚砷酸线粒体基因靶点(D-LOOP区),正是这些靶点引起了亚砷酸细胞毒损伤,加重了对心脏血管系统的不良刺激,由此拖了亚砷酸疗效的后腿,是亚砷酸在治疗M3型白血病中产生不良反应的症结所在;同时发明了“亚砷酸持续缓慢输注法”和“数学模型控制下的甘露醇助透法”,前者是通过延长游离砷在循环血中停留的时间和维持促白血病细胞凋亡所需的最低有效血砷浓度,在不增加亚砷酸总剂量的前提下,增强了其抗白血病的疗效,减弱了对正常组织细胞的毒性损伤及对心肌组织的影响。后者是借助甘露醇易于透过血脑屏障的特点,结合数学模型计算的个体化剂量给药,能明显提高脑脊液中亚砷酸的含量,使其达到诱导脑脊液中白血病细胞分化的有效浓度水平,高效低毒地扼杀中枢系统白血病。在提高消灭白血病细胞效率的同时,减轻了对正常细胞的损害,达到了减毒增效、扩大适应症的目的。上述两种新的给药方法经哈医大第一医院及国内10余家高等医药院校附属医院临床统计资料表明,其亚砷酸所致的高白细胞血症发生率降低了40%,继发脑血管事件和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导致的早期死亡率下降了26.7%,长QT综合征的发生率减少了34%,其中致死性长QT事件的发生率为零。此外,新的给药方式抗白血病直接医疗费用低于传统用药方法,处理不良反应的间接医疗支出节约65%左右,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首次用药达到完全缓解的比率较传统方法高出11.5%,且对传统给药效果不敏感的一部分其他白血病亚型亦呈现出肯定的疗效。

目前,哈医大一院正继续扩大亚砷酸抗白血病的临床样本,对其长期疗效和远期预后进行追踪随访。同时,该院已将此方法推广到对癌性胸水和肝癌的动脉内持续灌注等实体瘤的治疗中。

在周晋教授的带领下,该院血液内科以白血病M3型为主攻方向,陆续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3项、省部级科研课题20余项;获国际发明专利奖和国家发明专利奖各1项。先后在国内外发表相关学术论文60余篇,其中SCI收录20余篇,影响因子最高达10.555。不仅如此,砷制剂的应用,还被中国科学院《2000年科学发展报告》评为“二十世纪中国十大科技发明” 之一,并在2008年辈评为黑龙江省“改革开放30年十大科技成果”之一。

砷制剂的应用挽救了数千例患者的生命。来自江西省九江市的6岁小朋友果果,一年前因口腔血泡、牙龈渗血、鼻腔出血并伴发热而就诊,当地儿童医院诊断为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伴DIC(弥散血管内凝血),经用维甲酸及化疗等方法紧急施救,没有好转迹象;而且小病人此时还伴有支气管哮喘,且对地塞米松过敏,生命极度垂危。家人火速将他送往哈医大血液内科求治。在确诊为M3型白血病后,周晋主任立即为孩子制定了治疗方案,为其输注亚砷酸注射液。一个月后,小家伙终于转危为安,血象、骨髓象逐渐恢复正常。今年秋天,小果果已在当地上了小学。

现在,亚砷酸注射液已成为哈医大附属一院的一线药物和“看家宝”。迄今为止,该院血液科已收治全国30余个省份M3型白血病病患5000余例,完全缓解率高达91%以上。在对部分病人长期随访中,证实5年以上生存期达84%以上,有接近1∕2已存活10年以上。其中最长存活者已37年,堪称中国白血病领域的奇迹!

2020未来科学大奖获奖名单公布,张亭栋、王振义、卢柯、彭实戈获奖

未来科学大奖委员会于9月6日在北京公布2020年获奖名单。张亭栋、王振义凭借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生命科学奖”;卢柯因其开创性的发现和利用纳米孪晶结构及梯度纳米结构以实现铜金属的高强度、高韧性和高导电性,获得“物质科学奖”;彭实戈因其在倒向随机微分方程理论,非线性Feynman-Kac公式和非线性数学期望理论中的开创性贡献,荣膺“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
微信图片_20200906130135.jpg

“生命科学奖”获得者张亭栋、王振义,奖励他们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

癌症仍然是人类健康的一个主要威胁。在人类探索癌症治疗的过程中,张亭栋和王振义对治愈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APL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几千年来,三氧化二砷(ATO,俗称砒霜)曾被试用于多种不同的疾病,但其疗效一直没有得到可靠的、可重复的和公认的结论。20世纪70年代,张亭栋及其同事的研究首次明确ATO可以治疗APL。20世纪80年代,王振义和同事们首次在病人体内证明全反式维甲酸(ATRA)对APL有显著的治疗作用。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在国际上得到了验证和推广,使ATO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张亭栋,1932年出生于河北,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

王振义,1924年出生于上海,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物质科学奖”获得者卢柯,奖励他开创性的发现和利用纳米孪晶结构及梯度纳米结构以实现铜金属的高强度、高韧性和高导电性。

提高金属材料的强度一直是材料物理领域中最核心的科学问题之一。通常材料的强化均通过引入各种缺陷以阻碍位错运动来实现,但材料强度提高的同时会丧失塑性和导电性,这导致了材料领域著名的长期未能解诀的材料强度与塑性(或导电性)的倒置关系。如何克服这个矛盾,成为国际材料领域几十年以来一个重大科学难题。

卢柯及其研究团队发现了两种新型纳米结构可以提高铜金属材料的强度,而不损失其良好的塑性和导电性,在金属材料强化原理上取得了重大突破。

卢柯团队发现,在金属铜中引入高密度纳米孪晶界面,可使纯铜的强度提高一个数量级,同时保持良好的拉伸塑性和很高的电导率(与高纯无氧铜相当),获得了超高强度高导电性纳米孪晶铜。这个发现突破了强度-导电性倒置关系并开拓了纳米金属材料一个新的研究方向。纳米孪晶强化原理已经在多种金属、合金、化合物、半导体、陶瓷和金刚石中得到验证和应用,成为具有普适性的材料强化原理。

卢柯团队还发现了金属的梯度纳米结构及其独特的强化机制。梯度纳米结构可有效抑制应变集中,实现应变非局域化,其拉伸塑性优于普通粗晶结构。具有梯度纳米结构的纯铜样品其强度较普通粗晶铜高一倍,同时拉伸塑性不变,也突破了传统强化机制的强度-塑性倒置关系, 被应用在工业界并取得显著经济效益。

卢柯,1965年出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研究员,沈阳材料科学国家研究中心主任。

“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获得者彭实戈,奖励他在倒向随机微分方程理论,非线性Feynman-Kac公式和非线性数学期望理论中的开创性贡献。

彭实戈教授在倒向随机微分方程,非线性Feynman-Kac公式和非线性数学期望领域中作出了奠基性和开创性贡献。

彭实戈和Pardoux合作于1990年发表的文章被认为是倒向随机微分方程理论(BSDE)的奠基性工作。这项工作开创了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其中既有深刻的数学理论,又有在数学金融中的重要应用。彭在这个领域一直持续工作,做出了一系列重要贡献。

彭实戈于1992年创建了非线性Feynman-Kac公式,从而对一大类二阶非线性微分方程给出了BSDE表示。

彭实戈发展了非线性数学期望的理论,这与传统的线性数学期望有本质上的不同,但相似的数学理论仍能够建立。这对风险的定义和定量有重大应用。

彭实戈教授于1947年出生于山东,1985年获法国巴黎九大(Université Paris Dauphine)博士学位,1986年获普鲁旺斯大学(University of Provence)博士学位,目前他担任山东大学教授。

作为中国第一个民间发起的科学奖项,未来科学大奖强调奖励在大中华地区完成、产生巨大国际影响、具有原创性,长期重要性或经过了时间考验的科研工作,不论其国籍、性别和年龄,旨在推动突破性基础科学研究,表彰优秀科学家,吸引全球科技人才,促进科学事业发展。未来科学大奖同时希望,通过这种激励示范效应,激发全社会对科学的热爱,对科学家的尊重,吸引更多青年投身科学,实现中国公民科学素养的提升。

未来科学大奖的评审体系主要参考诺贝尔奖、图灵奖等国际著名奖项,采取提名邀约制和国际同行评议制。候选人由科学委员会邀请的提名人提名产生,不接受个人申请与机构推荐。在确定候选人后,由科学委员会确定五位以上该领域的国际专家,对各候选人被提名的工作成果在工作成就、创新性、影响力等方面进行横向和竖向比较。最终的获奖者名单由未来科学大奖科学委员会参考国际同行评议不记名投票确定。同时邀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红天讲席教授高西庆担任监督委员会主席,监督整个评奖过程。

2016年至今,未来科学大奖共评选出20位获奖者,获得了科学和社会领域的广泛认可。他们均是来自生命科学、物理、化学、数学、计算机等基础和应用研究领域极具成就的科学家。

未来科学大奖单项奖金为一百万美元(人民币约700万元), 每项奖金由四位捐赠人共同捐赠:“生命科学奖”捐赠人为丁健、李彦宏、沈南鹏、张磊;“物质科学奖”捐赠人为邓锋、吴亚军、吴鹰、徐小平;“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捐赠人为丁磊、江南春、马化腾、王强。

11月16-22日将举行未来科学大奖周,为期一周的议程主要包括与知名高校合作举办获奖人学术报告会,对具备前沿、交叉、应用特征的学科或领域进行深入探讨的病毒与人类健康国际论坛、产学研论坛、青少年对话获奖人及颁奖典礼。(完)

张亭栋:一生一追求|张亭栋|白血病|蟾酥

来源:科学新闻

饶毅所指的另一位有望获得诺奖的中国科学家就是张亭栋,他的研究“最爱”就是砒霜。

砒霜这一家喻户晓、谈之色变的剧毒物,熟不知还是一味古老的中药,可疗伤治病。中西医发展史皆有记载,但历来对其使用慎之又慎,常用“以毒攻毒”来解释其治病机理。西方世界曾用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但未获普遍承认和推广。

然而来自中国的科学家通过提取砒霜化学成分三氧化二砷并制成注射剂,通过静脉注射治疗白血病,在砒霜治疗白血病的道路上让世人了解到了中药的伟大,不得不承认这一新的突破。

张亭栋无疑是这一发展道路上的一位奠基式的代表人物。

民间秘方

早在1971年,哈尔滨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药师韩太云偶然发现一个由中药砒霜、轻粉(氯化亚汞)和蟾酥等配制而成的民间秘方。

相传,这一年在东北林甸县一个公社卫生院能治癌症,能让大肠癌、肝癌和食道癌等患者“起死回生”。为了探究真相,省卫生厅派以张亭栋为组长的调查队前去看个明白。原来林甸县一位民间中医正在用砒霜、轻粉、蟾酥等中药组成一个药方给人治疗淋巴结核。当时韩太云下乡巡回医疗,见状,帮他改为针剂。因事情发生在1971年3月,故而命名为“713”针剂或“癌灵”注射液。后来,专家组确认了“713”的疗效,回哈尔滨后向卫生厅做了汇报,认为临床上对有的肿瘤病例的确有效,一度曾吸引众多的患者前往求治。第二年黑龙江省卫生厅在全省开始推广这个花钱不多、能治癌症的方子,可砒霜、轻粉、蟾酥均为毒性较大的药物,患者往往不能耐受,医生也望而却步,后来慢慢地被弃用。

但是,似乎将要夭折的“713”因为遇上了张亭栋才没有消失。张亭栋把这个方子带回医院,带领哈尔滨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中医科的同事开始了长期艰苦的研究。

执着的追求

为了弄明白其中的原委,张亭栋开始其一生唯一的追求。

从1972年开始,张亭栋将研究方向锁定在白血病研究,而不是无选择地去研究其他疾病。与此同时,开始检测“癌灵”的组分。张亭栋与韩太云继续合作研究此项工作。他们首先从分析砒霜、轻粉、蟾酥的毒副作用入手,对这三种中药分别在临床上进行了对照,做了大量的动物实验和长时间的临床观察,来确定治疗用量,并对砒霜、轻粉、蟾酥三味药进行筛选。

1973年,张亭栋、韩太云用“癌灵注射液”(称“癌灵1号)治疗6例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病人。这时的张亭栋主要用了砒霜的化学成分“亚砷酸(三氧化二砷)”和微量“轻粉(氯化低汞)”。经过治疗发现,6例病人症状都有改善,其中一例为慢性白血病发生急性变的患者也有效。

动物实验成功后,张亭栋就开始在人体上进行试验,在使用中发生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副作用,虽然血相有所好转,但有人出现了蛋白尿、头疼、高血压等症状。

“开始用的量少只有4毫克,当后来用到6毫克的时候临床就表现出好的迹象,这样我们就有信心了。而且副作用很小,所谓的头疼、蛋白尿就没有了。”张亭栋说。在以后的诸多试验中张亭栋发现,轻粉的化学成分中含有汞,汞可以影响肾功出现蛋白尿,蟾酥具有升高血压和强心作用,注射后病人会产生难耐的头痛,因而把蟾酥和轻粉都去掉了。虽然只剩单味药砒霜,但疗效却不降低,这个时候的张亭栋似乎已经意识到了砒霜在起主要作用。而砒霜的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砷,于是就直接使用三氧化二砷,结果效果很好。最后确定砒霜是控制白血病的有效成分,遂用纯三氧化二砷精制而成今天的砷制剂。

尽管最后实验研究发现,轻粉和蟾酥都有副作用,但是,1973年的发现,是张亭栋及其团队发现“癌灵1号”的开创性研究。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了《黑龙江医药》杂志上,这是“癌灵1号”的开创性论文。

其实在1973年的文章中,张亭栋就提到对急性白血病也有涉足。随后,张亭栋通过对不同类型白血病的治疗效果发现,“癌灵1号”对多种白血病有效,对急性白血病可以达到完全缓解。到1979年,张亭栋和他人通过“癌灵1号”治疗后存活4年半和3年的两例病人,皆为急性粒细胞性白血病。

此时的一项研究成果成为了日后同领域研究参考的“鼻祖”。

1979年,张亭栋和荣福祥在《黑龙江医药》杂志发表了题为“癌灵一号注射液与辩证论治治疗急性粒细胞型白血病”的研究论文。总结了1973~1978年治疗急性粒细胞型白血病共55例,这55例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转。

可以说,直到1979年,张亭栋和不同的同事合作发表的论文,清晰地奠定了人类今天的认识:三氧化二砷可以治疗急性早幼粒白血病,也就是M3型白血病(即acute promyelocytic leukemia,APL),为随后同领域的研究人员夯实了基础。

随后进入80年代以后,张亭栋等人将主攻方向锁定在了对急性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上,并且发现对M3型白血病效果尤为显著。

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马玲看来,当初确实发现对M3型白血病具有较好的治疗效果。她告诉记者:“那个时候,包括哈尔滨医科大学孙鸿德老师在内,在临床上都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3型病人活下来的多,这就给我们一种提示,是不是对3型的病人有特异性的作用。所以从80年末到90年代初,在临床上就开始主要收治3型(病人),在收治的同时把化疗的药物减下来,然后看用这个单独治疗行不行。另外从临床治疗的缓解率、从长期收获5年的观察看,3型病人存活率也高,这样逐渐明朗化了,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论文追溯

其实张亭栋早在1973年发表的论文中,就清晰表达了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原理,1979年明确了对M3型白血病病人疗效显著。从1973~1979的这7年时间里,张亭栋及其合作伙伴的研究成果都发表在了国内《黑龙江医药》《哈尔滨医科大学学报》《新医药杂志》等学术刊物上。

“1970年代时的科研能力不够,对基础的研究不行,手段也不行,也没有那么多的经费,显示度当然也就不够。”马玲告诉记者。

进入80、90年代,这一领域的国内外专家学者也并没有意识到或关注过张亭栋的这些研究成果,国际上更是知之甚少。

饶毅在博文中说,几乎所有英文文献作者似乎都不知道张亭栋的关键作用,引用的文献不太提他的名字。而且,几乎所有英文文献并不知道张亭栋早在1973~1979年就已经发表论文。很多英文文献,包括国内学者在国外发表的文献以及国外学者的文献,都将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发现时间引用成1992年。这篇文章就是由孙鸿德、马玲、胡晓晨、张亭栋在《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发表的“癌灵1号结合中医辨证治疗急性早幼粒白血病32例”。

在饶毅看来,1992年的研究结果实际上“最早发表于1973年,1979年已明确了对APL的作用最好。而1992的论文,在本质上与1979年的文章无差别,既没有改变所用的药物成分,也没有改变适应症。”

马玲告诉《科学新闻》记者,1992年的文章是公开发表的真正的对M3型的治疗效果的第一篇文章。

虽然,世界著名杂志《科学》1996年发表题为“古老的中医学又放出新的光彩”一文中有所提及张亭栋,但也说他的文章仅仅是发表于1992年。

饶毅博客指出,张亭栋在中国没有得到应有的肯定,在国际学界默默无闻,其原因“可能与他工作地区有关,也和他英文论文较少、缺乏国际视野和国际交流有关。不能完全排除他本人未充分意识到其工作重要程度的可能性”。而且还有一个诱因就是1992的文章也是中文,而且未引用1970年代的文献。所以,国外学者很难知道原始文献的出处。

对此,张亭栋本人也表示认同,“当初确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工作到后来有那么的伟大和重要。所以没有引用,觉得无所谓了。”

迟到的祝福

张亭栋,1932年出生于河北省吴桥县,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本是西医大夫。1960年他到黑龙江中医学院参加西学中班,后来又到辽宁中医学院研究生班学习,成了人们习惯上称的中西医结合大夫。完成学业后就来到了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医科,“掌握了中西医两种方法,这一辈子能治好一种病就不算虚度。”张亭栋说。

从1970年代一直到1990年代,沉默了近乎20多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张亭栋呈现在了世人面前。

1996年,张亭栋和陈竺(现卫生部部长)一起去美国参加血液病年会,陈竺第一次向外界介绍张亭栋说,“请大家记住,在砷剂治疗白血病的道路上,请不要忘记这位同样来自中国的中医专家,正是他的发现,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当听到这句话时,全场轰动了,“在场的所有专家都过来和我交流合影,会议主席也从台上跳下来和我聊天。自那以后有来自美、日、德等国家的医药公司来和我合作。”张亭栋说,主席台上的主席马上跳下来后要求和我合影,说这是一次伟大的发现,接着各国学者都相继对这一成果表示祝贺。看到自己几十年的不懈追求得到了国际上同行的认可,看到砒霜了这一被人冷落许久的中药终于有了它新的价值时,张亭栋觉得中西医结合这条路算是走对了。

1996年是国际上了解张亭栋的第一步,也是张亭栋走向世界的第一步。

是年,世界著名学术刊物《血液学》(Blood)发表了由中国学者陈竺和张亭栋撰写的论文。该杂志点评认为,这是一篇创造性论著,首次发现氧化砷诱导白血病细胞凋亡,这是继维甲酸之后,中国学者在血液学研究领域内的又一次重大突破。

著名血液病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振义曾这样评价张亭栋,“你的药把我给救了,咱们手拉手,打出中国的旗帜来,走上世界。”

张亭栋为人类征服白血病写下了新的一页。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美国杜邦科学技术创新奖、中国专利优秀奖、国际发明专利奖陆续花落张亭栋,而且相关药品通过美国FDA特批正式上市,走向世界。

尽管张亭栋的研究成果得到了世界的认可,但其个人似乎并未被重视。

正是如此,饶毅给出了迄今最高规格的评价:张亭栋的研究发现足可以使他获得诺贝尔奖。

针对饶毅如此评价,张亭栋显得很淡然,“至于饶毅所言的诺奖,我都没有想这个事情,我也不认识饶毅。对院士我也没太在意。我只是想通过这个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好这个病,想着必须要拿出真实的东西,想做出点东西来。”

现被返聘的张亭栋仍然在临床的第一线发挥着自己的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