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G雪湖唯品会做基石,背靠爱奇艺年入7亿,影视迎来开年第一股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作者:曹玮钰,36氪经授权发布。

有观点认为,从影视市场及融资环境来看,影视公司IPO的难度都比前几年要大,稻草熊作为港股影视板块的开年第一股,于行业而言也是个“破冰”信号。

影视行业迎来2021年开年第一股。

1月15日,著名影星吴奇隆创办的稻草熊娱乐集团(下称稻草熊娱乐)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联席保荐人为招商证券国际、中信建投国际。

此次IPO,稻草熊娱乐拟发行1.65亿股,每股发行价5.88港元,位于招股区间的中高端。当日开盘价7港元,相比定价大涨近20%,开盘市值约在46亿港元左右。

在此前披露的稻草熊娱乐的基石投资人名单里,雪湖资本、IDG资本以及唯品会均在其列,其中,唯品会首次作为IPO基石投资人。根据协议,三者投资合共5000万美元,雪湖资本认购3500万美元,IDG认购1000万美元,唯品会认购500万美元。

影视行业“苦寒冬久矣”,包括稻草熊在内的一众影视公司,近几年发展颇为曲折。有观点认为,从影视市场及融资环境来看,影视公司IPO的难度都比前几年要大,稻草熊作为港股影视板块的开年第一股,于行业而言也是个“破冰”信号。

明星办公司,一年进账7.6亿

稻草熊娱乐,又一个明星布局影视的成功样本。

2003年,著名影星吴奇隆将事业重心转向内地,并开始影视行业布局,成为第一批试水明星影视公司的人之一。吴奇隆陆续创办多家“稻草熊”系公司,此次上市的稻草熊娱乐正是其中之一。

2014年,稻草熊正式成立。作为一家剧集制片商和发行商,其业务涵盖了电视剧及网剧的投资、开发、制作及发行。自2014年成立以来,制作、发行了32部电视剧/网剧,推出了包括《蜀山战纪》《国宝奇旅》、《局中人》、《繁星四月》等多部热播剧目。

根据招股书,稻草熊娱乐的营收主要来自三块业务。一是向电视台、网络视频平台或第三方发行商许可自制剧集播映权,该业务为稻草熊娱乐的最大营收来源。根据招股书,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末,该板块的营收占比分别高达65.6%、74.7%和71.3%。其余两板块占比相对较低,分别为买断剧集播映权以及定制剧集承制服务等。

根据招股书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2019年,按首轮播映电视剧数目计,稻草熊娱乐排名第四,市场份额约为6%;按剧集收入计,稻草熊娱乐则排名第六,市场份额约为1.7%。

值得一提的是,稻草熊娱乐在经营方面颇具创新态度。

稻草熊曾在业内率先推出了自制剧集“先网后台”的播映模式。2015年,其自制剧《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首先于爱奇艺上映,之后卫视。此外,稻草熊先后在《新白发魔女传》和《蜀山战纪》尝试“影游联动”模式,圈粉不少,影视IP价值也得到更大释放。

近年来,稻草熊营业的收入水平呈现稳定增长的态势。根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稻草熊娱乐的营收分别为5.43亿元、6.79亿元和7.65亿元,经调整净利润略有波动,分别为8560万元、7495万元和6539.6万元。

2020年上半年,尽管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稻草熊娱乐依然实现收入5.8亿元,净利润为5413万元,同比增长43%。

紧抱爱奇艺“大腿”,支撑7成营收

稻草熊在业务层面对爱奇艺依赖颇深。

这一依赖,从财务数据层非常直观。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稻草熊娱乐来自爱奇艺的收入分别为1.16亿元、2.45亿元、2.09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22.4%、36.0%、27.2%。2020年上半年,上述数字继续走高,分别为营收4.01亿元,占比69.2%。

二者的深度绑定可以追溯到2018年。

这一年,稻草熊娱乐获得爱奇艺全资子公司Taurus Holding的4000万美元A-1轮融资。同年,爱奇艺成为稻草熊娱乐的第一大客户。2020年5年,稻草熊再获爱奇艺1513.88万美元A-2轮投资投资。目前,爱奇艺是稻草熊第二大股东,并已指派两名董事加入董事会。

“影视制作公司的客户范围较小,收入存在不稳定性,与平台深度绑定已经成为趋势”,一位文娱领域投资人向投中网分析,“稻草熊娱乐与爱奇艺深度绑定,每年可以获得稳定的采购量,但高度的单一客户依赖,也会影响稻草熊的业务独立性,未来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稻草熊娱乐在招股书中也坦言:“倘我们无法与爱奇艺维持业务关系,或倘爱奇艺失去其领军市场地位或不再受欢迎,则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视频平台与影视公司的绑定越发常见,除了稻草熊与爱奇艺,欢喜传媒也高调牵手B站。某种程度,对某一平台的过度依赖,容易导致影视公司议价能力降低,摊薄公司利润。2017至2019年,稻草熊娱乐毛利率持续走低,分别为28%、30.9%、14.1%,2020年上半年,毛率水平小幅回落23.4%。

势均力敌才是强强联手的基石。能否持续推出优秀作品,是接下来稻草熊娱乐需要重视的。2020年是国产自制网剧的爆发年,爱奇艺的迷雾剧场最为突,爱奇艺接连与多家影视公司合作推出《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等热剧,而稻草熊均已缺席。

曾与暴风“擦肩而过”,爱奇艺或回报翻倍

翻看稻草熊的股东名单,堪称星光熠熠

稻草熊的第一大股东为刘小枫,持股比例为58.41%,并拥有80.43%的投票权,爱奇艺持股19.57%,为第二大股东。此外,吴奇隆的妻子、演员刘诗诗持股14.8%为第三大股东,演员赵丽颖持股0.79%。吴奇隆并没有出现在股东名单。

基石投资人包括雪湖资本、IDG资本和唯品会。据报道,这是唯品会的首个作为基石投资人投资的IPO项目。

对于资本圈而言,稻草熊也不是陌生名字。

2016年,为了实现影游联动的业务布局,风头正盛的暴风科技CEO冯鑫曾宣布三笔投资,其中就包括对稻草熊的收购。当时,暴风科技计划以超过15倍的溢价收购稻草熊60%股权,交易对价约为10.8亿元。这意味着,稻草熊的估值高达18亿元。

适逢吴奇隆和刘诗诗大婚,这笔收购被戏称为吴奇隆給刘诗诗的“聘礼”。据报道,刘诗诗持曾在2015年以200万对价持有稻草熊20%股份,按上述估值计算,刘诗诗持有价值超过2亿元。

相比之下,稻草熊娱乐的业务表现却显得不那么“风光”。当时稻草熊娱乐仅投资拍摄了《剑侠传奇》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两部剧集,2015年的净利润仅为约2852万元。

最终,这笔令人瞩目的交易被证监会以“稻草熊娱乐的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叫停。

与暴风“联姻”折戟的同年,稻草熊娱乐再获得阿里影业的青睐。2016年,阿里影业投资稻草熊娱乐,持有公司约15%的股份。但好景不长,仅2年后,阿里影业便退出了稻草熊的股东名单。

历史总是相似。同一年,稻草熊再次抱上“大树”爱奇艺,而爱奇艺也通过该笔投资收获颇丰。按照开盘价计算,爱奇艺持有股份价值约9亿港元左右,回报或翻倍。

众人津津乐道的刘诗诗迟到5年“聘礼”也终将兑现。按照开盘市值,刘诗诗的持股价值高达6.8亿港元。

2020影视公司成绩两极分化 2021重磅剧集都在这儿

三叉戟三叉戟

刚刚过去的2020年,影视行业在震荡中寻求破局。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整个行业停摆数月之久,在拍影视项目被迫停工和延期,影视公司资金链紧张,全年有上千家影视类公司注销。但困境也蕴含了机遇,疫情使得线上娱乐变得空前繁荣,剧集市场涌现了不少亮眼之作——掀起女性话题讨论的《三十而已》、讲述公安系统“老兵不死”的《三叉戟》、刻画改革开放群像的《大江大河2》……

这些剧集背后的影视公司,在危与机并存的2020“影视寒冬”中交出了怎样的答卷?又将在2021年里有哪些新的布局变化?新京报记者梳理了华策影视、慈文传媒等9家头部上市影视公司,以及正午阳光、柠萌影视、耀客传媒、新丽传媒4家活跃的剧集制作公司2020年开播剧片单,发现影视公司2020的成绩两极分化明显;2021年的待播剧片单则显示,古装剧数量减少并集中在大IP改编领域,影视公司热衷于多角度深入挖掘现实主义题材。

2020年剧集成绩单

一、上市公司冰火两重天

以2020上线播出剧集数量来看,9家上市影视公司的表现各异,称得上冰火两重天。华策影视、芒果超媒、完美世界和万达电影的播出剧集数量领跑,慈文传媒、唐德影视等的表现则差强人意。

1、老牌劲旅表现两极

由华策影视担任主要出品方(出品方排名前三)的剧集,2020年至少有10部上线播出。其中,宋茜、宋威龙主演的《下一站是幸福》成为2020年的开年热播剧;由谭松韵、宋威龙、张新成等主演的《以家人之名》8月开播,与该剧相关的话题是热搜榜的常客,热度称得上“年度爆款”。据华策影视三季度财报数据,《以家人之名》首播平均收视率达2.291,播出期间强势持续占据省级卫视第一;9月播出的由赵又廷、白敬亭等主演的职场剧《平凡的荣耀》也在市场上获得了不错的反馈,首播卫视收视率较前月提升约50%。

完美世界2020年在剧集方面同样表现不俗,其担任主要出品方的剧集至少有9部当年播出。并且由于与郭靖宇、刘江等导演及编剧达成了长期合作关系,完美世界出品的剧集风格十分多样化。9部剧集里,既有在女性观众中引起巨大争议的《小娘惹》,也有大获女性观众认同的职场剧《怪你如此美丽》;既有青春甜宠味道浓郁的《冰糖炖雪梨》,也有张爱玲小说改编,由刘嘉玲、蒋欣等演技派坐镇,却被观众骂到豆瓣3.1分的《情深缘起》

华策影视和完美世界2020年度在剧集方面的表现都比较亮眼,但二者也有所不同。华策多担任第一出品方,对剧集的主控力更强;完美世界则更多地以第二或第三出品方的角色出现。相比之下,同样称得上A股上市影视公司“老牌劲旅”的慈文传媒、唐德影视和欢瑞世纪,2020年剧集成绩单就逊色许多。

2020年,慈文传媒担任主要出品方的剧集播出了2部。慈文以第一出品方主控的谍战剧《胜算》,由柳云龙、苏青、梁冠华等主演,阵容强大。但该剧于2020年5月31日播出后,热度和口碑均不温不火。其担任第二出品方的《三叉戟》由陈建斌、董勇、郝平主演,讲述三个老公安的故事,倒是获得了收视率和口碑的双丰收。

欢瑞世纪担任主要出品方的剧集在2020年播出的也不多,其中就包括了担任第一出品方主控的《秋蝉》《琉璃》,以及担任第三出品方的《我在北京等你》《琉璃》意外成为暑期档的小爆款,主演成毅凭之走红。演员阵容更强大的《秋蝉》(任嘉伦)和《我在北京等你》(李易峰、江疏影)却折戟沉沙,豆瓣评分仅为5.9和4.8。

卷入税务风波的唐德影视2020年度虽然迎来了国资入主,但在剧集制作宣发方面仍旧没有起色。唐德全年只有一部剧集播出,即担任第二出品方的都市悬疑爱情剧《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该剧由林更新、盖玥希、杜淳等主演,豆瓣评分4.8。

2、后起之秀发力猛追

和华策、慈文等老牌影视公司相比,芒果超媒在剧集领域绝对是后起之秀,不过芒果2020年剧集成绩相当醒目。据不完全统计,由芒果超媒或其控股子公司担任主要出品方的剧集,2020年上线播出的至少13部。13部之中,绝大多数都由芒果系担任第一出品方主控。这一点与影视股的“领头羊”华策影视相似。

以前芒果超媒也出品剧集,但类型集中在青春题材和女性向方面。相比之下,2020年播出的芒果系出品剧集,类型上变得更加丰富多元。13部剧集里,既有传统青春和女性向的《韫色过浓》《蜗牛与黄鹂鸟》《时光与你都很甜》,也有年代谍战剧《隐秘而伟大》,以及讲述相对沉重的抗癌话题的《向阳而生》

值得一提的是,芒果系出品的剧集里虽然没有年度爆款,却出现了两部口碑之作。5月19日开播的《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从青春视角讲述代际亲情,豆瓣评分8.2;11月6日开播的《隐秘而伟大》,由《白夜追凶》的导演王伟执导,从职场和小人物的角度切入,把谍战题材演绎得具有弄堂烟火气,也获得了豆瓣8.2的高分……

对芒果超媒而言,2020年的剧集数量小爆发只是开始。9月27日晚间,芒果超媒发布了《2020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以非公开发行方式募资不超过45亿元。其中的40亿元用于采购6部S级影视剧的网络独家版权,并自制(含定制)11部A级影视剧版权等事宜。芒果超媒表示,通过影视剧版权采购及影视剧、综艺自制及定制的策略,丰富版权库内容资源,进一步提升公司在内容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3、电影公司战绩参差

万达电影、华谊兄弟、光线传媒这几家上市影视公司都以电影为主业,但剧集同样是它们的重要业务之一。在电影院因疫情停摆174天的2020年,剧集版权的营收变得越发举足轻重。不过,每家公司情况不同,给剧集业务制定的策略也有所不同,因此它们2020年开播剧集的成绩表现也参差不齐。

万达电影旗下有专门从事剧集制作发行的子公司新媒诚品,旗下的另一家公司骋亚影视也常会在影剧之间跨界游走。由万达系担任主要出品方的剧集,在2020年上线播出的至少9部,数量上可以比肩完美世界。和华策、芒果热衷于主控剧集不同,万达系多是担任第二、第三出品方。另一方面,这9部剧集的口碑平平,将近一半豆瓣评分不及格。评分最高的《隐秘而伟大》,骋亚影视只是第二出品方,第一出品方是芒果影视。

华谊兄弟2020年播出的剧集有3部。分别是担任第二出品方的《人间烟火花小厨》、作为第一出品方主控的《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以及担任第三出品方的《心宅猎人》。其中,《人间烟火花小厨》以相对新颖的分账剧方式制作发行,在视频网站播出后获得了可观的收益。此外,这三部剧集豆瓣评分均在7分上下,可见曾经的电视剧重镇华谊在剧集品质把控上依然有着较高的自我要求。

光线传媒在2020年4月宣布陆续启动包括《山河枕》《君生我已老》在内的14部IP影视化。这一举动被业内解读为开启了大举进军电视剧领域的步伐。然而,2020年光线传媒只有1部二番出品的剧集《新世界》播出。该剧由孙红雷、张鲁一、尹昉等主演,长达70集,豆瓣评分5.7。

二、剧集新军各出机杼

A股上市影视公司之外,剧集市场还有一支力量不容忽视的新军——正午阳光、柠萌影视、耀客传媒和新丽传媒。它们每年出品的剧集比不上华策影视、芒果超媒的多量多元,却凭借独树一帜的风格和品质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甚至成为“爆款制造机”。

2020年度,正午阳光有3部剧集播出——现实题材的12集短剧《我是余欢水》、讲述北宋仁宗时期庙堂与江湖的《清平乐》,以及刻画改革开放群像的续集《大江大河2》。除了《清平乐》由于叙事节奏缓慢拖沓而被观众诟病之外,《我是余欢水》和《大江大河2》都赢得了不错的口碑,后者更是自12月20日开播以来豆瓣评分一直保持在9分以上。3部剧的豆瓣平均分7.7,在四家中得分最高。

柠萌影视也有3部剧集开播,《三十而已》聚焦女性困境虽然口碑平平,但播出期间持续引发热议不断,成为年度话题爆款剧。同样是柠萌担任第一出品方的《二十不惑》题材近似,市场表现却逊色不少。女性题材之外,柠萌影视还以第三出品方的身份推出了《猎狐》,王凯、王鸥、胡军等主演,讲述经侦警察海外追逃的故事。

耀客传媒有4部剧集开播。孙俪、罗晋主演的以房产中介为主角的《安家》是上半年的热播剧;鹿晗、吴磊主演的电竞题材《穿越火线》在暑期档播出,口碑表现上佳;抗疫题材时代报告剧《在一起》汇集了众多知名的导演、编剧和演员共同创作,9月29日开播后豆瓣评分8.7;11月开播的《狼殿下》由王大陆、李沁、肖战等出演,耀客担任该剧的第二出品方。

背靠手握大批网文IP的阅文集团,新丽传媒2020年的剧集表现却差强人意。4部播出剧集有3部都是IP改编。其中,刘诗诗、倪妮主演的《流金岁月》获得了不错的口碑;担任第一出品方的《狼殿下》评分刚刚及格;二番出品的《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踩中了女性话题的热点,可惜品质不过关,豆瓣评分5.7;三番出品的《鹿鼎记》被骂得热度很高,“豆瓣年度低分剧”的称谓只会更添尴尬。

2021剧集展望

一、数量变化

2021年各影视公司手头的剧集储备将决定它们的胜负。新京报记者整理了上述9+4家影视公司已经进入开机阶段的剧目清单。华策和芒果的新剧储备丰富,延续了前一年的强势;慈文恢复了老牌影视公司的气势,耽改剧、分账剧都蓄势待发;欢瑞、唐德和完美世界仍有着较大的去库存压力;正午阳光等“四大”都保持了稳定的产出。

1、华策、慈文、芒果新剧丰富

华策影视已经开机或者官宣演员阵容的新剧有十多部,几乎把常见的风格类型全部覆盖。既有古装大IP改编的《镜双城》《长歌行》《锦心似玉》,也开发了热播剧的系列篇如《亲爱的,挚爱的》,与《亲爱的,热爱的》一样改编自墨宝非宝的电竞题材小说;既有聚焦社会养老议题的《八零九零》,也有军旅题材的《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亦不乏拓展边界的新剧,如科幻甜宠风的《新人类!男友会漏电》。

相比之下,慈文传媒的新剧储备更加特色鲜明。官宣的近10部新剧中,根据Priest同名小说改编的《天涯客》《杀破狼》自公布演员阵容以来就备受粉丝关注。其中,《天涯客》由张哲瀚、龚俊等主演,《杀破狼》由檀健次、陈哲远担纲。此外,改编自漫画的《时光分岔的夏天》,杨子姗、彭冠英主演的都市情感剧《婚姻的两种猜想》都颇为吸引眼球。

芒果系的新剧名单里,《破冰行动》导演傅东育执导,陈晓、王一博、王劲松等主演的刑侦悬疑题材剧集《冰雨火》备受期待;曹盾执导,秦昊、尹昉等主演的反盗猎剧《狂猎》也别出心裁;刘涛、李光洁等主演的《起跑线》则切中了当下社会家长们对于教育的重视与焦虑。

2、欢瑞、唐德、完美库存仍多

欢瑞世纪2021年待播剧虽然数量可观,但积压剧与新剧占比五五开,去库存压力仍大。比如:2017年拍摄的,由张涵予、秦俊杰、李雪健等主演的《天下长安》,在2020年中才获得发行许可证,迄今仍未确定播出平台;冯绍峰、陈宝国等主演的《山河月明》拍摄于2018年,早已制作完成,也没有进入发行状态。

唐德影视手里则是清一色的存货,从2016年制作的《守卫者》到2018年拍摄的《长风破浪》。2020年剧集成绩不错的完美世界,至少有5部“待消化”的存货,包括佟丽娅、张亮主演的《不婚女王》,贾乃亮、陈意涵等主演的《爱在星空下》等。鉴于《棋魂》的热播,完美2021新剧片单里,李兰迪、牛骏峰主演的青春竞技题材剧集《舍我其谁》也受到了业界的期待。

电影为主业的3家上市影视公司,华谊兄弟2021年新剧储备比较丰富,包括改编自马伯庸小说的《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王千源、蓝盈莹等主演的涉案剧《宣判》等。光线传媒早前公布将影视化《山河枕》《君生我已老》《她的小梨涡》《麒麟》《金玉王朝》等14部IP,但从其2020年半年报和三季度财报来看,这些项目都不可能在2021上线播出。光线目前手里的待播剧,全是积压3年以上的存货。

此外,正午阳光等4家剧集领域的“新军”在2021年均能够保持稳定的产出。其中,新丽和耀客各有部分积压剧,正午和柠萌都没有。

二、类型转变

近年来,国家广电总局多次提倡创作现实主义题材剧集,《三十而已》《大江大河》等现实题材剧集的火爆也引领了市场的创作方向。梳理9+4家影视公司的2021待播剧片单可以发现,剧集创作整体在向现实主义风格转向,古装剧的阵地在缩小。积压剧里的古装剧占比较高,而新剧里的古装题材主要集中在大IP和双男主耽改剧方面。

1、古装题材:存货+大IP

以类型覆盖全面的华策影视2021年待播剧片单为例,75%的新剧均是现实题材,古装题材只有3部,均为IP改编,都配备了强大的演员阵容——《镜双城》改编自沧月的奇幻小说,由李易峰、陈钰琪、郑业成等主演;《锦心似玉》改编自吱吱的小说《庶女攻略》,由钟汉良、谭松韵主演;《长歌行》由吴磊、迪丽热巴主演,改编自夏达的知名漫画。

《陈情令》带起的耽改剧风潮也影响了新拍古装剧的分割。慈文传媒出品的《天涯客》《杀破狼》,耀客传媒出品的《凤于九天》都是讲述双男主的故事。这类古装剧在选角上不追求演员当下的名气,而是倾向于选用年轻演员,更看重演员与角色的适配度,以及双男主之间的默契。

IP改编之外,更多的古装剧来自于影视公司的积压剧,这跟几年前古装剧盛行的创作风向有关。比如欢瑞世纪出品的《天下长安》《山河月明》,唐德影视的《蔓蔓青萝》,新丽传媒的《斗罗大陆》《天龙八部》等。

13家影视公司之中,阅文集团旗下的新丽传媒对古装剧情有独钟。2021新丽的4部待播新剧里,《赘婿》《青簪行》《雪中悍刀行》均为IP改编的古装题材,《纵有疾风起》1部是现实题材都市情感剧。

2、现实题材:全面开花

2021年待播新剧中,现实主义的身影随处可见。影视公司对于现实主义题材剧集的创作,也跳出传统的家庭、教育、情感的范畴,触及到更广阔深入的社会视角。

曾经专注于青春题材和女性向剧集的芒果系影视公司,2021年待播剧里包括了缉毒悬疑剧《冰雨火》、讲述反盗猎故事的《狂猎》,以及聚焦脱贫攻坚的《江山如此多娇》,并且都为之配备了强大的演员阵容。

《冰雨火》《冰雨火》

凭借《三十而已》大火的柠萌影视,2021年将出品聚焦“小升初”家庭的《小舍得》。其他尚未开机的项目还包括同样关注中年危机的《四十正好》,以及讲述00后从大学到职场人生感悟的《小欢喜2022》等。

正午阳光则把触角伸得更远,从都市生活伸到了农村和军队,2021年将推出反映当代军旅生活的《我们正年轻》和脱贫攻坚题材的《山海情》(即《闽宁镇》)。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制图 陈冬

380多人遭影视投资诈骗 一个群除被害人全是托儿

上海浦东警方破获一起“影视投资”为由的诈骗案,涉案金额达到5500多万元,共有380多人被骗,其中最多一人被骗170多万元。


诈骗团伙通过“大师直播”等手段吸引被害人诈骗团伙通过“大师直播”等手段吸引被害人

据央视财经报道,日前,上海浦东警方破获一起“影视投资”为由的诈骗案,涉案金额达到5500多万元,共有380多人被骗,其中最多一人被骗170多万元。

据悉,广东的曹女士,莫名被人拉进一个群里。原本想退群的她,看到大家讨论很热闹,聊的都是看房、看手相等内容。对方还经常提到电影投资,听得心动的曹女士,打给了“讲师”10多万元投资款,双方约定3个月后开始分红。然而到期后,曹女士却联系不上对方,于是选择报警。警方侦查发现,曹女士所在的群,除了她本人外其他人全是托,而群里发的转账及收益情况等截图,并非真实交易,全是ps过的。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此案受害者多为有炒股等投资经历的人群,大都文化程度较高,而诈骗团伙作案手法和以往非法炒外汇、炒期货等投资诈骗手法类似。2020年11月,警方抓获以李某为首的犯罪嫌疑人59人,涉案金额达到5500多万元。根据警方调查,共有380多人被骗,其中最多一人被骗170多万元。

木苏里《某某》影视化 网剧由陈情令编剧团队改编

5日,丝芭影视宣布拿下木苏里双男主小说《某某》电视剧及网剧、院线及网络电影的全类别独家改编权。


木苏里《某某》影视化木苏里《某某》影视化

新浪娱乐讯 5日,丝芭影视宣布拿下木苏里双男主小说《某某》电视剧及网剧、院线及网络电影的全类别独家改编权,网络剧部分正由《陈情令》《瑶象传奇》原班编剧团队操刀改编,剧集预计2021年Q2、Q3开拍,院线大电影力争年内开拍。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36氪专访 | 稻草熊董事长刘小枫:影视寒冬“逼”我们开始做平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2021年的首个工作日,中国A股的影视板块迎来了红红火火的开年,在市场托底的背景下,影视行业整体体现出触底反弹趋势。而在港股的影视板块,也即将在2021年迎来开年第一股——稻草熊娱乐集团(2125.HK)(以下简称“稻草熊”)。

在自2018年开始持续至今的行业低谷里,成立不到6年的稻草熊成了那个市场结构性调整的获益者,并在上万家影视公司中成功突围,快速跻身行业头部企业。据招股书披露,稻草熊拟于1月15日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上市发行价格区间为 5.10 港元到 6.16 港元,计划最高募资 10.21 亿港元。截止发稿,稻草熊的香港公开发售已经获得102.73倍融资认购,在同日招股的十支新股里,成绩相当亮眼。

这家公司为人所关注,一方面是因为股东中有刘诗诗、赵丽颖两位明星投资人,另一方面是因为其与爱奇艺的密切关系。在稻草熊的股权架构里,董事长刘小枫持股 58.41%;刘诗诗持股 14.8%,爱奇艺持股 19.57%。

在稻草熊成立后的六年里,他们制作和/或发行了 32 部电视剧/网剧,其中有 27部将爱奇艺作为主要播映渠道之一。

“平台和内容制作方紧密合作后,可以催生创新。比如从版权剧到定制剧的演变,就要求内容制作方按平台策略对自身运营模式进行调整,这需要双方的深度互信。”爱奇艺 CEO 龚宇表示。

在龚宇看来,过去的影视行业高速发展,带着很强的资本驱动、盲目发展、专业能力低的特点。现在的发展,更多的是预购、定制、自制多种方式相结合。行业整体财务风险更小,盈利能力更加稳定。

上市之前,稻草熊获得了强大的基石投资阵容的支持,包括雪湖资本、IDG资本和唯品会

一边是稻草熊在资本市场的乘风破浪,另一边,是仍然在温饱线上徘徊的中腰部影视公司,36氪试图通过跟稻草熊董事长刘小枫的专访,探究稻草熊是怎么完成它的资本进化的。

刘小枫谈到了稻草熊与爱奇艺之间的关系,也聊到了影视寒冬对稻草熊的影响,我们还探讨了短视频行业对影视行业的冲击,毕竟,身为内容创作者,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对这股汹涌的潮流视而不见。

以下为 36 氪与刘小枫的采访实录:

Q:爱奇艺是稻草熊的第二大股东,也是最大客户,市场对于爱奇艺和稻草熊的关系表现出的关注度也很高。这种平台和制作方的绑定关系正变得越来越多,比如腾讯和新丽、B站和欢喜传媒。它已经是行业惯例了吗?好处是什么,可以帮助双方压缩成本?

刘小枫:紧密的关系是长期良好合作的结果,也是平台和制作方作出的一种双向选择。爱奇艺作为我们的战略投资人和网络视频平台的巨头,如果稻草熊和爱奇艺没有办法实现相互赋能,我相信也不会引起所谓的“市场关注度”。而所谓的绑定,其实是合作双方在业务运营和战略布局上协同性的外在表现形式而已,并不是简单的成本问题。而不论是稻草熊还是爱奇艺,都不会限制对方与其他合作伙伴的合作,所以不用过度解读“绑定”问题。

Q:效率和准确性的描述听起来比较感性,是有哪些数据可以佐证这一点?

刘小枫:因为我们身处内容创意行业,数据虽有其意义,但一般情况下效果较为滞后。一般要等内容播出完之后,数据才会被整理出来,成为对历史经验的总结。它不能完全被视为我们去做某一个内容产品的衡量标准。

平台与制作方紧密合作关系的优势一般体现在稻草熊准备进入某一个新赛道、触动某一个新圈层、开发一个新 IP 的时候,基于长期合作建立的互信互利的合作关系,稻草熊在启动阶段就会和平台伙伴们进行比较深度的业务沟通,而平台可以依据他们自身的调性以及自身“数据”的统计,为我们提供创作建议和方向,让我们在内容的开发阶段少走一些弯路。

Q:这种资本上的绑定关系会导致卖剧时候的排他性吗?

刘小枫:不会。平台与内容制作公司合作时,内容输出质量是首要评估因素。从市场公开信息来看,新丽传媒是腾讯的全资子公司,但是它与爱奇艺的合作并没有受到所谓“排他性”的影响。同样,在腾讯和优酷平台上也都可以看到稻草熊的剧集。

Q:影视行业寒冬对于稻草熊的业务和上市有直接的影响吗?

刘小枫:我们的平台型运营模式来源于行业的结构性调整,在大众的眼中政策的收紧、行业加速洗牌是造成影视行业寒冬的主要原因,但是所谓的寒冬并不意味着这个行业会越来越糟。相反,只有当行业逐渐趋于理性,行业中的参与者才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而对于稻草熊来说,我们的运营模式并不依赖于“寒冬”,因为不管是不是在寒冬时期,推进项目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内容开发、制作、销售的过程中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而平台型运营模式贯穿稻草熊的整个发展历史,它所呈现出的稳定性是我们仍在坚持的主要原因。

我们的模式就是帮助内容创作者降低在影视剧集开发、制作乃至发行全流程中的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从稻草熊的角度把适才适所法则运用在整个行业中,“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才是我们的核心。我觉得不管是寒冬还是火爆,影视行业从业者的这个需求会持续存在。

另外,从整体看来,市场对影视行业的偏见还是存在的,目前仍有众多的影视公司面临融资难的问题,不确定性仍然在发挥着作用。我觉得从整个行业从业者的信心,以及外在的观感来看,影视行业的寒冬想要平稳渡过,不在朝夕,而是需要所有行业从业者共同努力。

Q:投资人前些年对影视的追捧,现在逐渐转移到了短视频上。稻草熊未来会在短视频相关的方向上去研发或投资吗?

刘小枫:稻草熊全称是稻草熊娱乐集团,面向的是整个大文娱行业,但是我们在未来短时间内可能不会直接去做短视频,还是会专注在我们最擅长的领域以及提升稻草熊品牌上。

稻草熊的主营业务是做剧集类长视频,未来我们仍然会长时间聚焦在这个业务上,因为这一定是人民群众的刚需。就像北方人喜欢吃面食,南方人喜欢吃米饭一样。我们肯定是长期看好我们所分属的领域的。

未来,短视频跟长视频的互动一定是会存在的。我们一直在观察短视频,比如有没有可能从短视频中孵化出适合长视频的 IP,或者一些可以转型为演员的网红等等。另外,短视频在长视频剧集的宣发上可以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但是稻草熊在短时间内不会直接进入短视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