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防疫封锁没有退出计划 约翰逊领导权面临挑战|新冠肺炎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领导权正面临保守党议员的威胁,他们要求制定一个明确的计划,确定如何退出破坏经济的第三次防疫封锁。

议会资深议员Steve Baker致函保守党同僚说,封锁持续到春季将是“一场灾难”。

他敦促同僚们写信给约翰逊的团队,警告首相位置可能不保,除非他宣布一个解除封锁的路线图。

“政府采取了一项对自由没有任何承诺的策略,没有明确何时恢复我们最基本的自由,也没有保证永远不再限制自由,”Baker写道。“如果我们继续奉行打击自由、打击私营部门、打击小企业主、打击穷人的策略,那么首相的领导地位将不可避免地需要商榷。”

英国上周第三次全国封锁,学校、非必要商店和酒店业都被迫关闭。由于去年的第一次封锁,英国经济已经遭受了300多年以来最严重的衰退,现在有陷入二次衰退的风险。

多少年轻人,在父母的打击教育下长大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燃财经工作室,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褚时健的独子褚一斌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父亲时表示,自己的父亲这一辈子就夸过自己一次。随后,“为什么中国父母总喜欢打击式教育”这个话题上了热搜。

“小时候我爸基本没夸过我”、“不仅没夸过,还总是拿亲戚朋友小孩跟我对比”、“我即使演讲比赛全校第一,即使英语考出年级最高分,我爸都有词来埋汰我、损我,我现在40岁了,也没听他说过一句好话!”、“自卑就是这么来了”……在微博话题下面,充满了类似的评论。

“打击式教育”似乎是很多中国父母的教育习惯。一位网友表示,成长还是需要鼓励的,”我现在看到被家长打骂的孩子都会莫名揪心,这种教育真的是一言难尽。”

但在很多父母的眼里,不管是严厉的言辞打击还是“棒打”,好像都可以让孩子变得更优秀。

在知乎“从小被父母打击的孩子,长大会变成什么样”这个问题下,网友们的讨论也很热烈。一位知乎网友表示,因为从小被父母打击,长大后自己变得自卑与内向,朋友圈很小,还形成了“讨好型人格”,即使是他人的过错,自己也会内疚很久。

所谓的“打击式教育”,无非是父母们想通过自己的敲打,来帮助孩子成材,进而拥有“更好的人生”,这背后体现了父母们对“玉不琢不成器”这个教育观的高度认同,更多还是“精英教育”理念的体现,这些父母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获得社会规范中“被人认可”的成功。

但是这些父母在严格要求、言辞激烈教育孩子的时候,却忽视了自己的行为给孩子造成的伤害,他们坚信着“骄傲使人落后”、“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理念,却忘记了孩子的成长,除了学习各种技能,还要学习如何与人相处,与自己相处。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几位年轻人聊了聊他们成长的经历。这其中,有人一直是在“别人家孩子比你优秀多了”的阴影下成长起来,也有人在父母“只有考上第一才是最好”的打击和督促下实现了财富自由,却始终无法收获到属于自己的快乐,从而奉行不婚主义;有人在父母的要求下,从小到大写下了一张张人生的“保证书”;也有人因为父母对自己的择友条件太过苛刻而被迫留级;甚至有人在父母的“你自己是什么条件”的打击下匆忙迈入婚姻,而最终离婚收场。

教育家蔡元培在《中国人的修养》一书中说:“决定孩子一生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健全的人格修养。想要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家长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说法的语气和方式。”

研究表明,对孩子进行打击式教育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孩子保持一颗谦虚进取的心,不会在小小的成就下自我迷失;但一旦使用过度,也能导致与预期相反的结果。

不许交“坏”朋友,我曾被强制留级

方圈 | 26岁 室内设计师

作为家中独子,自小我父母对我的要求就特别高,他们甚至会为我做好一切安排,我只需要服从他们即可。他们一贯奉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理论,所以我要与谁成为朋友都得听他们的。

但他们眼光极高,在他们眼中适合与我成为朋友的人,实际上微乎其微。因此,我自然也没有多少朋友,在上初中前我一个能谈心的朋友都没有。

在我小升初的那个暑假,全家因为父亲工作调动原因从A市来到了B市,新环境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除了我父母我没有认识的第三个人,连当地方言我也听得一知半解。越是这样,我越渴望结交新朋友。

我初中就读的学校是寄宿式,一间宿舍住6个人。我和舍友在校期间,上课、吃饭、睡觉时都形影不离。他们都是当地人,可考虑到我听不懂方言原因,只要我在场,他们谈话都会自动切换为普通话模式。因此,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铁”。

图 / unsplash

初二那年,我家搬了新居,征求过父母同意后,我特意邀请了宿舍的小伙伴们一起外出吃饭。可显然,我父母对我的朋友第一印象并不好。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个周五,吃完饭回到家后,我母亲立马黑下脸要求我不许再和他们来往,她给出的理由至今也让我疑惑不解:“酒店里明明有沙发,还将书包都放地上,没家教。”

当晚我与我父母吵得面红耳赤,我觉得他们不讲道理,可是我父母油盐不进,就是觉得他们不好,而我会被他们带坏。

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不欢而散。但从那天后,我就成为了一名“半寄宿生”,也就是说,我中午在学校午休,晚上下晚修后我父母便来接我回家。我知道这是因为父母不希望我与他们过多接触,但我以为做到这样,事情也就算告一段落了,可没想到还有后续。

初三开学那天早上,我被告知需要“重读初二”。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原则上初三降级初二是不被允许的,但我父母以我“精神状态不佳”为由让医院出具了休学证明,也就是我还在上初二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休学在家了。

那天,我死活不肯去学校,我父亲气得抡起皮带要抽我,我依旧不从。最后是我父亲请来了我年迈的奶奶“求”我,我才去上了学。不过实际上初二与初三所在的教学楼紧挨着,我们课间还常常“厮混”在一块,显然这并非我父母所希望看到的。

我父母见打骂对我来说毫不管用,他们便私底下去到初三教学楼找我的朋友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同他们说:“你们初三学业压力大,方圈不懂事叨扰你们了。下次他再来找你们,你们不理他就好。”

我父母就是这样,希望我身边有什么人,都要在他们的掌控之内。但他们也没有料到,这只能是表面上奏效罢了。他们终究不能掌握所有的一切。不知不觉,距离我的初中时期,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但是我和这些朋友们,实际上从没有断绝过联系,而且关系也一如既往地亲密。

我现在已经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不久前,我和这些在老家的朋友们还约定,要在明年1月1日一起找个折中的城市见面,想来我也快一年没与他们见面了。而实际上,我也快一年,没有回过家了。

不是第一名,就没有什么用

Deven | 34岁 公司创始人

清华毕业、本硕连读,财富自由、父母健在,我在33岁的年纪就拥有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努力不来的成就,但是,这些却是我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

我妈妈是教师,爸爸是医生,他们做事严谨、要求严格,从记事开始,我的人生就只负责学习这一件事情,其他的事情不允许我过问。但凡我“不听话”,他们就会用语言暴力或者家庭冷暴力要求我改正。

在这种家教下,我只有奋发向上,努力学习。不管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我的成绩都名列全校前三。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够满意,因为在他们眼里,除了第一名,其他都没用。“人们只记得世界冠军,不会记得第二名,第三名”,这就是我接受到的教育。所以只要我考试时拿到第一以外的名次,回到家以后,我跟他们说话都会遭受到语言冷暴力,或者直接无视。

我很少感受过温暖,长年累月的性格压抑,让我形成了性格缺陷——胆小懦弱且不善与人打交道,这样的性格也让我在生活上吃过很多亏。

升高三那年,同年级有几个因为跟清华、中科大差几分而落选的复读生,我面临了很大的学习压力。毕竟人家也是学霸,又读过一年。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被甩出了全校前三名之外。当天晚上回去,我被父母骂是”废物“,被锁在家门外罚站。湖北的冬天很冷,那天我在寒风中站了整整六个小时,直到冻趴下,我才被抬进屋。也是因为这次经历,我患上了关节炎,现在每到冬天我的膝关节处就开始疼。

而我妈根本不会关心这些危及不了生命的病。她为了督促我学习,干脆辞掉了工作,给我制定了更加严格的学习计划,目标就是清华。高三那年,我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不到5个小时,除了学习就是补习班。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清华:只有考上这所中国最高学府,我才能逃离这座城市,逃离他们。

2004年,我不负所望,成功考上了清华大学。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双手颤抖了一天,不仅因为多年的努力终于有结果,更因为我得到了一张自由通行证。

读本科那几年,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快乐。我在自由的城市,自由地呼吸。临毕业前,我跟女友一起拿到了美国名校的offer,打算一起去留学,但是一切美梦,都在被我妈叫停那刻结束。我妈认为,我就读本校的硕士学历就足够用了,不需要浪费钱跑到国外。她怕我恋爱分心,索性直接来到北京租房住,看着我上学。

我和女友分手了,留在了国内。硕士毕业后,我和清华校友合伙创立了一家公司,几年后公司被收购,我也有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之后,我陆陆续续投资过十几家公司,其中有一家已经成功上市,两家公司进入上市辅导期,这些丰厚的回报让我实现了财富自由。

在父母的严厉教导下,尽管没有出国留学,我也在一步步走向成功,父母也在北京的大房子里安享晚年。虽然现在我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依旧孑然一身。我不相信婚姻,更不敢生孩子,哪怕父母逼迫我说,代孕也要生出个孩子来,我都没有妥协。

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父母用来实现跨越阶层的工具,是他们炫耀的资本,他们从来没有在乎过我想要什么,我害怕这种局面延续到我的下一代。

我没有快乐的童年,没有疯狂的青春,只有写不完的作业和上不完的补习班。小时候看到别的小朋友在父母怀里撒娇,我甚至在想,为什么他们的父母跟我的不一样。18岁以前,我甚至没有一位朋友。

回顾过往,我真的觉得,以前全都白活了,如果重来,我会选择不一样的人生,可是这些他们都不会懂。这个世界上,就连父母的爱也都是有条件的,曾经那些失去的快乐,除了自己,又有谁真正在乎呢?

墙上一边是奖状,一边是保证书

陈禾 | 30岁 新媒体运营

“我陈禾保证,如果考不上初中,就去工厂上班。”

在我家客厅的白色墙壁上,一张张黄色奖状的旁边,是一张张白底黑字书写的保证书,在右下角的名字处,还用印泥按上了自己的拇指印,显得格格不入。这些保证书,伴随着我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直到考上大学。

这些被母亲逼着写下的保证书,和我大姐有关。

我的大姐初中毕业时,因为成绩不好,只够上我们当地一所”不入流“的高中。这在一个小县城里,也就意味着没有前途。为此,当时我奶奶提出不让大姐上学了,直接去工作。我母亲坚决拒绝了,去借了一笔钱,交钱送大姐去了一所还不错的高中。

从此,母亲开始了对我和弟弟魔鬼式的教育:不准看电视;放学必须先写作业,否则不准出去玩;放假必须经过她批准才能出去玩,时间也有严格限制。除此之外,还要写一张保证书,作为对母亲的“承诺”:如果我们不好好学习考上好学校,就别想再去上学了。

那时候,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是:你看前街王家的二儿子,学习不好初中也不上了,直接去工地搬砖了,你要是和他一样考不上,就不用上学了,我不会再给你们掏钱让你们上学了。

在我小学时,有一年我的暑假作业写得非常潦草,一天晚上,母亲检查作业时看见了非常生气,直接把我整个作业本撕碎了。我一边挨骂,一边哭着熬夜又重新写了一本暑假作业。第二天去学校时,作业本变得有点厚,纸张变得非常脆,上面一坨一坨的印迹,是我风干的泪渍。

初中时,我有一次没有拿到“三好学生”的奖状,只拿到了一张“最爱阅读奖”,回到家里我不仅要面对母亲的质问,还要晚上跪在客厅里,对着墙上自己写下的保证书反思。清冷的月光照进客厅,静悄悄的夜晚里,我曾以为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未来。

我们不是生活在城市里,我那时是真的害怕他们说不供我读书,那就真的不让我上学了。我那时不相信他们是吓唬我,因为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就有很多曾经的同学不再上学了;后来我考上高中了,也偶尔能听说哪个同学又出去务工了。所以我上高中时,也非常自觉地主动写下了三年之后的目标:我陈禾保证,必须考上大学。

当然,我上了大学。虽然那时很辛苦,但现在其实我还是感激母亲的。我母亲也说,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就是督促我们姐弟几个都成功考了出去。

我永远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

陈茹 | 24岁自由职业者

今天我妈又打电话来了。“喂,姑娘,最近我们单位同事家孩子已经快要准备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处对象呀?她男朋友特别优秀,对她姑娘还特别好。”又是个新的比较对象,而我只能回答:“她这么优秀啊,厉害厉害。”

从小到大,无论上学、谈恋爱、工作,我都比不上妈妈嘴里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从小学开始,我就特别讨厌跟着妈妈去见她的同事。因为总会知道,对方的孩子最近得了奖状,或者期末考试全年级前十……回家后,这些“别人家的孩子”一定又经常出现在我的耳边。

学习上的比较,我姑且把这当作是中国家长典型的激励式教育。我学着不去抱怨,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我有在进步,妈妈,我一定会比别人家的孩子更优秀的。”

可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我的努力而减少。高中的时候,会比较你家孩子去了哪一所重点高中,是统招生还是自费生。不凑巧的是,我就差了5分,就自费上了重点高中。我只有加倍的学习、登上班级前十,用模拟考620分的成绩、考上一本大学等等来让妈妈满意。

上了大学后,我以为这下能自由了,没想到我依旧没有逃离“别人家的孩子”的魔咒。专业的选择、四六级的成绩、社团活动的参加、朋友的好坏、未来就业情况的抉择,这些又成为母亲朋友圈里的谈资。

“我们同事家孩子是班长,跟老师关系也都特别好,导师想让她留校,还带她做项目,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也特别优秀,拿了个什么国家的奖…….”我面带微笑地认真听完妈妈的讲话,简单地问候了一下,就挂断了,本来准备分享给她的我在校园舞蹈比赛中获奖的喜悦,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渐渐地,我不再和她分享我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别人家的孩子只会比我做得更好。

大学毕业,我没有选择考研,而是选择北漂。可城市的选择、工作环境也成为了他们的比较对象。谁家的孩子去了深圳,在腾讯做软件年薪80万元;谁在上海的国企,工作特别稳定;谁家在北京准备买房了……

我受够了。或许在我妈看来,她只想激励我,也想通过这些来了解我的近况,但她却忽略了我也多想成为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获得她的全部正面关注。

父母吵架,影响了我对婚姻的态度

刘瑶|28岁行政前台

那不是一次性的争吵,而是持续的凌迟般的折磨。

从我记事儿起,我的父母就一直在吵架,甚至动粗,有时候阵势大得把邻居都引来围观。

妈妈是远嫁过来的,他们在西安这个城市奋斗也有十几年了,经营着一家小超市,日子可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我成长的过程中,面临的就是他们无止境的争吵。我很无助,没有人能和我一起站出来劝合,家里亲戚都在老家,弟弟小,就算站出来也不能说什么。

我上初二那年,有次半夜,被父母的争吵声惊醒了。我赶忙推开我房间的门,发现妈妈在洗手间哭泣,爸爸使劲敲门,嘴上不停的骂骂咧咧,妈妈却不开门。每次这种时候我都特别心疼妈妈。

爸爸在歇斯底里地发泄,妈妈在哭着控诉。我已经记不清楚他们是因为什么争吵了,反正每次他们出现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就怒不可遏,一个分歧发生,他们争论的焦点却不是这件事本身的对错,而是对方说不对就不行。然后再翻出以前对方做错的事来反驳,越扯越远,无穷无尽。

我那天整晚都失眠,一闭上眼就彷佛听到爸爸的骂声,看到妈妈的眼泪。我眼泪不争气地流个不停,枕头被打湿了,我就把它翻个身;一晚上我的手都攥得紧紧的,满是汗。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后没有洗脸就跑去上学了,不敢去惊动他们,因为每次我去劝说都会遭到一顿痛骂,爸爸会骂我偏袒妈妈,骂我作为女儿没有两边劝和。他们根本不需要我理性的分析,只是把情绪发泄给我。

类似这样的情况,在我童年,每隔一两个月,可能会发生好几次。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入一种自我怀疑的心理中,认为现在家里的情况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直到现在,我27岁了,每次放假回家,面临的还是这样的状况,他们还每次都把我拉出来给他们做评判。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但仍然不敢不回家,总想着如果我在场,家里的气氛应该会缓和一点。

但我发现,我自己也出了问题。我现在听不了别人大声说话,神经极度敏感。别人说话时音量一提高,我就下意识地想要躲起来,脑子里全是我父母吵架的情景。我性格敏感,交朋友,尤其是异性朋友时,全身都会不自在。我觉得一个人生活更好,家庭并不能让我产生安全感。

我一直在相信爱情和怀疑爱情之间游走久了。我也缺乏自信,和人交往时,总是刻意表现出所有快乐的一面,隐藏所有不快乐的一面。在我打出来这些字的时候,我是真的有些心疼自己。

让我足够愧疚,活成母亲想要的样子

小方 | 27岁 文案策划

作为长女,家里第一个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离开母亲的孩子就是我。

2017年夏天,我开始上班,我的母亲也开始变得奇怪。她会在朋友圈转发“山羊反哺”之类的文章和视频,这些内容都有一种类似于《弟子规》的“孝道”观念,仿佛暗示我要记得尽孝。

那年9月,父亲生日那天,她打电话给我,很生气地问我是不是忘记了这件事,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而那个时候是我的上班时间。

我刚毕业那年,工资不多,就跟母亲说好等工资高一点再补贴家用。然而,我回家过年时,家里有人来做客,她就跟不同的人说,我毕业半年了,除了过年,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后来,我妹妹告诉我,母亲讲给她,我们村子里有个女孩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月薪4000元,每个月都给家里2000元。我懂了。之后,我每个月都给父母打钱,而且要比村里她知道的孩子们给的都多才行。

孩子们终究要一个个离开家,尤其是我的老家经济落后,根本无法立足。当妹妹大学毕业,弟弟去外地上大学的时候,母亲的情绪更加复杂。

每次给我们打电话,母亲都要讲她自己的各种不幸,让人听完觉得她简直无法生活下去。她会说自己腰经常疼,晚上睡不着觉,但我们叫她去看医生,她就拒绝,说不必花这个钱;她会说自己中午正在吃昨晚的剩饭剩菜,自己一个人都不想做饭了;她还会每次都埋怨我爸,说他工作不认真,或者去赌博,以及每个月给她的生活费太少等等。

曾经有一次我和母亲一起逛街,她告诉我,有个女孩买了一件2万元的衣服给她妈,我说我自己都买不起2万元的衣服,她竟然回答说:“就算你自己穿不起,有钱也要先买给妈妈穿啊。”

图 / 《安家》

去年国庆回家,我们开车出去玩,本可以说是比较享受的短途旅程。但在路上,母亲开始说一件事。这件事情她提过,但平日里我就是听听,不太当真,那就是,她希望我和妹妹出钱在城里给他们买一套房。她说,全款40万元就可以买一套小产权房,但我认为,小产权房没有保障,但短时间内,按照我家的情况,要买房还比较困难。

在车上再次谈这件事时,我突然就顺口问了一句:“要是买了这套房,以后也是我们三个孩子继承吧。”她却觉得不可思议:“当然是给弟弟啊,女儿嫁出去哪还有继承权,姐姐们给弟弟买房也天经地义。”这显然不符合我的价值观,我就争辩了几句,她却突然情绪爆发,吵着直接去开车撞死算了。

我坐在车上,突然就失语了。当时车外阳光明媚,但我的心一下子凉了。

这些事情都切切实实地影响了我的情绪和对家庭的感情。我买不起房子,也没有2万元的衣服,但我的心里时时感到对母亲愧疚,仿佛我没有让她获得最大的幸福,这是我的过错。

“我妈挺满意的,那就结婚好了”

雪芙 | 30岁 某制造业企业中层

我的表哥差不多比我大10岁,在我的记忆中,表哥在所谓适婚的年龄段里,一直都在相亲。

用表哥自己的话来说,他并不着急结婚,每次相亲都不太情愿,但是不去又不行,毕竟介绍人都是长辈们,都是一片心意。

那段时间,我每次去表哥家里,都能听见他妈妈在说他:“这个我觉得很合适啊,配你绰绰有余了”,“这样你都看不上,你还想找个什么样儿的?”等一系列妈妈们都会说出口的话,或者指摘他,“你自己条件有多好?你学习成绩好么,学历高么?你赚了大钱么?对别人还有什么资格去挑剔?”

实际上,在我看来,表哥参加工作时学历并不算高,但赶上了好时候,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之后自己通过努力自考了本科,还读了研。他虽然不是那种“高富帅”,但综合实力也不算低了。每次听到这些话,看看表哥的表情,都觉得很无奈。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概一两年,突然有一天,听表哥对我们说,他要结婚了,嫂子是他妈妈亲自给介绍的。在送婚礼请柬的聚餐中,我们开玩笑地问表哥:之前相亲相了这么多次你谁都没看上,嫂子是哪方面吸引你了?

结果,表哥的回答让当时还在大学时代、对婚姻充满憧憬的我大跌眼镜。他说:“我妈挺满意的,她觉得我俩很合适,让我别再挑了,我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再挑就连这样的都找不到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结婚吧。”

后来我才知道,表哥表嫂的婚姻,就是源于双方的妈妈在小区里一次遛弯时的偶遇,讨论起彼此家里都有个未婚的“大龄剩男(剩女)”,简单了解之后,一拍即合,就这样成了。

表哥和表嫂从认识到正式结婚,也就不到半年,我记得更清楚的是,直到举办婚礼前一天的晚上,他们都还因为各种观念不合而吵架。

当然,这样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结婚后两年左右,他们就离婚了,当时他们的孩子才几个月大。在离婚前,他们已经几乎每天都在吵架。

离婚后,孩子一直由表哥的妈妈在带,我也经常在家庭聚会的时候听到她哀叹孙女的可怜,从小没有妈妈,“当初我要是不那么逼着她爸结婚也不会这样了”。

也是在那时候我才了解到,表哥之前有过一个谈了挺多年、感情也很好的女朋友,但因为他妈妈觉得女方家境一般就一直不同意。表哥也坚持过,不过后来还是在自己母亲绝食的逼迫下妥协了。

表哥又回到了之前未婚时的情况,面临着亲戚朋友不断给介绍相亲对象。但表哥说,他不会再结婚了,自己过也挺好,努力工作,尽全力照顾孩子和妈妈。

多少年轻人,在父母的打击教育下长大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燃财经工作室,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褚时健的独子褚一斌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父亲时表示,自己的父亲这一辈子就夸过自己一次。随后,“为什么中国父母总喜欢打击式教育”这个话题上了热搜。

“小时候我爸基本没夸过我”、“不仅没夸过,还总是拿亲戚朋友小孩跟我对比”、“我即使演讲比赛全校第一,即使英语考出年级最高分,我爸都有词来埋汰我、损我,我现在40岁了,也没听他说过一句好话!”、“自卑就是这么来了”……在微博话题下面,充满了类似的评论。

“打击式教育”似乎是很多中国父母的教育习惯。一位网友表示,成长还是需要鼓励的,”我现在看到被家长打骂的孩子都会莫名揪心,这种教育真的是一言难尽。”

但在很多父母的眼里,不管是严厉的言辞打击还是“棒打”,好像都可以让孩子变得更优秀。

在知乎“从小被父母打击的孩子,长大会变成什么样”这个问题下,网友们的讨论也很热烈。一位知乎网友表示,因为从小被父母打击,长大后自己变得自卑与内向,朋友圈很小,还形成了“讨好型人格”,即使是他人的过错,自己也会内疚很久。

所谓的“打击式教育”,无非是父母们想通过自己的敲打,来帮助孩子成材,进而拥有“更好的人生”,这背后体现了父母们对“玉不琢不成器”这个教育观的高度认同,更多还是“精英教育”理念的体现,这些父母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获得社会规范中“被人认可”的成功。

但是这些父母在严格要求、言辞激烈教育孩子的时候,却忽视了自己的行为给孩子造成的伤害,他们坚信着“骄傲使人落后”、“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理念,却忘记了孩子的成长,除了学习各种技能,还要学习如何与人相处,与自己相处。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几位年轻人聊了聊他们成长的经历。这其中,有人一直是在“别人家孩子比你优秀多了”的阴影下成长起来,也有人在父母“只有考上第一才是最好”的打击和督促下实现了财富自由,却始终无法收获到属于自己的快乐,从而奉行不婚主义;有人在父母的要求下,从小到大写下了一张张人生的“保证书”;也有人因为父母对自己的择友条件太过苛刻而被迫留级;甚至有人在父母的“你自己是什么条件”的打击下匆忙迈入婚姻,而最终离婚收场。

教育家蔡元培在《中国人的修养》一书中说:“决定孩子一生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健全的人格修养。想要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家长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说法的语气和方式。”

研究表明,对孩子进行打击式教育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孩子保持一颗谦虚进取的心,不会在小小的成就下自我迷失;但一旦使用过度,也能导致与预期相反的结果。

不许交“坏”朋友,我曾被强制留级

方圈 | 26岁 室内设计师

作为家中独子,自小我父母对我的要求就特别高,他们甚至会为我做好一切安排,我只需要服从他们即可。他们一贯奉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理论,所以我要与谁成为朋友都得听他们的。

但他们眼光极高,在他们眼中适合与我成为朋友的人,实际上微乎其微。因此,我自然也没有多少朋友,在上初中前我一个能谈心的朋友都没有。

在我小升初的那个暑假,全家因为父亲工作调动原因从A市来到了B市,新环境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除了我父母我没有认识的第三个人,连当地方言我也听得一知半解。越是这样,我越渴望结交新朋友。

我初中就读的学校是寄宿式,一间宿舍住6个人。我和舍友在校期间,上课、吃饭、睡觉时都形影不离。他们都是当地人,可考虑到我听不懂方言原因,只要我在场,他们谈话都会自动切换为普通话模式。因此,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铁”。

图 / unsplash

初二那年,我家搬了新居,征求过父母同意后,我特意邀请了宿舍的小伙伴们一起外出吃饭。可显然,我父母对我的朋友第一印象并不好。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个周五,吃完饭回到家后,我母亲立马黑下脸要求我不许再和他们来往,她给出的理由至今也让我疑惑不解:“酒店里明明有沙发,还将书包都放地上,没家教。”

当晚我与我父母吵得面红耳赤,我觉得他们不讲道理,可是我父母油盐不进,就是觉得他们不好,而我会被他们带坏。

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不欢而散。但从那天后,我就成为了一名“半寄宿生”,也就是说,我中午在学校午休,晚上下晚修后我父母便来接我回家。我知道这是因为父母不希望我与他们过多接触,但我以为做到这样,事情也就算告一段落了,可没想到还有后续。

初三开学那天早上,我被告知需要“重读初二”。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原则上初三降级初二是不被允许的,但我父母以我“精神状态不佳”为由让医院出具了休学证明,也就是我还在上初二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休学在家了。

那天,我死活不肯去学校,我父亲气得抡起皮带要抽我,我依旧不从。最后是我父亲请来了我年迈的奶奶“求”我,我才去上了学。不过实际上初二与初三所在的教学楼紧挨着,我们课间还常常“厮混”在一块,显然这并非我父母所希望看到的。

我父母见打骂对我来说毫不管用,他们便私底下去到初三教学楼找我的朋友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同他们说:“你们初三学业压力大,方圈不懂事叨扰你们了。下次他再来找你们,你们不理他就好。”

我父母就是这样,希望我身边有什么人,都要在他们的掌控之内。但他们也没有料到,这只能是表面上奏效罢了。他们终究不能掌握所有的一切。不知不觉,距离我的初中时期,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但是我和这些朋友们,实际上从没有断绝过联系,而且关系也一如既往地亲密。

我现在已经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不久前,我和这些在老家的朋友们还约定,要在明年1月1日一起找个折中的城市见面,想来我也快一年没与他们见面了。而实际上,我也快一年,没有回过家了。

不是第一名,就没有什么用

Deven | 34岁 公司创始人

清华毕业、本硕连读,财富自由、父母健在,我在33岁的年纪就拥有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努力不来的成就,但是,这些却是我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

我妈妈是教师,爸爸是医生,他们做事严谨、要求严格,从记事开始,我的人生就只负责学习这一件事情,其他的事情不允许我过问。但凡我“不听话”,他们就会用语言暴力或者家庭冷暴力要求我改正。

在这种家教下,我只有奋发向上,努力学习。不管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我的成绩都名列全校前三。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够满意,因为在他们眼里,除了第一名,其他都没用。“人们只记得世界冠军,不会记得第二名,第三名”,这就是我接受到的教育。所以只要我考试时拿到第一以外的名次,回到家以后,我跟他们说话都会遭受到语言冷暴力,或者直接无视。

我很少感受过温暖,长年累月的性格压抑,让我形成了性格缺陷——胆小懦弱且不善与人打交道,这样的性格也让我在生活上吃过很多亏。

升高三那年,同年级有几个因为跟清华、中科大差几分而落选的复读生,我面临了很大的学习压力。毕竟人家也是学霸,又读过一年。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被甩出了全校前三名之外。当天晚上回去,我被父母骂是”废物“,被锁在家门外罚站。湖北的冬天很冷,那天我在寒风中站了整整六个小时,直到冻趴下,我才被抬进屋。也是因为这次经历,我患上了关节炎,现在每到冬天我的膝关节处就开始疼。

而我妈根本不会关心这些危及不了生命的病。她为了督促我学习,干脆辞掉了工作,给我制定了更加严格的学习计划,目标就是清华。高三那年,我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不到5个小时,除了学习就是补习班。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清华:只有考上这所中国最高学府,我才能逃离这座城市,逃离他们。

2004年,我不负所望,成功考上了清华大学。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双手颤抖了一天,不仅因为多年的努力终于有结果,更因为我得到了一张自由通行证。

读本科那几年,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快乐。我在自由的城市,自由地呼吸。临毕业前,我跟女友一起拿到了美国名校的offer,打算一起去留学,但是一切美梦,都在被我妈叫停那刻结束。我妈认为,我就读本校的硕士学历就足够用了,不需要浪费钱跑到国外。她怕我恋爱分心,索性直接来到北京租房住,看着我上学。

我和女友分手了,留在了国内。硕士毕业后,我和清华校友合伙创立了一家公司,几年后公司被收购,我也有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之后,我陆陆续续投资过十几家公司,其中有一家已经成功上市,两家公司进入上市辅导期,这些丰厚的回报让我实现了财富自由。

在父母的严厉教导下,尽管没有出国留学,我也在一步步走向成功,父母也在北京的大房子里安享晚年。虽然现在我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依旧孑然一身。我不相信婚姻,更不敢生孩子,哪怕父母逼迫我说,代孕也要生出个孩子来,我都没有妥协。

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父母用来实现跨越阶层的工具,是他们炫耀的资本,他们从来没有在乎过我想要什么,我害怕这种局面延续到我的下一代。

我没有快乐的童年,没有疯狂的青春,只有写不完的作业和上不完的补习班。小时候看到别的小朋友在父母怀里撒娇,我甚至在想,为什么他们的父母跟我的不一样。18岁以前,我甚至没有一位朋友。

回顾过往,我真的觉得,以前全都白活了,如果重来,我会选择不一样的人生,可是这些他们都不会懂。这个世界上,就连父母的爱也都是有条件的,曾经那些失去的快乐,除了自己,又有谁真正在乎呢?

墙上一边是奖状,一边是保证书

陈禾 | 30岁 新媒体运营

“我陈禾保证,如果考不上初中,就去工厂上班。”

在我家客厅的白色墙壁上,一张张黄色奖状的旁边,是一张张白底黑字书写的保证书,在右下角的名字处,还用印泥按上了自己的拇指印,显得格格不入。这些保证书,伴随着我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直到考上大学。

这些被母亲逼着写下的保证书,和我大姐有关。

我的大姐初中毕业时,因为成绩不好,只够上我们当地一所”不入流“的高中。这在一个小县城里,也就意味着没有前途。为此,当时我奶奶提出不让大姐上学了,直接去工作。我母亲坚决拒绝了,去借了一笔钱,交钱送大姐去了一所还不错的高中。

从此,母亲开始了对我和弟弟魔鬼式的教育:不准看电视;放学必须先写作业,否则不准出去玩;放假必须经过她批准才能出去玩,时间也有严格限制。除此之外,还要写一张保证书,作为对母亲的“承诺”:如果我们不好好学习考上好学校,就别想再去上学了。

那时候,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是:你看前街王家的二儿子,学习不好初中也不上了,直接去工地搬砖了,你要是和他一样考不上,就不用上学了,我不会再给你们掏钱让你们上学了。

在我小学时,有一年我的暑假作业写得非常潦草,一天晚上,母亲检查作业时看见了非常生气,直接把我整个作业本撕碎了。我一边挨骂,一边哭着熬夜又重新写了一本暑假作业。第二天去学校时,作业本变得有点厚,纸张变得非常脆,上面一坨一坨的印迹,是我风干的泪渍。

初中时,我有一次没有拿到“三好学生”的奖状,只拿到了一张“最爱阅读奖”,回到家里我不仅要面对母亲的质问,还要晚上跪在客厅里,对着墙上自己写下的保证书反思。清冷的月光照进客厅,静悄悄的夜晚里,我曾以为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未来。

我们不是生活在城市里,我那时是真的害怕他们说不供我读书,那就真的不让我上学了。我那时不相信他们是吓唬我,因为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就有很多曾经的同学不再上学了;后来我考上高中了,也偶尔能听说哪个同学又出去务工了。所以我上高中时,也非常自觉地主动写下了三年之后的目标:我陈禾保证,必须考上大学。

当然,我上了大学。虽然那时很辛苦,但现在其实我还是感激母亲的。我母亲也说,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就是督促我们姐弟几个都成功考了出去。

我永远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

陈茹 | 24岁自由职业者

今天我妈又打电话来了。“喂,姑娘,最近我们单位同事家孩子已经快要准备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处对象呀?她男朋友特别优秀,对她姑娘还特别好。”又是个新的比较对象,而我只能回答:“她这么优秀啊,厉害厉害。”

从小到大,无论上学、谈恋爱、工作,我都比不上妈妈嘴里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从小学开始,我就特别讨厌跟着妈妈去见她的同事。因为总会知道,对方的孩子最近得了奖状,或者期末考试全年级前十……回家后,这些“别人家的孩子”一定又经常出现在我的耳边。

学习上的比较,我姑且把这当作是中国家长典型的激励式教育。我学着不去抱怨,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我有在进步,妈妈,我一定会比别人家的孩子更优秀的。”

可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我的努力而减少。高中的时候,会比较你家孩子去了哪一所重点高中,是统招生还是自费生。不凑巧的是,我就差了5分,就自费上了重点高中。我只有加倍的学习、登上班级前十,用模拟考620分的成绩、考上一本大学等等来让妈妈满意。

上了大学后,我以为这下能自由了,没想到我依旧没有逃离“别人家的孩子”的魔咒。专业的选择、四六级的成绩、社团活动的参加、朋友的好坏、未来就业情况的抉择,这些又成为母亲朋友圈里的谈资。

“我们同事家孩子是班长,跟老师关系也都特别好,导师想让她留校,还带她做项目,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也特别优秀,拿了个什么国家的奖…….”我面带微笑地认真听完妈妈的讲话,简单地问候了一下,就挂断了,本来准备分享给她的我在校园舞蹈比赛中获奖的喜悦,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渐渐地,我不再和她分享我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别人家的孩子只会比我做得更好。

大学毕业,我没有选择考研,而是选择北漂。可城市的选择、工作环境也成为了他们的比较对象。谁家的孩子去了深圳,在腾讯做软件年薪80万元;谁在上海的国企,工作特别稳定;谁家在北京准备买房了……

我受够了。或许在我妈看来,她只想激励我,也想通过这些来了解我的近况,但她却忽略了我也多想成为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获得她的全部正面关注。

父母吵架,影响了我对婚姻的态度

刘瑶|28岁行政前台

那不是一次性的争吵,而是持续的凌迟般的折磨。

从我记事儿起,我的父母就一直在吵架,甚至动粗,有时候阵势大得把邻居都引来围观。

妈妈是远嫁过来的,他们在西安这个城市奋斗也有十几年了,经营着一家小超市,日子可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我成长的过程中,面临的就是他们无止境的争吵。我很无助,没有人能和我一起站出来劝合,家里亲戚都在老家,弟弟小,就算站出来也不能说什么。

我上初二那年,有次半夜,被父母的争吵声惊醒了。我赶忙推开我房间的门,发现妈妈在洗手间哭泣,爸爸使劲敲门,嘴上不停的骂骂咧咧,妈妈却不开门。每次这种时候我都特别心疼妈妈。

爸爸在歇斯底里地发泄,妈妈在哭着控诉。我已经记不清楚他们是因为什么争吵了,反正每次他们出现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就怒不可遏,一个分歧发生,他们争论的焦点却不是这件事本身的对错,而是对方说不对就不行。然后再翻出以前对方做错的事来反驳,越扯越远,无穷无尽。

我那天整晚都失眠,一闭上眼就彷佛听到爸爸的骂声,看到妈妈的眼泪。我眼泪不争气地流个不停,枕头被打湿了,我就把它翻个身;一晚上我的手都攥得紧紧的,满是汗。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后没有洗脸就跑去上学了,不敢去惊动他们,因为每次我去劝说都会遭到一顿痛骂,爸爸会骂我偏袒妈妈,骂我作为女儿没有两边劝和。他们根本不需要我理性的分析,只是把情绪发泄给我。

类似这样的情况,在我童年,每隔一两个月,可能会发生好几次。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入一种自我怀疑的心理中,认为现在家里的情况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直到现在,我27岁了,每次放假回家,面临的还是这样的状况,他们还每次都把我拉出来给他们做评判。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但仍然不敢不回家,总想着如果我在场,家里的气氛应该会缓和一点。

但我发现,我自己也出了问题。我现在听不了别人大声说话,神经极度敏感。别人说话时音量一提高,我就下意识地想要躲起来,脑子里全是我父母吵架的情景。我性格敏感,交朋友,尤其是异性朋友时,全身都会不自在。我觉得一个人生活更好,家庭并不能让我产生安全感。

我一直在相信爱情和怀疑爱情之间游走久了。我也缺乏自信,和人交往时,总是刻意表现出所有快乐的一面,隐藏所有不快乐的一面。在我打出来这些字的时候,我是真的有些心疼自己。

让我足够愧疚,活成母亲想要的样子

小方 | 27岁 文案策划

作为长女,家里第一个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离开母亲的孩子就是我。

2017年夏天,我开始上班,我的母亲也开始变得奇怪。她会在朋友圈转发“山羊反哺”之类的文章和视频,这些内容都有一种类似于《弟子规》的“孝道”观念,仿佛暗示我要记得尽孝。

那年9月,父亲生日那天,她打电话给我,很生气地问我是不是忘记了这件事,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而那个时候是我的上班时间。

我刚毕业那年,工资不多,就跟母亲说好等工资高一点再补贴家用。然而,我回家过年时,家里有人来做客,她就跟不同的人说,我毕业半年了,除了过年,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后来,我妹妹告诉我,母亲讲给她,我们村子里有个女孩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月薪4000元,每个月都给家里2000元。我懂了。之后,我每个月都给父母打钱,而且要比村里她知道的孩子们给的都多才行。

孩子们终究要一个个离开家,尤其是我的老家经济落后,根本无法立足。当妹妹大学毕业,弟弟去外地上大学的时候,母亲的情绪更加复杂。

每次给我们打电话,母亲都要讲她自己的各种不幸,让人听完觉得她简直无法生活下去。她会说自己腰经常疼,晚上睡不着觉,但我们叫她去看医生,她就拒绝,说不必花这个钱;她会说自己中午正在吃昨晚的剩饭剩菜,自己一个人都不想做饭了;她还会每次都埋怨我爸,说他工作不认真,或者去赌博,以及每个月给她的生活费太少等等。

曾经有一次我和母亲一起逛街,她告诉我,有个女孩买了一件2万元的衣服给她妈,我说我自己都买不起2万元的衣服,她竟然回答说:“就算你自己穿不起,有钱也要先买给妈妈穿啊。”

图 / 《安家》

去年国庆回家,我们开车出去玩,本可以说是比较享受的短途旅程。但在路上,母亲开始说一件事。这件事情她提过,但平日里我就是听听,不太当真,那就是,她希望我和妹妹出钱在城里给他们买一套房。她说,全款40万元就可以买一套小产权房,但我认为,小产权房没有保障,但短时间内,按照我家的情况,要买房还比较困难。

在车上再次谈这件事时,我突然就顺口问了一句:“要是买了这套房,以后也是我们三个孩子继承吧。”她却觉得不可思议:“当然是给弟弟啊,女儿嫁出去哪还有继承权,姐姐们给弟弟买房也天经地义。”这显然不符合我的价值观,我就争辩了几句,她却突然情绪爆发,吵着直接去开车撞死算了。

我坐在车上,突然就失语了。当时车外阳光明媚,但我的心一下子凉了。

这些事情都切切实实地影响了我的情绪和对家庭的感情。我买不起房子,也没有2万元的衣服,但我的心里时时感到对母亲愧疚,仿佛我没有让她获得最大的幸福,这是我的过错。

“我妈挺满意的,那就结婚好了”

雪芙 | 30岁 某制造业企业中层

我的表哥差不多比我大10岁,在我的记忆中,表哥在所谓适婚的年龄段里,一直都在相亲。

用表哥自己的话来说,他并不着急结婚,每次相亲都不太情愿,但是不去又不行,毕竟介绍人都是长辈们,都是一片心意。

那段时间,我每次去表哥家里,都能听见他妈妈在说他:“这个我觉得很合适啊,配你绰绰有余了”,“这样你都看不上,你还想找个什么样儿的?”等一系列妈妈们都会说出口的话,或者指摘他,“你自己条件有多好?你学习成绩好么,学历高么?你赚了大钱么?对别人还有什么资格去挑剔?”

实际上,在我看来,表哥参加工作时学历并不算高,但赶上了好时候,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之后自己通过努力自考了本科,还读了研。他虽然不是那种“高富帅”,但综合实力也不算低了。每次听到这些话,看看表哥的表情,都觉得很无奈。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概一两年,突然有一天,听表哥对我们说,他要结婚了,嫂子是他妈妈亲自给介绍的。在送婚礼请柬的聚餐中,我们开玩笑地问表哥:之前相亲相了这么多次你谁都没看上,嫂子是哪方面吸引你了?

结果,表哥的回答让当时还在大学时代、对婚姻充满憧憬的我大跌眼镜。他说:“我妈挺满意的,她觉得我俩很合适,让我别再挑了,我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再挑就连这样的都找不到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结婚吧。”

后来我才知道,表哥表嫂的婚姻,就是源于双方的妈妈在小区里一次遛弯时的偶遇,讨论起彼此家里都有个未婚的“大龄剩男(剩女)”,简单了解之后,一拍即合,就这样成了。

表哥和表嫂从认识到正式结婚,也就不到半年,我记得更清楚的是,直到举办婚礼前一天的晚上,他们都还因为各种观念不合而吵架。

当然,这样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结婚后两年左右,他们就离婚了,当时他们的孩子才几个月大。在离婚前,他们已经几乎每天都在吵架。

离婚后,孩子一直由表哥的妈妈在带,我也经常在家庭聚会的时候听到她哀叹孙女的可怜,从小没有妈妈,“当初我要是不那么逼着她爸结婚也不会这样了”。

也是在那时候我才了解到,表哥之前有过一个谈了挺多年、感情也很好的女朋友,但因为他妈妈觉得女方家境一般就一直不同意。表哥也坚持过,不过后来还是在自己母亲绝食的逼迫下妥协了。

表哥又回到了之前未婚时的情况,面临着亲戚朋友不断给介绍相亲对象。但表哥说,他不会再结婚了,自己过也挺好,努力工作,尽全力照顾孩子和妈妈。

这个游戏不讲“武德” 《第九大陆》白给福利壕无人性

《第九大陆》作为现代动作网游的开山之祖,曾荣获韩国游戏界最高荣誉——“总统奖”,时至今日,其写实的画面和登峰造极的动作打击感依旧稳立神探,令许多玩家都保留着对《第九大陆》的高涨热情,甚至再难找到可以替代与媲美的游戏。这因为这份独一无二的魅力,让《第九大陆》至今仍然散发着光芒。

1.gif

《第九大陆》中怪物的受到不同打击后会产生不同的状态变化,如浮空、僵直、击飞等,以及怪物的惨叫和打击所发出来的声音,《第九大陆》将这些要素合而为一,于此同时辅以背景虚化、BOSS击杀慢动作以及流畅炫酷的打击动作,这才有了让广大玩家念念不忘的无可替代的打击感。

2.gif

《第九大陆》之所以玩得爽快,还因为各种技能之间的衔接和组合。

不同的技能应对不同的怪物情况,会让刷副本变得更加有趣,同时,连招的施放更是让动作和技能特效的搭配变得酣畅淋漓、炫酷无比。如同LOL中的皇子,EQ技能单独看平平无奇,但二者组合之下,便成了皇子的灵魂和招牌。

3.gif

自今年2月份珠海心游代理运营《第九大陆》以来,为给玩家们呈现丰富多彩的福利及活动内容,一直坚持推陈出新,同时留心倾听玩家的宝贵建议,对游戏不断进行优化更新。

为答谢广大玩家对《第九大陆》长期以来的支持与热爱,即日起,《第九大陆》将开启一系列感恩福利及活动,话不多说,一起来看看吧!

4.png

【参与迷你游戏大会 轻松赢大奖】

活动期间,参与迷你游戏大会,所有参赛者都可以获得对应档位奖励。迷你游戏大会第一名可获得迷你游戏大会冠军守护、女神之泪*500、阿卡纳硬币5000以及专属荣誉称号!

5.png

【宠物探险队——探险活动洞穴得高级奖励】

活动开启期间,玩家可每天前往NPC“莱伊利”处接受每日任务,完成任务后即可获得“宠物探险队活动洞穴入场券”。

常规探险时长为24小时,游戏内会根据一个洞穴内放入的刻印石数量、宠物等级及品级,减少相应的探险时间。

探险结束后,可获得“活动洞穴包裹”,开启包裹后可随机获得各种游戏道具。

6.png

【古代竞技场限时开启】

古代竞技场将分为两个赛季:

第一赛季:12月7日-12月13日

第二赛季:12月21日-12月27日

在赛季开启期间,玩家可每日前往NPC“莱伊利”处领取1张古代竞技入场券。

参与古代竞技场可获得古战币。古战币可用于兑换成长石碎片、古代竞技场药品等实用道具。

7.png

【每日登录领好礼 广大玩家皆欢喜】

即日起,玩家每天登录游戏即可领取每日登录赠礼。内含阿卡纳的幸运礼物、极限竞技场入场券碎片、女神之泪、阿卡纳硬币、随机守护像箱子多种道具奖励。

8.png

【每日赠送入场券 角色变强看得见】

即日起,玩家可在活动期间每天前往活动NPC“莱伊利”处获得3张“次元抑制所入场券”和3张“大扫荡入场券”。

9.png

【每日经验全加成 快速升级不用愁】

即日起,在特定活动时间内,玩家将获得打怪经验加成和不同种族组队经验加成。

10.png

【每日副本掉礼包 保住腰上大钱包】

即日起,特定副本将会随机出现活动怪,击杀怪物即可获得感恩礼包。开启礼包将随机获得女神之泪、符文、知识之书等使用道具。

11.png

除了以上这些丰厚奖励以及活动之外,《第九大陆》12月份商城将进行一波大更新,届时将上线“无暇冬青礼物ll”,开启后有机会获得永久“冬青公会时装”“赫尔贝利斯翅膀”“席卷的日珥”“特蒂斯的气息”等稀有道具。

12.png

心动不如行动,马上进入《第九大陆》享受畅快淋漓的游戏之旅吧!

多少年轻人,在父母的打击教育下长大

燃财经(ID:chaintruth)原创

作者 | 曹杨 冯晓亭 薛亚萍 杜晓玲 朱晓宇 郭一梦 侯燕婷

编辑 | 杨洁

题图 |视觉中国

近日,褚时健的独子褚一斌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父亲时表示,自己的父亲这一辈子就夸过自己一次。随后,“为什么中国父母总喜欢打击式教育”这个话题上了热搜。

 

“小时候我爸基本没夸过我”、“不仅没夸过,还总是拿亲戚朋友小孩跟我对比”、“我即使演讲比赛全校第一,即使英语考出年级最高分,我爸都有词来埋汰我、损我,我现在40岁了,也没听他说过一句好话!”、“自卑就是这么来了”……在微博话题下面,充满了类似的评论。

 

“打击式教育”似乎是很多中国父母的教育习惯。一位网友表示,成长还是需要鼓励的,”我现在看到被家长打骂的孩子都会莫名揪心,这种教育真的是一言难尽。”

 

但在很多父母的眼里,不管是严厉的言辞打击还是“棒打”,好像都可以让孩子变得更优秀。

 

在知乎“从小被父母打击的孩子,长大会变成什么样”这个问题下,网友们的讨论也很热烈。一位知乎网友表示,因为从小被父母打击,长大后自己变得自卑与内向,朋友圈很小,还形成了“讨好型人格”,即使是他人的过错,自己也会内疚很久。

 

所谓的“打击式教育”,无非是父母们想通过自己的敲打,来帮助孩子成材,进而拥有“更好的人生”,这背后体现了父母们对“玉不琢不成器”这个教育观的高度认同,更多还是“精英教育”理念的体现,这些父母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获得社会规范中“被人认可”的成功。

 

但是这些父母在严格要求、言辞激烈教育孩子的时候,却忽视了自己的行为给孩子造成的伤害,他们坚信着“骄傲使人落后”、“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理念,却忘记了孩子的成长,除了学习各种技能,还要学习如何与人相处,与自己相处。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几位年轻人聊了聊他们成长的经历。这其中,有人一直是在“别人家孩子比你优秀多了”的阴影下成长起来,也有人在父母“只有考上第一才是最好”的打击和督促下实现了财富自由,却始终无法收获到属于自己的快乐,从而奉行不婚主义;有人在父母的要求下,从小到大写下了一张张人生的“保证书”;也有人因为父母对自己的择友条件太过苛刻而被迫留级;甚至有人在父母的“你自己是什么条件”的打击下匆忙迈入婚姻,而最终离婚收场。

教育家蔡元培在《中国人的修养》一书中说:“决定孩子一生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健全的人格修养。想要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家长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说法的语气和方式。”

 

研究表明,对孩子进行打击式教育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孩子保持一颗谦虚进取的心,不会在小小的成就下自我迷失;但一旦使用过度,也能导致与预期相反的结果。

不许交“坏”朋友,我曾被强制留级

方圈 | 26岁 室内设计师

作为家中独子,自小我父母对我的要求就特别高,他们甚至会为我做好一切安排,我只需要服从他们即可。他们一贯奉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理论,所以我要与谁成为朋友都得听他们的。

 

但他们眼光极高,在他们眼中适合与我成为朋友的人,实际上微乎其微。因此,我自然也没有多少朋友,在上初中前我一个能谈心的朋友都没有。

 

在我小升初的那个暑假,全家因为父亲工作调动原因从A市来到了B市,新环境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除了我父母我没有认识的第三个人,连当地方言我也听得一知半解。越是这样,我越渴望结交新朋友。

 

我初中就读的学校是寄宿式,一间宿舍住6个人。我和舍友在校期间,上课、吃饭、睡觉时都形影不离。他们都是当地人,可考虑到我听不懂方言原因,只要我在场,他们谈话都会自动切换为普通话模式。因此,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铁”。

图 / unsplash

初二那年,我家搬了新居,征求过父母同意后,我特意邀请了宿舍的小伙伴们一起外出吃饭。可显然,我父母对我的朋友第一印象并不好。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个周五,吃完饭回到家后,我母亲立马黑下脸要求我不许再和他们来往,她给出的理由至今也让我疑惑不解:“酒店里明明有沙发,还将书包都放地上,没家教。”

 

当晚我与我父母吵得面红耳赤,我觉得他们不讲道理,可是我父母油盐不进,就是觉得他们不好,而我会被他们带坏。

 

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不欢而散。但从那天后,我就成为了一名“半寄宿生”,也就是说,我中午在学校午休,晚上下晚修后我父母便来接我回家。我知道这是因为父母不希望我与他们过多接触,但我以为做到这样,事情也就算告一段落了,可没想到还有后续。

 

初三开学那天早上,我被告知需要“重读初二”。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原则上初三降级初二是不被允许的,但我父母以我“精神状态不佳”为由让医院出具了休学证明,也就是我还在上初二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休学在家了。

 

那天,我死活不肯去学校,我父亲气得抡起皮带要抽我,我依旧不从。最后是我父亲请来了我年迈的奶奶“求”我,我才去上了学。不过实际上初二与初三所在的教学楼紧挨着,我们课间还常常“厮混”在一块,显然这并非我父母所希望看到的。

 

我父母见打骂对我来说毫不管用,他们便私底下去到初三教学楼找我的朋友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同他们说:“你们初三学业压力大,方圈不懂事叨扰你们了。下次他再来找你们,你们不理他就好。”

 

我父母就是这样,希望我身边有什么人,都要在他们的掌控之内。但他们也没有料到,这只能是表面上奏效罢了。他们终究不能掌握所有的一切。不知不觉,距离我的初中时期,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但是我和这些朋友们,实际上从没有断绝过联系,而且关系也一如既往地亲密。

 

我现在已经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不久前,我和这些在老家的朋友们还约定,要在明年1月1日一起找个折中的城市见面,想来我也快一年没与他们见面了。而实际上,我也快一年,没有回过家了。

不是第一名,就没有什么用

Deven | 34岁 公司创始人

 

清华毕业、本硕连读,财富自由、父母健在,我在33岁的年纪就拥有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努力不来的成就,但是,这些却是我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

 

我妈妈是教师,爸爸是医生,他们做事严谨、要求严格,从记事开始,我的人生就只负责学习这一件事情,其他的事情不允许我过问。但凡我“不听话”,他们就会用语言暴力或者家庭冷暴力要求我改正。

 

在这种家教下,我只有奋发向上,努力学习。不管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我的成绩都名列全校前三。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够满意,因为在他们眼里,除了第一名,其他都没用。“人们只记得世界冠军,不会记得第二名,第三名”,这就是我接受到的教育。所以只要我考试时拿到第一以外的名次,回到家以后,我跟他们说话都会遭受到语言冷暴力,或者直接无视。

 

我很少感受过温暖,长年累月的性格压抑,让我形成了性格缺陷——胆小懦弱且不善与人打交道,这样的性格也让我在生活上吃过很多亏。

 

升高三那年,同年级有几个因为跟清华、中科大差几分而落选的复读生,我面临了很大的学习压力。毕竟人家也是学霸,又读过一年。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被甩出了全校前三名之外。当天晚上回去,我被父母骂是”废物“,被锁在家门外罚站。湖北的冬天很冷,那天我在寒风中站了整整六个小时,直到冻趴下,我才被抬进屋。也是因为这次经历,我患上了关节炎,现在每到冬天我的膝关节处就开始疼。

 

而我妈根本不会关心这些危及不了生命的病。她为了督促我学习,干脆辞掉了工作,给我制定了更加严格的学习计划,目标就是清华。高三那年,我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不到5个小时,除了学习就是补习班。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清华:只有考上这所中国最高学府,我才能逃离这座城市,逃离他们。

2004年,我不负所望,成功考上了清华大学。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双手颤抖了一天,不仅因为多年的努力终于有结果,更因为我得到了一张自由通行证。

 

读本科那几年,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快乐。我在自由的城市,自由地呼吸。临毕业前,我跟女友一起拿到了美国名校的offer,打算一起去留学,但是一切美梦,都在被我妈叫停那刻结束。我妈认为,我就读本校的硕士学历就足够用了,不需要浪费钱跑到国外。她怕我恋爱分心,索性直接来到北京租房住,看着我上学。

 

我和女友分手了,留在了国内。硕士毕业后,我和清华校友合伙创立了一家公司,几年后公司被收购,我也有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之后,我陆陆续续投资过十几家公司,其中有一家已经成功上市,两家公司进入上市辅导期,这些丰厚的回报让我实现了财富自由。

 

在父母的严厉教导下,尽管没有出国留学,我也在一步步走向成功,父母也在北京的大房子里安享晚年。虽然现在我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依旧孑然一身。我不相信婚姻,更不敢生孩子,哪怕父母逼迫我说,代孕也要生出个孩子来,我都没有妥协。

 

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父母用来实现跨越阶级的工具,是他们炫耀的资本,他们从来没有在乎过我想要什么,我害怕这种局面延续到我的下一代。

 

我没有快乐的童年,没有疯狂的青春,只有写不完的作业和上不完的补习班。小时候看到别的小朋友在父母怀里撒娇,我甚至在想,为什么他们的父母跟我的不一样。18岁以前,我甚至没有一位朋友。

 

回顾过往,我真的觉得,以前全都白活了,如果重来,我会选择不一样的人生,可是这些他们都不会懂。这个世界上,就连父母的爱也都是有条件的,曾经那些失去的快乐,除了自己,又有谁真正在乎呢?

墙上一边是奖状,一边是保证书

陈禾 | 30岁 新媒体运营

 

“我陈禾保证,如果考不上初中,就去工厂上班。”

 

在我家客厅的白色墙壁上,一张张黄色奖状的旁边,是一张张白底黑字书写的保证书,在右下角的名字处,还用印泥按上了自己的拇指印,显得格格不入。这些保证书,伴随着我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直到考上大学。

 

这些被母亲逼着写下的保证书,和我大姐有关。

 

我的大姐初中毕业时,因为成绩不好,只够上我们当地一所”不入流“的高中。这在一个小县城里,也就意味着没有前途。为此,当时我奶奶提出不让大姐上学了,直接去工作。我母亲坚决拒绝了,去借了一笔钱,交钱送大姐去了一所还不错的高中。

 

从此,母亲开始了对我和弟弟魔鬼式的教育:不准看电视;放学必须先写作业,否则不准出去玩;放假必须经过她批准才能出去玩,时间也有严格限制。除此之外,还要写一张保证书,作为对母亲的“承诺”:如果我们不好好学习考上好学校,就别想再去上学了。

 

图 / unsplash

那时候,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是:你看前街王家的二儿子,学习不好初中也不上了,直接去工地搬砖了,你要是和他一样考不上,就不用上学了,我不会再给你们掏钱让你们上学了。

 

在我小学时,有一年我的暑假作业写得非常潦草,一天晚上,母亲检查作业时看见了非常生气,直接把我整个作业本撕碎了。我一边挨骂,一边哭着熬夜又重新写了一本暑假作业。第二天去学校时,作业本变得有点厚,纸张变得非常脆,上面一坨一坨的印迹,是我风干的泪渍。

 

初中时,我有一次没有拿到“三好学生”的奖状,只拿到了一张“最爱阅读奖”,回到家里我不仅要面对母亲的质问,还要晚上跪在客厅里,对着墙上自己写下的保证书反思。清冷的月光照进客厅,静悄悄的夜晚里,我曾以为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未来。

 

我们不是生活在城市里,我那时是真的害怕他们说不供我读书,那就真的不让我上学了。我那时不相信他们是吓唬我,因为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就有很多曾经的同学不再上学了;后来我考上高中了,也偶尔能听说哪个同学又出去务工了。所以我上高中时,也非常自觉地主动写下了三年之后的目标:我陈禾保证,必须考上大学。

 

当然,我上了大学。虽然那时很辛苦,但现在其实我还是感激母亲的。我母亲也说,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就是督促我们姐弟几个都成功考了出去。

我永远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

陈茹 | 24岁  自由职业者

 

今天我妈又打电话来了。“喂,姑娘,最近我们单位同事家孩子已经快要准备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处对象呀?她男朋友特别优秀,对她姑娘还特别好。"又是个新的比较对象,而我只能回答:“她这么优秀啊,厉害厉害。”

 

从小到大,无论上学、谈恋爱、工作,我都比不上妈妈嘴里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从小学开始,我就特别讨厌跟着妈妈去见她的同事。因为总会知道,对方的孩子最近得了奖状,或者期末考试全年级前十……回家后,这些“别人家的孩子”一定又经常出现在我的耳边。

 

学习上的比较,我姑且把这当作是中国家长典型的激励式教育。我学着不去抱怨,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我有在进步,妈妈,我一定会比别人家的孩子更优秀的。"

 

可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我的努力而减少。高中的时候,会比较你家孩子去了哪一所重点高中,是统招生还是自费生。不凑巧的是,我就差了5分,就自费上了重点高中。我只有加倍的学习、登上班级前十,用模拟考620分的成绩、考上一本大学等等来让妈妈满意。

上了大学后,我以为这下能自由了,没想到我依旧没有逃离“别人家的孩子”的魔咒。专业的选择、四六级的成绩、社团活动的参加、朋友的好坏、未来就业情况的抉择,这些又成为母亲朋友圈里的谈资。

 

“我们同事家孩子是班长,跟老师关系也都特别好,导师想让她留校,还带她做项目,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也特别优秀,拿了个什么国家的奖…….”我面带微笑地认真听完妈妈的讲话,简单地问候了一下,就挂断了,本来准备分享给她的我在校园舞蹈比赛中获奖的喜悦,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渐渐地,我不再和她分享我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别人家的孩子只会比我做得更好。

 

大学毕业,我没有选择考研,而是选择北漂。可城市的选择、工作环境也成为了他们的比较对象。谁家的孩子去了深圳,在腾讯做软件年薪80万元;谁在上海的国企,工作特别稳定;谁家在北京准备买房了……

 

我受够了。或许在我妈看来,她只想激励我,也想通过这些来了解我的近况,但她却忽略了我也多想成为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获得她的全部正面关注。

父母吵架,影响了我对婚姻的态度

刘瑶|28岁  行政前台

 

那不是一次性的争吵,而是持续的凌迟般的折磨。

 

从我记事儿起,我的父母就一直在吵架,甚至动粗,有时候阵势大得把邻居都引来围观。

 

妈妈是远嫁过来的,他们在西安这个城市奋斗也有十几年了,经营着一家小超市,日子可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我成长的过程中,面临的就是他们无止境的争吵。我很无助,没有人能和我一起站出来劝合,家里亲戚都在老家,弟弟小,就算站出来也不能说什么。

 

我上初二那年,有次半夜,被父母的争吵声惊醒了。我赶忙推开我房间的门,发现妈妈在洗手间哭泣,爸爸使劲敲门,嘴上不停的骂骂咧咧,妈妈却不开门。每次这种时候我都特别心疼妈妈。

 

爸爸在歇斯底里地发泄,妈妈在哭着控诉。我已经记不清楚他们是因为什么争吵了,反正每次他们出现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就怒不可遏,一个分歧发生,他们争论的焦点却不是这件事本身的对错,而是对方说不对就不行。然后再翻出以前对方做错的事来反驳,越扯越远,无穷无尽。

 

我那天整晚都失眠,一闭上眼就彷佛听到爸爸的骂声,看到妈妈的眼泪。我眼泪不争气地流个不停,枕头被打湿了,我就把它翻个身;一晚上我的手都攥得紧紧的,满是汗。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后没有洗脸就跑去上学了,不敢去惊动他们,因为每次我去劝说都会遭到一顿痛骂,爸爸会骂我偏袒妈妈,骂我作为女儿没有两边劝和。他们根本不需要我理性的分析,只是把情绪发泄给我。

类似这样的情况,在我童年,每隔一两个月,可能会发生好几次。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入一种自我怀疑的心理中,认为现在家里的情况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直到现在,我27岁了,每次放假回家,面临的还是这样的状况,他们还每次都把我拉出来给他们做评判。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但仍然不敢不回家,总想着如果我在场,家里的气氛应该会缓和一点。

 

但我发现,我自己也出了问题。我现在听不了别人大声说话,神经极度敏感。别人说话时音量一提高,我就下意识地想要躲起来,脑子里全是我父母吵架的情景。我性格敏感,交朋友,尤其是异性朋友时,全身都会不自在。我觉得一个人生活更好,家庭并不能让我产生安全感。

 

我一直在相信爱情和怀疑爱情之间游走久了。我也缺乏自信,和人交往时,总是刻意表现出所有快乐的一面,隐藏所有不快乐的一面。在我打出来这些字的时候,我是真的有些心疼自己。

让我足够愧疚,活成母亲想要的样子

小方 | 27岁 文案策划

作为长女,家里第一个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离开母亲的孩子就是我。

2017年夏天,我开始上班,我的母亲也开始变得奇怪。她会在朋友圈转发“山羊反哺”之类的文章和视频,这些内容都有一种类似于《弟子规》的“孝道”观念,仿佛暗示我要记得尽孝。

那年9月,父亲生日那天,她打电话给我,很生气地问我是不是忘记了这件事,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而那个时候是我的上班时间。

我刚毕业那年,工资不多,就跟母亲说好等工资高一点再补贴家用。然而,我回家过年时,家里有人来做客,她就跟不同的人说,我毕业半年了,除了过年,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后来,我妹妹告诉我,母亲讲给她,我们村子里有个女孩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月薪4000元,每个月都给家里2000元。我懂了。之后,我每个月都给父母打钱,而且要比村里她知道的孩子们给的都多才行。

孩子们终究要一个个离开家,尤其是我的老家经济落后,根本无法立足。当妹妹大学毕业,弟弟去外地上大学的时候,母亲的情绪更加复杂。

每次给我们打电话,母亲都要讲她自己的各种不幸,让人听完觉得她简直无法生活下去。她会说自己腰经常疼,晚上睡不着觉,但我们叫她去看医生,她就拒绝,说不必花这个钱;她会说自己中午正在吃昨晚的剩饭剩菜,自己一个人都不想做饭了;她还会每次都埋怨我爸,说他工作不认真,或者去赌博,以及每个月给她的生活费太少等等。

曾经有一次我和母亲一起逛街,她告诉我,有个女孩买了一件2万元的衣服给她妈,我说我自己都买不起2万元的衣服,她竟然回答说:“就算你自己穿不起,有钱也要先买给妈妈穿啊。”

图 / 《安家》

去年国庆回家,我们开车出去玩,本可以说是比较享受的短途旅程。但在路上,母亲开始说一件事。这件事情她提过,但平日里我就是听听,不太当真,那就是,她希望我和妹妹出钱在城里给他们买一套房。她说,全款40万元就可以买一套小产权房,但我认为,小产权房没有保障,但短时间内,按照我家的情况,要买房还比较困难。

在车上再次谈这件事时,我突然就顺口问了一句:“要是买了这套房,以后也是我们三个孩子继承吧。”她却觉得不可思议:“当然是给弟弟啊,女儿嫁出去哪还有继承权,姐姐们给弟弟买房也天经地义。”这显然不符合我的价值观,我就争辩了几句,她却突然情绪爆发,吵着直接去开车撞死算了。

我坐在车上,突然就失语了。当时车外阳光明媚,但我的心一下子凉了。

这些事情都切切实实地影响了我的情绪和对家庭的感情。我买不起房子,也没有2万元的衣服,但我的心里时时感到对母亲愧疚,仿佛我没有让她获得最大的幸福,这是我的过错。

“我妈挺满意的,那就结婚好了”

雪芙 | 30岁 某制造业企业中层

我的表哥差不多比我大10岁,在我的记忆中,表哥在所谓适婚的年龄段里,一直都在相亲。

用表哥自己的话来说,他并不着急结婚,每次相亲都不太情愿,但是不去又不行,毕竟介绍人都是长辈们,都是一片心意。

那段时间,我每次去表哥家里,都能听见他妈妈在说他:“这个我觉得很合适啊,配你绰绰有余了”,“这样你都看不上,你还想找个什么样儿的?”等一系列妈妈们都会说出口的话,或者指摘他,“你自己条件有多好?你学习成绩好么,学历高么?你赚了大钱么?对别人还有什么资格去挑剔?”

实际上,在我看来,表哥参加工作时学历并不算高,但赶上了好时候,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之后自己通过努力自考了本科,还读了研。他虽然不是那种“高富帅”,但综合实力也不算低了。每次听到这些话,看看表哥的表情,都觉得很无奈。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概一两年,突然有一天,听表哥对我们说,他要结婚了,嫂子是他妈妈亲自给介绍的。在送婚礼请柬的聚餐中,我们开玩笑地问表哥:之前相亲相了这么多次你谁都没看上,嫂子是哪方面吸引你了?

结果,表哥的回答让当时还在大学时代、对婚姻充满憧憬的我大跌眼镜。他说:“我妈挺满意的,她觉得我俩很合适,让我别再挑了,我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再挑就连这样的都找不到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结婚吧。”

后来我才知道,表哥表嫂的婚姻,就是源于双方的妈妈在小区里一次遛弯时的偶遇,讨论起彼此家里都有个未婚的“大龄剩男(剩女)”,简单了解之后,一拍即合,就这样成了。

表哥和表嫂从认识到正式结婚,也就不到半年,我记得更清楚的是,直到举办婚礼前一天的晚上,他们都还因为各种观念不合而吵架。

图 / unsplash

当然,这样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结婚后两年左右,他们就离婚了,当时他们的孩子才几个月大。在离婚前,他们已经几乎每天都在吵架。

离婚后,孩子一直由表哥的妈妈在带,我也经常在家庭聚会的时候听到她哀叹孙女的可怜,从小没有妈妈,“当初我要是不那么逼着她爸结婚也不会这样了”。

也是在那时候我才了解到,表哥之前有过一个谈了挺多年、感情也很好的女朋友,但因为他妈妈觉得女方家境一般就一直不同意。表哥也坚持过,不过后来还是在自己母亲绝食的逼迫下妥协了。

表哥又回到了之前未婚时的情况,面临着亲戚朋友不断给介绍相亲对象。但表哥说,他不会再结婚了,自己过也挺好,努力工作,尽全力照顾孩子和妈妈。

*题图来源于《小欢喜》。应受访者要求,方圈、Deven、刘瑶、雪芙、陈茹、小方、陈禾为化名。

多少年轻人,在父母的打击教育下长大

燃财经(ID:chaintruth)原创

作者 | 曹杨 冯晓亭 薛亚萍 杜晓玲 朱晓宇 郭一梦 侯燕婷

编辑 | 杨洁

题图 |视觉中国

近日,褚时健的独子褚一斌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父亲时表示,自己的父亲这一辈子就夸过自己一次。随后,“为什么中国父母总喜欢打击式教育”这个话题上了热搜。

 

“小时候我爸基本没夸过我”、“不仅没夸过,还总是拿亲戚朋友小孩跟我对比”、“我即使演讲比赛全校第一,即使英语考出年级最高分,我爸都有词来埋汰我、损我,我现在40岁了,也没听他说过一句好话!”、“自卑就是这么来了”……在微博话题下面,充满了类似的评论。

 

“打击式教育”似乎是很多中国父母的教育习惯。一位网友表示,成长还是需要鼓励的,”我现在看到被家长打骂的孩子都会莫名揪心,这种教育真的是一言难尽。”

 

但在很多父母的眼里,不管是严厉的言辞打击还是“棒打”,好像都可以让孩子变得更优秀。

 

在知乎“从小被父母打击的孩子,长大会变成什么样”这个问题下,网友们的讨论也很热烈。一位知乎网友表示,因为从小被父母打击,长大后自己变得自卑与内向,朋友圈很小,还形成了“讨好型人格”,即使是他人的过错,自己也会内疚很久。

 

所谓的“打击式教育”,无非是父母们想通过自己的敲打,来帮助孩子成材,进而拥有“更好的人生”,这背后体现了父母们对“玉不琢不成器”这个教育观的高度认同,更多还是“精英教育”理念的体现,这些父母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获得社会规范中“被人认可”的成功。

 

但是这些父母在严格要求、言辞激烈教育孩子的时候,却忽视了自己的行为给孩子造成的伤害,他们坚信着“骄傲使人落后”、“棍棒底下出孝子”等理念,却忘记了孩子的成长,除了学习各种技能,还要学习如何与人相处,与自己相处。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几位年轻人聊了聊他们成长的经历。这其中,有人一直是在“别人家孩子比你优秀多了”的阴影下成长起来,也有人在父母“只有考上第一才是最好”的打击和督促下实现了财富自由,却始终无法收获到属于自己的快乐,从而奉行不婚主义;有人在父母的要求下,从小到大写下了一张张人生的“保证书”;也有人因为父母对自己的择友条件太过苛刻而被迫留级;甚至有人在父母的“你自己是什么条件”的打击下匆忙迈入婚姻,而最终离婚收场。

教育家蔡元培在《中国人的修养》一书中说:“决定孩子一生的不是学习成绩,而是健全的人格修养。想要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家长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说法的语气和方式。”

 

研究表明,对孩子进行打击式教育是一把双刃剑,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孩子保持一颗谦虚进取的心,不会在小小的成就下自我迷失;但一旦使用过度,也能导致与预期相反的结果。

不许交“坏”朋友,我曾被强制留级

方圈 | 26岁 室内设计师

作为家中独子,自小我父母对我的要求就特别高,他们甚至会为我做好一切安排,我只需要服从他们即可。他们一贯奉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理论,所以我要与谁成为朋友都得听他们的。

 

但他们眼光极高,在他们眼中适合与我成为朋友的人,实际上微乎其微。因此,我自然也没有多少朋友,在上初中前我一个能谈心的朋友都没有。

 

在我小升初的那个暑假,全家因为父亲工作调动原因从A市来到了B市,新环境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除了我父母我没有认识的第三个人,连当地方言我也听得一知半解。越是这样,我越渴望结交新朋友。

 

我初中就读的学校是寄宿式,一间宿舍住6个人。我和舍友在校期间,上课、吃饭、睡觉时都形影不离。他们都是当地人,可考虑到我听不懂方言原因,只要我在场,他们谈话都会自动切换为普通话模式。因此,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铁”。

图 / unsplash

初二那年,我家搬了新居,征求过父母同意后,我特意邀请了宿舍的小伙伴们一起外出吃饭。可显然,我父母对我的朋友第一印象并不好。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个周五,吃完饭回到家后,我母亲立马黑下脸要求我不许再和他们来往,她给出的理由至今也让我疑惑不解:“酒店里明明有沙发,还将书包都放地上,没家教。”

 

当晚我与我父母吵得面红耳赤,我觉得他们不讲道理,可是我父母油盐不进,就是觉得他们不好,而我会被他们带坏。

 

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不欢而散。但从那天后,我就成为了一名“半寄宿生”,也就是说,我中午在学校午休,晚上下晚修后我父母便来接我回家。我知道这是因为父母不希望我与他们过多接触,但我以为做到这样,事情也就算告一段落了,可没想到还有后续。

 

初三开学那天早上,我被告知需要“重读初二”。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原则上初三降级初二是不被允许的,但我父母以我“精神状态不佳”为由让医院出具了休学证明,也就是我还在上初二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休学在家了。

 

那天,我死活不肯去学校,我父亲气得抡起皮带要抽我,我依旧不从。最后是我父亲请来了我年迈的奶奶“求”我,我才去上了学。不过实际上初二与初三所在的教学楼紧挨着,我们课间还常常“厮混”在一块,显然这并非我父母所希望看到的。

 

我父母见打骂对我来说毫不管用,他们便私底下去到初三教学楼找我的朋友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同他们说:“你们初三学业压力大,方圈不懂事叨扰你们了。下次他再来找你们,你们不理他就好。”

 

我父母就是这样,希望我身边有什么人,都要在他们的掌控之内。但他们也没有料到,这只能是表面上奏效罢了。他们终究不能掌握所有的一切。不知不觉,距离我的初中时期,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但是我和这些朋友们,实际上从没有断绝过联系,而且关系也一如既往地亲密。

 

我现在已经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不久前,我和这些在老家的朋友们还约定,要在明年1月1日一起找个折中的城市见面,想来我也快一年没与他们见面了。而实际上,我也快一年,没有回过家了。

不是第一名,就没有什么用

Deven | 34岁 公司创始人

 

清华毕业、本硕连读,财富自由、父母健在,我在33岁的年纪就拥有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努力不来的成就,但是,这些却是我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

 

我妈妈是教师,爸爸是医生,他们做事严谨、要求严格,从记事开始,我的人生就只负责学习这一件事情,其他的事情不允许我过问。但凡我“不听话”,他们就会用语言暴力或者家庭冷暴力要求我改正。

 

在这种家教下,我只有奋发向上,努力学习。不管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我的成绩都名列全校前三。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够满意,因为在他们眼里,除了第一名,其他都没用。“人们只记得世界冠军,不会记得第二名,第三名”,这就是我接受到的教育。所以只要我考试时拿到第一以外的名次,回到家以后,我跟他们说话都会遭受到语言冷暴力,或者直接无视。

 

我很少感受过温暖,长年累月的性格压抑,让我形成了性格缺陷——胆小懦弱且不善与人打交道,这样的性格也让我在生活上吃过很多亏。

 

升高三那年,同年级有几个因为跟清华、中科大差几分而落选的复读生,我面临了很大的学习压力。毕竟人家也是学霸,又读过一年。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被甩出了全校前三名之外。当天晚上回去,我被父母骂是”废物“,被锁在家门外罚站。湖北的冬天很冷,那天我在寒风中站了整整六个小时,直到冻趴下,我才被抬进屋。也是因为这次经历,我患上了关节炎,现在每到冬天我的膝关节处就开始疼。

 

而我妈根本不会关心这些危及不了生命的病。她为了督促我学习,干脆辞掉了工作,给我制定了更加严格的学习计划,目标就是清华。高三那年,我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不到5个小时,除了学习就是补习班。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清华:只有考上这所中国最高学府,我才能逃离这座城市,逃离他们。

2004年,我不负所望,成功考上了清华大学。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双手颤抖了一天,不仅因为多年的努力终于有结果,更因为我得到了一张自由通行证。

 

读本科那几年,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快乐。我在自由的城市,自由地呼吸。临毕业前,我跟女友一起拿到了美国名校的offer,打算一起去留学,但是一切美梦,都在被我妈叫停那刻结束。我妈认为,我就读本校的硕士学历就足够用了,不需要浪费钱跑到国外。她怕我恋爱分心,索性直接来到北京租房住,看着我上学。

 

我和女友分手了,留在了国内。硕士毕业后,我和清华校友合伙创立了一家公司,几年后公司被收购,我也有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之后,我陆陆续续投资过十几家公司,其中有一家已经成功上市,两家公司进入上市辅导期,这些丰厚的回报让我实现了财富自由。

 

在父母的严厉教导下,尽管没有出国留学,我也在一步步走向成功,父母也在北京的大房子里安享晚年。虽然现在我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依旧孑然一身。我不相信婚姻,更不敢生孩子,哪怕父母逼迫我说,代孕也要生出个孩子来,我都没有妥协。

 

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父母用来实现跨越阶级的工具,是他们炫耀的资本,他们从来没有在乎过我想要什么,我害怕这种局面延续到我的下一代。

 

我没有快乐的童年,没有疯狂的青春,只有写不完的作业和上不完的补习班。小时候看到别的小朋友在父母怀里撒娇,我甚至在想,为什么他们的父母跟我的不一样。18岁以前,我甚至没有一位朋友。

 

回顾过往,我真的觉得,以前全都白活了,如果重来,我会选择不一样的人生,可是这些他们都不会懂。这个世界上,就连父母的爱也都是有条件的,曾经那些失去的快乐,除了自己,又有谁真正在乎呢?

墙上一边是奖状,一边是保证书

陈禾 | 30岁 新媒体运营

 

“我陈禾保证,如果考不上初中,就去工厂上班。”

 

在我家客厅的白色墙壁上,一张张黄色奖状的旁边,是一张张白底黑字书写的保证书,在右下角的名字处,还用印泥按上了自己的拇指印,显得格格不入。这些保证书,伴随着我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直到考上大学。

 

这些被母亲逼着写下的保证书,和我大姐有关。

 

我的大姐初中毕业时,因为成绩不好,只够上我们当地一所”不入流“的高中。这在一个小县城里,也就意味着没有前途。为此,当时我奶奶提出不让大姐上学了,直接去工作。我母亲坚决拒绝了,去借了一笔钱,交钱送大姐去了一所还不错的高中。

 

从此,母亲开始了对我和弟弟魔鬼式的教育:不准看电视;放学必须先写作业,否则不准出去玩;放假必须经过她批准才能出去玩,时间也有严格限制。除此之外,还要写一张保证书,作为对母亲的“承诺”:如果我们不好好学习考上好学校,就别想再去上学了。

 

图 / unsplash

那时候,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是:你看前街王家的二儿子,学习不好初中也不上了,直接去工地搬砖了,你要是和他一样考不上,就不用上学了,我不会再给你们掏钱让你们上学了。

 

在我小学时,有一年我的暑假作业写得非常潦草,一天晚上,母亲检查作业时看见了非常生气,直接把我整个作业本撕碎了。我一边挨骂,一边哭着熬夜又重新写了一本暑假作业。第二天去学校时,作业本变得有点厚,纸张变得非常脆,上面一坨一坨的印迹,是我风干的泪渍。

 

初中时,我有一次没有拿到“三好学生”的奖状,只拿到了一张“最爱阅读奖”,回到家里我不仅要面对母亲的质问,还要晚上跪在客厅里,对着墙上自己写下的保证书反思。清冷的月光照进客厅,静悄悄的夜晚里,我曾以为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未来。

 

我们不是生活在城市里,我那时是真的害怕他们说不供我读书,那就真的不让我上学了。我那时不相信他们是吓唬我,因为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就有很多曾经的同学不再上学了;后来我考上高中了,也偶尔能听说哪个同学又出去务工了。所以我上高中时,也非常自觉地主动写下了三年之后的目标:我陈禾保证,必须考上大学。

 

当然,我上了大学。虽然那时很辛苦,但现在其实我还是感激母亲的。我母亲也说,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就是督促我们姐弟几个都成功考了出去。

我永远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

陈茹 | 24岁  自由职业者

 

今天我妈又打电话来了。“喂,姑娘,最近我们单位同事家孩子已经快要准备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处对象呀?她男朋友特别优秀,对她姑娘还特别好。"又是个新的比较对象,而我只能回答:“她这么优秀啊,厉害厉害。”

 

从小到大,无论上学、谈恋爱、工作,我都比不上妈妈嘴里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从小学开始,我就特别讨厌跟着妈妈去见她的同事。因为总会知道,对方的孩子最近得了奖状,或者期末考试全年级前十……回家后,这些“别人家的孩子”一定又经常出现在我的耳边。

 

学习上的比较,我姑且把这当作是中国家长典型的激励式教育。我学着不去抱怨,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我有在进步,妈妈,我一定会比别人家的孩子更优秀的。"

 

可这种情况,并没有因为我的努力而减少。高中的时候,会比较你家孩子去了哪一所重点高中,是统招生还是自费生。不凑巧的是,我就差了5分,就自费上了重点高中。我只有加倍的学习、登上班级前十,用模拟考620分的成绩、考上一本大学等等来让妈妈满意。

上了大学后,我以为这下能自由了,没想到我依旧没有逃离“别人家的孩子”的魔咒。专业的选择、四六级的成绩、社团活动的参加、朋友的好坏、未来就业情况的抉择,这些又成为母亲朋友圈里的谈资。

 

“我们同事家孩子是班长,跟老师关系也都特别好,导师想让她留校,还带她做项目,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也特别优秀,拿了个什么国家的奖…….”我面带微笑地认真听完妈妈的讲话,简单地问候了一下,就挂断了,本来准备分享给她的我在校园舞蹈比赛中获奖的喜悦,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渐渐地,我不再和她分享我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别人家的孩子只会比我做得更好。

 

大学毕业,我没有选择考研,而是选择北漂。可城市的选择、工作环境也成为了他们的比较对象。谁家的孩子去了深圳,在腾讯做软件年薪80万元;谁在上海的国企,工作特别稳定;谁家在北京准备买房了……

 

我受够了。或许在我妈看来,她只想激励我,也想通过这些来了解我的近况,但她却忽略了我也多想成为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获得她的全部正面关注。

父母吵架,影响了我对婚姻的态度

刘瑶|28岁  行政前台

 

那不是一次性的争吵,而是持续的凌迟般的折磨。

 

从我记事儿起,我的父母就一直在吵架,甚至动粗,有时候阵势大得把邻居都引来围观。

 

妈妈是远嫁过来的,他们在西安这个城市奋斗也有十几年了,经营着一家小超市,日子可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是我成长的过程中,面临的就是他们无止境的争吵。我很无助,没有人能和我一起站出来劝合,家里亲戚都在老家,弟弟小,就算站出来也不能说什么。

 

我上初二那年,有次半夜,被父母的争吵声惊醒了。我赶忙推开我房间的门,发现妈妈在洗手间哭泣,爸爸使劲敲门,嘴上不停的骂骂咧咧,妈妈却不开门。每次这种时候我都特别心疼妈妈。

 

爸爸在歇斯底里地发泄,妈妈在哭着控诉。我已经记不清楚他们是因为什么争吵了,反正每次他们出现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就怒不可遏,一个分歧发生,他们争论的焦点却不是这件事本身的对错,而是对方说不对就不行。然后再翻出以前对方做错的事来反驳,越扯越远,无穷无尽。

 

我那天整晚都失眠,一闭上眼就彷佛听到爸爸的骂声,看到妈妈的眼泪。我眼泪不争气地流个不停,枕头被打湿了,我就把它翻个身;一晚上我的手都攥得紧紧的,满是汗。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后没有洗脸就跑去上学了,不敢去惊动他们,因为每次我去劝说都会遭到一顿痛骂,爸爸会骂我偏袒妈妈,骂我作为女儿没有两边劝和。他们根本不需要我理性的分析,只是把情绪发泄给我。

类似这样的情况,在我童年,每隔一两个月,可能会发生好几次。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入一种自我怀疑的心理中,认为现在家里的情况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直到现在,我27岁了,每次放假回家,面临的还是这样的状况,他们还每次都把我拉出来给他们做评判。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但仍然不敢不回家,总想着如果我在场,家里的气氛应该会缓和一点。

 

但我发现,我自己也出了问题。我现在听不了别人大声说话,神经极度敏感。别人说话时音量一提高,我就下意识地想要躲起来,脑子里全是我父母吵架的情景。我性格敏感,交朋友,尤其是异性朋友时,全身都会不自在。我觉得一个人生活更好,家庭并不能让我产生安全感。

 

我一直在相信爱情和怀疑爱情之间游走久了。我也缺乏自信,和人交往时,总是刻意表现出所有快乐的一面,隐藏所有不快乐的一面。在我打出来这些字的时候,我是真的有些心疼自己。

让我足够愧疚,活成母亲想要的样子

小方 | 27岁 文案策划

作为长女,家里第一个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离开母亲的孩子就是我。

2017年夏天,我开始上班,我的母亲也开始变得奇怪。她会在朋友圈转发“山羊反哺”之类的文章和视频,这些内容都有一种类似于《弟子规》的“孝道”观念,仿佛暗示我要记得尽孝。

那年9月,父亲生日那天,她打电话给我,很生气地问我是不是忘记了这件事,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而那个时候是我的上班时间。

我刚毕业那年,工资不多,就跟母亲说好等工资高一点再补贴家用。然而,我回家过年时,家里有人来做客,她就跟不同的人说,我毕业半年了,除了过年,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后来,我妹妹告诉我,母亲讲给她,我们村子里有个女孩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月薪4000元,每个月都给家里2000元。我懂了。之后,我每个月都给父母打钱,而且要比村里她知道的孩子们给的都多才行。

孩子们终究要一个个离开家,尤其是我的老家经济落后,根本无法立足。当妹妹大学毕业,弟弟去外地上大学的时候,母亲的情绪更加复杂。

每次给我们打电话,母亲都要讲她自己的各种不幸,让人听完觉得她简直无法生活下去。她会说自己腰经常疼,晚上睡不着觉,但我们叫她去看医生,她就拒绝,说不必花这个钱;她会说自己中午正在吃昨晚的剩饭剩菜,自己一个人都不想做饭了;她还会每次都埋怨我爸,说他工作不认真,或者去赌博,以及每个月给她的生活费太少等等。

曾经有一次我和母亲一起逛街,她告诉我,有个女孩买了一件2万元的衣服给她妈,我说我自己都买不起2万元的衣服,她竟然回答说:“就算你自己穿不起,有钱也要先买给妈妈穿啊。”

图 / 《安家》

去年国庆回家,我们开车出去玩,本可以说是比较享受的短途旅程。但在路上,母亲开始说一件事。这件事情她提过,但平日里我就是听听,不太当真,那就是,她希望我和妹妹出钱在城里给他们买一套房。她说,全款40万元就可以买一套小产权房,但我认为,小产权房没有保障,但短时间内,按照我家的情况,要买房还比较困难。

在车上再次谈这件事时,我突然就顺口问了一句:“要是买了这套房,以后也是我们三个孩子继承吧。”她却觉得不可思议:“当然是给弟弟啊,女儿嫁出去哪还有继承权,姐姐们给弟弟买房也天经地义。”这显然不符合我的价值观,我就争辩了几句,她却突然情绪爆发,吵着直接去开车撞死算了。

我坐在车上,突然就失语了。当时车外阳光明媚,但我的心一下子凉了。

这些事情都切切实实地影响了我的情绪和对家庭的感情。我买不起房子,也没有2万元的衣服,但我的心里时时感到对母亲愧疚,仿佛我没有让她获得最大的幸福,这是我的过错。

“我妈挺满意的,那就结婚好了”

雪芙 | 30岁 某制造业企业中层

我的表哥差不多比我大10岁,在我的记忆中,表哥在所谓适婚的年龄段里,一直都在相亲。

用表哥自己的话来说,他并不着急结婚,每次相亲都不太情愿,但是不去又不行,毕竟介绍人都是长辈们,都是一片心意。

那段时间,我每次去表哥家里,都能听见他妈妈在说他:“这个我觉得很合适啊,配你绰绰有余了”,“这样你都看不上,你还想找个什么样儿的?”等一系列妈妈们都会说出口的话,或者指摘他,“你自己条件有多好?你学习成绩好么,学历高么?你赚了大钱么?对别人还有什么资格去挑剔?”

实际上,在我看来,表哥参加工作时学历并不算高,但赶上了好时候,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之后自己通过努力自考了本科,还读了研。他虽然不是那种“高富帅”,但综合实力也不算低了。每次听到这些话,看看表哥的表情,都觉得很无奈。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概一两年,突然有一天,听表哥对我们说,他要结婚了,嫂子是他妈妈亲自给介绍的。在送婚礼请柬的聚餐中,我们开玩笑地问表哥:之前相亲相了这么多次你谁都没看上,嫂子是哪方面吸引你了?

结果,表哥的回答让当时还在大学时代、对婚姻充满憧憬的我大跌眼镜。他说:“我妈挺满意的,她觉得我俩很合适,让我别再挑了,我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再挑就连这样的都找不到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结婚吧。”

后来我才知道,表哥表嫂的婚姻,就是源于双方的妈妈在小区里一次遛弯时的偶遇,讨论起彼此家里都有个未婚的“大龄剩男(剩女)”,简单了解之后,一拍即合,就这样成了。

表哥和表嫂从认识到正式结婚,也就不到半年,我记得更清楚的是,直到举办婚礼前一天的晚上,他们都还因为各种观念不合而吵架。

图 / unsplash

当然,这样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结婚后两年左右,他们就离婚了,当时他们的孩子才几个月大。在离婚前,他们已经几乎每天都在吵架。

离婚后,孩子一直由表哥的妈妈在带,我也经常在家庭聚会的时候听到她哀叹孙女的可怜,从小没有妈妈,“当初我要是不那么逼着她爸结婚也不会这样了”。

也是在那时候我才了解到,表哥之前有过一个谈了挺多年、感情也很好的女朋友,但因为他妈妈觉得女方家境一般就一直不同意。表哥也坚持过,不过后来还是在自己母亲绝食的逼迫下妥协了。

表哥又回到了之前未婚时的情况,面临着亲戚朋友不断给介绍相亲对象。但表哥说,他不会再结婚了,自己过也挺好,努力工作,尽全力照顾孩子和妈妈。

*题图来源于《小欢喜》。应受访者要求,方圈、Deven、刘瑶、雪芙、陈茹、小方、陈禾为化名。

公安部公布打击整治枪爆违法犯罪十大典型案例

人民网北京11月17日电(朱紫阳)记者今天从公安部了解到,以“除枪爆、护稳定、保民安”为主题的全国153个城市集中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品活动11月17日举行。记者在活动现场获悉,今年以来,按照打击整治枪支爆炸物品违法犯罪部际联席会议部署,公安部会同相关部门开展了新一轮为期三年的深化打击整治枪爆违法犯罪专项行动,1至10月,全国持枪、爆炸犯罪与上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13.3%、19.2%。

在专项行动中,公安机关抓住境内制贩、网上贩卖、境外走私三个重点,挂牌督办一批重大枪爆案件,会同网信、海关、市场监管、邮政等部门联合部署开展打击整治网售仿真枪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共破获枪爆案件1.8万起,打掉团伙83个,捣毁窝点231个,抓获违法犯罪人员1.8万人。部署深入开展收缴非法枪爆物品百日行动,结合“百万警进千万家”活动广泛开展宣传教育,鼓励群众主动上缴非法枪爆物品、踊跃举报枪爆违法犯罪,督促企业落实射钉器、射钉弹防改制技术标准,严查违法违规行为。今年各地共收缴各类枪支6.7万支、爆炸物品110吨、雷管20万枚;会同有关部门排查枪爆从业单位23.6万家次,整改安全隐患3万余起;接到群众举报枪爆违法犯罪线索2200余条,据此查破案件946起,兑现奖励45.3万余元,群众主动上缴、举报查缴枪爆物品数量占收缴总量的60%以上。今日,公安部公布打击整治涉枪涉爆违法犯罪十大典型案例。

打击整治涉枪涉爆违法犯罪十大典型案例:

1、浙江王某某等人非法买卖枪支案。2020年5月,浙江省浦江县公安局根据海关缉私部门移交的线索,破获一起非法买卖枪支案,抓获王某某等犯罪嫌疑人13人,缴获气枪16支。经查,2019年以来,王某某从境外多次购买气枪,通过互联网向境内买家进行贩卖,涉及多个省区市。


荆州巨型关公雕像将搬移,官方正在论证搬到哪里20-11-17 16:45:21巨型关公

英国外交官勇救中国女子,美媒把中国人批判了一番20-11-18 08:04:03外交官,救人,溺水

监狱“手机风云”:黑老大狱中发朋友圈,罪犯用手机贩毒猎艳20-11-18 07:29:57监狱“手机风云” 黑老大狱中发朋友圈

西汉水井自带“净水器”?带您到考古现场一探究竟20-11-18 10:23:32西汉,水井,净水器

尴尬!蓬佩奥在土耳其:总统外长不见他 民众怒斥 滚回家 20-11-18 10:15:04蓬佩奥

黄浦江一艘46.6米长运钢船沉没,船上人员获救后痛哭20-11-18 10:11:26黄浦江,运钢船

特朗普宣布解雇美国网络安全局局长,立即生效20-11-18 09:59:41特朗普,解雇,网络安全局

美教授:新冠疫情证明美国不怕死人 比中国强大得多20-11-18 09:56:56新冠,疫情,美国

韩国大企业频陷子公司内部交易丑闻公平委出手整治检举20-11-18 09:51:03韩国大企业,子公司内部交易丑闻

美国教授强文:新冠疫情证明美国不怕死人,比中国强大得多20-11-18 09:29:18新冠疫情

微软发布最新打击虚假信息工具,可识别深度伪造视频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金鹿,36氪经授权发布。

9月2日,美国当地时间周二,微软发布了用于打击虚假信息的最新工具,包括可以识别深度伪造视频(Deepfakes)的技术。

微软客户安全与信任部企业副总裁汤姆·伯特(Tom Burt)和首席科学官埃里克·霍维茨(Eric Horvitz)撰写博客文章,详细介绍了其最新的技术进展,摘要如下:

今天,我们推出了两项打击虚假信息的新技术,以帮助公众了解这个问题,并快速推进这些技术。毫无疑问,虚假信息的存在很普遍。我们支持的雅各布·夏皮罗教授(Jacob Shapiro)本月更新了研究,其中记录了2013年至2019年期间针对30个国家、96场不同活动的影响。

这些在社交媒体上开展的活动,试图诋毁知名人士,说服公众,或使辩论两极分化。其中,约93%包括原创内容的再创造,86%夸大了先前存在的内容,74%歪曲了客观可核实的事实。最近的报告还显示,关于新冠疫情的虚假信息也已经散布,导致寻求所谓的治疗方法的人住院甚至死亡。

我们今天发布的是微软Defending Democracy Program的重要组成部分,该计划除了打击虚假信息外,还通过ElectionGuard帮助保护投票,并通过AccountGuard、Microsoft 365 for Campaign和选举安全顾问帮助确保竞选活动和其他参与民主进程的人士安全。正如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和卡罗尔·安·布朗(Carol Ann Browne)在他们的本世纪20年代十大科技政策问题中所讨论的那样,这也是保护和促进新闻业发展的一部分。

新技术

虚假信息有多种形式,没有任何一种技术可以帮助人们真实而准确地破译所有形式的虚假信息。在微软,我们一直在研究两种不同的技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不同方面。

一个主要问题是深度伪造视频,或称合成媒体,即人工智能(AI)以难以检测的方式操纵照片、视频或音频文件。它们可能会让人们说出他们没有说过的话,或者让人们说出他们没有去过的地方,而且它们是由可以继续学习的AI产生的,这使得它们可以骗过传统的检测技术。然而,在短期内,例如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先进的检测技术可以成为帮助用户识别深度伪造视频的有用工具。

今天,我们推出了微软Video Authenticator。这项技术可以分析静止照片或视频,以提供媒体被人为操纵的可能性百分比或置信度分数。在识别视频的情况下,它可以在视频播放时在每一帧上实时提供这种评估。Video Authenticator的工作原理是检测人眼可能无法检测到的深度伪造迹象。

这项技术最初是由微软研究院与微软负责任AI团队以及微软AI、工程和研究伦理与效果委员会(AETHER)协调开发的,该委员会是微软的一个顾问委员会,帮助确保以负责任的方式开发和部署新技术。Video Authenticator是使用Face Forensic++的公共数据集创建的,并在深度伪造视频检测挑战数据集大赛上进行了测试,这些数据集都是训练和测试深度伪造视频检测技术的领先模型。

我们预计,生成合成媒体的方法将继续变得更加复杂。由于所有的AI检测方法都有失败率,我们必须理解并准备好应对通过检测的深度伪造视频。因此,从长远来看,我们必须寻求更强有力的方法来维护和证明新闻文章和其他媒体的真实性。如今,很少有工具可以帮助读者保证他们在网上看到的媒体来自可信的来源,而且没有被篡改过。

今天,我们还推出了另一项新技术,它既可以检测被篡改的内容,又可以向人们保证他们正在观看的媒体是真实的。这项技术有两个组成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是内置到Microsoft Azure中的工具,它使内容制作者能够向内容中添加数字散列和证书。然后,无论内容在线传播到哪里,散列和证书都会以元数据的形式与内容同时存在。第二部分是阅读器,它可以作为浏览器的扩展存在,也可以以其他形式存在,用于检查证书并匹配散列,让人们准确地知道内容是真实的,没有被篡改,并提供制作者的详细信息。

这项技术是由微软研究院、Microsoft Azure以及Defending Democracy Program合作开发的。它将为BBC最近宣布的一项名为“Project Origin”的倡议提供动力。

建立合作

没有任何单个组织能够在打击虚假信息和有害深度伪造视频方面产生意义重大的影响。我们将尽我们所能提供帮助,但挑战的性质要求广泛采用多种技术,这需要世界各地消费者的配合,并且随着挑战的发展,我们必须不断了解更多有关挑战的信息。今天,我们强调了始终在发展的伙伴关系,以帮助这些努力。

首先,我们正在与AI基金会(AI Foundation)合作,这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商业和非营利企业,其使命是将AI的力量和保护带给世界上的每个人。通过这一合作关系,AI基金会的Reality Defender 2020(RD2020)计划将使Video Authenticator可供参与民主进程的组织使用,包括新闻媒体和政治活动。Video Authenticator最初只能通过RD2020提供,RD2020将指导其他组织克服任何深度伪造视频检测技术固有的限制和伦理考虑。

其次,我们已经与包括BBC、CBC和《纽约时报》在内的媒体公司财团就Project Origin进行了合作,这将测试我们的真实性技术,并帮助推动其成为可广泛采用的标准。包括一系列出版商和社交媒体公司在内的Trusted News Initiative也同意参与这项技术测试。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希望将这一领域的工作扩大到更多的科技公司、新闻出版商和社交媒体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