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最火爆的大学专业,越来越失宠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陆兆谦,编辑:秋裤,排版:阿肯,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继停止招收新闻专业本科生之后,今年7月,清华大学再爆出停止招收会计专业本科生。

紧随其后,安徽大学传出取消财务专业的消息,一时舆论哗然。

如果说,新闻学子在行业不景气与“新闻无学”的双重“鄙视”中,配不上顶级学府再为之付出毫厘,那么,在过去二十年间,被“文科生挣钱读金融,理科生挣钱做码农”粗暴洗脑的社会大众,大概很难接受会计专业遇冷。

伴随着我国经济崛起,金融类专业已经火热了二三十年,会计专业也不例外。

年复一年,无数学子在好就业、来钱快的传说中前赴后继。遗憾的是,在很多人丝毫未窥见自己的人生哪怕出现一丁点有关“金融精英财务自由”的迹象时,会计专业的风光年代,却已经一去不返。

依然火爆的,大概只有网络上铺天盖地的会计考试培训广告。

人才紧缺的年头,它鼓动大众考一证即可改变人生走向;人才饱和的时节,它贩卖焦虑,大谈考一证便可秒杀多少同行。人才过剩、行业脱节、高端人才匮乏……

某件事物哪怕多么一地鸡毛,背后的利益与生意,却总是长盛不衰。

网络上,会计培训广告铺天盖地。

但话说回来,若非清华作为顶尖学府具有超强的示范意义,否则取消或者增设专业倒与你我没有太多相关。

毕竟,绝大多数普通人连花三千伪造录取通知书,让爹妈为你大摆宴席的勇气都没有。

一、会计曾经很风光

如今中国人心目中的“最体面工作联盟”,公务员、教师、医生必能牢牢占据前三甲。

不管有多少关于薪资微薄、工作艰辛的抱怨,但浩浩荡荡的择业人群不会骗人,最起码爹妈丈母娘与人聊天时唾液横飞间的优越,也能不时提醒你:

这是一份体面的工作。

会计行业,是很多人眼中的体面饭碗。

时间回到四十五年前,会计必定是能入选最体面职业的工种。

今天,我们回头看那些描写中国七八十年代历史变迁的文字,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一个老支书以及与之搭配的会计,以他们为核心便组建起了村子最为紧密的领导班子。

会计在其中地位自然不低,他们往往与村里最有文化、字写得最漂亮等一系列的荣耀联系起来,也有几项众人口耳相传、流传甚广的神技,诸如口算速度超过打算盘、左手握毛笔写对联……

而对于老一辈人,对会计二字最直接朴素的认知则是:

如果你与之关系处的不好,他至少能通过工分计算给你各种小鞋穿。

  

追根溯源,很长一段时间会计属于稀缺性人才。我国系统的会计教育起步很晚,最早到清末民初,伴随着一系列学习西方的运动,正规的会计教育才初步建立起来。

当时,银行学堂和江南高等商业学堂成立,为当时中国会计界培养了几十名精通西式账簿的专业人才。

辛亥革命时,举国上下革故鼎新,一大批本土培养和留学归来的会计人才,为专业的新式簿记和审计系统建立做出了巨大贡献,也在这一时期极大限制了官场的贪腐。

之后,国内的国立大学、私立大学和教会大学纷纷开办商科,大力推动会计教育的发展。

至此,我国总算拥有了相对完善的会计专业人才培养体系,但人才缺口的问题依然无法彻底解决。

那时的人们或许想不到,百年之后的今天,因一场大变革早已走上发展快车道的中国,遍地的会计人才,居然会考虑起被淘汰后的出路问题。

二、会计教育井喷,社会需求真的那么大吗

1984年,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成立,在此后短短几十年间,它迅速成长为中国乃至亚洲地区最优秀的商学院之一。

与清华经管学院在金融学科教育上声名显赫类似,该学院首任院长也因经济改革上的显著成就为世人称颂,他叫朱镕基,1984年至2001年担任院长,在任期间全力推进成立了清华会计系。

2002年,世界会计师大会在香港召开,朱镕基在会上发表演讲。他自嘲“字丑”极少题字,但对新成立的三个国家会计学院“网开一面”,亲笔题写校训:“不做假账”。

在国内,政要担任大学院长本不多见,更何况在经济改革上拥有显著声名的政要,担任顶尖学府的经济学院院长,其背后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也是在这一时期,国内的会计人才培养发展迅速,人才缺口得到有效弥补。

九十年代末,中国教育界发生的另一件大事,便是大学扩招。

大学生越招越多,高校也越办越多,且不论顶尖985、211高校的金融类专业受到热捧,许多民办专科院校也以校名中含带“工商”之类字眼为时髦。

于是,短短一二十年间,会计专业迅速走向饱和,并陷入了人才过剩的窘境。

数据显示,早在2016年,我国持有会计从业资格证人员已突破2000万大关,但财务岗位仅有1400多万。

2017年,会计专业夺得当年“毕业生人数最多专业”桂冠,达92万人。今年,会计专业毕业生仍旧霸占毕业生人数榜首,将近占到874万毕业生的十分之一。

在如此庞大的会计专业毕业生中,学历分布又极不均衡。

以2017年毕业的92万人为例,专科生达45万,占到一半,中专毕业生21万。与之相反,硕士仅有9千多人,博士不超300人。

对于局外人来说,唯一的好处或许是面对找工作难时,至少还能用“我那个学会计同学不也……”来安慰自己。

如今在知乎上以会计为关键词搜索,答案令人五味杂陈。

一类人作为人生导师,言之凿凿建议他人,但凡中年“迷途知返”发奋自学考个会计师证,未来生活一片美好。

另一类人则极力劝退告诫别人会计从业辛苦云云……

成为令人艳羡的会计,也逃不过焦虑。/知乎

这大概来自大家对“金融从业者”光鲜亮丽印象背后的误区,一些人身处“四大”,运筹帷幄,一些人扎根柜台,贴贴发票,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金融业从业者。

能肯定的是,若计划填报会计专业的学生,都能在知乎以“会计专业前景如何”为关键词搜索,相信当年会计专业填报人数,一定能实现可观的下降。

三、会计不会被淘汰,学不好的人会

某论坛上,一位对会计行业未来不看好的网友留言调侃道:

你替单位把关,领导说你拖销售后腿;销售搞出篓子,领导说你财务干嘛呢?不把控一下;领导犯事了,你知情是共犯,不知情是失职;拿的少干得多,就因为这个岗位不产生利润。

然而,幽默之余,清华这样的顶级名校,一举一动都不免让外界浮想联翩。

此次专业调整,就引发了社会大众关于会计专业是否将被人工智能淘汰的议论。如此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就普通会计来说,财务核算、财务收支、统计收支等工作,人工智能不仅能取代会计,还能做的更准更好。

在“机器人失业论”下,会计也未能幸免。/unsplash

面对争论,清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的多位教授,也许是为了打消广大人民群众的焦虑,纷纷出来发言,直言人工智能永远不会取代会计专业。

教授们的话不假。2018年,我国财会从业人员超过2000万,注册会计师持证人数24万,国际注册会计师(ACCA)、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CMA)持证总人数不到十万。说这一小波人会被机器取代没饭吃,大概没人会相信。

其实,真正的精英并不需要担心饭碗。/unsplash

同时专家也表示,如今的会计专业,需要越来越多的与信息技术、大数据结合起来,对于许多重复繁杂的工作,智能化将是一种趋势。目前,中央财经大学已开始以“人工智能+会计”为主题的人才培养改革。

这意味着,会计从业者将不再是计算、出纳的工具人。但行业变革也对从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财务分析、参与企业战略决策、投资管理、证券分析……

想要存活,必须具备人工智能无法取代的硬实力。

现实已然十分清晰,在如今的会计从业者中,未来近八成基层的从业者被淘汰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事情。

曾几何时,高中及以上即可参加的会计师资格证考试,被视为低门槛、大众皆可参与的“普遍项目”。读大学没考会计证书,甚至会给人一种大学一事无成的错觉。

但在今后,以研究生和博士为标配的学历门槛,以注册会计师等高级别资格证为基础的人才过滤,必将成为常态。

当然,我们不能批判如今的专家学者“会计不可取代论”忽悠大众,因为仅存的少数精英,已然证明了会计确实存在机器无法取代的超高门槛。

参考资料

[1] 《清华又一本科停招:会计学的尴尬与突围》,中国科学报,2020.07.28

[2] 《朱镕基:十七年院长,永远的清华人》,中国网,2011.04.16

[3] 《会计真的饱和了吗?是不是应该转行了?》,中国企业会计网,2016.12.08

[4] 《人民日报:会计专业毕业生人数排名第一,高层次人才才是“香饽饽”》,2018.06.19

[5] 《清华大学今年停招新闻、会计专业本科生》,界面新闻,2020.07.24

[6] 《近代中国会计教育的发展历程》,曾劲,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陆兆谦,编辑:秋裤,排版:阿肯

超期博士大清退,博士生按时毕业有多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俞杨,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熬到博士,毛发稀疏。功亏一篑,直面清退。

今年以来,多所“双一流”高校着手对部分博士生做出退学处理,在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成为清退的主要原因。

研究学问,慢工出细活,能够按时毕业的博士生,其实还不到四成。“双一流”高校相继延长学制,博士四年制渐成主流。

博生们且不要庆幸,末位淘汰规则的改变,并未放宽对培养质量的要求,随着过程淘汰规则的推行,不适合做学问的博士将早早被分流。

清退

1978年我国招收第一批仅18人的博士生,2019年招收博士生数突破10万人。

随着博士生规模的扩大,博士生培养的重心,从重视体量向重视质量转变。

在更高要求下,近年来我国博士生的延期毕业率持续上升,延期毕业逐渐成为常态化现象。

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博士生延毕率约46.5%,在2012年突破60%后仍不断上升,到2018年已达到64%。

65%的博士可能无法按期毕业,不是所有博士都理所当然能毕业,南京大学校长吕建在去年全国两会上曾撂下过这句话。

延期毕业不是没期限,拖太久的只好清退。2019年研究生大清退,年底延边大学对136名研究生送达退学决定,其中就有博士生14名。

今年以来,吉林大学、北京交通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等多所“双一流”高校,着手对超期博士生正式做出退学处理。

4月以来,吉林大学陆续有至少15个学院发布公告,对所属学院的超期博士生进行学籍清理,光管理学院名单上的失联博士生就有10名。

7月,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发布通知,59名博士生超过最长学习年限。

8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发布公示,对33名失联超期博士生作出退学处理。

超期成为清退的主要原因,按照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学生若在学校规定的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学校可予退学处理。

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楼世洲指出,清退工作背后没有硬性淘汰机制作为支撑,各高校在执行中标准不一,而最高修学年限是唯一的硬杠杆。

放宽

改革开放之初,社会建设急需人才,博士生的学习年限为2~3年。随着博士生规模的扩大,质量要求提高,1986年底博士学制放宽至3年。

如今高层次人才对博士生的培养要求更高,3年让博士生做出高水平科研成果,颇有些吃力。

厦门大学《关于将我校博士生学制由三年延长为四年的说明》指出:我校博士生准时毕业率偏低,按时毕业率不到40%,学制改革势在必行。

前不久,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在北京召开,对研究生的改革作出顶层设计。

随后,中国传媒大学召开研究生教育会议,全面拉开改革大幕。自2021级起,中国传媒大学将博士生基本学制由3年改为4年。

目前,我国已有29所“双一流”高校实行4年博士学制,7所高校实行3~4年弹性学制,博士四年学制渐成主流。

我国高校博士的培养周期,其实不算长。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博士修业年限中位数为5.8年。

博士生延毕普遍,论文发表未达到毕业要求是重要原因。不少高校对博士生在校期间发表的SCI论文的数量和级别都有要求,且作为进入学位答辩程序前的必要条件。

实际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规定,高等学校和科学研究机构的研究生,通过博士学位的课程考试和论文答辩,成绩合格,达到相应学术水平者,即应授予博士学位。

2019年,清华大学修订《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提出不再将博士生在学期间发表论文达到基本要求作为学位申请的硬性指标。

分流

放宽毕业年限,摒弃唯论文倾向,博士生培养的硬性指标模糊了,质量怎么保证?

高校淘汰博士生,多因未在最长学习年限内完成学业,而非在培养过程中不合格。博士生分流淘汰制度,早于本世纪初便引起我国高校重视。

2019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研究生培养管理的通知》,重申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落实及早分流。

3月13日,清华大学新规提出,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导师应及早提出分流建议。

分流淘汰对导师提出要求,导师不能再当甩手掌柜。从严要求研究生,就要对研究生培养实行全方位全流程管理,重视过程管理和过程评价。

中国传媒大学日前在改革中即明确,注重对导师爱岗敬业奉献度、所指导学生培养质量情况、代表性科研与创作成果情况等的考查,有奖有惩,建立多元立体的导师评价标准体系。

9月2日,教育部公布对《关于规范管理防止高校研究生导师与学生关系异化的提案》 的答复,提出不得要求研究生从事与学业科研社会服务无关的事务,不得违规随意拖延研究生毕业时间。

分流有多种手段,清退只是其一,还包括降格培养等。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吴合文指出,目前研究生降格主要是硕博连读生不适合博士研究生培养,再回到硕士培养阶段。

早在2017年,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联合印发《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就曾指出要畅通博士研究生向硕士层次的分流渠道,加大分流退出力度。

美国高校即制定了严格的博士生分流淘汰制度,一项对伯克利大学的研究发现,尽管学生在前1-3年的流失率高达25%,但被“淘汰”的学生中大约72%获得了硕士学位。

博士生在就学过程中分流,毕业后也有分流现象。清北近三年博士毕业继续从事科研事业的比例逐年减少,投身非学术职业的博士渐多。

前不久,杭州市余杭区一张2018年招聘公示的截图突然火起来,列表中被录取的50名应届生,不乏清北博士。去年,深圳几所高中招聘教师,清北博士亦在其列,被称为“神仙打架”。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指出,高等教育已经进入普及化时代,我们需要打破一些陈旧的观念。多元的选择,恰恰是这个时代的标志。

参考资料:

《近30所高校清退1300多名研究生——让严进严出成为研究生培养常态》,2019年12月24日08版,光明日报

《29所一流大学延长学制!博士3年毕业有多难?》,2020年8月28日,青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俞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