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VI》”新纪元季票”:拜占庭和高卢包现已推出!

第三款《文明VI:新纪元季票》DLC 拜占庭和高卢包 现已在Xbox One、PS4、Nintendo Switch、Windows PC、Mac和Linux平台推出。以下是相关重点资讯:

游侠网1

新领袖:拜占庭的巴兹尔二世
包含特色单位 快速大帆船 和 靖抚骑兵 ,特色区域 跑马场 ,文明特色能力 天授规矩 以及领袖特色能力 生于紫色
新领袖:高卢的安比奥里克斯
包含特色单位 高卢枪佣兵 ,特色区域 奥皮杜姆 ,文明特色能力 哈尔施塔特文化 以及领袖特色能力 厄勃隆尼斯之王
全新可选模式: 动荡时代 (需要《迭起兴衰》或《风云变幻》资料片才能玩)

游侠网2

文明在每个新时代中均会固定进入黑暗或黄金时代,并带来更强的加成和负面影响。
玩家不再选择着力点,但可以采用特殊的社会政策。其中包括全新和更新的黄金与黑暗政策,让游戏更加灵活多变。
特别是黑暗时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危险,因为黑暗时代中的玩家将自己的一部分帝国落入自由城市,自由城市可以向其他城市施加压力。
全新世界奇观:生物圈,宙斯像
全新地图:高地

游侠网3

拜占庭和高卢包 是内含于《文明VI:新纪元季票》的第三款DLC。 《文明VI:新纪元季票》为这款备受好评的策略游戏带来8个新文明、9位新领袖、6个新游戏模式以及更多内容。

更多内容:

《文明6》新纪元季票新DLC“拜占庭和高卢包”即将上线

【17173鲜游快报,专注于快速带来全球新游信息】

今天(9.15),2K官方宣布了《文明6》新纪元季票的第三个DLC“拜占庭和高卢包”,该DLC将于9.24正式上线!拥有新纪元季票的玩家可以直接获取该DLC,该DLC也支持单独获取。

DLC“拜占庭和高卢包”介绍

“拜占庭和高卢包”这款DLC中含有两个拜占庭和高卢这两个新领袖和文明,两个新世界奇观和新地图高地,以及一个叫做动荡时代的游戏模式。在动荡时代这个游戏模式中,文明会固定进入黑暗时代或者黄金时代,将会有更加严厉的惩罚和更高的加成。但全新的黄金与黑暗政策也会使玩家在游戏时可以更加灵活。不过,由于黑暗时代的玩家会将一部分帝国落入自由城市,自由城市可以向其他城市施压,所以黑暗时代会更加的危险。

更多《文明6》相关资讯,敬请关注17173.

《文明6》季票新更新:9月24日推出拜占庭和高卢

不久前2K宣布了《文明VI:新纪元季票》 的第三款DLC 拜占庭和高卢包 将在9月24日推出。该内容包将提供给任何拥有《文明VI:新纪元季票》的玩家,没有购买季票的玩家也可以单独购买,一起来了解一下。

游侠网1

拜占庭和高卢包 中包含两个新领袖和文明(拜占庭和高卢),以及两个新的世界奇观和新的地图- 高地 。拜占庭和高卢包还包含一个称为 动荡时代 *的新可选游戏模式,在该模式中,文明在每个新时代中均会固定进入黑暗或黄金时代,并具有更强的加成和惩罚。玩家不再选择着力点,但可以采用特殊的社会政策。其中包括全新和更新的黄金与黑暗政策,让游戏更加灵活多变。特别是黑暗时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危险,因为黑暗时代中的玩家将自己的一部分帝国落入自由城市,自由城市可以向其他城市施加压力。

游侠网2

* 动荡时代 是个可选模式(需要《迭起兴衰》或《风云变幻》DLC内容才能玩)

延伸阅读

区块链“三国杀”:腾讯务实、阿里出新、京东打假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尹太白,36氪经授权发布。

在5月末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区块链和产业互联网再度成为热议话题,而议点主要聚焦在区块链技术如何与产业相结合上,这也意味着区块链与产业互联网的结合开始变得愈发紧密。

最好的时代

拜占庭帝国时期,由于国土辽阔,驻扎在边疆的军队往往相距很远,而军队与军队之间只能通过信使传递消息。

而在战时,拜占庭军队内部有一个协议:只有将军与所有副官的意见达成统一,并认定有赢得胜利的可能性时才能去攻打敌人阵营。

协议的出发点是好,但这里面极有可能会出现一种情况,即命令被篡改。

如果在众多副官中混进了一个间谍,并意图篡改将军做出的决策,那么结果很有可能就是本该按兵不动,军队因为收到了被篡改的信息而孤军深入,导致全军覆灭。又或者原本应该进攻,却因为意见没能统一,最后促成不进攻的决定,延误了最佳时机。

如何能保证命令在通知到各个副官的基础上,又无法被间谍篡改呢?这就是著名的“拜占庭将军问题”。

如果运用区块链技术,拜占庭将军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比如,在意见达成一致后,将军决定向驻扎在各个地方的副官发送进攻命令,为了防止间谍破坏和篡改信息,将军设计了一个特殊的盒子,这个盒子有两套钥匙,分为私有匙和公有匙。

副官人手一把公有匙,只能按顺时针方向打开盒子。他们可以看到里面的信息,但是无法修改,只有将军本人才拥有私有匙,可以按逆时针方向打开盒子,并修改里面的信息。

盒子被送到第一个副官手里,他看到将军发出的进攻命令后再传递到第二个副官手里,第二个副官试图篡改盒子的信息,但因为手里只有公有匙,信息无法被篡改,这样盒子就会安全地传递到其余副将手中,进攻命令最终得以按照原计划进行。

这就是区块链的作用和原理,其本质是一种分布式账本技术,属于一个共享数据库,存储于其中的数据和信息具有不可伪造、全程留痕、可以追溯和公开透明等多个特征。

经历过此前的野蛮生长,如今区块链终于迎来了最好的时代。转折点在今年4月20日,国家发改委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明确了新基建最新范围,并将区块链定义为和人工智能、云技术等同等重要的新技术基础设施。

高潮也随之到来,在5月末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区块链和产业互联网再度成为热议话题,而议点主要聚焦在区块链技术如何与产业相结合上。

这也意味着,区块链与产业互联网的结合开始变得愈发紧密。

互联网巨头争相布局

行业回暖,是区块链创业者何雨辰近来最大的感受。全民的关注催熟了区块链行业,“这是一件好事”。

“从多位两会代表针对区块链提出的相关建议、提案来看,其技术原理的独特性和先进性已得到广泛认可,区块链技术很快会渗透到各个领域和产业。”他向「子弹财经」表示。

但这并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

在何雨辰看来,区块链与产业互联网的融合至少要分为两个阶段,一是相关基础设施的投资与建设,二是打通、链接传统产业的每个环节。“在大部分领域中,区块链的应用仍处于第一个阶段,只有少部分领域取得了突破。”

腾讯最先实现了应用场景的落地。

2018年8月10日,深圳国贸旋转餐厅开出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而这张区块链电子发票是由深圳市税务局主导、腾讯提供底层技术和能力共同打造而成。

这是一个典型的区块链与产业互联网融合案例,它打通了付款方、开票方、结算方及税务部门等环节,真正做到交易即开票,开票即报销,大大简化了开票流程,降低企业和个人成本,同时还能杜绝灰色操作空间。

一年后,在税务部门、深圳地铁和腾讯的主导下,深圳又开出了全国首张地铁区块链电子发票。今年4月,云南省也开出了当地首张地铁区块链电子发票。

图 / 云南省首张地铁区块链电子发票

地铁区块链电子发票的落地,一方面解决了乘客需要长时间排队索取发票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节省了地铁运营企业每年几十万元印制纸质发票的成本支出。

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在交通这个传统产业中得到了极大体现。

在腾讯区块链技术负责人李茂材看来,区块链技术和产业互联网是非常搭的,“一个产业的上下游之间信息往往不够对称,或者效率不够高,信任机制不够强,而区块链是可以帮忙解决这些问题的。”

同样的观点在阿里的区块链布局中也能体现出来。

相比腾讯而言,阿里对区块链的应用可以说是花样百出,其方向主要集中在公益、商品溯源、医疗及知识产权等方面。

2016年7月,支付宝爱心捐赠平台首次引入了区块链技术;2017年3月份,阿里巴巴与普华永道合作,打造可追溯的跨境食品供应链,用于跟踪产品从生产者到消费者之间的整个流程;阿里健康在2017年8月与江苏常州市合作推出中国首个基于医疗场景的区块链应用,即“医联体+区块链”试点项目。

蚂蚁金服也加快了区块链布局。4月16日,蚂蚁金服旗下的蚂蚁区块链面向中小企业正式推出了“开放联盟链”,首次全面开放蚂蚁区块链的技术和应用能力,大幅降低了中小企业上链的门槛,让所有中小企业开发者都可以像搭积木般开发相关的区块链应用。

5月18日,蚂蚁区块链又面向中小企业推出了新产品——区块链合同服务,全面开启链签约时代,合同签署后无法被篡改、也不会丢失。

图 / 区块链合同和其他合同的区别

一位接近蚂蚁区块链的业内人士向「子弹财经」透露,蚂蚁区块链可支持10亿账户规模,同时能够支持每日10亿交易量,已经实现了TPS(每秒处理交易笔数)过万。

值得一提的还有京东在区块链领域的探索。

京东智臻链防伪追溯平台是京东利用区块链技术为用户和零售商提供的全供应链实时溯源服务。

上述业内人士称,截至2019年12月,京东智臻防伪追溯平台针对每个商品,都记录了从原材料采购到售后的全生命周期中每个环节的重要数据,已经全面涵盖了生鲜、农业、母婴、美妆、酒类、3C、二手商品、跨境商品、医药及线下商超等十余个领域。

根据公开数据,截至2019年2月底,京东智臻防伪追溯平台已有超13亿条上链数据,700余家合作品牌商,5万以上SKU入驻,逾280万次售后用户访问查询。结合闭环的供应链物流体系,京东已经实现真正的全程追溯。

与产业互联网融合不易

什么是产业互联网?

艾瑞咨询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描述:产业互联网并不是单一技术的应用,而是以数据为基础,综合运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及人工智能等技术集群,来促进传统行业效率提升和新兴动能转换。而数据作为产业互联网的基础环节,和区块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目前而言,还没有看到区块链的盈利点,但是互联网巨头还是要把区块链技术嫁接到自己的业务上,因为区块链技术可能会影响到各个业务线的运营效率、商业模式及后期竞争壁垒等。”何雨辰说道,“虽然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发展,但所有巨头都在抢滩。”

尽管互联网巨头们争相布局区块链,但区块链与产业互联网的融合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首先,作为新技术基础设施,区块链的发展程度较低,且仍是一项需要持续迭代完善的技术,分片、跨链及侧链等共性关键技术和共识机制、经济激励模型等仍处于测试阶段。

其次,产业互联网与区块链的融合环境还需要进一步改善。从目前来看,仍然鲜有区块链与行业深度融合的大规模商用案例。

标准统一、协作互认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平台尚未形成,其作为基础设施架构体系也不够清晰,与5G、云计算等新基础设施相比,区块链技术广泛应用和规模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后,区块链或许被高估了。区块链借助密码学、共识算法和分布式存储等技术,组合出一种新的数据共享方式,通过数据的公开透明、不可篡改与集体维护等措施,降低整个系统的信息不对称性,从而促成新的信任机制。但由于公众对其颠覆式创新的预期,造成了区块链短期价值被高估。

在何雨辰看来,以区块链为基础平台,结合物联网、AIoT等技术解决行业矛盾,会是行业发展的大方向。

2019年7月,银保监会向各大银行、保险公司下发了《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出鼓励银行保险机构将物联网、区块链等新技术嵌入交易环节。

区块链作为防篡改、可追溯的数据库账本,能够确保数据链条的真实可信,但线上线下结合单靠区块链技术仍难以独立解决难题。只有通过与物联网、AI等技术相结合,完成线上线下的深度绑定,才有可能使得货物流转、数据链条及信用传递透明化,进一步提升效率。

“尽管区块链学习门槛较高,民众知之甚少,社会还需要一个从了解到接受的过程,但区块链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已经被纳入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这将会提升区块链产业落地范围和速度。”他说,“区块链技术发展没有达到预期,但假以时日,区块链也会像互联网一样,深度渗透进生活的方方面面。”

危局,破局,变局:一触即发的全球供应链战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寻瑕记(ID:xunxiajun),作者:月落乌堤,题图来自:《美国工厂》

当地时间5月13日,美国将2019年5月15日签署的行政命令延长一年。去年此时,美国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并禁止美国公司使用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公司制造的电信设备。一个国家对一个企业的终极制裁,自此展开。


一、拜占庭的教训

2008年1月,为纪念拜占庭帝国被灭亡555周年,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推出历史纪录片《帝国的陷落:拜占庭的教训》,引发俄罗斯国内欧洲大陆的巨大反响。

公元前27年,屋大维建立的罗马帝国,成为当时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与东方的大汉王朝遥相辉映。

公元395年,罗马帝国分裂为两个国家,西罗马帝国3年后被灭亡,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拜占庭帝国。

拜占庭帝国被奥斯曼帝国合围之时,明朝在战火中重新恢复了华夏民族的河山。

1451年,奥斯曼帝国19岁的穆罕默德二世继位,两年后,亲率8万大军攻打拜占庭帝国最后的象征——君士坦丁堡。

鏖战53天,君士坦丁堡破城,穆罕默德二世迁都,并改名为伊斯坦布尔,土耳其语意为“进城去”,存在了1153年的拜占庭帝国灭亡,奥斯曼土耳其成为了横跨欧亚非大陆,雄踞东西方桥梁的大帝国。

突然崛起并消灭了拜占庭帝国的奥斯曼帝国,成为了东西方商贸往来的最大阻碍。

此前,阿拉伯商人主导了东西方贸易。1252年,成吉思汗之孙旭烈兀奉其兄蒙哥可汗之命发起西征,1258年摧毁帝国首都巴格达,1260年攻占叙利亚首府大马士革,存在了600多年的阿拉伯帝国灭亡。

源自东方的丝绸、瓷器、香料及茶叶的贸易,先是被阿拉伯商人所垄断,随着阿拉伯帝国的灭亡,和奥斯曼帝国的崛起,东西方贸易往来的商路被阻断。

随后,欧洲人将东西方贸易的路线,投向了深邃的海洋。

海权国家,成为了第一波供应链转移的最大赢家。源源不断的黄金、象牙和香料,沿着葡萄牙人沿着非洲大陆海岸线开发的新航线,被搬进了葡萄牙的国库。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迪亚士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达·伽马到达印度半岛以及麦哲伦完成的环球航行,割裂的世界,逐渐连接成一体。

沿着他们开辟的新航线,新的世界秩序和国际贸易逐步形成,供应链开始成为社会发展的最大原动力,这些新航线,成为了欧洲控制世界供应链的标志。

他们利用改进后的造纸术、指南针和火药,制造了无数的新地图、航海仪和火炮,开始了对全世界的殖民,成为全球贸易的最终受益者。

二、英格兰的荣光

1588年,万历十六年,明神宗继位20年,此时距离首辅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为标志的“万历新政”已有10年之久,万历中兴也随着张居正的去世戛然而止。

这一年,抗倭大将戚继光去世,倭寇侵扰沿海,明朝开始了禁海令。“闭关锁国”中,中国人开始了失去海洋五百年的历史,直至今日,依然困于“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的“锁链”之下。

遥远的西方,一场声势浩大的海战正在上演,这场海战的直接导火索是1586年12月4日,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对苏格兰女王玛丽的处决,但最根本的原因,是崛起的英格兰对西班牙霸权的挑战。

16世纪下半叶,大航海时代后的欧洲,已经成为了新的“世界中心”。西班牙帝国的殖民地遍布全球,整个地中海、葡萄牙、意大利、尼德兰都在其统治之下,为巩固霸主地位,西班牙以“教皇”的名义,征讨英格兰。

西班牙派出了征战海上统治长达半个世纪的“无敌舰队”,这只由130余艘战舰、8000余名水手、20000余名士兵组成的庞大舰队,是当时整个英格兰海上力量的数倍,唯有加上“海上马车夫”的荷兰,才能和西班牙分庭抗礼。

海战一役,无敌舰队大败,战船损失过半,非战斗减员多达8000人。从此,同为英女王伊丽莎白统治的英格兰和荷兰,取代西班牙成为了国际贸易的大赢家。

英格兰一战功成,先后取代西班牙专营“非洲公司”,通过贩卖黑奴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又成立“东印度公司”,取代葡萄牙,成为东西方贸易的主角。

打败了西班牙的英格兰,却陷入了长达百年的内耗与宗教战争之中。

1688年,光荣革命爆发,詹姆斯二世被推翻,次年,《权利法案》颁布,奠定了国王“统而不治”的宪政基础,君主立宪制逐步确立,百年动荡随之缓和。

此时的中国,正处在康雍乾盛世的早期,清圣祖康熙二十七年,“闭关锁国”从明朝持续下来,清朝依旧还是那个“天朝上国”。

英格兰进一步颁发《航海法》,特别规定“输入英国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或者出口国的船只运输,不得经由其他国家船只运输。”极大限制了其他国家与英国的贸易。

“自由主义”主导的资本主义制度,在重商的英国,被建立起来。

与葡萄牙、西班牙对于殖民地的单纯掠夺不同,英格兰的致命扩张,伴随的是《航海法》对贸易对手的限制、发展殖民地市场、和强大的国际贸易体系的建立。庞大的本土产品需求,动员起整个英国,传统的手工工场,似乎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新的生产方式,正在萌芽。

这个萌芽,就是蒸汽机。

历史的巨轮,在北大西洋的洋流中,驶入1776年,在大洋两侧,两件划时代的事件同时发生。

居住在英格兰格拉斯哥的瓦特,改良了蒸汽机,第一批新型蒸汽机制造成功并应用于实际生产,人类进入到了“蒸汽时代”,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

在大西洋的另一边,《独立宣言》在7月4日召开的第二届大陆会议(Second Continental Congress)中被批准,在《独立宣言》的第四部分,美利坚庄严宣告独立,这距离“莱克星顿的枪声”,才刚刚过去一年。

此时的大清帝国,乾隆刚镇压了历时27年的大小金川叛乱,成就了乾隆帝的“十全武功”,并稳定了整个清王朝对川西的统治,然而,与工业革命背道而驰的是,乾隆下令衙署删销书籍,前后焚毁的禁书共有七十万卷。

折笔焚书、闭关锁国,加上“天朝上国”的幻想,“康雍乾盛世”一步步走向衰弱,也在鼎盛之际,放弃了对海洋的探索。

三十年后,一场由威灵顿公爵率领的6.8万英军,与拿破仑率领的7.2万法军,在比利时小镇滑铁卢,展开了一场决定19世纪世界走向的战争,这场战争,“不仅是英格兰军队的胜利,也是市场经济的胜利”。不可一世的法兰西皇帝拿破仑被流放,留下了历史上最大的一句疑问:

“强大的法兰西帝国,为什么会被自己嘲笑为“小店主国家”的英格兰打败?”

即便是拿破仑也不得不承认,两军激战之际,他的法兰西士兵依旧穿着“小店主国家”的棉纺织品。

伴随全球贸易和供应链转移的,是英国不断挑起的战争。

15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

1652-~1674年,发动三次英荷战争,击败荷兰,从此成为真正的海上霸主;

1756~1763年,英法七年战争,特别是1815年的滑铁卢战役,最终击败法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

1840~1860年,对中国进行两次鸦片战争,把拥有世界上35%人口的中国变为它的殖民地市场和原料基地。

战争的最终目的,是扩大殖民地统治和掠夺,开发殖民地市场,倾销英格兰生产的工业品,整个世界,都在使用英国生产的工业品。

1851年5月1日,“万国工业大博览会”在伦敦“水晶宫”开幕,这场世界上最早的工业博览会,被认为是英国成为世界工厂的标志,同时,也是英国工业革命取得成功的标志。

此时的中国,爆发了由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之后15年的内外交困,加剧了天朝的陷落。

1865年,维多利亚女王治下的首相帕默斯顿逝世,逝世时他说到:

“北美和俄罗斯的平原是我们的谷仓;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矿区;加拿大和北欧半岛为我们种树;澳大利亚为我们牧羊;还有阿根廷为我们养牛;秘鲁送来白银,南非进贡黄金;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茶,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至于我们的棉花种植园正在从美国南部向地球一切温暖的地方扩展。”

这句话,成为了“日不落帝国”统帅世界贸易的完美注解,也是维多利亚女王口中的“荣光,荣光,无尽的荣光。”


三、美利坚的图谋

在帕默斯顿逝世这一年的美国,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亚伯拉罕·林肯遇刺身亡。

就在林肯被刺杀前的10天,北方联军在里士满战役中,大胜南方的同盟军,罗伯特·李将军率2.8万名南方同盟军向北方联军投降,美国南北战争,成立不到百年的美国重新恢复统一。

美国内战的结束和林肯的离世,都没有阻挡“废除黑奴制度”的步伐。

1865年12月18日,美国正式宣布废除黑奴制,极大地解放了美国的生产力,之后的“西进运动”将美国西部,开发成为了世界最主要的粮仓之一。

与此同时,曾国藩、李鸿章设立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开始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

1894年,甲午战争,大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历时30余年的洋务运动破产。中国人开始探索新的“救亡图存”之路。

也在这一年,美国的GDP超过英国,成为世界上GDP最高的国家,一年后,美国的人均GDP超过英国,十五年后,美国综合国力超过英国,步步登顶,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以电气化为主要标志,内燃机的使用为代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在欧洲开始酝酿。

1900年,在法国巴黎召开的“万国博览会”上,爱迪生发明的直流电发电机系统在启动的瞬间,点亮了整个会场,欧洲人享受着电气带来的繁华。

战争的屠戮,使得整个欧洲,几乎没有可用的劳动力来进行大规模工业生产,西班牙大流感的传播,加剧了资源、劳动力和知识分子的迁移,欧洲终究没能成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中心,美国取而代之,成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领导者。

二次工业革命的天时,广袤领土的地利,移民政策和人口迁移的人和,所有的生产要素都在为美国的崛起创造绝佳的条件,而新兴国度和平自由的环境,也正在缔造新的“世界工厂”雏形。

一战,使美国拥有了世界上高达40%的财富。

来自欧洲的钢铁与军火方面的订单,极大地刺激了美国的工业生产。“战争财”极大地充盈了美国国库,美国从战前的“债务国”,变成了欧洲最大的“债权国”,一方面将自身的工业品卖给欧洲的交战双方,同时也向他们发放国家借款,而这些借款又通过购买美国工业品,回流到了美国。

一战后,美国以战胜国与债权国的双重身份,参加了在法国凡尔赛宫的“巴黎和会”,虽然其妄想构建一战后国际秩序的努力无果而终,但是,美国终于以世界大国的身份,与欧洲列强站在了一起。

二战的爆发,再次让美国成为最大的赢家。战后美国的GDP,占到了世界经济的一半以上。

二战结束后,美国总统杜鲁门宣称:

“美国已经获得了世界的领导地位。”

两次世界大战,一方面重创了新型大国德国和日本的实力,另一方面也使英国、法国等传统强国失去了对于世界格局的支配权,美国利用自身的实力,主导了二战后世界秩序的建立,“美国规则”成为了世界的规则。

核能、计算机及空间技术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启了第三次全球供应链的转移,美国成为了核心中的核心。

1942年,美国芝加哥大学成功启动了世界上第一座核反应堆,1945年,美国先后将两颗原子弹先后投在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

1947年,贝尔实验室的肖克利,布拉顿和巴丁创造出世界上第一只半导体放大器件,“晶体管”问世;

1959年,曾开发出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的TI公司的基尔比向美国专利局申报专利“半导体集成电路”,现在,人们称之为“芯片”。

1969年,美国成功地利用"土星-V"运载火箭发射阿波罗飞船,把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送上月球;

此时,美国正主导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供应链转移。

20世纪70年代,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及新加坡进入了发展的关键期,他们推行出口导向型战略,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产业,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腾飞,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

美国则通过“制造业转移”战略,站到了全球化的最前沿,伴随而生的,是美国主导的数十次全球的区域性战争和颜色革命。美国成功地利用了美元的“经济霸权”、航母的“军事霸权”,成为了控制全球供应链的霸主。

美国保留了核心的资本市场——华尔街,保留了强大的军事力量——航母和核武库,保留了军事及情报联盟——北约及五眼联盟,制定了全球化的限制政策——瓦森纳协议等等,限制了全球主要国家的发展。

通过军备竞赛和休克疗法,搞死了苏联;通过“广场协议”,搞残了日本;通过驻军和战争,控制了欧洲和中东;直到今天,美国在全球五十多个国家还有驻军。

2006年,《世界是平的:一部21世纪世界简史》出版,这本美国人视角的全球化简史,无处不体现美国的野望,通过自由贸易、互联网、软件、外包、供应链控制及信息检索,美国最终控制了这个“平坦的世界”。

坐拥全世界最大的核武器库,全世界最多的核电站,全世界最大推力的军用、民用火箭,以及全世界最先进的半导体技术,还有全世界最大的资本市场,作为规则的制定者,在整个工业制造业的金字塔中,美国站在了顶端的顶端。

日本、韩国及中国台湾承接了全球主要的半导体生产;印度承接了全球主要的软件外包;中东承接了全球主要的石油供应;非洲及美洲承接了其他资源供应;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不仅提供了劳动力市场,还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

前苏联国家在美国主导下,残的残,死的死,分裂的分裂,一片苟延残喘;欧洲依旧是他的小弟,唯美国马首是瞻;美洲依旧是美国的后院,巴拿马运河的开通不仅仅连接了大西洋和太平洋,更是为国际贸易大开后门。

在规则红利的笼罩之下,美国不断发动区域战争,镇压异己,挥动镰刀,肆意向全球大割韭菜。


四、大变局下的世界

1991年12月21日,《阿拉木图宣言》签署,前苏联解体,苏联国旗和党旗从克里姆林宫降下,取而代之的是俄罗斯的三色旗。

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刚刚访问过苏联,并发表了重要演讲《走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一个月后,伟人“南巡”,开启了中国求变的第一步。

距离1986年申请“复关”,已经长达五年,“复关”谈判屡屡陷入僵局。改革开放成为了中国推动“复关”谈判的重要举措之一。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一夜之间,亚洲四小龙风光不再,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货币惨遭阻击,几十年经济发展带来的储备,一夜之间变为一堆废纸。

1998年6月,以索罗斯为首的美国资本,以2000亿港币资产的标的,开始做空港币的狙击行动。

一场看不见硝烟的“金融战争”,胜者可以继续强大,屹立于世;败者化为灰烬,任人宰割。

最终,在获得“动用全国外汇储备支配权”的中央政府支持下,香港金融保卫战获得了胜利。

3年后,中国正式加入WTO,GDP增长快车道,来自日本、韩国、美国、欧洲等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制造业转移,又一代“世界工厂”正在诞生。

2001年开始,美国的先进技术制造产品贸易开始由出超变为入超。在20世纪的前10年,美国制造业失去了1/3的工作机会。

2009年1月,奥巴马就任美国第44任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

2月17日,奥巴马签署《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该法案最核心的一条是:美国联邦政府投入7870亿美元用于拯救美国瘫痪的经济。

这是奥巴马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动本国制造业复苏的第一步,之后,奥巴马接连签署数个相关法案,从医疗、税费等方面促进就业、解决失业、刺激制造业的法案,并提出“再工业化”的制造业战略。

2014年3月4日,奥巴马政府向国会提交2015财年总预算,加速推进制造业复兴和“再工业化战略”。“制造业回归”成为了近10年美国政府的主流执政政策之一。

5个月后,一本名为《制造繁荣:美国为什么需要制造业复兴》的书籍出版。

美国重振制造业背后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制造业对于美国经济发展具有何种战略意义?美国到底应该以哪种方式支持制造业发展?这些问题,成为了对奥巴马政府的“灵魂拷问”。

作者坚称:“当一个国家失去制造能力,就意味着丧失了创新能力。”

2016年,特朗普以“重振美国制造业”为竞选纲领之一,当选美国总统。同时期,一本叫《简斯维尔:一个美国故事》的书籍出版,讲述了一个在美国中心城市开了85年的工厂倒闭的故事。

这个工厂,曾是奥巴马当选总统时发表演讲的地方:

我相信,如果有政府支持,提供过渡时期所需要的帮助,这家工厂还会继续存在100年。

然而简斯维尔没有等到光辉降临,等来的却是关门大吉。

201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颁给了《美国工厂》,导演史蒂文·博格纳尔在接受颁奖的时候,特别用中文说:“谢谢曹德旺。”

2019年,美国名义GDP21.43万亿美元,稳居全球第一。同期,中国大陆名义GDP近100万亿元人民币,折合14.36万亿美元,约为美国经济总量的67%。

曾经GDP达到或超过美国当时GDP60%的国家,都被美国搞了下去,苏联如此,日本如此。

大国崛起的威胁再次闪现,似曾相识的危机涌动,美国坚决挥动手中的大棒。

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世界,对中国的制造业进行禁运、限制和绞杀,并试图利用保护主义来实施逆全球化,为“平坦的世界”修筑起森严的“柏林墙”。

2018年以违规销售打击中兴的“中兴事件”和2019年以“国家紧急状态”打压华为“华为事件”,暗藏了美国试图恢复制造业大国地位的图谋:

维持现有的世界规则,美国在全球供应链体系中的地位不可动摇。

一方面,美国对中国高端制造业持续施压,大力号召制造业回流美国,但如曹德旺所说,这是个艰难的过程;另一方面,面对美国的咄咄逼人,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正在积极的寻求供应链体系中的“中国替代”方案,或者“非美国替代方案”。

有生之年,我们可能会看到两个独立的“供应链”贸易体系,并行而立。

在口罩这类传统制造业领域,存量优势很难被替代,齐全的工业门类、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劳动力、海量的内需市场,中国依托“世界工厂”的地位、本身的生产动员能力和全球供应链的整合,直接对接全球需求。在这方面,美国的竞争力,甚至不如东南亚一些国家。

那些被叫嚣为“下一个中国”的东南亚国家,在单一指标比如劳动力成本上可能占有优势,但由于本身体量太小,短期内也没有对于制造业的全盘整合能力。

在军事、医疗、半导体、空间技术等高端制造业领域,美国的核心技术则拥有绝对领先优势。想要突破这层供应链体系的封锁,扼喉的关键在于:

举国之力。

2009年,欧洲仅有的储存器芯片厂商奇梦达破产,正是因为德国政府拒绝救助;同年,三星投入超过利润总额的108%进行储存器芯片的投资,而三星背后,站着整个大韩民国的政府和银团。而中国的芯片企业,正在试图通过群狼战术和跟随战术,追赶美日韩欧玩家。

疫情是危机,更是契机,是危局之始,更是破局之道。

中国在疫情黑天鹅的羽翼之下,提前停摆、提前复苏、提前看到了重建供应链的良机,成为了全球化的坚定维护者。

电子产品方面,中国早就是世界第一,深圳华强北,一个星期可以开发并组装出一部全新的智能手机样机,美国可能连元器件也无法采购齐全。

“国产替代”或“非美国替代”方案,正在成为一个趋势。能源、原材料、劳动力等一切生产要素的供应链集群,不是一朝一夕之功,需要的是对于全球资源的整合及市场的把控。

特朗普的竞选纲领,虽然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实际上是在逆全球化的道路上倒行逆施,控制全球的资本流动、回归美国价值、实现再工业化,是在保护主义的幌子下,阻隔现有的全球供应链体系。

这场起于2018年4月的全球供应链之争,在这个春天暗暗埋下伏笔,在没有战争的欧亚大陆,这里才是未来全球的中心。

中国80%以上的GDP是由民营经济贡献的,这些深植于市场的力量,组成了中国供应链体系中最为活跃的部分,也是产业集群、解决就业的中流砥柱。

尽管发展时常面临掣肘,他们依然以“活下去”的姿态,谋新谋变谋转型。

因为疫情停摆的生产线,在强大的动员能力、政策导向和利润驱动下,可以一夜之间,改造升级。

制造手机的OPPO可以生产口罩,生产汽车的上汽五菱比亚迪可以生产口罩,制造家居床品的水星家纺可以生产防护服,生产中间体的医药企业可以生产消毒液…

“人民需要什么,我们就造什么。”今天开出来的是卡车,明天开出来的可能就是坦克。

时至今日,美国还在享受两次世界大战后,政治地理优势带来的地缘红利,庞大的军事力量和完善的资本市场,才是美国控制世界的手段,发动战争和薅世界羊毛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对外经济扩张才是维持美国繁荣的命脉。

当曹德旺在美国设厂,当郭台铭在美国设厂,当台积电在美国设厂;当特朗普和郭台铭一起奠基,当白宫宣称“可能会切断与中国的关系”;当美国商务部进一步在半导体行业占领高地,并试图靠盟友的行业顶尖公司以“设厂”的名义来推行“再工业化”战略,“一道大幕已经落下”。

这一次,铁幕横贯的不是欧洲大陆,而是太平洋。

无论是全球化还是逆全球化,一场改写世界秩序的供应链战争正在打响;一个全新的国际贸易体系正在建立;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在来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寻瑕记(ID:xunxiajun),作者:月落乌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