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而重要的学科,如何更容易学习?一家数学游戏化公司获投1.25亿美元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du指南”(ID:zaixianEdu2020),作者:Edu指南,36氪经授权发布。

2013年,还在“早期创业”的王兴,抛出了一句:“要坚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后来这位“缔造万亿”市值公司创始人的认知,“做难而正确的事”,传遍且流行于整个创投圈,乃至更广泛的领域。

今天我们要分享的不是一个“宏大”的事件选择,而是一个面向青少年、幼儿的解决方案,一家商业公司。只要经历过幼儿以及十二年义务教育,提到不容易的学科,数学必然是其中之一。

这门研究“数量关系和空间形式的符号体系科学”,“对事物的抽象结构与模式进行严格描述”。它的实用与重要之处在于:可以应用于“现实世界的任何问题”,从“家常买菜,到重大科技进展,乃至困扰世界数个世纪的难题”。

数学尖子,常常被“定义为高智商人才”。但它对于大众来说,“不易”之处是,严谨逻辑轻易将普通学生“拒之门外”。

如何让难但重要的学科,让大众学生投入学习,而不是逃“难(nán)”而去?

 一家商业公司,用“游戏化”的方式,做了一个解决方案。这个方案的效用在于,帮助学生(1~8年级)用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学习不容易的学科。

这家公司,是Prodigy Education(直译是天才教育,神童教育公司)。一家成立于加拿大的数学教育游戏化软件公司。近期,它宣布完成了1.59亿加元(约为1.25亿美元)B轮融资,这个高额融资也被称为“最大金额”的B轮融资之一。

更具体来看,Prodigy Education的产品线,它起家于游戏化的数学自适应学习软件(Math Game),现在在平台上,类似国内的k12软件工具公司,现在也增加了教学辅导的变现产品(Prodigy Math Tutoring)。

在游戏化数学软件方面,学生可以通过“回答数学问题,完成任务并获得游戏内奖励。”游戏的有趣度,直接影响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体验,以及之后能否持续学习的耐心。因此Prodigy Education做了多种场景的互动游戏,据官网信息,包括“和谐岛、暮光之轮、魔药和变形弹珠、夏日音乐节”等等。

据平台介绍,“已有1,500多种数学技能,与全球各地的地区课程保持一致,在学生玩耍时适应难度和授课能力。”

学生学习过程,教师和家长,可以通过可视化数据,看到学生的进展,调整游戏中的问题并激发其数学学习。

游戏化数学软件基础账户是免费的,它的盈利模式,是“功能与游戏升级”版本的订阅付费。定价在4.99美元每月。订阅付费单价看起来不高,但根据Prodigy最新数据,“已从3,000个本地用户增长到全球超过1亿注册用户”这个“庞大”潜在基数来看,收益也是可以“有所期待”。

商业化变现的辅导产品,prodigy的选择,与中国国内的大班教育不同,反而采用了1对1线上形式。在游戏化数学软件学习过程中,遇到问题的学生,可以进一步选择购买这个线上服务,预约老师付费接受辅导。定价在30美元每30分钟单次辅导。如果采用一周辅导(每周四次)的形式,则采用24美元每次辅导的定价。

Prodigy Education的一位投资人,TPG合伙人David Trujillo认为:“ Prodigy的增长得益于一个真正的差异化(备注:与市场上其他产品的不同)。通过游戏的自适应平台,这个平台提供的产品,与1至8年级的核心课程完全吻合。(因此可以帮助到k1-k8学生)”

最后如果你作为产品开发者,你可能会关心的还有:

如何理解Prodigy Education在学习数学方面的效用,以及它如何做平台上的游戏化数学知识?

这里分享Prodigy给自身产品的描述:作为一个“ 有效的,符合课程要求的数学练习”服务的工具,Prodigy提高数学内容、增强学习有效度的方式与举措包括:

  • 师资

整个老师团队都经过认证,可以教数学。他们一起定期改善内容、研究特定领域最新数学技能,确保它们符合课程期望,并弥合内容差距。

他们利用自己作为课堂教育者的经验,开发问题提示和视频课程,以确保学生获得可访问,且获得适当的支持,在内容方面要求严格掌握。

  • 数学知识内容

Prodigy提供1,500多种数学技能,数学题分为多个级别。从基础级别的,学生做练习题能够流畅完成,熟知基本概念和程序知识。在高级别知识,他们解释并理解问题的所在。

  • 游戏化与个性化知识掌握程度

所有的游戏进程,会根据学生自身的进度来判断:

“利用专有算法来自动为学生提供适当的材料。

当学生开始玩Prodigy时,他们会自动接受分级测试,以确定合适的入学成绩。之后,我们将通过课程知识点,不断检查他们的进度,以确定他们应该接受的下一项技能。如果他们在某个主题上做得很好,我们会将其移至该年级的下一个。如果他们在某阶段“挣扎”,我们将把他们拉回到前一级别条件下,进行练习,然后再给他们下一个机会。”

所有知识掌握,都是在游戏场景,学生“将看到自己的巫师变得更强壮,学习新的咒语并获得新的装备,同时面对越来越强大的对手!”

  • 面向家长与教师的可视化学习效果

教育者和家长也可以使用Prodigy,来帮助学生,加深对基本数学原理的理解,以确保学生不仅掌握新知识,而且还学会应用新知识。

据prodigy信息,现在平台已有“150万老师”在平台上应用prodigy,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B端用户群体。

得益于英语语言的通用性,Prodigy Education的产品,正从北美(加拿大、美国),到印度、澳洲、英国的扩展。

以上。

希望对关注教育创新的读者们有帮助:)

国内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游戏化学习公司呢?如果你对产品有所思考,欢迎与我们分享更多!

为职场人提供心理健康服务,一家公司完成5100万美元融资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du指南”(ID:zaixianEdu2020),作者:Edu指南,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至今,中国市场上,面向大众、主打理财(投资基金、股票、房产等)教培产品,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增速。一些“财商”培训公司月营收过亿元。近期仍在大力投放各式“焦虑型”广告,吸引大众的关注、付费。

这可能是面向成年人、职场人的“教培产品”,第一次像k12这样,如此广泛地覆盖到群体。

这个时期的投放得以增长,不可忽视的“利好”因素是,疫情环境下,职场人、成年人对于“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到”的焦虑:“对失业、生病等不确定性的恐惧”。

“因此有理由,要学会工作以外的,理财投资获得额外资金,帮助自己应对意外”。

这是中国市场环境下,一种“教培”品类的“逆势”增长。

而在另一个社会环境,在欧美,关于“职场人、雇员”的“心理健康”,“治疗与教会人们如何应对焦虑、获得健康心理”,成为最受关注的需求、市场增长最快的方向之一。

与之对应的,还有提供这些服务的商业公司,进一步获得资本的投注。今天要分享的一家公司,即是其中一家头部公司:Modern Health。

Modern Health是一家面向雇主雇员的“心理健康”服务商,2017年在美国旧金山成立。

这家公司在近期宣布完成了C轮5100万美元,在更早之前它曾获得包括Founders Fund(由paypal创始人 Peter Thiel 创立)、Kleiner Perkins凯鹏华盈、John Doerr(Kleiner Perkins合伙人)、YCombinator等知名机构等机构投资4500万美元。现在Modern Health估值在5~10亿美元之间。

一、Modern Health的产品

更具体来看,Modern Health的目标是“涵盖心理健康全方位的需求(从压力管理、到抑郁症治疗等等),引导雇员得到正确的护理、治疗”。

在Modern Health平台,有持牌的治疗师、专注特定领域的认证教练,提供帮助、引导服务。平台上还有心理学家提供的冥想等课程,提供给雇员学习。

对于用户而言,如何使用Modern Health的服务?一般是三个基础流程,包括

1.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

Modern Health指导用户进行自我评估,了解有关用户的需求信息

2.了解用户的护理建议

根据用户的回复,Modern Health制定“个性化计划”,帮助实现“管理、治疗等”目标并建立健康的心理状态

3.保持关怀

Modern Health设置线上程序,以小组学习以及1:1辅导、个性化治疗,多种形式持续为用户提供组合服务。服务由上面提到的“治疗师、认证教练”、以及“内容课程”提供。

谁在用Modern Health?它的服务对象,不仅是“处于心理健康危机”状态的职场人,那些处于相对健康状态、但仍可能面临压力、逆境的人们,“也需要得到支持,以提高心理满意度”。

二、Modern Health的增长

据外媒信息,Modern Health去年“三月以来,客户数量翻了一番;一年半以来收入增长了25倍”,至年末“ Modern Health已有190多家企业客户,其中大多数拥有1000多名员工”。服务的企业包括Electronic Arts(市值411亿美元的娱乐游戏开发公司),Pixar和Lyft(当下市值150亿美元的网约车公司)等中大型公司,这些公司为他们的员工按月支付订阅服务费用。Modern Health的创始人Alyson Watson称,“Modern Health正在吸引更多拥有5,000至10,000名员工的(大型)公司。”

三、为什么有需求?为什么企业付费?

“精神健康,现在已经成为美国企业福利体系的重要元素。因为雇主意识到精神健康问题对工作的影响,这可能导致每年多达5000亿美元的生产力损失。COVID-19疫情加剧了职场人/雇员的精神健康危机,这种精神健康问题在疫情解决后,仍将持续”。

雇员、职场人的心理健康潜在问题,与雇主企业对雇员职场效率的需求(精神压力、焦虑等问题降低效率),是Modern Health这类心理健康治疗与指导教学服务,能满足雇员与企业的需求。

四、为什么在增长 ?

正如上面提到,当下的疫情、以及在美国的社会背景与其他问题,都在“助推”心理问题的产生,这是心理健康咨询、引导需求增加的背景。

Modern Health的创始人Waston曾提到,“在整个2020年,新冠疫情是职场人焦虑的最大来源。但这远非唯一。社会种族等不公正问题、总统大选等,都是压力和焦虑的来源。” 而这些焦虑等心理问题,市场上并没有“足够的治疗师来满足人们的需求,如果有,传统咨询服务费用是昂贵的,门槛很高。”

也正是在2020年,创始人Watson见证了雇主端心理健康重要性的提高,以及企业雇员对心理、精神健康的需求增长:“与大流行之前相比,普通用户在Modern Health应用程序上花费的时间多了50%。”

五、到底“心理健康”问题是否需要引导、教学、治疗?

即便在美国,“心理健康”的“引导、教学、治疗”,也是一个需要“探求”是否是“伪需求”、“矫情”需求、能否“被引导、被治疗”的问题存在。

“人们会提到,心理医疗、引导,是不是没有必要”。因为它们“无法量化”。再加上,在美国“精神卫生保健”治疗师是稀缺的,在出现问题时高效获得诊断、引导,显然是“不容易的”。整个传统环境似乎都不支持解决大众职场人的心理健康问题。

Modern Health的投资者之一,Kleiner Perkins凯鹏华盈的John Doerr,就提到:“获得精神健康支持,经常“被污蔑”(是否有需求、能否被引导与治疗),尤其是在企业界。Modern Health有独特的方法,可通过使所有人都能使用,有效地消除医疗、引导需求的“污名”。现在,公司可以为所有员工提供解决方案,无论他们的需求范围如何,无论他们需要临床支持,还是喜欢自我指导的计划,来实现他们的心理健康,这些解决方案都适用于他们。”

后话:

面向职场人的,在更早之前,我们分享过做专业技能培训的项目、也分享过通用技能比如理财教培方向。今天分享这个项目,是基于尤其在近期,职场人一些焦点事件:快速增长的公司背后,可能有无数职场人的压力、焦虑。

“心理健康的治疗、引导与教学”,无疑是一种正在被验证的解决方案。它既是国内商业公司的机会,更是广泛的职场人,当下提升心理及精神健康的需求、有待解决的问题所在。

看得懂K线的中年人,能看懂昨晚的B站跨年晚会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郑玄,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已来。假如未来还属于年轻人,假如你去年投资又错过了泡泡玛特,那么请注意,这里有一份来自B站的年轻人入门指南。

才举办到第二届到B站跨年晚会,已经成为了解中国年轻人文化最好的窗口。这届B站跨年晚会,年轻人和中年人是两种观看方式。

年轻人一边晃动着灯牌一边吐槽大人们正在入侵他们的私人聚会。中年人正一脸懵的打开搜索引擎查询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名词:爷青回是啥?五条人是啥?凡学是啥?厂牌是啥?AKB48是啥?EVA是啥?郎朗上头是啥?猫和老鼠为什么会出现?崔健怎么也来了?葛平是个什么梗?日文歌怎么这么多?

好了,别偷偷去百度啦,这里有份现成的B站青年玩梗指南。

神仙开嗓,周深是B站“自己人”

当周深压轴出场,满屏幕的弹幕打出“深深深深”的时候,一定有人在百度:周深是谁?

百科的结果,周深1992年生人,2014年参加第三届《中国好声音》出道,唱过几首电影电视剧的主题曲,拿过2019年全球华语榜中榜内地地区”榜中榜最受欢迎男歌手”奖。

但通过这些你肯定无法理解他在B站的人气。

2019年跨晚,周深翻唱《千与千寻》主题曲《永远同在》,一度登上热搜;BML2020演唱了一首高难度的《Unravel》技惊四座,这首人气动画《东京喰种》的主题曲最终在B站斩获1100多万播放;2020年参加“我是歌手”,周深演唱了洛天依的经典曲目《达拉崩吧》,这个视频最终在B站播放1800多万次……

周深是B站的“自己人”,不光是个“年更UP主”,还是一个资深的“六级”大佬。晚会开始前接受采访时,B站给每个嘉宾都出了一道“弹幕题”,回答过关的嘉宾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周深。

另一个得到高分的是94年的毛不易,2017年他参加腾讯选秀节目《明日之子》,凭借一曲《消愁》一战成名。但他之于B站用户的记忆,更多来自那首B站为874万中国大学毕业生献上的毕业歌《入海》,虽然传播声量不如前浪们纷纷转发的《后浪》,但在艰难的2020年,《入海》和毛不易依然慰藉了太多迷茫中的年轻人。

今年跨晚毛不易演唱的几首歌曲也十分接B站地气。第一首是《寻梦环游记》主题曲的中文版,第二首《得过且过的勇者》则是翻唱洛天依的经典曲目,B站还把镜头切到了场下的洛天依,懂的年轻人自然是会心一笑。

今年B站在音乐上动作很大,一档综艺栏目“说唱新世代”在站内爆火,制造了无数的爆款和二创,最后前8名的选手组成说唱厂牌W8VES出道。今年跨晚说唱新世代出了两个节目,分别是由冠军懒惰、季军沙一汀等5名W8VES成员献唱的《imperfection》,以及其他三名成员和腾格尔的梦幻联动。

腾格尔是B站音乐和鬼畜区“露面”最多的音乐家之一,随便一搜就有几十个百万播放级的作品。说唱新世代上腾格尔作为“见证人”惊鸿一瞥,不少粉丝远远没有听够,B站此次也算是圆了自己的梗。

但说到今年最火的乐队,还要属五条人。即使不知道五条人,也至少应该听过百度那条洗脑RAP广告——“五条人是啥?没有捞过他们,这个夏天怎么就不完整啦”。

这个已经成立了十几年的乐队,今年在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上,以俗不可耐的生活化唱风和标志性的大拖鞋在网络上爆火,那首魔性的《阿珍爱上阿强》,也被各路UP主大展神通改编成各种作品。

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是B站最火的“浪姐”黄龄,这个有着170多万粉丝的UP主,因为经常发自己在浴室唱跳RAP吃喝玩乐的视频,被B站用户封以“浴室歌姬”的称号。

今年跨晚黄龄把自己的梗玩到飞起,不仅穿着“性感姐姐”风的浴袍在浴室献唱,还唱了自己的广场舞神曲《酒醉的蝴蝶》,并请来一众大妈伴舞,上演现场版的鬼畜。

不过说到玩梗,今年请来的央视台柱子撒贝宁也不遑多让。过去几个月“以低调方式炫耀”凡尔赛文学爆火,当年一句北大还行让撒贝宁多年后获封“凡尔赛鼻祖”的称号。今年跨晚撒贝宁多次玩起相同的梗,当被问起如何看待网友封的凡尔赛鼻祖,撒贝宁一句“我玩的时候还没有凡尔赛文学”,也展现出了鼻祖的功力。

爷青回,2020年度弹(dan)幕

90后30而立,00后走入大学,B站当年的年轻人不再年轻的时候,“爷青回”成为2020年的年度弹幕,也就一点不令人惊讶。

2020年B站跨晚,撒贝宁那句“爷的青春回来了”,也成为当晚的主旋律。那些伴随着90后们渡过他们童年的80、90年代经典,让弹幕刷着满屏的爷青回。

说到爷青回,首先要说的就是四大名著,当黄潇在晚会上演绎《西游·问心》时,很多人脸上是大大的问号,不是看不明白,而是不懂为什么要演这个。

不住在B站的中年人,很难想象四大名著这个“老掉牙”的经典作品,在B站到底有多火。三国演义中的经典台词,早就被各路UP做成各种表情包,诸葛亮骂死王朗的那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在B站刷三个视频至少就能看到一次。

这也是为什么B站今年买下四大名著的版权,数以千万计的用户跑去“考古”。三国、水浒、西游、红楼,不仅是年轻人的童年,也常伴他们在B站成长。

还有葛平,这个在《虹猫蓝兔七侠传》中配音的老演员,他的声音已经成为所有B站年轻人的回忆。这也是为什么他与UP主乐天合演的钢琴节目中,人还未到,满屏幕都已经是“葛叔”的弹幕。

说到青春的回忆,B站今年出品的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也激起无数已经上了大学或者走入职场的年轻人对于高中那段最美好的回忆。当晚的第四个节目,七名主演联袂献唱风犬的主题曲,看不懂的是在听几个穿着校服的孩子唱歌,看懂的是在感伤自己永远回不来的青葱岁月。

这样的回忆还有太多太多,80后追过的摇滚之王崔健,90后的抽屉里也难免有一张《一无所有》的老碟,那首沙哑的《苦行僧》响起,不禁让人回忆起自己张狂过的青春;谢霆锋登台,TVB的老角儿们登台,虽然已经不是记忆中的古惑仔,但这些名字已经足以唤醒当年的回忆。

还有不再年轻的GALA乐队,拥抱着B站的年轻人,唱着15年前那首最年轻的《Young for you》,一句味道十足的卡里福尼亚(California),满屏都是爷青回。

但青春也不全是美好,尤其在这魔幻的2020。六岁的南京小女孩miumiu,今年在油管上因为一条弹吉他的视频爆火,不仅收获600多万播放,无数外国音乐人自发制作上传与miumiu合奏的视频,一时风靡全球。

今年跨晚,miumiu与B站的外国音乐人们合奏了一曲《see you again》。这首速7主题曲,是赛车家族献给因车祸意外逝世的保罗·沃克的经典金曲,在全球新冠肆虐的今天,由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人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演绎,就更多了一点味道。

尤其还有网友发现中间那个说唱的艺人长得很像科比的时候,回忆中的伤感,就又多了三分。

AKB48,年轻人也记不住的48个人名

二次元留到最后,这是B站的根。

很多人因为今年的破圈认识了B站,因为去年的跨晚来看今年的跨晚。当听到第3、4、5首动漫歌曲时,有人忍不住发弹幕:日文歌太多了。然后,就被10倍以上的B站老人们回怼,这才是B站。

哔哩哔哩的名字,来源于动漫《某科学的超电磁炮》的人气女主角御坂美琴,这个发电系的超能力者因为生气时会有电流“哔哩哔哩”作响,而被起了这样一个外号。但10年过去了,如今就连哔哩哔哩的发音都没有了当年的那个味,现在很多人说的是哔(bī)哩(li)哔(bī)哩(li),而动漫的原音是哔(bǐ)哩(lī)哔(bǐ)哩(lī)。

去年跨晚,B站请艺人唱了超电磁炮的主题曲,引来满屏的弹幕。今年B站带来的动漫曲目,有着更多的青春记忆。

比如青年歌手陈乐一唱的日本动漫史上最经典的EVA主题曲《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即使没有看过这部分90世纪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动漫,很多人也听过那句洗脑的歌词——“少年よ神話になれ”(少年啊,成为神话吧)。

再比如几位音乐区UP主联袂献唱的《鸟之诗》、《God Knows》、《温柔的理由》、《Sincerely》,这四首歌曲分别是经典动漫Air、凉宫春日、冰果和紫罗兰永恒花园的主题曲,四部动漫的共同点都是由京都动画制作而成,去年京东动画遭遇纵火案,弹幕中很多网友认为B站的这个节目是在向京都动画致敬。

当然还有AKB48 Team SH。AKB48是2005年成立的日本偶像团体,AKB48不是48个人组成的团体,而是分成了Team A、Team K、Team B、Team 4与Team 8五个队伍,每个队伍十几到几十个人不等,里面的人员也不是固定的,会有人退出有人加入。

至于Team SH则是日本AKB48在上海成立的姐妹队伍,平常会出一些二次元向的唱歌跳舞作品。有一点要吐槽的是,第一次知道AKB48的人总喜欢问“这个妹子是谁”、“你最喜欢哪个”,但我想说即使熟悉AKB48的年轻人,也不可能记住每一个成员的名字。

ABK48 Team SH今年跨晚唱了两首歌,一首是B站今年新代理的手游《公主连结》的主题曲,这个游戏刚推出半年就成为B站仅次于FGO的第二大氪金手游。另一首是2020年高人气动漫《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的片尾曲,但这首歌本身不重要,真正火的是动画中学生会书记在片尾曲的MV上跳的“书记舞”,这个梗也是今年B站鬼畜区的素材之王,所以年轻人真正看的是AKB48的小姐姐们开场时跳的舞,歌只是伴舞的旋律。

说道鬼畜,今年B站在跨晚时大胆的把很多鬼畜的元素搬到了晚会,当然这些也只有B站的年轻人会懂。

比如晚会最后惊艳的交响乐团与中国古典乐器演奏家吴彤的合奏,最后一段乐团的演奏与《猫和老鼠》经典画面的混剪放到了一起,音乐+动画混剪也是B站鬼畜的核心。

还有首次参加B站跨晚的郎朗,与交响乐团合奏漫威主题曲,表面上是去年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哈利波特主题曲的翻版。

但让B站年轻人真正快乐的,是弹幕里时不时刷过的“郎朗上头”,这个今年10月发布的鬼畜视频,播放高达1500万次。看过这个视频的年轻人,看到郎朗脑子里播放的都是“得得得”的鬼畜画面。

像这样鬼畜的元素隐藏在这场晚会的各个角落,比如前文提到的葛平,比如《黑人抬棺》的原声音乐,比如自带鬼畜的彩虹合唱团……

也只有住在B站的年轻人,才能读懂这场献给他们的晚会。

也只有聚集了2亿多年轻人的B站,仅仅因为要办一场晚会,股价提前就涨了7%。

假如未来属于年轻人,不,没有假如。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投资未来,既要看得懂k线,也得看得懂每一届年轻人。

曾估值超10亿美元,k12公司学霸君被传“倒闭”,创始人回应:在继续努力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du指南”(ID:zaixianEdu2020),作者:Edu指南,36氪经授权发布。

12月27日晚,学霸君,一家曾估值“超10亿美元”,进入“教育独角兽榜单”的中小学在线辅导公司,被传“跑路”、“倒闭”。

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在一个教育创业投资群中,针对“跑路”质疑,做了一个简要回应:

多谢大家关心,我还没失联,在继续努力”。并提到部分教培机构帮忙,学霸君“可以疏散公司大部分员工了”,给到员工下一步的安排与处置。

这里提到的给员工下一步安置,除了工资外,还有同赛道的k12业务公司对学霸君员工的承接。除员工外,还有学员的对接。对接公司,比如一位投资人提到的作业帮、51talk。另一位投资人向Edu指南提到,好未来学而思网校事业部也在与学霸君对接中。

学霸君公司

学霸君公司,最早在2013年推出面向k12的拍照答疑工具。在当时,题库和拍照答疑,是“最受资本热捧”的k12教育品方向,因为低门槛的答疑、练习工具,可以吸引大规模k12学生,沉淀未来潜在变现的用户。学霸君,与当时从百度独立出来的作业帮、重新确立主要服务人群为k12的猿辅导,一同成为当时主要的赛道参与者之一。

学霸君网课采用的1对1模式,与它的收入模型局限

学霸君在后来拓展变现业务时,除了ToB业务,还有ToC学生端的网课。学霸君的网课,采用1对1模式。与当下百亿美元的作业帮、猿辅导不同。后两者均选择了大班双师模式,作为主要网课辅导班级方式。

1对1模式的网课,与双师大班网课的差异,对于商业公司而言,直接影响到收入模型。

与大班课相比,行业内有“1对1模式规模不经济”的论断。因为尤其是当下主流的大班课,得益于包括直播等基础设施成熟,一个授课老师讲课甚至可以面向上千学生,网课体验仍相对流畅,同步。加上辅导老师角色帮助课后答疑,提高学生体验。大班模式下,师资与课程研发平均成本大幅下降,教培机构因此获得较高的课程产品毛利率。

而1对1模式,1位老师授课时间,局限在一位学生场景。因此即便客单价相对高,对于整个教培商业公司而言,课程毛利率可能远低于大班模式的公司。

两种模式的教学效率与收入模型差异,可以参考下图:

国内其他面向k12学生,用“1对1”模式的公司:线下“收缩”、线上“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线下公司学大教育,这是一家线下1对1中小学辅导,在2010年美股上市市值一度达10亿美元。后在2016年,市值约为3亿美元期间接受私有化收购,退出美股市场。

另一家线下1对1教育公司,精锐教育,线下1对1教学起家的公司,尽管自5年开始探索线上课程,今年也受疫情影响,市值比去年末跌幅达50%。

线上1对1模式,有海风教育,这家创立于2010年的公司,据公开信息曾完成C轮1亿美元融资,2019年“被曝并入轻轻家教公司,并大规模裁员”(备注:海风教育与轻轻家教同为好未来参与投资的公司)。

在这种模式中,从资本支持层面来看,唯一仍在“快速奔跑”的公司是掌门1对1,“现金流为正。今年完成超4亿美金融资”。

正如一位行业朋友提到, k12网课1对1模式的公司“现在基本呈现头部垄断”态势。

回到学霸君,这家曾在赛道领先的公司,”过关斩将“,从工具产品,到网课服务,确定网课变现后,一度获得正向增长的收入。随着赛道进入到中期,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下,无论是1对1模式的“市场容量局限”(亦或是本文未提及的外部竞争、内部经营等问题),当下看来终没有“逃过”阶段的困境。

再者,学霸君在线上教育市场的困境,可能会因为它相对头部的位置,得到行业的关注。事实上,线上教育公司尤其是k12网课领域,经过近两年的白热化“竞技”,更多中小企业在赛场上也将迎来“洗牌、倒下”的危机。

最后,

创业不易,无论是教育公司,亦或是任何。

美团的王兴2014年内部讲话就曾提到:“毫不夸张地说,美团这家公司永远离破产只有6个月时间”。因为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如果做不好,随着市场的迅速扩大,任何公司都将可能被抛到后面。

共勉。祝好。

结束 70 年的传统,宜家为何取消《家居指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宜家近日发布公告指出,因客户消费方式转变,阅读宜家《家居指南》的人数越来越少,因此品牌方决定停发该指南。随着科技发展与进步,宜家已逐渐将重心转向数字营销,加之今年新冠疫情影响,纸质版《家居指南》的受众进一步减少,导致最终不得不停止发行。在这本薄薄的手册背后,是一支庞大队伍的持续协作。对于宜家来说,《家居指南》不仅仅只是一本产品目录册,更是宜家重要的品牌营销工具。宜家每年会在《家居指南》上花费70%左右的营销预算,数百人参与这本目录册的策划、制作与营销推广。

宜家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是一些耐用的东西。对一些人来说,它是通向成年的大门:宜家买家最多的年龄是24岁,然后他们才会涉足更精致的Crate & Barrel或West Elm的世界。对其他人来说,宜家是另一个人生阶段的图腾,为人父母或离婚,甚至是空巢,代表着渴望或失败,或者介于两者之间。没有人像大卫·芬奇在1999年的电影《搏击俱乐部》中那样直观地捕捉到这一点,在这部电影中,主角,一个漂泊的20多岁的人,在他的公寓周围徘徊,因为它的公寓真的变成了宜家的“Fürni ”目录中的目录。

《搏击俱乐部》截图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当宜家近期宣布结束其70年历史的《家居指南》时,感觉就像一记惊人的粗暴的文化拳头袭来。近年来,该公司已经印制了超过2亿册的这种数百页体现瑞典家居生活与实惠价格的目录,共有72个版本,涵盖35种语言。但2021年的目录将是宜家的最后一本;就在《家居指南》70岁生日前夕,这家去年年收入440亿美元的公司宣布将把《家居指南》送进档案馆。

虽然我们今天都会把宜家与位于郊区的庞大迷宫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宜家公司起源于一本目录。宜家的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当时还是个17岁的瑞典农家孩子,他在1943年以一本名为 “Ikéa-Nytt”(即 “新宜家”)的小册子创办了这家公司,销售笔、皮带等邮购小商品。1948年,他又增加了家具,1951年,Kamprad印制了28.5万份该公司认为是首发的目录,封面上印有MK翼椅(最近重启为斯佳蒙靠背椅)。

1951年第一本宜家《家居指南》的封面

一年后,当坎普拉德开设了宜家公司的第一个实体展厅时,每年的邮寄《家居指南》是吸引人们亲自来看产品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那个时候,现代宜家概念的基础就产生了,从原理上讲,它仍然适用:首先,用产品目录来诱惑人们参加展览,今天的展览就是我们的商店。”据报道,坎普拉德在谈到他的第一个展厅时这样说。

今天,虽然宜家这个无处不在的家庭用品制造商,可能更出名的是它的商店,在那里,《家具指南》中的现代主义立体模型栩栩如生,价格实惠。“展览”本身就是一个很宜家的词汇:有餐厅提供瑞典肉丸和软服务冰淇淋,当然,宜家的网站一如既往的平庸。

宜家取消《家居指南》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如此。对于一家以尽可能降低成本而著称的公司来说,《家居指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制作《家居指南》的过程历时18个月,涉及1400张图片和24000篇文字,需要一个86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

取消《家居指南》也揭示了宜家越来越重视数字商务,这是一个宜家著名的滞后领域,这在新冠疫情期间成为该公司的主要问题。当亚马逊等许多在线零售商蓬勃发展时,宜家却难以实现最基础的交付问题。正如Fast Company在9月份指出的那样,“宜家的电子商务已经相当糟糕。在新冠期间,它绝对是崩溃了。”

宜家公司在2018年4月才聘请了第一位首席数字官Barbara Martin Coppola,这是同年开始的三年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改善其在线购物和交付。Martin Coppola是谷歌、德州仪器和三星的资深人士,她在受聘后不久就告诉英国商业杂志《The Drum》,宜家是“自己成功的牺牲品”,因为它太专注于以大卖场为代表的商业模式,以至于错过了最新一代的年轻城市消费者。宜家之所以成为一个目的地,部分原因是你可以用一辆小型汽车载着价值不菲的公寓家具走几趟;对于宁愿送货上门而不是自己开车的一代人来说,该公司没有网购的基础设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该公司最近宣布将在各城市新开50家占地面积较小的商店的原因。

疫情本来是这种转型取得成果的理想时机,因为这个人人都尽量待在家里的世界,人们对居家的环境感到厌倦,转而进行重新装修和改造。但它却暴露了宜家公司需要做多少数字化和物流工作。

即使《家居指南》是前数字时代的遗迹,它仍然有很多值得怀念的地方。它可能是历史,但它是真正的好历史,是对战后开始的室内设计趋势的彻底(当然,也是极其愉快的)描述。该公司显然了解其文化价值。8月,宜家将其所有电子版《家居指南》放到网上。

《家居指南》从《Ikéa-Nytt》开始,这是一本邮购手册,紧接在《家居指南》之前,当时宜家独特的设计风格已经开始出现。在繁复的洛可可钟、花丝灯和镜子等装饰品旁边,有一张简单的棚架桌,今天可以很容易地放入《家居指南》中,还有一张边桌,与现代宜家无处不在的刨花板Lack一模一样。在其第一本真正《家居指南》,该公司对空间的巧妙利用效率是存在的,有一张可以从柜子里折叠出来的床。

1951年《家居指南》

对于宜家和设计迷来说,《家居指南》的乐趣在于观察那些对逛过这家店的人来说耳熟能详的形式与时代潮流的碰撞。1976年,宜家向不幸的西式沙龙家具剪影妥协,但翻开这一页,就会看到一把巧妙的椅子,它可以像沙滩躺椅一样调整间距,旁边的木质架子看起来与当代的伊瓦系统几乎一模一样。1986年的《家居指南》将柔和流畅的爵士乐面料放在前面和中心;木材被推到目录的后面,但有Poem椅子,今天的Poang椅子之父,在寒冷的情绪下。1992年以bäddsoffa的形式,沉稳地展现了符合大众市场审美的简洁结构。

1992年《居家指南》

但《家居指南》不仅仅是历史,它代表着潮流,为购物者指点迷津,让他们了解宜家以前古董,与宜家家具等于快时尚的名声背道而驰,宜家的古董家具已经成为收藏品。《GQ》报道说,由Verner Panton在1993年设计的Y2K的Vilbert椅子尤其受到追捧;它们在Bi-Rite Studio的售价为1350美元。由Niels Gammelgard设计的20世纪80年代的Bertoia风格的Oti椅子,在chairish的售价为450美元(“配有仿金银花纹的原版坐垫”)。如果你想复古到底,本该是第70期的《家居指南》可以变成一本纪念册,放在你从宜家买来的Billy书柜上。

Billy书柜与其设计者

(译者:蒂克伟)

结束 70 年的传统,宜家为何取消《家居指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宜家近日发布公告指出,因客户消费方式转变,阅读宜家《家居指南》的人数越来越少,因此品牌方决定停发该指南。随着科技发展与进步,宜家已逐渐将重心转向数字营销,加之今年新冠疫情影响,纸质版《家居指南》的受众进一步减少,导致最终不得不停止发行。在这本薄薄的手册背后,是一支庞大队伍的持续协作。对于宜家来说,《家居指南》不仅仅只是一本产品目录册,更是宜家重要的品牌营销工具。宜家每年会在《家居指南》上花费70%左右的营销预算,数百人参与这本目录册的策划、制作与营销推广。

宜家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是一些耐用的东西。对一些人来说,它是通向成年的大门:宜家买家最多的年龄是24岁,然后他们才会涉足更精致的Crate & Barrel或West Elm的世界。对其他人来说,宜家是另一个人生阶段的图腾,为人父母或离婚,甚至是空巢,代表着渴望或失败,或者介于两者之间。没有人像大卫·芬奇在1999年的电影《搏击俱乐部》中那样直观地捕捉到这一点,在这部电影中,主角,一个漂泊的20多岁的人,在他的公寓周围徘徊,因为它的公寓真的变成了宜家的“Fürni ”目录中的目录。

《搏击俱乐部》截图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当宜家近期宣布结束其70年历史的《家居指南》时,感觉就像一记惊人的粗暴的文化拳头袭来。近年来,该公司已经印制了超过2亿册的这种数百页体现瑞典家居生活与实惠价格的目录,共有72个版本,涵盖35种语言。但2021年的目录将是宜家的最后一本;就在《家居指南》70岁生日前夕,这家去年年收入440亿美元的公司宣布将把《家居指南》送进档案馆。

虽然我们今天都会把宜家与位于郊区的庞大迷宫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宜家公司起源于一本目录。宜家的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当时还是个17岁的瑞典农家孩子,他在1943年以一本名为 “Ikéa-Nytt”(即 “新宜家”)的小册子创办了这家公司,销售笔、皮带等邮购小商品。1948年,他又增加了家具,1951年,Kamprad印制了28.5万份该公司认为是首发的目录,封面上印有MK翼椅(最近重启为斯佳蒙靠背椅)。

1951年第一本宜家《家居指南》的封面

一年后,当坎普拉德开设了宜家公司的第一个实体展厅时,每年的邮寄《家居指南》是吸引人们亲自来看产品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那个时候,现代宜家概念的基础就产生了,从原理上讲,它仍然适用:首先,用产品目录来诱惑人们参加展览,今天的展览就是我们的商店。”据报道,坎普拉德在谈到他的第一个展厅时这样说。

今天,虽然宜家这个无处不在的家庭用品制造商,可能更出名的是它的商店,在那里,《家具指南》中的现代主义立体模型栩栩如生,价格实惠。“展览”本身就是一个很宜家的词汇:有餐厅提供瑞典肉丸和软服务冰淇淋,当然,宜家的网站一如既往的平庸。

宜家取消《家居指南》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如此。对于一家以尽可能降低成本而著称的公司来说,《家居指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制作《家居指南》的过程历时18个月,涉及1400张图片和24000篇文字,需要一个86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

取消《家居指南》也揭示了宜家越来越重视数字商务,这是一个宜家著名的滞后领域,这在新冠疫情期间成为该公司的主要问题。当亚马逊等许多在线零售商蓬勃发展时,宜家却难以实现最基础的交付问题。正如Fast Company在9月份指出的那样,“宜家的电子商务已经相当糟糕。在新冠期间,它绝对是崩溃了。”

宜家公司在2018年4月才聘请了第一位首席数字官Barbara Martin Coppola,这是同年开始的三年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改善其在线购物和交付。Martin Coppola是谷歌、德州仪器和三星的资深人士,她在受聘后不久就告诉英国商业杂志《The Drum》,宜家是“自己成功的牺牲品”,因为它太专注于以大卖场为代表的商业模式,以至于错过了最新一代的年轻城市消费者。宜家之所以成为一个目的地,部分原因是你可以用一辆小型汽车载着价值不菲的公寓家具走几趟;对于宁愿送货上门而不是自己开车的一代人来说,该公司没有网购的基础设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该公司最近宣布将在各城市新开50家占地面积较小的商店的原因。

疫情本来是这种转型取得成果的理想时机,因为这个人人都尽量待在家里的世界,人们对居家的环境感到厌倦,转而进行重新装修和改造。但它却暴露了宜家公司需要做多少数字化和物流工作。

即使《家居指南》是前数字时代的遗迹,它仍然有很多值得怀念的地方。它可能是历史,但它是真正的好历史,是对战后开始的室内设计趋势的彻底(当然,也是极其愉快的)描述。该公司显然了解其文化价值。8月,宜家将其所有电子版《家居指南》放到网上。

《家居指南》从《Ikéa-Nytt》开始,这是一本邮购手册,紧接在《家居指南》之前,当时宜家独特的设计风格已经开始出现。在繁复的洛可可钟、花丝灯和镜子等装饰品旁边,有一张简单的棚架桌,今天可以很容易地放入《家居指南》中,还有一张边桌,与现代宜家无处不在的刨花板Lack一模一样。在其第一本真正《家居指南》,该公司对空间的巧妙利用效率是存在的,有一张可以从柜子里折叠出来的床。

1951年《家居指南》

对于宜家和设计迷来说,《家居指南》的乐趣在于观察那些对逛过这家店的人来说耳熟能详的形式与时代潮流的碰撞。1976年,宜家向不幸的西式沙龙家具剪影妥协,但翻开这一页,就会看到一把巧妙的椅子,它可以像沙滩躺椅一样调整间距,旁边的木质架子看起来与当代的伊瓦系统几乎一模一样。1986年的《家居指南》将柔和流畅的爵士乐面料放在前面和中心;木材被推到目录的后面,但有Poem椅子,今天的Poang椅子之父,在寒冷的情绪下。1992年以bäddsoffa的形式,沉稳地展现了符合大众市场审美的简洁结构。

1992年《居家指南》

但《家居指南》不仅仅是历史,它代表着潮流,为购物者指点迷津,让他们了解宜家以前古董,与宜家家具等于快时尚的名声背道而驰,宜家的古董家具已经成为收藏品。《GQ》报道说,由Verner Panton在1993年设计的Y2K的Vilbert椅子尤其受到追捧;它们在Bi-Rite Studio的售价为1350美元。由Niels Gammelgard设计的20世纪80年代的Bertoia风格的Oti椅子,在chairish的售价为450美元(“配有仿金银花纹的原版坐垫”)。如果你想复古到底,本该是第70期的《家居指南》可以变成一本纪念册,放在你从宜家买来的Billy书柜上。

Billy书柜与其设计者

(译者:蒂克伟)

结束 70 年的传统,宜家为何取消《家居指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宜家近日发布公告指出,因客户消费方式转变,阅读宜家《家居指南》的人数越来越少,因此品牌方决定停发该指南。随着科技发展与进步,宜家已逐渐将重心转向数字营销,加之今年新冠疫情影响,纸质版《家居指南》的受众进一步减少,导致最终不得不停止发行。在这本薄薄的手册背后,是一支庞大队伍的持续协作。对于宜家来说,《家居指南》不仅仅只是一本产品目录册,更是宜家重要的品牌营销工具。宜家每年会在《家居指南》上花费70%左右的营销预算,数百人参与这本目录册的策划、制作与营销推广。

宜家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是一些耐用的东西。对一些人来说,它是通向成年的大门:宜家买家最多的年龄是24岁,然后他们才会涉足更精致的Crate & Barrel或West Elm的世界。对其他人来说,宜家是另一个人生阶段的图腾,为人父母或离婚,甚至是空巢,代表着渴望或失败,或者介于两者之间。没有人像大卫·芬奇在1999年的电影《搏击俱乐部》中那样直观地捕捉到这一点,在这部电影中,主角,一个漂泊的20多岁的人,在他的公寓周围徘徊,因为它的公寓真的变成了宜家的“Fürni ”目录中的目录。

《搏击俱乐部》截图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当宜家近期宣布结束其70年历史的《家居指南》时,感觉就像一记惊人的粗暴的文化拳头袭来。近年来,该公司已经印制了超过2亿册的这种数百页体现瑞典家居生活与实惠价格的目录,共有72个版本,涵盖35种语言。但2021年的目录将是宜家的最后一本;就在《家居指南》70岁生日前夕,这家去年年收入440亿美元的公司宣布将把《家居指南》送进档案馆。

虽然我们今天都会把宜家与位于郊区的庞大迷宫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宜家公司起源于一本目录。宜家的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当时还是个17岁的瑞典农家孩子,他在1943年以一本名为 “Ikéa-Nytt”(即 “新宜家”)的小册子创办了这家公司,销售笔、皮带等邮购小商品。1948年,他又增加了家具,1951年,Kamprad印制了28.5万份该公司认为是首发的目录,封面上印有MK翼椅(最近重启为斯佳蒙靠背椅)。

1951年第一本宜家《家居指南》的封面

一年后,当坎普拉德开设了宜家公司的第一个实体展厅时,每年的邮寄《家居指南》是吸引人们亲自来看产品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那个时候,现代宜家概念的基础就产生了,从原理上讲,它仍然适用:首先,用产品目录来诱惑人们参加展览,今天的展览就是我们的商店。”据报道,坎普拉德在谈到他的第一个展厅时这样说。

今天,虽然宜家这个无处不在的家庭用品制造商,可能更出名的是它的商店,在那里,《家具指南》中的现代主义立体模型栩栩如生,价格实惠。“展览”本身就是一个很宜家的词汇:有餐厅提供瑞典肉丸和软服务冰淇淋,当然,宜家的网站一如既往的平庸。

宜家取消《家居指南》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如此。对于一家以尽可能降低成本而著称的公司来说,《家居指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制作《家居指南》的过程历时18个月,涉及1400张图片和24000篇文字,需要一个86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

取消《家居指南》也揭示了宜家越来越重视数字商务,这是一个宜家著名的滞后领域,这在新冠疫情期间成为该公司的主要问题。当亚马逊等许多在线零售商蓬勃发展时,宜家却难以实现最基础的交付问题。正如Fast Company在9月份指出的那样,“宜家的电子商务已经相当糟糕。在新冠期间,它绝对是崩溃了。”

宜家公司在2018年4月才聘请了第一位首席数字官Barbara Martin Coppola,这是同年开始的三年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改善其在线购物和交付。Martin Coppola是谷歌、德州仪器和三星的资深人士,她在受聘后不久就告诉英国商业杂志《The Drum》,宜家是“自己成功的牺牲品”,因为它太专注于以大卖场为代表的商业模式,以至于错过了最新一代的年轻城市消费者。宜家之所以成为一个目的地,部分原因是你可以用一辆小型汽车载着价值不菲的公寓家具走几趟;对于宁愿送货上门而不是自己开车的一代人来说,该公司没有网购的基础设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该公司最近宣布将在各城市新开50家占地面积较小的商店的原因。

疫情本来是这种转型取得成果的理想时机,因为这个人人都尽量待在家里的世界,人们对居家的环境感到厌倦,转而进行重新装修和改造。但它却暴露了宜家公司需要做多少数字化和物流工作。

即使《家居指南》是前数字时代的遗迹,它仍然有很多值得怀念的地方。它可能是历史,但它是真正的好历史,是对战后开始的室内设计趋势的彻底(当然,也是极其愉快的)描述。该公司显然了解其文化价值。8月,宜家将其所有电子版《家居指南》放到网上。

《家居指南》从《Ikéa-Nytt》开始,这是一本邮购手册,紧接在《家居指南》之前,当时宜家独特的设计风格已经开始出现。在繁复的洛可可钟、花丝灯和镜子等装饰品旁边,有一张简单的棚架桌,今天可以很容易地放入《家居指南》中,还有一张边桌,与现代宜家无处不在的刨花板Lack一模一样。在其第一本真正《家居指南》,该公司对空间的巧妙利用效率是存在的,有一张可以从柜子里折叠出来的床。

1951年《家居指南》

对于宜家和设计迷来说,《家居指南》的乐趣在于观察那些对逛过这家店的人来说耳熟能详的形式与时代潮流的碰撞。1976年,宜家向不幸的西式沙龙家具剪影妥协,但翻开这一页,就会看到一把巧妙的椅子,它可以像沙滩躺椅一样调整间距,旁边的木质架子看起来与当代的伊瓦系统几乎一模一样。1986年的《家居指南》将柔和流畅的爵士乐面料放在前面和中心;木材被推到目录的后面,但有Poem椅子,今天的Poang椅子之父,在寒冷的情绪下。1992年以bäddsoffa的形式,沉稳地展现了符合大众市场审美的简洁结构。

1992年《居家指南》

但《家居指南》不仅仅是历史,它代表着潮流,为购物者指点迷津,让他们了解宜家以前古董,与宜家家具等于快时尚的名声背道而驰,宜家的古董家具已经成为收藏品。《GQ》报道说,由Verner Panton在1993年设计的Y2K的Vilbert椅子尤其受到追捧;它们在Bi-Rite Studio的售价为1350美元。由Niels Gammelgard设计的20世纪80年代的Bertoia风格的Oti椅子,在chairish的售价为450美元(“配有仿金银花纹的原版坐垫”)。如果你想复古到底,本该是第70期的《家居指南》可以变成一本纪念册,放在你从宜家买来的Billy书柜上。

Billy书柜与其设计者

(译者:蒂克伟)

结束 70 年的传统,宜家为何取消《家居指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宜家近日发布公告指出,因客户消费方式转变,阅读宜家《家居指南》的人数越来越少,因此品牌方决定停发该指南。随着科技发展与进步,宜家已逐渐将重心转向数字营销,加之今年新冠疫情影响,纸质版《家居指南》的受众进一步减少,导致最终不得不停止发行。在这本薄薄的手册背后,是一支庞大队伍的持续协作。对于宜家来说,《家居指南》不仅仅只是一本产品目录册,更是宜家重要的品牌营销工具。宜家每年会在《家居指南》上花费70%左右的营销预算,数百人参与这本目录册的策划、制作与营销推广。

宜家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是一些耐用的东西。对一些人来说,它是通向成年的大门:宜家买家最多的年龄是24岁,然后他们才会涉足更精致的Crate & Barrel或West Elm的世界。对其他人来说,宜家是另一个人生阶段的图腾,为人父母或离婚,甚至是空巢,代表着渴望或失败,或者介于两者之间。没有人像大卫·芬奇在1999年的电影《搏击俱乐部》中那样直观地捕捉到这一点,在这部电影中,主角,一个漂泊的20多岁的人,在他的公寓周围徘徊,因为它的公寓真的变成了宜家的“Fürni ”目录中的目录。

《搏击俱乐部》截图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当宜家近期宣布结束其70年历史的《家居指南》时,感觉就像一记惊人的粗暴的文化拳头袭来。近年来,该公司已经印制了超过2亿册的这种数百页体现瑞典家居生活与实惠价格的目录,共有72个版本,涵盖35种语言。但2021年的目录将是宜家的最后一本;就在《家居指南》70岁生日前夕,这家去年年收入440亿美元的公司宣布将把《家居指南》送进档案馆。

虽然我们今天都会把宜家与位于郊区的庞大迷宫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宜家公司起源于一本目录。宜家的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当时还是个17岁的瑞典农家孩子,他在1943年以一本名为 “Ikéa-Nytt”(即 “新宜家”)的小册子创办了这家公司,销售笔、皮带等邮购小商品。1948年,他又增加了家具,1951年,Kamprad印制了28.5万份该公司认为是首发的目录,封面上印有MK翼椅(最近重启为斯佳蒙靠背椅)。

1951年第一本宜家《家居指南》的封面

一年后,当坎普拉德开设了宜家公司的第一个实体展厅时,每年的邮寄《家居指南》是吸引人们亲自来看产品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那个时候,现代宜家概念的基础就产生了,从原理上讲,它仍然适用:首先,用产品目录来诱惑人们参加展览,今天的展览就是我们的商店。”据报道,坎普拉德在谈到他的第一个展厅时这样说。

今天,虽然宜家这个无处不在的家庭用品制造商,可能更出名的是它的商店,在那里,《家具指南》中的现代主义立体模型栩栩如生,价格实惠。“展览”本身就是一个很宜家的词汇:有餐厅提供瑞典肉丸和软服务冰淇淋,当然,宜家的网站一如既往的平庸。

宜家取消《家居指南》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如此。对于一家以尽可能降低成本而著称的公司来说,《家居指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制作《家居指南》的过程历时18个月,涉及1400张图片和24000篇文字,需要一个86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

取消《家居指南》也揭示了宜家越来越重视数字商务,这是一个宜家著名的滞后领域,这在新冠疫情期间成为该公司的主要问题。当亚马逊等许多在线零售商蓬勃发展时,宜家却难以实现最基础的交付问题。正如Fast Company在9月份指出的那样,“宜家的电子商务已经相当糟糕。在新冠期间,它绝对是崩溃了。”

宜家公司在2018年4月才聘请了第一位首席数字官Barbara Martin Coppola,这是同年开始的三年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改善其在线购物和交付。Martin Coppola是谷歌、德州仪器和三星的资深人士,她在受聘后不久就告诉英国商业杂志《The Drum》,宜家是“自己成功的牺牲品”,因为它太专注于以大卖场为代表的商业模式,以至于错过了最新一代的年轻城市消费者。宜家之所以成为一个目的地,部分原因是你可以用一辆小型汽车载着价值不菲的公寓家具走几趟;对于宁愿送货上门而不是自己开车的一代人来说,该公司没有网购的基础设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该公司最近宣布将在各城市新开50家占地面积较小的商店的原因。

疫情本来是这种转型取得成果的理想时机,因为这个人人都尽量待在家里的世界,人们对居家的环境感到厌倦,转而进行重新装修和改造。但它却暴露了宜家公司需要做多少数字化和物流工作。

即使《家居指南》是前数字时代的遗迹,它仍然有很多值得怀念的地方。它可能是历史,但它是真正的好历史,是对战后开始的室内设计趋势的彻底(当然,也是极其愉快的)描述。该公司显然了解其文化价值。8月,宜家将其所有电子版《家居指南》放到网上。

《家居指南》从《Ikéa-Nytt》开始,这是一本邮购手册,紧接在《家居指南》之前,当时宜家独特的设计风格已经开始出现。在繁复的洛可可钟、花丝灯和镜子等装饰品旁边,有一张简单的棚架桌,今天可以很容易地放入《家居指南》中,还有一张边桌,与现代宜家无处不在的刨花板Lack一模一样。在其第一本真正《家居指南》,该公司对空间的巧妙利用效率是存在的,有一张可以从柜子里折叠出来的床。

1951年《家居指南》

对于宜家和设计迷来说,《家居指南》的乐趣在于观察那些对逛过这家店的人来说耳熟能详的形式与时代潮流的碰撞。1976年,宜家向不幸的西式沙龙家具剪影妥协,但翻开这一页,就会看到一把巧妙的椅子,它可以像沙滩躺椅一样调整间距,旁边的木质架子看起来与当代的伊瓦系统几乎一模一样。1986年的《家居指南》将柔和流畅的爵士乐面料放在前面和中心;木材被推到目录的后面,但有Poem椅子,今天的Poang椅子之父,在寒冷的情绪下。1992年以bäddsoffa的形式,沉稳地展现了符合大众市场审美的简洁结构。

1992年《居家指南》

但《家居指南》不仅仅是历史,它代表着潮流,为购物者指点迷津,让他们了解宜家以前古董,与宜家家具等于快时尚的名声背道而驰,宜家的古董家具已经成为收藏品。《GQ》报道说,由Verner Panton在1993年设计的Y2K的Vilbert椅子尤其受到追捧;它们在Bi-Rite Studio的售价为1350美元。由Niels Gammelgard设计的20世纪80年代的Bertoia风格的Oti椅子,在chairish的售价为450美元(“配有仿金银花纹的原版坐垫”)。如果你想复古到底,本该是第70期的《家居指南》可以变成一本纪念册,放在你从宜家买来的Billy书柜上。

Billy书柜与其设计者

(译者:蒂克伟)

结束 70 年的传统,宜家为何取消《家居指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宜家近日发布公告指出,因客户消费方式转变,阅读宜家《家居指南》的人数越来越少,因此品牌方决定停发该指南。随着科技发展与进步,宜家已逐渐将重心转向数字营销,加之今年新冠疫情影响,纸质版《家居指南》的受众进一步减少,导致最终不得不停止发行。在这本薄薄的手册背后,是一支庞大队伍的持续协作。对于宜家来说,《家居指南》不仅仅只是一本产品目录册,更是宜家重要的品牌营销工具。宜家每年会在《家居指南》上花费70%左右的营销预算,数百人参与这本目录册的策划、制作与营销推广。

宜家对很多人来说意义重大,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它是一些耐用的东西。对一些人来说,它是通向成年的大门:宜家买家最多的年龄是24岁,然后他们才会涉足更精致的Crate & Barrel或West Elm的世界。对其他人来说,宜家是另一个人生阶段的图腾,为人父母或离婚,甚至是空巢,代表着渴望或失败,或者介于两者之间。没有人像大卫·芬奇在1999年的电影《搏击俱乐部》中那样直观地捕捉到这一点,在这部电影中,主角,一个漂泊的20多岁的人,在他的公寓周围徘徊,因为它的公寓真的变成了宜家的“Fürni ”目录中的目录。

《搏击俱乐部》截图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当宜家近期宣布结束其70年历史的《家居指南》时,感觉就像一记惊人的粗暴的文化拳头袭来。近年来,该公司已经印制了超过2亿册的这种数百页体现瑞典家居生活与实惠价格的目录,共有72个版本,涵盖35种语言。但2021年的目录将是宜家的最后一本;就在《家居指南》70岁生日前夕,这家去年年收入440亿美元的公司宣布将把《家居指南》送进档案馆。

虽然我们今天都会把宜家与位于郊区的庞大迷宫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宜家公司起源于一本目录。宜家的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当时还是个17岁的瑞典农家孩子,他在1943年以一本名为 “Ikéa-Nytt”(即 “新宜家”)的小册子创办了这家公司,销售笔、皮带等邮购小商品。1948年,他又增加了家具,1951年,Kamprad印制了28.5万份该公司认为是首发的目录,封面上印有MK翼椅(最近重启为斯佳蒙靠背椅)。

1951年第一本宜家《家居指南》的封面

一年后,当坎普拉德开设了宜家公司的第一个实体展厅时,每年的邮寄《家居指南》是吸引人们亲自来看产品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那个时候,现代宜家概念的基础就产生了,从原理上讲,它仍然适用:首先,用产品目录来诱惑人们参加展览,今天的展览就是我们的商店。”据报道,坎普拉德在谈到他的第一个展厅时这样说。

今天,虽然宜家这个无处不在的家庭用品制造商,可能更出名的是它的商店,在那里,《家具指南》中的现代主义立体模型栩栩如生,价格实惠。“展览”本身就是一个很宜家的词汇:有餐厅提供瑞典肉丸和软服务冰淇淋,当然,宜家的网站一如既往的平庸。

宜家取消《家居指南》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至少从商业角度来看是如此。对于一家以尽可能降低成本而著称的公司来说,《家居指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制作《家居指南》的过程历时18个月,涉及1400张图片和24000篇文字,需要一个86000平方英尺的工作室。

取消《家居指南》也揭示了宜家越来越重视数字商务,这是一个宜家著名的滞后领域,这在新冠疫情期间成为该公司的主要问题。当亚马逊等许多在线零售商蓬勃发展时,宜家却难以实现最基础的交付问题。正如Fast Company在9月份指出的那样,“宜家的电子商务已经相当糟糕。在新冠期间,它绝对是崩溃了。”

宜家公司在2018年4月才聘请了第一位首席数字官Barbara Martin Coppola,这是同年开始的三年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改善其在线购物和交付。Martin Coppola是谷歌、德州仪器和三星的资深人士,她在受聘后不久就告诉英国商业杂志《The Drum》,宜家是“自己成功的牺牲品”,因为它太专注于以大卖场为代表的商业模式,以至于错过了最新一代的年轻城市消费者。宜家之所以成为一个目的地,部分原因是你可以用一辆小型汽车载着价值不菲的公寓家具走几趟;对于宁愿送货上门而不是自己开车的一代人来说,该公司没有网购的基础设施。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该公司最近宣布将在各城市新开50家占地面积较小的商店的原因。

疫情本来是这种转型取得成果的理想时机,因为这个人人都尽量待在家里的世界,人们对居家的环境感到厌倦,转而进行重新装修和改造。但它却暴露了宜家公司需要做多少数字化和物流工作。

即使《家居指南》是前数字时代的遗迹,它仍然有很多值得怀念的地方。它可能是历史,但它是真正的好历史,是对战后开始的室内设计趋势的彻底(当然,也是极其愉快的)描述。该公司显然了解其文化价值。8月,宜家将其所有电子版《家居指南》放到网上。

《家居指南》从《Ikéa-Nytt》开始,这是一本邮购手册,紧接在《家居指南》之前,当时宜家独特的设计风格已经开始出现。在繁复的洛可可钟、花丝灯和镜子等装饰品旁边,有一张简单的棚架桌,今天可以很容易地放入《家居指南》中,还有一张边桌,与现代宜家无处不在的刨花板Lack一模一样。在其第一本真正《家居指南》,该公司对空间的巧妙利用效率是存在的,有一张可以从柜子里折叠出来的床。

1951年《家居指南》

对于宜家和设计迷来说,《家居指南》的乐趣在于观察那些对逛过这家店的人来说耳熟能详的形式与时代潮流的碰撞。1976年,宜家向不幸的西式沙龙家具剪影妥协,但翻开这一页,就会看到一把巧妙的椅子,它可以像沙滩躺椅一样调整间距,旁边的木质架子看起来与当代的伊瓦系统几乎一模一样。1986年的《家居指南》将柔和流畅的爵士乐面料放在前面和中心;木材被推到目录的后面,但有Poem椅子,今天的Poang椅子之父,在寒冷的情绪下。1992年以bäddsoffa的形式,沉稳地展现了符合大众市场审美的简洁结构。

1992年《居家指南》

但《家居指南》不仅仅是历史,它代表着潮流,为购物者指点迷津,让他们了解宜家以前古董,与宜家家具等于快时尚的名声背道而驰,宜家的古董家具已经成为收藏品。《GQ》报道说,由Verner Panton在1993年设计的Y2K的Vilbert椅子尤其受到追捧;它们在Bi-Rite Studio的售价为1350美元。由Niels Gammelgard设计的20世纪80年代的Bertoia风格的Oti椅子,在chairish的售价为450美元(“配有仿金银花纹的原版坐垫”)。如果你想复古到底,本该是第70期的《家居指南》可以变成一本纪念册,放在你从宜家买来的Billy书柜上。

Billy书柜与其设计者

(译者:蒂克伟)

美国反垄断往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X科技实验室,原文标题:《他山之石:美国反垄断往事》,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上个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正式起草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这意味着我们每天都在用的很多App的运营方式,将发生明显改变,同时大量国内科技巨头的经营策略,也势必要做出巨大调整。

中国的反垄断指南还在征集意见之中,不过,我们或许可以通过美国人的做法,来了解反垄断,以预判未来。

什么样的“垄断”会被重罚?

迄今为止,对科技行业影响最深远的反垄断案,是从1998年到2001年的“合众国诉微软案”。

你猜,微软因为垄断遭到重罚,是哪款产品惹来的祸?

A. Windows 操作系统;B. Office 办公软件;C. IE浏览器

正确答案是C,三个选项里最糟糕的、最不能打的产品,IE浏览器

其实IE推出前,微软也接受过反垄断调查,但总是不了了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Windows在公平竞争的前提下真刀真枪赢来了市场地位。

而IE,无论其自身产品素质如何,却是借助Windows的力量才获得了浏览器市场的垄断位置。

浏览器,作为一种应用软件,本质上与办公软件或游戏软件一样,是独立于操作系统之外的。是否购买下载,下载谁家产品,应该由用户自己决定。

但95年,微软推出IE浏览器时,将它与已经垄断操作系统市场的Windows捆绑搭售。通过这一策略,微软直接干掉了当时在浏览器市场拥有90%市占率的网景。

这就属于用了不讲武德的阴招,让人无法忍受。

它意味着对于所有PC软件创业者来说,只要微软看上了你的赛道,就可以模仿出一款类似产品,然后利用绕不开的Windows系统,直接把你的产品整垮,哪怕它并不是一款足够优秀的产品。

在市场经济中,这种利用某一款产品的垄断地位,帮助自家其它产品打压竞品,获得另一品类的垄断地位,是绝对不能被容忍的。

前不久,美国司法部正式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与当年微软案异曲同工的是,谷歌被认为利用安卓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要求移动设备制造商将谷歌作为设备的默认搜索入口,构成了不正当竞争。

回到中国,我们也可以思考一下:微信上不能转发抖音的链接,却能快速分享快手,微视的内容,请问这种做法和微软、谷歌对比,有哪些本质上的区别呢?

“反垄断”的具体手段会是什么?

针对“反垄断”最有效的手段是什么?其实就一个字:

继续讲刚才的故事。2000年,“合众国诉微软案”初审结果公布,微软被要求强制性地拆成两个公司,一个做系统的公司和一个经营其他软件的公司。

‍不过这个判决并没有真正执行。

2000年适逢美国大选,当时与微软关系更密切的共和党代替民主党上台。第二年,微软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了和解,避免了被拆分的命运。

微软之外,科技行业并不算太长的历史中,最知名的一次拆分发生在AT&T公司身上。你也许没听过AT&T,但你大概率知道,发明电话的人是贝尔,而AT&T实质上就是贝尔创建的。

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家公司在美国的体量与地位,可以类比为今天中国的“三大运营商+华为中兴+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甚至还要更强。

现在你很少能听到这家曾经的巨无霸公司,主要是因为在1984年。根据美国的反垄断法,AT&T被拆分,部分电信业务被剥离出公司,划分成了8家小公司。

通过欧美的一些案例观察,对待所有已经形成垄断的巨头公司,最有效的制裁手段,只有拆分。

像罚款这样的惩戒,对巨头来说根本无关痛痒。比如谷歌,过往几年,在欧洲经常受到反垄断调查,并且被罚了近百亿美元,但其根基一点没受到动摇。

而今年美国司法部的诉讼之所以令谷歌紧张,是因为有分析认为,最后的判决结果,很可能会强制谷歌出售全球市占率第一的Chrome浏览器以及部分广告业务。

我们回头再来看现在国内BAT在内的互联网巨头,每家公司都有数不清的业务线,更不要说通过财务投资入股了多少家创业公司。

“反垄断”会怎样改变普通人的生活?

80后、90后应该会记得,当我们刚开始接触计算机和互联网时,无论是街头的网吧还是学校的微机室,总会用IE浏览器那个大大的“E”字来指代“上网”。

2010年之前,仿佛IE浏览器就是互联网,互联网就是IE浏览器。

如果没有针对微软的那场反垄断案,很可能到今天,所有人用的仍然是IE浏览器。而在没有选择与比较的情况下,我们不会觉得IE难用,只会认为浏览器就是这样,想象不到还有其它可能。

垄断的原罪,往往并不是从你身上赚钱,赚很多钱,而是让整个市场失去可能性,让所有人失去选择的权利,让你认为本应如此,只能如此。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讲的其实不仅是发生在美国的故事,也是今天正发生在中国的故事。巨头的触角可以伸入任何行业,并通过本身拥有的资金,资源,品牌优势来碾压其他公司。

今天很多人会觉得,淘宝只能用支付宝支付是天经地义的,微信不能分享其它公司链接是理所当然的,百度搜索只展示百家号的文章是无法避免的。这时,我们的想象力某种意义上已经被垄断锁死了。

这样持续下去,如果有一天,当你打车、网购、订机票、叫外卖、刷短视频只能在某几个APP上实现的时候,企业是不是还愿意把用户的需求放在第一位,又有谁有权利来约束这些企业的行为?

所以,让我们一起来关注这份反垄断指南的后续吧,因为它真的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X科技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