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推理内味儿了 《推理学院》新年密码题邀您破解

想要体验一下《推理学院》玩家们的密码推理日常吗?在这款汇集众多逻辑推理游戏的app中,这些小儿科的密码题对于玩家们来说可谓是“SoEasy”!呐,今天这道密码题,你能够破解吗——快来试试看!

1.jpg

乍看时,会觉得这是一个数独游戏,但细细看发现并不是——这其实需要运用一些空间观察能力,我们能很轻易地发现其中只有38297五个数字,并且采取一定规律进行排列的,而这个规律正是一种螺旋结构,从左上角的数字开始,逆时针旋转,会一直得到38297几个数字的循环,从而可以推断出缺失的是哪些数字。

怎么样,你学会了吗?《推理学院》是一款寓教于乐的休闲游戏,能帮助你提高观察能力、逻辑思维能力、想象力、判断力、表述能力、心理素质和表演能力;同时也可以培养您的团队精神、活跃团体气氛、增进团队成员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是目前线上最大的杀人游戏,丰富的角色设定和多样游戏版本,带给玩家最完善的杀人游戏体验。

有推理内味儿了 《推理学院》新年密码题邀您破解

想要体验一下《推理学院》玩家们的密码推理日常吗?在这款汇集众多逻辑推理游戏的app中,这些小儿科的密码题对于玩家们来说可谓是“SoEasy”!呐,今天这道密码题,你能够破解吗——快来试试看!

1.jpg

乍看时,会觉得这是一个数独游戏,但细细看发现并不是——这其实需要运用一些空间观察能力,我们能很轻易地发现其中只有38297五个数字,并且采取一定规律进行排列的,而这个规律正是一种螺旋结构,从左上角的数字开始,逆时针旋转,会一直得到38297几个数字的循环,从而可以推断出缺失的是哪些数字。

怎么样,你学会了吗?《推理学院》是一款寓教于乐的休闲游戏,能帮助你提高观察能力、逻辑思维能力、想象力、判断力、表述能力、心理素质和表演能力;同时也可以培养您的团队精神、活跃团体气氛、增进团队成员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是目前线上最大的杀人游戏,丰富的角色设定和多样游戏版本,带给玩家最完善的杀人游戏体验。

有推理内味儿了 《推理学院》新年密码题邀您破解

想要体验一下《推理学院》玩家们的密码推理日常吗?在这款汇集众多逻辑推理游戏的app中,这些小儿科的密码题对于玩家们来说可谓是“SoEasy”!呐,今天这道密码题,你能够破解吗——快来试试看!

1.jpg

乍看时,会觉得这是一个数独游戏,但细细看发现并不是——这其实需要运用一些空间观察能力,我们能很轻易地发现其中只有38297五个数字,并且采取一定规律进行排列的,而这个规律正是一种螺旋结构,从左上角的数字开始,逆时针旋转,会一直得到38297几个数字的循环,从而可以推断出缺失的是哪些数字。

怎么样,你学会了吗?《推理学院》是一款寓教于乐的休闲游戏,能帮助你提高观察能力、逻辑思维能力、想象力、判断力、表述能力、心理素质和表演能力;同时也可以培养您的团队精神、活跃团体气氛、增进团队成员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是目前线上最大的杀人游戏,丰富的角色设定和多样游戏版本,带给玩家最完善的杀人游戏体验。

索尼宣布PS5数字版在印度推迟发布 暂时先推出光驱版

1月11日消息 索尼在1月1日为所有印度PS5粉丝带来了一个甜蜜的新年惊喜。索尼公司宣布,PS5游戏机将最终在2月2日在印度推出。但是距离PS5开启预购还有3天时间时,索尼却给出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数字版的PS5发布时间将推迟。

游侠网1

最近一条推特爆料消息称,索尼正式更改了印度PS5数字版的发布时间。IGN印度通过零售渠道进行了核实,并表示该消息是准确的。同时索尼也发布了电子邮件确认了该消息。

索尼在电子邮件中确认了PS5数字版的推迟,同时还推出发布的有DualSense无线充电站、PULSE3D无线耳机、高清摄像机。

游侠网2

索尼PS5游戏主机在印度的售价分别是:光驱版49,990卢比(约4415元),数字版39,990印度卢比(约3531元)。索尼印度暂时还未透露数字版的具体发售时间,不过从全球缺货的状态来看,可能要等数周时间以上。

游侠网3

比特币10年涨10万倍,现在买还来得及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记者:刘思洁,编辑:段文,36氪经授权发布。

比特币涨疯了!2021年1月7日上午,比特币价格再次大涨8%,一度突破37000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而仅仅在4天前的1月2日,比特币价格才历史首次突破3万美元大关,令全世界瞩目。以其为首的数字货币再次引发了大众热捧和投资的新高潮。

比特币价格每创一次新高,法律人张楚都会心痛一回。10年前他就觉得数字货币很有意思,于是在网上试水买了20个比特币。“当时的价格,一个比特币也就四或五美刀吧。”张楚不记得准确价格,因为和现在相比实在不值得一提。这些年比特币价格一路飞涨,张楚却尴尬地发现,他把记录了自己比特币地址的私钥(那是一串能在交易中证明比特币为他所有的数据)弄丢了。而比特币的私钥一经丢失,就无法再找回。

“就是没那个发财命吧。”面对20个比特币价值70万美元,将近500万元人民币的现实,张楚只能故作淡然地安慰自己。

比特币(Bitcoin)是由据称为日裔美国人的中本聪在2008年11月1日提出,并于2009年1月3日正式诞生的一种虚拟的加密数字货币。与现有的各国央行发行的法定货币不同,比特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并使用区块链技术来确保该数字货币流通的各个环节安全性。

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最初,就设定了比特币只能通过在网上“挖矿”产生,总数为2100万枚。这种去中心化不受政府监管的数字货币从设计一开始,就是为了对抗由于政府超发法定货币所引发的通货膨胀。

但也正因为比特币设计太过于安全,类似张楚这样丢失私钥再也找不回来的人并不鲜见。据统计,因私钥丢失等原因造成的再也无法找回的比特币约占现有比特币发行量的五分之一。

截至目前,比特币的流通市值约为4.18万亿人民币。大量资本不仅流入比特币,同为主流数字货币的“以太坊”的流通市值也达到了8450亿人民币。加密数字货币的投资市场进入了一片繁荣。

挽弓资本合伙人黄瀚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此次比特币上涨的逻辑在于:一是全球资本流动性泛滥。在美联储连续量化宽松的背景之下,未来可能引发通胀危机。为了对冲货币贬值的风险,大家会去购买一些自己认为保值的投资品。而比特币因为它的稀缺性成为追捧的投资宠儿。二是以灰度投资公司(Grayscale Investments)为首的美国产业资本长期买入和持有。

不过,比特币价格的涨跌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今年1月2日首次突破3万美元大关,但1月4日盘中却开始暴跌,3小时内跌幅超过5000美元也是历史首次,最低时价格跌至2.8万美元。如今又跳水站上了35000美元高峰。

未来会如何,无人敢下定论。

历史会发生惊人相似一幕吗?

比特币在过去的2020一年间,价格翻了4倍多,以至于许多投资者都纷纷看好,彭博社的分析师甚至预测比特币2021年的目标价格为5万美元。

但根据CoinDesk的资料,比特币2017年也曾经疯狂飞涨,如果把2020年价格飙升的趋势图表与2017的对比,二者十分相似。而比特币在2017年激升后,2018年却走向崩盘,无数跟进的投资者被割韭菜,惨不忍睹。

四十多岁的李明住在河北老家的别墅里,他曾经是一名软件开发师,现在住的这个价值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别墅,就是他当年“炒币”赚来的钱所购。但他情绪上却有些抑郁,因为他最富有的时候,虚拟货币账面上的资金,在2017年曾达到几千万元人民币。但随后,他投资一个区块链项目失败,所挣的钱除了这套房子,所剩无几。

李明是在2012年的一篇文章中,第一次了解到比特币,当时他在一家证券公司做软件开发。读完了全文,他的第一感受就是“这个东西特别适合投机”。文章中的一句话他至今记得——“这东西未来会涨到让你瞠目结舌的地步。”

他开始向证券公司的领导和同事宣传比特币,却遭到了大家的否定,领导甚至直接公开说:“最近市面上出现了一种说是要成为未来货币的叫比特币的东西,这是不可能的,以后大家不许在办公室里讨论。”

虽然遭受了身边人的质疑,但是李明依然在信仰比特币的这个线下的圈子里活跃着。他花费50元从网上买入了他的第一枚比特币。那段时间,他参与着各种自己能够接触到的圈内的活动,听各种圈内名人布道虚拟货币的未来,也听各种技术极客为大家科普矿机、挖矿、矿池这些技术问题。

李明还记得,其中一个叫“神鱼”的技术极客,纯粹是为了“信仰”而不是利益去参与比特币活动。当时还是学生的“神鱼”,自己挖出了大量的比特币,却无偿送给了同学,他只是想当个纯粹的布道者,孜孜不倦地为大家科普区块链、比特币。

李明手上最多的时候拥有一百多个比特币,却在2013年全部打了水漂。当时他听了一个课程,知道了币圈有个叫“烤猫”的人正在开发一种比特币矿机,当时因为资金短缺,烤猫发起了比特币众筹,李明非常认可这个项目,投资了一百多枚比特币,最后烤猫消失,项目黄了,李明的投资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李明没有放弃,他继续投资了其他的虚拟货币。也就是在李明开始接触比特币的同时期,2011年国内诞生了第一个能够买卖比特币的网站“比特币中国”。李明还记得当时他想在这个网站上购买他的第一枚比特币,但是他被粗陋、卡顿的界面劝退了,从别的网站买的比特币。

温州人杨林科是“比特币中国”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创办比特币中国的那年,比特币的最高价只有32美元。他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记者,他“不懂区块链技术,只是商人出身嗅到了商机,才投身这个行业”。

比特币被中国投资者所追逐,监管部门也盯上了这个新事物。2013年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比特币不具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作为货币在市场流通使用。通知发出后,当天比特币价格从大约7004元人民币跌至4521元。而“比特币中国”为此直接停掉了一个多月,不能充币不能交易。

但随后几年,比特币价格又进一步大幅提升,而且各种类似的虚拟货币也应运而生。尤其2017年,币圈里各种虚拟货币的发币项目(ICO)异常火爆,玩家们的账面资产也跟着爆棚。当年9月4号,央行联合七部委全面叫停ICO,同时把ICO定义为非法集资。一系列虚拟货币的币价断崖式下跌,各交易平台纷纷把服务器搬到了国外,而“比特币中国”顺应监管被彻底关停。

而在国际市场,2017年12月,比特币站上了当时的历史价格最高位20089美元,但一个月后就狂跌超过50%,很多投资者输得一无所剩。

“玩这个就是赌”

李明就是2017年那批“从天堂到地狱”的亲历者之一。他在当年牛市获利后,又投资了一个新的项目,他看好那个项目,以七毛一个的成本买了几百万个该项目的虚拟货币。但如今,这些虚拟货币已跌到了四分钱一个。李明承认:“因为运营出了问题,所以币价跌了。”

幸好他还剩了一套别墅可以栖身。曾经暴富的他时常陷入迷茫:“毕竟曾经有过那么多钱,失去了,不甘心。”

或许李明应该一直坚持买比特币,而不是去投资别的项目。但比特币长期投资者章闫则用自己的经历否定了这种可能性。2011年,还是大学生的他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推荐比特币,他研究了一番,觉得这个适合投机,以300元每个的价格买了三个,后来因为缺钱,在比特币涨到500元每个时卖了出去。在这之后,他偶尔会关注比特币的信息,有闲钱时会想起来买一点,但又会在缺钱时花掉。“其实你能够看到它一直会涨的,但是你却无法坚定地去持有它。”章闫说。

2017年之后,币市就一直处于漫长的熊市和短暂的小牛市交替。即便是在区块链媒体从业时间达到两年的李雪,一直观察着行业,见证着币价的涨落,却也无法看清其走向。

2020年春天,比特币价格为六七千美元的低点,只有2017年高点的三分之一,理性告诉李雪,这将是很好的入手时机,她犹豫要不要这个时候买入一些比特币。

她和身边的朋友商量,但同为行业内人士的他们觉得不应该买入。好在李雪犹豫再三还是花钱入手了一点比特币。面对如今的比特币价格,她既觉得侥幸——幸亏买了,又觉得遗憾——没有多买。

李雪作为行业记者,之前也投资过几个她看好的区块链项目,但都赔了。她看好一个科学家团队所做的项目,“可是他们不会做宣发和运营,资金都很困难。”李雪认为,这个行业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真正研究技术的团队反而没有那么容易去获得资本的青睐,资本更追求短期快速的回报。

李雪后来从区块链行业跳了出来,去了一家持牌媒体做金融报道的记者。圈子转换之后,她身边的氛围也发生了变化,大家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热情没有了那么高,身边的朋友们更热衷于讨论基金和股票等理财产品,她也在尝试着学习投资这些理财项目。

而比特币这个曾经被各国监管打压的新事物,曾经想要颠覆央行集权的去中心化货币,其实也在慢慢转变,似乎正逐渐被政府招安。美国政府所没收的黑市网站“丝绸之路”的近7万枚比特币到目前为止还未被变现和移动,美国政府也因此成为全球拥有比特币第五大量的持仓组织。

更不用提此轮比特币价格疯涨背后的正规金融机构入场。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0日,美国灰度投资公司的比特币信托总规模达到了160亿美金,约合60.7万枚比特币,占流通中比特币的3.26%。而2020年初,灰度的比特币信托持仓量只有26万枚。

比特币的未来走向无人能知,李明依旧在他的别墅里迷茫。他曾经实现了财富自由,但似乎一切又回到原点。现在他每天最舒服的时刻就是进入梦乡,等到一睁眼,生活又陷入一片阴霾。曾经的工作在炒币挣到钱后他就辞了,多年无所事事,他也很难回到自己的老本行。

他曾经在币圈内赌赢过,也赌输过。多次经历人生和币价的过山车,币价的涨跌对于他这个没有什么经济学背景的人来说,难以摸出规律。

“玩这个就是赌。”李明说。

(文中除黄瀚、杨林科外,其他受访者皆为化名)

深度解读:疫情压垮全球医疗系统,数字健康如何改变现状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Lexie,编辑:Lu,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

2020如果说有什么关键词的话,那可能是“活着”!一场新冠疫情让我们对健康的关注重新登上高峰,同时目前医疗系统的弊端也都被放大出来,近几年来正快速发展的数字健康科技背负着改变现状的使命。

疫情加速了全球范围内人们对于数字健康科技的接受度,让投资者的兴趣也大增,2010年前,在医疗健康科技领域的风投交易少之又少,而如今数字健康已经成为了最火热的赛道之一,今年光是第三季度就收获了94亿美元的投资,Rock Health预测到年底今年这一领域的投资将达到120亿美元,与2019年的74亿美元和2018年的82亿美元相比有大幅的增长,昭示着这一行业的成熟。

在投资规模上,高价投资占主要位置,共有24个数字健康领域的公司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Rock Health数据显示,2020年每桩交易的均值约为3020万美元,是2019年这一数字1970万美元的1.5倍。

股市的恢复也给了这一领域公司上市的机会,健康助手服务Accolade和健康险巨头GoHealth在7月完成了上市,远程医疗Amwell、处方药折扣平台goodrx、创新血透系统公司outset medical在9月上市,Hims正在准备通过SPAC的方式上市,采用AI进行远程诊疗的MDLive也有打算在2021年进行上市。

像是总部位于维也纳的 APEX Ventures甚至成立了全新的基金,目前正在进行约5000万美元的融资,由APEX的合伙人Gordon Euller和曾在维也纳综合医院任职的医学专家共同领投,这一全新基金将用于对在数字健康领域有独特科技成果的种子轮公司进行投资。

科技巨头们在健康领域也不断有所行动:

苹果多年来一直在增加可为用户提供的大量健康信息,现在也涉足到了运动课程内容领域;谷歌一直在锤炼自己的深度学习技术用来加速药物研发…

而他们在让医疗数据更加可及化方面也在努力 – 目前医疗科技界正在推行“FHIR”这种以网络为基准的储存和共享患者信息的电子病历手段,微软最近发布了按需医疗数据服务FHIR Server for Azure,想要吸引医疗人员来使用他们的云端服务;谷歌与美国医学协会进行合作,帮助提升医疗机构对于患者健康信息的收集和管理努力,以及协调他们对于FHIR这一模式的采用;苹果的健康档案软件也在通过使用FHIR让用户可以从医疗机构中获取自己的健康数据。

就在11月,亚马逊终于正式推出酝酿已久的网上药房,通过使用线上药房的个人档案,用户可以将添加保险信息,随时管理药品处方,更改支付方式等步骤都在亚马逊的页面上完成,同时还可以通过自助服务和药剂师热线寻求关于药物的相关信息。

目前许多消费者习惯在购买日常杂货的同时也进行药品的购买,亚马逊此举正是向着成为一站式万能电商在进行努力;同时医药零售本身就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却未被完全探索的金矿,线上药房服务全球市场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1310亿美元,而处方药市场本身在今年就已达到了9040亿美元,并在2025年达到1.3万亿美元。

再加上亚马逊推出运动追踪器Halo这一步棋,可以想象到当用户在Whole Foods进行食品的购买,用Halo进行运动追踪,在线上药房进行药物购买,亚马逊便可以获取大量的全方位用户健康信息用于未来布局。

除此之外,还有哪些趋势在今年甚至是明年将主导数字健康的发展方向呢?

远程医疗

远程医疗在疫情期间成为了人们倾向且变成主流的就诊方式,首先当然是因为人们为了躲避彼此接触的风险,因此将可能的会面都转战线上,其次则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对于来自移动端便捷、远程医疗选择的追求,根据Hims & Hers的数据显示,比起去医院挂诊,全美75%的千禧一代消费者更习惯在网络上寻求医疗建议。

今年以来,各个阶段的公司在远程医疗领域都有不少融资动作,在种子轮有:

在4月,为家长提供按需儿科医生服务的Blueberry Pediatrics完成了由Streamlined Ventures投资的230万美元融资,他们的目标是让家长们可以24小时跟儿科医生在线问诊,即使小朋友在大半夜发烧也会有医生确保在10分钟内在线回复,家长还可以购买耳镜套装,让医生可以远程通过视频诊断耳道感染情况。

在6月,想为全美1.75亿超重人口提供科学减重方案的Calibrate 获得了由Forerunner Ventures和Redesign Health领投的510万美元融资。

长期以来人们都是通过看体重变化来衡量减重效果,但实际上新陈代谢健康才是真正有效的指标,Calibrate根据科学研究为每个用户打造以新陈代谢健康为目标的个人定制减重计划,来实现包括减少疾病风险和日常健康等有效且持续的综合健康。

将我们手机变成临床测试仪器、让我们不用再去医院测试的Testcard在10月完成了由West Hill Capital投资的450万英磅融资。

用户只需在一个小小的卡片上收集尿液,再用手机进行扫描,就可以获得关于尿液中白细胞和酸碱值的相关信息,还可以跟医生分享进行进一步诊断。

Testcard

包括A轮和B轮的早期公司也有动作:

为用户带来全新治疗消化疾病方案的Vivante完成了来自由Lifeforce Capital和Big Pi Ventures领投的580万美元融资,NFP Ventures和FCA Venture Partners等也参与了这轮融资。通过提供在家就可以测的肠道菌群测试包,食物敏感度呼吸测试仪,以及全天候的肠胃医生热线,Vivante专注于为那些遭受肠胃疾病和不适的患者带来长期的诊断、监测、管理方案。

提供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Cerebral在今年2月刚刚成立,在10月就完成了由知名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机构Oak HC/FT领投的3500万美元A轮融资。

用户不但可以跟心理医生进行视频聊天进行咨询,还可以直接收到邮寄到家的药物。尽管传统心理咨询行业目前对于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质量还是持保留态度,无法否认的是疫情期间这一行业确实看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Late-stage,今年以来远程医疗行业的融资更是超过了10亿美元,其中包括:

专注于提供“让人稍羞于启齿”的那些健康服务的Nurx在8月完成了由Trustbridge,Comcast Ventures,Wittington Ventures等投资的2250万美元C轮追加融资,他们的服务内容包括在家就可以进行的性传播疾病测试包,艾滋预防药,HPV筛查测试,还有紧急避孕药等,在今年还收获了来自沃尔玛和DNA测试公司23andMe的前高层加入团队。

女性和家庭健康在线诊疗平台Maven Clinic获得了来自14W等11家投资机构的4500万美元C轮融资,Maven的按需医疗服务为在职妈妈和新手父母提供从备孕到生育到恢复等各个阶段的护理,除了日常健康提示,平台上还有精心收集的健康小贴士和孕期笔记等内容。

源于人口增长的压力、医保的普及、慢性病的愈发流行、数字沟通技术的发展、当然还有疫情带来的对于远程医疗科技接受度的大大提高,全球远程医疗市场预计将在接下来的五年内以37%的复合年增长率从今年的387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1917亿美元。目前进行远程就诊的基本都是基础医疗服务,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这一科技也将被广泛运用到各个细分领域中,比如护士、助产妇、营养专家、心理咨询等等。

人工智能

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纳入发展的一部分,对于医疗健康行业来说,今年以来疫情加速了对于批量化有效医疗方案的追求和AI技术的优化发展,而在2021年这些进步将被广泛的应用到更多地方,根据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Tractica 的预测,全球人工智能医疗健康市场将在2025年达到340亿美元,AI被应用的几大重要领域包括:

疾病诊断 

今年以来,新冠测试是人们最需要却也最排不上号的一项医学测试,因此许多医学团队今年都在努力研究其他的测试方式。

在11月,来自MIT的研究人员发现患有新冠的人咳嗽的声音和健康人的听起来其实有所不同,这差别是人耳无法识别的,但是人工智能却可以。人们可以直接用手机或电脑记录自己咳嗽的声音,他们所开发出的这一AI 模型便可以告诉提交者他是否患有新冠疫情的风险,这一发明如果获得FDA认可,或将成为一个简单免费且无侵入性的测试app,人们可以每天登陆,对着它咳嗽,即刻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否患病。

正在攻克相同难题的团队有不少,比如位于孟买的由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所资助的项目Cough Against COVID,位于瑞士的Coughvid项目,还有剑桥的COVID-19 Sounds项目等都采用类似的原理用AI加速疾病诊断。

药物研发 

就在12月末,字节跳动的招聘页面上显示他们正在加州、上海和北京各地都在寻找人工智能进行药物研究方面的人才加入字节的AI Lab,这一部门在2016年就成立了,主要被应用于内容推荐, 如今也准备加入医疗健康这一赛道。

其他的科技巨头近年来也都在人工智能药物领域展开了布局,腾讯的人工智能药物研究团队云深智药从2019年开始就在发表关于基因方面的研究了。

而据路透9月消息显示,百度正在与投资者进行谈判,准备为一家专注于用AI技术进行新药研究和疾病诊断的初创公司融资约20亿美元;华为今年以来也在药物研究和医疗成像方面有所动作。

但相比国内,美国AI药物研发方面的工作开始的更早,进展也更迅速。11月末,Alphabet旗下公司DeepMind在官网上宣布,已经破解了困扰了生物界多年的难题:蛋白质是如何折叠的,并且开发出了可以准确预测蛋白质结构的机器学习软件AlphaFold。

通常药理学家要通过大量费时费力的观察和统计来设计药物,这一发现让研究人员能够对蛋白质结构有更加准确的掌握,加速药物研究的进程,在未来打击类似于新冠肺炎的重大疾病中起到重要作用。

临床医学 

在临床医学方面,许多公司正在提升患者与医生之间沟通的效率,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纽约的Klara就是其一,它能够获取患者的电子病历,然后将患者与医生之间的预约、指示、提醒、签到、后续联系等步骤都用自动化的方式完成。Klara在今年已经获得了由Google旗下专注于AI方面业务的基金Gradient Ventures和 Frist Cressey Ventures 联合领投的1500万美元融资。

病患照料和护理也是AI能大展身手的一个领域,比如Gauss Surgical就是应用计算机视觉来监控患者生产之后的失血量,医生对于失血量的估计通常不太准确,而数据显示这一AI技术能够达到四倍的失血识别,从而将出血干预的延迟减少了34%。

Medical Informatics则是采用机器学习技术来从患者周边的监测仪、呼吸机,以及电子医疗档案中收集和分析数据,随时掌握患者的康复状况。虽然目前大多数的决策和照料都还是由人来完成,但这些技术的存在却大大减少了所需人力,也起到了提醒和防患的作用。

AI在临床医学中最厉害的应用,当属精准医学了,通过对患者健康信息的详尽了解,比如:基因组、新陈代谢表现、微生物菌群成分、饮食、锻炼、睡眠…加上对疾病在特定患者身上的精准到分子程度的表现,这一人工智能技术能够为每一个个体打造出定制化医学方案。

由Groupon联合创始人Lefkofsky在2015年成立的Tempus就是这一领域的代表,Tempus称他们已经掌握并分析了全美1/3癌症患者的病情数据,与全美顶级医学机构的肿瘤学家进行合作,通过在分子程度分析基因测序、DNA等数据,结合试验结果、病理成像等信息,再加上对全球最先进医学手段的掌握,用人工智能为每位病人提供独特的医学诊疗。

就在12月,Tempus完成了2亿美元的融资,是3月1亿美元G轮融资的追加,Tempus目前已经总共完成了超1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约为81亿美元,是芝加哥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背后的投资者包括Google,Baillie Gifford,Franklin Templeton和Novo Holdings等。

医疗效率 

就像我们的家中渐渐有越来越多的Alexa和Siri等智能设备一样,医疗机构也将开始广泛使用人工智能在记录医学笔记、日常运营、建立医疗信息数据库等多个方面简化流程、提高效率。

Olive就是目前比较知名的一家初创公司,它所提供的人工智能即服务(AI-as-a-Service)使其成为了对于患者和保险机构来说都能提升便捷度的端对端一条龙式医疗平台,它能够帮助医护人员完成许多机械式的重复性任务,比如在不同医院的数据库中查找病历、建立报告、提交保险索赔等。

就在12月初,Olive完成了由Tiger Global,General Catalyst,Drive Capital和Silicon Valley Bank领投的2.25亿美元融资,随后在同一周内宣布完成了对 Verata Health的收购,解决此前想攻克的保险授权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目前公司估值达到了15亿美元。

长期以来高昂的医疗费用和冗杂的医疗过程让看病就医成了让大多数人都头疼的一件事,在此次疫情中也成为了让疫情控制失守的重要原因之一,人工智能在这些领域中的应用被认为将有潜力改写医疗世界的整个规则,这也让投资者的兴趣大涨,即使在今年许多领域面临着投资寒冬的情况下人工智能健康行业还是动作不断。

在2019年,全球范围内对在医疗保健领域使用AI技术公司的投资总额约为40亿美元,而今年前三季度就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总额,光是Q3就以122桩交易达到了超20亿美元的成绩。

图片来源:cbinsights.com

全面健康

在高科技之外,数字健康的另一重要进展便是许多DTC公司开始用互联网思维解决有些敏感的和像是偏头痛那些“不要命但烦人”的健康问题。Hims 算是这一领域的先锋者,成立3年已经成为了男性脱发、ED、痤疮等问题和综合护理的不二选择,2018年也将业务扩展到了女性护理方向,以Hers品牌囊括了护肤、生育、心理健康、脱发等多个问题。

hims & hers

Hims & Hers 的成功和越来越流行的养生大潮让大大小小的公司像春笋一般钻了出来。如今有3个年头的Ro是另一家比较出色的代表,起初关注的业务也只是男性脱发和ED问题,目前将业务扩展到了囊括女性生理健康、体重管理、更年期诊疗的Rory,和帮助戒烟的服务Zero。Ro在今年7月完成由General Catalyst领投的2亿美元融资后总融资额达到了3.76亿美元,估值约15亿美元,未来的目标是成为“健康保健领域的shopify”。

位于纽约的Thirty Madison旗下的业务从一开始的专注于防脱发业务的Keeps,扩展到了即时止痛和长期调理偏头痛的Cove,还有专门治疗胃食道反流的Evens,他们更侧重于在诊断后还提供长期个性化的护理方案,比如Cove对于不同人的偏头痛会提供预防性、止吐、饮食调理、立即缓解等不同的药物。它在今年完成了4700万美元融资,此前投资者Maveron和Northzone都继续参投,强生的创新部门也参与了这一轮投资。

去年刚创立的CurieMD专注于为女性提供更年期诊断和治疗处方,用户只需填写简单的问卷调查,就可以获得专属的诊疗建议和药方,比如口服避孕药或是植物原料的理疗来调节荷尔蒙。

同是总部位于加州的The Cusp今年刚成立,在夏天开始推出可以在家测试的更年期测试包,通常在医院进行这样一次测试要花500刀左右,而The Cusp只收159刀,用户还可以购买210刀的套餐,其中包括测试以及3个月的远程问诊和个性化诊疗方案。

像CurieMD和The Cusp一样关注于女性健康的科技公司数不胜数,这代表着女性+科技这一赛道的升温,预计到2030年这一市场价值将超30亿美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像是硅兔之前报道过的可以对血糖进行监控的Levels、Undermyfork等公司,还有对睡眠进行监测的WHOOP,甚至是对变老速度进行计算的Humanity等公司今年以来都备受关注,这都代表着消费者对于自我健康更加关注的趋势。

同时社会整体对于医疗健康行业的期待值也会有所提高,不管是应用智能仪器、提升人工智能算法、还是用互联网思维去解决更多疑难杂症…

大众对于健康的追求和对独特定制化医疗方案的预期将推动着这一行业在未来几年内有更加快速的发展,也将会有更多人受益于这一进步。

参考资料:

Global Telehealth Market Trend (Markets and Markets)

Telehealth Dealmaking Is Up At Every Stage—And So Are Valuations (Crunchbase)

These Are The Startups Applying AI To Transform Healthcare (Forbes)AI startup Olive raises $225M, acquires Verata Health to address prior authorization (Fierce Healthcare)

深度解读:疫情压垮全球医疗系统,数字健康如何改变现状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Lexie,编辑:Lu,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

2020如果说有什么关键词的话,那可能是“活着”!一场新冠疫情让我们对健康的关注重新登上高峰,同时目前医疗系统的弊端也都被放大出来,近几年来正快速发展的数字健康科技背负着改变现状的使命。

疫情加速了全球范围内人们对于数字健康科技的接受度,让投资者的兴趣也大增,2010年前,在医疗健康科技领域的风投交易少之又少,而如今数字健康已经成为了最火热的赛道之一,今年光是第三季度就收获了94亿美元的投资,Rock Health预测到年底今年这一领域的投资将达到120亿美元,与2019年的74亿美元和2018年的82亿美元相比有大幅的增长,昭示着这一行业的成熟。

在投资规模上,高价投资占主要位置,共有24个数字健康领域的公司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Rock Health数据显示,2020年每桩交易的均值约为3020万美元,是2019年这一数字1970万美元的1.5倍。

股市的恢复也给了这一领域公司上市的机会,健康助手服务Accolade和健康险巨头GoHealth在7月完成了上市,远程医疗Amwell、处方药折扣平台goodrx、创新血透系统公司outset medical在9月上市,Hims正在准备通过SPAC的方式上市,采用AI进行远程诊疗的MDLive也有打算在2021年进行上市。

像是总部位于维也纳的 APEX Ventures甚至成立了全新的基金,目前正在进行约5000万美元的融资,由APEX的合伙人Gordon Euller和曾在维也纳综合医院任职的医学专家共同领投,这一全新基金将用于对在数字健康领域有独特科技成果的种子轮公司进行投资。

科技巨头们在健康领域也不断有所行动:

苹果多年来一直在增加可为用户提供的大量健康信息,现在也涉足到了运动课程内容领域;谷歌一直在锤炼自己的深度学习技术用来加速药物研发…

而他们在让医疗数据更加可及化方面也在努力 – 目前医疗科技界正在推行“FHIR”这种以网络为基准的储存和共享患者信息的电子病历手段,微软最近发布了按需医疗数据服务FHIR Server for Azure,想要吸引医疗人员来使用他们的云端服务;谷歌与美国医学协会进行合作,帮助提升医疗机构对于患者健康信息的收集和管理努力,以及协调他们对于FHIR这一模式的采用;苹果的健康档案软件也在通过使用FHIR让用户可以从医疗机构中获取自己的健康数据。

就在11月,亚马逊终于正式推出酝酿已久的网上药房,通过使用线上药房的个人档案,用户可以将添加保险信息,随时管理药品处方,更改支付方式等步骤都在亚马逊的页面上完成,同时还可以通过自助服务和药剂师热线寻求关于药物的相关信息。

目前许多消费者习惯在购买日常杂货的同时也进行药品的购买,亚马逊此举正是向着成为一站式万能电商在进行努力;同时医药零售本身就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却未被完全探索的金矿,线上药房服务全球市场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1310亿美元,而处方药市场本身在今年就已达到了9040亿美元,并在2025年达到1.3万亿美元。

再加上亚马逊推出运动追踪器Halo这一步棋,可以想象到当用户在Whole Foods进行食品的购买,用Halo进行运动追踪,在线上药房进行药物购买,亚马逊便可以获取大量的全方位用户健康信息用于未来布局。

除此之外,还有哪些趋势在今年甚至是明年将主导数字健康的发展方向呢?

远程医疗

远程医疗在疫情期间成为了人们倾向且变成主流的就诊方式,首先当然是因为人们为了躲避彼此接触的风险,因此将可能的会面都转战线上,其次则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对于来自移动端便捷、远程医疗选择的追求,根据Hims & Hers的数据显示,比起去医院挂诊,全美75%的千禧一代消费者更习惯在网络上寻求医疗建议。

今年以来,各个阶段的公司在远程医疗领域都有不少融资动作,在种子轮有:

在4月,为家长提供按需儿科医生服务的Blueberry Pediatrics完成了由Streamlined Ventures投资的230万美元融资,他们的目标是让家长们可以24小时跟儿科医生在线问诊,即使小朋友在大半夜发烧也会有医生确保在10分钟内在线回复,家长还可以购买耳镜套装,让医生可以远程通过视频诊断耳道感染情况。

在6月,想为全美1.75亿超重人口提供科学减重方案的Calibrate 获得了由Forerunner Ventures和Redesign Health领投的510万美元融资。

长期以来人们都是通过看体重变化来衡量减重效果,但实际上新陈代谢健康才是真正有效的指标,Calibrate根据科学研究为每个用户打造以新陈代谢健康为目标的个人定制减重计划,来实现包括减少疾病风险和日常健康等有效且持续的综合健康。

将我们手机变成临床测试仪器、让我们不用再去医院测试的Testcard在10月完成了由West Hill Capital投资的450万英磅融资。

用户只需在一个小小的卡片上收集尿液,再用手机进行扫描,就可以获得关于尿液中白细胞和酸碱值的相关信息,还可以跟医生分享进行进一步诊断。

Testcard

包括A轮和B轮的早期公司也有动作:

为用户带来全新治疗消化疾病方案的Vivante完成了来自由Lifeforce Capital和Big Pi Ventures领投的580万美元融资,NFP Ventures和FCA Venture Partners等也参与了这轮融资。通过提供在家就可以测的肠道菌群测试包,食物敏感度呼吸测试仪,以及全天候的肠胃医生热线,Vivante专注于为那些遭受肠胃疾病和不适的患者带来长期的诊断、监测、管理方案。

提供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Cerebral在今年2月刚刚成立,在10月就完成了由知名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机构Oak HC/FT领投的3500万美元A轮融资。

用户不但可以跟心理医生进行视频聊天进行咨询,还可以直接收到邮寄到家的药物。尽管传统心理咨询行业目前对于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质量还是持保留态度,无法否认的是疫情期间这一行业确实看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Late-stage,今年以来远程医疗行业的融资更是超过了10亿美元,其中包括:

专注于提供“让人稍羞于启齿”的那些健康服务的Nurx在8月完成了由Trustbridge,Comcast Ventures,Wittington Ventures等投资的2250万美元C轮追加融资,他们的服务内容包括在家就可以进行的性传播疾病测试包,艾滋预防药,HPV筛查测试,还有紧急避孕药等,在今年还收获了来自沃尔玛和DNA测试公司23andMe的前高层加入团队。

女性和家庭健康在线诊疗平台Maven Clinic获得了来自14W等11家投资机构的4500万美元C轮融资,Maven的按需医疗服务为在职妈妈和新手父母提供从备孕到生育到恢复等各个阶段的护理,除了日常健康提示,平台上还有精心收集的健康小贴士和孕期笔记等内容。

源于人口增长的压力、医保的普及、慢性病的愈发流行、数字沟通技术的发展、当然还有疫情带来的对于远程医疗科技接受度的大大提高,全球远程医疗市场预计将在接下来的五年内以37%的复合年增长率从今年的387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1917亿美元。目前进行远程就诊的基本都是基础医疗服务,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这一科技也将被广泛运用到各个细分领域中,比如护士、助产妇、营养专家、心理咨询等等。

人工智能

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纳入发展的一部分,对于医疗健康行业来说,今年以来疫情加速了对于批量化有效医疗方案的追求和AI技术的优化发展,而在2021年这些进步将被广泛的应用到更多地方,根据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Tractica 的预测,全球人工智能医疗健康市场将在2025年达到340亿美元,AI被应用的几大重要领域包括:

疾病诊断 

今年以来,新冠测试是人们最需要却也最排不上号的一项医学测试,因此许多医学团队今年都在努力研究其他的测试方式。

在11月,来自MIT的研究人员发现患有新冠的人咳嗽的声音和健康人的听起来其实有所不同,这差别是人耳无法识别的,但是人工智能却可以。人们可以直接用手机或电脑记录自己咳嗽的声音,他们所开发出的这一AI 模型便可以告诉提交者他是否患有新冠疫情的风险,这一发明如果获得FDA认可,或将成为一个简单免费且无侵入性的测试app,人们可以每天登陆,对着它咳嗽,即刻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否患病。

正在攻克相同难题的团队有不少,比如位于孟买的由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所资助的项目Cough Against COVID,位于瑞士的Coughvid项目,还有剑桥的COVID-19 Sounds项目等都采用类似的原理用AI加速疾病诊断。

药物研发 

就在12月末,字节跳动的招聘页面上显示他们正在加州、上海和北京各地都在寻找人工智能进行药物研究方面的人才加入字节的AI Lab,这一部门在2016年就成立了,主要被应用于内容推荐, 如今也准备加入医疗健康这一赛道。

其他的科技巨头近年来也都在人工智能药物领域展开了布局,腾讯的人工智能药物研究团队云深智药从2019年开始就在发表关于基因方面的研究了。

而据路透9月消息显示,百度正在与投资者进行谈判,准备为一家专注于用AI技术进行新药研究和疾病诊断的初创公司融资约20亿美元;华为今年以来也在药物研究和医疗成像方面有所动作。

但相比国内,美国AI药物研发方面的工作开始的更早,进展也更迅速。11月末,Alphabet旗下公司DeepMind在官网上宣布,已经破解了困扰了生物界多年的难题:蛋白质是如何折叠的,并且开发出了可以准确预测蛋白质结构的机器学习软件AlphaFold。

通常药理学家要通过大量费时费力的观察和统计来设计药物,这一发现让研究人员能够对蛋白质结构有更加准确的掌握,加速药物研究的进程,在未来打击类似于新冠肺炎的重大疾病中起到重要作用。

临床医学 

在临床医学方面,许多公司正在提升患者与医生之间沟通的效率,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纽约的Klara就是其一,它能够获取患者的电子病历,然后将患者与医生之间的预约、指示、提醒、签到、后续联系等步骤都用自动化的方式完成。Klara在今年已经获得了由Google旗下专注于AI方面业务的基金Gradient Ventures和 Frist Cressey Ventures 联合领投的1500万美元融资。

病患照料和护理也是AI能大展身手的一个领域,比如Gauss Surgical就是应用计算机视觉来监控患者生产之后的失血量,医生对于失血量的估计通常不太准确,而数据显示这一AI技术能够达到四倍的失血识别,从而将出血干预的延迟减少了34%。

Medical Informatics则是采用机器学习技术来从患者周边的监测仪、呼吸机,以及电子医疗档案中收集和分析数据,随时掌握患者的康复状况。虽然目前大多数的决策和照料都还是由人来完成,但这些技术的存在却大大减少了所需人力,也起到了提醒和防患的作用。

AI在临床医学中最厉害的应用,当属精准医学了,通过对患者健康信息的详尽了解,比如:基因组、新陈代谢表现、微生物菌群成分、饮食、锻炼、睡眠…加上对疾病在特定患者身上的精准到分子程度的表现,这一人工智能技术能够为每一个个体打造出定制化医学方案。

由Groupon联合创始人Lefkofsky在2015年成立的Tempus就是这一领域的代表,Tempus称他们已经掌握并分析了全美1/3癌症患者的病情数据,与全美顶级医学机构的肿瘤学家进行合作,通过在分子程度分析基因测序、DNA等数据,结合试验结果、病理成像等信息,再加上对全球最先进医学手段的掌握,用人工智能为每位病人提供独特的医学诊疗。

就在12月,Tempus完成了2亿美元的融资,是3月1亿美元G轮融资的追加,Tempus目前已经总共完成了超1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约为81亿美元,是芝加哥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背后的投资者包括Google,Baillie Gifford,Franklin Templeton和Novo Holdings等。

医疗效率 

就像我们的家中渐渐有越来越多的Alexa和Siri等智能设备一样,医疗机构也将开始广泛使用人工智能在记录医学笔记、日常运营、建立医疗信息数据库等多个方面简化流程、提高效率。

Olive就是目前比较知名的一家初创公司,它所提供的人工智能即服务(AI-as-a-Service)使其成为了对于患者和保险机构来说都能提升便捷度的端对端一条龙式医疗平台,它能够帮助医护人员完成许多机械式的重复性任务,比如在不同医院的数据库中查找病历、建立报告、提交保险索赔等。

就在12月初,Olive完成了由Tiger Global,General Catalyst,Drive Capital和Silicon Valley Bank领投的2.25亿美元融资,随后在同一周内宣布完成了对 Verata Health的收购,解决此前想攻克的保险授权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目前公司估值达到了15亿美元。

长期以来高昂的医疗费用和冗杂的医疗过程让看病就医成了让大多数人都头疼的一件事,在此次疫情中也成为了让疫情控制失守的重要原因之一,人工智能在这些领域中的应用被认为将有潜力改写医疗世界的整个规则,这也让投资者的兴趣大涨,即使在今年许多领域面临着投资寒冬的情况下人工智能健康行业还是动作不断。

在2019年,全球范围内对在医疗保健领域使用AI技术公司的投资总额约为40亿美元,而今年前三季度就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总额,光是Q3就以122桩交易达到了超20亿美元的成绩。

图片来源:cbinsights.com

全面健康

在高科技之外,数字健康的另一重要进展便是许多DTC公司开始用互联网思维解决有些敏感的和像是偏头痛那些“不要命但烦人”的健康问题。Hims 算是这一领域的先锋者,成立3年已经成为了男性脱发、ED、痤疮等问题和综合护理的不二选择,2018年也将业务扩展到了女性护理方向,以Hers品牌囊括了护肤、生育、心理健康、脱发等多个问题。

hims & hers

Hims & Hers 的成功和越来越流行的养生大潮让大大小小的公司像春笋一般钻了出来。如今有3个年头的Ro是另一家比较出色的代表,起初关注的业务也只是男性脱发和ED问题,目前将业务扩展到了囊括女性生理健康、体重管理、更年期诊疗的Rory,和帮助戒烟的服务Zero。Ro在今年7月完成由General Catalyst领投的2亿美元融资后总融资额达到了3.76亿美元,估值约15亿美元,未来的目标是成为“健康保健领域的shopify”。

位于纽约的Thirty Madison旗下的业务从一开始的专注于防脱发业务的Keeps,扩展到了即时止痛和长期调理偏头痛的Cove,还有专门治疗胃食道反流的Evens,他们更侧重于在诊断后还提供长期个性化的护理方案,比如Cove对于不同人的偏头痛会提供预防性、止吐、饮食调理、立即缓解等不同的药物。它在今年完成了4700万美元融资,此前投资者Maveron和Northzone都继续参投,强生的创新部门也参与了这一轮投资。

去年刚创立的CurieMD专注于为女性提供更年期诊断和治疗处方,用户只需填写简单的问卷调查,就可以获得专属的诊疗建议和药方,比如口服避孕药或是植物原料的理疗来调节荷尔蒙。

同是总部位于加州的The Cusp今年刚成立,在夏天开始推出可以在家测试的更年期测试包,通常在医院进行这样一次测试要花500刀左右,而The Cusp只收159刀,用户还可以购买210刀的套餐,其中包括测试以及3个月的远程问诊和个性化诊疗方案。

像CurieMD和The Cusp一样关注于女性健康的科技公司数不胜数,这代表着女性+科技这一赛道的升温,预计到2030年这一市场价值将超30亿美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像是硅兔之前报道过的可以对血糖进行监控的Levels、Undermyfork等公司,还有对睡眠进行监测的WHOOP,甚至是对变老速度进行计算的Humanity等公司今年以来都备受关注,这都代表着消费者对于自我健康更加关注的趋势。

同时社会整体对于医疗健康行业的期待值也会有所提高,不管是应用智能仪器、提升人工智能算法、还是用互联网思维去解决更多疑难杂症…

大众对于健康的追求和对独特定制化医疗方案的预期将推动着这一行业在未来几年内有更加快速的发展,也将会有更多人受益于这一进步。

参考资料:

Global Telehealth Market Trend (Markets and Markets)

Telehealth Dealmaking Is Up At Every Stage—And So Are Valuations (Crunchbase)

These Are The Startups Applying AI To Transform Healthcare (Forbes)AI startup Olive raises $225M, acquires Verata Health to address prior authorization (Fierce Healthcare)

深度解读:疫情压垮全球医疗系统,数字健康如何改变现状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Lexie,编辑:Lu,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

2020如果说有什么关键词的话,那可能是“活着”!一场新冠疫情让我们对健康的关注重新登上高峰,同时目前医疗系统的弊端也都被放大出来,近几年来正快速发展的数字健康科技背负着改变现状的使命。

疫情加速了全球范围内人们对于数字健康科技的接受度,让投资者的兴趣也大增,2010年前,在医疗健康科技领域的风投交易少之又少,而如今数字健康已经成为了最火热的赛道之一,今年光是第三季度就收获了94亿美元的投资,Rock Health预测到年底今年这一领域的投资将达到120亿美元,与2019年的74亿美元和2018年的82亿美元相比有大幅的增长,昭示着这一行业的成熟。

在投资规模上,高价投资占主要位置,共有24个数字健康领域的公司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Rock Health数据显示,2020年每桩交易的均值约为3020万美元,是2019年这一数字1970万美元的1.5倍。

股市的恢复也给了这一领域公司上市的机会,健康助手服务Accolade和健康险巨头GoHealth在7月完成了上市,远程医疗Amwell、处方药折扣平台goodrx、创新血透系统公司outset medical在9月上市,Hims正在准备通过SPAC的方式上市,采用AI进行远程诊疗的MDLive也有打算在2021年进行上市。

像是总部位于维也纳的 APEX Ventures甚至成立了全新的基金,目前正在进行约5000万美元的融资,由APEX的合伙人Gordon Euller和曾在维也纳综合医院任职的医学专家共同领投,这一全新基金将用于对在数字健康领域有独特科技成果的种子轮公司进行投资。

科技巨头们在健康领域也不断有所行动:

苹果多年来一直在增加可为用户提供的大量健康信息,现在也涉足到了运动课程内容领域;谷歌一直在锤炼自己的深度学习技术用来加速药物研发…

而他们在让医疗数据更加可及化方面也在努力 – 目前医疗科技界正在推行“FHIR”这种以网络为基准的储存和共享患者信息的电子病历手段,微软最近发布了按需医疗数据服务FHIR Server for Azure,想要吸引医疗人员来使用他们的云端服务;谷歌与美国医学协会进行合作,帮助提升医疗机构对于患者健康信息的收集和管理努力,以及协调他们对于FHIR这一模式的采用;苹果的健康档案软件也在通过使用FHIR让用户可以从医疗机构中获取自己的健康数据。

就在11月,亚马逊终于正式推出酝酿已久的网上药房,通过使用线上药房的个人档案,用户可以将添加保险信息,随时管理药品处方,更改支付方式等步骤都在亚马逊的页面上完成,同时还可以通过自助服务和药剂师热线寻求关于药物的相关信息。

目前许多消费者习惯在购买日常杂货的同时也进行药品的购买,亚马逊此举正是向着成为一站式万能电商在进行努力;同时医药零售本身就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却未被完全探索的金矿,线上药房服务全球市场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1310亿美元,而处方药市场本身在今年就已达到了9040亿美元,并在2025年达到1.3万亿美元。

再加上亚马逊推出运动追踪器Halo这一步棋,可以想象到当用户在Whole Foods进行食品的购买,用Halo进行运动追踪,在线上药房进行药物购买,亚马逊便可以获取大量的全方位用户健康信息用于未来布局。

除此之外,还有哪些趋势在今年甚至是明年将主导数字健康的发展方向呢?

远程医疗

远程医疗在疫情期间成为了人们倾向且变成主流的就诊方式,首先当然是因为人们为了躲避彼此接触的风险,因此将可能的会面都转战线上,其次则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对于来自移动端便捷、远程医疗选择的追求,根据Hims & Hers的数据显示,比起去医院挂诊,全美75%的千禧一代消费者更习惯在网络上寻求医疗建议。

今年以来,各个阶段的公司在远程医疗领域都有不少融资动作,在种子轮有:

在4月,为家长提供按需儿科医生服务的Blueberry Pediatrics完成了由Streamlined Ventures投资的230万美元融资,他们的目标是让家长们可以24小时跟儿科医生在线问诊,即使小朋友在大半夜发烧也会有医生确保在10分钟内在线回复,家长还可以购买耳镜套装,让医生可以远程通过视频诊断耳道感染情况。

在6月,想为全美1.75亿超重人口提供科学减重方案的Calibrate 获得了由Forerunner Ventures和Redesign Health领投的510万美元融资。

长期以来人们都是通过看体重变化来衡量减重效果,但实际上新陈代谢健康才是真正有效的指标,Calibrate根据科学研究为每个用户打造以新陈代谢健康为目标的个人定制减重计划,来实现包括减少疾病风险和日常健康等有效且持续的综合健康。

将我们手机变成临床测试仪器、让我们不用再去医院测试的Testcard在10月完成了由West Hill Capital投资的450万英磅融资。

用户只需在一个小小的卡片上收集尿液,再用手机进行扫描,就可以获得关于尿液中白细胞和酸碱值的相关信息,还可以跟医生分享进行进一步诊断。

Testcard

包括A轮和B轮的早期公司也有动作:

为用户带来全新治疗消化疾病方案的Vivante完成了来自由Lifeforce Capital和Big Pi Ventures领投的580万美元融资,NFP Ventures和FCA Venture Partners等也参与了这轮融资。通过提供在家就可以测的肠道菌群测试包,食物敏感度呼吸测试仪,以及全天候的肠胃医生热线,Vivante专注于为那些遭受肠胃疾病和不适的患者带来长期的诊断、监测、管理方案。

提供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Cerebral在今年2月刚刚成立,在10月就完成了由知名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机构Oak HC/FT领投的3500万美元A轮融资。

用户不但可以跟心理医生进行视频聊天进行咨询,还可以直接收到邮寄到家的药物。尽管传统心理咨询行业目前对于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质量还是持保留态度,无法否认的是疫情期间这一行业确实看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Late-stage,今年以来远程医疗行业的融资更是超过了10亿美元,其中包括:

专注于提供“让人稍羞于启齿”的那些健康服务的Nurx在8月完成了由Trustbridge,Comcast Ventures,Wittington Ventures等投资的2250万美元C轮追加融资,他们的服务内容包括在家就可以进行的性传播疾病测试包,艾滋预防药,HPV筛查测试,还有紧急避孕药等,在今年还收获了来自沃尔玛和DNA测试公司23andMe的前高层加入团队。

女性和家庭健康在线诊疗平台Maven Clinic获得了来自14W等11家投资机构的4500万美元C轮融资,Maven的按需医疗服务为在职妈妈和新手父母提供从备孕到生育到恢复等各个阶段的护理,除了日常健康提示,平台上还有精心收集的健康小贴士和孕期笔记等内容。

源于人口增长的压力、医保的普及、慢性病的愈发流行、数字沟通技术的发展、当然还有疫情带来的对于远程医疗科技接受度的大大提高,全球远程医疗市场预计将在接下来的五年内以37%的复合年增长率从今年的387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1917亿美元。目前进行远程就诊的基本都是基础医疗服务,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这一科技也将被广泛运用到各个细分领域中,比如护士、助产妇、营养专家、心理咨询等等。

人工智能

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纳入发展的一部分,对于医疗健康行业来说,今年以来疫情加速了对于批量化有效医疗方案的追求和AI技术的优化发展,而在2021年这些进步将被广泛的应用到更多地方,根据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Tractica 的预测,全球人工智能医疗健康市场将在2025年达到340亿美元,AI被应用的几大重要领域包括:

疾病诊断 

今年以来,新冠测试是人们最需要却也最排不上号的一项医学测试,因此许多医学团队今年都在努力研究其他的测试方式。

在11月,来自MIT的研究人员发现患有新冠的人咳嗽的声音和健康人的听起来其实有所不同,这差别是人耳无法识别的,但是人工智能却可以。人们可以直接用手机或电脑记录自己咳嗽的声音,他们所开发出的这一AI 模型便可以告诉提交者他是否患有新冠疫情的风险,这一发明如果获得FDA认可,或将成为一个简单免费且无侵入性的测试app,人们可以每天登陆,对着它咳嗽,即刻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否患病。

正在攻克相同难题的团队有不少,比如位于孟买的由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所资助的项目Cough Against COVID,位于瑞士的Coughvid项目,还有剑桥的COVID-19 Sounds项目等都采用类似的原理用AI加速疾病诊断。

药物研发 

就在12月末,字节跳动的招聘页面上显示他们正在加州、上海和北京各地都在寻找人工智能进行药物研究方面的人才加入字节的AI Lab,这一部门在2016年就成立了,主要被应用于内容推荐, 如今也准备加入医疗健康这一赛道。

其他的科技巨头近年来也都在人工智能药物领域展开了布局,腾讯的人工智能药物研究团队云深智药从2019年开始就在发表关于基因方面的研究了。

而据路透9月消息显示,百度正在与投资者进行谈判,准备为一家专注于用AI技术进行新药研究和疾病诊断的初创公司融资约20亿美元;华为今年以来也在药物研究和医疗成像方面有所动作。

但相比国内,美国AI药物研发方面的工作开始的更早,进展也更迅速。11月末,Alphabet旗下公司DeepMind在官网上宣布,已经破解了困扰了生物界多年的难题:蛋白质是如何折叠的,并且开发出了可以准确预测蛋白质结构的机器学习软件AlphaFold。

通常药理学家要通过大量费时费力的观察和统计来设计药物,这一发现让研究人员能够对蛋白质结构有更加准确的掌握,加速药物研究的进程,在未来打击类似于新冠肺炎的重大疾病中起到重要作用。

临床医学 

在临床医学方面,许多公司正在提升患者与医生之间沟通的效率,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纽约的Klara就是其一,它能够获取患者的电子病历,然后将患者与医生之间的预约、指示、提醒、签到、后续联系等步骤都用自动化的方式完成。Klara在今年已经获得了由Google旗下专注于AI方面业务的基金Gradient Ventures和 Frist Cressey Ventures 联合领投的1500万美元融资。

病患照料和护理也是AI能大展身手的一个领域,比如Gauss Surgical就是应用计算机视觉来监控患者生产之后的失血量,医生对于失血量的估计通常不太准确,而数据显示这一AI技术能够达到四倍的失血识别,从而将出血干预的延迟减少了34%。

Medical Informatics则是采用机器学习技术来从患者周边的监测仪、呼吸机,以及电子医疗档案中收集和分析数据,随时掌握患者的康复状况。虽然目前大多数的决策和照料都还是由人来完成,但这些技术的存在却大大减少了所需人力,也起到了提醒和防患的作用。

AI在临床医学中最厉害的应用,当属精准医学了,通过对患者健康信息的详尽了解,比如:基因组、新陈代谢表现、微生物菌群成分、饮食、锻炼、睡眠…加上对疾病在特定患者身上的精准到分子程度的表现,这一人工智能技术能够为每一个个体打造出定制化医学方案。

由Groupon联合创始人Lefkofsky在2015年成立的Tempus就是这一领域的代表,Tempus称他们已经掌握并分析了全美1/3癌症患者的病情数据,与全美顶级医学机构的肿瘤学家进行合作,通过在分子程度分析基因测序、DNA等数据,结合试验结果、病理成像等信息,再加上对全球最先进医学手段的掌握,用人工智能为每位病人提供独特的医学诊疗。

就在12月,Tempus完成了2亿美元的融资,是3月1亿美元G轮融资的追加,Tempus目前已经总共完成了超1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约为81亿美元,是芝加哥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背后的投资者包括Google,Baillie Gifford,Franklin Templeton和Novo Holdings等。

医疗效率 

就像我们的家中渐渐有越来越多的Alexa和Siri等智能设备一样,医疗机构也将开始广泛使用人工智能在记录医学笔记、日常运营、建立医疗信息数据库等多个方面简化流程、提高效率。

Olive就是目前比较知名的一家初创公司,它所提供的人工智能即服务(AI-as-a-Service)使其成为了对于患者和保险机构来说都能提升便捷度的端对端一条龙式医疗平台,它能够帮助医护人员完成许多机械式的重复性任务,比如在不同医院的数据库中查找病历、建立报告、提交保险索赔等。

就在12月初,Olive完成了由Tiger Global,General Catalyst,Drive Capital和Silicon Valley Bank领投的2.25亿美元融资,随后在同一周内宣布完成了对 Verata Health的收购,解决此前想攻克的保险授权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目前公司估值达到了15亿美元。

长期以来高昂的医疗费用和冗杂的医疗过程让看病就医成了让大多数人都头疼的一件事,在此次疫情中也成为了让疫情控制失守的重要原因之一,人工智能在这些领域中的应用被认为将有潜力改写医疗世界的整个规则,这也让投资者的兴趣大涨,即使在今年许多领域面临着投资寒冬的情况下人工智能健康行业还是动作不断。

在2019年,全球范围内对在医疗保健领域使用AI技术公司的投资总额约为40亿美元,而今年前三季度就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总额,光是Q3就以122桩交易达到了超20亿美元的成绩。

图片来源:cbinsights.com

全面健康

在高科技之外,数字健康的另一重要进展便是许多DTC公司开始用互联网思维解决有些敏感的和像是偏头痛那些“不要命但烦人”的健康问题。Hims 算是这一领域的先锋者,成立3年已经成为了男性脱发、ED、痤疮等问题和综合护理的不二选择,2018年也将业务扩展到了女性护理方向,以Hers品牌囊括了护肤、生育、心理健康、脱发等多个问题。

hims & hers

Hims & Hers 的成功和越来越流行的养生大潮让大大小小的公司像春笋一般钻了出来。如今有3个年头的Ro是另一家比较出色的代表,起初关注的业务也只是男性脱发和ED问题,目前将业务扩展到了囊括女性生理健康、体重管理、更年期诊疗的Rory,和帮助戒烟的服务Zero。Ro在今年7月完成由General Catalyst领投的2亿美元融资后总融资额达到了3.76亿美元,估值约15亿美元,未来的目标是成为“健康保健领域的shopify”。

位于纽约的Thirty Madison旗下的业务从一开始的专注于防脱发业务的Keeps,扩展到了即时止痛和长期调理偏头痛的Cove,还有专门治疗胃食道反流的Evens,他们更侧重于在诊断后还提供长期个性化的护理方案,比如Cove对于不同人的偏头痛会提供预防性、止吐、饮食调理、立即缓解等不同的药物。它在今年完成了4700万美元融资,此前投资者Maveron和Northzone都继续参投,强生的创新部门也参与了这一轮投资。

去年刚创立的CurieMD专注于为女性提供更年期诊断和治疗处方,用户只需填写简单的问卷调查,就可以获得专属的诊疗建议和药方,比如口服避孕药或是植物原料的理疗来调节荷尔蒙。

同是总部位于加州的The Cusp今年刚成立,在夏天开始推出可以在家测试的更年期测试包,通常在医院进行这样一次测试要花500刀左右,而The Cusp只收159刀,用户还可以购买210刀的套餐,其中包括测试以及3个月的远程问诊和个性化诊疗方案。

像CurieMD和The Cusp一样关注于女性健康的科技公司数不胜数,这代表着女性+科技这一赛道的升温,预计到2030年这一市场价值将超30亿美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像是硅兔之前报道过的可以对血糖进行监控的Levels、Undermyfork等公司,还有对睡眠进行监测的WHOOP,甚至是对变老速度进行计算的Humanity等公司今年以来都备受关注,这都代表着消费者对于自我健康更加关注的趋势。

同时社会整体对于医疗健康行业的期待值也会有所提高,不管是应用智能仪器、提升人工智能算法、还是用互联网思维去解决更多疑难杂症…

大众对于健康的追求和对独特定制化医疗方案的预期将推动着这一行业在未来几年内有更加快速的发展,也将会有更多人受益于这一进步。

参考资料:

Global Telehealth Market Trend (Markets and Markets)

Telehealth Dealmaking Is Up At Every Stage—And So Are Valuations (Crunchbase)

These Are The Startups Applying AI To Transform Healthcare (Forbes)AI startup Olive raises $225M, acquires Verata Health to address prior authorization (Fierce Healthcare)

深度解读:疫情压垮全球医疗系统,数字健康如何改变现状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Lexie,编辑:Lu,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

2020如果说有什么关键词的话,那可能是“活着”!一场新冠疫情让我们对健康的关注重新登上高峰,同时目前医疗系统的弊端也都被放大出来,近几年来正快速发展的数字健康科技背负着改变现状的使命。

疫情加速了全球范围内人们对于数字健康科技的接受度,让投资者的兴趣也大增,2010年前,在医疗健康科技领域的风投交易少之又少,而如今数字健康已经成为了最火热的赛道之一,今年光是第三季度就收获了94亿美元的投资,Rock Health预测到年底今年这一领域的投资将达到120亿美元,与2019年的74亿美元和2018年的82亿美元相比有大幅的增长,昭示着这一行业的成熟。

在投资规模上,高价投资占主要位置,共有24个数字健康领域的公司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Rock Health数据显示,2020年每桩交易的均值约为3020万美元,是2019年这一数字1970万美元的1.5倍。

股市的恢复也给了这一领域公司上市的机会,健康助手服务Accolade和健康险巨头GoHealth在7月完成了上市,远程医疗Amwell、处方药折扣平台goodrx、创新血透系统公司outset medical在9月上市,Hims正在准备通过SPAC的方式上市,采用AI进行远程诊疗的MDLive也有打算在2021年进行上市。

像是总部位于维也纳的 APEX Ventures甚至成立了全新的基金,目前正在进行约5000万美元的融资,由APEX的合伙人Gordon Euller和曾在维也纳综合医院任职的医学专家共同领投,这一全新基金将用于对在数字健康领域有独特科技成果的种子轮公司进行投资。

科技巨头们在健康领域也不断有所行动:

苹果多年来一直在增加可为用户提供的大量健康信息,现在也涉足到了运动课程内容领域;谷歌一直在锤炼自己的深度学习技术用来加速药物研发…

而他们在让医疗数据更加可及化方面也在努力 – 目前医疗科技界正在推行“FHIR”这种以网络为基准的储存和共享患者信息的电子病历手段,微软最近发布了按需医疗数据服务FHIR Server for Azure,想要吸引医疗人员来使用他们的云端服务;谷歌与美国医学协会进行合作,帮助提升医疗机构对于患者健康信息的收集和管理努力,以及协调他们对于FHIR这一模式的采用;苹果的健康档案软件也在通过使用FHIR让用户可以从医疗机构中获取自己的健康数据。

就在11月,亚马逊终于正式推出酝酿已久的网上药房,通过使用线上药房的个人档案,用户可以将添加保险信息,随时管理药品处方,更改支付方式等步骤都在亚马逊的页面上完成,同时还可以通过自助服务和药剂师热线寻求关于药物的相关信息。

目前许多消费者习惯在购买日常杂货的同时也进行药品的购买,亚马逊此举正是向着成为一站式万能电商在进行努力;同时医药零售本身就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却未被完全探索的金矿,线上药房服务全球市场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1310亿美元,而处方药市场本身在今年就已达到了9040亿美元,并在2025年达到1.3万亿美元。

再加上亚马逊推出运动追踪器Halo这一步棋,可以想象到当用户在Whole Foods进行食品的购买,用Halo进行运动追踪,在线上药房进行药物购买,亚马逊便可以获取大量的全方位用户健康信息用于未来布局。

除此之外,还有哪些趋势在今年甚至是明年将主导数字健康的发展方向呢?

远程医疗

远程医疗在疫情期间成为了人们倾向且变成主流的就诊方式,首先当然是因为人们为了躲避彼此接触的风险,因此将可能的会面都转战线上,其次则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对于来自移动端便捷、远程医疗选择的追求,根据Hims & Hers的数据显示,比起去医院挂诊,全美75%的千禧一代消费者更习惯在网络上寻求医疗建议。

今年以来,各个阶段的公司在远程医疗领域都有不少融资动作,在种子轮有:

在4月,为家长提供按需儿科医生服务的Blueberry Pediatrics完成了由Streamlined Ventures投资的230万美元融资,他们的目标是让家长们可以24小时跟儿科医生在线问诊,即使小朋友在大半夜发烧也会有医生确保在10分钟内在线回复,家长还可以购买耳镜套装,让医生可以远程通过视频诊断耳道感染情况。

在6月,想为全美1.75亿超重人口提供科学减重方案的Calibrate 获得了由Forerunner Ventures和Redesign Health领投的510万美元融资。

长期以来人们都是通过看体重变化来衡量减重效果,但实际上新陈代谢健康才是真正有效的指标,Calibrate根据科学研究为每个用户打造以新陈代谢健康为目标的个人定制减重计划,来实现包括减少疾病风险和日常健康等有效且持续的综合健康。

将我们手机变成临床测试仪器、让我们不用再去医院测试的Testcard在10月完成了由West Hill Capital投资的450万英磅融资。

用户只需在一个小小的卡片上收集尿液,再用手机进行扫描,就可以获得关于尿液中白细胞和酸碱值的相关信息,还可以跟医生分享进行进一步诊断。

Testcard

包括A轮和B轮的早期公司也有动作:

为用户带来全新治疗消化疾病方案的Vivante完成了来自由Lifeforce Capital和Big Pi Ventures领投的580万美元融资,NFP Ventures和FCA Venture Partners等也参与了这轮融资。通过提供在家就可以测的肠道菌群测试包,食物敏感度呼吸测试仪,以及全天候的肠胃医生热线,Vivante专注于为那些遭受肠胃疾病和不适的患者带来长期的诊断、监测、管理方案。

提供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Cerebral在今年2月刚刚成立,在10月就完成了由知名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机构Oak HC/FT领投的3500万美元A轮融资。

用户不但可以跟心理医生进行视频聊天进行咨询,还可以直接收到邮寄到家的药物。尽管传统心理咨询行业目前对于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质量还是持保留态度,无法否认的是疫情期间这一行业确实看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Late-stage,今年以来远程医疗行业的融资更是超过了10亿美元,其中包括:

专注于提供“让人稍羞于启齿”的那些健康服务的Nurx在8月完成了由Trustbridge,Comcast Ventures,Wittington Ventures等投资的2250万美元C轮追加融资,他们的服务内容包括在家就可以进行的性传播疾病测试包,艾滋预防药,HPV筛查测试,还有紧急避孕药等,在今年还收获了来自沃尔玛和DNA测试公司23andMe的前高层加入团队。

女性和家庭健康在线诊疗平台Maven Clinic获得了来自14W等11家投资机构的4500万美元C轮融资,Maven的按需医疗服务为在职妈妈和新手父母提供从备孕到生育到恢复等各个阶段的护理,除了日常健康提示,平台上还有精心收集的健康小贴士和孕期笔记等内容。

源于人口增长的压力、医保的普及、慢性病的愈发流行、数字沟通技术的发展、当然还有疫情带来的对于远程医疗科技接受度的大大提高,全球远程医疗市场预计将在接下来的五年内以37%的复合年增长率从今年的387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1917亿美元。目前进行远程就诊的基本都是基础医疗服务,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这一科技也将被广泛运用到各个细分领域中,比如护士、助产妇、营养专家、心理咨询等等。

人工智能

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纳入发展的一部分,对于医疗健康行业来说,今年以来疫情加速了对于批量化有效医疗方案的追求和AI技术的优化发展,而在2021年这些进步将被广泛的应用到更多地方,根据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Tractica 的预测,全球人工智能医疗健康市场将在2025年达到340亿美元,AI被应用的几大重要领域包括:

疾病诊断 

今年以来,新冠测试是人们最需要却也最排不上号的一项医学测试,因此许多医学团队今年都在努力研究其他的测试方式。

在11月,来自MIT的研究人员发现患有新冠的人咳嗽的声音和健康人的听起来其实有所不同,这差别是人耳无法识别的,但是人工智能却可以。人们可以直接用手机或电脑记录自己咳嗽的声音,他们所开发出的这一AI 模型便可以告诉提交者他是否患有新冠疫情的风险,这一发明如果获得FDA认可,或将成为一个简单免费且无侵入性的测试app,人们可以每天登陆,对着它咳嗽,即刻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否患病。

正在攻克相同难题的团队有不少,比如位于孟买的由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所资助的项目Cough Against COVID,位于瑞士的Coughvid项目,还有剑桥的COVID-19 Sounds项目等都采用类似的原理用AI加速疾病诊断。

药物研发 

就在12月末,字节跳动的招聘页面上显示他们正在加州、上海和北京各地都在寻找人工智能进行药物研究方面的人才加入字节的AI Lab,这一部门在2016年就成立了,主要被应用于内容推荐, 如今也准备加入医疗健康这一赛道。

其他的科技巨头近年来也都在人工智能药物领域展开了布局,腾讯的人工智能药物研究团队云深智药从2019年开始就在发表关于基因方面的研究了。

而据路透9月消息显示,百度正在与投资者进行谈判,准备为一家专注于用AI技术进行新药研究和疾病诊断的初创公司融资约20亿美元;华为今年以来也在药物研究和医疗成像方面有所动作。

但相比国内,美国AI药物研发方面的工作开始的更早,进展也更迅速。11月末,Alphabet旗下公司DeepMind在官网上宣布,已经破解了困扰了生物界多年的难题:蛋白质是如何折叠的,并且开发出了可以准确预测蛋白质结构的机器学习软件AlphaFold。

通常药理学家要通过大量费时费力的观察和统计来设计药物,这一发现让研究人员能够对蛋白质结构有更加准确的掌握,加速药物研究的进程,在未来打击类似于新冠肺炎的重大疾病中起到重要作用。

临床医学 

在临床医学方面,许多公司正在提升患者与医生之间沟通的效率,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纽约的Klara就是其一,它能够获取患者的电子病历,然后将患者与医生之间的预约、指示、提醒、签到、后续联系等步骤都用自动化的方式完成。Klara在今年已经获得了由Google旗下专注于AI方面业务的基金Gradient Ventures和 Frist Cressey Ventures 联合领投的1500万美元融资。

病患照料和护理也是AI能大展身手的一个领域,比如Gauss Surgical就是应用计算机视觉来监控患者生产之后的失血量,医生对于失血量的估计通常不太准确,而数据显示这一AI技术能够达到四倍的失血识别,从而将出血干预的延迟减少了34%。

Medical Informatics则是采用机器学习技术来从患者周边的监测仪、呼吸机,以及电子医疗档案中收集和分析数据,随时掌握患者的康复状况。虽然目前大多数的决策和照料都还是由人来完成,但这些技术的存在却大大减少了所需人力,也起到了提醒和防患的作用。

AI在临床医学中最厉害的应用,当属精准医学了,通过对患者健康信息的详尽了解,比如:基因组、新陈代谢表现、微生物菌群成分、饮食、锻炼、睡眠…加上对疾病在特定患者身上的精准到分子程度的表现,这一人工智能技术能够为每一个个体打造出定制化医学方案。

由Groupon联合创始人Lefkofsky在2015年成立的Tempus就是这一领域的代表,Tempus称他们已经掌握并分析了全美1/3癌症患者的病情数据,与全美顶级医学机构的肿瘤学家进行合作,通过在分子程度分析基因测序、DNA等数据,结合试验结果、病理成像等信息,再加上对全球最先进医学手段的掌握,用人工智能为每位病人提供独特的医学诊疗。

就在12月,Tempus完成了2亿美元的融资,是3月1亿美元G轮融资的追加,Tempus目前已经总共完成了超1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约为81亿美元,是芝加哥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背后的投资者包括Google,Baillie Gifford,Franklin Templeton和Novo Holdings等。

医疗效率 

就像我们的家中渐渐有越来越多的Alexa和Siri等智能设备一样,医疗机构也将开始广泛使用人工智能在记录医学笔记、日常运营、建立医疗信息数据库等多个方面简化流程、提高效率。

Olive就是目前比较知名的一家初创公司,它所提供的人工智能即服务(AI-as-a-Service)使其成为了对于患者和保险机构来说都能提升便捷度的端对端一条龙式医疗平台,它能够帮助医护人员完成许多机械式的重复性任务,比如在不同医院的数据库中查找病历、建立报告、提交保险索赔等。

就在12月初,Olive完成了由Tiger Global,General Catalyst,Drive Capital和Silicon Valley Bank领投的2.25亿美元融资,随后在同一周内宣布完成了对 Verata Health的收购,解决此前想攻克的保险授权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目前公司估值达到了15亿美元。

长期以来高昂的医疗费用和冗杂的医疗过程让看病就医成了让大多数人都头疼的一件事,在此次疫情中也成为了让疫情控制失守的重要原因之一,人工智能在这些领域中的应用被认为将有潜力改写医疗世界的整个规则,这也让投资者的兴趣大涨,即使在今年许多领域面临着投资寒冬的情况下人工智能健康行业还是动作不断。

在2019年,全球范围内对在医疗保健领域使用AI技术公司的投资总额约为40亿美元,而今年前三季度就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总额,光是Q3就以122桩交易达到了超20亿美元的成绩。

图片来源:cbinsights.com

全面健康

在高科技之外,数字健康的另一重要进展便是许多DTC公司开始用互联网思维解决有些敏感的和像是偏头痛那些“不要命但烦人”的健康问题。Hims 算是这一领域的先锋者,成立3年已经成为了男性脱发、ED、痤疮等问题和综合护理的不二选择,2018年也将业务扩展到了女性护理方向,以Hers品牌囊括了护肤、生育、心理健康、脱发等多个问题。

hims & hers

Hims & Hers 的成功和越来越流行的养生大潮让大大小小的公司像春笋一般钻了出来。如今有3个年头的Ro是另一家比较出色的代表,起初关注的业务也只是男性脱发和ED问题,目前将业务扩展到了囊括女性生理健康、体重管理、更年期诊疗的Rory,和帮助戒烟的服务Zero。Ro在今年7月完成由General Catalyst领投的2亿美元融资后总融资额达到了3.76亿美元,估值约15亿美元,未来的目标是成为“健康保健领域的shopify”。

位于纽约的Thirty Madison旗下的业务从一开始的专注于防脱发业务的Keeps,扩展到了即时止痛和长期调理偏头痛的Cove,还有专门治疗胃食道反流的Evens,他们更侧重于在诊断后还提供长期个性化的护理方案,比如Cove对于不同人的偏头痛会提供预防性、止吐、饮食调理、立即缓解等不同的药物。它在今年完成了4700万美元融资,此前投资者Maveron和Northzone都继续参投,强生的创新部门也参与了这一轮投资。

去年刚创立的CurieMD专注于为女性提供更年期诊断和治疗处方,用户只需填写简单的问卷调查,就可以获得专属的诊疗建议和药方,比如口服避孕药或是植物原料的理疗来调节荷尔蒙。

同是总部位于加州的The Cusp今年刚成立,在夏天开始推出可以在家测试的更年期测试包,通常在医院进行这样一次测试要花500刀左右,而The Cusp只收159刀,用户还可以购买210刀的套餐,其中包括测试以及3个月的远程问诊和个性化诊疗方案。

像CurieMD和The Cusp一样关注于女性健康的科技公司数不胜数,这代表着女性+科技这一赛道的升温,预计到2030年这一市场价值将超30亿美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像是硅兔之前报道过的可以对血糖进行监控的Levels、Undermyfork等公司,还有对睡眠进行监测的WHOOP,甚至是对变老速度进行计算的Humanity等公司今年以来都备受关注,这都代表着消费者对于自我健康更加关注的趋势。

同时社会整体对于医疗健康行业的期待值也会有所提高,不管是应用智能仪器、提升人工智能算法、还是用互联网思维去解决更多疑难杂症…

大众对于健康的追求和对独特定制化医疗方案的预期将推动着这一行业在未来几年内有更加快速的发展,也将会有更多人受益于这一进步。

参考资料:

Global Telehealth Market Trend (Markets and Markets)

Telehealth Dealmaking Is Up At Every Stage—And So Are Valuations (Crunchbase)

These Are The Startups Applying AI To Transform Healthcare (Forbes)AI startup Olive raises $225M, acquires Verata Health to address prior authorization (Fierce Healthcare)

深度解读:疫情压垮全球医疗系统,数字健康如何改变现状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Lexie,编辑:Lu,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

2020如果说有什么关键词的话,那可能是“活着”!一场新冠疫情让我们对健康的关注重新登上高峰,同时目前医疗系统的弊端也都被放大出来,近几年来正快速发展的数字健康科技背负着改变现状的使命。

疫情加速了全球范围内人们对于数字健康科技的接受度,让投资者的兴趣也大增,2010年前,在医疗健康科技领域的风投交易少之又少,而如今数字健康已经成为了最火热的赛道之一,今年光是第三季度就收获了94亿美元的投资,Rock Health预测到年底今年这一领域的投资将达到120亿美元,与2019年的74亿美元和2018年的82亿美元相比有大幅的增长,昭示着这一行业的成熟。

在投资规模上,高价投资占主要位置,共有24个数字健康领域的公司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Rock Health数据显示,2020年每桩交易的均值约为3020万美元,是2019年这一数字1970万美元的1.5倍。

股市的恢复也给了这一领域公司上市的机会,健康助手服务Accolade和健康险巨头GoHealth在7月完成了上市,远程医疗Amwell、处方药折扣平台goodrx、创新血透系统公司outset medical在9月上市,Hims正在准备通过SPAC的方式上市,采用AI进行远程诊疗的MDLive也有打算在2021年进行上市。

像是总部位于维也纳的 APEX Ventures甚至成立了全新的基金,目前正在进行约5000万美元的融资,由APEX的合伙人Gordon Euller和曾在维也纳综合医院任职的医学专家共同领投,这一全新基金将用于对在数字健康领域有独特科技成果的种子轮公司进行投资。

科技巨头们在健康领域也不断有所行动:

苹果多年来一直在增加可为用户提供的大量健康信息,现在也涉足到了运动课程内容领域;谷歌一直在锤炼自己的深度学习技术用来加速药物研发…

而他们在让医疗数据更加可及化方面也在努力 – 目前医疗科技界正在推行“FHIR”这种以网络为基准的储存和共享患者信息的电子病历手段,微软最近发布了按需医疗数据服务FHIR Server for Azure,想要吸引医疗人员来使用他们的云端服务;谷歌与美国医学协会进行合作,帮助提升医疗机构对于患者健康信息的收集和管理努力,以及协调他们对于FHIR这一模式的采用;苹果的健康档案软件也在通过使用FHIR让用户可以从医疗机构中获取自己的健康数据。

就在11月,亚马逊终于正式推出酝酿已久的网上药房,通过使用线上药房的个人档案,用户可以将添加保险信息,随时管理药品处方,更改支付方式等步骤都在亚马逊的页面上完成,同时还可以通过自助服务和药剂师热线寻求关于药物的相关信息。

目前许多消费者习惯在购买日常杂货的同时也进行药品的购买,亚马逊此举正是向着成为一站式万能电商在进行努力;同时医药零售本身就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却未被完全探索的金矿,线上药房服务全球市场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1310亿美元,而处方药市场本身在今年就已达到了9040亿美元,并在2025年达到1.3万亿美元。

再加上亚马逊推出运动追踪器Halo这一步棋,可以想象到当用户在Whole Foods进行食品的购买,用Halo进行运动追踪,在线上药房进行药物购买,亚马逊便可以获取大量的全方位用户健康信息用于未来布局。

除此之外,还有哪些趋势在今年甚至是明年将主导数字健康的发展方向呢?

远程医疗

远程医疗在疫情期间成为了人们倾向且变成主流的就诊方式,首先当然是因为人们为了躲避彼此接触的风险,因此将可能的会面都转战线上,其次则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对于来自移动端便捷、远程医疗选择的追求,根据Hims & Hers的数据显示,比起去医院挂诊,全美75%的千禧一代消费者更习惯在网络上寻求医疗建议。

今年以来,各个阶段的公司在远程医疗领域都有不少融资动作,在种子轮有:

在4月,为家长提供按需儿科医生服务的Blueberry Pediatrics完成了由Streamlined Ventures投资的230万美元融资,他们的目标是让家长们可以24小时跟儿科医生在线问诊,即使小朋友在大半夜发烧也会有医生确保在10分钟内在线回复,家长还可以购买耳镜套装,让医生可以远程通过视频诊断耳道感染情况。

在6月,想为全美1.75亿超重人口提供科学减重方案的Calibrate 获得了由Forerunner Ventures和Redesign Health领投的510万美元融资。

长期以来人们都是通过看体重变化来衡量减重效果,但实际上新陈代谢健康才是真正有效的指标,Calibrate根据科学研究为每个用户打造以新陈代谢健康为目标的个人定制减重计划,来实现包括减少疾病风险和日常健康等有效且持续的综合健康。

将我们手机变成临床测试仪器、让我们不用再去医院测试的Testcard在10月完成了由West Hill Capital投资的450万英磅融资。

用户只需在一个小小的卡片上收集尿液,再用手机进行扫描,就可以获得关于尿液中白细胞和酸碱值的相关信息,还可以跟医生分享进行进一步诊断。

Testcard

包括A轮和B轮的早期公司也有动作:

为用户带来全新治疗消化疾病方案的Vivante完成了来自由Lifeforce Capital和Big Pi Ventures领投的580万美元融资,NFP Ventures和FCA Venture Partners等也参与了这轮融资。通过提供在家就可以测的肠道菌群测试包,食物敏感度呼吸测试仪,以及全天候的肠胃医生热线,Vivante专注于为那些遭受肠胃疾病和不适的患者带来长期的诊断、监测、管理方案。

提供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Cerebral在今年2月刚刚成立,在10月就完成了由知名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机构Oak HC/FT领投的3500万美元A轮融资。

用户不但可以跟心理医生进行视频聊天进行咨询,还可以直接收到邮寄到家的药物。尽管传统心理咨询行业目前对于远程心理健康服务的质量还是持保留态度,无法否认的是疫情期间这一行业确实看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在Late-stage,今年以来远程医疗行业的融资更是超过了10亿美元,其中包括:

专注于提供“让人稍羞于启齿”的那些健康服务的Nurx在8月完成了由Trustbridge,Comcast Ventures,Wittington Ventures等投资的2250万美元C轮追加融资,他们的服务内容包括在家就可以进行的性传播疾病测试包,艾滋预防药,HPV筛查测试,还有紧急避孕药等,在今年还收获了来自沃尔玛和DNA测试公司23andMe的前高层加入团队。

女性和家庭健康在线诊疗平台Maven Clinic获得了来自14W等11家投资机构的4500万美元C轮融资,Maven的按需医疗服务为在职妈妈和新手父母提供从备孕到生育到恢复等各个阶段的护理,除了日常健康提示,平台上还有精心收集的健康小贴士和孕期笔记等内容。

源于人口增长的压力、医保的普及、慢性病的愈发流行、数字沟通技术的发展、当然还有疫情带来的对于远程医疗科技接受度的大大提高,全球远程医疗市场预计将在接下来的五年内以37%的复合年增长率从今年的387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1917亿美元。目前进行远程就诊的基本都是基础医疗服务,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这一科技也将被广泛运用到各个细分领域中,比如护士、助产妇、营养专家、心理咨询等等。

人工智能

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纳入发展的一部分,对于医疗健康行业来说,今年以来疫情加速了对于批量化有效医疗方案的追求和AI技术的优化发展,而在2021年这些进步将被广泛的应用到更多地方,根据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Tractica 的预测,全球人工智能医疗健康市场将在2025年达到340亿美元,AI被应用的几大重要领域包括:

疾病诊断 

今年以来,新冠测试是人们最需要却也最排不上号的一项医学测试,因此许多医学团队今年都在努力研究其他的测试方式。

在11月,来自MIT的研究人员发现患有新冠的人咳嗽的声音和健康人的听起来其实有所不同,这差别是人耳无法识别的,但是人工智能却可以。人们可以直接用手机或电脑记录自己咳嗽的声音,他们所开发出的这一AI 模型便可以告诉提交者他是否患有新冠疫情的风险,这一发明如果获得FDA认可,或将成为一个简单免费且无侵入性的测试app,人们可以每天登陆,对着它咳嗽,即刻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否患病。

正在攻克相同难题的团队有不少,比如位于孟买的由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所资助的项目Cough Against COVID,位于瑞士的Coughvid项目,还有剑桥的COVID-19 Sounds项目等都采用类似的原理用AI加速疾病诊断。

药物研发 

就在12月末,字节跳动的招聘页面上显示他们正在加州、上海和北京各地都在寻找人工智能进行药物研究方面的人才加入字节的AI Lab,这一部门在2016年就成立了,主要被应用于内容推荐, 如今也准备加入医疗健康这一赛道。

其他的科技巨头近年来也都在人工智能药物领域展开了布局,腾讯的人工智能药物研究团队云深智药从2019年开始就在发表关于基因方面的研究了。

而据路透9月消息显示,百度正在与投资者进行谈判,准备为一家专注于用AI技术进行新药研究和疾病诊断的初创公司融资约20亿美元;华为今年以来也在药物研究和医疗成像方面有所动作。

但相比国内,美国AI药物研发方面的工作开始的更早,进展也更迅速。11月末,Alphabet旗下公司DeepMind在官网上宣布,已经破解了困扰了生物界多年的难题:蛋白质是如何折叠的,并且开发出了可以准确预测蛋白质结构的机器学习软件AlphaFold。

通常药理学家要通过大量费时费力的观察和统计来设计药物,这一发现让研究人员能够对蛋白质结构有更加准确的掌握,加速药物研究的进程,在未来打击类似于新冠肺炎的重大疾病中起到重要作用。

临床医学 

在临床医学方面,许多公司正在提升患者与医生之间沟通的效率,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纽约的Klara就是其一,它能够获取患者的电子病历,然后将患者与医生之间的预约、指示、提醒、签到、后续联系等步骤都用自动化的方式完成。Klara在今年已经获得了由Google旗下专注于AI方面业务的基金Gradient Ventures和 Frist Cressey Ventures 联合领投的1500万美元融资。

病患照料和护理也是AI能大展身手的一个领域,比如Gauss Surgical就是应用计算机视觉来监控患者生产之后的失血量,医生对于失血量的估计通常不太准确,而数据显示这一AI技术能够达到四倍的失血识别,从而将出血干预的延迟减少了34%。

Medical Informatics则是采用机器学习技术来从患者周边的监测仪、呼吸机,以及电子医疗档案中收集和分析数据,随时掌握患者的康复状况。虽然目前大多数的决策和照料都还是由人来完成,但这些技术的存在却大大减少了所需人力,也起到了提醒和防患的作用。

AI在临床医学中最厉害的应用,当属精准医学了,通过对患者健康信息的详尽了解,比如:基因组、新陈代谢表现、微生物菌群成分、饮食、锻炼、睡眠…加上对疾病在特定患者身上的精准到分子程度的表现,这一人工智能技术能够为每一个个体打造出定制化医学方案。

由Groupon联合创始人Lefkofsky在2015年成立的Tempus就是这一领域的代表,Tempus称他们已经掌握并分析了全美1/3癌症患者的病情数据,与全美顶级医学机构的肿瘤学家进行合作,通过在分子程度分析基因测序、DNA等数据,结合试验结果、病理成像等信息,再加上对全球最先进医学手段的掌握,用人工智能为每位病人提供独特的医学诊疗。

就在12月,Tempus完成了2亿美元的融资,是3月1亿美元G轮融资的追加,Tempus目前已经总共完成了超1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约为81亿美元,是芝加哥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背后的投资者包括Google,Baillie Gifford,Franklin Templeton和Novo Holdings等。

医疗效率 

就像我们的家中渐渐有越来越多的Alexa和Siri等智能设备一样,医疗机构也将开始广泛使用人工智能在记录医学笔记、日常运营、建立医疗信息数据库等多个方面简化流程、提高效率。

Olive就是目前比较知名的一家初创公司,它所提供的人工智能即服务(AI-as-a-Service)使其成为了对于患者和保险机构来说都能提升便捷度的端对端一条龙式医疗平台,它能够帮助医护人员完成许多机械式的重复性任务,比如在不同医院的数据库中查找病历、建立报告、提交保险索赔等。

就在12月初,Olive完成了由Tiger Global,General Catalyst,Drive Capital和Silicon Valley Bank领投的2.25亿美元融资,随后在同一周内宣布完成了对 Verata Health的收购,解决此前想攻克的保险授权方面所面临的挑战,目前公司估值达到了15亿美元。

长期以来高昂的医疗费用和冗杂的医疗过程让看病就医成了让大多数人都头疼的一件事,在此次疫情中也成为了让疫情控制失守的重要原因之一,人工智能在这些领域中的应用被认为将有潜力改写医疗世界的整个规则,这也让投资者的兴趣大涨,即使在今年许多领域面临着投资寒冬的情况下人工智能健康行业还是动作不断。

在2019年,全球范围内对在医疗保健领域使用AI技术公司的投资总额约为40亿美元,而今年前三季度就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总额,光是Q3就以122桩交易达到了超20亿美元的成绩。

图片来源:cbinsights.com

全面健康

在高科技之外,数字健康的另一重要进展便是许多DTC公司开始用互联网思维解决有些敏感的和像是偏头痛那些“不要命但烦人”的健康问题。Hims 算是这一领域的先锋者,成立3年已经成为了男性脱发、ED、痤疮等问题和综合护理的不二选择,2018年也将业务扩展到了女性护理方向,以Hers品牌囊括了护肤、生育、心理健康、脱发等多个问题。

hims & hers

Hims & Hers 的成功和越来越流行的养生大潮让大大小小的公司像春笋一般钻了出来。如今有3个年头的Ro是另一家比较出色的代表,起初关注的业务也只是男性脱发和ED问题,目前将业务扩展到了囊括女性生理健康、体重管理、更年期诊疗的Rory,和帮助戒烟的服务Zero。Ro在今年7月完成由General Catalyst领投的2亿美元融资后总融资额达到了3.76亿美元,估值约15亿美元,未来的目标是成为“健康保健领域的shopify”。

位于纽约的Thirty Madison旗下的业务从一开始的专注于防脱发业务的Keeps,扩展到了即时止痛和长期调理偏头痛的Cove,还有专门治疗胃食道反流的Evens,他们更侧重于在诊断后还提供长期个性化的护理方案,比如Cove对于不同人的偏头痛会提供预防性、止吐、饮食调理、立即缓解等不同的药物。它在今年完成了4700万美元融资,此前投资者Maveron和Northzone都继续参投,强生的创新部门也参与了这一轮投资。

去年刚创立的CurieMD专注于为女性提供更年期诊断和治疗处方,用户只需填写简单的问卷调查,就可以获得专属的诊疗建议和药方,比如口服避孕药或是植物原料的理疗来调节荷尔蒙。

同是总部位于加州的The Cusp今年刚成立,在夏天开始推出可以在家测试的更年期测试包,通常在医院进行这样一次测试要花500刀左右,而The Cusp只收159刀,用户还可以购买210刀的套餐,其中包括测试以及3个月的远程问诊和个性化诊疗方案。

像CurieMD和The Cusp一样关注于女性健康的科技公司数不胜数,这代表着女性+科技这一赛道的升温,预计到2030年这一市场价值将超30亿美元。

今年这一场毫无预兆的疫情也让许多消费者明白,在关乎疾病和健康的事情上不能再坐以待毙,只有了解更多才能防患于未然,像是硅兔之前报道过的可以对血糖进行监控的Levels、Undermyfork等公司,还有对睡眠进行监测的WHOOP,甚至是对变老速度进行计算的Humanity等公司今年以来都备受关注,这都代表着消费者对于自我健康更加关注的趋势。

同时社会整体对于医疗健康行业的期待值也会有所提高,不管是应用智能仪器、提升人工智能算法、还是用互联网思维去解决更多疑难杂症…

大众对于健康的追求和对独特定制化医疗方案的预期将推动着这一行业在未来几年内有更加快速的发展,也将会有更多人受益于这一进步。

参考资料:

Global Telehealth Market Trend (Markets and Markets)

Telehealth Dealmaking Is Up At Every Stage—And So Are Valuations (Crunchbase)

These Are The Startups Applying AI To Transform Healthcare (Forbes)AI startup Olive raises $225M, acquires Verata Health to address prior authorization (Fierce Health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