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相林:“我愿当一辈子筑路人”(时代先锋)

壁立千仞,群山合围。翻几座大山,盘过108道“之字拐”,重庆市巫山县下庄村便映入眼帘。这里地处巫山深处,如“深井”一般,“井底”缓坡上,小楼星罗棋布,大片柑橘林连绵起伏。

毛相林(上图,新华社记者王全超摄)是下庄村村委会主任,也是老村支书,当地人称他当代“愚公”。

成为“愚公”,是被穷逼出来的。“锁”在深山里的下庄村,以前是巫山县最穷的地方。村民外出只能徒步翻过绝壁,到县城得花两天时间。

不能让大山“困”住下庄!1997年开始,“愚公”毛相林带领乡亲们“移山”,用了整整7年时间,在绝壁上凿出一条“天路”。

路通了,产业也活了。在毛相林带动下,乡亲们种起了脐橙等水果,发展生态旅游。随之,一栋栋新楼拔地而起,一辆辆小轿车来来往往,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

2015年,曾经最穷的下庄村在全县率先实现整村脱贫。2019年,村民人均收入达12670元,是修路前的40倍。

“要自己动手,劈山开路!”

“下庄像口井,井有万丈深。”小时候,毛相林就常听长辈们念叨。坐“井”观天,村民们有时也开玩笑说要修路,可没人敢下决心。

直到1997年的一天,38岁的毛相林去县里开会,发现邻村村民家里有电视机,还有车子来收购蔬菜。“没想到山里还能这么生活!”回到村里,毛相林马上召集村民们商量修路的事。

“你看这山,鸟都飞不过去。”“钱从哪里来?”“要不搬出去算了?”

大伙你一句我一句。村里有几百亩地,乡亲们不想离开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可想到修路之难也是特别打怵。

“不能坐等,要自己动手,劈山开路!”毛相林给村民们算了一笔账:公路预计七八公里,计划20年修完,每天修1米即可,全村将近400人,只要一起努力,修路是可行的。


港媒:内地富豪遇袭片段曝光 行凶过程不足10秒20-11-17 09:55:45内地,富豪,行凶

港媒:内地富豪遇袭片段曝光 行凶过程不足10秒20-11-17 09:55:45内地,富豪,行凶

台湾留学生控告挪威政府,驳回!20-11-16 09:59:20台湾,留学生,挪威

“巨大灾难级”!这张美国地图几乎全红了20-11-15 23:26:57全美49个州被标为红色疫情严重地区

当日式炸鸡块变身“太空炸鸡块”日本宇航员把它带到了国际空间站20-11-17 13:51:02

要打造太空陆战队员?美海军陆战队成立 太空司令部 20-11-17 10:46:15太空陆战队,海军陆战队

阿塞拜疆总统驾车视察纳卡地区 跪地亲吻国旗(图)20-11-17 10:39:19阿塞拜疆,纳卡,国旗

美商务部新设要职推动对华强硬?外媒:雇佣的是特朗普“狂热支持者”20-11-17 10:38:19对华强硬

拜登:美国须与盟友合作制定全球贸易规则20-11-17 10:33:31拜登,贸易,规则

美传染病专家福奇认为需实施全国性政策 强制国民佩戴口罩20-11-17 10:22:08福奇

英媒:RCEP标志着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迈出重要一步20-11-17 10:20:19RCEP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世上最富13人雇凶去杀最穷3人?刘慈欣小说里的残酷经济学|刘慈欣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坤

在什么情况下,世界上最有钱的十三个人,会雇凶去杀世界上最穷的三个人?

这是刘慈欣在短篇科幻小说《赡养人类》开头布下的疑阵。在不到3万字的篇幅里,他同时展现了两场对人类财富分配的极端思想实验——“绝对保护私有财产”和“绝对均贫富”,惊世骇俗不输菲尔丁《蝇王》。

科幻小说素来就有讨论政治经济学的“光荣传统”,早在1895年,威尔斯(H.G.Wells)就在《时间机器》里想象过贫富差距导致人类分化:地面上的有闲阶级进化成精灵一样的Eloi,貌如孩童,无忧无虑,但害怕夜晚;随重工业机器一起迁入地下的劳动阶级,进化成猩猩一样的Morlock,怕光,入夜后到地面上来捕食Eloi。前几年郝景芳获得雨果奖的中篇小说《北京折叠》也是同类题材。

但这类小说常常直奔贫富分化结果,对“世界究竟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则语焉不详,刘慈欣在《赡养人类》里给出了他的答案,而且看起来和我们的现实世界并不遥远。

贫富分化的关键节点:

富人往大脑植入超级计算机,完全拉开和穷人的智力差距

《赡养人类》描绘了比地球文明领先数百年的“哥哥文明”,他们奉“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为宪法基本准则,甚至还创造了一套智能系统来保卫私产。执法机器人无处不在,有些只有蚊子大小,但瞬间就能杀死上百人,保证私产绝对安全。好一个偷抢绝迹、路不拾遗的完美社会。

贫富差距尚在,但穷人还有努力读书、接受高等教育这条翻身路。这和现阶段地球的情况差不多。

但技术突破某个临界点之后,教育这条连接各阶层的通路被彻底扯断,这也是这篇小说的“文眼”——富人往大脑里植入了只有他们负担得起的超级计算机,一下子拉开了与穷人的智力差距。这种“超等教育”费用昂贵,“与在北京或上海的黄金地段买两到三套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商品房相当”。

升级的大脑硬件能轻松承载更复杂的软件、高超的审美品味、上百门外语,甚至完美的性格,都成了富人可以用钱装入脑子的商品。富人/超级知识阶层慢慢形成了自己的文化,比如按照他们的礼仪,在不同的场合,对地位各异的人,要使用对应的语种,这远远超过了穷人的脑力。

贫富隔膜越来越深,最后几乎成了物种之别,就像猴子理解不了人类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巴赫一样,穷人也没有智力理解富人的世界,反过来,富人看穷人,就像人看猴子,不再引为同类。

这里必须要提一句,刘慈欣叙述哥哥文明资本主义发展史的时候,对最重要的财富转移制度——税收,只字不提。不知是无力填补还是有意留白,这个空洞显示出余华式的冷酷:人在分配财富的时候,会考虑猴子的意见吗?大概富人/超级知识阶层/精英组成的政府,在制定政策时根本就没有把穷人考虑在内?

哥哥文明的资本主义顶峰:

连大气和海洋都成为“终产者”的私人财产

哥哥文明的富人掌握了穷人难以企及的货币和脑力资本,再加上执法机器人对私有财产的绝对保护,赚起钱来无往不利。财富加速流向少数有钱人,经过几代人之后,“终产者”终于出现,他从经营妇女卫生用品的小公司起家,一步一步积累、扩张,最后一个人掌握了哥哥文明99%的财富,所有的陆地、海洋、空气都属于他,当然,这一切都是他在执法机器人的监督下合法赚来的。

除终产者之外的二十亿人都是贫民,住在全封闭的住宅里,靠反复循环千万次的空气和水维持生命,吃自己粪便处理合成的食物,出门要自带氧气瓶,因为空气是终产者的私人财产。

“当然,有时也可以奢侈一下,比如在婚礼或节日什么的,这时我们走出自己全封闭的家,来到第一地球的大自然中,最令人陶醉的是呼吸第一口大自然的空气时,那空气是微甜的,甜得让你流泪。但这是要花钱的,外出之前我们都得吞下一粒药丸大小的空气售货机,这种装置能够监测和统计我们吸入空气的量,我们每呼吸一次,银行账户上的钱就被扣除一点。”哥哥文明的一位穷人描绘了他们的生活。

最后,“仁慈”的终产者给了二十亿穷人一条出路,他准备了两万艘巨型宇宙飞船,让穷人另寻栖息地。

哥哥文明给地球人的“保留地方案”——将均贫富进行到底

按照科幻小说惯例,哥哥文明的穷人找到了地球。

他们也足够“仁慈”,不会将地球人赶尽杀绝,给出了“保留地方案”——地球人全部移居澳大利亚,由他们负责赡养。澳大利亚曾反对这一方案,但哥哥文明飞船只是发出射线扫了扫澳洲大陆,就消灭了那里所有的人。科技相差太远,地球人没有资格讨价还价。

大概是因为哥哥文明受够了贫富分化之苦,“保留地方案”把“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分配思路推向了极致,他们会以地球上最穷的那个人为标准,为每个地球人平等提供生存资料。

“从一个社会的穷人有多穷,可以窥见其良心”,类似的漂亮格言太多,如果被强制执行呢?这是刘慈欣的又一场思想实验。

前所未有的均贫富运动开始了,地球上最富的十三个人成立了“社会财富液化委员会”,所谓“液化”,顾名思义就是一碗水端平。软件大亨和能源女富豪开着大货车到处寻觅穷人,直接把整箱的钞票塞给他们。

只要地球上还有一个人身处赤贫,其他人都会堕入赤贫。

现在你肯定猜到富豪们为什么要买凶杀人了,因为那三个人——一个在垃圾桶里觅食的城市流浪汉、一个住在纸箱窝棚里的画家、一个在垃圾山上用编织袋拾荒的女孩,他们拒绝了赠款。“这些下贱变态的千古罪人!”能源女富豪对着天空咒骂。

剧透到此为止,再好的转述都比不上原著,如果你想知道这三个人拒绝变富的原因,不妨自己把小说找来看看。

虚构的小说更能把人扎醒

读小说有什么用?这是阅读爱好者最常面对的“灵魂拷问”。

刘慈欣这篇小说本身就是极好的回应。我们实在太容易被新闻里的专业名词和统计数字弄得麻木,“贫富差距”“马太效应”“阶层固化”“基尼系数”……久而久之,大家对这类“现实”已经“被动脱敏”,像在月球上看地球一样淡漠,反而是小说里虚构的冲突和细节能把人扎醒,看十篇标题里有“贫富差距”的新闻或论文,脑子里水过无痕,但上文里终产者占据一切,贫民们连呼吸空气都要花钱的情节,你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还想马上讲给其他人听。

这大概是最残酷的贫富分化“案例”。小说当然没办法取代经济学课本和财经新闻,却能让经济学概念深入人心。

顺带说一句,这篇小说是从杀手的视角切入的,就是被富人雇佣的那个。

家底不足53万 *ST晨鑫成最穷上市公司|*ST晨鑫

原标题:家底不足53万 *ST晨鑫成最穷上市公司 

来源:北京商报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剔除尚未披露一季报的暴风集团等5股,仅有52.6万元的货币资金让*ST晨鑫(002447)成为了A股最穷上市公司。虽然“囊中羞涩”,但*ST晨鑫对外扩张的野心却并未停止,欲通过定增方式斥资2.295亿元收购芯片企业上海慧新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新辰”)51%的股权。该消息发布后也引爆了*ST晨鑫在二级市场的股价,公司股价在5月27日再度“一”字涨停,这也是公司近期连续斩获的第三个涨停板。

最“寒酸”个股

截至5月27日,除了暴风集团等5股之外,A股上市公司一季报已悉数披露。随着一季度财务报表的出炉,A股上市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也浮出水面,其中*ST晨鑫最“寒酸”。经Wind统计,截至今年一季度末,A股上市公司中仅*ST晨鑫、天龙光电两股货币资金不足百万元。*ST晨鑫更是垫底,账上仅有52.6万元。而在2019年末,*ST晨鑫账上货币资金尚有821.69万元。对于货币资金减少的原因,*ST晨鑫表示,系应收款回款减少所致。

天龙光电账上货币资金仅有66万元,此外,园城黄金ST成城天夏智慧等13股账上货币资金不足500万元;东方金钰梅安森长城动漫等15股账上货币资金在500万-1000万元之间。

纵观货币资金低于1000万元的30股,问题股居多,其中东方金钰、*ST节能*ST劝业、长城动漫等24股在今年一季度处于亏损状态,占全部30股的八成。

另外,在今年一季度亏损的24股中,东方金钰、天龙光电、*ST乐通、*ST劝业、*ST节能等11股在2018年、2019年已经连续两年亏损,这些公司均处于保壳的关键年。以*ST劝业为例,因公司2018年度、2019年度经审计的归属净利润均为负值,*ST劝业在今年4月29日被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与此同时,*ST劝业也提示风险称,如果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仍为负数,公司股票将可能被暂停上市。

相比之下,中国平安成为了A股最富有的企业。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中国平安的货币资金达5150.48亿元,中国建筑万科A国泰君安等13股货币资金也均在1000亿元以上。

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货币资金是企业资金运动的起点和终点,是企业生产经营的先决条件,企业所拥有的货币资金量是分析判断企业偿债能力与支付能力的重要指标。

53万“撬动”2.295亿

作为A股当下最穷的上市公司,*ST晨鑫拟斥资2.295亿元收购慧新辰51%股权一事引发了市场极大关注。在该消息刺激下,*ST晨鑫在5月25日-27日连续斩获了3个“一”字涨停板。

5月23日*ST晨鑫披露称,公司拟以现金收购慧新辰51%股权。据*ST晨鑫介绍,慧新辰系国内领先的LCOS芯片企业,公司核心研发团队颇为吸睛,有华为、中兴、广景等芯片、通信、光学等各行业领先企业的从业背景。该消息一经发布迅速刺激了*ST晨鑫的股价,公司在5月25日-27日连续涨停。截至5月27日收盘,*ST晨鑫最新股价为1.18元/股,总市值16.84亿元。

不过,账上仅有52.6万元的*ST晨鑫,又如何拿出2.295亿元的现金收购慧新辰51%股权?这是市场抛出的一大疑问,深交所也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关注。5月26日,随着*ST晨鑫定增预案的披露,公司2.295亿元现金来源也由此揭晓。*ST晨鑫拟定增募资4.495亿元,其中2.295亿元用于收购慧新辰51%的股权。

值得推敲的是,慧新辰系*ST晨鑫实控人薛成标控制的企业,而*ST晨鑫此次推出的定增由公司控股股东上海钜成全额参与认购。该现象也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要求*ST晨鑫说明此次收购慧新辰51%股权与上海钜成全额参与认购非公开发行的股份是否构成一揽子交易,是否存在刻意规避重大资产重组的安排。截至目前,*ST晨鑫尚未对此进行回复。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投资者还是应立足于公司基本面进行投资,切勿盲目跟风炒作。

原实控人欠款遭追问

需要注意的是,*ST晨鑫还有一些尚未解决的历史问题。4月30日披露2019年年报之后,*ST晨鑫在5月27日收到了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其中公司原控股股东、实控人刘德群7.44亿元的欠款遭到了重点追问。

据了解,*ST晨鑫原本主要从事海珍品育苗、养殖和加工业务,之后在2017年进行了全面转型,将海珍品养殖、加工、销售业务相关资产及部分负债对外出售,同时收购壕鑫互联,之后公司开始主营互联网游戏业务。而*ST晨鑫海参等相关资产及负债的出售对象就系公司原实控人刘德群。

5月27日,深交所表示,刘德群尚有7.44亿元未支付,*ST晨鑫已累计计提坏账准备4.01亿元,要求*ST晨鑫说明公司董事会对上述款项采取的追偿措施,刘德群未及时支付相关款项是否构成对公司资金的非经营性占用。除了对公司原实控人欠款进行追问之外,深交所5月27日也对公司现任控股股东、实控人进行了关注。

回溯*ST晨鑫历史公告,上海钜成在2019年通过表决权委托的方式取得公司控制权,表决权比例为20.44%,直接持股比例为8.68%。但之后,上海钜成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累计减持2850万股,减持比例为1.997%。

对此,深交所要求*ST晨鑫说明上海钜成取得上述股份的价格、资金来源,且随后又减持公司股份的原因;上海钜成在未来12个月内是否有维持或变更控制权的具体安排,未来12个月是否有对公司主营业务的调整计划,是否有资产购买或置出目前上市公司相关资产的计划。

实际上,自转型互联网游戏行业以来,*ST晨鑫的业绩表现并不乐观。作为*ST晨鑫的主要资产,壕鑫互联却在2018年、2019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ST晨鑫在2018年、2019年分别对商誉计提减值准备3.42亿元和5.64亿元。受累于商誉减值等因素,*ST晨鑫2018年、2019年分别亏损6.36亿元、9.99亿元,目前面临保壳。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ST晨鑫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