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奔”半年追上薇娅,百度终于在直播赛道找到了新增长?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朝着李彦宏描绘的美好未来前进大半年后,百度直播交出了它在新年的第一份答卷。

1月8日,百度营销发布《直播百态,激活营销新形态——百度直播生态洞察报告》。在报告中,百度提及了它直播业务半年来的成绩——月看播量突破9亿、创作者数量大幅增长317%,人均评论次数增幅超过95%,平均每场直播打赏金额增长219%。

不过,仅凭这些数据,恐怕还没法断定百度直播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繁荣的阶段。

跑了半年的百度直播,只顶得上一个薇娅?

百度自身以搜索引擎发家的基因,决定了它的应用矩阵将集中在泛知识和服务这一板块,由百度直接孵化出的百度直播自然也走上了这条路。去年5月,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就曾强调,百度直播“将以知识为核心”;百度CEO李彦宏去年亲自为百度直播站台时,也称“希望直播能够满足用户的即时搜索需求”。

泛知识的定义极为宽广,可以说这样的平台调性让百度既能坚守高端又能接上地气。从报告中不难看出,百度直播用户分化趋势相当明显,泛知识内容直播的确吸引了不少一线城市用户,但秀场直播在“五环外”的呼声同样高涨。同时,百度直播用户明显更为倾向生活、食品与出行相关内容,这三个领域的播放量分别占到了全平台月播放量的30%、19%和10%。

除了多元化这一点外,百度的这份报告似乎并没有解答投资者的大多数疑惑。

一个问题在于,这份生态洞察报告中,百度直播近年来的几项关键数据并未亮相。从百度提供的主要数据来看,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高达9亿的月看播量,但月活跃用户(MAU)和日活跃用户(DAU)却不见踪影。而且,这个数字离行业顶尖的直播平台也尚有不小差距。

以淘宝直播为例,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2020.3.28-4.28)显示,淘宝前十大主播中单月内容播放量过亿的就有五人,其中薇娅、李佳琦为淘宝贡献的月播放量分别为8.39亿和8.23亿,这意味着百度直播全平台数据绑在一块,只能刚好超越薇娅或是李佳琦其中一人,离整个淘宝直播的月播放量还相当遥远。

同时,报告中也仅提及了创作者数量、人均评论次数等数据的增幅,略过了更为重要的实际数据。这些增长百分比说明了百度直播在这半年来增长显著,可这也是每一个处于增长初期的平台都会经历的过程,并不能体现出百度在对比其他平台方面有何优势。

综合来看,百度直播在狂奔大半年后确实有所成长,但很难谈得上是“巨变”。百度要想复制当年抖音直播、快手直播的增长奇迹,在目前群雄并起的直播战场中显得难上加难。

除了导流之外,百度还能用直播做点啥?

长时间以来,直播业务对于百度的意义,是充当一个导流器。

此前,百度一直依赖搜索引擎作为流量入口,再通过广告等方式将用户变现。但国内搜索引擎市场近年来已经产生了不小变化,大量垂直内容App(例如B站,小红书等)开始分散用户的注意力,甚至于在百度强调多年的知识领域,也有知乎这类更“专业”的应用供用户挑选。用户如果对某一个领域感兴趣,那他多半会选择去这些垂直应用搜索自己想看的内容,百度作为互联网入口的地位正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百度App的用户活跃度和用户粘性均受到了不小冲击,它需要丰富的内容来留住用户,带来新用户。近几年来,它对于百家号创作者的大力扶持,对外的诸多投资(梨视频、知乎等),建立好看视频等举动均体现了它对内容的渴求,百度直播的作用当然也是如此。

通过直播、视频、图文等内容领域布局,百度App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中不仅摆脱了增长难题,还实现了不小的增速回升。据2020年Q3财报显示,截止今年9月,百度DAU已升至2.06亿,MAU则为5.44亿,信息流用户时长同比增幅高达51%。

在对内容领域的大力投入后,百度的流量通道已经显得足够安全,接下来百度要做的则是商业化——将这些流量转化为看得见的营收,并且让百度在下一个十年飞的更高。要做到这些,单纯靠广告变现显然是不够的,而百度AI和智能驾驶方面的造血能力也仅能保证自身无虞,在百度的军阵中,能担起这般重责大任的业务板块似乎只剩下了直播。

不过,从本次公开的报告来看,百度直播本身还需要不断更新迭代,扶植主播以及完善直播带货等板块,这注定了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继续充当百度App的导流器。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百度对于YY直播的收购可能会改变这一局面。

斥资237亿拿下YY,百度这钱花的值不值?

2020年11月17日,百度斥资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7亿元)全资收购了欢聚集团旗下YY直播,这包括了YY移动应用、YY.com网站、YY PC客户端等。如果不出意外,这桩收购案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正式交割。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YY直播所主打的秀场直播模式,在连续遭遇一系列监管打击,又遇上突然爆发的疫情后,早已没了当年的增长势头。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欢聚集团的全球月活用户为3.9亿,而YY直播仅占到了其中的10%。

尽管如此,秀场直播打赏依旧是目前直播行业第二赚钱的模式,远高于惨淡的游戏直播打赏,仅次于直播带货,这点从欢聚集团的财报中可见一斑——2020年第二季度,YY营收为27.8亿元,毛利率超过40%,以此估算其全年收入大概率超过了100亿元。

YY直播高效且成熟的变现手段,可以显著提升百度直播板块的商业化能力,从上文中的百度用户偏好也可以看出,他们非常愿意为秀场直播掏钱。起码在百度培养起自己的直播带货和电商体系之前,YY直播和它旗下的诸多丽人主播都会是百度商业化的有力依仗。

同时,YY直播对百度的长尾价值或许要更大。

据Mob研究院的《2020中国直播行业风云洞察》显示,YY直播的用户量高达4120万,甚至超过了其余九个平台的用户之和。受制于欢聚集团的现状与当前环境,YY直播没办法获得进一步增长,但在百度巨大流量池的催化下,其营收和利润的增长仍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或许未来,百度能够借着秀场直播,与阿里(直播带货)、腾讯(游戏直播)再度并肩。

“狂奔”半年追上薇娅,百度终于在直播赛道找到了新增长?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朝着李彦宏描绘的美好未来前进大半年后,百度直播交出了它在新年的第一份答卷。

1月8日,百度营销发布《直播百态,激活营销新形态——百度直播生态洞察报告》。在报告中,百度提及了它直播业务半年来的成绩——月看播量突破9亿、创作者数量大幅增长317%,人均评论次数增幅超过95%,平均每场直播打赏金额增长219%。

不过,仅凭这些数据,恐怕还没法断定百度直播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繁荣的阶段。

跑了半年的百度直播,只顶得上一个薇娅?

百度自身以搜索引擎发家的基因,决定了它的应用矩阵将集中在泛知识和服务这一板块,由百度直接孵化出的百度直播自然也走上了这条路。去年5月,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就曾强调,百度直播“将以知识为核心”;百度CEO李彦宏去年亲自为百度直播站台时,也称“希望直播能够满足用户的即时搜索需求”。

泛知识的定义极为宽广,可以说这样的平台调性让百度既能坚守高端又能接上地气。从报告中不难看出,百度直播用户分化趋势相当明显,泛知识内容直播的确吸引了不少一线城市用户,但秀场直播在“五环外”的呼声同样高涨。同时,百度直播用户明显更为倾向生活、食品与出行相关内容,这三个领域的播放量分别占到了全平台月播放量的30%、19%和10%。

除了多元化这一点外,百度的这份报告似乎并没有解答投资者的大多数疑惑。

一个问题在于,这份生态洞察报告中,百度直播近年来的几项关键数据并未亮相。从百度提供的主要数据来看,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高达9亿的月看播量,但月活跃用户(MAU)和日活跃用户(DAU)却不见踪影。而且,这个数字离行业顶尖的直播平台也尚有不小差距。

以淘宝直播为例,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2020.3.28-4.28)显示,淘宝前十大主播中单月内容播放量过亿的就有五人,其中薇娅、李佳琦为淘宝贡献的月播放量分别为8.39亿和8.23亿,这意味着百度直播全平台数据绑在一块,只能刚好超越薇娅或是李佳琦其中一人,离整个淘宝直播的月播放量还相当遥远。

同时,报告中也仅提及了创作者数量、人均评论次数等数据的增幅,略过了更为重要的实际数据。这些增长百分比说明了百度直播在这半年来增长显著,可这也是每一个处于增长初期的平台都会经历的过程,并不能体现出百度在对比其他平台方面有何优势。

综合来看,百度直播在狂奔大半年后确实有所成长,但很难谈得上是“巨变”。百度要想复制当年抖音直播、快手直播的增长奇迹,在目前群雄并起的直播战场中显得难上加难。

除了导流之外,百度还能用直播做点啥?

长时间以来,直播业务对于百度的意义,是充当一个导流器。

此前,百度一直依赖搜索引擎作为流量入口,再通过广告等方式将用户变现。但国内搜索引擎市场近年来已经产生了不小变化,大量垂直内容App(例如B站,小红书等)开始分散用户的注意力,甚至于在百度强调多年的知识领域,也有知乎这类更“专业”的应用供用户挑选。用户如果对某一个领域感兴趣,那他多半会选择去这些垂直应用搜索自己想看的内容,百度作为互联网入口的地位正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百度App的用户活跃度和用户粘性均受到了不小冲击,它需要丰富的内容来留住用户,带来新用户。近几年来,它对于百家号创作者的大力扶持,对外的诸多投资(梨视频、知乎等),建立好看视频等举动均体现了它对内容的渴求,百度直播的作用当然也是如此。

通过直播、视频、图文等内容领域布局,百度App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中不仅摆脱了增长难题,还实现了不小的增速回升。据2020年Q3财报显示,截止今年9月,百度DAU已升至2.06亿,MAU则为5.44亿,信息流用户时长同比增幅高达51%。

在对内容领域的大力投入后,百度的流量通道已经显得足够安全,接下来百度要做的则是商业化——将这些流量转化为看得见的营收,并且让百度在下一个十年飞的更高。要做到这些,单纯靠广告变现显然是不够的,而百度AI和智能驾驶方面的造血能力也仅能保证自身无虞,在百度的军阵中,能担起这般重责大任的业务板块似乎只剩下了直播。

不过,从本次公开的报告来看,百度直播本身还需要不断更新迭代,扶植主播以及完善直播带货等板块,这注定了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继续充当百度App的导流器。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百度对于YY直播的收购可能会改变这一局面。

斥资237亿拿下YY,百度这钱花的值不值?

2020年11月17日,百度斥资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7亿元)全资收购了欢聚集团旗下YY直播,这包括了YY移动应用、YY.com网站、YY PC客户端等。如果不出意外,这桩收购案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正式交割。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YY直播所主打的秀场直播模式,在连续遭遇一系列监管打击,又遇上突然爆发的疫情后,早已没了当年的增长势头。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欢聚集团的全球月活用户为3.9亿,而YY直播仅占到了其中的10%。

尽管如此,秀场直播打赏依旧是目前直播行业第二赚钱的模式,远高于惨淡的游戏直播打赏,仅次于直播带货,这点从欢聚集团的财报中可见一斑——2020年第二季度,YY营收为27.8亿元,毛利率超过40%,以此估算其全年收入大概率超过了100亿元。

YY直播高效且成熟的变现手段,可以显著提升百度直播板块的商业化能力,从上文中的百度用户偏好也可以看出,他们非常愿意为秀场直播掏钱。起码在百度培养起自己的直播带货和电商体系之前,YY直播和它旗下的诸多丽人主播都会是百度商业化的有力依仗。

同时,YY直播对百度的长尾价值或许要更大。

据Mob研究院的《2020中国直播行业风云洞察》显示,YY直播的用户量高达4120万,甚至超过了其余九个平台的用户之和。受制于欢聚集团的现状与当前环境,YY直播没办法获得进一步增长,但在百度巨大流量池的催化下,其营收和利润的增长仍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或许未来,百度能够借着秀场直播,与阿里(直播带货)、腾讯(游戏直播)再度并肩。

“狂奔”半年追上薇娅,百度终于在直播赛道找到了新增长?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朝着李彦宏描绘的美好未来前进大半年后,百度直播交出了它在新年的第一份答卷。

1月8日,百度营销发布《直播百态,激活营销新形态——百度直播生态洞察报告》。在报告中,百度提及了它直播业务半年来的成绩——月看播量突破9亿、创作者数量大幅增长317%,人均评论次数增幅超过95%,平均每场直播打赏金额增长219%。

不过,仅凭这些数据,恐怕还没法断定百度直播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繁荣的阶段。

跑了半年的百度直播,只顶得上一个薇娅?

百度自身以搜索引擎发家的基因,决定了它的应用矩阵将集中在泛知识和服务这一板块,由百度直接孵化出的百度直播自然也走上了这条路。去年5月,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就曾强调,百度直播“将以知识为核心”;百度CEO李彦宏去年亲自为百度直播站台时,也称“希望直播能够满足用户的即时搜索需求”。

泛知识的定义极为宽广,可以说这样的平台调性让百度既能坚守高端又能接上地气。从报告中不难看出,百度直播用户分化趋势相当明显,泛知识内容直播的确吸引了不少一线城市用户,但秀场直播在“五环外”的呼声同样高涨。同时,百度直播用户明显更为倾向生活、食品与出行相关内容,这三个领域的播放量分别占到了全平台月播放量的30%、19%和10%。

除了多元化这一点外,百度的这份报告似乎并没有解答投资者的大多数疑惑。

一个问题在于,这份生态洞察报告中,百度直播近年来的几项关键数据并未亮相。从百度提供的主要数据来看,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高达9亿的月看播量,但月活跃用户(MAU)和日活跃用户(DAU)却不见踪影。而且,这个数字离行业顶尖的直播平台也尚有不小差距。

以淘宝直播为例,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2020.3.28-4.28)显示,淘宝前十大主播中单月内容播放量过亿的就有五人,其中薇娅、李佳琦为淘宝贡献的月播放量分别为8.39亿和8.23亿,这意味着百度直播全平台数据绑在一块,只能刚好超越薇娅或是李佳琦其中一人,离整个淘宝直播的月播放量还相当遥远。

同时,报告中也仅提及了创作者数量、人均评论次数等数据的增幅,略过了更为重要的实际数据。这些增长百分比说明了百度直播在这半年来增长显著,可这也是每一个处于增长初期的平台都会经历的过程,并不能体现出百度在对比其他平台方面有何优势。

综合来看,百度直播在狂奔大半年后确实有所成长,但很难谈得上是“巨变”。百度要想复制当年抖音直播、快手直播的增长奇迹,在目前群雄并起的直播战场中显得难上加难。

除了导流之外,百度还能用直播做点啥?

长时间以来,直播业务对于百度的意义,是充当一个导流器。

此前,百度一直依赖搜索引擎作为流量入口,再通过广告等方式将用户变现。但国内搜索引擎市场近年来已经产生了不小变化,大量垂直内容App(例如B站,小红书等)开始分散用户的注意力,甚至于在百度强调多年的知识领域,也有知乎这类更“专业”的应用供用户挑选。用户如果对某一个领域感兴趣,那他多半会选择去这些垂直应用搜索自己想看的内容,百度作为互联网入口的地位正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百度App的用户活跃度和用户粘性均受到了不小冲击,它需要丰富的内容来留住用户,带来新用户。近几年来,它对于百家号创作者的大力扶持,对外的诸多投资(梨视频、知乎等),建立好看视频等举动均体现了它对内容的渴求,百度直播的作用当然也是如此。

通过直播、视频、图文等内容领域布局,百度App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中不仅摆脱了增长难题,还实现了不小的增速回升。据2020年Q3财报显示,截止今年9月,百度DAU已升至2.06亿,MAU则为5.44亿,信息流用户时长同比增幅高达51%。

在对内容领域的大力投入后,百度的流量通道已经显得足够安全,接下来百度要做的则是商业化——将这些流量转化为看得见的营收,并且让百度在下一个十年飞的更高。要做到这些,单纯靠广告变现显然是不够的,而百度AI和智能驾驶方面的造血能力也仅能保证自身无虞,在百度的军阵中,能担起这般重责大任的业务板块似乎只剩下了直播。

不过,从本次公开的报告来看,百度直播本身还需要不断更新迭代,扶植主播以及完善直播带货等板块,这注定了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继续充当百度App的导流器。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百度对于YY直播的收购可能会改变这一局面。

斥资237亿拿下YY,百度这钱花的值不值?

2020年11月17日,百度斥资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7亿元)全资收购了欢聚集团旗下YY直播,这包括了YY移动应用、YY.com网站、YY PC客户端等。如果不出意外,这桩收购案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正式交割。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YY直播所主打的秀场直播模式,在连续遭遇一系列监管打击,又遇上突然爆发的疫情后,早已没了当年的增长势头。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欢聚集团的全球月活用户为3.9亿,而YY直播仅占到了其中的10%。

尽管如此,秀场直播打赏依旧是目前直播行业第二赚钱的模式,远高于惨淡的游戏直播打赏,仅次于直播带货,这点从欢聚集团的财报中可见一斑——2020年第二季度,YY营收为27.8亿元,毛利率超过40%,以此估算其全年收入大概率超过了100亿元。

YY直播高效且成熟的变现手段,可以显著提升百度直播板块的商业化能力,从上文中的百度用户偏好也可以看出,他们非常愿意为秀场直播掏钱。起码在百度培养起自己的直播带货和电商体系之前,YY直播和它旗下的诸多丽人主播都会是百度商业化的有力依仗。

同时,YY直播对百度的长尾价值或许要更大。

据Mob研究院的《2020中国直播行业风云洞察》显示,YY直播的用户量高达4120万,甚至超过了其余九个平台的用户之和。受制于欢聚集团的现状与当前环境,YY直播没办法获得进一步增长,但在百度巨大流量池的催化下,其营收和利润的增长仍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或许未来,百度能够借着秀场直播,与阿里(直播带货)、腾讯(游戏直播)再度并肩。

“狂奔”半年追上薇娅,百度终于在直播赛道找到了新增长?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朝着李彦宏描绘的美好未来前进大半年后,百度直播交出了它在新年的第一份答卷。

1月8日,百度营销发布《直播百态,激活营销新形态——百度直播生态洞察报告》。在报告中,百度提及了它直播业务半年来的成绩——月看播量突破9亿、创作者数量大幅增长317%,人均评论次数增幅超过95%,平均每场直播打赏金额增长219%。

不过,仅凭这些数据,恐怕还没法断定百度直播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繁荣的阶段。

跑了半年的百度直播,只顶得上一个薇娅?

百度自身以搜索引擎发家的基因,决定了它的应用矩阵将集中在泛知识和服务这一板块,由百度直接孵化出的百度直播自然也走上了这条路。去年5月,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就曾强调,百度直播“将以知识为核心”;百度CEO李彦宏去年亲自为百度直播站台时,也称“希望直播能够满足用户的即时搜索需求”。

泛知识的定义极为宽广,可以说这样的平台调性让百度既能坚守高端又能接上地气。从报告中不难看出,百度直播用户分化趋势相当明显,泛知识内容直播的确吸引了不少一线城市用户,但秀场直播在“五环外”的呼声同样高涨。同时,百度直播用户明显更为倾向生活、食品与出行相关内容,这三个领域的播放量分别占到了全平台月播放量的30%、19%和10%。

除了多元化这一点外,百度的这份报告似乎并没有解答投资者的大多数疑惑。

一个问题在于,这份生态洞察报告中,百度直播近年来的几项关键数据并未亮相。从百度提供的主要数据来看,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高达9亿的月看播量,但月活跃用户(MAU)和日活跃用户(DAU)却不见踪影。而且,这个数字离行业顶尖的直播平台也尚有不小差距。

以淘宝直播为例,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数据(2020.3.28-4.28)显示,淘宝前十大主播中单月内容播放量过亿的就有五人,其中薇娅、李佳琦为淘宝贡献的月播放量分别为8.39亿和8.23亿,这意味着百度直播全平台数据绑在一块,只能刚好超越薇娅或是李佳琦其中一人,离整个淘宝直播的月播放量还相当遥远。

同时,报告中也仅提及了创作者数量、人均评论次数等数据的增幅,略过了更为重要的实际数据。这些增长百分比说明了百度直播在这半年来增长显著,可这也是每一个处于增长初期的平台都会经历的过程,并不能体现出百度在对比其他平台方面有何优势。

综合来看,百度直播在狂奔大半年后确实有所成长,但很难谈得上是“巨变”。百度要想复制当年抖音直播、快手直播的增长奇迹,在目前群雄并起的直播战场中显得难上加难。

除了导流之外,百度还能用直播做点啥?

长时间以来,直播业务对于百度的意义,是充当一个导流器。

此前,百度一直依赖搜索引擎作为流量入口,再通过广告等方式将用户变现。但国内搜索引擎市场近年来已经产生了不小变化,大量垂直内容App(例如B站,小红书等)开始分散用户的注意力,甚至于在百度强调多年的知识领域,也有知乎这类更“专业”的应用供用户挑选。用户如果对某一个领域感兴趣,那他多半会选择去这些垂直应用搜索自己想看的内容,百度作为互联网入口的地位正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在这种情况下,百度App的用户活跃度和用户粘性均受到了不小冲击,它需要丰富的内容来留住用户,带来新用户。近几年来,它对于百家号创作者的大力扶持,对外的诸多投资(梨视频、知乎等),建立好看视频等举动均体现了它对内容的渴求,百度直播的作用当然也是如此。

通过直播、视频、图文等内容领域布局,百度App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中不仅摆脱了增长难题,还实现了不小的增速回升。据2020年Q3财报显示,截止今年9月,百度DAU已升至2.06亿,MAU则为5.44亿,信息流用户时长同比增幅高达51%。

在对内容领域的大力投入后,百度的流量通道已经显得足够安全,接下来百度要做的则是商业化——将这些流量转化为看得见的营收,并且让百度在下一个十年飞的更高。要做到这些,单纯靠广告变现显然是不够的,而百度AI和智能驾驶方面的造血能力也仅能保证自身无虞,在百度的军阵中,能担起这般重责大任的业务板块似乎只剩下了直播。

不过,从本次公开的报告来看,百度直播本身还需要不断更新迭代,扶植主播以及完善直播带货等板块,这注定了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继续充当百度App的导流器。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百度对于YY直播的收购可能会改变这一局面。

斥资237亿拿下YY,百度这钱花的值不值?

2020年11月17日,百度斥资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7亿元)全资收购了欢聚集团旗下YY直播,这包括了YY移动应用、YY.com网站、YY PC客户端等。如果不出意外,这桩收购案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正式交割。

可以明确的一点是,YY直播所主打的秀场直播模式,在连续遭遇一系列监管打击,又遇上突然爆发的疫情后,早已没了当年的增长势头。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欢聚集团的全球月活用户为3.9亿,而YY直播仅占到了其中的10%。

尽管如此,秀场直播打赏依旧是目前直播行业第二赚钱的模式,远高于惨淡的游戏直播打赏,仅次于直播带货,这点从欢聚集团的财报中可见一斑——2020年第二季度,YY营收为27.8亿元,毛利率超过40%,以此估算其全年收入大概率超过了100亿元。

YY直播高效且成熟的变现手段,可以显著提升百度直播板块的商业化能力,从上文中的百度用户偏好也可以看出,他们非常愿意为秀场直播掏钱。起码在百度培养起自己的直播带货和电商体系之前,YY直播和它旗下的诸多丽人主播都会是百度商业化的有力依仗。

同时,YY直播对百度的长尾价值或许要更大。

据Mob研究院的《2020中国直播行业风云洞察》显示,YY直播的用户量高达4120万,甚至超过了其余九个平台的用户之和。受制于欢聚集团的现状与当前环境,YY直播没办法获得进一步增长,但在百度巨大流量池的催化下,其营收和利润的增长仍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或许未来,百度能够借着秀场直播,与阿里(直播带货)、腾讯(游戏直播)再度并肩。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计算机专业的李彦宏 为什么要多年跨界赞助生命科学大奖

2020年12月30日,第五届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在线上落幕。

88岁的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张亭栋和96岁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王振义因发现三氧化二砷和全反式维甲酸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作用,摘得了本届的“生命科学奖”。 APL(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曾经是最凶险和致命的白血病之一,张亭栋和王振义的工作使APL治愈率达到90%。他们的研究使ATO(俗称砒霜)和ATRA成为当今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拯救了众多患者的生命。

连续举办五年 每个奖项每年奖励100万美元

2015年1月20日,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北京大学教授饶毅等几位科学家、企业家组织创办了未来论坛,在这次论坛上,设立了未来科学大奖。

不同于其他的官方或者行业组织的奖项,这是国内第一个由华裔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

百度公司李彦宏、金沙江创投丁健、红杉基金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共同担任了三大奖项之一的『生命科学大奖』的捐赠人。每人承诺连续出资10年用于该奖项的奖励,奖励金额为100万美元。

2016年,卢煜明因发现母体血液中存在着胎儿的游离DNA,证明了使用胎儿游离DNA来诊断遗传性疾病的可行性和实际性,最终开创了利用第二代基因测序来检测唐氏综合症的新途径,仅在中国,每年就有超过一百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为全球无数的孕妇提供了无创产前诊断,摘得第一届生命科学奖。

2017年,“生命科学奖”获奖者施一公在解析真核信使RNA剪接体这一关键复合物的结构,揭示活性部位及分子层面机理作出重大贡献。

2018年,李家洋、袁隆平、张启发系统性地研究水稻特定性状的分子机制和采用新技术选育高产优质水稻新品种中的开创性贡献获得“生命科学奖”。

2019邵峰因其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的贡献摘得“生命科学奖”。

作为该奖项的捐赠人之一,李彦宏表示:"生命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一个伟大的探索过程,它是为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健康、资源、环境等重大问题而生。"

这是生命科学奖的五年,也是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五年。

『不正经』企业家李彦宏 正经关心科学与创新

早年在媒体采访中,李彦宏曾被媒体提问,为什么明明是计算机出身,却要资助生命科学大奖?

"创新往往是在很多领域交叉的地方出现的,之所以资助生命科学大奖是希望鼓励不同学科之间加强交流,产生创新的火花,推动科学的进步"。在2017年的未来科学大会论坛上,李彦宏也曾坦言,“如果我们的这些活动,能够激励这些孩子将来走向科学道路,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那我们设这个奖项就值了。”

在鼓励技术创新、探索世界这件事情上,李彦宏不太像一个商人,他显得有些“过份积极”。

比如,近十几年来,百度每年都要拿出来约占当年总营收16%的费用专门用于新技术的研发。尽管那些技术一时无法商业化盈利甚至颇为烧钱,但是李彦宏仍然坚持,一定要坚持做下去。就算无法商业化但是对科技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那就是百度该做的事情。所以多年来,百度在AI技术上所获得的专利都是数量最多、覆盖领域最广,就算与国外的大公司相比也毫不逊色。

比如,2017年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由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此外百度还将作为共建单位共同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及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比如,2018年李彦宏宣布将与百度公司一起,向北大捐赠6.6亿人民币(含部分等值资产),联合成立“北大百度基金”,用于人工智能和其他相关学科的研究和探索。

再比如,今年一月武汉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席卷全国时,李彦宏当即决定拿出3亿元人民币,成立抗疫基金,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等新疾病的治愈药物筛选、研发等一系列抗击疫情工作。

从这些层面上来说,李彦宏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商人,但他一定是一个对于科技创新充满热忱、甘愿付出的企业家。

众所周知的是,李彦宏是一个技术狂魔,他对于技术创新、生命探索的热衷早有踪迹。他是硅谷工程师出身,他拥有被业界称为当代搜索引擎的奠基石超链分析技术专利,他与扎克伯克一起被评选为90后留学生最崇拜的科技偶像,是众多码农的"厂长",他许许多多的身份都与技术相关。

但是鲜有人知的是,他在20年前放弃了顶尖生命科学研究机构Merck的offer,最终回国创业做了一名企业家。他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晚会上选择朗诵罗伯特·弗罗斯的诗《未选择的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的深处。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显得更诱人、更美丽,虽然在这两条小路上,都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他选择了那条通往创业的路,并且一路高歌猛进,带领百度成为了全球顶尖的科技公司。但是那条未选择的通向科学家的路,在他心中,却未必不是一种遗憾。

当“冬夜渐暖”,百度的糖饺子也甜到你了吗

又是一年冬至,在这个散发着饺子汤圆香的时节,你是甜党还是咸党?

冬至前的百度科技园,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百度高管和百度同学们一起边包饺子边聊2020年的收获和明年的小目标。李彦宏还包了象征甜蜜美满的白糖饺子,作为食堂彩蛋发放给员工们,甜党咸党都能尝到自己喜欢的口味。

现场谈及今年的flag,李彦宏说,2020年的flag就是通过无人驾驶技术,在十年内消灭拥堵。目前,百度无人驾驶出租车已经落地北京、广州、长沙等多个城市。此前李彦宏也公开提到过,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帮助城市的交通效率提升15%到 30%,为GDP带来2.4-3.8个百分点的绝对贡献。百度自动驾驶技术正不断取得突破、应用落地场景也愈发广泛,十年后的北京,令人期待。

此外,李彦宏还立下了2021年的“小目标”:探索更多 AI落地新的场景,如自动翻译、AI药物发现等,希望通过AI技术提升大家的生活效率和质量。

李彦宏的小目标意味着百度对技术的长期大力投入,百度人工智能业务的前景也愈发明朗。这一点在股价上有着直观体现。截至12月16日晚间,百度股价一度突破200美元,创出两年多以来的新高。

尽管最近几天舆论普遍都在分析百度股价大涨背后造车的消息,但事实上,“造车”传闻并不能成为简单概括百度股价上涨的依据。

股价反映的是市场对百度当下的变化和未来可能性的预期。换句话说,是因为华尔街认识到了百度的AI业务商业化前景、看到了百度未来更多的想象空间。股价上涨只是现象,现象背后的本质是百度对技术的20年不变的长期坚持和投入。

从今年百度沸点关键词中不难看出,2020年充满波澜、也稍显沉重。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不管是上班族还是企业,或许都会感觉这一年”太南了“。

但也正如冬至的含义一样——冬至以后,白昼逐渐变长、黑夜逐渐变短。相信在科技的力量下,2021年我们会更好。冬至相聚,加之股价回暖,这个冬天对百度来说可谓“不太冷”,百度也会一直坚持“科技为更好”,去创造更便捷、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