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韩国消费者最爱广告模特排名 全智贤仅排第6

2020年韩国消费者最喜爱的广告模特2020年韩国消费者最喜爱的广告模特
IU冠军IU冠军

新浪娱乐讯  韩国女歌手IU当选为了2020年韩国消费者最喜爱的广告模特。

据韩国广播广告振兴公社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IU在今年的韩国消费者最喜爱广告模特问卷调查中得票率达到8.3%,排名从去年的第十位一举上升到了第一位。原花样滑冰选手金妍儿以7.4%的得票率排名第二位,去年排名第一的孔刘今年以5.6%的得票率排在了第三位。

朴宝剑、刘在石、全智贤、林英雄、秀智、防弹少年团依次排名第四位至第九位,金惠秀与朴叙俊共同排在了第十位。吕东垠/文 版权所有Mydaily禁止转载

颠覆知产保护传统模式 阿里AI模特首度现身国内顶尖AI安全会议

大屏幕上显示了两个与真人无异的俊男美女的脸,随后,一个身着红衣的虚拟女模特在视频中缓缓走来……12月5日,在阿里安全与清华大学联合举办的AI与安全研讨会上,近日正式在阿里平台上线的首款AI模特塔玑首次以视频形态在清华、中科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北京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一众国内顶尖AI安全专家面前现“真容”。

1-20120615002Q20.jpg

图示:AI模特塔玑实拍图生成技术

塔玑中包含的阿里新一代安全架构核心算法技术由阿里自主研发,可形成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虚拟人脸,该算法将服装平铺图转化成3D模型“穿”在模特身上,一天之内商家就能拿到图上新,给服饰商家提供了模特静态图、短视频和直播解决方案,为商家降低成本,从而降低盗图风险,真正实现用技术帮助中小商家,颠覆了知识产权保护的传统模式。

据悉,阿里安全与北京服装学院正在就AI模特项目中模特设计和行为动作建模等课题进行合作,而这仅仅只是AI技术从研究走向安全风控实际应用的项目之一。在本次AI与安全研讨会上,国内顶尖AI专家对AI在多媒体智能、自动驾驶、复杂电商环境治理等多个领域的前沿技术与优秀应用进行了分享。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郑俊芳判断:“安全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基建,安全基建又必须靠AI来实现。”在繁多数据类型带来快速识别的巨大挑战下,如何对复杂内容和细微差别进行精准识别?如何依靠少量样本进行识别?如何及时应对不断使用新技术的专业黑灰产攻击?郑俊芳指出,为解决这些技术难题,阿里愿和学术界合作共赢,探索更智能的安全,打造更安全的AI。

1-20120615010D04.jpg

图示: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郑俊芳

AI面临安全问题是共识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张钹认为,人工智能将先在交通、医疗、金融、智能制造等领域产生革命性的变化。从长远来看,AI会根本性改变这些领域,从现实来看,还有许多困难要克服。

1-201206150134348.jpg

图示: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张钹

现在,已有厂商在国内部分地区试点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不过整体来看,现在所有的自动驾驶产品或者即将上市的产品都处于L4及以下。西安交通大学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所教授薛建儒认为,无人驾驶的安全可信面临的挑战性在于,无人驾驶面临动态决策,它固有的复杂性、不确定性和歧义性都是一些开放式问题。

薛建儒说:“当前我们的无人驾驶在应对复杂场景和人类驾驶员相比在适应性上存在很大差距。在如何引入人类的驾驶知识,把人类的直觉推理和演绎推理这样的认知机理放到驾驶模型里,提高当前模型表征能力,我们还有所欠缺。”

张钹表示,AI面临着算法安全的根本原因在于,神经网络只是进行函数映射,缺乏对任务的理解,算法的鲁棒性差,具体表现在“一是测试集的鲁棒性差,当测试集和训练数据有差别,推广能力就会变差。二是对噪声的鲁棒性很差,导致AI算法容易被滥用、攻击、误用。”

应用成效显著安全能力提升需开放合作

不过,正如郑俊芳所说,安全基建必须靠AI来实现,安全的AI正在给多个领域带来变化。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副主任朱文武介绍了其在多媒体与AI上的研究,希望人工智能给多媒体提供研究的新思想和范式,比如原来的语义处理通过特征提取进行分析,语义学习给多媒体提供了语义和多模态信息,这能帮助机器学习做得更好。多媒体和AI呈互相促进,互相帮助、互相指导的态势发展。

据公开报道,12月5日,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表示,在2020年的新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对世界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新经济、数字经济的发展,在这种特殊危机的情况下得到了突出的运用,而且危机也使数字经济有了进一步发展上升的空间。

数字经济对疫情后经济恢复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阿里安全资深算法专家薛晖介绍,现在淘宝的GMV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甚至比2019年同期还增长了20%。一边是不断增长的体量,一边是与日俱增的电商平台复杂性,这对阿里的治理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薛晖给出了两个极具震撼力的数字。近五年来,每万笔交易的一次侵权商品量下降将近2/3。近三年来,阿里平台通过输出线索协助公安打击线下制售假窝点,拘捕嫌疑人近万名,累计涉案金额超过200亿元。

这两个数字背后,是阿里建立的一套基于人工智能的复杂电商环境治理体系在发挥巨大作用。这套治理体系对于商品内容非结构化数据的理解和分析能力,包含了大量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各种多模态、跨模态感知类技术;这套体系能精准地对电商平台上的各种非法和异常行为做推理和认知。

同时,电商环境又是充满利益的,算法专家不仅要保障上述体系的两大能力高速发挥其作用,还要十分关注电商关键节点模型自身的安全性,以保证模型不会出现漏洞,不被黑产所利用,保证模型的鲁棒性。

阿里在安全领域投入非常大,技术人员在安全团队中占比超过50%。郑俊芳表示:“这几年我们大踏步往前走,和顶级的团队在不同领域进行合作,合作背后就是因为我们遇到了很多挑战,所以说,安全必须要靠坚定的投入和更开放的合作,才能解决今天面临的复杂挑战。”

1-201206150230A7.jpg

图示:阿里安全首席架构师钱磊(右一)与清华大学教授朱军(左一)为安全AI挑战者计划获奖者颁奖

在AI与安全研讨会上,阿里安全与清华大学还为其合作的安全AI挑战者计划三期获奖选手进行了颁奖,再次力证校企联合,培养真正有安全实战能力的安全基建人才,抵御AI业态未来安全风险的决心。

1-201206150306424.jpg

图示:由阿里安全与清华大学联合举办的AI与安全研讨会

高伟光 | 谢谢自己的勇敢

如果命运的车轮注定要向前滚,不推上一把,换个方向,又怎会知道另一条路上的风景。高伟光要谢谢自己的勇敢,也不只有勇敢。

高伟光 | 谢谢自己的勇敢

高伟光

危机

被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录取那年,高伟光25 岁。如他所料,之前所在的模特行业在两年之内便将他遗忘,竟比他预计的还慢了些。当大学的第三年彻底接不到模特工作的邀约时,高伟光清楚地意识到,那扇门关上了,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往前。

好在,他沉浸于眼下的生活—上课、排练,打磨细节,不断重来。最重要的是接受肯定,来自于他人和自己的。“大二排演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我演马伏里奥,其中一段是我与其他演员分处舞台的两个空间,我在前,独自念一封写给暗恋爱人的情书,当时的表演,我认为舒服、过瘾。”

高伟光 | 谢谢自己的勇敢

高伟光

现实

如果不是高伟光坚持,鹧鸪哨这个角色会和他错身而过。当时是两部戏拍摄的间歇,他看到了网剧《怒晴湘西》剧本,“玩儿命争取”。似乎是某种更深层的理解沟通了高伟光和鹧鸪哨,高伟光能感觉到彼此的靠近,“也希望他有个好结果”。跟之前一样,无尽等待,等到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劝他放弃,踏踏实实休息,等着下一部戏开拍。然而这一次,高伟光等到了。

局面也似乎是从那时候打开的。他不太能明辨究竟是运气跑赢了时间,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但毕业那天起高伟光就知道,往后的日子,没有太多机会允许自己在专业上犯错了,戏不好可以被骂第一次、第二次,但没有第三次。

高伟光 | 谢谢自己的勇敢

高伟光

遇见《向阳而生》中的林知衡,让高伟光有机会把这些年积蓄的能量放一放,尽管带着些忐忑和不安。“如果一个电视剧光演帅,也不是说不行,但我不想局限于这个,因为我也要进步。而且现代戏演得少,所以我拍摄前还去体验了一下生活—跟着他们去了肿瘤医院。在体验生活的过程里,我时常被患者家属的情绪带跑,莫名地想流泪。但事实上,如果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我一直带着这样的个人情感去对待病人,那肯定是不行的。说实话,至今我都很难做到如职业医生一般的冷静。所以总的来说,这个角色是个挑战。”

林知衡的情绪出口时常封闭,所以在拍摄的初期,有时候高伟光觉得自己也抑郁了。坐在车里的时候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向自己压过来,想逃。

“要说通过某一部戏让我的演技达到一个质的飞跃,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但至少我接触到了现实主义题材,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多接触这种戏,因为我觉得这种戏演下来会让我重新审视生活的意义。”

高伟光 | 谢谢自己的勇敢

高伟光

向前

高伟光自小就容易被记住。最开始是因为样子好看,几岁的时候家人抱他出门,碰见姥爷的战友,个个都要在他的脸蛋儿上咬两口;再长大些就是出挑的身高,“这不是一般人啊”,那个时候高伟光总是这么快乐地“称赞”自己,梦想着当演员。

高中毕业,高考落榜,继而在家乡的药厂谋了份工。他们那组有五六个人,一天平均要搬上近万瓶。这么干下来,工资一千块,还不是月月能结得出。那是他人生的低谷,至今不愿回想。

高伟光 | 谢谢自己的勇敢

高伟光

后来的故事为人熟知,高伟光坐了三天的火车南下闯荡。 “那时候你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就只能做这个工作,干眼下的事情。”他记得,同事的脸上,有和他一样的神情。可还是会有某种念头一闪而过:“高伟光,你的生活就是这样吗?”

如果命运的车轮注定要向前滚,不推上一把,换个方向,又怎会知道另一条路上的风景。高伟光要谢谢自己的勇敢,也不只有勇敢。

摄影/Julian Song 策划/葛海晨 形象/王昊 HAO 统筹/冯秝珊Abby Feng、阴博文Blair Yin 采访、撰文/在安 高伟光妆发/沈威(东田造型)

混血模特藤井莉娜宣布当妈 曾与汪东城传绯闻

9月9日,曾与汪东城传出绯闻的混血模特藤井莉娜晒出牵着宝宝小手的照片,宣布当妈喜讯。


       新浪娱乐讯 9月9日,曾与汪东城[微博]传出绯闻的混血模特藤井莉娜晒出牵着宝宝小手的照片,宣布当妈喜讯。她写道:“顺利生了孩子。是个超过3600g的大孩子,爱不释手。有这样的幸福,远远超出想象。在生下来之前虽然有很多担心和不安,但还是能健康地生下来。”今年5月,她发文宣布怀孕,孩子爸爸是她的高中同学。


高伟光 | 起风了,唯有努力前行

2020开年不久,《三生三世枕上书》和《龙岭迷窟》两部大戏的连续热播,让演员高伟光圈粉无数,人气飞涨。东华帝君和鹧鸪哨两个差异极大的角色被他演绎得入木三分,不少人惊讶于他在表演上超高的可塑性。问他,好评如潮后会觉得压力更大了么?他说没有,“我现在很享受演戏的过程。”

高伟光 | 起风了,唯有努力前行

高伟光

很多人听闻过高伟光曾经的坎坷:18 岁高考失利,做过不少杂七杂八的工作;离家闯荡、一路打拼成为知名模特;在模特生涯的顶峰给自己按下暂停键,25岁重新高考、读中戏,而后正式踏入演艺圈……不断反转的人生,背后的推动力其实源于他的初心:成为一名演员。而他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达成内心深处的这个目标,“我这么努力,应该会有希望成功的,对吧?”

坚韧的人终会实现梦想。在他以往的想象中,未来的高伟光“差不多应该能成”——这与其说是一种自我激励,倒不如说是他太明白自己付出过多少。他很清楚世界的残酷,环境和市场不断更迭,身处任何行业都难免面临被淘汰的风险,“我一直都有危机感。我可能没办法改变环境,所以会做好一切自己能做到的事。”

他说,他要谢谢十年前的高伟光,“谢谢那个时候我那么努力”;然后想对十年后的自己说:“这份努力,我会继续。”

高伟光 | 起风了,唯有努力前行

高伟光

人生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因为对东华帝君和鹧鸪哨这两个角色的精彩塑造,高伟光成为了很多人心目中的“新晋男神”;同时,还有不少此前熟悉他的粉丝感叹:功夫不负有心人。所有的声音,高伟光都知晓,他开心于作为演员的多面性被观众认可,也懂得不能被外界的嘈杂“带着走”,“如果被影响了,那可能未来的表演中就缺少了我自己的东西。”

这份清醒并不是如今才有。早在十几岁的年纪,他就已经开始思考: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高伟光 | 起风了,唯有努力前行

高伟光

“那个时候脑海里常常会蹦出这样的念头:我自身的条件还算不错,是不是也可以演戏?”但世事往往难如人意,高考失利,而环境和条件都不允许他第二年复读,“我得赚钱啊!后来就外出闯荡了。”

高伟光说,年轻的日子就是吃苦的日子。离乡背井做模特的那段时间,他学会了怎么生存下去,懂得了所有人情世故。按照世俗意义上的标准,那个时候的“模特高伟光”算是成功的,“但相对而言,这行的职业生涯还是太短暂了”,他很快意识到未来的路要自己重新蹚出来,加上心里也一直没忘记要做演员这件事,于是最终决定北上,继续读书。

25 岁时,高伟光成为了中戏的学生。除了年龄上比同学们大五六岁,他最初没觉得有什么压力,更多的是开心,“自己终于考上了,演员这个梦算实现了吧?”但很快,需要解放天性的表演课给他浇了第一盆冷水,“太痛苦了,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演。”

高伟光 | 起风了,唯有努力前行

高伟光

学猫、学狗、学苍蝇,演安检闸机甚至是马桶盖……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恐惧交作业,恐惧上台,只是硬逼着自己站在那儿,机械地模仿,完成脑海里能想象到的一切,“并没有沉浸其中,也没有体会到表演的乐趣。”大概这样过了一年,他才慢慢开始懂得怎样去享受表演,“比如同样都是猫咪玩球,如果你真的投入了、认为自己是猫,那可能会做出各种无法预料的动作,没准还会把球扔向老师的脸上。”到了大三时,班里排了一部有关潘金莲的话剧,他演西门庆,这一次他彻底体味到了创作和表演的愉悦,“我一度以那个角色为荣。”

然而随着毕业、开始跑组,高伟光的那些信心被一点点消磨着,“没有戏拍,很迷茫。”哪怕后来拍戏的机会来临时他抓得很牢,内心也还是忐忑,“因为一切都是未知的。你还没有作品出来,也没有得到自我或者别人的肯定。”直到拍完《古剑奇谭》中的尹千觞,他的自信又逐渐建立起来,“我觉得自己终于‘塑造’了一个角色,在真正地走进角色深处。”

时至今日,能把高伟光彻底拽进回忆的一场戏,依然是关于尹千觞的。“他和欧阳少恭躺在很高的城墙上喝酒聊天——那不是我,但似乎也是我。”

韩歌手Swings疑与模特女友分手 社交平台互删照片

韩国歌手Swings今天被爆料已经与模特女友林宝拉分手,对此Swings的经纪公司表示无法确认消息是否属实。


韩国歌手Swings、模特林宝拉韩国歌手Swings、模特林宝拉

新浪娱乐讯 韩国歌手Swings今天被爆料已经与模特女友林宝拉分手,对此Swings的经纪公司表示无法确认消息是否属实。

Swings与林宝拉在2017年4月公开了恋情,但最近有人发现Swings的个人SNS上的林宝拉照片已全部被删掉,而林宝拉的个人SNS上也已经找不到Swings的照片和视频。

对于两人分手的传闻,Swings的经纪公司表示,感情问题属于艺人的私生活,公司无法进行确认。吕东垠/文 版权所有Mydaily禁止转载

这些 “不存在的女孩”,将成为品牌的未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ogue Business(ID:VogueBusinessChina),作者:Emma Wang,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0 年 3 月,《Vogue Italia》的封面用了一个不寻常的模特:通过计算机制图技术(Computer Graphic)创造的虚拟模特 Ida。这是该杂志史上第一次将封面献给一位 “不存在的女孩”。

封面人物的选择直指一个问题 —— What is real(什么才是真实)?在各种滤镜、CG 效果和虚拟形象给我们带来视听盛宴的当下,眼见未必为实。《Vogue Italia》创意总监 Ferdinando Verderi 对 Vogue Business 表示,这次封面背后值得深入思考的一点是,如果粉丝通过电子屏幕看到的、喜欢的是 ‘image of people’,那么是否使用真人,并不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粉丝们的感知。换言之,眼见未必需要为实,偶像也未必需要是真实的。正如当下,虚拟偶像同样有粉丝热爱,有排面打 call,甚至有和真人一样的控评、代言、带货的待遇。

说起来,虚拟偶像是一个相当宽泛的定义,各种非真人、有粉丝追捧的形象都在此范围内。而从形象起源、相关作品、运营方式、形成技术和展现方式来区分,虚拟偶像各有差异。今天,我们决定通过一个简单的方法:有没有背景(context)有没有人格(personality)来作为划分的依据,对活跃于当下市场上的种种虚拟偶像进行划分。

《Vogue Italia》通过计算机制图技术创造的虚拟模特 Ida

第一象限:有背景(作品)的虚拟Idol

提起虚拟偶像,大多数人会首先想到例如初音未来、洛天依这类的虚拟歌姬。这也是虚拟偶像最先 “出圈” 的领域。

形象上,早期的虚拟偶像偏向于 ACG 和动漫的二次元形式。近年来,随着科技进步,这些偶像也可以通过 VR 技术或是全息投影进行 3D 的展示。而在声音上,这些虚拟歌姬依靠语音合成引擎,例如 Vocaloid 形成具有特色的电子音,比人声频率更高,有电流质感,又因为歌曲是电子合成不需要换气,节奏偏快而少有气口(指唱歌时的换气点),在音色和节奏上形成了虚拟歌姬音乐独有的特色,自成一派。对于粉丝们来说,虚拟偶像比实际的少女偶像更有想象的空间,而且外形 “永远是15岁的少女”。

初音未来是这个领域不得不说的人物。初音未来意为 “最初的声音”,人设是扎着葱色双马尾、身穿制服的少女。在她的百度百科里,还详细规定了身高体重,从基础设定到人物呈现都符合动漫爱好者的外形取向。

毋庸置疑,初音未来是目前世界上最有名的虚拟歌姬,她被歌迷昵称为 “世界第一公主殿下”。她成名作品《甩葱歌》也是虚拟歌姬第一首破圈为大众所知的歌曲,更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

让人很难相信的一点是,初音未来的最初形态是一款声音合成软件。她的声音实际是由 Crypton Future Media 通过 Yamaha 公司的 Vocaloid 合成,采样日本声优藤田咲的一个音源库。粉丝们可以通过这个软件,自行创作旋律和歌词让初音未来演唱。换言之,人人都可以是初音未来的制作人。同时,基于原有的形象设定,初音未来的形象呈现、MV 画面也都可以由粉丝参与二次创作.这种亲身创作的体验也使得初音未来和她的粉丝之间形成了更强的联结,是真真正正的 “养成系”。

因为全球范围的广泛粉丝基础,初音未来看起来已经有世界巨星的排面:演唱会门票通常几秒间就售罄,合作过的国民品牌有力士、谷歌、丰田、小米、全家等。相比之下,初音未来的奢侈品战绩不多,但一出手就很耀眼:2013年,最先穿上 Louis Vuitton 当季棋盘格女装的亚洲女艺人,就是初音未来。

而出生中国的洛天依,可以被认为是 “中国版” 的初音未来。洛天依是由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 2012 年推出的形象,声库采用的是 Vocaloid 3 的中文语库。洛天依这一名字取自 “华风夏韵,洛水天依”,标志性的特征是灰发、绿瞳,发饰碧玉、腰坠中国结,带有国风元素,人设是天然呆的萌妹子。

和初音未来类似,形象绘制、歌曲制作、弹幕创作都是围绕洛天依进行的二次创作。粉丝们亲切地称呼她为 “洛殿”,在 B 站的洛天依视频中,多见 “66CCFF” 的弹幕,这是洛天依的官方应援配色。洛天依是首个开启线下直播演唱会的国内虚拟偶像,也是国内首个盈利的虚拟偶像。此外,从取名、形象到代表作品,洛天依都展示出国风和二次元的结合,加上没有负面(这也很难有啊),洛天依相当受主流媒体的认可,多次出现在地方春晚和央视的舞台上。

国产的虚拟歌手除了洛天依之外,还有言和、乐正绫、乐正龙牙等同样由天矢禾念娱乐集团运营,基于 Vocaloid 3 引擎的虚拟歌手(Vsingers)。另外还有基于其他语音合成引擎例如 UTAU、袅袅等软件合成的其他歌手家族。

对于虚拟偶像的变现链路来说,拥有悠久历史传统的日本真人偶像制度有着借鉴意义。通常,日本真人偶像的变现链路十分成熟,除了代言等商业合作的费用之外,依靠粉丝 “爱的供养 ”,从会员费用、限量照片和专辑还有各种见面会都可以产生可观的收入。同样的模式也可以应用在虚拟歌手上。

相比之下,国内的虚拟歌手在初期延续了日本偶像出专辑、周边的路线,成为虚拟歌手商业化变现的第一选择。另外,卓有名声的虚拟歌手(几乎就是洛天依一个人)也可以通过演唱会和代言来吸睛。例如,洛天依和同公司的其他Vsingers 就年年召开全息演唱会,洛天依合作过的广告主包括百雀羚、肯德基、森马、三只松鼠等。

随着二次元爱好者人群迅速走入主流,品牌主往往希望通过和二次元人物的形象合作来获取略低年龄段的人群,并且通过高粘度的粉丝转化二次元人群的强大购买力。相比较于真人偶像而言,虚拟偶像不抽烟、不喝酒、不会私联粉丝,可以全年无休、分身工作,对于品牌主来说风险更低。粉丝和偶像之间的相互创作链接也让虚拟偶像的寿命,比起前仆后继的小鲜肉更为长久。

中国特殊的互联网环境,也造就了新式的变现方式,今年 3 月起,陆陆续续有虚拟偶像加入了直播的队伍。最为出圈的当然是洛天依和李佳琦的直播。5 月 1 日晚,淘宝直播的 “云端动漫嘉年华” 请到了洛天依带队的 Vsingers 全力出击。在整晚一个小时的直播中,洛天依和小伙伴乐正绫与直播工作人员合作,还邀请到董又霖等小鲜肉,同时直播在线观看人数最高达到 270 万。主要合作的品牌包括美的、欧舒丹和南孚、博士伦。

这些品牌的选择也能看出颇费心思。考虑到洛天依虚拟偶像的身份,选择代言博士伦的美瞳产品能够满足到粉丝群中动漫爱好者 cosplay 的实用需求;而南孚的电池以续航持久闻名,也和洛天依演唱会应援棒打 call 的场景吻合;美的在直播中拿出的小电器,是神奇宝贝印花的电磁炉,打的是 “宅” 和 “一人食” 的需求。至于欧舒丹,早就是有名的流水男友预备军,通过各类小鲜肉代言吸引低龄粉丝,和洛天依合作,也是类似的目的。

除了单人出道的虚拟歌手之外,虚拟偶像成团是一种新的可能性。在日本,虚拟偶像团体已有几百个。团体出道比起单人的好处在于:除了人民币,谁都不能做到人见人爱,但偶像团体中不同性格和人设偶像的存在,能够更大程度上吸引到粉丝的不同偏好,团体中更受欢迎的偶像也能起到 “奶”(引流资源给)全团的作用。

中国的饭圈文化正值盛年。自《偶像练习生》和《创造营》开始的选秀综艺节目热潮,粉丝 pick 一批又一批的练习生偶像,为他们 zqsg(真情实感)的投票刷榜。虚拟偶像团体也开始在国内出现,主要来源于各大内容平台。其中,RiCHBOOM 是爱奇艺打造的国内首个原创潮流虚拟偶像厂牌,形象设置为六人的乐队。凭借爱奇艺的内容平台优势,这个组合在《青春有你》、《中国新说唱2》、《我是唱作人》等热门综艺里频繁亮相,牵手国外知名制作人出过单曲,也举办过全息音乐秀。另一方面,从商业价值来看,该组合代言了青岛啤酒,队长 K-ONE 以及鼓手 Rainbow 和《我们的街拍时刻》进行创意合作,上身 Burberry,Christian Louboutin 等奢侈品牌。

虚拟歌姬: 初音未来 Hatsune Miku

中国虚拟歌姬: 洛天依

爱奇艺推出的国内首个原创潮流虚拟偶像: RiCHBOOM

第二象限:有背景的虚拟角色IP

虚拟歌手和偶像的商业变现,吸引到更多其他方式 “出道” 的虚拟偶像加入 “带货” 大军,其中游戏公司是对此反应最快的一批。

第二象限和第一象限的虚拟偶像的不同在于,这里的形象,从 “出道” 之初并不是作为偶像而存在的,而是已有的动漫、游戏或者其他作品中的角色。在这样的前提下,这样的虚拟偶像成为品牌和产品的代言人,实际是围绕原有的动漫作品和游戏的 IP,进行以商业化为目的的二次创作。这些 IP 本身就拥有群众基础,也更容易产生相关 “周边” 的购买力。

比较经典的案例,是 Riot 公司操盘的 K/DA 和 True Damage 这两个虚拟偶像组合。K/DA 是 Riot 公司推出的第二个虚拟偶像组合,基于《英雄联盟》游戏中的 Kai'Sa、Ahri、Akali 和 Evelynn 这四个角色。K/DA 这个组合的首支单曲《POP/STARS》于 2018 年底在韩国仁川举行的 S8 全球总决赛发布,采用真人配音演员+虚拟形象这种混合现实的方式呈现。从歌曲的制作和现场舞蹈的编排都有明显的 K-POP 舞曲风格:副歌部分歌词的 “down down down down” 和旋律本身的律动高度融合,加之歌词极度简单,听一两遍就能跟着哼起来,这也就是俗称的 “洗脑神曲”。歌曲的原版 MV 在 Spotify、Youtube 等各个平台都有超过千万的点击。和韩国女团一样,官方还在后续发布了真人版的歌曲练习室版本,发布仅仅 15 个小时就已经有 100 多万次的观看。

令人惊奇的是 K/DA 还建立了微博等社交账号,详细披露了女团 4 位的个人介绍 —— 身高、昵称、星座、团内担当和个人故事,还会披露类似于花絮的场景:庆功宴、出席其他活动定妆照、宿舍日常、节日写真、拍摄代言的花絮片段。微博工作室也相当 “宠粉”,频频翻拍粉丝投稿的手绘图和翻跳的舞蹈 —— 处处可见真人女团运营的灵感参考。

粉丝们显然也对这个虚拟团体相当买单。“阿狸出道那么久还不多学外语真是不努力的死丫头”、“多久没营业了你们算算吧” 这样真情实感的留言在微博下比比皆是,甚至会为自己pick的小姐姐争微博发布的资源。

这样直接的反应,可能也是 Riot 在次年推出 True Damage 这一组合的动力。不同于 K/DA,True Damage 是一个 Hip-Hop 团体,除了同样参加 K/DA 的 Akali 外,成员还包括 Ekko、Qiyana、Senna、Yasuo,在 2019 年底的 S9 全球总决赛现场出道,并且发布同名单曲。

相比 K/DA 在出道一年后仅仅赚取了手办、皮肤的收入,True Damage 在吸金能力上显然更上一层楼:组合限定皮肤是基本操作,团队内的 Qiyana 和 Senna 两位成员分别和 Louis Vuitton 合作,推出了实体的联名同款,上线销售一小时之后即刻售罄。

国内的国民游戏《王者荣耀》《阴阳师》也有类似的操作:早早就让旗下各大角色走上了带货和代言的花路,帮助腾讯、网易更好吸金。例如,《王者荣耀》和肯德基、Mac 分别联名;《阴阳师》旗下的式师分头接活,代言品牌从海飞丝、屈臣氏、奥利奥、金龙鱼、一路跨界到京东金融。《王者荣耀》根据玩家的投票,由李白、韩信、赵云、百里守约、诸葛亮这个角色 “无限王者团”,发布单曲。游戏市场之外,不少动漫的 IP 也可以通过直播、代言的方式进行带货,例如 “一禅小和尚”、“默默酱”。

对于品牌来说,和这样的虚拟偶像合作,比较接近和明星合作。这些 IP 往往都有一定的时间积累、固定受众和国民知名度,因此可以给品牌带来更为广泛而年轻的受众。在游戏圈和动漫圈,对 “周边” 商品的消费也是相当普及而成熟的观念,为喜欢的角色买单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即使对于路人来说,二次元形象代言三次元商品,本身就有 “突破次元壁” 的错位感,适当运作会更有萌感,合作话题的宣传力度和趣味性也会直线上升。

虚拟偶像:K/DA

虚拟偶像:True Damage

LV x LoL,True Damage 团队成员 Qiyana 和 Senna 分别和 Louis Vuitton 合作


第三象限:无背景、有人格的虚拟KOL

第三象限的人物像是一个虚拟世界诞生的玩偶:这是一个近乎于凭空创造的人物,不背靠任何已有的作品。他们存在的意义,是希望让人看起来,觉得是一个真实人物的角度。

这些虚拟偶像在 Instagram 和 YouTube 居多。和千千万万的 KOL 一样,他们拥有姣好的容颜,永不重复的衣柜,热衷发布令人神往的生活图片。围绕在他们周围的,是一个个光鲜的 Logo 和人物,看起来就是人生赢家。如果说有些 KOL 的生活可能有虚假的成分的话,这样的虚拟 Icon 其实从头到尾都是假的。但他们能以假乱真。

其中最知名的是 Lil Miquela。在 Instagram 上,她有超过两百万粉丝,也被称为是世界上第一个由 CGI 创造的时尚偶像。从外形来看,Miquela 这个人物一看就是要混时尚圈的,从形象设计上就击中了时尚界的偏好:小麦色肤色、雀斑、有牙缝,永远不变的标志性发型。翻看 Lil Miquela 的 Instagram,所有时尚偶像该有的元素一个不少:对镜自拍、看起来做作,但足够养眼的哭泣大头照、活动现场的台前幕后图片、Logo 背板前的定妆照。当然 Lil Miquela 也只是她的艺名,她的真名是 Miquela Sousa。如果不知道她的背后故事,可能只会把她过于光滑的皮肤当做是加强版滤镜结果。

Miquela 不能简单被定义为一个单纯的人偶型形象,她还有很多作为平面角色并不需要的人设:Lil Miquela 的背景是一位住在洛杉矶的 20 岁巴西和西班牙混血女孩,是模特,也是歌手;她有设定的生日,会在当天发出庆生的照片;她支持 LGBTQ+(又一个时尚通行证),和真人模特 Bella Hadid 在 Calvin Klein 的广告中亲吻来表达立场;她也同样支持男女平权,捐款支持女性学习代码的组织 Black Girls Code;她旗帜鲜明地反对 Trump 等等。种种迹象显示,Miquela 背后的公司,对她的定位并不只是单纯当个漂漂亮亮的 KOL 这么简单。

当然,目前 Lil Miquela 的成就已经不止于此了:她为《Vogue》《Variety》顶级杂志拍过封面,在 Instagram 页面上出席过 Prada、Gucci 各家大牌的时装秀,出过 Spotify 首页推送的单曲,有 Chanel 和 Burberry 广告邀约。

Lil Miquela 背后的公司叫 Brud。两位联合创始人 Trevor McFedries 和 Sara DeCou 还创造了另外两位虚拟人物,分别是 Miquela 的塑料姐妹Bermuda(@bermudadaisbae)和 Bermuda 的前男友 Ronnie Blawko(@Blawko22)。通过虚拟人物之间的联动,原来的平面红人折射出八卦的气息。现在已经上演到 Miquela 和 “闺蜜” 的前男友开始约会,上一个家里能演连续剧的是 Keeping up with Kardashians。

类似的,还有网红黑人虚拟模特 Shudu Gram,和日本 CG 公司 Modeling Cafe 推出的虚拟模特 Imma 等。品牌和这样的 Virtual KOL,Virtual Youtuber 合作毫无压力,他们就是虚拟版的网红或 icon girl。一方面,从人设到外形,他们都向着时尚圈需要的方向努力:盘靓条顺,有各种各样时尚圈喜欢的 “缺陷”,平面视觉的合作上,呈现的最终效果没有本质的不同。Balmain 的设计师 Olivier Rousteing 一直青睐用女生群像的方式来打造品牌宣传大片,称之为 Balmain Army。最新一期改名为 Balmain Virtual Army,邀请的分别是Margot,Shudu 和 Zhi,三位不同人种的虚拟缪斯。

虚拟人物 Lil Miquela、虚拟人物 Bermuda 和 Bermuda 的前男友虚拟人物 Ronnie Blawko


第四象限:没有背景,没有人格的虚拟人物

最后,有一类比较特殊的虚拟偶像,是没有背景,也没有人格的 “工具人”。这些偶像背后的平台看到了大众对虚拟人物的热爱,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风口,所以决心打造类似的产品来获得关注度和热度,继而转化成流量和生意。或者更直白的说法是,他们是后科技时代的吉祥物。

2019 年,拥有半世纪历史的美国快餐品牌肯德基就做了这样的尝试。如果肯德基爷爷其实满身肌肉、性感逼人,你会不会更愿意吃炸鸡呢?这是肯德基的虚拟代言人山德士上校,有腹肌和雅痞感,眉头一挑命都不要的吸引力,更袒露腹肌秀着 “Secret Recipes for Success” 纹身,完全颠覆了和蔼可亲的老爷爷形象。在 Instagram 上,山德士上校时常发一些生活剪影,比如骑马、商务开会、甚至私人约会等。山德士上校的出现除了为品牌本身吸引眼球之外,也和 Dr. Pepper 展开了一系列商业合作。

在时尚和奢侈品牌领域,也有如 Fendi 的 Fendidi、BAPE 的 Bape Milo、Dior 和 Kaws 合作的玩偶形象、Tokidoki 为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打造的玩偶形象等类似的尝试。但是目前看来,这些品牌在对此类形象的使用上都趋于保守、缺少长线战略思维。 

国内也有一些领先的公司和平台在这一领域试水。比如,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和深圳的商业地产后海汇都在 2019 年打造了自己的虚拟偶像。寺库推出的虚拟偶像代言人马当飒飒是一个右颧骨上有一颗痣、短发波波头、看起来兼顾飒气的女性形象。深圳后海汇在打造了潮酷女孩形象的基础上,还为这个形象 “想想” 开通了小红书账号分享日常生活,希望她可以和面向的 Z 世代受众们一同长大。

后两者的虚拟形象,本质是渠道方向的合作:平台打造属于自己的虚拟 IP,让他们穿上品牌服饰,是有力的相互背书。但这种虚拟形象本身能够为渠道带来的变现作用,在目前的环境下,则要打个问号:虚拟形象的存在和运营,固然能够对已有的用户做良好的留存,在吸引新的用户方面和提升自身价值和影响力上,这些形象还做不到 “出圈”,指望他们吸粉,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传统时尚品牌和公司开始投资孵化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偶像,是一个在当下高度数字化和科技化社会中正确的策略。伴随着 AI 和机器人技术的快速发展,人类社会或许将在接下来几十年间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传统的时装品牌如何在虚拟和现实越来越模糊的现代化社会继续保留和传承 DNA、给消费者呈现立体的品牌形象,是一个必须要提上日程的问题,而打造属于自己的虚拟 IP 或许是一个值得考虑的方向。Chanel 曾推出了一只指针上印着 Q 版 Coco Chanel 形象的 Mademoiselle J12 限量版腕表,上市后马上成为爆款。假如有一天,品牌推出一个虚拟的 Coco Chanel 时尚博主,相信很多人都会想关注。而且,虚拟博主可以逐渐成为时尚品牌的另外一个符号资产。

肯德基的虚拟代言人山德士上校

Bape Milo by BAPE

FendiDi by Fendi x Jackson Wang

Dior x Kaws BFF

Karl Lagerfeld by Tokidoki

Mr. Moncler

Billie Eilish by Takashi Murakami

Chanel Mademoiselle J12 watch

现在的消费者是玩着《虚拟人生》长大的,虚拟世界对他们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并无违和处。而仔细想想,品牌愿意和虚拟偶像合作的原因,同与年轻偶像合作并没有不同。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人偶像也是一个经过商业包装的商品,比起小鲜肉们动辄因为说话秃噜嘴或是黑料被翻出而连累品牌代言,亦或是因为一时飞升而身价暴涨,虚拟偶像的身价稳定、合作单纯、形象严格管控,是完美的“卖家秀”。另一方面,人类社会的数字化和科技化进程加速发展是必然的趋势,不能适应这波浪潮的品牌将面临被淘汰的命运。当特斯拉总裁 Elon Musk 已经开始把人类集体送上太空了,拥有百年历史的奢侈品牌必须要直面一个问题:100 年后,你的品牌在哪里,数字形象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ogue Business(ID:VogueBusinessChina),作者:Emma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