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雨 | 不知东方之既白

周冬雨成为演员,晃眼间十年过去了。在表演这件事情上,她更多时候,恭谦地把好的结果归功于导演、搭档及主创们。在不断“否定自己”中成长,在笃信“自己能行”中突破那些“做不到”。关于表演的思考,时时刻刻都在周冬雨的大脑内默默流动着,她甘之如饴。当东方初升的光芒照进新的一天,习惯了在快节奏里奔跑的周冬雨,始终能为自己满电重启。她接受挑战,拥抱新生事物,在每一次新的尝试中,为自己热爱的表演事业全情投入,丝毫不觉厌倦,浑然忘我。

周冬雨 | 不知东方之既白

周冬雨

周冬雨复工后便一直在剧组里拍摄新电影《平原上的摩西》,一部戏刚拍完,她又立刻无缝衔接地进入下一个剧组,挑战自己从未尝试过的古装仙侠剧。当时的横店有着37摄氏度的高温,她在进剧组前,就听说横店的夏天异常“温暖”。

周冬雨 | 不知东方之既白

周冬雨

从复工开始一直持续开足马力到现在,这意味着她今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剧组里高强度工作。问起她面对这样的强度能不能吃得消,周冬雨倒在椅背上,整个人松懈下来,幽幽说道:“ 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连续这么长的时间不间断地都在拍戏。除了身体有点吃不消以外,精神方面,感觉值了!”听周冬雨有声有色地讲着,却感受不到任何一丝怨气;倒是她对表演的炙热,能让人感觉到是从她那单薄娇小的身体里,由内而外喷薄而出的。

周冬雨 | 不知东方之既白

周冬雨

人生苦短,把自己演进去了也不那么重要

成为演员的第十个年头,周冬雨不再过多与人谈论表演,但绝不会少下功夫。她说自己对表演的理解一直都在变化着。对于出道的前些年,她坦诚地说, “那时候更多觉得表演一个角色就是个任务,后来才循序渐进地开始有意识地去学习怎样从事这项工作。”

2016年9月,《七月与安生》上映,周冬雨饰演了叛逆少女安生。演员郝蕾看完后在微博夸赞“:小姑娘已经完全明白表演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周冬雨一直没觉得自己在演戏上“通了”。周冬雨认为,很多事情是不能凭一人之力,一蹴而就的。合适的剧本、契合的角色、优秀的导演和主创团队等等,每个因素都是环环相扣、相互影响的。她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让自己能更加游刃有余地尽情释放出对表演的热情。

如今的周冬雨,更多觉得表演是一种表达的工具,如同功能各异的画笔一般,不同形式的表演可以塑造形态各异的人物,呈现纷繁复杂的感情。“表演方法有它的普适性,也有它的特殊性。你在不同情况下,得去判断哪种表演方式才能匹配自己的创作。”

对于表演观念的转变,她回想不起什么时候是醍醐灌顶的灵光时刻了,好像一直演着演着,就浑然天成般从脑海里生成了这样的概念,好似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或地点。“你一直使用一个工具的话,经验值就会变高。”除了演员的自我修养,她也学会了如何从导演、从别的演员身上,汲取让自己成长的养分。“一直持续输出却很少输入,很容易把自己的战斗力榨干的,”所以在创作过程中,她很乐意和主创团队多交流,多听导演和搭档的建议。

作为演员,过多投入感情在一个角色中,很容易耗光精气神儿。但对于周冬雨来说,“表演这种感性的工作,每个人的判断都相对主观。角色创作不仅要投入感情,还包括演员身上的经验注入,有时候从旁人的角度你演进去了,但其实对我来说,创作习惯在其中是占很大一部分比例的。”

周冬雨 | 不知东方之既白

周冬雨

几乎不会回看自己的戏

周冬雨“几乎从来不去电影院看自己演的戏”,倒不是因为在大银幕上看自己的脸觉得别扭,而是“好的坏的已成定局,改变不了什么”。她的复盘通常发生在拍戏的过程中,反复看拍过的每一条,边拍边总结,并及时调整。如果非要让周冬雨说出一个有自信的时刻的话,“那只能是演戏了。镜头打过来,心想,这是我喜欢做的事,开始演别人,忘了自己,也忘了不自信。”她轻轻仰起头,回答道。

不过,对于喜欢的电影,她会忙里偷闲跑去电影院一遍一遍地看,最近的一部是重映的《星际穿越》。即使要戴着口罩,中途还要经历一次两小时一到就突然关闭画面的“中场休息”,她依然感到心满意足。

除了观影,周冬雨觉得最有意思的观看便是“察言观色”了。对此,她一直玩得不亦乐乎。身边的朋友、工作人员的举止言谈,都能给周冬雨提供表演的灵感,“先看他们的神态、语气、动作,不用刻意去记住什么,看着看着你就能和这个人连通了。”有时为了角色表演的需要,她会看点《动物世界》或者动画片来找灵感,这种“跨界”学习让大家觉得非常费解,不过表演出来,导演就觉得还挺不错的。周冬雨眼中的这些观察,就这么被潜移默化进她的体内,架接起她与角色命运之间的通道。

说到这里时,周冬雨又提起近期正在拍的古装戏,这是她最近一次“对生活的观察”。横店37摄氏度的高温,每个人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穿着戏服忙上忙下。“我已经很瘦了,依旧热到爆炸,”而剧组的工作人员,在这么热的环境下,还能非常专注地享受工作, “我觉得这简直是非常考验心性的修行。我就一直观察大家在极端的情况下是怎么忘我地生活,怎么积极专注地工作的。”再微小的生活细节,在周冬雨的眼里也总有种魔力,好像被观察者始终在做的是某件了不起的事情。

周冬雨 | 不知东方之既白

周冬雨

天大的不开心,转头就忘掉吧

因为记性不太好,天大的不开心,周冬雨转头就忘了,这像是老天给的一种快乐天赋。比如前些年关于她演技的争议,她说自己现在也好奇:“ 这么多年,他们的看法有没有什么改变?”“我是会经常自我怀疑的人,”无论是《七月与安生》还是《少年的你》,给周冬雨带来最多殊荣的作品,也给她带来同样多的困惑。

“一直到上映之前,我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胜任这么一个角色,”她也担心大家会不会觉得不好,拍摄过程中,这种怀疑还是会伴随着她,但她已经铆足了劲儿,尤其还加上她的“记性真的不太好”。

也是因为记性不好,她干脆不给自己做什么长远的计划,“一路走来我都觉得,我的路总是走着走着就有了。”下一秒的未知对于水瓶座的周冬雨是一种莫大的乐趣。“所有新鲜有趣的东西对我来说都是有吸引力的。”因为表演有趣,所以她依旧会为高强度的工作而感到兴奋。因为最重要的是打通关后的成就感。为有趣的事情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所以她便要求自己做到极致、做到最好。

如果可以,周冬雨希望有什么神奇道具能让一天的时间被拉长一点,“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但是一天的时间只有这么一点点儿。”有时天都开始泛白,渐渐明亮起来了,周冬雨一天的工作依旧没能结束,“我觉得这是最疲惫的时刻。”

那最陶醉的时刻是什么呢?

“特别特别充实地演戏和工作。”

摄影:范欣 / 统筹&策划:刘阿三 / 视觉监制:滕雪菲 / 形象 创意:Lillian Liu / 化妆:张人之 / 发型:刘雪孟(MQ STUDIO) / 编辑:Nicole / 文字统筹:Consti / 采访 撰文:Lyndia Li / 美术:Mia / 制片:山山(ate) / 执行制片:su(ate)、团子(ate)

《送你一朵小红花》将映之际,横店影视1.02亿并购出品公司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浮萍,36氪经授权发布。

纯院线公司横店影视,也动起了全产业链发展的心思。

12月8日,上市公司横店影视发布公告称,拟分别以2054万元和1.02亿元,共计1.22亿元的价格购买横店制作和横店电影两家公司100%的股权。

这意味着横店影视和万达电影一样,开始陆续将旗下影视制作公司装入到上市公司体系中,一方面是为了整合资源,更多的考量是为了提振上市公司的股价,稳定投资者信心。

资料显示横店影视制作及横店影业的近年来共出品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抗倭英雄戚继光》、《遥远的婚约》、《追梦》、《红海行动》、《我和我的祖国》、《少年的你》、《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等作品,虽然参与的项目较多但缺乏主控项目,在行业内的存在感不高。

如今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内,影院资源优势能否为横店影视的内容制作业务带来加持,发挥协同效应?

文娱商业观察认为很难。影视行业最重要的就是核心主创人才,强者如万达电影,虽然有全国第一大院线的名头,但是在影视项目投资、制作上依然十分被动,如果不是绑定陈思成的“唐探宇宙”,万达影视的发展同样艰难。

如今没有绑定任何一线创作人员的横店影业和横店影视制作,也难拿到圈内优质项目的投资、制作主导权,还需要数年的潜心耕耘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影视行业站稳脚跟。

1.22亿元全现金收购,横店影视并购2家亏损子公司

横店集团将横店影视制作及横店影业两家公司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内,总体来还是比较良心的。

一是这两家公司的估值都不高。根据公告资料显示,横店影业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8月份的净利润分别为1072.53万元、1433.5万元和-3331.04万元;横店影视制作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8月份的利润总额分别为-7618.4万元、-1792.12万元和-7656.62万元。

截止2020年8月末,横店影视制作的净资产为1985万元,横店影业的净资产为9292.74万元,因此收购时分别给到2054万元和1.02亿元的估值没有多少溢价,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价格。

二是横店影视没有选择现金+增发的通用收购方式,而是选择全现金收购,一方面是为了规避审查因素快速推进,另一方面也没有稀释上市公司股东权益,保全了股东的利益。

不过根据横店影视最新的三季报资料显示,横店影视的账面上仅有7.19亿元货币资金,如今拿出1.22亿元的现金收购2家公司,账面上的资金进一步减少,会加重横店影视资金短缺的风险。

24亿保底《囧妈》失意,横店影业携《小红花》归来

横店影视收购的两家公司中,横店影业相对来说知名度高一些。

此前的2019年11月份,横店影业24亿元保底《囧妈》,参战2020年春节档而引起关注,当时横店影业与影片出品方欢喜传媒签订保底协议,横店影业需要最少支付保底发行价6亿(还要额外承担1.5亿宣发费用),这意味着《囧妈》要达到20亿票房,横店影业才能收回成本,票房超出24亿,横店影业才开始赚钱。

这是横店影业在电影领域的首次大动作,被看成是横店影业获得行业话语权的开始,但天有不测风云,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2020年春节档也被按下暂停键,最后字节跳动接洽《囧妈》,这部电影最终以在字节跳动抖音、西瓜视频等平台上播出而告终。

第一次出手保底就因疾而终,时隔一年多后横店影业再度归来,这次是参与出品2020年贺岁档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在电影即将上映之际出品公司选择装入上市公司,时间点也非常微妙。

《送你一朵小红花》从癌症患者出发,聚焦两个抗癌家庭,展现两组生活轨迹,讲述了一个温情的现实故事,思考和直面了每一个普通人都会面临的终极问题——想象死亡随时可能到来,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爱和珍惜。

虽然这部影片前期宣传不多,但是业内人士普遍预计将会是贺岁档的一个小爆款,票房是10亿量级的水平,届时易烊千玺会因为这部电影站稳电影咖的位置。

如今电影上映前,出品公司横店影业卖身上市公司,如果票房超预期收益会折算到上市公司报表中,帮助增厚上市公司业绩。

不过2020年对于影视行业来说太凄惨了,超过半年的停业对于横店影视这样的纯影院公司打击更为致命,根据三季报的资料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横店影视实现营业收入3.99亿元,净利润亏损3.68亿元。

非主控的《送你一朵小红花》即使表现再好,也难以挽救横店影视2020年亏损的命运,只能等待来年行情好转的时候慢慢恢复。

《送你一朵小红花》将映之际,横店影视1.02亿并购出品公司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浮萍,36氪经授权发布。

纯院线公司横店影视,也动起了全产业链发展的心思。

12月8日,上市公司横店影视发布公告称,拟分别以2054万元和1.02亿元,共计1.22亿元的价格购买横店制作和横店电影两家公司100%的股权。

这意味着横店影视和万达电影一样,开始陆续将旗下影视制作公司装入到上市公司体系中,一方面是为了整合资源,更多的考量是为了提振上市公司的股价,稳定投资者信心。

资料显示横店影视制作及横店影业的近年来共出品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抗倭英雄戚继光》、《遥远的婚约》、《追梦》、《红海行动》、《我和我的祖国》、《少年的你》、《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等作品,虽然参与的项目较多但缺乏主控项目,在行业内的存在感不高。

如今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内,影院资源优势能否为横店影视的内容制作业务带来加持,发挥协同效应?

文娱商业观察认为很难。影视行业最重要的就是核心主创人才,强者如万达电影,虽然有全国第一大院线的名头,但是在影视项目投资、制作上依然十分被动,如果不是绑定陈思成的“唐探宇宙”,万达影视的发展同样艰难。

如今没有绑定任何一线创作人员的横店影业和横店影视制作,也难拿到圈内优质项目的投资、制作主导权,还需要数年的潜心耕耘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影视行业站稳脚跟。

1.22亿元全现金收购,横店影视并购2家亏损子公司

横店集团将横店影视制作及横店影业两家公司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内,总体来还是比较良心的。

一是这两家公司的估值都不高。根据公告资料显示,横店影业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8月份的净利润分别为1072.53万元、1433.5万元和-3331.04万元;横店影视制作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8月份的利润总额分别为-7618.4万元、-1792.12万元和-7656.62万元。

截止2020年8月末,横店影视制作的净资产为1985万元,横店影业的净资产为9292.74万元,因此收购时分别给到2054万元和1.02亿元的估值没有多少溢价,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价格。

二是横店影视没有选择现金+增发的通用收购方式,而是选择全现金收购,一方面是为了规避审查因素快速推进,另一方面也没有稀释上市公司股东权益,保全了股东的利益。

不过根据横店影视最新的三季报资料显示,横店影视的账面上仅有7.19亿元货币资金,如今拿出1.22亿元的现金收购2家公司,账面上的资金进一步减少,会加重横店影视资金短缺的风险。

24亿保底《囧妈》失意,横店影业携《小红花》归来

横店影视收购的两家公司中,横店影业相对来说知名度高一些。

此前的2019年11月份,横店影业24亿元保底《囧妈》,参战2020年春节档而引起关注,当时横店影业与影片出品方欢喜传媒签订保底协议,横店影业需要最少支付保底发行价6亿(还要额外承担1.5亿宣发费用),这意味着《囧妈》要达到20亿票房,横店影业才能收回成本,票房超出24亿,横店影业才开始赚钱。

这是横店影业在电影领域的首次大动作,被看成是横店影业获得行业话语权的开始,但天有不测风云,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2020年春节档也被按下暂停键,最后字节跳动接洽《囧妈》,这部电影最终以在字节跳动抖音、西瓜视频等平台上播出而告终。

第一次出手保底就因疾而终,时隔一年多后横店影业再度归来,这次是参与出品2020年贺岁档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在电影即将上映之际出品公司选择装入上市公司,时间点也非常微妙。

《送你一朵小红花》从癌症患者出发,聚焦两个抗癌家庭,展现两组生活轨迹,讲述了一个温情的现实故事,思考和直面了每一个普通人都会面临的终极问题——想象死亡随时可能到来,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爱和珍惜。

虽然这部影片前期宣传不多,但是业内人士普遍预计将会是贺岁档的一个小爆款,票房是10亿量级的水平,届时易烊千玺会因为这部电影站稳电影咖的位置。

如今电影上映前,出品公司横店影业卖身上市公司,如果票房超预期收益会折算到上市公司报表中,帮助增厚上市公司业绩。

不过2020年对于影视行业来说太凄惨了,超过半年的停业对于横店影视这样的纯影院公司打击更为致命,根据三季报的资料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横店影视实现营业收入3.99亿元,净利润亏损3.68亿元。

非主控的《送你一朵小红花》即使表现再好,也难以挽救横店影视2020年亏损的命运,只能等待来年行情好转的时候慢慢恢复。

从浙江横店看中国影视业:复苏、机遇与“野望”

截至今年10月底,横店累计接待剧组277个,目前在拍剧组54个、筹备剧组70余个,同比超2019年。


首届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博览会现场。 张斌 摄首届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博览会现场。 张斌 摄
正在横店拍摄的影视剧——《乔家的女儿》片场。 张斌 摄正在横店拍摄的影视剧——《乔家的女儿》片场。 张斌 摄
博览会色彩·蒙太奇电影美术新媒体装置艺术展现场。 张斌 摄博览会色彩·蒙太奇电影美术新媒体装置艺术展现场。 张斌 摄
横店圆明新园夜色。 张斌 摄横店圆明新园夜色。 张斌 摄

中新网金华11月1日电(张斌 奚金燕)一定程度上,横店是中国最出名的小镇之一:全中国1/4的电影、1/3的电视剧、2/3古装剧在此拍摄,1300余家影视企业在此深耕。从专业服化道机构、餐饮住宿到群演组织、武行等,以市场为主导,这里形成了中国最密集的影视产业集群。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国影视业规模最大的一场线下盛会——2020横店影视节暨第七届“文荣奖”颁奖典礼此间正在浙江东阳横店举行。透过此次活动及正在横店制作的出出“好戏”,中国影视业的疫后复苏态势、机遇和那些看似高远的“野望”,已露“影迹”。

复苏:疫后现“开机潮” 影视业渐复苏

疫情发生后,剧组停工、影院停业、基地闭园……横店影视业受到巨大冲击和压力。今年5月,横店正式复工,紧接着迎来意想不到的“开机潮”。截至今年10月底,横店累计接待剧组277个,目前在拍剧组54个、筹备剧组70余个,同比超2019年。

“没有冬天无法克服,没有春天不会来临。”横店集团副总裁、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天福说,在横店,依然有全中国最多的开机剧组、最多的群众演员和最完善的产业链。

“在横店拍戏很方便,不管是刀棍剑等道具,还是灯光等机器设备,你都能在最短的时间找到,不用耗费太多精力。”正在横店拍摄的影视剧——《乔家的女儿》现场制片李长海对中新网记者说,影视剧开拍后的每分每秒都是成本,这让横店成为节约成本的最佳拍摄地。“疫情之后,来横店开工的剧组特别多,一开始特别缺群演,现在形势好一些。”

迅猛的复苏势头背后,是清晰的商业逻辑。“现在‘井喷’式的增长,本质上是因为疫情对影视业的抑制被释放了。”在首届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博览会(下称博览会)上,上海尚世影业、五岸传播常务总经理周瑜分析称,影视剧制作需考虑剧本等文学原著的版权周期。疫情后,尽快开拍是降低成本的关键。

博览会上,中国国内外影视机构及企业集中展示了影视制作设备及技术、置景、服装、道具、化妆等影视全产业链。从影视剧的制作与放映“一头一尾”观察,市场信心可见一斑。

博览会现场,中国电影器材有限责任公司展示了各类摄制设备。该企业展位负责人刘凯说,今年来,市场需求有所下降。复工后,包括横店等地在内的需求量快速上升,预计明年将全面恢复。从事电影放映机业务的中影巴可市场部有关负责人童欣说,横店召开如此规模影视行业峰会,让他“感觉行业很快就会恢复”。

机遇:高质量发展路径愈加清晰

如何于疫情危机中看到“新机”,受到人们普遍探讨。

周瑜告诉记者,疫情对影视业的深层影响已经有所体现。特别是今年来,短而精的网络短剧逐渐成为市场“新宠”,这亦是行业希望尽可能压缩制作周期、降低如疫情造成停工等风险的转变。

“中国影视剧商业模式也在变化,从过去的‘广告模式’变得更多元,比如付费观看、广告植入、周边开发等。”周瑜认为,中国影视业当前迎来诸多机遇,一方面,疫情后,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吸引更多海外合作伙伴目光;另一方面,中国市场规模效益更加体现,影视业垂直领域面临巨大的市场潜力。“投资人、从业者还是要沉下心来,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在前端IP孵化,打造更多真正的好作品。”

此外,博览会上,影视全产业链的高质量“新貌”得到展示。在欢娱影视展位,《鬓边不是海棠红》等热播剧中出现的精美服饰吸引观众驻足。该展位负责人介绍,欢娱影视作品中的服饰蕴含深厚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企业正在着力呈现具有非遗元素的传统服饰,传递文化自信理念,参与行业高质量发展。

“中国影视剧质量的提高,对摄制设备、服化道的功能需求也在升级。产业链各环节都在为完成制作人的更多想法进行优化。”从事摄影灯光脚架配件研发销售等业务的KUPO展位负责人说,受众素质的提升,也已成为推动影视剧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

“野望”:打造“全球最强的影视产业基地”

11月1日,新时代影视文化产业发展大会·横店峰会、第七届“文荣奖”颁奖典礼接连在横店举行,这场影视盛会迎来高潮。

盛会期间,横店共吸引上百部中国国产新片进行线下推介、上百家参展商进行展示,以及主管部门、地方政府、行业协会等代表出席各类活动。横店为何有这般“魅力”?当地的服务意识与制度设计是重要原因。

“疫情后能很快复工且超过去年同期,特别是举行这样规模的影视盛会,推动行业交流、听取大家的意见建议,体现了横店针对影视业‘保姆式’的服务。”《乔家的儿女》执行制片人李纪山说。

除却市场要素集聚带来的便利,如“杭州西湖免门票”般的“操作”,也让横店收获赞誉:2019年底起,横店所有摄影棚向电影及现代、当代、科幻题材类型的影视剧组免费开放,年让利达数亿元(人民币,下同)。

今年6月,横店影视文化产业集聚区(下称集聚区)正式挂牌,这是浙江唯一的省级文化产业集聚区。其制度设计实属少见:集聚区管委会领导班子,由浙江省委宣传部、金华市、东阳市和民营企业——横店集团的人员组成。

集聚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东阳市委常委曹一勤认为,这一制度设计彰显该省政企各方把体制机制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推动横店影视文化产业跨越发展的决心和信心。“从政府层面来讲,(我们)致力打造成为‘最懂影视’的政府,不断创新产业政策,加强行业指导,提供‘保姆式’一条龙服务。”

2019年,横店实现营收281.12亿元,累计实现营收1538.35亿元、接待剧组2800多个、游客1.8亿人次……目前,横店已建成在全球规模靠前的影视实景拍摄基地。在影视业不断变革的当下,当地正在以科技创新、产权交易、发行放映、剧本创作等为突破,向打造“全球最强的影视产业基地”的“野望”发起冲刺。

近期,中国首次明确提出到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以横店为代表的中国影视业,正参与其中。

从浙江横店看中国影视业:复苏机遇与“野望”

近期,中国首次明确提出到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以横店为代表的中国影视业,正参与其中。


首届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博览会现场 张斌 摄首届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博览会现场 张斌 摄

中新网金华11月1日电(张斌 奚金燕)一定程度上,横店是中国最出名的小镇之一:全中国1/4的电影、1/3的电视剧、2/3古装剧在此拍摄,1300余家影视企业在此深耕。从专业服化道机构、餐饮住宿到群演组织、武行等,以市场为主导,这里形成了中国最密集的影视产业集群。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国影视业规模最大的一场线下盛会——2020横店影视节暨第七届“文荣奖”颁奖典礼此间正在浙江东阳横店举行。透过此次活动及正在横店制作的出出“好戏”,中国影视业的疫后复苏态势、机遇和那些看似高远的“野望”,已露“影迹”。

正在横店拍摄的影视剧——《乔家的女儿》片场 张斌 摄正在横店拍摄的影视剧——《乔家的女儿》片场 张斌 摄

复苏:疫后现“开机潮” 影视业渐复苏

疫情发生后,剧组停工、影院停业、基地闭园……横店影视业受到巨大冲击和压力。今年5月,横店正式复工,紧接着迎来意想不到的“开机潮”。截至今年10月底,横店累计接待剧组277个,目前在拍剧组54个、筹备剧组70余个,同比超2019年。

“没有冬天无法克服,没有春天不会来临。”横店集团副总裁、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天福说,在横店,依然有全中国最多的开机剧组、最多的群众演员和最完善的产业链。

“在横店拍戏很方便,不管是刀棍剑等道具,还是灯光等机器设备,你都能在最短的时间找到,不用耗费太多精力。”正在横店拍摄的影视剧——《乔家的女儿》现场制片李长海对中新网记者说,影视剧开拍后的每分每秒都是成本,这让横店成为节约成本的最佳拍摄地。“疫情之后,来横店开工的剧组特别多,一开始特别缺群演,现在形势好一些。”

博览会色彩·蒙太奇电影美术新媒体装置艺术展现场 张斌 摄博览会色彩·蒙太奇电影美术新媒体装置艺术展现场 张斌 摄

迅猛的复苏势头背后,是清晰的商业逻辑。“现在‘井喷’式的增长,本质上是因为疫情对影视业的抑制被释放了。”在首届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博览会(下称博览会)上,上海尚世影业、五岸传播常务总经理周瑜分析称,影视剧制作需考虑剧本等文学原著的版权周期。疫情后,尽快开拍是降低成本的关键。

博览会上,中国国内外影视机构及企业集中展示了影视制作设备及技术、置景、服装、道具、化妆等影视全产业链。从影视剧的制作与放映“一头一尾”观察,市场信心可见一斑。

博览会现场,中国电影器材有限责任公司展示了各类摄制设备。该企业展位负责人刘凯说,今年来,市场需求有所下降。复工后,包括横店等地在内的需求量快速上升,预计明年将全面恢复。从事电影放映机业务的中影巴可市场部有关负责人童欣说,横店召开如此规模影视行业峰会,让他“感觉行业很快就会恢复”。

新时代影视文化产业发展大会·横店峰会现场 主办方供新时代影视文化产业发展大会·横店峰会现场 主办方供

机遇:高质量发展路径愈加清晰

如何于疫情危机中看到“新机”,受到人们普遍探讨。

周瑜告诉记者,疫情对影视业的深层影响已经有所体现。特别是今年来,短而精的网络短剧逐渐成为市场“新宠”,这亦是行业希望尽可能压缩制作周期、降低如疫情造成停工等风险的转变。

“中国影视剧商业模式也在变化,从过去的‘广告模式’变得更多元,比如付费观看、广告植入、周边开发等。”周瑜认为,中国影视业当前迎来诸多机遇,一方面,疫情后,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吸引更多海外合作伙伴目光;另一方面,中国市场规模效益更加体现,影视业垂直领域面临巨大的市场潜力。“投资人、从业者还是要沉下心来,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在前端IP孵化,打造更多真正的好作品。”

博览会现场 张斌 摄博览会现场 张斌 摄

此外,博览会上,影视全产业链的高质量“新貌”得到展示。在欢娱影视展位,《鬓边不是海棠红》等热播剧中出现的精美服饰吸引观众驻足。该展位负责人介绍,欢娱影视作品中的服饰蕴含深厚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企业正在着力呈现具有非遗元素的传统服饰,传递文化自信理念,参与行业高质量发展。

“中国影视剧质量的提高,对摄制设备、服化道的功能需求也在升级。产业链各环节都在为完成制作人的更多想法进行优化。”从事摄影灯光脚架配件研发销售等业务的KUPO展位负责人说,受众素质的提升,也已成为推动影视剧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

第七届“文荣奖”颁奖典礼现场 主办方供图第七届“文荣奖”颁奖典礼现场 主办方供图

“野望”:打造“全球最强的影视产业基地”

11月1日,新时代影视文化产业发展大会·横店峰会、第七届“文荣奖”颁奖典礼接连在横店举行,这场影视盛会迎来高潮。

盛会期间,横店共吸引上百部中国国产新片进行线下推介、上百家参展商进行展示,以及主管部门、地方政府、行业协会等代表出席各类活动。横店为何有这般“魅力”?当地的服务意识与制度设计是重要原因。

“疫情后能很快复工且超过去年同期,特别是举行这样规模的影视盛会,推动行业交流、听取大家的意见建议,体现了横店针对影视业‘保姆式’的服务。”《乔家的儿女》执行制片人李纪山说。

除却市场要素集聚带来的便利,如“杭州西湖免门票”般的“操作”,也让横店收获赞誉:2019年底起,横店所有摄影棚向电影及现代、当代、科幻题材类型的影视剧组免费开放,年让利达数亿元(人民币,下同)。

横店圆明新园夜色 张斌 摄横店圆明新园夜色 张斌 摄

今年6月,横店影视文化产业集聚区(下称集聚区)正式挂牌,这是浙江唯一的省级文化产业集聚区。其制度设计实属少见:集聚区管委会领导班子,由浙江省委宣传部、金华市、东阳市和民营企业——横店集团的人员组成。

集聚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东阳市委常委曹一勤认为,这一制度设计彰显该省政企各方把体制机制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推动横店影视文化产业跨越发展的决心和信心。“从政府层面来讲,(我们)致力打造成为‘最懂影视’的政府,不断创新产业政策,加强行业指导,提供‘保姆式’一条龙服务。”

2019年,横店实现营收281.12亿元,累计实现营收1538.35亿元、接待剧组2800多个、游客1.8亿人次……目前,横店已建成在全球规模靠前的影视实景拍摄基地。在影视业不断变革的当下,当地正在以科技创新、产权交易、发行放映、剧本创作等为突破,向打造“全球最强的影视产业基地”的“野望”发起冲刺。

近期,中国首次明确提出到2035年建成文化强国。以横店为代表的中国影视业,正参与其中。(完)

横店影视被误录为被执行人 法院致歉:已更正

10月28日,甘肃张掖甘州区法院发布致歉声明,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系法院误录。


法院致歉声明法院致歉声明

新京报讯 10月28日,甘肃张掖甘州区法院发布致歉声明,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系法院误录。表示已在人民法院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更正。此前26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30万元。据天眼查APP显示,原因系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此前横店影视工作人员表示,此案的被执行人系个人。

横店影视被误录为被执行人 法院致歉:已更正

10月28日,甘肃张掖甘州区法院发布致歉声明,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系法院误录。


法院致歉声明法院致歉声明

新京报讯 10月28日,甘肃张掖甘州区法院发布致歉声明,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系法院误录。表示已在人民法院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更正。此前26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30万元。据天眼查APP显示,原因系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此前横店影视工作人员表示,此案的被执行人系个人。

横店影视首次成为被执行人 执行标的30万

26日,横店影视(603103)被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20)甘0702执6289号,执行标的30万元。


企查查APP显示,10月26日,横店影视(603103)被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20)甘0702执6289号,执行标的30万元。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横店影视首次成为被执行人。工商信息显示,横店影视成立于2008年,2017年在上交所上市,法定代表人为徐天福,实缴资本2亿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含:全国影片发行,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户内外各类广告及影视广告,场地租赁,会展会务服务等。

全中国最能做白日梦的地方,就是它了

横店故宫,是一个存在于大量影视作品中的“戏剧”故宫。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苏枫,编辑:二叔公,排版:Strong,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演员郭艳第一次来到横店拍戏,是2017年的秋天。

她发现,这个奇特的小镇是一个梦幻魔方,包罗万象,有“明清宫苑”(也就是横店“故宫”)、“圆明新园”,还有“秦王宫”。

杀青之后,她在横店镇上的某一面墙体上发现了一个高大的孙悟空彩绘。那个孙悟空给她带来的奇妙感觉。

△2020年9月,浙江横店,“明清宫苑”的拍摄现场,“明清宫苑”按照北京故宫1:1比例修建,是横店影视城造城运动的登峰造极之作。

一直持续到今年8月,她成为电影《战国之无艳》(下文简称《无艳》)的女一号,因此第二次“进宫”——她发现,横店故宫比三年前更加逼真、宏大、壮观。

与郭艳之前的影视剧拍摄经验完全不同,她说,在横店,演员与观众之间的距离感被彻底打破。

“这是一场很悲壮的戏,我坐在道具马车上,正在酝酿感情的时候,与围观的游客四目相对,贼逗。我一下就乐了。”

1. 演技要靠“信念感”支撑

9月7日,郭艳和往常一样,凌晨3点30分起来化妆,5点整来到横店秦王宫,开始了一天长达18小时的工作。

为了压缩成本,这部电影的拍摄周期由原定的25天压到20天以内,郭艳作为戏份最重的演员,要这样连轴转20天。

郭艳说,在横店,她不但是戏里的人,更是游客眼中的一个道具、一个背景板。

在秦王宫的城墙边接受《新周刊》采访时,郭艳的身后一直有游客以她为背景拍照(因安全考虑,游客不能上城墙)

对此,郭艳已经习以为常,她说,在横店拍戏,演技要靠“信念感”支撑——被打扰和围观成为日常,不能乐、不能烦,才能沉下心来工作。

对于这种“平常心”,《无艳》总导演程远的体会更深——9月7日这天,剧组完成了在“故宫”的拍摄,转场横店第二个宫殿——秦王宫。

第一场戏的场景是甬道,三个演员由远及近,边走边说台词。这场三分钟的戏,来回拍了七遍。

拍到第四遍,有游客从侧后方走进镜头;拍到第五遍,演员刚走到一半,程远大喊“穿帮了!”——他向远处一挥,一张雪糕包装纸随风飘进了镜头里。

2020年是导演程远连续第九年到横店拍戏。1月,疫情暴发的前一周,他在横店完成了一部作品的拍摄,之后宅在家中打磨《无艳》剧本。

△今年八月,电影《无艳》在横店开机/微博截图

4个月之后出关,他开始辗转各地为《无艳》选景。

他在全国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影视城看了一圈,最后还是决定把这部投资2000多万元的电影放在横店拍,理由是“横店的两个宫,可以提供多元化的历史场景,在控制成本的基础上最大程度地还原真实”

今年上半年,横店故宫成了“无人区”,空空荡荡。从7月开始,近200个剧组陆续进驻,影视行业全面复苏,游客暴增。

△空荡荡的横店故宫/wiki

8月26日清晨,《无艳》在横店秦王宫正式开机。排除疫情的影响,每年的8月都是横店最忙碌的月份。

程远对此的解释是:“夏天日照时间长,可以从清晨拍到夜晚。拍古装戏,演员化妆时间就要两个小时,如果是冬天拍,刚化好妆,才演几个小时,光线就弱了。”

因此,在横店,你常常可以看到演员们穿着厚厚的古装,挥汗如雨。

2. 游客的地位至高无上

在横店故宫,如果你忽略那个飘在空中的热气球,某个瞬间会恍惚以为自己身在北京故宫。

热气球上印着logo,按照横店的官方表述,“logo里面隐藏着三个笑脸,第一个象征的是游客,第二个象征的是剧组,第三个象征的是员工”。

现实与这个表述实现了惊人的一致——在横店故宫,游客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

只要你想,你可以是任何人,王侯将相、仙女下凡,等等,都会有人配合你实现愿望。

入口处,扮成宫女的导游向扮成皇上、娘娘的游客请安行礼;如果你恰巧是生日这天“进宫”,所有工作人员会向你行三拜九叩之礼,宫内的广播会循环播放“祝福皇上某某生日快乐,万寿无疆”;你在“宫”里看《紫禁大典》的演出,演员也会集体向你行礼。

横店故宫场景管理员金亮对来横店旅游的各色人群以及各路大咖早已见怪不怪。

今年是他在明清宫苑工作的第九年。他手里总有两样东西——手机和文件夹。文件夹里厚厚一摞纸,是每个在宫里的剧组需要填写的《剧组满意度反馈表》,内含19个问题。

比如:剧组看景是否陪同?现场问题处理是否及时?剧组违规是否先发告知?制景、拍摄是否有冲突,是否提早解决?导游带团时经过拍摄现场是否配合拍摄?

这19个问题,也是金亮每年300多天在宫内需要解决的日常问题。

2020年上半年,他“发呆”了6个月——每天就是到宫里各个大殿转悠,闲得不行。

他拿的是固定工资,去掉社保后到手6000元,旱涝保收。

但他还是希望平衡一点,上半年太闲了,从7月开始又忙得不行,到了8月更是高峰——8月中旬最忙的一天,在宫里进行拍摄的20多个剧组(目前横店共有剧组100多个,同时期与明清宫苑发生关系的一般是20多个),现场制片人纷纷给他打电话,沟通各种问题。

△在横店每天都有许多剧组拍戏/纪录片《我们在横店》

那天他接了200多个电话,手机都快热炸了,只能把手机壳取下来降温。

一个参加“剧组探班”项目的游客,拿着鸡蛋喂剧组租来的马,被马咬伤了;《光荣与梦想》剧组的发电车卡在了胡同口;《故宫里的大怪兽》剧组要在宫殿内搭建一个上世纪90年代的北京故宫办公室,要往宫里运大批的电脑、书橱、文件柜、钢丝床……

金亮抱着自己的文件夹,在巨大的“故宫”园区里疲于奔命,努力把游客、剧组之间的种种矛盾化于无形。

3. 沉浸式体验,认真你就赢了

不同时辰的横店有不同的忙碌。横店故宫每年有两个旺季:夏天,游客和剧组扎堆;冬天,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有个横店大庙会,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

明清宫苑景区于2005年元旦全面建成并对外开放,占地面积1500亩。

这里以北京故宫为原型,按1:1比例建造而成,主要用于拍摄宫廷戏,《大明王朝1566》《步步惊心》《甄嬛传》《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均在此取景。

在横店故宫,“中轴线”上有条“御路”。

所谓御路,在封建时期是专供皇帝行走的,导游会对你说:“今天皇上/娘娘来到宫里,不妨在这路上走一走,感受一下高高在上的感觉。”

在这里,可以看到许多游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只要一张门票钱,就可以参加“看剧组”探班之旅,工作人员会把你带到当天正在拍摄的剧组,零距离围观。

“承天门”广场的东侧是影视城旗下的微电影公司,里面有导演、剧本、场景,为游客量身打造,圆一场明星梦。付出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你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微电影。

△游客们亲身体验当明星拍电影的感觉/纪录片《我们在横店》

你甚至可以选择剧本,穿越类、历史类、悬疑类皆可;作为电影主角,你可以是鬼,可以是神,可以是魏璎珞……你只要再付90元至200元,众多群众演员就可以作为电影配角,助你感受一呼百应的大咖之风。

广场西侧是举办活动的场地,如“皇宫足球赛”“七夕皇宫帐篷音乐节”等。

明星梦同时也会传递给孩子——景区的城楼上,有一个专门改造过的场地,每年暑假,那里一定是最热闹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小朋友会来参加各种童星选秀节目,如《造星计划》、“横店潮莱坞”童星T台秀等。

“延禧宫”则是横店故宫为游客准备的又一处“趣味场景体验点”,不仅设有“绣坊”“辛者库”等剧中场景,而且有礼仪公公教导宫中礼仪。

如果游客对宫中的各种酷刑感兴趣,还可以体验一把手指头被夹紧或者“万箭穿心”的感受。当然,这类沉浸式体验,是在保证游客安全前提下进行的。

横店故宫每天下午3点整会为游客上演一场影视揭秘剧《清宫秘戏》。

这个剧运用绿幕抠像技术,向游客展示影视剧中“不能说的秘密”:比如空中飞翔、马车掉下悬崖是怎么拍的。游客可以来沉浸式体验绿幕效果,感受拍戏乐趣。

△在横店,时不时就能遇见明星/电影《我是路人甲》截图

网络上,粉丝们热烈地讨论着“横店故宫攻略”之“怎样才能遇到明星”,其中一条是:“看看在‘宫里’拍戏的各种车辆里面有没有房车。如果有,这部戏的主要演员肯定在。”

4. 演员有严格的等级划分

在横店故宫,如果你想体验一下真正的剧组生活,只需去派出所办张暂住证,然后去演员公会办张“演员证”,便可就此“出道”。

在横店,有两个“神秘”的组织,一个是演员公会,一个是艺术团。演员公会就是剧组和群演之间的官方中介。

每个剧组杀青后,必须按照约定的价格付全款给公会,公会每隔15天会把相应的报酬付给群演,哪怕剧组一时支付不出,公会也会先行垫付。这种方式避免了很多剧组与群演间的矛盾。

△横店的群众演员/wiki

在今年疫情暴发的前三个月,许多群演滞留在横店,没能回家过年。所有在公会拥有“演员证”的普通群演,得到了500元的生活补助。

在横店,演员有严格的等级划分。

最普通的一级是群众演员。这类群演工资为:10个小时以内,工资90元,管盒饭,一般扮演的是普通路人甲,宫女、太监、吃瓜群众等;10小时之外,每加班1小时,多发10元。

如果你的身高、外形不错,有可能成为前景演员。比如一群宫女里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或者打仗冲锋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总之镜头能在你眼前晃一下,让你露个脸。这类演员工资要高一点,一天220元,同样管盒饭。

△特约演员的“三有”是绝大多数群众演员在横店的目标/纪录片《横店江湖》

周星驰之前演过的“跑龙套的”,是特约演员。如果你长得特别帅、特别丑,或者有特殊才艺,都有可能荣升为“特约”。

这类演员有台词,有镜头。特约演员又分为三种类型:小特约,一天300元;中特约,一天800~1500元;大特约,一天1500~10000元。

再向上晋升,才是“角色”,有完整的角色设定和剧情故事,但他们离大众理解的一线、二线、三线明星还有段距离。

这种上升渠道,是在横店作为一个演员的必经之路。要想晋升,需要形象、能力、人脉和机缘,四者缺一不可。

△大多数人拍了几年仍是群演/纪录片《横店江湖》

蒋光广,25岁。22岁那年他从老家安徽来到横店,经过三年的努力,他成为一个“中特约”,正在向“大特约”方向努力。

他总结了众多前辈经验,认为从“中特”到“大特”,自己至少还要三年时间。而现在的“中特”身份也给他带来尴尬,因为剧组不会总用这种有点小贵的演员。

因为疫情,在横店扮演《清明上河图》作者张择端的演员从艺术团辞职了,这给蒋光广带来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每月6000元的收入:每天,他需要扮演张择端,与游客互动、合影、弹琴、画画。

琴棋书画这四项技能,他“略懂”,因而成了群演中的特殊人才“手替”——许多宫廷戏演皇上的演员并不擅长书法或者古琴,这种时候,蒋光广的手和毛笔就会出现在镜头前,一挥而就。

△横店清明上河图景区内的影视剧拍摄现场/wiki

与属于公会管理的群演不同,像蒋光广一样属于“横店艺术团”的演员,生活更有保障。

他们的工作,分布在横店的几十个实景演出里,有明确的岗位和时间表,也有相应的社保待遇和底薪,按照演出时间计算积分,积分越高薪水越高,月收入从3000元到上万元不等,差距较大。

比如,横店故宫每天上演的大型演出《紫禁大典》,由正旦大典、万寿大典、开国大典三个大典组合而成,讲述了从紫禁城建成到新中国成立期间的历史故事。参与演出的几百位演员,都是蒋光广在横店艺术团的同事。

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青年人来横店寻梦,有人是为了追星而来,有人则希望自己成为明星。

△正如周星驰在电影里说的,群众演员也是演员

他们拿曾经的“横漂”赵丽颖激励自己——在横店,只要坚持,总会实现梦想。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横店故宫才遍布各种“攻略”指示牌,仿佛你掌握了攻略就会跃升。

事实是,各个层次演员之间的流动非常困难。表面上看,他们似乎有一个上升渠道,但对普通人来说,这个上升异常艰难,是一个神秘的螺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苏枫,编辑:二叔公,排版: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