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购股份 哪些上市公司真的愿掏钱?|汇顶科技

有人豪掷数十亿重金回购,也有人屡屡抛出“迷你”回购。

10月21日晚间,汇顶科技发布了一个最高金额为1400万元的股票回购计划——拟以不超过220元/股的价格,回购不低于1200万元且不超过1400万元的股份,相关股份将用于员工持股计划。

按照回购资金总额上限计算,汇顶科技此次回购数量约为6.36万股,占总股本0.0139%。

若按回购预案披露当日777.23亿元市值计算,汇顶科技本次回购金额上限占当日市值的0.018%。

据上证报资讯统计,今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推出的回购方案中,回购金额上限占回购预案披露当日公司市值的平均比例为3.08%;已实施的回购方案中,回购金额平均花费约7500万元。

由此可见,本次汇顶科技的回购计划相当“袖珍”。

这并非汇顶科技首次抛出“迷你”回购计划。今年9月,汇顶科技披露了一个回购方案,彼时,其回购金额上限也仅为3000万元。

尽管回购计划规模小,但汇顶科技履行承诺的速度可不慢。据披露,9月19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已回购了18.21万股,累计支付总金额2999.04万元,已完成回购。

今年8月举行的2020上半年财报披露投资者交流会上,汇顶科技高管曾表示,二级市场股价变化有很多影响因素,更加注重公司的长期成长。股价是公司所有未来盈利的折现,它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每个人对股价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也会出现很大偏差,暂时没有大规模回购的计划。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类似的“迷你”回购并不少。10月21日晚间披露回购预案的再升科技,回购规模也相当有限。

再升科技公告显示,拟以不超过22元/股的价格,斥资1500万元-2000万元回购股票,用于公司员工持股计划或股权激励计划。

按回购资金总额上限2000万元、回购股份价格上限22.00元/股测算,再升科技预计可回购股份数量为90.91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1264%。若按回购预案披露当日的112.38亿元市值计划,本次回购金额上限仅占再升科技当日市值的0.18%。

此外,中兴通讯克劳斯火炬电子理邦仪器等上市公司披露的回购计划同样力度较小。

中兴通讯8月14日晚间发布的一则回购预案,按照回购资金上限1.20亿元、回购A股股份价格上限62.48元/股测算,公司本次回购股份数量约占总股本的0.04%。

中兴通讯当日股价为38.37元/股,总市值为1770亿元,由此可见,本次回购金额上限仅占当日市值的0. 07%。

对于这样一份小规模的回购计划,中兴通讯仅实施了一次回购便完成任务。

公司9 月 1 日披露公告称,其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297.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06%,成交价格为38.40元/股-38.85 元/股,支付总金额为1.15亿元。

火炬电子与理邦仪器两家上市公司最新披露的回购计划中,其拟回购金额上限均仅占当日市值的0. 15%。

火炬电子于9月22日披露称,公司拟以不超过55元/股的价格,斥资3000万元,回购公司股份用于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进行股权激励。火炬电子当日股价为44.75元/股,总市值为202.72亿元,本次回购金额上限占公司当日市值的0. 15%。

理邦仪器9月30日的回购预案显示,公司拟以不超过2000万元,回购公司60.46万股,约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10%,用于实施员工持股计划。理邦仪器当日市值为130亿元,本次回购金额上限仅占公司当日市值的0. 15%。

编辑:邵好

国家大基金再减持汇顶科技 1%减持计划完成|汇顶科技

证券时报记者 严翠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启动6年后,今年以来已陆续对相关投资标的进行了减持,如今减持仍在持续进行中,汇顶科技便是其减持标的之一。

10月12日晚间,汇顶科技公告,自8月3日至10月9日期间,大基金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56.69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约4.58亿股的1%。截至公告披露日,大基金减持数量已完成,本次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 公告显示,大基金在此期间对汇顶科技的减持价格区间为157.03元~166.97元,减持总金额7.47亿元。

大基金持股低于5%

7月10日,汇顶科技曾发布大基金减持计划称,自8月3日至10月9日期间,大基金将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56.69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1%。

截至7月10日,大基金持有汇顶科技股份2564.27万股,约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约4.57亿股的5.61%。本次减持完毕后,大基金持有汇顶科技2107.58万股,占汇顶科技总股本4.61%。

此次并非年内大基金首次减持汇顶科技。早在3月24日,汇顶科技曾公告,自1月14日起至3月23日期间,大基金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55.73万股,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0.9993%。截至该公告披露日,大基金的减持数量已完成,本次减持计划实施完毕。

股价方面,汇顶科技在今年2月创下历史新高后,10月12日最新收盘价为170.69元/股,年内累计下跌17%。

大基金并非只减持汇顶科技。公开资料显示,截至9月24日,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先后发布了减持9家上市公司股份的公告。其中,汇顶科技、兆易创新是在去年被各减持1%股份的基础上,再度被减持。根据其减持计划,截至9月24日,对通富微电、兆易创新、晶方科技的减持已实施完毕,其他减持均在实施中。

大基金“调仓”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创立于2014年9月24日,由国开金融、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科、紫光通信、华芯投资等企业发起。基金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2015年2月13日,基金曾向紫光集团旗下的芯片业务投资100亿元。这是基金成立以来实施的首个投资项目。

据了解,大基金采取公司制形式,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会择机退出所投资的项目。国家大基金的投资期限一般为5~10年,首批投资已经到了5年时间,所以国家大基金从去年年底开始对相关股票进行减持。

2019年底,国家大基金进行成立以来的首次减持,分别减持了国科微、兆易创新、汇顶科技三家IC设计公司,每家减持不超过1%的股份;今年4月到6月,大基金开始了第二轮减持,陆续减持了晶方科技、三安光电、兆易创新。今年7月,太极实业、汇顶科技、北斗星通北方华创等也遭大基金减持。

对于二级市场的连续减持,大基金相关方面曾做出过回应: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减持股份具有以下两大特点,一是阶段性的,不会持续性减持;二是有买有卖、买大于卖,将数倍于回笼的资金再投入到集成电路产业中。

兆易创新二季报显示,国家集成电路基金增持约92.51万股,增持幅度30.89%,二季度末,其持有国科微约3920.37万股,占比8.33%,居公司第二大股东位置。另据公开信息,大基金已相继投资了上海睿励、泰凌微、紫光展锐、广州兴科(兴森科技子公司)、中芯南方(中芯国际子公司)等多个项目,并参与了华润微、中芯国际科创板上市的战略配售。

中国首家千亿市值芯片公司的浮与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 陈俊一,36氪经授权发布。

如果不能千亿杆头更进一步,千亿市值也未必能保住。

01 升腾与跌落

1998年,中国第一家半导体公司上海贝岭登陆A股。

实际上,上海贝岭一直是某些领域的单项冠军,其单项多功能计量芯片,在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统招市场的出货量多年排名第一。但混了这么多年,上海贝岭的市值,只有130亿。

20多年来,A股就一直没有市值突破千亿的半导体公司,直到汇顶科技出现。

2016年登陆A股的汇顶科技,3年后,问鼎千亿市值!

▲参加上市仪式的汇顶科技创始人张帆 图源: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

虽然创始人张帆曾对员工说,不要关注股价。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股价自然就会上去。

让汇顶崛起的关键,是一款小小的指纹识别芯片。

2016年,汇顶指纹识别芯片出货量超1亿颗,比2015年暴涨10倍。此后,伴随手机市场的持续增长,指纹识别芯片和汇顶一并迎来爆发式成长。

市值破千亿的2019年上半年,汇顶科技实现营收28.87亿元,同比增长107.91%;净利润10.17亿,同比增长806.05%。

但汇顶的业绩,涨起来很猛,跌起来也凶。2020年一季度,它的净利润同比下降50.58%,股民一片哀鸣。

很快,汇顶失去了A股“半导体一哥”的位置。

汇顶市值破千亿之前,A股市场上的“千亿股”有84只,白酒、汽车、银行、地产等行业各业都有,唯独没有半导体公司。

但汇顶成为千亿股后,韦尔股份、闻泰科技等也相继突破。

之后,科创板开闸,带动中微公司、澜起科技等股市值破千亿;2020年,半导体产业风起,兆易创新、三安光电、北方华创、中芯国际等千亿股开始成群结队,卓胜微、华润微、北京君正、紫光国微等则伺机突破,芯片产业在国内已颇具气候。

但最近几个月,汇顶科技却掉队了,不但没能保住一哥,连千亿市值都未再回去。

汇顶究竟做对了什么,能在行业寂静无声时,脱颖而出?

汇顶又做错了什么,竟在行业烈火烹油时,独自滑落?

02 突围与崛起

汇顶的崛起,离不开指纹芯片。但2002年张帆创办公司时,赶上固定电话年均增速20%的风口,汇顶趁势成为固话芯片巨头。

但随着手机的崛起,固话芯片市场萎缩,汇顶又开始陷入困境。

还有什么新业务适合公司呢?

当时,日韩家电公司在微波炉、电磁炉等上推出触控按钮,欧美企业则将其运用在移动通讯设备上。这给了张帆启发,并在2007年支持多点触控的第一代iPhone发布前,汇顶就开始了多点触控技术的研发。

2010年,汇顶科技推出了首款支持十点触控芯片,成为苹果之外第一个做出十点触控芯片的国内厂商,其技术方案还被波导采用;之后,汇顶又开发出手势唤醒、手套操作、带水操作等多功能触控技术。

如此不凡的技术潜力,引起了投资人的注意。

2011年,汇顶科技获得联发科旗下汇发国际200万美元的注资,后又追加了209万美元。待到汇顶2016年上市时,联发科已持有其21.33%的股权(上市后多次减持,目前联发科持有的汇顶股份不到10%)。若以2019年汇顶千亿市值计算,这笔409万美元的投资最高时价值210亿人民币,回报高达700多倍!

投资者中,联发科并非出价最高的,但在芯片产业链中,它是最具优势的。

张帆后来说,汇顶当时只是一家不为人知的公司,有了联发科引路,就能很快在手机芯片领域突围。所以经过衡量,汇顶选择了联发科这个出价不高的投资人。因为汇顶希望,投资人要理解芯片产业规律、不追求短期利益、有长远目光和战略目标,这样才可能双赢。

双赢很快就有了结果。

2011年,汇顶净利润仅有2652.5万;2012年,净利润增长至2.25亿,暴涨近10倍,成为中国触控芯片的主要供应商。从固话芯片到触控芯片,汇顶第一次成功突围,并在全新领域有所建树。

2013年,iPhone 5S引入指纹识别设计,开智能手机指纹识别之先河,并引发安卓厂商效仿。

此时,汇顶在触控芯片上投入巨大,但张帆毅然决定,切换研发重点,在指纹识别芯片上投入重注。

彼时,全球指纹芯片厂商主要是AuthenTec(苹果御用)、Validity(供应三星)、FPC三大家,台湾地区的神盾、敦泰等规模都较小,高通的超声波指纹2015年才首发于小米5S。

由于苹果、三星都有御用指纹芯片供应商,瑞典厂商FPC反而成为中国指纹识别芯片的最大供应商,中兴、华为、酷派、魅族等一线手机大厂都是其客户,市占率高达七成以上,2014年华为最火的Mate7就使用了FPC指纹芯片。

彼时,汇顶的触控芯片已拥有30%的市占率。指纹芯片上,汇顶能挑翻江湖一哥FPC吗?

张帆看见了这种可能。

当时,华为Mate7使用的FPC指纹芯片芯片,采购成本高达100元人民币。但汇顶的电容触控技术与指纹触控有相通的地方,这让汇顶稍加努力,就能翻越看似很高的技术专利门槛。

2014年,汇顶的指纹芯片一出,平均单价不过60元;2015-2017年,更从23元爆降至10元左右。

▲采用汇顶指纹芯片方案的魅族MX4 Pro 图源:魅族官网

凭借技术和价格优势,短短4年,汇顶就超越FPC,成为中国第一大指纹识别芯片供应商。

残酷的价格战中,为什么汇顶能实现不断增长?

答案就是苦干加巧干。

苦干,就是在外国人放暑假时,“我们没暑假,会比老外服务更好”。为了服务好客户,“连着四个月,从夏天干到了冬天,没有带衣服,不得不给员工放半天假去买衣服,换季了”。

舍得吃苦搞研发换来的,是研制出活体指纹识别方案、IFS指纹识别方案、盖板指纹识别方案(可支持玻璃、陶瓷、蓝宝石盖板)和Coating指纹识别方案等全系列过硬的指纹识别技术。

巧干,就是在手机大厂还迷信FPC时,先冒险从手机小厂入手,迂回前进,并最终成为大厂的不二选择。

从2017年超越FPC开始,汇顶终于崛起为新的“指纹芯片一哥”,再次突围成功。

03 风光与风险

但“一哥”没当几个月,汇顶就迎来当头一棒。

2017年9月,iPhone X发布会上,苹果宣布弃用指纹识别,转投人脸识别。

苹果一直是智能手机新潮流、新技术的引领者。一时间,人脸识别风起,人们对汇顶的未来开始充满了疑虑。

2017-2018年,汇顶的业绩果然没有出现2016年那种爆发式增长。

但汇顶增长放缓,其实与苹果弃用指纹关系不大。一是苹果有自己御用的指纹芯片供应商,不影响汇顶的业绩;二是安卓阵营并没有跟随苹果,弃用指纹;三是很多苹果用户,也不认同取消指纹识别。

汇顶的风险,来自于指纹芯片的持续低价。

与FPC持续数年的鏖战中,汇顶扮演了价格屠夫的角色。但10元一颗的指纹芯片,撑得起一时的营收净利暴涨,撑不起长期的高毛利。在打败FPC之后,低利润的影响开始反噬汇顶自身。

汇顶需要一个高毛利新品。最稳妥的,就是围绕指纹芯片持续创新,做别人做不到的新功能——比如,实现颇具科幻感的屏下指纹识别。

早在2014年9月,汇顶就发布了全球首创的“IFS指纹识别与触控一体化技术”,将指纹传感器隐藏于触控面板之下。后来,IFS方案还被小米6、华为P10所采用。

IFS技术虽然惊艳,但只能做到触控面板下小范围指纹识别。而全屏之下的光学指纹识别,才是这项技术的“圣杯”。

2018年3月,全球首款规模商用的屏下指纹识别手机vivo X21发布。它所采用的,正是汇顶的屏下指纹芯片。

这是汇顶又一次技术跳跃。为此,汇顶进行了5年研发,才拥有了这款高毛利产品。

这款屏下指纹芯片,价格10美元,相比15美元的国外芯片可谓价廉物美;但与10元人民币的电容指纹芯片相比,又足以给汇顶带来暴涨的营收和净利。

在vivo的带动下,屏下光学指纹识别,火了!

2019年,屏下指纹芯片正式爆发,当年,采用汇顶屏下光学指纹方案的商用机型超过100款。如今,从华米OV甚至到三星Galaxy,全都在用汇顶的解决方案。

汇顶到底有多强?“OPPO事件”见真章。

2018年5月,汇顶承诺给OPPO批量供货屏下指纹芯片。OPPO向供应商大规模采购零件,准备8月份发布新机OPPO R17。

但出乎OPPO意料,汇顶却将OPPO订单延迟三个月,把屏下指纹芯片供应给其他优先级更高的客商,导致OPPO损失巨大。

汇顶的“放鸽子”让OPPO大为震怒,当年9月,OPPO在发给供应商的一封信中怒斥汇顶不诚信,决意封杀汇顶,列入供应商禁用名单5年。

但拥有先进产品的供应商,又有谁能真的拒绝?汇顶在官网迅速对OPPO致歉之后,OPPO当月就表示,“对汇顶科技过去的工作失误表示谅解”。

▲汇顶科技官网截图

2020年6月,OPPO发布的Reno4系列中,屏幕触控IC、屏下指纹识别、音频等解决方案,都来自汇顶。

凭借在安卓手机市场的统治力,汇顶迎来二次爆发!

当然,紧随而来的,是新一轮的价格战。

如今,汇顶屏下指纹芯片已降至5-6美元;而竞争对手神盾,更报出2.5-3.5美元的低价;思立微则在与汇顶的竞争中,成为全球前五……

目前,主流安卓旗舰机依然使用汇顶的方案。但FPC被汇顶颠覆的殷鉴不远,巨头被赶下霸主之位,有三四年足够了。

04 天花板与新边界

2020年4月28日晚,汇顶科技同时公布了一好一“坏”两则消息。

好消息是:2019年,汇顶实现营收64.73亿,同比增长73.95%;归母净利润23.17亿,同比大涨212.1%。

“坏”消息是:2020年一季度,汇顶实现营收13.51亿,同比增长10.27%;归母净利润2.05亿,同比下滑50.58%。

好消息很好,“坏”消息却也没那么糟。但第二天,汇顶股价应声跌停,报收225元。

实际上,汇顶股价从今年2月25日触及387元的最高点后,就一路下行,迄今跌去了将近1000亿市值。

很多人认为,这可能与“大基金减持”的重击有关。

2019年12月,汇顶披露了大基金一期减持计划:预计从2020年1月14日至4月10日,拟减持不超过1%的汇顶股份。而实际上,大基金从1月14日至3月23日,即完成减持。股价则从268元起涨,触及387元的最高点后,跌到249元,走了一轮过山车。

但很难相信,1%的减持,会造成如此效果。而市场对汇顶不再看好的根本原因,既不是大基金减持,也不是价格战惨烈,而是感知到汇顶已触及产业天花板。

2019年,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为3.89亿部,同比下降6.2%。虽然汇顶的营收保持了73.9%的高增长,但大趋势迎来拐点,变局不可避免。

市值跌破千亿的汇顶所面临的,正是变局带来的“天花板效应”。

2019年,汇顶指纹识别芯片营收达54亿,占总营收的83.4%;在安卓阵营的市占率,更是全球领先。中金公司研报指出,这一年,汇顶屏下光学指纹识别芯片的市占率预计达80%。

有人认为,即便有5G换机潮的预期,但这种几乎垄断的市占率,也涨不到哪里去了。相反,下跌的空间倒很大。

对此,汇顶的策略是,扩张新的产品边界线。

汇顶不希望别人对它的印象只是指纹,2018年年报中的两大产品线还是指纹识别芯片和电容触控芯片,从2019年年报开始,产品线就改为生物识别、人机交互、语音及音频(VAS)和IoT四个板块,并定位自己是“目前安卓阵营应用最广的生物识别解决方案供应商”。

于是,人们看到,汇顶的车规级触控芯片、指纹芯片,已被现代、领克、奇瑞等汽车厂商采用;入耳检测与触控二合一方案,已在OPPO、vivo的TWS真无线耳机上量产;由汇顶提供的“指纹+触控+音频”组合方案,开始频现华为P40、vivo X50等旗舰机市场……

在声、光、电三大传感器领域,汇顶正全面布局,拟成为一家综合型的芯片设计公司。

在华为麒麟芯片已经进入断供倒计时的当下,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芯片制造才是真本事,好像芯片设计容易的多。但芯片设计的饭也没那么好吃,芯片制造业未来的制程规划,从7纳米到5纳米甚至1纳米,就算摸不着也能看得见,而芯片设计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又有谁能准确预测出。

王者很难败给同一技术时代的挑战者,却往往被下一世代的王者无情地碾压、抛弃。

汇顶2020半年报显示,哪怕上半年经营现金净额下降99.65%、净利润下降42.16%,汇顶依然在研发上投入8.35亿元,同比增加82.3%,研发人员也扩充到1700人左右,职工薪酬同比增长99.23%。大手笔投入,就是希望在屏下光学指纹芯片不能再挑大梁之前,扶持出下一个可能的王者。

哪怕华为都需要备胎。作为指纹芯片王者的汇顶,更需要手机市场之外多元化的业务。

今天中国的芯片产业格局,是几十年血腥竞争下形成的。突围,从来不易,我们依然整体脆弱,仍然需要持久战。承载着全村人希望的华为海思正在打上甘岭之战,而不断突围和拓展边界的汇顶,又何尝不是芯片设计领域的全村之光?

张帆说:“汇顶不会守着一个技术吃到老,在科技领域一项技术生命周期很短,企业要发展就要不断开拓新的市场机会。”

从固话芯片、触控芯片到指纹芯片,每一次,汇顶都是通过跳跃式创新,在市场上杀出一条血路。

只是在当下,汇顶跟华为一样闯入了“无人区”。未来茫茫、方向何在,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对汇顶来说,千亿市值不是靠一杆神枪就能保住的,但拿起更多的步枪,面对未知的城墙口发起冲锋,或许还能冲出一个未来。

参考资料

1、汇顶科技历年财报

2、《指尖上的战争:指纹识别公司汇顶科技如何反超瑞典FPC》卜祥

3、《OPPO封杀汇顶科技的背后:一场供应链资源的争夺》芯智讯

4、《对话张帆:汇顶科技引领指纹市场的秘密》昌旭

5、《股价四年翻20倍,聚焦深度回撤的汇顶科技》刘雨辰

中国首家千亿市值芯片公司的浮与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陈俊一,题图:视觉中国

A股首家千亿市值半导体公司,股价为何几乎腰斩?

升腾与跌落

1998年,中国第一家半导体公司上海贝岭登陆A股。

实际上,上海贝岭一直是某些领域的单项冠军,其单项多功能计量芯片,在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统招市场的出货量多年排名第一。但混了这么多年,上海贝岭的市值,只有130亿。

20多年来,A股就一直没有市值突破千亿的半导体公司,直到汇顶科技出现。

2016年登陆A股的汇顶科技,3年后,问鼎千亿市值!

▲参加上市仪式的汇顶科技创始人张帆   图源: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

虽然创始人张帆曾对员工说,不要关注股价。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股价自然就会上去。

让汇顶崛起的关键,是一款小小的指纹识别芯片。

2016年,汇顶指纹识别芯片出货量超1亿颗,比2015年暴涨10倍。此后,伴随手机市场的持续增长,指纹识别芯片和汇顶一并迎来爆发式成长。

市值破千亿的2019年上半年,汇顶科技实现营收28.87亿元,同比增长107.91%;净利润10.17亿,同比增长806.05%。

但汇顶的业绩,涨起来很猛,跌起来也凶。2020年一季度,它的净利润同比下降50.58%,股民一片哀鸣。

很快,汇顶失去了A股“半导体一哥”的位置。

汇顶市值破千亿之前,A股市场上的“千亿股”有84只,白酒、汽车、银行、地产等行业各业都有,唯独没有半导体公司。

但汇顶成为千亿股后,韦尔股份、闻泰科技等也相继突破。

之后,科创板开闸,带动中微公司、澜起科技等股市值破千亿;2020年,半导体产业风起,兆易创新、三安光电、北方华创、中芯国际等千亿股开始成群结队,卓胜微、华润微、北京君正、紫光国微等则伺机突破,芯片产业在国内已颇具气候。

但最近几个月,汇顶科技却掉队了,不但没能保住一哥,连千亿市值都未再回去。

汇顶究竟做对了什么,能在行业寂静无声时,脱颖而出?汇顶又做错了什么,竟在行业烈火烹油时,独自滑落?


突围与崛起

汇顶的崛起,离不开指纹芯片。但2002年张帆创办公司时,赶上固定电话年均增速20%的风口,汇顶趁势成为固话芯片巨头。

但随着手机的崛起,固话芯片市场萎缩,汇顶又开始陷入困境。

还有什么新业务适合公司呢?

当时,日韩家电公司在微波炉、电磁炉等上推出触控按钮,欧美企业则将其运用在移动通讯设备上。这给了张帆启发,并在2007年支持多点触控的第一代iPhone发布前,汇顶就开始了多点触控技术的研发。

2010年,汇顶科技推出了首款支持十点触控芯片,成为苹果之外第一个做出十点触控芯片的国内厂商,其技术方案还被波导采用;之后,汇顶又开发出手势唤醒、手套操作、带水操作等多功能触控技术。

如此不凡的技术潜力,引起了投资人的注意。

2011年,汇顶科技获得联发科旗下汇发国际200万美元的注资,后又追加了209万美元。待到汇顶2016年上市时,联发科已持有其21.33%的股权(上市后多次减持,目前联发科持有的汇顶股份不到10%)。若以2019年汇顶千亿市值计算,这笔409万美元的投资最高时价值210亿人民币,回报高达700多倍!

投资者中,联发科并非出价最高的,但在芯片产业链中,它是最具优势的。

张帆后来说,汇顶当时只是一家不为人知的公司,有了联发科引路,就能很快在手机芯片领域突围。所以经过衡量,汇顶选择了联发科这个出价不高的投资人。因为汇顶希望,投资人要理解芯片产业规律、不追求短期利益、有长远目光和战略目标,这样才可能双赢。

双赢很快就有了结果。

2011年,汇顶净利润仅有2652.5万;2012年,净利润增长至2.25亿,暴涨近10倍,成为中国触控芯片的主要供应商。从固话芯片到触控芯片,汇顶第一次成功突围,并在全新领域有所建树。

2013年,iPhone 5S引入指纹识别设计,开智能手机指纹识别之先河,并引发安卓厂商效仿。

此时,汇顶在触控芯片上投入巨大,但张帆毅然决定,切换研发重点,在指纹识别芯片上投入重注。

彼时,全球指纹芯片厂商主要是AuthenTec(苹果御用)、Validity(供应三星)、FPC三大家,台湾地区的神盾、敦泰等规模都较小,高通的超声波指纹2015年才首发于小米5S。

由于苹果、三星都有御用指纹芯片供应商,瑞典厂商FPC反而成为中国指纹识别芯片的最大供应商,中兴、华为、酷派、魅族等一线手机大厂都是其客户,市占率高达七成以上,2014年华为最火的Mate7就使用了FPC指纹芯片。

彼时,汇顶的触控芯片已拥有30%的市占率。指纹芯片上,汇顶能挑翻江湖一哥FPC吗?

张帆看见了这种可能。

当时,华为Mate7使用的FPC指纹芯片芯片,采购成本高达100元人民币。但汇顶的电容触控技术与指纹触控有相通的地方,这让汇顶稍加努力,就能翻越看似很高的技术专利门槛。

2014年,汇顶的指纹芯片一出,平均单价不过60元;2015-2017年,更从23元爆降至10元左右。

▲采用汇顶指纹芯片方案的魅族MX4 Pro   图源:魅族官网

凭借技术和价格优势,短短4年,汇顶就超越FPC,成为中国第一大指纹识别芯片供应商。

残酷的价格战中,为什么汇顶能实现不断增长?

答案就是苦干加巧干。

苦干,就是在外国人放暑假时,“我们没暑假,会比老外服务更好”。为了服务好客户,“连着四个月,从夏天干到了冬天,没有带衣服,不得不给员工放半天假去买衣服,换季了”。

舍得吃苦搞研发换来的,是研制出活体指纹识别方案、IFS指纹识别方案、盖板指纹识别方案(可支持玻璃、陶瓷、蓝宝石盖板)和Coating指纹识别方案等全系列过硬的指纹识别技术。

巧干,就是在手机大厂还迷信FPC时,先冒险从手机小厂入手,迂回前进,并最终成为大厂的不二选择。

从2017年超越FPC开始,汇顶终于崛起为新的“指纹芯片一哥”,再次突围成功。

风光与风险

但“一哥”没当几个月,汇顶就迎来当头一棒。

2017年9月,iPhone X发布会上,苹果宣布弃用指纹识别,转投人脸识别。

苹果一直是智能手机新潮流、新技术的引领者。一时间,人脸识别风起,人们对汇顶的未来开始充满了疑虑。

2017-2018年,汇顶的业绩果然没有出现2016年那种爆发式增长。

但汇顶增长放缓,其实与苹果弃用指纹关系不大。一是苹果有自己御用的指纹芯片供应商,不影响汇顶的业绩;二是安卓阵营并没有跟随苹果,弃用指纹;三是很多苹果用户,也不认同取消指纹识别。

汇顶的风险,来自于指纹芯片的持续低价。

与FPC持续数年的鏖战中,汇顶扮演了价格屠夫的角色。但10元一颗的指纹芯片,撑得起一时的营收净利暴涨,撑不起长期的高毛利。在打败FPC之后,低利润的影响开始反噬汇顶自身。

汇顶需要一个高毛利新品。最稳妥的,就是围绕指纹芯片持续创新,做别人做不到的新功能——比如,实现颇具科幻感的屏下指纹识别。

早在2014年9月,汇顶就发布了全球首创的“IFS指纹识别与触控一体化技术”,将指纹传感器隐藏于触控面板之下。后来,IFS方案还被小米6、华为P10所采用。

IFS技术虽然惊艳,但只能做到触控面板下小范围指纹识别。而全屏之下的光学指纹识别,才是这项技术的“圣杯”。

2018年3月,全球首款规模商用的屏下指纹识别手机vivo X21发布。它所采用的,正是汇顶的屏下指纹芯片。

这是汇顶又一次技术跳跃。为此,汇顶进行了5年研发,才拥有了这款高毛利产品。

这款屏下指纹芯片,价格10美元,相比15美元的国外芯片可谓价廉物美;但与10元人民币的电容指纹芯片相比,又足以给汇顶带来暴涨的营收和净利。

在vivo的带动下,屏下光学指纹识别,火了!

2019年,屏下指纹芯片正式爆发,当年,采用汇顶屏下光学指纹方案的商用机型超过100款。如今,从华米OV甚至到三星Galaxy,全都在用汇顶的解决方案。

汇顶到底有多强?“OPPO事件”见真章。

2018年5月,汇顶承诺给OPPO批量供货屏下指纹芯片。OPPO向供应商大规模采购零件,准备8月份发布新机OPPO R17。

但出乎OPPO意料,汇顶却将OPPO订单延迟三个月,把屏下指纹芯片供应给其他优先级更高的客商,导致OPPO损失巨大。

汇顶的“放鸽子”让OPPO大为震怒,当年9月,OPPO在发给供应商的一封信中怒斥汇顶不诚信,决意封杀汇顶,列入供应商禁用名单5年。

但拥有先进产品的供应商,又有谁能真的拒绝?汇顶在官网迅速对OPPO致歉之后,OPPO当月就表示,“对汇顶科技过去的工作失误表示谅解”。

▲汇顶科技官网截图

2020年6月,OPPO发布的Reno4系列中,屏幕触控IC、屏下指纹识别、音频等解决方案,都来自汇顶。

凭借在安卓手机市场的统治力,汇顶迎来二次爆发!

当然,紧随而来的,是新一轮的价格战。

如今,汇顶屏下指纹芯片已降至5-6美元;而竞争对手神盾,更报出2.5-3.5美元的低价;思立微则在与汇顶的竞争中,成为全球前五……

目前,主流安卓旗舰机依然使用汇顶的方案。但FPC被汇顶颠覆的殷鉴不远,巨头被赶下霸主之位,有三四年足够了。

天花板与新边界

2020年4月28日晚,汇顶科技同时公布了一好一“坏”两则消息。

好消息是:2019年,汇顶实现营收64.73亿,同比增长73.95%;归母净利润23.17亿,同比大涨212.1%。

“坏”消息是:2020年一季度,汇顶实现营收13.51亿,同比增长10.27%;归母净利润2.05亿,同比下滑50.58%。

好消息很好,“坏”消息却也没那么糟。但第二天,汇顶股价应声跌停,报收225元。

实际上,汇顶股价从今年2月25日触及387元的最高点后,就一路下行,迄今跌去了将近1000亿市值。

很多人认为,这可能与“大基金减持”的重击有关。

2019年12月,汇顶披露了大基金一期减持计划:预计从2020年1月14日至4月10日,拟减持不超过1%的汇顶股份。而实际上,大基金从1月14日至3月23日,即完成减持。股价则从268元起涨,触及387元的最高点后,跌到249元,走了一轮过山车。

但很难相信,1%的减持,会造成如此效果。而市场对汇顶不再看好的根本原因,既不是大基金减持,也不是价格战惨烈,而是感知到汇顶已触及产业天花板。

2019年,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为3.89亿部,同比下降6.2%。虽然汇顶的营收保持了73.9%的高增长,但大趋势迎来拐点,变局不可避免。

市值跌破千亿的汇顶所面临的,正是变局带来的“天花板效应”。

2019年,汇顶指纹识别芯片营收达54亿,占总营收的83.4%;在安卓阵营的市占率,更是全球领先。中金公司研报指出,这一年,汇顶屏下光学指纹识别芯片的市占率预计达80%。

有人认为,即便有5G换机潮的预期,但这种几乎垄断的市占率,也涨不到哪里去了。相反,下跌的空间倒很大。

对此,汇顶的策略是,扩张新的产品边界线。

汇顶不希望别人对它的印象只是指纹,2018年年报中的两大产品线还是指纹识别芯片和电容触控芯片,从2019年年报开始,产品线就改为生物识别、人机交互、语音及音频(VAS)和IoT四个板块,并定位自己是“目前安卓阵营应用最广的生物识别解决方案供应商”。

于是,人们看到,汇顶的车规级触控芯片、指纹芯片,已被现代、领克、奇瑞等汽车厂商采用;入耳检测与触控二合一方案,已在OPPO、vivo的TWS真无线耳机上量产;由汇顶提供的“指纹+触控+音频”组合方案,开始频现华为P40、vivo X50等旗舰机市场……

在声、光、电三大传感器领域,汇顶正全面布局,拟成为一家综合型的芯片设计公司。

在华为麒麟芯片已经进入断供倒计时的当下,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芯片制造才是真本事,好像芯片设计容易的多。但芯片设计的饭也没那么好吃,芯片制造业未来的制程规划,从7纳米到5纳米甚至1纳米,就算摸不着也能看得见,而芯片设计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又有谁能准确预测出。

王者很难败给同一技术时代的挑战者,却往往被下一世代的王者无情地碾压、抛弃。

汇顶2020半年报显示,哪怕上半年经营现金净额下降99.65%、净利润下降42.16%,汇顶依然在研发上投入8.35亿元,同比增加82.3%,研发人员也扩充到1700人左右,职工薪酬同比增长99.23%。大手笔投入,就是希望在屏下光学指纹芯片不能再挑大梁之前,扶持出下一个可能的王者。

哪怕华为都需要备胎。作为指纹芯片王者的汇顶,更需要手机市场之外多元化的业务。

今天中国的芯片产业格局,是几十年血腥竞争下形成的。突围,从来不易,我们依然整体脆弱,仍然需要持久战。承载着全村人希望的华为海思正在打上甘岭之战,而不断突围和拓展边界的汇顶,又何尝不是芯片设计领域的全村之光?

张帆说:“汇顶不会守着一个技术吃到老,在科技领域一项技术生命周期很短,企业要发展就要不断开拓新的市场机会。”

从固话芯片、触控芯片到指纹芯片,每一次,汇顶都是通过跳跃式创新,在市场上杀出一条血路。

只是在当下,汇顶跟华为一样闯入了“无人区”。未来茫茫、方向何在,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对汇顶来说,千亿市值不是靠一杆神枪就能保住的,但拿起更多的步枪,面对未知的城墙口发起冲锋,或许还能冲出一个未来。

参考资料:

1、汇顶科技历年财报

2、《指尖上的战争:指纹识别公司汇顶科技如何反超瑞典FPC》卜祥

3、《OPPO封杀汇顶科技的背后:一场供应链资源的争夺》芯智讯

4、《对话张帆:汇顶科技引领指纹市场的秘密》昌旭

5、《股价四年翻20倍,聚焦深度回撤的汇顶科技》刘雨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