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守护堤坝,中国人的生存智慧有多强?

图片1.png

◆洪水、大豆、辣条,三个看似互不相干的事物,被历史的大手牵连在一起。

正解局出品

7月23日,水利部预计,长江上游将有一次明显洪水过程,中下游干流及两湖维持高水位,淮河干流部分河段水位复涨并维持超警。

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最近看到一条新闻,武汉市江夏区为了抗洪防汛,准备了360吨防汛物资——大豆。

图片2.png

江夏区准备的防汛物资-大豆

大豆也能用来抗洪?

今天,说一说洪水、大豆、辣条三者之间的奇特关系。

01

大坝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了”

防汛,到底在防什么?

当然是防洪水漫过堤坝。

不过,这是极端现象。更为普遍的,其实是防止管涌现象。

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管涌,不是大坝自身出了问题,而是地基出了问题。

大坝多为混凝土结构,但大坝的基础颇为复杂。大致可以分为两层,第一层为粘性土或壤土,不透水;第二层为粉沙或砂砾卵石,透水,并与河水。

这两层,平时没什么毛病。遭遇汛期,危险就出现了。

汛期,洪峰袭来,水位高涨,水压增大。透水层虽然与河水相通,但透水性好,反而压力不大。最终,压力都集中到粘性土层。

图片3.png

管涌示意图

一旦压力超过了黏土层的承受力,河水便会顺势冲出,形成管涌。

管涌最大的危害,不是流水,而是在流水的同时,将透水层的粉沙、细沙带出来。

所以,湖北一般称管涌为翻砂鼓水,江西叫泡泉。

河水的水位越高,水压越大,管涌的流量就越大,带出来的泥沙也就越多。时间一久,就将透水层掏空了。

透水层一空,大坝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了”,随时有溃坝、决口的危险。

管涌的危害有多大呢?

1998年汛期,长江干堤近2/3的重大险情是管涌险情。

今年的巡视,发生管涌险情的新闻,也不少。

7月11日晚,江西南昌,赣江大堤发生管涌!东部战区空军某部救援分队15名党员组成的突击队,连续奋战8个多小时,才将险情控制。

图片4.png

新闻报道

7月6日,怀宁县洪铺镇东圩堤段发生管涌险情。200多人抢险队伍,18个小时的日夜奋战,控制住了险情。

7月12日,安庆长江干堤安庆发电厂附近出现一处管涌险情。安庆市组织了400多名抢险人员,调度40余辆挖掘机、装载机等重型机械参与抢险,奋斗数小时才抑制险情。

图片5.png

新闻报道

防患于未然。防汛期间,防汛工作者都会24小时不间断巡堤。巡堤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看有没有管涌。

图片6.png

防汛工作人员彻夜巡堤

管涌之危害,不容小觑。

02

大豆的妙处

管涌出现了,应该如何堵住?

遗憾的是,管涌,堵是堵不住的。

道理也很简单,既然出现了管涌,那么意味着管涌的下面是一股强大的水压。

你可以堵住管涌口,但堵不住水的压力,只会导致水压寻找另外的出口,有可能形成新的管涌。

所以说,抢护管涌,宜疏不宜堵。

一个基本的原则是,导水抑沙。通俗的说,就是让水流出来,但不要带着泥沙流出来。

根据管涌的大小,有不同的处置办法。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无滤反压,也称养水盆。就是围绕管涌口,围成一圈,形成一个盆状的围挡。

图片7.png

示意图

这样做的目的是,围挡蓄水,形成了压力,与来管涌内部的压力对抗,从而延缓管涌流水的速度。

比无滤反压更有效的是,反滤围井。

图片8.png

反滤围井示意图

所谓的反滤,有过滤之意,即将泥沙过滤后留下来,让水流走。

要让泥沙留下来,围挡里就必须要添加过滤材料。从上到下,常用的材料一般是大石子、小石子、粗沙。

这些材料,颗粒大、有缝隙,能够让水流走的同时不带走泥沙。

如果管涌多、面积大,还有反滤铺盖、透水压渗台等处理办法。

图片9.png

反滤铺盖示意图

原理基本一致,都是导水抑沙。

你应该也能看出来,要想抢护管涌,反滤材料比较关键。

武汉市江夏区准备了360吨大豆,就是用来抢护管涌的反滤材料。

常识告诉我们,大豆泡在水里,会变大膨胀。堆积在一起,既能够增加水压,中间的缝隙也能流水,所以能用来做反滤材料。

大豆用来抗洪,不是什么新鲜事。大米、玉米粒等易泡发的粮食,都可以用来抗洪。

2003年的国产影片《惊涛骇浪》,以98年抗洪抢险为主题。其中的一个情节是,黄海波饰演的士兵抱着一袋玉米粒跳到水里堵管涌。

图片10.png

《惊涛骇浪》情节

说白了,砂石不够,只好拿粮食来凑。

03

被逼出的辣条

大豆与洪水之间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1998年,受洪水影响,中国的大豆价格飙涨。当然,涨价的原因,不是大豆都用来抗洪,导致供不应求,而是减产所致。

大豆价格上涨,直接影响了湖南平江全县的生计。

图片11.png

平江区位示意图

原来,平江县有着悠久的做酱豆干(香干)制品的传统。据《平江县志》记载:

食品工业是平江的传统产业,清朝康熙年间,平江的长寿酱干就被列为宫廷贡品。

在平江,家家户户都会做酱豆干。酱豆干是平江的一大特产,也是平江人赖以生存的生计。

图片12.png

平江酱豆干

大豆价格从0.7元一斤涨到1.6元,原材料价格飙涨,酱豆干的生意一落千丈。

平江人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在想,大豆价格上涨,有没有其他食材可以替代?

平江人发现,面粉供应量大、稳定,而且价格很便宜,可能是个选择。

善于钻研的平江人,发挥了酱干的制作工艺,在面筋制品上增添了咸味与辣味,创造出了麻辣面筋。

这就是现在的辣条。

辣条做出来后,大受欢迎,迅速占领了原本属于酱干的市场。

平江县食品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有辣条厂家1000余户,产值至少达到500亿-600亿元,湖南与河南各占半壁江山。

图片13.png

平江获评“中国面筋食品之乡”

其中,平江一县的辣条行业年总产值近200亿。

平江之于辣条的影响力不止于此,中国99%的辣条经营者为平江籍。

辣条行业老大、位于河南省漯河市的卫龙食品,老板刘卫平也是平江人。

04

被逼出来的生存智慧

22年前,史无前例的洪水袭来,大豆登上了抗洪的舞台。

今天,中国对洪水早已是未雨绸缪、严阵以待,基本上不需要使用大豆、玉米之类的粮食了。

22年前,洪水导致大豆价格上涨,倒逼平江人发明出辣条。

今天,辣条产业逐渐壮大,给平江人带来了脱贫致富的曙光。

洪水、大豆、辣条,三个看似互不相干的事物,被历史的大手牵连在一起。

在它们背后,我看到了中国人的生存智慧。

我们这个民族,遇到任何困难,不屈不挠,总都会想到一些解决办法。

这是中华民族的生存智慧,也是这个国家生生不息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