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伊朗

原标题: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

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海湾扣押一艘悬挂韩国国旗的油轮,理由是其“多次违反海洋环境相关法律条例”。报道援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份声明说,应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检察机关以及国家港口和海事管理机构的要求,革命卫队海军当天在其管辖区域内扣押了这艘从沙特阿拉伯朱拜勒出发的油轮。  本文图均为 央视网 图

近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扣押韩国油轮一事使得伊韩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尽管伊朗方面称原因系韩油轮“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并阐明该事件只是出于技术原因的“普通程序”,但有分析认为,伊朗此举意在发出对与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过于紧密的其他国家的警告。

1月7日上午11时,由韩国外交部派遣的谈判团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以期解决该问题。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李开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韩国此举使得后一种观点的可能性增大,

因为如果仅仅是“技术原因”,韩国似乎不必派出代表团前往交涉。

与此同时,伊朗也翻出因美国制裁韩国冻结伊朗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2亿元)资金的旧账,驳斥关于此次扣押韩船只等同于劫持人质的说法,并称韩国此前冻结伊朗资金才是在“要挟”。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建明告诉澎湃新闻,

此次事件一方面看起来像是伊朗对韩国冻结伊朗在韩国资产的对等报复;但另一方面,伊朗也希望在此次事件中双方各让一步,即韩国撤回冻结资金的决定,同时伊朗放行被扣押的船只和人员。

赵建明指出,两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外交交涉,将决定这一突发事件是否能够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油轮是否污染环境?

当地时间1月4日,悬挂着韩国国旗的“韩国化学”(Hankuk Chemi)号油轮行驶在霍尔木兹海峡靠近阿曼一侧的海域上。油轮从沙特阿拉伯出发,计划前往阿联酋,船上有来自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缅甸的20名船员。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消息,当地时间15时20分左右,该油轮因涉嫌在波斯湾等海域造成“污染”而被伊朗当局拦截。报道援引伊朗法尔斯通讯社的消息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军部队扣押了这艘船。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还公布了扣押行动的现场视频。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视频是在直升机上拍摄的,韩国船只被盘旋的直升机密切监视,后面还有多艘革命卫队的高速艇紧紧跟随。

伊通社援引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海事官员伊斯梅尔·马基扎德的话称,伊朗有关部门在相关海域注意到这艘船的违规行为并对其进行警告,但该油轮并未听从警告而是继续前进。

另据路透社报道,英国海洋贸易组织(UKMTO)4日在官网上表示,伊朗当局当时曾与涉事船只发生“互动”,导致该油轮改变航向,驶入伊朗水域。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国际协会“石油公司国际海事论坛”(OCIMF)确认,“韩国化学”号油轮在伊朗领海内被追踪,之后驶向了伊朗南部阿巴斯港。

据伊方表示,涉事船只载有7200吨石油化工原料,因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被扣。伊朗外交部方面称,根据地方部门的初步报告,该案涉及技术性问题,伊方依照法院命令扣留该船并调查其海洋污染情况。

然而这一说法被船方反驳。船方称,该船并未存在任何污染环境的行为。1月5日,“韩国化学”号油轮的管理公司DM Shipping表示,已委托保赔保险协会(P I,由船东组成的相互保险组织)前往当地调查该油轮是否存在伊朗方面提出的环境污染问题,并确认船员是否安全。

另一方面,油轮扣押事件发生后,韩国外交部立刻开会讨论应对方案,并派遣韩国驻伊朗领事到油轮停靠的阿巴斯港了解情况。

1月5日,韩国国防部派出海军特种部队清海部队的驱逐舰“崔莹”号抵达事发海域执行任务。据称,“崔莹”号计划同总部设在巴林的、由多国海军组成的联合海上力量(CMF),以及韩国外交部和韩国海洋水产部等有关部门密切合作应对情况。

1月6日,据韩联社消息,韩国外交部就伊方有关被扣船只涉及环境污染的指控、事发当时该船是否进入伊朗领海以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登上该油轮时是否遵守国际法等问题进行调查。

韩国外交部表示,除非有证据证明韩国油轮方面确实存在故意做出严重的污染行为,否则该船舶将被认为没有违反国际法。

目前韩国正在通过韩伊两国大使和外交高官会议等渠道与伊朗方面保持沟通。由韩国外交部非洲中东局长高炅锡带领的代表团于当地时间6日晚赶往韩国仁川机场,7日经由卡塔尔抵达伊朗。

高炅锡行前在机场对韩联社记者表示,他计划会见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并称“只要是有助于解决扣押船只的问题,会通过各种途径会见其他人”。

据悉,油轮管理公司DM Shipping目前已确认船上的20名船员全部平安,并在7日与船员通话。韩国驻伊朗大使馆方面也确认了包括5名韩籍船员在内的船员的人身安全。

美国制裁升级,伊韩关系日趋紧张

就在涉事船方欲“自证清白”、韩国官方也在积极与伊朗进行沟通的同时,伊朗却翻起了“旧账”。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强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措施后,

伊朗共有70亿美元原油出口货款被冻结在韩国的两家银行。

有声音认为,伊朗扣押韩国船只实际上是将其作为“人质”,以求恢复获得这些资金。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5日对该说法进行了驳斥,他表示伊朗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指控,“如果真的发生了人质劫持事件,那也是韩国政府毫无根据地扣留了属于我们的70亿美元作为要挟。”

其实,正是这被冻结的70亿美元使得伊韩关系发生了改变。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伊朗和韩国一度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许多韩国大型企业在伊朗投资,而伊朗也向韩国出口了大量石油(凝析油),2017年,伊朗已成为韩国第三大石油来源国。

在伊朗受到美国制裁之后,韩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价值从2017年的78亿美元降至2019年的21亿美元。2019年9月后,美国给予给韩国的进口伊朗石油豁免权到期,2020年韩国全年没有从伊朗进口石油。

这一转变不仅打击了伊朗,也使得韩国多个行业受到冲击:造船商失去了建造新的伊朗油轮船队的合同,建筑公司亦被迫退出石油和天然气设施现代化项目。

此外据《外交政策》称,从2010年开始,伊韩两国的双边贸易支付都是通过伊朗中央银行在两家韩国国有银行(友利银行和韩国工业银行)所持有的韩元账户进行结算。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伊朗重新实施了禁止货币兑换的制裁,在没有得到美国财政部豁免的情况下,通过这一机制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提供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自制裁生效以来,伊朗一直在向韩国施压,要求归还其70亿美元资产,加之2020年疫情给该国带来的严峻挑战,“催债”自是伊朗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将从10日起对伊朗进行三天两晚的访问。该出访计划此前定好,与韩船只被扣押一事无关,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表示,届时双方将讨论被冻结的70亿美元资金一事。但韩联社也称,预计崔钟建此访将优先争取释放船员。

若醉翁之意不在酒,扣押事件将如何收场?

《中央日报》1月6日消息称,崔钟建在访问伊朗时还将与伊朗讨论以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购买新冠疫苗的方式解冻伊朗被冻结资金的方案,这预计将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00至2000万美元。此外,韩联社1月7日援引一名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伊朗近日还向韩国提出,希望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亿美元购买医疗设备。

赵建明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伊韩双方已在商讨外交解决方案,此番扣船事件可能很快得到解决,但是韩方不太可能做出撤回资金冻结的决定。

“人道主义或许能成为双方有关资金解冻谈判的突破口,毕竟伊朗的疫情在中东最严重,缺医少药,人道主义救援是个好的理由和通道,既现实又具有操作性。”赵建明进一步指出,但是伊朗也不可能用几十亿美元的资金全部用来购买疫苗和物资。此外,伊朗购买物品的种类和范围也会受到严格审查。

“资金解冻或用于人道主义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而且这至多是个选项,选项本身能够通关,存在着技术性障碍和国家间的障碍。”赵建明说道。

《日经新闻》援引韩国外交部的话称,韩伊双方虽然一直在就购买疫苗一事进行谈判,但是伊朗方面因担心美国会借此没收这部分资产,仍然犹豫不决。

据悉,伊方希望韩方确保从韩国向瑞士汇出的伊方资金途中不被冻结。消息人士告诉韩联社,从韩国向瑞士汇款时需经美国银行将韩元兑换为美元,但根据美国法律,伊方资金一旦转至美国银行就自动被冻结,因此伊方最终放弃从韩国向瑞士汇款的方案。

但该消息人士称,解冻资金和扣船事件没有瓜葛,日前伊朗扣留韩船只是出于该船污染海水的技术性问题,经调查确有污染行为时该船将被处以罚款,若不存在环境污染问题,伊方也需对此进行赔偿。

其实在整场扣押事件中,并非当事方的美国一直颇有存在感。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在事件发生后要求伊朗立即释放该船。此外,《日经新闻》7日撰文指出,伊朗除了意指70亿美元冻结资金一事,还想借此警告美国的其他盟友不要与伊朗切断经济联系。

2021年初始,美国和伊朗两国就各有动作。今年1月3日,美国国防部改变撤回“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的主意,命其继续部署在中东海域,以应对所谓“伊朗近来构成的威胁”。当天也正是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遭美国无人机袭杀一周年的日子。在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1月4日),伊朗政府发言人表示,伊朗已开始实施把浓缩铀丰度提高至20%的相关措施,并已向国际原子能机构通报了该行动。

《外交政策》认为,伊朗方面想借提升铀浓缩丰度之举,向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施压,希望日后在就美国重回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及解除对伊制裁的谈判中获取更多筹码。

当地时间1月3日,被美国候任总统拜登提名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杰克·沙利文首次接受电视专访,他表示拜登政府有意愿与伊朗就核问题展开后续谈判。《日经新闻》指出,预计拜登政府不会一次性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而是会分阶段解除。

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伊朗

原标题: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

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海湾扣押一艘悬挂韩国国旗的油轮,理由是其“多次违反海洋环境相关法律条例”。报道援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份声明说,应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检察机关以及国家港口和海事管理机构的要求,革命卫队海军当天在其管辖区域内扣押了这艘从沙特阿拉伯朱拜勒出发的油轮。  本文图均为 央视网 图

近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扣押韩国油轮一事使得伊韩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尽管伊朗方面称原因系韩油轮“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并阐明该事件只是出于技术原因的“普通程序”,但有分析认为,伊朗此举意在发出对与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过于紧密的其他国家的警告。

1月7日上午11时,由韩国外交部派遣的谈判团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以期解决该问题。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李开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韩国此举使得后一种观点的可能性增大,

因为如果仅仅是“技术原因”,韩国似乎不必派出代表团前往交涉。

与此同时,伊朗也翻出因美国制裁韩国冻结伊朗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2亿元)资金的旧账,驳斥关于此次扣押韩船只等同于劫持人质的说法,并称韩国此前冻结伊朗资金才是在“要挟”。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建明告诉澎湃新闻,

此次事件一方面看起来像是伊朗对韩国冻结伊朗在韩国资产的对等报复;但另一方面,伊朗也希望在此次事件中双方各让一步,即韩国撤回冻结资金的决定,同时伊朗放行被扣押的船只和人员。

赵建明指出,两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外交交涉,将决定这一突发事件是否能够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油轮是否污染环境?

当地时间1月4日,悬挂着韩国国旗的“韩国化学”(Hankuk Chemi)号油轮行驶在霍尔木兹海峡靠近阿曼一侧的海域上。油轮从沙特阿拉伯出发,计划前往阿联酋,船上有来自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缅甸的20名船员。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消息,当地时间15时20分左右,该油轮因涉嫌在波斯湾等海域造成“污染”而被伊朗当局拦截。报道援引伊朗法尔斯通讯社的消息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军部队扣押了这艘船。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还公布了扣押行动的现场视频。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视频是在直升机上拍摄的,韩国船只被盘旋的直升机密切监视,后面还有多艘革命卫队的高速艇紧紧跟随。

伊通社援引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海事官员伊斯梅尔·马基扎德的话称,伊朗有关部门在相关海域注意到这艘船的违规行为并对其进行警告,但该油轮并未听从警告而是继续前进。

另据路透社报道,英国海洋贸易组织(UKMTO)4日在官网上表示,伊朗当局当时曾与涉事船只发生“互动”,导致该油轮改变航向,驶入伊朗水域。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国际协会“石油公司国际海事论坛”(OCIMF)确认,“韩国化学”号油轮在伊朗领海内被追踪,之后驶向了伊朗南部阿巴斯港。

据伊方表示,涉事船只载有7200吨石油化工原料,因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被扣。伊朗外交部方面称,根据地方部门的初步报告,该案涉及技术性问题,伊方依照法院命令扣留该船并调查其海洋污染情况。

然而这一说法被船方反驳。船方称,该船并未存在任何污染环境的行为。1月5日,“韩国化学”号油轮的管理公司DM Shipping表示,已委托保赔保险协会(P I,由船东组成的相互保险组织)前往当地调查该油轮是否存在伊朗方面提出的环境污染问题,并确认船员是否安全。

另一方面,油轮扣押事件发生后,韩国外交部立刻开会讨论应对方案,并派遣韩国驻伊朗领事到油轮停靠的阿巴斯港了解情况。

1月5日,韩国国防部派出海军特种部队清海部队的驱逐舰“崔莹”号抵达事发海域执行任务。据称,“崔莹”号计划同总部设在巴林的、由多国海军组成的联合海上力量(CMF),以及韩国外交部和韩国海洋水产部等有关部门密切合作应对情况。

1月6日,据韩联社消息,韩国外交部就伊方有关被扣船只涉及环境污染的指控、事发当时该船是否进入伊朗领海以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登上该油轮时是否遵守国际法等问题进行调查。

韩国外交部表示,除非有证据证明韩国油轮方面确实存在故意做出严重的污染行为,否则该船舶将被认为没有违反国际法。

目前韩国正在通过韩伊两国大使和外交高官会议等渠道与伊朗方面保持沟通。由韩国外交部非洲中东局长高炅锡带领的代表团于当地时间6日晚赶往韩国仁川机场,7日经由卡塔尔抵达伊朗。

高炅锡行前在机场对韩联社记者表示,他计划会见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并称“只要是有助于解决扣押船只的问题,会通过各种途径会见其他人”。

据悉,油轮管理公司DM Shipping目前已确认船上的20名船员全部平安,并在7日与船员通话。韩国驻伊朗大使馆方面也确认了包括5名韩籍船员在内的船员的人身安全。

美国制裁升级,伊韩关系日趋紧张

就在涉事船方欲“自证清白”、韩国官方也在积极与伊朗进行沟通的同时,伊朗却翻起了“旧账”。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强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措施后,

伊朗共有70亿美元原油出口货款被冻结在韩国的两家银行。

有声音认为,伊朗扣押韩国船只实际上是将其作为“人质”,以求恢复获得这些资金。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5日对该说法进行了驳斥,他表示伊朗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指控,“如果真的发生了人质劫持事件,那也是韩国政府毫无根据地扣留了属于我们的70亿美元作为要挟。”

其实,正是这被冻结的70亿美元使得伊韩关系发生了改变。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伊朗和韩国一度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许多韩国大型企业在伊朗投资,而伊朗也向韩国出口了大量石油(凝析油),2017年,伊朗已成为韩国第三大石油来源国。

在伊朗受到美国制裁之后,韩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价值从2017年的78亿美元降至2019年的21亿美元。2019年9月后,美国给予给韩国的进口伊朗石油豁免权到期,2020年韩国全年没有从伊朗进口石油。

这一转变不仅打击了伊朗,也使得韩国多个行业受到冲击:造船商失去了建造新的伊朗油轮船队的合同,建筑公司亦被迫退出石油和天然气设施现代化项目。

此外据《外交政策》称,从2010年开始,伊韩两国的双边贸易支付都是通过伊朗中央银行在两家韩国国有银行(友利银行和韩国工业银行)所持有的韩元账户进行结算。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伊朗重新实施了禁止货币兑换的制裁,在没有得到美国财政部豁免的情况下,通过这一机制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提供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自制裁生效以来,伊朗一直在向韩国施压,要求归还其70亿美元资产,加之2020年疫情给该国带来的严峻挑战,“催债”自是伊朗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将从10日起对伊朗进行三天两晚的访问。该出访计划此前定好,与韩船只被扣押一事无关,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表示,届时双方将讨论被冻结的70亿美元资金一事。但韩联社也称,预计崔钟建此访将优先争取释放船员。

若醉翁之意不在酒,扣押事件将如何收场?

《中央日报》1月6日消息称,崔钟建在访问伊朗时还将与伊朗讨论以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购买新冠疫苗的方式解冻伊朗被冻结资金的方案,这预计将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00至2000万美元。此外,韩联社1月7日援引一名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伊朗近日还向韩国提出,希望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亿美元购买医疗设备。

赵建明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伊韩双方已在商讨外交解决方案,此番扣船事件可能很快得到解决,但是韩方不太可能做出撤回资金冻结的决定。

“人道主义或许能成为双方有关资金解冻谈判的突破口,毕竟伊朗的疫情在中东最严重,缺医少药,人道主义救援是个好的理由和通道,既现实又具有操作性。”赵建明进一步指出,但是伊朗也不可能用几十亿美元的资金全部用来购买疫苗和物资。此外,伊朗购买物品的种类和范围也会受到严格审查。

“资金解冻或用于人道主义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而且这至多是个选项,选项本身能够通关,存在着技术性障碍和国家间的障碍。”赵建明说道。

《日经新闻》援引韩国外交部的话称,韩伊双方虽然一直在就购买疫苗一事进行谈判,但是伊朗方面因担心美国会借此没收这部分资产,仍然犹豫不决。

据悉,伊方希望韩方确保从韩国向瑞士汇出的伊方资金途中不被冻结。消息人士告诉韩联社,从韩国向瑞士汇款时需经美国银行将韩元兑换为美元,但根据美国法律,伊方资金一旦转至美国银行就自动被冻结,因此伊方最终放弃从韩国向瑞士汇款的方案。

但该消息人士称,解冻资金和扣船事件没有瓜葛,日前伊朗扣留韩船只是出于该船污染海水的技术性问题,经调查确有污染行为时该船将被处以罚款,若不存在环境污染问题,伊方也需对此进行赔偿。

其实在整场扣押事件中,并非当事方的美国一直颇有存在感。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在事件发生后要求伊朗立即释放该船。此外,《日经新闻》7日撰文指出,伊朗除了意指70亿美元冻结资金一事,还想借此警告美国的其他盟友不要与伊朗切断经济联系。

2021年初始,美国和伊朗两国就各有动作。今年1月3日,美国国防部改变撤回“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的主意,命其继续部署在中东海域,以应对所谓“伊朗近来构成的威胁”。当天也正是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遭美国无人机袭杀一周年的日子。在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1月4日),伊朗政府发言人表示,伊朗已开始实施把浓缩铀丰度提高至20%的相关措施,并已向国际原子能机构通报了该行动。

《外交政策》认为,伊朗方面想借提升铀浓缩丰度之举,向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施压,希望日后在就美国重回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及解除对伊制裁的谈判中获取更多筹码。

当地时间1月3日,被美国候任总统拜登提名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杰克·沙利文首次接受电视专访,他表示拜登政府有意愿与伊朗就核问题展开后续谈判。《日经新闻》指出,预计拜登政府不会一次性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而是会分阶段解除。

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伊朗

原标题: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

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海湾扣押一艘悬挂韩国国旗的油轮,理由是其“多次违反海洋环境相关法律条例”。报道援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份声明说,应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检察机关以及国家港口和海事管理机构的要求,革命卫队海军当天在其管辖区域内扣押了这艘从沙特阿拉伯朱拜勒出发的油轮。  本文图均为 央视网 图

近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扣押韩国油轮一事使得伊韩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尽管伊朗方面称原因系韩油轮“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并阐明该事件只是出于技术原因的“普通程序”,但有分析认为,伊朗此举意在发出对与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过于紧密的其他国家的警告。

1月7日上午11时,由韩国外交部派遣的谈判团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以期解决该问题。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李开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韩国此举使得后一种观点的可能性增大,

因为如果仅仅是“技术原因”,韩国似乎不必派出代表团前往交涉。

与此同时,伊朗也翻出因美国制裁韩国冻结伊朗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2亿元)资金的旧账,驳斥关于此次扣押韩船只等同于劫持人质的说法,并称韩国此前冻结伊朗资金才是在“要挟”。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建明告诉澎湃新闻,

此次事件一方面看起来像是伊朗对韩国冻结伊朗在韩国资产的对等报复;但另一方面,伊朗也希望在此次事件中双方各让一步,即韩国撤回冻结资金的决定,同时伊朗放行被扣押的船只和人员。

赵建明指出,两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外交交涉,将决定这一突发事件是否能够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油轮是否污染环境?

当地时间1月4日,悬挂着韩国国旗的“韩国化学”(Hankuk Chemi)号油轮行驶在霍尔木兹海峡靠近阿曼一侧的海域上。油轮从沙特阿拉伯出发,计划前往阿联酋,船上有来自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缅甸的20名船员。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消息,当地时间15时20分左右,该油轮因涉嫌在波斯湾等海域造成“污染”而被伊朗当局拦截。报道援引伊朗法尔斯通讯社的消息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军部队扣押了这艘船。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还公布了扣押行动的现场视频。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视频是在直升机上拍摄的,韩国船只被盘旋的直升机密切监视,后面还有多艘革命卫队的高速艇紧紧跟随。

伊通社援引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海事官员伊斯梅尔·马基扎德的话称,伊朗有关部门在相关海域注意到这艘船的违规行为并对其进行警告,但该油轮并未听从警告而是继续前进。

另据路透社报道,英国海洋贸易组织(UKMTO)4日在官网上表示,伊朗当局当时曾与涉事船只发生“互动”,导致该油轮改变航向,驶入伊朗水域。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国际协会“石油公司国际海事论坛”(OCIMF)确认,“韩国化学”号油轮在伊朗领海内被追踪,之后驶向了伊朗南部阿巴斯港。

据伊方表示,涉事船只载有7200吨石油化工原料,因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被扣。伊朗外交部方面称,根据地方部门的初步报告,该案涉及技术性问题,伊方依照法院命令扣留该船并调查其海洋污染情况。

然而这一说法被船方反驳。船方称,该船并未存在任何污染环境的行为。1月5日,“韩国化学”号油轮的管理公司DM Shipping表示,已委托保赔保险协会(P I,由船东组成的相互保险组织)前往当地调查该油轮是否存在伊朗方面提出的环境污染问题,并确认船员是否安全。

另一方面,油轮扣押事件发生后,韩国外交部立刻开会讨论应对方案,并派遣韩国驻伊朗领事到油轮停靠的阿巴斯港了解情况。

1月5日,韩国国防部派出海军特种部队清海部队的驱逐舰“崔莹”号抵达事发海域执行任务。据称,“崔莹”号计划同总部设在巴林的、由多国海军组成的联合海上力量(CMF),以及韩国外交部和韩国海洋水产部等有关部门密切合作应对情况。

1月6日,据韩联社消息,韩国外交部就伊方有关被扣船只涉及环境污染的指控、事发当时该船是否进入伊朗领海以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登上该油轮时是否遵守国际法等问题进行调查。

韩国外交部表示,除非有证据证明韩国油轮方面确实存在故意做出严重的污染行为,否则该船舶将被认为没有违反国际法。

目前韩国正在通过韩伊两国大使和外交高官会议等渠道与伊朗方面保持沟通。由韩国外交部非洲中东局长高炅锡带领的代表团于当地时间6日晚赶往韩国仁川机场,7日经由卡塔尔抵达伊朗。

高炅锡行前在机场对韩联社记者表示,他计划会见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并称“只要是有助于解决扣押船只的问题,会通过各种途径会见其他人”。

据悉,油轮管理公司DM Shipping目前已确认船上的20名船员全部平安,并在7日与船员通话。韩国驻伊朗大使馆方面也确认了包括5名韩籍船员在内的船员的人身安全。

美国制裁升级,伊韩关系日趋紧张

就在涉事船方欲“自证清白”、韩国官方也在积极与伊朗进行沟通的同时,伊朗却翻起了“旧账”。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强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措施后,

伊朗共有70亿美元原油出口货款被冻结在韩国的两家银行。

有声音认为,伊朗扣押韩国船只实际上是将其作为“人质”,以求恢复获得这些资金。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5日对该说法进行了驳斥,他表示伊朗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指控,“如果真的发生了人质劫持事件,那也是韩国政府毫无根据地扣留了属于我们的70亿美元作为要挟。”

其实,正是这被冻结的70亿美元使得伊韩关系发生了改变。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伊朗和韩国一度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许多韩国大型企业在伊朗投资,而伊朗也向韩国出口了大量石油(凝析油),2017年,伊朗已成为韩国第三大石油来源国。

在伊朗受到美国制裁之后,韩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价值从2017年的78亿美元降至2019年的21亿美元。2019年9月后,美国给予给韩国的进口伊朗石油豁免权到期,2020年韩国全年没有从伊朗进口石油。

这一转变不仅打击了伊朗,也使得韩国多个行业受到冲击:造船商失去了建造新的伊朗油轮船队的合同,建筑公司亦被迫退出石油和天然气设施现代化项目。

此外据《外交政策》称,从2010年开始,伊韩两国的双边贸易支付都是通过伊朗中央银行在两家韩国国有银行(友利银行和韩国工业银行)所持有的韩元账户进行结算。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伊朗重新实施了禁止货币兑换的制裁,在没有得到美国财政部豁免的情况下,通过这一机制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提供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自制裁生效以来,伊朗一直在向韩国施压,要求归还其70亿美元资产,加之2020年疫情给该国带来的严峻挑战,“催债”自是伊朗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将从10日起对伊朗进行三天两晚的访问。该出访计划此前定好,与韩船只被扣押一事无关,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表示,届时双方将讨论被冻结的70亿美元资金一事。但韩联社也称,预计崔钟建此访将优先争取释放船员。

若醉翁之意不在酒,扣押事件将如何收场?

《中央日报》1月6日消息称,崔钟建在访问伊朗时还将与伊朗讨论以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购买新冠疫苗的方式解冻伊朗被冻结资金的方案,这预计将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00至2000万美元。此外,韩联社1月7日援引一名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伊朗近日还向韩国提出,希望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亿美元购买医疗设备。

赵建明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伊韩双方已在商讨外交解决方案,此番扣船事件可能很快得到解决,但是韩方不太可能做出撤回资金冻结的决定。

“人道主义或许能成为双方有关资金解冻谈判的突破口,毕竟伊朗的疫情在中东最严重,缺医少药,人道主义救援是个好的理由和通道,既现实又具有操作性。”赵建明进一步指出,但是伊朗也不可能用几十亿美元的资金全部用来购买疫苗和物资。此外,伊朗购买物品的种类和范围也会受到严格审查。

“资金解冻或用于人道主义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而且这至多是个选项,选项本身能够通关,存在着技术性障碍和国家间的障碍。”赵建明说道。

《日经新闻》援引韩国外交部的话称,韩伊双方虽然一直在就购买疫苗一事进行谈判,但是伊朗方面因担心美国会借此没收这部分资产,仍然犹豫不决。

据悉,伊方希望韩方确保从韩国向瑞士汇出的伊方资金途中不被冻结。消息人士告诉韩联社,从韩国向瑞士汇款时需经美国银行将韩元兑换为美元,但根据美国法律,伊方资金一旦转至美国银行就自动被冻结,因此伊方最终放弃从韩国向瑞士汇款的方案。

但该消息人士称,解冻资金和扣船事件没有瓜葛,日前伊朗扣留韩船只是出于该船污染海水的技术性问题,经调查确有污染行为时该船将被处以罚款,若不存在环境污染问题,伊方也需对此进行赔偿。

其实在整场扣押事件中,并非当事方的美国一直颇有存在感。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在事件发生后要求伊朗立即释放该船。此外,《日经新闻》7日撰文指出,伊朗除了意指70亿美元冻结资金一事,还想借此警告美国的其他盟友不要与伊朗切断经济联系。

2021年初始,美国和伊朗两国就各有动作。今年1月3日,美国国防部改变撤回“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的主意,命其继续部署在中东海域,以应对所谓“伊朗近来构成的威胁”。当天也正是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遭美国无人机袭杀一周年的日子。在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1月4日),伊朗政府发言人表示,伊朗已开始实施把浓缩铀丰度提高至20%的相关措施,并已向国际原子能机构通报了该行动。

《外交政策》认为,伊朗方面想借提升铀浓缩丰度之举,向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施压,希望日后在就美国重回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及解除对伊制裁的谈判中获取更多筹码。

当地时间1月3日,被美国候任总统拜登提名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杰克·沙利文首次接受电视专访,他表示拜登政府有意愿与伊朗就核问题展开后续谈判。《日经新闻》指出,预计拜登政府不会一次性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而是会分阶段解除。

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伊朗

原标题: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

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海湾扣押一艘悬挂韩国国旗的油轮,理由是其“多次违反海洋环境相关法律条例”。报道援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份声明说,应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检察机关以及国家港口和海事管理机构的要求,革命卫队海军当天在其管辖区域内扣押了这艘从沙特阿拉伯朱拜勒出发的油轮。  本文图均为 央视网 图

近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扣押韩国油轮一事使得伊韩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尽管伊朗方面称原因系韩油轮“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并阐明该事件只是出于技术原因的“普通程序”,但有分析认为,伊朗此举意在发出对与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过于紧密的其他国家的警告。

1月7日上午11时,由韩国外交部派遣的谈判团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以期解决该问题。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李开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韩国此举使得后一种观点的可能性增大,

因为如果仅仅是“技术原因”,韩国似乎不必派出代表团前往交涉。

与此同时,伊朗也翻出因美国制裁韩国冻结伊朗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2亿元)资金的旧账,驳斥关于此次扣押韩船只等同于劫持人质的说法,并称韩国此前冻结伊朗资金才是在“要挟”。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建明告诉澎湃新闻,

此次事件一方面看起来像是伊朗对韩国冻结伊朗在韩国资产的对等报复;但另一方面,伊朗也希望在此次事件中双方各让一步,即韩国撤回冻结资金的决定,同时伊朗放行被扣押的船只和人员。

赵建明指出,两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外交交涉,将决定这一突发事件是否能够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油轮是否污染环境?

当地时间1月4日,悬挂着韩国国旗的“韩国化学”(Hankuk Chemi)号油轮行驶在霍尔木兹海峡靠近阿曼一侧的海域上。油轮从沙特阿拉伯出发,计划前往阿联酋,船上有来自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缅甸的20名船员。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消息,当地时间15时20分左右,该油轮因涉嫌在波斯湾等海域造成“污染”而被伊朗当局拦截。报道援引伊朗法尔斯通讯社的消息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军部队扣押了这艘船。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还公布了扣押行动的现场视频。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视频是在直升机上拍摄的,韩国船只被盘旋的直升机密切监视,后面还有多艘革命卫队的高速艇紧紧跟随。

伊通社援引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海事官员伊斯梅尔·马基扎德的话称,伊朗有关部门在相关海域注意到这艘船的违规行为并对其进行警告,但该油轮并未听从警告而是继续前进。

另据路透社报道,英国海洋贸易组织(UKMTO)4日在官网上表示,伊朗当局当时曾与涉事船只发生“互动”,导致该油轮改变航向,驶入伊朗水域。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国际协会“石油公司国际海事论坛”(OCIMF)确认,“韩国化学”号油轮在伊朗领海内被追踪,之后驶向了伊朗南部阿巴斯港。

据伊方表示,涉事船只载有7200吨石油化工原料,因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被扣。伊朗外交部方面称,根据地方部门的初步报告,该案涉及技术性问题,伊方依照法院命令扣留该船并调查其海洋污染情况。

然而这一说法被船方反驳。船方称,该船并未存在任何污染环境的行为。1月5日,“韩国化学”号油轮的管理公司DM Shipping表示,已委托保赔保险协会(P I,由船东组成的相互保险组织)前往当地调查该油轮是否存在伊朗方面提出的环境污染问题,并确认船员是否安全。

另一方面,油轮扣押事件发生后,韩国外交部立刻开会讨论应对方案,并派遣韩国驻伊朗领事到油轮停靠的阿巴斯港了解情况。

1月5日,韩国国防部派出海军特种部队清海部队的驱逐舰“崔莹”号抵达事发海域执行任务。据称,“崔莹”号计划同总部设在巴林的、由多国海军组成的联合海上力量(CMF),以及韩国外交部和韩国海洋水产部等有关部门密切合作应对情况。

1月6日,据韩联社消息,韩国外交部就伊方有关被扣船只涉及环境污染的指控、事发当时该船是否进入伊朗领海以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登上该油轮时是否遵守国际法等问题进行调查。

韩国外交部表示,除非有证据证明韩国油轮方面确实存在故意做出严重的污染行为,否则该船舶将被认为没有违反国际法。

目前韩国正在通过韩伊两国大使和外交高官会议等渠道与伊朗方面保持沟通。由韩国外交部非洲中东局长高炅锡带领的代表团于当地时间6日晚赶往韩国仁川机场,7日经由卡塔尔抵达伊朗。

高炅锡行前在机场对韩联社记者表示,他计划会见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并称“只要是有助于解决扣押船只的问题,会通过各种途径会见其他人”。

据悉,油轮管理公司DM Shipping目前已确认船上的20名船员全部平安,并在7日与船员通话。韩国驻伊朗大使馆方面也确认了包括5名韩籍船员在内的船员的人身安全。

美国制裁升级,伊韩关系日趋紧张

就在涉事船方欲“自证清白”、韩国官方也在积极与伊朗进行沟通的同时,伊朗却翻起了“旧账”。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强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措施后,

伊朗共有70亿美元原油出口货款被冻结在韩国的两家银行。

有声音认为,伊朗扣押韩国船只实际上是将其作为“人质”,以求恢复获得这些资金。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5日对该说法进行了驳斥,他表示伊朗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指控,“如果真的发生了人质劫持事件,那也是韩国政府毫无根据地扣留了属于我们的70亿美元作为要挟。”

其实,正是这被冻结的70亿美元使得伊韩关系发生了改变。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伊朗和韩国一度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许多韩国大型企业在伊朗投资,而伊朗也向韩国出口了大量石油(凝析油),2017年,伊朗已成为韩国第三大石油来源国。

在伊朗受到美国制裁之后,韩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价值从2017年的78亿美元降至2019年的21亿美元。2019年9月后,美国给予给韩国的进口伊朗石油豁免权到期,2020年韩国全年没有从伊朗进口石油。

这一转变不仅打击了伊朗,也使得韩国多个行业受到冲击:造船商失去了建造新的伊朗油轮船队的合同,建筑公司亦被迫退出石油和天然气设施现代化项目。

此外据《外交政策》称,从2010年开始,伊韩两国的双边贸易支付都是通过伊朗中央银行在两家韩国国有银行(友利银行和韩国工业银行)所持有的韩元账户进行结算。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伊朗重新实施了禁止货币兑换的制裁,在没有得到美国财政部豁免的情况下,通过这一机制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提供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自制裁生效以来,伊朗一直在向韩国施压,要求归还其70亿美元资产,加之2020年疫情给该国带来的严峻挑战,“催债”自是伊朗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将从10日起对伊朗进行三天两晚的访问。该出访计划此前定好,与韩船只被扣押一事无关,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表示,届时双方将讨论被冻结的70亿美元资金一事。但韩联社也称,预计崔钟建此访将优先争取释放船员。

若醉翁之意不在酒,扣押事件将如何收场?

《中央日报》1月6日消息称,崔钟建在访问伊朗时还将与伊朗讨论以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购买新冠疫苗的方式解冻伊朗被冻结资金的方案,这预计将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00至2000万美元。此外,韩联社1月7日援引一名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伊朗近日还向韩国提出,希望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亿美元购买医疗设备。

赵建明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伊韩双方已在商讨外交解决方案,此番扣船事件可能很快得到解决,但是韩方不太可能做出撤回资金冻结的决定。

“人道主义或许能成为双方有关资金解冻谈判的突破口,毕竟伊朗的疫情在中东最严重,缺医少药,人道主义救援是个好的理由和通道,既现实又具有操作性。”赵建明进一步指出,但是伊朗也不可能用几十亿美元的资金全部用来购买疫苗和物资。此外,伊朗购买物品的种类和范围也会受到严格审查。

“资金解冻或用于人道主义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而且这至多是个选项,选项本身能够通关,存在着技术性障碍和国家间的障碍。”赵建明说道。

《日经新闻》援引韩国外交部的话称,韩伊双方虽然一直在就购买疫苗一事进行谈判,但是伊朗方面因担心美国会借此没收这部分资产,仍然犹豫不决。

据悉,伊方希望韩方确保从韩国向瑞士汇出的伊方资金途中不被冻结。消息人士告诉韩联社,从韩国向瑞士汇款时需经美国银行将韩元兑换为美元,但根据美国法律,伊方资金一旦转至美国银行就自动被冻结,因此伊方最终放弃从韩国向瑞士汇款的方案。

但该消息人士称,解冻资金和扣船事件没有瓜葛,日前伊朗扣留韩船只是出于该船污染海水的技术性问题,经调查确有污染行为时该船将被处以罚款,若不存在环境污染问题,伊方也需对此进行赔偿。

其实在整场扣押事件中,并非当事方的美国一直颇有存在感。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在事件发生后要求伊朗立即释放该船。此外,《日经新闻》7日撰文指出,伊朗除了意指70亿美元冻结资金一事,还想借此警告美国的其他盟友不要与伊朗切断经济联系。

2021年初始,美国和伊朗两国就各有动作。今年1月3日,美国国防部改变撤回“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的主意,命其继续部署在中东海域,以应对所谓“伊朗近来构成的威胁”。当天也正是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遭美国无人机袭杀一周年的日子。在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1月4日),伊朗政府发言人表示,伊朗已开始实施把浓缩铀丰度提高至20%的相关措施,并已向国际原子能机构通报了该行动。

《外交政策》认为,伊朗方面想借提升铀浓缩丰度之举,向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施压,希望日后在就美国重回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及解除对伊制裁的谈判中获取更多筹码。

当地时间1月3日,被美国候任总统拜登提名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杰克·沙利文首次接受电视专访,他表示拜登政府有意愿与伊朗就核问题展开后续谈判。《日经新闻》指出,预计拜登政府不会一次性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而是会分阶段解除。

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伊朗

原标题: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

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海湾扣押一艘悬挂韩国国旗的油轮,理由是其“多次违反海洋环境相关法律条例”。报道援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份声明说,应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检察机关以及国家港口和海事管理机构的要求,革命卫队海军当天在其管辖区域内扣押了这艘从沙特阿拉伯朱拜勒出发的油轮。  本文图均为 央视网 图

近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扣押韩国油轮一事使得伊韩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尽管伊朗方面称原因系韩油轮“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并阐明该事件只是出于技术原因的“普通程序”,但有分析认为,伊朗此举意在发出对与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过于紧密的其他国家的警告。

1月7日上午11时,由韩国外交部派遣的谈判团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以期解决该问题。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李开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韩国此举使得后一种观点的可能性增大,

因为如果仅仅是“技术原因”,韩国似乎不必派出代表团前往交涉。

与此同时,伊朗也翻出因美国制裁韩国冻结伊朗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2亿元)资金的旧账,驳斥关于此次扣押韩船只等同于劫持人质的说法,并称韩国此前冻结伊朗资金才是在“要挟”。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建明告诉澎湃新闻,

此次事件一方面看起来像是伊朗对韩国冻结伊朗在韩国资产的对等报复;但另一方面,伊朗也希望在此次事件中双方各让一步,即韩国撤回冻结资金的决定,同时伊朗放行被扣押的船只和人员。

赵建明指出,两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外交交涉,将决定这一突发事件是否能够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油轮是否污染环境?

当地时间1月4日,悬挂着韩国国旗的“韩国化学”(Hankuk Chemi)号油轮行驶在霍尔木兹海峡靠近阿曼一侧的海域上。油轮从沙特阿拉伯出发,计划前往阿联酋,船上有来自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缅甸的20名船员。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消息,当地时间15时20分左右,该油轮因涉嫌在波斯湾等海域造成“污染”而被伊朗当局拦截。报道援引伊朗法尔斯通讯社的消息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军部队扣押了这艘船。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还公布了扣押行动的现场视频。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视频是在直升机上拍摄的,韩国船只被盘旋的直升机密切监视,后面还有多艘革命卫队的高速艇紧紧跟随。

伊通社援引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海事官员伊斯梅尔·马基扎德的话称,伊朗有关部门在相关海域注意到这艘船的违规行为并对其进行警告,但该油轮并未听从警告而是继续前进。

另据路透社报道,英国海洋贸易组织(UKMTO)4日在官网上表示,伊朗当局当时曾与涉事船只发生“互动”,导致该油轮改变航向,驶入伊朗水域。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国际协会“石油公司国际海事论坛”(OCIMF)确认,“韩国化学”号油轮在伊朗领海内被追踪,之后驶向了伊朗南部阿巴斯港。

据伊方表示,涉事船只载有7200吨石油化工原料,因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被扣。伊朗外交部方面称,根据地方部门的初步报告,该案涉及技术性问题,伊方依照法院命令扣留该船并调查其海洋污染情况。

然而这一说法被船方反驳。船方称,该船并未存在任何污染环境的行为。1月5日,“韩国化学”号油轮的管理公司DM Shipping表示,已委托保赔保险协会(P I,由船东组成的相互保险组织)前往当地调查该油轮是否存在伊朗方面提出的环境污染问题,并确认船员是否安全。

另一方面,油轮扣押事件发生后,韩国外交部立刻开会讨论应对方案,并派遣韩国驻伊朗领事到油轮停靠的阿巴斯港了解情况。

1月5日,韩国国防部派出海军特种部队清海部队的驱逐舰“崔莹”号抵达事发海域执行任务。据称,“崔莹”号计划同总部设在巴林的、由多国海军组成的联合海上力量(CMF),以及韩国外交部和韩国海洋水产部等有关部门密切合作应对情况。

1月6日,据韩联社消息,韩国外交部就伊方有关被扣船只涉及环境污染的指控、事发当时该船是否进入伊朗领海以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登上该油轮时是否遵守国际法等问题进行调查。

韩国外交部表示,除非有证据证明韩国油轮方面确实存在故意做出严重的污染行为,否则该船舶将被认为没有违反国际法。

目前韩国正在通过韩伊两国大使和外交高官会议等渠道与伊朗方面保持沟通。由韩国外交部非洲中东局长高炅锡带领的代表团于当地时间6日晚赶往韩国仁川机场,7日经由卡塔尔抵达伊朗。

高炅锡行前在机场对韩联社记者表示,他计划会见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并称“只要是有助于解决扣押船只的问题,会通过各种途径会见其他人”。

据悉,油轮管理公司DM Shipping目前已确认船上的20名船员全部平安,并在7日与船员通话。韩国驻伊朗大使馆方面也确认了包括5名韩籍船员在内的船员的人身安全。

美国制裁升级,伊韩关系日趋紧张

就在涉事船方欲“自证清白”、韩国官方也在积极与伊朗进行沟通的同时,伊朗却翻起了“旧账”。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强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措施后,

伊朗共有70亿美元原油出口货款被冻结在韩国的两家银行。

有声音认为,伊朗扣押韩国船只实际上是将其作为“人质”,以求恢复获得这些资金。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5日对该说法进行了驳斥,他表示伊朗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指控,“如果真的发生了人质劫持事件,那也是韩国政府毫无根据地扣留了属于我们的70亿美元作为要挟。”

其实,正是这被冻结的70亿美元使得伊韩关系发生了改变。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伊朗和韩国一度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许多韩国大型企业在伊朗投资,而伊朗也向韩国出口了大量石油(凝析油),2017年,伊朗已成为韩国第三大石油来源国。

在伊朗受到美国制裁之后,韩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价值从2017年的78亿美元降至2019年的21亿美元。2019年9月后,美国给予给韩国的进口伊朗石油豁免权到期,2020年韩国全年没有从伊朗进口石油。

这一转变不仅打击了伊朗,也使得韩国多个行业受到冲击:造船商失去了建造新的伊朗油轮船队的合同,建筑公司亦被迫退出石油和天然气设施现代化项目。

此外据《外交政策》称,从2010年开始,伊韩两国的双边贸易支付都是通过伊朗中央银行在两家韩国国有银行(友利银行和韩国工业银行)所持有的韩元账户进行结算。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伊朗重新实施了禁止货币兑换的制裁,在没有得到美国财政部豁免的情况下,通过这一机制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提供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自制裁生效以来,伊朗一直在向韩国施压,要求归还其70亿美元资产,加之2020年疫情给该国带来的严峻挑战,“催债”自是伊朗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将从10日起对伊朗进行三天两晚的访问。该出访计划此前定好,与韩船只被扣押一事无关,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表示,届时双方将讨论被冻结的70亿美元资金一事。但韩联社也称,预计崔钟建此访将优先争取释放船员。

若醉翁之意不在酒,扣押事件将如何收场?

《中央日报》1月6日消息称,崔钟建在访问伊朗时还将与伊朗讨论以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购买新冠疫苗的方式解冻伊朗被冻结资金的方案,这预计将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00至2000万美元。此外,韩联社1月7日援引一名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伊朗近日还向韩国提出,希望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亿美元购买医疗设备。

赵建明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伊韩双方已在商讨外交解决方案,此番扣船事件可能很快得到解决,但是韩方不太可能做出撤回资金冻结的决定。

“人道主义或许能成为双方有关资金解冻谈判的突破口,毕竟伊朗的疫情在中东最严重,缺医少药,人道主义救援是个好的理由和通道,既现实又具有操作性。”赵建明进一步指出,但是伊朗也不可能用几十亿美元的资金全部用来购买疫苗和物资。此外,伊朗购买物品的种类和范围也会受到严格审查。

“资金解冻或用于人道主义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而且这至多是个选项,选项本身能够通关,存在着技术性障碍和国家间的障碍。”赵建明说道。

《日经新闻》援引韩国外交部的话称,韩伊双方虽然一直在就购买疫苗一事进行谈判,但是伊朗方面因担心美国会借此没收这部分资产,仍然犹豫不决。

据悉,伊方希望韩方确保从韩国向瑞士汇出的伊方资金途中不被冻结。消息人士告诉韩联社,从韩国向瑞士汇款时需经美国银行将韩元兑换为美元,但根据美国法律,伊方资金一旦转至美国银行就自动被冻结,因此伊方最终放弃从韩国向瑞士汇款的方案。

但该消息人士称,解冻资金和扣船事件没有瓜葛,日前伊朗扣留韩船只是出于该船污染海水的技术性问题,经调查确有污染行为时该船将被处以罚款,若不存在环境污染问题,伊方也需对此进行赔偿。

其实在整场扣押事件中,并非当事方的美国一直颇有存在感。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在事件发生后要求伊朗立即释放该船。此外,《日经新闻》7日撰文指出,伊朗除了意指70亿美元冻结资金一事,还想借此警告美国的其他盟友不要与伊朗切断经济联系。

2021年初始,美国和伊朗两国就各有动作。今年1月3日,美国国防部改变撤回“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的主意,命其继续部署在中东海域,以应对所谓“伊朗近来构成的威胁”。当天也正是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遭美国无人机袭杀一周年的日子。在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1月4日),伊朗政府发言人表示,伊朗已开始实施把浓缩铀丰度提高至20%的相关措施,并已向国际原子能机构通报了该行动。

《外交政策》认为,伊朗方面想借提升铀浓缩丰度之举,向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施压,希望日后在就美国重回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及解除对伊制裁的谈判中获取更多筹码。

当地时间1月3日,被美国候任总统拜登提名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杰克·沙利文首次接受电视专访,他表示拜登政府有意愿与伊朗就核问题展开后续谈判。《日经新闻》指出,预计拜登政府不会一次性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而是会分阶段解除。

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伊朗

原标题:伊朗扣油轮逼韩国解冻资产?“疫苗”或可成为双方谈判突破口

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海湾扣押一艘悬挂韩国国旗的油轮,理由是其“多次违反海洋环境相关法律条例”。报道援引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份声明说,应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检察机关以及国家港口和海事管理机构的要求,革命卫队海军当天在其管辖区域内扣押了这艘从沙特阿拉伯朱拜勒出发的油轮。  本文图均为 央视网 图

近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扣押韩国油轮一事使得伊韩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尽管伊朗方面称原因系韩油轮“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并阐明该事件只是出于技术原因的“普通程序”,但有分析认为,伊朗此举意在发出对与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过于紧密的其他国家的警告。

1月7日上午11时,由韩国外交部派遣的谈判团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以期解决该问题。对此,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李开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韩国此举使得后一种观点的可能性增大,

因为如果仅仅是“技术原因”,韩国似乎不必派出代表团前往交涉。

与此同时,伊朗也翻出因美国制裁韩国冻结伊朗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52亿元)资金的旧账,驳斥关于此次扣押韩船只等同于劫持人质的说法,并称韩国此前冻结伊朗资金才是在“要挟”。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赵建明告诉澎湃新闻,

此次事件一方面看起来像是伊朗对韩国冻结伊朗在韩国资产的对等报复;但另一方面,伊朗也希望在此次事件中双方各让一步,即韩国撤回冻结资金的决定,同时伊朗放行被扣押的船只和人员。

赵建明指出,两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外交交涉,将决定这一突发事件是否能够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油轮是否污染环境?

当地时间1月4日,悬挂着韩国国旗的“韩国化学”(Hankuk Chemi)号油轮行驶在霍尔木兹海峡靠近阿曼一侧的海域上。油轮从沙特阿拉伯出发,计划前往阿联酋,船上有来自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缅甸的20名船员。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消息,当地时间15时20分左右,该油轮因涉嫌在波斯湾等海域造成“污染”而被伊朗当局拦截。报道援引伊朗法尔斯通讯社的消息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军部队扣押了这艘船。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还公布了扣押行动的现场视频。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视频是在直升机上拍摄的,韩国船只被盘旋的直升机密切监视,后面还有多艘革命卫队的高速艇紧紧跟随。

伊通社援引伊朗霍尔木兹甘省海事官员伊斯梅尔·马基扎德的话称,伊朗有关部门在相关海域注意到这艘船的违规行为并对其进行警告,但该油轮并未听从警告而是继续前进。

另据路透社报道,英国海洋贸易组织(UKMTO)4日在官网上表示,伊朗当局当时曾与涉事船只发生“互动”,导致该油轮改变航向,驶入伊朗水域。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国际协会“石油公司国际海事论坛”(OCIMF)确认,“韩国化学”号油轮在伊朗领海内被追踪,之后驶向了伊朗南部阿巴斯港。

据伊方表示,涉事船只载有7200吨石油化工原料,因屡次违反环保条例、造成环境污染被扣。伊朗外交部方面称,根据地方部门的初步报告,该案涉及技术性问题,伊方依照法院命令扣留该船并调查其海洋污染情况。

然而这一说法被船方反驳。船方称,该船并未存在任何污染环境的行为。1月5日,“韩国化学”号油轮的管理公司DM Shipping表示,已委托保赔保险协会(P I,由船东组成的相互保险组织)前往当地调查该油轮是否存在伊朗方面提出的环境污染问题,并确认船员是否安全。

另一方面,油轮扣押事件发生后,韩国外交部立刻开会讨论应对方案,并派遣韩国驻伊朗领事到油轮停靠的阿巴斯港了解情况。

1月5日,韩国国防部派出海军特种部队清海部队的驱逐舰“崔莹”号抵达事发海域执行任务。据称,“崔莹”号计划同总部设在巴林的、由多国海军组成的联合海上力量(CMF),以及韩国外交部和韩国海洋水产部等有关部门密切合作应对情况。

1月6日,据韩联社消息,韩国外交部就伊方有关被扣船只涉及环境污染的指控、事发当时该船是否进入伊朗领海以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登上该油轮时是否遵守国际法等问题进行调查。

韩国外交部表示,除非有证据证明韩国油轮方面确实存在故意做出严重的污染行为,否则该船舶将被认为没有违反国际法。

目前韩国正在通过韩伊两国大使和外交高官会议等渠道与伊朗方面保持沟通。由韩国外交部非洲中东局长高炅锡带领的代表团于当地时间6日晚赶往韩国仁川机场,7日经由卡塔尔抵达伊朗。

高炅锡行前在机场对韩联社记者表示,他计划会见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并称“只要是有助于解决扣押船只的问题,会通过各种途径会见其他人”。

据悉,油轮管理公司DM Shipping目前已确认船上的20名船员全部平安,并在7日与船员通话。韩国驻伊朗大使馆方面也确认了包括5名韩籍船员在内的船员的人身安全。

美国制裁升级,伊韩关系日趋紧张

就在涉事船方欲“自证清白”、韩国官方也在积极与伊朗进行沟通的同时,伊朗却翻起了“旧账”。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2018年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强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措施后,

伊朗共有70亿美元原油出口货款被冻结在韩国的两家银行。

有声音认为,伊朗扣押韩国船只实际上是将其作为“人质”,以求恢复获得这些资金。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埃5日对该说法进行了驳斥,他表示伊朗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指控,“如果真的发生了人质劫持事件,那也是韩国政府毫无根据地扣留了属于我们的70亿美元作为要挟。”

其实,正是这被冻结的70亿美元使得伊韩关系发生了改变。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伊朗和韩国一度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许多韩国大型企业在伊朗投资,而伊朗也向韩国出口了大量石油(凝析油),2017年,伊朗已成为韩国第三大石油来源国。

在伊朗受到美国制裁之后,韩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价值从2017年的78亿美元降至2019年的21亿美元。2019年9月后,美国给予给韩国的进口伊朗石油豁免权到期,2020年韩国全年没有从伊朗进口石油。

这一转变不仅打击了伊朗,也使得韩国多个行业受到冲击:造船商失去了建造新的伊朗油轮船队的合同,建筑公司亦被迫退出石油和天然气设施现代化项目。

此外据《外交政策》称,从2010年开始,伊韩两国的双边贸易支付都是通过伊朗中央银行在两家韩国国有银行(友利银行和韩国工业银行)所持有的韩元账户进行结算。由于特朗普政府对伊朗重新实施了禁止货币兑换的制裁,在没有得到美国财政部豁免的情况下,通过这一机制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提供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自制裁生效以来,伊朗一直在向韩国施压,要求归还其70亿美元资产,加之2020年疫情给该国带来的严峻挑战,“催债”自是伊朗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将从10日起对伊朗进行三天两晚的访问。该出访计划此前定好,与韩船只被扣押一事无关,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表示,届时双方将讨论被冻结的70亿美元资金一事。但韩联社也称,预计崔钟建此访将优先争取释放船员。

若醉翁之意不在酒,扣押事件将如何收场?

《中央日报》1月6日消息称,崔钟建在访问伊朗时还将与伊朗讨论以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购买新冠疫苗的方式解冻伊朗被冻结资金的方案,这预计将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00至2000万美元。此外,韩联社1月7日援引一名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伊朗近日还向韩国提出,希望使用冻结资金中的10亿美元购买医疗设备。

赵建明也向澎湃新闻表示,伊韩双方已在商讨外交解决方案,此番扣船事件可能很快得到解决,但是韩方不太可能做出撤回资金冻结的决定。

“人道主义或许能成为双方有关资金解冻谈判的突破口,毕竟伊朗的疫情在中东最严重,缺医少药,人道主义救援是个好的理由和通道,既现实又具有操作性。”赵建明进一步指出,但是伊朗也不可能用几十亿美元的资金全部用来购买疫苗和物资。此外,伊朗购买物品的种类和范围也会受到严格审查。

“资金解冻或用于人道主义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而且这至多是个选项,选项本身能够通关,存在着技术性障碍和国家间的障碍。”赵建明说道。

《日经新闻》援引韩国外交部的话称,韩伊双方虽然一直在就购买疫苗一事进行谈判,但是伊朗方面因担心美国会借此没收这部分资产,仍然犹豫不决。

据悉,伊方希望韩方确保从韩国向瑞士汇出的伊方资金途中不被冻结。消息人士告诉韩联社,从韩国向瑞士汇款时需经美国银行将韩元兑换为美元,但根据美国法律,伊方资金一旦转至美国银行就自动被冻结,因此伊方最终放弃从韩国向瑞士汇款的方案。

但该消息人士称,解冻资金和扣船事件没有瓜葛,日前伊朗扣留韩船只是出于该船污染海水的技术性问题,经调查确有污染行为时该船将被处以罚款,若不存在环境污染问题,伊方也需对此进行赔偿。

其实在整场扣押事件中,并非当事方的美国一直颇有存在感。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在事件发生后要求伊朗立即释放该船。此外,《日经新闻》7日撰文指出,伊朗除了意指70亿美元冻结资金一事,还想借此警告美国的其他盟友不要与伊朗切断经济联系。

2021年初始,美国和伊朗两国就各有动作。今年1月3日,美国国防部改变撤回“尼米兹”号航空母舰的主意,命其继续部署在中东海域,以应对所谓“伊朗近来构成的威胁”。当天也正是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遭美国无人机袭杀一周年的日子。在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1月4日),伊朗政府发言人表示,伊朗已开始实施把浓缩铀丰度提高至20%的相关措施,并已向国际原子能机构通报了该行动。

《外交政策》认为,伊朗方面想借提升铀浓缩丰度之举,向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施压,希望日后在就美国重回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及解除对伊制裁的谈判中获取更多筹码。

当地时间1月3日,被美国候任总统拜登提名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杰克·沙利文首次接受电视专访,他表示拜登政府有意愿与伊朗就核问题展开后续谈判。《日经新闻》指出,预计拜登政府不会一次性解除对伊朗的所有制裁,而是会分阶段解除。

油轮储油或将卷土重来 OPEC+再次面临供应过剩难题

一种仅在市场供应过剩时才有效的石油贸易可能会卷土重来。这对于为了配合抬升油价而大幅减产的产油国而言不啻是个坏消息。

目前,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处于深度看跌模式,现货价格远低于远月期货合约,价差之大已经足以弥补租用1200英尺长超级油轮的名义成本。也就是说:石油贸易商们可以买进原油后,将其存放在船上,以后再出售获利。

这个趋势将令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等国感到担忧,这两个国家正是史上最大规模减产行动的排头兵。近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在认真尝试增加供应,以缓慢恢复到正常水平。原油期货高于现货价格意味着市场供过于求,以致该行业最昂贵的存储方式之一正在成为一种可行的储油手段,至少理论上是如此。

石油市场虽然已经从4月疫情最严重时期恢复,但最近几周又出现了疲软。全球石油消费停滞在上一年水平的90%左右,OPEC+缓慢地增加对市场的供应,但炼油厂几乎没有动力增加原油加工量,这可能迫使其转向非常规的存储方式。

之所以说油轮储油方式理论上可以成立,部分是因为运价的大幅下跌。油轮行业的多位人士和经纪公司表示,船东仍然不愿意按现在的价格签订长达数月的租船合同,因为这相当于锁定了一段时间内收入都将处于低位,而且将船长时间停在一个位置也不理想。但是他们确实承认,最近几天收到了更多有关油轮储油的咨询。

5艘超级油轮出动!委内瑞拉为啥突然要伊朗“万里送油”?|委内瑞拉

原标题:5艘超级油轮出动!拥有全球最大原油储量的委内瑞拉,为啥突然要伊朗“万里送油”?

来源:央视财经 

近日,由五艘超级油轮组成的伊朗船队,突破重重阻力,驶往南美洲的委内瑞拉,演绎出了一段“万里送石油”的颇具戏剧性一幕。

5月25日,伊朗五艘油轮中的第一艘“财富”号抵达委内瑞拉北卡拉波沃州卡贝罗港的埃尔巴利托炼油厂。根据英国路孚特公司的船只跟踪数据,“财富”号是在驶过加勒比岛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后,于当地时间23日19时40分进入委内瑞拉海域的。随后,第二艘伊朗油轮“森林”号也顺利抵达该国港口。

5月28日,路孚特数据显示,第三艘和第四艘油轮已抵达委内瑞拉,分别停靠在埃尔巴利托港和拉克鲁斯港。而第五艘油轮也正驶向委内瑞拉。

据路透社报道,这5艘油轮穿越苏伊士运河和地中海进入大西洋和加勒比海,向委内瑞拉运送大约153万桶汽油以及用于炼制汽油的化工原料烷基化物等,价值至少4450万美元。

拥有全球最大原油储量 委内瑞拉为何需要伊朗送油

2019年,美国宣布制裁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冻结其总计70亿美元资产。虽然委内瑞拉拥有全球最大的原油储量,但由于美国的制裁,无法获取炼油设备,导致汽油短缺。

今年2月,委内瑞拉宣布进入“能源紧急状态”,优先满足国内供应。

根据开普勒油轮追踪系统的数据,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全球需求萎缩,2月伊朗的原油出口已经下降至每日25万桶,可以说,这五艘驶向委内瑞拉的“救命货船”,对于伊朗来说也是一种自救。

国产30万吨级油轮顺利交付使用|疫情

原标题:国产30万吨级油轮顺利交付使用

近日,在大连港湾海关的监管下,大船集团建造的30万吨级VLCC油轮“瑞信”号顺利交付使用。

“瑞信”号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新一代巨型油轮,船长332.95米,宽60米,高30米,最大载重30.8万吨,属于无限航区船型,续航里程25000海里,可装载200万桶原油通过马六甲海峡。

为保障“瑞信”号顺利交付使用,大连港湾海关提前介入,安排专人对接,主动派员到现场对船员、船舶伙食物料供应进行核查监管,实现船员、船用物料设备到厂和生产加工的无缝衔接。与此同时,主动与企业对接,指导企业提前准备船籍证书、吨位证书等相关资料并完成船舶备案手续。

疫情期间,为保证国门安全,大连港湾海关结合船舶远洋航行疫情防控需求,及时对离境船员进行体温监测、健康申明卡验核,对船舶实施卫生检查,快速办理船舶免予卫生控制证书和船舶出境证,全力确保国产油轮顺利交付使用。(总台央视记者 李承泽)

石油储量世界第一国陷油荒 伊朗万里驰援打了谁的脸?|伊朗

原标题:打脸美国!石油储量世界第一却陷油荒,这国获伊朗万里送油

疫情笼罩之下,两个相隔万里的国家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相互支持,吸引了全球目光。

5月25日,伊朗派出的第一艘油轮抵达委内瑞拉港口。5艘伊朗油轮共运送了153万桶汽油和一些化学制剂,将缓解产油大国委内瑞拉正面临的“油荒”。

 委内瑞拉工人挥舞伊朗国旗欢迎油轮进港停泊 委内瑞拉工人挥舞伊朗国旗欢迎油轮进港停泊

石油储量居于世界第一位的委内瑞拉何以陷入“油荒”?万里之外的伊朗为何在此时出手相助?与两国势同水火的美国将作何反应?北京日报客户端专访了中国驻委内瑞拉前大使王珍和驻伊朗前大使华黎明,请他们在第一时间做出解读。

美国制裁致委内瑞拉“油荒”

“委内瑞拉探明的石油储量有3000亿桶,排在世界第一,比沙特高,超过伊拉克、伊朗两国储量的总和,是俄罗斯的三倍。”王珍曾于2000年至2003年任中国驻委内瑞拉大使,他表示,委内瑞拉之所以闹“油荒”,根源还在于美国的长期制裁。

 一艘伊朗油轮 一艘伊朗油轮

王珍说,委内瑞拉的石油虽然储量丰富,但稠度很高,加工为成品油要经过复杂的工艺。“过去有很多外国公司在委内瑞拉建立炼油厂,不存在加工难的问题。那时候委内瑞拉的汽油很便宜,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汽油比水要便宜的国家之一。”

美国制裁委内瑞拉的重要手段就是破坏委内瑞拉与外国石油公司的合作。“炼油厂没有了,不能生产了,炼油化工产品的混合剂也进口不了了,严重影响了炼油能力,国内汽油供应严重不足。”王珍说,这几天,委内瑞拉有些城市加油要排长队,可能排队也加不上油。“对委内瑞拉社会稳定、经济发展都造成了严重影响。”

“患难见真情”

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伊朗实施制裁,禁止其他国家购买伊朗的石油,伊朗是怎么把石油运到委内瑞拉的呢?

“伊朗给委内瑞拉运油,美国无计可施。”华黎明表示,虽然其他国家不敢买伊朗石油了,但委内瑞拉本来就是美国的敌对国家,长期受到美国制裁,对此已经不在乎。“伊朗的石油卖不出去,委内瑞拉正好又闹油荒,两国通过这种方式互助,对各自的经济、政治、外交都有好处,而且美国拿他们没办法。”

同样作为美国的敌对国家,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密切互动由来已久。伊朗前总统内贾德曾于2012年访问委内瑞拉,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也曾在2015年访问伊朗。华黎明说,美国是伊朗和委内瑞拉共同的敌人,两国因此也在政治上相互支持,进而现在贸易、能源上相互支持。

深陷疫情,美国无力干预

在伊朗油轮通过苏伊士运河前往委内瑞拉途中,美国利用卫星等手段全程监视,但没有采取军事手段直接干预。华黎明认为,美国国内疫情严重,特朗普一心考虑总统大选,无暇顾及此事。“就算在公海上拦截、扣押伊朗油轮,美国疫情这么厉害,扣下来怎么处理也是个问题,他得考虑后果。所以美国对此可能真的是无能为力。”

华黎明说,今年年初用无人机杀死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是美国打压伊朗所能采取的最强硬手段。“已经做到头儿了,再进一步的做不了了。”

“伊朗以这种方式支援委内瑞拉,可以说打了美国的脸。”王珍说,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施加了那么大的压力,采取了一系列高调的措施,伊朗敢这么做,出乎了美国意料。

“委内瑞拉的军舰和战机在为伊朗油轮护航,要知道美国军舰一直以反毒为名在委内瑞拉附近海域游弋,美国如果不甘心,进一步采取行动,他能把伊朗油船炸掉吗?那恐怕全世界都要炸了锅。美国是不会轻易这样做的,他能做的就是威胁,制造一些麻烦,比如像最近派一些雇佣兵这样的小把戏,仅此而已。”

 2015年1月,马杜罗访问伊朗,与鲁哈尼握手 2015年1月,马杜罗访问伊朗,与鲁哈尼握手

美国是否有可能铤而走险,对委内瑞拉或伊朗使用武力?王珍认为可能性不大。“美国深陷疫情,确诊人数占世界三分之一,死亡近10万人,军队的疫情发展也很快。美国150个军事基地都有疫情发生,航母上也有大量人员感染,这样的情况下能打一场仗吗?”

委内瑞拉可解燃眉之急

王珍认为,伊朗油轮万里驰援委内瑞拉,既有象征意义也有实际意义。

“第一个象征意义是,美国对两个石油大国多年的制裁并没有起到所期待的作用,就是压倒两国政权,迫使他们屈服于美国的压力。非但如此,两国还敢于冲破压力,合作解决难题,保证国计民生。”

“第二个象征意义是,全球正处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各国都面临抗疫的艰巨任务。国际社会强烈要求美国停止单边制裁,包括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美国不但不理会,还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施加更大压力,企图迫使两个国家就范。拉美正成为新的疫情震中,委内瑞拉的情况虽不严重,但国内形势也受到关注。这种情况下伊朗向委内瑞拉提供石油,自然会引起各国高度重视。”

马杜罗挥舞委内瑞拉国旗马杜罗挥舞委内瑞拉国旗

王珍指出,伊朗运送的油品将缓解委内瑞拉越来越大的经济压力,改善委内瑞拉人民的生活,虽然程度有限,但也是很实在的,能够解决委内瑞拉的燃眉之急。

伊朗和委内瑞拉在美国共同压力下的合作前景几何?华黎明表示,如果双方都有需要,合作还会继续,“世界上愿意支持马杜罗的国家不多,马杜罗很需要外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