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睒睒:「文人」今安在?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作者:孟德阳,编辑:tuya,36氪经授权发布。

睒,读音shǎn,[动]眨眼,窥视;[形]晶莹的样子。——新华字典

钟睒睒,养生堂、农夫山泉与万泰药业的创始人,曾在《浙江日报》担任记者。

今日,农夫山泉正式登陆港交所,截至9时35分,公司总市值为4268.31亿港元(合人民币3602.45亿元),加上钟睒睒万泰生物持股部分,他掌控财富为3825.34亿元,约合573.8亿美元,成为中国新“首富”。

生于知识分子家庭,成长在理想主义和人文主义交织的80年代,钟睒睒用“下海”向自己的文人生涯告别,在互联网技术进场中国的时刻,又选择用卖水这样传统的方式开始。

如今,互联网已把曾经的商业世界变得“面目全非”,农夫山泉和钟睒睒——这位“卖水的人”似乎正在宣告:商业本质从未改变。

只是,曾经的“文人”已变得模糊。

等了二十年

根据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书,农夫山泉中国瓶装饮用水市占率第一、毛利率连续三年超50%,净利率2019年超过20%——靠卖水,农夫山泉一年的净利有45.6亿。

招股书还披露,在2001年6月,农夫山泉就已经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

实际上,当时的传言甚多:比如,可口可乐、达能等巨头考虑收购农夫山泉,农夫山泉一年内就要上市等等。

钟睒睒心里是清楚的。当时他的回应是,考虑到公司发展到了一定阶段,股改是“给农夫山泉一点资本”。2000年,农夫山泉因“纯净水事件”几乎得罪了饮用水行业的所有企业,但也正是这此风波,让农夫山泉天然打造了矿泉水更有“营养”的强心智,市占率随之不断攀升,上市传闻,自然不奇怪。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年资本市场过于糟糕表现。海外市场的距离大部分中国企业还很远,A股上市,几乎是唯一选择。

“现在(2002年)谋求上市,是对企业价值的一种玷污,”上证指数长期在1700点上下徘徊,市场单日成交额不过几十亿。钟睒睒直言,“如果时间不恰当,我们也考虑不上市。”

可农夫山泉这一等,几乎就是20年。

上市,也自然给钟睒睒这位被媒体冠以“独狼、低调”的创始人来了更大的关注。每次出现在媒体的镜头前时,他多少有些“刻板”的打扮却让人印象深刻。若不是必须打领带的场合(比如商业签约仪式),一件灰色圆领毛衫(可能是羊绒衫)加上一件白色衬衣,以及标志性的眼镜,勾勒出了钟的经典形象。“钟睒睒也没有暴发户气质。”

知识分子、文人打扮和火爆性格,在圈里和圈外,他似乎有一种错位感。

“食品饮料圈最让人头疼的老板有两个,一个就是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一位和农夫山泉合作过的企业合伙人曾这样评价。一次,他和钟睒睒一起参加行业会议,“(钟睒睒)上去发言,一开口就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也有之前的下属回忆,“如果给老板汇报时太啰嗦,就会被骂”,此前采访过钟本人的记者也说,他不会回答你那些琐碎的问题。

对于外界的种种,钟睒睒自称“并不在意”,几十年来,农夫山泉挺过各种“风波”和水战,一路打过来,成为“矿泉之王”,而这部成长史,最先把人们带回了40年前的浙江县城:诸暨。

杭诸往事

1954年12月初,钟晱晱出生于杭州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后因父母错划“右派”,全家人被下放回绍兴诸暨。这座县城南去杭州约60公里,据称曾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图谋复国之地。当地人说,诸暨人喜欢直来直去,性格很“冲”,“喜欢喝酒打架”,这与江南人的印象颇有不同。

钟的态度,多少也映出诸暨人的特点,或有些“卧薪尝胆”之志。当地人眼里,他性格也是“杭铁头”,不怕“怼人”。即便是在与《京华时报》的对质中,他回应媒体“我们从来不说软话,即便是自己错了,也说硬话。”

“人的一生都在回望童年”。对于钟睒睒和那代人来说,这种磨难,获得世俗意义上成功之后,也未见得能消失。

诸暨作家周介眉(笔名:梅芷)曾与钟睒睒是邻居,刚恢复高考时,钟睒睒和妹妹晓晓、周介眉都在复习考试。

“他手捧一杯热茶,披着件旧大衣,趿着双破棉鞋,踢踢踏踏地上我这里跑一圈,”周介眉在一篇文章中回忆,“有时为了探讨某个难题,有时什么也不为,就那么转一下,调剂调剂紧绷的神经。”。

媒体在报道时多用“泥瓦匠”给他贴标签,原因是他在小学未读完(据称是读到五年级,因“文革”停课)便辍学务工。这段经历,外界很少有人关注,钟本人也从未多谈。

学习中断过早,让钟睒睒连“基本的代数知识都不掌握”,自然也很难考得上大学。两次高考,他距离招生线每次都差20多分。这并未让钟晱晱放弃继续读书的想法。1977年,借着这股“轴”劲,他考上了电大(现浙江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

“那个年代,考不上大学的都去了电大,凭着电大的文凭,我进入了《浙江日报》。感谢电大。”作为电大85届校友,钟睒睒给母校录了一段赠言视频。

那是个神奇的年代。也就在1985年,张瑞敏砸了76台质量不合格的海尔冰箱,柳传志正在琢磨倪光南的“汉卡”技术,马云当选了杭州师院的学生会主席。

“理想”与“人文”也是人们回忆起1980年代容易联系到的两个关键词。在一场巨大的变革到来之后,人们开始回归曾经憧憬、但难以企及的事物:对年轻的钟睒睒或许是知识。

辗转文联、《江南》等工作后,电大85届学生钟晱晱入职《浙江日报》工作,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时刻。到今天,他说自己仍有“浙报情结”,那段时间给他后来的创业提供了启动资源,经商多年后,他往来最频繁的,也还是当记者时的那些朋友。

85年1月4日,《人民日报》转载了一篇名为《洪孟学为啥出走?》的通讯文章,引发了巨大的影响。报道中的洪孟学自学技术,因不满国营单位对个人才能的限制,离开加入了一家乡镇企业,却委以重任。

多年以后,洪孟学和钟睒睒在海南相遇,共同创立了养生堂。在养生堂的第一份专利说明书上,洪孟学的名字排在钟睒睒之前。30年后,洪孟学“为对农夫山泉贡献良多的个人,于2015年7月去世。”

而洪孟学的三位子女洪怡、洪维亚、洪维岗和洪孟学的孙女、洪维岗的女儿洪孝慈四人分别持股农夫山泉0.7467%、0.7467%、0.7467%和0.1409%,合计持股农夫山泉达2.381%。以21.5港元/股的开盘定价,不难计算,农夫山泉上市后的市值至少2100亿元人民币。

知识变成了财富,也传给了下一代人。

文人「下海」

知识要寻找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大概率是财富。

他当时甚至想在海南继续办报纸,但倒没有实践。1988年,钟睒睒告别了《浙江日报》的体制工作,趁着海南的开发热,“下海”。

“跟那些草根的企业家相比,钟睒睒是一个文人。”曾在浙江卫视广告部任职的周伟成这样评价道。

但文人的路,最终还是让给了商业。

在海南,钟睒睒先是选择种蘑菇,结果赔得一塌糊度。后来,他成为了哇哈哈口服液在广西和海南的代理商,据21世纪网的报道,他曾把低价拿到的口服液,卖到代理空白的湛江市(彼时哇哈哈口服液在广东热销),而与哇哈哈的创始人宗庆后闹过矛盾。

多年以后,宗庆后建立了哇哈哈的饮料帝国,成为了一代“首富”,宗、钟二人的“水战”也在此埋下了伏笔。

在海南,钟睒睒真正的第一桶金,来自养生堂和旗下的“龟鳖丸”。也许是洪孟学“自学成才”科研带来的启发,养生堂的两位创始人通过自研技术(通过液氮低温将全龟、全鳖冷冻、脱水、制粉)而制出的产品,在市场经济的繁荣和对保健品需求爆发的年代,养生堂的龟鳖丸成了“爆款”。

养生堂的早期专利(来源:谷歌专利、财经涂鸦)

龟鳖的概念当时有多火?

1997年春晚,赵本山小品中“养甲鱼,你咳嗽也一年五六万”的台词足以证明。钟睒睒对于小企业成长的判断是,(企业)经营的种类必须具有唯一性,而且必须是暴利的,“没有规模效应来供你慢慢积累”。

另外,钟睒睒和洪孟学二人对知识、特别是技术的尊重加上高明的营销手法,成就了他们。钟睒睒曾对手下的人讲,“你们去找投资项目,去找科学家,只要天天晚上12点以后还亮着灯的,不管是谁,不管是研究什么东西,你闯进去,问他要不要钱,给他钱,这就是我的搞法。”

钟睒睒第一家上市公司万泰药业生产的艾滋病疫苗,“就是这么搞出来的”。

1997年春晚的5个月前,农夫山泉正式成立,像是对旧时代——疯狂的海南房地产、甲鱼和保健品——的一场告别。也像是一场开始,新经济时代的曙光已经到来,另一位浙江人,丁磊,在这一年的6月创立了网易;一年之后,腾讯成立;又过一年,阿里巴巴成立;再过一年,百度成立。

千禧年之际,互联网泡沫破裂,随后大爆发。“必须是暴利的”,互联网更懂。

风波不停

“请大家帮农夫山泉一个忙,保持安静。”钟睒睒站在讲台上,背朝着那名记者的方向,先喝了一口水(瓶装的农夫山泉),然后把这句重复了七八遍。

2013年5月6日,农夫山泉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回应《京华时报》关于农夫山泉水质标准的报道。讲话开始40分钟前后,坐在台下的记者用一连串的问题打断了钟,摄影记者立即围住拍照,场面一度混乱。

自创立至今,似乎任何一次关于钟睒睒或农夫山泉的报道,都没有2013年这一次风波影响之大。“三次发布会唯有这次在北京召开,希望能够在这儿寻找到真理。”

起因是,自4月10日至5月7日的27天,《京华时报》用67个版面、76篇报道,质疑农夫山泉的水质“不如自来水”、未达国家标准。

当时农夫山泉的回应是,地方标准已高于报道中的国家标准、且国家天然饮用水标准还未制定,《京华时报》报道背后有竞争对手参与。双方各执一词,最终以“农夫山泉宣布退出北京市场,向《京华时报》索赔6000万元”。

来源:百度指数、财经涂鸦

钟睒睒还是表现出了“头铁”的个性。随后的问答环节,几乎变成了钟与《京华时报》记者的对质,让其他媒体几乎都插不上话。

“农夫山泉决不会为舆论暴力低头,也不会为自己的尊严失去颜面。”

“标准门”4年前,在钟睒睒的发迹之地——海南,省工商局也经历了一次风波,但从百度指数上,这次基本上没有给农夫山泉的品牌带来后遗症。

2009年12月初,海南省工商局发布了一份检测报告,认为农夫山泉旗下“水溶C100”产品在质量上未达到行业标准。

随后是一轮又一轮的争辩,直到农夫山泉的产品被证明为“合格”。

风波不断,走到今年的农夫山泉已成为瓶装水行业市场份额第一,也没有人纠结,那场2013年的风波中是“国标”重要还是“浙标”重要。

直到2017年,这场“对峙”才最终告一段落。6月22日,《京华时报》宣布停刊。

“胜负已分”,钟睒睒却表达了对于这种结果的失望,“为什么不给我们赔偿?”

「沉默羔羊」

对农夫山泉来说,输赢已经在行业之外。

自2012年起,消费品、水行业之外的一种力量,也在疯狂生长。

创立两年、迭代一次之后,雷军在2012年推出了小米1s和2,这款1999元手机后来被视为小米的爆发点,随后引发了大规模的换机潮,“一个字头”也因此诞生,也开启了中国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

同样是在2012年,微信注册用户破2亿;那年年底,微信注册用户达2.7亿。今天看来,那两家仅仅晚成立于农夫山泉一两年的公司,却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统治者”。

移动互联网巨头稳稳地占据着流量的红利与时代的声音,传统企业建立的商业模式逐渐被瓦解,特别是那些依赖于渠道优势、集中发布广告的快消企业。

电商的兴起和流量平台的分散,都对传统的快消品构成了威胁。

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道出了这种变化的一面:自古以来,话语权掌握在5%的少数人手里,而互联网给了每个人表达自己想法的机会。农夫山泉的品牌建立在“5%时代”的末期。

而这种去中心化表达,造成了流量的分散、渠道的分散。一度“互联网思维”都被认作行业“新知”和“必学”。

钟睒睒却对此有点不屑。2013年,钟睒睒在中国传媒大学做演讲。随后,接受《财新》采访,谈传统企业、互联网企业的竞争。

“传统企业就像是沉默的羔羊。”他说,中国的传统企业长期被冷落,正是传统企业数十年来的积累,才有了如今繁荣的消费社会和互联网企业发展的土壤。

“在支持电商的环境中,用成千上万家传统企业的亏损和薄利,维持着电商企业的垄断利润。低于生产经营成本的电商价格战,更是严重伤害了中国经济——因为阻碍了产品本身升级换代的进程。”钟睒睒这样评价电商。

即便如此,他却从未放低对“知识”的尊重和重视,认为传统企业的出路在于自身的学习能力。

“现在,整个人类知识在爆炸,整个知识领域在细分。单个个人和企业所拥有的知识,在人类知识库的总量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传统企业准备新的知识系统,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

自青年时代,钟睒睒一直都在追寻“知识”的力量,20年来,知识的本质似乎没有改变,只是变现的方式不同罢了。

在电影《大空头》的最后,成功做空次贷而大赚的Dr. Burry想要把他发现的秘密告诉世界,可华尔街上没有任何机构选择相信他的忠告,失望之下,他便选择转身离开金融行业,只做一种产品的投资:水。

“我这个人,不喜欢阿谀奉承,也不会跟人喝酒吃饭。”一直以来,他都希望能够直面问题。

部分参考资料:

  • 1994.1 第一份专利

  • 2000.6. “纯净水之争”幕后新闻

  • 2002.9.12 农夫山泉还在选择上市时机–专访养生堂总裁 

  • 2004.4 对话牛文文:IBM 转型就是保命

  • 2005.12中国经营者:独狼的性格

  • 2007.7.25创新中国:钟睒睒

  • 2007.8.15 农夫山泉康师傅水源之争

  • 2008.5.23 钟睒睒:签了生死状的救灾企业家

  • 2009.12.01 我所认识的钟晱晱

  • 2013.4.18 农夫山泉华润怡宝对掐:谁是幕后黑手?

  • 2013.5.6 “独狼”钟睒睒

  • 2013.5.6 农夫山泉董事长与《京华时报》激辩3小时 胜负难分

  • 2013.05.08农夫山泉当家人钟睒睒:习惯了以“独狼”的姿态炒作

  • 2013.5.11 农夫山泉事件:先讲事实,再论是非

  • 2013.5.22 农夫山泉老总自称不习惯讲软话 传因两箱橘子下海经商

  • 2013.6.18 钟睒睒起底:与首富宗庆后恩怨情仇可拍电影

  • 2015.04 农夫山泉:孤独的坚守

  • 2016.08.03 你可知老板如此另类?

  • 2020.4.30 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

钟睒睒:「文人」今安在?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作者:孟德阳,编辑:tuya,36氪经授权发布。

睒,读音shǎn,[动]眨眼,窥视;[形]晶莹的样子。——新华字典

钟睒睒,养生堂、农夫山泉与万泰药业的创始人,曾在《浙江日报》担任记者。

今日,农夫山泉正式登陆港交所,截至9时35分,公司总市值为4268.31亿港元(合人民币3602.45亿元),加上钟睒睒万泰生物持股部分,他掌控财富为3825.34亿元,约合573.8亿美元,成为中国新“首富”。

生于知识分子家庭,成长在理想主义和人文主义交织的80年代,钟睒睒用“下海”向自己的文人生涯告别,在互联网技术进场中国的时刻,又选择用卖水这样传统的方式开始。

如今,互联网已把曾经的商业世界变得“面目全非”,农夫山泉和钟睒睒——这位“卖水的人”似乎正在宣告:商业本质从未改变。

只是,曾经的“文人”已变得模糊。

等了二十年

根据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书,农夫山泉中国瓶装饮用水市占率第一、毛利率连续三年超50%,净利率2019年超过20%——靠卖水,农夫山泉一年的净利有45.6亿。

招股书还披露,在2001年6月,农夫山泉就已经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

实际上,当时的传言甚多:比如,可口可乐、达能等巨头考虑收购农夫山泉,农夫山泉一年内就要上市等等。

钟睒睒心里是清楚的。当时他的回应是,考虑到公司发展到了一定阶段,股改是“给农夫山泉一点资本”。2000年,农夫山泉因“纯净水事件”几乎得罪了饮用水行业的所有企业,但也正是这此风波,让农夫山泉天然打造了矿泉水更有“营养”的强心智,市占率随之不断攀升,上市传闻,自然不奇怪。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年资本市场过于糟糕表现。海外市场的距离大部分中国企业还很远,A股上市,几乎是唯一选择。

“现在(2002年)谋求上市,是对企业价值的一种玷污,”上证指数长期在1700点上下徘徊,市场单日成交额不过几十亿。钟睒睒直言,“如果时间不恰当,我们也考虑不上市。”

可农夫山泉这一等,几乎就是20年。

上市,也自然给钟睒睒这位被媒体冠以“独狼、低调”的创始人来了更大的关注。每次出现在媒体的镜头前时,他多少有些“刻板”的打扮却让人印象深刻。若不是必须打领带的场合(比如商业签约仪式),一件灰色圆领毛衫(可能是羊绒衫)加上一件白色衬衣,以及标志性的眼镜,勾勒出了钟的经典形象。“钟睒睒也没有暴发户气质。”

知识分子、文人打扮和火爆性格,在圈里和圈外,他似乎有一种错位感。

“食品饮料圈最让人头疼的老板有两个,一个就是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一位和农夫山泉合作过的企业合伙人曾这样评价。一次,他和钟睒睒一起参加行业会议,“(钟睒睒)上去发言,一开口就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也有之前的下属回忆,“如果给老板汇报时太啰嗦,就会被骂”,此前采访过钟本人的记者也说,他不会回答你那些琐碎的问题。

对于外界的种种,钟睒睒自称“并不在意”,几十年来,农夫山泉挺过各种“风波”和水战,一路打过来,成为“矿泉之王”,而这部成长史,最先把人们带回了40年前的浙江县城:诸暨。

杭诸往事

1954年12月初,钟晱晱出生于杭州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后因父母错划“右派”,全家人被下放回绍兴诸暨。这座县城南去杭州约60公里,据称曾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图谋复国之地。当地人说,诸暨人喜欢直来直去,性格很“冲”,“喜欢喝酒打架”,这与江南人的印象颇有不同。

钟的态度,多少也映出诸暨人的特点,或有些“卧薪尝胆”之志。当地人眼里,他性格也是“杭铁头”,不怕“怼人”。即便是在与《京华时报》的对质中,他回应媒体“我们从来不说软话,即便是自己错了,也说硬话。”

“人的一生都在回望童年”。对于钟睒睒和那代人来说,这种磨难,获得世俗意义上成功之后,也未见得能消失。

诸暨作家周介眉(笔名:梅芷)曾与钟睒睒是邻居,刚恢复高考时,钟睒睒和妹妹晓晓、周介眉都在复习考试。

“他手捧一杯热茶,披着件旧大衣,趿着双破棉鞋,踢踢踏踏地上我这里跑一圈,”周介眉在一篇文章中回忆,“有时为了探讨某个难题,有时什么也不为,就那么转一下,调剂调剂紧绷的神经。”。

媒体在报道时多用“泥瓦匠”给他贴标签,原因是他在小学未读完(据称是读到五年级,因“文革”停课)便辍学务工。这段经历,外界很少有人关注,钟本人也从未多谈。

学习中断过早,让钟睒睒连“基本的代数知识都不掌握”,自然也很难考得上大学。两次高考,他距离招生线每次都差20多分。这并未让钟晱晱放弃继续读书的想法。1977年,借着这股“轴”劲,他考上了电大(现浙江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

“那个年代,考不上大学的都去了电大,凭着电大的文凭,我进入了《浙江日报》。感谢电大。”作为电大85届校友,钟睒睒给母校录了一段赠言视频。

那是个神奇的年代。也就在1985年,张瑞敏砸了76台质量不合格的海尔冰箱,柳传志正在琢磨倪光南的“汉卡”技术,马云当选了杭州师院的学生会主席。

“理想”与“人文”也是人们回忆起1980年代容易联系到的两个关键词。在一场巨大的变革到来之后,人们开始回归曾经憧憬、但难以企及的事物:对年轻的钟睒睒或许是知识。

辗转文联、《江南》等工作后,电大85届学生钟晱晱入职《浙江日报》工作,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时刻。到今天,他说自己仍有“浙报情结”,那段时间给他后来的创业提供了启动资源,经商多年后,他往来最频繁的,也还是当记者时的那些朋友。

85年1月4日,《人民日报》转载了一篇名为《洪孟学为啥出走?》的通讯文章,引发了巨大的影响。报道中的洪孟学自学技术,因不满国营单位对个人才能的限制,离开加入了一家乡镇企业,却委以重任。

多年以后,洪孟学和钟睒睒在海南相遇,共同创立了养生堂。在养生堂的第一份专利说明书上,洪孟学的名字排在钟睒睒之前。30年后,洪孟学“为对农夫山泉贡献良多的个人,于2015年7月去世。”

而洪孟学的三位子女洪怡、洪维亚、洪维岗和洪孟学的孙女、洪维岗的女儿洪孝慈四人分别持股农夫山泉0.7467%、0.7467%、0.7467%和0.1409%,合计持股农夫山泉达2.381%。以21.5港元/股的开盘定价,不难计算,农夫山泉上市后的市值至少2100亿元人民币。

知识变成了财富,也传给了下一代人。

文人「下海」

知识要寻找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大概率是财富。

他当时甚至想在海南继续办报纸,但倒没有实践。1988年,钟睒睒告别了《浙江日报》的体制工作,趁着海南的开发热,“下海”。

“跟那些草根的企业家相比,钟睒睒是一个文人。”曾在浙江卫视广告部任职的周伟成这样评价道。

但文人的路,最终还是让给了商业。

在海南,钟睒睒先是选择种蘑菇,结果赔得一塌糊度。后来,他成为了哇哈哈口服液在广西和海南的代理商,据21世纪网的报道,他曾把低价拿到的口服液,卖到代理空白的湛江市(彼时哇哈哈口服液在广东热销),而与哇哈哈的创始人宗庆后闹过矛盾。

多年以后,宗庆后建立了哇哈哈的饮料帝国,成为了一代“首富”,宗、钟二人的“水战”也在此埋下了伏笔。

在海南,钟睒睒真正的第一桶金,来自养生堂和旗下的“龟鳖丸”。也许是洪孟学“自学成才”科研带来的启发,养生堂的两位创始人通过自研技术(通过液氮低温将全龟、全鳖冷冻、脱水、制粉)而制出的产品,在市场经济的繁荣和对保健品需求爆发的年代,养生堂的龟鳖丸成了“爆款”。

养生堂的早期专利(来源:谷歌专利、财经涂鸦)

龟鳖的概念当时有多火?

1997年春晚,赵本山小品中“养甲鱼,你咳嗽也一年五六万”的台词足以证明。钟睒睒对于小企业成长的判断是,(企业)经营的种类必须具有唯一性,而且必须是暴利的,“没有规模效应来供你慢慢积累”。

另外,钟睒睒和洪孟学二人对知识、特别是技术的尊重加上高明的营销手法,成就了他们。钟睒睒曾对手下的人讲,“你们去找投资项目,去找科学家,只要天天晚上12点以后还亮着灯的,不管是谁,不管是研究什么东西,你闯进去,问他要不要钱,给他钱,这就是我的搞法。”

钟睒睒第一家上市公司万泰药业生产的艾滋病疫苗,“就是这么搞出来的”。

1997年春晚的5个月前,农夫山泉正式成立,像是对旧时代——疯狂的海南房地产、甲鱼和保健品——的一场告别。也像是一场开始,新经济时代的曙光已经到来,另一位浙江人,丁磊,在这一年的6月创立了网易;一年之后,腾讯成立;又过一年,阿里巴巴成立;再过一年,百度成立。

千禧年之际,互联网泡沫破裂,随后大爆发。“必须是暴利的”,互联网更懂。

风波不停

“请大家帮农夫山泉一个忙,保持安静。”钟睒睒站在讲台上,背朝着那名记者的方向,先喝了一口水(瓶装的农夫山泉),然后把这句重复了七八遍。

2013年5月6日,农夫山泉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回应《京华时报》关于农夫山泉水质标准的报道。讲话开始40分钟前后,坐在台下的记者用一连串的问题打断了钟,摄影记者立即围住拍照,场面一度混乱。

自创立至今,似乎任何一次关于钟睒睒或农夫山泉的报道,都没有2013年这一次风波影响之大。“三次发布会唯有这次在北京召开,希望能够在这儿寻找到真理。”

起因是,自4月10日至5月7日的27天,《京华时报》用67个版面、76篇报道,质疑农夫山泉的水质“不如自来水”、未达国家标准。

当时农夫山泉的回应是,地方标准已高于报道中的国家标准、且国家天然饮用水标准还未制定,《京华时报》报道背后有竞争对手参与。双方各执一词,最终以“农夫山泉宣布退出北京市场,向《京华时报》索赔6000万元”。

来源:百度指数、财经涂鸦

钟睒睒还是表现出了“头铁”的个性。随后的问答环节,几乎变成了钟与《京华时报》记者的对质,让其他媒体几乎都插不上话。

“农夫山泉决不会为舆论暴力低头,也不会为自己的尊严失去颜面。”

“标准门”4年前,在钟睒睒的发迹之地——海南,省工商局也经历了一次风波,但从百度指数上,这次基本上没有给农夫山泉的品牌带来后遗症。

2009年12月初,海南省工商局发布了一份检测报告,认为农夫山泉旗下“水溶C100”产品在质量上未达到行业标准。

随后是一轮又一轮的争辩,直到农夫山泉的产品被证明为“合格”。

风波不断,走到今年的农夫山泉已成为瓶装水行业市场份额第一,也没有人纠结,那场2013年的风波中是“国标”重要还是“浙标”重要。

直到2017年,这场“对峙”才最终告一段落。6月22日,《京华时报》宣布停刊。

“胜负已分”,钟睒睒却表达了对于这种结果的失望,“为什么不给我们赔偿?”

「沉默羔羊」

对农夫山泉来说,输赢已经在行业之外。

自2012年起,消费品、水行业之外的一种力量,也在疯狂生长。

创立两年、迭代一次之后,雷军在2012年推出了小米1s和2,这款1999元手机后来被视为小米的爆发点,随后引发了大规模的换机潮,“一个字头”也因此诞生,也开启了中国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

同样是在2012年,微信注册用户破2亿;那年年底,微信注册用户达2.7亿。今天看来,那两家仅仅晚成立于农夫山泉一两年的公司,却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统治者”。

移动互联网巨头稳稳地占据着流量的红利与时代的声音,传统企业建立的商业模式逐渐被瓦解,特别是那些依赖于渠道优势、集中发布广告的快消企业。

电商的兴起和流量平台的分散,都对传统的快消品构成了威胁。

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道出了这种变化的一面:自古以来,话语权掌握在5%的少数人手里,而互联网给了每个人表达自己想法的机会。农夫山泉的品牌建立在“5%时代”的末期。

而这种去中心化表达,造成了流量的分散、渠道的分散。一度“互联网思维”都被认作行业“新知”和“必学”。

钟睒睒却对此有点不屑。2013年,钟睒睒在中国传媒大学做演讲。随后,接受《财新》采访,谈传统企业、互联网企业的竞争。

“传统企业就像是沉默的羔羊。”他说,中国的传统企业长期被冷落,正是传统企业数十年来的积累,才有了如今繁荣的消费社会和互联网企业发展的土壤。

“在支持电商的环境中,用成千上万家传统企业的亏损和薄利,维持着电商企业的垄断利润。低于生产经营成本的电商价格战,更是严重伤害了中国经济——因为阻碍了产品本身升级换代的进程。”钟睒睒这样评价电商。

即便如此,他却从未放低对“知识”的尊重和重视,认为传统企业的出路在于自身的学习能力。

“现在,整个人类知识在爆炸,整个知识领域在细分。单个个人和企业所拥有的知识,在人类知识库的总量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传统企业准备新的知识系统,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

自青年时代,钟睒睒一直都在追寻“知识”的力量,20年来,知识的本质似乎没有改变,只是变现的方式不同罢了。

在电影《大空头》的最后,成功做空次贷而大赚的Dr. Burry想要把他发现的秘密告诉世界,可华尔街上没有任何机构选择相信他的忠告,失望之下,他便选择转身离开金融行业,只做一种产品的投资:水。

“我这个人,不喜欢阿谀奉承,也不会跟人喝酒吃饭。”一直以来,他都希望能够直面问题。

部分参考资料:

  • 1994.1 第一份专利

  • 2000.6. “纯净水之争”幕后新闻

  • 2002.9.12 农夫山泉还在选择上市时机–专访养生堂总裁 

  • 2004.4 对话牛文文:IBM 转型就是保命

  • 2005.12中国经营者:独狼的性格

  • 2007.7.25创新中国:钟睒睒

  • 2007.8.15 农夫山泉康师傅水源之争

  • 2008.5.23 钟睒睒:签了生死状的救灾企业家

  • 2009.12.01 我所认识的钟晱晱

  • 2013.4.18 农夫山泉华润怡宝对掐:谁是幕后黑手?

  • 2013.5.6 “独狼”钟睒睒

  • 2013.5.6 农夫山泉董事长与《京华时报》激辩3小时 胜负难分

  • 2013.05.08农夫山泉当家人钟睒睒:习惯了以“独狼”的姿态炒作

  • 2013.5.11 农夫山泉事件:先讲事实,再论是非

  • 2013.5.22 农夫山泉老总自称不习惯讲软话 传因两箱橘子下海经商

  • 2013.6.18 钟睒睒起底:与首富宗庆后恩怨情仇可拍电影

  • 2015.04 农夫山泉:孤独的坚守

  • 2016.08.03 你可知老板如此另类?

  • 2020.4.30 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

钟睒睒:「文人」今安在?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作者:孟德阳,编辑:tuya,36氪经授权发布。

睒,读音shǎn,[动]眨眼,窥视;[形]晶莹的样子。——新华字典

钟睒睒,养生堂、农夫山泉与万泰药业的创始人,曾在《浙江日报》担任记者。

今日,农夫山泉正式登陆港交所,截至9时35分,公司总市值为4268.31亿港元(合人民币3602.45亿元),加上钟睒睒万泰生物持股部分,他掌控财富为3825.34亿元,约合573.8亿美元,成为中国新“首富”。

生于知识分子家庭,成长在理想主义和人文主义交织的80年代,钟睒睒用“下海”向自己的文人生涯告别,在互联网技术进场中国的时刻,又选择用卖水这样传统的方式开始。

如今,互联网已把曾经的商业世界变得“面目全非”,农夫山泉和钟睒睒——这位“卖水的人”似乎正在宣告:商业本质从未改变。

只是,曾经的“文人”已变得模糊。

等了二十年

根据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书,农夫山泉中国瓶装饮用水市占率第一、毛利率连续三年超50%,净利率2019年超过20%——靠卖水,农夫山泉一年的净利有45.6亿。

招股书还披露,在2001年6月,农夫山泉就已经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

实际上,当时的传言甚多:比如,可口可乐、达能等巨头考虑收购农夫山泉,农夫山泉一年内就要上市等等。

钟睒睒心里是清楚的。当时他的回应是,考虑到公司发展到了一定阶段,股改是“给农夫山泉一点资本”。2000年,农夫山泉因“纯净水事件”几乎得罪了饮用水行业的所有企业,但也正是这此风波,让农夫山泉天然打造了矿泉水更有“营养”的强心智,市占率随之不断攀升,上市传闻,自然不奇怪。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年资本市场过于糟糕表现。海外市场的距离大部分中国企业还很远,A股上市,几乎是唯一选择。

“现在(2002年)谋求上市,是对企业价值的一种玷污,”上证指数长期在1700点上下徘徊,市场单日成交额不过几十亿。钟睒睒直言,“如果时间不恰当,我们也考虑不上市。”

可农夫山泉这一等,几乎就是20年。

上市,也自然给钟睒睒这位被媒体冠以“独狼、低调”的创始人来了更大的关注。每次出现在媒体的镜头前时,他多少有些“刻板”的打扮却让人印象深刻。若不是必须打领带的场合(比如商业签约仪式),一件灰色圆领毛衫(可能是羊绒衫)加上一件白色衬衣,以及标志性的眼镜,勾勒出了钟的经典形象。“钟睒睒也没有暴发户气质。”

知识分子、文人打扮和火爆性格,在圈里和圈外,他似乎有一种错位感。

“食品饮料圈最让人头疼的老板有两个,一个就是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一位和农夫山泉合作过的企业合伙人曾这样评价。一次,他和钟睒睒一起参加行业会议,“(钟睒睒)上去发言,一开口就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也有之前的下属回忆,“如果给老板汇报时太啰嗦,就会被骂”,此前采访过钟本人的记者也说,他不会回答你那些琐碎的问题。

对于外界的种种,钟睒睒自称“并不在意”,几十年来,农夫山泉挺过各种“风波”和水战,一路打过来,成为“矿泉之王”,而这部成长史,最先把人们带回了40年前的浙江县城:诸暨。

杭诸往事

1954年12月初,钟晱晱出生于杭州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后因父母错划“右派”,全家人被下放回绍兴诸暨。这座县城南去杭州约60公里,据称曾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图谋复国之地。当地人说,诸暨人喜欢直来直去,性格很“冲”,“喜欢喝酒打架”,这与江南人的印象颇有不同。

钟的态度,多少也映出诸暨人的特点,或有些“卧薪尝胆”之志。当地人眼里,他性格也是“杭铁头”,不怕“怼人”。即便是在与《京华时报》的对质中,他回应媒体“我们从来不说软话,即便是自己错了,也说硬话。”

“人的一生都在回望童年”。对于钟睒睒和那代人来说,这种磨难,获得世俗意义上成功之后,也未见得能消失。

诸暨作家周介眉(笔名:梅芷)曾与钟睒睒是邻居,刚恢复高考时,钟睒睒和妹妹晓晓、周介眉都在复习考试。

“他手捧一杯热茶,披着件旧大衣,趿着双破棉鞋,踢踢踏踏地上我这里跑一圈,”周介眉在一篇文章中回忆,“有时为了探讨某个难题,有时什么也不为,就那么转一下,调剂调剂紧绷的神经。”。

媒体在报道时多用“泥瓦匠”给他贴标签,原因是他在小学未读完(据称是读到五年级,因“文革”停课)便辍学务工。这段经历,外界很少有人关注,钟本人也从未多谈。

学习中断过早,让钟睒睒连“基本的代数知识都不掌握”,自然也很难考得上大学。两次高考,他距离招生线每次都差20多分。这并未让钟晱晱放弃继续读书的想法。1977年,借着这股“轴”劲,他考上了电大(现浙江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

“那个年代,考不上大学的都去了电大,凭着电大的文凭,我进入了《浙江日报》。感谢电大。”作为电大85届校友,钟睒睒给母校录了一段赠言视频。

那是个神奇的年代。也就在1985年,张瑞敏砸了76台质量不合格的海尔冰箱,柳传志正在琢磨倪光南的“汉卡”技术,马云当选了杭州师院的学生会主席。

“理想”与“人文”也是人们回忆起1980年代容易联系到的两个关键词。在一场巨大的变革到来之后,人们开始回归曾经憧憬、但难以企及的事物:对年轻的钟睒睒或许是知识。

辗转文联、《江南》等工作后,电大85届学生钟晱晱入职《浙江日报》工作,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重要时刻。到今天,他说自己仍有“浙报情结”,那段时间给他后来的创业提供了启动资源,经商多年后,他往来最频繁的,也还是当记者时的那些朋友。

85年1月4日,《人民日报》转载了一篇名为《洪孟学为啥出走?》的通讯文章,引发了巨大的影响。报道中的洪孟学自学技术,因不满国营单位对个人才能的限制,离开加入了一家乡镇企业,却委以重任。

多年以后,洪孟学和钟睒睒在海南相遇,共同创立了养生堂。在养生堂的第一份专利说明书上,洪孟学的名字排在钟睒睒之前。30年后,洪孟学“为对农夫山泉贡献良多的个人,于2015年7月去世。”

而洪孟学的三位子女洪怡、洪维亚、洪维岗和洪孟学的孙女、洪维岗的女儿洪孝慈四人分别持股农夫山泉0.7467%、0.7467%、0.7467%和0.1409%,合计持股农夫山泉达2.381%。以21.5港元/股的开盘定价,不难计算,农夫山泉上市后的市值至少2100亿元人民币。

知识变成了财富,也传给了下一代人。

文人「下海」

知识要寻找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大概率是财富。

他当时甚至想在海南继续办报纸,但倒没有实践。1988年,钟睒睒告别了《浙江日报》的体制工作,趁着海南的开发热,“下海”。

“跟那些草根的企业家相比,钟睒睒是一个文人。”曾在浙江卫视广告部任职的周伟成这样评价道。

但文人的路,最终还是让给了商业。

在海南,钟睒睒先是选择种蘑菇,结果赔得一塌糊度。后来,他成为了哇哈哈口服液在广西和海南的代理商,据21世纪网的报道,他曾把低价拿到的口服液,卖到代理空白的湛江市(彼时哇哈哈口服液在广东热销),而与哇哈哈的创始人宗庆后闹过矛盾。

多年以后,宗庆后建立了哇哈哈的饮料帝国,成为了一代“首富”,宗、钟二人的“水战”也在此埋下了伏笔。

在海南,钟睒睒真正的第一桶金,来自养生堂和旗下的“龟鳖丸”。也许是洪孟学“自学成才”科研带来的启发,养生堂的两位创始人通过自研技术(通过液氮低温将全龟、全鳖冷冻、脱水、制粉)而制出的产品,在市场经济的繁荣和对保健品需求爆发的年代,养生堂的龟鳖丸成了“爆款”。

养生堂的早期专利(来源:谷歌专利、财经涂鸦)

龟鳖的概念当时有多火?

1997年春晚,赵本山小品中“养甲鱼,你咳嗽也一年五六万”的台词足以证明。钟睒睒对于小企业成长的判断是,(企业)经营的种类必须具有唯一性,而且必须是暴利的,“没有规模效应来供你慢慢积累”。

另外,钟睒睒和洪孟学二人对知识、特别是技术的尊重加上高明的营销手法,成就了他们。钟睒睒曾对手下的人讲,“你们去找投资项目,去找科学家,只要天天晚上12点以后还亮着灯的,不管是谁,不管是研究什么东西,你闯进去,问他要不要钱,给他钱,这就是我的搞法。”

钟睒睒第一家上市公司万泰药业生产的艾滋病疫苗,“就是这么搞出来的”。

1997年春晚的5个月前,农夫山泉正式成立,像是对旧时代——疯狂的海南房地产、甲鱼和保健品——的一场告别。也像是一场开始,新经济时代的曙光已经到来,另一位浙江人,丁磊,在这一年的6月创立了网易;一年之后,腾讯成立;又过一年,阿里巴巴成立;再过一年,百度成立。

千禧年之际,互联网泡沫破裂,随后大爆发。“必须是暴利的”,互联网更懂。

风波不停

“请大家帮农夫山泉一个忙,保持安静。”钟睒睒站在讲台上,背朝着那名记者的方向,先喝了一口水(瓶装的农夫山泉),然后把这句重复了七八遍。

2013年5月6日,农夫山泉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回应《京华时报》关于农夫山泉水质标准的报道。讲话开始40分钟前后,坐在台下的记者用一连串的问题打断了钟,摄影记者立即围住拍照,场面一度混乱。

自创立至今,似乎任何一次关于钟睒睒或农夫山泉的报道,都没有2013年这一次风波影响之大。“三次发布会唯有这次在北京召开,希望能够在这儿寻找到真理。”

起因是,自4月10日至5月7日的27天,《京华时报》用67个版面、76篇报道,质疑农夫山泉的水质“不如自来水”、未达国家标准。

当时农夫山泉的回应是,地方标准已高于报道中的国家标准、且国家天然饮用水标准还未制定,《京华时报》报道背后有竞争对手参与。双方各执一词,最终以“农夫山泉宣布退出北京市场,向《京华时报》索赔6000万元”。

来源:百度指数、财经涂鸦

钟睒睒还是表现出了“头铁”的个性。随后的问答环节,几乎变成了钟与《京华时报》记者的对质,让其他媒体几乎都插不上话。

“农夫山泉决不会为舆论暴力低头,也不会为自己的尊严失去颜面。”

“标准门”4年前,在钟睒睒的发迹之地——海南,省工商局也经历了一次风波,但从百度指数上,这次基本上没有给农夫山泉的品牌带来后遗症。

2009年12月初,海南省工商局发布了一份检测报告,认为农夫山泉旗下“水溶C100”产品在质量上未达到行业标准。

随后是一轮又一轮的争辩,直到农夫山泉的产品被证明为“合格”。

风波不断,走到今年的农夫山泉已成为瓶装水行业市场份额第一,也没有人纠结,那场2013年的风波中是“国标”重要还是“浙标”重要。

直到2017年,这场“对峙”才最终告一段落。6月22日,《京华时报》宣布停刊。

“胜负已分”,钟睒睒却表达了对于这种结果的失望,“为什么不给我们赔偿?”

「沉默羔羊」

对农夫山泉来说,输赢已经在行业之外。

自2012年起,消费品、水行业之外的一种力量,也在疯狂生长。

创立两年、迭代一次之后,雷军在2012年推出了小米1s和2,这款1999元手机后来被视为小米的爆发点,随后引发了大规模的换机潮,“一个字头”也因此诞生,也开启了中国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

同样是在2012年,微信注册用户破2亿;那年年底,微信注册用户达2.7亿。今天看来,那两家仅仅晚成立于农夫山泉一两年的公司,却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统治者”。

移动互联网巨头稳稳地占据着流量的红利与时代的声音,传统企业建立的商业模式逐渐被瓦解,特别是那些依赖于渠道优势、集中发布广告的快消企业。

电商的兴起和流量平台的分散,都对传统的快消品构成了威胁。

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道出了这种变化的一面:自古以来,话语权掌握在5%的少数人手里,而互联网给了每个人表达自己想法的机会。农夫山泉的品牌建立在“5%时代”的末期。

而这种去中心化表达,造成了流量的分散、渠道的分散。一度“互联网思维”都被认作行业“新知”和“必学”。

钟睒睒却对此有点不屑。2013年,钟睒睒在中国传媒大学做演讲。随后,接受《财新》采访,谈传统企业、互联网企业的竞争。

“传统企业就像是沉默的羔羊。”他说,中国的传统企业长期被冷落,正是传统企业数十年来的积累,才有了如今繁荣的消费社会和互联网企业发展的土壤。

“在支持电商的环境中,用成千上万家传统企业的亏损和薄利,维持着电商企业的垄断利润。低于生产经营成本的电商价格战,更是严重伤害了中国经济——因为阻碍了产品本身升级换代的进程。”钟睒睒这样评价电商。

即便如此,他却从未放低对“知识”的尊重和重视,认为传统企业的出路在于自身的学习能力。

“现在,整个人类知识在爆炸,整个知识领域在细分。单个个人和企业所拥有的知识,在人类知识库的总量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传统企业准备新的知识系统,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

自青年时代,钟睒睒一直都在追寻“知识”的力量,20年来,知识的本质似乎没有改变,只是变现的方式不同罢了。

在电影《大空头》的最后,成功做空次贷而大赚的Dr. Burry想要把他发现的秘密告诉世界,可华尔街上没有任何机构选择相信他的忠告,失望之下,他便选择转身离开金融行业,只做一种产品的投资:水。

“我这个人,不喜欢阿谀奉承,也不会跟人喝酒吃饭。”一直以来,他都希望能够直面问题。

部分参考资料:

  • 1994.1 第一份专利

  • 2000.6. “纯净水之争”幕后新闻

  • 2002.9.12 农夫山泉还在选择上市时机–专访养生堂总裁 

  • 2004.4 对话牛文文:IBM 转型就是保命

  • 2005.12中国经营者:独狼的性格

  • 2007.7.25创新中国:钟睒睒

  • 2007.8.15 农夫山泉康师傅水源之争

  • 2008.5.23 钟睒睒:签了生死状的救灾企业家

  • 2009.12.01 我所认识的钟晱晱

  • 2013.4.18 农夫山泉华润怡宝对掐:谁是幕后黑手?

  • 2013.5.6 “独狼”钟睒睒

  • 2013.5.6 农夫山泉董事长与《京华时报》激辩3小时 胜负难分

  • 2013.05.08农夫山泉当家人钟睒睒:习惯了以“独狼”的姿态炒作

  • 2013.5.11 农夫山泉事件:先讲事实,再论是非

  • 2013.5.22 农夫山泉老总自称不习惯讲软话 传因两箱橘子下海经商

  • 2013.6.18 钟睒睒起底:与首富宗庆后恩怨情仇可拍电影

  • 2015.04 农夫山泉:孤独的坚守

  • 2016.08.03 你可知老板如此另类?

  • 2020.4.30 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

浙江出首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猎云网”(ID:ilieyun),作者:吕鑫燚、韩文静、盛佳莹,36氪经授权发布。

凭着一句“农夫山泉有点甜”,钟晱晱或将成为中国新首富。

即将在港股上市的农夫山泉,在昨晚结束了暗盘交易,股价大涨91%。今天农夫山泉挂牌上市,发行价21.5港元每股,开盘大涨85%,总市值达4400亿港元。而创始人钟晱晱通过对旗下公司持股84.4%的股份,以及钟睒睒持股A股万泰生物74.23%的股权,使其身价达到了4079亿元。超越马化腾,或将成为中国新首富。

钟晱晱将卖水这门生意做到了极致。

出生在浙江省褚暨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钟晱晱在电大毕业后成为了《浙江日报》的一名记者,1988年钟晱晱来到了刚成为经济特区海南闯荡。

在这里钟晱晱的人生第一次和首富有了挂钩,在宗庆后成为首富的20年前他创办的娃哈哈口服液就已经蕴藏了巨大的商机。而钟晱晱也嗅到了商机一举拿下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广西的总代理。他拿着在海南较低价格出售的口服液高价卖到广东,这一行为很快被发现,他失去了总代理的资格。

随后钟晱晱开启了自己创业的道路,做过保健品出过养生堂鱼鳖丸,两次保健品方向的创业都失败后他才回到杭州创立了农夫山泉。钟晱晱将当年卖保健品积攒下的经验,全都用到卖水上,这也是钟晱晱一直被评为营销奇才的原因之一。

他营销出脍炙人口的广告词“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有点甜”。钟晱晱不仅将农夫山泉打造成水中茅台,连续8年间始终保持瓶装水市场占有率第一。也让自己逐渐坐上中国首富的位置。

这个位置有太多他的老乡和老朋友了。从古越国的范蠡、计然到南宋时期全国领先的都市商业,从明代最早的资本主义萌芽到清末开埠后的商帮摇篮,以至近代民营企业兴衰,浙江的商人们不仅感受历史,更是成为主角亲身创造历史。

过去的20年内,有7年中国首富的位置上坐着浙江人。不仅有人人熟知的互联网大佬马云、丁磊,还有钟晱晱的老朋友宗庆后。

网易 丁磊

2003年,年仅32岁的网易创始人丁磊资产76亿荣登中国首富。

和钟晱晱一样,丁磊也出生在浙江省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便展现出对无线电的浓厚兴趣,15岁装了人生第一台六管收音机。上大学期间,组织了一场电磁场CI软件的展示会,毕业后得到了电线局铁饭碗的工作。

参加工作不到两年,由于内心一直有种难尽其才的困扰丁磊便决心南下打工。1996年丁磊的美国之旅成为了他的转折点,丁磊曾表示“我在美国硅谷看到很多公司创业从事的都是互联网方向”,这一点丁磊和马云的人生轨迹高度重合。

于是在1997年筹集了50万元开始创业,成立了一家只有8个人的小工作室。同年年底,网易自主研发的第一个全中文个人免费邮件系统上市。短短半年用户达到3万,纯利润500万,此后网易每年都会为其做整套升级计划。随后丁磊又做出两个重要的决定。

一个是由系统集成商向ICP的转型,另一个是把总部从广州迁到北京。

1998年丁磊把眼光转向了门户网站的模式上,当时门户网站竞争十分激烈。丁磊在此环境下提出了“互动性”概念,使门户网站成为交流、交易的媒介。用户不仅可以浏览信息,还可以参与到虚拟社区进行互动。正是这个概念在他的推动下让网易在众多门户网站中脱颖而出,逐渐的网易也成为当时的三大门户网站之一。丁磊、王志东和张朝阳三个年轻人把中国带到了互联网元年。

网易共推出了中国第一家全中文搜索引擎、第一家免费个人主页、第一家免费电子贺卡站、第一个网上虚拟社区和网上拍卖平台。

两年后的千禧年,网易在资本最热的时候登陆纳斯达克。2003年仅32岁的丁磊荣登中国首富。

盛大 陈天桥

如今,盛大早已经不再“盛大”,但陈天桥的传说还依然在江湖上流传。

陈天桥出生在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复旦大学毕业后的他在股市赚到第一桶金,此后,他便对虚拟行业产生了兴趣。

上个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大潮袭来,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网站的盈利模式初步成型,而西湖边上的马云,经过数次试错后,已经看到了电子商务的春天。

26岁的陈天桥决定另辟蹊径,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做一个类似于网络游戏的互动社区,1999年,盛大网络诞生了。

2001年的春天,韩国《传奇》游戏到中国寻找网络运营商与陈天桥一拍即合,盛大以30万美金的价格购下《传奇》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

这次被认为是盛大发展史上最重要的转折之一。《传奇》在国内上市一个月,注册用户就突破百万,在当时国内能上网的电脑未超过千万台的情况下,这个数据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2004年,盛大在纳斯达克上市,年仅31岁的陈天桥一举压过网易的丁磊,以90亿的身价坐上了中国首富的位置。

从开始创业到成为中国首富,“三十而立”的陈天桥仅仅用了5年时间。

在《传奇》的版权合作结束之后,盛大推出自主研发的《传奇世界》,在国内红极一时,后来又推出了泡泡堂、龙之谷等许多受到大众喜爱的游戏。

然而,游戏终究不像搜索、电商,能成为刚需,盛大始终没有一个产品可以支撑起整个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陈天桥开始探索盛大的转型之路,“盛大盒子”是盛大网络从网游运营公司转型网络娱乐平台的关键。

但受制于高昂的成本,融合了在线视频播放与在线互动娱乐功能的“盛大盒子”毫无悬念地失败了,这也给陈天桥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2015年,盛大从纳斯达克退市,陈天桥一手建立的一代游戏王朝终是落下了帷幕。而他用5年时间走上中国首富宝座的故事,至今仍被津津乐道。

娃哈哈 宗庆后

宗庆后在2010年和2012年两次登上中国首富的宝座。

1987年,42岁的宗庆后在不惑之年才开始自己的第一次创业。他带领两名退休老师,靠着14万元借款,通过代销汽水、棒冰起家。

1988年,宗庆后开始为别人加工口服液,并于1989年成立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开发生产娃哈哈儿童营养口服液,加上“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的广告,产品一炮打响,走红全国。

1990年,创业只有三年的娃哈哈产值就突破亿元大关,那一年,看到娃哈哈口服液涌现的巨大商机,钟睒睒成了娃哈哈在海南和广西的总代理。但他拿着较低价格在海南出售的口服液再以较高价格卖到广东,这一行为很快就被发现,他失去了总代理资格。

这是两位中国首富在创业史上一段奇妙而又短暂的交集。

有了“娃哈哈”这个品牌后,宗庆后带领团队在市场上奔跑起来。通过低成本、快速开发生产的产品策略,为娃哈哈带来了巨大的成功。

2003年,娃哈哈公司营业收入突破100亿元大关,成为全球第五大饮料生产企业,仅次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吉百利、柯特这4家跨国公司。

2004年,娃哈哈实施“创新”战略,营养快线、爽歪歪等新产品的不断推出,使企业摆脱了同质化竞争。

2010年,娃哈哈推出旗下高端奶粉——爱迪生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由合作企业荷兰百年皇家乳企生产,原装进口,来到中国,此举也开创了让国外企业为中国贴牌生产的先河。

这一年,宗庆后被评为福布斯中国首富,财富总额为534亿人民币。这是中国第一次有“饮料大王”成为全国首富。

2012年,67岁的宗庆后以800亿元的身价,再次成问鼎中国首富。

而现在的娃哈哈似乎在一步步向“流量”迈进,宗庆后这两年的创业内容是“HAHATEA”的奶茶店,高调入局了新式茶饮市场。

阿里巴巴 马云

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后,实体起家的宗庆后起初并不看好电商模式,在宗庆后看来,电商模式充斥着烧钱买流量、销售假冒伪劣产品。

在高手如云的电商界,马云把浙商的敢于冒险、重视诚信发挥的淋漓尽致。作为浙商的一大代表,他曾经说过诚信是世界上最大的财富。

2014年,50岁的马云及其家族以1,500亿财富首次问鼎中国首富,而其创办的阿里巴巴正是中国电商的巨头企业。

在2014年中,马云的净财富大幅增加185亿美元至292亿美元,增幅高达173%,主要是由于阿里巴巴集团2013年9月在美IPO,且随后该股表现良好。马云以8.9%的持股比例坐享阿里巴巴149亿美元市值,以218亿美元的总净资产成为中国内地新首富。

而在成为首富的道路上,马云和阿里巴巴都历经了坎坷。

2019年,淘宝App日活近5亿,而在2019年集五福活动期间,支付宝日活也达到3.2亿。在今天看来,阿里巴巴旗下的多个业务已经成为了互联网生活标配。

而在阿里巴巴刚刚创立的时期,没有人理解马云这个瘦小的男人描绘的未来。

在以烧钱著称的互联网行业,阿里巴巴也不例外。阿里巴巴创办后也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最为窘迫的时候银行里只有200元。

2015年,马云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到:“十五年以前,我去硅谷争取融资三十几次,找了三十几个公司,全被拒绝掉了。”

而除了融资不顺,当时的外部环境也正经历着天崩地裂般的泡沫危机。

2000年,美国纳斯达克崩盘,全球的互联网都产业开始经历这一场泡沫的阵痛,一些互联网企业因此股价暴跌,甚至破产、倒闭。那一年的互联网泡沫总共蒸发了8万亿市值。

而阿里巴巴成立不到一年,在没有盈利、没有新融资的境况下,马云依然选择坚持到底,“如果所有的网站公司都要死的话,我们希望我们是最后一个死。”

熬过互联网泡沫的阿里巴巴却转眼在2003年春天遭遇了非典疫情。

因员工去广州参加广交会染上非典,让整个杭州如临大敌,实施了当时最大规模的隔离,期间员工全部回家。

差点就崩溃的阿里巴巴再次在逆境中成长,同年5月上线了淘宝网,正是因为隔离,非典让大家真正关注到不需要出门的电子商务。

越挫越勇的阿里巴巴最终回到曾经拒绝了马云三十多次的美国上市,马云曾笑谈:“再来纽约就是想多要点钱回去。”

而他确实完成了这一目标。

此后,马云分别在2018、2019年,以2387亿、2600亿的资产再次问鼎中国首富。

最后

浙江人与商业有着天然的亲和力,他们乐于经商,善于经商,经商成了他们的追求理想的重要途径,同时也成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

面海通江的浙江地处一种得天独到的地理优势,19世纪末20世纪初,上海开埠不久,大批的宁波商人纷纷涌入,给这座东方的商业大都市带来了繁荣景象。

改革开放以后,浙江人的经商能量得到空前释放,秉承“工商皆本”的理念,他们如鱼得水,在商品经济的大潮中尽情畅游。

如今,800万在外浙商每年创造的财富总值和浙江全省年GDP相仿,浙商逐渐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中重要推进力量。

20年间风雨变幻,在浙江这片土地上,成就了网易、盛大、娃哈哈、阿里巴巴、农夫山泉……在这片土地上同时还诞生了义乌中国小商品市场、中国鞋都江南皮革厂等等,制造业发达,商业气息浓厚。

在这段历史中,浙江商业锻造出舍得、合气、共赢、低调、敢闯的特点。这几个特点也能在四位首富身上可见一斑,敢闯的马云和丁磊硬是将互联网产业做大做强,舍得的钟睒睒硬是砸钱做营销将农夫山泉推上了宝座。

浙商经历过百年的历史演变,在中国经济发展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未来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浙江的商人们定会创造出更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