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关总署:中国成全球唯一货物贸易正增长主要经济体

原标题:海关总署:我国是全球唯一实现货物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1月1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2020年全年进出口情况,并答记者问。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介绍,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和全球贸易遭受严重冲击,我国外贸发展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我国外贸进出口实现了快速回稳持续向好,展现了强大的韧性和综合竞争力。我国外贸进出口从2020年6月起,连续7个月实现正增长,全年进出口、出口总值双双创历史新高,国际市场份额也创历史最好记录,成为全球唯一实现货物贸易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地位进一步巩固。

根据WTO和各国已公布的数据,2020年前10个月,我国进出口 、出口进口国际市场份额分别达12.8%,14.2%和11.5%,均创历史新高。

中国白酒的英文名改了 海关正式启用:“Chinese Baijiu”|白酒

原标题:中国白酒的英文名改了!海关正式启用:“Chinese Baijiu”

每经编辑 周宇翔

本周,中国酒业协会微信公号发布消息称,经与海关总署税收征管局(京津)多次沟通,中国酒业协会于2020年4月25日正式向海关总署提出申请,建议将海关商品名录中中国白酒的英文名字由原来的“Chinese distilled spirits”更改为“Chinese Baijiu”。

海关总署在充分听取协会的意见之后,同意在2021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税则》中进行修改,新的税则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税则第22章的税号为2208.9020,中文列目名称是白酒,对应的英文是:Chinese Baijiu。

中国酒业协会称,中国白酒与白兰地(Brandy)、威士忌(Whisky)、伏特加(Vodka)、朗姆酒(Rum) 和金酒(Gin)一起并称为世界六大蒸馏酒。白酒是中国的国粹,有两千多年的生产历史,所采用的是与西方完全不同的天然多菌种固态发酵、固态蒸馏、全生物质转化产品。目前科学研究精准表明参与白酒酿造的微生物有一百多种,风味物质有一千多种,其中定性的风味物质有三百多种,中国白酒消费量为约占世界蒸馏酒的三分之一。但多年来,中国白酒缺乏一个官方的准确的英文名称, 造成海外消费者的困扰,比如Chinese spirits(中国白酒), Chinese distilled spirits(中国蒸馏酒), Chinese liquor(中国烈酒)等都称为“中国白酒”。

图片来源:中国酒业协会微信公号图片来源:中国酒业协会微信公号

中国酒业协会表示,自2017年成立中国酒业协会白酒文化国际化推广委员会以来,协会开始把“Chinese Baijiu”作为官方的英文名称,并在所有场合使用。2019年开始,中国白酒的系列国家标准进行修订《白酒工业术语》(《Terminology of baijiu industry》),并对白酒的英文名称进行了修订:白酒,英文名字:Baijiu。同时在国际期刊、会议和文献上,经学术界的努力和宣传,白酒(Chinese Baijiu)也逐步在被国内外行业专家及消费者所认知,此外,近年来协会组织白酒企业参加的各种食品饮料展会上也都统一使用“Chinese Baijiu”,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Chinese Baijiu”的知名度将越来越高。

订单翻倍却换不来收益 家具出口企业的利润被谁偷走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作者: 何乐舒

[ 国家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家具及其零件11月份的出口额为461.4亿元,较10月增长19.3%。 ]

傍晚6点左右,东莞戎马家具有限公司(下称“戎马公司”)的工人们陆续下班,不过晚饭过后,他们将继续回到车间,马不停蹄地加班赶订单。

“最近都要加班,工厂现在以最高产能在运转,每月可生产约7000套沙发。”戎马公司的财务经理张玉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订单增长明显,单月订单量增长甚至达到60%,现在的订单已经排到明年4、5月份了。

国家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11月份和1~11月累计进出口数据显示,家具及其零件11月份的出口额为461.4亿元,较10月增长19.3%;1~11月累计出口额为3650.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2%。

不过,通过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在东莞市厚街镇的调研发现,面对火热的行情,企业却较为冷静。受访企业均表示,虽然表面上订单量大幅上涨,但全年来看,整体收益大概与去年持平,并无特别明显的增长。此外,企业还面临原材料价格上涨、汇率波动导致利润被挤压、产能受限等问题。

家具企业订单翻倍

家具制造业是东莞的特色产业,2018年,东莞市家具制造业完成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86.8亿元,占全市工业比重为2.2%。东莞下辖的厚街镇更是国内家具行业产业链配套最完善的地区之一。

家具业是厚街的传统支柱产业之一,当地拥有家具企业700多家、家具原材料市场及大型家具卖场近20个,从业人数超10万人,先后被评全省首个“广东家具国际采购中心”以及“中国家具展览贸易之都”。

下半年以来,当地不少家具企业的订单增长明显。

“上个月有些海外市场的增长超过50%。”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慕思公司”)的海外业务总经理上官生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慕思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中国高端软床行业的龙头企业,目前已在澳大利亚、德国、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日本、哥伦比亚、印度、柬埔寨等多个国家开设了285家专卖店。

阿里巴巴国际站数据显示,三季度以来,家具行业交易额同比增长191%,支付订单数同比增长112%,出口的热门产品主要为沙发、床、办公桌椅、餐桌椅、儿童床等。

不过,受访企业对于订单翻倍却都较为冷静。上官生文表示,目前的订单暴增现象更多是由于生产不均衡导致的,上半年很多工厂停工停产,真正的复苏大概从7月开始。

实际上,海外市场依然受到疫情的冲击,美国、韩国、日本等多国疫情反复,多地重新“封城”,慕思公司的不少海外门店都不得不关闭,这也导致了其出口增长仍然有限。

除了上半年延迟开工导致订单积压,近几个月出口订单明显增长还有多方面的影响因素。戎马公司的董事长秘书方智颖认为,一方面疫情期间部分企业支撑不住倒闭,发生了订单转移;另一方面,由于家具单价较高,消费者更愿意在线下成交,随着第三季度全球疫情有所缓和,市场发生了报复性消费。

即便如此,受访企业均表示,由于前半年基本没有开工,因此从全年总量上看,出口业绩可能会与去年持平,或仅比去年稍有增长,不见得会特别明显。

第一财经从厚街镇政府获悉,今年以来,受全球疫情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厚街家具行业整体出口订单量明显下滑。从统计数据来看,1~4月规上家具制造企业工业出口交货值2.22亿元,同比下降27.4%。从5月份起,随着国内疫情逐步转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以及省、市及镇各项扶持措施逐步落实,家具行业出口有所好转,各月降幅明显收窄,1~10月规上家具制造企业工业出口交货值6.94亿元,下降11.4%。

利润被挤压

“对我们出口企业来说,从数据上看好像非常火热,但实际上企业也并非在赚大钱。”上官生文表示,多方面的因素都导致了实际利润的降低。

“物流是一个问题,导致了我们成本的上升。”上官生文直言,集装箱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还很难订到,比如去往澳大利亚的货柜基本上要提前两个星期以上预订。

另一方面,近几个月来,原材料价格也在上涨。戎马公司的副总经理李佳良表示,软体沙发的原材料普遍涨价10%~15%。

戎马公司所需的原材料大部分来自国内,但软皮沙发的那层皮需要从巴西、越南等国家进口,海外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加工基地无法维持原有产能,导致原材料紧缺,价格上涨。

在原材料紧缺的情况下,大型企业在维持供应链稳定上有着明显的优势,议价能力也更强。上官升文表示,慕思公司目前供应链稳定,对生产并无太大影响。不过,整个行业的成本在上涨,包括海绵、弹簧等原材料,而这个成本最终会分摊到行业的各个环节里。

值得注意的是,受访企业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汇率波动对收益的影响。人民币汇率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大幅升值,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位于6.55左右,按照5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汇价7.1765算,人民币至今的升值幅度超过8%。

“出口基本是打价格战。外国人做生意对价格非常敏感,需要我们报告成本,下半年汇率波动大,吞掉了我们的一部分利润。”张玉霞说,戎马公司由于需要进口原材料,可以对冲约50%由汇率带来的利润损失,总体利润才没有被挤压得太厉害。

产能受限:招人是个大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招不到人,我们工厂的员工数早就上千了。”目前,戎马公司约有800名员工,李佳良提到招人问题时格外惆怅。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工厂有800名员工马不停蹄地以最高产能运转,也是得益于今年年初戎马公司四处“抢人”的“反常”举动。

疫情之下,不少家具企业遭受冲击,戎马公司不但没有裁员,反而把手艺熟练的工人都招进来。今年,该公司招工超200人,人员增加25%左右。

“我们从2月份就开始招工了,当时工厂员工没回来,也照样发工资。那时候压力真的很大,大家都叫老板不要招人了,但老板对行业还是很有信心的,长期看好软体沙发的市场,所以坚持让我们去把因同行企业倒闭而失业的技工接回来。”李佳良透露。

慕思公司的床垫自动化生产车间里,5条流水线正在运作,共有员工不到120人。该车间自2018年起陆续引入自动化设备,目前已基本实现自动化组装,工人只做辅助性工作。该公司的套床自动化生产车间的自动化程度是最高的,以前有400名员工,现在只需要30余人。

不过,上官生文表示,工厂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企业在招聘技工方面也存在缺口,尤其是高技术、高素质的技术工人。

厚街镇政府在给第一财经的回复中也提到,“人”是厚街家具业面临的难题:一是用工方面比较紧张,特别是当前受疫情影响,省外员工招聘难,较大地影响了家具企业的产能;二是高端专业人才难以引留,特别是设计人才、营销人才和管理人才等,招得进来也不容易留得住。

“招工难”的问题日益显著,企业与院校合作共同培养技术人才逐渐成为趋势。

例如,慕思公司有自己的学院,但主要培训销售人才。而针对技术工人,目前仍然主要依靠社会招聘和内部培养。上官生文认为初步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方面,与政府积极沟通,希望能更充分地调动社会上的人才资源。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尝试与院校合作,定向培养技术人才。”

订单翻倍却换不来收益 家具出口企业的利润被谁偷走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作者: 何乐舒

[ 国家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家具及其零件11月份的出口额为461.4亿元,较10月增长19.3%。 ]

傍晚6点左右,东莞戎马家具有限公司(下称“戎马公司”)的工人们陆续下班,不过晚饭过后,他们将继续回到车间,马不停蹄地加班赶订单。

“最近都要加班,工厂现在以最高产能在运转,每月可生产约7000套沙发。”戎马公司的财务经理张玉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订单增长明显,单月订单量增长甚至达到60%,现在的订单已经排到明年4、5月份了。

国家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11月份和1~11月累计进出口数据显示,家具及其零件11月份的出口额为461.4亿元,较10月增长19.3%;1~11月累计出口额为3650.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2%。

不过,通过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在东莞市厚街镇的调研发现,面对火热的行情,企业却较为冷静。受访企业均表示,虽然表面上订单量大幅上涨,但全年来看,整体收益大概与去年持平,并无特别明显的增长。此外,企业还面临原材料价格上涨、汇率波动导致利润被挤压、产能受限等问题。

家具企业订单翻倍

家具制造业是东莞的特色产业,2018年,东莞市家具制造业完成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86.8亿元,占全市工业比重为2.2%。东莞下辖的厚街镇更是国内家具行业产业链配套最完善的地区之一。

家具业是厚街的传统支柱产业之一,当地拥有家具企业700多家、家具原材料市场及大型家具卖场近20个,从业人数超10万人,先后被评全省首个“广东家具国际采购中心”以及“中国家具展览贸易之都”。

下半年以来,当地不少家具企业的订单增长明显。

“上个月有些海外市场的增长超过50%。”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慕思公司”)的海外业务总经理上官生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慕思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中国高端软床行业的龙头企业,目前已在澳大利亚、德国、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日本、哥伦比亚、印度、柬埔寨等多个国家开设了285家专卖店。

阿里巴巴国际站数据显示,三季度以来,家具行业交易额同比增长191%,支付订单数同比增长112%,出口的热门产品主要为沙发、床、办公桌椅、餐桌椅、儿童床等。

不过,受访企业对于订单翻倍却都较为冷静。上官生文表示,目前的订单暴增现象更多是由于生产不均衡导致的,上半年很多工厂停工停产,真正的复苏大概从7月开始。

实际上,海外市场依然受到疫情的冲击,美国、韩国、日本等多国疫情反复,多地重新“封城”,慕思公司的不少海外门店都不得不关闭,这也导致了其出口增长仍然有限。

除了上半年延迟开工导致订单积压,近几个月出口订单明显增长还有多方面的影响因素。戎马公司的董事长秘书方智颖认为,一方面疫情期间部分企业支撑不住倒闭,发生了订单转移;另一方面,由于家具单价较高,消费者更愿意在线下成交,随着第三季度全球疫情有所缓和,市场发生了报复性消费。

即便如此,受访企业均表示,由于前半年基本没有开工,因此从全年总量上看,出口业绩可能会与去年持平,或仅比去年稍有增长,不见得会特别明显。

第一财经从厚街镇政府获悉,今年以来,受全球疫情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厚街家具行业整体出口订单量明显下滑。从统计数据来看,1~4月规上家具制造企业工业出口交货值2.22亿元,同比下降27.4%。从5月份起,随着国内疫情逐步转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以及省、市及镇各项扶持措施逐步落实,家具行业出口有所好转,各月降幅明显收窄,1~10月规上家具制造企业工业出口交货值6.94亿元,下降11.4%。

利润被挤压

“对我们出口企业来说,从数据上看好像非常火热,但实际上企业也并非在赚大钱。”上官生文表示,多方面的因素都导致了实际利润的降低。

“物流是一个问题,导致了我们成本的上升。”上官生文直言,集装箱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还很难订到,比如去往澳大利亚的货柜基本上要提前两个星期以上预订。

另一方面,近几个月来,原材料价格也在上涨。戎马公司的副总经理李佳良表示,软体沙发的原材料普遍涨价10%~15%。

戎马公司所需的原材料大部分来自国内,但软皮沙发的那层皮需要从巴西、越南等国家进口,海外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加工基地无法维持原有产能,导致原材料紧缺,价格上涨。

在原材料紧缺的情况下,大型企业在维持供应链稳定上有着明显的优势,议价能力也更强。上官升文表示,慕思公司目前供应链稳定,对生产并无太大影响。不过,整个行业的成本在上涨,包括海绵、弹簧等原材料,而这个成本最终会分摊到行业的各个环节里。

值得注意的是,受访企业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汇率波动对收益的影响。人民币汇率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大幅升值,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位于6.55左右,按照5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汇价7.1765算,人民币至今的升值幅度超过8%。

“出口基本是打价格战。外国人做生意对价格非常敏感,需要我们报告成本,下半年汇率波动大,吞掉了我们的一部分利润。”张玉霞说,戎马公司由于需要进口原材料,可以对冲约50%由汇率带来的利润损失,总体利润才没有被挤压得太厉害。

产能受限:招人是个大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招不到人,我们工厂的员工数早就上千了。”目前,戎马公司约有800名员工,李佳良提到招人问题时格外惆怅。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工厂有800名员工马不停蹄地以最高产能运转,也是得益于今年年初戎马公司四处“抢人”的“反常”举动。

疫情之下,不少家具企业遭受冲击,戎马公司不但没有裁员,反而把手艺熟练的工人都招进来。今年,该公司招工超200人,人员增加25%左右。

“我们从2月份就开始招工了,当时工厂员工没回来,也照样发工资。那时候压力真的很大,大家都叫老板不要招人了,但老板对行业还是很有信心的,长期看好软体沙发的市场,所以坚持让我们去把因同行企业倒闭而失业的技工接回来。”李佳良透露。

慕思公司的床垫自动化生产车间里,5条流水线正在运作,共有员工不到120人。该车间自2018年起陆续引入自动化设备,目前已基本实现自动化组装,工人只做辅助性工作。该公司的套床自动化生产车间的自动化程度是最高的,以前有400名员工,现在只需要30余人。

不过,上官生文表示,工厂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企业在招聘技工方面也存在缺口,尤其是高技术、高素质的技术工人。

厚街镇政府在给第一财经的回复中也提到,“人”是厚街家具业面临的难题:一是用工方面比较紧张,特别是当前受疫情影响,省外员工招聘难,较大地影响了家具企业的产能;二是高端专业人才难以引留,特别是设计人才、营销人才和管理人才等,招得进来也不容易留得住。

“招工难”的问题日益显著,企业与院校合作共同培养技术人才逐渐成为趋势。

例如,慕思公司有自己的学院,但主要培训销售人才。而针对技术工人,目前仍然主要依靠社会招聘和内部培养。上官生文认为初步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方面,与政府积极沟通,希望能更充分地调动社会上的人才资源。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尝试与院校合作,定向培养技术人才。”

订单翻倍却换不来收益 家具出口企业的利润被谁偷走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作者: 何乐舒

[ 国家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家具及其零件11月份的出口额为461.4亿元,较10月增长19.3%。 ]

傍晚6点左右,东莞戎马家具有限公司(下称“戎马公司”)的工人们陆续下班,不过晚饭过后,他们将继续回到车间,马不停蹄地加班赶订单。

“最近都要加班,工厂现在以最高产能在运转,每月可生产约7000套沙发。”戎马公司的财务经理张玉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订单增长明显,单月订单量增长甚至达到60%,现在的订单已经排到明年4、5月份了。

国家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11月份和1~11月累计进出口数据显示,家具及其零件11月份的出口额为461.4亿元,较10月增长19.3%;1~11月累计出口额为3650.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2%。

不过,通过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在东莞市厚街镇的调研发现,面对火热的行情,企业却较为冷静。受访企业均表示,虽然表面上订单量大幅上涨,但全年来看,整体收益大概与去年持平,并无特别明显的增长。此外,企业还面临原材料价格上涨、汇率波动导致利润被挤压、产能受限等问题。

家具企业订单翻倍

家具制造业是东莞的特色产业,2018年,东莞市家具制造业完成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86.8亿元,占全市工业比重为2.2%。东莞下辖的厚街镇更是国内家具行业产业链配套最完善的地区之一。

家具业是厚街的传统支柱产业之一,当地拥有家具企业700多家、家具原材料市场及大型家具卖场近20个,从业人数超10万人,先后被评全省首个“广东家具国际采购中心”以及“中国家具展览贸易之都”。

下半年以来,当地不少家具企业的订单增长明显。

“上个月有些海外市场的增长超过50%。”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慕思公司”)的海外业务总经理上官生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慕思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中国高端软床行业的龙头企业,目前已在澳大利亚、德国、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日本、哥伦比亚、印度、柬埔寨等多个国家开设了285家专卖店。

阿里巴巴国际站数据显示,三季度以来,家具行业交易额同比增长191%,支付订单数同比增长112%,出口的热门产品主要为沙发、床、办公桌椅、餐桌椅、儿童床等。

不过,受访企业对于订单翻倍却都较为冷静。上官生文表示,目前的订单暴增现象更多是由于生产不均衡导致的,上半年很多工厂停工停产,真正的复苏大概从7月开始。

实际上,海外市场依然受到疫情的冲击,美国、韩国、日本等多国疫情反复,多地重新“封城”,慕思公司的不少海外门店都不得不关闭,这也导致了其出口增长仍然有限。

除了上半年延迟开工导致订单积压,近几个月出口订单明显增长还有多方面的影响因素。戎马公司的董事长秘书方智颖认为,一方面疫情期间部分企业支撑不住倒闭,发生了订单转移;另一方面,由于家具单价较高,消费者更愿意在线下成交,随着第三季度全球疫情有所缓和,市场发生了报复性消费。

即便如此,受访企业均表示,由于前半年基本没有开工,因此从全年总量上看,出口业绩可能会与去年持平,或仅比去年稍有增长,不见得会特别明显。

第一财经从厚街镇政府获悉,今年以来,受全球疫情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厚街家具行业整体出口订单量明显下滑。从统计数据来看,1~4月规上家具制造企业工业出口交货值2.22亿元,同比下降27.4%。从5月份起,随着国内疫情逐步转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以及省、市及镇各项扶持措施逐步落实,家具行业出口有所好转,各月降幅明显收窄,1~10月规上家具制造企业工业出口交货值6.94亿元,下降11.4%。

利润被挤压

“对我们出口企业来说,从数据上看好像非常火热,但实际上企业也并非在赚大钱。”上官生文表示,多方面的因素都导致了实际利润的降低。

“物流是一个问题,导致了我们成本的上升。”上官生文直言,集装箱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还很难订到,比如去往澳大利亚的货柜基本上要提前两个星期以上预订。

另一方面,近几个月来,原材料价格也在上涨。戎马公司的副总经理李佳良表示,软体沙发的原材料普遍涨价10%~15%。

戎马公司所需的原材料大部分来自国内,但软皮沙发的那层皮需要从巴西、越南等国家进口,海外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加工基地无法维持原有产能,导致原材料紧缺,价格上涨。

在原材料紧缺的情况下,大型企业在维持供应链稳定上有着明显的优势,议价能力也更强。上官升文表示,慕思公司目前供应链稳定,对生产并无太大影响。不过,整个行业的成本在上涨,包括海绵、弹簧等原材料,而这个成本最终会分摊到行业的各个环节里。

值得注意的是,受访企业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汇率波动对收益的影响。人民币汇率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大幅升值,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位于6.55左右,按照5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汇价7.1765算,人民币至今的升值幅度超过8%。

“出口基本是打价格战。外国人做生意对价格非常敏感,需要我们报告成本,下半年汇率波动大,吞掉了我们的一部分利润。”张玉霞说,戎马公司由于需要进口原材料,可以对冲约50%由汇率带来的利润损失,总体利润才没有被挤压得太厉害。

产能受限:招人是个大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招不到人,我们工厂的员工数早就上千了。”目前,戎马公司约有800名员工,李佳良提到招人问题时格外惆怅。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工厂有800名员工马不停蹄地以最高产能运转,也是得益于今年年初戎马公司四处“抢人”的“反常”举动。

疫情之下,不少家具企业遭受冲击,戎马公司不但没有裁员,反而把手艺熟练的工人都招进来。今年,该公司招工超200人,人员增加25%左右。

“我们从2月份就开始招工了,当时工厂员工没回来,也照样发工资。那时候压力真的很大,大家都叫老板不要招人了,但老板对行业还是很有信心的,长期看好软体沙发的市场,所以坚持让我们去把因同行企业倒闭而失业的技工接回来。”李佳良透露。

慕思公司的床垫自动化生产车间里,5条流水线正在运作,共有员工不到120人。该车间自2018年起陆续引入自动化设备,目前已基本实现自动化组装,工人只做辅助性工作。该公司的套床自动化生产车间的自动化程度是最高的,以前有400名员工,现在只需要30余人。

不过,上官生文表示,工厂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企业在招聘技工方面也存在缺口,尤其是高技术、高素质的技术工人。

厚街镇政府在给第一财经的回复中也提到,“人”是厚街家具业面临的难题:一是用工方面比较紧张,特别是当前受疫情影响,省外员工招聘难,较大地影响了家具企业的产能;二是高端专业人才难以引留,特别是设计人才、营销人才和管理人才等,招得进来也不容易留得住。

“招工难”的问题日益显著,企业与院校合作共同培养技术人才逐渐成为趋势。

例如,慕思公司有自己的学院,但主要培训销售人才。而针对技术工人,目前仍然主要依靠社会招聘和内部培养。上官生文认为初步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方面,与政府积极沟通,希望能更充分地调动社会上的人才资源。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尝试与院校合作,定向培养技术人才。”

海关总署:即日起暂停接受一俄罗斯水产品生产企业进口申报1周|新冠肺炎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新京报快讯 据海关总署官网消息,因从俄罗斯进口1批冻红大麻哈鱼1个外包装样本中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按照海关总署公告2020年第103号的规定,全国海关自即日起暂停接受俄罗斯水产品生产企业Vostok-ryba Co.,Ltd(注册编号为CH-642)的进口申报1周,期满后自动回复。

海关总署对巴西1家牛肉企业采取紧急预防性措施|海关总署

原标题:海关总署对巴西1家牛肉企业采取紧急预防性措施

e公司讯,据海关总署,因从巴西进口1批冻去骨牛肉1个外包装样本中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按照规定,全国海关自即日起暂停接受巴西MINERVA S.A(注册编号为SIF421)牛肉企业产品进口申报1周,期满后自动恢复。

海关总署:原油进口下月起实行“先放后检”新模式|海关总署

原标题:海关总署:原油进口下月起实行“先放后检”新模式 

记者从海关总署了解到,自10月1日起,海关对进口原油检验监管方式进行重大调整,予以“先放后检”。这一新的监管模式将进一步优化口岸营商环境,大大压缩原油进口的通关时间和成本,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

此次调整的主要内容为:将现行由海关对进口原油实施批批抽样检验,合格评定后放行调整为“先放后检”。“先放”是指进口原油经海关现场信息核查、取制样等符合要求后,企业即可开展卸货、转运工作;“后检”是指对进口原油开展实验室检测并进行合格评定。 

上海海关所属洋山海关物控四科副科长 洪亮铭:按照新的进口原油监管模式,我们对进口原油取样后,进口原油船舶无需在口岸上等待原油检验结果即可办理提离手续。相当于企业运输原油和实验室检测由“串联”变成了“并联”。 

宁波中油燃料油码头有限公司总经理 黄伟:“先放后检”的政策能够节省5个小时的滞期时间,折算下来相当于给货主能够节省2万美金的滞期费,另外,该政策给港口企业以及船公司提高船舶周转效率。

新政策同时要求,实施“先放后检”的进口原油经海关检验合格、出具证单后,企业方可销售、使用。此外,检验监管中发现存在安全、卫生、环保、贸易欺诈等重大问题的,海关将依法进行处置,并适时调整检验监管方式。

海关总署商品检验司商品检验二处处长 王贵华:本次进口原油实施的“先放后检”是海关总署持续优化大宗商品检验监管模式、缩短检验通关时长、稳定炼化企业生产原料供应链、促进外贸稳增长采取的又一重要举措,将进一步优化口岸营商环境,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

海关总署:从巴西进口的冻带鱼内包装样本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海关总署

原标题:海关总署:从巴西进口的冻带鱼内包装样本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中新网9月26日电 据海关总署网站消息,因从巴西进口1批冻带鱼1个内包装样本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根据海关总署公告2020年第103号的规定,全国海关自2020年9月26日起暂停接受巴西MONTEIRO INDUSTRIAL DE PESCADOS LTDA(注册编号为SIF3218)水产品生产企业产品进口申报1周,期满后自动恢复。

海关总署:已对发生新冠感染的19国56家冷链食品企业暂停进口|新冠肺炎

据海关总署官网消息,9月8日,2020肉类产业发展大会在青岛召开。海关总署相关司局负责人在会上表示,随着境外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冷链环节受污染风险加大,海关总署坚持关口前移,采取与出口国家(地区)沟通磋商、对输华食品企业远程视频检查、对发生疫情企业动态管理等一系列措施,不断强化源头管控,保障进口冷链食品安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海关总署致函涉及输华冷链食品的105个国家(地区)的主管部门,并与有条件的国家(地区)主管部门召开视频会议,请其按照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相关指南要求,实施有效监管;指导督促输华食品企业落实FAO和WHO发布的对企业指南,加强员工防护,从源头上防止新冠病毒污染食品和包装,保证食品安全管理体系的有效运行。截至9月7日,海关总署与99个国家(地区)召开视频会议121次,中方的倡议得到了出口国的广泛支持和响应。

为确保源头管控措施落实,海关总署加强督促检查,通过视频检查系统对境外主管部门和企业落实FAO和WHO相关指南情况、食品管理体系运行情况进行远程抽查。每次检查均要验证国家(地区)、官方主管部门、企业等三个层面有关防控政策和措施的落实情况,重点关注厂区入口、车间、员工食堂等人员密集的关键区域。

截至9月7日,海关总署累计抽查30个国家(地区)的76家肉类、水产品、乳制品、冷冻水果企业。抽查情况看,出口国家(地区)主管部门和企业积极履行承诺,加强源头管控,严防污染风险。但也有部分企业存在员工口罩手套佩戴不规范、洗手时间不够、消毒处理措施不足等问题,被抽查企业均承诺将积极整改,出口国家(地区)主管部门也表示将督促所有输华食品企业对照抽查发现的问题进行自查,确保完全符合安全防护有关规定。

此外,针对一些国家(地区)部分输华冷链食品生产企业发生聚集性感染事件等情况,海关总署密切跟踪境外冷链食品企业疫情情况,分析潜在安全风险,及时采取风险防范措施。截至9月7日,海关总署对发生员工感染新冠肺炎的19个国家的56家冷链食品企业采取了暂停进口措施,其中有41家企业系自主暂停对华出口。

全国海关对进口冷链食品开展新冠病毒风险监测,截至9月7日,共抽样检测样本50多万个,覆盖产品样本、内外包装样本、集装箱内壁等样本。在这些样本中,7月3日大连海关和厦门海关从来自厄瓜多尔3家企业1个集装箱内壁样本、5个外包装样本中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其他样本均为阴性。

海关总署表示,中国海关将继续加强与出口国家(地区)主管部门合作,加强源头管控,严防进口包括肉类在内的冷链食品生产、加工、储存、运输过程中受到新冠病毒及其它有毒有害物质污染,加强口岸风险监测,严厉打击违法行为,保障进口食品安全,同时积极推进贸易便利化。督促进口商落实责任,积极开展境外出口商、境外生产企业审核,严禁进口不符合我国法律法规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产品,保障进口食品安全,增强消费者信心。

中国是肉类进口大国。海关总署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四个最严”的要求,按照《食品安全法》的规定,以及“预防为主、风险管理、全程控制、国际共治”的原则,推进全链条监管,构建国际共治格局,保障进口食品安全。同时,积极推进“放管服”改革,对食品安全管理体系健全、食品安全监管责任落实好的国家(地区),采信其主管部门意见,对其推荐企业予以注册,通过事后现场检查、视频检查和进口产品口岸抽查,验证其管理制度持续有效运行。对发现问题的,视问题严重程度采取停止采信、取消或暂停其推荐企业的注册资格,直至暂停对华出口等措施。

截至目前,中国已批准从38个国家(地区)2020家企业进口猪、牛、羊、禽、鹿、马、驴肉等7种肉类产品。中国进口肉类总量已从2014年的279.2万吨增至2019年的617.82万吨,五年来增加了121.28%。今年前8个月进口658万吨,已超过去年全年进口量。

2019年以来,根据国际动物疫情状态,海关总署暂停了波兰禽肉、匈牙利禽肉、爱尔兰牛肉和哈萨克斯坦羊肉对华出口,对60家履行主体责任不到位的企业采取了取消或暂停注册资格等措施,并对169批不符合我国食品安全法律法规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要求的肉类实施了退运或销毁处理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