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们或成退市新规漏网之鱼?财务造假退市过于宽松引热议|净利润

新浪财经年度巨献,推出年度策略会,邀请200+金麒麟分析师、50+优秀基金经理专场直播,为投资者打造“全明星阵容”,全面透析2021年A股机会和风险,立刻观看


原标题:谁是退市新规漏网之鱼? 财务造假退市过于宽松引热议

继中央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机制实施方案》之后,12月14日,沪深交易所开始就一系列股票退市规则公开征求意见,至此,国内资本市场第五次退市改革拉开序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本次沪深交易所规则修订按照退市情形类别分为交易类、财务类、规范类、重大违法类等4类强制退市类型以及主动退市情形,按每一类情形规定相应的退市实施程序,并对于4类强制退市指标加以完善。

不过,公开征求意见版本中的某些退市规则还是引发了市场争议,其中尤以“重大违法类”退市指标不同意见最多。

“康得”们强制退市漏网隐忧

“(重大违法类退市标准)相当宽松,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反而更容易。”采访中,一名资深市场人士直言。

沪深交易所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有关重大违法类指标,除原先的信息披露重大违法退市子类型外,还进一步明确了财务造假退市判定标准。

新增内容包括: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上市公司连续三年虚增净利润金额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利润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净利润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虚增利润总额金额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利润总额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利润总额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前述指标涉及的数据如为负值,取其绝对值计算)。

“这个规则制定得很奇怪,强调‘连续三年’,那假如作为上市公司连续造假两年,最后一年不造假行不行呢?”北京地区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如此表达他的不解。

该投行人士认为,上市公司出现单独一年造假比例超过净利润的一倍等情形,就应该直接触发退市。

另外,对于新规中“且”的表述,市场存在争议。

上述投行人士称,“即便连续3年都财务造假可能也不会有事,因为虚增金额没有超过净利润一倍或合计造假不超过10亿都不会强制退市。”

他进一步分析,“比如我每年净利润是5000万元,虚增3亿元,连续3年就是9亿元,合计造假不到10亿元,依然不会触发退市。”

有华南地区审计机构人员表示,整体而言第三条退市标准“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更具威慑。因为财务造假均会计入虚假记载合计数里,而各科目加总的情况下,财务造假金额可能会因为复式记账翻倍,更容易触发退市标准。

即便如此,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还是认为,引发社会极大关注的某药业造假案,在新规下也不用退市。

“利润表是造假三年,但都没超过当年净利润的100%。资产负债表认定了2016、2017和2018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货币资金,每年都超过净资产的50%。但是2018年因为发现了造假,货币资金在半年报后更正了,导致第三年虚增不到净资产的50%,也就不符合连续三年达到净资产50%的指标了。”王骥跃表示,由于监管部门及时发现了某药业的严重造假,在连续三年造假之前纠正了错误,得以保留上市资格而不会触及退市指标。

不过,有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称,ST康得等一类公司仍将因触发第三条重大违法退市标准而强制退市。

重大违法快速出清可期

虽然颇有争议,但新规推出也彰显着监管推进退市制度改革的决心。

一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往任何一版退市规则里都没有量化财务造假指标,这一次做出了量化,提高了可操作性和可执行性,从法治化角度说是一个进步或者探索。”

针对市场反馈财务造假触发退市标准并不严格的问题,该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交易所修订的规则是针对造假金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的案例做出了安排,上市公司触发标准后意味着比起一般退市程序更快出清。

该业内人士强调,“规则修改的核心是对财务造假特别严重的公司快速出清,这种出清比起原有规则是一种进步。此前上市公司因财务标准触发退市,会铤而走险通过造假进行规避。监管层之前对此已有限制,但造假目的不是为了规避退市的情形并没有进行明确,此次新规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交易所发布的《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当上市公司在IPO、重组上市、披露年报的过程中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被证监会行政处罚或人民法院作出有罪判决的,均将被强制终止上市。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未来新规落地后,财务造假方面不触发退市标准,不代表企业不会被强制退市。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构成重大违法,依然会被移送公安机关或由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进而被强制退市,监管机构在其中的灵活度更大一些,退市规则也会相互补缺。

(作者:满乐,张赛男 编辑:朱益民)

“康得”们或成退市新规漏网之鱼?财务造假退市过于宽松引热议|净利润

新浪财经年度巨献,推出年度策略会,邀请200+金麒麟分析师、50+优秀基金经理专场直播,为投资者打造“全明星阵容”,全面透析2021年A股机会和风险,立刻观看


原标题:谁是退市新规漏网之鱼? 财务造假退市过于宽松引热议

继中央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机制实施方案》之后,12月14日,沪深交易所开始就一系列股票退市规则公开征求意见,至此,国内资本市场第五次退市改革拉开序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本次沪深交易所规则修订按照退市情形类别分为交易类、财务类、规范类、重大违法类等4类强制退市类型以及主动退市情形,按每一类情形规定相应的退市实施程序,并对于4类强制退市指标加以完善。

不过,公开征求意见版本中的某些退市规则还是引发了市场争议,其中尤以“重大违法类”退市指标不同意见最多。

“康得”们强制退市漏网隐忧

“(重大违法类退市标准)相当宽松,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反而更容易。”采访中,一名资深市场人士直言。

沪深交易所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有关重大违法类指标,除原先的信息披露重大违法退市子类型外,还进一步明确了财务造假退市判定标准。

新增内容包括: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上市公司连续三年虚增净利润金额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利润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净利润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虚增利润总额金额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利润总额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利润总额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前述指标涉及的数据如为负值,取其绝对值计算)。

“这个规则制定得很奇怪,强调‘连续三年’,那假如作为上市公司连续造假两年,最后一年不造假行不行呢?”北京地区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如此表达他的不解。

该投行人士认为,上市公司出现单独一年造假比例超过净利润的一倍等情形,就应该直接触发退市。

另外,对于新规中“且”的表述,市场存在争议。

上述投行人士称,“即便连续3年都财务造假可能也不会有事,因为虚增金额没有超过净利润一倍或合计造假不超过10亿都不会强制退市。”

他进一步分析,“比如我每年净利润是5000万元,虚增3亿元,连续3年就是9亿元,合计造假不到10亿元,依然不会触发退市。”

有华南地区审计机构人员表示,整体而言第三条退市标准“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更具威慑。因为财务造假均会计入虚假记载合计数里,而各科目加总的情况下,财务造假金额可能会因为复式记账翻倍,更容易触发退市标准。

即便如此,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还是认为,引发社会极大关注的某药业造假案,在新规下也不用退市。

“利润表是造假三年,但都没超过当年净利润的100%。资产负债表认定了2016、2017和2018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货币资金,每年都超过净资产的50%。但是2018年因为发现了造假,货币资金在半年报后更正了,导致第三年虚增不到净资产的50%,也就不符合连续三年达到净资产50%的指标了。”王骥跃表示,由于监管部门及时发现了某药业的严重造假,在连续三年造假之前纠正了错误,得以保留上市资格而不会触及退市指标。

不过,有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称,ST康得等一类公司仍将因触发第三条重大违法退市标准而强制退市。

重大违法快速出清可期

虽然颇有争议,但新规推出也彰显着监管推进退市制度改革的决心。

一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往任何一版退市规则里都没有量化财务造假指标,这一次做出了量化,提高了可操作性和可执行性,从法治化角度说是一个进步或者探索。”

针对市场反馈财务造假触发退市标准并不严格的问题,该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交易所修订的规则是针对造假金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的案例做出了安排,上市公司触发标准后意味着比起一般退市程序更快出清。

该业内人士强调,“规则修改的核心是对财务造假特别严重的公司快速出清,这种出清比起原有规则是一种进步。此前上市公司因财务标准触发退市,会铤而走险通过造假进行规避。监管层之前对此已有限制,但造假目的不是为了规避退市的情形并没有进行明确,此次新规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交易所发布的《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当上市公司在IPO、重组上市、披露年报的过程中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被证监会行政处罚或人民法院作出有罪判决的,均将被强制终止上市。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未来新规落地后,财务造假方面不触发退市标准,不代表企业不会被强制退市。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构成重大违法,依然会被移送公安机关或由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进而被强制退市,监管机构在其中的灵活度更大一些,退市规则也会相互补缺。

(作者:满乐,张赛男 编辑:朱益民)

“康得”们或成退市新规漏网之鱼?财务造假退市过于宽松引热议|净利润

新浪财经年度巨献,推出年度策略会,邀请200+金麒麟分析师、50+优秀基金经理专场直播,为投资者打造“全明星阵容”,全面透析2021年A股机会和风险,立刻观看


原标题:谁是退市新规漏网之鱼? 财务造假退市过于宽松引热议

继中央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机制实施方案》之后,12月14日,沪深交易所开始就一系列股票退市规则公开征求意见,至此,国内资本市场第五次退市改革拉开序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本次沪深交易所规则修订按照退市情形类别分为交易类、财务类、规范类、重大违法类等4类强制退市类型以及主动退市情形,按每一类情形规定相应的退市实施程序,并对于4类强制退市指标加以完善。

不过,公开征求意见版本中的某些退市规则还是引发了市场争议,其中尤以“重大违法类”退市指标不同意见最多。

“康得”们强制退市漏网隐忧

“(重大违法类退市标准)相当宽松,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反而更容易。”采访中,一名资深市场人士直言。

沪深交易所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有关重大违法类指标,除原先的信息披露重大违法退市子类型外,还进一步明确了财务造假退市判定标准。

新增内容包括: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上市公司连续三年虚增净利润金额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利润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净利润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虚增利润总额金额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利润总额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利润总额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前述指标涉及的数据如为负值,取其绝对值计算)。

“这个规则制定得很奇怪,强调‘连续三年’,那假如作为上市公司连续造假两年,最后一年不造假行不行呢?”北京地区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如此表达他的不解。

该投行人士认为,上市公司出现单独一年造假比例超过净利润的一倍等情形,就应该直接触发退市。

另外,对于新规中“且”的表述,市场存在争议。

上述投行人士称,“即便连续3年都财务造假可能也不会有事,因为虚增金额没有超过净利润一倍或合计造假不超过10亿都不会强制退市。”

他进一步分析,“比如我每年净利润是5000万元,虚增3亿元,连续3年就是9亿元,合计造假不到10亿元,依然不会触发退市。”

有华南地区审计机构人员表示,整体而言第三条退市标准“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更具威慑。因为财务造假均会计入虚假记载合计数里,而各科目加总的情况下,财务造假金额可能会因为复式记账翻倍,更容易触发退市标准。

即便如此,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还是认为,引发社会极大关注的某药业造假案,在新规下也不用退市。

“利润表是造假三年,但都没超过当年净利润的100%。资产负债表认定了2016、2017和2018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货币资金,每年都超过净资产的50%。但是2018年因为发现了造假,货币资金在半年报后更正了,导致第三年虚增不到净资产的50%,也就不符合连续三年达到净资产50%的指标了。”王骥跃表示,由于监管部门及时发现了某药业的严重造假,在连续三年造假之前纠正了错误,得以保留上市资格而不会触及退市指标。

不过,有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称,ST康得等一类公司仍将因触发第三条重大违法退市标准而强制退市。

重大违法快速出清可期

虽然颇有争议,但新规推出也彰显着监管推进退市制度改革的决心。

一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往任何一版退市规则里都没有量化财务造假指标,这一次做出了量化,提高了可操作性和可执行性,从法治化角度说是一个进步或者探索。”

针对市场反馈财务造假触发退市标准并不严格的问题,该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交易所修订的规则是针对造假金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的案例做出了安排,上市公司触发标准后意味着比起一般退市程序更快出清。

该业内人士强调,“规则修改的核心是对财务造假特别严重的公司快速出清,这种出清比起原有规则是一种进步。此前上市公司因财务标准触发退市,会铤而走险通过造假进行规避。监管层之前对此已有限制,但造假目的不是为了规避退市的情形并没有进行明确,此次新规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交易所发布的《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当上市公司在IPO、重组上市、披露年报的过程中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被证监会行政处罚或人民法院作出有罪判决的,均将被强制终止上市。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未来新规落地后,财务造假方面不触发退市标准,不代表企业不会被强制退市。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构成重大违法,依然会被移送公安机关或由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进而被强制退市,监管机构在其中的灵活度更大一些,退市规则也会相互补缺。

(作者:满乐,张赛男 编辑:朱益民)

“康得”们或成退市新规漏网之鱼?财务造假退市过于宽松引热议|净利润

新浪财经年度巨献,推出年度策略会,邀请200+金麒麟分析师、50+优秀基金经理专场直播,为投资者打造“全明星阵容”,全面透析2021年A股机会和风险,立刻观看


原标题:谁是退市新规漏网之鱼? 财务造假退市过于宽松引热议

继中央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机制实施方案》之后,12月14日,沪深交易所开始就一系列股票退市规则公开征求意见,至此,国内资本市场第五次退市改革拉开序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本次沪深交易所规则修订按照退市情形类别分为交易类、财务类、规范类、重大违法类等4类强制退市类型以及主动退市情形,按每一类情形规定相应的退市实施程序,并对于4类强制退市指标加以完善。

不过,公开征求意见版本中的某些退市规则还是引发了市场争议,其中尤以“重大违法类”退市指标不同意见最多。

“康得”们强制退市漏网隐忧

“(重大违法类退市标准)相当宽松,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反而更容易。”采访中,一名资深市场人士直言。

沪深交易所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有关重大违法类指标,除原先的信息披露重大违法退市子类型外,还进一步明确了财务造假退市判定标准。

新增内容包括:根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上市公司连续三年虚增净利润金额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利润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净利润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虚增利润总额金额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利润总额金额的100%,且三年合计虚增利润总额金额达到10亿元以上;

或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前述指标涉及的数据如为负值,取其绝对值计算)。

“这个规则制定得很奇怪,强调‘连续三年’,那假如作为上市公司连续造假两年,最后一年不造假行不行呢?”北京地区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如此表达他的不解。

该投行人士认为,上市公司出现单独一年造假比例超过净利润的一倍等情形,就应该直接触发退市。

另外,对于新规中“且”的表述,市场存在争议。

上述投行人士称,“即便连续3年都财务造假可能也不会有事,因为虚增金额没有超过净利润一倍或合计造假不超过10亿都不会强制退市。”

他进一步分析,“比如我每年净利润是5000万元,虚增3亿元,连续3年就是9亿元,合计造假不到10亿元,依然不会触发退市。”

有华南地区审计机构人员表示,整体而言第三条退市标准“连续三年资产负债表各科目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每年均超过当年年度报告对外披露净资产金额的50%,且三年累计虚假记载金额合计数达到10亿元以上”更具威慑。因为财务造假均会计入虚假记载合计数里,而各科目加总的情况下,财务造假金额可能会因为复式记账翻倍,更容易触发退市标准。

即便如此,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还是认为,引发社会极大关注的某药业造假案,在新规下也不用退市。

“利润表是造假三年,但都没超过当年净利润的100%。资产负债表认定了2016、2017和2018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货币资金,每年都超过净资产的50%。但是2018年因为发现了造假,货币资金在半年报后更正了,导致第三年虚增不到净资产的50%,也就不符合连续三年达到净资产50%的指标了。”王骥跃表示,由于监管部门及时发现了某药业的严重造假,在连续三年造假之前纠正了错误,得以保留上市资格而不会触及退市指标。

不过,有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称,ST康得等一类公司仍将因触发第三条重大违法退市标准而强制退市。

重大违法快速出清可期

虽然颇有争议,但新规推出也彰显着监管推进退市制度改革的决心。

一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往任何一版退市规则里都没有量化财务造假指标,这一次做出了量化,提高了可操作性和可执行性,从法治化角度说是一个进步或者探索。”

针对市场反馈财务造假触发退市标准并不严格的问题,该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交易所修订的规则是针对造假金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的案例做出了安排,上市公司触发标准后意味着比起一般退市程序更快出清。

该业内人士强调,“规则修改的核心是对财务造假特别严重的公司快速出清,这种出清比起原有规则是一种进步。此前上市公司因财务标准触发退市,会铤而走险通过造假进行规避。监管层之前对此已有限制,但造假目的不是为了规避退市的情形并没有进行明确,此次新规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交易所发布的《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当上市公司在IPO、重组上市、披露年报的过程中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被证监会行政处罚或人民法院作出有罪判决的,均将被强制终止上市。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未来新规落地后,财务造假方面不触发退市标准,不代表企业不会被强制退市。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构成重大违法,依然会被移送公安机关或由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进而被强制退市,监管机构在其中的灵活度更大一些,退市规则也会相互补缺。

(作者:满乐,张赛男 编辑:朱益民)

热点城市楼市调控连出重拳 长效机制下没有“漏网之鱼”|调控

原标题:热点城市楼市调控连出重拳 长效机制下没有“漏网之鱼”

在监管层一系列表态后,各地的楼市调控政策继续升级。

9月6日,沈阳市房产局、沈阳市自然资源局等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通知》,从供应端和需求端双管齐下稳定市场,其中包括禁止首付贷、提高二套房首付比例(从40%提高至50%)、提高增值税免征门槛(免征年限由2年调整到5年),还提出严控土地溢价率,推出“限房价、竞地价”“限地价、竞配建、竞自持”两种土地出让规则。

今年8月末以来,无锡、东莞、杭州已先后发文加码调控。

在今年7月24日的“房地产工作座谈会”和8月26日的“部分城市房地产工作会商会”上,沈阳市均有相关负责人参会。因此,沈阳此次升级调控,并不令外界感到意外。

但分析人士指出,这一动作仍有较强的代表性。在房地产长效机制的框架下,监管层不仅能够对各个城市的市场进行实施监控,也在对地方政府实施“月度分析、季度评价、年度考核”。按照这一机制,楼市调控的精准度和及时性正大大提升,短期来看,除沈阳外,未来还将有其他城市加入调控之列。

沈阳调控样本

沈阳并不是外界想象中的典型东北城市。近几年,沈阳一直是人口净流入状态。2019年末,沈阳市常住人口832.2万人,比2018年增加0.6万人。在我国二线城市中,沈阳的人口规模位居前列。

今年4月,沈阳进一步放宽落户限制,取消年龄和社保限制,推出“技工学校、职业学院及以上在校生和毕业生(含往届)可在沈阳市落户”,“凡具有沈阳市户籍的居民,其父母、配偶、子女均可在沈阳市投靠落户”等低门槛政策。此举被视为沈阳楼市的利好消息。

随着人口规模增加,以及东北振兴战略的刺激,除2018年因调控导致交易下挫外,沈阳楼市在近几年不断升温。有机构统计,2019年沈阳楼市的成交均价首次突破万元。

今年以来,沈阳楼市同样表现“出彩”。从3月末开始,沈阳的部分新房项目就热销,整体市场热度居高不下。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7月,沈阳新房价格环比上涨0.8%,同比上涨9%;二手房价格环比上涨0.5%,同比上涨10.3%。近几个月来,沈阳的房价涨幅在70个大中城市中名列前茅。

在土地市场,二季度以来,沈阳已有多宗地块在激烈竞争后高价成交,对市场的预期形成不小的刺激。

沈阳当地某房企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落户新政带来的购房人口基数增加,疫情后的需求大量释放,以及部分区域新房和二手房价格“倒挂”,是导致沈阳楼市升温的主因。“沈阳的房价水平在省会城市里不算高,而且(新政出台前)二套房的首付比例只有40%,购房门槛算是比较低的。”

他表示,在近期沈阳楼市升温过程中,市场追涨情绪明显,部分购房者有“加杠杆”的行为。同时,由于存货不足及成本压力等,一些项目出现惜售和涨价现象,进一步刺激了市场情绪。

在沈阳出台的调控新政中,除在需求端提高购房杠杆外,对供应端的管控措施也相当严厉。比如,对项目建设进度提出要求、把握入市节奏等。此外,为控制房价,沈阳还将以项目为单位,监测房价运行情况,“对无正当理由导致价格出现较大变化的项目,责令企业限期改正。”

前述房企人士认为,新政力度较大,措辞严厉,为近年来所少见,市场普遍对政策效果持乐观态度。但对于房企来说,操盘压力在逐渐加大。他指出,“严格审核商品住房项目开发建设成本和住房装修标准”的调控,若能严格执行,将会对项目利润带来挤压。

多城还将加码

通过对相关负责人的座谈或指导,督促出台楼市调控措施,类似的做法并不罕见。

一位接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专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过去,监管部门多采用“定向指导”的办法,对不同城市的调控动向加以“指导”。这种“指导”多以部门规章的方式下发,或者仅是部门内部的文件传达,甚少有公开的一揽子调控措施。

由于区域和城市分化逐渐加大,近几年来,楼市调控已经告别“一刀切”的模式,调控的主导权逐渐“下放”到地方政府手中。但随之而来的,还有在“三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等方面的主体责任。因此,在获得更大权限的同时,地方政府担负的压力也在增加。

从2019年开始,房地产长效机制中,对于市场的监控和预警机制开始运行。当年4月19日和5月18日,住建部分两批、对10个城市的房地产市场运行情况进行预警提示。此后,多数被预警的城市升级了调控政策。

前述专家指出,这种机制对提高调控的精准度大有帮助。按照官方释放的信息,长效机制对地方政府提出的要求为“月度分析、季度评价、年度考核”。一旦地价和房价出现较大波动,预警机制就会运行。参照该机制,若及时出台调控措施,就可使市场快速恢复平稳。

但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以及转变增长方式对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使得“房地产拉动经济”的冲动再度抬头,一些城市直接或间接地松绑调控。该人士认为,在反复强调“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的同时,监管层对相关市场主体进行座谈,说明对该问题的重视程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26日的“部分城市房地产工作会商会”上,除了6个城市政府外,其所在省(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负责同志也参加会商,这被视为进一步强化楼市调控主体责任的表现。

前述专家认为,“座谈”虽然不是常态化手段,但在长效机制开始运行的情况下,楼市调控的精准度和及时性正在大大提高。如果严格执行,将很难有“漏网之鱼”。

多数受访者指出,沈阳升级楼市调控的做法显然并非个案。在此之前,东莞、杭州已经先后加码调控。其中,东莞甚至并不在住建部的“座谈”之列。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智库中心总监严跃进指出,按照现有的政策基调,在沈阳之后,还将有更多城市升级调控。和沈阳共同参与座谈的长春、成都、银川、唐山、常州五城,是下一步强化调控的热门之选。此外,一些房价涨幅较大的三线城市,也可能升级调控。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7月,成都、银川、唐山的新房价格环比涨幅分别为0.9%、2.0%、1.4%,涨幅均高于沈阳的0.8%,常州不在70大中城市统计之列。刚刚加码调控的无锡,新房价格环比上涨1.3%。

(作者:张敏 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