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所有的APP都在炫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魏婕,编辑:黎明,36氪经授权发布。

“人在美国,刚下飞机”、“喜提劳斯莱斯幻影”、“妈妈送我40万的床”……你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无论打开什么APP,都有人在展示自己的富裕生活,营造出一种“众人皆富你独穷”的氛围。

从微信朋友圈到知乎,从抖音到B站,从大众点评小红书,但凡带有一点社交性质的APP,你都逃不过被炫一脸的遭遇。仿佛所有的app,都有博主在炫富。

深燃发现,这些炫富博主背后,有的单纯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炫耀欲望,有的是写好了剧本等你“上钩”,你的喜怒哀乐都在他们的预期之内。而根据其炫富手法、平台不同,变现的方式也不同,有通过炫富积累粉丝做副业的、有接品牌推广“恰饭”的,也有引流带货的。

而那些给炫富博主提供展示舞台的APP们,在某种程度上也乐于容纳炫富内容的存在。既然炫耀和嫉妒是刻在人性里的特质,无论是图文时代还是短视频时代,只要有炫富的地方就有流量,就不缺关注与讨论。

通过炫富内容引流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平台没有平衡调控得当,轻则影响产品调性,重则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如果炫富内容未必真实,掺杂了虚假宣传等问题,更是会将平台推向危险的境地。用户增长与内容合规、可持续一直都在考验着APP们的运营智慧。

01 阵地在变,炫富不变

从图文时代到短视频时代,内容的呈现方式会变,炫富的阵地会变,但人们炫富的冲动和欲望不会磨灭。一代又一代的炫富大军,总是猝不及防地将你包围。

微博是主要的炫富阵地之一,毕竟能让全国网友都有机会看到你炫富,“杀伤力”是最大的。不管炫富的浪潮如何前浪拍打后浪,微博在炫富大潮中总能占据一席之地。

“一边喝着意大利托斯卡纳1564年美第奇家族的普娜庄园的泉水,一边吹着庚子年戊子月冬至日黄浦江的江风,我的心情宛如勃拉姆斯的Scherzo in E Flat minor for Piano”,遭遇网友群嘲、围攻、登上热搜又归于平静之后,凡尔赛女王“蒙淇淇77”如今依然在微博上孜孜不倦地分享着自己的精致生活。

来源 / 网络

微博上,关于炫富的话题总能引发人们的热情。2020年底,凡尔赛一词走红,其最大的特点在于不经意地、拐弯抹角地炫富,展示高品质生活。早在2011年,微博就已经是郭美美的炫富主场了,出狱之后的郭美美,如今依然在微博上展示“包游艇出海”、“来长沙演出不小心买了套新房子”、“不想买宾利了,姐妹让我直接买魅影”的奢华生活,粉丝数过百万。

之后,微信朋友圈成为更具针对性的炫富阵地。当你在辛苦打工的时候,朋友圈总有人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和闺蜜品尝下午茶;当你国庆节瘫在家里吃外卖的时候,朋友圈有人已经坐上了直升机鸟瞰迪拜。

不过后来大家发现,朋友圈图文很容易造假。闲鱼上3块钱就能买到上千张高清图,涵盖各个场景,多花2块钱还能修改朋友圈定位。把你从北京送到迪拜花费可能上万,但把你的朋友圈定位改到迪拜只需要2块。大家对于朋友圈的图文炫富已不再当真,只会面无表情地屏蔽或划过,连个赞都懒得点了。

后图文时代,知乎破圈,从邀请制变为全面放开注册,同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遭到质疑。知乎炫富体,不直接展现豪车、名包等物质元素,而是在看似漫不经心的言辞中,以多数当代青年求而不得的“生活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富有和成功。网友将知乎“炫富”标准套路总结为——“谢邀,人在美国、刚下飞机、博士学位、年入百万。”

2017年,知乎曾发布用户画像,称高学历人群占比达到80.1%,硕士及以上人群比例高于总体水平,近两成用户拥有海外留学经历;从月收入分布来看,占比76%的高收入人群和小康人群是使用知乎的主力。不过后来,一些用户发现,这些光鲜的经历可以编出来。

同样是在2017年,知乎用户海贼-王路飞一人分饰244角、编造“身价9位数、买兰博基尼、担任腾讯安全总监”等个人经历的事迹败露,撕破了知乎专业高端的标签,一时间,“来知乎,分享你刚编的故事”的调侃此起彼伏。

来源 / 网络

如果说,微博、朋友圈、知乎遇到炫富博主只是偶然,那么“以种草之名,行炫富之实”的小红书,成为了最能堂堂正正炫富的平台,甚至有网友将小红书戏称为炫富世界杯的举办地。

小红书的炫富风气严重到什么程度?2018年11月,小红书合伙人曾秀莲在公开演讲中还特意强调,“炫富不是我们的价值观……炫富式分享只存在于早期”。

不过直到2020年11月,小红书还在打击炫富。小红书方面称,2020年以来,平台针对虚假炫富内容已封禁账号729个、处理疑似炫富笔记4163个。现在在小红书上#超跑#话题下,依然有18万+篇笔记,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站在豪车前或坐在豪车里拍照,写下“代步车测评”或“毕业礼物分享”。

来源 / 小红书

进入短视频时代后,炫富的阵地也随之转移。在专业团队的策划下,以炫富为噱头的短视频总能“养活”一批又一批的网红。

2019年6月,博主“朱一旦”靠一系列描述有钱人“枯燥”生活的情景剧小视频,在抖音、B站等平台走红。视频里的他会时不时露出劳力士,显示自己有钱,他的标志性语录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朴实无华且枯燥”。第一集播出后的第三天,抖音的粉丝就涨到了20多万,之后抖音4个月涨粉500万。

2020年11月,富二代网红博主“曹译文iris”发布的“在自家建筑项目的一日体验VLOG”遭网友吐槽冲上热搜,后来这些事情全部被删光。此前在B站上,她曾凭借“7件均价10万的礼服”、“10万欧元dior高定礼服”、“价值60万的超级限量爱马仕Kelly包开箱视频”等被人所熟知。

02 他们为什么要疯狂炫富?

给你翻来覆去地展示、解说爱马仕限量款包包、跑遍全国带你看豪宅、雇专业的团队编剧本、拍摄、剪辑,并不是因为这些博主真的太有钱没事干了,而是因为——炫富本身就是一种致富途径。炫富手法不同,变现的方式也不同。有积累粉丝之后去做DJ的、有接推广的、也有自己带货的。

路径一:将自己变成“明星”,人气迁移到主业。

曾在微博上疯狂炫富的郭美美如今在抖音上是DJmaymay,从山东烟台到浙江金华,从河北廊坊到四川宜宾,全国巡演打碟,档期很满。在巡演间隙,依然会在微博上更新自己“坐游艇、买豪车、买房”的奢华日常。

在抖音上,曾有一个名为“Hedy与王子”的博主,正是凭借着浮夸的姐姐宠妹妹的炫富剧情在抖音上走红,点赞数超过5000万。剧情多为:妹妹想要吃什么,姐姐刷卡五百万直接把餐厅买了。其间二人曾做过直播带货,后来与所在的公司解约,同样去做了DJ。

路径二:带货。

带货派中较有代表性的是“氪金研究所”。目前该账号在抖音上有325.5万粉丝,获赞超4000万。该账号下的视频显著的特点是:以街头采访形式,询问路人“你这一身穿搭多少钱”,出镜的大多数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得到的答案往往是衣服只有几百块,但算上戴的表或者首饰、开的车,全身行头价格几十万或几百万。

比如一个22岁的男生,在浙江做时尚编辑。开劳斯莱斯、戴30万的克罗心项链、80万的克罗心戒指、16万的卡地亚手镯、100万的劳力士彩虹迪、穿2万的牛仔裤、2万的Nike、系3000的Gucci腰带、收藏200万的潮流玩具,不含车,加起来全身行头就有430万。

来源 / 抖音

而在视频左下角便会附上“视频同款”衣服的链接,点开氪金研究所账号下的“商品橱窗”,会将用户引入几家淘宝店,其中一家名为丝叔潮社的店粉丝数169万,一家名为verafca的旗舰店粉丝数108万。

来源 / 抖音

炫富—吸粉—带货的路径似乎全球适用。2020年4月,被英国每日邮报称为“拥有最多爱马仕铂金包的女人”蔡欣颖入驻B站,粉丝1天就过1万,3天达到5万。她在入驻B站之前,就已经凭借着晒珠宝、豪车、私人飞机、爱马仕包在ins上吸引了123万粉丝,后来自创了护肤品牌,也在ins推广一些护肤品。

路径三:接广告。

UP主、博主比较常规的变现方式就是接来自品牌方的合作推广,以品牌故事、好物分享、测评等形式,将品牌植入视频中,也就是用户们所说的“恰饭”,一些软广甚至巧妙到无法识别出来。

以B站豪宅UP主小艾大叔为例,他的常规视频就是去全国各地看豪宅,比如“陆家嘴8000万,中国企业家的豪宅长什么样”、“1.6亿中式桃花源,苏州园林私家豪宅长什么样”等,但是中间会穿插“家具品牌”、“高档床品”介绍,也会以情景剧的形式露出名表品牌。粉丝在下面纷纷评论,“不用怀疑,这就是恰饭视频”。

来源 / B站

03 谁在鼓励和纵容网络炫富?

APP们在变味,用户能感觉出来,甚至连大众点评都被炫富贴包围。有困惑的用户去知乎提问:为什么感觉大众点评人均富二代?

来源 / 知乎

从微博到知乎,从抖音到B站,从小红书到大众点评,为什么有内容分享的地方就有炫富?

多名产品经理向深燃分析称,炫富内容迎合了人性,平台给予炫富内容生存空间、甚至推荐这类内容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用户活跃度,但是如果运营没有调控得当,会影响产品调性,也容易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

“炫富是一种内容类型,是博眼球的一种手段,平台和博主各取所需”,资深产品经理判官分析称,平台需要各种内容来填充,而博主有了流量,就能套利。炫富只是其中一种吸引流量的方法,卖惨、色情等内容同样有这种效果。“内容平台三俗化是一款内容APP发展演进的必经阶段,意味着产品进入了稳定期”。

“产品经理不仅研究产品,也研究人性,炫富内容的出现本身是符合人性的”,另一名产品经理陆静毅称,从分享的用户角度来看,其实都是希望得到别人的羡慕,越炫富,那被别人羡慕的可能性就会越高,优越感就越强,从而满足内心被认可的需要。对观看的用户而言,这部分内容是对未知领域的一种探索,在观看过程中也有可能愤怒、嫉妒,这些情绪都能贡献用户活跃度。

不过,是否优先推荐此类内容,让此类信息出现在信息流中,和平台的调性、运营思路相关。陆静毅认为,像小红书这类APP,平台导向就会趋向于炫富、精致化。因为内容的推荐和后续的运营思路、产品导向有密切关系。比如说平台日后想往精品生活方式电商方向发展,就是要让一些活得更好的人把自己好的生活展示出来,才能方便继续后面的商业化路径。但是如果是一个老铁的带货平台,想让更多的人得到互联网的帮助,就会更打压这样的精致化炫富的内容,让更土更接地气的炫富方式活下来。

问题的核心还是产品导向和产品利益点的问题,当APP确定了产品的目标、找到核心用户群体之后,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样的内容,APP才会供给什么样的内容,然后平台再针对这样的需求来制定或调整算法的策略。“炫富的内容普遍受到大众的欢迎,并且能给发内容的人带来充分的满足感,所以这类的内容现在具有普适性,但不代表具有正确的价值观和长期的价值。”陆静毅说。

这其中,内容管控能力与用户增长的矛盾在小红书身上最为明显。2019年7月30日,小红书经历全网下架,历时75天。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小红书下架原因主要指向内容问题。除了炫富,还出现了虚假内容、刷单刷量、销售违法违禁产品等问题。而在APP们纷纷小红书化的过程中,是否会重蹈小红书的覆辙,考验着运营者的智慧。

*应受访者要求,文章陆静毅为化名。

疫情当下问要不要买57万钱包 卡迪-B花式炫富招黑|卡迪·B

据外媒报道,向来爱显摆的饶舌明星卡迪·(Cardi B)对网友的指责充耳不闻,又开始花式炫富,再次被黑。


卡迪·B卡迪·B

新浪娱乐讯  据外媒报道,向来爱显摆的饶舌明星卡迪·(Cardi B)对网友的指责充耳不闻,又开始花式炫富,再次被黑。

12月6日星期天28岁的卡迪在社交平台发文说:“我该不该花57万买下这个钱包?哎哟,太好看了。”

有网友劝卡迪把这笔钱捐赠给慈善机构,毕竟疫情大环境下,失业的人那么多,温饱都成问题。“把8.8万捐给慈善机构,帮助那些困境中的人……可能会帮助那些买你歌的人度过难关。”

另一位网友表达了相似的观点,“请删了这条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文章。虽然我并不嫉妒你有本事买八万八的包,但对于现在吃不起五块七汉堡的人,这是一种冒犯,善良点做个人吧。”

对此卡迪回应说,她最近捐了654万元用于冠状病毒救助,还向纽约地区的医务人员提供了20000份餐补。之后她鼓励网友晒出他们的捐款收据,并表示要和他们好事成双。“在这条评论下晒出任何一家慈善机构或基金会的收据,我都会像你一样,向同一家组织捐出同等数目的善款,好事要成双嘛。” (布布)

疫情当下问要不要买57万钱包 卡迪-B花式炫富招黑|卡迪·B

据外媒报道,向来爱显摆的饶舌明星卡迪·(Cardi B)对网友的指责充耳不闻,又开始花式炫富,再次被黑。


卡迪·B卡迪·B

新浪娱乐讯  据外媒报道,向来爱显摆的饶舌明星卡迪·(Cardi B)对网友的指责充耳不闻,又开始花式炫富,再次被黑。

12月6日星期天28岁的卡迪在社交平台发文说:“我该不该花57万买下这个钱包?哎哟,太好看了。”

有网友劝卡迪把这笔钱捐赠给慈善机构,毕竟疫情大环境下,失业的人那么多,温饱都成问题。“把8.8万捐给慈善机构,帮助那些困境中的人……可能会帮助那些买你歌的人度过难关。”

另一位网友表达了相似的观点,“请删了这条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文章。虽然我并不嫉妒你有本事买八万八的包,但对于现在吃不起五块七汉堡的人,这是一种冒犯,善良点做个人吧。”

对此卡迪回应说,她最近捐了654万元用于冠状病毒救助,还向纽约地区的医务人员提供了20000份餐补。之后她鼓励网友晒出他们的捐款收据,并表示要和他们好事成双。“在这条评论下晒出任何一家慈善机构或基金会的收据,我都会像你一样,向同一家组织捐出同等数目的善款,好事要成双嘛。” (布布)

“炫富”的致富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原文标题:《炫富,是为了更好致富》,头图来自:《华尔街之狼》剧照

如果单看社交网络,伟大复兴应该已经超额完成:

B站上贵妇土豪遍地,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家业了;小红书上年纪轻轻好几个爱马仕,20岁喜提兰博基尼是标配;抖音快手更是出现了一批带你看豪宅,教你选豪车的主播们。网络有钱人诞生速度之快,令人瞠目,且孵化出好几个头部炫富网红,比如不久前玩梗翻车的曹译文。

虽说小公主曹译文因为调侃打工人被群众群起而攻之,不得已清空账号逃之夭夭。但一个网络贵妇倒下去,千百个网络贵妇站起来。之所以会诞生拼单名媛这个特殊群体,还不是因为群众对炫富网红青眼有加。

过去群众对炫富行为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就算是被视为靠着炫富走红网络第一人的王思聪,当年也是一边炫富,一边怼富,巧妙迎合群众的仇富心理才成为国民老公。

然而时移世易,昔日的朴素无产阶级感情,早已被新的阶层观念替代。

“富”有几种炫法

平台不同,受众不同,富也有不同的炫法和各自的代表人物。

女人爱华服美饰,也爱名牌包袋,在目标受众为女性的炫富网红中,最常见的炫富方法便是“富婆现身说法,讲述富贵生活”。其中最知名的,自然是在B站翻车,曾以百万衣橱出圈的曹译文小公主。

实际在其他平台,尤其是贵妇大本营小红书上,与曹译文风格类似的博主不少,高奢限定开箱视频、星级酒店下午茶、秀场扫货实录一个不少,却不及小公主影响力十分之一。曹译文能迅速走红、出圈,与她选择的平台有关。

曹译文在小红书也有账号,但主要更新与互动还是在B站。与B站相比,主打生活方式的小红书更加垂类,也意味着受众类型更单一。而且小红书虽然目标受众更精准,但类型相同的网红实在太多。阔人们也内卷了,很难脱颖而出。

且与小红书上炫富网红只是单纯输出“我今天买了什么、某某品牌新品长这样”相比,曹译文的炫富内容还多了知识科普属性,一方面加强自己有钱人身份的可信度,另一方面也便于吸引非消费型用户,甚至包括男性的观看几率。

总体来看,富婆现身说法类视频几乎没有太多技术限制,只要有钱,或者把自己包装得足够有钱,一上来先弄几个喜马拉雅系列啦、铂金包开箱,就能吸引群众的注意力。

快手、抖音则又有一批主打男性用户的炫富网红,以“带你看有钱人的生活”居多。比如抖音上的氪金研究院,随机采访街头路人一身行头多少钱,不知真假,还真采访到不少平平无奇一身十来万的路人。

男人至死是少年,小时候喜欢玩汽车模型,长大了就对一切四个轮子的交通工具充满兴趣。快手上说车的小宇、虎哥说车等都属于这一类。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没关系我带你去看看有钱人的世界。

在这条主打男性用户的赛道上,假·汽车博主,真·炫富网红内地小宇(说车的小宇),是炫富一哥最有力的争夺者之一。

与其他说车账号介绍参数、内饰这些从纸媒时代就延续至今的老脑筋不同,小宇的视频多以这样的内容为标题“拥有1000万包包的人开什么车”“住在30个亿的四合院里的人都开什么车”。虽然有老哥诟病小宇的视频讲车太少,废话太多,不过讲干货的说车账号那么多,不靠炫富做卖点,小宇如何打败猴哥、虎哥等前辈杀出重围。

男女爱好有车包之分,但总有一件事上能达成统一:房。以解说豪宅为卖点的小艾大叔,就是一网打尽型的炫富博主。

“5000万的豪宅”“1.9亿的浦西第一高”“1.6亿中式桃花源”,虽然标题上的豪宅一看就买不起,但谁不想看看有钱人的世界呢。

当然,豪宅类视频也不止小艾大叔一家做,入驻B站几个月便跻身百万UP主,除了与小艾大叔本身置业顾问出身、曾在融创工作多年、靠专业知识降维打击有关,也与文案升华恰到好处,迎合时下年轻人心理有关。

总体来看,以上三种炫富手法的难度依次递增。即使不是有钱人,淘宝批发一套图也够包装出一位小红书贵妇。而想做如小宇那样的说车炫富博主,则需要有一定专业储备。至于小艾大叔的看豪宅炫富,需要的不止是专业知识和一定财力,更要有人脉做支撑。

富人更加惹人怜

不止这些头部炫富网红,硬糖君以“豪车”“名表”“豪宅”等关键词在不同平台上搜索后发现,与这类字眼相关的视频播放量都很可观。评论区的群众则语带羡慕,有个别把持不住的,更是大喊“娶我”。

在新世纪做个有钱人真好,因为有一张“没被生活欺负过的脸”做什么都能被原谅。就算曹译文调侃我等打工人被口诛笔伐,也有忠实粉丝小声分辨“Iris从小被当做公主捧在手心养大,社会经验少,其实她没恶意的”。

早年的互联网群众,对富豪还颇有些贫下中农面对地主周扒皮黄世仁的情绪在。彼时人们说为富不仁,但现在?大家信“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炫富内容大行其道很可能与短视频的崛起不无关系。人因受到刺激而神经兴奋,继而通过激素分泌获得爽感。刺激的前提在于接受信息,与其他内容相比,炫富类视频不需要太多理解门槛,仅凭感官刺激就能让人获得爽感。

更重要的是,随着社会发展,财富在一部分人手中积累的同时,其价值也进一步凸显。颜值即正义,但钱能买来一切包括颜值,所以钱才是究极正义。这种社会心理变化,不止催化大批炫富网红,连偶像都纷纷走起了富二代人设。

走励志路线的小雪姐姐,百万衣橱爱马仕都是标配

而进一步寻根究底,全民媚富与阶层日渐固化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鱼大水大激荡三十年的时代已经过去,上升渠道越发狭窄,狼多肉少苦读十几年也不过做个996打工人。而捧起一个草根偶像,很可能就是捧出了一个自己的阶层假想敌。

这一点从B站Up主徐大sao这一年来粉丝流失情况及原因也可以得到佐证。空调工人徐大sao,口头禅“吃顿好的”,绰号“吃蒜狂魔”,靠着质朴小镇老哥形象在B站迅速崛起。虽然1月因蹭李文亮医生去世热点、疑似诈捐等负面新闻受到影响,但粉丝基本盘并未被撼动。

iSao倒戈现场

然而现在,再去看徐大sao的视频,弹幕中有不少曾经忠实的iSao批评昔日淳朴的小镇老哥忘了本,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他。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徐大sao被扒皮,儿子小肥羊上着贵族学校,大sao与阜阳赵丽颖住进了豪宅,日子过得优哉游哉,比弹幕里不少观众老爷经济情况好得多。

在这种心理机制的作用下,大众的天平更要向富人倾斜。至少富人的赛道与我等普通群众本就不在一处,不会让人有“都是一样的人,他怎么就快速致富了”的心理不平衡。

炫富背后生意经

炫富也是为了致富。那些在网络上事无巨细展示私生活的贵妇、不辞辛劳走遍全国带你看豪车豪宅的KOL,可不会真的“xx已经很有钱,不在乎赚我们的钱”。

B站游戏区Up主布鲁Sir_的经历有几分现代寓言的味道。老老实实产出游戏视频,播放量一直上不去。直到年初布鲁Sir_录制“摊牌”视频,对粉丝表示抱歉,因为个人原因可能要回去继承家业,游戏视频产出速度会下降,并且晒出家中价值1800万的豪宅。豪宅视频一上线播放量便冲上百万,目前这两则视频累积播放量均在200万以上。

布鲁Sir_因富二代身份短时间内受到大量关注,热爱游戏的他又再度投身游戏视频创作,希望与更多同好分享心得。结果咧,群众发现富二代不炫富了,立刻一哄而散。布鲁Sir_其他视频播放量均在20万左右,最新一条视频是9月28日发布的,讨论次世代主机游戏涨价,播放量仅5.9万。

如前文所述,炫富内容就是通过短平快的物质刺激给予受众爽感,受众就是喜欢看大house、大车子、名牌包袋、下午茶,持续产出这类内容才能留住粉丝并逐渐完成转化。

炫富手法不同,也决定了炫富网红的商业价值各有不同。阔太白富美现身说法类的博主,目前多以接推广、自创品牌卖货为主。

富婆蔡欣颖,越炫富拿到奢侈品代理权越多

这两条路径此前硬糖君也分析过很多次,接推广内容太多太杂,容易被群众贴上“恰饭难看、装有钱”的标签;自创品牌卖货也有风险,品控方面是个问题,加之网红自己一身高奢,卖给我等群众高仿,逻辑上总有些说不通。

也有炫富网红依靠自己在网络上的号召力与品牌达成合作,或推联名款或做代言人,爱惜羽毛的同时也能提升自身商业价值。但能做到这点的网红不多,为了贴合白富美身份,炫富网红合作对象首选当然是高奢品牌,但高奢家的大门哪是对谁都打开的?

自创品牌方面,还是多学学卡戴珊一家

带你看富豪世界的KOL们变现方式则又不同。小宇的“30亿豪宅”“千万手袋”不过是吸睛手段,说车博主变现的本质还是靠帮人选车卖车,做软性植入,接汽车内饰推广、包括去车站帮品牌站台等等。

小艾大叔的豪宅一般人买不起,小艾大叔将探秘豪宅的内容发在B站也不指望我等老二刺螈们砸锅卖铁贡献销量。探秘豪宅是吸睛手段,毕竟在国内有人脉又有精力且视频质量精良的看房类博主不多。

2020年初开始运营B站账号的小艾大叔目前还处于粉丝增长阶段,但从10月开始偶尔出现的几期软装配饰科普以及10月22日小艾大叔前往梦洁集团旗下品牌寐MINE(别买,不好睡)等动作来看,家居软装应该是大叔未来变现的方向。

没人愿意把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在镜头下,如果有那一定是利益驱使。对有钱人怀着无限宽容与爱意的人们,帮助有钱人变得更有钱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

炫富,是为了更好致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36氪经授权发布。

如果单看社交网络,伟大复兴应该已经超额完成:

B站上贵妇土豪遍地,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家业了;小红书上年纪轻轻好几个爱马仕,20岁喜提兰博基尼是标配;抖音快手更是出现了一批带你看豪宅,教你选豪车的主播们。网络有钱人诞生速度之快,令人瞠目,且孵化出好几个头部炫富网红,比如不久前玩梗翻车的曹译文。

虽说小公主曹译文因为调侃打工人被群众群起而攻之,不得已清空账号逃之夭夭。但一个网络贵妇倒下去,千百个网络贵妇站起来。之所以会诞生拼单名媛这个特殊群体,还不是因为群众对炫富网红青眼有加。

过去群众对炫富行为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就算是被视为靠着炫富走红网络第一人的王思聪,当年也是一边炫富,一边怼富,巧妙迎合群众的仇富心理才成为国民老公。

然而时移世易,昔日的朴素无产阶 级感情,早已被新的阶层观念替代。

“富”有几种炫法

平台不同,受众不同,富也有不同的炫法和各自的代表人物。

女人爱华服美饰,也爱名牌包袋,在目标受众为女性的炫富网红中,最常见的炫富方法便是“富婆现身说法,讲述富贵生活”。其中最知名的,自然是在B站翻车,曾以百万衣橱出圈的曹译文小公主。

实际在其他平台,尤其是贵妇大本营小红书上,与曹译文风格类似的博主不少,高奢限定开箱视频、星级酒店下午茶、秀场扫货实录一个不少,却不及小公主影响力十分之一。曹译文能迅速走红、出圈,与她选择的平台有关。

曹译文在小红书也有账号,但主要更新与互动还是在B站。与B站相比,主打生活方式的小红书更加垂类,也意味着受众类型更单一。而且小红书虽然目标受众更精准,但类型相同的网红实在太多。阔人们也内卷了,很难脱颖而出。

且与小红书上炫富网红只是单纯输出“我今天买了什么、某某品牌新品长这样”相比,曹译文的炫富内容还多了知识科普属性,一方面加强自己有钱人身份的可信度,另一方面也便于吸引非消费型用户,甚至包括男性的观看几率。

总体来看,富婆现身说法类视频几乎没有太多技术限制,只要有钱,或者把自己包装得足够有钱,一上来先弄几个喜马拉雅系列啦、铂金包开箱,就能吸引群众的注意力。

快手、抖音则又有一批主打男性用户的炫富网红,以“带你看有钱人的生活”居多。比如抖音上的氪金研究院,随机采访街头路人一身行头多少钱,不知真假,还真采访到不少平平无奇一身十来万的路人。

男人至死是少年,小时候喜欢玩汽车模型,长大了就对一切四个轮子的交通工具充满兴趣。快手上说车的小宇、虎哥说车等都属于这一类。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没关系我带你去看看有钱人的世界。

在这条主打男性用户的赛道上,假·汽车博主,真·炫富网红内地小宇(说车的小宇),是炫富一哥最有力的争夺者之一。

与其他说车账号介绍参数、内饰这些从纸媒时代就延续至今的老脑筋不同,小宇的视频多以这样的内容为标题“拥有1000万包包的人开什么车”“住在30个亿的四合院里的人都开什么车”。虽然有老哥诟病小宇的视频讲车太少,废话太多,不过讲干货的说车账号那么多,不靠炫富做卖点,小宇如何打败猴哥、虎哥等前辈杀出重围。

男女爱好有车包之分,但总有一件事上能达成统一:房。以解说豪宅为卖点的小艾大叔,就是一网打尽型的炫富博主。

“5000万的豪宅”“1.9亿的浦西第一高”“1.6亿中式桃花源”,虽然标题上的豪宅一看就买不起,但谁不想看看有钱人的世界呢。

当然,豪宅类视频也不止小艾大叔一家做,入驻B站几个月便跻身百万UP主,除了与小艾大叔本身置业顾问出身、曾在融创工作多年、靠专业知识降维打击有关,也与文案升华恰到好处,迎合时下年轻人心理有关。

总体来看,以上三种炫富手法的难度依次递增。即使不是有钱人,淘宝批发一套图也够包装出一位小红书贵妇。而想做如小宇那样的说车炫富博主,则需要有一定专业储备。至于小艾大叔的看豪宅炫富,需要的不止是专业知识和一定财力,更要有人脉做支撑。

富人更加惹人怜

不止这些头部炫富网红,硬糖君以“豪车”“名表”“豪宅”等关键词在不同平台上搜索后发现,与这类字眼相关的视频播放量都很可观。评论区的群众则语带羡慕,有个别把持不住的,更是大喊“娶我”。

在新世纪做个有钱人真好,因为有一张“没被生活欺负过的脸”做什么都能被原谅。就算曹译文调侃我等打工人被口诛笔伐,也有忠实粉丝小声分辨“Iris从小被当做公主捧在手心养大,社会经验少,其实她没恶意的”。

早年的互联网群众,对富豪还颇有些贫下中农面对地主周扒皮黄世仁的情绪在。彼时人们说为富不仁,但现在?大家信“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炫富内容大行其道很可能与短视频的崛起不无关系。人因受到刺激而神经兴奋,继而通过激素分泌获得爽感。刺激的前提在于接受信息,与其他内容相比,炫富类视频不需要太多理解门槛,仅凭感官刺激就能让人获得爽感。

更重要的是,随着社会发展,财富在一部分人手中积累的同时,其价值也进一步凸显。颜值即正义,但钱能买来一切包括颜值,所以钱才是究极正义。这种社会心理变化,不止催化大批炫富网红,连偶像都纷纷走起了富二代人设。

走励志路线的小雪姐姐,百万衣橱爱马仕都是标配

而进一步寻根究底,全民媚富与阶层日渐固化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鱼大水大激荡三十年的时代已经过去,上升渠道越发狭窄,狼多肉少苦读十几年也不过做个996打工人。而捧起一个草根偶像,很可能就是捧出了一个自己的阶层假想敌。

这一点从B站Up主徐大sao这一年来粉丝流失情况及原因也可以得到佐证。空调工人徐大sao,口头禅“吃顿好的”,绰号“吃蒜狂魔”,靠着质朴小镇老哥形象在B站迅速崛起。虽然1月因蹭李文亮医生去世热点、疑似诈捐等负面新闻受到影响,但粉丝基本盘并未被撼动。

iSao倒戈现场

然而现在,再去看徐大sao的视频,弹幕中有不少曾经忠实的iSao批评昔日淳朴的小镇老哥忘了本,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他。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徐大sao被扒皮,儿子小肥羊上着贵族学校,大sao与阜阳赵丽颖住进了豪宅,日子过得优哉游哉,比弹幕里不少观众老爷经济情况好得多。

在这种心理机制的作用下,大众的天平更要向富人倾斜。至少富人的赛道与我等普通群众本就不在一处,不会让人有“都是一样的人,他怎么就快速致富了”的心理不平衡。

炫富背后生意经

炫富也是为了致富。那些在网络上事无巨细展示私生活的贵妇、不辞辛劳走遍全国带你看豪车豪宅的KOL,可不会真的“xx已经很有钱,不在乎赚我们的钱”。

B站游戏区Up主布鲁Sir_的经历有几分现代寓言的味道。老老实实产出游戏视频,播放量一直上不去。直到年初布鲁Sir_录制“摊牌”视频,对粉丝表示抱歉,因为个人原因可能要回去继承家业,游戏视频产出速度会下降,并且晒出家中价值1800万的豪宅。豪宅视频一上线播放量便冲上百万,目前这两则视频累积播放量均在200万以上。

布鲁Sir_因富二代身份短时间内受到大量关注,热爱游戏的他又再度投身游戏视频创作,希望与更多同好分享心得。结果咧,群众发现富二代不炫富了,立刻一哄而散。布鲁Sir_其他视频播放量均在20万左右,最新一条视频是9月28日发布的,讨论次世代主机游戏涨价,播放量仅5.9万。

如前文所述,炫富内容就是通过短平快的物质刺激给予受众爽感,受众就是喜欢看大house、大车子、名牌包袋、下午茶,持续产出这类内容才能留住粉丝并逐渐完成转化。

炫富手法不同,也决定了炫富网红的商业价值各有不同。阔太白富美现身说法类的博主,目前多以接推广、自创品牌卖货为主。

富婆蔡欣颖,越炫富拿到奢侈品代理权越多

这两条路径此前硬糖君也分析过很多次,接推广内容太多太杂,容易被群众贴上“恰饭难看、装有钱”的标签;自创品牌卖货也有风险,品控方面是个问题,加之网红自己一身高奢,卖给我等群众高仿,逻辑上总有些说不通。

也有炫富网红依靠自己在网络上的号召力与品牌达成合作,或推联名款或做代言人,爱惜羽毛的同时也能提升自身商业价值。但能做到这点的网红不多,为了贴合白富美身份,炫富网红合作对象首选当然是高奢品牌,但高奢家的大门哪是对谁都打开的?

自创品牌方面,还是多学学卡戴珊一家

带你看富豪世界的KOL们变现方式则又不同。小宇的“30亿豪宅”“千万手袋”不过是吸睛手段,说车博主变现的本质还是靠帮人选车卖车,做软性植入,接汽车内饰推广、包括去车站帮品牌站台等等。

小艾大叔的豪宅一般人买不起,小艾大叔将探秘豪宅的内容发在B站也不指望我等老二刺螈们砸锅卖铁贡献销量。探秘豪宅是吸睛手段,毕竟在国内有人脉又有精力且视频质量精良的看房类博主不多。

2020年初开始运营B站账号的小艾大叔目前还处于粉丝增长阶段,但从10月开始偶尔出现的几期软装配饰科普以及10月22日小艾大叔前往梦洁集团旗下品牌寐MINE(别买,不好睡)等动作,家居软装应该是大叔未来变现的方向。

没人愿意把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在镜头下,如果有那一定是利益驱使。对有钱人怀着无限宽容与爱意的人们,帮助有钱人变得更有钱了。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