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谈爱奇艺视频超前点播案:判赔1500元不该是终点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媒体谈视频超前点播案:判赔1500元不该是终点 

为视频行业明规立矩,既是为消费者利益谋,也是为了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

事情缘起于用户吴某购买爱奇艺会员后发现,收看该剧还需要再额外付单集3元的“超前点播”费用。吴某遂将爱奇艺起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法院一审判定爱奇艺败诉,其超前点播的行为构成违约。而爱奇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而今,随着终审落槌,这起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案件就此落定。

但需要注意的是,涉事视频网站在“单方擅自修改”的格式条款被判无效后,只付出了赔偿当事人1500元公证费损失和提供其连续15日黄金VIP会员。可是,涉事平台单方面变更协议背后不只是吴某的个人损失,而是一大批会员权益受损的黄金VIP用户。而且,在修改超前点播规则后,涉事网站已凭着不合理规则收取了不少费用,若只是“有败诉,无担责”,那显然与其应有的责任不相匹配,涉事视频平台的违法代价也太小了点。

在此事上,正如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为的,视频平台基于消费意愿推出的“会员制”服务模式,已为社会公众所接受,在此基础上,深挖需求,贴合用户,催生差异化、配适型的个性化服务,并由此探索新的视频排播方式,本无不妥。

但站在用户的角度,涉事网站偷偷变更条款,在会员权益基础上又进行“超前点播”收费,且不告知用户,明显属于违反《合同法》的行为,也属于侵权举动——侵犯的还是众多会员的正当权益。在此情况下,这事显然不能止于“单方更改被判无效”——否则的话,败诉归败诉,那些不合理的收费依旧是进了平台的“腰包”。

事实上,除了不告知用户的“套娃式收费”,某些视频网站其他巧立名目的收费也大行其道。比如,有的视频网站会在会员权益宣传语上玩猫腻。会员权益提到“免广告”,看视频时又有中插广告;付费节目不能全屏观看,需要收费才能全屏观看;不同品牌的手机会员收费不一样等。

对于这样的巧立名目收费举动,目前让相关视频网站“吃了就得吐出来”的监管动作还不多。

但这并不意味着,监管部门就该无所作为。就此事看,视频网站原来面向用户宣传的黄金会员VIP权益“免广告,会员超前观剧”,结果规则被擅自更改,问题来了:这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这显然是个案判决外可以发掘的监管进路——只拿个案判决结果去约束平台,约束力未免有限。

这需要有责部门积极作为。一方面,要主动受理用户投诉,接到举报后要认真核实,一旦发现相关平台有侵犯用户权益等行为,就要严格处罚,绝不手软;另一方面,监管部门也要主动加强日常巡视,将执法力量下沉到平台,以便及时发现问题精准治理。

今年4月9日,浙江省消保委就对多家视频网站约谈并提出整改意见,整改内容之一包括广告中会员特权描述不清,涉嫌虚假宣传。这样的监管动作,在整治视频行业乱象上,或许还需再多一些。

无论如何,需要为视频行业明规立矩,这既是为消费者利益谋,也是为了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

□丁慧(媒体人)

媒体谈爱奇艺视频超前点播案:判赔1500元不该是终点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媒体谈视频超前点播案:判赔1500元不该是终点 

为视频行业明规立矩,既是为消费者利益谋,也是为了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

事情缘起于用户吴某购买爱奇艺会员后发现,收看该剧还需要再额外付单集3元的“超前点播”费用。吴某遂将爱奇艺起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法院一审判定爱奇艺败诉,其超前点播的行为构成违约。而爱奇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而今,随着终审落槌,这起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案件就此落定。

但需要注意的是,涉事视频网站在“单方擅自修改”的格式条款被判无效后,只付出了赔偿当事人1500元公证费损失和提供其连续15日黄金VIP会员。可是,涉事平台单方面变更协议背后不只是吴某的个人损失,而是一大批会员权益受损的黄金VIP用户。而且,在修改超前点播规则后,涉事网站已凭着不合理规则收取了不少费用,若只是“有败诉,无担责”,那显然与其应有的责任不相匹配,涉事视频平台的违法代价也太小了点。

在此事上,正如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为的,视频平台基于消费意愿推出的“会员制”服务模式,已为社会公众所接受,在此基础上,深挖需求,贴合用户,催生差异化、配适型的个性化服务,并由此探索新的视频排播方式,本无不妥。

但站在用户的角度,涉事网站偷偷变更条款,在会员权益基础上又进行“超前点播”收费,且不告知用户,明显属于违反《合同法》的行为,也属于侵权举动——侵犯的还是众多会员的正当权益。在此情况下,这事显然不能止于“单方更改被判无效”——否则的话,败诉归败诉,那些不合理的收费依旧是进了平台的“腰包”。

事实上,除了不告知用户的“套娃式收费”,某些视频网站其他巧立名目的收费也大行其道。比如,有的视频网站会在会员权益宣传语上玩猫腻。会员权益提到“免广告”,看视频时又有中插广告;付费节目不能全屏观看,需要收费才能全屏观看;不同品牌的手机会员收费不一样等。

对于这样的巧立名目收费举动,目前让相关视频网站“吃了就得吐出来”的监管动作还不多。

但这并不意味着,监管部门就该无所作为。就此事看,视频网站原来面向用户宣传的黄金会员VIP权益“免广告,会员超前观剧”,结果规则被擅自更改,问题来了:这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这显然是个案判决外可以发掘的监管进路——只拿个案判决结果去约束平台,约束力未免有限。

这需要有责部门积极作为。一方面,要主动受理用户投诉,接到举报后要认真核实,一旦发现相关平台有侵犯用户权益等行为,就要严格处罚,绝不手软;另一方面,监管部门也要主动加强日常巡视,将执法力量下沉到平台,以便及时发现问题精准治理。

今年4月9日,浙江省消保委就对多家视频网站约谈并提出整改意见,整改内容之一包括广告中会员特权描述不清,涉嫌虚假宣传。这样的监管动作,在整治视频行业乱象上,或许还需再多一些。

无论如何,需要为视频行业明规立矩,这既是为消费者利益谋,也是为了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

□丁慧(媒体人)

爱奇艺超前点播案落幕!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会员诉爱奇艺“超前点播”一案近日落幕。原告吴声威通过微博发文称,“四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新浪科技讯 12月9日晚间消息,会员诉爱奇艺“超前点播”一案近日落幕。原告吴声威通过微博发文称,“四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据媒体报道,二审判决驳回爱奇艺上诉,维持原判。此前一审法院判决“超前点播”条款对原告不发生效力,爱奇艺需赔偿原告1500元,不过并未否定“超前点播”模式。

吴声威回忆称,“去年的今天,爱奇艺变更了会员协议,增加了超前点播条款,为《庆余年》之后的热剧超前点播种下了法律上的种子。”

“后来我因为不愿妥协于付费而起诉爱奇艺超前点播,经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2019年6月2日,法院当庭判决爱奇艺败诉,超前点播条款对我不生效。”

吴声威表示,在诉讼过程中,爱奇艺方面确实给过自己一些不错的调解方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初心。

腾讯START云游戏亮相首届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让好玩触手可及

9月25日至27日,首届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BIGC2020)在北京海淀区中华世纪坛成功举办。本届大会汇聚国内外标志性企业,致力建设游戏领域国际创新合作和人才交流平台。腾讯START云游戏积极响应北京市发展新文创产业的倡导受邀参加此次大会。

START云游戏在科技展的专属展台上,布置了三台电视分别来自海信、TCL和创维的智能电视供参会观众试玩云游戏。

中宣部、北京市委宣传部等领导参观展台,并对START云游戏表示肯定。

大型游戏一键“点播”,游戏上云畅享乐趣

START云游戏,是腾讯面向未来的跨终端游戏平台,将游戏运行在云端,让用户的所有设备(电视、手机、MAC、PC)都能运行大型游戏,真正做到一键“点播”。

展会现场,START云游戏为观众带来了四款不同类型的大型游戏,分别是《NBA2KOnline2》、《FIFAOnline4》、《堡垒之夜》、《只只大冒险》。1080P细腻高清的游戏画面,60帧流畅低延迟的游戏体验,提供了堪比专业主机设备的极致享受,配上智能电视的超大屏幕,不少观众在体验过后直呼“真香”,“高清大屏低延迟,感觉又能带飞了”。还有观众表示:“动辄大几千上万的游戏设备让我望而却步,只能偶尔去网吧过把游戏瘾,有了START云游戏终于可以在智能电视上想玩就玩了。”

依托腾讯“黑科技”,START赋能家庭娱乐新体验

START云游戏是国内云游戏的领先者,依托腾讯强大的技术实力,打造了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云游戏平台。为了更好的通过智能电视服务玩家,START云游戏和海信、TCL、创维等电视厂商,MTK、海思等芯片厂商,以及北通、莱仕达等手柄厂商,在技术上有着深度的合作。让智能电视从此无需主机就可以直接具备玩大型游戏的能力,并且拥有极低的游戏操作延迟体验。

结语

展望未来,首届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将作为中国游戏产业的助推器,引领中国游戏产业走向,为中国乃至全球游戏市场的成长与发展创造更多价值。

同时,我们也期待START云游戏能够早日正式上线走向国际,与国内外玩家一起,共同探索家庭娱乐的无限可能,让好玩触手可及。

腾讯START云游戏亮相首届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让好玩触手可及

9月25日至27日,首届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BIGC2020)在北京海淀区中华世纪坛成功举办。本届大会汇聚国内外标志性企业,致力建设游戏领域国际创新合作和人才交流平台。腾讯START云游戏积极响应北京市发展新文创产业的倡导受邀参加此次大会。

START云游戏在科技展的专属展台上,布置了三台电视分别来自海信、TCL和创维的智能电视供参会观众试玩云游戏。

中宣部、北京市委宣传部等领导参观展台,并对START云游戏表示肯定。

大型游戏一键“点播”,游戏上云畅享乐趣

START云游戏,是腾讯面向未来的跨终端游戏平台,将游戏运行在云端,让用户的所有设备(电视、手机、MAC、PC)都能运行大型游戏,真正做到一键“点播”。

展会现场,START云游戏为观众带来了四款不同类型的大型游戏,分别是《NBA2KOnline2》、《FIFAOnline4》、《堡垒之夜》、《只只大冒险》。1080P细腻高清的游戏画面,60帧流畅低延迟的游戏体验,提供了堪比专业主机设备的极致享受,配上智能电视的超大屏幕,不少观众在体验过后直呼“真香”,“高清大屏低延迟,感觉又能带飞了”。还有观众表示:“动辄大几千上万的游戏设备让我望而却步,只能偶尔去网吧过把游戏瘾,有了START云游戏终于可以在智能电视上想玩就玩了。”

依托腾讯“黑科技”,START赋能家庭娱乐新体验

START云游戏是国内云游戏的领先者,依托腾讯强大的技术实力,打造了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云游戏平台。为了更好的通过智能电视服务玩家,START云游戏和海信、TCL、创维等电视厂商,MTK、海思等芯片厂商,以及北通、莱仕达等手柄厂商,在技术上有着深度的合作。让智能电视从此无需主机就可以直接具备玩大型游戏的能力,并且拥有极低的游戏操作延迟体验。

结语

展望未来,首届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将作为中国游戏产业的助推器,引领中国游戏产业走向,为中国乃至全球游戏市场的成长与发展创造更多价值。

同时,我们也期待START云游戏能够早日正式上线走向国际,与国内外玩家一起,共同探索家庭娱乐的无限可能,让好玩触手可及。

相爱相杀多年,追剧的你怎么就逃不开广告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 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被“小白船”吟唱的夏天吗?今年暑期,一部《隐秘的角落》火爆全网,也给爱奇艺的迷雾剧场系列开了个好头。随后不少带有悬疑色彩的网剧接踵而来,其中不乏引人回味的,也有高开低走的,但是最近登上迷雾剧场的一部新剧《沉默的真相》,则被网友们评价“高开炸走”以及“高开起飞”。

目前,这部同样改编自作家紫金陈小说的网剧,在爱奇艺上已经免费放出了第一和第二集,会员则可观看3-6集,进行超前点播则已经可以看完全部的12集。虽然这部剧集依旧采用了颇受争议的超前点播模式,但在播出之后,其豆瓣评分就冲上了9.0分,并随着剧集的逐步放出一路涨至9.2分。与此同时,这部剧也被不少网友评价为“虽然第一次用了超前点播,但也是最值的”。

虽说这部剧内容与质量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但在其中依然能看到十分鲜明的短板,即生硬的广告植入,以及被诟病良久的剧中剧形式广告插入。曾经某界春晚上刘谦请上台的“随机”观众,会刻意针对机位的变化调整桌面上的一盒橙汁,始终让商标正面呈现在画面上,那么《沉默的真相》中例如莫O仙、良品O子,以及9O9等赞助品牌,则同样是以各种生硬的大特写,不断在向观众强调“此处有广告”。

因此在9月21日,#沉默的真相 广告植入#这一话题也成功登上了微博的热搜榜。

  • 即便成为会员,依然逃不过广告

说到网剧的广告植入,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存在,我们三易生活早在2017年就曾介绍过,视频网站中让用户气到一肚子火的“会员专属广告”。当时就有用户发现,尽管自己购买了该平台的会员,但是在追剧的过程中依然会突如其然的从角落里跳出贴片广告。

在贴片广告被用户各种抗议后,现在很多网剧则选择了采用剧中剧的形式,毫无防备的插播广告,例如网剧《古董局中局》和《长安十二时辰》就采用了这种广告植入方式,甚至是让剧中角色亲自出演。当时这两部网剧的原著作者马伯庸就曾提出意见,称广告与正剧中的人物表现差距太远,太让观众出戏了。

当然比起温和的建议,更多的用户则可能是愤慨。毕竟买会员的初衷就是为了给喜欢的内容去广告,怎么在已经成为了会员后,广告还是这么频繁,究竟是广告商给得实在太多,还是用户不值得无广告服务呢?

  • 或许,平台的客户从来不是“观众”?

用户在追剧过程中是否必须得看广告,与有没有花钱买会员之间的关系,或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大。毕竟最终解释权始终握在平台手中,作为用户是否要看广告,其实更大程度上是取决于平台的盈利方向究竟是B端还是C端。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视频网站其实是通过B端获取更多的收益,而在当时的运营思路我们可以简略的概括为,用免费资源吸引用户带来流量,再以流量数据为底气招揽广告商进行投放。举例来说,此前爱奇艺的上市招股书中就曾透露,2017年的在线广告业务才是其主要营收来源,营收为81.59亿元,约占总营收的46.95%。

试想,如果对于视频网站来说,广告才是真正付钱的“大客户”,那么平台的诸多表现就势必朝着广告商喜闻乐见的方向发展。其中比较鲜明的例子就是,如果广告商更青睐“数据”好看的作品,于是在2017年就有了《楚O传》官宣播放量破400亿,2018年《O生O世O里桃花》号称网络点击量突破300亿,甚至后来在部分媒体的报道中,这一成绩又上涨至500亿。而当年我国网民的总数才8.3亿人,因此不可避免的也有声音质疑其流量造假。

同样的逻辑下,当平台主要目标是服务好广告商,而将用户视作一种战略资源,那么就很有可能发生,即便用户购买了会员依然会通过各种方式看到广告的现象出现。

  • “去广告”变成了“买内容”,有些传统依然逃不掉

但是这种现象在近年来也慢慢发生了一些变化,根据爱奇艺公布的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财季其总营收达到74亿元,其中在线广告服务收入为16亿元,只占到收入的21.6%。而在另一边,爱奇艺在2020年第二财季内的会员服务收入则为40亿元,占到了总收入的54%。

因此不难发现,平台广告收入占比下降的趋势已经显露端倪,因此也使得视频网站近年来开始将盈利的方向重新瞄向了C端,即希望用户更多的为内容付费。虽然或许很多用户自己还没有感觉到,但其实在视频网站眼中,或许用户购买会员这一行动的解释,已经逐渐从“去广告”变成了“买内容”。

按照这个逻辑来看,很多看似“莫名其妙”的现象,例如抱怨平台会员费多年不曾涨价,或是国内用户购买内容的代价太低,在会员服务上增设“超前点播”这种新的付费渠道等等,或许也就有了更容易理解的解释。

那么当用户掏出更多的钱去购买内容后,是否就能在剧中彻底筛除广告的身影呢?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或许依然很难。因为在互联网行业中,广告早已是一条相当成熟的流量变现方式,即便是“用爱发电”属性更强的B站,观众虽然不会在剧中看到贴片广告,但是UP主为了更高效的流量变现,往往也会主动承接广告商的推广商单以及生产广告内容。

另一方面,观众本身对于广告的包容程度显然也在上升,在#沉默的真相 广告植入#这一微博话题下有大量网友表示,只要内容够好,也能容忍广告的存在。所以如此来看,与用户相爱相杀多年的广告,恐怕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依然难以离开我们的视野。但是往好处想,至少视频网站在重视起C端市场之后,内容方面的质量终于可能将会有着肉眼可见的提升了。

争议中前行,超前点播成视频平台观剧新模式?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opMarketing”(ID:TMarketing),作者:TOP君,36氪经授权发布。

“《在劫难逃》这部剧咋不开超前点播呢,不能一口气直接看到结局好难受”。这是网友在追网剧《在劫难逃》时的呐喊。

“时间循环”的故事设定、悬疑+犯罪的故事内容让《在劫难逃》热度高涨,不仅以豆瓣7.8分开画,还让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希望该剧开通超前点播。同期热播的剧集中,《摩天大楼》《琉璃》的超前点播也让不少追剧网友兴奋到跳脚… …

从全网抵制到pick,超前点播如何在一年时间里上演“真香定律”?

争议:该不该超前点播

超前点播的故事要从2019年暑期说起。

单日播放量破两亿,豆瓣超过140万人打分,评分从4.8分上升到7.7分,去年夏天,肖战、王一博主演的网剧《陈情令》爆红出圈。超高热度下,腾讯视频在7月29日《陈情令》见面会上宣布:8月7日,陈情令会员福利升级,超前点播直通结局。

超前点播,即在会员的基础上再付费,提前解锁剧集内容。《陈情令》超前点播设置了两种模式,一种是单集6元解锁,另一种是30元一次性打包6集。尽管用户对于超前点播模式骂声一片,但追剧热情不减,据统计,不到20个小时,就有260万人解锁超前点播。

而真正把超前点播这一模式推到风口浪尖的,是《庆余年》。继《陈情令》超前点播试水后,2019年年末口碑热剧《庆余年》在VIP用户更新至第22集时,腾讯视频、爱奇艺双双上线超前点播功能,50元解锁,更新日可多看6集。

由于超前点播集数过多、收费过高等因素,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官微遭到网友集体围攻,并掀起全网讨论,声音主要集中在“超前点播”模式是否合理。绝大多数网友认为该模式变相侵害VIP会员权益,是一种“割韭菜”行为。热议之下,人民日报发文批评视频网站“吃相”难看:“VIP之外设置VVIP,额外掏钱才能享受超前点播,视频网站是在制造焦虑诱发用户消费。”更有用户将爱奇艺诉诸法院,理由是超前点播模式侵犯VIP用户相关权益。与此同时《庆余年》盗版链接开始在网上疯传。

在诸多压力下,腾讯视频、爱奇艺修改超前点播规则,VIP会员可提前看6集权益不变,但可享额外每集3元的超前点播权。

超前点播突然“空降”,遭到了大众的批判和审视。尽管饱受质疑,但视频平台依旧坚守阵地,《爱情公寓5》《将夜2》《大主宰》等剧集上线时都进行了超前点播。

进阶:从数量到类型的爆发

当视频平台还在超前点播边缘反复试探时,爱奇艺《庆余年》案的宣判让该模式焕发生机。

今年6月2日,爱奇艺《庆余年》超前点播案一审宣判,北京互联网法院认定爱奇艺“超前点播”损害原有会员权益,被告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公证费损失1500元。值得关注的是,判决结果中的“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主要问题在于爱奇艺未尽合理提示义务,同时,’会员专属推荐’亦不构成违约”的陈述被视为对超前点播模式的肯定,这也意味着超前点播向常态化又迈进了一步。

(TOP君整理)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陈情令》至今,超50部剧集加入超前点播阵营。TOP君通过梳理发现,超前点播模式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各平台加码,超前点播模式类型化,腾讯视频数量最多。点播模式上,大体分为两种类型,一是会员付费单集解锁,除《陈情令》《没有秘密的你》外,后续剧集单集定价为3元;另一种是以一口价的形式打包所有未播剧集,价格依据集数多少进行浮动,最低12元,最高50元不等。播出平台方面,主流视频网站均加入超前点播阵营。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平台,腾讯视频数量最多,独播剧高达23部,爱奇艺独播剧有12部,优酷和芒果TV紧随其后。除了独播剧外,部分剧集还以多平台拼播方式进行超前点播。

IP改编占比大,悬疑题材或成为下一个风口。纵观当下的超前点播剧集,75%以上为IP改编(包括网文、小说、漫画、已播剧IP等)。一方面,原有IP可以锁定核心用户群,另一方面IP改编剧多采用流量明星担纲主演,易出爆款,从而拉动付费。题材上,涵盖古装玄幻、悬疑探险、民国传奇、都市情感、青春爱情等,其中古装剧占比高达38%,但随着短剧《隐秘的角落》爆红,《摩天大楼》《白色月光》等悬疑短剧的超前点播也获得口碑和话题的双丰收,悬疑题材或将成为下一个超前点播大品类。

临近大结局提供点播服务成共识,台网联播剧试水超前点播。目前,临近大结局点播成视频平台一大共识,集数以最后6集和12集居多,但也有部分古装IP剧刚开播过半就进行超前点播,如《庆余年》《三生三世枕上书》《锦绣南歌》等。

此外,台网联播电视剧《三十而已》最后8集在腾讯视频超前点播获得不少网友点赞,原因在于该剧剧情发展到白热化阶段,超前点播一次性解锁大结局可以大大提升追剧爽感。于8月底开播的《旗袍美探》也是一部台网联播并开通超前点播的电视剧。

各大平台持续加码,点播剧集数量日益攀升,题材类型呈现多元化,一年过后,超前点播正在向常态化进阶。但值得注意的是,超前点播对于内容的依赖性强,由罗云熙、陈钰琪主演的古装IP剧《月上重火》取消了超前点播,原因是该剧感情线设定突兀,用户追剧热情下降。

博弈:用户体验vs平台收益

视频平台为何对超前点播乐此不彼?

我们先来看两组数据。

《陈情令》超前点播收益高达1.5亿元,《庆余年》在盗版泛滥的情况下也有1.45亿(腾讯视频7000万,爱奇艺7500万)。与此同时,据2019年腾讯财报数据显示,腾讯视频全年运营亏损近30亿元;据爱奇艺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净亏损14亿元;据阿里巴巴财报数据显示,阿里大文娱2020年第二季度运营亏损为20.18亿元。

国内视频平台付费会员先后步入亿级俱乐部,在视频平台尚未盈利的当下,超前点播带来的收益可以一定程度缓解视频平台内容投入带来的亏损,因此平台不会轻易放弃该模式。与此同时,超前点播带来的收益可以反哺到内容生产环节,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内容生产更能催生优质内容。对于用户而言,短期内观看成本增加,但会加速平台为用户定制内容的进程,优化供给配置。

超前点播没有弊端吗?答案是肯定的。超前点播有两大矛盾点,一是用户体验,一是平台收益,如何在保证用户体验的前提下培养新的消费习惯实现平台收益,成为超前点播面临的一大难题。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陈情令》和《庆余年》的超前点播争议。两部片子在上线之初并未向用户告知将以超前点播方式进行播出,当用户追剧正上头时突然被告知需要付费才能继续解锁剧情,这一做法让用户体验大打折扣,从而引发用户抵制心理。而在后续的超前点播剧集上,追剧日历上的提前告知,让用户有了心理准备,极大提升了该模式接受程度。

暑期热映仙侠剧《琉璃》也开通了超前点播功能,期间,平台与用户进行了一次友好的“对话”。根据《琉璃》的追剧日历显示,该片计划在第27集(全片59集)时开通超前点播,如果用户使用超前点播追完剩下的剧集需要花费99元。随后,众多网友在网上刷起了要求优酷延迟超前点播的话题,就连出品方之一的欢瑞世纪也参与了这一场“博弈”。

没过多久,优酷官方进行回应,《琉璃》超前点播延迟一周。尽管延迟一周的结果并没有让看剧成本下降很多,但优酷听取网友意见的做法大大提升了用户对平台的好感度,评论下方不少网友已经表示要去充优酷会员了。

由此可见,超前点播模式要想进一步扩大和普及,除了源源不断的优质内容外,还要多多听取网友心声,把脉用户对该模式的接受程度,寻找用户体验与平台收益的平衡点。

展望:超前点播背后是构建差异化服务体系

超前点播的目的在于进一步强化用户为优质内容买单的意识,构建差异化服务体系。

通过优质内容构建差异化服务体系,让用户为内容买单是视频平台最理想的运营状态,在这一点上,海外流媒体平台机制较为成熟。以Netflix为例,从2013年二季度到2019年一季度,依托《纸牌屋》、《女子监狱》等优质内容完成5次涨价,观看模式上不仅有提前观看,一次性解锁等模式,还根据内容清晰度和可同时观看屏数不同,对会员付费进行价格分档:入门套餐8.99美元/月,中档套餐12.99美元/月,高级套餐15.99美元/月。凭借优质内容的持续输出,Netflix付费用户实现稳步增长,达1.8286亿人,据Netflix2020财年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为57.6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5.21亿美元增长27.6%,净利润为7.09亿美元。

(TOP君整理)

自2015年超级网剧《盗墓笔记》为爱奇艺吸纳500万付费会员后,国内视频平台也在加码布局差异化服务体系。在超前点播后,今年年初,爱优腾纷纷进行会员升级,推出个性化会员服务,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爱奇艺上线“星钻VIP会员”,腾讯视频上线“超级影视VIP”,优酷则推出了“电影通会员”,价格和权益上也与基础会员有所不同。

(TOP君整理)

爱奇艺“星钻VIP会员”最大的亮点在于此类会员用户可免费解锁平台所有剧集超前点播权益。腾讯视频的“超级影视VIP”在腾讯视频VIP基础上增加了大屏端使用权益。优酷电影通会员除了VIP会员常规权益外,还将享40张万能电影券和阿里旗下每月一次的“文娱大礼包”。虽然这三类会员的购买人数无从考证,但可以断定的是,视频平台对会员分级的到来更迫切了。

《花木兰》将不会登录日本院线 点播费用约195元

由刘亦菲主演的电影《花木兰》将不会登陆日本院线,同步上线流媒体。日本点播费用为2980日元,约195元人民币。


《花木兰》将不会登陆日本院线《花木兰》将不会登陆日本院线

新浪娱乐讯 8月24日,据日媒报道,由刘亦菲主演的电影《花木兰》将不会登陆日本院线,同步上线流媒体。日本点播费用为2980日元,约195元人民币。此前,影片最新定档9月4日。

浪姐蜜桃联手超前点播,综艺进入内容付费新阶段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阿木,36氪经授权发布。

浪姐和蜜桃竟然要同框了,一个全新的综艺恰饭模式正在加载中……

近日,芒果TV的两大IP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和《密室大逃脱2》展开了一场跨节目联动,并且作为2020年青春芒果节的特别企划,这两期节目即将以番外篇的形式在芒果TV开启超前点播。

无疑这一模式在业界又是一次全新试水,今年处于舆论漩涡中的浪姐和以恐怖悬疑吸睛的蜜桃,二者的结合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又能否助力芒果TV再度吹响综艺超前点播的号角?

两年时间里,国内超前点播模式异军突起,各大视频平台在剧集领域屡试不爽,即便饱受争议,依然义无反顾,初来乍到的综艺付费模式,又是否可以为大众所普遍接受呢?

浪姐蜜桃跨节目联动,芒果TV二战综艺超前点播

芒果TV在今年青春芒果节期间,将两大王牌栏目《乘风破浪的姐姐》和《密室大逃脱2》进行了一番联动,宁静、张雨绮、郑希怡作为姐姐团代表,与杨幂、邓伦、黄明昊、大张伟所组成的蜜桃团,合体穿越回到民国,在“陶府”展开一场全新的密室逃脱。

虽然说这种跨越节目的联动早前也有过先例,像是《青春有你》参加《快乐大本营》、《少年之名》参与《天天向上》录制等,但是,这次的联动之所以特殊,还是在于这次所采用的单片付费模式。

这次联动的特别节目将会分为两期,在8月6日和7日两天中午12点上线芒果TV,平台将以会员单期8元、两期打包价12元,非会员单期12元、两期打包价18元的价格,对观众销售这两期节目,而普通用户应该会在一周后转免,这也意味着这次综艺超前点播有效期为一周时间。

无疑这是在继剧集超前点播之后,综艺领域单片付费的又一次尝试。就在此次之前,芒果TV就曾利用自身的综艺优势对于这一模式进行过探索。

在去年11月份时,《明星大侦探5》即将上线前的一周,芒果TV以单期节目会员3元、非会员10元的价格,向观众单集售卖明侦系列的头部IP“NZND破冰演唱会”,有效期同样为一周时间。

由于购买的单片内容仅仅只是某期正片的前奏部分,芒果TV的这场超前点播试水被认为是失败的,不仅直接拉低了这一届明侦的豆瓣评分,同时也被不少粉丝斥责侦心已改、吃相难看。

时隔大半年,芒果TV把两大王牌IP进行捆绑,再次探索综艺单片付费模式,可以说是内容自信的一种表现,而这种变现方式和模式契机是否成熟,还有待进一步探讨。

芒果TV继续综艺战略,优爱腾引领剧集点播常态化

长期以来,国内顶尖的综艺节目制作水准,使得芒果TV能够把综艺当做自身的杀手锏,这也自然而然地让它成为了综艺超前点播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首先,《乘风破浪的姐姐》的一炮而红,成为了2020年的第一现象级综艺,这为芒果TV的单片付费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优势。虽然这次联动之中,仅有三位姐姐参与其中,并且是以《密室大逃脱》的形式作为依托,但是有姐姐的地方就有话题,无疑可以为这次特别企划成功带来流量。

其次,与上次“明侦”演唱会的付费不同,这次浪姐和蜜桃的联动中,整体内容基本上都与节目正片脱离,以番外的形式当做节目组额外赠送的彩蛋,这也算得上是从上次失败之中所总结得到的经验。

最后,这次特别企划节目在内容上是否过关,才是检验最后这场会员付费模式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制作这次联动节目的团队,是来自于《密室大逃脱》的小盒子工作室,同时也是明侦的主创团队,能否在同一地方逆势翻盘,就要看接下来特别节目的精彩程度。

与芒果TV的综艺战略不同,优爱腾对于超前点播的探索都集中在剧集领域,并且今年以来,网剧超前点播已经朝着常态化的趋势发展。

据云合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超前点播已经覆盖了50%的独播网络剧,观众对于#超前点播#舆论维持在一定热度,相较于此前引发的排斥心态,近段时间观众的接受度具有明显提升。

仅仅是今年的一季度,就有《爱情公寓5》《将夜2》《三千鸦杀》等剧采用了超前点播付费观看模式。并且视频网站的收费标准逐渐固化,爱奇艺常以剧集最后12集为点播集,25元打包价限时点播;腾讯视频以3元/集逐集点播。

进入二季度之后,爱奇艺迷雾剧场的两部剧集均采用了超前点播的形式;这次腾讯视频独播的《三十而已》,也同样确定与8月3日起开启超前点播;芒果TV《楼下女友请签收》《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等剧也参与了超前点播。

相较于综艺的超前点播,视频网站剧集超前点播的模式无疑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从会员收费到超前点播,视频网站恰饭路数饱受争议

在国内视频付费的发展进程中,短短六年时间,经历了从VIP会员模式到超前点播模式的两次大转变,而发展过程中一直都备受争议。

2015年,爱奇艺通过自制剧《盗墓笔记》,率先开启视频网站会员模式,为国内会员用户习惯的养成立下了汗马功劳。随后的一年里,付费网剧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也倒逼内容创作不断攀升新的台阶。

2016年,爱奇艺又通过自制综艺《坑王驾到》,开启了综艺付费的尝试,也就是当前VIP会员节目的雏形。之后,越来越多的网综以抢先看、专享版、未播花絮、衍生节目等形式,吸引更多的会员用户。

之后,会员模式在各大网站逐渐形成。可是这两年来,尽管以爱奇艺为代表的视频网站会员用户已经破亿,但是,整体盈收依然处于亏损状态,寻找新的变现方式成为了燃眉之急。

于是乎,从《陈情令》开始,以腾讯视频为代表的视频网站迅速加入到超前点播的队伍之中,该剧超前点播集折损会员内容有效播放预估竟达到约9438万,无疑是为视频网站的盈收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而今年年初,《庆余年》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采用“超前点播”的过程中,有用户对此不满。在此之后,视频网站在会员制度和超前点播的用户协议之上有所调整。

与剧集超前点播的如火如荼不同,综艺超前点播还是一片蓝海,有待开发的地方还有很多。虽然说,综艺单集付费的形式在国内少有,但是,前些年盛行的综艺大电影或许能够给这一模式同样提供一些经验和教训。

在2013年时,《爸爸去哪儿》第一季迅速在全国走红,成为家喻户晓的国民综艺,节目收官后的春节,制作组马不停蹄地推出了综艺同名大电影,即便大电影本身引发行业内外吐槽,这部片子却在当年收获了超过7亿元的票房。

总体上来看,当前超前点播的形式,成为了视频网站不可或缺的一种“恰饭”形式,而只要内容上有所保证,观众虽然嘴上不买账,但是身体却很诚实。总而言之,只要视频网站做出的内容足够优质,观众觉得物有所值,自然而然也就愿意自掏腰包。

爱奇艺到了最危险的时刻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牛刀财经”(ID:niudaocaijing),作者 吴大郎,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爱奇艺“付费超前点播”被诉一案宣判,在社交媒体受到热议。

北京互联网法院当庭宣判确认,爱奇艺公司向原告吴某连续15日提供爱奇艺平台“黄金VIP会员”权益,使其享有平台已经更新的卫视热播电视剧、爱奇艺优质自制剧的观看权利,赔偿吴某公证费损失1500元。

更进一步的是,今年5月底爱奇艺上线了在原先会员体系的基础上,上线了星钻会员,其中就包括超前点播的权益。

超前点播,或者是爱奇艺星钻会员的上线,反映出长视频平台的盈利困境。甚至来说,如果必须通过增加多重会员的方式才能盈利的话,反向证明了爱奇艺当前的模式不成立。

在当前的体系下,当会员和广告都无法支撑内容和经营成本后,想要获得额外的营收,只能通过另立名目收割用户。这也导致了这种套娃式的会员体系,损害到了用户尤其是已经购买了会员的用户权益。

从视频平台用户的角度讲,花钱开通会员的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抢先看,二是去广告。其中广告业务则是爱奇艺的营业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这也就出现了矛盾——用户通过付费免除广告,而广告主则希望更多用户收看广告。一方面广告主抱怨广告效果,另一方面则是触怒了用户,而作为平台方的爱奇艺则是两头“通吃”。

这背后无外乎三个原因:一是内容成本居高不下,二是急于盈利,三是竞争加剧。

内容成本居高不下

在遭做空机构Wolfpack「狙击」一个多月后,5月19日,爱奇艺发布了2020年首份财报。

财报显示,爱奇艺第一季度总营收为76亿元,同比增长9%;净亏损为人民币29亿元,内容成本同比增长11%达到59亿元,低于外界预计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爱奇艺2020年Q1的会员业务营收达到了46亿元人民币,占据总营收的60.5%,单季度会员增长了1200万人,实现了单季度增长破千万。

为了会员规模扩大和会员留存,几大视频网站都付出了巨大的内容成本。

然而,随着会员数的增加,内容制作成本也水涨船高。对于视频平台来说,如果没有足够优质的内容,就很难吸引会员续费。所以,爱奇艺在内容成本方面一直居高不下。

过去5年,为了减少对版权剧的依赖,平台纷纷将资源向自制剧倾斜,其中爱奇艺在自制剧上的王牌是悬疑剧和青春剧。

其中,《无证之罪》《破冰行动》和《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独家记忆》等剧撑起了爱奇艺自制剧的门面,希望以剧场的模式将这两个类型运营得更垂直化。

虽然这套策略控制了明星片酬等制剧成本,通过掌握产业链中的话语权让电视剧的版权成本稳中有降,但是总体上视频网站对于内容的巨额投入并没有减少。

目前PGC长视频平台在用户留存上又花费了大量的营销费用。众所周知,2018年被称为“娱乐圈地震元年”,从阴阳合同到天价片酬,PGC平台巨额采购成本的源头浮出水面。

2019Q3,爱奇艺内容成本攀升至62亿元,占总营收的84%,却仅占总成本的76%。这就意味着其收入连成本都无法覆盖。

目前,爱奇艺以高额成本将自己的版权分发到其他平台,那么反过来,其他平台在分享独家版权时也会抬一抬价格。如此循环,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只会越来越高。

尤其在影视剧行业中,巨额投资并不意味可观的收入。自变量还包括创作人员的天赋、上档上线的时机、引起大众共情的程度等等,均为不那么容易控制的因素。

此外,文娱市场的影视剧以及综艺审核较其他国家更为严格,经常会出现影视剧拍摄结束后由于审核不通过,延缓档期甚至撤档的情况。这时候,网站所以投资,都是打水漂。

广告收入持续下跌

尽管付费会员增速明显,但对爱奇艺来说,这部分收入显然还不够。与会员收入占比上升相对的是,第一季度,爱奇艺广告业务收入占比持续降低,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爱奇艺CFO王晓东在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本季度出现广告营收表现不佳的原因是因为2018年有一个很高的基数,接下来对广告营收持谨慎态度,由于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这种状态可能会持续几个季度甚至一两年。

CTR 媒介智讯数据显示,国内2019 年第一季度的广告市场下降 11.2%,这是中国广告市场过去 11 年最大降幅,也是第一次第一季度的跌幅达到两位数,更糟糕的是,这次下跌是传统媒体、互联网广告全面下降,只有 33% 的广告主计划在今年增加预算,这一数字是过去 10 年最低水平。

广告整体形势的不妙,让爱奇艺对会员收入更加倚重,但会员数量和付费意愿的增加又必须靠高质量的内容拉升,对于爱奇艺而言,这是个巨大的考验。

第一季度爱奇艺的内容成本下降了20%左右,但龚宇表示,主要原因是有一些内容延迟上线,尽管减少了成本支出,但也造成品牌广告增长受限。

广发证劵研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爱奇艺在会员、经营数据和内容成本下降方面超预期,但广告业务低迷。因此下调公司的 2019-2020 年预测营业收入至 316 亿和 382 亿元,同比增长 27%和21%。净利润分别为-86 亿元和-51 亿元。

此外,爱奇艺广告收入下降有一部分原因是广告主的预算减少;另一部分原因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夺走了部分广告市场份额。对于爱奇艺来说,抵御短视频冲击迫在眉睫。

对手还越来越多

更麻烦的在于,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应用,正在蚕食原本属于长视频的用户时间,而短视频应用更灵活有效的信息流广告,正在争夺广告主的投入预算。

而且,短视频应用的野心更大,它们正在试图进入爱奇艺等主导的长视频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同欢喜传媒合作,将徐峥导演的电影《囧妈》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上首映独播。

另外,靠二次元起家、亚文化圈层的B站也在加速出圈,积极布局长视频,将长视频当做“冲破”次元壁的有力武器,开始跨界争抢长视频的蛋糕。

虽然目前来看,这两家对以“优爱腾”为代表的长视频“三巨头”构成不了实质性威胁,但他们的进入必然会分散平台用户的注意力,影响用户在平台的使用时长。

事实上,爱奇艺在短视频领域早有动作,2013年,爱奇艺推出手机视频拍摄分享空间“啪啪奇”,但该产品并未在市场上产生多大影响。

过去几年,爱奇艺又陆续多款短视频应用,爱奇艺锦视、好多视频、纳逗、吃鲸等,还有今年年初的晃呗。

对于在短视频领域的布局竞争,在爱奇艺2019年Q4及全年财报电话会议上,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宣布计划推出名为“随刻”的YouTube模式App,并表示由曾在Facebook、Airbnb等企业拥有丰富技术和管理经验的葛宏全面领导该业务。 

这似乎表明了爱奇艺布局中短视频的决心。但在长视频业务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以短视频占据更多用户时间、创造新的营收增长点,是一条并没有那么好走的道路。

腾讯先后以微视、yoo视频、火锅视频等产品入局,重金投入却反响平平。究其原因,是长视频与短视频在内容制作、内容分发、用户预期等方面的核心差异以及内容分发的机器算法,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挑战。

有数据称,2020年Q1短视频行业用户时长占比大幅增长至21.1%,今年3月,短视频行业人均单日APP使用时长为1.5小时,较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小时。

以抖音、快手的月活用户数据就能知道短视频平台惊人的扩张速度。有了用户流量就有了变现基础,短视频平台虽然没有走会员模式,但是流量上搭建的广告、电商变现却十分惊人。

据晚点LatePost报导,字节跳动的营收体系中,广告收入要占到整个营收的90%左右。有媒体报道,2019年快手完成广告收入约130亿。

同时随着电商直播星兴起,短视频平台依托流量迅速进入电商直播体系,抖音、快手上不管是头部主播带货,还是明星企业家的直播带货,都第一时间抢夺了用户与广告方的注意力。

原有业务压力变大,再加上短视频对广告市场的侵蚀,如果爱奇艺拿不出应对的制胜策略,则真到了危险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