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君面临生死劫,在线教育进入洗牌期?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随着在线教育风口的兴起,一大批线上教育平台迎来了发展的红利期。学霸君作为其中一员,凭借着为学生量身打造“1对1”个性化学习方案,一时之间获得了不少学生家长的青睐。

但是,近日学霸君濒临破产的消息却甚嚣尘上,教师和学生家长的群体声讨也早已攻占了各大社交平台的有关话题。学霸君曾经还是在线教育赛道里的明星玩家,如今却爆出大雷,背后的原因值得深究。

爆雷早有预兆‍

前不久,在线教育行业的独角兽作业帮和猿辅导刚传出获得了巨额融资的消息,同行业的学霸君就被爆出由于资金链断裂即将停运。虽然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令人震惊,但其实学霸君爆雷并非无迹可寻。

首先,受“1对1”模式掣肘,导致其人力成本过高,生源不稳定。学霸君主打“1对1”模式,但这一模式对师资力量要求很高,从而导致授课成本增加。又由于缺乏持续稳定的生源,“1对1”的毛利就远不及大班课和小班课。据了解,在线教育行业内“1对1”毛利率普遍在40%以下,小班课在50%左右,而大班课则可以做到60%-80%。

所以近年来诸如学大教育等曾经主推“1对1”业务的公司,由于经营状况普遍欠佳,都开始向大班课靠拢。而受到“1对1”模式限制的学霸君,在难以实现降本增效的情况下,陷入困境也是情理之中。

其次,市场竞争激烈,使其获客成本高企。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从事在线教育相关业务的企业共有超过25万家,平均每天新增140家,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局,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玩家们便开始烧钱抢份额。

入场的玩家们纷纷花大价钱做市场,但转化率过低,效果都差不多,可是又不能不做,就陷入了跟进亏损、观望掉队的两难境地。在行业的烧钱大战之下,获客成本一路高涨,学霸君也在获客成本与师资成本的双重压力下蒙上了阴霾。

最后,对新业务的探索,致使其运营成本进一步增加。近年学霸君为寻找新的增长曲线,曾低调探索少儿课程。但是却忽视了成本控制问题,任何新业务的开展都离不开高额的营销、管理、研发等费用,而投入成本的持续增加,往往伴随着风险的不断积累。

加之在本身经济状况不佳的情况下,学霸君试图与频频融资、现金流充沛的对手竞争也绝非易事。所以,学霸君入局新赛道,成本只会不可避免地提高,获得的利润也将十分有限。

而除以上这些内部原因的影响外,难得资本青睐也是导致学霸君爆雷的一大重要因素。

难获资本青睐‍

在线教育赛道日渐火热,资本对这一行业也十分看好。据《商业数据派》最新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末,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披露的融资金额共计约388亿元,比2019年同期的108.75亿元增长了256.78%。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在线教育赛道竞争格局日渐清晰,这个行业的马太效应愈发凸显,手握重金的资本方大多开始向头部公司倾斜。比如今年6月底,作业帮完成了7.5亿美元的E轮融资,又于前几日再获超16亿美元的E+轮融资;10月22日,猿辅导完成了今年以来第三次G+轮融资,投后估值达155亿美元。

而学霸君作为曾经K12赛道盛极一时的头部公司,早前也获得过资本方的重点关注。在2013年学霸君刚一推出K12的拍照答疑工具,2014年1月就获得了祥峰投资的500万美金。截至目前学霸君共获得了3轮融资,融资金额至少有1.55亿美元。

但如今在马太效应的作用下,学霸君的融资难度却在不断加剧。公开资料显示,学霸君最近一次C轮1亿美元融资完成的时间是2016年12月,从2017年之后就再没有获得过新的融资。而在普遍依赖资本输血的在线教育赛道里,四年没有融资输血的学霸君,已然有了掉队的趋势。

其实,学霸君的遭遇是在线教育快速发展时期普遍存在的现实问题,头部玩家频繁融资补充弹药,其他玩家的存在感却越来越低。据悉,在今年上半年的融资中,仅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就占了总融资额的80%左右,而一些初创公司想要获得融资机会却是难上加难。

在线教育行业如果没有了资本的扶持,以及充足的资金和流量,很难走下去。显然,在资本的持续加注下,在线教育如今也成了头部玩家的游戏,整个行业进入了果实收割时代。

行业进入深水区‍

随着在线教育行业大洗牌愈演愈烈,一大批教育机构相继退场,K12在线教育赛道已经从群雄逐鹿,发展到了巨头竞赛,这场历时数年的行业混战终于要接近尾声。

在线教育在资本的裹挟下疯狂烧钱抢夺市场,中腰部玩家的生存空间被一再压缩。其实,在行业烧钱大战中轰然倒下的学霸君并不是个案,在挤压下黯然退场的公司多不胜数。据不完全统计,一大波不知名的教培机构早早宣布了破产;而老牌教育机构优胜教育、在线辅导平台学霸1对1和理优1对1、号称“英语培训四巨头”之一的韦博英语等,也都因难堪重负停止了运营。

现在看来,在线教育赛道确实已经容不下初创公司,中腰部玩家也只能在激烈竞争的夹缝中寻求生存,热闹终究还是属于头部玩家。

而随着在线教育赛道竞争日渐加剧,为了寻找新的增长驱动力,该领域的玩家也不得不寻求转型。其中不少玩家开始打造多学科产品矩阵,这样不仅可以开发用户的其他需求,还可以将用户价值发挥到最大,有利于增加用户粘性,提高续费率和转介绍率,从而增加企业营收。

目前来看,在线教育行业已经进入了深水区,而随着博弈日渐激烈,各玩家在该领域的加码布局便更加地不遗余力。而最终谁能够控制成本,挤出现金流,在更加残酷的竞争中突出重围,仍然充满悬念,但这很可能已经和学霸君们无关。

玩笑成真!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新浪娱乐讯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当时玩笑,一语成谶,引发网友感慨:“现实反照,预言家啊”。

14日晚,王栎鑫微博发文宣布与吴雅婷离婚,并称未来会一起继续爱和守护两个孩子。离婚原因对方表示:“和平分手”。

玩笑成真!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新浪娱乐讯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当时玩笑,一语成谶,引发网友感慨:“现实反照,预言家啊”。

14日晚,王栎鑫微博发文宣布与吴雅婷离婚,并称未来会一起继续爱和守护两个孩子。离婚原因对方表示:“和平分手”。

玩笑成真!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新浪娱乐讯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当时玩笑,一语成谶,引发网友感慨:“现实反照,预言家啊”。

14日晚,王栎鑫微博发文宣布与吴雅婷离婚,并称未来会一起继续爱和守护两个孩子。离婚原因对方表示:“和平分手”。

玩笑成真!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新浪娱乐讯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当时玩笑,一语成谶,引发网友感慨:“现实反照,预言家啊”。

14日晚,王栎鑫微博发文宣布与吴雅婷离婚,并称未来会一起继续爱和守护两个孩子。离婚原因对方表示:“和平分手”。

玩笑成真!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新浪娱乐讯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当时玩笑,一语成谶,引发网友感慨:“现实反照,预言家啊”。

14日晚,王栎鑫微博发文宣布与吴雅婷离婚,并称未来会一起继续爱和守护两个孩子。离婚原因对方表示:“和平分手”。

玩笑成真!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王栎鑫曾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离婚

新浪娱乐讯 王栎鑫昔日一段采访视频被爆出,被记者问“说一件一直想做但目前却做不了的事”,他开玩笑说是“离婚”。当时玩笑,一语成谶,引发网友感慨:“现实反照,预言家啊”。

14日晚,王栎鑫微博发文宣布与吴雅婷离婚,并称未来会一起继续爱和守护两个孩子。离婚原因对方表示:“和平分手”。

竹内结子死讯被彻底封锁 木村拓哉收工才知

如今爆出,事实上竹内结子过世当天,木村拓哉被瞒住了消息,直到收工后才知道,当下完全僵住。


木村拓哉被瞒消息,直到收工才知好友竹内结子轻生亡故,冲击到一时之间无法动弹。木村拓哉被瞒消息,直到收工才知好友竹内结子轻生亡故,冲击到一时之间无法动弹。

新浪娱乐讯 据台媒报道 日本“微笑女神”竹内结子上月27日爆出噩耗,被丈夫发现在东京自宅更衣室轻生,当下已无心跳,享年40岁,身后还有一个今年1月出生、如今才8个月大嗷嗷待哺的儿子,消息曝光后亲友无不震惊悲痛,眾演艺圈好友纷纷发文悼念,但两度与她演CP的木村拓哉[微博]始终保持沉默,如今爆出,事实上竹内结子过世当天,木村拓哉被瞒住了消息,直到收工后才知道,当下完全僵住。

竹内结子今年1月才跟再婚星尪中林大树迎接爱的结晶到来,特意留了较长的时间休养,终于在9月的第一天復工,没想到不到1个月,她会选择终结生命,由于现场未留下任何遗书,因此无法判定她是否为产后忧郁想不开,且竹内结子生前才跟老公、长子一起吃饭,毫无异状,突然轻生让家人完全无法接受。

而崩溃的不只竹内结子的家属,据日媒报导,竹内结子在2004年《冰上悍将》及2017年《A LIFE~心爱的人》中,跟木村拓哉两度合作,2004年在剧中的吻戏,甚至被封为“平成最美之吻”,两人私下交情也很不错,而她过世当天,木村拓哉正在东京郊外某学校拍摄《终极教官2》,当天一早竹内结子死讯已被媒体铺天盖地报导,剧组及相关人员担心影响木村拓哉演出,决定先行隐瞒。

木村拓哉为了该戏需要花2小时画老妆,因此他一早8点就到现场准备,约9点半正式拍摄,而当时竹内结子轻生的消息已见光,但木村专注在工作上,第一时间没有发现异样,关系人士透露,众人都知道他跟竹内结子的交情,很担心告诉他后他会没办法承受,于是要求现场全面封锁竹内结子过世的消息,不准任何人开电视让木村拓哉跟其他演员看到,直到完成拍摄收工,木村拓哉终于得知好友轻生亡故,报导形容他当场瞪大了眼睛“当下完全无法动弹”,直接愣在当场,内心衝击与悲伤可以想像有多难以承受。

找到100%阻断病毒抗体,华人CEO拯救世界?

核心提要:

1. 5月16日,美国加州一个公司爆出一个“重磅”消息:“骄傲!新冠治疗重大突破,4天内清除病毒,100%有效!华人CEO拯救全世界”。在消息爆出之后,该公司的股价在美国股市上迅速大幅上涨,与头一天$2.62的股价相比,最高时涨到$9,涨幅340%,最后收盘价$6.76,涨幅仍有158%。

2. 这家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何以一夜间成为媒体关注的爆炸性新闻的主角。它所研制的中和抗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3. 面对这些爆炸性新闻,我们需要意识到一个基本的科学常识:所有体外试验的结果,只能作为一个参考,并不能用来作为临床有效的证据。体外实验重不重要?当然重要,但是相对临床试验来说,体外细胞实验只是前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CC周刊(ID:cancer-weekly),作者:张洪涛(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头图来自:IC photo

四天内清除病毒?美国加州的公司到底有没有新冠解药?

5月16日,美国加州一个公司爆出一个“重磅”消息:“骄傲!新冠治疗重大突破,4天内清除病毒,100%有效!华人CEO拯救全世界”。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对于已经有450万确诊感染者、30多万新冠死亡病例的全世界来说,无疑是最激动人心的消息。

这个叫做Sorrento Therapeutics的公司,是华裔创建的生物技术公司。CEO季红俊对美国的福克斯新闻台说:

“我们想强调的是,有一种治疗方法,可以100%有效。” 

在消息爆出之后,该公司的股价在美国股市上迅速大幅上涨,与头一天$2.62的股价相比,最高时涨到$9,涨幅340%,最后收盘价$6.76,涨幅仍有158%。

大多数人都不是股民,更关心的是这个中和抗体到底什么时候能用上。 

但是,从目前各个媒体所报道的信息来看,该公司只是找到了一个中和抗体,只有体外的细胞试验数据,尚未开展任何临床试验。

所谓“四天内清除病毒”,也是体外细胞试验的数据,一般操作是将该抗体直接与病毒一起混合,接种到细胞培养皿里,去感染体外培养的细胞,在4天后检测细胞有无感染。 

Sorrento只有细胞试验的结果,甚至具体数据都还没有发表,因此,即便说Sorrento找到了一个终极抗体,那也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面仍需要进行临床试验来验证。

这个公司股价突然的爆涨,以及这个所谓百分之百有效的新闻,在福克斯电视台播出后,立即遭到了华尔街日报的质疑,它也刊出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100%质疑100%冠状病毒治疗抗体。并认为,这家公司声称有一个可以治愈新冠病毒的特效抗体,导致了其股价飚升。但这款抗体目前尚无任何证据表明对人类安全有效。

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何以一夜间成为媒体关注的爆炸性新闻的主角。它所研制的中和抗体究竟有无特效,是为了股价还是另有隐情?

索伦托是一家什么公司,其认为100%有效的阻断病毒中和抗体目前进展如何?

据检索,索伦托医疗公司Sorrento Therapeutics, Inc.创立于2006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全职雇员382人,是一家临床阶段生物制药公司,主要从事肿瘤学治疗和全球慢性癌症疼痛治疗的发现和开发。

这个公司的CEO季红俊博士,是一位华裔。在一个叫做“vanfun温房”的公号上,发布的新闻称,季博士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生物化学专业,八十年代便只身来到美国学习,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动物生理学博士学位。

“2006年,他在圣地亚哥创办了索伦托公司。现在,索伦托已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是‘为数不多的在美国以华人主导的生物制药企业’”。

索伦托公司这次推出的所谓中和抗体,据其宣称:“……一种特定的抗体STI-1499在阻止COVID-19感染健康细胞方面显示出100%的有效。”

季博士对福克斯电视说:

“我们想强调的是,有一种治疗方法,可以100%有效。” “如果我们体内有中和抗体,就不需要保持社会距离,就可以无后顾之忧地重开复工。” 

索伦托公司宣称,目前正与纽约西奈山医院系统合作开发“鸡尾酒抗体”(antibody cocktail)。 之所以叫“鸡尾酒”,就是因为它每剂会提供三种抗体的混合物,目前发现的STI-1499很可能是鸡尾酒中的第一抗体。 

这一切如果是真的,那么他可能真的“可以拯救全世界”。但事实上,这个所谓的中和抗体,至今仍只是在”细胞试验的阶段,距离其宣称的所谓目前的百分之百有效,也只是在体外细胞试验,距离真正的临床试验还有很远的距离,目前全球各国共有数十款在研中和抗体,至今无一款进入临床试验。

华尔街日报似乎对这个所谓的“百分之百有效的药物”,持怀疑态度,认为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拯救的可能只是这个公司的股价。

据上述公号的信息称,

“这家公司1月收到每股7美元的收购请求,是当时交易价格的两倍多,但董事会认为这一出价还不够。该公司的股价目前为2.41美元左右。宣布此消息后,索伦托的股票飙升了近220%。”

关于Sorrento,可以再多说几句。这个公司一直在做抗癌药物,时不时也能爆炸出一个新闻。这可以从公司的股价上看出。

但是,从股票上也可以看出,股价一般在爆炸新闻之后迅速登顶,正是所谓“出道即高点”,然后就没有然后,股价就开始漫长的衰退,等待下一个爆点。如果新冠疫情爆发的模式能像Sorrento的股价一样,现在应该早就消停了。

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全球有数十款,中国目前有三个团队有重大进展,目前无一进入临床试验

中和新冠病毒的抗体,确实有希望成为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药物,也正是因为这个信念,目前很多国家都在进行相关的研究。仅仅是中国,至少已经有三个团队获得了新冠病毒的中和抗体。

3月27日,清华大学宣布,该校张林琦团队与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教授张政团队合作,从康复者体内成功分离出高效抗体,可以中和新冠病毒[1]。在“伪新冠病毒”的体外感染实验中,最好的一款中和抗体,半抑制浓度(IC50)达到0.03ug/mL。


(IC50是一个比较专业的指标,数值越低,抗体的效果越好,说明只需要很低的浓度,都可以达到抑制病毒的效果。相反,新闻媒体里喜欢使用“对病毒100%抑制”,这听着比较爽,但是没有实际意义,比如一吨的炸药,肯定能炸死病毒,但是又能如何呢?)

北京大学的谢晓亮团队,也从60个康复期病人的血浆里,找到8400个抗体序列,目前已经经过筛选,根据基因序列合成出抗体蛋白,并从中找到了14个高活性的中和抗体。

第三军医大学的研究团队也从康复者体内获得了可以中和“伪新冠病毒”的抗体[2]。“伪新冠病毒”是用来测试感染能力的病毒,理论上与新冠病毒感染能力一致,但是不会致病,所以是适合用于实验室里的初步实验。

在最近的《自然通讯》杂志[3]上,荷兰的科学家也报道了一个抗新冠病毒的抗体。这个抗体实际上是在之前对SARS病毒的研究中获得的,因为SARS病毒与新冠病毒有同源性,抗体所识别的蛋白序列正好与新冠病毒类似,所以该抗体也正好可以识别新冠病毒。并且在细胞试验中,该抗体表明可以阻止SARS病毒和新冠病毒对细胞的入侵。在体外感染实验中,该抗体(“47D11”)对“伪新冠病毒”的半抑制浓度为0.061ug/mL,对新冠病毒的半抑制浓度为0.57ug/mL。

5月初,以色列国防部长也宣布获得“重大突破”,说以色列国家生物科学研究所(IIBR)获得了新冠病毒中和抗体,能“中和携带者体内的新冠病毒”。但是,国防部长并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数据。从表述中,可以判断该抗体尚未开展人体试验。

5月9日,意大利的研究团队,从7位COVID-19康复患者的外周血单核细胞中,分离出了表达抗体的B细胞,并总共获得了17个在体外具有很好中和功能的单克隆抗体[4]

5月12日,荷兰的另外一个研究团队,也从 COVID-19康复患者的外周血单核细胞中,分离出了中和抗体[5]。9个单体IC50显示病毒中和能力超强, 有两个抗体中和新冠病毒的IC50达到0.007 ug/mL和0.01ug/mL。

5月12日,哈佛大学和Scripps 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利用高通量抗体分离平台,快速筛选出了1000多种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其中的一些抗体表现了很好的病毒中和活性,对伪新冠病毒感染的IC50达到0.019 ug/mL。在仓鼠病毒感染模型中,也展示出了抑制病毒感染的保护效果[6]

5月15日,匹兹堡大学利用噬菌体展示技术,筛选到了多个单克隆抗体,对新冠病毒有很好的中和效果。在hACE2转基因小鼠的动物试验中,也展示了抑制病毒感染的能力,在预先注射中和抗体之后,5只小鼠里只有一只被新冠病毒所感染[7]

5月16日,洛克菲勒大学的研究 团队,也从68个COVID-19康复患者外周血单核细胞中,筛选到了表达新冠病毒抗体的记忆B细胞,获得了多个具有高中和活性的单克隆抗体[7]

以上这十多种有关中和抗体研究的结果,并非来自新闻媒体,而是发表在论文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这许许多多的抗体,都与Sorrento公司的中和抗体一样,有可能成为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但是,目前所有这些抗体,都还未进入临床研究,但有一些除了细胞实验之外,有更进一步的研究,提供了动物实验的结果。

疫情期间,民众与媒体如何分辨:“爆炸性”“百分之百有效”类的新闻?

在新冠疫情开始以来,吃瓜群众看到一波又一波的爆炸新闻,从双黄连开始,不断有“神药”出现,终结疫情也就似乎是一步之遥的事。

但是病毒很可能就是被吓大的,不但没有吓死,却越来越猖狂。为什么这一步之遥总是跨不过去呢?

见识了那么多爆炸性新闻,按理说大家对假新闻也应该有了一定的分辨能力,但仍然一次又一次地被虚假消息欺骗感情,其实是没有意识到一个基本的科学常识:所有体外试验的结果,只能作为一个参考,并不能用来作为临床有效的证据。否则,也就没有必要进行临床试验了。

体外实验重不重要?当然重要,但是相对临床试验来说,体外细胞实验只是前奏。

重头戏,还是应该留给临床试验。

参考文献:

 1. Ju, B., et al., Potent human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elicited by SARS-CoV-2 infection. bioRxiv, 2020: p. 2020.03.21.990770.

2. Chen, X., et al., Human monoclonal antibodies block the binding of SARS-CoV-2 spike protein to 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2 receptor. Cellular & Molecular Immunology, 2020.

3. Wang, C., et al., A human monoclonal antibody blocking SARS-CoV-2 infection.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11(1): p. 2251.

4. Andreano, E.,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neutralizing human monoclonal antibodies from Italian Covid-19 convalescent patients. bioRxiv, 2020: p. 2020.05.05.078154.

5. Brouwer, P.J.M., et al., Potent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from COVID-19 patients define multiple targets of vulnerability. bioRxiv, 2020: p. 2020.05.12.088716.

6. Rogers, T.F., et al., Rapid isolation of potent SARS-CoV-2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and protection in a small animal model. bioRxiv, 2020: p. 2020.05.11.088674.

7. Li, W., et al., Potent neutralization of SARS-CoV-2 in vitro and in an animal model by a human monoclonal antibody. bioRxiv, 2020: p. 2020.05.13.09308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CC周刊(ID:cancer-weekly),作者:张洪涛(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