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虎入羊群?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尹太白,36氪经授权发布。

文/DoNews 尹太白  编辑/杨博丞 

特斯拉再次亮出了獠牙。 

2021年伊始,特斯拉便正式宣布,中国制造Model Y以及全新Model 3正式发售。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人民币,此前为48.8万元人民币,下调了14.81万元;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此前为53.5万元人民币,下调1了16.51万元。 

这已经是特斯拉第4次降价了,通过其降价幅度不难看特斯拉想要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 

此前,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给员工发送了一封信,从这封信中,特斯拉想要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更是跃然纸上。 

马斯克在信中写道:“我们很幸运,这个季度的需求量远远高于产量。为了确保取得最好的业绩,并赢得客户和投资者的信任,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在本季度剩余时间增加产量。如果你们找到了提高产量的方法,但又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有被听到,请直接给我发邮件。” 

特斯拉降价很快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在降价消息公布后的10小时内,Model Y订单数量超过10万辆。随后,特斯拉内部人士回应称:“Model Y 的预订和试驾都非常火爆,但是10小时10万订单的数据被夸大了。” 

尽管数据被夸大,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潮涌而至的订单使得特斯拉中国官网短暂“瘫痪”。 

有业内人士直言,Model Y作为高性能、全智能的中型SUV,其从50万元区间直接杀到30万元区间,这种降幅对新能源车市场影响力巨大,“这相当于虎入羊群”。 

特斯拉的底气 

1月3日,特斯拉宣布2020年共生产了50.97万辆车,交付了49.95万辆车。虽然交付量没有达到马斯克制定的“50万辆”目标,但已十分接近。 

而根据蔚来、理想、小鹏官方先后发布的2020年全年销量数据,三家分别交出43728辆、32624辆以及27041辆的成绩单。与自身相比,这三家均在销量上创历史新高,但在特斯拉面前,还是难以与之抗衡。 

时间回到2020年1月7日,马斯克在上海超级工厂启动中国Model Y项目时就表示,相比Model 3,相信客户会更加喜欢Model Y,“相信Model Y的需求将会超过其他车款的总和。” 

比起Model 3,此次降价的国产Model Y显然更可怕。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至少已经和100家国内供应商达成了供货关系。目前,特斯拉的国产化率接近30%,到年中将达到70%,2020年年底将实现100%的本地化率。 

特斯拉逐步实现国产化,也就意味着其生产成本将会大幅下降,产品竞争力随之提升。 

“我们预计伴随Model Y零部件国产化率与产量持续提升,Model Y车型序列的官方售价仍有进一步的降低空间,持续提升特斯拉产品在国内市场的销量情况。”此前,兴业证券的一份研报表示。 

这样的判断并非无据可依。特斯拉曾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表示,国产Model 3的单位生产成本将比美国降低65%。 

虽然国产Model 3堪比杀手级产品,但国产Model Y的攻势比国产Model 3更猛。 

国产Model Y能与国产Model 3共享70%以上的零配件,从目前国产Model 3的成本控制情况来看,Model Y的起售价或许还有下探空间,再加上其优异的性能,国产Model Y的性价比之高或将能够如马斯克所愿——销量超过其他特斯拉型号总和甚至翻倍。 

分析机构也预计,2021年中国电动车市场整体增长的同时,竞争也会加剧,美国沃伦资本公司在最近一份分析简报中写道:“2021年中国会继续推动特斯拉在全球的增长,而且力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产Model Y的推出,意味着特斯拉补齐了在中低端SUV市场的竞争力,更为紧张的贴身肉搏战即将揭开帷幕。 

剑指造车新势力? 

战争看起来已不可难免,特斯拉将会和国内新能源车企来一场真枪实弹的正面对决。 

目前,市场表现较好的国产造车新势力车企主要有蔚来、理想、小鹏和威马,但在与特斯拉的竞争中,中国造车新势力并不占优势。 

来自乘联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11月,特斯拉中国的销量为11.16万辆,而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的销量分别为3.7万辆、2.6万辆、2.1万辆及2万辆。 

这也就意味着,特斯拉的销量高于中国四家头部造车新势力之和。 

2020年三季度,特斯拉总产量同比增长51%;总交付量同比增长44%。其中,Model3和Model Y车型占三季度交付量的89%;Model S和Model X车型的交付量占11%。 

与销量一同大幅增长的还有特斯拉的股价。特斯拉的股价在2020年上涨超7倍,马斯克因此增加了近1400亿美元的财富。特斯拉在2020年进入了美国市值最高企业行列,同时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企业。 

如果单纯从销量和股价上比较或许并不能完全说明国产新能源车企与特斯拉之间的差距。 

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基建设施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然而,就在国产新能源汽车还在依赖第三方充电的时候,特斯拉却早已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国内的充电站布局。 

2019年的12月20日,特斯拉正式对外宣布其在中国大陆的第300座充电站建成,截止目前,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已覆盖全国140多个城市,共2200多个超级充电桩和2100多个目的地充电桩,同时特斯拉在今天宣布亚太首座机场超充站已于北京大兴机场上线。这意味着只要是在一二三城市里,基本都可以找到特斯拉的充电站。 

在基建设施建设上,作为竞争对手的蔚来汽车明显落后于特斯拉。截至2020年11月8日,在蔚来APP上能搜到的充电站只有131座,涵盖全国58个城市。 

国产造车新势力虽然与特斯拉存在较大差距,但针对特斯拉接连降价,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们并没有表示出消极的情绪。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斯拉今年早些时候的降价做法给蔚来带来了一些压力,不过后续的降价并未产生同样的效果。我们没有看到订单量受到任何具体的影响,这证明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其朋友圈表示,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有开,数据也完全证明,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的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除了剑指国产造车新势力,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特斯拉也在向奔驰、奥迪、宝马等传统燃油车企宣战。 

此前,奔驰、宝马迈向电动化全新推出的第一款车型都是中级SUV,奥迪则是一款中大型SUV。然而,奔驰和宝马的两款车型价格都在50万元左右,奥迪的价格则超过70万元。 

不过这几款车型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并不佳,随着特斯拉Model Y上市,这几款车的市场压力都会变得非常大。“如果Model Y能够把这部分潜在车主吸引过去,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倒逼汽车供应链完善 

2020年下半年,国内新造车品牌开始出现月销量间歇下跌,例如蔚来7月销量和小鹏10月销量都比上个月有所下降,但业内人士认为这并不能反映出新造车的颓势,而是产能不足所致。 

浦银国际研报也指出:中国希望通过特斯拉带动中国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的发展,而特斯拉也借助中国的制造能力和蓬勃发展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发展。 

短期来看,特斯拉或许会令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重新洗牌,但这种洗牌并非只是负面影响,从长远来看,国产新能源车企也的确需要这样一场危机。 

实际上,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所面临的情况和10年前手机行业所面临的并无二致。 

2011年之前,虽然手机行业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但一直没有有效的整合,而这种局面直到苹果的进入才得到了改善。 

表面上看,苹果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完善的产业链赚取了数以亿计的利润,但不可否认的是,苹果也使得国产手机产业链迅速完成了整合。 

伴随着苹果手机的普及,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得以快速发展,这给国产手机品牌提供了很大的机会,华为、小米、vivo等国产手机品牌就此崛起。可以说,苹果对于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及产业链的发展居功至伟。 

路透社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特斯拉快速崛起的原因在于鲸吞式的学习能力。马斯克经常想把整个产业链都拿来自己做,他的目标一直是从合作、收购和招聘中充分学习,以便将关键技术纳入特斯拉的控制之下,以建立一个高度垂直整合的公司。 

而国产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最薄弱的环节就是整车制造,因此,借助特斯拉搅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间隙,可以倒逼产业链的升级,并带动动力电池、汽车设计、零部件等全产业链的快速发展。

特斯拉一次次降价,虽然为国产新能源车企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也应该看到,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中,国产新能源车企的韧性令人惊讶,中国自主品牌不但没有被打垮,反而迸发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与创新精神。 

或许,与其说特斯拉是羊入虎群,倒不如说特斯拉是在教会羊如何才能变成虎。

特斯拉虎入羊群?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尹太白,36氪经授权发布。

文/DoNews 尹太白  编辑/杨博丞 

特斯拉再次亮出了獠牙。 

2021年伊始,特斯拉便正式宣布,中国制造Model Y以及全新Model 3正式发售。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人民币,此前为48.8万元人民币,下调了14.81万元;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此前为53.5万元人民币,下调1了16.51万元。 

这已经是特斯拉第4次降价了,通过其降价幅度不难看特斯拉想要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 

此前,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给员工发送了一封信,从这封信中,特斯拉想要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更是跃然纸上。 

马斯克在信中写道:“我们很幸运,这个季度的需求量远远高于产量。为了确保取得最好的业绩,并赢得客户和投资者的信任,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在本季度剩余时间增加产量。如果你们找到了提高产量的方法,但又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有被听到,请直接给我发邮件。” 

特斯拉降价很快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在降价消息公布后的10小时内,Model Y订单数量超过10万辆。随后,特斯拉内部人士回应称:“Model Y 的预订和试驾都非常火爆,但是10小时10万订单的数据被夸大了。” 

尽管数据被夸大,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潮涌而至的订单使得特斯拉中国官网短暂“瘫痪”。 

有业内人士直言,Model Y作为高性能、全智能的中型SUV,其从50万元区间直接杀到30万元区间,这种降幅对新能源车市场影响力巨大,“这相当于虎入羊群”。 

特斯拉的底气 

1月3日,特斯拉宣布2020年共生产了50.97万辆车,交付了49.95万辆车。虽然交付量没有达到马斯克制定的“50万辆”目标,但已十分接近。 

而根据蔚来、理想、小鹏官方先后发布的2020年全年销量数据,三家分别交出43728辆、32624辆以及27041辆的成绩单。与自身相比,这三家均在销量上创历史新高,但在特斯拉面前,还是难以与之抗衡。 

时间回到2020年1月7日,马斯克在上海超级工厂启动中国Model Y项目时就表示,相比Model 3,相信客户会更加喜欢Model Y,“相信Model Y的需求将会超过其他车款的总和。” 

比起Model 3,此次降价的国产Model Y显然更可怕。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至少已经和100家国内供应商达成了供货关系。目前,特斯拉的国产化率接近30%,到年中将达到70%,2020年年底将实现100%的本地化率。 

特斯拉逐步实现国产化,也就意味着其生产成本将会大幅下降,产品竞争力随之提升。 

“我们预计伴随Model Y零部件国产化率与产量持续提升,Model Y车型序列的官方售价仍有进一步的降低空间,持续提升特斯拉产品在国内市场的销量情况。”此前,兴业证券的一份研报表示。 

这样的判断并非无据可依。特斯拉曾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表示,国产Model 3的单位生产成本将比美国降低65%。 

虽然国产Model 3堪比杀手级产品,但国产Model Y的攻势比国产Model 3更猛。 

国产Model Y能与国产Model 3共享70%以上的零配件,从目前国产Model 3的成本控制情况来看,Model Y的起售价或许还有下探空间,再加上其优异的性能,国产Model Y的性价比之高或将能够如马斯克所愿——销量超过其他特斯拉型号总和甚至翻倍。 

分析机构也预计,2021年中国电动车市场整体增长的同时,竞争也会加剧,美国沃伦资本公司在最近一份分析简报中写道:“2021年中国会继续推动特斯拉在全球的增长,而且力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产Model Y的推出,意味着特斯拉补齐了在中低端SUV市场的竞争力,更为紧张的贴身肉搏战即将揭开帷幕。 

剑指造车新势力? 

战争看起来已不可难免,特斯拉将会和国内新能源车企来一场真枪实弹的正面对决。 

目前,市场表现较好的国产造车新势力车企主要有蔚来、理想、小鹏和威马,但在与特斯拉的竞争中,中国造车新势力并不占优势。 

来自乘联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11月,特斯拉中国的销量为11.16万辆,而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的销量分别为3.7万辆、2.6万辆、2.1万辆及2万辆。 

这也就意味着,特斯拉的销量高于中国四家头部造车新势力之和。 

2020年三季度,特斯拉总产量同比增长51%;总交付量同比增长44%。其中,Model3和Model Y车型占三季度交付量的89%;Model S和Model X车型的交付量占11%。 

与销量一同大幅增长的还有特斯拉的股价。特斯拉的股价在2020年上涨超7倍,马斯克因此增加了近1400亿美元的财富。特斯拉在2020年进入了美国市值最高企业行列,同时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企业。 

如果单纯从销量和股价上比较或许并不能完全说明国产新能源车企与特斯拉之间的差距。 

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基建设施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然而,就在国产新能源汽车还在依赖第三方充电的时候,特斯拉却早已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国内的充电站布局。 

2019年的12月20日,特斯拉正式对外宣布其在中国大陆的第300座充电站建成,截止目前,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已覆盖全国140多个城市,共2200多个超级充电桩和2100多个目的地充电桩,同时特斯拉在今天宣布亚太首座机场超充站已于北京大兴机场上线。这意味着只要是在一二三城市里,基本都可以找到特斯拉的充电站。 

在基建设施建设上,作为竞争对手的蔚来汽车明显落后于特斯拉。截至2020年11月8日,在蔚来APP上能搜到的充电站只有131座,涵盖全国58个城市。 

国产造车新势力虽然与特斯拉存在较大差距,但针对特斯拉接连降价,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们并没有表示出消极的情绪。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斯拉今年早些时候的降价做法给蔚来带来了一些压力,不过后续的降价并未产生同样的效果。我们没有看到订单量受到任何具体的影响,这证明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其朋友圈表示,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有开,数据也完全证明,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的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除了剑指国产造车新势力,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特斯拉也在向奔驰、奥迪、宝马等传统燃油车企宣战。 

此前,奔驰、宝马迈向电动化全新推出的第一款车型都是中级SUV,奥迪则是一款中大型SUV。然而,奔驰和宝马的两款车型价格都在50万元左右,奥迪的价格则超过70万元。 

不过这几款车型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并不佳,随着特斯拉Model Y上市,这几款车的市场压力都会变得非常大。“如果Model Y能够把这部分潜在车主吸引过去,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倒逼汽车供应链完善 

2020年下半年,国内新造车品牌开始出现月销量间歇下跌,例如蔚来7月销量和小鹏10月销量都比上个月有所下降,但业内人士认为这并不能反映出新造车的颓势,而是产能不足所致。 

浦银国际研报也指出:中国希望通过特斯拉带动中国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的发展,而特斯拉也借助中国的制造能力和蓬勃发展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发展。 

短期来看,特斯拉或许会令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重新洗牌,但这种洗牌并非只是负面影响,从长远来看,国产新能源车企也的确需要这样一场危机。 

实际上,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所面临的情况和10年前手机行业所面临的并无二致。 

2011年之前,虽然手机行业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但一直没有有效的整合,而这种局面直到苹果的进入才得到了改善。 

表面上看,苹果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完善的产业链赚取了数以亿计的利润,但不可否认的是,苹果也使得国产手机产业链迅速完成了整合。 

伴随着苹果手机的普及,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得以快速发展,这给国产手机品牌提供了很大的机会,华为、小米、vivo等国产手机品牌就此崛起。可以说,苹果对于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及产业链的发展居功至伟。 

路透社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特斯拉快速崛起的原因在于鲸吞式的学习能力。马斯克经常想把整个产业链都拿来自己做,他的目标一直是从合作、收购和招聘中充分学习,以便将关键技术纳入特斯拉的控制之下,以建立一个高度垂直整合的公司。 

而国产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最薄弱的环节就是整车制造,因此,借助特斯拉搅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间隙,可以倒逼产业链的升级,并带动动力电池、汽车设计、零部件等全产业链的快速发展。

特斯拉一次次降价,虽然为国产新能源车企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也应该看到,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中,国产新能源车企的韧性令人惊讶,中国自主品牌不但没有被打垮,反而迸发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与创新精神。 

或许,与其说特斯拉是羊入虎群,倒不如说特斯拉是在教会羊如何才能变成虎。

特斯拉虎入羊群?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尹太白,36氪经授权发布。

文/DoNews 尹太白  编辑/杨博丞 

特斯拉再次亮出了獠牙。 

2021年伊始,特斯拉便正式宣布,中国制造Model Y以及全新Model 3正式发售。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人民币,此前为48.8万元人民币,下调了14.81万元;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此前为53.5万元人民币,下调1了16.51万元。 

这已经是特斯拉第4次降价了,通过其降价幅度不难看特斯拉想要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 

此前,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给员工发送了一封信,从这封信中,特斯拉想要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更是跃然纸上。 

马斯克在信中写道:“我们很幸运,这个季度的需求量远远高于产量。为了确保取得最好的业绩,并赢得客户和投资者的信任,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在本季度剩余时间增加产量。如果你们找到了提高产量的方法,但又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有被听到,请直接给我发邮件。” 

特斯拉降价很快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在降价消息公布后的10小时内,Model Y订单数量超过10万辆。随后,特斯拉内部人士回应称:“Model Y 的预订和试驾都非常火爆,但是10小时10万订单的数据被夸大了。” 

尽管数据被夸大,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潮涌而至的订单使得特斯拉中国官网短暂“瘫痪”。 

有业内人士直言,Model Y作为高性能、全智能的中型SUV,其从50万元区间直接杀到30万元区间,这种降幅对新能源车市场影响力巨大,“这相当于虎入羊群”。 

特斯拉的底气 

1月3日,特斯拉宣布2020年共生产了50.97万辆车,交付了49.95万辆车。虽然交付量没有达到马斯克制定的“50万辆”目标,但已十分接近。 

而根据蔚来、理想、小鹏官方先后发布的2020年全年销量数据,三家分别交出43728辆、32624辆以及27041辆的成绩单。与自身相比,这三家均在销量上创历史新高,但在特斯拉面前,还是难以与之抗衡。 

时间回到2020年1月7日,马斯克在上海超级工厂启动中国Model Y项目时就表示,相比Model 3,相信客户会更加喜欢Model Y,“相信Model Y的需求将会超过其他车款的总和。” 

比起Model 3,此次降价的国产Model Y显然更可怕。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至少已经和100家国内供应商达成了供货关系。目前,特斯拉的国产化率接近30%,到年中将达到70%,2020年年底将实现100%的本地化率。 

特斯拉逐步实现国产化,也就意味着其生产成本将会大幅下降,产品竞争力随之提升。 

“我们预计伴随Model Y零部件国产化率与产量持续提升,Model Y车型序列的官方售价仍有进一步的降低空间,持续提升特斯拉产品在国内市场的销量情况。”此前,兴业证券的一份研报表示。 

这样的判断并非无据可依。特斯拉曾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表示,国产Model 3的单位生产成本将比美国降低65%。 

虽然国产Model 3堪比杀手级产品,但国产Model Y的攻势比国产Model 3更猛。 

国产Model Y能与国产Model 3共享70%以上的零配件,从目前国产Model 3的成本控制情况来看,Model Y的起售价或许还有下探空间,再加上其优异的性能,国产Model Y的性价比之高或将能够如马斯克所愿——销量超过其他特斯拉型号总和甚至翻倍。 

分析机构也预计,2021年中国电动车市场整体增长的同时,竞争也会加剧,美国沃伦资本公司在最近一份分析简报中写道:“2021年中国会继续推动特斯拉在全球的增长,而且力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产Model Y的推出,意味着特斯拉补齐了在中低端SUV市场的竞争力,更为紧张的贴身肉搏战即将揭开帷幕。 

剑指造车新势力? 

战争看起来已不可难免,特斯拉将会和国内新能源车企来一场真枪实弹的正面对决。 

目前,市场表现较好的国产造车新势力车企主要有蔚来、理想、小鹏和威马,但在与特斯拉的竞争中,中国造车新势力并不占优势。 

来自乘联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11月,特斯拉中国的销量为11.16万辆,而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的销量分别为3.7万辆、2.6万辆、2.1万辆及2万辆。 

这也就意味着,特斯拉的销量高于中国四家头部造车新势力之和。 

2020年三季度,特斯拉总产量同比增长51%;总交付量同比增长44%。其中,Model3和Model Y车型占三季度交付量的89%;Model S和Model X车型的交付量占11%。 

与销量一同大幅增长的还有特斯拉的股价。特斯拉的股价在2020年上涨超7倍,马斯克因此增加了近1400亿美元的财富。特斯拉在2020年进入了美国市值最高企业行列,同时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企业。 

如果单纯从销量和股价上比较或许并不能完全说明国产新能源车企与特斯拉之间的差距。 

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基建设施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然而,就在国产新能源汽车还在依赖第三方充电的时候,特斯拉却早已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国内的充电站布局。 

2019年的12月20日,特斯拉正式对外宣布其在中国大陆的第300座充电站建成,截止目前,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已覆盖全国140多个城市,共2200多个超级充电桩和2100多个目的地充电桩,同时特斯拉在今天宣布亚太首座机场超充站已于北京大兴机场上线。这意味着只要是在一二三城市里,基本都可以找到特斯拉的充电站。 

在基建设施建设上,作为竞争对手的蔚来汽车明显落后于特斯拉。截至2020年11月8日,在蔚来APP上能搜到的充电站只有131座,涵盖全国58个城市。 

国产造车新势力虽然与特斯拉存在较大差距,但针对特斯拉接连降价,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们并没有表示出消极的情绪。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斯拉今年早些时候的降价做法给蔚来带来了一些压力,不过后续的降价并未产生同样的效果。我们没有看到订单量受到任何具体的影响,这证明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其朋友圈表示,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有开,数据也完全证明,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的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除了剑指国产造车新势力,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特斯拉也在向奔驰、奥迪、宝马等传统燃油车企宣战。 

此前,奔驰、宝马迈向电动化全新推出的第一款车型都是中级SUV,奥迪则是一款中大型SUV。然而,奔驰和宝马的两款车型价格都在50万元左右,奥迪的价格则超过70万元。 

不过这几款车型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并不佳,随着特斯拉Model Y上市,这几款车的市场压力都会变得非常大。“如果Model Y能够把这部分潜在车主吸引过去,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倒逼汽车供应链完善 

2020年下半年,国内新造车品牌开始出现月销量间歇下跌,例如蔚来7月销量和小鹏10月销量都比上个月有所下降,但业内人士认为这并不能反映出新造车的颓势,而是产能不足所致。 

浦银国际研报也指出:中国希望通过特斯拉带动中国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的发展,而特斯拉也借助中国的制造能力和蓬勃发展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发展。 

短期来看,特斯拉或许会令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重新洗牌,但这种洗牌并非只是负面影响,从长远来看,国产新能源车企也的确需要这样一场危机。 

实际上,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所面临的情况和10年前手机行业所面临的并无二致。 

2011年之前,虽然手机行业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但一直没有有效的整合,而这种局面直到苹果的进入才得到了改善。 

表面上看,苹果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完善的产业链赚取了数以亿计的利润,但不可否认的是,苹果也使得国产手机产业链迅速完成了整合。 

伴随着苹果手机的普及,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得以快速发展,这给国产手机品牌提供了很大的机会,华为、小米、vivo等国产手机品牌就此崛起。可以说,苹果对于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及产业链的发展居功至伟。 

路透社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特斯拉快速崛起的原因在于鲸吞式的学习能力。马斯克经常想把整个产业链都拿来自己做,他的目标一直是从合作、收购和招聘中充分学习,以便将关键技术纳入特斯拉的控制之下,以建立一个高度垂直整合的公司。 

而国产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最薄弱的环节就是整车制造,因此,借助特斯拉搅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间隙,可以倒逼产业链的升级,并带动动力电池、汽车设计、零部件等全产业链的快速发展。

特斯拉一次次降价,虽然为国产新能源车企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也应该看到,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中,国产新能源车企的韧性令人惊讶,中国自主品牌不但没有被打垮,反而迸发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与创新精神。 

或许,与其说特斯拉是羊入虎群,倒不如说特斯拉是在教会羊如何才能变成虎。

特斯拉虎入羊群?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尹太白,36氪经授权发布。

文/DoNews 尹太白  编辑/杨博丞 

特斯拉再次亮出了獠牙。 

2021年伊始,特斯拉便正式宣布,中国制造Model Y以及全新Model 3正式发售。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人民币,此前为48.8万元人民币,下调了14.81万元;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此前为53.5万元人民币,下调1了16.51万元。 

这已经是特斯拉第4次降价了,通过其降价幅度不难看特斯拉想要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 

此前,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给员工发送了一封信,从这封信中,特斯拉想要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决心更是跃然纸上。 

马斯克在信中写道:“我们很幸运,这个季度的需求量远远高于产量。为了确保取得最好的业绩,并赢得客户和投资者的信任,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在本季度剩余时间增加产量。如果你们找到了提高产量的方法,但又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有被听到,请直接给我发邮件。” 

特斯拉降价很快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在降价消息公布后的10小时内,Model Y订单数量超过10万辆。随后,特斯拉内部人士回应称:“Model Y 的预订和试驾都非常火爆,但是10小时10万订单的数据被夸大了。” 

尽管数据被夸大,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潮涌而至的订单使得特斯拉中国官网短暂“瘫痪”。 

有业内人士直言,Model Y作为高性能、全智能的中型SUV,其从50万元区间直接杀到30万元区间,这种降幅对新能源车市场影响力巨大,“这相当于虎入羊群”。 

特斯拉的底气 

1月3日,特斯拉宣布2020年共生产了50.97万辆车,交付了49.95万辆车。虽然交付量没有达到马斯克制定的“50万辆”目标,但已十分接近。 

而根据蔚来、理想、小鹏官方先后发布的2020年全年销量数据,三家分别交出43728辆、32624辆以及27041辆的成绩单。与自身相比,这三家均在销量上创历史新高,但在特斯拉面前,还是难以与之抗衡。 

时间回到2020年1月7日,马斯克在上海超级工厂启动中国Model Y项目时就表示,相比Model 3,相信客户会更加喜欢Model Y,“相信Model Y的需求将会超过其他车款的总和。” 

比起Model 3,此次降价的国产Model Y显然更可怕。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至少已经和100家国内供应商达成了供货关系。目前,特斯拉的国产化率接近30%,到年中将达到70%,2020年年底将实现100%的本地化率。 

特斯拉逐步实现国产化,也就意味着其生产成本将会大幅下降,产品竞争力随之提升。 

“我们预计伴随Model Y零部件国产化率与产量持续提升,Model Y车型序列的官方售价仍有进一步的降低空间,持续提升特斯拉产品在国内市场的销量情况。”此前,兴业证券的一份研报表示。 

这样的判断并非无据可依。特斯拉曾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中表示,国产Model 3的单位生产成本将比美国降低65%。 

虽然国产Model 3堪比杀手级产品,但国产Model Y的攻势比国产Model 3更猛。 

国产Model Y能与国产Model 3共享70%以上的零配件,从目前国产Model 3的成本控制情况来看,Model Y的起售价或许还有下探空间,再加上其优异的性能,国产Model Y的性价比之高或将能够如马斯克所愿——销量超过其他特斯拉型号总和甚至翻倍。 

分析机构也预计,2021年中国电动车市场整体增长的同时,竞争也会加剧,美国沃伦资本公司在最近一份分析简报中写道:“2021年中国会继续推动特斯拉在全球的增长,而且力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产Model Y的推出,意味着特斯拉补齐了在中低端SUV市场的竞争力,更为紧张的贴身肉搏战即将揭开帷幕。 

剑指造车新势力? 

战争看起来已不可难免,特斯拉将会和国内新能源车企来一场真枪实弹的正面对决。 

目前,市场表现较好的国产造车新势力车企主要有蔚来、理想、小鹏和威马,但在与特斯拉的竞争中,中国造车新势力并不占优势。 

来自乘联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11月,特斯拉中国的销量为11.16万辆,而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的销量分别为3.7万辆、2.6万辆、2.1万辆及2万辆。 

这也就意味着,特斯拉的销量高于中国四家头部造车新势力之和。 

2020年三季度,特斯拉总产量同比增长51%;总交付量同比增长44%。其中,Model3和Model Y车型占三季度交付量的89%;Model S和Model X车型的交付量占11%。 

与销量一同大幅增长的还有特斯拉的股价。特斯拉的股价在2020年上涨超7倍,马斯克因此增加了近1400亿美元的财富。特斯拉在2020年进入了美国市值最高企业行列,同时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企业。 

如果单纯从销量和股价上比较或许并不能完全说明国产新能源车企与特斯拉之间的差距。 

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基建设施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然而,就在国产新能源汽车还在依赖第三方充电的时候,特斯拉却早已悄无声息地完成了国内的充电站布局。 

2019年的12月20日,特斯拉正式对外宣布其在中国大陆的第300座充电站建成,截止目前,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已覆盖全国140多个城市,共2200多个超级充电桩和2100多个目的地充电桩,同时特斯拉在今天宣布亚太首座机场超充站已于北京大兴机场上线。这意味着只要是在一二三城市里,基本都可以找到特斯拉的充电站。 

在基建设施建设上,作为竞争对手的蔚来汽车明显落后于特斯拉。截至2020年11月8日,在蔚来APP上能搜到的充电站只有131座,涵盖全国58个城市。 

国产造车新势力虽然与特斯拉存在较大差距,但针对特斯拉接连降价,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们并没有表示出消极的情绪。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斯拉今年早些时候的降价做法给蔚来带来了一些压力,不过后续的降价并未产生同样的效果。我们没有看到订单量受到任何具体的影响,这证明我们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其朋友圈表示,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有开,数据也完全证明,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的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除了剑指国产造车新势力,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特斯拉也在向奔驰、奥迪、宝马等传统燃油车企宣战。 

此前,奔驰、宝马迈向电动化全新推出的第一款车型都是中级SUV,奥迪则是一款中大型SUV。然而,奔驰和宝马的两款车型价格都在50万元左右,奥迪的价格则超过70万元。 

不过这几款车型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并不佳,随着特斯拉Model Y上市,这几款车的市场压力都会变得非常大。“如果Model Y能够把这部分潜在车主吸引过去,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倒逼汽车供应链完善 

2020年下半年,国内新造车品牌开始出现月销量间歇下跌,例如蔚来7月销量和小鹏10月销量都比上个月有所下降,但业内人士认为这并不能反映出新造车的颓势,而是产能不足所致。 

浦银国际研报也指出:中国希望通过特斯拉带动中国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的发展,而特斯拉也借助中国的制造能力和蓬勃发展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发展。 

短期来看,特斯拉或许会令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重新洗牌,但这种洗牌并非只是负面影响,从长远来看,国产新能源车企也的确需要这样一场危机。 

实际上,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所面临的情况和10年前手机行业所面临的并无二致。 

2011年之前,虽然手机行业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但一直没有有效的整合,而这种局面直到苹果的进入才得到了改善。 

表面上看,苹果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完善的产业链赚取了数以亿计的利润,但不可否认的是,苹果也使得国产手机产业链迅速完成了整合。 

伴随着苹果手机的普及,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得以快速发展,这给国产手机品牌提供了很大的机会,华为、小米、vivo等国产手机品牌就此崛起。可以说,苹果对于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及产业链的发展居功至伟。 

路透社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特斯拉快速崛起的原因在于鲸吞式的学习能力。马斯克经常想把整个产业链都拿来自己做,他的目标一直是从合作、收购和招聘中充分学习,以便将关键技术纳入特斯拉的控制之下,以建立一个高度垂直整合的公司。 

而国产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最薄弱的环节就是整车制造,因此,借助特斯拉搅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间隙,可以倒逼产业链的升级,并带动动力电池、汽车设计、零部件等全产业链的快速发展。

特斯拉一次次降价,虽然为国产新能源车企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也应该看到,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中,国产新能源车企的韧性令人惊讶,中国自主品牌不但没有被打垮,反而迸发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与创新精神。 

或许,与其说特斯拉是羊入虎群,倒不如说特斯拉是在教会羊如何才能变成虎。

特斯拉的“中国底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作者 | 流浪法师

编辑 | 冯羽

出品 | 子弹财经

“降维打击来了。”在特斯拉再次宣布降价的消息后,造车新势力内部人士张宇说道。

2021年的第一天,特斯拉中国官网宣布即将开始交付的国产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相较此前公布的48.8万元和53.5万元分别下调14.81万元、16.51万元。

这意味着Model Y已从50万元左右的车,降至“3字头”,从中档豪华车变成了入门级。降价消息公布后,特斯拉的线下门店迎来开业以来最大的人潮。“元旦期间,店里挤满了来看车的人,元旦当天的订单就破万了。”一位特斯拉门店销售对「子弹财经」表示,尽管目前特斯拉Model Y的试驾车还未到达北京,但Model Y已经出圈了。

在以数百辆之差错过2020年交付目标的特斯拉,在2021年初便将其野心展露。“再砍一刀”的特斯拉,能在2021年收割战场吗?

1、一次并不意外的降价

在国产化后,频繁降价成为特斯拉的标签之一。

“特斯拉除了开发布会像苹果,降价节奏也像苹果。”特斯拉车主阿智(化名)对「子弹财经」表示。在他看来,特斯拉虽然频繁官宣降价,但其降价节奏仍有迹可循。据阿智观察,特斯拉在2019年末国产化后,每次的降价都会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当天宣布。

2020年国庆节首日,特斯拉官方就曾宣布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补贴后售价从27.155万元降至24.99万元,这也是特斯拉旗下车型首次跌破25万元关口。再往前的五一黄金周首日,特斯拉也曾宣布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降价至30万元以内。

“特斯拉的这种官宣节奏很朴实也很聪明,没有选择双十一这样的时间点而是选择了假期。”阿智猜测,特斯拉是为了能让消费者更多地去线下体验。

一次成功的促销,需要正确的时间点,也需要正确的产品。在这一点上,特斯拉此次的降价也被业内看好,因为特斯拉瞄准了中国车市中销量最好的SUV细分市场。“国产版Model Y的推出,补齐了特斯拉在中低端SUV市场的竞争力,目前新能源SUV市场已经有蔚来、奔驰、奥迪这些玩家,特斯拉不入场说不过去。”汽车分析师周涛说道。

此外,特斯拉的再次降价,也是基于国产化后特斯拉利润空间的拉伸。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在特斯拉国产化后,其产量和规模量的提升必然带来单车的成本下降,成本下降必然带来定价的调整。而传统车由于总体的产销量都比较稳定,没有大幅的增量和规模化降成本的效应,所以不可能出现像特斯拉一样成本下降和售价下降的现象。

“特斯拉之所以拼最快的速度,不断缩减利润,通过价格战来抢占市场,其最大的目的还是布局明天,企图通过更大范围的占有率,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混战时期’抢夺先机。”他说道。

国产化后,特斯拉的品牌格调不再高冷,反而像一个传统车企,频繁使用“以价换量”的策略。 

周涛认为,特斯拉降价背后,依旧是其庞大的销售压力。“特斯拉之前和上海政府有对赌协议,如果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起不来,特斯拉就要输掉对赌。”周涛说道。在他看来,即使特斯拉2020年在华销量非常稳定,但月销量也只是一万多台,这对其他电动车品牌来说很好了,但对特斯拉而言显然还不够。

为了进一步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在2020年首次交付国产版Model 3的时候特斯拉就降价到29.9万元。“这个价格比特斯拉在美国卖得还便宜,也能看出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区别对待’。”阿智说道。

在此次宣布降价后,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也在微博上表示,特斯拉Model Y的高性能版及长续航版售价都低于美国,其中长续航版美国售价为5299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7万元),中国售价则为33.99万元。

更关键的是,Model Y的售价还有可能进一步下探。天风证券曾发布研报表示,现阶段特斯拉需要快速放量积累数据,从而完善其自动驾驶与软件系统,最终形成特斯拉生态。因此Model Y国产后,特斯拉将继续执行降价策略。

天风证券表示,参考特斯拉在海外的定价策略,Model Y与Model 3的价差为6%-9%。保守假设国产Model Y与Model 3价差10%,以Model 3价格为25万元计算,预计Model Y的入门价有望降至27.5万元。若考虑特斯拉国产化进一步提升以及电池价格持续下降,Model Y的入门级车型甚至可降至25万元以内。

根据天风证劵的预测,国产Model Y量产后,单月销量有望达到3万辆,全年销量有望达36万辆。2021-2023年Model Y将处于快速增长期,2021年特斯拉整体销量将达88万辆,2022年销量将攀升至128万辆。

2、谁会遭殃?

被特斯拉频繁降价影响的不止消费者,还有特斯拉的对手们。

此次降价后,特斯拉的对手们反应比较“淡定”。多次和马斯克正面交锋的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朋友圈表示,“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开,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而受此次Model Y降价直接冲击的蔚来汽车表态也较为乐观。在1月3日的蔚来二手车业务发布会上,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就表示,“天下任何一家电动车卖得好,蔚来都是高兴的。接下来的十年,将是电动车不断取得燃油车份额的十年,只不过是谁先谁后的问题。”

而蔚来汽车CEO李斌也补充说,“好产品为什么要降价?大家的定位不同,特斯拉要成为大众,而蔚来的定位就是和‘BBA’竞争。”

虽然小鹏、蔚来等造车新势力的表态非常淡定,但也有部分业内人士对其生存状态感到担忧。“造车新势力们虽然嘴上说着不影响,但是他们也没有推出过实际有效的策略去对付特斯拉的降价,蔚来现在的车型都是SUV而且比Model Y贵,蔚来这样的表态是难以让人信服的。”一位传统车企内部人士张帆对「子弹财经」表示。

有趣的是,在特斯拉宣布Model Y降价时,也有媒体报道称有部分消费者退掉蔚来的订单去买特斯拉。但随后1月3日秦力洪在发布会上澄清道,目前蔚来的订单稳中有增,官网爆掉与订单之间没有关系。

虽然每次特斯拉降价后造车新势力的表态都受到关注,但汽车行业内的多数观点认为Model Y此次降价后“遭殃”的首先是传统车企。“特斯拉主要还是希望迅速拉低它们的差价,实现电动车对传统燃油车的替代,实现最大化的增量效果。特斯拉主要目标不是蔚来和小鹏等国产电动车,而是分流SUV市场的份额。SUV这块蛋糕巨大,特斯拉必然是要加速实现增量。”周涛解释称。

“李斌的观点也是很多传统车企内部人士的看法,特斯拉这样接连降价更多影响了传统车企的生意,造车新势力反而有可能从中获益,因为对电动车感兴趣的人更多了。”张帆说道。

此外,张帆认为,此次降价后Model Y与奥迪Q5、奔驰GLC以及宝马X3的竞争关系将发生明显逆转,Model Y的价格具有相对优势。但从更长远的未来来看,真正意义上的竞争仍将发生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大众、奥迪和奔驰等传统车企的新能源车型均已在2020年上市,虽未引发强烈的市场反响,但传统车企的生产研发能力仍不容小觑。

以挪威为例,特斯拉曾是挪威市占率第一的新能源汽车品牌,但随着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逐渐增加,大众等品牌车型加速市场投放,致使特斯拉丢掉了在挪威的头牌宝座。

“特斯拉入华,有点像当年苹果入华,其实加速了大众对行业的认知和接受。我们和特斯拉不是敌人,我们的销量也不是此消彼长,而是大家一起把市场做大。”一位新能源车企内部人士对「子弹财经」表示。

“但汽车市场和手机市场不一样的是,大众、丰田这样的车企并不是诺基亚,特斯拉所面临的竞争也远比苹果激烈。”他说道。

3、冲击100万销量

在宣布Model Y降价的消息后,特斯拉也公布了其2020年的全球交付量。虽然没有达到50万辆的最终目标,但49.95万辆的成绩离最终目标也只差几百辆。

马斯克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为特斯拉团队取得的这一重要里程碑感到骄傲,在特斯拉初期,我认为我们只有10%的机会幸存下来。”

在庆祝成绩的同时,马斯克也同样表达了特斯拉面临的竞争压力。虽然2020年接近完成50万辆的目标,但特斯拉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也付出了代价。除却在中国市场的多次降价外,马斯克本人也多次发送全员信号召员工向这一目标发起最后总攻。

然而,在刚刚完成2020年的交付目标后,特斯拉的产能问题仍然受到质疑。“去年如果美国疫情没那么严重,特斯拉的美国工厂不受影响,50万辆的目标应该是能实现的。”周涛说道。

即使目前第三方分析机构对特斯拉的销量保持乐观,但特斯拉在生产端所面临的挑战依旧不可忽视。

日前,据外媒报道,由于逾期未缴纳保证金,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在建工程又被叫停。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也算是“多灾多难”。在最初的建设过程中,当地自然保护协会声称工厂区域的森林中生活着一种濒临灭绝的蝙蝠,施工会影响它们冬眠,并向相关部门提出了停工申请。10月份,该工厂又被曝出“因欠水费而停工”,为此,特斯拉开除了负责监督建设的高管伊万·霍尔斯基(Evan Horetsky)。

在美国工厂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欧洲工厂投产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上海工厂成为特斯拉的产能支柱。

兴业证券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也给出了乐观的结论。该报告显示,特斯拉上海工厂周产能已达8000辆,其中Model 3为5000辆、Model Y为3000辆。此外,这份报告还透露称,特斯拉上海工厂在2021年的计划产能超过52万辆。其中,上海工厂生产的部分车辆将出口至全球多个市场。

这意味着,若上海工厂顺利完成目标产能,特斯拉的产能问题将在一定时间内得到缓解。

从行业角度来看,关于特斯拉的一切都被看好。投行Wedbush的分析师Dan Ives近期就表示,“未来几年中,特斯拉作为领头羊,还将在电动汽车领域继续获得收益,尤其是在关键的中国地区。鉴于目前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速度,预计到2022年,特斯拉在中国的交付量将占到其总交付量的40%。”

与此同时,如果特斯拉保持在中国目前的发展轨迹,到2022年,该公司在全球将达到100万辆的交付量。

中国车市需要特斯拉,而特斯拉的宏大目标同样也离不开中国。

特斯拉的“中国底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作者 | 流浪法师

编辑 | 冯羽

出品 | 子弹财经

“降维打击来了。”在特斯拉再次宣布降价的消息后,造车新势力内部人士张宇说道。

2021年的第一天,特斯拉中国官网宣布即将开始交付的国产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相较此前公布的48.8万元和53.5万元分别下调14.81万元、16.51万元。

这意味着Model Y已从50万元左右的车,降至“3字头”,从中档豪华车变成了入门级。降价消息公布后,特斯拉的线下门店迎来开业以来最大的人潮。“元旦期间,店里挤满了来看车的人,元旦当天的订单就破万了。”一位特斯拉门店销售对「子弹财经」表示,尽管目前特斯拉Model Y的试驾车还未到达北京,但Model Y已经出圈了。

在以数百辆之差错过2020年交付目标的特斯拉,在2021年初便将其野心展露。“再砍一刀”的特斯拉,能在2021年收割战场吗?

1、一次并不意外的降价

在国产化后,频繁降价成为特斯拉的标签之一。

“特斯拉除了开发布会像苹果,降价节奏也像苹果。”特斯拉车主阿智(化名)对「子弹财经」表示。在他看来,特斯拉虽然频繁官宣降价,但其降价节奏仍有迹可循。据阿智观察,特斯拉在2019年末国产化后,每次的降价都会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当天宣布。

2020年国庆节首日,特斯拉官方就曾宣布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补贴后售价从27.155万元降至24.99万元,这也是特斯拉旗下车型首次跌破25万元关口。再往前的五一黄金周首日,特斯拉也曾宣布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降价至30万元以内。

“特斯拉的这种官宣节奏很朴实也很聪明,没有选择双十一这样的时间点而是选择了假期。”阿智猜测,特斯拉是为了能让消费者更多地去线下体验。

一次成功的促销,需要正确的时间点,也需要正确的产品。在这一点上,特斯拉此次的降价也被业内看好,因为特斯拉瞄准了中国车市中销量最好的SUV细分市场。“国产版Model Y的推出,补齐了特斯拉在中低端SUV市场的竞争力,目前新能源SUV市场已经有蔚来、奔驰、奥迪这些玩家,特斯拉不入场说不过去。”汽车分析师周涛说道。

此外,特斯拉的再次降价,也是基于国产化后特斯拉利润空间的拉伸。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在特斯拉国产化后,其产量和规模量的提升必然带来单车的成本下降,成本下降必然带来定价的调整。而传统车由于总体的产销量都比较稳定,没有大幅的增量和规模化降成本的效应,所以不可能出现像特斯拉一样成本下降和售价下降的现象。

“特斯拉之所以拼最快的速度,不断缩减利润,通过价格战来抢占市场,其最大的目的还是布局明天,企图通过更大范围的占有率,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混战时期’抢夺先机。”他说道。

国产化后,特斯拉的品牌格调不再高冷,反而像一个传统车企,频繁使用“以价换量”的策略。 

周涛认为,特斯拉降价背后,依旧是其庞大的销售压力。“特斯拉之前和上海政府有对赌协议,如果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起不来,特斯拉就要输掉对赌。”周涛说道。在他看来,即使特斯拉2020年在华销量非常稳定,但月销量也只是一万多台,这对其他电动车品牌来说很好了,但对特斯拉而言显然还不够。

为了进一步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在2020年首次交付国产版Model 3的时候特斯拉就降价到29.9万元。“这个价格比特斯拉在美国卖得还便宜,也能看出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区别对待’。”阿智说道。

在此次宣布降价后,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也在微博上表示,特斯拉Model Y的高性能版及长续航版售价都低于美国,其中长续航版美国售价为5299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7万元),中国售价则为33.99万元。

更关键的是,Model Y的售价还有可能进一步下探。天风证券曾发布研报表示,现阶段特斯拉需要快速放量积累数据,从而完善其自动驾驶与软件系统,最终形成特斯拉生态。因此Model Y国产后,特斯拉将继续执行降价策略。

天风证券表示,参考特斯拉在海外的定价策略,Model Y与Model 3的价差为6%-9%。保守假设国产Model Y与Model 3价差10%,以Model 3价格为25万元计算,预计Model Y的入门价有望降至27.5万元。若考虑特斯拉国产化进一步提升以及电池价格持续下降,Model Y的入门级车型甚至可降至25万元以内。

根据天风证劵的预测,国产Model Y量产后,单月销量有望达到3万辆,全年销量有望达36万辆。2021-2023年Model Y将处于快速增长期,2021年特斯拉整体销量将达88万辆,2022年销量将攀升至128万辆。

2、谁会遭殃?

被特斯拉频繁降价影响的不止消费者,还有特斯拉的对手们。

此次降价后,特斯拉的对手们反应比较“淡定”。多次和马斯克正面交锋的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朋友圈表示,“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开,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而受此次Model Y降价直接冲击的蔚来汽车表态也较为乐观。在1月3日的蔚来二手车业务发布会上,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就表示,“天下任何一家电动车卖得好,蔚来都是高兴的。接下来的十年,将是电动车不断取得燃油车份额的十年,只不过是谁先谁后的问题。”

而蔚来汽车CEO李斌也补充说,“好产品为什么要降价?大家的定位不同,特斯拉要成为大众,而蔚来的定位就是和‘BBA’竞争。”

虽然小鹏、蔚来等造车新势力的表态非常淡定,但也有部分业内人士对其生存状态感到担忧。“造车新势力们虽然嘴上说着不影响,但是他们也没有推出过实际有效的策略去对付特斯拉的降价,蔚来现在的车型都是SUV而且比Model Y贵,蔚来这样的表态是难以让人信服的。”一位传统车企内部人士张帆对「子弹财经」表示。

有趣的是,在特斯拉宣布Model Y降价时,也有媒体报道称有部分消费者退掉蔚来的订单去买特斯拉。但随后1月3日秦力洪在发布会上澄清道,目前蔚来的订单稳中有增,官网爆掉与订单之间没有关系。

虽然每次特斯拉降价后造车新势力的表态都受到关注,但汽车行业内的多数观点认为Model Y此次降价后“遭殃”的首先是传统车企。“特斯拉主要还是希望迅速拉低它们的差价,实现电动车对传统燃油车的替代,实现最大化的增量效果。特斯拉主要目标不是蔚来和小鹏等国产电动车,而是分流SUV市场的份额。SUV这块蛋糕巨大,特斯拉必然是要加速实现增量。”周涛解释称。

“李斌的观点也是很多传统车企内部人士的看法,特斯拉这样接连降价更多影响了传统车企的生意,造车新势力反而有可能从中获益,因为对电动车感兴趣的人更多了。”张帆说道。

此外,张帆认为,此次降价后Model Y与奥迪Q5、奔驰GLC以及宝马X3的竞争关系将发生明显逆转,Model Y的价格具有相对优势。但从更长远的未来来看,真正意义上的竞争仍将发生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大众、奥迪和奔驰等传统车企的新能源车型均已在2020年上市,虽未引发强烈的市场反响,但传统车企的生产研发能力仍不容小觑。

以挪威为例,特斯拉曾是挪威市占率第一的新能源汽车品牌,但随着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逐渐增加,大众等品牌车型加速市场投放,致使特斯拉丢掉了在挪威的头牌宝座。

“特斯拉入华,有点像当年苹果入华,其实加速了大众对行业的认知和接受。我们和特斯拉不是敌人,我们的销量也不是此消彼长,而是大家一起把市场做大。”一位新能源车企内部人士对「子弹财经」表示。

“但汽车市场和手机市场不一样的是,大众、丰田这样的车企并不是诺基亚,特斯拉所面临的竞争也远比苹果激烈。”他说道。

3、冲击100万销量

在宣布Model Y降价的消息后,特斯拉也公布了其2020年的全球交付量。虽然没有达到50万辆的最终目标,但49.95万辆的成绩离最终目标也只差几百辆。

马斯克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为特斯拉团队取得的这一重要里程碑感到骄傲,在特斯拉初期,我认为我们只有10%的机会幸存下来。”

在庆祝成绩的同时,马斯克也同样表达了特斯拉面临的竞争压力。虽然2020年接近完成50万辆的目标,但特斯拉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也付出了代价。除却在中国市场的多次降价外,马斯克本人也多次发送全员信号召员工向这一目标发起最后总攻。

然而,在刚刚完成2020年的交付目标后,特斯拉的产能问题仍然受到质疑。“去年如果美国疫情没那么严重,特斯拉的美国工厂不受影响,50万辆的目标应该是能实现的。”周涛说道。

即使目前第三方分析机构对特斯拉的销量保持乐观,但特斯拉在生产端所面临的挑战依旧不可忽视。

日前,据外媒报道,由于逾期未缴纳保证金,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在建工程又被叫停。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也算是“多灾多难”。在最初的建设过程中,当地自然保护协会声称工厂区域的森林中生活着一种濒临灭绝的蝙蝠,施工会影响它们冬眠,并向相关部门提出了停工申请。10月份,该工厂又被曝出“因欠水费而停工”,为此,特斯拉开除了负责监督建设的高管伊万·霍尔斯基(Evan Horetsky)。

在美国工厂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欧洲工厂投产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上海工厂成为特斯拉的产能支柱。

兴业证券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也给出了乐观的结论。该报告显示,特斯拉上海工厂周产能已达8000辆,其中Model 3为5000辆、Model Y为3000辆。此外,这份报告还透露称,特斯拉上海工厂在2021年的计划产能超过52万辆。其中,上海工厂生产的部分车辆将出口至全球多个市场。

这意味着,若上海工厂顺利完成目标产能,特斯拉的产能问题将在一定时间内得到缓解。

从行业角度来看,关于特斯拉的一切都被看好。投行Wedbush的分析师Dan Ives近期就表示,“未来几年中,特斯拉作为领头羊,还将在电动汽车领域继续获得收益,尤其是在关键的中国地区。鉴于目前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速度,预计到2022年,特斯拉在中国的交付量将占到其总交付量的40%。”

与此同时,如果特斯拉保持在中国目前的发展轨迹,到2022年,该公司在全球将达到100万辆的交付量。

中国车市需要特斯拉,而特斯拉的宏大目标同样也离不开中国。

特斯拉的“中国底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作者 | 流浪法师

编辑 | 冯羽

出品 | 子弹财经

“降维打击来了。”在特斯拉再次宣布降价的消息后,造车新势力内部人士张宇说道。

2021年的第一天,特斯拉中国官网宣布即将开始交付的国产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相较此前公布的48.8万元和53.5万元分别下调14.81万元、16.51万元。

这意味着Model Y已从50万元左右的车,降至“3字头”,从中档豪华车变成了入门级。降价消息公布后,特斯拉的线下门店迎来开业以来最大的人潮。“元旦期间,店里挤满了来看车的人,元旦当天的订单就破万了。”一位特斯拉门店销售对「子弹财经」表示,尽管目前特斯拉Model Y的试驾车还未到达北京,但Model Y已经出圈了。

在以数百辆之差错过2020年交付目标的特斯拉,在2021年初便将其野心展露。“再砍一刀”的特斯拉,能在2021年收割战场吗?

1、一次并不意外的降价

在国产化后,频繁降价成为特斯拉的标签之一。

“特斯拉除了开发布会像苹果,降价节奏也像苹果。”特斯拉车主阿智(化名)对「子弹财经」表示。在他看来,特斯拉虽然频繁官宣降价,但其降价节奏仍有迹可循。据阿智观察,特斯拉在2019年末国产化后,每次的降价都会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当天宣布。

2020年国庆节首日,特斯拉官方就曾宣布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的补贴后售价从27.155万元降至24.99万元,这也是特斯拉旗下车型首次跌破25万元关口。再往前的五一黄金周首日,特斯拉也曾宣布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降价至30万元以内。

“特斯拉的这种官宣节奏很朴实也很聪明,没有选择双十一这样的时间点而是选择了假期。”阿智猜测,特斯拉是为了能让消费者更多地去线下体验。

一次成功的促销,需要正确的时间点,也需要正确的产品。在这一点上,特斯拉此次的降价也被业内看好,因为特斯拉瞄准了中国车市中销量最好的SUV细分市场。“国产版Model Y的推出,补齐了特斯拉在中低端SUV市场的竞争力,目前新能源SUV市场已经有蔚来、奔驰、奥迪这些玩家,特斯拉不入场说不过去。”汽车分析师周涛说道。

此外,特斯拉的再次降价,也是基于国产化后特斯拉利润空间的拉伸。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在特斯拉国产化后,其产量和规模量的提升必然带来单车的成本下降,成本下降必然带来定价的调整。而传统车由于总体的产销量都比较稳定,没有大幅的增量和规模化降成本的效应,所以不可能出现像特斯拉一样成本下降和售价下降的现象。

“特斯拉之所以拼最快的速度,不断缩减利润,通过价格战来抢占市场,其最大的目的还是布局明天,企图通过更大范围的占有率,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混战时期’抢夺先机。”他说道。

国产化后,特斯拉的品牌格调不再高冷,反而像一个传统车企,频繁使用“以价换量”的策略。 

周涛认为,特斯拉降价背后,依旧是其庞大的销售压力。“特斯拉之前和上海政府有对赌协议,如果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起不来,特斯拉就要输掉对赌。”周涛说道。在他看来,即使特斯拉2020年在华销量非常稳定,但月销量也只是一万多台,这对其他电动车品牌来说很好了,但对特斯拉而言显然还不够。

为了进一步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在2020年首次交付国产版Model 3的时候特斯拉就降价到29.9万元。“这个价格比特斯拉在美国卖得还便宜,也能看出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区别对待’。”阿智说道。

在此次宣布降价后,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也在微博上表示,特斯拉Model Y的高性能版及长续航版售价都低于美国,其中长续航版美国售价为5299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7万元),中国售价则为33.99万元。

更关键的是,Model Y的售价还有可能进一步下探。天风证券曾发布研报表示,现阶段特斯拉需要快速放量积累数据,从而完善其自动驾驶与软件系统,最终形成特斯拉生态。因此Model Y国产后,特斯拉将继续执行降价策略。

天风证券表示,参考特斯拉在海外的定价策略,Model Y与Model 3的价差为6%-9%。保守假设国产Model Y与Model 3价差10%,以Model 3价格为25万元计算,预计Model Y的入门价有望降至27.5万元。若考虑特斯拉国产化进一步提升以及电池价格持续下降,Model Y的入门级车型甚至可降至25万元以内。

根据天风证劵的预测,国产Model Y量产后,单月销量有望达到3万辆,全年销量有望达36万辆。2021-2023年Model Y将处于快速增长期,2021年特斯拉整体销量将达88万辆,2022年销量将攀升至128万辆。

2、谁会遭殃?

被特斯拉频繁降价影响的不止消费者,还有特斯拉的对手们。

此次降价后,特斯拉的对手们反应比较“淡定”。多次和马斯克正面交锋的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朋友圈表示,“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开,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而受此次Model Y降价直接冲击的蔚来汽车表态也较为乐观。在1月3日的蔚来二手车业务发布会上,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就表示,“天下任何一家电动车卖得好,蔚来都是高兴的。接下来的十年,将是电动车不断取得燃油车份额的十年,只不过是谁先谁后的问题。”

而蔚来汽车CEO李斌也补充说,“好产品为什么要降价?大家的定位不同,特斯拉要成为大众,而蔚来的定位就是和‘BBA’竞争。”

虽然小鹏、蔚来等造车新势力的表态非常淡定,但也有部分业内人士对其生存状态感到担忧。“造车新势力们虽然嘴上说着不影响,但是他们也没有推出过实际有效的策略去对付特斯拉的降价,蔚来现在的车型都是SUV而且比Model Y贵,蔚来这样的表态是难以让人信服的。”一位传统车企内部人士张帆对「子弹财经」表示。

有趣的是,在特斯拉宣布Model Y降价时,也有媒体报道称有部分消费者退掉蔚来的订单去买特斯拉。但随后1月3日秦力洪在发布会上澄清道,目前蔚来的订单稳中有增,官网爆掉与订单之间没有关系。

虽然每次特斯拉降价后造车新势力的表态都受到关注,但汽车行业内的多数观点认为Model Y此次降价后“遭殃”的首先是传统车企。“特斯拉主要还是希望迅速拉低它们的差价,实现电动车对传统燃油车的替代,实现最大化的增量效果。特斯拉主要目标不是蔚来和小鹏等国产电动车,而是分流SUV市场的份额。SUV这块蛋糕巨大,特斯拉必然是要加速实现增量。”周涛解释称。

“李斌的观点也是很多传统车企内部人士的看法,特斯拉这样接连降价更多影响了传统车企的生意,造车新势力反而有可能从中获益,因为对电动车感兴趣的人更多了。”张帆说道。

此外,张帆认为,此次降价后Model Y与奥迪Q5、奔驰GLC以及宝马X3的竞争关系将发生明显逆转,Model Y的价格具有相对优势。但从更长远的未来来看,真正意义上的竞争仍将发生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大众、奥迪和奔驰等传统车企的新能源车型均已在2020年上市,虽未引发强烈的市场反响,但传统车企的生产研发能力仍不容小觑。

以挪威为例,特斯拉曾是挪威市占率第一的新能源汽车品牌,但随着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逐渐增加,大众等品牌车型加速市场投放,致使特斯拉丢掉了在挪威的头牌宝座。

“特斯拉入华,有点像当年苹果入华,其实加速了大众对行业的认知和接受。我们和特斯拉不是敌人,我们的销量也不是此消彼长,而是大家一起把市场做大。”一位新能源车企内部人士对「子弹财经」表示。

“但汽车市场和手机市场不一样的是,大众、丰田这样的车企并不是诺基亚,特斯拉所面临的竞争也远比苹果激烈。”他说道。

3、冲击100万销量

在宣布Model Y降价的消息后,特斯拉也公布了其2020年的全球交付量。虽然没有达到50万辆的最终目标,但49.95万辆的成绩离最终目标也只差几百辆。

马斯克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为特斯拉团队取得的这一重要里程碑感到骄傲,在特斯拉初期,我认为我们只有10%的机会幸存下来。”

在庆祝成绩的同时,马斯克也同样表达了特斯拉面临的竞争压力。虽然2020年接近完成50万辆的目标,但特斯拉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也付出了代价。除却在中国市场的多次降价外,马斯克本人也多次发送全员信号召员工向这一目标发起最后总攻。

然而,在刚刚完成2020年的交付目标后,特斯拉的产能问题仍然受到质疑。“去年如果美国疫情没那么严重,特斯拉的美国工厂不受影响,50万辆的目标应该是能实现的。”周涛说道。

即使目前第三方分析机构对特斯拉的销量保持乐观,但特斯拉在生产端所面临的挑战依旧不可忽视。

日前,据外媒报道,由于逾期未缴纳保证金,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在建工程又被叫停。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也算是“多灾多难”。在最初的建设过程中,当地自然保护协会声称工厂区域的森林中生活着一种濒临灭绝的蝙蝠,施工会影响它们冬眠,并向相关部门提出了停工申请。10月份,该工厂又被曝出“因欠水费而停工”,为此,特斯拉开除了负责监督建设的高管伊万·霍尔斯基(Evan Horetsky)。

在美国工厂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欧洲工厂投产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上海工厂成为特斯拉的产能支柱。

兴业证券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也给出了乐观的结论。该报告显示,特斯拉上海工厂周产能已达8000辆,其中Model 3为5000辆、Model Y为3000辆。此外,这份报告还透露称,特斯拉上海工厂在2021年的计划产能超过52万辆。其中,上海工厂生产的部分车辆将出口至全球多个市场。

这意味着,若上海工厂顺利完成目标产能,特斯拉的产能问题将在一定时间内得到缓解。

从行业角度来看,关于特斯拉的一切都被看好。投行Wedbush的分析师Dan Ives近期就表示,“未来几年中,特斯拉作为领头羊,还将在电动汽车领域继续获得收益,尤其是在关键的中国地区。鉴于目前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速度,预计到2022年,特斯拉在中国的交付量将占到其总交付量的40%。”

与此同时,如果特斯拉保持在中国目前的发展轨迹,到2022年,该公司在全球将达到100万辆的交付量。

中国车市需要特斯拉,而特斯拉的宏大目标同样也离不开中国。

  • Portable Campfire
  • City Bonfire Candles
  • Wax Sealing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