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来检察机关共起诉涉黑犯罪6.8万余人

本报北京1月11日电(记者张璁)记者从最高人民检察院获悉:2020年,检察机关持续落实省级检察院统一对涉黑和重大涉恶案件严格把关制度,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3年来,检察机关共起诉涉黑犯罪6.8万余人、涉恶犯罪16万余人。

在依法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方面,2020年检察机关起诉职务犯罪1.6万余人,紧密结合扫黑除恶“破网打伞”和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严肃查办司法工作人员相关职务犯罪,立案侦查1400余人,同比上升63.1%。

同时,在监督方面,会议指出,检察机关要积极推进落实与地市级、县级公安机关联网或者在执法办案管理中心派驻检察,实现监督端口前移。办案中的退侦、非法证据排除等均涉法律监督,检察机关要建立定期分析并向公安机关通报、汇总后向上级院报告制度。要深化监狱巡回检察,常态化开展交叉巡回检察。完善审前未羁押罪犯交付执行监督机制,严格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监督,严防“纸面服刑”。特别要解决好不愿、不敢监督问题。

会议指出,对于刑事立案、侦查和审判、刑罚执行及监管活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检察机关应当依法发现、监督纠正但疏于监督,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严肃问责追责。

《人民日报》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网传健康码演示APP可随意展示红码绿码状态?警方已介入调查21-01-12 11:24:07健康码

别让悲剧重蹈覆辙!男孩往窨井扔鞭炮被炸飞5米身亡21-01-12 10:54:56男孩往窨井扔鞭炮被炸飞5米身亡

美国野生动物园一群濒危大猩猩感染新冠病毒21-01-12 09:50:55大猩猩,新冠病毒

蓬佩奥任期最后送大礼,蔡英文当局怎么还保守了?21-01-12 08:56:45蓬佩奥,蔡英文

危险的“核足球”:美国总统、核按钮与分权尴尬21-01-12 11:43:48特朗普,核武器

政策利好过百项!全国规模以上中小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6.9%21-01-12 11:28:45中小工业企业

多策并举推进污水资源化利用 2025年京津冀再生水利用率达35%以上21-01-12 11:26:54污水资源化利用

美媒:2020年美国芝加哥等多市凶杀案激增【视频】21-01-12 11:19:19芝加哥 凶杀案

美国务院官网将特朗普任期结束时间改为1月11日 部分细节曝光21-01-12 11:17:39特朗普 任期结束

总统被“禁言” 美式“言论自由”着实让人大开眼界21-01-12 11:15:35总统被“禁言”

网传健康码演示APP可随意展示红码绿码状态?警方已介入调查21-01-12 11:15:14健康码 警方介入

美国会大厦遭暴力冲击事件没完 非洲裔民众对警察执法双标绝望21-01-12 11:14:03美国会大厦遭暴力冲击

中国留学生在芝加哥枪击案中遇害 “枪击之城”犯罪率持续飙升21-01-12 11:12:11中国留学生在芝加哥枪击案中遇害

三年来检察机关共起诉涉黑犯罪6.8万余人

本报北京1月11日电(记者张璁)记者从最高人民检察院获悉:2020年,检察机关持续落实省级检察院统一对涉黑和重大涉恶案件严格把关制度,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3年来,检察机关共起诉涉黑犯罪6.8万余人、涉恶犯罪16万余人。

在依法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方面,2020年检察机关起诉职务犯罪1.6万余人,紧密结合扫黑除恶“破网打伞”和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严肃查办司法工作人员相关职务犯罪,立案侦查1400余人,同比上升63.1%。

同时,在监督方面,会议指出,检察机关要积极推进落实与地市级、县级公安机关联网或者在执法办案管理中心派驻检察,实现监督端口前移。办案中的退侦、非法证据排除等均涉法律监督,检察机关要建立定期分析并向公安机关通报、汇总后向上级院报告制度。要深化监狱巡回检察,常态化开展交叉巡回检察。完善审前未羁押罪犯交付执行监督机制,严格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监督,严防“纸面服刑”。特别要解决好不愿、不敢监督问题。

会议指出,对于刑事立案、侦查和审判、刑罚执行及监管活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检察机关应当依法发现、监督纠正但疏于监督,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严肃问责追责。

《人民日报》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网传健康码演示APP可随意展示红码绿码状态?警方已介入调查21-01-12 11:24:07健康码

别让悲剧重蹈覆辙!男孩往窨井扔鞭炮被炸飞5米身亡21-01-12 10:54:56男孩往窨井扔鞭炮被炸飞5米身亡

美国野生动物园一群濒危大猩猩感染新冠病毒21-01-12 09:50:55大猩猩,新冠病毒

蓬佩奥任期最后送大礼,蔡英文当局怎么还保守了?21-01-12 08:56:45蓬佩奥,蔡英文

危险的“核足球”:美国总统、核按钮与分权尴尬21-01-12 11:43:48特朗普,核武器

政策利好过百项!全国规模以上中小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6.9%21-01-12 11:28:45中小工业企业

多策并举推进污水资源化利用 2025年京津冀再生水利用率达35%以上21-01-12 11:26:54污水资源化利用

美媒:2020年美国芝加哥等多市凶杀案激增【视频】21-01-12 11:19:19芝加哥 凶杀案

美国务院官网将特朗普任期结束时间改为1月11日 部分细节曝光21-01-12 11:17:39特朗普 任期结束

总统被“禁言” 美式“言论自由”着实让人大开眼界21-01-12 11:15:35总统被“禁言”

网传健康码演示APP可随意展示红码绿码状态?警方已介入调查21-01-12 11:15:14健康码 警方介入

美国会大厦遭暴力冲击事件没完 非洲裔民众对警察执法双标绝望21-01-12 11:14:03美国会大厦遭暴力冲击

中国留学生在芝加哥枪击案中遇害 “枪击之城”犯罪率持续飙升21-01-12 11:12:11中国留学生在芝加哥枪击案中遇害

“洛阳铲已经淘汰了” 当盗墓用上黑科技如何打击文物犯罪?

远离消费陷阱,规避消费误区,提升消费体验,黑猫投诉平台全天候服务,您的每一条投诉,每一次对消费的建议,都可能会改变这个世界。投诉请上黑猫:【点击投诉】


记者:新华每日电讯孙亮全、陈诺、李文哲、杨一苗

“大铲、小铲吊土已经淘汰了”“盗掘采用更先进的‘挤压式爆破法’”“安装反侦摄像头之外,在墓葬周围‘开荒种地’‘植树造林’种大庄稼隐蔽”……

在小说和影视剧中,“寻龙点穴”是对盗掘古墓葬行为的“文雅”说法。但在现实生活中,这种违法犯罪行为对文物古迹和历史文化造成了巨大伤害。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我国加大了对文物犯罪的打击力度,取得显著效果。山西等多地盗掘古墓葬犯罪近三年来保持“零发案”,但在巨额利润驱使下,仍有犯罪分子在少数地区顶风作案。

2020年7月,安徽省巢湖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工作人员在巡查中发现,当地放王岗古墓群第七号墓西侧有块区域的泥土与周边泥土颜色不同。他们推测该古墓可能遭遇盗掘。

记者近期在山西、安徽、河南、陕西等地调研发现,目前文物犯罪作案手法更加科技化,一些地方打击犯罪,尤其是在打击贩卖环节仍存空间。在专项斗争结束后的“后扫黑”阶段,遏制文物犯罪亟须借助科技力量,持续高压严打。

“洛阳铲已经淘汰了”

放王岗古墓群是安徽省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接报警后,当地警方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现场勘查发现,古墓的新鲜泥土上覆盖着一些树枝,树枝下面藏有一个直径1米的洞穴,深达10米,盗洞直穿墓室,对墓室结构及墓室内陪葬文物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害。

在警方的深挖之下,一个以巢湖居民王某某为首,长期流窜于安徽、江西两省的盗墓团伙浮出水面。2020年8月,该案6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经查,除盗掘巢湖放王岗古墓外,该团伙还先后在安徽、江西等地盗掘古墓8座。

据王某某供述,作案时他们会随身带一本当地“县志”,除了解地方风土人情外,还从中发现一些古墓“线索”,如具体位置、年代、墓主等信息,再进行“选择性”盗掘。

坐落于安徽省淮南市三和镇徐洼村的武王墩古墓,作为目前已发掘的万余座楚墓中唯一一座王级大墓,也没逃脱“摸金校尉”们的盗扰。

在侦破武王墩古墓被盗掘案件中,警方扣押了大量专业作案工具,如雷管、土制炸药、升降机、红外夜视仪、对讲机、微型探头等。

“洛阳铲已经淘汰了。”负责侦办放王岗古墓群盗墓案的安徽省巢湖市公安局刑警二队民警张鹤婷告诉记者,如今盗墓团伙在探墓方面很专业,一些盗墓者还潜心研究风水、星象,找到大致位置后,利用探针定位。“小拇指粗细的探针最长可以接几十米,基本上三五根探针下去,就能够确定棺椁的位置。”

扎杆(探针)留下的小洞

安徽省淮南市寿县公安局刑警中队中队长张学好等人说,相比于过去采用“爆破+人工挖掘”的方式,如今他们查获的案件中,有盗墓者采用“挤压式爆破盗掘法”。“在探针扎出的拇指粗细的小洞中倒入炸药,‘咚’的一声闷响,就挤出一个直径约半米的通道。”

靠着新技术、新装备的使用,以往一个墓葬需要作业一两个月,如今只需几天时间就可以完成盗掘作业。

“摸金校尉”们作案时除了装备更新,技术更强之外,他们的反侦察意识和能力也不断加强。

在2019年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的“陶寺北盗墓案”中,张某建盗墓团伙每次盗掘作案时,不仅在路口、隐蔽的小房子里安排人警戒放哨,还收买看守墓地的保安进行放哨。

陶寺北墓地正在发掘的墓坑

民警告诉记者,盗墓分子“踩点”以后,并非立刻“开工”,他们往往需要若干天时间来开展隐蔽式作业。“踩点”结束后,他们会在附近架设一个隐蔽的摄像头,进行反侦查。在确定安全后,才会“开工”。

警方介绍,一些大规模的陵墓,不可能短时间内完成,为了逃避打击,有的团伙甚至在大型陵墓旁边以各种借口盖一些比较隐秘的高墙深院,甚至修建假坟墓,再从内部找准地点挖盗洞秘密进入古墓葬。甚至还有团伙以开荒种地、植树造林的名义在陵墓四周种上树木或高大的庄稼,待这些植物足以遮盖起人的行动时才开始作案。

在2012年至2014年,卫永刚盗墓团伙在陕西蒲城县、岐山县,以及山西代县的文保单位附近租房开饭店。以此为掩护,在店内打洞盗掘蒲城县城南塔、岐山县太平寺塔、代县阿育王塔地宫。

“摸金校尉”千里作案

文物犯罪链条分为“盗、贩、藏”三个环节。

记者调研发现,目前形成了出资、探测、盗掘、运输、倒卖、走私一条龙作业的地下文物犯罪链条。

2018年3月至2020年1月期间,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境内的布隆吉东汉代墓群、潘家庄汉代古城池遗址、双墩子汉代古寺院遗址、望杆子汉长城遗址等古墓群和古文化遗址陆续遭到盗墓贼的破坏性盗掘。

警方破案后发现,竟然是广西桂林的盗墓团伙不远千里潜入甘肃境内所为,盗窃得手后他们又偷偷潜回桂林。

扎杆留下的小洞

而有“九层妖楼”之称的青海血渭一号墓被盗案中,作案的盗墓团伙中,部分是外省“受邀参与”的盗墓分子。

调研发现,盗墓出资人身份复杂,有开桑拿浴的、建筑工头甚至是搞汽车运输的,在放王岗古墓群被盗案中,有出资人竟是当地退休公职人员。他们只要提供资金,就可召集到全国各地的“专业人员”,购买“盗墓服务”。

而在贩卖环节,则有地方文物贩子、垄断精品文物贩卖的“把头”、替境外古董店老板网罗精品的“马仔”等诸多角色。盗挖团伙将文物盗掘出土后,被盗文物迅速流入“黑市”,在各地文物贩子与买家手里无序流转,甚至流向境外或者流入“藏家”手里。

2017年以来,公安部会同国家文物局连续三年部署开展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公安部不久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文物犯罪团伙150余个,抓捕犯罪嫌疑人1500余名,追缴文物1.4万余件。

这其中,山西警方追缴最多。

事实上,仅以青铜器为例,河南、陕西、山西、湖北、甘肃等都是原产地。出土的晚商时期青铜器,多是精品。这个时期重视礼仪,尤其葬礼,铸造的铜器用料多、器型好、厚实。

2018年以前,地上地下文物均丰富的山西省也饱受盗墓犯罪之害。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山西将打击文物犯罪作为其中一个重要方面,一度猖獗的盗掘古墓葬犯罪自2018年5月以来保持了“零发案”。“现在全国的盗墓贼绕着山西走,因为山西打得狠。”山西省公安厅打击文物犯罪临汾中心负责人说。

在不久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杨通顺说:“2018年以来山西累计破获文物犯罪案件1559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414人,追缴文物5万余件。追缴文物数量、移交涉案文物数量居全国之首。”

同样作为文物大省的陕西,通过连续9年开展“鹰”系列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共打击处理犯罪嫌疑人3000多人,追缴各类文物2万余件。

受访者普遍表示,对贩卖环节打击乏力,致打击文物犯罪出现“割韭菜”难题。在盗贩文物链条中,“一线”盗挖人员获刑最重,但获利最少,文物贩卖环节则是暴利,每倒一手,价格几乎翻番。在旺盛的需求刺激下,一线盗挖的“打工者”,如同韭菜,割掉一茬又会冒出新一茬。

然而,文物贩子和藏家往往难以被打击。采访中,受访者说,除了无序流转,贩卖者也多是单线联系,许多盗墓者甚至不清楚自己挖出什么,更别提卖给谁、卖到哪。这让警方在文物追缴和全链条打击上受限。

山西警方抓获的2400多名“文物犯”中,倒贩环节的约占四分之一,这些人基本上没有被打击过。“有的也被抓住过,但多因法律和证据问题,难以判刑。”民警说。

尽快扩大文物“DNA库”范围

另一个值得警惕的文物犯罪重大风险点是文物法人违法,这是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等实施的文物违法犯罪。

2019年9月,作为河南省南阳市确定的推进文旅融合发展、创建5A景区的支撑工程,南阳市卧龙岗文化园建设项目在推进过程中出现由于野蛮施工造成南阳汉画馆文物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问题,引发舆论强烈关注。

8月26日晚,国家一级博物馆南阳汉画馆400余米的围墙,被南阳市卧龙区武侯祠文化园建设指挥部全部强拆,部分文物暴露野外。在双方已经达成协议尚未有效落实的情况下,施工单位继续野蛮施工,馆内监控设备、电缆被破坏,又造成了新的安全隐患。

这一事件在舆论的干预下,被迅速处置。

法人具有较强的经济实力和组织力量,一旦实施文物犯罪,破坏能力远超过自然人,危害性极大。

国家文物局有关人员表示,一段时期以来,文物安全形势严峻。文物法人违法案件屡禁不止,盗窃盗掘等文物犯罪活动猖獗,文物消防安全隐患突出,成为影响文物安全的三大主要风险,其中,法人违法是首要风险。国家文物局督察督办的文物违法案件中,法人违法高达76%。

调研中,还有基层干警反映,2011年涉及文物犯罪判罚最高量刑取消死刑后,文物犯罪数量曾一度呈现上升趋势。

受访者表示,保护好祖先留下的珍贵遗产,有力遏制文物违法犯罪,需要建立全国一体化的协作机制,尤其在“后扫黑”阶段继续保持打击高压态势。

国家文物局和公安部委托陕西省公安厅建设的“全国文物犯罪信息中心”和“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已录入涉案信息1万余条、涉案人员数千名;采集28个省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数千条。

基层建议,尽快扩大这种文物“DNA库”的范围和作用,采集所有重要文物的电子身份,全国一盘棋,为斩断被盗文物流转路径和追缴海外流失文物提供技术支撑。“为我们的文物登记造册,即便流落到海外市场也知道、有证据证明东西是我们的。”山西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说。

部分受访专家和民警认为,按照现行法律,在打击和审判中,盗掘古墓葬犯罪行为发生在“国保区”和“非保区”的结果有不小差别:国家级文物保护区以“行为论”,即发生盗墓行为便可打击处理,且量刑在10年以上;盗墓行为发生在非文物保护区,则以“结果论”,即大肆盗挖中只要没有挖出东西,或者警方没有找到东西,便不构成犯罪。

目前这种“国保区一铲子十年,非保区抓住得放”的打击、审判漏洞也需要研究、改变,打击盗掘古墓葬犯罪不应以“在哪挖”定罪,而以造成的实际破坏后果量刑,即不管在哪里挖,只要以获利为目的、有盗挖行为就应该判刑,挖出重要墓葬就重判。

刑法修改落地 零容忍打击证券期货犯罪|零容忍

原标题:刑法修改落地 零容忍打击证券期货犯罪欺诈发行最高可判15年,信息披露造假罚金取消20万元上限限制

证券时报记者 程丹

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十一),并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此次刑法修改,是继证券法修改完成后涉及资本市场的又一项重大立法活动。证监会表示,这表明了国家“零容忍”打击证券期货犯罪的坚定决心,对于切实提高证券违法成本、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秩序、推进注册制改革、保障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

近年来,随着资本市场快速发展,证券期货犯罪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犯罪成本低,发生了一些恶性财务造假案件,损害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危及市场秩序,制约资本市场功能的有效发挥,市场反映强烈。此次刑法修改坚持问题导向、突出重点,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保障金融改革、维护金融秩序为目标,与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相适应,和证券法修改相衔接,大幅提高了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和操纵市场等四类证券期货犯罪的刑事惩戒力度,为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提供了坚实的法治保障。

具体来看,修改后的刑法,大幅提高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等犯罪的刑罚力度。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等违法犯罪行为是资本市场的“毒瘤”,修正案大幅强化了对上述犯罪的刑事打击力度。对于欺诈发行,修正案将刑期上限由5年有期徒刑提高至15年有期徒刑,并将对个人的罚金由非法募集资金的1%~5%修改为“并处罚金”,取消5%的上限限制,对单位的罚金由非法募集资金的1%~5%提高至20%~1倍。对于信息披露造假,修正案将相关责任人员的刑期上限由3年提高至10年,罚金数额由2万元~20万元修改为“并处罚金”,取消20万元的上限限制。

刑法修正案(十一)同时强化了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关键少数”的刑事责任追究。实践中,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往往在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等案件中扮演重要角色。

修正案强化了对这类主体的责任追究,明确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实施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以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隐瞒相关事项导致公司披露虚假信息等行为纳入刑法规制范围。压实保荐人等中介机构的“看门人”职责。保荐人等中介机构是资本市场的“看门人”,其勤勉尽责对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至关重要。修正案明确将保荐人作为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和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的犯罪主体,适用该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对于律师、会计师等中介机构人员在证券发行、重大资产交易活动中出具虚假证明文件、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明确适用更高一档的刑期,最高可判处10年有期徒刑。

在与证券法修订有效衔接方面,修改后的刑法将存托凭证和国务院依法认定的其他证券纳入欺诈发行犯罪的规制范围,为将来打击欺诈发行存托凭证和其他证券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据;并且,借鉴新证券法规定,针对市场中出现的新的操纵情形,进一步明确对“幌骗交易操纵”、“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操纵”等新型操纵市场行为追究刑事责任。

“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要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提高金融监管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对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证监会表示,下一步将以认真贯彻落实刑法修正案(十一)为契机,推动加快修改完善刑事立案追诉标准,加强刑法修正案(十一)内容的法治宣传教育,不断深化与司法机关的协作配合,坚持“零容忍”打击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等各类证券期货违法犯罪行为,切实提高违法成本,有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全力保障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

他们不想只在CBD打工,于是结伴到城中村养甲虫

广州CBD周边城中村里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题图来自作者

从昏暗的楼梯间一口气爬上7楼后,推开一扇铁门,一间密不透风的暗室就呈现在眼前。在不到1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近百个填满“泥土”的塑料盒层叠在靠墙的三排铁架上。盒内不断传出的“吱吱”声和窗外渗透进来的一丝光,让这里笼罩上一层恐怖的气氛。

这个像极犯罪窝点的诡异房间,实际是3个少年的乐园,可能也是广州CBD附近离大自然最近的地方

从左到右分别是董家雄、林梓浩、冼国威。3人仿效“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海报进行合照,但怎么也学不像。塑料盒里放满正在孵化、羽化的幼虫

最远离大自然的地方

林梓浩、冼国威、董家雄都是广州本地人。虽然他们成长于都市,却有着各自的契机接触到小动物,大自然给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情怀延续到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后,3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照料动物相关工作,在工作场所里相识、熟悉,又一起创办了一间甲虫培育工作室——虫森虫社

工作室所在地广州天河区石牌村,是广州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离CBD最近的城中村之一

甲虫是一种小众的宠物类别,圈子不大,爱好者通常在网上沟通和交易,主要客户是喜爱昆虫的青少年。常见的品种,例如毛象大兜成虫一只在500元左右。近日,通常轮流值班的3人全员集合,为一对毛象大兜成虫配种做准备。

3人在展示不同种类的昆虫

两只毛象大兜虫正在交配,林梓浩在仔细观察有没有失误

“虫森虫社”这个显得日系的名字,包含着3人童年的回忆与对现状的不安:城市开发对环境的破坏越来越大,野外的虫子越来越少。他们希望工作室能像森林一样,在市中心营造一个保护、繁殖、养育昆虫的特殊空间。

“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在毛象大兜虫交配的当天早上,林梓浩还在广州天河正佳广场雨林馆上班。林梓浩、董家雄都是这里的员工,冼国威也曾在这儿工作。

林梓浩在雨林馆巡视动物

林梓浩似乎对雨林馆里的每一种动物习性都了如指掌。27岁的林梓浩是工作室的发起人,也是3个人中年龄最大的,对生活与工作的压力最有体验。

梓浩对昆虫习性、构造的了解达到专业水平。图为梓浩仅凭动作就吸引蝴蝶停到手指上

“可能从小我就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随大众的爱好养宠物是一种很逊的事情。”他回忆起自己居住的小区有一个小花园。从记事起,这片花园就是他个人的游乐场,“草蜢、螳螂……小孩子熟悉的昆虫都能在这儿捕捉到”,童年的回忆渐上心头,于是他弄起了甲虫培育的活儿。

林梓浩也热爱动漫

对于几乎没有见过甲虫的城市孩子来说,它们的好不是所有人都能get到。“我的甲虫经常被朋友说恶心或恐怖。”他能理解常人对虫子的恐惧,但当发觉这么多人反感这种爱好时,他反而得意起来了:既然这么多人排斥这种玩法,那我就是要玩下去。

家人对梓浩的选择表示支持

当兴趣变成事业,创业的冲动转变为经营的压力,梓浩觉得,有些事开始不太一样了。只是爱好者的时候,培育出甲虫是很有成就感的事。即使甲虫死了,也不会像养哺乳动物一样伤感,将“爱虫”制作成标本也是常事。现在爱好变成事业了,培育的昆虫如果死亡,会让自己非常挫败。

一对毛象大兜成虫在交配,公虫趴在母虫身上,母虫受惊不断挣扎逃走

工作室内,3人搅拌着毛象大兜母虫“产房”需要的泥土。“像是这一回配种,幸运的话,母虫一次交配就可以产下百颗卵。不幸的话,母虫交配失败,先期投入的精力和成本就全浪费了。”为了保证基因多样性,已经交配过的成虫不会在同一个族群中再度繁殖,这只已经完成交配的公虫只有出售的价值。

林梓浩为交配完毕后的公虫量身长,准备出售

梓浩说,工作室的经营压力不小,离产生收入还有很远的距离。房租与木屑的费用,是最大的成本。在这个石牌村的狭窄出租房里,林梓浩边做边说:“幸好目前这儿房租还算便宜,这还得感谢家雄。”

工作室位于广州市石牌村中心,城中村的热闹与冷清交织于此

衣食无忧的少年,想做小时候梦想的事情

生于2000年的董家雄是在这个小团队里是年龄最小的,工作室的房间是他家的一套出租房。“虽然是自家的房子,但我们还是要按正常价格缴纳房租。”家雄尴尬地解释,目前工作室租金与电费每月1000元左右,由3人平分。

图为家雄在雨林馆抱起小游客观看动物

董家是石牌村最早的家族。在这个位于广州CBD附近的城中村,出租房屋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物业收租给予了家庭稳定的收入,也给了家雄发展自己爱好的自由。

3人在出租房的楼底商议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家雄在出生的时候,石牌村周边已经成为毫无争议的市中心区域,虽然村里还有少量绿化带与公园,但总体上已经远离大自然。对小动物抱有浓烈兴趣的家雄选择了雨林馆的工作,并遇到了现在的创业小伙伴。“大家都对动物感兴趣,都想做小时候梦想做的事情。”

图为董家雄养殖的虾虎鱼©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林梓浩邀请家雄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没想到却遭到家人的反对。父母希望他像石牌村其他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一样,找一份相对安稳的工作。

林梓浩和董家雄在练习拍摄,相对于梓浩,家雄对昆虫了解程度不深,经常向其请教

除了跟随父亲饲养虾虎鱼,家雄从没证实过自己对一件事的着迷。在家雄的坚持下,家人还是勉强在不辞去本职工作前提下,答应了他的选择。

董家雄检查幼虫发育情况

家人的改观,是一点一滴发生的。“雨林馆的工作分早晚班,下班后,不管什么班次,我都会来工作室继续自己的另一份工作,有时一连六七小时在里面,出来时都已经凌晨。如果碰上早班的日子,那没几个小时就要上班了。”

一只幼虫在手上蠕动。成虫交配成功后,大概能产下10来条类似幼虫

家人见到家雄这种早出晚归、没日没夜、极度沉迷的模样,也逐渐认可了他的选择。

不断丢失的“珍宝”和无法释怀的遗憾

冼国威在整理幼虫盒子

工作室的第三位成员冼国威生于1999年,是广州天河冼村村民。他已经从原来工作的雨林馆辞职。“遇到一些职场矛盾,我觉得还是将精力用在我喜欢的事上,比如我们的工作室。”

交配完毕的公毛象即将出售,检查它的状况是轮值人员的重点工作

作为冼村人,国威童年的生活环境非常舒适,也培养了相当多的爱好:“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假面超人”里龙骑士的甲虫形象,觉得很帅,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电脑了,就开始研究甲虫。”

冼村与石牌村都毗邻广州天河CBD,图为国威从位于家雄家的工作室,步行15分钟回到自己家

跟梓浩和家雄不同的是,国威的爱好更多是制作昆虫标本,而不是饲养活物。在他4年级时,冼村启动了拆迁工程。随着安置的推进,他不得不随家人四处搬迁,“小时候制作的标本每次搬家都丢失一部分,现在已经一个不剩了。”

冼村原来的一个小公园,现在只有一滩水,远处是钉子户和新盖的回迁房

目前的冼村还有大片土地的纠纷没得到解决

直至近些年,首批回迁房兴建完成,国威一家才顺利搬回村子。

在出来工作后,国威尝试过不同的行业,从汽修专业到电影院再到加油站,没有固定的方向。直到在雨林馆,梓浩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面对创业的邀请,他想,这也许是一种解开心结,补偿自己兴趣的机会。在漫长的回迁风波中,国威在不断丢失“珍宝”的情况下度过了青春,这是一种让人不管年龄多大,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国威在家喜欢种绿植,这是他与母亲的共同爱好,阳台外是工地、钉子户、CBD混杂的奇妙场景

3名少年,面对着不同的成长烦恼,却有着共同的梦想。在这个位于CBD周边城中村的工作室里,虽然环境与山间田野大相径庭,但确确实实是他们离童年回忆最接近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黄宇飞,编辑:史提芬车、周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