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人修起桥来,比“基建狂魔”还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老艺术家,原标题《德国这座城市的人,走的桥比你吃的盐多》,头图来自:unsplash

“基建狂魔”输给了卖汉堡的?

上个月,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港基建投资竞标中,来自德国汉堡的企业在和中方企业的竞争中胜出,并拿到了里雅斯特港50.1%的多数股份。网友们看到这条新闻以后满头问号,毕竟在不少人眼里,汉堡的存在感大致相当于沙县。

仅次于柏林的第二大城市、拥有州地位和自主立法权的德国三大城市之一、德国最大的港口、千年老城、世界门户……顶着这些标签的汉堡,作为上海的友好城市,其在德国的地位也堪比上海之于中国。

汉堡的景色/unsplash

然而就因为这个让人看着看着就饿了的名字,汉堡这座城市和柏林、慕尼黑相比,总少了一股不苟言笑的“德味”,显得有些不太靠谱。

不过只要去汉堡转一转,就会知道汉堡人在修桥补路这件事上,绝对比它的名字还要离谱。汉堡人一生走过的桥,可能比你走过的路还多。

去汉堡看一看桥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unsplash

一、什么北方威尼斯?这叫南方汉堡

世界上哪个城市的桥最多?

意大利的水城威尼斯以及荷兰的运河之城阿姆斯特丹可能是被提名次数最多的两座城市。实际上,根据统计数据来看,德国汉堡才是偷偷努力,然后惊艳所有人的世界桥城。

整个汉堡有2496座桥,比威尼斯、阿姆斯特丹、伦敦三座城市的桥梁总数还多。

△在汉堡,随时都能见到桥的身影/unsplash

两年前一部《无名之辈》让观众们知道了贵州都匀,这个在故事里被称为桥城的西南小城拥有着近一百座桥。电影里,章宇饰演的匪徒胡广生问任素汐饰演的残疾女人马嘉旗,“你说为啥子有桥嘞?”马嘉旗回答说,因为路到了尽头。

这两句意味深长的对话如果让汉堡人听到了,肯定直呼内行。纵贯德国的易北河在流入北海之前形成了水面宽阔,河汊纵横的江湾,汉堡就坐落其上。

除了易北河的干流和两条支流横穿汉堡市区,阿尔斯特河、比勒河以及数百条河汊和小运河组成了如蛛网般纠缠错落的河道网,城市中心还有中世纪时为利用水车而筑造的内阿尔斯特和外阿尔斯特两个人工湖。

△汉堡市区内的河流也不少/unsplash

复杂的水文特点让修桥成了汉堡人的传统艺能,正如鲁迅所说,汉堡本没有路,修的桥多了也就有了路。也许是因为桥比路还多,汉堡人对于修桥这件事已经习以为常,即使被称为北方威尼斯也懒得一争高下。

在汉堡的政府官网和当地媒体中,都只是轻描淡写地提一句:汉堡拥有欧洲有记录的最多桥梁数

虽然1842年汉堡历史上一次惨烈的火灾让三分之一的城市毁于一旦,但残存的桥梁仍然存放着汉堡的前尘往事。在两千多座桥梁中,现存历史最古老的是一座长度不过三四十米的单孔拱桥。在大火来临之前,它已经为汉堡服务了近六百年。

△很有历史感的安慰桥/wiki

这座桥在地图上标注的德语桥名是:Trostbrücke,翻为汉语就是“安慰桥”。

老艺术家原本以为背后有什么暖心正能量小故事,结果问了问汉堡的朋友,才知道是因为这座桥从前正好是被判死刑的罪犯前往刑场的必经之桥,桥上的景色是他们生前最后的安慰……德国人幽默起来,让人笑得很勉强。

△安慰桥护栏上的雕塑/unsplash

安慰桥两侧护栏上的雕塑,一位是九世纪的汉堡主教安斯加尔,他一手持权杖,另一手托着圣尼古拉教堂的模型;另一位是阿道夫三世伯爵。

前者建成了汉堡老城区,后者则一手缔造了汉堡的新城,一道看似不起眼的小桥,像一枚精致的书签夹在汉堡悠长岁月里,千年时光在上面来去如飞。

在造桥这件事上,汉堡人可不满足于守着几座小巧的文物古董桥,不整点大手笔核心科技,怎么对得起身上流着的德意志血统。1974年,耗费四年时间的科尔布兰德大桥建成,这座现代化的斜拉桥长3940米,最宽处达325米,斜拉钢筋最高达135米。

△科尔布兰德大桥/pikist

修建该桥共使用了大约81000立方米混凝土和12700吨钢材。如果乘船进入汉堡港,第一个涉入眼帘的,一定是这个如史前巨兽般的“千桥之首”。

二、汉堡人的城市认同,全靠桥搭起来

如果说威尼斯的桥如今充当的角色已经是游客照片中妆点异域风情的符号,那么汉堡的桥仍然忠实地履行的它们的天职。石桥、木桥、拱桥、汽车桥、火车桥、汽车火车双层桥,每一种材质、每一种用途的桥,都能在汉堡找到自己的位置。

这些桥梁在城市中穿针引线,如同丝带一般将原本支离破碎的汉堡串联起来。桥梁连接的不仅仅是空间,更是一种城市认同。

△桥梁在城市中穿针引线,将汉堡串联起来/unsplash

公元八世纪,汉堡的开拓者们在土地更为平整、环境相对宜居的易北河北向支流阿尔斯特河畔建立了最初的定居点,水网更密集的河南则被用作货运的集散地。

虽然河南的大部分居民区距离汉堡市中心的空间距离不超过两公里,住房本身质量和环境也相差无几,河北为贵,河南为贱的地价观还是由此建立起来。

△汉堡仓库城的桥/unsplash

在二战结束后,汉堡港口设施由于大部分被在战争中损毁,进行了大面积复建,这里设有电厂,铁路车站,大型码头仓库等。

由于 1956 年集装箱运输在全球掀起的运输革命,直接导致了老港口区产业结构发生了大规模转型,包括整个装卸港口区域的空间转移和港口业务的转变。

△汉堡的港口/unsplash

港口运输业转移到了有较深岸线的易北河南岸地区。传统的港口设施,窄窄的“突堤码头”、“多功能码头”和码头货仓无法满足新的需求。

以往货物赖以避风遮雨的码头仓库与库房已经不再需要了。不仅已经丧失了其原本货物中转的意义.其作为船舶制造基地的作用也已荡然无存。

汉堡人并没有因此放弃北岸的旧城,而是在汉堡市前市长福舍劳博士的主导下,开始了补丁式的发展之路,这其中桥梁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汉堡的旧桥,能看到岁月的痕迹/unsplash

通过翻新旧桥和修建新桥,在让北岸的城市功能逐步向南岸覆盖的同时,也将原本沦为城市纹理断裂区的北岸老城与新城重新缝合起来。

汉堡人也因此对每一座桥都钟爱有加,不仅给它们编号汇集成名册,更有当地的桥梁爱好者自发去搜集每座桥的资料,详细记录它们的前世今生。

三、杀人放火我不爱,修桥补路发大财!

在人们的印象里,铁血德意志是能动手绝不吵吵,然而汉堡人却是一个例外。在汉堡市政厅广场的东侧竖立着诗人海涅的雕像,双腿交叉而立的海涅,手托下巴,一脸愁苦和迷茫,完全没有诗人的风采。

原来二战时纳粹上台后,身为犹太人的海涅,其著作被大量烧毁,原本在此处的雕像也被推倒。战争结束后,汉堡人重塑了一个愁眉苦脸的海涅,还把当年焚书的罪行以浮雕的形式记在了雕像基座上,就差把“我不想打仗”五个字刻脑门儿上了。

△汉堡人塑造了一个表情愁苦的海涅/wiki

城市里数以千记的桥才是汉堡气质的最好象征,碰上纷争和麻烦,汉堡人更喜欢沟通和和谈,可以在谈判桌上解决的问题,就不要打打杀杀了。毕竟打仗的功夫,又能修好几座桥呢。

早在12世纪,作为自由市的汉堡就忙着做生意而没有兵力保护自己的贸易,在隔壁城市都忙着购置战舰防卫地方贵族对商队的掠夺和强盗的抢劫时,逻辑鬼才汉堡表示,既然你们都买了,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用买了。

1241年,汉堡同吕贝克签订了条约,不仅能保证双方和平共处,还拥有了公共的海军,这也成为汉萨大城市同盟的开始,后来不莱梅、维斯马、罗斯托克、科隆等城市都陆续加入同盟,鼎盛时期加盟城市最多达到160个。

△汉萨同盟的城市和贸易路线/wiki

汉堡对于和平的热爱也为异乡人提供了一方容身的天地。1960年,由五个英国小子组成的乐队在自己国家混不下去,跑到汉堡当打工人。

在汉堡的日子,乐队在Indra、Kaiserkeller、Top Ten和Star-Club四个不同的音乐俱乐部里轮番登台驻唱,最终贡献了281场音乐会,共计1200小时的现场演出,也让披头士乐队名噪一时。

约翰·列侬多年以后回忆说,他虽然出生在利物浦,却是在汉堡长大。

△披头士乐队曾在汉堡有多场演出/wiki

而汉堡也因为对中国人的友好,被华人调侃为“汉人的城堡”。1792年,中德贸易的第一艘商船是就从汉堡港驶出前往广州港的。

至今超过550家来自中国大陆的大中小型企业已经在汉堡设立分支机构,这个数字不仅在欧洲名列第一,而且远超第二名伦敦。

从2006年开始,每隔两年的九月份,还是汉堡的“中国时代节”,如果你碰巧在这段时间来到汉堡,有可能会因为中国元素浓度过高而觉得自己走错片场。

△汉堡的中国时代节/chinatime.hamburg.de

2017年的G20峰会还特意把开会地点选在汉堡,借此向世界重要国家的领导人们传递世界和平与协作的信号。

在全球化岌岌可危的今天,老艺术家希望以后每个国家都能去汉堡找施工队的老师傅取取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老艺术家

国家为何花50万亿投向新基建?

基建狂魔又来了,这次一出手,就直接投了50万亿。新基建的核心是5G,是其他所有的基础。

在此基础上所大力发展的信息网络数字化,也就是新基建中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要做的就是让我们在已经做大的基础上做精做强,发挥最大价值,在全局上有一个完整的效率调度;同时,又要补足我们国家在交通、能源经济建设总量超前但人均落后的短板。 

当然,新基建的价值不止于此,他的链条应该更长,惠及面也会更加扁平化,把我们在医疗、教育、文化、体育等一直处于相对薄弱水平的社会基建拉到更高的层面。新基建可以说是最能体现:治国有常,利民为本的政策初心。

这个校园“偷拍狂魔”,留下了95后的绝版青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影绰,摄影:桂鑫波,编辑:周安,题图来自:桂鑫波摄影作品

9月1日,新一届高中生走进校园,迎来新的青春旅程。如果他们能留下自己的“青春纪念册”,未来不管成为什么样的大人,都能回望自己曾经的纯真模样,想必会是一种幸福和浪漫吧?

有一群高中生,就这么幸运。90后摄影老师桂鑫波用上万次快门,定格了这群95后高中生的3年青春。

在浙江省宁波市这所重点中学,他们亦师亦友,青春的光芒在镜头内外互相映照。这里没有想象中的愁眉苦脸,千篇一律。他们有这个年龄段特有的少年心事,也有这个时代难得一见的蓬勃与美好。

一、“偷拍狂魔”

桂鑫波在学校按下第一次快门,是在小卖部窗口前。两个女生买完零食正吃着,其中一个还没来得及下咽,被他“抓”个正着。那一瞬间,她们不约而同冲着他比了一个“耶”。桂鑫波很感激,那种大方和友好的姿态,让他在陌生环境中感到被接纳,有勇气继续拍下去。

接热水的女生

食堂里刚吃完午饭的女生

那是2014年,桂鑫波23岁,还是摄影系大四学生。他留着过肩长发,刘海儿常常腻在一起,看来有些邋遢。同学都忙着找工作,他选择离开杭州的大学校园,回宁波的家中待着,思考接下来拍什么。到离家几公里外的母校散心时,学生们的活力唤醒了他沉睡很久的拍摄欲望。

老校区操场,女生正在练习跳绳

老校区傍晚课后,学生走向食堂

为了和学生们待在一起,桂鑫波以拍摄学校新老校区变迁的名义获得了许可。很快,“偷拍狂魔”成了学生们对他的代号。他出现在校园各个角落,以操场和食堂为主,偶尔也会提起胆子走进教学楼,甚至“闯”入教室。

新校区操场,练习的学生

操场上嬉戏的男生

老校区高三教室,一个女生正整理书包

与2006年至2009年桂鑫波在校时相比,学校变化很大。最直观的变化是校服。5套不同款式的校服相继被设计出来,女生的西装套裙很像日本动漫中的样子。学生们穿着新校服在华丽的新校园里学习的场景,很难再让人想起它曾是一个县城中学。

新校区,学生在艺术馆教室里

“新校区教室里,没有彩排,却不经意间拍出了青春偶像剧的感觉。”(桂鑫波 文)

桂鑫波读书时,学校还处于宁波市城乡结合部,学生大多非常朴素,加之学校管理严格,在全市重点中学里,是“学风”很正的一所。伴随着城市扩张,学校所在县成了宁波最富有的区。学校开始改变曾经的“半军事化管理”教学模式,尝试实践素质教育,气质也渐渐变得不同。

老校区教室,下午课后,男生独自留在教室里学习。学校的生源质量优秀,学习成绩竞争非常激烈。

老校区教学楼,课后,女生独自在走廊休息放松

新校区,走廊里读书的学生

新校区小湖边,吉他选修课老师为学生弹唱

校园里练习吉他的男生女生

在桂鑫波看来,“更打开自己”是这些95后学生和自己那届高中生最大的不同。“我们念书的时候,每个班级就像一个小格子,学生们装在这些独立的格子里,带有很强的集体意识和班级荣誉感,很少关注班级外面的人和事,但他们都是打开的。

他发现,这些95后高中生只要兴趣相投,无论是否同年级或者同班,都能玩儿在一起。这种“打开”,也让桂鑫波迅速和他们中的一些人混熟。

体育课,国际班学生James独自坐在足球门框边思考。2013年,学校设立国际班。国际班学生有英文名,参加英美“高考”。

“午休时,我去找璐璐。她把头探出来的时候,像个小孩。”璐璐是校摄影社社长。

每到教学楼,桂鑫波的心情有些复杂。他想更进一步接近学生,又感到自己不属于那里。“拍摄时,心里很紧张,生怕成为某些老师眼里影响他们学习的讨厌鬼。”但学生们的一举一动吸引着他,哪怕只是在窗外匆匆走过,他也会迅速拿起相机扫下一张。

“晚自习开始前,我在教学楼溜达。走廊很安静,透过窗,看到了前后桌交流的这一幕。”

老校区高三教学楼前,女孩正在认真写卷子

多数时候,他不远不近地拍摄着学生们的日常。50毫米的定焦镜头是他最常用的一款镜头,它的特点是呈现出人眼所看到的现实画幅,既不会太近,也不会太远。他觉得,这是一种刚刚好的距离。

女生在宿舍前学习

“新校区小卖部门口遇到她们。这些校园里再平凡不过的举手投足,深深地吸引着我。”

操场主席台,上体育课的男生

“放学后,在学校不远处的一家汉堡店里,男生们聚在一起看书。我念书时,每逢周六,大家常去这家店打牙祭,偶尔点外卖。老校区迁址后,它也被拆了。”

“老校区的傍晚,两个男生一起前往浴室,似乎在比谁能举得更高。” 


二、“自己人”

拍摄了半年后,学校艺术组需要招聘一位“摄影选修课”老师。刚毕业的桂鑫波心里隐隐还有一个念头,想去上海或者北京做时尚摄影师。思考了一天后,他决定接下这个offer。

此后,桂鑫波感到自己终于变成了 “自己人”,拍摄的时候胆子更大,更从容。

老校区宿舍楼下的理发店,洗完头的女孩低头吹干自己的头发。老校区只有少数宿舍有独立浴室,公共澡堂人满为患,女孩们为了节省时间常去这里洗头。

老校区舞蹈房,女生正在排练

桂鑫波的大学老师、浙江财经大学摄影系主任胡一丁看到学生的影像后,写过一段点评的文字:“看到直面的青春,也能体会到一份角落里的隐忍……有一份欲言又止,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青春味道。”

桂鑫波很喜欢朴树的《那些花儿》,他的镜头下,女孩们就像千姿百态的花朵。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朵美好的花是雷同的。

“路过教室的窗口,大家都转过头来看我。”

校合唱队排练现场。科润是校文娱部部长,在音乐方面很有天赋,也是公认的“校花”。

一边吃饭一边自拍的诗琪

舞蹈排练间隙做题的祎昕

小敏在草地上闲逛

元旦文艺汇演前,一帆在教室里彩排水袖舞

好朋友一帆和诗琪在一起

“当镜头对准自己,她们偶尔会很羞涩。”

小瑾借手机打电话

运动会失利后,小蔚在同伴肩膀上哭泣

校运会看台上,穿红色上衣的女孩,刚刚转学过来,比同级同学大一两岁,大家都称呼她姐姐。

课间或自习时,相熟的学生喜欢跑到艺术馆摄影老师精心布置的办公室里。学校规定不让学生带手机、点外卖,他们就请他帮忙。更多的时候,他们只是来这里放松,和桂鑫波随意聊聊天,话题有时候关于恋情,也有时候关于生活中遇到的烦恼和琐事。

璐璐在办公室弹吉他

更多的时候,他没有把自己当老师。学生们面对他的时候很放松。在他的影像中,那些过往被藏起来的青春情愫,以优美的方式被定格下来。

“他们在我的办公室里自拍。一些在其他地方不太敢做的举动,在我这儿自然地流露。”

“她们常常结伴来我办公室,坐我的沙发上休息聊天。有时候她们会看我的手机里的照片。” 

新校区食堂里,一对情侣坐在角落里旁若无人的吃饭

男生女生打打闹闹

食堂里,一对情侣的脚

三、青春再见

高考前誓师大会,学生身着西装校服

高考前布置考场,高三学生把自己的物品搬到初中部以便继续学习。整理完东西准备出发前,诗琪抱着抱枕,陷入沉默。

新校区教室,高考结束后,学生收拾东西回家

2016级毕业生拍摄合影

2016年6月,2016届毕业生高考结束,离开校园。

相处了两年半的桂鑫波也同时离开。两年的教师聘用合同到期,学校决定不再续约,高中生的摄影项目也暂告一个段落。

春季的新校区花园,老师带着学生们练习中英双语朗诵

他觉得,成为高中老师就像一个美丽的意外。他没有想过会成为一个老师,“自己和这里仿佛谈了一场开始就知道要分手的恋爱”。

运动会上,一个女生在墙上查看排名

军训午餐期间,一名女生趴在餐桌上休息。

“在拍摄的过程中,我几乎没有考虑到这是一种记录,或者作为将来的回忆。我渴望与他们在一起。相机成了我的矛与盾,让我有勇气接近他们,又得以保护自己。”他这样总结这段经历。

唯一让他舍不得的是学生们,“如果没有这些可爱的少年们的真诚表达与接纳,就没有这些影像的诞生。在两年短暂的相处中,与其说我作为老师,教授摄影,不如说我作为学生,学习爱与自由。”

他说,爱,是这些影像的主题。

抢吃泡面

体育课下课,一起喘口气

手拉手拍摄班级留念照

离开学校后,桂鑫波如愿成为自由摄影师,很少再和以前的学生联系。

2020年夏天,桂鑫波的学生、曾经的摄影协会会长璐璐大学毕业,进入宁波一家银行工作。她依然热爱摄影,时不时翻看高中时的照片:“回头再看当时他为我们拍的那些照片,会突然觉得,哇!原来我的生活也如此闪光过!”

听到这句话,桂鑫波感到心满意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影像-腾讯新闻(ID:ihuozhe),作者:影绰,摄影:桂鑫波,编辑:周安

被美制裁的南海建岛中企中国交建:基建狂魔、造岛神器

原标题:基建狂魔、造岛神器、疏浚之王!被美国制裁的南海建岛中国企业来头不小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撰稿 | 记者 卞英豪

当地时间昨日(8月26日),美国宣称将24家中国企业列入制裁名单,原因是这些企业“帮助中国军方在南海修建人工岛”。被“制裁”的中国企业中包括至少5家中国交建(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被“制裁”的中国企业是什么来头?他们究竟为何会被美国盯上?

基建狂魔、造岛神器,这家企业不简单

当地时间昨日,美国商务部网站援引商务部部长罗斯的话称:“美国、中国的邻国以及国际社会指责中国对南海的主权主张,以及为中国军方修建‘人工岛’。被指定的这些实体在‘人工岛’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必须被追究责任。”

几乎同一时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对参与南海建岛或军事化行动的单位和个人停止发放入境美国的签证。同时,商务部门已将24家中国企业纳入实体清单。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份“清单”中至少包括了5家中国交建的子公司。此外,还有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七研究所、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722研究所等企业或机构。

中国交建堪称这份清单中的“重点企业”。作为业界知名的“基建狂魔”,中国交建无论在人工建岛还是其他工程领域,都曾有过闻名世界的壮举。中国交建的作品就包括珠港澳大桥、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科伦坡海港城等国际知名项目。

中国交建还拥有多艘被誉为“造岛神器”的“国之重器”。其中,自主研制的“天鲲号”是我国新一代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其多项性能位居亚洲第一,世界前三的水平。同时,“天鲲号”打破了少数发达国家在该领域的技术垄断,为我国远洋填海作业和航道疏浚提供装备支撑。

“天鲲号”出海 央视新闻图

中国交建还拥有世界领先、亚洲最大的耙吸式挖泥船“浚洋1”。这艘由中交广州航道局投资1.6亿欧元在荷兰建造的超大型耙吸式挖泥船,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耙吸式挖泥船之一。据介绍,其具有强大的吹填造地能力,强大到用1-2小时就能把世界杯决赛举办地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全部掩埋。

广州港深水航道拓宽工程现场,“浚洋1”正在作业。金羊网图

据报道,在世界范围内,中国交建建设了100多个深水码头,遍及东南亚、南亚、中东、非洲、南美洲。中国交建为全世界提供了80%以上的港口集装箱起重设备,遍及99个国家和地区。

当地时间8 月20 日,有着全球工程界奥斯卡之称的“ENR全球最大国际承包商”榜单发布。其中,中国交建的国际营业额达到233.04 亿美元,位列全球第四,中国第一。榜单显示,其在亚洲市场,非洲市场的营业收入均为全球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是上榜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美国位居第三。但在榜单的前10位中,并没有美国企业的身影。

美国缘何挥舞“制裁”的大棒?

不难看出,作为美国重点“关照”的对象,中国交建无论在硬件条件还是市场影响力上,都具备顶尖的实力。

此前,无论是华为等技术领先的科技企业,甚至火遍全球的娱乐软件TikTok,都因为其中国背景,以及强大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引来了美国用“莫须有”的罪名进行“制裁”。此番,中国交建被列入“实体清单”似乎也不难理解。

另一方面,在南海建岛问题上,中国交建等中国企业还与美国有过正面交锋。2018年,美国曾通过“国防授权法案”限制中国在南海的岛礁建设。当年美国甚至还叫嚣要求中国4年内禁止南海造岛。

然而,所谓的警告发出后第二天,上文提到的“造岛神器”天鲲号就出海填岛了。

此外,有关所谓“制裁”南海建岛企业的说法,此前已在美国甚嚣尘上。去年5月,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就曾提交过关于南海东海制裁议案,建议对参与南海岛礁建设的有关中国公司和个人施行制裁。

时任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就曾明确表示,美方有关议案违反有关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敦促美方不要推动审议相关议案,避免给中美关系带来新的干扰。

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

多年来,围绕南海问题,美方多次发难,有关中方南海的合法主权,以及南海建岛等中方内政,时常被美国政客偷换概念甚至是污蔑指责。

关于南海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多次表示,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在自己的国土上开展设施建设,部署必要的国土防御设施是完全正常的,这是国际法承认的一个主权国家的正常权利。

早在2016年,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就曾明确提出,中方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这有着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中国在自己的领土范围内部署武器,不论是过去部署,还是现在部署,不论是临时部署,还是长期部署,不论是部署这种装备,还是部署那种装备,都是中方的正当合法权利。

今年7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批驳过蓬佩奥关于南海的一系列说法。汪文斌称,中国一贯严肃认真履行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从未扩大自己的主权声索。

另一方面,汪文斌指出,今年上半年,美军机在南海活动多达2000多次。进入7月以来,美国多次把双航母舰队开到南海,还鼓动其盟友和伙伴也把军舰开到这片海域,唯恐南海不乱。这不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也不符合包括所有南海沿岸国的利益。美方究竟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有必要说清楚。

汪文斌还警告蓬佩奥等人称,“南海不是美国的夏威夷。如果少数美国政客试图把南海搅浑,地区国家和所有爱好和平的人士都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