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罕见带儿子现身工作室 10岁王子豪白净乖巧

新浪娱乐讯 1月14日晚,有媒体拍到王宝强[微博]带着儿子王子豪[微博]一起现身工作室的画面。当天,王宝强身穿黄色中式马褂上衣,内搭轻奢卫衣,穿着宽松的白色裤子,戴着口罩帽子,脖子上还系着一条围巾。

从工作室出来后,王宝强跟工作人员一起忙碌着从车上拿东西,一边拿还一边跟工作人员聊天显得心情不错。中途他还拉开车门把包放到车里,整理好车内的东西后,才跟工作人员一起回到工作室。

不一会十岁的王子豪穿着运动外套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纸袋子,王子豪的气质跟爸爸截然不同,皮肤白白净净的看起来也非常安静。等待父子俩一起上了车后就离开了工作室。

据悉,王子豪是王宝强和马蓉[微博]的长子。

河北省疫情严重 王宝强发文为家乡加油

近日,河北省疫情严重,进入战时状态,1月6日,王宝强在微博发文:“大家一定都要平安!加油,我的家乡!”


新浪娱乐讯 近日,河北省疫情严重,进入战时状态,仅1月5日0—24时,河北省就新增20例本地无症状感染者,其中石家庄市报告19例。1月6日,王宝强[微博]在微博发文:“大家一定都要平安!加油,我的家乡!”粉丝评论:“加油邢台!加油南宫!”“愿一切平安”,“一定会没事的,宝宝也要照顾好自己”。

刘若英献唱刘德华新电影 王宝强转发称想起16年前

12月31日,刘若英在微博分享了自己为刘德华主演电影《人潮汹涌》演唱的片尾曲《人潮里》的MV,随后王宝强转发了这条微博。


新浪娱乐讯 12月31日,刘若英[微博]在微博分享了自己为电影《人潮汹涌》演唱的片尾曲《人潮里》的MV,说道:“会演唱《人潮汹涌》的片尾曲,更多是因为知道华哥,刘德华主演了这部电影。人潮里,我们曾经遇见,也互相想念。每次的遇见之后,彼此都会走向不同的方向,可能会再遇见,可能会走在不同的道路上,远远的彼此想念问候。2020年的最后一天,你们会遇见谁? 你们想念些什么?《人潮里》你会怎么唱这首歌?”

随后,王宝强[微博]转发了这条微博,说道:“听完这首歌,想起了16年前的日子,永远记得姐姐和华哥给我的陪伴和鼓励。‘感谢遇见你’。”据悉,王宝强和刘若英、刘德华2004年因拍摄电影《天下无贼》相识,刘德华在影片中饰演王薄,刘若英饰演王丽,王宝强饰演傻根。粉丝评论:“感谢遇见,宝哥继续出发”,“那时候的傻根,加油”。

刘若英献唱刘德华新电影 王宝强转发称想起16年前

12月31日,刘若英在微博分享了自己为刘德华主演电影《人潮汹涌》演唱的片尾曲《人潮里》的MV,随后王宝强转发了这条微博。


新浪娱乐讯 12月31日,刘若英[微博]在微博分享了自己为电影《人潮汹涌》演唱的片尾曲《人潮里》的MV,说道:“会演唱《人潮汹涌》的片尾曲,更多是因为知道华哥,刘德华主演了这部电影。人潮里,我们曾经遇见,也互相想念。每次的遇见之后,彼此都会走向不同的方向,可能会再遇见,可能会走在不同的道路上,远远的彼此想念问候。2020年的最后一天,你们会遇见谁? 你们想念些什么?《人潮里》你会怎么唱这首歌?”

随后,王宝强[微博]转发了这条微博,说道:“听完这首歌,想起了16年前的日子,永远记得姐姐和华哥给我的陪伴和鼓励。‘感谢遇见你’。”据悉,王宝强和刘若英、刘德华2004年因拍摄电影《天下无贼》相识,刘德华在影片中饰演王薄,刘若英饰演王丽,王宝强饰演傻根。粉丝评论:“感谢遇见,宝哥继续出发”,“那时候的傻根,加油”。

优信裁掉部分不愿去西安员工:北京员工要么去西安 要么离职

相关报道

优信将关闭多个货源城市 部分业务计划向西安转

原标题:“工资迟发了一天,之前从没遇到过”!王宝强曾代言的二手车平台艰难求生,北京员工要么去西安,要么离职

每经记者 段思瑶 每经编辑 孙磊 李净翰 

曾请来王宝强代言的优信,最近其北京总部办公室流行打赌,赌下一个“被约谈”的人是谁?

“你们部门要搬去西安办公,北京的职位要取消了。如果不去西安工作,公司会提供两个赔偿方案,你考虑一下。”在优信售后部门工作的王乐,虽然有些准备,但接到通知的那一刻还是有点措手不及。

接到同样通知的,还有王乐同部门的十几位同事。他们小心翼翼地在北京生活、工作,一切按部就班。但突然之间,就接到了要去距离北京上千公里外的西安工作,这让他们不能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悉,此次变动涉及优信售后保养、整备、延保等多个业务部门。

“公司今年在北京已经撤了多个业务部门,因为负担不了这么多人了。”据优信员工李佳透露,优信将再次关闭货源城市,最终只留下30个左右。同时,优信还将关闭包括邢台、东莞等40余个交付城市。

12月28日,记者在优信APP上选择了一款5万-10万元的大众迈腾车型,将购车地选择为咸阳,页面上出现了四款车型,其中一款车显示运往咸阳需要物流费1931元。“这辆车现在在华中仓库,需要运过来。”据这位优信销售人员透露,咸阳地区已经不能交付,只能去西安。

图片来源:优信APP截图图片来源:优信APP截图

对优信而言,这或许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美东时间12月17日,优信(UXIN)发布截至2020年9月30日2021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公司总收入为7640万元,同比下降80.76%;净亏损约为2.59亿元,同比扩大28.22%。当天优信股价应声下跌,收盘跌幅高达20.71%。

不断有人离开

从今年年中开始,王乐就已经觉察到了公司内部微妙的变化。隔壁部门好久都没人来上班了,在和同事的闲聊过程中王乐才知道,这个部门的员工早在一个月之前已经全部离开了。

惊讶之余,王乐早已习惯了身边不断有同事离开。今年年初,优信向员工发送了一封停工待岗的邮件,称“因公司经营遇到困难,岗位暂无工作安排,将安排停工待岗”。当时,这一变动几乎涉及了优信内部的各个部门,有的部门甚至有一大半人被涉及。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据王乐回忆,这份停工待岗通知发出后,公司走了很多人,紧接着在6月份就搬离了利星行的办公室,迁往现在的优信总部。

这次大规模人员变动后,不安的感觉开始在优信的办公室里传递,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而微妙。没有人会想到,接下来的“被约谈”会成为常态。“今年10月底,领导告诉我公司内部业务调整,我所在的部门要和别的部门合并了,接下来岗位也有相应的变动。”已经离开优信的吴蔚说,那一刻,他已经预感到自己要被裁员了。

人力资源部给了吴蔚两种赔偿方案:一是给N的60%一次性付清;二是给N的100%,分12个月付清。据吴蔚介绍,赔偿方案中所提到的N是员工在单位工作的年限,比如自己入职3年7个月,N就是4。

在吴蔚之后被裁的张玮等七位优信员工,因不满意赔偿方案,已经申请仲裁,要求“优信数享(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四十七条等条款规定,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需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在办结工作交接时支付。

“公司并没有提前30天下达书面通知,并且我们的工作也已经交接完成。”张玮告诉记者,其是在11月13日接到的裁员通知,直到现在也没有拿到赔偿,公司也没有给离职证明,不得已只能申请仲裁。12月24日第一次仲裁已经结束,但结果并未当场公布,需等两个月之后。

离开北京

“去西安,还是接受赔偿”,这几乎是最近“被约谈”的每个优信员工必须要面对的一道选择题。

“早在今年10月,公司内部就有传言准备将业务部门搬去西安,北京只留下法务、技术等这些部门,很多部门还私下问员工能不能去西安,当时已经有员工明确表示不可能去西安工作。”李佳说。

对部分部门和员工迁往西安一事,优信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优信多年来实行北京、西安双总部运营,有若干变动属于正常情况。”

两年前,优信对外宣布集团总部项目将落户西安国际港务区。彼时,优信集团首席财务官曾真公开表示,优信集团将继续加大投资力度,预计2020年实现集团各个板块业务全部入驻西安国际港务区,建设现代化的优信集团总部大楼。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海妮 摄(资料图)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海妮 摄(资料图)

然而,李佳向记者透露:“优信的确曾在内部说将在西安买地盖楼,但实际上现在西安分公司的两层办公室是租的。”

优信在西安买地盖楼这样的大手笔,在当时来看并不奇怪。在总部落户项目签约的前三天,优信刚刚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一时间,鲜花和掌声蜂拥而来。在吴蔚等见证过优信辉煌时刻的员工来看,这是个转折点。

“上市之前,优信从上到下都充满朝气,有一股拼劲。”让吴蔚记忆深刻的是,其刚加入优信时,团队经常在一起加班讨论业务、交流想法,这让刚参加工作的他学到了很多,慢慢地这种氛围就消失了。

上市后,优信陷入了频繁的业务调整中。从当初的望京SOHO,到利星行,再到如今位于北三环外的总部,优信的每一次迁徙,都伴随着“流血”。如今,优信又要逃离北京,去往西安。

去年6月,优信砍掉一成购的新车业务。由于很多员工被裁掉了,优信逃离望京SOHO大楼,只留下了不远处的利星行办公室。紧接着今年2月,2B的优信拍业务持续缩减,让优信迫不得已退租诚盈中心的办公点。今年6月,伴随着年初大规模的停岗待工,优信又搬出了利星行。

当初在辉煌时刻做出总部落户西安的决定,现在来看,更像是优信在困难时刻找到的一个庇护所。

继续“关城”

在多个业务被接连“凋零”后,优信傍身的只有全国购业务。不过,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优信全国购业务的成交量并不好。

“全国购业务10月的交付量为645辆,11月交付量为583辆。由于成交量的持续下滑,公司将在全国只留下30个左右车源城市,目前内部已经在切新的系统了。”李佳说,这是继今年5月后,优信第二次大规模关闭车源城市。

除了全国购业务,今年9月优信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琨在优信2021财年第一财季业绩发布会上宣布,将自建二手车库存,即在市场上挑选二手车,采购这些车辆,并安排整修和翻新,然后再出售给客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公开发布的截至2020年9月30日2021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中,优信称该业务进展良好。然而,李佳向记者透露:“之前公司已经确定要在合肥自建修理厂,但投资方去看了新业务在合肥的选址,因为没有达到对方的预期,所以一直也没有拨资金。”

按照戴琨畅想的场景,如果自建二手车库存计划实施,并在融资方面取得成功,优信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用于未来至少十二个月的运营。彼时,有观点认为,优信推出这个新业务更多是为了给投资人讲一个新故事,以获得更多的资金进行运转。

全国购业务羸弱,优信需要更多的业务维持运转。记者获悉,优信最近在内部上线了一个名为“钻石商户”的项目。二手车商户缴纳一定数额的资金,就可以成为“钻石商户”,并从优信获取更多的线索和曝光量。尴尬的是,“钻石商户”项目上线的第一天,优信内部系统崩溃。

除此之外,优信似乎有重拾原来旧业务的迹象。“公司最近在内部提到了重启金融业务这个事,但由于排期原因,又被搁置了。”李佳告诉记者。

去年5月,优信在获得58同城战略投资后,将二手车交易衍生的助贷业务与58同城的GoldenPacer进行了合并。“金融业务对二手车电商拍卖平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将金融与交易切分,短期来看是救命,但不利于长远发展。”一位二手车电商领域从业者认为。

优信陷入“钱荒”?

不管是裁员,还是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中的各项数据,无一不在表明优信资金的紧张。

每个月的15日,是优信的“发薪日”。然而,12月15日,优信员工并没有等来工资,直到16日才到账。虽然只是迟发了一天,但还是让员工感到不安。“我在优信工作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上过不按时发工资的现象,之前如果发薪日遇到周六日都会提前发。”王乐说,直到现在,关于这次迟发工资的原因,公司一直没有给出解释。

迟来的不止是工资,还有像吴蔚这种分期收赔偿金的前员工,在12月15日这一天也未能按时收到第一笔赔偿金,直到12月16日赔偿金才到账。

李佳发现,在发完员工工资后,12月17日优信付给车商的车款速度都比之前慢了很多。“12月24日,投资方打过来了200万车款,但公司只用了大概150万元,还有600多万待付,之所以要剩一部分钱是留作新成交订单的定金使用。”

优信“缺钱”的信号,早在吴蔚被裁之前就已经感知到了。“今年我发现工资条上住房公积金的缴纳比例从12%变成了5%,直到我离开前也没有恢复正常的缴纳比例,关于这个事人力资源部一直也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吴蔚说。

优信刚发布的截至2020年9月30日2021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其净亏损还在不断扩大。报告期内,优信净亏损约2.59亿元,毛利率为-22.4%。截至2020年9月30日,优信所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约2.19亿元。

据李佳透露,优信的管理层已经失去了各项开支的审批权,每一笔支出都需要投资方同意。

不断扩大的亏损,也让投资者对优信的股价正慢慢失去信心。截至美东时间12月24日收盘,优信收于0.96美元/股,总市值仅为2.84亿美元,较上市之初的27.61亿美元市值下跌了约89%。

12月1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则限制消费令显示,优估(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任务,公司法定代表人曾真被限制高消费。

启信宝显示,从今年11月至今,曾真已经接连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及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

新一轮竞争开始

优信的现状,折射出的正是目前二手车电商行业的困境。

就在曾真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的前一天,二手车电商平台人人车关联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启信宝显示,12月18日,人人车关联企业北京善义善美科技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案号为(2020)京01破申740号,申请人为北京聚点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今年10月,人人车创始人李健分别以“自然人股东”和“执行董事”的身份退出北京人人车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随后加入58同城负责汽车板块业务。

人人车、优信接连陷入窘境,让曾经对二手车电商平台狂热的资本也在退后。今年以来,二手车电商行业已披露的融资仅有两例。

有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二手车电商平台的融资金额达到了历史最高,超过30亿美元,包括BAT、滴滴等巨头纷纷参与其中。拿到融资的二手车电商平台,开始了打广告大战。然而,随着行业发展进入深水区,看不到盈利点的资本变得理性也在意料之中。

人人车等平台的“掉队”,并没有阻挡二手车电商行业继续向前的脚步,新一轮的竞争已经开始。

此前以投资者身份出现的58同城,今年以1.05亿美元收购优信拍展露野心,并不断延伸在二手车电商行业的触角;大搜车则在之前的运营模式上衍生出联合汽车厂商推出C2M新车定制等新业务。

如果说二手车电商行业昔日的繁荣是依靠广告大战“燃烧”出来的,那么在如今的资本寒冬下,冷静下来的二手车电商平台正尽力让自己活下来。

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看来,二手车电商无论任何模式都不要追求规模,先把利润做出来,然后再扩张规模,这样才能保证生存。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乐、李佳、吴蔚、张玮均为化名)

记者|段思瑶 编辑|孙磊 李净翰 杜恒峰 王嘉琦

校对|孙志成

王宝强与葛优合影开怀大笑:我大爷还是我那个大爷

王宝强久违更新微博,晒出和葛优的合影,写道“我大爷还是我那个大爷,开心见到我葛大爷”。


新浪娱乐讯 29日晚,王宝强[微博]久违更新微博,晒出和葛优的合影,写道“我大爷还是我那个大爷,开心见到我葛大爷”。照片中,两个人亲密相拥,开怀大笑。

中国“最有戏”村庄:“赵丽颖”“王宝强”转行带货,MCN百万年薪抢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ID:txws_txws),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丁波

编辑:陈晨

直播潮终于席卷了中国影视小镇——浙江横店。

6月2日,多家直播机构来到浙江横店“抢人”,招募主播、直播运营等500个岗位,甚至喊出了“挑战百万年薪”的口号。当天,当地的雅堂村也对外宣布,要打造“淘宝直播第一村”。

这个过去因影视产业而出名的南方小镇,有着“东方好莱坞”之称。当地聚集了上千家影视公司,并吸引了数以万计的群众演员成为“横漂”。他们在这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跑龙套、串片场,等待着成为下一个赵丽颖、王宝强。

不过如今,直播改变了“横漂”们的命运,同样让这个小镇在影视行业不景气的当下,迎来了转型和复苏的机会。

每走30米就能遇到一名主播

在横店,直播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每当夜幕降临,横店的万盛街就成了一座小小的“不夜城”。人群缓缓涌来,在霓虹灯下开启了新的彻夜狂欢。

“导演梅艳芳”每天都准时出现在这里,打开手机和补光灯,时而对着镜头聊几句,时而跳一段热舞。虽然是个25岁的男生,但他有着清瘦的身材,戴上假发、化起浓妆、穿上黑丝,再来一段火辣的舞蹈,粉丝们就受不了了,疯狂地给他刷礼物,过路人也频频驻足围观。

“导演梅艳芳”在直播

就在“导演梅艳芳”直播时,“演员凤姐”也坐在不远处,和直播间的粉丝们聊天,不时低头浅笑,7万名粉丝默契地刷礼物捧场。

“导演梅艳芳”“演员凤姐”都是他们直播时的艺名,镜头前,他们不大愿意透露真实的身份。

街头直播的场景,如今在横店再常见不过。500米长的万盛街上,几乎每30米就有一位主播出没。而出了万盛街,马路边、屋檐下、广场中心,也随处可见有人举着手机在直播。

万盛街的直播现场

在这里,直播既是消遣,也是生计。

白天,群演们辗转各个剧组,出演没有姓名、没有台词的配角,夜里,换上奇装异服在街头嬉笑怒骂,像“导演梅艳芳”和“演员凤姐”那样对着镜头跳舞、聊天,成为直播镜头下唯一的主角。

在这里,拥有一个几万粉丝的直播号,并不算稀奇。“演员凤姐”表示,直播一个月的收入,不仅支持衣食住行方面的花销,还能有不少结余,“再攒点儿粉丝就考虑带货了。”

“演员凤姐”在直播

之所以想要带货,是因为身边有太多的例子。

1995年的江苏盐城姑娘杨笑,从影视表演专业毕业后,就成了一名替身演员,没有台词、没有镜头,最多的时间花在了漫长的等待上。

后来,当杨笑加入经纪公司,成为一名淘宝主播,她才逐渐找到了存在感。直播的第二个月,杨笑的收入就达到了5万元。再后来,她凭借自己的努力给老家的父母买了一套新房。

原本,群演一天只有一百多元的收入,更何况,在无戏可拍的情况下,主播可以是副业,也可以变成主业。

1994年的云南小伙鹿汎曾经也有个演员梦。因为之前学习过化妆礼仪课程,加上当替身演员时的化妆经历,鹿汎转型做主播后,就乐于在直播间里分享喜欢美妆和护肤经验。他主攻激素脸修复,为此还给自己取了绰号叫“激素脸修复一哥”。

“大家一看到口红,就会想起李佳琦。”鹿汎期待着,有一天大家想起好肌肤的时候,就能想到主张“既要护肤还要食疗,内调外敷缺一不可”的他。

打造“淘宝直播第一村”

在各大短视频、直播平台上,“横店演员”也成了主播里快速崛起的一个群体。

横漂们的转型吸引了雅堂村委书记金新伦的注意。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冒了出来——要打造“淘宝直播第一村”。

金书记心里清楚,“横漂们”正是他打造直播第一村的优势所在。

目前,仅居住在雅堂村的群众演员就超过了3000人。相比于普通人,这些演员面对镜头时没有丝毫地胆怯,每个人都有旺盛的表达欲和表现欲。淘宝直播既给他们带来了表现机会,也可以帮助他们改善生存状况。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横店早已积累下了丰富的影视配套资源。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横店当地的影视公司、工作室数量,已经超过了2300家。当地有广州街、香港街、秦王宫、清明上河图、明清宫苑等28个特色拍摄基地。

相较于其他地区,横店在拍摄场景、服化道、剧本创作等方面都有不小的优势。金新伦觉得,只要将这些资源利用起来,应用到直播场景中,就很容易出圈了。

更何况,眼下的横店迫切地需要流量,群演们也需要更多收入。

有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全国就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影视行业入冬的声音不绝于耳。而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让情况雪上加霜。

如今走在横店的街头,张贴着转让告示的餐饮店随处可见,部分没戏可拍的群演们每天都会聚集到横漂广场,互换一下最新的消息。

虽然横店正在逐步复工,但截至今日,电影院仍未重新开放,未来的不确定性因素依然很多,雅堂村和横店都需要直播。

6月2日,村旁的横漂广场上,金新伦正式对外宣布,要打造淘宝直播第一村。

百万年薪招主播

其实就在十天前,东阳市也召开了一个会议,要依托横店影视城特色建筑、明星资源,以及义乌小商品城的供应链资源,在横店打造一个明星、艺人淘宝直播带货销售产业基地。

这一次,金新伦和雅堂村跑在了整个横店镇的最前面。看到横店资源优势的,除了金新伦,还有MCN机构。

六月初,一家名为墨川的杭州MCN公司也来到了横店,提供了多个类似于“运营”“主播”等岗位。下午短短三个多小时,墨川收到了30多份简历。

墨川机构的负责人表示,直播最重要的是人,招募到合适的淘宝主播才是最为关键的。横店作为一个演员聚集地,大家的表现意识比一般人要强烈一些。具有特质的人做主播,比一般人占优势,前期的打造周期也会缩短。他表示,在直播的风口,墨川目前对主播的需求量是比较大的,只要合适的都招。

当天傍晚在万盛街,还有另一家MCN机构“摆摊”招聘运营经纪人、线上经纪人、线下主播等岗位。主播的薪资5000元打底,上不封顶。经纪人的月薪则从3000元开到了10000元。招聘的人向路人散发传单,并吆喝着,“百万年薪不是梦!”

金新伦突然担心起来,这些MCN机构会不会把优秀的群演都带走了?

他想了想,认为不管怎么样,先把当地的资源利用起来,把直播做起来,让这些横漂们收入增加,才能将他们他们留下来。这样横店镇、雅堂村才能都越来越好。

在金新伦的规划里,前期利用当地的影视资源拍摄短视频积累粉丝,当粉丝数达到一定量后,再通过直播带货,无论是为当地的影视旅游业带货,还是为农副产品带货,村、镇的经济都能被带动起来。

金新伦坦言,这个想法他已经构思了一年多。他连前期用来吸粉的短视频脚本都策划好了——利用本地的服化道,一反过去拍摄影视剧的套路,专门拍摄“穿帮”的情景剧。

“比如,演一个卖水果的戏,但是这个水果的全是假的。然后呢,有个人过来买我的水果,那他就要拿去称一下多少斤。一拿那个道具就露馅了,根本不是真的苹果。就是要让道具要出问题,让主角出洋相,那这样看的人就多了。”

聊着聊着,金新伦的两眼开始放光。他表示,淘宝直播一定是未来的趋势,而横店和雅堂村,一定能凭借当地的资源,走在这波浪潮的最前沿。

王宝强迎38岁生日 转发粉丝祝福感谢陪伴与支持

       新浪娱乐讯  5月21日是王宝强[微博]38岁生日,王宝强粉丝后援会通过微博上传偶像的影片片段,并为其庆生。稍后,王宝强转发此微博并对大家的祝福表示感谢,称:“谢谢你们的生日祝福,也谢谢你们多年来的陪伴与支持,我会努力拍出更优秀的作品回馈给你们!”(我是弥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