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要不要到境外去上市?王忠民:看看去年的两个“壳”

由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主办的2020(第三届)人大商学院年度金融论坛于2021年1月6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双循环”战略下的金融力量。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并演讲。

在最近压力极大的情况下,现在的公司要不要到境外去上市?

王忠民对此表示,需要看到的是去年两个壳做了一个比较。第一个壳是蛋壳,中心化逻辑做信用服务,把别人租金的钱放在自己手里,最后断裂债务了以后,试图不负担信用场景;另一个壳挣钱了,这个是贝壳,被是原来链家基础之上只做数字化服务平台,不控制别人的资金去。而贝壳在去年上半年的时候到美国上市,今天的估值翻到了800%多、900%。

“如果去年新能源汽车的几个其他的品牌不到境外去融资,今天他们再发展起来需要资本的需求,就会少得多、慢得多。如果不是特斯拉到上海来投资的话,上海去年的GDP、上海去年基于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上海的就业,特别是产业链的本土化拓展就缺乏引领性的龙头和成长与发展。”他说。

特斯拉一定用了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庞大需求,但是带动的产业链要比这个的影响大。

“更在于有了特斯拉,其他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是会急起之追,还是坐享其成?你做坐享其成没有可比较的对象,一定会奋起直追,这也是中国所有的新能源汽车面对引入了一家头牌的时候,让场景突然感觉到竞争性场景,可竞争,可成长,可发展。这也是最有积极意义和最有价值的数字化比较。”王忠民说道。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数字化投资时代的中国范式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数字化投资时代的中国范式

财经网讯 “用数字化集合资本的方式,投在数字化的技术和数字化的赛道当中,分享数字化资本的私募和公募的双层高回报的时代场景和出口当中。”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9月6日在《财经》、《财经智库》和北京资产管理协会主办的“2020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王忠民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王忠民

王忠民表示,社保基金曾经在5年前投资蚂蚁金服,实际上就是投在数字金融公司,大概上市后会有10倍以上回报。

他指出,中国的独角兽公司占了全球独角兽的50%,正好回应了今天中国模式当中在私募股权、风投、VC、天使投资人,能不能有更多的融资直接投入今天的初创公司,今天他们已经成长为4、5年的独角兽,已经可以奔向IPO这样的阶段。

他认为,全球的数字化公司平均的市盈率也就30多倍,而我们平均的市盈率现在60多倍或者90多倍。拿10%、20%的钱投到一级当中的创新投资,可以做替上市公司流动性强的股权做风险管理的短期投资。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忠民:最近几年数字化投资的狂潮狂宴屡屡上涨,历史上从未有过。

所有的中国地方政府,当然首先是通州在北京要以财富管理中心,以数字化投资来确定自己未来的成长路径。当然,北京这两天举行的服贸会,要以数字化服务、数字化金融这样板块力度去上升明天、后天的北京的地位和优势。

如果我们看中国的公司,中国的地方政府,大家都在做一个奔向数字化投资当中的一杯羹一片阵地如何耕耘。上海搞了人工智能的世界大会,浙江在乌镇搞了互联网的世界大会,深圳定义为自己是创新之城,一定会说自己过去的独角兽成为今天参天大树的数字化公司在中国公司领域当中占多少,特别是今天的独角兽在深圳产生了多少。我们从城市、地区、国家、公司、赛道、产品一切一切都聚焦在数字化投资的狂潮中。

我们今天要说这个狂潮中有没有中国模式,有没有中国范式。我们从最近表达出的两个现象入手:

一、如果我们看去年开的科创板和今年8月24日挂牌实施创业板制度的时候,我们看这背后能够上市的公司和上市之后IPO就可以给出60倍、90倍、100倍适用率的公司一定是数字化,前期私募基金投资的结果,今天公募市场中开出的绚丽之花。屡屡出现的独角兽,最近几家跑美国上市几家新能源上市的汽车,例如:理想。已经成为这个领域新的赛道当中的独角兽。

如果我们再看今天的科创板和创业板的制度实施,并没有影响中国数字化公司到美国去上市,特别是今天我们到香港去上市,那就说数字化投资者从一级市场奔向二级市场过去是一个窄道的场景,不仅给了科创还给了创业板,我们其他板块都会按照注册制的制度去施行,而不是过去的审批制度,模式还会放大,这样的赛道放宽放大,前期有多少退出,议价的时候今天爆狂的行业正在到来,我所在的机构也在其中,过去投的私募股权基金上市了,过去我们基于非上市的收益率和上市后完全不同。这是数字化投资在IPO这个场景当中看到的狂宴。

正好在这个时候,我们拿今天时点去统计全球独角兽在数字化领域当中有多少?大概统计中国占了全球独角兽的50%,当然北京一定说北京地区占了全中国这50%当中的50%。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正好回应了我们今天中国模式当中在私募股权、风头、VC、天使投资人,能不能有更多的融资直接投入今天的初创公司今天他们已经成长为4、5年的独角兽,已经可以奔向IPO这样的阶段。

我们把中国范式分两个来看,第一个中国范式,当我们资管之前,我们VC端融资可以通过影子银行系统当中拿到一部分钱的时候,突然我们在资管新规实施的时候,所有的市场化用在间接融资的时候,还可以通过我们给银行下一个行政性的指令必须贷款给民营企业百分之多少,但是我们现在没有一个监管机构市场的指引,那怎么办呢?这个时候中国市场发生了一次多元资本能不能在VC阶段的中国模式。我们看最大量的资金从哪来。我们今天在通州这个地方,地方政府的引导资金,地方政府的产业引导资金,地方政府的扶植性的基金,如果我们把这个再上升到市一级,中央部一级数量就更大了。

我们看另外一个维度当中,央企国有企业在原有的生产领域当中,即使他那个产业当中市场的占有率比较高盈利率水平,但是赢来的钱投到哪去?原来是直接投资,现在我要通过间接的做IOP的形势才可以,融入到先的基金化当中。

如果我们过去看外资的时候通常会说资产管理和股票市场,FDI是直接对接项目,资产管理和股票市场,但是最近流行的是按照基金化投资的外资在LP做出资人有限合伙人身份当中有多少资金进来。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还有大量的家族基金,如果这个时候还有我们通过银行理财子整治过的把社会的散在的公民钱,可以用聚合起来的钱用在其中,这个时候我们的基金生态是把国有不同层级政府的外资的、中资的、家族的、私人的各种东西,可以用基金化的模式组织在一起,成为广泛的LP群体,LT群体可以通过多级基金,上延一个层次下延一个层次,都可以使得你聚合的资本数量、类别和币种的东西合在一种资金架构里面去。这个基金架构带来的范式根本逻辑是PL愿意选择什么样的模式,如果我们今天来的是国有和引导基金的,他没有办法进入风险投资、天使投资,甚至没有办法在PE阶段投资,因为你必然有失败的可能性,VC本身就是一个失败概率比较多的,要用高分散度去赢的部分覆盖失败的部分,才是整体成功。如果你自己做了直接GP的时候,你有一单失败你就要担任责任。你最好的办法是不同的资金选择市场中已经成名的已经管理比较好的BP,如果母基金都可以选择BP的时候,注意全世界最好的资本融合,却可以通过市场化GP的形势选择最好的GP,最好的GP可以在市场中选择最好的项目,最好的向数字化的前导的技术、前端的赛道、前端的场景,过去10年、20年产生出了龙头公司,赛道中的领头公司,现在是不是能够投到有新的逻辑,新的概念,未来独角兽又可以参加,这是中国范式当中能够把国有、民营、居民,外内所有东西融在一起在全球范围内选择最好的GP,能够投在数字化领域当中,而用分散再分散,聚合投资这种相应当中,既可以规避国有风险不可以点对点承担的时候,又可以通过国有资本通过这种方式,找到市场当中最有可能成功的赛道投资项目。这条渠道我们可以概括出无限的资本组合,会创作出LP和GP,GP和被投企业,GP和任何的ABCD天使轮的融资过程中的千变万化中的私募投资领域当中的交易结构。这种交易结构的复杂性、充分性、逻辑性是把任何一个点线当中的资本需求,资本成长性需求和你投资人的能力和可投未来成长性当中通过一个特殊的交易结构可以牢牢的捆绑在一起,让他利益一致性。如果我们看到这是中国范式的私募市场当中的典型画面,这个画面感极强。过去我们这个画面感推到IPO和IPO之后,以至于我们到香港去,香港当时还不允许做出同股同权。我们说私募领域那么多的结构,早已经把同股同权用另外一种权利让利给投资人,结果上市的时候不允许,我们当时只有一个渠道到美国上市,所以今天中概股,成为我们一个主要的板块,所以那个时候不是中国模式,那是中资和美国市场当中的两轮驱动模式,才让我们有一个退出和市场。

我们从去年科创板,科创板那个时候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宣布的时候还不知道,那是我们证券市场当中的最通行的全球化最主要的制度创新是注册制,我们又把注册制放行。这个时候中国的注册制度的逻辑不仅有了香港开辟了同股不同权制度体系的开放改革,不仅我们有了科创板,不仅有了我们注册制的创业板,我们一下子爆发了我们在二级市场当中过去小敞口变成了一个大敞口,这个大敞口给我们数字投资人,数字经济场景会爆发,而且投数字经济的交易性会回报。

问题还在于,这个场景引发了回报以后,我们现在拿100倍市盈率的这些公司的钱再拿一部分钱投到私募的一级市场当中,会投多少这个轮回当中的资本闭环当中的投资再成长、再创新的逻辑当中。所以有一部分公司现在就把我的公司创新成功了以后,要么卖给现在公司企业,要么IPO以后我把钱拿出来再投其他的东西,这样一个闭环。所以我们今天中国是路径、中国是范式,就把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全部打通了,一个资本的闭环整体形成了,这个形成恰好是数字化投资时代的中国范式。

而中国范式我们看几个特点,为什么中国的科创板、中国的注册制比国外的估值水平要高,全球的数字化公司,即使市值达2万亿美元的,平均的市盈率也就30多倍,而我们平均的输赢率现在在60多倍、90多倍,这个时候你拿这个钱10%、20%投到一级当中的创新投资的时候,我们看这个资本闭环的效应,我们资本闭环效应还在于中国的国有和公有的资本恰好在这种状态下可以做替上市公司流动性强的股权做风险管理的短期投资。

我们看一个地方政府的两个案例,合肥,合肥把自己的引导资金从省、市、开发区三级整合成一致行为,投在一家公司当中,占100亿、200亿的投入,比如投京东方、比如投蔚来,我们想政府性的多极联动的敢不敢投到高风险成长性公司当中,我们一定会想到风险,但是如果它是上市公司的股票,就是可以说拿股票做质押的时候就可以锁定我的风险,这个时候我就敢去在风险可管理、可锁定的市场当中拿整合的资金去承担,如果不是流动性股权的话你不敢。所以我们会发现,在中国股市当中的一级市场当中,克服股权的流动性的时候我们一定用的是对赌协议,你回购回去我才做,你如果不回购回去我是不敢做的。

总结一下中国式的范式,吻合了数字化时代的科技技术成长和商业模式成长,处在一个产业链迅速范化和技术不断更新的时代当中,一定要用天使投资、VC投资和创新者自己也是分散性投资的模式去成长,而这个时候如果有了无数的多渠道、多性质的资本组合成不同的资金,而资金又是用GP市场化的管理逻辑选择这样的公司,一定会催生这个时代的技术进步和商用逻辑,数字化时代的底层就打的比较扎实了,而它的背后如果可以有好的IPO的上市制度,退出的希望可随时基于二级市场当中可以搭建在一级市场当中的无数个交易结构、差异投票权就可以实现。我们会发现,所有的数字化公司的投资当中全部是差异投票权,的投票权百分之百给你,董事会的投票权,股东大会投票权、股东提名权,一切都给你,我只要是你给我资本高回报就可以,这样一种形式如果放到注册制当中,打开了这个场景的时候,中国的早期资本和其他种类的资本就搭上了这个快车道,而这个快车道又给你提供了政府资本如果为止的时候,不仅我们今天的新基础可以融来市场化做投资,还可以可管控的风险注入和短期的风险缓释,公司可以度过短期的风险。

我们把这个资本闭环下的基于数字化创新的技术成长和赛道成长当中的历史发展资本闭环逻辑在中国的资本来源、资本生成、资本投资、资本回报、资本退出、资本再投资的闭环当中看成是中国式范式和中国式应用。我们需要的是,吸纳全球范式当中这个制度体系搭建中国范式当中的制度逻辑基础,把我们中国人已经积累的资本用到最好的数字化投资当中、最快的通道当中、最能成长当中,最后是中国的政府税收多了,中国政府的投资回报率高了,中国居民的钱去到了最应该去的地方,汇报率也高了,他也成长了,中国的基金做了好的IPO,大家在点上、线上闭环成长当中,不同渠道的资本、不同渠道的投资,都会成为中国式范式当中财富效应的参与者和分享者,我们今天在座的大家都是这个范式当中的积极有为参与者和分享者。

谢谢各位!

主持人(张燕冬):事实上忠民理事长一直在讲数字化投资的范式,我希望您用一句话概括这个范式。

王忠民:用数字化集合资本的方式,投在数字化的技术和数字化的赛道当中,分享数字化资本的私募和公募的双层高回报的时代场景和出口当中,我们就成功了,社保也做过一些成功的案例,也可以做广告,社保基金曾经做了一单5年前投资蚂蚁金服,实际上就是投在数字金融的公司当中,给你们的账户挣来钱了,大概上市以后有10倍以上的回报,是5年前,每年2倍,就是我刚才所说的这一整套的逻辑当中的一个故事当中的体验,我无非把这个体验扩大到中国整个数字化时代的投资,概括出了中国故事背后的中国范式。谢谢大家!

王忠民:数字化投资时代的中国范式

“2020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于2020年9月5日-9月6日在北京举行。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并演讲。

王忠民在演讲中总结了数字化投资时代的中国范式,即用数字化集合资本的方式,投在数字化的技术和数字化的赛道当中,分享数字化资本的私募和公募的双层高回报。

他以社保基金的投资举例称,社保基金曾经在5年前投资了蚂蚁金服,实际上就是投在了数字金融公司上,大概上市后会有10倍以上的回报。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王忠民:最近几年,数字化投资的狂潮狂宴屡屡上涨。

所有的中国地方政府,都以数字化投资来确定自己未来的成长路径。当然,北京这两天举行的服贸会,要以数字化服务、数字化金融这样板块力度去上升明天、后天的北京的地位和优势。

如果我们看中国的公司,中国的地方政府,大家都希望在数字化投资当中,分一杯羹,耕耘一片阵地。上海搞了人工智能世界大会,浙江在乌镇搞了互联网世界大会,深圳定义自己是创新之城,一定会说自己有的过去是独角兽,今天已经是参天大树的数字化公司,在国内占多少比例,特别是今天的独角兽在深圳产生了多少。我们从城市、地区、国家、公司、赛道、产品一切一切都聚焦在数字化投资的狂潮中。

我们今天要说这个狂潮中有没有中国模式,有没有中国范式。我们从最近表达出的两个现象入手:

一、如果我们看去年开的科创板和今年8月24日挂牌实施创业板制度的时候,我们看这背后能够上市的公司和上市之后IPO就可以给出60倍、90倍、100倍市盈率的公司一定是数字化公司,是前期私募基金投资的结果,今天在公募市场中开出的绚丽之花。屡屡出现的独角兽,最近几天跑美国上市的几家新能源汽车,例如:理想、小鹏。已经成为这个新赛道当中的独角兽。

如果我们再看今天的科创板和创业板的制度实施,并没有影响中国数字化公司到美国去上市,特别是今天我们到香港去上市,那就说数字化投资者从一级市场奔向二级市场过去是一个窄道的场景,不仅给了科创还给了创业板,我们其他板块都会按照注册制的制度去施行,而不是过去的审批制度,模式还会放大,这样的赛道放宽放大,前期有多少退出,议价的时候今天爆狂的行业正在到来,我所在的机构也在其中,过去投的私募股权基金上市了,过去我们基于非上市的收益率和上市后完全不同。这是数字化投资在IPO这个场景当中看到的狂宴。

正好在这个时候,我们拿今天的时点去统计全球独角兽在数字化领域当中有多少?中国的独角兽公司占了全球独角兽的50%,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正好回应了今天中国模式当中在私募股权、风投、VC、天使投资人,能不能有更多的融资直接投入今天的初创公司,今天他们已经成长为4、5年的独角兽,已经可以奔向IPO这样的阶段。

我们把中国范式分两个来看,第一个中国范式,当我们资管新规之前,VC端融资可以通过影子银行系统拿到一部分钱,资管新规实施后,所有的市场化的间接融资,还可以通过我们给银行下一个行政性的指令,必须贷款给民营企业百分之多少,但是我们现在没有一个监管机构市场的指引,那怎么办呢?这个时候中国市场发生了一次多元资本能不能在VC阶段的中国模式。我们看最大量的资金从哪来。我们今天在通州这个地方,地方政府的引导资金,地方政府的产业引导资金,地方政府的扶植性基金,如果我们把这个再上升到市一级,省部一级数量就更大了。

我们看另外一个维度当中,央企国有企业在原有的生产领域当中,即使他那个产业当中市场的占有率比较高盈利率水平,但是赢来的钱投到哪去?原来是直接投资,现在我要通过间接的做LP的形势才可以,融入到基金化当中。

如果我们过去看外资的时候通常会说资产管理和股票市场,FDI是直接对接项目,资产管理和股票市场,但是最近流行的是按照基金化投资的外资在LP做出资人有限合伙人身份当中有多少资金进来。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还有大量的家族基金,如果这个时候还有我们通过银行理财子公司把社会的散在的钱聚合起来用在其中,这个时候我们的基金生态是把国有不同层级政府的外资的、中资的、家族的、私人的各种东西,可以用基金化的模式组织在一起,成为广泛的LP群体,LP群体可以通过多级基金,上延一个层次下延一个层次,都可以使得你聚合的资本数量、类别和币种的东西合在一种资金架构里面去。

这个基金架构带来的范式根本逻辑是愿意选择什么样的模式,如果我们今天来的是国有和引导基金的,他没有办法进入风险投资、天使投资,甚至没有办法在PE阶段投资,因为你必然有失败的可能性,VC本身就是一个失败概率比较多的,要用高分散度去赢的部分覆盖失败的部分,才是整体成功。

如果你自己做了直接GP的时候,你有一单失败你就要担任责任。你最好的办法是不同的资金选择市场中已经成名的已经管理比较好的BP,如果母基金都可以选择BP的时候,注意全世界最好的资本融合,却可以通过市场化GP的形势选择最好的GP,最好的GP可以在市场中选择最好的项目,最好的向数字化的前导的技术、前端的赛道、前端的场景,过去10年、20年产生出了龙头公司,赛道中的领头公司,现在是不是能够投到有新的逻辑,新的概念,未来独角兽又可以参加,这是中国范式当中能够把国有、民营、居民,外内所有东西融在一起在全球范围内选择最好的GP,能够投在数字化领域当中,而用分散再分散,聚合投资这种相应当中,既可以规避国有风险不可以点对点承担的时候,又可以通过国有资本通过这种方式,找到市场当中最有可能成功的赛道投资项目。

这条渠道,我们可以概括出无限的资本组合,会创作出LP和GP,GP和被投企业,GP和任何的ABCD天使轮的融资过程中的千变万化中的私募投资领域当中的交易结构。这种交易结构的复杂性、充分性、逻辑性是把任何一个点线当中的资本需求,资本成长性需求和你投资人的能力和可投未来成长性当中通过一个特殊的交易结构可以牢牢的捆绑在一起,让他利益一致性。如果我们看到这是中国范式的私募市场当中的典型画面,这个画面感极强。

过去我们这个画面感推到IPO和IPO之后,以至于我们到香港去,香港当时还不允许做出同股不同权。我们说私募领域那么多的结构,早已经把同股不同权用另外一种权利让利给投资人,结果上市的时候不允许,我们当时只有一个渠道到美国上市,所以今天中概股,成为我们一个主要的板块,所以那个时候不是中国模式,那是中资和美国市场当中的两轮驱动模式,才让我们有一个退出和市场。

去年科创板,又把注册制放行。这个时候中国的注册制度的逻辑不仅有了香港开辟了同股不同权制度体系的开放改革,不仅我们有了科创板,不仅有了注册制的创业板,我们一下子爆发了在二级市场当中过去小敞口变成了一个大敞口,这个大敞口给我们数字投资人,数字经济场景会爆。

问题还在于,这个场景引发了回报以后,我们现在拿100倍市盈率的这些公司的钱再拿一部分钱投到私募的一级市场当中,会投多少这个轮回当中的资本闭环当中的投资再成长、再创新的逻辑当中。所以有一部分公司现在就把我的公司创新成功了以后,要么卖给现在公司企业,要么IPO以后我把钱拿出来再投其他的东西,这样一个闭环。所以我们今天中国是路径、中国是范式,就把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全部打通了,一个资本的闭环整体形成了,这个形成恰好是数字化投资时代的中国范式。

而中国范式我们看几个特点,为什么中国的科创板、中国的注册制比国外的估值水平要高,全球的数字化公司,即使市值达2万亿美元的,平均的市盈率也就30多倍,而我们平均的输赢率现在在60多倍、90多倍,这个时候你拿这个钱10%、20%投到一级当中的创新投资的时候,我们看这个资本闭环的效应,我们资本闭环效应还在于中国的国有和公有的资本恰好在这种状态下可以做替上市公司流动性强的股权做风险管理的短期投资。

我们看一个地方政府的两个案例,合肥,合肥把自己的引导资金从省、市、开发区三级整合成一致行为,投在一家公司当中,占100亿、200亿的投入,比如投京东方、比如投蔚来,我们想政府性的多极联动的敢不敢投到高风险成长性公司当中,我们一定会想到风险,但是如果它是上市公司的股票,就是可以说拿股票做质押的时候就可以锁定我的风险,这个时候我就敢去在风险可管理、可锁定的市场当中拿整合的资金去承担,如果不是流动性股权的话你不敢。所以我们会发现,在中国股市当中的一级市场当中,克服股权的流动性的时候我们一定用的是对赌协议,你回购回去我才做,你如果不回购回去我是不敢做的。

总结一下中国式的范式,吻合了数字化时代的科技技术成长和商业模式成长,处在一个产业链迅速泛化和技术不断更新的时代当中,一定要用天使投资、VC投资和创新者自己也是分散性投资的模式去成长,而这个时候如果有了无数的多渠道、多性质的资本组合成不同的资金,而资金又是用GP市场化的管理逻辑选择这样的公司,一定会催生这个时代的技术进步和商用逻辑,数字化时代的底层就打的比较扎实了。

而它的背后如果可以有好的IPO的上市制度,退出的希望可随时基于二级市场当中搭建在一级市场当中的无数个交易结构、差异投票权就可以实现。我们会发现,所有的数字化公司的投资当中全部是差异投票权,投票权百分之百给你,董事会的投票权,股东大会投票权、股东提名权,一切都给你,我只要是你给我资本高回报就可以,这样一种形式如果放到注册制当中,打开了这个场景的时候,中国的早期资本和其他种类的资本就搭上了这个快车道,而这个快车道又给你提供了政府资本。不仅我们今天的新基建可以融来市场化做投资,还可以可管控的风险注入和短期的风险缓释,公司可以度过短期的风险。

我们把这个资本闭环下的,基于数字化创新的技术成长和赛道成长当中的历史发展资本闭环逻辑在中国的资本来源、资本生成、资本投资、资本回报、资本退出、资本再投资的闭环当中看成是中国式范式和中国式应用。

我们需要的是,吸纳全球范式当中这个制度体系搭建中国范式当中的制度逻辑基础,把我们中国人已经积累的资本用到最好的数字化投资当中、最快的通道当中、最能成长当中,最后是中国的政府税收多了,中国政府的投资回报率高了,中国居民的钱去到了最应该去的地方,回报率也高了,他也成长了,中国的基金做了好的IPO,大家在点上、线上闭环成长当中,不同渠道的资本、不同渠道的投资,都会成为中国式范式当中财富效应的参与者和分享者,我们今天在座的大家都是这个范式当中的积极有为参与者和分享者。

谢谢各位!

主持人(张燕冬):事实上忠民理事长一直在讲数字化投资的范式,我希望您用一句话概括这个范式。

王忠民:用数字化集合资本的方式,投在数字化的技术和数字化的赛道当中,分享数字化资本的私募和公募的双层高回报的时代场景和出口当中,我们就成功了,社保也做过一些成功的案例,也可以做广告,社保基金曾经做了一单5年前投资蚂蚁金服,实际上就是投在数字金融的公司当中,给你们的账户挣来钱了,大概上市以后有10倍以上的回报,是5年前,每年2倍,就是我刚才所说的这一整套的逻辑当中的一个故事当中的体验,我无非把这个体验扩大到中国整个数字化时代的投资,概括出了中国故事背后的中国范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