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低利率是否会导致资本大幅度流入中国?国家外汇局回应|汇率

原标题:全球低利率是否会导致资本大幅度流入中国?国家外汇局回应

在眼下全球低利率环境下,中国是否会面临大幅度资本流入?对此,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10月23日国新办介绍2020年前三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时表示:“总的来看,我们内在条件有利于中国跨境资金均衡流动。”

“当前主要发达经济体实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这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的外部环境是有些类似的,但是影响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内部环境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王春英表示。

王春英表示,中国国际收支尤其是经常账户已经从高顺差趋向基本平衡。

同时,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有助于拓宽跨境资本均衡流动渠道。

证券投资项下,近年来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证券稳中有增,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规模保持在1200亿-1300多亿美元左右的水平。中国对外证券投资,2014年11月以来到今年9月末,港股通“南下”资金累计流出1.3万亿人民币。

“所以,我们的开放是双向的,资金流动也是双向的,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有助于拓宽跨境资本均衡流动渠道。”王春英表示。

此外,市场调节机制更加成熟理性。

“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加,市场主体汇率预期更加理性,而且适度分化,没有出现非常一致性的单边升贬值预期,短期套利资金大幅减少。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交易以实需、套保规避风险和资产保值增值为主。这种理性交易有利于维护跨境资金在平稳、合理、均衡范围内流动。汇率能发挥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王春英表示。

国家外汇管理局:8月末我国外储规模31646亿美元 较7月末上升0.3%|外汇储备

原标题:我国外储规模31646亿美元

本报北京9月7日电 (记者葛孟超)记者7日从国家外汇管理局获悉:截至8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646亿美元,较7月末上升102亿美元,升幅为0.3%。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8月,我国外汇市场运行保持平稳,外汇供求基本平衡。国际金融市场上,受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预期、宏观经济数据等因素影响,非美元货币相对美元总体上涨,资产价格涨跌互现。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当月外汇储备规模有所上升。

王春英表示,当前,全球疫情尚未得到全面控制,国际经济金融领域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但我国经济稳定恢复、向好态势持续发展,继续推动更深层次改革,实行更高水平开放,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继续支持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

财经TOP10|美威胁将中芯国际列入黑名单 外交部回应

【宏观要闻】

NO.1 我国8月外汇储备31646亿美元 较7月末上升102亿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7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646亿美元,较7月末上升102亿美元,升幅为0.3%。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已连续5个月保持增长。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国际金融市场上,非美元货币相对美元总体上涨,资产价格涨跌互现。“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当月外汇储备规模有所上升。”

“我国经济稳定恢复、向好态势持续发展,继续推动更深层次改革,实行更高水平开放,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继续支持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王春英说。

NO.2 美国威胁将中芯国际列入黑名单 中方:赤裸裸霸权行径

9月7日中国外交部记者会,彭博社记者就美国考虑将中芯国际列入实体名单一事提问称,美国国防部与其他部门正在确定是否将中芯国际列入黑名单,这可能会要求美国企业在详细供货前申请特殊许可。路透社在周五报道说,中芯国际回应说它的产品并非用于军事目的,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对此回应称,中方已经多次就美方无端打压中国企业问题表明严正立场。一段时间以来,美方在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对中国企业采取各种限制措施,这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赵立坚说,美方所作所为早已戳破了美方一贯自我标榜的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的遮羞布。这不仅违反国际贸易规则,破坏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也必将损害美国国家利益和自身形象。奉劝美方停止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打压外国企业的错误做法。

NO.3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重组新冠疫苗能有效覆盖病毒变异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这款疫苗我们有自主知识产权,这就意味着我们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不用看别人脸色来做我们的疫苗开发。在后续疫苗投产应用时,我们也能以更低的价格让中国百姓在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获得接种。

这是一个技术先进的病毒载体疫苗。它的突出的特点是既可以有体液免疫(抗体和中和抗体),又可以获得细胞免疫。由于病毒是寄生虫,它自己不能生长、不能繁殖,需要到人体细胞里去繁殖,因此细胞免疫对病毒防控至关重要。我们3月16日开展全球首个Ⅰ期临床试验,并于5月22日将Ⅰ期临床试验数据在《柳叶刀》上公布,接种的108人全部产生了抗体。《柳叶刀》主编对此的评价是“疫苗安全、耐受性好,是全球首个临床数据,单针接种就能快速引发免疫,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检测方法、检测指标向全世界公布,使得其他国家的科研同行少走一些弯路,加速了疫苗的研究。

7月20日,我们向世界首次公布了Ⅱ期临床的数据。Ⅰ期和Ⅱ期临床试验证明了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6月份我们的疫苗已经开始在特定人群中接种。

Ⅲ期临床实验目前正在有效推进,由于国内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我们需要跨出国门推进Ⅲ期临床试验,进行更大规模的疫苗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价。

NO.4 教育部征求意见:幼儿园不得直接作为企业资产上市

据教育部官网消息,7日,教育部印发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征求意见稿称,幼儿园不得直接或者间接作为企业资产上市。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不得通过资本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者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征求意见稿共九章七十五条。第三章关于幼儿园的规划与举办中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利用财政经费、国有资产、集体资产举办或者支持举办营利性幼儿园。公办幼儿园不得转制为民办幼儿园。公办幼儿园不得举办或者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和其他教育机构。

NO.5 职工医保新政为何要动个人账户的“钱袋子”?

8月26日,医保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调整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的政策正式落地。

国家医疗保障局出台《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在职职工个人账户中,由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被划入统筹基金。 

中国当前职工医保是“统账结合”,个人账户由单位与个人共同缴费,相当于一张专用于医疗缴费的银行卡,个人有权随时取用,主要支付普通门诊医疗费用和购药费用,有些地方如北京还可以取现。单位为个人缴纳的医保费,30%划入个人账户,70%计入统筹账户。统筹资金被统一放到一个资金池中,如果住院,可以用此资金事后报销。在个人账户的钱款里,单位缴费占绝大部分。因此,改革后,个人账户严重缩水。

【公司要闻】

NO.6  奔驰卖一辆车亏4885元宝马更甚:车市危机远比想象的更严重?

疫情肆虐之下,全球汽车业遭受重创,连奔驰、宝马都在赔钱卖车了。

近日,德国《商业日报》(Handelsblatt)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疫情期间,奔驰每销售一辆车就会亏损600欧元(约合人民币4885元);宝马更甚,每销售一辆车便亏损1100欧元(约合人民币8956元)。就连汽车巨头大众也难逃厄运,其销售额同比下滑28%,几乎每卖一辆车就要亏损415欧元(约合人民币3379元);

疫情“黑天鹅”令汽车生意变成“赔钱买卖”,多数车企入不敷出,有些边缘品牌甚至难以为继。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曾表示 :“(停工期间)大众目前在中国市场以外没有收入,但仍需承担每周约20亿欧元的固定成本。”“利润奶牛”北京奔驰也曾对外诉苦:工厂停产一天亏损量会达到4亿人民币。

NO.7  COSTA咖啡也撑不住了,关店、卖身可口可乐难自救

星巴克咖啡的铁打“CP”,英国老牌连锁咖啡COSTA,如今也撑不住了。

近日,COSTA也加入了关店“阵营”。据报道,COSTA在北京、杭州、青岛、南京等地关闭了多家门店,其中,青岛地区关闭了所有门店,北京地区关闭了近20家门店,关闭的门店数量超过了中国市场门店总数量的10%。

对于这一“断臂”举动,COSTA方面回应,“受门店客流及经济运营变化所带来的影响”,关闭门店只是“业务优化调整的一部分”,同时表示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不会放缓继续在中国开店的步伐。

COSTA的官方回应无可厚非,毕竟疫情对线下商业的冲击巨大。但自2018年被可口可乐收购以来,COSTA的业务重心似乎已经变化,开启零售场景探索的同时,也放缓了开店节奏。这家曾试图与星巴克比肩的英国老牌连锁咖啡,如今在中国的门店数量仅为星巴克的约十分之一。

NO.8 李嘉诚又要“跑路”:500亿卖掉京沪房产?刚刚回应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李嘉诚准备出售京沪两处房产项目,价值近500亿元,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而据财新报道,融创中国有意接手。

对此,长实回应称:“市场上很多人对我们的项目感兴趣,不代表我们需要出售相关资产。”

李嘉诚有意出售京沪500亿房产项目

近日,李嘉诚又要卖内地房产的消息盛传。

据财新网从多个信源获悉,长实集团拟出售位于北京、上海的两处物业,对应价值达500亿元。长实集团此次出售的资产包含住宅和商业综合体,分别为北京市朝阳区逸翠园二期项目和上海普陀区高尚领域综合体项目。

NO.9 “梵蜜琳们”割韭菜:代工厂低价产品 天价营销出圈

“无惧年龄都要赢,姐姐就用梵蜜琳”,因为独家冠名今年火爆全网的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梵蜜琳迅速出圈。聚光灯打在身上,迎来高光时刻的梵蜜琳,也被观众置于放大镜下深扒。

随后,梵蜜琳被爆出“产品为代加工”、“缺乏自主技术”等消息,其微商模式也遭质疑。此前,新京报贝壳财经也报道称,梵蜜琳目前尚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证,官方可查有过合作关系的代工厂将近9家,低价代工产品高价销售,经营模式涉嫌多级分销。

不止是梵蜜琳,市场上同样火爆的美妆品牌不在少数。

2017年,张庭夫妇创立了直销护肤品牌“TST庭秘密”,2018年,该品牌母公司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尔威”)缴税总额高达21亿元被外界普遍关注。虽然后来有媒体报道该企业2018年纳税额实际为12.6亿元,但张庭夫妇创造的“微商帝国”依然备受关注,甚至一度曾被传要上市。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摆脱过大众对其产品和经营模式的质疑。

NO.10  桃李面包处境艰难:创始人家族醉心套现 多项财务数字被指存疑

在南下受阻、巨头夹击之下,桃李业绩承压。2015-2019年,桃李面包营收为25.63亿元、33.05亿元、40.80亿元、48.33亿元、56.44亿元,涨幅分别为24.55%、28.95%、23.42%、18.47%和16.77%,增速逐年放缓。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47亿元、4.36亿元、5.13亿元、6.42亿元和6.83亿元,涨幅为27.11%、25.53%、17.85%、25.11%和6.37%,下降幅度更大。

桃李在全国范围内净利润增速下降,一方面是竞争压力之下销售费用的提升,另一方面是扩张中的市场培育。2019年,桃李销售费用高达12.28亿元,销售费用率21.76%,这一数字在2015年仅为14.04%。桃李在2015年上市后注册的20个地区子公司,除了根据地的沈阳公司外,2019年全部亏损。其中武汉市场亏损1297.44万元,福建市场亏损超过千万。

当然,短期之内桃李的王者地位并不易被颠覆,毕竟公司18个生产基地和26万多个零售终端的渠道优势,竞争对手没有一定时日,难以赶得上。同时,桃李正在通过渠道下沉回避与达利的正面竞争,通过放宽信用期等刺激经销商的策略开辟新市场。但也有观点指出,要警惕大幅应收、应付的增加,给数据造假提供了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