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版球衣,生意背后的机会与隐忧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周丰寸,36氪经授权发布。

“我有资源很强的供货方,不用担心球衣的真假问题。再说了,我有必要拿公司的名声卖假货吗?”

“那些说自己的货保真的,都是没见过什么叫真货的人,就算是CFS,也会有个人藏家售假的情况。”

以上两段话皆来自球衣圈的卖家,一位已经有十余年的球衣交易经验,另一位今年刚入圈。这两句看似矛盾的总结也正折射出了球衣收藏交易市场背后的“真实”。

无法保真的“老球衣”

所谓“老球衣”,是对不局限于二手球衣的,非当季球衣定义的统称。球衣的价格因状态不同而浮动,常见的状态有“全新带吊(牌)”、“全新无吊”、“XX新”、“二手”等。再结合常见的球迷版、球员版和落场版等不同的球衣版本,以及为不同联赛配置的臂章、印字等产品。正是这种不同版本所形成的“稀缺性”已经各个版本球衣背后所蕴含的历史故事与意义,使得这些曾经普通的比赛装备价值倍增,而对老球衣有求购需求的群体,大部分人也都已以收藏为主要驱动力。

说起体育收藏品的价值,最近的一次拍卖有很好的参考意义。2020年10月,在保利拍卖15周年之际,举办了国内首次球鞋拍卖,376双球鞋摆上展台,总计拍出718万元。(延展阅读:376双拍出718万,我们参加了保利办的国内首场球鞋拍卖会

尽管同为价值斐然的体育收藏品,球衣却和球鞋处于截然不同的发展阶段。包括得物在内的多个球鞋交易平台,早早建立了鉴定球鞋真假的体系。相比之下,尽管一些老球衣的客单价,较之球鞋有过之而无不及,但球衣的真假鉴定依旧以买卖双方主观判断为主,没有专业领域的第三方监管平台。

以老球衣为首的体育收藏品领域,在懂球帝、虎扑等社区的存在感有限,市场尚未出现针对的垂直社区产品。基于此,一些人看到了球衣市场的痛点,想到研发可以占领市场的产品;但也有人认为,这些痛点绝不是轻易能够根治的。

因为得物、NICE等球鞋平台兴起,鞋狗们无需再为渠道发愁,眼下买鞋的主要顾虑来自价格。但对于老球衣爱好者,似乎暂时没有比闲鱼更好的选择,而“花大钱买假货”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

▲闲鱼是体育收藏者的寻宝之地。

由于闲鱼买家喜欢砍价,网络上流传着关于闲鱼买家人群多为学生党的吐槽。然而,国内球衣买家的渠道,正是以这个“充斥着”学生党的平台为主。另外还有通过淘宝和微信或是私人交易,其价格也动辄上千。涉及更衣室版本、落场版,或是球员亲签的球衣价格上万的球衣比比皆是。

之所以闲鱼受到青睐,与平台机制相关。对于卖家,由于老球衣的稀缺性,每款球衣的上新成本很高。这与销售当季,或是批量出售球衣的店铺,有本质区别。

“飛起壹腳”是一家经营多年的老球衣交易店铺,在闲鱼成交了近两千件球衣,目前在售的球衣达200余件,以AC米兰的为主,价格根据球衣的品相、印字、签名、版本、尺码的不同,从几百到上万不等。店铺老板“飞起一脚”是米兰球迷和球星巴乔的球迷,几年前全职做起了球衣生意,他对懒熊体育表示,虽然淘宝店铺也开了十几年,但因为淘宝的限流问题,现在闲鱼对个人卖家更加友好,而他的另一条渠道是通过微信交易。

类似于“飛起壹腳”的店铺并不多见,大部分闲鱼卖家以散户构成,使用平台有两个主要用途,一为试图出闲置,或是寻求置换等,不存在成规模的商业模式;二为各位高级玩家,在平台晒狠货,当作球衣展示的舞台,并不售卖。

在闲鱼买球衣,平台很难对球衣真假做出鉴定。足球的老球衣和球鞋、球星卡等主流收藏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只有很少的俱乐部会以官方身份出售或拍卖落场版球衣。例如阿森纳球迷小卡(化名)9月在球队官网,以2500英镑的价格,拿下两件象征落场版球衣的黑盒,他购得的是,英超首轮阿森纳对阵富勒姆时,奥巴梅扬和威廉身穿的球衣,官网为球衣配备了对应的认证说明。

▲小卡入手有俱乐部认证的阿森纳黑盒。

但除此之外,大部分流入市场的高价值产品,更衣室版和球员版等球衣,在高定价的同时,真假只能由买家判断。没有官方的认证渠道,所以交易基本也以熟人交易和口碑传播为主。

正因如此,球衣真假的问题,一直存在于球衣圈。CFS是英国球衣交易平台Classic Football Shirts的简称,平台拥有超过百万件球衣库存。即便如此,CFS也无法保证经手的老球衣,全部保真。“ CFS的大部分老球衣货源也来自个人藏家,最近几年规模增大,货源控制没以前好了。”文首那位声称CFS也存在售假现象的卖家,对懒熊体育解释道。

值得一提的是,NBA官网有专门的落场版拍卖网站,还会搭配具备权威性的认证,并且单一联赛对球衣的流通渠道,较之足球世界,管控更为简易,因此NBA落场版球衣售假的案例和概率,都低于足球联赛。当然相对应的,价格也会更贵,勒布朗·詹姆斯2020年全明星赛上半场的落场版球衣,在官网以63万美元卖出。

由此可见,新人混迹球衣圈光靠资金是不够的,免不了被割韭菜和交学费的阶段。无论是飞起一脚还是小卡,在他们眼里鉴定球衣真假没捷径和讨巧的方法:“看多了,也就能辨别了。”

新玩家入场

不过在2020年发生的几桩事件,似乎在预示着更多人,正在将目光投向球衣这块细分市场。

北半球创始人王涛,将抖音视作球衣销售的主战场,通过他个人超过400万粉丝的抖音账号,他在下半年数次开启球衣的直播带货,多件签名球衣的定价上万元,引来了外界的广泛关注。此外,发布球衣相关的内容,已经成了他的日常。

球衣圈对王涛卖球衣的评价褒贬不一。一部分圈内人在贴吧、闲鱼、微信群的球迷论坛,通过签名、臂章、印字等细节对比,讨论王涛经手的球衣是否保真,对此,王涛12月初发布微博回应了外部的质疑。尽管饱受争议,有人认为王涛对球衣圈的发展存在积极的影响:“无论真假,他这个事情总要有人去做,让外界认识到球衣的价值,去为球衣圈做推广。”一位不愿具名的球衣圈资深人士对懒熊体育说。

而说到出圈,明星王一博在参加综艺时身穿了本赛季的利物浦第二客场球衣,也间接为球衣市场带来了热度。

▲王一博身穿本赛季利物浦的第二客场球衣。

受到疫情影响,主打旅游业务的铁杆体育,2020年营收表现低迷。不过创始人陆一鸣没有闲着,他有意在球衣交易市场分得一杯羹,通过半年的时间,铁杆体育建立了一套自己的球衣体系,目前在售球衣200余件,并且为产品做了特定的“铁杆认证”,以及鉴真。目前铁杆体育的销售平台以微信商城的小程序为主,接下来会在懂球帝进行售卖,陆一鸣对懒熊体育表示,球衣的销售行情比预期好,许多球衣刚上就被秒拍。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王涛还是陆一鸣,两位球衣圈的“新人”,都需面临融入圈子,也就是球衣真假被质疑的阶段。对此,体育收藏品玩家张俊玮表达了他的看法:“从经营的角度来讲,球衣的货源其实是非常不透明的。这个信息差是造成真假难辨的根本原因。”客观存在的信息差,对于文首提到的球衣圈新人,也会是不小的考验。

张俊玮补充道:“对比一下你会发现,其他类型的收藏品,例如球星卡,就有很明确的货源的。亲签藏品,如果有经纪公司代理非IP签的话,也是有明确的货源的。”

除了收藏,张俊玮的另一个身份是“偶藏”的创始人,这款9月上线的App,看中的是体育收藏品没有垂直社区的空白。大致上,偶藏是要搭建藏品真假鉴定的体系、属于玩家的社区,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业务——拍卖。

不过在偶藏形成口碑之前,国外经纪公司出品的签名纪念品销售的重要性,会优先于球衣:“我们一开始的时候选择做经纪公司的官方货品拍卖,就是希望规避一些类似于球衣交易中出现的问题。这样有利于商业化闭环的形成。”目前,偶藏已经与Icons、Exclusive Memorabilia等英国体育收藏品经纪公司达成合作。

在张俊玮看来,体育收藏领域存在“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的现象,核心之一便是没有内容引导,因此偶藏一直在撰写体育收藏领域的科普文,并且他向懒熊体育透露,偶藏最近在做的内容项目,就是把各大足球俱乐部近几十年的球衣、臂章、材质等细节,做一个完整的科普。在偶藏之前,《足球周刊》5月出版的第788、789连刊《球衫传奇》,采用了类似的主题。

小众市场的辛苦生意

当然,偶藏刚刚成立,许多想法有待市场验证,如果说有什么能坚定张俊玮的想法的话,那Z时代的消费理念,便是其一。张俊玮对懒熊体育分享了一笔令他印象深刻的交易,他在闲鱼挂出的一件勒布朗·詹姆斯的亲签球衣,售价在3万人民币左右。结果球衣被一位96年女孩拍得,随后张俊玮了解到,女孩打算把球衣当作生日礼物,送给男朋友。在80后的张俊玮看来,如此只为“搏君一笑”的消费理念,以前是不敢想像的。

实际上,发掘Z时代人群消费力,不是张俊玮的个人判断,而是商业上的大势所趋。

这种大势所趋具体表现在每年进入市场的球衣数量和款式,较之以往有了飞速的发展。20年前,一般单赛季品牌会为俱乐部推出主客场两款球衣,时常出现单款球衣连续使用两、三个赛季的情况;10年前,品牌形成了每赛季推出两件新球衣的模式,而曼联、皇马、尤文、国米等豪门,开始推出象征着赛季第三款球衣的“第二客场”;而在正在进行的2020-2021赛季,巴塞罗那宣布还将在下半回合的国家德比,推出单赛季第4套球衣。

在此基础上,联名款正在成为球衣圈的下一个热潮,例如滑板品牌Palace与尤文,乔丹与巴黎圣日耳曼,或是阿迪达斯、EA和俱乐部的三方联名等等案例。或许,若干年后,这些球衣也会出现大幅涨价的局面。

▲尤文图斯在比赛中身穿阿迪达斯xPalace联名款。

不过对球衣市场发展呈悲观态度的声音层出不穷,小卡除了收集阿森纳球衣,他同时也是一名卖家,但和飞起一脚不同的是,他以销售阿森纳的当季球衣为主,因此以淘宝为主,他对懒熊体育直言不讳:“你在市场上看到那些卖球衣的店铺,没几个能赚大钱的。除非手里的货都能售罄。”他认为球衣只能算小众市场,商家赚到的往往是一批卖不掉的货,可能很多买家觉得球衣很暴利,但他们都忽略了正品球衣的成本来就不低,加上往往赛季末各大商家会打折,因此球衣卖家就是赚头蚀尾。最终往往是瞎折腾一个赛季,结果利润非常有限。

而且在小卡看来,球衣生意的行情存在不稳定性,加上今年疫情和品牌球迷版零售价涨价,以他的切身经历为例,新赛季球衣发布后,市场普遍反应偏贵,等赛季末打折再买。虽然在阿森纳8月初夺得足总杯冠军后,球衣需求有明显增加,还是但随着本赛季战绩陷入平庸,行情自然受到波折,这些取决于竞技成绩的市场变化,是很难用营销活动反转。而且考虑到库存压力,他认为球衣卖买更适合是为兴趣而做。

飞起一脚之所以会选择老球衣切入市场,也离不开热爱驱动:“这门生意赚肯定有的赚,但是非常辛苦。”现在的飞起一脚,日常工作就是球衣买手。如果说他的生活和之前有何变化的话,那他的家从北京搬到了河北,算是其中之一。

在球衣的高级玩家们看来,老球衣无疑是艺术品,但究竟能否被称为成功的商品,眼下没有标准答案。毕竟,只有时间才是赋予球衣沉淀感和价值。

陈冠希带女儿为湖人打call 女儿穿球衣模样软萌

10月12日,陈冠希在社交平台晒出女儿Alaia穿球衣的照片为湖人队打call,并写道:“LEGO LAKE SHOW”。


陈冠希女儿Alaia陈冠希女儿Alaia

新浪娱乐讯 10月12日,陈冠希在社交平台晒出女儿Alaia穿球衣的照片为湖人队打call,并写道:“LEGO LAKE SHOW”。照片中,Alaia穿着湖人队詹姆斯23号球衣,坐在椅子上咧嘴看着镜头,模样软萌可爱,五官像极了妈妈秦舒培。

球员在比赛时穿什么品牌的鞋,是权利还是生意?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庄坤潮,36氪经授权发布。‍‍

过去一个月,本赛季的CBA、CUBA和“耐高”相继落下帷幕。回顾球员们一整个赛季的表现时,就连吃瓜群众也不难发现,他们从头到脚的装备都统一“卖”给联赛赞助商了。

这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李宁、准者和耐克实现了对中国三大级别的篮球赛事的“瓜分”。根据联赛与赞助商签订的协议,球员们上场时要穿着赞助商提供的全套装备,比赛用鞋也包括在内。

在全球范围内,职业体育赛事出售球员的球衣权益早已是常规操作,但球员是否保有选择球鞋的权力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

与球衣、球裤等装备相比,消费者往往对球员脚上的球鞋更为关注。因此,从经济利益上看,联赛方将球员们的球鞋选择权和球衣、球裤等装备赞助权益打包出售,往往能获取更高的收益。

以CBA为例,过去几个赛季CBA选择把球鞋选择权一并打包出让给李宁,这也为联赛提供了重要的商业收入。联赛商务收入增加,俱乐部获得的联赛经费也会更多,球队可以用这部分经费支付球员的工资。因此,一份价值更高的赞助合同对于俱乐部和球员的收入都有加成,联赛方以此为由,出让球员的球鞋选择权也有其合理之处。

但对于顶级球星或者与其他运动品牌有约在身的球员来说,拥有球鞋选择权能为他们带来更高的收益,而这往往就会与联赛权益产生冲突。

2012-2013赛季,李宁以一纸5年20亿元的合约成为CBA新一任装备赞助商。这在当时称得上是一份天价的赞助合约,球鞋选择权自然也包含在内。理论上所有CBA球员都得穿李宁的球鞋,但中国篮协当时也有缓冲政策,符合限制条件的球员在支付穿着竞品的补偿费后,可以穿着其他品牌的球鞋上场比赛。

但这样的缓冲政策并没有完全消除因为球鞋而引发的争议,比如2016-2017赛季发生的现场换鞋事件。

2016年夏天,易建联以一份一年800万美元的合同加盟洛杉矶湖人队。因此,易建联在2016-2017赛季的CBA并没有缴纳补偿费。如果易建联当赛季在CBA出场,比赛期间就必须穿着李宁的球鞋。

后来因为在湖人队的上场时间得不到保证,易建联重返CBA。当时联赛已经开打,广东宏远俱乐部在2016年10月30日向CBA提交申请,以易建联“脚部跟腱劳损,需要穿着特定用鞋,否则容易受伤”为由,希望CBA批准他穿着个人特定用鞋。

但广东队的申请没有获批,易建联在回归CBA的首战中就只能穿着李宁的球鞋上场。然而当第二节比赛进行至58秒时,易建联在场上将李宁的球鞋脱下,扔在球场内后离场。随后易建联穿回了自己个人赞助商耐克的球鞋,并在第三节比赛中重新出场比赛。

此举引发外界热议,运动员个人赞助商的权益与联赛赞助商的权益之间的冲突在一场全国直播的比赛中呈现在观众眼前。针对此次违规行为,中国篮协最终决定对易建联停赛一场,并对广东队罚款5万元。

对此,专注体育法与国际法的律师蔡果认为,CBA与赞助商达成的契约是无权在参赛球员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形下为球员创设义务的,包括强制其穿着赞助商球鞋的义务。尽管CBA可辩称,球员参加比赛即意味着对其规定的全盘接受,形成球员与CBA之间的契约,不接受CBA规定约束自应被比赛排除。但并非所有规定均构成CBA与球员之间的有效契约。

以指定球鞋的规定为例,若仅是下达规定,但并未取得球员明确同意(遵守该规定系其参加联赛的资格条件),从法律的角度来看,难言球员与CBA之间就用鞋达成了任何契约;有关用鞋的强制规定因违反了《合同法》原则(具体可参见第三条、第五条、第四十八条)对球员无效,球员自是有权对该规定提出异议或不执行该规定。当然,为确保赛事的进行,主办方与参赛队员之间有必要达成某些约定。但规范的操作并非“霸王条款”,而需在信息对称的前提下取得双方的合意。

▲NBA并不指定比赛用鞋,所有品牌的球鞋都能出现在赛场上。

对比CBA,NBA采取的方式是只出让装备赞助权,让球员保有球鞋选择权。从球员的商业价值方面考量,NBA许多球员都有足够的市场号召力,不少运动品牌都会让他们代言旗下产品。在品牌的宣传过程中,球员们的形象和号召力会得到提升,进而吸引更多人看NBA的比赛,推高联赛的关注度和商业价值。因此NBA选择搁置球鞋选择的争议,反而能为联赛争取到更大的经济收益。

同时,NBA不出让球鞋选择权也有法律方面的考虑。蔡果律师认为,NBA之所以不统一出让所谓的“穿鞋权”,不仅是因为长远的利益问题,也是因为该权利属于球员个人,NBA无权可卖。某种程度上,球鞋与球衣、领奖时的着装要求等相比,与球员个人联系更加紧密。有创意的律师甚至可将自由选择球鞋的权利定义为球员“人格权”的衍生权利——属于球员个人,他人或其他“组织”无权攫取。

而且在这种模式下,看球员们如何与联赛赞助商斗法也是一大噱头。2015年,耐克以8年10亿美元的价格与NBA签订球衣赞助合约。自2017-18赛季起,耐克将成为NBA的独家球衣赞助商,而且耐克的标志将出现在右胸位置,这是以前的球衣赞助商从未有过的待遇。

▲库里将球袜向下翻折,挡住耐克的标志。

对于非耐克赞助的球员来说,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身上的耐克标志尽可能地隐藏起来。作为安德玛和阿迪达斯旗下篮球产品线重要的代言人,史蒂芬·库里(Stephen Curry)和詹姆斯·哈登(James Harden)在比赛期间都会把球袜向下翻转一截,遮住耐克的标志。

类似的操作时常会引发讨论,这也进一步印证了NBA通过保留球员的球鞋选择权,能为联赛争取到更高的话题度和曝光。

如果说职业联赛的球鞋争议牵涉职业球员的个人利益,那针对非职业球员身份的学生运动员,联赛方又是否有权出让他们的权益,以获得更高的赞助费用呢?

以NCAA为例,蔡果律师认为,NCAA是非营利组织,没有任何依据通过规定学生的装备获利——NCAA拥有的权利是规定装备的规格、Logo的大小、位置等,保证旗下的赛事以一定的标准呈现。因此,NCAA没有权利为学生运动员选择装备品牌(除非成员学校同意把权利让渡给NCAA——但这从逻辑上、现实操作层面都不可能发生。)

▲密歇根大学赞助商Jordan品牌每年都会为球队推出专属球鞋。

从这个角度看,参加NCAA的校队并不能以出让球员的球鞋选择权为由,去向赞助商索要更高额的赞助协议。

与职业球员相比,学生运动员的身份特殊。他们参加比赛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是为了学校的荣誉出战。而且为了保证球员的“业余性”,他们不能通过比赛获得利益。在这种模式下,球员的出色发挥为联赛赢得了关注度和经济收益,但他们却分文不取,还需要出让装备权益。这种模式也是导致NCAA近年来广受诟病的一点。

据Business Insider统计,NCAA大联盟在2016-2017学年的收入达到了十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于由68支球队组成的大学男子篮球一级联赛(NCAA Division I Tournament)的电视转播权与市场营销。

篮球联赛的收入这么高,球员们却得不到报酬。而且NCAA还有规定,球员们不得通过自己的肖像获利。与此同时,球员们参加比赛还得冒着受伤影响后续职业生涯的风险。

▲威廉姆森的受伤引发热议。

2019年2月21日,杜克大学和北卡大学的焦点战上演。杜克大学球员、NBA选秀状元热门锡安·威廉姆森(Zion Williamson)在开场的第一次进攻中,持球转身时不慎滑倒,直接踩穿了脚下耐克球鞋,不幸受伤。当时,犹他爵士队球员多诺万·米切尔(Donovan Mitchell)就表示,“大家都记住有多少钱投入到这场比赛里,但这些球员一分钱都拿不到,现在锡安还受伤了。”

针对这一事件,蔡果认为,杜克大学是耐克长期赞助的学校,威廉姆森在代表杜克大学比赛时必须穿着耐克球鞋,因为学生与大学之间有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学生运动员有选择大学的自由(因此也可以说有选择心仪球鞋品牌的自由),所以学生在选择加入某所大学后(学生运动员对学校的赞助品牌知情),遵守学校的规定着某个品牌的球鞋是有逻辑的。

不过,这一点在国内的情况却又有所不同,因为CUBA和当下的耐克高中篮球联赛都是整个联赛统一的一家赞助商,所以如果从一点上考虑,中国的这些学生球员是没有选择权力的。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The Action Network记者达伦·罗威尔(Darren Rovell)当时的报道,当有球员在穿着耐克产品时出现受伤的情况,那这名球员在经过治疗后,如果无法或者拒绝穿着耐克鞋款参加比赛的话,可以穿着非耐克鞋款上场,但必须把竞品标志完全遮盖。

事实上,即使在NCAA这套体系下,球员也在不断要求提升自身的话语权。随着保护球员权益的呼声日渐高涨,NCAA最高管理委员会于2019年10月29日宣布允许大学生运动员使用自己的姓名权和肖像权进行盈利,此规定将在2023年生效。

归根结底,职业联赛在商言商,球鞋选择权出让与否就看能否从中获取最大利益。而对于NCAA等非职业联赛来说,以联赛收益为运动员们升级训练、比赛环境的旧模式已经难以满足当下的需求,他们必须更好地实现联赛收益的再分配。

穿过的更值钱,二手足球衣市场会成为下个风口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付茸,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年36岁的杜伟在一家德资外企工作,作为一名AC米兰的死忠球迷,大约十年前他开始了自己的球衣“狩猎”之路,“从米兰球衣、意大利球衣到比尔霍夫穿过的米兰百年西服,目前我收藏了一千多件,总共得花出去将近一百万(人民币)了。”

放眼全球,足球服市场已经成为价值百亿人民币的产业。2018年世界杯上的“网红”球衣——尼日利亚主场球衣,定价约550元左右,一经推出便创下了 300 万件的销量。全球球衣销量的领跑者曼联上赛季售出了495万件球衣,销售收入超过20亿人民币。

▲尼日利亚2018年世界杯球衣大受追捧。

但并不是只有当季新款球衣才这么受欢迎。比起550元一件的新球衣,一件印着贝克汉姆名字的20年前的曼联球衣可以卖到3500元,如果是一件马拉多纳穿过并签名的球衣,那就不得了了,少说也得卖到5万元往上。

市售版球衣通常分为球迷版和球员版,而在球迷眼中,更有价值更为珍贵的则是更衣室球衣(即球员放在更衣室没有穿上场的球衣)和球员穿上场的落场球衣——当然,其价格也更高。

像杜伟这样的球衣收藏者不会被高价“劝退”,只要确定是真品,他愿意为了爱和信仰豪掷千金。“我收藏的皮尔洛和奥多穿过的意大利D&G 西服,上面带意大利队徽,这些都是好几万一件。”

根据杜伟多年来的收藏经验,落场球衣过高的价格,也会导致市场上会出现一些“以假充好”的现象,”AC米兰俱乐部基金会拍卖会有证书证明是球员穿过的,民间市场上的就要看你能不能信任对方了。”

杜伟最近正在给自己的藏品按专题分类,比如米兰球衣、意大利球衣 、裁判球衣、百事可乐经典球衣、南美俱乐部球衣等等——“这些基本都是老款的”,还有一些非常小众的球衣,“设计极其各色,单独买来纪念“。

从收藏米兰球衣开始,杜伟了解到了英国球衣交易平台Classic Football Shirts(以下简称CFS)。在CFS网站上,可以购买或出售手中的球衣,网站作为平台方按照球衣的年代、所属球队、款式、品相和尺码评估价格后进行再交易。

▲CFS网站会根据球衣的年代、所属球队、品相和尺码标注价格。

CFS创立的故事来自于一次偶然的球衣买卖经历。2006年,曼彻斯特的大学生道格·比尔顿(Doug Bierton)要去参加一个化妆舞会,他在一家二手商店花了5英镑买了件1990意大利世界杯英格兰的客场球衣,后来又转手把这件球衣挂在了eBay上,令比尔顿惊讶的是,他发现这件球衣竟然可以卖到50英镑。

比尔顿由此发现了二手球衣这块潜在的市场,于是和同学马特·达勒(Matt Dale)两个人携手创立了二手球衣交易网站CFS,并将信用卡和助学贷款全部投进了二手球衣采购上。

那时候曼彻斯特的二手商店和eBay上的卖家还不了解二手球衣的潜在价值。“有一次我们在eBay上花了100英镑买了一件1972年布莱恩·基德(Brian Kidd)在比赛中穿过的曼联球衣,后来有人开价800英镑要买这件!我们更加坚定这是有市场的。”比尔顿说。

▲粉色的巴勒莫球衣为CFS带来了新机遇。

CFS十五年的成长史上有几件关键性的大事。2009年,CFS在网站上开设了甩卖区,并和运动品牌Lotto签了一份合同,Lotto提供了1000件巴勒莫俱乐部的球衣,也许是粉色加持,这款降价的巴勒莫球衣销量不错。开了这个头之后,CFS开始和荷兰、波兰的小俱乐部合作,帮小球会清理库存的同时,也满足了小众球衣爱好者的需求。

由此也领向了对CFS来说意义更加重大的另一件事——2010年,CFS和AC米兰签署了合作,AC米兰为CFS提供了大约5万件过去20年间的更衣室版球衣、外套、训练衣甚至内裤。也正是那时国内像杜伟这样的AC米兰球迷被这些尖货吸引而来。

一年之后,CFS在伊蒂哈德球场旁边开了一家占地15000平方英尺(约1393平方米)的实体店,随后伦敦的实体店也开了起来,后来他们的店铺也成为了国内球衣爱好者口口相传的“观光”胜地。

▲英国著名摇滚歌手Noel Gallagher在2017年的一场演唱会中穿着一件巴萨1980/81赛季主场球衣。

影响一件老款球衣价格的关键因素包括其稀缺性、品相和尺码,而稀缺性是其中最重要的。尤其是球员在比赛中穿过的落场球衣以及百年纪念款和特别设计款的球衣,随着时间推移价格增幅会非常快。老款球衣的流行不仅仅是关于审美,球衣本身也会激发球迷的怀旧情绪。

如果一件球衣的背后关乎某个重要时刻或者某场关键比赛,这件球衣也随之荣誉加身,比如利物浦1989/90赛季、荷兰1988赛季的球衣就是如此。

球衣品牌嗅到了这股复古浪潮。2018年荷兰潮流品牌Patta和茵宝以阿贾克斯1990/91 赛季的客场球衣为灵感推出了复古球衣,大火的尼日利亚2018年主场球衣在设计元素上则和1994年尼日利亚第一次闯入国际大赛时所穿的球衣异曲同工。

足球俱乐部和赞助商也会推出官方复刻球衣给球迷来一波回忆杀,例如去年耐克为了庆祝与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合作20周年,发布了巴塞罗那1998/99赛季复刻球衣。

▲荷兰潮流品牌Patta和茵宝联名为阿贾克斯推出复古球衣。

除了容易被情怀牌击中的球迷,时尚和潮流元素进一步将足球衣风潮推向了大众视野,比如2018年巴黎圣日耳曼和AJ签下了为期3年的合同,推出联名系列球衣和球鞋;法国设计师品牌Koche和英超狼队于2019年展开了联名合作。 

对于足球这项诞生便自带左翼属性的运动来说,有一些球迷认为足球文化是天然反消费主义的,球衣本身的身份认同和象征意义更为重要,老款球衣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一种对过度商业化的抵抗。“穿着一件巴黎圣日耳曼老球衣的球迷,就比近几年中东土豪入主以来的‘塑料’冠军球迷高级多了。”有球迷这样说道。

不过市场证明了这样的情感有些一厢情愿。大约十年前巴黎圣日耳曼一赛季的球衣销量仅仅为20余万件,而自从与AJ合作以来,巴黎圣日耳曼在2018/19一赛季便售出了152.2万件球衣,跃居全球球衣销量第八。

近日有消息称,巴黎圣日耳曼将和AJ延长目前的合同至少至2022年,在巴黎圣日耳曼迎来50周年建队纪念之时,AJ品牌将负责设计球队4款新球衣的其中两款。

▲巴黎圣日耳曼与AJ合作以来球衣销量大涨。

2019年国内外二手球鞋市场不断升温,随着资本涌入,在球鞋交易平台的助推下,很多球鞋不再是“商品”,而更像是一支股票,原价不到1000元的鞋子被炒到几万甚至十几万。那么未来足球球衣市场会不会像球鞋一样从用爱供养转变为被热炒的局面?

常驻英国的老款球衣代购小竹近十年通过口碑传播积累了两万多名经常回购的客户,他说近几年CFS的老球衣价格一直在大幅地涨,CFS在收进球衣之后也会将价格抬高一些,“但肯定没有球鞋那么夸张”。

杜伟“入圈”十多年,他也觉得收集老款球衣还是小圈子的爱好,“对不喜欢的人来说,白给也不要”。

不过一些产量少、颜值高的球衣一经发售还是会有球衣贩子涌出来先囤货,再以翻倍或者三倍的价格出掉,比如皇马2014/15赛季被球迷称为“黑龙”的山本耀司合作款球衣,2018世界杯的克罗地亚球衣和尼日利亚球衣也出现了先囤货之后被高价转卖的情况。

一开始CFS创始人比尔顿也认为收集球衣是一个小圈层的爱好,发展至今,CFS已经成为英国乃至世界最大的二手球衣交易平台,拥有超过超过百万件库存和7.5万件不同规格的球衣,每年至少销售30万件球衣,年营业额超过1亿人民币。2019年8月,CFS拿到了劳埃德商业银行(Lloyds Commercial Banking) 250万英镑(约人民币2250万元)的投资,计划扩大库存并发展全球电子商务。

▲CFS创始人道格·比尔顿在其位于曼彻斯特的球衣仓库。

从目前的趋势上看,因为总会有新的消费者入场,加上老款球衣的稀缺性,未来商品价格持续走高几乎是必然的趋势。国外也有更多的年轻创业者踏进了球衣市场,从英超经典球衣、小众的J联赛球衣到女足球衣,无所不淘。在古着文化流行的日本,足球影响力的提升也助推了老款球衣的流行。球衣店铺Vintage Sports如今已经在东京、大阪和京都开了五家连锁店。

球衣爱好者阿肉通常会托朋友来这里淘货,“国内基本上很难买到老款的球衣,往前推八年以上的球衣都挺少。现在要在日本买品相好的或者有故事的款式,都不便宜。“阿肉目前收集了500多件球衣,“老款球衣可能比例在五分之一左右,所有球衣里只有一百来件是平时会穿到的,其他的都是用来收藏。“

▲阿肉的下一个目标是得到一件马拉多纳的亲笔签名球衣。

CFS创始人比尔顿看到东亚的球衣潮人们有的穿着价格不菲的90年代博卡青年老球衣,上面甚至还残留着泥点儿,“经典足球衣已经成为一种高街时尚了”。

不过,比起成为快速更迭的潮流文化符号,一些球迷还是愿意相信,经典足球衣会作为一种文化标本得以保存和流传。“买家懂不懂这段历史、对于这个球员有没有感情,都会影响经典老球衣的流通,”阿肉说,“如果能够流通得频繁,也反应了这个地区足球文化的深厚程度,这也是足球文化的传承吧。”

《足球小将:新秀崛起》中文版PS4/NS特典内容公布

今日,万代南梦宫宣布旗下足球新作《足球小将:新秀崛起》将于2020年8月27日推出PS4/NS版,8月28日推出STEAM繁体中文版,同时公开了首批特典内容以及发售日宣传影片。

公开实体版首批特典内容

购买PS4/Nintendo Switch版《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繁体中文一般版的玩家将可获得以下游戏道具下载代码:

1. 修哲国小球衣:可在《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游戏内的自订队伍当成球衣,是过去曾跟大空翼等人比赛过的 修哲国小 的球衣。

2. 明和足球队球衣:可在《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游戏内的对战模式 VERSUS 和 ONLINE VERSUS 使用 明和足球队球衣 。

3. 可在对战中使用,小翼踢给若林的挑战书足球

4. 庆祝动作(特技)

5. 庆祝动作(展现背号)

6. 日本青年队球衣:可在《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游戏内的自订队伍当成球衣,原创版的 日本青年队球衣 。

7. OPEN SKY Design成套球衣组合:可在《足球小将:新秀崛起》游戏内的对战模式 VERSUS 和 ONLINE VERSUS 使用 OPEN SKY Design成套球衣组合 。包含有OPEN SKY Design球衣、足球和钉鞋。

8. Hawk Design成套球衣组合:可在《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游戏内的对战模式 VERSUS 和 ONLINE VERSUS 使用 HAWK Design成套球衣组合」。包含有Hawk Design球衣、足球和钉鞋。

购买PS4/Nintendo Switch 版《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繁体中文豪华版(含一般版游戏软体及季票)的玩家,除上述一般版特典外,另可获得以下游戏道具下载代码:

1. V Jump合作成套球衣组合:可在《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游戏内的对战模式 VERSUS 和 ONLINE VERSUS 使用 V Jump合作成套球衣组合 。包含有V Jump合作球衣、足球和钉鞋。

2. NEW CHAMPIONS成套球衣组合:可在《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游戏内的对战模式 VERSUS 和 ONLINE VERSUS 使用 NEW CHAMPIONS 成套球衣组合 。包含有NEW CHAMPIONS球衣、足球和钉鞋。

此特典内容物仅适用于实体版,数位版特典内容物请依实际公告为準。

图片为示意图,内容、样式可能未经告知有部分变更。

数量有限,详细请洽购买店家

特典可在对战模式的 VERSUS ONLINE VERSUS 使用。

挑战书足球可在选项中切换足球设定,即可于比赛中使用。

庆祝动作需于自订角色中设定,即可在比赛中进球时做出庆祝动作。

在兑换特典代码前,请更新到最新版本并确认网路连线环境。使用PlayStation Store时,必须拥有Sony Entertainment Network帐户;使用Nintendo eShop时,必须拥有Nintendo Account帐户。

下载代码的使用期限为2021年8月26日止,亦可能未经告知提前结束。并可能于日后另行发布

繁体中文版宣传片:

关于《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

《足球小将 新秀崛起》为《足球小将》睽违10年的家用主机新作。以高品质动画视觉效果呈现出原作中高速碰撞的精采球技,是《足球小将》第一款足球动作游戏。

游戏不仅收录动画中学篇登场的队伍跟角色,更增加海外青年队人气的角色,玩家可选择操作喜爱的角色并欣赏其华丽的动作。另外,可透过1~4人的线上对战模式,与家人朋友一同体验欢乐的足球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