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刊文:资本养猪要避免“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养猪

作者:乔金亮

应围绕产能储备优化调控手段,以大企业为重点,增强逆周期调节的精准性,确保猪肉产能稳定在5500万吨。要既让消费者买得起,又让养殖户收入好;既让主产区养猪有实惠,又让主销区吃肉有保障。

日前,生猪期货挂牌上市。业内认为,生猪期货的价格走势,体现了市场对未来生猪供应逐步恢复的预期。也有不少市场主体担心生猪生产恢复后供求形势快速逆转,出现大起大落。如何算好养猪这笔账,怎样破解生猪“多了多、少了少”难题,成为行业热点。因此,有必要适当提示一下风险。

社会资本要稳妥处理好扩栏增养,在推动产能恢复的同时实现转型升级,避免“一哄而起、一哄而散”现象。要加快现代化体系建设,不能因为养殖用地政策宽松就片面铺摊子,不能因为环评承诺制就放松了对环保的硬要求,如此才能走得更远。

对地方政府来说,发展养猪产业要走出只看一隅的思维定势,不要只算眼前账,还要多算长远账。生猪养殖,没有税收却有污染风险,大家都想吃肉却不想养猪,甚至个别地方此前搞“无猪县、无猪乡”。但是,猪少了引发价格上涨,超级猪周期影响了群众生活。对主产区来说,生产和调出粮食是为国家作贡献,生产和调出猪肉也是为国家作贡献。应把生猪生产提升到更高位置上,像抓粮食生产一样抓生猪生产。

对养殖企业来说,也要走出赚快钱的思维定势。眼下,行业已稳定进入政策宽松期,有关部门出台19项政策举措,加之非洲猪瘟疫情总体平稳,截至2020年11月底,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已恢复到2017年的90%以上,进展超过预期。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是近年来生猪产能的最高点,这意味着保供稳价有了底气。按照养殖周期计算,2021年三季度生猪出栏将达正常水平,价格总体下跌已成为市场共识。

一方面,生猪恢复的势头需要进一步巩固。全球猪肉总贸易量约800万吨,不到国内产量的15%。2018年及以前,猪肉进口占国内产量的比重始终没超过2%。立足国内保供给的大背景下,生猪产能恢复还不充分。对各地来说,今年还要继续稳定养殖用地、环评承诺制、贷款担保等主要扶持政策,给养殖主体吃下定心丸。目前,还在建设的生猪规模养殖场,应加快建设进度,尽早竣工投产,带动中小养殖户发展生产。

另一方面,部分养殖企业的经营风险也在加大。养殖规模越大,可能的收益越大,一旦遭遇价格波动或动物疫病,其风险也越大。我国生猪养殖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设施装备条件差,生产效率不高。在市场风险加大的大背景下,一些企业还不够理性。应加快全流程的现代化体系建设,不能因为环评承诺制就放松了对养殖粪污处理的硬要求,不能因为养殖用地政策宽松就盲目扩大,不能因为非洲猪瘟疫情平稳就降低生物安全要求。

我国生猪价格波动剧烈,原因在于产业素质不够高。一是规模化水平低。全国一半的出栏肥猪由占数量99%的散户提供,年出栏500头以上的生猪养殖场户只有约16万户;二是产业化程度低。养殖、加工、运销等相互脱节,缺乏利益共享共生机制。社会资本养猪,是看到了行业巨大的市场容量和转型升级的机遇,也应该在产业一体化发展上有所作为,在带动散户上有所成就。

从以往来看,政府部门对增产手段的运用相对成熟,对促进供求平衡的调控则不足。但是,此时的价格过低会导致彼时的价格过高。当产业受到外部因素冲击、靠市场力量不能恢复至供求平衡状态时,政府有必要加强调控。如果说,粮食保供的重点是提升产能,那么生猪保供的重点则是储备产能。应围绕产能储备优化调控手段,以大企业为重点,增强逆周期调节的精准性,确保猪肉产能稳定在5500万吨。要既让消费者买得起,又让养殖户收入好;既让主产区养猪有实惠,又让主销区吃肉有保障。

经济日报刊文:资本养猪要避免“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养猪

作者:乔金亮

应围绕产能储备优化调控手段,以大企业为重点,增强逆周期调节的精准性,确保猪肉产能稳定在5500万吨。要既让消费者买得起,又让养殖户收入好;既让主产区养猪有实惠,又让主销区吃肉有保障。

日前,生猪期货挂牌上市。业内认为,生猪期货的价格走势,体现了市场对未来生猪供应逐步恢复的预期。也有不少市场主体担心生猪生产恢复后供求形势快速逆转,出现大起大落。如何算好养猪这笔账,怎样破解生猪“多了多、少了少”难题,成为行业热点。因此,有必要适当提示一下风险。

社会资本要稳妥处理好扩栏增养,在推动产能恢复的同时实现转型升级,避免“一哄而起、一哄而散”现象。要加快现代化体系建设,不能因为养殖用地政策宽松就片面铺摊子,不能因为环评承诺制就放松了对环保的硬要求,如此才能走得更远。

对地方政府来说,发展养猪产业要走出只看一隅的思维定势,不要只算眼前账,还要多算长远账。生猪养殖,没有税收却有污染风险,大家都想吃肉却不想养猪,甚至个别地方此前搞“无猪县、无猪乡”。但是,猪少了引发价格上涨,超级猪周期影响了群众生活。对主产区来说,生产和调出粮食是为国家作贡献,生产和调出猪肉也是为国家作贡献。应把生猪生产提升到更高位置上,像抓粮食生产一样抓生猪生产。

对养殖企业来说,也要走出赚快钱的思维定势。眼下,行业已稳定进入政策宽松期,有关部门出台19项政策举措,加之非洲猪瘟疫情总体平稳,截至2020年11月底,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已恢复到2017年的90%以上,进展超过预期。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是近年来生猪产能的最高点,这意味着保供稳价有了底气。按照养殖周期计算,2021年三季度生猪出栏将达正常水平,价格总体下跌已成为市场共识。

一方面,生猪恢复的势头需要进一步巩固。全球猪肉总贸易量约800万吨,不到国内产量的15%。2018年及以前,猪肉进口占国内产量的比重始终没超过2%。立足国内保供给的大背景下,生猪产能恢复还不充分。对各地来说,今年还要继续稳定养殖用地、环评承诺制、贷款担保等主要扶持政策,给养殖主体吃下定心丸。目前,还在建设的生猪规模养殖场,应加快建设进度,尽早竣工投产,带动中小养殖户发展生产。

另一方面,部分养殖企业的经营风险也在加大。养殖规模越大,可能的收益越大,一旦遭遇价格波动或动物疫病,其风险也越大。我国生猪养殖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设施装备条件差,生产效率不高。在市场风险加大的大背景下,一些企业还不够理性。应加快全流程的现代化体系建设,不能因为环评承诺制就放松了对养殖粪污处理的硬要求,不能因为养殖用地政策宽松就盲目扩大,不能因为非洲猪瘟疫情平稳就降低生物安全要求。

我国生猪价格波动剧烈,原因在于产业素质不够高。一是规模化水平低。全国一半的出栏肥猪由占数量99%的散户提供,年出栏500头以上的生猪养殖场户只有约16万户;二是产业化程度低。养殖、加工、运销等相互脱节,缺乏利益共享共生机制。社会资本养猪,是看到了行业巨大的市场容量和转型升级的机遇,也应该在产业一体化发展上有所作为,在带动散户上有所成就。

从以往来看,政府部门对增产手段的运用相对成熟,对促进供求平衡的调控则不足。但是,此时的价格过低会导致彼时的价格过高。当产业受到外部因素冲击、靠市场力量不能恢复至供求平衡状态时,政府有必要加强调控。如果说,粮食保供的重点是提升产能,那么生猪保供的重点则是储备产能。应围绕产能储备优化调控手段,以大企业为重点,增强逆周期调节的精准性,确保猪肉产能稳定在5500万吨。要既让消费者买得起,又让养殖户收入好;既让主产区养猪有实惠,又让主销区吃肉有保障。

经济日报刊文:资本养猪要避免“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养猪

作者:乔金亮

应围绕产能储备优化调控手段,以大企业为重点,增强逆周期调节的精准性,确保猪肉产能稳定在5500万吨。要既让消费者买得起,又让养殖户收入好;既让主产区养猪有实惠,又让主销区吃肉有保障。

日前,生猪期货挂牌上市。业内认为,生猪期货的价格走势,体现了市场对未来生猪供应逐步恢复的预期。也有不少市场主体担心生猪生产恢复后供求形势快速逆转,出现大起大落。如何算好养猪这笔账,怎样破解生猪“多了多、少了少”难题,成为行业热点。因此,有必要适当提示一下风险。

社会资本要稳妥处理好扩栏增养,在推动产能恢复的同时实现转型升级,避免“一哄而起、一哄而散”现象。要加快现代化体系建设,不能因为养殖用地政策宽松就片面铺摊子,不能因为环评承诺制就放松了对环保的硬要求,如此才能走得更远。

对地方政府来说,发展养猪产业要走出只看一隅的思维定势,不要只算眼前账,还要多算长远账。生猪养殖,没有税收却有污染风险,大家都想吃肉却不想养猪,甚至个别地方此前搞“无猪县、无猪乡”。但是,猪少了引发价格上涨,超级猪周期影响了群众生活。对主产区来说,生产和调出粮食是为国家作贡献,生产和调出猪肉也是为国家作贡献。应把生猪生产提升到更高位置上,像抓粮食生产一样抓生猪生产。

对养殖企业来说,也要走出赚快钱的思维定势。眼下,行业已稳定进入政策宽松期,有关部门出台19项政策举措,加之非洲猪瘟疫情总体平稳,截至2020年11月底,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已恢复到2017年的90%以上,进展超过预期。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是近年来生猪产能的最高点,这意味着保供稳价有了底气。按照养殖周期计算,2021年三季度生猪出栏将达正常水平,价格总体下跌已成为市场共识。

一方面,生猪恢复的势头需要进一步巩固。全球猪肉总贸易量约800万吨,不到国内产量的15%。2018年及以前,猪肉进口占国内产量的比重始终没超过2%。立足国内保供给的大背景下,生猪产能恢复还不充分。对各地来说,今年还要继续稳定养殖用地、环评承诺制、贷款担保等主要扶持政策,给养殖主体吃下定心丸。目前,还在建设的生猪规模养殖场,应加快建设进度,尽早竣工投产,带动中小养殖户发展生产。

另一方面,部分养殖企业的经营风险也在加大。养殖规模越大,可能的收益越大,一旦遭遇价格波动或动物疫病,其风险也越大。我国生猪养殖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设施装备条件差,生产效率不高。在市场风险加大的大背景下,一些企业还不够理性。应加快全流程的现代化体系建设,不能因为环评承诺制就放松了对养殖粪污处理的硬要求,不能因为养殖用地政策宽松就盲目扩大,不能因为非洲猪瘟疫情平稳就降低生物安全要求。

我国生猪价格波动剧烈,原因在于产业素质不够高。一是规模化水平低。全国一半的出栏肥猪由占数量99%的散户提供,年出栏500头以上的生猪养殖场户只有约16万户;二是产业化程度低。养殖、加工、运销等相互脱节,缺乏利益共享共生机制。社会资本养猪,是看到了行业巨大的市场容量和转型升级的机遇,也应该在产业一体化发展上有所作为,在带动散户上有所成就。

从以往来看,政府部门对增产手段的运用相对成熟,对促进供求平衡的调控则不足。但是,此时的价格过低会导致彼时的价格过高。当产业受到外部因素冲击、靠市场力量不能恢复至供求平衡状态时,政府有必要加强调控。如果说,粮食保供的重点是提升产能,那么生猪保供的重点则是储备产能。应围绕产能储备优化调控手段,以大企业为重点,增强逆周期调节的精准性,确保猪肉产能稳定在5500万吨。要既让消费者买得起,又让养殖户收入好;既让主产区养猪有实惠,又让主销区吃肉有保障。

经济日报刊文:资本养猪要避免“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养猪

作者:乔金亮

应围绕产能储备优化调控手段,以大企业为重点,增强逆周期调节的精准性,确保猪肉产能稳定在5500万吨。要既让消费者买得起,又让养殖户收入好;既让主产区养猪有实惠,又让主销区吃肉有保障。

日前,生猪期货挂牌上市。业内认为,生猪期货的价格走势,体现了市场对未来生猪供应逐步恢复的预期。也有不少市场主体担心生猪生产恢复后供求形势快速逆转,出现大起大落。如何算好养猪这笔账,怎样破解生猪“多了多、少了少”难题,成为行业热点。因此,有必要适当提示一下风险。

社会资本要稳妥处理好扩栏增养,在推动产能恢复的同时实现转型升级,避免“一哄而起、一哄而散”现象。要加快现代化体系建设,不能因为养殖用地政策宽松就片面铺摊子,不能因为环评承诺制就放松了对环保的硬要求,如此才能走得更远。

对地方政府来说,发展养猪产业要走出只看一隅的思维定势,不要只算眼前账,还要多算长远账。生猪养殖,没有税收却有污染风险,大家都想吃肉却不想养猪,甚至个别地方此前搞“无猪县、无猪乡”。但是,猪少了引发价格上涨,超级猪周期影响了群众生活。对主产区来说,生产和调出粮食是为国家作贡献,生产和调出猪肉也是为国家作贡献。应把生猪生产提升到更高位置上,像抓粮食生产一样抓生猪生产。

对养殖企业来说,也要走出赚快钱的思维定势。眼下,行业已稳定进入政策宽松期,有关部门出台19项政策举措,加之非洲猪瘟疫情总体平稳,截至2020年11月底,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已恢复到2017年的90%以上,进展超过预期。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是近年来生猪产能的最高点,这意味着保供稳价有了底气。按照养殖周期计算,2021年三季度生猪出栏将达正常水平,价格总体下跌已成为市场共识。

一方面,生猪恢复的势头需要进一步巩固。全球猪肉总贸易量约800万吨,不到国内产量的15%。2018年及以前,猪肉进口占国内产量的比重始终没超过2%。立足国内保供给的大背景下,生猪产能恢复还不充分。对各地来说,今年还要继续稳定养殖用地、环评承诺制、贷款担保等主要扶持政策,给养殖主体吃下定心丸。目前,还在建设的生猪规模养殖场,应加快建设进度,尽早竣工投产,带动中小养殖户发展生产。

另一方面,部分养殖企业的经营风险也在加大。养殖规模越大,可能的收益越大,一旦遭遇价格波动或动物疫病,其风险也越大。我国生猪养殖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设施装备条件差,生产效率不高。在市场风险加大的大背景下,一些企业还不够理性。应加快全流程的现代化体系建设,不能因为环评承诺制就放松了对养殖粪污处理的硬要求,不能因为养殖用地政策宽松就盲目扩大,不能因为非洲猪瘟疫情平稳就降低生物安全要求。

我国生猪价格波动剧烈,原因在于产业素质不够高。一是规模化水平低。全国一半的出栏肥猪由占数量99%的散户提供,年出栏500头以上的生猪养殖场户只有约16万户;二是产业化程度低。养殖、加工、运销等相互脱节,缺乏利益共享共生机制。社会资本养猪,是看到了行业巨大的市场容量和转型升级的机遇,也应该在产业一体化发展上有所作为,在带动散户上有所成就。

从以往来看,政府部门对增产手段的运用相对成熟,对促进供求平衡的调控则不足。但是,此时的价格过低会导致彼时的价格过高。当产业受到外部因素冲击、靠市场力量不能恢复至供求平衡状态时,政府有必要加强调控。如果说,粮食保供的重点是提升产能,那么生猪保供的重点则是储备产能。应围绕产能储备优化调控手段,以大企业为重点,增强逆周期调节的精准性,确保猪肉产能稳定在5500万吨。要既让消费者买得起,又让养殖户收入好;既让主产区养猪有实惠,又让主销区吃肉有保障。

生猪期货填补我国畜牧期货品种空白|生猪期货

本报记者 吴晓璐

1月8日,生猪期货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挂牌上市。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上市仪式上表示,生猪期货是我国第一个活体期货品种,“猪粮安天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猪稳产保供工作。生猪期货上市将进一步填补我国畜牧期货品种空白,与玉米、豆粕等期货期权一起,形成从种植、加工到养殖的完整产业链条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体系,可以服务的产业规模达数万亿元,有利于促进畜牧养殖业健康发展。随着生猪期货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的逐步发挥,养殖企业可以利用期货价格安排生产计划,并利用期货市场对冲现货风险,进而推动生猪产业实现“稳价”“保供”,压减“猪周期”波幅,促进产业平稳有序发展。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生猪期货成功上市来之不易。”方星海表示,上市后,大商所要坚持“四个敬畏,一个合力”,牢牢把握服务产业客户的方向,确保生猪期货平稳推出、平稳运行。希望产业企业、养殖户和投资者理性、规范参与市场,共同呵护这个与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期货品种,促进生猪期货功能作用逐步有效发挥。

方星海表示,站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起点上,期货行业要不改初心,以“钉钉子”精神,进一步完善市场体系、产品体系、规则体系、基础设施体系,继续扩大期货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加快建设一个高效率、有活力、开放型的期货市场,为新征程、新格局贡献更多期货力量。

生猪期货填补我国畜牧期货品种空白|生猪期货

本报记者 吴晓璐

1月8日,生猪期货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挂牌上市。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上市仪式上表示,生猪期货是我国第一个活体期货品种,“猪粮安天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猪稳产保供工作。生猪期货上市将进一步填补我国畜牧期货品种空白,与玉米、豆粕等期货期权一起,形成从种植、加工到养殖的完整产业链条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体系,可以服务的产业规模达数万亿元,有利于促进畜牧养殖业健康发展。随着生猪期货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的逐步发挥,养殖企业可以利用期货价格安排生产计划,并利用期货市场对冲现货风险,进而推动生猪产业实现“稳价”“保供”,压减“猪周期”波幅,促进产业平稳有序发展。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生猪期货成功上市来之不易。”方星海表示,上市后,大商所要坚持“四个敬畏,一个合力”,牢牢把握服务产业客户的方向,确保生猪期货平稳推出、平稳运行。希望产业企业、养殖户和投资者理性、规范参与市场,共同呵护这个与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期货品种,促进生猪期货功能作用逐步有效发挥。

方星海表示,站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起点上,期货行业要不改初心,以“钉钉子”精神,进一步完善市场体系、产品体系、规则体系、基础设施体系,继续扩大期货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加快建设一个高效率、有活力、开放型的期货市场,为新征程、新格局贡献更多期货力量。

生猪期货填补我国畜牧期货品种空白|生猪期货

本报记者 吴晓璐

1月8日,生猪期货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挂牌上市。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上市仪式上表示,生猪期货是我国第一个活体期货品种,“猪粮安天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猪稳产保供工作。生猪期货上市将进一步填补我国畜牧期货品种空白,与玉米、豆粕等期货期权一起,形成从种植、加工到养殖的完整产业链条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体系,可以服务的产业规模达数万亿元,有利于促进畜牧养殖业健康发展。随着生猪期货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的逐步发挥,养殖企业可以利用期货价格安排生产计划,并利用期货市场对冲现货风险,进而推动生猪产业实现“稳价”“保供”,压减“猪周期”波幅,促进产业平稳有序发展。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生猪期货成功上市来之不易。”方星海表示,上市后,大商所要坚持“四个敬畏,一个合力”,牢牢把握服务产业客户的方向,确保生猪期货平稳推出、平稳运行。希望产业企业、养殖户和投资者理性、规范参与市场,共同呵护这个与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期货品种,促进生猪期货功能作用逐步有效发挥。

方星海表示,站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起点上,期货行业要不改初心,以“钉钉子”精神,进一步完善市场体系、产品体系、规则体系、基础设施体系,继续扩大期货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加快建设一个高效率、有活力、开放型的期货市场,为新征程、新格局贡献更多期货力量。

新年首个交易日养殖板块受宠 猪价阶段性上行近尾声|生猪

【福利贴:听白酒专场策略会,抽取茅台酒!】林园+但斌+5基金经理+6分析师(抽奖:茅台酒)点击查看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证券时报记者 赵黎昀

2021年首个交易日,养殖类个股出现整体强势行情。截至当日收盘,Wind中信证券行业类畜牧养殖板块中21只个股悉数飘红,9只个股涨停。

生猪价格飘红

1月4日,生猪养殖类个股涨势凶猛,截至下午收盘,牧原股份天邦股份新希望正邦科技唐人神新五丰等生猪养殖公司股价均报涨停。

生猪养殖个股涨势与近期国内猪价显著上行不无关联。

搜猪网监测,今年1月1日全国瘦型生猪出栏均价已经涨到了35.8元/公斤,此阶段的价格水平也已经接近2020年9月初的价格,是近2~3个月以来的阶段性高点。

而据生意社监测,2020年国内生猪价格整体高位震荡,下半年再次冲高回落,四季度又大幅回升。2020年1月1日国内外三元生猪均价33.5元/公斤,2020年12月31日均价35.12元/公斤,年内整体上涨4.68%。

“2020年12月31日生猪均价涨至35.12元/公斤,较11月初大幅上涨20.27%,较年内高点(7月14日37.48元/公斤)小幅下跌6.30%,较年内低点(5月22日28.37元/公斤)大幅上涨23.79%。”生意社生猪产品分析师李文旭表示,2020年11月开始,肉价持续回落,终端肉类有所回暖,加之玉米价格持续上涨,养殖成本大幅增加支撑养殖户挺价心态渐强,同时气温持续下降,年节消费回升等因素支撑下,屠宰企业持续提价补库带动国内生猪市场价格再度偏强运行。

进入2020年12月份,中南地区活猪禁止调运,局地市场猪源供应偏紧局面凸显,终端生猪采购难度大幅增加,生猪市场再次步入供小于求局面,屠宰企业持续提价补库带动国内生猪市场价格全面回升。

对于近段时间猪价显著上涨,搜猪网分析师冯永辉认为,主要原因还是需求因素的助推,同时也因为在2020年9月~11月三个月中,生猪市场出现了快速回落。

他表示,猪价从2020年8月12日的38元/公斤回落到了11月26日的29元/公斤,下跌幅度非常大,在当时的下跌过程中,整个南北方的养猪人出栏肥猪的数量较大,出现了寅吃卯粮情况,也是因为养殖户过于恐慌,担心猪价还会进一步下跌,所以把后面要计划出栏的肥猪过早过多地集中抛售。

一直到2020年11月底12月初,将要进入传统需求旺季时,企业可供出栏的肥猪供应不足,所以当南方制作腊肉的需求高峰(金麒麟分析师)到来之时,猪价应声上涨。此外,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的影响,国外进口猪肉频繁被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问题,给国内带来了诸多不利的影响,所以大家对鲜猪肉的消费逐渐提升,猪价随之不断上涨。

猪价涨势或接近尾声

2020年三季度,国内生猪价格整体显著下滑,10月30日国内生猪均价下跌至29.2元/公斤,较7月高点大幅下跌22.09%,市场普遍判断猪周期已步入整体下行轨道。在此背景下,近期猪价的大幅上行出乎市场预料,可持续性也受到关注。

冯永辉认为,从南北方的区域价格分布上来看,最近两天南北方部分地区猪价上涨势头出现了疲软迹象,尤其是北方地区,屠宰企业的收猪价格出现了0.2~0.3元/公斤的下跌,出现回落的主要原因是前段时间猪价上涨过快以后,现在这些地区养猪人出栏肥猪的积极性略有提升,再者因为南方制作腊肉的高峰期已经接近尾声,需求方面也开始略有回落,有可能最近几天会出现阶段性的停止上涨或趋稳迹象。

李文旭则认为,纵观2020年全年,国内玉米价格节节走高、年内大幅上涨37.74%,豆粕价格震荡上行、年内上涨20.57%,养殖饲用成本较2019年大幅暴涨。生猪存栏量逐步恢复,猪价2020年整体高位大幅震荡前行,国内仔猪、母猪价格持续高位,补栏成本较2019年大幅增加。综合来看,2020年国内养殖成本大幅暴涨且整体仍呈增加趋势,将对后市国内猪价形成有力支撑。短期内需求支撑下,预计春节前国内生猪市场价格将继续稳中偏强运行。2020年国内生猪存栏逐步恢复至往年水平,加之政策冷冻肉持续出库保供稳价,2021年国内猪价将逐步回落至合理区间后小幅震荡前行。

近期,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魏宏阳公开表示,截至2020年11月末,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已连续14个月增长,生猪存栏已连续10个月增长,全国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均已恢复到常年水平的90%以上。预计2021年元旦春节期间猪肉供应量比2019年同期明显增加,猪肉价格在春节前受需求拉动可能小幅震荡上升,春节后企稳回落。

魏宏阳称,按照6个月的育肥周期,2021年下半年生猪出栏有望达到正常年份水平,生猪供应将大幅改善。此外,随着一大批高水平的规模猪场快速崛起,2020年生猪养殖规模化率能达到57%左右,比2019年提升4个百分点,远高于常年2个百分点的增速。

下个月在大连商交所挂牌 生猪期货能熨平“猪周期”吗?|生猪产业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生猪期货能熨平“猪周期”吗

□ 长期以来,我国生猪产业深受“猪周期”困扰,生猪价格频繁大起大落。由于缺少有效的远期价格指导和避险工具,生猪养殖企业往往盲目扩产或者减产。

□ 对于我国生猪养殖业,生猪期货有助于形成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定价机制,具有套期保值、降低经营风险、稳定生产收益、规范市场秩序、稳定生产供给的重要意义。

12月11日,中国证监会宣布生猪期货将于2021年1月8日起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挂牌交易。这是我国首个以活体为交易标的的期货品种。

我国生猪出栏量、猪肉产量以及猪肉消费量均位居世界首位,消费者对猪肉价格变动非常敏感,毫不夸张地说,生猪价格关系国计民生。也正因如此,生猪期货酝酿了20年。

从产业规模看,猪肉是我国第一大消费肉类。生猪在国内的市场地位,可对标美国活牛。专家表示,2019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活牛期货和期权合约名义交易量为当年牛肉消费量的15.5倍。按此乘数计算,我国生猪期货名义交易量预期可达6.9亿吨。如果以30元/公斤价格计算,生猪期货名义交易额可达20万亿元。比较而言,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两年累计交易金额近30万亿元。

专家表示,生猪期货上市将为我国生猪养殖业提供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工具,促进行业平稳健康发展。

长期以来,我国生猪产业深受“猪周期”困扰,生猪价格频繁大起大落。由于缺少有效的远期价格指导和避险工具,生猪养殖企业往往盲目扩产或者减产。尤其是近几年,各大生猪养殖企业普遍制定计划加速扩大产能,但苦于没有避险工具,一旦价格进入下跌周期,将面临巨大风险。

同时,生猪价格波动也会影响消费者对猪肉的正常消费需求,猪肉价格上涨对CPI具有明显推涨作用。

从国外来看,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曾经推出生猪期货。美国70%标准化生产的生猪质量能达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交割标准。由于参与套保的主体能获得更高资信评级,有助于企业获得信贷,吸引了更多生猪产业经营者进入期货市场参与套保。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规模企业已成为市场主导,产品标准化程度高。不过,随着美国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活猪期货不再适应市场需求,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将活猪期货改为对标瘦肉型猪胴体的瘦肉猪期货,并将实物交割改为现金结算。

借鉴国外市场经验,中国生猪产业要做大做强,除了要有产业政策扶持,金融市场支持也必不可少。生猪期货对养殖企业平抑风险起到重要作用,因此,牧原股份等生猪行业龙头企业参与生猪期货的意愿和积极性较高。

那么,生猪期货将如何发挥作用?

首先,生猪期货参与群体多元、开放,包含了生猪养殖企业、屠宰企业和贸易商。更充分的信息交流能够为产业提供公允透明的远期价格,生猪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为生猪现货价格提供市场预期。养殖企业可以此为参考,调整养殖规模,避免价格周期性剧烈波动,有助于解决“猪周期”难题。

其次,生猪期货将为生猪产业提供有效的套期保值风险管理工具。生猪养殖企业可以根据出栏计划,在期货市场提前卖出锁定销售利润,稳定养殖经营活动,解决规模企业快速扩张的后顾之忧,推动行业规模化水平进一步提升,促进行业长远健康发展。

此外,生猪期货将与上游豆粕、玉米等品种形成饲料养殖产业链条。投资者可以通过玉米、豆粕及生猪期货交易,锁定养殖利润。同时,通过3个品种间的套利交易,期货市场价格的合理性和有效性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可以说,对于我国生猪养殖业而言,生猪期货有助于形成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定价机制,具有套期保值、降低经营风险、稳定生产收益、规范市场秩序、稳定生产供给的重要意义。

然而,大商所生猪期货面临的挑战也非常大。

比较明显的问题是,生猪产业链利润分配不尽合理。在生猪产业链条中,生猪养殖者和消费者承担着经营风险和价格波动压力,而销售商、饲料供应商、加工企业等风险相对低很多,却占据着相当一部分利润。如何保证生猪产业链利润分配更为合理,是相关期货产品及其交易机制设计需要应对的挑战之一。

此外,生猪属于活体,其交割体系需要有所创新。同时,新品种上市初期,市场也需要有一个消化、认识、再使用的过程。

下个月在大连商交所挂牌 生猪期货能熨平“猪周期”吗?|生猪产业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生猪期货能熨平“猪周期”吗

□ 长期以来,我国生猪产业深受“猪周期”困扰,生猪价格频繁大起大落。由于缺少有效的远期价格指导和避险工具,生猪养殖企业往往盲目扩产或者减产。

□ 对于我国生猪养殖业,生猪期货有助于形成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定价机制,具有套期保值、降低经营风险、稳定生产收益、规范市场秩序、稳定生产供给的重要意义。

12月11日,中国证监会宣布生猪期货将于2021年1月8日起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挂牌交易。这是我国首个以活体为交易标的的期货品种。

我国生猪出栏量、猪肉产量以及猪肉消费量均位居世界首位,消费者对猪肉价格变动非常敏感,毫不夸张地说,生猪价格关系国计民生。也正因如此,生猪期货酝酿了20年。

从产业规模看,猪肉是我国第一大消费肉类。生猪在国内的市场地位,可对标美国活牛。专家表示,2019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活牛期货和期权合约名义交易量为当年牛肉消费量的15.5倍。按此乘数计算,我国生猪期货名义交易量预期可达6.9亿吨。如果以30元/公斤价格计算,生猪期货名义交易额可达20万亿元。比较而言,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两年累计交易金额近30万亿元。

专家表示,生猪期货上市将为我国生猪养殖业提供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工具,促进行业平稳健康发展。

长期以来,我国生猪产业深受“猪周期”困扰,生猪价格频繁大起大落。由于缺少有效的远期价格指导和避险工具,生猪养殖企业往往盲目扩产或者减产。尤其是近几年,各大生猪养殖企业普遍制定计划加速扩大产能,但苦于没有避险工具,一旦价格进入下跌周期,将面临巨大风险。

同时,生猪价格波动也会影响消费者对猪肉的正常消费需求,猪肉价格上涨对CPI具有明显推涨作用。

从国外来看,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曾经推出生猪期货。美国70%标准化生产的生猪质量能达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交割标准。由于参与套保的主体能获得更高资信评级,有助于企业获得信贷,吸引了更多生猪产业经营者进入期货市场参与套保。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规模企业已成为市场主导,产品标准化程度高。不过,随着美国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活猪期货不再适应市场需求,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将活猪期货改为对标瘦肉型猪胴体的瘦肉猪期货,并将实物交割改为现金结算。

借鉴国外市场经验,中国生猪产业要做大做强,除了要有产业政策扶持,金融市场支持也必不可少。生猪期货对养殖企业平抑风险起到重要作用,因此,牧原股份等生猪行业龙头企业参与生猪期货的意愿和积极性较高。

那么,生猪期货将如何发挥作用?

首先,生猪期货参与群体多元、开放,包含了生猪养殖企业、屠宰企业和贸易商。更充分的信息交流能够为产业提供公允透明的远期价格,生猪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为生猪现货价格提供市场预期。养殖企业可以此为参考,调整养殖规模,避免价格周期性剧烈波动,有助于解决“猪周期”难题。

其次,生猪期货将为生猪产业提供有效的套期保值风险管理工具。生猪养殖企业可以根据出栏计划,在期货市场提前卖出锁定销售利润,稳定养殖经营活动,解决规模企业快速扩张的后顾之忧,推动行业规模化水平进一步提升,促进行业长远健康发展。

此外,生猪期货将与上游豆粕、玉米等品种形成饲料养殖产业链条。投资者可以通过玉米、豆粕及生猪期货交易,锁定养殖利润。同时,通过3个品种间的套利交易,期货市场价格的合理性和有效性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可以说,对于我国生猪养殖业而言,生猪期货有助于形成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定价机制,具有套期保值、降低经营风险、稳定生产收益、规范市场秩序、稳定生产供给的重要意义。

然而,大商所生猪期货面临的挑战也非常大。

比较明显的问题是,生猪产业链利润分配不尽合理。在生猪产业链条中,生猪养殖者和消费者承担着经营风险和价格波动压力,而销售商、饲料供应商、加工企业等风险相对低很多,却占据着相当一部分利润。如何保证生猪产业链利润分配更为合理,是相关期货产品及其交易机制设计需要应对的挑战之一。

此外,生猪属于活体,其交割体系需要有所创新。同时,新品种上市初期,市场也需要有一个消化、认识、再使用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