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房

原标题:北京: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房

新华社北京12月26日电(记者郭宇靖)记者26日从北京市住建委了解到,针对利用居住小区房屋经营短租带来的治安、扰民等问题,北京市住建委、北京市公安局等四部门日前印发《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明确短租住房按区域实行差异化管理,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住房。在北京其他区域经营短租住房的,要符合多项条件。新规将于2021年2月1日起施行。

通知所指短租住房为利用北京市国有土地上的规划用途为住宅的居住小区内房屋,按日或者小时收费,提供住宿休息服务的经营场所。根据通知,短租住房将按区域实行差异化管理,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住房。

通知明确了经营短租住房的管理要求,经营短租住房应当符合本小区管理规约,无管理规约的应当取得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委员会书面同意或取得本楼栋内其他业主的书面同意;取得出租住房业主的书面同意;房屋符合建筑、消防、治安、卫生等安全条件;经营者与房屋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签订治安责任保证书;书面告知所在小区物业服务企业,无物业服务企业的书面告知社区居委会。

通知还明确了短租住房经营者的安全责任和互联网平台核验责任,经营者应在住宿者入住前,当面核对住宿人员身份证件信息,即时通过规定的信息系统申报登记信息。互联网平台应当核验短租住房经营者提供的业主身份证明、经营者身份证明、房屋权属证明等材料,核实房屋状况,登记并实名认证经营者身份,逐人登记交易订单签订人和实际住宿人员身份信息和有效联系方式,并按照相关部门要求报送住宿人员、房屋等信息。

同时,物业服务企业或房屋管理单位具有管理责任,即发现居住小区内存在违规短租住房的,应进行劝阻、制止,对劝阻、制止无效的及时报告有关行政部门及属地街道办事处。

短租住房纳入规范管理 业内:抬高门槛助力规范租赁秩序|短租

12月24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自2021年2月1日起施行。

在业内人士看来,通知详细规定了短租经营的合规性要求,具有较强的指导性,对规范住房租赁市场意义深远,抬高了准入门槛,不具备运营资质和业务开展条件的企业会逐渐被淘汰。

新政规范管理短租住房意义深远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通知明确了政策调整范围,即利用本市国有土地上的规划用途为住宅的居住小区内房屋,按日或者小时收费,提供住宿休息服务的经营场所,并按区域实行差异化管理,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住房。

实际上,今年8月,为加强短租住房管理,北京市住建委、市公安局、市网信办就联合起草了《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时间截至8月18日17时。征求意见稿明确短租房经营条件、互联网平台信息核验要求、属地监管责任及违规处罚。征求意见稿提出,经营短租房要符合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没有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的,要取得同楼其他业主书面同意。

在此基础上,北京四部门在12月24日联合发布通知。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赵庆祥认为,此举对落实“房住不炒”“租购并举”,规范发展住房租赁市场,解决短租住房藏污纳垢、城市民宿脱离监管等问题,以及维护首都社会安定和谐,作用重大、意义深远。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赵秀池教授表示,这一政策出台丰富了租赁市场的政策,对短租住房提出了规范化要求,对于保护居住区的安全稳定有重要意义;使国有土地上的住宅短租房疏于管理,容易成为藏污纳垢的场所的现象不会再出现,有利于北京市的长治久安;同时,也有利于北京市长租房市场的发展,使更多住宅成为长租房,满足更多人租赁住房的愿望,促进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的建立。

在贝壳研究院租赁分析师黄卉看来,通知能够有效规范短租的合规经营,促进短租行业的长期良性发展。

短租住房亟待纳入规范管理

实际上,随着“互联网+”和共享经济的兴起,北京市大量居住小区内的民宅以“城市民宿”形式对外出租。而“城市民宿”本质是“日租房”“钟点房”等短租住房。这类短租住房与酒店、旅馆相比,很多没有按照公安机关要求对房客进行信息登记;与长租住房相比,不签住房租赁合同,更不办租赁合同登记备案。

“短租住房价格低、位置较好、手续少,一定程度上迎合了部分旅行人员‘省钱短住’的需求,但短租住房又存在很多问题,亟待纳入规范管理。”赵庆祥称。

具体而言,赵庆祥指出,北京市住房租赁市场总体仍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如果居住小区内房屋被用于短租经营,就失去了长期居住功能,进一步加剧了租赁市场供求矛盾。此外,大量短租住房经营者是游离于监管之外的个体“二房东”,长租短租兼营或打着长租旗号干短租,严重扰乱住房租赁市场秩序。

赵庆祥还指出,一些经营者并不与房客见面,“一人预订、多人入住”“张三预订、李四入住”“只出租、不管理”等现象非常普遍,到底什么人入住、在房间内干什么,房东、经营者及短租网络平台都不掌握,管理部门更不知道,失管的短租住房容易成为娼妓、吸毒人员,甚至暴恐分子的藏身之所,严重影响社会治安。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民宿房”“短租房”混杂在居民楼内,房客流动性大、入住时间不定、人员混杂、夜间活动等情况,导致扰民现象频发,严重影响了小区住户正常的居住生活。

基于此,在赵庆祥看来,通知从源头上解决了短租住房带来的矛盾和问题,对于维护租赁市场秩序和首都社会安定和谐意义重大。不过,赵庆祥强调道,要将通知落实到位,还需要相关各方一起努力,以及广大百姓、新闻媒体和社会各界加强监督。

不具备运营资质的企业将逐渐被淘汰

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指出了行业的一大现象:许多实际经营的客房没有营业执照、没有纳税经营,而这类客房数量的突飞猛进,是正规酒店经营业绩下降的重要原因,“以2020年10月底上海浦东新区的情况为例,600多家民宿中,证照齐全的只有4家。”

基于此,赵焕焱指出,经营登记和纳税经营是住宿业经营的底线。住宿经营的前提包括:确保住宿登记证明、消防安全证明、房屋安全证明、同意共享住宿经营的许可证明。公寓以及其他住宿业的经营体,均须获得相关的政府经营许可。

除此之外,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一些长租公寓机构在实际经营过程中,结合市场情况,为了减少空置,也会有部分开展短租业务。

“利用社会闲置房源进行长租或短租,这是个好事情。很多长租公寓一直在经营短租,主要是为了化解短期内空置。不过,没有酒店特行证,就踩了政策红线,甚至是违法经营。”房东东公寓学院创始人全雳指出,无论长租和短租,租客安全保障永远是第一,不能为了短期利益去做违规的事。

“无论是长租还是短租,通过落实主体责任、规范经营行为、明确房源出租和发布要求,来进一步规范住房租赁的市场秩序,可有效保护房东和消费者权益。”黄卉表示,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对短租市场进行规范,也是疫情防控的需要,也有利于防疫工作的开展。

那么,这一政策将会给后续市场带来什么影响?企业层面,应该如何应对?对此,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房源之所以可以做成短租,其实是由互联网平台和长租公寓平台提供了服务,因此,后续此类平台需要强化短租房源的审核和管理。而从市场层面来说,短租本身也是租赁的一种产品形式,虽然不是很主流,但由于和社区有关系,所以也值得研究,包括物业公司等企业,也需要关注短租业务,真正推动租赁市场的健康发展。

黄卉认为,通知明确了短租业务的门槛以及开展条件,不具备运营资质和业务开展条件的企业会逐渐被淘汰,短租企业一方面需要按照小区管理规约、房屋的消防卫生等要求审查自身经营的合法合规性,另一方面,对于入住的人员,应严格身份信息核查,及时进行申报登记,完善和健全经营流程。

“这抬高了准入门槛,原来那些不规范的企业,现在得掂量掂量了,因为有法可依了。同样,长租行业也期待《住房租赁法》,让行业能健康发展。”全雳如是说。

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首都核心区禁止经营短租 城市民宿最严监管出台|住房

来源: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讯(记者 关子辰)一直处于野蛮生长的城市民宿如今迎来了最严监管。12月24日,北京市住房城乡建设委、市公安局、市网信办、市文旅局正式印发《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指出,将规范短租住房管理。其中,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房,此外,在其他区域经营短租住房的,需要符合本小区管理规约,无管理规约的应当取得业委会、物管会或本栋楼内其他业主的书面同意。此外,通知还明确了短租住房经营者、互联网平台、房客、物业服务企业及属地管理部门等相关各方的责任。在业内人士看来,该措施的出台也预示着北京城市民宿将迎来最严监管,未来一批不符合条件的民宿将被清理出市场。

具体来看,通知指出,北京市要求短租住房按区域实行差异化管理,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住房。而在北京市其他区域经营短租住房的,还应符合本小区管理规约。无管理规约的应当取得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委员会书面同意或取得本栋楼内其他业主的书面同意;租房的应当取得出租住房业主的书面同意。此外,经营民宿的房屋还应符合建筑、消防、治安、卫生等方面的安全条件,而民宿经营者还应与房屋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签订治安责任保证书。通过互联网平台发布短租住房信息的,短租住房经营者还应向互联网平台提交业主身份证明、房屋权属证明、出租住房业主同意房屋用于短租经营的书面材料等信息。

对于互联网平台,通知也提出了约束。其中规定,互联网平台不得为提交的材料不齐全或核验未通过的;位置面积与实际或权属证书记载不符的;图片、配套设施与实际不符的等经营者提供信息发布服务。

同时,短租住房经营者应在住宿人员入住前,当面核对住宿人员身份证件信息,即时通过规定的信息系统申报登记信息。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赵庆祥表示,此次出台的通知,对于落实“房住不炒”、“租购并举”、规范发展住房租赁市场、解决短租住房藏污纳垢、城市民宿脱离监管等问题,将起到重大作用。

赵庆祥还指出,过去一段时间,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城市民宿短租为社会治安带来了隐患,“一人预订、多人入住”“张三预订、李四入住”“只出租、不管理”等现象非常普遍。到底什么人入住、在房间内干什么,房东、经营者及短租网络平台都不掌握,管理部门更不知道,失管的短租住房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的藏身之所,严重影响社会治安。此外,扰民问题突出也是此类民宿的一大顽疾。“民宿房”“短租房”混杂在居民楼内,由于房客流动性大、入住时间不定、人员混杂、夜间活动、不守公德等情况,扰民现象频发,严重影响小区住户正常居住生活,引发了大量投诉举报。而此次对于民宿市场经营的约束,从源头上解决了短租住房带来的矛盾和问题。

北京大学教授、博导、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坦言,纵观国内外大城市,对于利用居住小区住宅经营民宿或“短租房”都有严格的规范管理要求。国外有些城市还实行许可或事前登记制度,普遍要求将入住人信息及时报送警察机关,并强化经营者或平台的管理责任。而从国内其他城市来看,《重庆市物业管理条例》《珠海市经济特区旅游条例》都规定住宅用于经营民宿等住宿服务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这也是短租民宿市场发展的趋势。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也有不少城市民宿经营者改变了经营策略。北京经营城市民宿的安安(化名)就表示,已经将自己经营的短租民宿改成了长租。在他看来,随着疫情防控步入常态化,北方市场更适合做长租。此外,也有一些经营短租业务的经营者选择退出北京市场,改到其他发展。业内人士表示,未来随着新规的实施,北京城市短租民宿将迎来新一轮的净化,也有利于市场良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