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疏影回应粉丝不进组后删文:老娘就是不进组

15日,江疏影发回应粉丝对于自己400多天没进组不满一事,配图中写道:“一脚踢飞,老娘就是不进组”,随后删除微博。


江疏影回应粉丝不进组江疏影回应粉丝不进组
江疏影粉丝评论江疏影粉丝评论

新浪娱乐讯 15日,江疏影发微博回应粉丝对于自己400多天没进组不满一事,配图中写道:“一脚踢飞,老娘就是不进组”,随后删除微博。 有粉丝评论表示:“建议您把微博认证改一改,这样抠脚到49岁也没事的呢”,网友则认为“不会真有人以为追星就可以干预她的生活和选择了吧?”

银发网红出圈记:一条短视频获赞56万,直播带货金额上百万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作者 | 李小反

编辑 | 蛋总

在短视频风靡全国的今天,“成为网红”不再是年轻人的专属,银发一族做起网红来,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差。

自2018年以来,就有银发网红依托短视频App陆续出圈。他们或者装扮精致,走时尚路线,如“末那大叔”和“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或者语言犀利,点评爱情一针见血,将自己包装“知心奶奶”,如“罗姑婆”;还有人曾为国宴大师,在屏幕上教人制做美食,如“老饭骨”……

银发网红们的出圈,让大家认识到了老年人时尚、风趣、独特的另一面。他们也凭借或优雅、或逗趣、或沉稳的风格收获了众多粉丝,有头部网红的粉丝量上千万,不少账号的粉丝量也有几百万。

不过,银发网红的大多数粉丝还是年轻人。短视频大数据平台“飞瓜数据”的信息显示,在“小顽童爷爷”的抖音粉丝中,41岁以上的粉丝仅占比3.44%,其余的粉丝都是41岁以下。

IP是老年人,粉丝却是年轻人,两者之间的年龄差距与消费能力的差距,导致银发网红的变现之路不太顺利。例如,头部玩家一场直播带货销售额达470万,但也有玩家一场直播销售额甚至不过万。

网红的迭代速度向来很快,“如何保持IP的可持续性”是银发网红们面临的另一道坎。

多位从业者认为,银发网红经历几十年风雨,人生积累和沉淀是他们最大的优势。因此,从业者们也正在探索,如何围绕银发网红产出更有价值的内容,而不仅仅局限于搞笑娱乐。

1、银发网红出圈

“奶奶辈的气质能有多绝”,这个话题近日登上了微博热搜。

在一些短视频中,奶奶们虽然一头白发,但是身材高挑,打扮时尚。她们穿着得体的旗袍、大衣和高跟鞋,化着精致的妆容,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优雅的气质。

精致时尚的奶奶们,不仅刷新了大众对老年人的认知,也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认可,随着在短视频App上的粉丝数不断攀升,她们也就成为了“银发网红”。

其实,早在2018年左右,“银发网红”就有了出圈的迹象。

据老年行业垂直媒体AgeClub统计,2018年下半年,大量老年网红在抖音平台诞生,如今大家所熟知的“末那大叔”“罗姑婆”“姑妈有范儿”等都成立于此时;2019年,老年抖音网红的平台数据开始爆发,不少银发网红的单个作品收获上百万点赞量,“姑妈有范儿”甚至在2019年6月内新增了40多万粉丝。

银发网红崛起的早期,大多是走时尚路线,拍摄出的作品同质化程度较高。

比如“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姑妈有范儿”“时尚奶奶团”等,她们穿着旗袍、古装等服饰,或走秀,或展示跳舞等才艺,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在抖音上,“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的粉丝量将近1600万,其他账号的粉丝数量也在上百万。

不过,大量展示老年人时尚精致的内容出现后,用户不免会产生审美疲劳。因此,情感励志类、生活搞笑类、技能类、养生类等内容也相继出现。

比如“罗姑婆”就主打情感路线。罗姑婆在视频中经常以语速飞快的四川方言点评年轻人的爱情,教女生如何辨别渣男,劝年轻人体面分手,金句频出且一针见血。

“前男友这个东西,就像掉进茅坑里的手机,不捡有点可惜,捡了又恶心得想吐。”“渣男的本质,就是分手后装深情,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贱。”在一条谈渣男本质的视频中,罗姑婆曾这样说道。目前,这条“犀利的短视频”获得了接近56万点赞量。

凭借这种搞笑幽默又犀利的观点,罗姑婆在抖音上收获了600多万粉丝,她本人也被称为“失恋少女的知心奶奶”。

技能类的像“老饭骨”,两位大爷都曾是国宴大师,如今他们卸去光环,开始拍摄美食的做法和背后的故事,过程中还经常穿插着美食知识和文化。B站上,老饭骨发布的视频播放量都在几万到几十万之间。

2020年,还走红了一些 “土味”的银发网红,比如“三支花”,三个老姐妹以面无表情的特点爆红,视频的点赞数量一般在几十万到上百万之间,还被粉丝们纷纷模仿。

“银发一族”的走红,让大众改变了对他们的看法,老年人的生活也可以丰富多彩,他们也很愿意分享自己的生活与观点。而一些商业嗅觉敏锐的人,就捕捉到了其中的“新商机”。

2、谁在“制造”银发网红?

银发网红们凭借独特的表现,迅速收获了大量粉丝。那么,到底是谁在“制造”银发网红?

银发网红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个人网红,另一种是由专业机构打造的网红。

在“个人网红”中,又分为名人和自然走红的素人。名人网红有老演员“济公爷爷-游本昌”、局座张召忠等;素人网红则是凭借才艺出圈,比如走秀、健身、讲搞笑段子等。

一些银发网红意外走红之后,吸引了大量的MCN机构入局。“他们筛选出老年达人,有目的、有规律地输出内容,吸引粉丝。”“姑妈有范儿”创始人赵海国表示。

而像“罗姑婆”“末那大叔”等账号背后,都有专业的团队在运营。

为何大家盯上了银发网红这个赛道?

上个世纪60年代,我国出现一波婴儿潮,这部分人正赶上改革开放,积累了大批财富,而这几年他们陆续退休,进入了“有钱有闲”的退休生活。

“他们有时间、有资产,消费观念也比较前卫,且消费能力强,其背后衍生出的银发经济市场空间巨大。”中老年自媒体“北京大妈有话说”创始人边长勇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因此,众多创业者开始围绕着银发一族寻找创业机会。

而银发网红们之所以敢于成为网红并出圈,也与老年人的心态息息相关。

“很多人终其一生的目的都是希望自己能被世界看到,年龄越大,这种需求就越强。”中老年教育机构“美好盛年”创始人黄吉海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老年人退休之后,失去了原有的社交圈子,在此之下,便希望能做一些事情,找到存在感,他们将这一想法定义为“圆梦”。这也符合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的“自我实现”需求。

“当他们接触到抖音、快手等平台,发现有粉丝关注并与自己互动时,就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这对中老年人是一种吸引。”赵海国表示。

黄吉海曾见过自己的用户,挨个给好友发消息,让他们给自己的短视频点赞。“内容并不是他们唯一关心的,相反,他们更关注与别人的互动交流,在乎朋友的评价。”

同时,看到有同龄人已经在拍摄短视频,且做出了不错的成绩时,老年人便更希望尝试。在这些因素的吸引下,越来越多的老年人踏足短视频的拍摄。

而且,银发网红制作的内容更加真实、纯粹,以娱乐为主。比如田姥姥,就是真实地展示自己的生活状态。

“和年轻网红相比,老年人没有太多的功利心。”赵海国表示。很多个人网红的账号其实都是由孙子辈来运营的,银发网红只是觉得这件事有趣,并且有家人陪在身边,所以对此产生了兴趣。

2019年被业内人称为银发网红的元年。“从这一年开始,这个赛道快速发展,目前还远未到爆发的时候,明后年都将处于快速增长的态势。”边长勇表示。

3、面临变现难题

虽然银发网红们在短时间内聚集起成百上千万的粉丝量,但是,变现仍是他们绕不开的难题。

和年轻网红的商业化一样,目前,银发网红主要的变现方式是接广告以及直播带货。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3 月 25 日,汪奶奶的带货直播首秀创下了470万销售额的好成绩,光是欧诗漫玻尿酸面膜这一个爆款产品就贡献了近80万销售额。

飞瓜数据也显示,“小顽童爷爷”直播带货时,在参与人数最高的时间段内商品转化率能达到4%。

在银发网红圈,这个成绩已经可圈可点,但是跟年轻网红动辄上亿的销售额相比,差距可谓不小。

而商业世界中的“马太效应”在这个圈子依然存在,呈现出“头部玩家吃肉,尾部玩家喝汤”的局面,一些银发网红的直播带货数据并不乐观,一场直播成交额不过万。

从整体上看,银发网红的变现路径不易走。造成这种现象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很多银发网红的粉丝实际上是年轻人,做的也是年轻人的生意,而不是市场前景更广阔的银发经济。

“老年人也喜欢看年轻人的内容,比如小鲜肉、小美女,而不喜欢看同龄人的内容。”黄吉海表示。

银发网红吸引不来同龄人,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发现。

飞瓜数据显示,不光“小顽童爷爷”抖音号的41岁以上的粉丝仅占比3.44%,就连“末那大叔”“罗姑婆”“姑妈有范儿”等账号,41岁以上的粉丝也不到7%。

IP是老年人,粉丝却是年轻人,两者的割裂导致银发网红的变现路径有些绕。

“两个人群对商品的要求和审美都不同。”许凌表示。

银发网红变现难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其粉丝群体并不集中,而是各个年龄段的粉丝都有,这就导致银发网红在带货时无法精准针地对某个用户群。

许凌向「创业最前线」解释,如果用户都是年轻女性,银发网红可以卖化妆品;若是宝妈,可以卖母婴用品;如果是男性用户,也可以卖男装。

可是,银发网红的粉丝涵盖各个年龄段,且女性偏多。因此,大多银发网红只能卖化妆品、护肤品等品类。不过,这并不是他们的优势。

“像化妆品、护肤品等商品,年轻女性更愿意通过美妆博主购买。”许凌说道。

更重要的是,银发网红的进入门槛并不高,像一些走秀类型的视频,制作起来其实很简单,这也导致银发网红的迭代速度较快。老年人又没办法像年轻人那样保持高强度的拍摄工作,在更新频率上也处于劣势。

因此,如何维持IP的可持续发展也是玩家们面临的难题。

许凌向「创业最前线」透露,有一些银发网红账号,已经出现粉丝量停滞或者流失的问题。

在银发网红发展的初期,或许部分玩家确实赚到了钱,但当行业的红利期慢慢消失后,曾经备受追捧的银发网红,已经有了回落的趋势。

4、寻找更多的价值

其实,跟任何红利期发展起来的行业一样,银发网红的这种回落也在意料之中。玩家们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并且正在探索内容上的转型。

赵海国表示,去年八月,除了时尚的内容外,他们也开始制作情感励志主题的视频。因为这一举动,“姑妈有范儿”的粉丝数量增加了将近100万。

“除了展示自己的生活之外,银发网红还可以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东西。”赵海国表示。比如基于本身的特长,教人唱歌、跳舞、做饭、养花等,把这些生活经验或者技巧性的东西教给粉丝。

从业者也普遍表示,希望能从银发网红身上挖掘更有价值的东西。

“要想持续做好这件事,从业者要做到两点:有趣、有益。”边长勇说道。

有趣,即银发网红产出的内容是有趣的;有益,则是内容能发挥出某些意义和价值。

目前,大部分内容符合有趣这一点,但是在有益上,似乎还有些欠缺。

“这些银发网红能让大家认识到,中老年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们不再是拘谨、保守、内敛的,他们也愿意展示自己,愿意表达观点。”AgeClub内容负责人周超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他解释,相比于年轻人,老年人最大的优势是人生的沉淀和积累。他们经历几十年风雨,看问题通透。因此,像家庭问题、情感智慧等能内容,就很能展现老年人的长处。

他们可以将这些内容输出,虽然频率不如年轻人,但是每一条都能打动用户,这也是一条突围的路径。

像北海爷爷发过一条视频,主题是“前任找我复合,我该怎么拒绝?”北海爷爷说:“最好的拒绝就是直接拒绝。”

周超表示,另外,MCN机构也可以与某个领域的专家合作,展示他们的专业知识。比如中医就可以普及养生内容,他们比年轻网红更能赢得粉丝信任。

“可以参考微信公众号,那些做得较好的内容都是被证实过的,比如占卜、情感、军事历史等,短视频完全可以参考。”周超补充道。

对于新老玩家来说,这都是新的机会。

从某种程度上看,银发网红的意义还在于给年轻人树立了榜样。“之前,老人退休后生活就黯淡了下来,但如今,他们也在接触新事物,也将开辟另一片天地,这将是最大的意义。”周超说道。

目前,这些银发网红无论是在内容制作上,还是在商业变现上,都是行业内第一波吃螃蟹的人。未来,他们也将带动更庞大的中老年群体,尝试新鲜事物。

正如周超所说,这个行业还需要专业的玩家,将现有的内容维度拓宽,产出一些更加有价值的内容,而不仅仅单纯的定位于娱乐搞笑。银发网红赛道与其所在的银发经济,仍有广阔的发展天地。

*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被蔡徐坤拯救的Prada,毁于郑爽?”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氢商业”(ID:Qingshangye666),作者:章鱼,36氪经授权发布。

打工人小王上班摸鱼,看到Prada官宣代言人的微博后,激情转发,为郑爽拿下奢侈品代言疯狂打call。

可当她看到女上司也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蔡徐坤后,却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伤害不大,侮辱极强”

Prada这次一共官宣了三位代言人——蔡徐坤、春夏和郑爽。

但无论是官宣微博,还是官网对三位代言人的介绍,都让蔡徐坤和郑爽的粉丝“有被内涵到”,也成了双方粉丝互嘲的把柄。

郑爽的粉丝嘲笑蔡徐坤:

蔡徐坤的粉丝反驳:

争论发酵半日后,官网修改了对蔡徐坤的介绍。

但这次代言人官宣引发争论,远没有结束。

不喜欢郑爽的人,认为郑爽的代言让Prada变成了plowda,嘲笑Prada和微商品牌共用一个代言人,严重影响品牌形象。

IKUN(蔡徐坤的粉丝)认为郑爽与自家哥哥代言同一品牌,“伤害不大,侮辱极强”。

郑爽粉丝反唇相讥。

IKUN则“礼貌”回复。

郑爽粉丝自然不甘人后,却身陷“盗图丑闻”。

更有人扒出郑爽曾在咸鱼出售二手Prada的截图,引得一众吃瓜网友前排看戏。

“郑爽豪宅地址泄露”和她代言Prada的消息同一天登上热搜。

也让吃瓜群众们在线调侃 IKUN :“你们说这么多有什么用!蔡徐坤为Prada赚来的钱,都用来请新代言人了!”。

在此次官宣之前,2019年“加入Prada代言人阵容”的蔡徐坤,已在代言人的位子上独自稳坐了一年零七个月。

这一年零七个月里,IKUN 骄傲地称蔡徐坤为“Prada官宣首位全球代言人,国内首位95后蓝血顶奢全球代言人,与品牌合作三年”。

距离Prada上次邀请亚洲明星担任代言人,隔了二十几年,当年那位幸运儿,名叫金城武。

此番郑爽和春夏的入局,让蔡徐坤不再是Prada唯一的代言人,在IKUN看来,无疑有“分走哥哥的乳酪”之嫌,更“让这个代言变得像碎钻一样不值钱”。

口嗨之后,双方粉丝最终还是要用脚投票,靠“真金白银”的实力说话。

除了与郑爽粉丝对垒,IKUN也开始和Prada划清界限,高呼终于实现“买包自由”,在#蔡徐坤粉丝有钱任性买买买#的话题下,纷纷晒出其他高奢品牌的购买记录。

Prada显然没想到,在IKUN心里,“因为蔡徐坤,Prada才拥有了他真正的价值”,竟不是戏言。

这让人不禁担忧:失去了蔡徐坤粉丝的支持,Prada的销量会因此下滑吗?

毕竟当初👇

“是蔡徐坤救活了Prada”

2019年底,Miuccia Prada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粉丝不是通过我们,而是通过KUN认识了Prada”。

图源:GQ

在此之前,多数中国人认识Prada的契机,源自于2007年上映的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

而电影为Prada树立“时尚奢侈”的形象和路人缘,早被互联网上“质量差、设计老气”的差评瓦解得一干二净。

当女孩们刚被电影洗脑,试图用Prada标记成(财)长(富),装点门面时,微博里“如果你买个Prada包袋用了一年,拉锁没坏,logo没掉,没开线没掉色,质量钢钢的好,基本可以证实你买的是假货了”的吐槽,给她们当头棒喝,让她们瞬间清醒。

图源: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

一旦假货的质量比正品好,消费者就会陷入“买假货掉价,买真货傻X”的纠结之中,结局往往是——啥都不买。

加上Prada在推出黑色尼龙包和杀手包后,再无经典设计,比起新设计层出不穷的各大奢侈品品牌,实在乏善可陈。

“遇到 Celine的豆腐包、LV的老花、Gucci的酒神,背着Prada尼龙包的我,只能把包往后藏。”

Prada跌落神坛,沦为一众奢侈品中绝对的鄙视链。

图源:网络

Prada自2015年利润收入下跌27%开始,已经连续走了五年下坡路。

就在Prada遭华尔街大行一致唱空,被花旗、高盛、里昂给予意大利公司“卖出”评级,里昂的目标价甚至低至17港元时,选择蔡徐坤,让Prada有了翻盘的机会。

官宣蔡徐坤为代言人的隔天,Prada的热门话题曝光量高达7.3亿,广告短片播放量超7600万。

带有KUN字母式样的钥匙扣卖到全球断货,IKUN 到 Prada官博狂晒5万+购物单的盛况,专门建立#Prada晒单#话题的热情,让Prada 见识到了流量明星背后的巨大购买力。

就这样,“身处危急存亡之秋”的Prada,联手蔡徐坤,首战告捷。

图源:CBNDATE

可蔡徐坤救了Prada,却不是Prada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时尚圈复古风的回潮和腋下包的大火给了Prada新的希望,也为Prada的崛起贡献了力量。

超模肯豆和维秘超模Bella Hadid多次背着Hobo出街,一时间二手市场里Hobo一包难求。

Prada迅速推出三款复刻版,圆了在二手市场淘货失败女孩们的Hobo梦。

图源:小红书@虾米饼儿Daily

如果到今天你还不知道Prada的腋下包,那你被潮流甩在身后至少一年。

无论是超模,还是女明星,都逃不开Prada 腋下包的魔咒。

刘雯、何穗、杨幂、宋妍霏、张子枫……互联网上那些面熟的脸孔,几乎都和Prada腋下包合过影,引得一众追星女孩争相效仿,可以说,2020是Prada Hobo血洗微博、B站、小红书的一年。

图源:微博@张子枫

除此之外,Prada开始抢代购的生意,“无孔不入”地开展着数字化之路。

过去,找完代购找平台鉴定真伪的猪猪女孩们,终于可以放心网购了。

2019到2020年间,Prada不仅入驻了寺库、京东和天猫,还在微信小程序开了限时精品店,每一个毛孔都在朝着“懒癌”晚期的年轻人狂喊:“点我就能买正品!”

当然,有渠道买和会不会买之间,还隔着一条银河,这高达一万八的单价,能劝退多少人转战橙色软件,搜索“Prada代购”,“Prada同款”,咱也无从得知。

不过Prada的销量确实在增加。Prada集团首席执行官Patrizio Bertelli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入驻天猫后,上半年电商收入增幅高达三位数。

就这样,在“蔡徐坤代言”、“腋下包回潮”、“数字化”多番动作之下,Prada 股价接连上涨,2020年累计上涨65%,市值暴增至1264亿港元。

Prada集团成为2020年下半年来,在资本市场跑得最快的奢侈品巨头,股价增长率超过卡地亚母公司历峰集团、LVMH、爱马仕和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Prada看中郑爽什么?

好不容易扬眉吐气的Prada,为什么选了“没作品”、“靠综艺捞钱”的郑爽?

——话题度。

在我们讨论的这个问题时候,Prada 就已经达到了它的目的。

截止1月13日下午6点,仅#Prada普拉达代言人郑爽#一个话题,就有1.4亿次的阅读量和20.8万的讨论次数。

根据CBNData的数据显示,2020年1-11月郑爽共上微博热搜98次,位居女明星榜首。

 图源:CBNDATE

吃过一波粉丝红利的Prada,显然想要继续吃下去。

但高话题度带来的反噬,也让Prada始料未及。

在两位代言人粉丝的battle和路人的吃瓜过程中,Prada与low牢牢绑定在了一起。

而多年没有影视作品的郑爽,凭借《一起来看流星雨》积累起来的真爱粉,也在一次又一次热搜的消磨中,变得“恨铁不成钢”,购买力和“期待姐姐搞事业”的热情比起来,略显逊色。

微博晒单照被扒系“盗图”后,又闹出“晒假货风波”,引网友群嘲:

郑爽只有Prada一个高奢代言,为微商做品牌大使的事情,也被拿出来反复提及,并和蔡徐坤做比。

细数郑爽过往的代言,粉丝购买力也呈现出两极分化的迷惑态势。

一边是郑爽粉丝们为“郑爽官宣AUSSIE零点预售30分钟突破100万+,首日24小时160万+”、“Lola Rose正版定制礼盒24小时销售突破300w+”、“粉丝花13万买《jalouse》杂志将郑爽送上女明星实体杂志销量排行榜第九名”的辉煌战绩奔走相告。

另一边,“直播情绪崩溃”上热搜、粉丝嫌“杂志太贵,销量仅2000+”的抱怨,也让不少吃瓜群众开始唱衰郑爽的带货能力。

而郑爽本人,曾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承认“拒绝一线奢侈品牌代言,是因为考虑到大众包括粉丝消费不起大牌”,想做自己的亲民品牌”。

一年半后,Prada官宣了她的代言人身份,在如愿获得话题度和曝光量的同时,卷入了另一个漩涡。

奢侈品品牌意识到了流量明星身后的巨大购买力,但在挑选代言人方面,显然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年轻人也许不会因为喜欢哪个明星而买单,但一定会因为不喜欢哪个明星而关掉购买链接。

因为在新一代年轻人心里,品味的含义空前多元。

“我本来觉得她不错,但看到她居然喜欢xx,还穿xx代言的品牌,突然觉得我们没法做朋友”的事情,经常发生。

偶像是个人品味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与人之间尚且能为各自的偶像“反目成仇”,何况是人与品牌?

参考文献:

《Prada中国销售开始下滑 控制成本将陷入尴尬》何伟

秦霄贤问为什么搞成这样 称后援会白月光都付出了

相声演员秦霄贤发文“为什么?搞成这样了?”随后在评论区表示“是不是 生日我去剧场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我只希望大家开心。”


新浪娱乐讯 1月14日凌晨,相声演员秦霄贤在自己超话发文“为什么?搞成这样了?”随后在评论区表示“是不是 生日我去剧场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我只希望大家开心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怎么说呢,所有人都付出了,不管是后援会也好,白月光也好,我只想这个事情快点儿结束。怎么能结束呢?你们告诉我,我做!行嘛?”据悉,秦霄贤后援会被曝开怼质疑后援会的粉丝,将他们踢出粉丝群。

小S称待在舒适圈也很好 被问喝酒了吗忍不住回怼

1月13日,小S在微博发文感慨人生,粉丝评论问她是不是有喝酒,她回复:“有没有喝酒是重点吗?以后我发什么都问:是不是喝了”。


新浪娱乐讯 1月13日晚,小S在微博晒出一张自拍,发文感慨:“你想待在舒适圈,你对挑战没兴趣,也可以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不要觉得大家都能讲出激励人心的话,你就觉得自己很窝囊!你能在舒适圈安分守己的把自己顾好,也很好了!不见得要有灿烂的烟火,就是温馨的火烛也很浪漫啊!”照片中她趴在床上,一只手撑着脸,对镜头歪嘴微笑,素颜出镜,皮肤光泽白皙,冻龄有方。

有粉丝评论说:“是很感人没错。但是你是不是有喝酒。”随后,小S转发这条评论回复道:“有没有喝酒是重点吗?以后我发什么都问:是不是喝了”。粉丝纷纷评论解释:“都是在玩烂梗了啦s,康熙停播五年了真的很想你”,“其实是想和你云碰杯啦!谁叫你这么漂亮又幽默!”

对话总编岳学渊:粉丝突破6500万,四川观察的流量奇迹与甜蜜烦恼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一星期出5个爆款,一个月涨1000万粉,一年上十几次热搜……2020年,四川广播电视台旗下的内容品牌四川观察,凭借高爆短视频迅速闯入大众视线,成为年度最具网红气质的媒体之一。

在媒体融合改革迈入深水区的阶段,四川观察运用互联网思维独辟蹊径,收获了可观的数据和口碑回报,给传媒业界提供了新鲜的转型思路。“我们的核心发展理念是客户端+渠道,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面孔。”四川观察总编辑岳学渊表示,“互联网时代,即便是传统媒体也应该认清楚,不同平台的粉丝构成和用户结构是不一样的,媒体需要呈现更多样的内容。”

在四川观察全网粉丝突破6500万之际,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连线四川观察总编辑岳学渊,与他深入聊了聊这场正在发生的流量奇迹,以及背后的探索路径与甜蜜烦恼。

四川观察总编辑岳学渊,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媒体转型要学会做粉丝的朋友

全媒派:首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在四川广电的工作经历及目前负责的工作内容。

岳学渊:可能不会特别细。我毕业之后就进入四川广播电视台了。做过小型专题、民生节目、时政节目、后期的栏目,当过摄像、编辑、记者、编导,基本上新闻的所有业务都做过,现在是配合台里和中心的要求来负责四川观察的工作。

全媒派:2020年,四川观察成为全国探索媒体转型的一个样本,一切可能还要从短视频内容的走红说起。您和团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家品牌火了?

岳学渊:从去年4月份开始,粉丝就已经到800万,6月份、7月份讨论越来越多,各个平台上会出现一种跨平台的搬运和讨论。我们的内容被很多网友和媒体转发,在这种二次传播的过程当中就会感觉到,可能真的比较有影响力了。

四川观察爆款短视频之一

全媒派:目前全平台的粉丝量到了什么样的级别?

岳学渊:现在是6500万(截至2021年1月初)。

全媒派:央视新闻在评价四川观察的出圈原因时提了两个关键词,“颠覆”和“人设”,您怎么理解这两个词?

岳学渊:“颠覆”,可能是因为过去传统媒体在新媒体上的许多布局都在意料之内,而我们做的内容和形象看起来会比较互联化一点,感觉不像转型,更像是创造了一个品牌。但其实它跟我们电视行业的逻辑蛮像的,所以不敢说颠覆,可能更多是探索。

“人设”,是因为我们从传统媒体转过来后发现,最大的区别就是用户改变了。电视也有自己的观众,也会写信、打电话。

但是到了互联网时代以后,刚开始做新媒体,有点找不到方向,因为不知道用户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我们通过这几年的摸索,逐渐找到了用户,然后跟用户一起玩,目标就是做粉丝的朋友。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会和用户的关系比较亲近。人设是在互动过程当中形成的,不是一个既定的形象,而是通过粉丝互动聚合起来,让大家对我们这个机构产生一种形象感,起码比较活泼好玩、轻松幽默。

智能时代,人工依然不能放松

全媒派:除了“颠覆”和“人设”,从您的角度来看,四川观察短视频内容走红的因素还有哪些?

岳学渊:还有几个比较核心的原因。

第一,传统广电和短视频赛道其实是比较接近的。我们很多年前在做节目的时候,其实做的就是类似于今天长视频和短视频的形态。所以,进入这个赛道,我们感觉挺亲切和熟悉的,很多操作、玩法、想法都可以实现。

第二,现在的平台技术比较强大,无论是APP的技术还是其他渠道的技术都可以做到及时反馈。一个节目或者一个短视频发出去,用户那里有什么观感,得到反馈后,我们随时都会进行微调。

第三,用户对泛资讯的需求明显增长。我这几年也在看各大平台的报告,趋势很明确。所以我们去做泛资讯短视频的时候自然也会有用户关注,大家需要在有效的时间内获得有效的信息,这几种打法合在一起,最后就会有这么一种变化吧。

全媒派:现在很多网友用“四处观察”来形容四川观察,其实很多同行也非常感兴趣,四川观察是怎么做到对国内热点的快速响应的?

岳学渊:第一,我们一直把投稿窗口作为一级窗口来建设。无论是APP还是自己做的小程序,投稿都在很重要的位置,我们可以第一时间获取UGC内容。

第二,要想干好这件事,不能把它想成一个轻松的工作,现阶段所谓的人工智能,就是人工+智能。机器智能筛选出来的结果,人力需要第一时间匹配,然后去制作。要不然每天再多线索也不太行。

第三,让专业人士进专业赛道。在团队的选择当中,可能懂新闻的人还是要站到很关键的位置,尤其是线索跟进上。我们的人员结构搭配上,还是有经验的人在做整个团队的主控,他们得过各种新闻大奖,在新闻行业里面深耕了很久。但是做小程序、运营等,我就倾向于更年轻化的团队,因为他们就是互联网的原住民,知道互联网在玩什么,知道流行梗是什么样的,知道去追逐热点。

媒体天生就应承受关注度带来的压力

全媒派:有粉丝将四川观察形容为媒体圈的顶流,您如何看待“流量”对于一家媒体的意义?

岳学渊:原先我们有一个说法,“不能唯流量至上”,因为有一些流量是审丑的、存在恶意的。但新的问题是,无论如何,流量一定是考核的一个标准,一定要把粉丝和用户所产生的流量当作数据化的一环。所以,我们认为流量只是数据化的一个部分,不是全部构成。

越是有影响力的媒体,越需要谨慎使用流量。作为新闻媒体,肯定不能为了流量去做一些不符合专业性的新闻,这没有意义。所以,媒体自身的调性还是很重要的,我认为最核心的还是要把握自己的审美。

全媒派:那么影响力的扩大,给四川观察整体带来了哪些提升?

岳学渊:应该说,品牌影响力扩大肯定会提高所有产品的曝光量,对全线产品带来一个提升,无论是APP还是渠道、广告和经营,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如果想达到质的飞跃,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光是通过这样一个现象就可以完成的。

全媒派:成为一家网红媒体,有没有给您或团队带来一些甜蜜的烦恼?

岳学渊:压力比较大。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大家看到,甚至“四川观察”这四个字偶尔也会上热搜。成为热搜的原因很简单,大家对你有期望,或者有的时候对你有失望,这样肯定会有压力,但是做媒体不就是应该去想办法承担这种关注度带来的压力吗?

原先我们做广电的目标,也不是为了做一个大家不看的节目。所以,做出影响力这个逻辑应该是对的,而做媒体就应该天生承受大家的关注,这种注意力带来的压力应该由媒体内部去消化。

全媒派:在获得更多注意力的同时,也有一些零星的质疑声,结合工作感受来讲,您如何看待这些声音?

岳学渊:我觉得首先有讨论是好事,我们不希望自己是一个nobody;第二,在讨论的过程当中我们会看,如果是有问题,则改之,因为有一些人提出的意见其实我们是有吸收到的。但是无则加勉,如果是为了攻击而攻击,那我们其实不是特别关心。

拥抱MCN是广电转型必经之路吗?

全媒派:资料显示,四川观察客户端有四川电视台新闻中心500多名新闻视频专业团队作为依托,这是咱们目前的主要人员构成吗?

岳学渊:现在可能有600多人了,我们成立了一个全媒体新闻中心,把网站、电台、资讯频道、卫视新闻、乡村新闻、文旅新闻等所有新闻端口全部放在这里面了。所有的新闻部门都会给我们供稿,所以现在的选择面和IP的定制面会变大。

全媒派:事实上,四川观察并不只有短视频,这次也想听您聊一下,四川观察的内容业务主要包括哪些?

岳学渊:我们目前的主业务构成为短视频+直播+MCN。

短视频下面分为几大块,第一是IP制作,我们在腾讯新闻也有自己的IP,就叫做麻辣人间,在其他的一些平台也有IP。第二就是信息流,因为我们毕竟是一个新闻媒体,我们每天需要保证信息供给达到一定体量。第三就是在信息流的基础上产生一些微定制的合作,比如会有一些面向品牌孵化的小IP,体量可能不会像麻辣人间那么大,可能就是微型的。

直播方面有两种模式,第一是直播里面有自己孵化的达人。我认为,主播首先得是某方面的达人,才会对粉丝有更实际的引导力,用户才会喜欢看、喜欢关注。第二个就是突发直播,这是新闻机构的看家本领,四川所有的突发我们都会争取第一时间到现场,第一时间开机,第一时间把我们的信号送进去。

MCN机构是2020年成立的一个跨项目事业部,我们负责内容和部分运营,然后台里的金熊猫新媒体有限公司负责主要的商业化运营,相当于成立了一个跨部门的项目组一起来推进这件事。所以体制机制的保障是特别重要的,这就是一个独立的MCN机构,名字叫做莲花,不叫四川观察。目前,MCN业务有商业化的构成了,一些垂类的账号内容会放到商业化里面去做。

全媒派:现在做MCN的广电媒体确实太多了,也产生了新的疑问,广电媒体转型,拥抱MCN这样一种模式是必经之路吗?

岳学渊:MCN对我来说不是一个模式,其实是一个整包营销,只是叫这个名字。换句话说,可能每一家媒体对它的理解都不太一样,有一些选择了做几百个号,也有一些像我们这样,打算做那种精细化的运营。MCN这个路径,我们认为就是打造一个特殊平台,看你给这个平台提供什么策略、什么人才,如何拥抱市场等,这些是最核心的。它不一定是必经之路,如果有其他的方式,一样也是可以做到整合营销或者运营的,其实不叫MCN也无所谓的。

四川观察每天都在遇到困难

全媒派:从整个广电媒体转型的大目标来看,您觉得四川观察目前走到了哪个阶段?

岳学渊:走到了必须探索新的路径去实现完整商业化,然后往更远的地方迈进的阶段。

我们现在是有账号出圈,但是主阵地的建设还要加强。其次,账号出圈之后,要看能不能形成一个好的IP垂类的孵化模式,然后通过这个垂类孵化模式又形成成熟的商业结构,反哺到我们的内容生产里头,让内容符合信息流需求的同时越来越精致。

最后,在这个阶段我们可能还会面临的问题是必须对技术有清醒的认识,应该依托什么样的技术走得更远,这个可能是急需思考的问题。

全媒派:那么,在这样一个阶段的转型过程中,您觉得最重要的是要做好哪几件事?

岳学渊:第一要有一个通畅的体制机制的保障,因为无论做什么样的转型,都会对资源进行一个重新划分;第二是要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把真正的主力军、核心的创作型人才,逐步转移到新媒体的阵地上去打;第三,尽可能密集对接市场,知道市场的需求和用户的需求到底是什么,无限接近用户,给用户创造价值,要不然做出来的东西有可能是自娱自乐,这就会进入一个误区了。

全媒派: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四川观察算是取得了阶段性成功的媒体了,那么从2017年创办至今,有没有遇到过困难?

岳学渊:困难太多了。每天都在遇到困难,主要是几个大的方向。

第一,全国范围内的转型可能都找不到模版,每一家所处的状况都不一样,无论是人员结构、人才比例、资金状况都不一样,所以最难的就是探索。探索一条新的路径该怎么走,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到处学习的原因。

第二,一些前人走过的坑可能也不可避免地要踩。比如,从传统媒体转型为新媒体,我们深知新媒体运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在传统媒体里头,其实运营这件事情不是内容创作团队做的。

所以,这些方法论需要探索,这就是每天必须得面临的难题,不能说看到谁的方法好马上去试就可以了。我还是比较赞同领导那句话,互联网里可能只有第一,没有第二。所以,大家都在拼命往前赶,所有的小问题都是因为探索得不明朗产生的。

全媒派:从反哺的角度来讲,您觉得将四川观察客户端,或者是将这样一个品牌做好,它对于电视台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呢?

岳学渊:为流媒体做准备。未来5G到来之后,到底大家怎么做新媒体?怎么看新媒体?媒体通过什么地方来发布资讯?这些都说不准。

所以,我们必须要通过做APP、做渠道、做端口来了解如何和用户靠近,如何接近现有的新技术,技术如何赋能生产,如何建立新的商业模式,这些都是为流媒体做准备的。如果未来确实有新的变化和新的玩法了,流媒体就跟得上去,而不是依托在某一块屏上面,现在依托在某一块屏上面都是有风险的。

全媒派:2021年已经到来,在新的一年,四川观察有没有一些新的布局可以透露的?

岳学渊:希望能将MCN做得更实,因为现在是一个比较虚拟化的项目试验田的概念,可能在新的一年会往这个方向发展;第二是在一些垂类账号和一些新的IP打造上会做出特色化和差异化,我们的转型之路一直主张差异化转型,所以希望还是能通过自己的特色在全国市场里头获得一席之地。

对话总编岳学渊:粉丝突破6500万,四川观察的流量奇迹与甜蜜烦恼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一星期出5个爆款,一个月涨1000万粉,一年上十几次热搜……2020年,四川广播电视台旗下的内容品牌四川观察,凭借高爆短视频迅速闯入大众视线,成为年度最具网红气质的媒体之一。

在媒体融合改革迈入深水区的阶段,四川观察运用互联网思维独辟蹊径,收获了可观的数据和口碑回报,给传媒业界提供了新鲜的转型思路。“我们的核心发展理念是客户端+渠道,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面孔。”四川观察总编辑岳学渊表示,“互联网时代,即便是传统媒体也应该认清楚,不同平台的粉丝构成和用户结构是不一样的,媒体需要呈现更多样的内容。”

在四川观察全网粉丝突破6500万之际,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连线四川观察总编辑岳学渊,与他深入聊了聊这场正在发生的流量奇迹,以及背后的探索路径与甜蜜烦恼。

四川观察总编辑岳学渊,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媒体转型要学会做粉丝的朋友

全媒派:首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在四川广电的工作经历及目前负责的工作内容。

岳学渊:可能不会特别细。我毕业之后就进入四川广播电视台了。做过小型专题、民生节目、时政节目、后期的栏目,当过摄像、编辑、记者、编导,基本上新闻的所有业务都做过,现在是配合台里和中心的要求来负责四川观察的工作。

全媒派:2020年,四川观察成为全国探索媒体转型的一个样本,一切可能还要从短视频内容的走红说起。您和团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家品牌火了?

岳学渊:从去年4月份开始,粉丝就已经到800万,6月份、7月份讨论越来越多,各个平台上会出现一种跨平台的搬运和讨论。我们的内容被很多网友和媒体转发,在这种二次传播的过程当中就会感觉到,可能真的比较有影响力了。

四川观察爆款短视频之一

全媒派:目前全平台的粉丝量到了什么样的级别?

岳学渊:现在是6500万(截至2021年1月初)。

全媒派:央视新闻在评价四川观察的出圈原因时提了两个关键词,“颠覆”和“人设”,您怎么理解这两个词?

岳学渊:“颠覆”,可能是因为过去传统媒体在新媒体上的许多布局都在意料之内,而我们做的内容和形象看起来会比较互联化一点,感觉不像转型,更像是创造了一个品牌。但其实它跟我们电视行业的逻辑蛮像的,所以不敢说颠覆,可能更多是探索。

“人设”,是因为我们从传统媒体转过来后发现,最大的区别就是用户改变了。电视也有自己的观众,也会写信、打电话。

但是到了互联网时代以后,刚开始做新媒体,有点找不到方向,因为不知道用户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我们通过这几年的摸索,逐渐找到了用户,然后跟用户一起玩,目标就是做粉丝的朋友。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会和用户的关系比较亲近。人设是在互动过程当中形成的,不是一个既定的形象,而是通过粉丝互动聚合起来,让大家对我们这个机构产生一种形象感,起码比较活泼好玩、轻松幽默。

智能时代,人工依然不能放松

全媒派:除了“颠覆”和“人设”,从您的角度来看,四川观察短视频内容走红的因素还有哪些?

岳学渊:还有几个比较核心的原因。

第一,传统广电和短视频赛道其实是比较接近的。我们很多年前在做节目的时候,其实做的就是类似于今天长视频和短视频的形态。所以,进入这个赛道,我们感觉挺亲切和熟悉的,很多操作、玩法、想法都可以实现。

第二,现在的平台技术比较强大,无论是APP的技术还是其他渠道的技术都可以做到及时反馈。一个节目或者一个短视频发出去,用户那里有什么观感,得到反馈后,我们随时都会进行微调。

第三,用户对泛资讯的需求明显增长。我这几年也在看各大平台的报告,趋势很明确。所以我们去做泛资讯短视频的时候自然也会有用户关注,大家需要在有效的时间内获得有效的信息,这几种打法合在一起,最后就会有这么一种变化吧。

全媒派:现在很多网友用“四处观察”来形容四川观察,其实很多同行也非常感兴趣,四川观察是怎么做到对国内热点的快速响应的?

岳学渊:第一,我们一直把投稿窗口作为一级窗口来建设。无论是APP还是自己做的小程序,投稿都在很重要的位置,我们可以第一时间获取UGC内容。

第二,要想干好这件事,不能把它想成一个轻松的工作,现阶段所谓的人工智能,就是人工+智能。机器智能筛选出来的结果,人力需要第一时间匹配,然后去制作。要不然每天再多线索也不太行。

第三,让专业人士进专业赛道。在团队的选择当中,可能懂新闻的人还是要站到很关键的位置,尤其是线索跟进上。我们的人员结构搭配上,还是有经验的人在做整个团队的主控,他们得过各种新闻大奖,在新闻行业里面深耕了很久。但是做小程序、运营等,我就倾向于更年轻化的团队,因为他们就是互联网的原住民,知道互联网在玩什么,知道流行梗是什么样的,知道去追逐热点。

媒体天生就应承受关注度带来的压力

全媒派:有粉丝将四川观察形容为媒体圈的顶流,您如何看待“流量”对于一家媒体的意义?

岳学渊:原先我们有一个说法,“不能唯流量至上”,因为有一些流量是审丑的、存在恶意的。但新的问题是,无论如何,流量一定是考核的一个标准,一定要把粉丝和用户所产生的流量当作数据化的一环。所以,我们认为流量只是数据化的一个部分,不是全部构成。

越是有影响力的媒体,越需要谨慎使用流量。作为新闻媒体,肯定不能为了流量去做一些不符合专业性的新闻,这没有意义。所以,媒体自身的调性还是很重要的,我认为最核心的还是要把握自己的审美。

全媒派:那么影响力的扩大,给四川观察整体带来了哪些提升?

岳学渊:应该说,品牌影响力扩大肯定会提高所有产品的曝光量,对全线产品带来一个提升,无论是APP还是渠道、广告和经营,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如果想达到质的飞跃,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不光是通过这样一个现象就可以完成的。

全媒派:成为一家网红媒体,有没有给您或团队带来一些甜蜜的烦恼?

岳学渊:压力比较大。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大家看到,甚至“四川观察”这四个字偶尔也会上热搜。成为热搜的原因很简单,大家对你有期望,或者有的时候对你有失望,这样肯定会有压力,但是做媒体不就是应该去想办法承担这种关注度带来的压力吗?

原先我们做广电的目标,也不是为了做一个大家不看的节目。所以,做出影响力这个逻辑应该是对的,而做媒体就应该天生承受大家的关注,这种注意力带来的压力应该由媒体内部去消化。

全媒派:在获得更多注意力的同时,也有一些零星的质疑声,结合工作感受来讲,您如何看待这些声音?

岳学渊:我觉得首先有讨论是好事,我们不希望自己是一个nobody;第二,在讨论的过程当中我们会看,如果是有问题,则改之,因为有一些人提出的意见其实我们是有吸收到的。但是无则加勉,如果是为了攻击而攻击,那我们其实不是特别关心。

拥抱MCN是广电转型必经之路吗?

全媒派:资料显示,四川观察客户端有四川电视台新闻中心500多名新闻视频专业团队作为依托,这是咱们目前的主要人员构成吗?

岳学渊:现在可能有600多人了,我们成立了一个全媒体新闻中心,把网站、电台、资讯频道、卫视新闻、乡村新闻、文旅新闻等所有新闻端口全部放在这里面了。所有的新闻部门都会给我们供稿,所以现在的选择面和IP的定制面会变大。

全媒派:事实上,四川观察并不只有短视频,这次也想听您聊一下,四川观察的内容业务主要包括哪些?

岳学渊:我们目前的主业务构成为短视频+直播+MCN。

短视频下面分为几大块,第一是IP制作,我们在腾讯新闻也有自己的IP,就叫做麻辣人间,在其他的一些平台也有IP。第二就是信息流,因为我们毕竟是一个新闻媒体,我们每天需要保证信息供给达到一定体量。第三就是在信息流的基础上产生一些微定制的合作,比如会有一些面向品牌孵化的小IP,体量可能不会像麻辣人间那么大,可能就是微型的。

直播方面有两种模式,第一是直播里面有自己孵化的达人。我认为,主播首先得是某方面的达人,才会对粉丝有更实际的引导力,用户才会喜欢看、喜欢关注。第二个就是突发直播,这是新闻机构的看家本领,四川所有的突发我们都会争取第一时间到现场,第一时间开机,第一时间把我们的信号送进去。

MCN机构是2020年成立的一个跨项目事业部,我们负责内容和部分运营,然后台里的金熊猫新媒体有限公司负责主要的商业化运营,相当于成立了一个跨部门的项目组一起来推进这件事。所以体制机制的保障是特别重要的,这就是一个独立的MCN机构,名字叫做莲花,不叫四川观察。目前,MCN业务有商业化的构成了,一些垂类的账号内容会放到商业化里面去做。

全媒派:现在做MCN的广电媒体确实太多了,也产生了新的疑问,广电媒体转型,拥抱MCN这样一种模式是必经之路吗?

岳学渊:MCN对我来说不是一个模式,其实是一个整包营销,只是叫这个名字。换句话说,可能每一家媒体对它的理解都不太一样,有一些选择了做几百个号,也有一些像我们这样,打算做那种精细化的运营。MCN这个路径,我们认为就是打造一个特殊平台,看你给这个平台提供什么策略、什么人才,如何拥抱市场等,这些是最核心的。它不一定是必经之路,如果有其他的方式,一样也是可以做到整合营销或者运营的,其实不叫MCN也无所谓的。

四川观察每天都在遇到困难

全媒派:从整个广电媒体转型的大目标来看,您觉得四川观察目前走到了哪个阶段?

岳学渊:走到了必须探索新的路径去实现完整商业化,然后往更远的地方迈进的阶段。

我们现在是有账号出圈,但是主阵地的建设还要加强。其次,账号出圈之后,要看能不能形成一个好的IP垂类的孵化模式,然后通过这个垂类孵化模式又形成成熟的商业结构,反哺到我们的内容生产里头,让内容符合信息流需求的同时越来越精致。

最后,在这个阶段我们可能还会面临的问题是必须对技术有清醒的认识,应该依托什么样的技术走得更远,这个可能是急需思考的问题。

全媒派:那么,在这样一个阶段的转型过程中,您觉得最重要的是要做好哪几件事?

岳学渊:第一要有一个通畅的体制机制的保障,因为无论做什么样的转型,都会对资源进行一个重新划分;第二是要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把真正的主力军、核心的创作型人才,逐步转移到新媒体的阵地上去打;第三,尽可能密集对接市场,知道市场的需求和用户的需求到底是什么,无限接近用户,给用户创造价值,要不然做出来的东西有可能是自娱自乐,这就会进入一个误区了。

全媒派: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四川观察算是取得了阶段性成功的媒体了,那么从2017年创办至今,有没有遇到过困难?

岳学渊:困难太多了。每天都在遇到困难,主要是几个大的方向。

第一,全国范围内的转型可能都找不到模版,每一家所处的状况都不一样,无论是人员结构、人才比例、资金状况都不一样,所以最难的就是探索。探索一条新的路径该怎么走,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到处学习的原因。

第二,一些前人走过的坑可能也不可避免地要踩。比如,从传统媒体转型为新媒体,我们深知新媒体运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在传统媒体里头,其实运营这件事情不是内容创作团队做的。

所以,这些方法论需要探索,这就是每天必须得面临的难题,不能说看到谁的方法好马上去试就可以了。我还是比较赞同领导那句话,互联网里可能只有第一,没有第二。所以,大家都在拼命往前赶,所有的小问题都是因为探索得不明朗产生的。

全媒派:从反哺的角度来讲,您觉得将四川观察客户端,或者是将这样一个品牌做好,它对于电视台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呢?

岳学渊:为流媒体做准备。未来5G到来之后,到底大家怎么做新媒体?怎么看新媒体?媒体通过什么地方来发布资讯?这些都说不准。

所以,我们必须要通过做APP、做渠道、做端口来了解如何和用户靠近,如何接近现有的新技术,技术如何赋能生产,如何建立新的商业模式,这些都是为流媒体做准备的。如果未来确实有新的变化和新的玩法了,流媒体就跟得上去,而不是依托在某一块屏上面,现在依托在某一块屏上面都是有风险的。

全媒派:2021年已经到来,在新的一年,四川观察有没有一些新的布局可以透露的?

岳学渊:希望能将MCN做得更实,因为现在是一个比较虚拟化的项目试验田的概念,可能在新的一年会往这个方向发展;第二是在一些垂类账号和一些新的IP打造上会做出特色化和差异化,我们的转型之路一直主张差异化转型,所以希望还是能通过自己的特色在全国市场里头获得一席之地。

EXO都暻秀粉丝会捐款10万元 用于帮助白血病儿童

都暻秀的粉丝俱乐部近日为迎接都暻秀的29岁生日而向韩国癌症儿童基金捐献了1700万韩元(约人民币10万元)。


都暻秀都暻秀

新浪娱乐讯 EXO成员都暻秀的粉丝俱乐部近日为白血病儿童筹集了善款。

都暻秀的粉丝俱乐部近日为迎接都暻秀的29岁生日而向韩国癌症儿童基金捐献了1700万韩元(约人民币10万元),这笔钱将用于帮助白血病儿童接受治疗。

都暻秀的粉丝俱乐部去年一年参与了为防治疫情捐款、为水灾难民捐款、为患癌儿童捐款等多项公益活动。吕东垠/文 版权所有Mydaily禁止转载

EXO都暻秀粉丝会捐款10万元 用于帮助白血病儿童

都暻秀的粉丝俱乐部近日为迎接都暻秀的29岁生日而向韩国癌症儿童基金捐献了1700万韩元(约人民币10万元)。


都暻秀都暻秀

新浪娱乐讯 EXO成员都暻秀的粉丝俱乐部近日为白血病儿童筹集了善款。

都暻秀的粉丝俱乐部近日为迎接都暻秀的29岁生日而向韩国癌症儿童基金捐献了1700万韩元(约人民币10万元),这笔钱将用于帮助白血病儿童接受治疗。

都暻秀的粉丝俱乐部去年一年参与了为防治疫情捐款、为水灾难民捐款、为患癌儿童捐款等多项公益活动。吕东垠/文 版权所有Mydaily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