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珂 2021新春限定 2021年1月1日发售

黛珂 2021新春限定 2021年1月1日发售
非同凡响的润泽。
黛珂广受青睐的经典美容液。
由0.1微米的多重层微脂囊体而生的卓越亲肤性。
长时间均匀释放保湿精华成分,
确保一整天的持久润泽效果。
COSME DECORTE VITA DE REVE
黛珂  紫苏精华水(璀璨花火版)150mL  300元

黛珂 2021新春限定 2021年1月1日发售
饱含萃取自紫苏科植物的4种提取物和精华油的上选化妆水。
针对性改善粗糙、暗沉,
予以肌肤活力沁润,保持纯净的健康状态。
COSME DECORTE PRIME LATTE
黛珂  牛油果乳液(璀璨花火版)150mL

黛珂 2021新春限定 2021年1月1日发售
饱含大自然的馈赠,打造柔嫩美肌,
洗颜后即可使用,能有效提升护肤品导入效果的乳液。
将萃取自果实的精华油和香氛,全部融入乳液之中。
让原本发硬的肌肤,变得更为柔软,
均衡提升弹力、细腻度和光滑度。
※限量版商品数量有限,一旦售罄,敬请谅解。

IPSA茵芙莎新年限定版「0精华」全新上市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的农历新年,今年4月在天猫小黑盒首发即获得高端精华类目(单日)销售TOP1的明星产品「0精华」(全称清颜新肌精华液),特別推出新年限定版红色包裝。

IPSA茵芙莎新年限定版「0精华」全新上市
限量“红”装,稳住开年红运!
IPSA茵芙莎明星品0精华换上“新衣”,首次用代表热烈、活力的红色完全覆于瓶身之上,希望用一抹热烈的“红”,传递出对崭新开始的至美愿景,由此开启新年红运!清0“肌内毒”,焕活肌肤红润光采,实力稳住净透肌。这不仅是肌肤状态的清0再发出,更是清除生活中一切负面情绪的美好愿望。 从0开始,“牛”转新肌。
肌肤清0,稳进2021!
生活的平稳,有“红运”加持;肌肤的维稳,就交给新年限定版“0精华*”!
专为回归肌本澄澈而生,添加了“0(Zero)-复合成分”,有效舒缓稳定肌肤,调节水盐分平衡和循环,促进内循环和后续吸收。先清后补,远离闭口,粗糙等肌肤问题,回归水嫩,澄净,明亮的稳定状态。配合独特的清0按摩方法,舒缓调节肌肤的同时也能更好地放松心情。

IPSA茵芙莎新年限定版「0精华」全新上市
IPSA茵芙莎清颜新肌菁华液 新年限定版
¥690/50mL
新年限定版「0精华」现已上市。让“肌内毒”,一瓶清0,清颜新肌;让积累了一整年的肌肤“坏情绪”一键清0,重新出发!

新品牌的“捷径”,李佳琦的野心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作者:祝颖丽,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祝颖丽

编辑|斯问

杨钰澍万万没想到,他能见到李佳琦本人。

他是护肤品牌Haa的总经理,去年跟李佳琦的直播间合作过两次后,对方主动邀请他们见一面。

现场的一个小插曲让他念念不忘。

当时他们正在研发一款美白精华,然后带了四款包装相同的瓶子,分别装了国际一线品牌的三款美白精华和haa的新品,用盲测的形式来请李佳琦团队进行一次选品。

出乎意料的是,当时在场的人全都选了新品,认可度不言而喻。

这次盲测的契机让李佳琦有了更深度的介入,“他看到我们包装是塑胶瓶的时候,直接吐槽‘很LOW你知道吗?回去赶紧给我改’。”

时隔数月,这款被称为“小奶瓶”的美白精华再次出现在李佳琦的直播间时,他花了近9分钟的时间介绍,“贵妇般的体验”、“不输大牌的成分”,夸张的吆喝外,还进行了成分和功效的细致介绍。

25岁的少女小萌是李佳琦的粉丝之一,她记得,上一个李佳琦这么卖力推荐的产品还是花西子的散粉。

她对主播充满了信任感,对方推荐的东西,只要有需要她都会买。

今年6月,薇娅和李佳琦亮相央视《对话》栏目,被官方盖章为“互联网营销师”。知乎、微博上讨论他们推荐产品的问答浏览量多达数千万。

这种对消费者的影响,让李佳琦成了很多新品牌的第一站和最重要的一站,尤其是美妆类的新品牌。

杨钰澍直言,能被李佳琦选中,是品牌们迈出破圈的第一步,他们认可李佳琦的专业度,也满足于出现在其卖货直播间。在淘宝首页的信息流里,你甚至会看到李佳琦直播过的商品被截取为种草视频——对品牌来说,这意味着最好的宣传和最强的背书。

但李佳琦并不是万能解药,走出直播间,创业者和新品牌们的命题仍然在那里。

走进直播间

对很多新品牌来说,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就是:进入李佳琦的直播间。

美妆品牌“花知晓”2016年底成立,靠着二次元的圈子,笼络了数百万的少女粉丝,今年8月24日,花知晓的几只唇釉进入李佳琦的直播间,粉丝在微博欢欣雀跃“天哪,花知晓出息了!”

花知晓的商务负责人回顾被选上的历程,“第一次是没有过的,产品升级后跟他们讲解了我们的一些优点,最后才把他们打动。”

《人物》的报道《AI李佳琦》里描绘了李佳琦选品的场景:商务团队进行首轮筛选,李佳琦最终拍板决定哪一个产品最终进入直播间。

被否决的是大多数,李佳琦有各种直觉式的判断,“看起来就是大桥底下的鞋子,做工很粗糙”;“这十年前我初中时候穿的”。

李佳琦团队没有透露淘汰率,但同为头部的薇娅直播间可以作为类比。根据《五环观察室》的纪录片,薇娅直播间美妆产品海选的淘汰率达到百分之六七十,双11被选中的商家比例只有3-5%。

花知晓最终靠的是“全开模”——自己开了一条生产线重新定制口红管——这个细节打动了李佳琦。

天猫美妆行业小二肖兰这么形容李佳琦的选品风格:

“你要用产品来打动他,所谓的打动可能就是一些小的细节。哪怕它不是说有多便宜,也并不是品牌给了多大的offer,而是当他拿到东西的时候,质感非常好,从产品的外观到产内在都有核心的卖点。”

肖兰还提到,作为行业通道,天猫美妆会定期给李佳琦团队推送一些新崛起的品牌,通常几百个品牌里会有少数几个被选中。

护肤品牌“歌如兰”就因此开始了李佳琦直播间的竞选。

负责人刘蕾回忆,他们带了4款当家产品过去,李佳琦的商务团队则让他们选其中一款最能代表品牌的产品。歌如兰把注压在一款祛痘精华上,对方则提醒他们,李佳琦是油痘肌,“言下之意是,如果正好他试用了没有效果的话,被弃选的风险很大。”

但这正是他们追求的效果,“如果李佳琦试过了,觉得我们产品好,对我们这样的品牌来讲才是更有机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拿产品的功效去打动它。”

产品最终被初步认可,不过上直播间的排期仍在敲定。

事实上,歌如兰在品牌传播上已经有一定的明星背书,张韶涵、柳岩、赵露思都对某款产品进行了推荐,但刘蕾认为,至少在美妆领域,李佳琦是一个更专业的媒体,“明星的职业是演戏、唱歌,但对李佳琦来说,推荐好的产品就是他本身的职业。”

李佳琦出现之前,通常美妆品牌的推广方式是给美妆KOL们寄去样品,得到认可后,让她们在各自的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内容种草。

但达人推广的方式很难看到具体转化率,而通过了李佳琦的严格筛选,则意味着对产品和市场潜力的双重认可。花知晓最终满意这次带货效果,“我们整体的销售量是1万5千只,销售额是1100万,长尾的流量进店也持续了一个月左右。”

如今,包括歌如兰、花知晓在内的新品牌,仍然没有放弃传统方式,但标准变得更严格,“我们首先找的博主会是个性比较强的,我们其实也害怕那种只要给钱,我就接推广的人合作。”

李佳琦的直播间成为跑出黑马的新场地,肖兰认为,出现下一个花西子需要的只是时间,“今天你看到的花西子和完美日记爆出来,大家会觉得他们是突然成功的。其实不是,是因为它已经在行业沉淀了三年,我们是一步一步看到他们走过来的。”

产品经理李佳琦

与薇娅直播间选择有口碑、有市场的成熟产品相比,李佳琦愿意给新品牌机会。事实上,这也是几个头部主播走向分化和强调个人特色的一个关键。

薇娅被称为品类齐全的聚划算,MCN谦寻的竞争优势是完备的产品供应链能力;罗永浩仍然依赖个人IP的背书,在对消费者的影响上,3C数码、图书类目更有说服力;辛巴则如同直播版的拼多多,卖的大都是低价的白牌产品。

柜台导购出身的李佳琦,则单独对美妆护肤领域有更专业的精神和更大的兴趣。

与彩妆品牌花西子的合作关系就是一个范例。

起初,双方合作仅限于推荐空气散粉,几轮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的二次转播把散粉推为爆品后,李佳琦也开始介入花西子的产品研发。

2019年4月,花西子和李佳琦合作的雕花口红上线,李佳琦在采访中提到,他很骄傲地看到这个产品被日本网友惊呼为艺术品,在热搜上挂了一整天。

此后,李佳琦正式晋升为花西子的“首席推荐官”,双方的绑定更加深入。今年双11,花西子苗族印象的产品礼盒从研发到推广销售,李佳琦都在全程参与。

行业内人的共识是,李佳琦有一颗做产品经理的心。

Haa的总经理杨钰澍回顾他们那款小奶瓶精华回炉重造的过程,“其实我们当时塑料瓶的包材都准备好了,后面听了佳琦的建议后就全部改成了玻璃瓶。”

不仅是外包装,产品本身的质感李佳琦也会给出意见,“比如说精华的吸收度、香味、流动性、通透度这些他都会跟我们一起去讨论。”

护肤品牌优时颜的创始人杜乐也提到他们与李佳琦的一次合作,“当时我们拿出直播的新产品时,李佳琦还会说,你们应该在研发的时候就跟我有沟通。”

杜乐描述,李佳琦的个人喜好的特点非常突出:喜欢墨绿色,喜欢高级感,对某种成分有非常高的偏好度。

杨钰澍很有同感,他想起与李佳琦会面那次,原本一款面膜只是顺带拿过来,没想到李佳琦听到里面含有玻色因(一款抗老成分)后,表示“这个我要卖,肯定爆火。”

双方合作的小奶瓶美白精华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李佳琦对其中的传明酸、富勒烯、熊果苷等成分如数家珍。

天猫美妆行业小二肖兰解释,在美妆行业,成分护肤是最重要的趋势之一,而李佳琦对成分的偏好其实是源于他对趋势的敏感,“你能发现,国外比较火的一些成分,小众的、尖端的,李佳琦都会非常喜欢。”

趋势判断又与消费者洞察分不开,“因为他要跟他自己的粉丝沟通,他看大量的消费者反馈,他真的能知道到底消费者喜欢什么样的产品。”肖兰说。

杨钰澍也觉得,本质上,李佳琦的“产品经理”角色不同于品牌的产品经理,“他试用过那么多款产品,又知道消费者喜欢什么,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给我们的启发非常大,避免闭门造车。”

品牌自立

然而,对品牌们来说,从直播间走到后端产品研发,与李佳琦的深度绑定也有一体两面的矛盾。

好处是能更快速精准地被用户认知,也能通过直播完成销售转化,如果李佳琦参与到产品研发,更是完成了反向定制的闭环。

潜在的风险则是品牌自立的能力。

有数据统计,今年前7个月,花西子产品在李佳琦直播间的上播率接近50%,其店铺40%的销售额都来自李佳琦直播间。

而一个对比是,在李佳琦直播间销售的产品月销量均在1万乃至20万笔以上,而没有在其直播间销售的产品,月销量仅有1000笔。

Haa更是把销售和推广的重心放在李佳琦身上,杨钰澍坦承,如今将近产品50%的销量来自李佳琦直播间。

花西子有意加强李佳琦的标签,其抖音官方账号上,李佳琦作为首席推荐官的图片仍占据显著位置。

Haa仍处在李佳琦的流量红利之中,杨钰澍觉得“被李佳琦奶大的品牌”这种说法并不冒犯,在他看来,他们用心做产品,李佳琦作为伯乐,这是一种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暂时也没有融资,有限的资金都会放在产品研发上面。”

离开李佳琦的风险被后置了。

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曾总结新品牌的几个特征,其中之一就是,新品牌既要让商品解决消费者痛点,也要能把商品转换成与用户沟通的语言。

李佳琦成了新品牌与消费者沟通的桥梁,但一定程度上,他的深度介入也替代了一部分品牌本身需要做的功课。

Haa面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是,他们仍处在把产品做好,把基础打扎实的阶段,暂时不去想品牌独立传播的问题。但也有品牌已经决定要把李佳琦带来的流量控制在一定比例。

优时颜的创始人杜乐就表示,他们会更注重线上线下全渠道,以及不同平台多个达人的影响力打造。

他们品牌已经在上海的连卡佛开了线下专柜,还入驻了新兴美妆集合点HEAT喜燃,此外,今年末还会以美容皮肤科诊所的形式开第一家线下门店。

花知晓则觉得,与粉丝互动是他们的优势,商务负责人杨晨澜提到,他们仅在微博就会有专门的团队回应粉丝问题,这些需求和建议,他们也会及时纳入产品研发。

“比如我们推出的独角兽系列,粉丝觉得这个外壳这么漂亮为什么不做粉饼,还可以带出门。我们独角兽2.0系列的时候,最后就出了一个粉饼。粉丝觉得他们被尊重了,有参与感了,最后很开心也很买账。”

李佳琦本人也表示过他需要与品牌保持距离的看法,“如果这个产品真的很好,它是可以自己用口碑来做背书。如果还没有经过市场考验就给它打广告,可能佳琦的影响力可能会害到国货品牌。”

新品牌与李佳琦的美妆集团

这种既深度参与又保持距离的微妙关系,对李佳琦本人来说或许有另一层含义。

基于李佳琦的“产品经理”特色,外界对李佳琦不做主播之后的猜测普遍都是做自己的品牌。

一次与新品牌的会晤中,天猫大快消的负责人也调侃,“如果李佳琦自己做美妆品牌,你们这些人都打不过。”

但李佳琦的野心似乎不止于此,在接受界面采访的时候,他把自己定位为新品牌的赋能者,“我觉得和有潜力和有良心做品牌的品牌合作,我是完全毫无保留的。我有一个梦想,我是否可以把国货赋能这个点做好以后,集合好的国货品牌,做中国顶级美妆集团。”

换句话说,对李佳琦而言,筛选、参与一些新品牌的成长意味着一个更远大的蓝图。

在中国,美妆仍是值得新品牌入局的一个行业。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化妆品市场规模达5148亿美元,中国占据了12.7%,是全球第二大市场。

与此同时,中国化妆品人均消费额仅为31.1美元,远低于日本的199.4美元。增长也正在加速,2019年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3.8%,高于过去10年9.6%的复合增长率。

大品牌也很难形成垄断,即便宝洁、欧莱雅、资生堂、雅诗兰黛和LVMH集团加起来,市占率也才30%。

2020年新品牌的爆发蔚为壮观,天猫双11的数据显示,360个新品牌成为垂直行业第一,其中完美日记和花西子分别认领眼影、唇彩TOP1和蜜粉、眉笔TOP1。

肖兰认为,美妆行业的趋势是更垂直细分,护肤和化妆的程序越来越多,可以被创新的环节也越来越多。

但新品牌的成长需要时间,肖兰提到,像优时颜、Haa乃至花知晓、歌如兰等被品牌,未来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完美日记和花西子,但能走多远,能被哪些多广泛的消费者接受,考验还在后面。

“你今天可能卖到5000万了,但如果你的团队不去补充人力物力这一块,不会去布局消费,不去布局运营团队,你想要让它涨到三个亿,那就不可能了。”

此外,更遥远的在于,赋能一个品牌到做中国美妆集团,维护品牌矩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完美日记的母公司逸仙电商在上市前收购了“小奥汀”,又推出了护肤品品牌“完子心选”,还收购了法国高端美妆品牌Galenic ,目标是成为“中国的欧莱雅”,但目前仍在亏损之中。

对比国外顶级美妆巨头的成长历程,也能见其艰难。

欧莱雅成立于1907年,靠着染发剂奠定基础,此后拓展到护肤、美妆、香水等领域,收购了包括兰蔻、碧欧泉、科颜氏、美宝莲等成熟品牌,覆盖了从顶级到大众等各个品牌矩阵,走到顶级化妆品集团用了几十年。

李佳琦走出了第一步。根据企查查显示,从2019年6月开始,李佳琦已经陆续成立六家文化传媒、品牌策划相关企业,持股比例为百分之百,同时“+7”品牌也正式上线,目前已经推出了15期“+7新品秀”。

虽然看起来遥远,但梦想总是要有的。

李佳琦的直播间,能走出下一个“完美日记”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作者:祝颖丽,36氪经授权发布。

杨钰澍万万没想到,他能见到李佳琦本人。

他是护肤品牌Haa的总经理,去年跟李佳琦的直播间合作过两次后,对方主动邀请他们见一面。

现场的一个小插曲让他念念不忘。

当时他们正在研发一款美白精华,然后带了四款包装相同的瓶子,分别装了国际一线品牌的三款美白精华和haa的新品,用盲测的形式来请李佳琦团队进行一次选品。

出乎意料的是,当时在场的人全都选了新品,认可度不言而喻。

这次盲测的契机让李佳琦有了更深度的介入,“他看到我们包装是塑胶瓶的时候,直接吐槽‘很LOW你知道吗?回去赶紧给我改’。”

时隔数月,这款被称为“小奶瓶”的美白精华再次出现在李佳琦的直播间时,他花了近9分钟的时间介绍,“贵妇般的体验”、“不输大牌的成分”,夸张的吆喝外,还进行了成分和功效的细致介绍。

25岁的少女小萌是李佳琦的粉丝之一,她记得,上一个李佳琦这么卖力推荐的产品还是花西子的散粉。

她对主播充满了信任感,对方推荐的东西,只要有需要她都会买。

今年6月,薇娅和李佳琦亮相央视《对话》栏目,被官方盖章为“互联网营销师”。知乎、微博上讨论他们推荐产品的问答浏览量多达数千万。

这种对消费者的影响,让李佳琦成了很多新品牌的第一站和最重要的一站,尤其是美妆类的新品牌。

杨钰澍直言,能被李佳琦选中,是品牌们迈出破圈的第一步,他们认可李佳琦的专业度,也满足于出现在其卖货直播间。在淘宝首页的信息流里,你甚至会看到李佳琦直播过的商品被截取为种草视频——对品牌来说,这意味着最好的宣传和最强的背书。

但李佳琦并不是万能解药,走出直播间,创业者和新品牌们的命题仍然在那里。

走进直播间

对很多新品牌来说,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就是:进入李佳琦的直播间。

美妆品牌“花知晓”2016年底成立,靠着二次元的圈子,笼络了数百万的少女粉丝,今年8月24日,花知晓的几只唇釉进入李佳琦的直播间,粉丝在微博欢欣雀跃“天哪,花知晓出息了!”

花知晓的商务负责人回顾被选上的历程,“第一次是没有过的,产品升级后跟他们讲解了我们的一些优点,最后才把他们打动。”

《人物》的报道《AI李佳琦》里描绘了李佳琦选品的场景:商务团队进行首轮筛选,李佳琦最终拍板决定哪一个产品最终进入直播间。

被否决的是大多数,李佳琦有各种直觉式的判断,“看起来就是大桥底下的鞋子,做工很粗糙”;“这十年前我初中时候穿的”。

李佳琦团队没有透露淘汰率,但同为头部的薇娅直播间可以作为类比。根据《五环观察室》的纪录片,薇娅直播间美妆产品海选的淘汰率达到百分之六七十,双11被选中的商家比例只有3-5%。

花知晓最终靠的是“全开模”——自己开了一条生产线重新定制口红管——这个细节打动了李佳琦。

天猫美妆行业小二肖兰这么形容李佳琦的选品风格:

“你要用产品来打动他,所谓的打动可能就是一些小的细节。哪怕它不是说有多便宜,也并不是品牌给了多大的offer,而是当他拿到东西的时候,质感非常好,从产品的外观到产内在都有核心的卖点。”

肖兰还提到,作为行业通道,天猫美妆会定期给李佳琦团队推送一些新崛起的品牌,通常几百个品牌里会有少数几个被选中。

护肤品牌“歌如兰”就因此开始了李佳琦直播间的竞选。

负责人刘蕾回忆,他们带了4款当家产品过去,李佳琦的商务团队则让他们选其中一款最能代表品牌的产品。歌如兰把注压在一款祛痘精华上,对方则提醒他们,李佳琦是油痘肌,“言下之意是,如果正好他试用了没有效果的话,被弃选的风险很大。”

但这正是他们追求的效果,“如果李佳琦试过了,觉得我们产品好,对我们这样的品牌来讲才是更有机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拿产品的功效去打动它。”

产品最终被初步认可,不过上直播间的排期仍在敲定。

事实上,歌如兰在品牌传播上已经有一定的明星背书,张韶涵、柳岩、赵露思都对某款产品进行了推荐,但刘蕾认为,至少在美妆领域,李佳琦是一个更专业的媒体,“明星的职业是演戏、唱歌,但对李佳琦来说,推荐好的产品就是他本身的职业。”

李佳琦出现之前,通常美妆品牌的推广方式是给美妆KOL们寄去样品,得到认可后,让她们在各自的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内容种草。

但达人推广的方式很难看到具体转化率,而通过了李佳琦的严格筛选,则意味着对产品和市场潜力的双重认可。花知晓最终满意这次带货效果,“我们整体的销售量是1万5千只,销售额是1100万,长尾的流量进店也持续了一个月左右。”

如今,包括歌如兰、花知晓在内的新品牌,仍然没有放弃传统方式,但标准变得更严格,“我们首先找的博主会是个性比较强的,我们其实也害怕那种只要给钱,我就接推广的人合作。”

李佳琦的直播间成为跑出黑马的新场地,肖兰认为,出现下一个花西子需要的只是时间,“今天你看到的花西子和完美日记爆出来,大家会觉得他们是突然成功的。其实不是,是因为它已经在行业沉淀了三年,我们是一步一步看到他们走过来的。”

产品经理李佳琦

与薇娅直播间选择有口碑、有市场的成熟产品相比,李佳琦愿意给新品牌机会。事实上,这也是几个头部主播走向分化和强调个人特色的一个关键。

薇娅被称为品类齐全的聚划算,MCN谦寻的竞争优势是完备的产品供应链能力;罗永浩仍然依赖个人IP的背书,在对消费者的影响上,3C数码、图书类目更有说服力;辛巴则如同直播版的拼多多,卖的大都是低价的白牌产品。

柜台导购出身的李佳琦,则单独对美妆护肤领域有更专业的精神和更大的兴趣。

与彩妆品牌花西子的合作关系就是一个范例。

起初,双方合作仅限于推荐空气散粉,几轮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的二次转播把散粉推为爆品后,李佳琦也开始介入花西子的产品研发。

2019年4月,花西子和李佳琦合作的雕花口红上线,李佳琦在采访中提到,他很骄傲地看到这个产品被日本网友惊呼为艺术品,在热搜上挂了一整天。

此后,李佳琦正式晋升为花西子的“首席推荐官”,双方的绑定更加深入。今年双11,花西子苗族印象的产品礼盒从研发到推广销售,李佳琦都在全程参与。

行业内人的共识是,李佳琦有一颗做产品经理的心。

Haa的总经理杨钰澍回顾他们那款小奶瓶精华回炉重造的过程,“其实我们当时塑料瓶的包材都准备好了,后面听了佳琦的建议后就全部改成了玻璃瓶。”

不仅是外包装,产品本身的质感李佳琦也会给出意见,“比如说精华的吸收度、香味、流动性、通透度这些他都会跟我们一起去讨论。”

护肤品牌优时颜的创始人杜乐也提到他们与李佳琦的一次合作,“当时我们拿出直播的新产品时,李佳琦还会说,你们应该在研发的时候就跟我有沟通。”

杜乐描述,李佳琦的个人喜好的特点非常突出:喜欢墨绿色,喜欢高级感,对某种成分有非常高的偏好度。

杨钰澍很有同感,他想起与李佳琦会面那次,原本一款面膜只是顺带拿过来,没想到李佳琦听到里面含有玻色因(一款抗老成分)后,表示“这个我要卖,肯定爆火。”

双方合作的小奶瓶美白精华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李佳琦对其中的传明酸、富勒烯、熊果苷等成分如数家珍。

天猫美妆行业小二肖兰解释,在美妆行业,成分护肤是最重要的趋势之一,而李佳琦对成分的偏好其实是源于他对趋势的敏感,“你能发现,国外比较火的一些成分,小众的、尖端的,李佳琦都会非常喜欢。”

趋势判断又与消费者洞察分不开,“因为他要跟他自己的粉丝沟通,他看大量的消费者反馈,他真的能知道到底消费者喜欢什么样的产品。”肖兰说。

杨钰澍也觉得,本质上,李佳琦的“产品经理”角色不同于品牌的产品经理,“他试用过那么多款产品,又知道消费者喜欢什么,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给我们的启发非常大,避免闭门造车。”

品牌自立

然而,对品牌们来说,从直播间走到后端产品研发,与李佳琦的深度绑定也有一体两面的矛盾。

好处是能更快速精准地被用户认知,也能通过直播完成销售转化,如果李佳琦参与到产品研发,更是完成了反向定制的闭环。

潜在的风险则是品牌自立的能力。

有数据统计,今年前7个月,花西子产品在李佳琦直播间的上播率接近50%,其店铺40%的销售额都来自李佳琦直播间。

而一个对比是,在李佳琦直播间销售的产品月销量均在1万乃至20万笔以上,而没有在其直播间销售的产品,月销量仅有1000笔。

Haa更是把销售和推广的重心放在李佳琦身上,杨钰澍坦承,如今将近产品50%的销量来自李佳琦直播间。

花西子有意加强李佳琦的标签,其抖音官方账号上,李佳琦作为首席推荐官的图片仍占据显著位置。

Haa仍处在李佳琦的流量红利之中,杨钰澍觉得“被李佳琦奶大的品牌”这种说法并不冒犯,在他看来,他们用心做产品,李佳琦作为伯乐,这是一种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暂时也没有融资,有限的资金都会放在产品研发上面。”

离开李佳琦的风险被后置了。

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曾总结新品牌的几个特征,其中之一就是,新品牌既要让商品解决消费者痛点,也要能把商品转换成与用户沟通的语言。

李佳琦成了新品牌与消费者沟通的桥梁,但一定程度上,他的深度介入也替代了一部分品牌本身需要做的功课。

Haa面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是,他们仍处在把产品做好,把基础打扎实的阶段,暂时不去想品牌独立传播的问题。但也有品牌已经决定要把李佳琦带来的流量控制在一定比例。

优时颜的创始人杜乐就表示,他们会更注重线上线下全渠道,以及不同平台多个达人的影响力打造。

他们品牌已经在上海的连卡佛开了线下专柜,还入驻了新兴美妆集合点HEAT喜燃,此外,今年末还会以美容皮肤科诊所的形式开第一家线下门店。

花知晓则觉得,与粉丝互动是他们的优势,商务负责人杨晨澜提到,他们仅在微博就会有专门的团队回应粉丝问题,这些需求和建议,他们也会及时纳入产品研发。

“比如我们推出的独角兽系列,粉丝觉得这个外壳这么漂亮为什么不做粉饼,还可以带出门。我们独角兽2.0系列的时候,最后就出了一个粉饼。粉丝觉得他们被尊重了,有参与感了,最后很开心也很买账。”

李佳琦本人也表示过他需要与品牌保持距离的看法,“如果这个产品真的很好,它是可以自己用口碑来做背书。如果还没有经过市场考验就给它打广告,可能佳琦的影响力可能会害到国货品牌。”

新品牌与李佳琦的美妆集团

这种既深度参与又保持距离的微妙关系,对李佳琦本人来说或许有另一层含义。

基于李佳琦的“产品经理”特色,外界对李佳琦不做主播之后的猜测普遍都是做自己的品牌。

一次与新品牌的会晤中,天猫大快消的负责人也调侃,“如果李佳琦自己做美妆品牌,你们这些人都打不过。”

但李佳琦的野心似乎不止于此,在接受界面采访的时候,他把自己定位为新品牌的赋能者,“我觉得和有潜力和有良心做品牌的品牌合作,我是完全毫无保留的。我有一个梦想,我是否可以把国货赋能这个点做好以后,集合好的国货品牌,做中国顶级美妆集团。”

换句话说,对李佳琦而言,筛选、参与一些新品牌的成长意味着一个更远大的蓝图。

在中国,美妆仍是值得新品牌入局的一个行业。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化妆品市场规模达5148亿美元,中国占据了12.7%,是全球第二大市场。

与此同时,中国化妆品人均消费额仅为31.1美元,远低于日本的199.4美元。增长也正在加速,2019年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3.8%,高于过去10年9.6%的复合增长率。

大品牌也很难形成垄断,即便宝洁、欧莱雅、资生堂、雅诗兰黛和LVMH集团加起来,市占率也才30%。

2020年新品牌的爆发蔚为壮观,天猫双11的数据显示,360个新品牌成为垂直行业第一,其中完美日记和花西子分别认领眼影、唇彩TOP1和蜜粉、眉笔TOP1。

肖兰认为,美妆行业的趋势是更垂直细分,护肤和化妆的程序越来越多,可以被创新的环节也越来越多。

但新品牌的成长需要时间,肖兰提到,像优时颜、Haa乃至花知晓、歌如兰等被品牌,未来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完美日记和花西子,但能走多远,能被哪些多广泛的消费者接受,考验还在后面。

“你今天可能卖到5000万了,但如果你的团队不去补充人力物力这一块,不会去布局消费,不去布局运营团队,你想要让它涨到三个亿,那就不可能了。”

此外,更遥远的在于,赋能一个品牌到做中国美妆集团,维护品牌矩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完美日记的母公司逸仙电商在上市前收购了“小奥汀”,又推出了护肤品品牌“完子心选”,还收购了法国高端美妆品牌Galenic ,目标是成为“中国的欧莱雅”,但目前仍在亏损之中。

对比国外顶级美妆巨头的成长历程,也能见其艰难。

欧莱雅成立于1907年,靠着染发剂奠定基础,此后拓展到护肤、美妆、香水等领域,收购了包括兰蔻、碧欧泉、科颜氏、美宝莲等成熟品牌,覆盖了从顶级到大众等各个品牌矩阵,走到顶级化妆品集团用了几十年。

李佳琦走出了第一步。根据企查查显示,从2019年6月开始,李佳琦已经陆续成立六家文化传媒、品牌策划相关企业,持股比例为百分之百,同时“+7”品牌也正式上线,目前已经推出了15期“+7新品秀”。

虽然看起来遥远,但梦想总是要有的。

市值近8000亿元 中药板块蓄势待发|医药股

昨日指数冲高回落,市场赚钱效应怎么看?国六排放标准实施将近,哪个板块值得关注?具体内容请听《交易日早报》本日解读。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徐一鸣

日前召开的专家学者座谈会强调,只有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健全预警响应机制,全面提升防控和救治能力,织密防护网、筑牢筑实隔离墙,才能切实为维护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

与此同时,会议指出,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是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特点,也是中医药传承精华、守正创新的生动实践。要加强古典医籍精华的梳理和挖掘,建设一批科研支撑平台,改革完善中药审评审批机制,促进中药新药研发和产业发展。

对此,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价值的多元性是中医药的鲜明特点,我国非常重视中医药的发展,过去曾提出中西医结合和中西药并用的理念,此次座谈会将进一步提升了中医药行业发展的高度。”

“近期中药板块带动医药行业整体维持强势表现。”郑磊预计,未来5年-10年是中国传统医药医学发展的一个宝贵时期,相关产业链条的各个环节都存在较多发展机会。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发现,截至6月3日收盘,中药板块总市值达7807亿元。市场表现来看,陇神戎发沃华医药新天药业红日药业等4只成份股收获涨停,以岭药业同仁堂吉药控股(维权)太龙药业佛慈制药盘龙药业龙津药业香雪制药太极集团片仔癀等10只成份股涨逾3%。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今年医药板块涨幅非常明显。据统计,截至5月底,医药板块整体涨幅超25%,而医药主题基金表现也非常优异,年内涨幅超过30%的医药基金数量超过50只。”

究其原因,从容投资基金经理罗凌表示:“一是在全球经济下行的背景下,资金利率走低,医药股长期盈利确定性相对较高,估值得以提升;二是受到疫情影响,部分医药股短期受益,业绩大幅增长。”

上海证券分析师魏赟建议关注三条投资主线:一是疫情防控常态化。疫苗将成为长期关注的热点;二是创新产业链。医药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深化,创新产业链会持续繁荣,包括药品和器械;三是原料药产业链。注射剂一致性评价启动,将再次提高原料药在整个医药产业链上的重视程度。疫情促使产业链供需发生波动,产业链格局可能发生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