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肉夹馍“肉少”引发网友吐槽 麦当劳门店表示不满意可退货

麦当劳门店:不满意可退货

1月13日,也是腊月初一,麦当劳宣布多款新品上市,其中就有网友颇为期待的“肉夹馍”。但该产品上市后引发网友“吐槽”,称实物与广告上演了一副“买家秀与卖家秀”的差别。对此,麦当劳客服称,公司没有对门店该产品肉的含量做统一规定。但门店方面则表示,产品是有“规格”要求的,不满意可以退货。北京青年报记者1月14日了解到,多名网友称“肉夹馍”得到明显“改善”。

13日麦当劳联名动画IP哪吒发布多款春节新品。其中,仅限早餐供应的“肉夹馍”引发了网友的关注。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发布图片称“简直是现实版的卖家秀和买家秀”。“肉呢?”这是很多“吐槽”麦当劳肉夹馍的网友共同的意见。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相比于麦当劳发布的广告图片中满满的酱肉,网友晒出的图片大多是肉的面积只有饼的一半左右,四周还是白饼,纵向看不出厚度,被网友调侃为“以为是个烧饼”。

此前有消息称,麦当劳客服回应称,以实物为准,目前针对网友普遍反映的情况,需要一对一进行处理。随后,北青报记者从多名网友处了解到,经过前一日的风波后,不少网友发现麦当劳肉夹馍产品明显有所改善。根据一些网友的晒图,今早购买的肉夹馍,肉已经基本能铺满面饼。

北青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此事,麦当劳中国客服表示,如对餐品质量不满意,可直接找门店予以解决。对于肉夹馍含肉量是否有规定克重,客服表示公司并没有具体要求,肉夹馍里肉的克重需要咨询门店。北青报记者也随机咨询了北京部分麦当劳门店。门店接线人员表示,店内肉夹馍内的肉的克重是固定的,不过具体数字不便透露。

文/本报记者 张鑫

因肉夹馍“肉少”引发网友吐槽 麦当劳门店表示不满意可退货

麦当劳门店:不满意可退货

1月13日,也是腊月初一,麦当劳宣布多款新品上市,其中就有网友颇为期待的“肉夹馍”。但该产品上市后引发网友“吐槽”,称实物与广告上演了一副“买家秀与卖家秀”的差别。对此,麦当劳客服称,公司没有对门店该产品肉的含量做统一规定。但门店方面则表示,产品是有“规格”要求的,不满意可以退货。北京青年报记者1月14日了解到,多名网友称“肉夹馍”得到明显“改善”。

13日麦当劳联名动画IP哪吒发布多款春节新品。其中,仅限早餐供应的“肉夹馍”引发了网友的关注。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发布图片称“简直是现实版的卖家秀和买家秀”。“肉呢?”这是很多“吐槽”麦当劳肉夹馍的网友共同的意见。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相比于麦当劳发布的广告图片中满满的酱肉,网友晒出的图片大多是肉的面积只有饼的一半左右,四周还是白饼,纵向看不出厚度,被网友调侃为“以为是个烧饼”。

此前有消息称,麦当劳客服回应称,以实物为准,目前针对网友普遍反映的情况,需要一对一进行处理。随后,北青报记者从多名网友处了解到,经过前一日的风波后,不少网友发现麦当劳肉夹馍产品明显有所改善。根据一些网友的晒图,今早购买的肉夹馍,肉已经基本能铺满面饼。

北青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此事,麦当劳中国客服表示,如对餐品质量不满意,可直接找门店予以解决。对于肉夹馍含肉量是否有规定克重,客服表示公司并没有具体要求,肉夹馍里肉的克重需要咨询门店。北青报记者也随机咨询了北京部分麦当劳门店。门店接线人员表示,店内肉夹馍内的肉的克重是固定的,不过具体数字不便透露。

文/本报记者 张鑫

一年一度的快乐回来了!蔡澜回复网友金句连连

新浪娱乐讯 按照每年的惯例,蔡澜先生会在农历新年前的一个月到除夕为止,开放微博平台的评论区,回复网友们的提问。今年先生的毒鸡汤依旧功效迅猛,让人看完欢乐不已。例如有网友问:“先生您好!我又来了,怎样才能一夜暴富?”先生答:“明年别再来了。”又有网友问:“怎样才可以在今年泡到十个帅哥呢?”先生答:“照照镜子。”还有网友问:“先生,特别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导致自己畏手畏脚的怎么办?”先生又答:“管什么他妈的。”不得不佩服蔡澜先生的智慧呀!(砂糖桃子/文)

“加拿大鹅”上热搜 均价万元的羽绒服是怎么收割市场的?

文/祝颖丽

你或许留意到,冬季地铁站,马路上,抬望眼,一两只“加拿大鹅”、北面(The North Face)、国货之光波司登便浮现在你眼前。

当下正是穿羽绒服的时节。今年冬天到底有多冷?上周三,北京出现了54年来的最低温,达到-19.6℃。海南则在昨天发布了寒冷三级预警,有居民表示, 这是14年来最冷的一年。

极寒天气,让羽绒服的重要性再度凸显出来。

根据淘宝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周羽绒服成交厚度平均增加了28克,光海口网友的羽绒服下单量一周环比增加了306%。

均价万元的“加拿大鹅卖断货”在昨天上了微博热搜。新闻内容显示,在上海的加拿大鹅(Canada Goose)旗舰店门口,一个月以来,消费者排队时长都在1至3个小时。

参与话题的网友有的凡尔赛,“提前购买是正确选择,真暖啊。”有的开启嘲讽,“今天冬天,迎面走来不是北面就是大鹅”。当然也有不明真相的断网人群,“还以为是加拿大人爱上了吃鹅。”

寒冷天气下,羽绒服卖得火也在情理之中,但3千打底、万元不贵的羽绒服如此受欢迎则是这个话题里,让一部分人疑惑不解的地方。

实际上,除了加拿大鹅,国内正在进行高端化转型的波司登今年也表现得不错,其财报数据显示,羽绒服业务收入为29.89亿元,同比增长18%;净利润4.9亿元,同比增长41.8%;毛利率则达到47.8%,提升4.3个百分点。

作为一个看天吃饭的季节性单品,羽绒服自诞生以来一直都在时尚潮流的圈外徘徊,与奢侈品也没有太大关系,直到Moncler和加拿大鹅等品牌把它拉进了圈内,推向了大众,成为了某一类具有保值作用的经典单品。

问题是,高端化、奢侈品化,是羽绒服走出季节性的唯一答案吗?

凛冬将至,均价万元的“鹅”火了

那么多品牌的羽绒服,为什么加拿大鹅卖断了货,还上了热搜?

“其实就是因为,天实在太冷了。而加拿大鹅在概念上就给人能够抵御极寒的感觉,大家对它的认知就是更保暖。”

天猫户外运动的行业小二告诉‘电商在线’,不仅线下排长队,线上的大鹅也面临断货,需求比去年上涨了50-60%。

业内人士分析,这跟今年整个羽绒服的消费趋势匹配,“今年羽绒服里,鹅绒因为更蓬松,柔软、保暖,因而比鸭绒更受欢迎。而加拿大鹅就是第一批教育消费者的品牌,也因此断货厉害。”

一件羽绒服单件价格6000元起步 ,相较于大多数羽绒服品牌而言,它的价位是偏上的。

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之所以能卖这么贵,专业性肯定不错。

成立于1957年的加拿大鹅,除了鹅绒这一个杀手锏外,还是用皮草装饰羽绒服帽子的创造者,他们解释,这些土狼的皮毛可以扰乱气流,保护身处极寒之地的人面部免受冻伤。

他们还发明了一个热感指数,总共5级,每一级代表不同的抗寒性能,越高表示越抗寒。加拿大鹅宣称,他们的羽绒服甚至可以抵御零下三十度的寒冷。

再加上“100%Made in Canada”的噱头,从设计、选材、剪裁到加工,全程均有人工完成。

种种操作,把这个品牌与专业、功能进行了绑定。吸引了探险家、极地科考队,还成为好莱坞明星拍戏的必备品,在《007》、《X战警2》中都有出镜。

美剧《权力的游戏》,临冬城、绝境长城的戏份都在寒冷之地,穿着加拿大鹅的演员也无形中成为种草的一员。

御寒的专业主义加上明星的同款带货,加拿大鹅被称为“羽绒服界的LV”。

2017年,加拿大鹅上市,市盈率远高于羽绒服奢侈品牌Moncler与今年大火的Lululemon(路路柠檬)。

全球极端天气是加拿大鹅增长性的保证,也是让市场为它买单的基础。2018财年的报告中,就有数据显示,加拿大鹅在日韩的渗透率非常高,彼时大中华地区渗仅为1.4%,潜力无限。

大鹅动作很快,2018年5月提出大中华区的战略,9月中旬就入驻了天猫,10月在香港IFC开设了精品店,随后又在北京、上海先后开设了旗舰店。截至目前,加拿大鹅在中国拥有约16家门店,其天猫官方旗舰店粉丝数达177万。

高端羽绒服市场的生长

能接受一件羽绒服接近万元的价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羽绒服奢品化的首位推动者其实是另一个品牌Moncler。

Moncler成立于1952年,比加拿大鹅的成立还有早几年。创始人是两个滑雪品牌制造商和一名滑雪爱好者,他们起初做的是帐篷、睡袋等户外产品,后来则因为滑雪羽绒服而一举成名。

当时,户外运动算是有钱人的游戏,Moncler的受众其实已经圈定,到80年代,财富爆发期的日本留学生,意大利的时尚人士都成为品牌的粉丝。

到1999年,Moncler通过时装秀正式进入潮流圈。此后,邀请奢侈品创意总监推出高端产品线,频繁在巴黎、米兰时装周走秀,Moncler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成为了奢侈品牌的一员,而羽绒服则是他们的独特的标记。在天猫奢品频道,Moncler羽绒服售价均在1万以上。

受益于Moncler的消费者认知,原本只是为极地工作人员提供羽绒服的加拿大鹅开始借助明星和社交媒体走入了大众。

但抛开Moncler打下的市场,加拿大鹅从专业服饰走向高端品牌也有一个关键的转折。

和Moncler一样,加拿大鹅起初也是一个户外品牌,创始人叫Sam Tick。20世纪90年代,创始人的女婿从丈人手里买下了这个品牌,改名Canada Goose,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加拿大鹅。

又过了十几年,女婿的儿子Daniel Reiss天才性地定了几个方向:

1、对外只用加拿大鹅这个品牌;

2、开发女装线;

3、坚持“加拿大制造”。

加拿大制造是一个品质标签,开发女装则是被时尚弄潮儿接受的前提。就这样,加拿大鹅开始靠着在影视圈、社交媒体的频繁刷脸爆火出圈。

最近网上流传的一张“羽绒服鄙视链”排位图火了,加拿大鹅、始祖鸟、北面排在了鄙视链的第二层,并且三者之间相互鄙视。

或许是有了Moncler和加拿大鹅的市场教育,中国本土品牌波司登也看到了羽绒服高端化的希望。

2018年,国货波司登从品类扩张的教训中走出来,既学习Moncler的时尚和高端,也借鉴了加拿大鹅的专业主义,开始专注在羽绒服上的探索。

不过,一开始波司登步子迈得有点大,推出的 “登峰”系列的羽绒服最高售价超过万元,全系列也都在5000元以上,由此引发市场的反弹。

但总体而言,高端羽绒服的市场的生长,是一个把蛋糕做大的游戏。随着2018年高端化战略之后,波司登羽绒服产品的均价已经从七八百提升到了千元以上。

根据2019-2020年财报,波司登的吊牌价1800元以上产品成交金额从14%提升至20%。

目前,波司登天猫官方旗舰店中,售价最高的一款羽绒服到手价4000多,杨幂、陈伟霆的设计师系列同款则都在3000到4000元。

虽然距离加拿大鹅和Moncler的奢品售价仍有差距,但因为前二者售价的过高,波司登反而成了国内消费者想要买高端羽绒服的另一个性价比选择。

羽绒服业内人士告诉‘电商在线’,这个冬天,户外服饰的增速同比在40%上下,“只要在款式上有所改善,这个类别的品牌因为材质、防风防水的专业性,会是羽绒服里最有力的一批竞争者。”

这不无道理,毕竟,羽绒服的两大TOP品牌Moncler和加拿大鹅都是来自户外。走时尚路线的北面以及波司登这种老牌转型选手,成为另一个崛起的支流。

能跨越季节?

对羽绒服品牌来说,基本是一年就等一个季度的爆卖。但Moncler和加拿大鹅某种程度上可以摆脱这个属性。

“他们这种品牌,日常销量只是比较平,但也就有人买。因为对消费者来说,买他们的产品不会管是不是这个时候穿。”

奢侈品化、高端化是羽绒服跨越季节的秘诀吗?

这一点上,Moncler和加拿大鹅的分叉点在于,前者不断地通过设计师限量款,突出羽绒服本身的独特性、稀有性去强化奢侈品的属性,后者则通过几个热门款式打出经典的心智。

比如,Moncler推出的Genius项目,本质上是由不同设计师的多种创意持续提供新鲜感,这种方式,即便反季发售,消费者也会愿意买单,由此羽绒品牌的活跃期也就超越了季节本身。

加拿大鹅的口碑羽绒服则主要是Expedition远征系列和Chilliwace飞行夹克系列等,除了这些产品的销售,它跨越季节的方式,走的仍然是扩张品类的老路。

2018年11月,加拿大鹅收购了户外鞋履公司Baffin,进军鞋履业务。2020年7月,公司宣布聘请前耐克高管亚当·米克(Adam Meek)为公司鞋类及饰品类产品总经理。

目前,加拿大鹅还增加了雨具和轻便夹克,在天猫旗舰店还有毛衣、腰包等产品的销售。根据其财报数据,加拿大鹅包括毛衣的非大衣类别为集团贡献了三分之一的收入。

但总体而言,加拿大鹅的跨越周期性仍然不够稳定。谷歌趋势图表显示,加拿大鹅在冬季讨论度高于Moncler,但在其他季节则低于对方。

波司登从之前“多品牌化、四季化、国际化”的扩张转向聚焦后,目前在走的路子更接近于Moncler——通过设计师系列,邀请豪华的明星阵容背书,频繁进入时装周等等。

但目前来看,波司登与Moncler的差距还很远,产品设计是根本原因,“土味”仍然是吐槽最多的点。

此外,品牌调性由于长久的印象,一时之间也很难刷新,Moncler的时尚、加拿大鹅的专业都没有打到极致。

今年,波司登联合南极科考队,推出了御寒新品,企图在专业性上打出认知,但相比加拿大鹅的种草,这种方式仍显得刻意,况且极地营销早就不是羽绒服的专属了,包括猫人在内的保暖内衣也早就用上了这种方式。

时尚媒体LadyMax曾评论,“只有足够强烈的个性标签,才能长期将天气因素的影响置于可控范围之内。”这些波司登显然还没有。

但跨越周期这个事情,不仅仅事关品牌本身的努力,整个时代的消费水平、时尚圈对潮流的定义,都影响着羽绒服这个单品的际遇。

毕竟,对中国的消费者而言,在2018年以前,万元以上的羽绒服并不在可选范围之内,而更早之前,穿羽绒本身就意味着不时髦。

玩梗自黑?罗志祥称"时间管理大师"这本书还没出|罗志祥

随后,评论区有网友评论“时间管理大师这本书”,罗志祥回复称:“偶还没出”,引发网友热议。


罗志祥晒动态罗志祥晒动态
罗志祥回复网友罗志祥回复网友

新浪娱乐讯 近日,罗志祥更新个人动态,晒自己的片单,同时表示让网友推荐好看的影视剧给他。随后,评论区有网友评论“时间管理大师这本书”,罗志祥回复称:“偶还没出”,引发网友热议。

此前,罗志祥遭前女友周扬青爆料交往9年劈腿,还有毁三观的“多人运动”,不少网友调侃他为“时间管理大师”。

玩梗自黑?罗志祥称"时间管理大师"这本书还没出|罗志祥

随后,评论区有网友评论“时间管理大师这本书”,罗志祥回复称:“偶还没出”,引发网友热议。


罗志祥晒动态罗志祥晒动态
罗志祥回复网友罗志祥回复网友

新浪娱乐讯 近日,罗志祥更新个人动态,晒自己的片单,同时表示让网友推荐好看的影视剧给他。随后,评论区有网友评论“时间管理大师这本书”,罗志祥回复称:“偶还没出”,引发网友热议。

此前,罗志祥遭前女友周扬青爆料交往9年劈腿,还有毁三观的“多人运动”,不少网友调侃他为“时间管理大师”。

请回答1988“德善死党”整容 曾被网友炮轰外貌

李世英也大方坦言,自己这一次整形,只做了眼部手术,她对着镜头说道“眼睛能做的都做了”,包含了双眼皮、眼形矫正、开眼头等。


1988剧照1988剧照
李世英做完手术后,大方以素颜出镜李世英做完手术后,大方以素颜出镜
李世英拆线前,眼睛还有些浮肿。李世英拆线前,眼睛还有些浮肿。
53927515392751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韩国女谐星李世英因出演《请回答1988》的“双门洞王祖贤”(王子贤)一角爆红,近期转战YouTube圈,常常会拍摄她与日籍男友的甜蜜互动,吸引不少观众关注,不仅如此她也经常在社交网站上分享生活近况,透过化妆技巧升级自己的美貌,近日公开自己做完整形手术的近况,素颜的美貌惊艳了大批网友,引起热议。

李世英日前参与了谈话性综艺《跟姐姐说也可以》的录制,透露自己曾被网友疯狂炮轰外貌,印象最深刻的一则写了“她的父母到底长什么样子,才会生下这种女儿”、“丑死了”等, 让她从小就对自己的外貌很自卑,11日在YouTube更新整形手术的细节,坦言从20岁开始就有了想要改变的念头,一直到32岁才下定决心要动手术。

不仅如此,李世英也大方坦言,自己这一次整形,只做了眼部手术,她对着镜头说道“眼睛能做的都做了”,包含了双眼皮、眼形矫正、开眼头以及眼尾,晒出一小段素颜的影片,只见她手术的伤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对着镜头自信地微笑,让大批网友看了都忍不住直呼“连素颜都好美”、“双眼皮做得好自然,太好看了”,引起热议。

此外,李世英面对大批网友提问,坦言关于医院以及价格的资讯,因为法律的关系不能公开透露,仅能简单提到手术的过程,轻松地表示手术时一点也不痛,只有打麻醉的时候有一点感觉,她只记得自己大声地喊了一声“单眼皮掰掰”,就进入睡眠,突如其来的搞笑举动也逗笑了在场的医生与护士,最后她也提到自己并没有提倡整形,如果要动手术建议做好所有的评估再进行,一番真性情的话语也让该则影片累积了将近百万观看。(文\ettoday)

外卖骑手,巨头的炮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金玙璠,编辑:魏佳,36氪经授权发布。

“我是送外卖的。”

急诊科医生冯萧夜间出诊询问对方职业时,每当听到类似回答,都替对方倒吸一口凉气。据他回忆,这些外卖骑手急诊经常是因为外伤、骨折,多是交通事故或恶劣天气路滑所致。

2020年12月21日,饿了么骑手韩某之死,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看到这一事件,冯萧比一般网友淡定得多。饿了么声称该骑手与平台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网友批判平台冷血无情;骑手猝死只能拿到3万元的保险赔偿,饿了么继续被批玩弄文字游戏,连骑手缴纳的保险费都要克扣65%,每天收3元,只拿出1.06元购买人身意外险。

事件的最新进展是,饿了么向韩某致哀并向家属提供60万元的抚恤金,此后平台也将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同时将“蜂鸟众包”APP关于保险费用的措辞修改得更加明确:“3元服务费是为您提供管理及相关支持服务的服务费,并不是所有的保险金。”

外卖骑手是典型的平台经济下的非正规就业者,这个群体还包括网约车司机、代驾、快递员等。当一家家平台型公司采用外包、众包模式,快速招揽成千上万人为其工作,甚至简单到在APP上申请即可时,平台享受着廉价劳动力带来的资本市场溢价,但骑手的风险由谁来买单?很多时候,平台和外包公司都不愿意负责,最终将风险转嫁给了保险公司和骑手自己。

一桩桩发生在骑手群体身上的悲剧告诉我们,探讨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用工模式和平台上的非劳动关系网约工的权益保障问题,显得尤为重要。

饿了么平台最终提升了猝死保障额,而现实中,骑手想要获得意外险、医疗险的正常理赔,不仅要驾驶合规车辆,还要遵守交通规则。但在外卖系统与数据“围捕”下,想要满足这个前提并不容易。

平台经济这个大系统能做的还有很多,外卖平台系统应该督促骑手更守规矩,比如禁止超速送餐,把与骑手无直接关联的因素考虑进算法里,让骑手有相对多的选择权,不再超速、闯红灯、逆行。

骑手受谁管控,为谁打工?

外卖骑手们的雇主是谁,已经不是一个新问题。而面对饿了么骑手之死,平台第一回应是“不存在劳动关系”,把法律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这也是目前以外卖行业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用工诉讼案件的核心争议点。

深燃查看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发现,以外卖行业的两大巨头“饿了么”、“美团”为例,分别搜索关键词“上海扎拉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总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团),骑手一方多数要求认定劳动关系。

骑手尽管身穿平台工作服,送餐过程受平台严格管控,但这个群体与平台的关系既复杂又简单。

复杂是指,骑手分为专送骑手(专职骑手)和众包骑手(兼职骑手,饿了么是蜂鸟众包,美团是美团众包),这背后是外卖平台规避与骑手劳动关系的方式:通过外包、众包或者代理商等渠道与骑手签订合同,不论签署的是劳动合同还是劳务合同,出现问题,都找第三方。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的韩某就是众包大军中的一员。

简单来说,结论一致:不管骑手的身份是什么,与外卖平台都没有劳动关系。平台会在协议中“特别提示”:平台提供的是信息撮合服务,与骑手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骑手所得收入是资金奖励,不属于“工资”。

饿了么蜂鸟众包特别提示条款

煞费苦心撇开骑手,外卖平台打的是两张算盘。首先是节省成本,不用给骑手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单是五险一金就能节省40%的用工成本,美团和饿了么的骑手数都是以百万计。另一项在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暴露得淋漓尽致——规避劳动法的责任。

这两座大山压在高风险职业骑手的身上就是,骑手若发生工伤或其他意外,只能寻求商业保险,或者在公司存在过失的情况下获得少部分赔偿。

目前关于外卖平台和骑手是否构成劳动关系,各地法院判例并不一致。深燃查看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发现,骑手要求确认劳动关系胜诉的案例一般都是举证外卖员事实上被平台雇佣、管理与控制,比如平台管理和控制着骑手的薪资构成和工作时间的证据,以及有早会、招聘信息、培训记录或述职、管理规则等记录。

这也揭开了外卖平台用工模式的本质,表面上用工关系灵活自主,主流形态是劳务外包、劳务派遣,将骑手的劳动关系转移出去,却行“劳动关系”管理之实,所有骑手以统一的管理、着装为外界所认知。

时薪CEO杨光形容,舆论不能接受的原因在于,“(这就好比)离了婚还要住在一起,出了问题又说我们早就离婚了,不负责任”。

外卖平台与骑手的关系,在互联网平台经济中并不是个例。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曾在2019年做过一次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护的调研,调研对象为北京部分外卖员、快递员、同城速递、网约车司机等,调研发现,绝大多数平台经济劳动者没有与平台公司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或者只是签订了模糊不清的合作服务协议。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中相关判决结果来看,大多数胜诉的案例是判定骑手与承包公司的劳动关系,目前为止,这一劳动关系的判定难度比起诉平台更容易,当然,这种情况下平台依然无需承担责任。

骑手险,保险吗?

非劳动关系的网约工,一旦在工作过程中出现意外,平台就可以把劳动者推给保险公司,而劳动者往往只能拿到一些商业保险的赔偿,理赔过程较为复杂。这是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结果的另一个指向。

在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中,平台最初的回应是,只能给2000元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据红星新闻报道,韩某每天在开始接单配送前,都会通过蜂鸟众包为自己在太平洋保险投保一份1.06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

网友提供的蜂鸟众包骑手保险单

这唯一的保障来自骑手自费,骑手每天只要接单,系统就会强制骑手向平台缴纳3元服务费,这是必选项,不能取消。剩下的1.94元去哪了?

蜂鸟众包骑手保险购买说明

从网友提供的关于这笔保险说明的截图来看,图中这段表述很容易理解为,骑手被扣除的3元都被用于购买人身意外险了,但事实上,平台收取了其中的65%作为服务费,只有1.06元花在了保险上。换言之,一年365天的保费是386.9元,但骑手个人需要被扣1095元。

据饿了么官网的子页面显示,其骑手人数达到300万人,饿了么的相关人士向红星新闻透露,目前饿了么平台的月活跃骑手为85万。我们按照这个数字算一笔账,一年365天,平台能从这一渠道进账6.02亿元。

饿了么骑手之死事件发酵后,“蜂鸟众包”APP此处的措辞已修改为:“3元服务费是为您提供管理及相关支持服务的服务费,并不是所有的保险金。”

在保险上,美团外卖与饿了么类似,专送骑手的保险由站点按月扣除,具体金额也由站点决定;众包骑手的保险则是按天扣除,每天3元,保障时间当日24时。据深燃统计,两个平台这份综合意外险+第三方责任险的保额差别不大,差别主要在猝死的保额上,饿了么修改前为3万,修改后和美团一致为60万。饿了么事件的最新进展是,饿了么向韩某致哀并向家属提供60万元的抚恤金,此后平台也将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

饿了么、美团保险保额 制图 / 深燃

我们把这两份保险和支付宝里一款更加便宜的综合意外险做个对比,看看骑手被割韭菜了吗?

支付宝平台一款综合意外险及详情

支付宝里的综合意外险月付37.33元,意外身故或伤残赔付100万,急性病猝死赔付20万,意外医疗赔10万,还有50万的新冠肺炎身故保障和1000元的意外救护车费用,一年保费是450元左右,对于骑手而言,自己购买这款保险,能够省下一半的钱,保障也没有打折。

某寿险公司的内部人士李玫对深燃分析,外卖平台给骑手选择这类型短期保险的保费相对便宜,两个平台的骑手险都相当于综合意外险加第三方责任险,但对于骑手而言,每年花费上千元投的保险却有些鸡肋。

如果骑手在送餐途中发生意外,不幸去世或伤残赔付65万/60万,如果意外受伤到医院就医,最高能报销5万元的医药费,没有免赔额能够100%报销,这两点没有问题。

在第三方责任险中,骑手在配送过程中造成他人死亡伤残或产生了医疗费用,最高可以赔付20万,财产损失最高赔付5万,其中美团有300元的免赔额。保险额是够用的,鸡肋之处在于骑手要在合法驾驶的情况下才能获得赔付。

这个前提本没错,但放在现实中,很多骑手索赔无门,原因是超速、闯红灯、逆行的情况下出现事故是不赔的,酒后驾驶、无证驾驶或者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也是不赔的。这些情况都属于除外责任,保险公司可以拒赔。

2018年出了电动车新规,把时速控制在25公里以内,在新国标下,骑手们的电动车大部分属于机动车,需要上牌照、考驾照。

相关数据显示,由于平台规定的配送时间越来越短,外卖骑手因超速、闯红灯、逆行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人物》“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中提到,2019年,中国全行业外卖订单单均配送时长比3年前减少了10分钟。

平台经济享受资本市场溢价的同时,理应加强对骑手的保护,饿了么平台提升猝死保障额是一种进步,但在现实中,为了让骑手能够在出事后获得意外险、医疗险的正常理赔,平台经济这个大系统能做的还有很多,比如禁止超速送餐,把与骑手无直接关联的因素考虑进算法里,让骑手有相对多的选择权,不再超速、闯红灯、逆行。

骑手们出路在哪儿?

《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我国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8亿人,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7800万人,以外卖员、快递员为主体的平台劳动者已然是重要的劳动群体,但如今,关于互联网非正规就业群体的劳动保障却远远不足。

在外卖平台的用工模式上,美国和中国的区别不大。美国外卖平台从业者孙邻家告诉深燃,只不过美国的运力输出公司刚刚发展起来,平台主流的操作方式是,自己到各大平台发布招聘广告。

美国法律中明确规定,一种是w2,即全职员工(employee),另一种是1099,指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美国所有有配送业务的平台都属于后者,类似于国内的众包模式,外卖员和网约车司机虽然直接跟平台合作,但与平台之间没有劳动关系。平台不会给他们上保险,在配送过程中,出现问题也是个人承担。

但两地最大的区别在于,美国外卖员不需要受制于平台的管控。“以外卖这个行业为准,平台不能过度控制外卖员,只能激励外卖员,比如在11:00准时上线,平台给10块奖励。”孙邻家举例称。

洛杉矶所在的加州对1099法案管控得尤为严格,如果平台出现违反规定的行为,三个人就可以发起集体诉讼,来告这家公司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

来源 / Pexels

外卖员、网约车司机是不是平台的员工,这个问题在美国部分地区尚处于博弈当中。联邦法律认定外卖员是1099,但不同的州对此定义不同,比如加州的州议会和工会一直在讨论这一问题,有两派意见,一派支持外卖员属于1099,另一派认为外卖员属于w2,应该享受这些公司的权益。

孙邻家称,Uber是支持1099的,这家企业在加州有14万司机,如果都转成雇员,增加的用工成本难以想象,而只想兼职赚点零花钱的司机不一定全部支持w2,因为这种模式下意味着更长的工作时间、接受更严格的管理。

据他了解,很有可能出现第三种情况,这种方案下,外卖员的薪资待遇比1099更好,比如公司需要承诺外卖员每小时赚到20美金,或者保障更高的收入。

这就是中美外卖行业各自努力方向的不同,美国需要的是保证收入,中国亟需的是骑手安全方面的保障。

因为美国外卖和中国最大的不同是,美国通常性用四轮车也就是汽车送外卖,只有少数几个大城市的市中心因为不好停车,外卖员用两轮车配送,外卖员上路前会给车辆上保险。孙邻家表示,美国的外卖平台也不会给外卖员额外购置其他保险,Uber倒是新推了一种模式,给有Uber牌照的全职司机买了额外保险。

“美国这些平台没有像国内一样去push外卖员、司机。”孙邻家告诉深燃,这也是原因之一,美国没有哪个外卖员会闯红灯、逆行,因为他们不需要。外卖员也着急,因为系统里有时间限制,但执行力度没有国内外卖平台这么强。平台更多的是进行正向激励,而不是管控,因为法律不允许,另外,美国服务业的劳动力相对较少,平台需要留住这些靠体力赚钱的服务者。

他形容说,在美国做外卖员比国内舒服太多了。就收入方面,以他所在的平台为例,工作8小时的司机一个月的收入是5千到1万美金,这个收入水平并不低。

加拿大的情况和中美不同,凯尔特创投亚洲管理合伙人陈洁投资了加拿大外卖平台饭团,据他介绍,加拿大法律要求外卖平台按比例给外卖员加保保险,包括意外险,这笔钱不需要外卖员出。

对比美国、加拿大外卖员的处境,国内的骑手实属被困在了系统里,送餐的时间被压缩得越来越短只是表象,背后是商业规律和消费者的选择。

商业规则里效率就是生命,平台要有更多的数据流水,只能不断压缩每一个环节。

“一些公司是给员工‘选择’的,劳动合同和灵活用工的模式都保留,只是后者的工资更高,实际上也是变相诱导。”杨光对深燃分析,平台经济大行其道,用工市场慢慢地在进行半软性的全员的转换。

平台终究是规则制定者,如果没有长期的利益,那就给及时的甜头。深燃从多位骑手处了解到,专送骑手薪资偏高,但坑位有限;众包骑手更加自由,平台抽成较低,超时会扣钱,投诉会扣钱,但是差评不扣钱,众包也能接不同平台的单、注册多个平台的骑手,不受限制。

骑手、快递员、网约车司机身处平台经济系统中,被外包、被众包是最终的出路吗?杨光认为本质上是供需双方博弈的过程,蓝领市场对五险一金没有那么在意,核心诉求是短期内收入的增加。

于是,数百万外卖骑手只得被外卖系统与数据“围捕”,疲于奔命,与死神赛跑,只能更快,更快。不知道他们何时才能说出一句,“我们不需要超速、闯红灯、逆行。”

全棉时代就卸妆湿巾广告发布”歉意表白” 遭网友质疑搞品牌营销

1月10日,全棉时代在其官博@Purcotton全棉时代 发布两张“歉意表白”图片,就卸妆湿巾短视频事件道歉,全棉时代表示,“经公司整改小组全面调查,是我们内部的工作失误,让不符合品牌标准、违背企业价值观的视频上线,”并表示郑重地说声,“对不起,我们错了”。

此前消息,全棉时代发布一则卸妆巾宣传广告。视频广告里,一年轻女子被一男子尾随跟踪,随后该女子急中生智,用全棉时代湿巾卸妆,卸妆后变丑并成功自保。 随后有网友质疑该广告故事情节“不尊重女性”、“侮辱女性”。1月8日,全棉时代官博在评论中回复网友称“视频为广告创意,仅作为突出商品的清洁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下方有网友评论称,全棉时代“道歉其实就第一段”。

还有网友表示,全棉时代态度不诚恳,实际在“借这个话题搞一波品牌营销”。

以下为“歉意表白”原文第一段:

关于卸妆湿巾短视频事件,公司管理层仔细阅读了大家的留言及建议,感谢广大网友和消费者的批评和指正!经公司整改小组全面调查,是我们内部的工作失误,让不符合品牌标准、违背企业价值观的视频上线,率负了大家的信任,伤害了大家的情感。为此,我们深感痛心,郑重地说声, “对不起,我们错了”。

以下为“歉意表白”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