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发网红出圈记:一条短视频获赞56万,直播带货金额上百万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作者 | 李小反

编辑 | 蛋总

在短视频风靡全国的今天,“成为网红”不再是年轻人的专属,银发一族做起网红来,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差。

自2018年以来,就有银发网红依托短视频App陆续出圈。他们或者装扮精致,走时尚路线,如“末那大叔”和“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或者语言犀利,点评爱情一针见血,将自己包装“知心奶奶”,如“罗姑婆”;还有人曾为国宴大师,在屏幕上教人制做美食,如“老饭骨”……

银发网红们的出圈,让大家认识到了老年人时尚、风趣、独特的另一面。他们也凭借或优雅、或逗趣、或沉稳的风格收获了众多粉丝,有头部网红的粉丝量上千万,不少账号的粉丝量也有几百万。

不过,银发网红的大多数粉丝还是年轻人。短视频大数据平台“飞瓜数据”的信息显示,在“小顽童爷爷”的抖音粉丝中,41岁以上的粉丝仅占比3.44%,其余的粉丝都是41岁以下。

IP是老年人,粉丝却是年轻人,两者之间的年龄差距与消费能力的差距,导致银发网红的变现之路不太顺利。例如,头部玩家一场直播带货销售额达470万,但也有玩家一场直播销售额甚至不过万。

网红的迭代速度向来很快,“如何保持IP的可持续性”是银发网红们面临的另一道坎。

多位从业者认为,银发网红经历几十年风雨,人生积累和沉淀是他们最大的优势。因此,从业者们也正在探索,如何围绕银发网红产出更有价值的内容,而不仅仅局限于搞笑娱乐。

1、银发网红出圈

“奶奶辈的气质能有多绝”,这个话题近日登上了微博热搜。

在一些短视频中,奶奶们虽然一头白发,但是身材高挑,打扮时尚。她们穿着得体的旗袍、大衣和高跟鞋,化着精致的妆容,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优雅的气质。

精致时尚的奶奶们,不仅刷新了大众对老年人的认知,也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认可,随着在短视频App上的粉丝数不断攀升,她们也就成为了“银发网红”。

其实,早在2018年左右,“银发网红”就有了出圈的迹象。

据老年行业垂直媒体AgeClub统计,2018年下半年,大量老年网红在抖音平台诞生,如今大家所熟知的“末那大叔”“罗姑婆”“姑妈有范儿”等都成立于此时;2019年,老年抖音网红的平台数据开始爆发,不少银发网红的单个作品收获上百万点赞量,“姑妈有范儿”甚至在2019年6月内新增了40多万粉丝。

银发网红崛起的早期,大多是走时尚路线,拍摄出的作品同质化程度较高。

比如“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姑妈有范儿”“时尚奶奶团”等,她们穿着旗袍、古装等服饰,或走秀,或展示跳舞等才艺,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在抖音上,“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的粉丝量将近1600万,其他账号的粉丝数量也在上百万。

不过,大量展示老年人时尚精致的内容出现后,用户不免会产生审美疲劳。因此,情感励志类、生活搞笑类、技能类、养生类等内容也相继出现。

比如“罗姑婆”就主打情感路线。罗姑婆在视频中经常以语速飞快的四川方言点评年轻人的爱情,教女生如何辨别渣男,劝年轻人体面分手,金句频出且一针见血。

“前男友这个东西,就像掉进茅坑里的手机,不捡有点可惜,捡了又恶心得想吐。”“渣男的本质,就是分手后装深情,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贱。”在一条谈渣男本质的视频中,罗姑婆曾这样说道。目前,这条“犀利的短视频”获得了接近56万点赞量。

凭借这种搞笑幽默又犀利的观点,罗姑婆在抖音上收获了600多万粉丝,她本人也被称为“失恋少女的知心奶奶”。

技能类的像“老饭骨”,两位大爷都曾是国宴大师,如今他们卸去光环,开始拍摄美食的做法和背后的故事,过程中还经常穿插着美食知识和文化。B站上,老饭骨发布的视频播放量都在几万到几十万之间。

2020年,还走红了一些 “土味”的银发网红,比如“三支花”,三个老姐妹以面无表情的特点爆红,视频的点赞数量一般在几十万到上百万之间,还被粉丝们纷纷模仿。

“银发一族”的走红,让大众改变了对他们的看法,老年人的生活也可以丰富多彩,他们也很愿意分享自己的生活与观点。而一些商业嗅觉敏锐的人,就捕捉到了其中的“新商机”。

2、谁在“制造”银发网红?

银发网红们凭借独特的表现,迅速收获了大量粉丝。那么,到底是谁在“制造”银发网红?

银发网红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个人网红,另一种是由专业机构打造的网红。

在“个人网红”中,又分为名人和自然走红的素人。名人网红有老演员“济公爷爷-游本昌”、局座张召忠等;素人网红则是凭借才艺出圈,比如走秀、健身、讲搞笑段子等。

一些银发网红意外走红之后,吸引了大量的MCN机构入局。“他们筛选出老年达人,有目的、有规律地输出内容,吸引粉丝。”“姑妈有范儿”创始人赵海国表示。

而像“罗姑婆”“末那大叔”等账号背后,都有专业的团队在运营。

为何大家盯上了银发网红这个赛道?

上个世纪60年代,我国出现一波婴儿潮,这部分人正赶上改革开放,积累了大批财富,而这几年他们陆续退休,进入了“有钱有闲”的退休生活。

“他们有时间、有资产,消费观念也比较前卫,且消费能力强,其背后衍生出的银发经济市场空间巨大。”中老年自媒体“北京大妈有话说”创始人边长勇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因此,众多创业者开始围绕着银发一族寻找创业机会。

而银发网红们之所以敢于成为网红并出圈,也与老年人的心态息息相关。

“很多人终其一生的目的都是希望自己能被世界看到,年龄越大,这种需求就越强。”中老年教育机构“美好盛年”创始人黄吉海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老年人退休之后,失去了原有的社交圈子,在此之下,便希望能做一些事情,找到存在感,他们将这一想法定义为“圆梦”。这也符合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的“自我实现”需求。

“当他们接触到抖音、快手等平台,发现有粉丝关注并与自己互动时,就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这对中老年人是一种吸引。”赵海国表示。

黄吉海曾见过自己的用户,挨个给好友发消息,让他们给自己的短视频点赞。“内容并不是他们唯一关心的,相反,他们更关注与别人的互动交流,在乎朋友的评价。”

同时,看到有同龄人已经在拍摄短视频,且做出了不错的成绩时,老年人便更希望尝试。在这些因素的吸引下,越来越多的老年人踏足短视频的拍摄。

而且,银发网红制作的内容更加真实、纯粹,以娱乐为主。比如田姥姥,就是真实地展示自己的生活状态。

“和年轻网红相比,老年人没有太多的功利心。”赵海国表示。很多个人网红的账号其实都是由孙子辈来运营的,银发网红只是觉得这件事有趣,并且有家人陪在身边,所以对此产生了兴趣。

2019年被业内人称为银发网红的元年。“从这一年开始,这个赛道快速发展,目前还远未到爆发的时候,明后年都将处于快速增长的态势。”边长勇表示。

3、面临变现难题

虽然银发网红们在短时间内聚集起成百上千万的粉丝量,但是,变现仍是他们绕不开的难题。

和年轻网红的商业化一样,目前,银发网红主要的变现方式是接广告以及直播带货。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3 月 25 日,汪奶奶的带货直播首秀创下了470万销售额的好成绩,光是欧诗漫玻尿酸面膜这一个爆款产品就贡献了近80万销售额。

飞瓜数据也显示,“小顽童爷爷”直播带货时,在参与人数最高的时间段内商品转化率能达到4%。

在银发网红圈,这个成绩已经可圈可点,但是跟年轻网红动辄上亿的销售额相比,差距可谓不小。

而商业世界中的“马太效应”在这个圈子依然存在,呈现出“头部玩家吃肉,尾部玩家喝汤”的局面,一些银发网红的直播带货数据并不乐观,一场直播成交额不过万。

从整体上看,银发网红的变现路径不易走。造成这种现象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很多银发网红的粉丝实际上是年轻人,做的也是年轻人的生意,而不是市场前景更广阔的银发经济。

“老年人也喜欢看年轻人的内容,比如小鲜肉、小美女,而不喜欢看同龄人的内容。”黄吉海表示。

银发网红吸引不来同龄人,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发现。

飞瓜数据显示,不光“小顽童爷爷”抖音号的41岁以上的粉丝仅占比3.44%,就连“末那大叔”“罗姑婆”“姑妈有范儿”等账号,41岁以上的粉丝也不到7%。

IP是老年人,粉丝却是年轻人,两者的割裂导致银发网红的变现路径有些绕。

“两个人群对商品的要求和审美都不同。”许凌表示。

银发网红变现难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其粉丝群体并不集中,而是各个年龄段的粉丝都有,这就导致银发网红在带货时无法精准针地对某个用户群。

许凌向「创业最前线」解释,如果用户都是年轻女性,银发网红可以卖化妆品;若是宝妈,可以卖母婴用品;如果是男性用户,也可以卖男装。

可是,银发网红的粉丝涵盖各个年龄段,且女性偏多。因此,大多银发网红只能卖化妆品、护肤品等品类。不过,这并不是他们的优势。

“像化妆品、护肤品等商品,年轻女性更愿意通过美妆博主购买。”许凌说道。

更重要的是,银发网红的进入门槛并不高,像一些走秀类型的视频,制作起来其实很简单,这也导致银发网红的迭代速度较快。老年人又没办法像年轻人那样保持高强度的拍摄工作,在更新频率上也处于劣势。

因此,如何维持IP的可持续发展也是玩家们面临的难题。

许凌向「创业最前线」透露,有一些银发网红账号,已经出现粉丝量停滞或者流失的问题。

在银发网红发展的初期,或许部分玩家确实赚到了钱,但当行业的红利期慢慢消失后,曾经备受追捧的银发网红,已经有了回落的趋势。

4、寻找更多的价值

其实,跟任何红利期发展起来的行业一样,银发网红的这种回落也在意料之中。玩家们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并且正在探索内容上的转型。

赵海国表示,去年八月,除了时尚的内容外,他们也开始制作情感励志主题的视频。因为这一举动,“姑妈有范儿”的粉丝数量增加了将近100万。

“除了展示自己的生活之外,银发网红还可以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东西。”赵海国表示。比如基于本身的特长,教人唱歌、跳舞、做饭、养花等,把这些生活经验或者技巧性的东西教给粉丝。

从业者也普遍表示,希望能从银发网红身上挖掘更有价值的东西。

“要想持续做好这件事,从业者要做到两点:有趣、有益。”边长勇说道。

有趣,即银发网红产出的内容是有趣的;有益,则是内容能发挥出某些意义和价值。

目前,大部分内容符合有趣这一点,但是在有益上,似乎还有些欠缺。

“这些银发网红能让大家认识到,中老年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们不再是拘谨、保守、内敛的,他们也愿意展示自己,愿意表达观点。”AgeClub内容负责人周超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他解释,相比于年轻人,老年人最大的优势是人生的沉淀和积累。他们经历几十年风雨,看问题通透。因此,像家庭问题、情感智慧等能内容,就很能展现老年人的长处。

他们可以将这些内容输出,虽然频率不如年轻人,但是每一条都能打动用户,这也是一条突围的路径。

像北海爷爷发过一条视频,主题是“前任找我复合,我该怎么拒绝?”北海爷爷说:“最好的拒绝就是直接拒绝。”

周超表示,另外,MCN机构也可以与某个领域的专家合作,展示他们的专业知识。比如中医就可以普及养生内容,他们比年轻网红更能赢得粉丝信任。

“可以参考微信公众号,那些做得较好的内容都是被证实过的,比如占卜、情感、军事历史等,短视频完全可以参考。”周超补充道。

对于新老玩家来说,这都是新的机会。

从某种程度上看,银发网红的意义还在于给年轻人树立了榜样。“之前,老人退休后生活就黯淡了下来,但如今,他们也在接触新事物,也将开辟另一片天地,这将是最大的意义。”周超说道。

目前,这些银发网红无论是在内容制作上,还是在商业变现上,都是行业内第一波吃螃蟹的人。未来,他们也将带动更庞大的中老年群体,尝试新鲜事物。

正如周超所说,这个行业还需要专业的玩家,将现有的内容维度拓宽,产出一些更加有价值的内容,而不仅仅单纯的定位于娱乐搞笑。银发网红赛道与其所在的银发经济,仍有广阔的发展天地。

*文中配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肖战发文谈家乡重庆:我更喜欢称她为“江湖”

1月12日,肖战发文谈自己眼中的家乡重庆,他写道:“你可以说这座城市是‘网红’,但是我更喜欢称她为‘江湖’”。


新浪娱乐讯 1月12日,肖战[微博]出演的综艺《奇妙之城》重庆篇播出,引发网友关注。晚间,肖战发文谈自己眼中的家乡重庆,并配文写道:“大家好,我是重庆崽儿肖战!”在晒出的长文中,肖战分享了自己小时候在重庆的生活,并直言不知怎么用有限的语句来诠释家乡的好,“你可以说这座城市是‘网红’,但是我更喜欢称她为‘江湖’,豪情万丈却又温婉细腻!这是我的家乡重庆,生我养我的地方!她很好。哪里好?我觉得我也说不好,你来了就会知道了!”

22岁网红承认造谣侃爷出轨J姐:只是想博得关注

不过在视频的结尾,Ava Louise似乎并不为自己的造谣感到抱歉,反而有些得意的说“我们都很开心,不是吗?”


22岁网红承认造谣侃爷出轨J姐22岁网红承认造谣侃爷出轨J姐

新浪娱乐讯 1月9日,22岁网红Ava Louise承认侃爷出轨J姐八卦传闻是她一手编造。她Po了新视频,在视频里说她编造了八卦丑闻,所说的话没有一点真实性,只是想引起人们的注意从而博得关注,因为她药磕多了,并且很无聊。不过在视频的结尾,Ava Louise似乎并不为自己的造谣感到抱歉,反而有些得意的说“我们都因此很开心,不是吗?”

22岁网红承认造谣侃爷出轨J姐:只是想博得关注

不过在视频的结尾,Ava Louise似乎并不为自己的造谣感到抱歉,反而有些得意的说“我们都很开心,不是吗?”


22岁网红承认造谣侃爷出轨J姐22岁网红承认造谣侃爷出轨J姐

新浪娱乐讯 1月9日,22岁网红Ava Louise承认侃爷出轨J姐八卦传闻是她一手编造。她Po了新视频,在视频里说她编造了八卦丑闻,所说的话没有一点真实性,只是想引起人们的注意从而博得关注,因为她药磕多了,并且很无聊。不过在视频的结尾,Ava Louise似乎并不为自己的造谣感到抱歉,反而有些得意的说“我们都因此很开心,不是吗?”

赔付率预计突破35%,“网红”百万医疗险撬动了什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经济观察报”,作者:王涵,36氪经授权转载。

“几百元就可以撬动百万保险保障”,从2015年雏形显现的“网红”百万医疗险经过近五年发展后迎来高速增长。

百万医疗险由众安保险五年前设计创造,初期虽为不能保证续保的个人短期医疗险,但随着监管、市场、产品升级迭代,当前市面出现少数长期保证续保的百万医疗险产品及其团险产品。

记者采访了解到,从行业简单赔付率角度分析,百万医疗险赔付费用逐年增加,4年内百万医疗险赔付率增加了近20%,预计2020年百万医疗险市场赔付率可能突破35%。

“这数据对于行业平均而言问题不大且是较低水平,主要在于各家公司差异,有些缺乏运营经验的小险企已经赔穿呈现亏损状态。决定因素在于售卖的价格和核保门槛。”华南一位专业从事保险产品研究的人士告诉记者,“卖的贵得都没事,便宜的大部分赔付率高。”

均价540元,保费呈高增趋势

1月6日,艾瑞咨询与众安保险联合发布《中国百万医疗险行业发展白皮书》(下简称《白皮书》),预测百万医疗险市场将在未来几年保持每年25%-40%的增速,2020年百万医疗险的用户规模将突破9000万,市场渗透率为7.4%。到2025年,全市场保费规模将达到2010亿元。

“实际上是买对了才有用。”根据《白皮书》推算,当前百万医疗险产品的行业均价约为540元,未来随着保障人群的扩展、产品责任的深化,产品件均价格可获得20%-30%的增幅。最受欢迎的主力用户客群集中在30岁-45岁的年龄段。这一群体保单价格相对低,赔付出险几率也相对较低,属于健康险种目标客群中的优质群体。

往前溯源,百万医疗险爆红出现的风口在2015年众安推出的国内首款百万医疗险雏形“尊享无忧”,后来有了经过19次迭代诞生的“尊享e生”等网红产品。彼时,在互联网营销、线上投保、大数据风控和定价等技术条件支持下,以其极致性价比撬动市场需求快速释放,拉开百万医疗险市场发展的序幕。

5年间产品的迭代升级成为常态。险企升级迭代方向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细分人群,扩展医院范围,短期变长期,以及增加肿瘤特药责任或服务。譬如部分百万医疗保险将目标拓展至非标准体人群,即带病人群和老年人群。在产品期限方面,2018年以前,百万医疗保险的保险期间均为1年,不含保证续保条款。近两年从可保证续保5、6年也扩展到20年的产品,前者有典型人保健康联合支付宝的“好医保”(旧),后者有平安e生保长期医疗等在内产品。

自诞生以来,百万医疗险市场参与者持续增加,市场产品数量快速扩充,保费规模一直呈现高速增长态势。众多险企参与百万医疗保险业务,包括财险公司众安,人身险公司中国人寿、平安寿险、太保寿险、泰康人寿等巨头公司。2019年中国百万医疗险保费收入规模为345亿,同比增长102.9%。

疫情催生保险市场的大发展,加大居民对健康保险需求的认知空间。上述从事保险产品研究人士坦言,实际上,百万医疗险备受追捧的背后是千亿级的高杠杆纯保障类市场,以及更为庞大的用户、规模、数据、利润,链接着整个大健康保险市场,险企争相入局,通过互联网大平台搭建的销售渠道带来可观盈利。

10%盈利空间,利润率下行瓶颈求解

百万医疗险从零起步,除了市场空间在不断扩容,摆在眼前的现况也不容忽视。百万医疗险的理赔发生率和人均赔款逐渐成上升趋势,能否获得理赔、多久能获得理赔等问题也成为消费者及保险行业从业者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随着大量竞争者的涌入,百万医疗险产品竞争触及阶段性同质化瓶颈,利润率下行压力有所增加。业内人士预测,百万医疗险赔付费用逐年增加,4年内百万医疗险赔付率增加了近20%,预计2020年百万医疗险市场赔付率可能突破35%。

根据中再产险课题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与信用保证险、意外险、车险、责任险等短期险种比较,百万医疗险综合成本率还是属于较低水平,大致在90%。这意味着利润水平仍有调整空间,行业应有10—15%的承保盈利空间。

上述从事保险产品研究人士给记者描绘解构的百万医疗险收入成本结构主要在于固定和变动成本,前者包括平均业务管理费、税收、提留准备金等,大部分保险公司的产品差距并未拉的太大。后者有营销获客(渠道佣金手续费)和理赔售后(赔付金额)、销售量等才是让百万医疗险利润拉开差距的关键。

在互联网平台上销售边际成本递减,初期线上渠道成本相对于线下更低,有利于初期打开经营市场,并非是一以贯之的渠道。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研究员朱俊生告诉记者:“需求总量在增加,导致险企给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争取新客的成本(渠道佣金)持续上涨。这也表示高转化率的自营渠道能降低成本,进而压低成本用以回馈于消费者。”

当前来看,持续增长的诉求和利润的承压正倒逼行业转型,通过技术升级抬高行业天花板成为各方参与者的共识。上述人士表示把控渠道成本、持续优化产品的技术驱动型保险公司,才能实现长期盈利。

“通过数据驱动制定差异化、定制化产品和服务,在第三方渠道获客的成本走高背景下,保司注重渠道拓展、深耕自营平台并配套多元运营是决定保险公司市场竞争优势的关键。”上述人士坦言,但显然有这样资金实力、市场份额的局限在头部险企。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监管曾发布《关于规范短期健康保险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而业界多个百万医疗险产品条款在续保、退保现价等设置上多不符合征求意见稿的要求。如按目前征求意见稿,现有的已备案一年期百万医疗险均在2020年6月1日前停售,以符合规范的更新产品来替代。

这对目前还在销售相关产品的保险公司会造成哪些影响?产品升级是否迫在眉睫?上述《征求意见稿》明确表示“保险公司应当于每年1季度,将上一年度个人短期健康保险综合赔付率指标在公司官网进行披露。”

“在定价上,从长期来看,通过价格来争抢客户的做法会遇到很大问题,随着理赔增加,精算不得不根据市场的实际情况调整费率,让价来争抢客户的做法很难持续。”上述从事保险产品研究人士告诉记者:“因为互联网营销渠道快速反应市场喜好,能够帮助健康险产品实现快速迭代。百万医疗险比传统险种开发周期缩短一半,最快半个月至一个月内就能上线运营。”

朱俊生也认同产品迭代是非常迅速的,并非主要矛盾。披露综合赔付率指标未来让消费者感知到多少成本是用于保障成本也能降低信息不对称。

赔付率预计突破35%,“网红”百万医疗险撬动了什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经济观察报”,作者:王涵,36氪经授权转载。

“几百元就可以撬动百万保险保障”,从2015年雏形显现的“网红”百万医疗险经过近五年发展后迎来高速增长。

百万医疗险由众安保险五年前设计创造,初期虽为不能保证续保的个人短期医疗险,但随着监管、市场、产品升级迭代,当前市面出现少数长期保证续保的百万医疗险产品及其团险产品。

记者采访了解到,从行业简单赔付率角度分析,百万医疗险赔付费用逐年增加,4年内百万医疗险赔付率增加了近20%,预计2020年百万医疗险市场赔付率可能突破35%。

“这数据对于行业平均而言问题不大且是较低水平,主要在于各家公司差异,有些缺乏运营经验的小险企已经赔穿呈现亏损状态。决定因素在于售卖的价格和核保门槛。”华南一位专业从事保险产品研究的人士告诉记者,“卖的贵得都没事,便宜的大部分赔付率高。”

均价540元,保费呈高增趋势

1月6日,艾瑞咨询与众安保险联合发布《中国百万医疗险行业发展白皮书》(下简称《白皮书》),预测百万医疗险市场将在未来几年保持每年25%-40%的增速,2020年百万医疗险的用户规模将突破9000万,市场渗透率为7.4%。到2025年,全市场保费规模将达到2010亿元。

“实际上是买对了才有用。”根据《白皮书》推算,当前百万医疗险产品的行业均价约为540元,未来随着保障人群的扩展、产品责任的深化,产品件均价格可获得20%-30%的增幅。最受欢迎的主力用户客群集中在30岁-45岁的年龄段。这一群体保单价格相对低,赔付出险几率也相对较低,属于健康险种目标客群中的优质群体。

往前溯源,百万医疗险爆红出现的风口在2015年众安推出的国内首款百万医疗险雏形“尊享无忧”,后来有了经过19次迭代诞生的“尊享e生”等网红产品。彼时,在互联网营销、线上投保、大数据风控和定价等技术条件支持下,以其极致性价比撬动市场需求快速释放,拉开百万医疗险市场发展的序幕。

5年间产品的迭代升级成为常态。险企升级迭代方向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细分人群,扩展医院范围,短期变长期,以及增加肿瘤特药责任或服务。譬如部分百万医疗保险将目标拓展至非标准体人群,即带病人群和老年人群。在产品期限方面,2018年以前,百万医疗保险的保险期间均为1年,不含保证续保条款。近两年从可保证续保5、6年也扩展到20年的产品,前者有典型人保健康联合支付宝的“好医保”(旧),后者有平安e生保长期医疗等在内产品。

自诞生以来,百万医疗险市场参与者持续增加,市场产品数量快速扩充,保费规模一直呈现高速增长态势。众多险企参与百万医疗保险业务,包括财险公司众安,人身险公司中国人寿、平安寿险、太保寿险、泰康人寿等巨头公司。2019年中国百万医疗险保费收入规模为345亿,同比增长102.9%。

疫情催生保险市场的大发展,加大居民对健康保险需求的认知空间。上述从事保险产品研究人士坦言,实际上,百万医疗险备受追捧的背后是千亿级的高杠杆纯保障类市场,以及更为庞大的用户、规模、数据、利润,链接着整个大健康保险市场,险企争相入局,通过互联网大平台搭建的销售渠道带来可观盈利。

10%盈利空间,利润率下行瓶颈求解

百万医疗险从零起步,除了市场空间在不断扩容,摆在眼前的现况也不容忽视。百万医疗险的理赔发生率和人均赔款逐渐成上升趋势,能否获得理赔、多久能获得理赔等问题也成为消费者及保险行业从业者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随着大量竞争者的涌入,百万医疗险产品竞争触及阶段性同质化瓶颈,利润率下行压力有所增加。业内人士预测,百万医疗险赔付费用逐年增加,4年内百万医疗险赔付率增加了近20%,预计2020年百万医疗险市场赔付率可能突破35%。

根据中再产险课题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与信用保证险、意外险、车险、责任险等短期险种比较,百万医疗险综合成本率还是属于较低水平,大致在90%。这意味着利润水平仍有调整空间,行业应有10—15%的承保盈利空间。

上述从事保险产品研究人士给记者描绘解构的百万医疗险收入成本结构主要在于固定和变动成本,前者包括平均业务管理费、税收、提留准备金等,大部分保险公司的产品差距并未拉的太大。后者有营销获客(渠道佣金手续费)和理赔售后(赔付金额)、销售量等才是让百万医疗险利润拉开差距的关键。

在互联网平台上销售边际成本递减,初期线上渠道成本相对于线下更低,有利于初期打开经营市场,并非是一以贯之的渠道。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研究员朱俊生告诉记者:“需求总量在增加,导致险企给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争取新客的成本(渠道佣金)持续上涨。这也表示高转化率的自营渠道能降低成本,进而压低成本用以回馈于消费者。”

当前来看,持续增长的诉求和利润的承压正倒逼行业转型,通过技术升级抬高行业天花板成为各方参与者的共识。上述人士表示把控渠道成本、持续优化产品的技术驱动型保险公司,才能实现长期盈利。

“通过数据驱动制定差异化、定制化产品和服务,在第三方渠道获客的成本走高背景下,保司注重渠道拓展、深耕自营平台并配套多元运营是决定保险公司市场竞争优势的关键。”上述人士坦言,但显然有这样资金实力、市场份额的局限在头部险企。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监管曾发布《关于规范短期健康保险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而业界多个百万医疗险产品条款在续保、退保现价等设置上多不符合征求意见稿的要求。如按目前征求意见稿,现有的已备案一年期百万医疗险均在2020年6月1日前停售,以符合规范的更新产品来替代。

这对目前还在销售相关产品的保险公司会造成哪些影响?产品升级是否迫在眉睫?上述《征求意见稿》明确表示“保险公司应当于每年1季度,将上一年度个人短期健康保险综合赔付率指标在公司官网进行披露。”

“在定价上,从长期来看,通过价格来争抢客户的做法会遇到很大问题,随着理赔增加,精算不得不根据市场的实际情况调整费率,让价来争抢客户的做法很难持续。”上述从事保险产品研究人士告诉记者:“因为互联网营销渠道快速反应市场喜好,能够帮助健康险产品实现快速迭代。百万医疗险比传统险种开发周期缩短一半,最快半个月至一个月内就能上线运营。”

朱俊生也认同产品迭代是非常迅速的,并非主要矛盾。披露综合赔付率指标未来让消费者感知到多少成本是用于保障成本也能降低信息不对称。

朋友圈刷屏的网红节日照,怎么都长一个样?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谷雨数据-腾讯新闻”(ID:guyudata),作者:丢丢,36氪经授权发布。

刚刚过去的圣诞和元旦里,节日主题的证件照在朋友圈火了起来。

红底或者白底的照片,再配上精修的人像,成为了一部分年轻人庆祝节日必不可少仪式。

01 刷屏朋友圈的“大头照”

在年轻人的社交圈里,如果没有点拿得出手的照片,好像都不配发个朋友圈。

刚进入职场的少年少女,必须意气风发整一张黑发红唇的蓝底证件照;

每当有重要节日来临,仪式感必不可少。

化上亮晶晶的妆容,穿着雪白的大翅膀,手捧礼物;

闺蜜相聚,纪念有彼此陪伴的每一天;

年轻的情侣可选项也很多:“元气情侣照”“轻婚纱系列”……

没错,以上照片都来源于最近爆火的网红照相馆。

线上预约、线下拍照,到了照相馆之后,工作人员会准备好衣服和化妆品,并在拍摄完成后快速完成修图。只需半天时间,就可以轻松get明星同款大片。

在美团上,对于网红照相馆的评价,常常会提到“修图”“衣服”“化妆”

2020年的圣诞节,最具代表性的圣诞节主题照,在微博话题阅读已经超过了4.3亿。节日主题的写真照,很快刷屏社交网络。

截至1月4日,这家网红照相馆已经在全国72个城市,总共拥有398家门店。

不断增大的规模、急剧的扩张速度,对应的是巨大的市场需求。

在“花99拍一张证件照值得么?”的问题下,有500多个回答和高达639万的浏览量。

妆发效果如何?

摄影技术怎么样?

修图是否自然?

……

去照相馆拍一张好看的照片和它衍生出的一系列问题,已经成了当下年轻人关心的话题之一。

02 人前显贵,人后受罪

某网红照相馆公司的创始人说,自己创建的照相馆之所以会迅速走红,核心就是把过去传统的摄影变轻、变快、变新,让消费力有限的年轻人感到“惊喜”“物超所值”。

在网红照相馆,你只需花费半天的时间+一顿火锅的价钱,不用化妆、不用特地买衣服,只需要通过小程序等线上预约好时间,然后带着人和钱来到门店,就有专业化妆师、服装师、摄影师、修图师,全套流程带你走一遍,最后拥有明星同款大片。

听上去“快”“好”“省”,但真实的体验并不全尽如人意。

譬如在最开始的化妆环节,你永远想象不到为了“上镜”,化妆师小姐姐要给你抹上多厚的粉、多亮的眼影以及多红的腮红。

你若是对他们的化妆技术表示质疑,他们早就习以为常,微笑回答你:“镜头吃妆”,“后期可以p”。

当你好不容易换好衣服、化好妆,走进摄影小哥哥的镜头世界,才发现这一刻开始,四肢和面部肌肉就不再属于自己。

以拍摄圣诞主题的网红照片为例,当你穿上长裙和特制的精灵大翅膀,试图摆出一些好看的姿势,最后只觉得别扭和手足无措。

摄影师绝对看不下去这一幕,于是亲自为你示范。

表情管理则更加严格:

“头往右歪一点”

“不对,转过了”

“微笑,不要歪嘴”

“对,这样很好”

“三、二、一”

“不行,眨眼了,再来一遍”

……

为了一个标准微笑,最后你可能已经不知道什么才叫“笑”。

虽然感觉好像拍摄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但一拉开幕布,才发现这种煎熬,只花了不到30分钟。

而门外,还站着和你一样穿着大精灵翅膀的天使或者是上身西装领带,下身运动裤的人。

在北京地区,与网红照相馆相似的门店评分为5的有半数之多,4.5以下的评分不到三成;

但网红照相馆在北京地区分店评分为5的仅有一成左右——留住美好时刻的时刻,往往并不怎么美好。

03 千篇一律的美好时刻

当然,过程再糟糕,最后的成片无法让人满意,才是最大的槽点。

在某网红照相馆的官网首页上,写着他们的品牌理念:

“用影像承载更多的记忆和情感,倡导更具“仪式感”的生活。”

在腾讯营销洞察(TMI) X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以小搏大 2020 写真消费人群需求报告 》中,“给生活一些仪式感”成了人们拍摄写真的最主要原因。

但你发现,本该极具个人特色的“仪式感”,如今成了千篇一律的“最美证件照”。

高度模板化、流程化的网红照相馆,则成了当下对“美丽”定义严谨的教科书:

修图师熟练地敲打键盘、点点鼠标,妙笔一挥就出现了一样的美白磨皮、被P掉的痘印和雀斑、相似的大眼睛和笑容弧度。

美白、瘦脸、去痘印、修发际线、左右眼不对称可以Ctrl C+Ctrl V……

流水线的拍照和修图,每一步,都踩在当代审美的“标准答案”之上。

丑没关系,可以p / 《冰糖炖雪梨》

在知乎下“去网红照相馆拍照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下”更多人的反馈则是:

“好看,但不太像我自己。”

当皱纹、斑点被全部抹平,年龄带来的成熟和阅历也随之被抹掉;

当每个人都变成相似的大眼睛鹅蛋脸,本该独一无二的情感变得无处寄托。

毕竟,打开这张照片,你妈也未必能一眼认得出来。

拍照,从记录美好时刻,变成了记录千篇一律的美丽面庞。

04 被绑架的单一审美

《中国美颜拍摄类APP用户营销价值洞察报告》中,“照片美颜效果好”成了71%的人的主要考虑因素。

从人体的视觉审美来说,的确存在一些客观的美丽条件:

譬如脸型五官越对称,越好看;

五官大小的比例和分布满足“三庭五眼”才符合……

但除此之外,美丽也被附加了更多人为定义的东西。

从发际线到脚趾,从脸上的毛孔到肩膀平不平、小腿粗不粗……

条条框框,以标准之名,圈死了“美丽”。

标准的美丽盛行,野生的生动在消弭。

在《听见她说》里,齐溪饰演的女孩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什么是美?什么是丑?是谁在定义?

《听见她说》

热门仿妆、明星同款,跟风拍照、千篇一律的图片……

最后,凝结成一套不容置疑的标准。

一切看上去都很美,除了,他们已经渐渐忘了最初的模样。

撰文丨丢丢

编辑丨菜菜

数据丨赤耳 张越

设计丨数可视翁卓异

出品丨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