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宽带离场:曾是城中村居民最爱 因掉网频遭投诉

原标题:长城宽带黯然离场

作为曾经中国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从高峰坠落仅用了几年时间。

近日,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鹏博士”)发布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的公告称,公司拟转让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

而此前,长城宽带估值高达14.24亿元。作为很多人的集体记忆,估值暴跌并被低价甩卖,长城宽带发生了什么?

●南方日报记者 郜小平

曾是城中村居民“最爱”因掉网频遭投诉

长城宽带用户曾高达上千万,很多人都会将其与其他三大运营商相提并论。

“毕业后用的第一根宽带就是长城。”黄立回忆,几年前在佛山工作,居住的地方附近有不少民房,宽带费用约40元/月,用一年还送三个月,是当时所有宽带中最便宜的。

再过几年,工作发生变动,黄立在广州城中村租房,刚踏进去时,就看到城中村“一线天”里密密麻麻的“蛛网”,“看起来像是电线,路过一些断头的线路还是会有点担心”。

再往后,广州加快城市升级,城中村成为改造重点。为确保“三线改造”顺利进行,三大运营商纷纷表态,按照政府要求,投资整治,为提升客户感知,甚至推出免费提速到20M的惠民政策。

“村民从电信或者其他运营商租用一条100M宽带,然后切分成20户,30户那样去出租。”广州电信方面介绍,这些假宽带商不但以超级便宜的价格招徕客户,而且往往将门面装修得跟正规电信宽带授权点一模一样,让客户上当受骗。由于假宽带商会在城中村内不断胡乱拉线,成为“三线”问题的一个根源。

在这一轮“三线改造”中,假宽带商的线路都被剪断,假店铺被清理关闭,甚至一些假宽带商携带大量用户款项逃之夭夭。根据记者的调查,在广州的一些城中村,已经基本难觅长城宽带的身影。

由于屡遭消费者投诉,长城宽带被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点名批评。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发布《2016年5月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显示,长城宽带被投诉的原因主要是承诺赠送礼品,拖延交付直到活动结束再拒绝兑现;无故断网、网速不达标,处理和退款进度缓慢。

根据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披露的投诉案例,“长时间断网几经投诉得不到有效解决”是消费者投诉的主要问题。消费者陈先生反映长城宽带不仅网速不达标,而且从2015年12月至今网络已经中断半年,其多次申请退款始终未得到答复。

网络“二道贩子”提速降费中短板凸显

“三线改造”是局部加速了长城宽带的退场,而长城宽带的好日子更是在2018年的全面“提速降费”戛然而止。彼时,整个宽带市场都进入了“白菜价”时代。

通信人士项立刚说,长城的商业模式不难理解:长城宽带并没有自己的宽带,而是从电信、移动、联通那里花钱租来的。比如,长城将各个小区各家那里拉一条线,打包成一个总需求,再去三大运营商那里租带宽,相当于“二道贩子”。

这也导致长城宽带不可能根据最大宽带租用网络,遇上高峰期,造成宽带超售,用户容易卡顿。诸多因素叠加,长城宽带的市场进一步被压缩。

与此同时,消费者对网络需求也在不断升级,三大运营商快速抢占5G先机,长城宽带在这一轮竞争中败下阵来。“长城宽带渠道更加灵活,给到业务员的提成比较高,在深度绑定物业的动力上大大提升,在小区内形成了垄断优势,但在5G这一波换机潮中,运营商加大了地推力度,同时用升级套餐免费送宽带的方式,长城宽带的优势荡然无存。再加上广电的入局,其直接通过电视管道接入家庭中,管道优势非常明显。”广州运营商人士分析。

数据显示,长城宽带从2016年起利润开始持续下滑,成为母公司业绩的拖累。公司的在网用户自2017年起连年下降,长城宽带也从2018年开始转为亏损状态。

鹏博士最新公告显示:长城宽带2019年营收为20.8亿元,亏损26亿元;2020年1-6月,营收为8亿元,净利润为-5700万元。

100万元算贱卖?北上深资源依然在手

成为鹏博士的“弃子”之后,长城宽带将何去何从?

根据公告,长城宽带有了新的东家——中安实业,其总部位于深圳市罗湖区。资料显示,中安实业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经营范围包括从事物联网、互联网信息技术、计算机软硬件、人工智能、5G技术、区块链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内容,值得关注的是,中安实业由中安国际100%控股。而中安国际是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100%控股。

中安实业公开表示,此次收购长城宽带是中安布局的一部分,主要还是看好家庭端商业场景创新发展机会,借助长宽家庭端具备的平台+服务能力,超万人的营维队伍及丰富的运营经验等长城宽带自有优势,为加强中安自身相关业务推进所做出的必然选择。

这意味着,长城宽带的线下营业厅未来可能变身线下体验店,而线上资源,如入户宽带则为其提供获客渠道。

不过,看起来总共只有100万元的“打包”,但鹏博士也留了一手。根据鹏博士公告,长城宽带北京分公司、上海分公司、深圳分公司互联网接入业务与其相关增值服务业务及与业务相关资产已经在2019年度剥离至公司名下其他子公司。

也就是说,鹏博士依然保留了北京、上海、深圳地区宽带业务。据鹏博士介绍,公司后续还将进一步加大与运营商合作的5G移动业务(包括5G终端、5G产品以及营业厅合作方面)及在智慧社区、智慧家庭方面的业务拓展力度,提升营收能力。

100万元真的算“贱卖”吗?其实,鹏博士将最有价值的一部分网络保留在手。

长城宽带可真不是“贱卖”,盘点谁是这宗交易的既得利益者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ID:redianweiping),作者 王新喜,36氪经授权发布。

网络已经进入普惠时代后,曾经的第四大运营商——长城宽带再度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而引发关注的起因是原股东鹏博士将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中安实业投资(深圳)有限公司。

瞬间网上舆论哗然,似乎,这是对曾经的“第四大”的否定,似乎长城宽带成了“弃子”。但看完了鹏博士的股份转让公告,再加上此前的诸多信息,会发现这则交易还真不是所谓的“贱卖”,原来这则交易背后隐藏着这些既得利益者。

第一,长城宽带抱上了更粗的“大腿”

此次交易金额“看上去并不美好”,但是对于长城宽带来说,应该是“利大于弊”。因为它拥有了实力强劲的新股东——中安实业,并且新股东已经为它策划了新的发展布局,并且担纲“主力”。

来看下中安实业,据资料显示,中安实业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经营范围包括从事物联网、互联网信息技术、计算机软硬件、人工智能、5G技术、区块链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内容,值得关注的是,中安实业由中安国际100%控股。

而中安国际是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100%控股。百度百科显示,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民政部注册登记、商务部主管的中国专门从事跨国公司工作的非政府组织,被联合国经社理事会授予特别咨商单位。

从公开资料看,中安实业公开表示,此次收购长城宽带是中安布局的一部分,主要还是看好家庭端商业场景创新发展机会,借助长宽家庭端具备的平台+服务能力,超万人的运维队伍及丰富的运营经验等长城宽带自有优势,为加强中安自身相关业务推进所做出的必然选择。

从接近中安国际方面的人士透露,中安国际目前正发力于智慧社区项目投建,将融合5G、大数据、区块链等,为社区居民提供物业管理、社区服务、健康食品、医疗保险、网络服务、紧急救援等综合服务。这样,长城宽带的线下营业厅未来可能变身线下体验店,而线上资源,如入户宽带则为其提供获客渠道。

智慧社区O2O是基于当前产业互联网趋势下,社区经济变现的大变局,很多互联网企业都意欲抢占先机,但是社区经济仅凭企业一己之力很难实现,更多依赖政企合作,并与社区物业管理打通。

据介绍,此次转让完成双方融合后,中安实业将充分利用长宽地推人员的组织优势,加快商业场景创新解决方案的落实实施,加速研-产-销进程,进而推进家庭端社区综合服务业务的发展。

双方融合后,长城宽带团队不变、服务不变,未来也将在提高宽带服务质量的同时,打造社区综合服务营业厅,为用户提供“线上购买+线下体验”的完美服务,更好地服务用户。

这样看来,此次易主,对于长城宽带而言,有望实现更高层次的发展。

第二,鹏博士:终于可以主攻“北上深”

长城宽带股权出售,对于原股东鹏博士的利好,就更好理解了。众所周知,互联网接入业务属于重资产运营的业务,作为民营企业的鹏博士不具备与国企正面竞争的资金实力。

自从电信运营赛道不能支撑集团的发展节奏以后,鹏博士早早就开始布局业务转型——“轻资产、重运营”,因此不难理解,鹏博士为什么保留了北京、上海、深圳地区宽带业务。因为这些发达地区宽带业务发展优势明显,且与其他地区相比,运营逐渐实现“轻资产化”,更适合当前鹏博士的实力。

从此次股权转让的公告可以看到,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互联网接入业务与其相关增值服务业务及与业务相关资产已经在2019年度剥离至公司名下其他子公司。

据悉,鹏博士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是其最具竞争力的互联网接入业务地区。在北上深三地,鹏博士通过与国有运营商进行合作,充分发挥公司营销体系扎根社区、贴近用户、快速响应服务的优势,更多掌握和满足用户需求。

那么,为什么中安实业不一并把“北、上、深”收入囊中呢?

答案很简单:太贵太值钱!鹏博士也舍不得卖。

2019年8月16日,鹏博士发布公告称,鹏博士与北京联通签订合作协议,鹏博士北京的125万多宽带用户和2.2万政企客户并入北京联通。在五年合作期间,鹏博士拟以人民币 20 亿元预估值从北京联通分期收取。

此外,2020 年 6 月,公司与上海电信签署业务合作协议,正式 在上海地区展开深度业务合作,双方各自发挥优势,共同设计、打造全新“翼长宽”服务品牌。同时,公司在深圳地区也开始利用 自身装维服务能力和服务优势,承接其他优质运营商的家庭宽带装维业务。

其它长宽资产出售后,鹏博士将更有精力聚焦在重点布局北京、上海、深圳宽带业务。据鹏博士介绍,公司后续还将进一步加大与运营商合作的 5G 移动业务(包括 5G 终端、5G 产品以及营业厅合作方面)及在智慧社区、智慧家庭方面的业务拓展力度,提升营收能力。

第三,长宽用户:放下焦虑,享受服务

综上所述,长城宽带在网用户担心是大可不必。中安国际接手后,长城宽带不仅将维持团队不变、服务不变,还有望率先搭上智慧社区服务的便利车。

而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长宽用户目前来看体验感都不错。2019年,鹏博士战略选择与北京联通合作打造“沃长宽”、“沃信通”产品,在行业加大固网投资、竞争加剧的大背景下,释放国资基础运营商的综合优势,以及民营运营商的专业服务能力,产生了“1+1>2”的合作效果。

据鹏博士 2020 年半年报显示,2019 年与北京联通深度合作,双方合作的北京“沃长宽”产品由于服务体验好、性价比高,市场反响较好。2020 年第二季度新增用户快速增长,鹏博士全资子公司北京电信通(主营北京地区宽带接入业务)上半年实现净利润 1.85 亿元。

看到北京联通与鹏博士合作后成果不菲,今年6月,鹏博士与上海电信也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同设计、打造和经营“翼长宽”全新服务品牌。下半年,上海“翼长宽”产品正式投放市场,相信上海电信和长宽的用户体验也将获得进一步提升。

结语:笔者想说,这交易双方都是资本圈里闯荡几十年,商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没有谁会做亏本的买卖,况且上市公司资本市场上的一举一动,都是有整个智囊团在背后出谋划。大家吃瓜可以,千万别被带了节奏。关注自身利益的事情,比如鹏博士股价从年初到9月4日,涨了56%,你重仓了吗?

长城宽带去年亏损26亿资不抵债,鹏博士100万转让4家子公司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 徐诗琪,36氪经授权转载。

9月4日,鹏博士(600804)公布了《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的公告》,称公司拟转让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

本次股权转让后,鹏博士仅保留在北京、上海和深圳三个城市的互联网接入业务。

鹏博士是国内第四大运营商、民营第一大电信运营商,主营互联网接入、数据中心等业务。但近年来,互联网接入这一传统业务面临着不断亏损,营收下滑的情况。

上述四家公司主营业务均为互联网接入,且都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数额分别为:5715万元,86万元,362万元,214万元。

其中,最具知名度同时亏损最严重的是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长城宽带”),其为鹏博士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0年。

2010年至2012年,鹏博士前后耗资约17亿元将长城宽带收入囊中。现在,100万就卖掉了。

长城宽带的巨亏是直接原因。界面新闻查阅鹏博士年报发现,公司的在网用户自2017年起连年下降,长城宽带也从2018开始转为亏损状态。2019年,长城宽带净亏损26.39亿元,业绩巨亏,陷入资不抵债状态。到2020年上半年,年中报显示长城宽带的净资产为负1.7亿元。

短短3年,昔日的增长引擎就变成了巨亏的拖油瓶。

据鹏博士2019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在网用户约1046万户。鹏博士的互联网接入业务营收约为42亿,而2019年长城宽带营收约21亿,占了一半。据此粗略估计,长城宽带目前的用户数量应在500万户左右。

鹏博士在公告中方面表示,选择出让长城宽带是基于公司长期战略发展的考虑。一方面,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接入市场的竞争逐年加剧,行业ARPU值持续下滑,家庭宽带业务中可获取的利润空间逐渐缩小,本次交易将有效降低亏损业务对公司业绩和长期发展的影响,有利于优化公司资源配置。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持续推进公司战略转型,调整资产结构,有利于公司未来集中资源拓展其他盈利性较强的主营业务,以“企业与家庭互联网服务商”为战略方向,发力智慧云网服务,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4家亏损子公司卖给了谁?公告显示,此次交易受让方是中安实业投资(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不到一年。其控股股东为2017年成立的中安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安国际”)。而中安国际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100%控股。

中安国际是鹏博士的战略投资者。据6月28号鹏博士发布的公告,公司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中安国际作为战略投资者。同时,鹏博士与中安国际签署了《附条件生效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认购协议》和《附条件生效的战略合作协议》。中安国际将认购鹏博士85,943,600股份,认购金额为5.52亿元。

不过,2017年才成立的中安国际自身同样处在亏损状态。公告显示,该公司净资产约-305万,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0,净利润约-113万元。

此次交易受到了上交所的关注,9月5日,上交所对鹏博士转让子公司股权及相关事项发送了问询函,提出了六项疑问。

鹏博士自2019年开始轻资产、重运营的转型,数据中心业务创新HOMM模式,实现由传统的“自建自营”向多元化合作模式转型,着重输出数据中心运营服务能力,与投资方等合作伙伴共享运营收益。

此次长城宽带股权转让被认为是互联网接入业务轻资产转型的重要环节,是鹏博士去运营商化,从重资产运营商全面向轻资产服务商转型的重要一步。

长城宽带去年亏损26亿资不抵债 鹏博士100万转让4家子公司|鹏博士

原标题:长城宽带去年亏损26亿资不抵债,鹏博士100万转让4家子公司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徐诗琪

1

9月4日,鹏博士(600804)公布了《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的公告》,称公司拟转让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

本次股权转让后,鹏博士仅保留在北京、上海和深圳三个城市的互联网接入业务。

鹏博士是国内第四大运营商、民营第一大电信运营商,主营互联网接入、数据中心等业务。但近年来,互联网接入这一传统业务面临着不断亏损,营收下滑的情况。

上述四家公司主营业务均为互联网接入,且都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数额分别为:5715万元,86万元,362万元,214万元。

其中,最具知名度同时亏损最严重的是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长城宽带”),其为鹏博士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0年。

2010年至2012年,鹏博士前后耗资约17亿元将长城宽带收入囊中。现在,100万就卖掉了。

长城宽带的巨亏是直接原因。界面新闻查阅鹏博士年报发现,公司的在网用户自2017年起连年下降,长城宽带也从2018开始转为亏损状态。2019年,长城宽带净亏损26.39亿元,业绩巨亏,陷入资不抵债状态。到2020年上半年,年中报显示长城宽带的净资产为负1.7亿元。

短短3年,昔日的增长引擎就变成了巨亏的拖油瓶。

据鹏博士2019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在网用户约1046万户。鹏博士的互联网接入业务营收约为42亿,而2019年长城宽带营收约21亿,占了一半。据此粗略估计,长城宽带目前的用户数量应在500万户左右。

鹏博士在公告中方面表示,选择出让长城宽带是基于公司长期战略发展的考虑。一方面,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接入市场的竞争逐年加剧,行业ARPU值持续下滑,家庭宽带业务中可获取的利润空间逐渐缩小,本次交易将有效降低亏损业务对公司业绩和长期发展的影响,有利于优化公司资源配置。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持续推进公司战略转型,调整资产结构,有利于公司未来集中资源拓展其他盈利性较强的主营业务,以“企业与家庭互联网服务商”为战略方向,发力智慧云网服务,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4家亏损子公司卖给了谁?公告显示,此次交易受让方是中安实业投资(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不到一年。其控股股东为2017年成立的中安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安国际”)。而中安国际由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100%控股。

中安国际是鹏博士的战略投资者。据6月28号鹏博士发布的公告,公司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中安国际作为战略投资者。同时,鹏博士与中安国际签署了《附条件生效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认购协议》和《附条件生效的战略合作协议》。中安国际将认购鹏博士85,943,600股份,认购金额为5.52亿元。

不过,2017年才成立的中安国际自身同样处在亏损状态。公告显示,该公司净资产约-305万,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0,净利润约-113万元。

此次交易受到了上交所的关注,9月5日,上交所对鹏博士转让子公司股权及相关事项发送了问询函,提出了六项疑问。

鹏博士自2019年开始轻资产、重运营的转型,数据中心业务创新HOMM模式,实现由传统的“自建自营”向多元化合作模式转型,着重输出数据中心运营服务能力,与投资方等合作伙伴共享运营收益。

此次长城宽带股权转让被认为是互联网接入业务轻资产转型的重要环节,是鹏博士去运营商化,从重资产运营商全面向轻资产服务商转型的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