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线耳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小北,编辑:顾彦,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用户佩戴时长的增加、渗透率的提升、智能化程度的提高,无线耳机有望成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

2016年9月8日,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苹果营销主管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宣布,iPhone 7取消了传统的3.5mm耳机插孔。然后他继续说到,针对没有耳机孔的iPhone,苹果推出了一个替代解决方案,AirPods。

——整个互联网都炸锅了。去掉耳机孔,然后发布一个1288元的替代方案,这在当时迎来的只有质疑。

“这是赤裸裸对用户不友好的决策。”当菲尔·席勒将这一决策概括为“勇气”时,批评者视之为笑柄。

苹果将这种勇气解释为:“相信音频的未来是无线化,通过推出全新的无线耳机AirPods,它寻求将该未来变成现实。我们处于无线化未来的开端。”

质疑与勇气,初代AirPods诞生的故事像极了每一款伟大产品。

四年后,2020年的秋季发布会上,苹果宣布iPhone在售全系产品取消附赠Earbuds有线耳机和充电器。另外,三星也考虑在Galaxy S21系列中移除传统附赠的AKG耳机,同时有可能捆绑最新的三星无线耳机销售,其他手机厂商也在跟进中。

无线化从开端踏上征途,未来正在变成现实。

AirPods带动TWS千亿产业链

彼时iPhone推出已经9年,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接近尾声,iPhone带来的增长也进入放缓期。正是备受质疑的AirPods,成为了苹果新的增长点。

AirPods是苹果有史以来销售第二快的产品,仅次于iPhone。据咨询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2017年,AirPods的出货量为1400万台,到2019年,这个数字猛增至6000万。据苹果供应链消息,2020年为苹果提供的AirPods部件供货量已经达到了8000万-9000万件。

AirPods系列产品的畅销也让苹果获得了超额利润,成为苹果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苹果财报显示,2020年Q2财季,苹果可穿戴、家居以及配件业务净销售额为51.2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也是苹果最近几年增速最快的业务。苹果可穿戴产品包括Apple Watch、AirPods等,其中AirPods是主导产品。

除了带动苹果公司业绩增长,AirPods还带动了千亿规模的供应链市场。

无线耳机剪去物理线的束缚,同时也需要新的工作原理。

传统的有线耳机工作原理比较简单,手机的音频信号通过链接线束、扬声器直接传输至终端耳机。

无线耳机的工作原理更为复杂:手机音频通过编/解码成射频信号,通过手机天线传输,耳机天线接受再次编/解码成音频信号,通过扬声器发出音频。相比有线耳机,中间新增音频编解码、无线传输、音频同步等步骤,也由此带来了千亿规模的产业链增量。

TWS(True Wireless Stereo,真无线立体声)产业链,主要包括上游元器件供应商、中游整机制造商以及下游的终端品牌厂商。

其中,上游元器件主要有电池、电源管理IC、麦克风、蓝牙芯片和存储芯片等;整机制造商以具备声学精密组件加工能力的OEM/ODM厂商为主;下游终端品牌厂商主要包括智能手机厂商、传统音频厂商和第三方品牌厂商等。

无线耳机在下沉

苹果引领了TWS耳机的产品创新,在一段时间内其市场份额占据了TWS行业的半壁江山,但随着各TWS品牌的快速跟进,其他产品逐渐追赶上来。

据TWS产业链数据,截至2020年11月,白牌TWS耳机的出货量高达6亿部,这其中既包含了几十元的低端产品,也包含几百元带降噪功能的精仿产品。

而相比之下,AirPods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下降。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AirPods的全球的市场份额从2019年的50%,下降至2020年Q2的35%。

市场份额一起一落的背后,是无线耳机正在下沉。

TWS耳机需要把信号接收模块、解码放大模块、通讯模块以及电池等零部件全部放进拇指大小的设备中,技术难度高。通过查阅美国商标专利局网站发现,苹果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无线耳机的技术研究,申请了众多相关专利,2015年10月就注册了AirPods商标。

相比有线耳机,无线耳机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两只耳机之间的连接。2016年,苹果自研出了W1、H1系列SoC芯片的监听技术(Snoopy),副耳信号不需要主耳转发,而是直接监听手机发出的信号,从中分辨主副耳机的信号,这一技术实现了双耳同时传输。

同时连接的改善,也降低了连接不佳导致的功耗开销,从而使续航得到了明显改善,随后苹果对此申请了专利保护。

技术的先进性和专利壁垒将其他厂商挡在了门外。2016-2018年,由于其他无线耳机连接不稳定、高延迟、续航时间短、体验差等问题,苹果AirPods独占鳌头,市场份额一直在一半以上。

但到2018年,其他厂商在技术上逐渐追赶上来。高通TWS+、恒玄LBRT和洛达MCSync等技术方案也解决了双耳间的传输问题,安卓系厂商的困境获得明显改观,市场开始快速成长。

到2020年,杰理、蓝迅等厂商研发出了成本更低的技术方案,基本功能完善的白牌耳机开始起量。作为消费电子新品,用户也倾向于先购买价格便宜的耳机尝鲜。

但相比品牌厂商的高端产品,入门级的白牌耳机在蓝牙芯片制程、降噪传感器及算法、精密制造及SIP封装等技术指标上与高端产品差异巨大,在降噪、触控、防水、语音控制等高阶功能上也相差甚远。

TWS终局的想象:生态流量入口

价格低廉的白牌产品促进消费者首次尝试无线耳机,有利于打开TWS的市场需求,未来TWS的产品渗透率将不断提升。

同时随着技术的继续下沉,TWS市场将趋于成熟,降噪、防水、语言控制等现在的高阶功能最终会广泛普及,成为每个TWS耳机的基本功能。TWS市场最终将在硬件功能上趋于同质化,各厂商将通过内容和软件的开发进行差异化竞争。

这与智能手机的演变历程类似。

在手机诞生之初,被称为功能机的手机仅具备短信、打电话等基本功能,而当苹果将人与手机的交互方式从手指与键盘,转变为触摸,手机从功能机进入智能机时代,随之而来的是庞大的移动应用生态。

TWS耳机将有可能复制手机的路径,从功能无线耳机到智能无线耳机,当连接、降噪、续航等基础功能完善之后,TWS将进入生态时代,成为新的移动入口。

目前智能手机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为了使手机的使用体验更好,手机的屏幕越来越大、电池越来越厚、功能越来越多,手机的发展趋势不是变轻,而是变重、变臃肿。

“这意味着你把手机放包里或者兜里,会不愿意掏出来,这个时候,你就需要一个能快速交互的东西,无线耳机可以承担一部分语音交互,智能手表承担一部分视觉交互。”出门问问可穿戴事业部技术负责人张博对亿欧表示。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APP流量价值评估报告》,国内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流量价值合计达到4964亿元,其中社交网络、移动购物、搜索引擎、新闻资讯分别达到1402亿元、951亿元、474亿元、914亿元。

未来,随着声纹支付技术的成熟,TWS耳机将会运用到各个场景的声纹支付操作中去,以此为核心的移动支付场景生态圈也将逐渐成型。TWS作为手机的语音延伸,将切入到近5000亿的移动应用生态中。

目前,一些品牌厂商已经开始生态化运营。

比如华为Freebuds3在连接华为手机后可以自动弹窗,从手机反向为耳机无线充电,与华为手机搭载的EMUI10操作系统配合深度开发,可智能检测佩戴状态控制播放和暂停,智能情景播报自动提示出行信息等。

2020年9月百度发布了首款小度真无线智能耳机,主打智能翻译和智能语音控制两大功能。

使用者每人佩戴一只耳机,就可实现中英实时翻译,无障碍对话;使用者参加英语会议时,手机打开翻译模式,戴上两只耳机,也可实时翻译会议内容。智能语音控制功能,使用者可以使用小度耳机语音控制播放音乐、听新闻、问天气、查百科、查询路线等。

出门问问发布的AI交互真无线耳机TicPods系列也以智能交互为主要卖点,搭配出门问问的嗨小问语音助手,可以通过口令播放歌曲、查询天气、路线等。

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TWS耳机无感佩戴时间已接近智能手机使用时长;截至2018年末,OTT用户收看时长为4.8小时/日,智能音箱收听时长1小时/日,智能手表佩戴时长0.1小时/日,而TWS耳机用户的佩戴时长达到了2.3小时/日,通话时间不低于2小时。

随着用户佩戴时长的增加、渗透率的提升、智能化程度的提高,无线耳机有望成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

致谢

因篇幅限制未能将所有内容附上,但感谢多位专业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及丰富案例,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出门问问可穿戴事业部技术负责人张博、百度小度团队业务人员。

无线耳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小北,编辑:顾彦,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用户佩戴时长的增加、渗透率的提升、智能化程度的提高,无线耳机有望成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

2016年9月8日,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苹果营销主管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宣布,iPhone 7取消了传统的3.5mm耳机插孔。然后他继续说到,针对没有耳机孔的iPhone,苹果推出了一个替代解决方案,AirPods。

——整个互联网都炸锅了。去掉耳机孔,然后发布一个1288元的替代方案,这在当时迎来的只有质疑。

“这是赤裸裸对用户不友好的决策。”当菲尔·席勒将这一决策概括为“勇气”时,批评者视之为笑柄。

苹果将这种勇气解释为:“相信音频的未来是无线化,通过推出全新的无线耳机AirPods,它寻求将该未来变成现实。我们处于无线化未来的开端。”

质疑与勇气,初代AirPods诞生的故事像极了每一款伟大产品。

四年后,2020年的秋季发布会上,苹果宣布iPhone在售全系产品取消附赠Earbuds有线耳机和充电器。另外,三星也考虑在Galaxy S21系列中移除传统附赠的AKG耳机,同时有可能捆绑最新的三星无线耳机销售,其他手机厂商也在跟进中。

无线化从开端踏上征途,未来正在变成现实。

AirPods带动TWS千亿产业链

彼时iPhone推出已经9年,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接近尾声,iPhone带来的增长也进入放缓期。正是备受质疑的AirPods,成为了苹果新的增长点。

AirPods是苹果有史以来销售第二快的产品,仅次于iPhone。据咨询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2017年,AirPods的出货量为1400万台,到2019年,这个数字猛增至6000万。据苹果供应链消息,2020年为苹果提供的AirPods部件供货量已经达到了8000万-9000万件。

AirPods系列产品的畅销也让苹果获得了超额利润,成为苹果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苹果财报显示,2020年Q2财季,苹果可穿戴、家居以及配件业务净销售额为51.2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也是苹果最近几年增速最快的业务。苹果可穿戴产品包括Apple Watch、AirPods等,其中AirPods是主导产品。

除了带动苹果公司业绩增长,AirPods还带动了千亿规模的供应链市场。

无线耳机剪去物理线的束缚,同时也需要新的工作原理。

传统的有线耳机工作原理比较简单,手机的音频信号通过链接线束、扬声器直接传输至终端耳机。

无线耳机的工作原理更为复杂:手机音频通过编/解码成射频信号,通过手机天线传输,耳机天线接受再次编/解码成音频信号,通过扬声器发出音频。相比有线耳机,中间新增音频编解码、无线传输、音频同步等步骤,也由此带来了千亿规模的产业链增量。

TWS(True Wireless Stereo,真无线立体声)产业链,主要包括上游元器件供应商、中游整机制造商以及下游的终端品牌厂商。

其中,上游元器件主要有电池、电源管理IC、麦克风、蓝牙芯片和存储芯片等;整机制造商以具备声学精密组件加工能力的OEM/ODM厂商为主;下游终端品牌厂商主要包括智能手机厂商、传统音频厂商和第三方品牌厂商等。

无线耳机在下沉

苹果引领了TWS耳机的产品创新,在一段时间内其市场份额占据了TWS行业的半壁江山,但随着各TWS品牌的快速跟进,其他产品逐渐追赶上来。

据TWS产业链数据,截至2020年11月,白牌TWS耳机的出货量高达6亿部,这其中既包含了几十元的低端产品,也包含几百元带降噪功能的精仿产品。

而相比之下,AirPods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下降。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AirPods的全球的市场份额从2019年的50%,下降至2020年Q2的35%。

市场份额一起一落的背后,是无线耳机正在下沉。

TWS耳机需要把信号接收模块、解码放大模块、通讯模块以及电池等零部件全部放进拇指大小的设备中,技术难度高。通过查阅美国商标专利局网站发现,苹果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无线耳机的技术研究,申请了众多相关专利,2015年10月就注册了AirPods商标。

相比有线耳机,无线耳机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两只耳机之间的连接。2016年,苹果自研出了W1、H1系列SoC芯片的监听技术(Snoopy),副耳信号不需要主耳转发,而是直接监听手机发出的信号,从中分辨主副耳机的信号,这一技术实现了双耳同时传输。

同时连接的改善,也降低了连接不佳导致的功耗开销,从而使续航得到了明显改善,随后苹果对此申请了专利保护。

技术的先进性和专利壁垒将其他厂商挡在了门外。2016-2018年,由于其他无线耳机连接不稳定、高延迟、续航时间短、体验差等问题,苹果AirPods独占鳌头,市场份额一直在一半以上。

但到2018年,其他厂商在技术上逐渐追赶上来。高通TWS+、恒玄LBRT和洛达MCSync等技术方案也解决了双耳间的传输问题,安卓系厂商的困境获得明显改观,市场开始快速成长。

到2020年,杰理、蓝迅等厂商研发出了成本更低的技术方案,基本功能完善的白牌耳机开始起量。作为消费电子新品,用户也倾向于先购买价格便宜的耳机尝鲜。

但相比品牌厂商的高端产品,入门级的白牌耳机在蓝牙芯片制程、降噪传感器及算法、精密制造及SIP封装等技术指标上与高端产品差异巨大,在降噪、触控、防水、语音控制等高阶功能上也相差甚远。

TWS终局的想象:生态流量入口

价格低廉的白牌产品促进消费者首次尝试无线耳机,有利于打开TWS的市场需求,未来TWS的产品渗透率将不断提升。

同时随着技术的继续下沉,TWS市场将趋于成熟,降噪、防水、语言控制等现在的高阶功能最终会广泛普及,成为每个TWS耳机的基本功能。TWS市场最终将在硬件功能上趋于同质化,各厂商将通过内容和软件的开发进行差异化竞争。

这与智能手机的演变历程类似。

在手机诞生之初,被称为功能机的手机仅具备短信、打电话等基本功能,而当苹果将人与手机的交互方式从手指与键盘,转变为触摸,手机从功能机进入智能机时代,随之而来的是庞大的移动应用生态。

TWS耳机将有可能复制手机的路径,从功能无线耳机到智能无线耳机,当连接、降噪、续航等基础功能完善之后,TWS将进入生态时代,成为新的移动入口。

目前智能手机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为了使手机的使用体验更好,手机的屏幕越来越大、电池越来越厚、功能越来越多,手机的发展趋势不是变轻,而是变重、变臃肿。

“这意味着你把手机放包里或者兜里,会不愿意掏出来,这个时候,你就需要一个能快速交互的东西,无线耳机可以承担一部分语音交互,智能手表承担一部分视觉交互。”出门问问可穿戴事业部技术负责人张博对亿欧表示。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APP流量价值评估报告》,国内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流量价值合计达到4964亿元,其中社交网络、移动购物、搜索引擎、新闻资讯分别达到1402亿元、951亿元、474亿元、914亿元。

未来,随着声纹支付技术的成熟,TWS耳机将会运用到各个场景的声纹支付操作中去,以此为核心的移动支付场景生态圈也将逐渐成型。TWS作为手机的语音延伸,将切入到近5000亿的移动应用生态中。

目前,一些品牌厂商已经开始生态化运营。

比如华为Freebuds3在连接华为手机后可以自动弹窗,从手机反向为耳机无线充电,与华为手机搭载的EMUI10操作系统配合深度开发,可智能检测佩戴状态控制播放和暂停,智能情景播报自动提示出行信息等。

2020年9月百度发布了首款小度真无线智能耳机,主打智能翻译和智能语音控制两大功能。

使用者每人佩戴一只耳机,就可实现中英实时翻译,无障碍对话;使用者参加英语会议时,手机打开翻译模式,戴上两只耳机,也可实时翻译会议内容。智能语音控制功能,使用者可以使用小度耳机语音控制播放音乐、听新闻、问天气、查百科、查询路线等。

出门问问发布的AI交互真无线耳机TicPods系列也以智能交互为主要卖点,搭配出门问问的嗨小问语音助手,可以通过口令播放歌曲、查询天气、路线等。

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TWS耳机无感佩戴时间已接近智能手机使用时长;截至2018年末,OTT用户收看时长为4.8小时/日,智能音箱收听时长1小时/日,智能手表佩戴时长0.1小时/日,而TWS耳机用户的佩戴时长达到了2.3小时/日,通话时间不低于2小时。

随着用户佩戴时长的增加、渗透率的提升、智能化程度的提高,无线耳机有望成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

致谢

因篇幅限制未能将所有内容附上,但感谢多位专业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及丰富案例,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出门问问可穿戴事业部技术负责人张博、百度小度团队业务人员。

无线耳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小北,编辑:顾彦,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用户佩戴时长的增加、渗透率的提升、智能化程度的提高,无线耳机有望成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

2016年9月8日,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苹果营销主管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宣布,iPhone 7取消了传统的3.5mm耳机插孔。然后他继续说到,针对没有耳机孔的iPhone,苹果推出了一个替代解决方案,AirPods。

——整个互联网都炸锅了。去掉耳机孔,然后发布一个1288元的替代方案,这在当时迎来的只有质疑。

“这是赤裸裸对用户不友好的决策。”当菲尔·席勒将这一决策概括为“勇气”时,批评者视之为笑柄。

苹果将这种勇气解释为:“相信音频的未来是无线化,通过推出全新的无线耳机AirPods,它寻求将该未来变成现实。我们处于无线化未来的开端。”

质疑与勇气,初代AirPods诞生的故事像极了每一款伟大产品。

四年后,2020年的秋季发布会上,苹果宣布iPhone在售全系产品取消附赠Earbuds有线耳机和充电器。另外,三星也考虑在Galaxy S21系列中移除传统附赠的AKG耳机,同时有可能捆绑最新的三星无线耳机销售,其他手机厂商也在跟进中。

无线化从开端踏上征途,未来正在变成现实。

AirPods带动TWS千亿产业链

彼时iPhone推出已经9年,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接近尾声,iPhone带来的增长也进入放缓期。正是备受质疑的AirPods,成为了苹果新的增长点。

AirPods是苹果有史以来销售第二快的产品,仅次于iPhone。据咨询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2017年,AirPods的出货量为1400万台,到2019年,这个数字猛增至6000万。据苹果供应链消息,2020年为苹果提供的AirPods部件供货量已经达到了8000万-9000万件。

AirPods系列产品的畅销也让苹果获得了超额利润,成为苹果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苹果财报显示,2020年Q2财季,苹果可穿戴、家居以及配件业务净销售额为51.2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也是苹果最近几年增速最快的业务。苹果可穿戴产品包括Apple Watch、AirPods等,其中AirPods是主导产品。

除了带动苹果公司业绩增长,AirPods还带动了千亿规模的供应链市场。

无线耳机剪去物理线的束缚,同时也需要新的工作原理。

传统的有线耳机工作原理比较简单,手机的音频信号通过链接线束、扬声器直接传输至终端耳机。

无线耳机的工作原理更为复杂:手机音频通过编/解码成射频信号,通过手机天线传输,耳机天线接受再次编/解码成音频信号,通过扬声器发出音频。相比有线耳机,中间新增音频编解码、无线传输、音频同步等步骤,也由此带来了千亿规模的产业链增量。

TWS(True Wireless Stereo,真无线立体声)产业链,主要包括上游元器件供应商、中游整机制造商以及下游的终端品牌厂商。

其中,上游元器件主要有电池、电源管理IC、麦克风、蓝牙芯片和存储芯片等;整机制造商以具备声学精密组件加工能力的OEM/ODM厂商为主;下游终端品牌厂商主要包括智能手机厂商、传统音频厂商和第三方品牌厂商等。

无线耳机在下沉

苹果引领了TWS耳机的产品创新,在一段时间内其市场份额占据了TWS行业的半壁江山,但随着各TWS品牌的快速跟进,其他产品逐渐追赶上来。

据TWS产业链数据,截至2020年11月,白牌TWS耳机的出货量高达6亿部,这其中既包含了几十元的低端产品,也包含几百元带降噪功能的精仿产品。

而相比之下,AirPods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下降。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AirPods的全球的市场份额从2019年的50%,下降至2020年Q2的35%。

市场份额一起一落的背后,是无线耳机正在下沉。

TWS耳机需要把信号接收模块、解码放大模块、通讯模块以及电池等零部件全部放进拇指大小的设备中,技术难度高。通过查阅美国商标专利局网站发现,苹果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无线耳机的技术研究,申请了众多相关专利,2015年10月就注册了AirPods商标。

相比有线耳机,无线耳机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两只耳机之间的连接。2016年,苹果自研出了W1、H1系列SoC芯片的监听技术(Snoopy),副耳信号不需要主耳转发,而是直接监听手机发出的信号,从中分辨主副耳机的信号,这一技术实现了双耳同时传输。

同时连接的改善,也降低了连接不佳导致的功耗开销,从而使续航得到了明显改善,随后苹果对此申请了专利保护。

技术的先进性和专利壁垒将其他厂商挡在了门外。2016-2018年,由于其他无线耳机连接不稳定、高延迟、续航时间短、体验差等问题,苹果AirPods独占鳌头,市场份额一直在一半以上。

但到2018年,其他厂商在技术上逐渐追赶上来。高通TWS+、恒玄LBRT和洛达MCSync等技术方案也解决了双耳间的传输问题,安卓系厂商的困境获得明显改观,市场开始快速成长。

到2020年,杰理、蓝迅等厂商研发出了成本更低的技术方案,基本功能完善的白牌耳机开始起量。作为消费电子新品,用户也倾向于先购买价格便宜的耳机尝鲜。

但相比品牌厂商的高端产品,入门级的白牌耳机在蓝牙芯片制程、降噪传感器及算法、精密制造及SIP封装等技术指标上与高端产品差异巨大,在降噪、触控、防水、语音控制等高阶功能上也相差甚远。

TWS终局的想象:生态流量入口

价格低廉的白牌产品促进消费者首次尝试无线耳机,有利于打开TWS的市场需求,未来TWS的产品渗透率将不断提升。

同时随着技术的继续下沉,TWS市场将趋于成熟,降噪、防水、语言控制等现在的高阶功能最终会广泛普及,成为每个TWS耳机的基本功能。TWS市场最终将在硬件功能上趋于同质化,各厂商将通过内容和软件的开发进行差异化竞争。

这与智能手机的演变历程类似。

在手机诞生之初,被称为功能机的手机仅具备短信、打电话等基本功能,而当苹果将人与手机的交互方式从手指与键盘,转变为触摸,手机从功能机进入智能机时代,随之而来的是庞大的移动应用生态。

TWS耳机将有可能复制手机的路径,从功能无线耳机到智能无线耳机,当连接、降噪、续航等基础功能完善之后,TWS将进入生态时代,成为新的移动入口。

目前智能手机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为了使手机的使用体验更好,手机的屏幕越来越大、电池越来越厚、功能越来越多,手机的发展趋势不是变轻,而是变重、变臃肿。

“这意味着你把手机放包里或者兜里,会不愿意掏出来,这个时候,你就需要一个能快速交互的东西,无线耳机可以承担一部分语音交互,智能手表承担一部分视觉交互。”出门问问可穿戴事业部技术负责人张博对亿欧表示。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APP流量价值评估报告》,国内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流量价值合计达到4964亿元,其中社交网络、移动购物、搜索引擎、新闻资讯分别达到1402亿元、951亿元、474亿元、914亿元。

未来,随着声纹支付技术的成熟,TWS耳机将会运用到各个场景的声纹支付操作中去,以此为核心的移动支付场景生态圈也将逐渐成型。TWS作为手机的语音延伸,将切入到近5000亿的移动应用生态中。

目前,一些品牌厂商已经开始生态化运营。

比如华为Freebuds3在连接华为手机后可以自动弹窗,从手机反向为耳机无线充电,与华为手机搭载的EMUI10操作系统配合深度开发,可智能检测佩戴状态控制播放和暂停,智能情景播报自动提示出行信息等。

2020年9月百度发布了首款小度真无线智能耳机,主打智能翻译和智能语音控制两大功能。

使用者每人佩戴一只耳机,就可实现中英实时翻译,无障碍对话;使用者参加英语会议时,手机打开翻译模式,戴上两只耳机,也可实时翻译会议内容。智能语音控制功能,使用者可以使用小度耳机语音控制播放音乐、听新闻、问天气、查百科、查询路线等。

出门问问发布的AI交互真无线耳机TicPods系列也以智能交互为主要卖点,搭配出门问问的嗨小问语音助手,可以通过口令播放歌曲、查询天气、路线等。

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TWS耳机无感佩戴时间已接近智能手机使用时长;截至2018年末,OTT用户收看时长为4.8小时/日,智能音箱收听时长1小时/日,智能手表佩戴时长0.1小时/日,而TWS耳机用户的佩戴时长达到了2.3小时/日,通话时间不低于2小时。

随着用户佩戴时长的增加、渗透率的提升、智能化程度的提高,无线耳机有望成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

致谢

因篇幅限制未能将所有内容附上,但感谢多位专业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及丰富案例,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出门问问可穿戴事业部技术负责人张博、百度小度团队业务人员。

无线耳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小北,编辑:顾彦,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用户佩戴时长的增加、渗透率的提升、智能化程度的提高,无线耳机有望成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

2016年9月8日,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苹果营销主管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宣布,iPhone 7取消了传统的3.5mm耳机插孔。然后他继续说到,针对没有耳机孔的iPhone,苹果推出了一个替代解决方案,AirPods。

——整个互联网都炸锅了。去掉耳机孔,然后发布一个1288元的替代方案,这在当时迎来的只有质疑。

“这是赤裸裸对用户不友好的决策。”当菲尔·席勒将这一决策概括为“勇气”时,批评者视之为笑柄。

苹果将这种勇气解释为:“相信音频的未来是无线化,通过推出全新的无线耳机AirPods,它寻求将该未来变成现实。我们处于无线化未来的开端。”

质疑与勇气,初代AirPods诞生的故事像极了每一款伟大产品。

四年后,2020年的秋季发布会上,苹果宣布iPhone在售全系产品取消附赠Earbuds有线耳机和充电器。另外,三星也考虑在Galaxy S21系列中移除传统附赠的AKG耳机,同时有可能捆绑最新的三星无线耳机销售,其他手机厂商也在跟进中。

无线化从开端踏上征途,未来正在变成现实。

AirPods带动TWS千亿产业链

彼时iPhone推出已经9年,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接近尾声,iPhone带来的增长也进入放缓期。正是备受质疑的AirPods,成为了苹果新的增长点。

AirPods是苹果有史以来销售第二快的产品,仅次于iPhone。据咨询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2017年,AirPods的出货量为1400万台,到2019年,这个数字猛增至6000万。据苹果供应链消息,2020年为苹果提供的AirPods部件供货量已经达到了8000万-9000万件。

AirPods系列产品的畅销也让苹果获得了超额利润,成为苹果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苹果财报显示,2020年Q2财季,苹果可穿戴、家居以及配件业务净销售额为51.2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也是苹果最近几年增速最快的业务。苹果可穿戴产品包括Apple Watch、AirPods等,其中AirPods是主导产品。

除了带动苹果公司业绩增长,AirPods还带动了千亿规模的供应链市场。

无线耳机剪去物理线的束缚,同时也需要新的工作原理。

传统的有线耳机工作原理比较简单,手机的音频信号通过链接线束、扬声器直接传输至终端耳机。

无线耳机的工作原理更为复杂:手机音频通过编/解码成射频信号,通过手机天线传输,耳机天线接受再次编/解码成音频信号,通过扬声器发出音频。相比有线耳机,中间新增音频编解码、无线传输、音频同步等步骤,也由此带来了千亿规模的产业链增量。

TWS(True Wireless Stereo,真无线立体声)产业链,主要包括上游元器件供应商、中游整机制造商以及下游的终端品牌厂商。

其中,上游元器件主要有电池、电源管理IC、麦克风、蓝牙芯片和存储芯片等;整机制造商以具备声学精密组件加工能力的OEM/ODM厂商为主;下游终端品牌厂商主要包括智能手机厂商、传统音频厂商和第三方品牌厂商等。

无线耳机在下沉

苹果引领了TWS耳机的产品创新,在一段时间内其市场份额占据了TWS行业的半壁江山,但随着各TWS品牌的快速跟进,其他产品逐渐追赶上来。

据TWS产业链数据,截至2020年11月,白牌TWS耳机的出货量高达6亿部,这其中既包含了几十元的低端产品,也包含几百元带降噪功能的精仿产品。

而相比之下,AirPods的市场份额正在不断下降。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AirPods的全球的市场份额从2019年的50%,下降至2020年Q2的35%。

市场份额一起一落的背后,是无线耳机正在下沉。

TWS耳机需要把信号接收模块、解码放大模块、通讯模块以及电池等零部件全部放进拇指大小的设备中,技术难度高。通过查阅美国商标专利局网站发现,苹果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无线耳机的技术研究,申请了众多相关专利,2015年10月就注册了AirPods商标。

相比有线耳机,无线耳机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两只耳机之间的连接。2016年,苹果自研出了W1、H1系列SoC芯片的监听技术(Snoopy),副耳信号不需要主耳转发,而是直接监听手机发出的信号,从中分辨主副耳机的信号,这一技术实现了双耳同时传输。

同时连接的改善,也降低了连接不佳导致的功耗开销,从而使续航得到了明显改善,随后苹果对此申请了专利保护。

技术的先进性和专利壁垒将其他厂商挡在了门外。2016-2018年,由于其他无线耳机连接不稳定、高延迟、续航时间短、体验差等问题,苹果AirPods独占鳌头,市场份额一直在一半以上。

但到2018年,其他厂商在技术上逐渐追赶上来。高通TWS+、恒玄LBRT和洛达MCSync等技术方案也解决了双耳间的传输问题,安卓系厂商的困境获得明显改观,市场开始快速成长。

到2020年,杰理、蓝迅等厂商研发出了成本更低的技术方案,基本功能完善的白牌耳机开始起量。作为消费电子新品,用户也倾向于先购买价格便宜的耳机尝鲜。

但相比品牌厂商的高端产品,入门级的白牌耳机在蓝牙芯片制程、降噪传感器及算法、精密制造及SIP封装等技术指标上与高端产品差异巨大,在降噪、触控、防水、语音控制等高阶功能上也相差甚远。

TWS终局的想象:生态流量入口

价格低廉的白牌产品促进消费者首次尝试无线耳机,有利于打开TWS的市场需求,未来TWS的产品渗透率将不断提升。

同时随着技术的继续下沉,TWS市场将趋于成熟,降噪、防水、语言控制等现在的高阶功能最终会广泛普及,成为每个TWS耳机的基本功能。TWS市场最终将在硬件功能上趋于同质化,各厂商将通过内容和软件的开发进行差异化竞争。

这与智能手机的演变历程类似。

在手机诞生之初,被称为功能机的手机仅具备短信、打电话等基本功能,而当苹果将人与手机的交互方式从手指与键盘,转变为触摸,手机从功能机进入智能机时代,随之而来的是庞大的移动应用生态。

TWS耳机将有可能复制手机的路径,从功能无线耳机到智能无线耳机,当连接、降噪、续航等基础功能完善之后,TWS将进入生态时代,成为新的移动入口。

目前智能手机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为了使手机的使用体验更好,手机的屏幕越来越大、电池越来越厚、功能越来越多,手机的发展趋势不是变轻,而是变重、变臃肿。

“这意味着你把手机放包里或者兜里,会不愿意掏出来,这个时候,你就需要一个能快速交互的东西,无线耳机可以承担一部分语音交互,智能手表承担一部分视觉交互。”出门问问可穿戴事业部技术负责人张博对亿欧表示。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APP流量价值评估报告》,国内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流量价值合计达到4964亿元,其中社交网络、移动购物、搜索引擎、新闻资讯分别达到1402亿元、951亿元、474亿元、914亿元。

未来,随着声纹支付技术的成熟,TWS耳机将会运用到各个场景的声纹支付操作中去,以此为核心的移动支付场景生态圈也将逐渐成型。TWS作为手机的语音延伸,将切入到近5000亿的移动应用生态中。

目前,一些品牌厂商已经开始生态化运营。

比如华为Freebuds3在连接华为手机后可以自动弹窗,从手机反向为耳机无线充电,与华为手机搭载的EMUI10操作系统配合深度开发,可智能检测佩戴状态控制播放和暂停,智能情景播报自动提示出行信息等。

2020年9月百度发布了首款小度真无线智能耳机,主打智能翻译和智能语音控制两大功能。

使用者每人佩戴一只耳机,就可实现中英实时翻译,无障碍对话;使用者参加英语会议时,手机打开翻译模式,戴上两只耳机,也可实时翻译会议内容。智能语音控制功能,使用者可以使用小度耳机语音控制播放音乐、听新闻、问天气、查百科、查询路线等。

出门问问发布的AI交互真无线耳机TicPods系列也以智能交互为主要卖点,搭配出门问问的嗨小问语音助手,可以通过口令播放歌曲、查询天气、路线等。

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TWS耳机无感佩戴时间已接近智能手机使用时长;截至2018年末,OTT用户收看时长为4.8小时/日,智能音箱收听时长1小时/日,智能手表佩戴时长0.1小时/日,而TWS耳机用户的佩戴时长达到了2.3小时/日,通话时间不低于2小时。

随着用户佩戴时长的增加、渗透率的提升、智能化程度的提高,无线耳机有望成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硬件入口。

致谢

因篇幅限制未能将所有内容附上,但感谢多位专业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及丰富案例,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出门问问可穿戴事业部技术负责人张博、百度小度团队业务人员。

张馨月戴耳机忘我唱歌 林峯在旁笑不停称太可爱了

新浪娱乐讯 1月3日,张馨月在微博分享了一段自己唱歌的视频,说道:“想象和现实的差距”。视频的开头写着:“我想象中我唱歌的样子”,张馨月坐在车里,戴着耳机,认真地唱着王嘉尔[微博]的新歌《过》,歌声动人。接着,视频显示:“我老公眼中我唱歌的样子”,张馨月戴着耳机,举着手机忘我的唱着《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歌声里,唱跑调了都不知道。老公林峯[微博]边笑边说:“论消音耳机的恐怖性”,张馨月不理他依旧忘我的唱着,最后绷不住了和老公一起大笑,十分喜感。林峯在这条微博下评论:“太可爱了,看多少回我都笑到断气”,张馨月回复:“承让承让”。粉丝评论表示:“顺便问问姐姐,这是什么歌??哈哈我一点都没听出来”,张馨月回复道:“王嘉尔的新歌《过》,很好听”。

张馨月戴耳机忘我唱歌 林峯在旁笑不停称太可爱了

新浪娱乐讯 1月3日,张馨月在微博分享了一段自己唱歌的视频,说道:“想象和现实的差距”。视频的开头写着:“我想象中我唱歌的样子”,张馨月坐在车里,戴着耳机,认真地唱着王嘉尔[微博]的新歌《过》,歌声动人。接着,视频显示:“我老公眼中我唱歌的样子”,张馨月戴着耳机,举着手机忘我的唱着《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歌声里,唱跑调了都不知道。老公林峯[微博]边笑边说:“论消音耳机的恐怖性”,张馨月不理他依旧忘我的唱着,最后绷不住了和老公一起大笑,十分喜感。林峯在这条微博下评论:“太可爱了,看多少回我都笑到断气”,张馨月回复:“承让承让”。粉丝评论表示:“顺便问问姐姐,这是什么歌??哈哈我一点都没听出来”,张馨月回复道:“王嘉尔的新歌《过》,很好听”。

最前线 | 小米取消随附充电器,今晚发布会即将上线小米11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12月26日,小米手机、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分别通过微博宣布:小米取消附送充电器,响应科技环保号召。小米将会在12月28日19:30的小米11发布会上,聊聊行业惯例和环保之间的解决方案。

小米手机微博截图

早在今年10月,苹果首开行业先河,宣布自iPhone 12系列起将不再提供电源适配器和耳机。

苹果认为,全球已经有了太多的耳机和充电器,出于环保考虑,有需求的消费者可以在官网上单独购买充电装备。同时,去除掉充电器和耳机的iPhone包装盒更小、更轻,可以让苹果在运输货盘上多装70%的产品。

12月8日,据巴西国家通讯管理局(ANATEL)文件显示,三星即将推出的Galaxy S21系列也取消了附赠充电器和耳机,标志着三星成为了自苹果之后第二个取消附送充电器的厂商。

现在,小米成为了国内第一个官方宣布取消标配充电器的安卓手机厂商。

此一幕看起来有些似曾相识。2016年,苹果在新推出的iPhone 7系列中去掉了3.55mm耳机孔、AirPods惊艳亮相,随后各大安卓手机相继跟进,在取消3.55mm耳机孔的同时,纷纷推出自家的真无线蓝牙耳机。

但本次小米取消随附充电器,或许并不是在盲目模仿苹果。早在2015年,雷军曾发微博表示,为了环保,考虑小米不配充电器,有需求可以另买,打包特价9.9元即可购买专用充电器。只不过当时的小米并没有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而现在看来,小米11取消随附充电器,不仅意在环保,更是在为快充开路。目前安卓手机阵营中各大国产手机厂商力推的快充技术,已经成为了相较于苹果的重大优势。在苹果官网上,20W的充电器搭配充电线,售价分别为149元和145元,并不便宜。

7月,vivo和OPPO先后突破了100W的超快闪充技术,8月推出的小米10至尊纪念版也已达到了120W的超大功率。然而,目前各大手机厂商的充电协议不尽相同,导致换个品牌充电器反而会损害手机电池,且市面上百瓦充电器售价普遍在200元以上,消费潜力还有待评估。

今年第三季度,小米出货量同比大涨42%至4650万部,重返世界前三。据爆料来看,小米即将发布的年度旗舰机小米11,搭载骁龙888处理器,其中小米11支持55W快充,小米11 Pro配备120W快充,备货充足,且在独占期的加持下,也有可能将会迎来销量爆发,并显著带动充电器的销量增长。

但无论如何,最终的答案或许还要等到今晚发布会才能揭晓。

小米11不送充电器是“雷布斯”的另类致敬?网友:这也学|充电器

原标题:小米11不送充电器了!“雷布斯”的另类致敬?网友吐槽“这也学!”

12月26日上午,小米手机在其官方微博上表示,“小米11取消随机附送充电器,响应科技环保号召。”雷军也连发三条微博对此事进行了确认。


事实上,雷军在5年前就曾有过类似想法,“所有设备标配充电器,每人抽屉里都有一堆充电器。为了环保,我们一直在考虑小米设备不配充电器。”小米的此番举措,正是对雷军多年前言论的践行。

在小米之前,苹果同样以环保名义表示,iPhone12系列不再附赠耳机和充电器。三星紧随其后,在其向巴西监管部门提交的新文件显示,即将推出的Galaxy S21系列中的三款设备,均不附带电源适配器和耳机。

手机厂商取消赠送充电器耳机,多国并不买账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苹果宣布取消赠送充电器和耳机之后,巴西圣保罗州表示,苹果出售的新iPhone中仍需带有附件。其认为电源适配器是使用该产品必不可少的组件,而出售没有充电器的iPhone违反了巴西消费者相关法规。苹果此举在巴西将面临罚款。

无独有偶,根据法国法律规定,凡在法国出售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必须要为用户提供耳机,不配备耳机的手机将禁止出售,这项法律于2010年生效。因此,法国版iPhone12标配附赠EarPods有线耳机。

网友们对此也并不买单,纷纷表示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华为Mate40系列手机都会附送充电器,不需要用户另行购买。

兼容多种,氮化镓充电器有望再度迎来风口

在一定程度上,多家手机厂商取消赠送充电器的行为,对手机充电器兼容性有了更高要求,一种充电器可以满足不同手机的充电需求。

从这点来说,今年大热的GaN(氮化镓)充电器有望再度迎来风口。其为手机充电的同时,支持大功率笔记本电脑充电。

今年年初,小米发布的65W GaN充电器,体积比常规充电器小50%,且能够为笔记本电脑充电。与此同时,该充电器具备多档位充电功率自动调节,智能兼容市面上主流笔记本电脑和手机产品,即使是为iPhone 11充电,充电速度也比iPhone原装充电速度快50%。

机构认为,GaN充电器已经走进消费电子,随着GaN产品在消费电子渗透率提升,应用场景将进一步扩大。

AirPods Max:苹果告诉你,声音也可以美颜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0社”(ID:quancaijing_20she),作者:李贤焕,36氪经授权发布。

苹果AirPods Max已经在12月15日正式对外发售,虽然现在官网下单的排队时间已经到了12-14周,不过第一批手快的人将在近期收到这款苹果的首个头戴式耳机。

被最多人谈论的点是高达4399元的价格,这已经触及部分Hi-Fi耳机的市场空间,甚至快赶上一台苹果手机。

AirPods Max 图片:苹果官网

自第一代AirPods在2016年发布之后,苹果剪掉了耳机线,掀起了真无线耳机的行业潮流。如今带着头戴耳机入场,苹果无疑打的是高音质耳机的主意。

不过,在音乐发烧友看来,尽管苹果一再强调耳机的音质表现,但无线耳机的蓝牙连接方式就注定了与高保真音质无缘。

其实苹果所说的音质,与发烧友们追求的保真不在一个次元:AirPods Max内置两颗高算力H1芯片、包括9颗麦克风在内的18个传感器,苹果就没打算在硬件上死磕传统耳机追求的高保真效果,而是透过计算音频技术在声音领域建立新的标准。

在AirPods Max正式发布后,前魅族CMO、如今创办了怒喵科技的李楠在微博上提到,苹果的头戴耳机的思路是通过算法加工声音的方式,对抗传统Hi-Fi耳机的“保真”的思路。在追求高音质上苹果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路径。

这条微博下面的一百多条评论,get到“算法加工”这个重点的人并不多,或者说,算法加工在音频领域还是一个较新的概念。

图片:李楠微博

一位耳机领域长期观察者对全现在表示,正如李楠所说,AirPods Max与其他耳机的不同,不是产品层面的分类,而是在追求高音质上的路径不同,两者的关系可以类比为单反相机和手机摄影。

传统Hi-Fi耳机就像是单反相机,而算法路径就像手机拍照里的算法加工,虽然图片质量本身无法和单反拍出的照片相比,但对普通手机用户来说,经过图像算法加工的图片在清晰度和效果上也一点不输专业相机。

从曾经的光学到如今的声学,借助科技手段的苹果在声音领域已经开始了对传统音频厂商的追逐。而对于中国公司,这还是一项停留在论文里的理论技术。

耳边的“计算机”

既然是苹果推出的耳机,那么AirPods Pro上该有的无线、降噪、空间音频等功能在AirPods Max上当然也一样不少。不过,由于蓝牙传输码率的限制,无线耳机天生在音质难以非常“保真”。

库克正是要用头戴式耳机来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更高的续航和更好的发声单元,天然的大体积能塞下更多的传感器和芯片,让苹果可以借助计算音频技术,为用户输出经过算法优化过的声音结果。

要知道,在AirPods Max上,双边耳机都分别搭载了一颗H1芯片,H1芯片拥有10个音频核心,每秒能进行90亿次运算。

除了主动降噪,AirPods Max还支持自适应均衡、空间音频两个独有的功能,这也是苹果计算音频的体现。

图片:苹果官网

其中空间音频的最终的效果,可以类比电影院中,通过在多通道环绕声的基础上增加置顶扬声器实现的3D效果。

而挂在头上的耳机仅有左右两个发声单元,传统的耳机仅能在这一基础上提供双声道立体声。而根据苹果的介绍,空间音频功能同时利用AirPods Max 中的陀螺仪和加速感应器,追踪用户头部以及设备的移动,重新映射声场,实现剧场般的环绕声体验。

在这个计算调整过程中,耳机的内向是主要传感器,提供基础的声音数据,内置的两颗H1芯片作为算力保证,而算法则是带来实时空间感的核心。

在一家知名音频厂商做产品的谢滔对全现在表示,在他眼里,“空间音频”是一个曾经只在论文里看到的理论技术,在苹果之前,还没有任何其他耳机厂商能将其产品化。

另一位音频领域头部公司创始人也表示,在这个领域还没有涉猎,但他认为技术门槛很高。

对于用户来,自适应均衡是一个更难被感知的功能,这个时刻开启的功能让用户听到的每一秒音频都是算法处理后的结果。

从原理上来说,耳机或音响发出的声音和最终耳机听到的声音并不完全一致,声源发出的声波经头部,耳廓,躯干等散射后才最终到达双耳,但每个人的不同的耳朵构造、大小都会改变声波传到, 对最终听到的声音产生影响。

自适应均衡就是通过内部的麦克风拾取耳罩内的声音,计算分析声音的变化,再通过调整耳机的声音输出,最终的目的不是让耳机达到最保真的声音输出,而是让耳朵接收到最理想的声音。

谢滔解释说,比如说耳机在没有戴好的情况下,低频声音会在传播中大量丢失,耳机内的麦克风在拾取声音后进行计算分析,对缺失的部分进行补偿,最终实现理想的声音效果。

从某种角度看,这也是一种对声音的PS。

谢滔表示,目前外界对这种技术还没有系统的解释,一方面国内从事音频研发的人员较少,而就算是在全球范围内,在产品上实现计算音频的公司也仅有苹果一家。“不管是空间音频还是自适应均衡,耳机领域目前只有苹果能实现。”

算法当道

在高端耳机领域,音频研发是一个高门槛的活儿,不仅涉及到发声单元的硬件问题,还有整个耳机的结构设计,以及音频工程师漫长的调教过程(这要工程师具备相当的声学背景和丰富的经验)。

这也是老牌高端耳机的看家本领,让无数耳机发烧友沉迷高保真耳机,难以脱坑。

由于刚刚上市,还无法得知用户对于AirPods Max的反馈,但业内认为,耳机硬件的开发和调教本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另一方面,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苹果,也未必会对高保真的音质太多上心。

或者说,苹果主打算法的“高音质”,和传统HiFi耳机对高保真的追求是有差异的。以苹果为代表的科技界在音频领域对传统厂商的追逐就像曾经摄影领域对画质的追求,靠的是更多传感器和算法。

图片:CFP

谢滔表示,算法和耳机应用的结合已经越来越深了。从几年前开始,降噪是算法的产物,近年来大火的真无线耳机涉及到的更多的无线传输的技术。以前的音频行业更多声学领域的事情,但现在甚至感觉“这东西其实跟声音都没什么关系了。”

声频技术专业出身的他表示,以往客户询问的内容大多跟声音本身有关,但现在大家关注的更多是编码、解码、蓝牙技术的内容,从专业划分来看,这已经是声音信号处理的学科范畴。

尤其是面向大众而非专业的用户,算法对音频行业的介入正在加深“如果你不懂算法,感觉你都没法去做声音这个东西了,如今包括音频的硬件产品,都开始做算法了。”

“假设苹果的耳机团队有50个人,那我猜测这里面可能有40个人是做算法的,做声学调试的可能还不到10个。”他认为,传统耳机领域里的声音调教、评价,对苹果的耳机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次要的小分支。

在传感器、芯片和算法加持下,苹果AirPods Max打着计算音频的大旗开始向传统音频厂商宣战,参照手机厂商在图像领域的做法,走过计算摄影的苹果,同样在借着算法,想在音频领域再次掌握话语权。

谢滔和上述音频公司创始人都认为,中国公司这个领域还没有太多积累,门槛也很高。

普通用户的感觉不会太强烈。在“更好听”这件事情上,苹果是可以通过耳机本身的设计,保证AirPods Max不输同级别的耳机表现,通过更多的传感器、芯片,在耳边用算法的方式加工声音,实现更真实的声音。

而未来的杀手锏,则可能是越来越多类似空间音频这样的额外功能,在无线耳机上追赶室内音响设备的体验,以传统耳机不曾拥有的新能力摧毁原有的市场格局。

(文中谢滔为化名)

AirPods Max:苹果告诉你,声音也可以美颜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0社”(ID:quancaijing_20she),作者:李贤焕,36氪经授权发布。

苹果AirPods Max已经在12月15日正式对外发售,虽然现在官网下单的排队时间已经到了12-14周,不过第一批手快的人将在近期收到这款苹果的首个头戴式耳机。

被最多人谈论的点是高达4399元的价格,这已经触及部分Hi-Fi耳机的市场空间,甚至快赶上一台苹果手机。

AirPods Max 图片:苹果官网

自第一代AirPods在2016年发布之后,苹果剪掉了耳机线,掀起了真无线耳机的行业潮流。如今带着头戴耳机入场,苹果无疑打的是高音质耳机的主意。

不过,在音乐发烧友看来,尽管苹果一再强调耳机的音质表现,但无线耳机的蓝牙连接方式就注定了与高保真音质无缘。

其实苹果所说的音质,与发烧友们追求的保真不在一个次元:AirPods Max内置两颗高算力H1芯片、包括9颗麦克风在内的18个传感器,苹果就没打算在硬件上死磕传统耳机追求的高保真效果,而是透过计算音频技术在声音领域建立新的标准。

在AirPods Max正式发布后,前魅族CMO、如今创办了怒喵科技的李楠在微博上提到,苹果的头戴耳机的思路是通过算法加工声音的方式,对抗传统Hi-Fi耳机的“保真”的思路。在追求高音质上苹果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路径。

这条微博下面的一百多条评论,get到“算法加工”这个重点的人并不多,或者说,算法加工在音频领域还是一个较新的概念。

图片:李楠微博

一位耳机领域长期观察者对全现在表示,正如李楠所说,AirPods Max与其他耳机的不同,不是产品层面的分类,而是在追求高音质上的路径不同,两者的关系可以类比为单反相机和手机摄影。

传统Hi-Fi耳机就像是单反相机,而算法路径就像手机拍照里的算法加工,虽然图片质量本身无法和单反拍出的照片相比,但对普通手机用户来说,经过图像算法加工的图片在清晰度和效果上也一点不输专业相机。

从曾经的光学到如今的声学,借助科技手段的苹果在声音领域已经开始了对传统音频厂商的追逐。而对于中国公司,这还是一项停留在论文里的理论技术。

耳边的“计算机”

既然是苹果推出的耳机,那么AirPods Pro上该有的无线、降噪、空间音频等功能在AirPods Max上当然也一样不少。不过,由于蓝牙传输码率的限制,无线耳机天生在音质难以非常“保真”。

库克正是要用头戴式耳机来解决这个问题。除了更高的续航和更好的发声单元,天然的大体积能塞下更多的传感器和芯片,让苹果可以借助计算音频技术,为用户输出经过算法优化过的声音结果。

要知道,在AirPods Max上,双边耳机都分别搭载了一颗H1芯片,H1芯片拥有10个音频核心,每秒能进行90亿次运算。

除了主动降噪,AirPods Max还支持自适应均衡、空间音频两个独有的功能,这也是苹果计算音频的体现。

图片:苹果官网

其中空间音频的最终的效果,可以类比电影院中,通过在多通道环绕声的基础上增加置顶扬声器实现的3D效果。

而挂在头上的耳机仅有左右两个发声单元,传统的耳机仅能在这一基础上提供双声道立体声。而根据苹果的介绍,空间音频功能同时利用AirPods Max 中的陀螺仪和加速感应器,追踪用户头部以及设备的移动,重新映射声场,实现剧场般的环绕声体验。

在这个计算调整过程中,耳机的内向是主要传感器,提供基础的声音数据,内置的两颗H1芯片作为算力保证,而算法则是带来实时空间感的核心。

在一家知名音频厂商做产品的谢滔对全现在表示,在他眼里,“空间音频”是一个曾经只在论文里看到的理论技术,在苹果之前,还没有任何其他耳机厂商能将其产品化。

另一位音频领域头部公司创始人也表示,在这个领域还没有涉猎,但他认为技术门槛很高。

对于用户来,自适应均衡是一个更难被感知的功能,这个时刻开启的功能让用户听到的每一秒音频都是算法处理后的结果。

从原理上来说,耳机或音响发出的声音和最终耳机听到的声音并不完全一致,声源发出的声波经头部,耳廓,躯干等散射后才最终到达双耳,但每个人的不同的耳朵构造、大小都会改变声波传到, 对最终听到的声音产生影响。

自适应均衡就是通过内部的麦克风拾取耳罩内的声音,计算分析声音的变化,再通过调整耳机的声音输出,最终的目的不是让耳机达到最保真的声音输出,而是让耳朵接收到最理想的声音。

谢滔解释说,比如说耳机在没有戴好的情况下,低频声音会在传播中大量丢失,耳机内的麦克风在拾取声音后进行计算分析,对缺失的部分进行补偿,最终实现理想的声音效果。

从某种角度看,这也是一种对声音的PS。

谢滔表示,目前外界对这种技术还没有系统的解释,一方面国内从事音频研发的人员较少,而就算是在全球范围内,在产品上实现计算音频的公司也仅有苹果一家。“不管是空间音频还是自适应均衡,耳机领域目前只有苹果能实现。”

算法当道

在高端耳机领域,音频研发是一个高门槛的活儿,不仅涉及到发声单元的硬件问题,还有整个耳机的结构设计,以及音频工程师漫长的调教过程(这要工程师具备相当的声学背景和丰富的经验)。

这也是老牌高端耳机的看家本领,让无数耳机发烧友沉迷高保真耳机,难以脱坑。

由于刚刚上市,还无法得知用户对于AirPods Max的反馈,但业内认为,耳机硬件的开发和调教本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另一方面,面向大众消费市场的苹果,也未必会对高保真的音质太多上心。

或者说,苹果主打算法的“高音质”,和传统HiFi耳机对高保真的追求是有差异的。以苹果为代表的科技界在音频领域对传统厂商的追逐就像曾经摄影领域对画质的追求,靠的是更多传感器和算法。

图片:CFP

谢滔表示,算法和耳机应用的结合已经越来越深了。从几年前开始,降噪是算法的产物,近年来大火的真无线耳机涉及到的更多的无线传输的技术。以前的音频行业更多声学领域的事情,但现在甚至感觉“这东西其实跟声音都没什么关系了。”

声频技术专业出身的他表示,以往客户询问的内容大多跟声音本身有关,但现在大家关注的更多是编码、解码、蓝牙技术的内容,从专业划分来看,这已经是声音信号处理的学科范畴。

尤其是面向大众而非专业的用户,算法对音频行业的介入正在加深“如果你不懂算法,感觉你都没法去做声音这个东西了,如今包括音频的硬件产品,都开始做算法了。”

“假设苹果的耳机团队有50个人,那我猜测这里面可能有40个人是做算法的,做声学调试的可能还不到10个。”他认为,传统耳机领域里的声音调教、评价,对苹果的耳机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次要的小分支。

在传感器、芯片和算法加持下,苹果AirPods Max打着计算音频的大旗开始向传统音频厂商宣战,参照手机厂商在图像领域的做法,走过计算摄影的苹果,同样在借着算法,想在音频领域再次掌握话语权。

谢滔和上述音频公司创始人都认为,中国公司这个领域还没有太多积累,门槛也很高。

普通用户的感觉不会太强烈。在“更好听”这件事情上,苹果是可以通过耳机本身的设计,保证AirPods Max不输同级别的耳机表现,通过更多的传感器、芯片,在耳边用算法的方式加工声音,实现更真实的声音。

而未来的杀手锏,则可能是越来越多类似空间音频这样的额外功能,在无线耳机上追赶室内音响设备的体验,以传统耳机不曾拥有的新能力摧毁原有的市场格局。

(文中谢滔为化名)